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鵬番外之李剛復仇 (8) 作者:fm924312896

【王鵬番外之李剛復仇】 (8)

作者:fm9243128962021年4月29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媽咪!我回來了!」一聲清脆的聲音伴隨著房門的打開傳了進來。

到家的是剛上高中的表妹,因為舅媽的良好基因,別看錶妹剛上高中,現在已是長得亭亭玉立,白皙水嫩的皮膚和可愛的面容,再加上一雙修長的美腿,表妹可是被她們學校的男生私下評為全校最美校花。回到家的表妹穿著學校統一的白色襯衣和黑色的百褶裙,32C的小胸部將胸前撐得鼓鼓的,黑色的百褶裙下是繼承了姑姑的一雙修長的大長腿,腿上套著黑色的過膝襪,頭髮整齊的扎在腦後,臉上洋溢著開心的笑容,一顰一笑之間都洋溢著少女青春的氣息。

「咦?家裡來客人了麼?」少女看著鞋櫃面前放著一雙亮閃閃的高跟鞋和一雙運動鞋一邊發著疑問一邊換下自己腳上的帆布鞋。

「你回來了寶貝?快進來!最疼你的舅媽和你表哥來家裡玩了!」

「哦?舅媽和表哥了來了!!」少女不經加快手上的動作,以前每次舅媽來家裡都會給自己帶很棒的禮物不知道這次舅媽會給自己帶什麼樣的東西。

換好鞋後,表妹蹦蹦跳跳的走進了客廳。

「舅媽!你可想死我了!!」當表妹看見我媽時,表妹就像樹袋熊一樣,一下子就緊緊樓著我媽的腰,腦袋一下子扎進老媽高聳的胸部間,用它那小腦袋瓜子不斷蹭著我媽的大胸部,嘴裡還不停的撒著嬌。

「咦?什麼聲音啊?舅媽,你聽到沒?」表妹貼著老媽的大胸部抬頭問到。

「什麼聲音?我怎麼沒聽到?」就在老媽準備回答時,坐在一旁的我插口問到。

「就是一陣一陣的」嗡~嗡~嗡~「的聲音,表哥你沒聽到麼?」表妹轉過頭一臉疑惑的問到。「咦?表哥!你啥時候帶眼鏡了,這眼鏡好醜啊!」

面對表妹的疑問,我只是揚起了嘴角笑了笑,用手推了推眼鏡。

——(表妹視角)

「表。。。表。。。表哥的眼鏡好醜,我。。。我。。。我頭好暈。。。好。。。好。。。好想睡覺」

「琳兒!回來了!」

「我回來了!媽咪!」我晃了晃暈乎乎的腦袋努力保持清醒回答著媽媽的話。

「琳兒!!你都多大了!還賴在你舅媽身上!」媽媽嘴上一邊說教著一邊擦拭著雙手從廚房走出來。

「媽!!你。。。你。。。你怎麼穿成這樣啊!」只見剛從廚房走出來的媽媽,臉上畫著精緻的妝容,頭髮整齊的盤在頭上,很明顯媽媽的頭髮是在外面精心的做了頭型,而媽媽身上套著一件綠色的碎花圍裙,腳上不知為何穿著一雙高高的高跟鞋,當媽媽轉過身拿東西時,只見媽媽上半身幾乎裸露著後背,一根細細的繩子拴在媽媽的後背上。而下半身,媽媽只穿了一條丁字褲雪白的屁股就這麼裸露在外面,身體其他部位則是什麼也沒有了。當媽媽看向客廳時,臉上充滿了無比寵溺的笑容。

