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莞艷遇: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41-59)

簡體
第41章怒龍橫掃

越是這樣想著,趙妙雲的心中如同是想到了什麼畫面一般,讓他感覺到臉紅心跳,整個人的呼吸也變得越發急促了起" 一雙眼睛有些痴迷的看著手中這根巨型的棒子,讓她的眼睛一陣迷亂,心緒也變得有些不受控制了。

特別是看到手中這根高昂的大傢伙,趙妙雲甚至感覺到有些口乾舌燥了,心中不斷翻騰起來的那股慾望,讓她整個人如同是被燒著了一般。

而手中這根有些濕淋淋的粗壯東西,在她看來就好像是一根夏天裡面的冰棍一般,讓她很想要撲上去吃上兩口,以便緩解一下自己內心當中的那股滾燙和渴望。

看到嫂子一臉痴迷的樣子,以及自己下面的巨型東西,莊陽聲音當中更是帶著無比誠懇的說道。

「嫂子……我求你了,你快點啊。」

聽到莊陽的一聲聲懇求,原本內心當中就升騰出一股火熱的趙妙雲,這個時候變得越發不受控制了起來,加上感覺到自己下面的花蕾處一片溫濕,嬌軀和心緒都變得無法控制了。

微微的點了點頭之後,嫂子那勾人嫵媚的聲音再次傳來,聽到這樣的溫柔婉約,就如同是魔音穿腦一般,讓莊陽很是受用。

「啊~ 阿陽……阿陽……快點給我啊……我好難受,快點都給我啊……」

嫂子的聲音騷媚無比,一聲聲的呼喚著莊陽的名字,讓莊陽整個人血流狂涌,下面憋悶的讓他差一點就爆發出來,膨脹的更加厲害了,完全就是一頭髮怒的狂龍,昂首而立,有一種俯瞰一切,壓倒眾生的感覺。

趙妙雲感覺到莊陽的情緒,再次被自己點燃了,手中那根原本就很粗大的東西,變得更加憤怒無比了,她甚至都感覺到自己一隻手都握不住那東西了,只能是用雙手才能握得過來。

手上的動作更是不斷的加大,速度越來越猛烈了,口中浪叫不斷,就是想要讓阿陽趕緊的釋放出來。

「啊……好舒服啊,不行了。」

被嫂子不斷把玩著那根巨型東西,一股股的火熱和刺激之下,讓莊陽有些受不了了,口中不斷的喊著不行了。

特別是聽著嫂子那浪叫不斷的聲音,莊陽心中一陣火熱,衝著面前不斷努力的嫂子說道。

「嫂子……我快要不行了!」

一邊這樣說著,莊陽此刻整個人已經是變得越發激動,變得越來越不受控制了,特別是莊陽一雙眼睛看著嫂子胸口處的顫巍雙峰,以及那紅艷艷的櫻桃小口,更加讓他捨不得放過。

心中則是不斷的想著。

「既然嫂子已經是完全放開了,自己為什麼不讓嫂子放得更開一些,讓嫂子更加放浪一些呢。」

一邊這樣想著,莊陽直接雙手抓住了嫂子那雙嬌嫩的手,將對方那隻手從自己的黑毛大鳥上面拿開了,接著雙手猛然捧住了嫂子那張嬌媚絕艷的臉。

「呀……阿陽,你想幹什麼啊?」

感覺到莊陽的動作有點不對勁,趙妙雲當下有些不解的問道,不過,早已經是不受控制的莊陽,這個時候根本就不會跟對方解釋什麼。

下面的怒龍橫掃之下,直接對準了嫂子那張櫻桃小口,接著怒龍盎然前沖,直接撞入到了嫂子那柔滑性感的紅唇當中。

撞開了嫂子口中的貝齒,怒龍感覺到裡面一團柔滑和豐膩,感覺到無比的溫暖,仿佛是回到了綿柔的出生地一般,那種感覺滋潤而來,讓人舒服的忍不住輕吟。

第42章捨不得

「嗚嗚……」

趙妙雲沒有想到,莊陽竟然將那條黑乎乎的東西,直接撞入到了她的口中,當下想說什麼卻已經是說不出來。

臉上的表情痛苦當中帶著一絲的享受,原本那張嬌艷絕倫的臉蛋,這個時候因為黑毛大鳥的沖入,嘴巴裡面像是塞滿了東西一般,感覺到那根粗壯的東西,不斷的在口中撞來頂去,讓她嫣紅的口中被一團濕淋淋的東西塞滿了。

「嗚嗚……」

趙妙雲想要說什麼,但是已經是什麼都說不出來了,只能是任憑口中那根溫熱的粗狀物不斷的在裡面不斷衝撞著,那張紅艷艷的小口,根本就含不住那壯碩之物。

她想要反抗,但是腦袋已經是被莊陽那雙有力的手死命的抱著著,讓她根本躲無可躲、避無可避,只能是任憑怒龍的長驅直入,沖入到她性感的紅唇當中,攪拌著她口中的那片綿滑,以及裡面的那根紅粉小蛇。

此刻的莊陽,已經是有點控制不住自己的動作了,看著面前的嫂子,那張櫻桃小口,勉強的含住那根怒龍,一臉痛苦而享受的神色,口中不斷的發著輕呼,莊陽就越發感覺到下面雄壯威猛,勢不可擋一般。

嫂子的長髮被莊陽抓的有些亂了,紅艷小口當中不斷的流出濕漉漉的口水,怒龍如同是回到了汪洋大海一般,不斷的在裡面犯上作亂、盡情的翻騰,感受著龍頭深處那一股的綿柔和潤滑。

原本還有點反抗的嫂子,這個時候已經被口中的怒龍攪拌的花心蕩漾了,加上原本還有些羞怯的嫂子,感覺到口中的這根東西太好吃了,竟然由原本的痛苦,逐漸的變成了享受一般。

原本那條羞怯的紅粉小蛇,這個時候竟然是主動的出擊,開始溫柔的迎上了那怒龍的頭部,兩方瞬間接觸到了一起。

「啊……好舒服啊。」

感受到嫂子紅粉小蛇的不斷挑逗,莊陽的口中再次爆發出一聲舒服的呼喊,那紅粉小蛇格外的靈活綿柔,跟怒龍不斷的碰撞接觸著,身形靈活的在怒龍頭部變換纏繞,用自身的軟綿柔滑,努力的迎擊著怒龍的強硬和堅挺。

感受著嫂子的大膽和火辣,被嫂子這樣不斷挑逗著,讓莊陽再次感覺到尾椎骨處一陣陣的緊繃,小腹處的那股火熱馬上就要噴發出來了。

也就在莊陽感覺到下面馬上就要釋放出來的時候,莊陽的身體猛然往後一撤,將那條怒龍從嫂子的溫軟小口當中抽了出來。

「啊……」

感覺到口中一陣空曠,原本急促的呼吸一瞬間變得緩和了一下,趙妙雲連忙喘了幾口氣,她雙眼早已經是迷離了,看著橫在眼前這根健碩的大鳥,以及上面不斷滴答下來的口水,如同剛從熱鍋當中沾過的一般濕淋。

她感覺到口中一陣空虛,舌尖一陣乾燥,好想要主動含住對方。

不過,她還是沒有這樣做,而是主動的詢問道。

「阿陽……你……你還沒有發泄出來嗎?」

此刻的莊陽被眼前性感溫柔的嫂子已經是弄的有些受不了了,直接將坐在地上面的嫂子抱了起來。

「呀……阿陽你幹什麼啊?」

感受到莊陽有力的手臂,一下子抱住了自己的身體,將她從地上面拉了起來,趙妙雲的心中一陣慌亂,不知道對方這是要幹什麼。

第43章不讓脫

此刻的莊陽只感覺到下面空虛難受,務必要找個婆娘好好的發泄出來,根本就沒有跟嫂子有更多的解釋,將對方從地上面抱起來之後,莊陽雙手猛然環繞著了嫂子的身體,直接將嫂子抱在了自己的懷中。

感受著這火熱嬌軀一下子接觸到了自己的身體,莊陽胸口處瞬間感覺到一股飽滿和綿軟,正是嫂子胸口處的那兩枚碩大的饅頭,毫無縫隙的碰觸到了自己的胸膛。

莊陽甚至能夠感覺到,被自己這樣緊緊的抱著,嫂子胸口處的大饅頭被擠壓的有些變形了,不斷的在自己胸口處揉來揉去,讓他感覺到一陣陣的舒爽。

將對方一抱之下,莊陽甚至能夠感覺到下面的那根黑毛大鳥,直接頂在了嫂子綿柔的小腹部位,跟對方下面的隱秘花叢之間,只有一件衣服的距離。

「呀……你這是幹什麼啊?」

感覺到莊陽越發的衝動了,趙妙雲也有些慌亂了,心中有些迷離的想道。

「阿陽不會是要把我給……呃……這可不行啊。」

趙妙雲想到了最嚴重的出軌行為,雖然她感覺到下面的花叢處一陣柔滑濕潤,但是那可是她最後的一道防線啊,若是這一道防線真的被莊陽給衝破了,恐怕……趙妙雲還是覺得有些接受不了。

本能的就想要反抗,想要將面前緊抱著自己的莊陽推開,口中則是輕聲的呼喚道。

「阿陽……不行啊,嫂子不能那樣做的!」

一邊說著,那雙溫柔縴手則是不斷的推搡著面前,完全已經是變成了一頭野獸一般的莊陽。

不過,莊陽可不管這些,直接將嫂子抱起來之後,便要將嫂子抱到藍布帘子後面的床上,莊陽要學著山哥的樣子,將嫂子按在那面大牆上,好好的將嫂子伺候一頓,將嫂子送上極樂天。

