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家庭催眠淫亂記 【作者:不詳】

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大學男生,身高長相都是一般,家境不過尚可而已,父親經常在外經商,母親是標準的家庭父母,賢良淑德。 唯一值得誇耀的是,我的母親在同齡的四十歲女人中,絕對可以稱得上是佼佼者。倒不是說,母親能比二十歲的姑娘還青春靚麗,而是母親具備了成熟女性應有的一切魅力。 先不論她飽滿豐腴的身體(尤其是前突後翹的部分)、細膩白皙的皮膚、姣好而富有輪廓感的五官、烏黑亮澤的過肩長發,光是聽到她溫柔細膩的嗓音、看到她和藹可親的笑容以及優雅端莊的舉止,就能讓人感嘆熟女的魅力是二八少女所不及的。 說到我自己,也並不是差到極點,成績時好時壞,也能打打籃球,為人稍有點外向,所以和幾個女生有過交往,甚至發展到了本壘的階段。但是種種感情總是難以長久,因為看到跟我交往的女孩子,總是免不了拿她們和媽媽相比較,得出這種那種不如意之處,漸漸冷淡而不了了之。 突然那麼一天,生活開始了改變。 那是一堂普通的顧客心理學課程,作為市場營銷專業的學生,對顧客心理學等相關課程,也是必須涉獵的。本來嘛,這種課都是在昏昏沉沉當中度過的,那節課,老師鬼使神差地談起了心理學的其它方面,又不知道怎麼樣扯上了催眠。 當場就有同學不信,跟老師打賭自己無法被催眠,還主動上場表演,結果老師不但成功地讓他進入睡眠狀態,甚至還讓他演唱了一首歌。 看到此情那景,我的小弟弟竟有了反應,當然不是對那個醜陋的青蛙男生,而是在那一刻,我想起了我親愛的媽媽。我的心裡開始萌動起來,一些從未有過的念頭,在那節課上紛至沓來,讓我幾乎無法自己。課未結束,就匆匆早退,在廁所里釋放了好幾次。 那夜,在夢裡,我一次次看到媽媽,平時大而明亮的眼睛失去了神采,仿佛木偶般癱坐在椅子上,而我就是那操縱木偶線的那個主人。我甚至還沒有在夢中命令媽媽作出猥褻的事情,就忍不住又噴發了一次。 自那以後,我改變了懶散的學習狀態,成為了圖書館的常客,如饑似渴的閱讀有關催眠和心理學的知識;還購買了大量的錄像帶;甚至假裝存在心理問題,跑到心理診所去被醫生催眠,來學習技巧,卻發現這種學費實在是高昂。終於有一天,我發現自己欠缺的只是實踐了。那時候,暑假也正好來臨了。 走出機場大廳,我放眼望去,一下子就在人群中找到了媽媽的身影,媽媽還是那麼美麗,嫵媚精緻的臉龐加上成熟誘人的身材,似乎在哪裡都能成為人們注目的焦點,將周圍的注意力都集中到她的身上。 放眼粗略一看,我就能注意到媽媽身邊有不下五六個男人在偷偷打量媽媽,還不乏兩個鬼佬。媽媽這時也看到了我,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舉起手來朝我揮動,我三步並作兩步,走到媽媽面前,給了媽媽一個擁抱。 媽媽剛入懷時身體有點僵硬,我們感情雖好,但自我長大後,恐怕就沒有這麼親熱過了。