「什麼怎麼樣啊?穿成這樣怎麼了?」媽媽一邊微笑著一邊低著頭,左看看,右看看,也沒覺得哪有問題。

「就。。。就。。。」我使勁晃了晃暈乎乎的腦袋,可話到嘴邊卻怎麼也說不出來。

「你怎麼了琳兒?在家不就應該穿成這樣,只有這樣不是才能跟家人坦誠相待麼?」媽媽一臉疑惑的看著我,對我的行為充滿了不解。

「坦。。。坦。。。坦誠。。。相待?」我感覺腦子越來越暈眩,無論我怎麼拍打腦袋也集中不了精神。

「吱……」一聲開門聲,爸爸推開房門從書房走了出來,「怎麼了?」爸爸看見我站在舅媽旁不斷的拍打著晃動的腦袋,疑惑的問到。

「估計琳兒還不適應高中的環境,腦子讀書讀迷糊了,不知道在家裡應該脫掉衣服,好跟家裡人坦誠相待。」媽媽見我茫然不知所措的樣子,連忙幫我向爸爸解釋著。

「一家人在一起就應該脫掉衣服坦誠相待,這有什麼問題麼?」爸爸一臉奇怪的看著我。

「沒。。。沒。。。沒什麼問題」被爸爸突然問住,我也不禁懊惱,我怎麼能質疑一家人是不是應該坦誠相待。

「那你還穿著衣服幹什麼?回家了不就應該脫了麼?」爸爸突然一臉嚴肅的說到。

「我。。。我。。。我馬上脫。」面對爸爸嚴厲的口氣,我連忙回答道。手上也下意識的脫掉衣服,正當我準備解開上衣扣子時,不經抬頭看了看錶哥,遲疑了一下,但看見爸爸嚴肅和冰冷的眼神,我還是迅速的脫掉了衣服。

「老婆,飯弄好了麼?可別讓小剛等久了!」爸爸見我脫下衣服,回過頭對媽媽冷冷的說道。

「早弄好了!小剛非得要等琳兒回來再開飯,現在馬上開飯!」媽媽立馬轉過身,踩著高跟鞋,扭著細腰,趕緊從廚房裡不斷的端出菜來,生怕有一絲的怠慢。

看著媽媽那如此充滿誘惑的舉動,我害羞的站在原地茫然的注視著這一切。

「來,表妹到我這來!」早已入座好的表哥突然朝我招了招手。

「還愣著幹什麼?小剛在叫你,你還不快過去!服侍好客人這是你的職責!」爸爸的話將還在發愣的我猛的叫醒,我低著頭看了看我只穿著內衣的身子,小手在身前不停的糾結著。

「別愣著了!快來啊表妹!」表哥面帶笑意對我說道,我抬頭看了看爸爸那嚴肅的表情,最終還是害羞的一步一步的走到表哥身旁坐了下來。

「別這麼害羞嘛,表妹,抬起頭來!」聽著表哥那如同有魔力的話,我慢慢的抬起了頭,只見舅媽站在我跟表哥面前脫掉了先前在家穿的衣服,而舅媽的衣服下面竟然什麼也穿,碩大的乳房上用膠布貼著兩個紫色的東西,舅媽下面雙腿之間也好像夾著什麼東西,屁股一直在微微顫抖著。看著舅媽如此舉動,我卻不敢吱聲,驚恐的看了看爸爸,可爸爸一臉常態,仿佛這是一件稀疏平常的事一樣。

回過神來,只見舅媽邁著妖嬈的步子,一步一步的走到了我面前,「你看!琳兒!看看舅媽給你帶了什麼禮物!」舅媽手上拿著兩個跟她貼在乳房上一樣的東西在眼前不斷搖晃著,當舅媽邁開雙腿時我清楚的看見舅媽的蜜穴里插著之前我在網上無意間看到的女性情趣玩具,面對舅媽對我的詢問,我下意識的搖了搖頭,不知道舅媽手上拿著的是什麼。

「這個叫跳蛋!一個可以讓你欲仙欲死的東西,這款還是無線的哦!你看舅媽的奶頭上就貼著這東西。你剛才聽到嗡~嗡~嗡~的聲音就是它發出來的。」說完還捧了捧自己的乳房,往我面前移了移,「這個不僅舅媽貼了的,你媽媽也貼了的哦!」

「媽。。。媽。。。媽媽也貼。。。貼。。。貼了?」看著眼前舅媽如此下賤的行為,我的大腦在那一個仿佛已經停止了思考。

突然,一張溫暖的手掌摸向了我的腰部,我渾身隨之一顫,檀口不禁小聲驚呼一聲「呀!」,隨即便被手掌一把摟住。我轉過頭驚恐的看著表哥,只見表哥臉上依然掛滿了笑意,他把頭靠近我耳旁溫柔的說道,「別怕,琳兒,來,放輕松。」

