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牛吃嫩草 老漢奪我妻 (109-112)

【老牛吃嫩草 老漢奪我妻】 作者:冰封塵世

「第109 章」

由於精神恍惚外加身心疲憊的關係,在我入睡不久我便做了一個可怕的噩夢,我夢見了牛老漢當著我的面強行拉著妻子走的場景,而妻子卻極力的想要留下來,並且還拼了命的喊著「老公,救我,快救我」

從妻子的眼神中,我看到了她無助的淚水,我本能的想要上前去解救她,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的身體卻動彈不得,就像被一種無形的力量束縛著,無論我怎麼掙扎,都無法擺脫這種強大的力量。

直到牛老漢拉著妻子馬上就要消失在我視線里時,這種強大的力量才被我所掙脫,看著即將離我遠去的妻子,我拚命的向前奔跑追趕,此時我的雙腳上就像綁著兩個巨大的鉛球一樣,每跑一步都讓我感到無比的沉重。

隨著體力的漸漸耗盡,我發現無論我怎麼的拚命追趕,我和妻子的距離始終都沒有發生變化,彷佛像是在跑步機上奔跑一樣,永遠都觸碰不到妻子向我伸出求救的那隻手。

就在我為此感到痛心並失聲大哭的時候,突然一記驚雷把我從夢中瞬間驚醒,在我睜開雙眼的那一刻,我才清晰的意識到剛剛不過是我做的一個夢罷了,雖說只是一場夢,但是我卻覺得這是一個不好的徵兆。

緊接著,窗外傳來了下雨的聲音,醒來的我隨手拉開了窗簾並向外望去,只見外面天昏地暗,大雨嘩嘩的下個不停,偶爾還會聽到幾聲雷鳴,我本能的拿起手機看了一眼時間,才發現已經是上午十點鐘了,看來我得起床繼續我的調查了。

隨後我簡單的洗漱了一下,然後吃了一些東西便來到了電腦前,當我再次打開監控的時候,家裡已經沒有人了,由此可見妻子和牛老漢已經去學校上班了。

由於昨天晚上的視頻我還沒來得及看,因此現在我要看看昨天晚上發生了哪些事情,雖然我不想再看到兩人做愛的畫面,但是為了搜集相關的線索,我必須硬著頭皮繼續看下去才行,哪怕是一丁點蛛絲馬跡都會對我有很大的幫助。

就這樣我帶著很不情願的心情,開始對昨晚的視頻進行了回放,然而經過我兩個多小時的觀察,妻子和牛老漢並沒有在昨天晚上繼續進行做愛,不知道是妻子感覺累了還是牛老漢想要歇一歇,反正兩人幾乎沒有性方面的言語交流,聊的都只是一些工作上的事情。

不過令我沒想到的是,兩人在睡覺的時候,居然不約而同的躺到了一個床上,而且還是在一個被窩裡,就像夫妻同居一樣睡在了一起,這對於我而言,有點過快了,但是對於妻子而言,這完全符合她與牛老漢的現狀,畢竟她和牛老漢連愛都做過了,睡在一起也是沒什麼毛病的。

看完昨晚的回放之後,我也算是了解了家裡的大體情況,現在就差牛老漢僱人演戲這塊兒了,為了摸清牛老漢的秘密,我特意查閱了一下之前的視頻回放,結果不出我的意料,還真叫我找到了。

時間點是我們旅遊回來的當天,由於回來後我就上樓睡覺去了,因此牛老漢趁妻子不注意的時候接了一通電話,下面則是牛老漢與陌生人的通話內容,這裡依然只能聽到牛老漢的說話內容。

牛老漢:喂!

陌生人:……

牛老漢:嗯,非常不錯,你們演的很好。

陌生人:……

牛老漢:對了,我還有個事情需要你們幫忙。

陌生人:……

牛老漢:我需要你們幫我製造一起意外交通事故。

陌生人:……

牛老漢:只要你們把事兒辦成了,錢絕對不是問題。

陌生人:……

牛老漢:目標信息我稍後會發給你們。

陌生人:……

牛老漢:好的,合作愉快!