但轉念間,媽媽的身體放鬆了下來,一雙柔弱無骨的手也環到了我的背後,將我輕輕一抱。 「死孩子,怎麼大庭廣眾對媽媽這樣。」可以聽得出來,媽媽的語氣雖然有點嗔怪,但蘊含著喜悅,畢竟我是她最喜歡的兒子。 我將頭微微後仰,注視著媽媽的俏臉。可能是為了出門接我的關係,媽媽特地打扮了一下,將頭髮燙成了小波浪,盤繞在鵝蛋臉兒的兩邊,嘴唇上也微微上了些粉紅色的亮彩唇膏,一條潔白的珍珠項鍊環繞在了脖子上,配上黑色連衣長裙,襯托得媽媽更加端莊動人。 「還不放手啊,你要抱媽媽到什麼時候?」媽媽臉上不知何時飄上了一層紅暈,原來周圍有不少人看到我們這麼親熱,正對我們行注目禮。 「看就看,怕什麼,誰讓我有個這麼漂亮的媽媽。」我不服著,手上加了把勁,把媽媽摟得更緊。這一摟,把媽媽豐滿高聳的胸部緊緊地貼在了我的胸口,隔著薄薄的衣物,我能夠感受到媽媽的乳房的驚人彈力和熱量,下身頓時無比堅硬。 媽媽卻好像沒有認識到這一點,絲毫沒有懷疑兒子會吃她的豆腐,但只是不好意思地把我推開了。「怎麼出去讀書,變得油嘴滑舌的。」說罷,還沒有好氣地白了我一眼。 看的我心中一盪,這一白,沒有給我多少母親的意味,倒是有些打情罵俏的感覺。但我知道,這只是我的幻想,我想要的還是得自己爭取。 在路上,得知爸爸去了國外開會,要一個多星期之後才能回來。 回到家裡,媽媽開始為我張羅晚飯,也換上居家的服裝。由於所在城市天氣炎熱,媽媽的衣服雖然不省布料,但是十分輕薄,媽媽忙碌了半天,已經有了些微汗,衣物緊緊地貼在了身上,勾勒出了無比誘人的輪廓。 我假裝坐在廳裡面看電視,眼睛卻不時飄向了媽媽,偷看她肥美的乳房和臀部,尤其是她在走路時一扭一扭的動作,不斷向我散發著致命的誘惑。儘管從前我知道媽媽是個美人,卻從沒想到媽媽有如此大的吸引力,下半身火熱得讓我立刻就想把媽媽撲到在地上。 我不斷提醒自己要冷靜,為了那將要實施的骯髒計劃,為了對媽媽的長久占有,要冷靜。 終於到了開飯時間,媽媽的菜還是那麼可口,豐盛而搭配合理的料理,讓我嘗到了在外面無法享受的美好滋味。但由於存有心事,我沒有辦法把注意力放在對美食的享受上面,只是有一搭沒一搭地回答著媽媽的詢問,不斷思索著如何進行我蓄謀已久的計劃。 湯足飯飽,我故作神秘地對媽媽說道:「媽媽,我這次給你帶回了一樣禮物哦,你等著我拿給你看。」說完,就從帶回的包裹中找到一個紙盒子。 「謝謝兒子,竟然這麼記得老媽。是什麼?」 我從裡面取出一個精緻的瓶子,正是一小瓶新款的channel香水。打開瓶蓋,向媽媽遞了過去。「你聞聞,喜歡這個味道麼?」媽媽湊了上去,秀美的鼻翼抽動了兩下。「真好聞,不過,和我以前的香水有點不太一樣啊。」我心裡暗笑,這是我為媽媽特製的香水,裡面添加了迷幻藥水,當然不一樣啦。臉上卻不動聲色:「這是我給媽媽帶的最新款啦。你仔細看,這個瓶子都是最流行的設計。」我慢慢地轉動著瓶子,晶瑩而多面的香水瓶在燈光下幻化出不同的顏色,有若璨瀾星空。 「媽媽,你認真看,香水瓶的每一面據說因為角度不同,看起來的顏色和光澤都不一樣。