「嫂子我求你了,我真的受不了了。」

一邊這樣說著,莊陽已經是抱著趙妙雲,很快的掀開了藍布帘子,直接將對方那嬌軟的身子放在了那張大床上面,接著莊陽下面的怒龍挺立,一個跨步直接上了這張大床。

一雙手則是直接抓向了嫂子下面那條棉質小短褲,要是將這條短褲也脫下來之後,恐怕嫂子最後一道防線,就要宣告突破了。

「不……不能這樣。」

趙妙雲雖然精神已經是有些迷亂了,身體發軟,嬌軀微顫,但是她還保持著最後一絲的理智,用力的抓住自己下面的那條短褲,不讓莊陽脫下來。

兩個人變這樣相互糾纏著,都是抓在那條棉質短褲上面,這畢竟是趙妙雲的最後遮羞布了,要是這件短褲也被脫掉了,那她今晚上恐怕就真的要被莊陽給上了。

雖然她心中一陣火熱,但她還是有些說服不了自己,一時間無法接受這樣的不軌行為,只能是盡力的保住自己最後的防線。

那件短褲被兩個人拉扯著,已經被弄得有些變形了,不管怎麼說莊陽的力量還是比嫂子大一點,那件短褲被用力的拉下來了一半,雖然沒有露出嫂子下面那口慾望一般的深井,但是深井周圍的雜亂毛髮卻已經是露出來了一半。

黑乎乎一片的毛髮,半遮半掩的露出來了一半,讓莊陽在看見之後頓時感覺到慾望蒸騰不息,下面更是怒髮衝冠一般。

因為莊陽曾經聽別人說過,下面的毛叢越是旺盛,就代表著這個女人那方面的渴望越是強烈,所以莊陽篤定嫂子那方面肯定很強烈,只能夠堅持幾分鐘的山哥,根本就滿足不了嫂子的需求。

「不要啊……」

趙妙雲還在用力的掙扎著,努力的守護著最後一道防線。

「碰碰……」

也就在這個時候,小出租房門口位置傳來了一聲敲門的聲音。

第44章山哥回來了

原本正在興頭上面的莊陽忽然聽到外面傳來的敲門聲,當下抓在嫂子下面短褲上面的那雙手,則是猛然停了下來。

整個人的動作也頓時停止了下來,心中更是一驚,連忙想道。

「呃……不會是……三哥或者三友哥回來了吧?」

心中這樣想著莊陽也不敢再胡亂動了,將抓在嫂子短褲上面的那雙手,也已經是連忙抽了回來,連忙看向了躺在床上的嫂子。

這個時候的嫂子,也不敢說話了,一直側耳傾聽著外面的動靜,兩個人都生怕自己一旦是動作太大,或者是發出不應該的聲音來,會讓外面的人聽到裡面的不尋常情況。

「碰碰……開門啊,我回來了。」

接著小出租房門口位置則是傳來了山哥的聲音,不過,從對方的聲音當中,明顯能夠感覺出來,對方這是喝醉了,就連說話的聲音都顯得有點含糊不清的。

「是山哥?」

確定外面敲門的人正是山哥,莊陽的心中一驚,連忙再次看了嫂子一眼,沖著嫂子微微點了點頭,那意思很明顯,就是讓嫂子別出聲,今晚上發生的事情千萬別讓山哥知道。

趙妙雲也知道,兩個人之間的不軌行為,是不可能讓董玉山知道的,當下那雙略帶迷離的眼神,衝著莊陽嬌羞的點了點頭,看到嫂子微微點頭,莊陽一顆懸著的心總算是放下來了,連忙從嫂子的身上起來了,接著從藍布帘子後面走了出來,然後衝著外面的山哥喊道。

「山哥?是你回來了嗎?」

莊陽聲音儘量的平和穩定,跟他此刻心中的澎湃激昂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一邊穩定住內心當中的激動情緒,莊陽一步步的向著門口的方向走了過去。

將房間裡面的燈打開之後,將從裡面插上的房門也打開/ 網「呵呵……阿陽啊……這麼晚了回來,沒有打擾到你睡覺吧,嘿嘿!」

一打開門之後,就感覺到山哥身上傳來了一股醉醺醺的酒味,這股味道顯得十分濃烈,看樣子應該是喝了不少的酒,就連對方站在當下,都有些東倒西歪了,要不是扶著牆,恐怕這個時候就已經是順著牆趴在地上了。

「山哥,你喝多了?你是怎麼回來的?」

看到對方現在這副樣子,莊陽就知道對方喝了不少酒,現在這個狀態怎麼可能一個人回來的呢?

聽到莊陽這樣一問,山哥則是嘿嘿一笑說道。

「是我一個工友,將我送回來的,他現在已經是回去了。」

一邊這樣說著,山哥搖搖晃晃的身體就要往前走,一隻手剛一離開門板差一點就栽倒在地上面,莊陽連忙扶住了對方。

然後將對方扶著帶了進來,一步步的將山哥扶著向著藍布帘子的方向而去。

這個時候的嫂子趙妙雲,也已經是起來了,從藍布帘子後面出來之後,將醉醺醺的山哥接了過來,然後帶著對方重新回到了藍布帘子後面。

而莊陽則是長舒了一口氣,有些戀戀不捨的重新回到了自己的那張床鋪上面去了。

接著,房間裡面已經是再次關燈了。

山哥已經是回來了,莊陽就算是膽子再大,也不敢再去繼續侵犯嫂子了,躺在床鋪上面的莊陽則是睜大著眼睛遲遲睡不著。

因為今晚上的經歷,讓莊陽無比的興奮和激動,自己終於是抱住了嫂子那嬌媚的身子,甚至將自己下面的黑毛大鳥,侵入到了嫂子溫潤的口中,感受著對方的綿滑。

這樣的神奇事情,是莊陽做夢都不敢想的,可是沒有想到,今晚上自己竟然真的實現了,真的讓自己在嫂子身上好好爽了一次。

「呃……沒有發泄出來,感覺到還是好難受啊。」

莊陽感覺到自己下面的東西,雖然有些疲軟了,但還是充血厲害,不過,也只能是自己解決了,畢竟山哥回來之後,自己恐怕真的沒有這麼好的機會了。

「哎……不知道以後還會不會有這樣的機會,晚上只剩下我和嫂子,這樣的機會簡直是千載難逢啊,幸好山哥喝的醉醺醺,應該不會發現自己和嫂子之間發生的事情,只要是嫂子不說,我不說,應該沒有人會知道這件事情。

心中不斷的思索著,一雙手抓向了下面的那個東西,今晚上只能是自己解決了。

也就在莊陽準備自己解決的時候,忽然聽到藍布帘子後面傳來了動靜,聽到這樣的動靜之後,莊陽的目光再次被吸引了過去。

第45章誰都別亂說

也就在莊陽的目光看向藍布帘子的時候,一個身影則是將藍布帘子掀開,然後從裡面走了出來。

「是嫂子?」

看到從藍布帘子後面走出來的是嫂子趙妙雲,莊陽的心中頓時一暖,心裏面不斷的想道。

「嫂子這是要幹什麼?」

心中略微好奇,莊陽的目光則是一直盯著嫂子,他忽然發現這個時候的嫂子,竟然是從藍布帘子後面出來之後,直接開門向著出租房外面走了出去。

「咦?難道嫂子這是要去上廁所了?」

畢竟像是他們這種混租的地方,室內是不可能有廁所的,只有在外面的不遠處,有一個集體的大廁所,周圍的居民只能是去那種地方解決。

看到嫂子出去之後,莊陽意識到嫂子很可能是去外面上廁所了,當下莊陽看了一眼睡在藍布帘子後面的山哥。

這個時候的山哥已經是鼾聲四起了,喝醉之後的山哥倒是有個好處,那就是不吵不鬧,躺在床上立刻就會睡著。

看到山哥睡著之後,莊陽則是躡手躡腳的也從床鋪上面下來了,然後開門之後,同樣是向著外面的那處集體廁所方向而去。

剛才在嫂子的身上折騰了這麼長的時間,莊陽也同樣是感覺到了一絲的尿意,要不及時解決的話,恐怕今晚上是睡不著了。

等到莊陽快要來到外面的集體廁所位置的時候,就看到一個優美的身姿向著自己的方向走了過來,正是解決回來的嫂子趙妙雲。

趙妙雲也同樣是看到了莊陽,當下則是微微一驚,就要從莊陽的身邊過去,畢竟,今晚上的事情,讓她有些為難和害羞,她現在有些責怪莊陽,因此,才會故意對莊陽表現的冷淡一些。

看到嫂子見到自己之後,竟然是故意低下頭不說話,莊陽當下則是率先開口說道。

「嫂子……我想跟你說點事。」

聽到莊陽這樣一說,趙妙雲則是立刻停下來了腳步,看著莊陽說道。

「阿陽……你還有什麼事情嗎?」

嫂子說話的語氣顯得有些生氣,畢竟,莊陽剛才的動作是有點過分了,兩個人的不軌行為,已經是完全超過了趙妙雲能接受的極限,要不是董玉山及時回來了,恐怕嫂子最後一道防線就要給攻破了,今晚上鐵定要做出更加背叛董玉山的事情來了。

看到嫂子肯聽自己說話,莊陽也放心了一些,稍微鬆了一口氣,這說明嫂子至少並不是真的生自己氣,而是一時間有點不開心而已。

「嫂子……山哥已經是回來了,今晚上的事情,你可別亂說啊,萬一讓山哥知道了,恐怕……」

趙妙雲當然也知道莊陽在擔心什麼,當下點了點頭說道。

「我是不會亂說的,反倒是你,你經常跟許三友在一塊,可千萬別說漏了嘴,要是讓許三友知道了,這件事情肯定會傳到山哥的耳朵當中。」

原本不止是自己擔心,嫂子同樣是擔心事情會敗露出去,一旦是這件事情被別人知道了,恐怕莊陽和趙妙雲兩個人以後就很難相處了。

莊陽恐怕在東莞也呆不下去了,只能是滾回老家了,他剛來東莞立足,可不想這麼快就回去了。

「嘿嘿……嫂子你放心,我是不會亂說的,我口風很緊。」

聽到莊陽這樣一說,趙妙雲也就不再說什麼了,然後徑直回到了自己的那間出租方當中去了。

而莊陽去廁所解決完畢之後,則是重新回到了自己的那張床鋪上面。

一晚上就這樣很快的過去了,許三友直到後半夜才回來了,那個時候莊陽已經是睡過去了,第二天早上醒來之後。

莊陽發現嫂子和山哥已經是不見了,應該是去物流那邊上班去了,而莊陽看了一下時間,差不多到了該上班的時間了,連忙穿上衣服,將還在呼呼大睡的許三友叫了起來。

第46章小嬌妻越來越年輕了

「三友哥,該醒醒了,咱們該去上班了。」

莊陽穿好衣服之後,已經是來到了許三友的床鋪位置,然後一邊輕輕搖晃著對方,一邊說道。

「啊……幾點了?」

被莊陽一推之下,許三友終於是緩緩的醒來了,連忙衝著眼前的莊陽問道,昨晚上許三友在外面玩的興奮過頭了,回來的有點晚了,睡覺的時候已經是下半夜了。

因此,這個時候的許三友整個人還顯得有點迷迷糊糊的。

莊陽則是衝著躺在床上的許三友說道。

「三友哥,七點半了,咱們也該去鴻達廣告那邊去上班了,要是被楊老闆知道,我第二天上班就遲到了,恐怕不太好吧。」

畢竟,莊陽這是在東莞的第一份工作,雖然工作不算太高,但畢竟是許三友給自己介紹的,自己怎麼說都要好好珍惜,肯定不會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