慢慢的,表哥一邊說著一邊用手掌輕輕的摸過我的細腰,粗糙的手指划過我的大腿,漸漸地滑向我的蜜穴之上,隔著棉質的內褲,表哥的手指在我陰唇上不斷滑動著,我閉著雙眼,緊閉檀口,強忍著蜜穴帶來的一陣陣快感。

就在我快忍不住叫出聲的時候,表哥的動作突然停了下來,蜜穴帶給我酥麻的感覺一下消失的無影無蹤,我睜開緊閉的雙眼,小嘴也微微張開,小聲的喘息著。沒了表哥的挑逗,我的感覺我的身體像一下跌進深淵,從心底深處突然湧出一種莫名的空虛感,未經人事的我,內心不禁有些懷念剛才表哥帶給我的那種酥麻的感覺。

「怎麼樣,表妹,是不是感覺很爽?」表哥的嬉笑的話語一下子就說到了我的心上,我不禁低下頭,不敢正視表哥的眼神,臉上也感覺燙燙的。

見著低頭不語的我,表哥伸出手,將我的下巴緩緩抬起,我羞紅著臉,不好意思的看著表哥帶著眼鏡的眼睛。

「啊~~~啊~~~啊~~~」一陣高亢聲,將我從與表哥的對視中驚醒,我下意識的轉過頭看向發出聲音的地方,只見媽媽坐在地上直著腰,而爸爸不知什麼時候走到媽媽身後,用手將媽媽的腿死死的壓在地上分成「一」字型,媽媽一隻手上拿著一個滿是顆粒的情趣玩具,不斷的抽插自己的蜜穴,另一隻手使勁抓揉著自己飽滿的乳房,原本白嫩的乳房上顯示著一條一條鮮紅的指印。隨著媽媽的一聲聲高亢的叫聲,媽媽的蜜穴噴出一道道晶瑩液體,媽媽吹潮了!!晶瑩的液體在空中劃出一道道完美的弧線落在身前舅媽的腳下。

此時站在身前的舅媽,腳上不知何時,換上了門口那雙亮閃閃的高跟鞋,高高的鞋跟襯托著舅媽那勻稱又修長的美腿。面對媽媽噴出的液體打在腳下,舅媽沒有絲毫的動容,仿佛已經見怪不怪了,淡定的將手上給我的禮物包裝打開,精美的包裝盒裡裝著兩個紫色橢圓形的跳蛋,外觀十分的小巧。舅媽將兩個跳蛋取出來放在桌子上,再從包裝盒裡拿出一個小巧的遙控器交給了表哥,只見表哥臉上掛滿了笑意,對走到跟前的舅媽順手便是一巴掌打在了舅媽那飽滿的胸脯上,「啪!」清脆的聲音響徹整個客廳。面對表哥突如其來的舉動,我渾身忍不住的不斷顫抖著,臉上充滿了害怕,直勾勾的看著舅媽,可舅媽對表哥的巴掌,不僅沒有出言訓斥而且連一聲痛苦的聲音也沒發出,反倒是臉上充滿了享受的表情,還故意挺了挺被表哥拍打的胸脯,仿佛像一個下賤的妓女在賣弄風騷一樣。

「別怕琳兒!你舅媽為了更好的加強與我之間的交流,甘願成為我的性奴母狗,這樣我就是她的主人,她身為母狗就能更好的服從我的命令,以此來加強我們之間的交流!」

「成!!!成!!!成為表哥的母狗!」聽著表哥一番不可思議的言論,我一臉震驚的看著表哥,而表哥只是微笑著看著我,用手再次推了推那其貌不揚的眼鏡。

「對啊,不僅你舅媽,就連你媽媽,你爸爸,都認可了!」

「爸爸……媽媽……也同意了??」

「對啊!你不信你問他們!」

我轉過頭一臉不相信的看著坐在地上雙手將自己小穴努力扳開的媽媽,以及正拿著一個比剛才媽媽插入自己蜜穴大一倍的情趣玩具不斷抽插媽媽蜜穴的爸爸。

「你們兩個來給你們女兒說說你們倆現在的身份!」

「我……我……啊…啊…老公…再快點!!我是小剛主人的一個下賤母狗!!」「我也是小剛主人的奴隸!我一心一意的只為小剛主人服務!!老婆,你忍住啊!你都高潮好幾次,再高潮你今晚就不能吃到小剛主人美味的精液了!」