這香水名字取名為laziquatig,是希臘神話裡面一種神樹的名字,據說這種樹結出的每一種果子都有一種味道,都有不同的顏色。這種香水據說每次聞都會有不同的香味噢。」說著,我又讓媽媽聞了一次,媽媽的眼神開始恍惚而喪失了焦距。但仍然對我的說話作出了反應,堅持在認真聽著我的講話。 我繼續地說著,將練了上百次的話滔滔不絕的說了出來:「媽媽,你繼續看這個瓶子。你看,這些不同的平面是不是代表著不同的顏色,代表著不同的心情呢。如果你凝視著每一個平面,你是不是會有不同的感受呢?」媽媽似乎已經逐漸失去了自己判斷力,迷幻藥水的效力加上變幻的光線,讓她不由自主地聽從著我的話,用目光追逐著緩慢轉動的香水瓶。 「媽媽你看這一面,光線是不是紅色的,紅色代表著憤怒,你生活當中一定有很多生氣的事情吧,你一定很想解決它們吧;還有這一面,是藍色的,藍色代表著平淡,你一個在家一定有許多無聊空虛的時候,你一定偶爾想改變這種無聊的生活吧;這一面是黃色的,黃色看起來髒兮兮的,作為主婦你一定最討厭骯髒的東西了……」我巧妙地把每一種顏色都替換成令人討厭的事物。 媽媽臉上慢慢浮現出難受的神情,似乎想轉開頭,但是又無法動彈,只能繼續聽著我的話。 「媽媽,你想擺脫這些討厭的顏色麼,你一定很想閉上眼睛,忘掉這些事情吧。但是你現在沒法忘掉,即使你閉上眼睛,這些顏色,這些煩人的事情還是會出現在你的眼前。」「現在兒子教你一個辦法,你閉上眼睛從十數到一,每數一次吐一口氣,就會有一種顏色從你眼睛裡面消失,所代表的那種煩心的事情也會消失;你就會感到無比的輕鬆和舒適。等你數完之後,你的腦子裡會不存在任何顏色,只有最溫暖的黑色,你會進入到最深最深的睡眠當中去。你感覺不到任何動靜,只會聽到你最愛的兒子的聲音。現在開始數吧。」媽媽順從地閉上了眼睛,但是眼皮仍然激烈地抖動著,可是隨著她吐出一口又一口氣息,她的眼皮動彈地越來越緩慢,最後終於靜止在那裡。媽媽的全身也好像失去了所有的力氣,癱倒在餐椅上面,就好像是家裡最美麗的那種瓷娃娃一般,只是多了一些生氣。 我的下身已經開始腫脹得疼痛了,我似乎也像是吸了迷幻藥一樣,恍恍惚惚地面對著這最美好的夢境,端詳著我最愛的女人,靜靜地,一動不動地,任我擺布,任我憐愛,任我蹂躪。 儘管我已經激動得渾身顫抖,但最後一絲神智告訴我,要守住這得來不易的成果,我還不能立刻對媽媽下手。 「媽媽,你能聽到我的話麼?」我低頭在媽媽耳邊輕聲道。 「唔……」媽媽用微弱地聲音回答。 「我是誰?」 「是我的兒子。」 「不錯,我是你的兒子。你是不是最愛我的人?」「是的,我是最愛你的人。」 「是不是我快樂,你也快樂?」 「是的。」 「是不是我痛苦,你也痛苦?」 「是的。」 「是不是我想什麼,你都能為我去做?」 「是的。」 「就是說,你能為我做任何事情?」 「是的。」 「我能讓你去做任何事情?」 「是的。」媽媽沒有注意到其中的邏輯差異,只是順從地回答。 「主人可以命令奴隸作任何事情,那麼我是主人,你是奴隸?」「是……的。」媽媽猶豫了一會,回到道。 「重複一遍,我是主人,你是奴隸。」 「你是主人,我是奴隸。」 