說完牛老漢便掛斷了電話,緊接著牛老漢從他的行李包里翻出了一張被折迭過的紙,當牛老漢打開這張被折迭的紙後,我才注意到這是一張戶口本的複印件,並且複印件上的信息居然是我父母家的,這頓時讓我感到非常的震驚,這怎麼可能呢。

就在我感到非常詫異的同時,我瞬間就想到了我貸款的事情,由於我的戶口一直沒有從父母那邊遷過來,因此我在貸款的時候所用的戶口本必然是我父母家的,本來是打算等妻子有了孩子以後再把戶口牽出來的,可是我身體的原因導致我和妻子一直沒有孩子,所以這遷戶口的事情也就一直被擱置到了現在,隨後就是牛老漢為我還貸的事情,原以為牛老漢是出於好心的幫我們,誰曾想到他會在那個時候偷偷留了一份複印件,由此可見牛老漢的奪妻計劃在很早的時候就已經開始了。

「第110 章」

現在看來牛老漢這個人很有遠見,他之所以會偷偷留下複印件,我想他一定是注意到了上面的地址信息與我們的現居地址不符,而且他事後肯定也是偷偷查了一下兩個地址的距離,結果他發現這兩個地址的距離很遠,這才造就了他如今的這個計劃。

當然這只是牛老漢計劃的一半,而他的另一半計劃則是想方設法的離間我和妻子的感情,只有先把我和妻子分離開,牛老漢才能順利施展他的究極的計劃,並且還能完全排除妻子和我一起回去的可能性。

至於妻子之後被牛老漢拿下的事情,也是符合正常情理的,要知道任何一個女人都有她脆弱的一面,我的妻子也不會是個例外,畢竟妻子不是傳說中的聖女,她也有正常人的七情六慾,所以要怪就只能怪自己有眼無珠,沒能看清牛老漢的真面目,這才讓他鑽了我和妻子的空子。

說的再透徹一點,如果我的父親沒有死的話,或許現在我還沒有回來,要知道出了車禍的人一旦住進了醫院,沒有幾個月的時間是很難康復的,更何況這還是一場有預謀的車禍,下手自然會狠一些。

也就是說等我回來的時候,很有可能是兩三個月之後的事兒了,到那時我將要面對的就不只是這些了,由於牛老漢的性能力很突出,並且他和妻子又發展的這麼迅速,因此牛老漢完全可以在我走了之後,做到每晚一炮,與妻子夜夜笙歌,從而讓妻子過上穩定的性生活。

要知道穩定的性生活可是所有婚後女人的夢想,所以千萬不要小看這些生理上的需求,一段穩定的婚姻是非常需要一個和諧的性生活來維持的,畢竟愛情這種東西到了婚姻的後期往往都會澹變為親情,這也算是當今社會的一個普遍現象。

不過終究是人算不如天算,估計牛老漢也沒有想到我的父親會意外死亡,或許正是這個原因,才改變了牛老漢原有的想法,由此可見他已經猜到我會提前回來了,所以他為了提前穩固住自己的地位,不惜耗費巨大體力和妻子一個晚上做三回,更是在他和妻子高潮的時候,偷偷錄了一段視頻,而這段視頻最終會成為牛老漢用來要挾妻子的法寶。

不管怎麼說,事情到了今天這步田地,我已經沒有退路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儘早回家,只要我回去了,牛老漢就無法與妻子進行再次做愛,而妻子也會因為我的出現,產生心理上的矛盾,畢竟我是她名副其實的老公,無論是在法律上還是道德上面,都是合情合理的。

我堅信受過高等教育的妻子能夠明白這一點,就算妻子不會原諒我的過錯,她也會因為我的出現,而終止她與牛老漢的性關係,這個辦法也是我從牛老漢那裡學來的,既然他能將我和妻子分而治之,那麼我就用同樣的辦法去隔閡他與妻子的繼續發展。