「啊……差點睡過頭了,哎……」

許三友一邊這樣說著,眯著一雙略微有些惺忪的睡眼,揉搓了一下那頭亂鬨哄的頭髮,便從床上坐了起來,開始穿衣服。

不久之後,在許三友的那輛破摩托車的帶領之下,兩個人已經是很快的就來到了鴻達廣告那邊。

今天楊老闆又接了一個單子,給某家婚紗影樓做廣告牌,因為這是一個新客戶,楊老闆很是看重,不願意將這麼重要的活交給那些年輕人,畢竟這個楊老闆最信任的當屬許三友了。

因此,這個楊老闆則是將這個大活交給了許三友來做。

「三友啊,這可是咱們的新客戶啊,這是一個連鎖影樓,我跟他們老闆算是有點交情,才會將這個活交給咱們,其他的人我都不太信任,唯獨信任你,所以我才將這個活交給你了來做,你可千萬別出什麼岔子啊。」

看得出來,這個楊老闆對於許三友很是看重。

吹了一路風的許三友,這個時候也早已經是清醒過來了,衝著面前的楊老闆呵呵一笑說道。

「行啊,這活交給我准沒錯啊,呵呵……」

一邊這樣說著許三友則是傻樂著,楊老闆也知道許三友是那種嘴上說的輕鬆,可是背地裡下功夫的人,對於許三友他還是很放心的,當下也就沒有繼續說什麼,而是扔給了許三友一包好煙說道。

「這是別人給的雲煙,六、七百一條呢,我就拿了一包,現在給你了,呵呵……」

一邊這樣說著,楊老闆則是將一包雲煙遞給了許三友,許三友也不是那種什麼都拿的人,雖然許三友生性猥瑣,喜歡占小便宜,但是楊老闆給的東西,他一般不收,連忙拒絕道。

「楊老闆,這你好煙你還是自己留著抽吧,呵呵。」

一邊這樣說著許三友也沒敢接,楊老闆則是說道。

「抽啥煙啊,我現在都不敢抽菸了,老婆這是讓我戒菸呢,這正準備要孩子,哪還敢抽菸啊,影響下面的精子活力啊,哈哈……」

一邊說著,楊老闆硬是將這包煙塞給了許三友,呵呵一笑之下便走了。

基本上這個楊老闆每天就是交待一下工作,或者晚上來視察一下工作情況,除非是發工資或者是有特殊情況,一般都不會待在公司裡面。

等到楊老闆準備離開的時候,這個楊老闆的小嬌妻,則是扭動著穿著一雙高跟鞋,從裡面走了出來。

今天楊老闆的這個小嬌妻,穿的很是清純可人,竟然是穿著一條白色的連衣裙,一頭長髮被攏了起來,在耳朵的上方則是插著一朵粉色的大花,整個人看起來很像是一個剛畢業的學生妹子。

旁邊的莊陽看到楊老闆這個小嬌妻的時候,一雙眼睛不由得閃出來了亮光,心中則是想道。

「哇塞……這個楊老闆的小老婆,可真是越打扮越年輕了,今天的這幅裝扮,完全就是二十歲出頭的樣子啊。」

不但是莊陽這麼認為,恐怕這個小公司裡面的所有工友,都跟莊陽的想法一樣的。

因為就在這個小嬌妻一出現之後,其他的那些工友們也看向了這個小嬌妻。

在這裡幹活的都是二十齣頭的小年輕們,這些吊絲們甚至連個媳婦都沒有,看到別人家的媳婦長的這麼水靈,這麼漂亮,更重要的是這麼年輕,他們難免會羨慕不已,忍不住多看兩眼。

「臥槽……真是沒有想到,這個楊老闆的小老婆,當真是越打扮越漂亮了,呵呵呵……」

等到楊老闆離開之後,莊陽旁邊的許三友,則是衝著莊陽說道。

莊陽則是嘖嘖的點頭說道。

「是啊,哎,羨慕啊!」

第47章看上人家媳婦

聽到莊陽這樣一說,旁邊的許三友則是再次恢復了那副萬年猥瑣的樣子,嘿嘿一笑衝著莊陽說道。

「怎麼?是不是覺得楊老闆的這個小嬌妻長的水靈,你看上人家了?」

聽到猥瑣的許三友這樣一說,莊陽則是輕嘆了一聲,臉上則是笑眯眯的說道。

「三友哥,是你看上人家了吧?嘿嘿……我可是早就發現了,你在看楊老闆這個小嬌妻的時候,雙眼可是放光的,差一點眼珠子都要從裡面掉出來了,呵呵……我看你是真看上人家媳婦了。」

莊陽這可不是第一次見到許三友那種看人的表情了,之前第一次見到這個楊老闆小嬌妻的時候,莊陽就發現許三友的眼神不對勁,那副看人的樣子,恨不能將那小嬌妻一下子吃到肚子裡面去。

那副樣子很明顯就是看上人家媳婦了,恐怕……要不是楊老闆就在身邊的話,這個許三友還真能將那小姑娘吃到肚子裡面去。

被莊陽一下子看透了心思,許三友也不隱瞞自己的心思,畢竟,他跟莊陽越來越熟了,就好像是親爺們倆一樣,幾乎是無話不談了。

「嘿嘿……我倒是真看上那小姑娘了,可那又如何啊,像是咱們這種一輩子註定窮命的人,還不是只能看看別人家的漂亮媳婦,哎!」

聽到許三友這樣一說,莊陽則是嘿嘿一笑說道。

「那可不一定啊,你怎麼就知道,咱們就是一輩子窮命呢?說不定咱們遇到好機會,加上有點運氣,咱們說不定以後也能發達了呢。」

莊陽可不信命,他來到東莞奮鬥,可不單單只是為了謀求一份簡單的工作,能夠養家餬口即可,他心中當然還有一份傲氣,那就是一定要出人頭地,一定要混的人模狗樣,只有這樣,自己才能有臉面回去。

「嘿嘿……好,以後阿陽要是真發達了,可別忘了我這個老師傅啊,嘿嘿……」

莊陽則也是呵呵一笑說道。/ 網「放心吧,肯定忘不了的。」

兩個人一邊這樣說著,也開始忙活了起來,要按照老闆的意思,給婚紗攝影的這家公司製作廣告牌,首先是要焊鐵架子。

「咦對了,阿陽,聽說昨天晚上你在按摩房裡面,在那個叫做玉瑛的小姑娘身上,足足折騰了半個多小時啊,將那個小姑娘都弄得哇哇直叫了起來,嘿嘿……這到底是不是真的?」

莊陽沒有想到,這件事情竟然是傳到了老猥瑣許三友的耳朵當中了,這當下讓莊陽有些不好意思了,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對方,只能是嘿嘿傻笑了一下說道。

「你是聽誰瞎說的啊,哪有這事啊。」

這種事情自己知道就行了,沒有必要生長出去,更何況是讓許三友知道了,對方的嘴巴可是一向不把門的,恐怕很快這個事情就會傳到別人耳朵當中。

莊陽這才當下否定道。

聽到莊陽不承認,老猥瑣許三友那這麼容易就放過對方啊,當下嘿嘿一笑繼續說道。

「你跟我還有什麼可隱瞞的啊,我既然知道這件事情,肯定是有人告訴我了,你就算是不承認也沒有關係啊,別人可是說的有鼻子有眼的,我相信對方是不會騙我的。」

李東早就猜到,這件事情肯定是有人告訴許三友的,要不然對方怎麼可能會知道的,當下依然是搖搖頭有些不承認的說道。

「哪有啊,真的沒有!」

莊陽不承認一方面是不想聲張,另一方面則是不想打擊許三友,因為莊陽知道許三友在女人的肚皮上面,也就只能折騰個幾分鐘就完事了。

不過,許三友很顯然沒有放過莊陽的意思,繼續說道。

「你小子行啊,年輕力壯的,下面那活就是強悍啊,玉瑛那個浪蹄子,可是老闆娘手中口活最厲害的小姑娘,叫聲可是騷浪的很啊,即便是普通的年輕小伙,在這個浪蹄子身上,恐怕不超過十幾分鐘就消停了,你居然能夠折騰半個多小時,嘿嘿……你他娘的是吃藥了吧。」

