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淫慾的血脈 (4) 作者:一夜知秋

.

【淫慾的血脈】

作者:一夜知秋2021/4/28首發:sis001

第四章 悸動的心

第二天上午,太陽已經升起了好一會,明媚的陽光透過窗戶從床尾慢慢照到了床頭,眼皮上傳來灼熱的感覺,葉恆微微地睜開了雙眼,一縷陽光正好照射在他白凈的臉上。

此時的少年似乎大腦還不太清醒的樣子,半眯著眼睛環顧著四周,房間內一片明亮,似乎已是日上三竿了。

「糟糕!」

似乎是想起了什麼重要的事情,少年嘴中發出一陣驚呼,接著有些慌亂地爬起身來,拿起了床頭的手機。

「啊,已經九點多了!」

手機上正顯示有幾條待回的信息,葉恆急忙點開一看,果然全是班長發給他的消息。

「葉恆同學,起床了嗎?」

「什麼時候過來呀?」

「我在家裡等候你的到來喲~」,附帶一個調皮的表情。

看這幾條消息的時間已經是一小時前了,葉恆趕緊回到信息。

「額,很抱歉,今天睡過頭了,我馬上就來。」

另一頭的少女似乎是一直拿著手機在等待,葉恆剛發出去沒一會,幾條消息就回了過來。

「沒關係的,不用太著急,你能來我就很開心了。」

「xx路翠園小區3棟一單元901室」

「這是地址,到了記得聯繫我哦~ 」,附帶一個萌萌的微笑。

看著少女的回話,葉恆心生一絲愧疚,喃喃自語道「我是不是有點混蛋了……」

拍了拍自己還不太清醒的臉,穿好衣服走出了房門。

路過姐姐的房間時,房門緊閉著,沒有聲音發出,走到客廳也沒有發現人影,少年瞟了一眼玄關處,鞋架上擺放著姐姐和心雨姐的鞋子。

「看來不是我一個人睡過頭了……」

少年的負罪感稍微減輕了些,深吸了口清新的空氣,去衛生間洗漱了。

一番整理後,葉恆梳了一個帥氣的劉海走出了家門。

按照班長給的地址,葉恆花了快半個小時終於趕到了,翠園小區四個大字映入眼前,抬頭看去,裡面十幾棟高樓林立,看環境應該是一個普通的居民住宅區。

一番詢問後,少年來到了班長的家門前,打開手機,看了下時間,十點多一點。

「嗯,還不算太晚。」

少年深吸了一口氣,調整了下狀態,按響了門鈴。

「叮咚叮咚……」

屋內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似乎是房子的主人早已守候在附近。

很快,門開了。

一個嬌俏的小女僕出現在了少年的面前,正是班長柳若雪同學,此時的葉恆正一臉目瞪口呆地看著面前的少女……

一個青春萌動的美少女映入眼前,只見她一頭粉色的秀髮散披在肩上,頭頂固定了一圈白色的髮帶,髮帶的兩端豎起了兩隻裝飾用的黑色貓耳,粉嫩的小臉上有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正一臉開心地凝望著眼前的少年,黑白相間的女僕服穿在那嬌小的身軀上盡顯少女的純真可愛,粉色的蝴蝶結系在兩個微微隆起的嬌乳之間,纖細的美腿上包裹著一雙白色弔帶絲襪,四根弔帶緊貼著白皙的大腿一路往上,最終消失在白色的蕾絲裙擺之下,讓人不禁想要順著白色的弔帶探入其中,去那名為「絕對領域」的地帶觀賞一番。

「歡迎回來,主人~」

「主——人?」

見少年沒有反應,仍是直勾勾地盯著自己,柳若雪柔嫩的小手略帶不安的扯著自己的裙角,似乎是在克制自己害羞的情緒,兩頰也隨之泛起了一抹嫣紅。

「啊——額——那個——主人——是指——我嗎?」葉恆一臉傻笑地摸著自己的後腦勺,有些結巴地說道。

見少年呆頭呆腦的樣子,少女不由得噗嗤一笑,不安的內心也舒緩了下來。

「當然就是你呀,主人,今天我就是你的女僕小雪~ 請讓我為你服務~」

「主人,為了答謝你前段時間對我的幫助,這是我特意回報你的禮物~」

「啊啊,好的。」

少年似乎還沒有完全緩過神來,依舊傻傻的矗立在門口。

本來這身裝扮就夠讓柳若雪害羞了,萬一再被樓里的其他住戶看見倆人在門口的對話,豈不是要羞死了。見少年駐足不前,嬌羞的少女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抓起少年的手臂,把他給拉進了屋裡,隨後砰的一聲關上了防盜門。

