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柔的故事 (1) 作者:wordlist

【曾柔的故事】(1)

作者:wordlist2021年4月28日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很久之前就看過一篇增柔的文章,印象十分的深刻。一直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故事,但是總沒有機會能夠把這個故事完成。思索了很久,突然就決定想要狗尾續貂,順著這個故事講一講成熟男人女人背後的一些無奈與渴求。

第1章 哀羞的起點

一個漫長的夜晚終於過去了,曾柔昨天晚上基本上沒有睡覺,昨天發生的一切還在她的腦海中不斷的閃現,在超市中被兩個陌生的男人輪流羞辱並且內射,這是一個良家少婦怎麼樣也無法接受的事實。昨晚回到家之後,她在浴室里不停的清洗自己,隨著花灑流下來的水流,她的雙眼也留下了兩行傷心的淚水。他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自己就這樣迎來了,除了老公以外的第1個男人,而且一次就是兩個。

曾柔早早的起了床,看著床上鼾聲如雷的老公,還有小床中睡著香甜的兒子,又想到自己不潔的身體,不由得眼眶又紅了起來。

曾柔來到衛生間,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微微捲曲的栗色長髮,白凈的皮膚以及微微泛紅的大眼睛,自己還是那個只有27歲能夠引人犯罪的美麗少婦。雖然十分的自責,懊惱自己的軟弱,但是增柔還是不由得回憶起昨天那兩次激烈的性愛。

粗糙的雙手仿佛又從背後握住了自己豐滿的C罩杯,不停的擠壓揉搓著自己飽滿的乳房,兩根手指還不停的挑逗著她那粉紅色的蓓蕾。那兩個陌生的猥瑣的男人,都見面還不超過5分鐘,就用他們粗大的陰莖玷污了她純潔的身體。那股破體而入的快感仿佛再一次降臨,那種從未體會的飽脹感,一寸寸從陰門處擴展到了身體的最深處。粗大的陰莖仿佛要漲破自己的身體,一次次的在自己身體中穿梭,帶著她登上了一次次的頂峰。而高潮的來臨使她更加緊緊的包裹著體內那骯髒污濁的男根。

「我在想些什麼呀?我那可是被強姦啊」曾柔努力把這一切擠出了腦海,他又抓緊的進行了洗漱,然後便去廚房忙碌了起來,要為老公和兒子準備早餐。

頗為豐盛的早餐,麵條,涼菜,煎蛋,烤腸,可是心神易亂的增柔,還是在麵條當中加了兩次鹽,老公和兒子也不由得抱怨,怎麼今天的麵條這麼咸呀。

「對不起,對不起,媽媽今天忙忘了。加了兩次的鹽。」曾柔忙不迭的道歉道。

「老公,今天我要去鄉下的小學去聽課,晚上要晚點回家哦。讓奶奶去接小寶下學吧。」曾柔道。

曾柔的老公叫做王亮,是曾柔的大學同學,外觀較為普通中等身材,在班級當中本來就是個平凡忠厚的同學,卻因為某次社團活動當中認識了曾柔,並且在後續的出遊當中對增柔照顧有加,這才博得了曾柔的歡心,從一眾競爭者中抱得美人歸。王亮現在是當地政府部門的一名平凡公務員,快到30歲的年紀,也還只是一個普通的科員,副科級的位置感覺也是遙遙無期。

「好的,你去吧,我讓奶奶去接一下小寶。晚上我和小寶一起在奶奶家吃飯,吃完了再回來。用不用給你帶一點呀?」王亮貼心的問道。

「不用了,不用了。我們下鄉也是管飯的,吃完了我就回來,謝謝老公喲。」增柔有點緊張的說道。她知道今天哪裡有什麼下鄉呀,還不是要去超市拿回自己昨天羞辱的錄像,增柔哀傷的想,今天的確也是會吃飽了才回家,但卻是下面的那張嘴。

王亮與兒子匆匆的吃完了早飯,便一同去上班上學了。曾柔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家裡,便神情恍惚的準備出發去學校。