總而言之只要我回去了,牛老漢的一切計劃都會被我徹底打亂,到那時我在伺機而動,求得妻子的原諒,只要我死纏爛打去求妻子,以妻子溫柔善良的性格,她是一定會原諒我的。

當然在求得妻子原諒以前,我還不能打草驚蛇,也就說我回去之後一定要當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裝作一無所知的樣子才行,只有這樣牛老漢才不會對我有所防備,由於牛老漢手握他和妻子做愛的視頻,我不得不為妻子做出考慮。

至於我父親的死要不要說出來,反倒讓我有點騎虎難下了,畢竟牛老漢是知道這件事情的真相,如果我不說的話,牛老漢必然會對我有所懷疑,甚至會猜忌我回來的目的。

可是我要是說了的話,必然會再次惹怒妻子,畢竟父親的死訊是件大事,就算夫妻之間吵架生氣了,也應該打電話告訴她一聲,畢竟作為兒媳婦的她是需要披麻戴孝的,如果妻子知道我沒打這個電話,妻子肯定會認為我已經不在乎她了,有她沒她都行,再加上我之前的出軌,這前後兩件事情放在一起足矣讓妻子對我徹底的心灰意冷,搞不好妻子還會一氣之下和我提出離婚,這樣一來非但沒有挽回妻子的原諒,反倒提前把妻子送給了牛老漢。

但是我又不能說我打過電話了,因為妻子並不知道她的手機已經把我拉入了黑名單,如果我硬是說我打了這個電話,妻子必定會翻開手機進行查看的,到那時妻子自然會發現我在她手機的黑名單里,這樣一來就等於是變向的拆穿了牛老漢的陰謀,而牛老漢為了以求自保,說不定會幹出什麼過激的舉動來,尤其是他手裡的那段錄像視頻,對於妻子而言,那絕對是最為致命的。

「第111 章」

就在我左右為難的時候,我的腦海里突然靈光一閃,瞬間讓我想到了一個萬全之策,我可以假裝悄悄的將父親的死訊告訴牛老漢,並向牛老漢說明緣由,讓牛老漢知道我是擔心妻子會為此感到難過,所以請他替我暫時保守這個秘密,等以後有了合適的機會我再當面告訴妻子。

這樣一來不但不會引起牛老漢的懷疑,反而還能穩住牛老漢,至於牛老漢會不會為了壞我而將事情告訴妻子,經過我的深思熟慮後,我認為他不會將這件事情告訴妻子的。

畢竟這件事情是他親自謀劃的,他所擔心的是妻子知道這件事情以後,會不會和我一同回去祭拜父親,會不會在祭拜完父親之後與我重新和好如初,要知道牛老漢擺好這麼一陣勢,絕非是一朝一夕的事兒,他比誰都清楚這裡面的輕重關系,所以我非常自信的認為,牛老漢是不會在這件事情上對我做什麼文章的。

既然事情已經有了明確方向,我決定今天晚上就打道回府,不過在我走之前,我還是非常有必要將之前的視頻過目一下,以免遺漏我需要的信息和線索,畢竟我都堅持了看了這麼多了,也不差前面那些了。

隨著牛老漢給陌生人發完信息,我繼續將視頻回放向前調去,由於我是從後向前查閱的,因此當畫面中顯示妻子正在接電話的時候,我立即點開了正常播放,然而妻子所接的這通電話正是岳母打來的,從妻子和她母親的對話,我明白了岳母是喊我們過去吃餃子的,顯然岳母的這個電話打的很及時,可是牛老漢卻從中作梗,沒讓妻子去叫我,本來是三個人可以一起去的,硬是叫牛老漢變成了他和妻子單獨過去。

然而就在妻子上摟換衣服的時候,牛老漢偷偷接通了一則電話,這則電話正是陌生人打來的,剛好與之前我所查閱的視頻內容相符,看到這裡我瞬間就明白了,此時此刻我只能用一句話來形容,這他媽的也太巧了吧,我的岳母剛和妻子打完電話沒多久,這個陌生人的電話就打給了牛老漢,由此可見牛老漢蓄謀已久的計劃,也是在這個時候萌生了動手的想法。