聽著爸爸媽媽的回話,我整個人都陷入了呆滯,不明白為什麼就…就…。就在我大腦在做反覆掙扎時,突然,我感覺我胸前的胸罩一下子脫落了,乳尖上傳來的涼意使沃瞬間回過了神。不知何時,舅媽走到了我跟前,伸出她那蔥白手的手指脫掉了我棉質的胸罩。舅媽見我回過神,拿著我的胸罩放在鼻尖嗅了嗅,「不錯,有股淡淡的香味,沒有任何的異味,看樣子,咋們琳兒是很注重個人衛生的,只不過像這種棉質的胸罩以後就不要穿了,主人可是只允許我們穿情趣內衣的。」說完便將我的胸罩扔得遠遠的,我剛想起身阻止舅媽的舉動,突然表哥從我身後緊緊的抱著我,將我狠狠的摁在了椅子上,然後表哥用他的胸部緊緊貼在我光滑的背上,不斷用嘴親吻著我的頸部和我的耳根。

我的耳根感受著表哥口中傳出的一陣陣熱氣,我感覺全身仿佛有千萬隻螞蟻在爬一樣,不禁瘙癢無比,全身上下還提不起一絲力氣,當表哥摸著我的蜜穴對著我的耳根吹氣時,全身的瘙癢仿佛都集中到我的小穴一樣,奇癢無比,我想伸出手去阻擋表哥撫摸的我的蜜穴時,我的手卻怎麼也使不上力氣就連勾動下手指也無能為力,不一會我就能很明顯的感覺到我的小穴流出了很多水,流出的液體已經將我的棉質內褲弄得濕漉漉的。

就在我集中全部精力去抵抗下體帶來的瘙癢時,一雙細嫩的大手,突然抓住我堅挺的胸部,我睜開眼睛,只見舅媽嫩滑的雙手不斷輕柔著我的胸部,並且還用那修長的手指不斷揉捏著我充血的乳頭,舅媽見我乳頭的堅硬程度已經很高時,便拿起之前放在桌上給我的跳蛋,撕下一小段膠布,像她胸部一樣,將跳蛋貼在了我的乳頭上,感受到冰涼的外殼接觸在我的乳頭上,乳頭上傳來一絲絲涼意,使得我的大腦恢復一絲清醒,不過我臉上早已是羞紅一片。

「感覺如何,琳兒?」表哥鬆開手將渾身無力的我依靠在他胸膛上,我努力的張開嘴,不斷的喘著氣,正當我恢復了一絲體力,想要回答表哥時,表哥慢慢拿出了剛才舅媽遞給他的遙控器,然後一臉壞笑的看著我按下了遙控器的按鈕,就在表哥按下遙控器的一瞬間,乳頭上貼的跳蛋瞬間震動了起來,突如其來的快感,使得我沒能抑制住聲音,嘴裡不斷發出啊啊啊的聲音。

「來,琳兒,聽表哥的話,感覺舒服你就放聲的叫出來!」

「啊!啊!啊!!」不知為何表哥的話仿佛有魔力一樣,我的身體很誠實的按照表哥的話去做了,我的聲音漸漸的開始大了起來,乳頭上的震動也在逐漸的加快。

「對!就是這樣!放聲的叫出來吧!釋放你身體里淫賤的本能吧!」

感受著胸部帶來越來越強的快感,我本能的不斷搖晃著頭,試圖想抵抗這一陣陣快感,可快感一波強過一波,漸漸的,在不知不覺中我的叫聲已經超過媽媽的叫聲,響徹整個客廳。

「琳兒!當你感覺到你仿佛登上天堂傲遊在雲間時,你要記住這種感覺,你會迷戀上這種感覺,一天不享受三四次,你就渾身難受,可這種感覺只有今後臣服於表哥,只有得到表哥允許下才能得到這種感覺,明白了嗎?」

「啊!!!啊!!!我要登上天堂!!!臣……臣……臣服表哥!!」當感覺到一根手指隔著內褲越,在我陰唇上不斷的滑動的時候,我感覺我那一刻我已經登上天堂!身體不斷的顫抖著,小穴也像媽媽一樣噴出好多水。