考慮到下午要去超市與那個惡棍李處談判,增柔不想穿的過於暴露。於是就穿了一條裸色的過膝裙,裙下配著黑色的透明絲襪,露出纖細勻稱的小腿,腳下套了一雙淺色的高跟鞋,為了不想顯得那麼的誘惑,她特意選擇了一個中跟的皮鞋。

曾柔一個上午只有一堂課,她似乎都不知道時間是怎麼過去的,連課堂上講了什麼也完全都不記得了,中午在學校的食堂匆匆吃了幾口飯,一起吃飯的兩個女老師還在她旁邊嘰嘰喳喳的,其中一個叫做紅梅的40多歲的中年女老師,一直就對漂亮的增柔心生嫉妒,看著她今天魂不守舍的樣子,不由得調笑道:

「喲,今天我們的大美人是怎麼了,是不是昨天晚上和老公造人又睡得太晚了。」紅梅那輕佻的表情和臉上顫顫的贅肉,都不由得另增柔一陣噁心。

「梅姐您別瞎說,昨天晚上有點失眠罷了。家裡小朋友今天下午還有家長會,一會兒我提前先走了,剛好回家早點休息休息。」曾柔撒了個謊,剛好為下午的行動找了些藉口,同時也不想看到紅梅那令人厭惡的肉臉。

午飯後,老師們都在各自的座位上休息了起來,增柔看了看時間,這個時候剛好超時的人也應該最少,便拿起了手提包,裊裊婷婷的離開了辦公室,在學校門口打了輛計程車,便向超市開去。

超市距離並不算遠,不到10分鐘車便停到了超市門口。曾柔下了車,看著超市的牌子,白嫩的雙手不由得緊緊捏了一下手中的包包,深吸一口氣便走了進去。

增柔駕輕就熟的來到了超市的2樓,走到最裡面李處的辦公室門口,再一次捏了捏拳頭,輕輕的叩響了李處的門,此時雙手中已全都是汗水。

吱呀一聲,沉重的房門打開了,一張令人厭惡的醜臉出現在了眼前。天氣炎熱,李處的腦門上,頭髮上還有著些許的汗珠,中年男人的皺紋與臉上的肥肉擠出了令人厭惡的笑容。

「美女你來了,來的很早嘛,快請進快請進。」李處邊說邊閃開了身子,讓增柔進來。在關門的瞬間,李處瞟了瞟空空的樓道,嘴角露出了一絲邪惡的笑容。

「我是來拿我想要的東西的。」增柔本想壓住自己的緊張,表現的淡然一些,使得在談判中處於有利的地位,奈何內心的緊張帶動顫抖的聲音,還是出賣了她的想法。

「你最好乖乖的把東西給我,我可以當做昨天的事情,什麼都沒有發生,否則的話你小心我去報警。」曾柔用準備好的說辭來應付著李處,但是她的指節已經捏得發白,顫抖的聲音顯得有些外強中乾。

「是嗎?小姐。你真的想讓警察介入這件事嗎?」李處這種中年老男人,見多識廣。他看出來了增柔的小心思,不緊不慢的應答道。李處十分清楚,這種女人是不願意冒著自己家庭和事業的風險去報警的。

「你不要逼我」增柔咬牙說道,「你知道我是在乎我的家庭的,你還想怎麼樣?」

「我想怎麼樣你難道不知道嗎?」李處慢慢說道,「昨天有沒有很享受,你今天來了,明明就知道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

李處說著便坐到了曾柔旁邊,粗糙的大手已經放到了曾柔的腿上,再輕輕地擠壓摸索著。

「我沒辦法再滿足你的要求了」曾柔說道,聲音中已夾帶著了哭腔。「我沒辦法面對我的老公和我的家庭,這樣遲早會被發現的。」

李處也看得出,增柔並不是一個性格強悍、心理承受能力強的女子,他也有些擔心,如果逼迫的增柔過於過分的話,萬一事情敗露,會不會影響到自己的工作和家庭。李處眼珠一轉,輕輕撩起增柔的裙子,一隻大手已經伸了進去。