我讓媽媽重複了好幾遍,既是為了加深媽媽的服從程度,也是為了自己的快感。服從的話語從媽媽的紅唇白齒間流出,令我愈加興奮,整個人好像就要爆炸開來。以前同那些學生妹的做愛,都沒有令我這麼有感覺。 「那麼,我既是你的兒子,也是你的主人。」 「你既是我的兒子,也是我的主人。」媽媽在催眠之中只能直線地思考。 「主人的快樂,是你的最高快樂,服從主人的一切命令,會讓你感到無比放鬆,如果你有任何反抗主人的念頭,就會渾身冰冷難受。」我繼續給媽媽洗腦,向她灌輸著我早就草擬好的奴隸人生觀。經過一個小時左右的反覆確認,媽媽終於在潛意識裡面將我是主人的事實確認下來。 看著媽媽慢慢變成了我的美肉,我再也無法抑制住心中的饑渴,伸出手開始享受真正的大餐,將魔爪伸向了我覬覦已久的肥美乳房。 誰知道,我剛剛觸及媽媽的胸部,還沒有來得及大力搓揉,媽媽就開始反抗似地微微顫抖起來,臉上滲透出了汗珠。想不到,媽媽內心還是這麼抗拒,即使在催眠中,亂倫也是她的禁區,她的有些身體部分是不能讓兒子觸碰的。 催眠無法勉強讓人們做討厭的事情,深知這點的我,也不是沒有對策。 媽媽會對我反抗,這也是意料當中的,畢竟我是她的兒子,即使在夢裡,她也不會和我發生肉體關係,因為她絲毫沒有類似的念頭或者渴望。 如果只是要和媽媽做愛,那是較為容易的事情。我只要暗示她,我不是她的兒子,而是她的丈夫,媽媽一定會欣然同意的。 但是,這不是我要的結果,我要以兒子的身份和她結合,要媽媽心甘情願地做我的性奴隸,成為我的禁臠。在最近幾個月中,我無時無刻都在渴望著。為了這個結果,我甚至願意放棄眼前即將到手的快樂。 我停止了對媽媽的侵犯,儘量用最輕柔的聲音撫慰著她:「放鬆,剛才只是一陣風吹過。放鬆,你什麼都感覺不到。」「你的身體屬於你和你的丈夫,這兩個人可以觸碰你的身體的任何部位是不是?」我繼續引導著媽媽。 「是的。」聽到媽媽的回答,我不禁忌恨起自己的父親。 「性愛是很舒服,很美妙的是不是?」 「是的。」 「你經常希望享受性愛是不是?」 「是的。」 「你丈夫不在,你享受不到性愛是不是?」 「是的。」 「那你比以前更渴望性愛是不是?」 「是的。」媽媽似乎思考了一下。 「那你嘗試過用手撫慰自己麼?」 「是的。」想不到媽媽還有這面,和我印象中端莊賢淑的媽媽無法重合在一起。 「經常自慰麼?」 「很少。」 「你的丈夫離開你好幾天了,你今天特別的饑渴,特別渴望他來撫慰你,你的身上逐漸地開始發熱,開始發癢,希望有人撫摸你。」我將所能想到的怨婦場景都描述給了媽媽。只見她的臉逐漸開始發紅,身體也似乎有了反應,不安的微微扭動起來。不知道她沉醉在怎麼樣的想像里。 我將媽媽的右手移動到了她蜜穴的上方,隔著衣服輕輕地摁了下去,媽媽輕哼了一聲,皺起了眉頭。 「你現在獨自在自己的房間裡,在撫摸你的小穴吧,你現在特別需要自己的撫慰。」媽媽的手開始旁若無人地在小穴上搓揉起來,儘管隔著衣物,她仍然熟練地找到了自己的敏感點,很快進入了狀態。臉上的紅暈蔓延到了脖子,鼻子裡的哼聲也愈發響亮起來。 