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綠草如茵之回家的誘惑 (中) 原創:扶風柳絮

.

【綠草如茵之回家的誘惑】 原創:扶風柳絮2021/4/29首發:春滿四合院

(中)

『不好意思,兩位,安全門的位置已經沒有了。』 溫柔的聲音從櫃檯後頭傳來,我和小茵兩人只好相顧無言,這幾天市裡的大學扎堆放寒假,現在滿城都是返鄉回家的學生,來機場的告訴又有三車連續追尾的事故,我和小茵也是從一開始的焦急萬分到沒了脾氣,最後只能無奈的接受有可能趕不上飛機的事實。而且由於安全門的位置不開放線上值機,正好女孩子出門,帶的行李又比較多,我們就想在可以在託運的時候同時選座,可是人算不如天算,等我們到機場的時候,安全門的位置已經被人選完了。 『那現在還有窗戶的位置麼?』小茵問道,每次坐飛機,她都最喜歡窗邊了,據她說是看著飛機離地,城市的漸漸遠去,飄淼凌波的意境,會讓人有一種疏離和清冷的感覺。可真是個文藝女青年啊,不過還好,最後的兩個靠窗戶的前後排A坐還是被我和小茵搶到了。 之後安檢倒是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發生功能,我先完成安檢,收拾好行李,看著後邊小茵脫下外面的羽絨服,露出一身校園風的套裝,米白色的毛衫和深咖色的百褶格子短裙,一雙美腿上是膚色的光腿神器,即使如此也絲毫不顯臃腫,藍色的短跟小皮靴上繫著一個同色的小毛球,盡顯是少女的嬌俏可愛。 只是可惜安檢同樣也是個妹子,要不然我的NTR情結倒是可以滿足一下了,想像一下如果是個高大帥氣,眼眸深邃的帥哥,恐怕以女友的性格,肯定不會像現在這麼悠然自得,反而會緊張到面無表情了吧。想著那副畫面,也覺得挺有意思,不知不覺的傻笑出來。 在我還沉湎於幻想的時候,小茵已經完成安檢,來到我身邊,挽住我的胳膊,『阿齊在想什麼啊?』 我回過神來,看著女友臉上純情無暇的笑容,握住女友的手背,『在想怎麼給岳父大人一個良好的第一印象啊!』 『哼。。。算你有心!不過我爸爸那個人有點古板,你到時候可別搞什麼稀奇古怪的花活就行了。』聽到我的回單,小茵心裡倒是很滿意的,不過還是給了我一個大白眼珠子,這副小傲嬌的神態,讓我好像去捏捏她潤嫩的小臉蛋。 『咳咳,我也很古板的好伐,我們肯定有共同話題!』我把手放在下巴上,憑空摸了摸不存在的鬍子。 『哎呀,說正經的呢。。。』小茵嬌嗔,拉起我,兩個人說說笑笑的往登機口走去。 結果等我們到了登機口才發現,飛機居然延誤了,之前還害怕趕不上飛機呢,害得我們白擔心一場。這下可以放鬆下來了,我和小茵整齊劃一的把行李往座椅邊上毅立,齊齊往身後倒去,靠在座位上。 『啊。。。能坐著真好,好舒服。』我伸了個懶腰,感慨道。 小茵卻扭過頭來,看著我,一言不發,眼神中不停的往背包側面的空水杯飄去。 『臭丫頭,你敢不敢暗示的再明顯一點啊。渴了吧,我走的時候說讓你裝一杯水,你還嫌麻煩,是我背包好吧。』 『哎呀,人家著不是害怕時間趕不及嘛。』 『哪有哦,我看分明就是小懶豬不像下樓去接熱水。』 『唔。。。現在渴了嘛!』我去,小茵的撒嬌真是無敵可愛啊,和一隻小白兔似的。 我這回真的忍不住了,捏了捏女友白凈軟滑的小臉蛋,看著眨巴眨巴的大眼睛和下垂的柳眉,實在讓我沒有一點抵抗力啊,『唉,乖乖坐好,等我。』 我嘆了口氣,拿起杯子,去飲水機走去,不知道怎麼回事,這邊接水的人很多,我只好前去更遠的地方接水。 -------------------------------------------------- 等我接完水,舉起水杯,向小茵張望的時候,才發現情況好像有點不對,兩個穿著皮衣,染著黃毛的男人居然正在和女友搭訕。