「呼呼~還好沒被人發現~」

柳若雪把少年帶到了沙發邊上,嬌聲說道「主人一路辛苦了,快請坐~,小雪馬上為您泡茶~ 」

很快,少女端著一碗泡好的紅茶遞給了葉恆,濃郁的茶香吸入鼻中,沁人心脾。

「小雪,你爸媽不在家嗎?」屋內是普通的三室一廳格局,少年環顧下四周,抿了一口茶後,有些好奇地開口問道。

「我媽媽今天有事出去了,至於我爸爸,他在我很小的時候就離我而去了……」說到這,少女表情暗淡了下來,情緒似乎有些低落。

「對不起啊,小雪,我不知道你爸爸的事情……」少年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小心地安慰道。

「沒關係的,我已經習慣了和媽媽兩個人的生活了。」

「而且我現在也長大了,也能給媽媽分擔一些家務活,媽媽都經常誇我懂事呢~ 」

說到這,柳若雪的小臉上又重新恢復了笑容。

「咕咕……」

一番交談後,少年的肚子不合時宜地響了起來。

聽到少年肚皮傳來的響聲,少女充滿歉意的說道「啊,怪我疏忽了。主人,你這麼匆忙趕來,肯定還沒吃東西吧,現在也快到中午了,我馬上給你做飯去,你先在沙發上歇一會,這是遙控器,等待的時候可以看會電視~ 」

隨後,也不容少年拒絕,柳若雪就踏著小碎步走進了廚房。

「真是個貼心的小棉襖啊~ 」看著少女纖細的背影,葉恆不由得暗自讚賞道。

在葉恆看電視的過程中,柳若雪已經不知不覺地把午飯做好了,兩人面對面在餐桌旁坐下。

「一、二、三、四、五……」少年數著餐桌上豐盛的佳肴,額頭上的汗珠似乎越來越多。

「那個……小雪,咱們好像只有兩個人呀,做這麼多菜應該吃不完吧……」

「沒關係的,主人,這是我特地從媽媽那學的幾個菜,我想讓主人每個都嘗一嘗~」

此時,濃郁的飯菜香味撲鼻而來,葉恆早已是飢腸轆轆,也就不再矜持。

「那我就不客氣地開動啦~」

「嗯,這個不錯,誒,這個也不錯,哇,全部都好好吃啊!!!」

葉恆大口大口地吞咽著,仿佛餓狼撲食一般。

聽到少年不住地稱讚,少女臉上的笑容也越發的燦爛了,滿臉柔情地欣賞著少年狼吞虎咽的樣子。

「你也吃啊,別光顧著看我。」見少女沒動筷子,少年開口提醒道。

「好的……主人,你對小雪真好~」

「並不是你想的那樣,好吧……只是你這樣盯著我吃飯,我會很不好意思的……」葉恆的心中有些無語的吐槽道。

一番大快朵頤後,少年徹底地滿足了自己的食慾,摸著圓滾滾的肚皮,愜意地仰靠在椅背上。

「主人,你吃飽了嗎?」

「嗯,吃飽了,實在是吃不下了……」

「啊,嗝~」

少年打了個飽嗝,滿臉興奮地讚賞道「小雪,你做的飯菜實在是太好吃了!!

如果我還有胃,一定把這剩下的全部吃完!!」

「主人開心就好~ 其實我的廚藝一般般啦,我媽媽做的菜比這更好吃~」少女略帶謙虛地衝著葉恆露了個甜甜的笑容。

「媽媽嗎?」聽著少女的誇讚,葉恆禁不住想要見識下這位神秘母親的廚藝。

幫著小雪把餐盤端進了廚房,見少女系起圍裙準備洗碗,葉恆也想著上前幫忙。

「那個……小雪,我和你一起洗吧~」

「不行,主人!!我說了今天要為你服務的,你就安心的去歇息吧,等我清潔完廚具後再來服侍你~ 」少女態度堅決地把少年推出了廚房,然後鎖上了房門。

被推搡著趕了出來,葉恆有些尷尬地躺在了客廳的沙發上,一時無事可做,少年突然想起了少女剛才說的最後一句話,腦子裡不禁產生了一些奇怪的想法,漫畫里的一個女僕形象出現在了葉恆的幻想中。