我以前從來沒有想到,能夠看到自己媽媽在面前自慰,更沒有想到媽媽發情的表情是那麼地迷人,只見她秀眉微蹙微舒,似乎在訴說心裡的苦悶和歡喜。細巧的鼻尖上滲著點點汗珠,不知道是天熱還是情熱。小嘴微張,吐露濕熱的嘆息聲,勾人心魄。單薄的白體恤已經被汗水沾濕,若隱若現地浮現出媽媽象牙般的膚色,尤其是胸前流露出來的一大片雪膩,令人遐想其下高峰的美景;那圓潤而不失線條的小腹,則是媽媽長期保養和鍛鍊的成果。遺憾地是,媽媽下身穿著一條家居短褲,而沒有能夠穿上早上的連衣長裙,所以未著襪子。光著的小腿固然豐腴可人,但畢竟不如之前套上絲襪時候更顯得成熟和神秘。 漸漸地,小穴位置的居家服前出現了淡淡的水漬,媽媽的身體扭動的更加厲害,手指撫弄的頻率也逐漸加快。我看到媽媽的腳趾開始伸直,似乎要進入高潮的狀態。我連忙握住媽媽的急促晃動的右手,不讓她繼續活動。 然後,用儘量威嚴的聲音命令道:「停下來!你的手指不能動彈了。」儘管媽媽皺著眉頭,浮現出極端不情願的表情。但因為我之前的強力暗示,她仍是乖乖地停了下來。只是,那唇舌間的嬌喘和久久不褪的紅潮仍明白無誤地告訴我媽媽的欲求不滿。 「記住這種感覺,你從現在開始,自慰都無法得到高潮,最多得到現在這種感覺。你會一直渴望著自慰,但是每次高潮前都會停頓下來;然後你下一次自慰會更接近些,但沒有我的命令,你無法得到高潮。」我向媽媽下達了這條殘酷的命令,我要用她自己的慾望征服她自己。 「一會我跟你說『芝麻開門的時候,你就會清醒過來,忘記剛才所有的事情,你只會記得我們一直在聊天說話,你很喜歡我的禮物。你對身體上的異樣不會有任何懷疑,一切只是因為天氣太熱了。但是,每次你聽到我說』奴隸媽媽的時候,你就會回到現在的狀態,我又是你的兒子,又是你的主人,你要服從我的命令。」「知道了。」媽媽依舊順從地回答。 「現在,芝麻開門。」 媽媽緊閉的雙眼瞬間張了開來,恢復了往日的神采,雖然迷幻藥的藥效還沒有完全過去,但媽媽的意識回復了清醒。 「謝謝你兒子,媽媽很喜歡這瓶香水。」媽媽自動地接回了催眠前的話題。 「不客氣,我就知道媽媽會喜歡的。」我努力向媽媽擺出一副最純潔的笑容,卻開始期待晚上的好戲了。 又經過半個晚上的閒聊,到了該說晚安的時間。 「晚安。」媽媽象送孩子般把我送到房門口,命令我去睡覺。 「晚安,奴隸媽媽。」儘管我做好了心理準備,還是差點讓瞬間癱軟的媽媽摔到地上。 先將她用舒服的姿勢抱在懷裡,我輕聲地下達了一系列命令:我是隱形人,媽媽在房間裡面無法看到我的身影,也不會對特別的事情感到好奇。 然後,讓媽媽忘記一切除了命令以後,才恢復了意識。 媽媽已經道過了晚安,轉身回房。我為了嘗試命令的有效性,故意快步追上媽媽,試圖擋在她的面前,誰知媽媽對她面前的我熟視無睹,竟然繞道而行。看來命令的效果不是讓媽媽看不到我,而是在潛意識裡面排除一切屬於我的圖形。 催眠真是奇妙。 我跟隨著媽媽進入了她的睡房。媽媽剛剛關上了房門,就開始迫不急待地卸去了身上的體恤衫和家居褲。媽媽雖然在腦中忘記了自慰的事實,身體卻無法忘記去追求快感。真是淫亂的媽媽,我不禁想到。 