聽到許三友這樣一說,莊陽知道自己不承認都不行了,當下略有些尷尬的笑了笑說道。

「天生的,沒辦法。」

聽莊陽這樣一說,許三友則好像是忽然想到了什麼,搖了搖頭說道。

「麻痹的,要是我也能在玉瑛這個小姑娘身上堅持這麼久,我早就將那個風騷的老闆娘給艹翻了。」

聽到許三友這樣一說,莊陽這個時候也想起來了,那個老闆娘跟自己打賭可是打輸了,要將身子留給自己,讓自己玩一個晚上的,心中則是暗自想道。

「嘿嘿……既然那個老闆娘跟我打賭打輸了,不可能抵賴吧,下一次見到對方,我一定要讓對方實現自己的這個承諾。」

一想到老闆娘那風騷的身姿,莊陽就感覺到心中一陣陣的激動。

第48章老闆娘很有魅力

上一次莊陽一見到那個風騷老闆娘,就被對方那妖艷的身姿,以及那火辣的身材給吸引住了,感覺到自己下面的東西有了感覺。

特別是這個老闆娘並不是隨便出台的那種人,就連許三友這樣的老熟人,都沒有碰過她的身子,這更加讓莊陽對於這個老闆娘產生了極大的興趣。

因為在莊陽看來,這個老闆娘的風騷和火辣,比那邪惡小姑娘們要強太多了,只有在這種御姐身上,莊陽才能真正的體會到什麼是真正的女人,什麼是真正性感嫵媚的女人。

「阿陽……你給我想個辦法唄,你說我怎麼才能將這個風騷老闆娘弄上手呢?」

許三友所說的當然就是指按摩房裡面的那個妖嬈老闆娘,聽到對方這樣一說,莊陽則是無奈的笑了笑說道。

「三友哥,這種事情,你覺得你問我,我能知道嗎?呵呵……那必須要看一個人的本事了。」

莊陽一邊笑呵呵的說著,一邊忙活著手中的工作。

在許三友的指導之下,現在的莊陽已經是能夠上手了,幹活什麼的都越來越熟練了,加上莊陽原本就是聰明好學,很快就掌握了製作廣告牌的一些技巧。

許三友也同樣是忙活著,不斷的說道。

「娘的,我就是不知道該怎麼辦,才會問你啊,哎……真是急死我了。」

看得出來,許三友對於那個風騷老闆娘是念念不忘,一門心思的想要將對方搞上床,當下有些不解的問道。

「三友哥,你不是說你跟那個老闆娘認識了好長時間了嗎?你們認識這場時間了,她都不讓你上她?」

聽到莊陽這樣一說,許三友則是搖了搖頭,嘆息一聲說道。/ 網「他娘的,可不是嗎,我跟這個騷娘們,認識了這麼長時間了,每次這個騷娘們都是在我面前搖臀擺尾,穿的性感暴露,胸口處露出又大又飽滿的深溝,白花花的大腿真想讓人摸上去啊,可就是不讓我上她,哎!」

聽到許三友越說越鬱悶,莊陽心中則是暗自想道。

「哇塞……看來三友哥還不知道,我跟那個老闆娘之間打賭的事情啊,要是讓三友哥知道,他沒有機會弄上床的女人,自己反倒是有機會了,對方肯定氣得不行吧,呃……看來我跟那個老闆娘之間的這件事情,絕對不能讓他知道才行啊,否則還不氣炸了肺啊。」

心中這樣想著,莊陽刻意將打賭的事情隱瞞下來,沒有告訴對方,當下裝作若無其事的問道。

「三友哥,那邊這麼多小姐,不少都挺漂亮的,還都是年輕的小妹,你為什麼單單就想要將那個老闆娘搞上床呢?」

聽到莊陽這樣一問,許三友則是嘿嘿一笑,一臉猥瑣的說道。

「你這就不懂了吧,那些小姑娘只要是花錢就能搞上床,而這個老闆娘則不一樣,你即便是花錢也不一定能將她弄上床,老闆娘越是這樣,就越是讓男人心生興趣,想要將這個老闆娘弄上床,看看這個騷娘們下面的東西,是不是不一樣的,呵呵……」

一邊這樣說著,兩個人則是不停的忙活著。

許三友則是不斷地跟莊陽說著,自己為什麼一心要將那個老闆娘弄上床。

「這個騷娘們不但是這一點勾人,這個老闆娘身上的那種韻味,以及那種成熟的味道,都是那些小姑娘們比不上的,這種女人一旦是在床上將她弄興奮了,那肯定是一頭母老虎,還不哇哇直叫啊。」

一邊這樣說著,許三友的口水都快要流下來了,看得出來,三友哥是真的想要將風騷老闆娘弄上床。

「對了,阿陽……今天幹完活下班之後,我帶你去附近夜市裡面轉轉去,嘿嘿……再買幾本成人雜誌。」

聽到三友哥要帶自己去也是買書,莊陽當下邊的有些興奮了,他也想要看看,三友哥那些尺度這麼大的書,到底是從哪裡買來的。

第49章短褲包不住

兩個人幹活很快,不過,楊老闆因為很看重這單生意,許三友和莊陽乾的都很仔細,故意放慢了速度,生怕中間乾得不好,出現什麼問題。

到了晚上下面的時候了,許三友放下手中的活,衝著身邊的莊陽說道。

「哈哈……別忙活了,該下班了,咱們走吧,我帶你去見識一下。」

「恩,好!」

莊陽一邊這樣說著,也放下了手中的活,兩個人洗了一把臉,將身上這件工作裝脫了下來,重新換上了傳來那件衣服,然後許三友開著那輛噪音挺大的摩托車,很快的向著另外一條街行駛而去。

夜市距離這裡不算很遠,很快兩個人騎著摩托車就已經是來到了這一處的夜市當中,這裡顯得很是繁華,各種小攤位、小燒烤、鞋帽衣襪,各色琳琅滿目。

不但是攤位很多,來這邊逛街約會的人也很多,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大部分都是小情侶,還有成群結伴的小姑娘們,不少小姑娘們穿的都很清涼,露出白花花的大腿,或者是纖細白皙的手臂,胸口處微露性感,那兩團小小山巒顯得發育成熟。

莊陽和許三友下車之後,便沿著這條繁華的夜市一直往前走,因為這條街上人不少,走路的時候難免會擠來擠去的。

畢竟這個時間段,正是夜市裡面人流最多的時候了。

「嘿嘿……阿陽,你看前面那小姑娘的屁股蛋子,穿的真騷啊,那條短褲這麼短,尼瑪的,半邊屁股都露出來了,嘿嘿!」

許三友依然是改不了他那副老猥瑣的樣子,好像是忽然發現了新大陸一般,一雙狼眼直發光,盯著前面正在往前走的一個小姑娘說道。

那個小姑娘跟旁邊的兩個小姐妹,正有說有笑的往前走著,許三友所指的那個小姑娘走在中間,一頭長髮隨意披散下來,上身穿的很清涼,下面穿的更加清涼,下面雖然穿著一件泛白的牛仔短褲,可是這個短褲顯得非常的短。

比平常女人穿的短褲,要短很多,根本就包裹不住對方那白皙豐圓的屁股蛋子,屁股的下圍部位稍微露了出來,居然能夠看到屁股蛋子的下邊緣。

這身打扮顯得異常騷浪。

「他娘的,在夜市裡面都敢穿的這麼暴露,你猜猜這個小姑娘是幹什麼的?」

一邊尾隨在這三個小姑娘的身後面,許三友那雙狼眼露出猥瑣的光芒,衝著身邊的莊陽詢問道。

莊陽則是嘿嘿一笑,衝著這邊的許三友說道。

「三友哥,你真是越來越厲害了,單憑這小姑娘的這身打扮,你就知道對方是幹什麼的啊?」

聽到莊陽不信,許三友則是呵呵一笑說道。

「我在這邊也混了這麼長時間了,這點眼力勁還是有的,你看對方那副騷樣子,這姑娘敢穿這麼大膽,就說明人家沒有在怕的,要不就是小姐,要不就是想要傍個土豪的學生妹子。」

聽到許三友這樣一說,莊陽微微一愣說道。

「什麼?學生妹子?我覺得有可能是小姐,學生妹子不太可能吧?」

聽到莊陽這樣一說,許三友則是再次嘿嘿一笑,畢竟還是老油條了,加上在這附近混的很熟了,對於這裡的很多事情,要比莊陽清楚很多,當下嘖嘖說道。

「怎麼不可能是學生妹子呢,呵呵……這一點你就不懂了吧,這知道這條夜市在別人口中還被稱作是什麼嗎?」

聽到許三友開始講故事了,莊陽則是連忙搖頭說道。

「不知道。」

第50章忍不住摸一把

許三友就知道對方不知道,當下嘿嘿一笑說道。

「這條街雖然是夜市,但是在不少學生口中,這條街也別稱為是『土豪街』,因為不少有錢的小老闆,或者是土豪們,都會出現在這條街上面,不少學生妹子雖然長相靚麗,但是有些家境條件不行,或者是貪圖享樂的,就喜歡穿的很暴露大膽,在這條土豪街上面逛來逛去,專門引起那些土豪們的關注。

「那些學生妹子,釣上那些土豪之後,轉而就變成了他們的小三,或者小四之類的,久而久之,這條街就越來越聞名了,不少喜歡艷遇,想要勾搭小三的土豪們,則是經常會在這條夜市上面轉悠,來發現獵物和目標……所以,這很有可能就是一個學生妹子。」

聽到了許三友的這一番講述之後,莊陽對於這條夜市有了一個重新的認識了。

在講述完畢之後,莊陽和許三友依然是跟著前面那幾個小女生往前走,因為中間那個女生下面的屁股蛋子太明顯了,讓不少男人看過之後,眼睛都有點拔不出來了,許三友就是其中一個。

越是看到對方那窈窕婀娜的身材,以及走路時候,下面那屁股蛋子不斷扭來扭去的樣子,就讓許三友有點控制不住,內心當中的猥瑣便慢慢的表現出來了,嘿嘿一笑之下,衝著旁邊的莊陽說道。

「阿陽……敢不敢上去,在那屁股蛋子上面摸上一把?」

聽到許三友這樣一說,莊陽當下有些愕然的說道。

「什麼?摸上一把?呃……這個我可不敢,畢竟跟人家又不熟悉,萬一摸上一把,人家直接喊非禮了,周圍那些嫉妒的男人們,再把我們給打了,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聽到莊陽的擔心,許三友則是繼續猥瑣一笑說道。