一個日系工口女僕裝打扮的少女,頭上戴著一個貓耳發卡,前胸鏤空,雙腿穿著奶白色的弔帶絲襪,弔帶處繫著可愛的紅色蝴蝶結,絕對領域的上方是勉強能遮住翹臀的超短裙擺,從屁股後面還露出了一根翹起的黑色貓尾,少女踏著妖嬈的貓步一步一步地朝主人走去,臉上顯露著嫵媚的表情……

「主人?主人!!」

「啊,哦!」

少年猛地清醒過來,就看見小雪正俏生生地站在他的面前,一隻小手還在他的面前揮動著。

「主人剛才是想起了什麼開心的事情嗎?可以分享給我聽嗎?」

「額……那個……啊……沒什麼,只是在回味著剛才美味的午餐……」突然被少女中斷了幻想,葉恆神色有些慌亂,隨便找了個藉口敷衍道。

再次聽到少年的誇讚,柳若雪兩頰升起了一抹嫣紅。

「主人要是喜歡的話,以後有機會我可以經常做給主人吃~ 」

「嗯,謝謝你,小雪。」

由於昨晚安眠藥的副作用,少年此時突然打了個哈欠。

「主人似乎有些疲憊了呢,不如到小雪的房間休息一下吧,小雪來給主人按摩放鬆一下」

「那個……小雪……其實我還好啦……」

「主人是嫌棄小雪了嗎?」少女露出了一副委屈的表情。

「額……好吧,那就休息一會吧……」

「就知道主人不會這麼狠心的~」少女立馬換上了一副欣喜的表情。

「誒,這變臉也有些太快了吧……」少年暗自腹誹道。

在少女的帶領下,倆人走進了柳若雪的房間。

果然,青春期少女的房間就是不一樣,剛走進房內,葉恆就感覺自己進入了一個粉色的夢幻天堂,房間裡散發著淡淡的茉莉香氣,牆上貼滿了各種美少女圖案的卡通壁紙。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張鋪著淡粉色床單的雙人床,床上的被子整齊的疊在一旁,床頭還擺著兩個粉色的hellokitty。

床的一邊緊挨著一個粉白相間的梳妝檯,台上有一面橢圓的鏡子,鏡子前擺放著一些精緻的小玩意和護膚品,床的另一邊有一個米黃色的床頭櫃,上面擺放著一張相框,靠牆的地方還坐落著一排白色的衣櫃。

葉恆環視一周後,立刻被相框里的人物給吸引住了目光,一大一小兩個美女正巧笑嫣然地注視著前方。小美女顯然就是班長柳若雪,但看著小美女一旁的迷人少婦,葉恆也感覺非常的熟悉。

「我想起來了!這個人和班主任秦老師長得好像啊!!」葉恆的心中恍然大悟。

「那個……小雪,秦老師跟你是什麼關係呀?」葉恆指著相框問道。

「啊!被主人發現了……其實……秦老師就是我的媽媽。」

「主人……可以拜託你不要在班級里說嗎?媽媽不想讓同學們知道我和她的關係,她說這樣不太好。」少女一臉為難的請求到。

「嗯,我會保密的。」

此時,葉恆的心中有些震撼,「沒想到自己同學的媽媽竟然是學校公認的十大美女教師之一,看來這個小丫頭長大以後也會是個沉魚落雁的大美人啊,嘖嘖……我要不要現在就把握住機會呢?」少年有些邪惡的yy著……