很快地,我的念頭被媽媽半裸體的樣子吸引住了,媽媽身著黑色的蕾絲內衣,胸罩和內褲是系列款式的,半罩杯的胸罩襯托得媽媽的乳房呼之欲出,白皙腴美,根據我的經驗應該有d罩杯的分量;那單薄的小褲褲更是誘人,根本遮不住媽媽肥大滑嫩的屁股,正面更是有幾根漏網之毛從媽媽的花園處探頭出來,應該是經過晚餐後自慰的關係,小褲褲似乎有點濡濕,緊緊地貼在媽媽的隱私部位,將肉唇的形狀顯現無疑。 我正欣賞著美景,對媽媽的身體胡思亂想,媽媽卻用行動一一解答了我的疑問。她解下自己的胸罩,一雙豐乳頓時跳躍了出來,猶如兩隻巨大的白鴿,在空中飛舞搖晃,果然有d罩杯的實力,雖然微微有點下垂,但明顯彈力過人;乳暈呈深紅色,好像兩顆誘人的熟透葡萄,任人採擷品嘗。接著褪下的內褲,更是讓我激動地無法自己,媽媽的下體毛髮並不旺盛,所以可以看到整個蜜處的形狀,媽媽的蜜肉竟是粉紅色的,顯然房事不多,現在還閃著瑩瑩的水光,靠近了看還在微微蠕動,無比的誘人犯罪。此情此景,令我的小弟弟處在爆炸的邊緣上,幾乎就要噴射在自己的褲子上。 更令我噴血的事情,很快發生了,媽媽剛剛脫凈衣服,就躺到了床上,如同久曠怨婦般將手指伸向了小穴,輕輕在上面揉捏著,很快陰蒂便探出頭來,媽媽如獲至寶般地用手指它周圍打著旋轉;而媽媽的另一隻手也不甘寂寞地玩弄著自己的乳房,或搓或捻,將乳頭刺激成小指般粗細。 沒有想到媽媽做什麼事情都是有板有眼,手淫起來也是手法嫻熟,看得我血脈賁張,忍不住掏出了自己的肉棒,就在距離媽媽不到一米的地方,看著她的淫亂秀也自慰起來。 只見媽媽逐漸進入了狀態,將手指當成肉棒在自己的小穴里抽插起來,從一根手指增加到了兩根,抽插的速度也是越來越快,每次都嘖嘖有聲地帶出帶著白色泡沫的淫水,揉弄乳房的手也加大了力度,將乳房捏成各種淫靡的形狀。媽媽的喉嚨里發出嗯啊聲,還帶著一絲哭音,可能是怕被我發現,媽媽將聲音壓得很低,強忍住不斷傳來的快感。 但是,過了快一個小時,儘管媽媽的淫水越流越多,仍然不見高潮的到來。 媽媽雖然不明白其中的原因,卻也被折磨得不行,臉上已經不知道是苦是樂。為了追求更高的快感,媽媽嘗試著蹶起自己的屁股,用手指從後面抽插著自己。 這樣倒是便宜了我,媽媽肥碩的屁股不斷在我面前聳動,充血的小穴紅潤欲滴,就連最隱秘的菊花都無遮無掩地浮現在眼前,還跟隨著抽插的動作不斷張合。 看著這幅淫靡的景象,我再也忍受不住,抓起媽媽床頭的水杯,將全部的精華都噴射在裡面,幸好媽媽早已經沉醉在無邊的慾海里,沒有發現異樣。 稍歇一會,看媽媽已經累得不行,但就是無法攀上最高峰。我覺得第一次的刺激已經差不多了,就對媽媽喊出了「奴隸媽媽」的口令。媽媽立刻陷入了催眠,但手指仍然停留在自己的小穴和乳房上。 我命令媽媽熟睡過去,待到第二天早上才能醒來,還對媽媽下了幾個有趣的小指令。 第二天早晨,我站在媽媽房前,聽見裡面傳來低沉但是激烈的喘息聲,知道媽媽又在持續昨晚的遊戲,徒勞地向高潮衝擊。但是性高潮與心理關係極大,如果存在一定的心理障礙,哪怕肉體刺激再大,也無法積聚足夠的能量衝破它。 