「像是這種情況,就必須要靈活處理了,不可能直接上去摸一把,那樣就顯得太沒有禮貌了,必須要學會用其他的方法,嘿嘿……看我的。」

一邊這樣說著,許三友雙眼放光,衝著莊陽遞了一個眼神,就要向著前面那三個小美女走過去。

看到許三友要來真的,莊陽一把就拉住了對方,聲音當中略帶擔心的說道。

「三友哥,你不會是來真的吧,說說玩可以,你要是真上去摸一把,人家小姑娘能願意嗎?」

莊陽畢竟是來這邊時間不長,很多事情在做之前都有些擔心。

聽到莊陽的擔心,許三友呵呵一笑說道。

「怕啥啊,我做這種事又不是一回兩回了,嘿嘿!」

一邊這樣說著,許三友則是邁著大步便向著面前的三個靚麗妹子走了過去,莊陽則是跟隨其後,想要看看會發生什麼情況。

這個時候夜市上面的人挺多的,許三友加快步伐之後,擠開了前面的幾個人,就已經是來到了那三個小姑娘的身後面。

看到許三友這個老猥瑣跟在三個小姑娘身後面,一直在不斷的尋找機會,莊陽心裏面則是想道。

「臥槽……三友哥這要來真的啊,果真是猥瑣加膽大啊。」

一邊這樣說著,莊陽仔細的觀察著,想要看看許三友要如何摸上一把,還不會讓人家生氣。

也就在這個時候,莊陽發現許三友被前面走過來的一個人輕輕撞了一下肩膀之後,整個人則是很誇張往側邊一歪,接著一下子就撞在了面前那小姑娘的身上。

「哎呀……」一聲之後,那隻大手則是猛然摸在了小姑娘後面露出來的屁股蛋子上面。

看到許三友竟然是真的抓了上去,莊陽頓時感覺到心驚肉跳,因為莊陽發現,小姑娘那露出來的白花花的屁股蛋子,竟然是被許三友抓的直接變了形。

「臥槽……許三友真流氓啊。」

第51章尾隨小姑娘

「呀……」

那小姑娘沒有想到,後面忽然有人撞在自己身上,當下驚聲尖叫了一下,就感覺到屁股蛋子上面,被人狠狠抓了一把。

整個人如同是受驚的小鹿一般,連忙跳開了,一雙略帶受驚的眼睛,看著身後面這個倒在地上的男子。

占到便宜的許三友,這個時候則是假裝從地上面站了起來,拍打了一下身體的灰塵,衝著面前那個有些受驚的小姑娘,略帶抱歉的說道。

「呵呵……不好意思撞到你了,你沒事吧。」

看到許三友一副摔在地上很慘的樣子,這個小姑娘也沒有多想,當真是以為對方是真的不小心摔在了地上面。

她的屁股蛋子被人抓了一下,原本還想要生氣的,看到眼前男子摔得很慘的樣子,心中的那股憋悶頓時就消掉了一大半。

那小姑娘有點委屈的輕哼了一聲,也就沒有繼續再說什麼,而是轉身就走了。

這個時候的莊陽則是連忙來到了許三友的身邊,低聲問道。

「三友哥,你剛才的演技真厲害啊,可以去當演員了,呵呵……怎麼樣,得逞了沒?」

聽到莊陽這樣一說,許三友則是嘿嘿一笑說道。

「看我這麼熟練的表演就知道啊,我肯定是得手了,哇塞……你不知道啊,那小姑娘的屁股蛋子真軟啊,又軟又彈的,抓起來舒服極了。」

看到許三友那張猥瑣的臉上,表現出來的回味樣子,莊陽則是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

「三友哥,你當真是老手啊,居然略施了一個小手段,就得逞了,佩服啊。」

聽到莊陽這樣一說,許三友則是呵呵一笑說道。

「阿陽,怎麼說我都在這裡混了這麼多年了,都混成人精了,這點小事算什麼,剛才怎麼不是討論,這三個小姑娘是幹什麼的嗎?你覺得是小姐?我覺得是附近大學城裡面的學生,專門出來釣土豪的……」

聽到許三友一副什麼都知道的樣子,莊陽則是有點疑惑的說道。

「哦?三友哥你就這麼肯定?」

莊陽對於三友哥這麼肯定的說法,感覺到有點懷疑,許三友則是嘿嘿一笑說道。

「怎麼?你不相信?要不咱們一路上跟著這三個小姑娘,看看她們到底去什麼地方?要是去酒店或者按摩房之類的,那肯定就是小姐,要是去學校的話,肯定就是學生妹。」

看到許三友又來了興趣,莊陽當下有點無奈的笑了笑說道。

「三友哥啊,你怎麼忽然對這三個小女生來興趣了,咱們不是要去買雜誌去嗎?」

許三友則是猥瑣一笑,接著說道。

「不著急,賣雜誌的那哥們,是我的一個好朋友,都給我留著呢,什麼時候去都能拿回來,嘿嘿……我就想知道那個小姑娘,到底是個學生妹子呢?還是小姐?他要真是小姐的話,哥就算是花掉下個月的工資,也要將這個水靈小姑娘弄上床。」

對方這樣一說,莊陽也總算是明白了,感情是三友哥有看上人家水靈小姑娘了,想要搞上手,但是又不確定人家的底細,這才會想辦法跟蹤一下,調查一下對方的情況。

莊陽也不想掃了三友哥的興致,當下則是點了點頭說道。

「好吧,那我就陪著你走一段路,跟在那幾個人的身後面看看,看看她們到底是學生呢,還是別的?」

聽到莊陽答應了自己的這個請求,許三友則是點了點頭,兩個人就這樣繼續跟在那三個水靈小姑娘的身後面,想要一探究竟。

這一次許三友和莊陽兩個人都學聰明了,並沒有緊緊的跟在人家後面,畢竟若是跟的太緊,讓小姑娘發現自己在跟蹤她們,肯定會引起他們的懷疑和反感,只能是遠遠的跟在那兩個小姑娘的身後面。

這兩個小姑娘走走停停的,在夜市上面不斷的瀏覽著兩邊的小攤位,遇到喜歡的發卡或者是靚麗的衣服,便會停下來看一看,三個人倒是也買了幾件小東西。

就這樣一路往前走著,很快就已經是到了夜市尾部了,幾個小姑娘也就沒有繼續在這裡逛下去,而是離開了夜市向著另外一個方向走去。

「嘿嘿……有戲啊,終於是離開夜市了,是學生妹子,還是小姐?馬上就知道了。」

看到這三個小姑娘終於是離開了夜市,許三友嘿嘿一笑,莊陽跟在許三友的身邊,一雙目光也是不斷的盯在那小姑娘露出來的屁股蛋子上面。

第52章妹子有麻煩了

很快,三個妹子拐過了夜市街尾,進入到了旁邊的一條巷子裡面,這附近因為是年代較舊的樓區,這裡的樓房一般都是三十年以上的,屬於比較老的樓房了。

現在大部分樓房都已經是被房主出租出去了,因此,這附近的照明、路燈之類的都比較落後。

一進入到那條小巷子之後,周圍一下子就顯得昏暗了很多。

也就在莊陽和許三友兩個人,剛要拐進這條小巷子的時候,忽然發現一直走在前面的那三個妹子,這個時候竟然是都停了下來。

而在這三個妹子的身邊,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幾個男的,猛一看那幾個男人的穿著,不像是學生,倒更像是無業青年、甚至是地痞流氓的打扮。

這附近原本的治安就比較亂,小規模拉幫結派,甚至是其它亂想也不足為奇,讓莊陽和許三友沒有想到。

他們兩個人原本跟蹤這三個妹子,想要調查他們的背景,卻碰到了這樣的事情,這當下讓走在前面的許三友嚇了一跳。

「臥槽……怎麼還有劫道的啊?那三個妹子,居然被五、六個大漢給圍住了,這他媽的是要幹什麼啊?」

一邊小聲這樣說著,許三友連忙往後一退,一把就拉住了莊陽說道。

「阿陽……別往前走了,你沒看見那三個妹子惹上事了嗎?咱們再往前走,萬一惹怒了那幫人,那就是純粹沒事找事了。」

一邊這樣說著,許三友就要拉著莊陽離開這邊。

不過,莊陽卻是衝著許三友說道。

「三友哥,你就不想知道那三個妹子的身份了?」

聽到莊陽這樣一說,許三友則是搖了搖頭說道。

「你沒看見現在的情況嗎,很顯然那三個妹子,不知道得罪什麼人了,那幾個男人很顯然是故意等在這裡的,就是為了攔住那三個小姑娘啊,走走!咱們還是走吧。」

聽到許三友這就要走,莊陽則是嘿嘿一笑說道。

「三友哥,擔心什麼啊?又不是你惹事了,你害怕什麼啊,咱們正常走路,沒去招惹他們,他們總不能對我們動手吧。」

一邊這樣說著,反倒成了莊陽不急著離開了,他想要看看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旁邊的許三友雖然人有時候挺猥瑣的,但是膽子很小,真遇到大事也恐怕是第一個就開溜的。

不過,看到莊陽不想走,他心裏面也是痒痒的,也想要知道攔在三個妹子面前的那些男人們,到底是什麼人。

「呀……你們想幹什麼啊?」

忽然在這個時候,小巷子裡面忽然傳來了這樣的聲音,這聲音正是那三個小姑娘的聲音,聽到這樣的聲音之後,莊陽側目看過去,發現其中一個男子正要奪其中一個妹子手上的挎包。

看到這一幕之後,莊陽心中有點惱火,雖然說莊陽自認為自己也不是什麼好人,但是有些時候遇到一些事情,看不過去,他還是感覺到心裏面不舒服,有一種堵堵的感覺。

此刻,在看到幾個大男人在搶小姑娘挎包的時候,莊陽頓時感覺到有點激動,有一種血流上涌的感覺,心裏面則是暗暗罵道。

「麻痹的……這幫孫子還真是不嫌丟人啊,居然幾個大男人搶小姑娘的挎包,這他媽的不是在搶劫吧?」

一邊這樣想著,莊陽的心中越發的感覺到不解了,而看那幾個男人的樣子,很顯然沒有打算放過這三個小姑娘。

「你們放手啊!」

被幾個大男人抓著挎包,那個小姑娘還在不斷的糾纏著,但是這個小姑娘就算是力量再大,怎麼可能比得上面前的大男人呢,何況是女生天生就吃虧,穿的這麼暴露,跟對方這樣搶奪之下,肌膚不斷的磨蹭著,讓那個男人很是享受。

不過最終小姑娘手中的挎包還是被男人給搶了過去。

「怎麼,妹妹你還想打電話報警啊,呵呵……你知不知道,你這個朋友不給我們面子,我們可是已經找了她好久了,終於是讓我們堵到你了。」

對面的這個男人一邊這樣說著,一邊看向了中間那個穿著超短熱褲,露出半邊屁股蛋子的女生。

一邊看這個女人,那個男子的臉上則是露出來了一種猥瑣的笑容,一雙眼睛在這個小姑娘的胸口處瞟來瞟去的看個不停。

接著,男子一伸手直接抓向了中間的那個女生。

第53章要搶人?