「好,我答應你。」李處說到,「這次是最後一次,事後我絕不再騷擾你。」 李處的大手在增柔穿著絲襪的大腿上不停的摩梭,感受著絲襪的光滑與盈盈一握的肉感。「待會兒你可以親自去我的電腦上刪除。」

曾柔沒有說話,眼眶裡的兩顆大大的淚珠,終於從眼角滑落,她似乎認命一般,身體向身後的沙發一靠,雙眼呆呆的望著天花板,從那塗著玫紅色的嘴唇當中,輕輕的吐出一聲嗯,便不再動彈。

李處喜出望外,知道又可以再一次得到這個嬌嫩的少婦。雙手不由得再次活動了起來。

增柔感覺到一張護著臭氣的大嘴,靠向了自己的耳朵,微熱而柔軟的舌頭,沿著自己的耳眶再輕輕滑動,忽然間竟含住了自己的耳垂。正當曾柔感覺到由耳朵散發出來的瘙癢傳遍全身,身體在不由得扭動的同時,聽到了呲啦一聲。李處竟將拉薄如蟬翼的絲襪在襠部撕了一個大洞。

「不要呀,你叫我一會兒怎麼見人啊」增柔忍不住嚷道。

李處並不答話,將增柔兩條纖細修長的大腿向上一壓,就擺成了M型,襠部的裂口處,露出了增柔潔白細嫩的皮膚。今天曾柔裡面穿了一條黑色的內褲,全都是透明的網紗構成的,隱約間露出了那誘人的粉紅色的花蕊,以及光潔白凈的陰阜。

李處粗暴的將內褲向旁邊一扒,「寶貝太美了,你這個小b太美了」

說著就俯下身去,用舌頭自上而下的,粗暴的舔弄著。

增柔只覺得下體一涼,一個溫暖滑膩的東西便侵入了進來,先是在自己的陰阜與大陰唇外側滑動,接著又時不時的在小豆豆上輕輕拂過,在不經意之間,還會突然的破題而入。那種濕滑與瘙癢,是她從未體驗過的,修長的雙腿不由得夾緊又分開,愛液也不斷的滲了出來,纖細的腳趾時不時在高跟鞋內蜷成了一團,嬌小的口中也不時發出嗯嗯的響聲。

曾柔的腦中一片空白,我是在被強姦啊,怎麼能夠產生快感呢。然而正是在這種哀羞下,這種被強迫的束縛下,對於身體的侵犯反而更加的敏感起來。增柔的雙手緊緊的抓住沙發,細長如蔥的潔白手指和暗紅色的沙發,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那褶皺如絲的沙發,仿佛在訴說著女主人的身體受到的一波波的衝擊。

正當增柔的下體,一陣又一陣的抽緊,仿佛快達到頂峰的時候,李初突然離開了那裡,下身一陣冰涼。增柔從迷亂當中清醒了一些,睜開了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微蹙的娥眉以及還掛著些許淚珠的眼眸,既顯得無比清純,又仿佛在招呼著惡棍粗暴的侵犯。

李處已經曝光了自己,粗長的下體暴露了出來,那又黑又青筋暴露的肢體前端,一個如雞蛋大小般的暗紅色龜頭已經膨脹欲裂。

「不要呀,求求你」曾柔搖著頭無力地說道。

李處的臉上露出了淫笑,「小美人,你昨天不是很舒服嗎,可是夾的哥哥JB都疼」

說完李處手扶著下面粗壯的青龍,用那雞蛋般大小的前端摸索著增柔的花蕊,穴口已經被口水和淫水混合著,十分濕潤,龜頭時不時的會劃開那條裂縫,潔白的皮膚,粉紅的裂谷,超薄的黑色絲襪以及那暗紅色的龜頭,構成了一副無比淫靡的畫面。