「主人~」

「嗯?」

「請你配合一下,躺到床上去,小雪來給你按摩了~ 」

「哦,好的。」

葉恆遵照吩咐趟在了充滿少女體香的床上,柳若雪此時正在少年的太陽穴上輕輕地揉捏著,那柔軟滑膩的觸感讓葉恆舒爽的閉上了眼睛,安靜的享受著。

「主人……這個力度可以嗎?」

「嗯,挺舒服的,小雪的按摩手法很厲害呀~ 」

少女沒有回話,只是坐在床邊默默的服侍著。

在葉恆的額旁按了會後,又為少年揉捏著手臂,少年只感覺自己渾身鬆軟,仿佛徹底放鬆了一般,只想永遠的被人這麼按摩著,但是很快這個想法就消失不見了……

只見少女來到了床尾,開始揉捏起葉恆的小腿,接著纖細的小手一路往大腿根部捏去……

隨著少女柔嫩的雙手逐漸地往大腿根部靠近,此時躺在床上的葉恆,只感覺自己的兩腿之間有一種奇異的瘙癢感,那感覺越來越強烈,跨間的肉棒也不自覺地將褲襠頂起了個不小的帳篷。

「主人的褲子裡是藏了什麼東西嗎?」

純真的少女注視著葉恆跨間的變化,有些好奇地伸出柔嫩的小手朝著那凸起的地方摸去。

「啊!不要!!那裡是……」

終究是晚了一步,少女的小手已經握住了葉恆跨間的凸起。

儘管是被隔著褲子捏住,那柔弱無骨的感覺也傳到了勃起的的肉棒上,少年有些舒爽地呻吟了起來……

此時,柳若雪的小手上傳來了奇怪的觸感,那種感覺就好像握住了一根硬邦邦的棍子,儘管隔著褲子,似乎都能感受到上面傳來的熾熱溫度,仿佛要把自己的手都給燙化了一般。

「呀!!」

少女突然想起了什麼似的,像只受驚的小貓一樣,一下子跳了起來,滿臉通紅。

聽到少女的尖叫,葉恆也是從舒爽中回過神來,此時一臉尷尬的表情,雙手急忙擋在自己的襠部。

兩人一時相對無語,氣氛十分的安靜。

只見少女兩手蒙住自己充血通紅的小臉,一副不敢見人的羞怯模樣。

「那個……小雪,真的很抱歉,我不是故意的……」眼見情況不對,葉恆立馬開口道歉,他可不想被當成變態了……

「嗯……我知道。」少女的聲音像蚊子一樣小。

房間裡的氣氛仍舊十分的尷尬……

葉恆只覺得如果再呆在這裡會讓自己窒息,於是轉移話題道「小雪……要不?

我們出去玩吧?」

「誒?主人,不需要我按摩了嗎?」

「不用了,不用了,我已經休息好了。你看外面這麼好的天氣,不出去玩真是可惜了。」少年指著窗外的陽光說道。

看著窗外風和日麗,少女眼前一亮,但隨即又情緒低落地說道「我不敢出去玩,我好害怕陌生人對我的看法,特別是在人群之中的時候……」

「沒關係的,有我保護你呢!」

「那……好吧~」少女似乎也被少年說動了心,對外出遊玩有了一絲絲的期待。

兩人之間的氣氛終於回歸了正常,少年稍稍鬆了口氣。

「主人……要不我換套衣服再出門吧,這個好像太顯眼了~」臨出門前,少女有些糾結道。

「不用,這個就很好看~」葉恆看出少女依舊有些害怕,出言鼓勵道。

「主人~」

「嗯?」

「等會在外面,我可以叫你小恆哥哥嗎?因為……我實在是不敢當著陌生人的面說那個……」少女說著,臉上浮現了一抹嬌羞。

「當然可以~」

「主人真好~」

其實葉恆也不好意思當著那麼多人面,玩這種主人和女僕的遊戲,想想就覺得很羞恥……

在一番商量後,倆人決定去東湖公園遊玩。

由於是周末,公園裡面的人還挺多的,一對俊男美女在路上走著,免不了引來周圍人的頻頻關注。

走著走著,柳若雪感覺朝自己臉上射來的目光越來越多,有欣賞的,有嫉妒的,有淫邪的,有不屑的。那些光線仿佛帶著炙熱的溫度,把少女的臉頰烤的通紅,像兩顆熟透了的小蘋果,柳若雪不自覺地把頭低了下來,嬌軀微微地抖動起來,手心也冒起了汗珠。