「啊……你們放手!」

猛然被面前的男子抓住了頭髮,女生當下又氣又急的喊道,一邊這樣喊著,一邊用手努力的推搡著眼前的男子,試圖從對方的大手當中掙脫出來。

可是,被人抓住頭髮想要掙脫開那這麼容易啊,加上女人的頭髮又細又長,被男人一下子抓到了一大把,就是想要掙脫開都不可能了。

周圍剩下的幾個男生則是將三個妹子攔在中間,生怕對方趁機跑了,男子咧嘴一笑嘿嘿說道。

「麻痹的,你不給老子面子,老子今天就把你給輪了。」

一邊這樣說著男子就抓著女人的頭髮,準備帶著對方向著小巷子深處而去,另外兩個女人想要幫忙,也被身後面的幾個男人從後面直接抱住了,連同她們也要一塊帶走。

「啊……救命啊……你們放手啊!」

感覺到事情越來越不妙了,被抱起來的小姑娘則是拚命的呼喊了起來,一邊喊著一邊拚命掙扎著,想要從他們的手中掙脫開,因為她們都知道,一旦是被這幾個男人帶走,後果不堪設想。

恐怕她們幾個人都要被眼前這幾個男人給輪了,這樣的結果,可是她們連想都不敢想的,因此三個人變得格外緊張,極力的呼救著。

不過,這幾個大男人個個都是健美的身材,一把抱住面前的小姑娘凌空提起來,一把捂住了她們的嘴巴,讓她們喊不出" 不過,在這種黑漆馬虎的老房子附近,加上這裡很偏僻,就算是能夠喊出聲來,恐怕一時半會也沒有人會經過這裡。

此刻的莊陽一直在旁邊偷偷觀看著眼前發生的事情,看到三個小姑娘馬上就要被帶走了,這頓時讓莊陽心中有點衝動,想要衝上去,將那三個小姑娘救下來。

看到莊陽躍躍欲試的想要衝上去,身後面的許三友則是連忙拉住的李東說道。

「阿陽……你可別衝動啊,那邊可是五、六個壯漢了,你想幹嘛?你想去救人啊,別傻了,趕緊撥打報警電話吧。」

一邊這樣說著,旁邊的許三友則是拿出手機,就準備撥打報警電話。

莊陽則是說道。

「臥槽……三友哥,現在打電話沒用了,你在這裡等著我,我上去幫忙去。」

一邊這樣說著,莊陽也不去管正在打電話的許三友,一下子便從這裡沖了出去,就要去救那三個被抓的小姑娘。

許三友頓時一愣,看到莊陽沖了出去,他也就不再撥打電話了。

看到幾個大男人抱著三個妹子就往前拖,莊陽則是一步步的靠近對方,聲音當中帶著一絲狠厲的說道。

「幾位!這是幹嘛呢?搶劫完了不行,這還搶人了?」

忽然聽到身後面傳來了這樣的聲音,原本正往前走的幾個男子,頓時微微一愣,因為他們都沒有想到,這條僻靜的小巷子裡面,竟然忽然多出來了一個人,看樣子還是一臉想要管閒事的樣子。

「滾遠點!這裡沒你的事。」

最後面的一個男子根本就不弔莊陽,張口直接衝著莊陽罵道,那副表情是故意作出一副兇狠的模樣來。

看到前面這幾個人根本就沒有將自己放在眼中,莊陽嘴角頓時掛起來了一絲邪邪的笑容,這樣的笑容,讓莊陽看起來整個人身上有一種神秘而強大的自信。

更有一種從內而外散發出來的不屑。

沒錯!就是不屑。

莊陽對於眼前這幾個人很不屑,對於他們的回答更加不屑一顧,因為這幾個人沒有把自己放在眼中,他們絕對會為此付出代價的。

第54章三友哥挺仗義

那幾個男子在衝著莊陽罵了一句之後,也就沒有去搭理對方,而是繼續抱著懷中的妹子,向著更偏僻的小巷子深處拖去。

他們這幾個人心中可是想著,今晚上要怎麼把懷中這幾個軟妹子,脫光了衣服,輪流將她們給上了,然後聽著脫光衣服的妹子們,那無助而嬌嫩的呻吟,一次性的在這幾個妹子身上將自己下面的大鳥喂飽。

「喂!哥們,我再跟你說話呢?」

最後面一個男子的耳邊忽然傳來了這樣的一個聲音,當這個男子剛想回頭咒罵莊陽的時候,他頓時感覺到一隻拳頭狠狠的向著他的面門砸了過來,接著他就感覺到眼前一黑,鼻子一酸。

本能的放開了懷中的妹子蹲在地上面,當他一捂鼻子頓時感覺到一股血腥味傳來,對方這個人的鼻子直接被莊陽狠狠一拳砸中了,現在整個鼻子都已經是沒有感覺了。

「啊……臥槽尼瑪!」

這個男子在蹲下來幾秒鐘之後,才感覺到鼻子上面傳來一股股鑽心的疼痛,眼淚更是止不住的流了下來,讓他痛苦的衝著莊陽大罵了起來。

看到自己這邊的一個哥們,竟然是被後面這個人一拳砸中了鼻樑,原本拖著三個小姑娘正往前走的幾個人,這個時候終於是停了下來。

因為他們這個時候終於是感覺到,身後面這個男子這是要管閒事的節奏啊。

「你妹的,居然沒事找事?你小子是活膩歪了,曹……給我弄他。」

其中一個男子這樣一喊,另外兩個男子則是向著莊陽這邊靠近了過來,莊陽低頭一看,向著自己這邊走過來的兩個男子手中居然拿著彈簧刀。

看得出來,這兩個人肯定是那種經常打架鬥毆的人,身上隨時帶著武器的。

莊陽面前這兩個人也不是好惹的,他們這些人各個都是打架無數的,身上、腰上幾乎都有刀疤,一旦是發起火來,都是那種敢玩命的狠人。

剛才的時候,要不是莊陽從後面忽然出手,恐怕被砸中鼻樑的那個人,也沒這麼容易就受傷。

「嗎的……你小子多管閒事,我就讓你一次記住這個教訓,老子是這邊的地頭蛇,想弄你還不簡單。」

那兩個男子一邊這樣說著,一邊向著莊陽的方向走了過來。

也就在這個時候,莊陽猛然感覺到有人從後面拉了自己一把,接著一個身影閃身已經是來到了自己的前面,竟然是將自己擋在了身後面。

這個擋在自己前面的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許三友。

莊陽原本以為許三友膽小怕事,這個時候早已經是溜之大吉了,卻沒有想到三友哥為了自己,竟然沒有提前開溜。

非但是沒有提前開溜,竟然是沖了上來,要幫自己,這頓時讓莊陽心裏面有點小感動。

畢竟,莊陽跟許三友認識有一段時間了,許三友絕對是那種『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人,是絕對不會管閒事的人。