「小騷貨,你還是個白虎啊」李處低頭看著增柔的雙腿之間,感嘆道。

「求求你不要看」增柔無力的捂住了臉頰,「你的太大了,我會受不了」

然而增柔不知道,少婦的輕聲求饒,卻更能激起惡棍的慾望。

李處已經無法忍耐,將增柔的雙膝向前一壓,膝蓋已經擠壓到了那潔白豐滿的雙乳上,兩顆粉紅色卻又小小的乳頭和乳暈,是那樣的誘人。

增柔只感覺雙腿被向上一抬,裂縫也順帶著被拉開了一道淺淺的縫隙,然後就感覺被一個粗大的物體,一點點的撐開了。從一開始就無比的飽脹,那股飽脹感讓增柔無力的輕搖著頭,柔美的雙手推在李處的胸前,「不要呀,太脹了」

然而那股飽脹感並沒有停止,一寸寸的向身體的深處侵蝕。

「啊,不要不要,頂到了,頂到了」增柔感覺那股飽滿感已經頂到了身體從未被觸碰的部位,然而這時,增柔圓潤的臀部,還沒有碰到李處的大腿。

啊,他還沒有插到底,增柔有些驚恐的感慨著,然而那最隱秘的深處,竟仿佛還有著一絲期待。

「不要,受不了了」增柔突然一聲嬌呼,兩人的臀腹終於交接在了一起。

李處倒吸了一口涼氣,「你這個小b實在太舒服了,怎麼生了孩子還這麼緊」

李處並沒有著急的抽動起來,靜靜的體會著那股溫熱柔軟的緊緻包裹,從頭到尾的緊緻包裹。超薄的黑色絲襪,透著裡面白嫩的肌膚,裸色的連衣裙亂糟糟的擺在腰間,上身已經接近赤裸,增柔的表情顯得如此的迷亂與難以承受,讓李處感覺雄風大振。

如今這個小少婦,什麼衣服都沒有脫,就被自己再次的貫穿,李處興奮的不由得抖動了自己的jb。

「啊,不要動」增柔又是一聲輕叫,那股飽脹的酸痛還沒有完全消失,李處那惡作劇般地輕輕彈動,那一下都給自己帶來了一陣酥麻。

到了這一刻,那出軌少婦的成熟風韻,已經讓李處再也按耐不住。他慢慢的將自己的jb向後抽出,又像鼓風機般在緩緩逼近,仿佛溫柔的潤滑著整個腔道一樣。

增柔長大了嘴,呼吸著涼氣卻沒有發出一絲聲音,雙手緊緊的抓住了沙發,空洞的雙眼望著天花板。

「妹子你這個小b太棒了」李處緩慢挪動著身體,同時讚美道。「你老公是不是都不怎麼干你啊,這不是浪費了」

增柔咬住了下唇並沒有回答,她儘量不發出任何的聲音。王亮對於性愛方面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天賦,兩人結婚之後例行公事般的,每周或者每兩周才會做愛一次,姿勢也10分的傳統,沒有任何花樣,王亮每次也是三分鐘解決戰鬥,增柔其實一直都沒有受到過性愛的滋潤。

李處潤滑般的機械運動了三分鐘,雖然還是十分的緊窄,但是充分的水分已經讓進出不再受到阻礙,增柔的牙咬得更緊了,除了偶爾發出輕哼聲,她還是克制了,沒有叫出來。

「妹子,你叫什麼名字」李處問道,「老哥是你第幾個男人啊」說到這個問題,理出一臉淫笑。

「曾柔俏臉一紅,裝作並沒有聽到。

」不回答我,裝什麼忠貞烈女呀「李處嘿嘿笑道,」我讓你裝,看我怎麼乾死你「

說完李處將雙手放到了增柔的兩個腿彎下面,增柔白嫩圓滑的屁股就被抬離了沙發,李處突然就開始了加速,這個中年男人用出了吃奶的力氣,狂風暴雨般聳動著腰間,五下,十下,十五下,二十下,一分鐘大概就乾了曾柔超過100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曾柔的聲音陡然拔高,雙手猛地抓住李處的肩頭。」不要啊啊啊啊啊啊「