不知過了多久,我緩緩睜開疲憊的雙眼,映入眼帘的依舊是表哥那充滿壞壞的笑容,不斷的沖我笑著。可我並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妥,相反在我心底深處,有一個聲音一直在告訴我「我要臣服他,他能給我無與倫比的快樂!」一想到這,我的臉上立馬便羞紅一片。

「你醒了,小母狗,快過來!」

聽著表哥的話,我並沒有覺得什麼不對,只是在我心裡,一直有個聲音在不斷的對我說,「去臣服表哥!表哥能給我帶來無與倫比的快樂!我就是表哥的小母狗!」

我艱難的支撐著身子,邁著不斷打著顫的雙腿,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客廳沙發旁。此時舅媽正坐在表哥的胯間,身上什麼也沒穿,就只有腳上還穿著那一雙亮閃閃的高跟鞋,雙手撐在茶几上,裸露著雪白的後背對著表哥,不斷的一上一下的擺動著屁股。而表哥則是一臉享受的躺坐在沙發上,右手還拿著一個拖鞋,時不時的朝舅媽的屁股上打去。舅媽原本雪白的屁股,現在早已布滿了通紅的鞋板印,有的地方甚至都已經發紫了,看樣子估計舅媽是好幾天都不能做椅子了。

我靜靜的跪坐在表哥身旁,看著表哥時不時的揮打著手中的拖鞋,表哥的每一次拍打舅媽的屁股,仿佛都打在我身上一樣使得我的小穴一陣一陣的抽搐。最終舅媽在一陣高亢聲後,無力的趴在的茶几上,胸前那飽滿的胸部,在沒了舅媽手臂的支撐被死死的壓在了桌上,舅媽雙眼翻白,口中的舌頭也耷拉在潔白的皓齒上,口水不斷的順著舌尖流向茶几。此時在茶几下已形成了一個小小的水潭,而舅媽的小穴還在不斷的噴著水,流向水潭。舅媽的屁股,現在已被表哥打成青一塊紫一塊。

「艹,這騷貨咋這麼就高潮了!老子都還沒盡興!她他媽的居然還先累趴了!」表哥一邊罵著一邊抓著舅媽的屁股,把她從跨間挪開。只聽見「啵!」的一聲,舅媽的屁股從表哥的跨間挪開了,一根青筋暴起的肉棒就這樣屹立在表哥的跨間,我忍不住的在心裡呼喊著「好大!好壯!」表哥伸出手摸了摸滿臉羞紅的我,抓起我的手,用我的手小心翼翼的套弄著他的肉棒。

剛上高中的我,這是第一次看到男的肉棒,也是第一次撫摸到男的肉棒,此刻滿臉羞紅的我,在接觸到表哥肉棒的一瞬間,我臉上又增加了一層紅暈。

「嗯!!舒服!!琳兒的小手就是不錯!!就是手法有點欠缺,這得多跟你媽媽學學!!」表哥閉著眼睛一邊享受一邊說著。

聽著表哥的表哥的表揚,我的蜜穴突然一陣抽搐,我手上的動作也在下意識的不斷加快,心底深處的那個聲音再次的響起,不斷的告訴我只有讓表哥的肉棒噴射出來,我才能再次攀上那雲端,享受到那無與倫比的快樂。

就在我賣力的服侍著表哥的肉棒,幻想著能再次接觸那雲端的時候,客廳里緩緩傳來斷斷續續的高跟鞋的聲音,我抬起頭看向聲音傳過來的方向,此時媽媽扶著牆,一步一步的小心翼翼的向前走著。媽媽原本白皙的皮膚上,現在布滿了許多通紅的鞭痕,特別是胸部和大腿根部一道道鞭痕,十分觸目驚心。走在媽媽身後的是爸爸,爸爸一隻手拿著一根細細的長條,另一隻手拿著一根繩索,而繩索的末端則是媽媽那雪白頸部上套著的項圈。