可是沒有想到,這個三友哥為了自己,竟然是破例一回,這頓時讓莊陽感覺到三友哥對自己還是非常不錯的。

「阿陽……你趕緊走,我給你擋著!」

許三友一邊轉過頭來衝著莊陽這樣說著,手中竟然是攥著一根粗大的木棍,一副要跟眼前這些人拚命的樣子。

「槽你大爺的……手中拿根棍子,就敢衝上來跟我們拚命啊,哈哈……你他媽的腦子壞了吧。」

一邊這樣說著,面前這兩個手持匕首的男子,也沒有廢話,直接向著面前的許三友和莊陽沖了過來。

那明晃晃的刀子,即便是捅不死人,在人身上扎幾個窟窿還是沒有問題的。

第55章一出手驚全場

看到眼前這兩個手持彈簧刀的男子,一步步的向著這邊靠近過來,並且是一左一右,分別向著許三友身旁兩側靠近。

站在莊陽前面的許三友,看到對方向著自己走過來,整個人頓時變得緊張了起來,嚇得『咕咚』一聲咽了一口吐沫,手上的那根棍子則是胡亂揮舞著,試圖讓那兩個人不能靠近自己。

「呵呵!」

那兩個男子看到許三友這幅緊張的樣子,加上對方胡亂揮舞著棍子,一副慌亂的樣子,就知道對方根本沒有打過架,完全就是花架子,那兩個人頓時有些不屑的笑了笑。

對於他們這些打架老手來說,對付這種人根本絲毫不費事,許三友手中揮舞的棍子根本就沒有讓面前這兩個人有絲毫的退步,反倒是一直向著對方走了過"「別過來啊!」

許三友一邊揮舞著,一邊厲聲衝著面前這兩個人喊道。

「呵呵!真拿著雞毛當令箭了,槽你大爺的。」

一邊這樣說著,其中一個男子看準時機猛然上前,向著許三友這邊靠近過來,許三友手中棍子則是砸了過去,被對方直接抓在了手中,接著一用力那根棍子便被奪了過去。

「奶奶的……老子讓你見見血,以後看你還敢管別人的閒事不。」

另一個人一邊說著,同樣是猛撲了過來,手中的彈簧刀直接衝著許三友的腹部捅了過去。

此刻,一直躲在許三友身後面的莊陽,沒有絲毫的慌亂,雖然老爺子教給他的那些功夫,他已經是多年沒有真正使用過了,但是一招一式,都深深的印刻在他的腦中,這輩子忘不了。

這麼關鍵的時候,莊陽知道自己應該出手了,要是再晚一點的話,三友哥恐怕就要血染當下了。

心中打定主意之後,莊陽猛然一把抓住前面的許三友,直接將他往後一拉。

手持彈簧刀的男子一紮之下,竟然是沒有扎到許三友,等他再想動手的時候,面前一直靜如木樁一般的莊陽,終於是出手了。

雙手猛然握緊拳頭,一股力量由丹田處匯聚,右腿上面精神高度緊繃著,瞬間如同是萬鈞力量猛力爆發,地上面的那隻腳『噌』的一下便抬了起來,地上面被帶起來了一股灰塵。

動作快如閃電,整條腿筆直如刀,帶著一股強勢和霸道,直接踹向了那個人的面門。

「咔……」

對方的下巴被莊陽的右腳直接踹中,幾顆牙齒直接被踹碎了,下巴當下脫臼了,那個人被踹的一個趔趄,手中的彈簧刀也掉在了地上面。

「啊!」

那人發出一聲慘叫,接著嘴巴裡面便流出來了血,整張臉都被揣的歪了。

「噗!」張嘴一吐之下,幾顆碎牙直接被吐了出來。

直到此刻,莊陽那條威猛如電的腿,才緩緩的放了下來,整個人立於當下,雙目有神,臉色平靜當中帶著一絲的殺意,有一種懾人的威勢。

身後面的許三友直接傻眼了,一雙手還哆嗦著沒有從剛才的害怕當中緩過神來,看到莊陽這麼牛b 的表現,他再次感覺到心臟都激動的跳出來了。

「我的天啊,這麼猛啊。」

許三友看著眼前的莊陽,感覺到跟自己相處了這麼長時間的莊陽,就好像是變成了一個陌生人一般,讓他重新認識了一回。

不但是許三友有些吃驚,另外一個手持彈簧刀的男子,以及那幾個懷中抱著妹子的男子,也都是驚住了。

原本還沒有將莊陽等人放在眼中,此刻,他們感覺到面前的這個男子絕不簡單。

莊陽也沒有多餘的廢話,在將其中一個人踹殘之後,他的目光看向了旁邊那個手持彈簧刀的男子。

第56章媚女的邀請

「咋不動手了?來啊!」

看到面前這個男子竟然不敢上前了,莊陽的臉上露出來了一絲的輕鬆之色,衝著面前這個男子說道。

「亮子,弄他啊。」

另外幾個男子這個時候有點著急了,連忙衝著那個男子喊道。

被自己的哥們一激,這個人也管不了這麼多了,直接衝著莊陽撲了過來,手中的彈簧刀向著莊陽的面門劃拉了過來。

「莽夫一個。」

莊陽口中喃喃的說著,不退反進,同樣是向著對方撲了過去,莊陽眼疾手快,加上動作迅猛,兩個人一交鋒之下便已經是占得了先機。

看準時機之後,莊陽施展出來了一記擒拿手,雙手靈活配合之下,藉助手臂的力量和空間,直接套住了對方拿刀子的那隻手臂。

接著,雙手一鎖直接將對方那隻手臂給緊緊的鎖住了,手臂猛力一扭之下,對方那隻手直接被扭得變形了,痛的對方哇哇直叫。

此刻的莊陽臉上顯得異常冰冷,根本就沒有絲毫的留情,雙手再次用力。

「喀嚓……」一聲,對方的手臂直接被莊陽擰骨折了。

「啊~ 」

感覺到自己的骨頭都斷了,那人悽慘無比,瞬間爆發出一聲慘叫,痛的嗷嗷直叫,莊陽將對方一推,那人便躺在地上面疼得直打滾,已經是站不起來了。

絲毫沒有猶豫,莊陽繼續往前走,一直向著前面那幾個人走了過去。

那幾個人畢竟是打架老手,誰是花架子,誰是真本事,他們可是一眼就能夠看的出來,莊陽在他們眼中就是有真功夫的人,像是這種人他們就算是人多也不敢招惹。

因為這些人打架,拼的是一股血性和不要命的精神,遇到莊陽這種打架這麼牛逼的高手,他們就算是再不要命,依然不是對手,還不如知難而退。

加上剛才看到莊陽出手之下,自己這邊兩個哥們現在的悲慘下場,他們這些人都驚得背後生涼氣,感覺到毛骨悚然。

他們就算是再傻也不可能上去找不自在,連忙將懷中的三個小姑娘放開之後,剩下的那幾個人則是一溜煙的全部都跑了。

看到剩下的幾個人跑了,莊陽也就沒有繼續追,畢竟三個小姑娘已經是沒事了,那他也算是救了人家,目的達到就可以了。

「謝謝你了,謝謝你救了我們。」

那幾個小姑娘也不是那種白眼狼,知道莊陽是拼了命救了她們,她們當然是心中無比感激,連忙向著莊陽道謝。

「呵呵……小事一樁。」

莊陽反倒是顯得不太在意,不過,人家小姑娘可沒有這麼容易就放過莊陽,連忙掏出手機,就要記下莊陽的手機號來,說是改天有機會,肯定要好好感謝莊陽一番。

莊陽嘴上不說,但是心裏面卻是美滋滋的,不由得暗自想道。

「嘿嘿!真是沒有想到啊,以前都是我主動的跟女生要電話,這還是第一次女人跟我要電話啊,呵呵!」

一邊這樣說著,莊陽也不好意思拒絕人家的要求,當下摸出了自己的手機,將對方的手機號碼記了下來。

那三個小姑娘看樣子也不是那種拘謹的人,特別是中間那位穿著火辣短褲,露出半邊屁股蛋子的女生,顯得尤為主動和熱情,衝著莊陽說道。

「我叫周媚,今天要不是你們出手相助,恐怕……我們就要被這些混蛋給抓走了,不管怎麼說,我們改天一定要請你們出來吃頓飯,就當是感謝你們了,呃……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莊陽發現,這個小姑娘當真是天生就有一雙勾人的媚眼,之前的時候,莊陽並沒有這麼近的正面看過對方,現在看到對方那張俏臉,以及那雙隨時會放電的眼神,讓莊陽有些情不自禁。

莊陽則是衝著對方點了點頭,然後將自己的名字告訴了對方,畢竟是美女主動問自己的,自己也不好拒絕。

幾個小姑娘衝著莊陽又是一番感謝之後,這才離開了這個小巷子,依然是扭動著那風騷的屁股蛋子,下面白花花的長腿,以及那豐滿屁股蛋子下邊緣,讓莊陽看的目瞪口呆。

「他娘的,這女人簡直太妖太媚了,就連說話都是這麼柔媚,就好像是撒嬌一樣,真是極品尤物啊。」

等到對方離開之後,許三友則是嘿嘿一笑湊了上來,一雙眼睛依然是盯著小姑娘後面不斷扭動的屁股蛋子,一隻手則是做出來了一個抓胸的動作。

「哇……小姑娘屁股好翹啊,嘿嘿……阿陽,你走運了,既然人家小姑娘以後請你吃飯,你可要好好把握機會哦,說不定還能跟對方越走越近呢,呵呵……你懂得。」

許三友猥瑣依然,一張臉笑成了一盆花。

第57章有機會親近妹子

看到許三友笑得如此猥瑣,莊陽則是無奈的搖了搖頭。

「哎!差點忘了一件事了,你也沒有問那小姑娘是幹什麼的?」

莊陽還真沒有問那三個女生是幹什麼的,當下說道。

「三友哥,你不是說人家是學生妹子嗎?」

許三友則是嘖嘖一嘆說道。

「我也是猜的啊,說不定是學生妹子,也說不定是小姐呢,哎……要是小姐的話,今晚上老子一定跟著他們,看她們在哪裡坐班,然後今晚上就能將她們弄上床玩玩,可惜你沒問啊,哈哈哈……你看那豐滿圓潤的屁股蛋子,真想在上面吃上兩口啊。」

看到許三友一臉遺憾的樣子,莊陽則是笑了笑說道。

「三友哥,擔心什麼啊,人家不是說下一次要請我吃飯嗎,等哪天我找你一塊去,到時候聊起天來,不就知道她們是幹什麼的了。」

嘴上一邊這樣說著,莊陽對於這三個小姑娘的身份也感覺到無比好奇,特別是中間那個小姑娘,穿的這麼騷,這麼大膽,擺明了是出來勾引男人的。

心中則是不斷的想道。

「曹……說話的聲音這麼柔媚,這女人在床上的叫聲,也肯定是非常銷魂吧!」

通過這個叫做周媚女子的打扮,以及對方的性感聲音,莊陽不由得聯想到了對方在床上的叫床聲音,這頓時讓莊陽腦中浮現出來了女子浪語淫叫的畫面,讓莊陽連忙搖了搖頭,不再去想了。

加上自己已經是拿到了那個小姑娘的手機號,等於是有了對方的聯繫方式了,說不定以後還真的有見面的機會呢。

越是這樣想著,莊陽心中無比興奮,不管怎麼說,今晚上自己可是認識了一個火辣妹子,說不定有機會跟對方發展一下。

接著,兩個人便從小巷子裡面離開了,重新回到了夜市當中,向著許三友那個賣書的老鄉那邊走去。

一邊走著,許三友一雙猥瑣的眼睛,則是在莊陽的身上看來看去,那副樣子顯得很是好奇,看到三友哥一雙眼睛緊盯著自己看的不停,莊陽則是無奈的笑了笑說道。

「三友哥,我又不是漂亮小姑娘,你用這種眼神看著我幹什麼啊?」

聽到莊陽這樣一說,許三友則是嘿嘿一笑說道。

「哈哈哈……真是沒有想到啊,你小子還是深藏不露啊,真行啊,你好身手啊,居然幾個動作出招,就已經是將那兩個拿彈簧刀的小子給干翻了,真是厲害啊,以前我怎麼就沒有看出來啊?」