葉恆注意到身邊少女的變化,悄悄地握住了她那細膩光滑的小手,在少女身旁溫柔的說道「小雪,自信點!不要在意別人的眼光,你是最棒的!」

小手上傳來溫暖的感覺,仿佛帶著一股力量一樣湧入了自己的身體。

受到葉恆的鼓勵,少女不再那麼緊張了,雙頰也恢復了正常的色彩,面色從容地同少年一起欣賞起公園的景色,也不去關注周圍人注視自己的目光。

春暖花開的日子裡,公園裡到處都是一幅生機勃勃的樣子,湖邊的草地上開滿了顏色各異的花朵,仿佛爭艷一般綻放著自己的美麗。

人們三五成群的席地而坐,或燒烤野炊,或玩著棋牌遊戲,一些小孩子在草坪上來來回回的奔跑嬉戲著,天空中飄蕩著顏色形狀各異的風箏。

葉恆看著天上的風箏,神色一動,開口道「我們去放風箏吧~ 」

「我不會耶……」少女有些窘迫地回答道。

「沒關係,我教你呀,很簡單的~」

「可是……」

還沒待少女說完,葉恆拉著少女的手,小跑了起來,一路跑到了賣風箏的貨攤前,一番挑選後買了一個蝴蝶造型的風箏。

倆人興致沖沖地來到了草坪上。

葉恆先給少女做了個示範,看著風箏在少年手中慢慢地飛到了天上,少女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

「來,現在歸你放了。」

「給,把線軸拿在手上,我在後面幫你把風箏托著。」

「準備好哦,三、二、一,放!」

少女奔跑了起來,粉色的長髮在空中飛舞,黑白相間的女僕裙也被帶動著隨風飄蕩,仿若一個活潑可愛的小精靈。

「對,很好,逆著風的方向跑,一隻手扯線,一隻手放線軸。」

「做的很不錯!小雪。」

柳若雪看著風箏在自己的操作下飛了起來,開心的衝著少年笑了,腳步稍稍慢了下來。

「誒,小心,小心,要掉下來了!快,跑起來,跑起來!」

眼見情況不妙,柳若雪又加快了奔跑的腳步,少年也一邊指揮著,一邊跟在少女的一旁小跑著。

「對,就這樣慢慢地放線。」

在葉恆的指導下,風箏被放的越來越高……

柳若雪終於是解放了自己的天性,在奔跑的過程中將那天真活潑的少女特性給完全地展露了出來,臉上顯現出燦爛的笑容,那純真的笑容讓草坪上盛開的嬌艷花朵也不自覺地黯淡了幾分。

微風徐徐,一隻漂亮的蝴蝶在高空中自由地飛翔著。

看著已經升起高空,在天上飄蕩著的風箏,少女的心中升起一股由衷的自豪和滿足感……

玩的有些累了,兩人打算歇息一下,於是將風箏送給了一個路過的小孩子,隨後找了個長椅坐了下來。

葉恆買了兩瓶飲料,遞給了少女一瓶。

「謝謝小恆哥哥~ 」

「不客氣~」

「好久沒運動啦,突然跑起來還有點不適應呢~」少女此時仍舊有些微喘著粗氣。

「哈哈,我也是……說起來,小雪接受新事物的速度好快呀,一教就會了~」

「嘻嘻,過獎啦~」

兩人並肩坐在長椅上休息著,靜靜地觀賞著公園裡美麗的風景,一時氣氛安靜了下來。

「小雪。」歇了一會後,葉恆突然開口說話。

「嗯?」

「你為什麼一直對我這麼好呀?」

「因為……你幫了我很多忙呀。」少女有些支支吾吾的說道。

「不對,我從來沒有主動找過你,到底是什麼原因?」少年轉過頭,直視著少女的雙眼。

「好吧……你先聽我給你講個故事。」被盯得有些發怵,少女幽幽地說了起來。

從前,有一個小女孩,她的父親在她才幾歲大的時候就去世了,小女孩對自己的父親基本上沒什麼印象,一直在母親的陪伴下成長著。

隨著一天天的長大,小女孩也要去學校上學了,剛開始學校里的一切都讓她感覺非常的新鮮,可是很快,同學們發現小女孩的爸爸似乎從來沒有來接她上下學過,有些好奇的小朋友問過她,都被她找理由糊弄過去了。