我在媽媽心中下的那把堤壩,就牢牢地阻擋住了媽媽的快感,讓她需求得不到滿足,逐漸沉醉在慾海之中,直到我引導這洶湧的慾望之海衝破我們的母子之防。 當然在這個期間,我不會放棄和媽媽親近的機會,要我忍那麼久,總要給點彩頭。 我敲了敲媽媽的門,假裝沒有聽到裡面的呻吟,「媽,起床啦?」只聽到裡面傳來急促而慌亂的聲音,顯然媽媽沒有想到我會這麼早起,更沒有想到我會叫她起床,連忙準備著。 待到房門打開,媽媽出現在我的眼前,我不禁心中又是一動。媽媽已經換上了白色的絲綢質地睡衣,雪白滑膩的手臂和大半美腿都暴露在外面,媽媽臉上的春色未褪,以往明亮知性的大眼睛裡瀰漫著朦朧的水汽,似乎在向我訴說著媽媽欲求不滿的苦悶,散發著熟女的無盡熱力。更為誘人的是,媽媽沒有穿上內衣,仍然勃起的乳頭清晰可辨,好像綻開了兩朵瑰麗的玫瑰,下身的叄角地帶更是沾染上了一大灘水漬,烏黑捲曲的毛髮在衣物下若隱若現。我在那一瞬間屏住了呼吸,儘管昨晚見過媽媽的裸體,但這樣的美景我還沒有習慣盡覽,小弟弟立刻起立致敬。 媽媽從來沒有在這種裝扮下出來見我,即使是在最匆忙的時候,她都不忘記禮儀。 但是昨天我向媽媽下達的暗示里,告訴她,在我面前可以穿著清涼,因為我是她最親最愛的兒子,而且她不會對我無禮和露骨的注視感到任何懷疑和不快,兒子總是會痴纏著媽媽,她會對此感到高興和驕傲,並會不由自主地吸引我的注意力。 因此,當我火辣辣的眼光在她身上巡視的時候,媽媽並沒有顯出多少的不快。 只是剛才媽媽的偷腥讓她心虛,不敢直視我的眼睛,面色更紅:「兒子怎麼起來這麼早?」「大學裡都是這麼早起來的,要早自修嘛。媽媽,我給你做了早飯,快來吃吧。」「兒子真乖,是個大人了。」媽媽頗為感動,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摸摸我的臉。 溫暖細膩的手摸在臉上的感覺真好,不知道握住我的小弟弟的時候是什麼滋味。 為了我的大計,感情投資是必要,除了媽媽自己的慾火,她對我的愛也是我的利器之一。只是在我的引導之下,媽媽將會不自覺地將對我的親情,轉化成愛情,轉化成肉慾。 待媽媽梳洗完畢,坐上餐桌的時候,仍然穿著那套暴露的睡衣。讓我在享受早餐的時候,能夠大飽眼福。不過,說是早餐,也就是簡單的雞蛋吐司牛奶。只不過,我給媽媽特製的牛奶裡面漂浮著我昨晚的噴射精華,在我的暗示下,媽媽不會覺察到牛奶滋味的異樣。 當我看到媽媽將我給她的愛心牛奶一小口一小口抿下去,最後還意猶未盡的舔了舔嘴唇的時候,我的小弟弟已經堅硬到快要爆炸的程度。真想把小弟弟插到媽媽的嘴唇里,好好撫慰一下自己。 我強壓下心中不停翻滾的衝動。為了讓媽媽心甘情願向我獻出肉體,我決定在爸爸回來前的的一星期里,用催眠的手段調教媽媽,讓她成為我的女人和奴隸,甚至…我最卑微的母狗。 媽媽依然在那裡用餐,優雅而迷人,還不時沖我露齒微笑,感謝我帶給她的意外早餐,渾然不知兒子的淫亂計劃和即將面對的美妙人生。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