許三友一邊這樣說著,一隻手則是在莊陽的肩膀上面拍打了幾下,一副很是震驚的樣子。

「呵呵……三友哥,以前你也沒有問我啊。」

兩個人有說有笑,很快就已經是來到了夜市當中,許三友那個老鄉那裡。

夜市旁邊不少小店,雜貨店,甚至是五金店,許三友帶著莊陽進入到了一家小商店裡面,然後衝著裡面高聲喊道。

「春林啊,我來拿東西了,給我準備好了沒?」

裡面一個正在忙活的店員,聽到許三友這樣一說,連忙抬起頭來嘿嘿一笑說道。

「三友哥來了,我早已經是給你準備好了。」

這個店員一邊這樣說著,一邊抬頭看向了許三友身後面的莊陽,當下微微一愣,仔細的看了莊陽幾眼之後,嘴角立刻咧了起來,嘿嘿笑著說道。

「哥們,怎麼是你啊?咱們又見面了。」

莊陽聽到對方這樣一說,仔細的看了看,當下也認出來了對方,這個店員正是自己在來東莞火車上面認識的那個男子,叫做張春林。

當時兩個人坐火車的時候,就坐在一張座位上面,兩個人在車上面還交談了一陣子。

「呀!是你啊?張春林?」

莊陽認出對方之後,當下喊出了對方的名字。

他們都沒有想到,同一列火車來東莞的兩個人,不但是坐在一張座位上面,來到東莞之後,竟然中間還有認識的熟人,這頓時讓兩個人感覺到這就是緣分啊。

許三友也看出來了,這兩個人居然還認識,呵呵一笑說道。

「你們認識啊?」

張春林則是大體的將兩個人在火車上面的經歷,告訴了許三友,莊陽也很高興自己在這邊又多了一個朋友,畢竟多一個朋友就多一條路。

張春林很快從下面的一個柜子裡面翻出來了一疊的雜誌,雖然這一疊雜誌用報紙緊緊包裹著,看不到封面,但是莊陽知道,這些雜誌肯定就是小黃雜誌書。

「嘿嘿!三友哥,這裡面不單單只是雜誌書,還有幾張光碟,裡面的內容保證火爆異常,你絕對沒有看過的,哥們我夠意思吧。」

聽到張春林這樣一說,許三友則是嘿嘿一笑說道。

「光碟,大尺度床戰光碟?嘿嘿,夠意思啊。」

很快,兩個人從張春林這裡抱著一大摞的東西,重新向著小出租房的方向而去,一路走著,許三友生怕這件事情被趙妙雲和山哥知道了,當下吩咐道。

「阿陽……這裡面的東西,都是咱們哥倆看的,你可千萬不能讓你嫂子知道啊,特別是裡面的光碟,更不能讓你嫂子知道。」

聽到許三友這樣一說,莊陽則是點了點頭,不過,莊陽心裏面卻是想道。

「哎……嫂子看到那些小黃雜誌書的時候,整個人就已經是羞得不行了,要是讓嫂子看到光碟裡面,那些全身赤裸,真刀實槍在床戰的男女,以及那一波波淫蕩的浪叫,不知道嫂子會不會當下身子就軟了呢?」

莊陽心中胡思亂想,感覺到無比的刺激。

第58章看碟片

等到莊陽和許三友,重新開著那輛摩托車回到小出租房之後,嫂子趙妙雲和山哥還都沒有回來。

在他們小出租房間裡面,就有一台不大的電視機,雖然收到的電視台並不多,但是難得旁邊有一個影碟機,能夠通過影碟機看片,這倒是緩解了不少的寂寞。

剛一將這一大摞雜誌放在床上,許三友就迫不及待的從裡面翻出來了那幾張光碟,每張光碟上面的封面,都有一個異常火辣的女子,或者雙眼生媚、賣弄風騷,或者穿著暴露,雙乳豐顫。

女子的表情都是那樣的風騷,臉上或帶著無盡媚笑,或者做出一種極為銷魂的表情,甚至有一張光碟上面的女子,直接用雙手扒開了自己下面的白花花的大腿,將雙腿中間的鮮紅色蜜源露了出來。

露出裡面的鮮肉和那口深井,等到著男人用粗壯的器具,撞入到那口深井當中。

另外一張上面的封面更加火爆,直接就是男子碩大鳥巨,捅入到女子深潭的樣子,看的旁邊的莊陽渾身一陣燥熱,雖然還沒有看片子,但是單單看到上面的一張張畫面,就已經是讓莊陽有點受不了了。

「臥槽……這上面的女人可真浪啊。」

看到這樣的封面之後,許三友則是喃喃的說道,再次衝著莊陽提醒道。

「阿陽……我可再次跟你說一遍,這些光碟千萬……千萬不能讓你嫂子看見啊,更加不能播放給她看。」

看得出來,許三友背後面看雜誌,看光碟都是偷偷來的,可不想讓別人知道,莊陽則是點了點頭說道。

「放心吧三友哥,我沒事怎麼會將這種光碟拿給嫂子看呢,咱們都是男人,這種事情我當然懂得,呵呵……」

聽到莊陽這樣一說,許三友則是滿意的點了點頭。

很快,許三友挑選了其中的一張光碟,然後將這張光碟放入到了影碟機當中,很快,電視裡面就已經是出現了畫面,首先出來的是一個女子,鏡頭從女子身體下面慢慢上移,一直來到了女子的臉部。

女子長得很漂亮,帶著一股成熟的丰韻,最主要的是女子的胸口異常發達,擁有著一對豪邁巨乳,穿著衣服的情況之下,還是能夠看到中間出現的深溝。

「哇……好大啊。」

許三友一看到女人的身材,當下有些激動的說道。

伴隨著情節的推進,下面居然出現了一行中文字幕,莊陽也沒有想到,這日本來的片子,下面還帶著中文翻譯的。

「臥槽……這片子做的真人性化啊,知道我們看不懂日本鳥語,竟然給弄來了翻譯,哈哈哈,甚好啊。」

伴隨著情節的推進,很快,整個小出租房裡面被一聲聲的浪語給充滿了,女人叫的那叫一個美,被乾的花心泛濫,雙眼迷離,一口一個老公的叫著對方。

兩個人花樣百出,女子被弄的爽翻了,浪語頻出,乳房泛紅,一雙纖嫩玉手不斷的揉搓著胸口處那兩枚巨型胸器,緊緊咬著紅艷艷的嘴唇,聲音婉轉,不斷的承受著巨碩之物帶來的歡悅。

莊陽看的很有感覺,下面的帳篷已經是高高的頂起來了。

也就在這個時候,莊陽忽然聽到出租房外面傳來了一陣聲音,當下讓他神經一緊,定眼往外看去,竟然是嫂子回來了。

「臥槽……三友哥,嫂子回來了。」

聽到莊陽這樣一說,坐在床上看的正爽的許三友當下微微一愣,目光往外看去,果真是看到趙妙雲已經是準備推開門進來了,當下嚇得他手忙腳亂了起來。

「我擦!要來不及了。」

第59章嫂子的悄悄話

眼看著嫂子就要推門進來了,電視裡面還在播放著男女肉體交戰的畫面,房間裡面還充斥著男歡女愛的聲音。

更加要命的是,這個時候電視裡面的男子,已經是將裡面女子下面芳草地當中,搞得泛濫成災了,一股股的水流狂瀉出來,女子的浪叫聲也已經是到達了頂峰。

要是這個時候嫂子推門進來,就算是看不到電視裡面的畫面,也肯定會聽到那一聲聲高亢的歡叫。

若是讓嫂子聽到這樣的聲音,嫂子也肯定會猜到,電視裡面正在播放什麼。

因此不但不能讓嫂子看到電視畫面,也不能讓她聽到電視裡面的聲音。

不過,這個時候的許三友,明顯是有點慌亂了,竟然是想要將裡面的光碟退出來,這哪來得及啊。

幸好這個時候的莊陽眼疾手快,電視插座就在自己手邊,莊陽立刻拔掉了電視插座,電視畫面瞬間變黑了,房間裡面那股高亢的浪叫聲音,也頓時停止了。

幾乎是下一秒鐘,嫂子就已經是推門進來了,看到莊陽和許三友都坐在床上看著自己,趙妙雲則是淡淡一笑說道。

「你們都回來了?」

聽到嫂子這樣一說,莊陽則是點了點頭。

許三友這個老油條則是嘿嘿一笑說道。

「恩……大妹子也回來了,我們也是剛回來。」

一邊這樣說著,許三友也沒有繼續坐在床上,而是站了起來,若無其事的裝作干別的,其實是要將床上那一疊書,以及裡面的光碟都藏起/ 網嫂子回來之後,直接向著藍布帘子後面走了過去,等到對方背對著自己的時候,莊陽的目光則是落在了嫂子後面扭動的屁股上面,心裏面則是不由的感嘆道。

「哇塞……好圓好大的屁股,真性感啊。」

特別是嫂子在走路的時候,那豐圓的地方不斷的扭來扭去,顯得十分靈活好色,讓人很想將下面的大鳥在上面磨蹭一下,狠狠頂在上面,感受一下那圓滿翹臀的彈性。

特別是昨天晚上,莊陽跟嫂子之間發生了不軌的行為,讓莊陽更加感覺到嫂子真美,身材真好,要是哪一天自己有機會,肯定會和電視裡面那般,將嫂子弄得爽翻了天。

不過想歸想,莊陽不知道自己以後還有沒有這樣的機會了,畢竟,昨晚上的時候,是自己和嫂子之間的秘密,誰都不知道。

不知道嫂子以後還會不會給自己這樣的機會呢?對於這個問題,莊陽心中疑惑。

莊陽的目光一直盯著嫂子那圓碩的翹臀,直到對方進入到了藍布帘子後面,莊陽的一雙眼睛這才收了回來,連忙幫著許三友將床上的那一疊書藏了起來。

兩個人的動作乾淨利索,很快就已經是藏好了,床上的光碟更是被藏的很隱秘,想找都不好找了。

等到嫂子從藍布帘子後面走出來之後,已經是重新換上了一件簡單而白素的衣服,整個人在莊陽的眼中,依然是無比的性感撩人。

接著嫂子竟然是緩緩的向著自己這邊走了過來,一雙嫵媚的眼神看著自己,讓莊陽感覺到心中一陣澎湃,心裏面則是在想道。

「嫂子這是要幹什麼啊?用那樣一雙勾人的眼神在看著我……哇,嫂子好美啊。」

看到嫂子看向自己,莊陽感覺到心潮澎湃,內心當中無比的激動,等到嫂子來到自己面前的時候,才衝著自己說道。

「阿陽……你出來一下,嫂子有話要跟你說。」

在說完這句話之後,嫂子依然是扭動著那豐滿的翹臀,從房間當中離開了。

在聽到嫂子的這番話之後,莊陽心中更是一緊,一股暖流從內心裏面蕩漾開來,忍不住想道。

「嫂子居然叫我出去,單獨跟我說話,這……難道是要跟我說什麼悄悄話?」

一想到自己跟嫂子之間的那點小秘密,莊陽心中萬分激動,也不知道嫂子要跟自己說什麼。

不過,嫂子有話要跟自己說,莊陽當然要聽了,何況嫂子這麼美,自己也希望能跟嫂子多多接觸,當下便站起身來,隨著嫂子的腳步,從小出租房當中走了出去。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