」受不了了啊啊啊,快點停下啊啊啊,會壞掉的啊啊啊「增柔這一個瞬間就陷入了失神,快感與衝擊像狂風暴雨般一浪又一浪的湧來,這一刻她的大腦中忘記了丈夫,忘記了兒子,忘記了自己教師的身份,只知道嬌嫩的身體正在被一根粗大的肉棒一次又一次的貫穿,身體仿佛一顆水面上的浮萍,伴隨著水浪,無處相依。

」哼,小騷b,讓你跟我嘴硬「李處的身體並不能堅持長時間的衝擊,兩分鍾後不由得放緩了節奏,」騷b,快點回答我的問題「

」我叫曾柔「,少婦欲哭無淚道

」哈哈,這個名字好,你這個身體是真夠柔的「李處一邊愛撫著增柔的軀體,一邊感慨著。

正說著,李處用他粗大的手指突然撫向了曾柔的陰蒂,」那你這個小騷b,吃過幾根jb啊,哈哈哈「

」啊啊啊,不要摸「那一瞬間,曾柔仿佛覺得整個身體都抽緊了。」兩根,只有兩根,你快停下「

」放屁,昨天老子還看見你在超市和別人打炮「李處心中竟生起了一股暴虐的慾火,」你真是騷,在超市裡當著那麼多人的面子就給你老公戴綠帽子「

」啊啊啊,不是的「增柔無力的反駁道,」我只有過我老公一個男人,昨天你們兩個混蛋是我第1次「

」第1次「,李處惡狠狠的說道,」那還被一個小混混給乾了,還讓老子刷鍋「,說著李處將增柔扶了起來,翻轉了個身體,跪在沙發上。李處的jb很長,翻轉的過程中並沒有拔出來,那股摩擦使得增柔緊窄的下體不由得又一次抽搐。

」老子今天要乾死你「,李處說著,雙手就拉著增柔的雙手,增柔上半身懸空,全靠李處拉著的力量,下體開始快速的抽插起來。

纖細的小腿和裸色的高跟鞋在沙發上搖曳,若隱若現的薄絲大腿,還有雪白的屁股,畫出一條圓潤的弧線。那猶如蜜桃一般的臀瓣之間,一根粗大黝黑的巨根在裡面快速的進出著,那寬度仿佛已經占據著整個屁股1/4的寬度。

增柔輕聲尖叫著,時不時伴隨著李處的抽動,發出一聲高昂的驚呼。高潮像潮水一般一次又一次的來臨,那圓潤的臀部一次又一次的加緊,仿佛要咬住不斷那侵犯的男根。進進出出的男根上面,閃耀著水潤的光澤,在持續了5分鐘的快速抽動之後,李處突然深深一頂,毫無縫隙的貼到了增柔的臀部之上。

」啊啊啊不要,頂開了「,增柔感覺下體的男根仿佛頂開了自己的身體,似乎破入到子宮一般,然後便是一股又一股的熱流衝擊著自己的靈魂深處,於是增柔又一次攀上了極樂的高峰,蠕動的陰道仿佛要把所有的精液吸到體內。

時針指向了下午5點,增柔拖著疲憊的身軀,走出了超市。紅潤的臉使它顯得更加的誘人,連衣裙上仿佛帶著些許褶皺,裙擺下面露著光潔的雙腿。

曾柔十分的懊惱,很希望達成的談判,最終還是以失身為告終,李處在這期間玩弄了她兩次,可曾柔高潮的次數數都數不清。不過萬幸的是,李處還是如約的讓她刪除掉了電腦上的備份,曾柔回望了一下這間超市,這個噩夢一般的地方她再也不想來了。

剛好一輛計程車滑過,增柔趕快招了招手,快步走上前去打算回家把自己骯髒的身體清理乾淨。在關門落座的一瞬間,曾柔從門縫中看到了一張熟悉的臉,是紅梅。

紅梅略帶羨慕的眼神目送著增柔和她那白嫩的小腿離開,在計程車轉去的一個瞬間,紅梅突然露出了若有所思的樣子,然後嘴角竟露出了一絲鄙夷,轉身快步離去了。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