某天,老師讓每個孩子寫一篇小作文,題目是我的父親,小女孩沒有交作業,於是老師把她的媽媽叫到了學校進行溝通,在媽媽的解釋下,老師才沒有繼續追究這件事情。

可是突然有一天,班級里出現了一個流言,「小女孩是一個私生女,她的爸爸不願意認她。」

於是,有些同學開始起鬨,這個流言越傳越廣,小女孩漸漸地被孤立了起來,甚至有些調皮的學生會當面羞辱她。

女孩特別特別地傷心,回家給媽媽哭訴著,為什麼自己沒有爸爸,可是媽媽沒有回答她。自那以後,女孩開始變得沉默起來,不願再和同學往來,也很少出門玩。

媽媽看著女兒這副痛苦的樣子,於是給她買了一隻寵物狗。女孩第一次看見小狗的時候,開心的整晚都睡不著覺,一直好奇地纏著媽媽問著關於養狗的各種問題。

從此,這隻狗就成了小女孩最好的夥伴,每天放學小女孩都是興沖沖地跑回家和狗一起玩耍,那是女孩童年中最快樂的時光。

有一天,女孩帶著小狗在小區里溜著玩,遛狗的繩子突然斷掉了,小狗失去了束縛,在小區里到處亂跑,女孩只能在後面不停地追逐,可是追著追著,小狗竟然跑出了小區的大門,女孩只能跟著他一路跑了出去。

小區外面的馬路上人來人往,好不熱鬧,在小狗途徑一個路口時,一輛汽車恰好開了出來。

「不要!!」

小女孩當時很害怕,這隻狗是她唯一的精神支柱,看著自己心愛的狗狗馬上要被汽車給壓到了,開口驚呼道。

此時,一個小男孩沖了出來,一把抓住了小狗,然後滾到了一邊,開車的人緊急地撒住了車,儘管沒有撞到男孩,可是小男孩卻在地上滾的頭破血流,此時女孩也趕到了男孩身前,男孩面露微笑,把小狗遞給了女孩。

女孩接過小狗,一臉關切地看著男孩,開口道「你叫什麼名字呀?你放心,我馬上找人求助,把你送到醫院去。」

「我叫……葉恆……」男孩剛說完自己的名字,就昏倒在了地上。

這時,在一旁買東西的女人才發現自己兒子受傷了,立馬趕了過來,滿臉焦急的喊著「兒子!兒子快醒醒!」

男孩沒有任何的反應,而女人見一旁的女孩沒受什麼傷害,於是督促著她趕緊回家,路邊太危險了。說完女人就一把抱起自己的兒子,搭了倆計程車便消失不見了,只剩下有些不知所措的小女孩。