「走快點,你這主人的賤貨,主人給你吃了這麼多精液你都沒力氣麼??」只見爸爸在媽媽身後不斷催促著,而媽媽則是艱難的邁出那穿著高高的高跟鞋的腿,當媽媽邁出腿的時候,我看見媽媽的小穴里插著一個比表哥肉棒至少大三倍的陽具,還在不停的旋轉著,不僅小穴里,在媽媽的肛門裡同樣也插著一個,難怪媽媽的行動如此的緩慢。

可身後的爸爸對媽媽的行動非常的不滿,手中的細條不斷的揮舞著朝媽媽屁股上打去,我同情的看了看趴著茶几上的舅媽,心裡想著媽媽的屁股估計只會比舅媽更加糟糕。

「啪」一個手掌狠狠的拍在我的翹臀上,「看夠了麼?我叫你停了麼?還是你也想體驗下你媽媽的待遇?」聽著表哥那微怒的語氣,我趕緊埋下頭,手上的動作不經又加快了幾分。

「姑父,你穿上衣服,去給琳兒買幾雙高跟鞋和絲襪,高跟鞋不能低於15cm,絲襪什麼款式都可以,明白了麼?」

「好的,小剛我馬上去!」

「嗯,快去快回!」「賤母狗,滾過來,你要是敢磨蹭,老子讓騷貨把剛才那陽具插你菊花里插一整天!!」

媽媽聽著表哥的話,連忙加快步伐畢恭畢敬的跪坐在表哥腳下。

「騷母狗!給老子醒過來!」表哥一邊用腳踢著趴在茶几上的舅媽,一邊叫喊著。

舅媽在感受到屁股上疼痛後也慢慢的睜開了雙眼,然後跪坐在媽媽旁邊。

「你們兩個到前面去,相互69,誰要是讓對方高潮了,我待會就獎勵她吃我的精子,當然誰要是被高潮了,跳蛋今天就別摘下來一直放里吧」

聽到能吃表哥的精子,媽媽和舅媽臉上都露出了狂熱的神情,兩人都沒顧及自身身上的傷痕,開始在表哥面前賣力的表演起來。

慢慢的,我感覺表哥的肉棒又比剛才硬了幾分,就當我準備再加快速度的時候,表哥卻慢慢的坐直了身體,將我的手拉離了他的肉棒。「來,琳兒,脫下你的內褲,張開腿面對著我,坐在我胯間!」

我伸出手,將我那早已濕透的內褲緩緩脫下,按照表哥的指示,我張開修長的雙腿緩緩的跨坐在表哥的腰上。

「用你的手扶住我的肉棒,對準你的小穴後,慢慢的坐下來吧!」

只見表哥用雙手托著我的臀部,調整了下坐姿,我也伸出我蔥白的手指握住表哥那青筋暴起的肉棒,慢慢的跟我的小穴對準著。感受著表哥那滾燙的龜頭在我陰唇上不斷的摩擦著,慢慢的,我放下身子,一根堅硬的肉棒就這樣緩緩的插進我的小穴,「嗯!!主人!!好大!!」感受著表哥那熱氣騰騰的龜頭扒開我的陰唇慢慢放入我那瘙癢的小穴中,我不禁的叫出了聲,絲毫沒在意我對表哥稱呼的改變。

「小騷母狗,自己快坐下來,讓我將你從女孩變成一個女人吧!!!哈哈哈!!!」聽著表哥話,我的雙腿一軟,一下身子沒了支撐點,身體一下自由落體落在表哥身上,整根肉棒就這樣捅穿我的小穴。

下體破處傳來撕心裂肺的痛,使得我放聲的叫了出來,雙手死死的抓著表哥的後背,嬌軀在劇痛之下不斷顫抖著。

「輕點!!小母狗!!你抓疼老子了!!」表哥對我突如其來的舉動也痛得叫了出來。

慢慢的,我的小穴開始逐漸適應表哥那粗壯的肉棒,下體的疼痛也開始逐漸的消失,取而代之的,便是一陣又一陣的瘙癢。表哥見我的叫喊聲漸漸地小下去,堅挺的肉棒也開始緩慢的抽插起來。

「嗯!嗯!嗯!」小穴在表哥的抽插下開始給我帶來之前的那種快感,甚至比之前的更加舒服。漸漸地疼痛消失的無影無蹤,我也開始主動的迎合起來,聽著表哥的肉棒與我翹臀的撞擊聲,我開始坐得更加用力,仿佛想要肉棒把我插穿一樣。