緊接著我又繼續向前調看了很多很多回放,而時間就這樣一分一秒的流逝著,我十分仔細的觀看著,似乎早已忘記了時間的存在,直到我做了一個伸懶腰的動作時,我才算徹底的看完了,由於我的監控只能保存一個月之內的回放視頻,因此我用了足足五個小時的時間才把監控看完,其中也看到了很多見怪不怪的事情,只不過那個時候自己還沒意識到事情會發展到今天這步田地。

算了不管那麼多了,從現在開始,我只要小心的走好我的每一步就可以了,既然已經準備回家了,那我就先看看家裡面的情況吧,免得再出什麼岔子,畢竟上次回去的時候,床單上還有兩人做愛的痕跡,但願床單已經被妻子換掉了。

當我打開臥室畫面的第一時間,我就看到了一張嶄新的床單鋪在了床上,緊接著我又掃了一眼整個臥室,發現一切正常,隨後我又調取了客廳、書房、健身房等地方的監控,結果並沒有發現任何異常,這同時也讓我鬆了一口,畢竟我的計劃是不要提前打草驚蛇,所以看到家裡已經被收拾過了,我也就可以放心的回家了。

此時外面的雨已經停了,我看了一眼手機上的時間,距離妻子和牛老漢下班的時間還有一個多小時,我尋思了一下,然後決定現在就回家去,反正和他們遲早都是要面對面的,倒不如先回到家裡去等他們,這樣我還能更主動一些,免得到時被動嘛。

就這樣,我帶著忐忑不安的心情,開著我的路虎車駛上了回家的道路,一路上我的心臟都在急速的跳動,我甚至都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它的每一下跳動,一種從未有過的緊張感,瞬間遍布了我的全身上下,很快我的全身就開始不斷的出現了顫抖,為了緩解這種緊張氣氛,我隨手從煙盒裡拿出了一根煙放在了嘴裡並點燃了它。

隨著香菸的點燃被吸入肺里,那種緊張的感覺才逐漸開始消退,當我回到家的那一刻,緊張的感覺又再次襲來,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我抽了很多根香菸,可是我的身體依然抖動的非常厲害。

看來此時香菸對於我的緊張已經無濟於事了,這還沒見到妻子和牛老漢呢,我就已經抖成這個樣子了,這要是見了妻子和牛老漢,我都不確定我還能不能從沙發上站起來,眼看妻子和牛老漢就要回來了,難道我真的就要這樣一直抖下去嗎?

第112 章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著,就在開門聲響起的那一刻,我的心臟瞬間急劇收縮了一下,這種感覺就像是做了什麼虧心事一樣,緊接著我本能的將目光朝門口的方向看了過去,只見妻子和牛老漢有說有笑的走了進來,當妻子和牛老漢同時看見我在屋裡的時候,兩人臉上原本的笑容瞬間就消失了。

緊接著我們之間形成了一種眼神上的對峙,讓我沒想到的是,妻子和牛老漢的眼神居然完全一致,此時兩個人就像看到了仇人一樣,冷冷的仇視著我。

然而讓我更加無法理解的是,妻子這樣看著我也就算了,畢竟我做了一些對不起她的事情,可是牛老漢這一出又是為何呢,雖然我走的那天晚上說了一些難聽的話給他,但是以牛老漢的奸詐和心機來看,他應該會在妻子的面前裝一裝老好人才對啊。

由於形勢緊迫,再這樣僵持下去也不是個辦法,眼下牛老漢已經無法作為我的啟動跳板了,我必須得從妻子這邊開始了,就在我準備開口對妻子說話的時候,妻子居然直接給我來了一個閉門羹。