小女孩都不知道自己當天是怎麼回到家的,突然發生的事故讓她有些茫然。

在媽媽得知她身上發生的事情後,本想找男孩看能不能幫上什麼忙,可惜的是後來也沒找到。

後來有一天,小女孩去到了一個貴族學校上學,結果發現同班同學竟然是當初救了自己寵物狗的那個小男孩。

說到這,少女停了下來,一臉柔情地注視著身邊的少年。

「原來那個女孩就是你呀!」小時候發生的事情浮現到了葉恆的腦海之中,此時的他滿臉的不可思議。

「那隻小狗現在怎麼樣了?」少年又問起了狗的情況。

「那隻狗有一天也生病死了,被我埋在了小區的某個角落裡面,當時傷心了好久,媽媽本來想給我補買一隻的,可是被我拒絕了,後來我就再也沒有養過寵物了。」

聽完少女的一番訴說,葉恆的內心不由得憐憫起女孩的過往遭遇,暗自下決心以後要對她好些。

「因為爸爸的原因,我從小沒什麼朋友,也不愛與人打交道,媽媽為了鍛鍊我,於是給我安排了班長的職位。」女孩接著說道

「對不起啊,我以前好像對你有些過分冷漠了……」葉恆一臉歉意的表情。

「沒關係的,其實能夠再遇到你,我覺得這一定是上天的安排,所以我總想著能好好地報答你。」

「那我們重新認識一下吧~ 」葉恆思索了一會,突然開口說出了這句話。

「嗯~」

「你好,我叫葉恆~」

「你好,我叫柳若雪~」

兩人互握雙手,注視著對方的眼睛,似乎這個世界已經只剩下了他們倆……

休息了一會,兩人感覺有些餓了,於是來到了公園裡的小吃街。

小吃街上此時熱鬧非凡,每個攤位前都駐足著三五個人,煙火氣十足,葉恆帶著少女一邊逛著,一邊品嘗著街邊的美食,兩人的情誼隨著這一天的時光變得十分的深厚。

快樂的時光永遠是那麼短暫,在不知不覺間,天色已經漸漸地暗了下來,太陽慢慢地往地平線下褪去。

「不早了,該回家了。」葉恆開口說道。

「嗯。」柳若雪乖巧地點了下頭。

「走吧,我送你回去。」

倆人一起搭上了公交車,由於已經是傍晚時分了,車上此時也是擠滿了人,他們上車時,已經沒有了空閒的座位。看著周圍好多人擠在狹小的空間裡,柳若雪不禁有一種幽閉恐懼症的感覺,葉恆體貼的將女孩護在了自己的身前,莫名的安全感讓少女提著的心放了下來。

路程不算很遠,一會就到了目的站。

倆人下車後又走了一段距離,柳若雪突然駐足開口道「小恆哥哥,我到家了~」

葉恆這才緩緩抬頭,一眼就看到了熟悉的「翠園小區」四個大字,有些不舍地鬆開了少女的小手。

「就送到這吧,時間也不早了,你也趕緊回家吧~ 」少女也是略帶不舍地說道。

「嗯,那再見了~」葉恆正欲轉身離去。

「請等一下,我還有句話要對你說。」

耳邊又傳來了少女的聲音,聽到班長的挽留,葉恆停住了腳步。

只見少女踮起了腳尖,在葉恆的耳邊輕聲說道「小雪好久沒有這麼快樂了,謝謝你,主~人~」

然後猛地親了一口少年的臉頰,頭也不回地一路小跑著進入了小區。

此時的少年一臉懵逼地站在原地,臉頰上似乎還殘留著少女柔軟嘴唇的芳香。

仿佛後知後覺般,少年的嘴角露出了微笑,那笑容越來越燦爛……

看著少女奔跑的背影慢慢消失在了自己的視線之中,葉恆這才安心地轉身離去了。

回到家中時,天色已經黑了下來。一進門,葉恆的嘴上還哼著小曲,一副歡快的模樣。

姐姐正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見葉恆回來了,開口說道「小弟,看來你今天玩的很開心呀~ 」

「哈哈,是啊,姐姐,你絕對想不到今天發生了什麼事情~」

葉恆把班長的一番遭遇說給了姐姐聽,只見姐姐聽著聽著竟然哭了起來,一番嘆息後,開口說道「好可憐的小女孩呀,小弟,以後記得對人家好點,在班上多幫幫她。」

「嗯,我知道啦~」

「對了,小弟,你吃飯了沒有?沒吃的話,姐姐再給你做。」

「已經吃過啦,誒,心雨姐好像不在了呀~ 」葉恆這時才發現屋裡少了個人。

「嗯,我們今天逛完街後,她就回去了。」

「呼,大魔頭終於走了。」少年故作怪相地說道。

「小弟,你又做丑相,其實你雨心姐很溫柔的。」

「切~ 那是只有對你才溫柔的吧……」葉恆心裡吐槽道。

想起了今天外出遊玩的場景,少年又突然開口道「姐姐,我們是不是好久沒有一起出去玩啦?」

「好像是的誒。」葉婉婷仔細的回想了一下。

「那要不五一放假的時候,去海邊玩怎麼樣?」

「好呀,我沒問題~ 」

「那就說好嘍~」

閒聊一番,少年去廁所洗澡了。一番清洗後,有些疲勞的葉恆靜靜地躺在床上。

叮的一聲響,手機上傳來了柳若雪的短訊。

「小恆哥哥,安全到家了嗎?」

「嗯,到家了,剛洗完澡。」

「今天真的很開心,謝謝你~」

「能跟你呆在一起,我也很快樂呀~」

少女發了一個嬌羞的表情。

葉恆看到也忍不住咧嘴一笑。

隨後又是一條信息傳來「小恆哥哥,以後我還能約你出來玩嗎?」一個期待的小圓臉表情。

「當然可以啦~」

「小恆哥哥最好啦~」

「晚安~」

「好夢~ 」

葉恆躺在床上,心裡甜蜜蜜的,「難道這就是戀愛的感覺嗎?」少年自言自語地呢喃了一聲,閉上雙眼,滿腦都是小蘿莉嬌俏的身影,伴著輕微的呼吸聲,少年漸漸地進入了夢鄉。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