在我長達十多分鐘的忘我叫喊後,終於在表哥一股滾燙的熱浪打在我的子宮上後,我再一次的感受到了那登上雲霄的感覺,這次的感覺甚至比上次還要舒服。我的小穴也在這無與倫比的快感下,吹潮了,大量的液體從我的小穴里噴出灑在了沙發上。

高潮過後,表哥俯下身子在我耳邊不斷說著什麼,可高潮過後的我依然沉浸快樂的餘味中,對表哥在我耳邊說的話,也沒有仔細的去聆聽,就這樣我便餘味中沉沉的睡去。

不知過了多久,我感覺中途有人將我抱起又放下,然後等了許久又被抱起再放下,但沉沉的眼皮始終沒能讓我睜開雙眼,就這樣一直昏昏沉沉的睡著。

突然一個濕潤又柔軟的物體在我臉頰上來回的滑動著,感受著臉上的異樣,慢慢的,我睜開了疲憊的雙眼。一雙無神的大眼睛就這樣默默的看著我,當我定眼看清眼前時,發現是一個長得十分漂亮的女的伸出舌頭在我臉上在來回的舔著,這個女的穿著一套十分誘人的黑色情趣內衣,腿上同樣是穿著黑色的字母絲襪,只不過腳上穿著一雙又細又高的鮮紅的紅色高跟鞋,當這個女的發現我醒了之後便停止了親舔,端端正正的跪坐在一旁。

見此我剛想扭動身體,但小穴處傳來一股股撕心裂肺的疼痛,我強忍著小穴的痛楚支撐起身體,環顧四周,發現這是一個很大的房間,只不過房間裡鋪著幾個地毯,地毯上不知是誰胡亂扔著幾個毛毯,在每個地毯前則是放著一個狗盆。還沒等我反應過來這是哪時,房間的門打開了,只見表哥大刀闊斧的坐在一個東西上緩慢得移動過來,當表哥移動到我面前時,便看清表哥坐在一個女的身上,手上還牽著幾根狗繩,而狗繩的末端便是我的媽媽、舅媽、還有一個長得很像跪坐在一旁女的一樣的女的,只不過沒有跪坐在一旁的女的年輕漂亮而已。

「嗨!!我的小母狗!!你醒了!!」表哥坐在女的背上和我開心的打著招呼。

「來,我的小母狗!我給你介紹下,這個跪坐在這的就是小母狗一號,你就是小母狗二號,而你媽媽則是賤母狗,你舅媽是騷母狗,我現在坐著的就是母狗一號,對了還有這個年齡大點的就是母狗二號!還有一個在外面做飯待會你就能看見,那個叫麗奴!」「你現在待得這屋子呢,被我叫做狗窩,是我專門用來飼養母狗的地方,像這樣的房間我還有幾個,而我準備再出去抓幾個母狗來飼養。」

聽著表哥介紹,我瞪著美目不斷的掃視著表哥新介紹的女的。

「別擔心,小母狗,你現在住的可是小母狗一號和母狗二號家的別墅,沒有其他人。」「既然小母狗你來了,那就得開始遵守在作為母狗的基本準則,接下來小母狗一號會對你進行的系統培訓,讓你明白如何成為一個合格的母狗,同樣也會給你說明作為母狗的一些獎罰制度,到時犯了錯可別哀求我給你減輕懲罰,在這裡所有母狗的待遇都是一樣的哦!」

「對了,以後在這個家,所有女的都只能穿情趣內衣,你們小穴和菊穴只要在我沒使用時,必須放入跳蛋或者電動陽具,並且必須保持一直有電的狀態,這樣才能保證我隨時想操你們的時候你們的騷穴和菊穴都是在最佳狀態,還有你們的腳上必須穿有15cm以上的高跟鞋,畢竟高跟鞋才是襯托美人的關鍵,然後就是最重要的一點,沒我的命令不許自慰或者幫他人自慰,當然你們也可以偷偷摸摸的去,只不過到時你們就會發現你們根本達不到高潮!」說完表哥仰天笑了兩聲,騎著胯下的母狗走出了房間,只留下了還一臉茫然的我和旁邊跪坐的女的。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