只見妻子連鞋都沒換,就急匆匆的跑上了樓,面對妻子這樣突如其來的表現,我立刻感到了迷茫,因為我無法確定妻子的突然離開究竟代表著什麼,這對我來說可能是一種傷害,也可能是一種暗示。

經過我的短暫思考之後,我認為妻子的離開隱藏了兩層用意,其一是妻子真的不想再看到我了,所以刻意的迴避了我,其二就是妻子可能是在暗示著我,讓我跟她到樓上去單獨談談,因為有些話妻子是無法當著牛老漢的面來質問我的。

當然我更願意堅信妻子是第二種用意,畢竟多年的夫妻感情,妻子應該不會這麼無情的,事已至此,我只能搏上一搏了,但願妻子能給我一個挽回整個局面的機會,想到這些因素以後,我毫不猶豫的朝著通往二樓的方向走了過去,就在我準備踏上樓梯的那一刻,牛老漢突然跑到我的面前將我攔了下來。

「你不可以上去!」牛老漢語氣強硬的對我說道。

「為什麼?」牛老漢的舉動讓我感到非常的意外,我完全沒想到他會將我攔在樓下,為了摸清緣由,我淡定的向牛老漢問道。

「你把小雪罵的那麼慘,現在還有臉回來?」聽完牛老漢的這句話後,我無法想像牛老漢憑什麼敢這樣對我說話,這一點也不像我之前所了解的牛老漢,並且從他說話的底氣來看,他已經完全反客為主了,根本不把自己當外人了。

「呵呵,我回來不回來跟你有關係嗎?你算個什麼東西?敢在我家對我說出這樣的話來?」原本打算對牛老漢客氣一點,可是牛老漢卻蹬鼻子上臉,在這一刻我再也沉不住氣了,直接怒氣衝天的回懟了他。

「哈哈,你家?你這個人好健忘啊,當初我為你還完債後,這棟房子就已經是我的了,你怎麼會好意思說這是你家呢?嗯?」在我怒氣的回懟下,牛老漢不但沒有因此而生氣,反而面帶笑容的質問起我來。

沒想到牛老漢的一席話,竟讓我感到無言以對,照現在這個情況來看,今天我和牛老漢之間,勢必會有一個人要哭著離開這裡了。

「行行行,這裡是你家好吧,我什麼都不要,全都給你抵債,我現在只想去見見我的妻子,請你讓開一下,謝謝。」由於牛老漢已經占據了上風,並且事實也正是如此,為了不再和他浪費更多的口舌,我果斷的轉移了話鋒。

「呵呵,說得好,既然你已經承認這裡是我家了,那麼我現在就請你立刻離開這裡,好走不送,再見!」牛老漢用冷笑的方式回答了我。

「老婆。。。我想和你談談,請你下來好嗎?」由於牛老漢這隻攔路虎的阻擋,我根本沒有機會面見妻子,因此我只能硬著頭皮以這樣的方式對著樓上的妻子呼喊道,希望通過我的呼喊能感動樓上的妻子。

然而經過我的幾次呼喊後,樓上的妻子仍然沒有做出任何回應,面對這樣一個結果,我必然是不會死心放棄的,就在我準備繼續這樣呼喊妻子的同時,突然一股強大的力量,瞬間將我推倒在地上。

緊接著便傳來了牛老漢的聲音「瞎喊什麼呀,小雪是不會下來見你的,你就死了這條心吧。」

千算萬算,沒算到牛老漢會有如此野蠻的舉動,這屁股蹲坐的可不輕,還好在怒火的燃燒下,我又重新站了起來,當我將充滿憤怒的目光看向牛老漢的時候,牛老漢也再用同樣的目光看著我。

「你不用那麼看著我,我告訴你,就你這小體格子,我能打你十個你信不信?識相的就給我趕快滾蛋!」牛老漢的這句話對我來說不但是一種挑釁,更是一種尊嚴上的侮辱,我很難想像牛老漢憑什麼可以如此猖狂,要知道他所說的這些話,樓上的妻子可是聽的一清二楚啊,顯然牛老漢並不擔心這些。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