由於離得太遠了,我也聽不清他們說些什麼,只是看到小茵輕輕蹙眉,搖著頭,而那兩個男人卻還糾纏不休,坐在我們的行李箱上,對女友說個不停。 我心急如焚,生怕女友吃了什麼虧,嘴裡不停的說著借過借過,可是剛有一波旅遊團下了飛機,正和我逆向而行,我實在快不起來,等我穿過密密麻麻的人群,能看清楚情況的時候,已經有一個乾瘦的身影見義勇為,挺身而出,站在了女友的身前。 那人穿著簡單到樸素的黑色棉襖,腳上是一雙還帶著土的運動鞋,兩個黃毛則一臉嫌棄和鄙夷的看著那人,眼神里全是不屑一顧,那人則把手自然而然地環在女友的纖細的腰肢,女友則臉色通紅的點了點頭,那兩個黃毛才不可置信離開。而我卻發現那人攬著女友蜂腰的手微不可見的在米杏色的紙質毛衫上下摩挲,直到最後那兩個黃毛徹底離開。小茵才抓住機會,退了一步,微微欠身,以表謝意。 這是怎麼回事?難道就在我離開的這一小會功夫里,小茵就被人欺負了?果然太過人畜無害還是不行啊,我趕緊跑到女友身邊,『小茵,沒事吧,那兩個人怎麼回事啊?』 『對不起啊。。。我應該聽你的話,走之前就帶好水的。』女友委屈的道歉讓我一臉黑人問好,這答非所問啊。 『沒事。。。就是那兩個人,看我一個人坐在這裡,過來搭訕,非要我的微信,還坐在行李箱上不肯離開,還好這位大哥見義勇為,幫我趕走了他們。』小茵說著,伸出一根嫩白手指,指了指旁邊的黑瘦中年人。 我這才仔細的看了看,那人八字眉,三角眼,瘦長的黑臉上滿是皺紋,見我看來,也是憨厚的笑了笑。 『可是我看他也。。。』我皺緊眉頭,神色嚴肅,我可不是小茵那樣善良單純的小丫頭,這個男人剛才分明就再占女友的便宜。 『啊。。。。阿齊,你誤會了,』女友這才知道,原來剛才我已經看到那一幕了,『這位大哥,他剛才假扮我的男朋友,才把那兩個壞人趕走的。。。』女友神色有些扭捏,但是怕我誤會,還是吞吞吐吐地說了剛才的情況。 『謝謝您幫我女友解圍了,』我說著,從座椅上的背包里拿出了兩個水果,塞給了他。雖然女友給他背書,不過對於女友看人的眼力,我可是很持懷疑態度的,畢竟女友總是喜歡把人和事往好的方面去想。 『嘿呦,這個使不得,俺就是看不慣那兩個小兔崽子欺負人,而且小茵閨女也和俺家那丫頭差不多大,哪能不管吶。』說著,黑瘦男人偷偷瞥了女友一眼,小茵並沒有注意到,我卻發現他的目光中有一絲不尋常的意味,雖然更加斷定了這個人也是心懷不軌,但是到人家好歹也是剛剛幫助了女友,我也不能顯得太過不近人情,我沉默地打量著黑瘦男人,腦海中卻突然想到,這樣一個又老又土的男人和女友那欺霜勝雪,高挑纖細的身軀纏綿在一起的畫面,黑與白、粗糙與嬌嫩、汗臭與馨香的強烈對比,居然讓我的小小齊有了抬頭的跡象,如果控制好的話,說不定這趟回家的航程,就不會那麼無聊了,我可不想再配女友翻來覆去的諸如怦然心、泰坦尼克等這樣看過很多遍,幾乎能夠說出每一個畫面的電影了。於是我想說的話,又咽了回去。 『叔叔,你就收下吧,我們路上也吃不完,背著太重了。』小茵看我不說話,以為i我還在為剛才裝作陌生男人女朋友的事情而生氣,為了緩和氣氛,只能故作輕鬆的說道。卻不知道我腦海里早已經模擬過比假扮男女朋友更加深度的交流了。 『是啊,是啊,這都是應該的,沒事。』我順著小茵的話說,把蘋果到塞到黑瘦男人手裡。 看著女友清澈誠懇的目光,他終於收下了水果,也說道,『別叫我叔叔了,俺叫張波,你們要是不嫌棄,叫俺老張就行了。』 我也把我和小茵給老張介紹了一下,當老張聽到我和小茵是XX大學的時候,連忙問起來,『阿齊和小茵都是XX大學的學生麼?那可是重點大學啊,俺家閨女今年也要高考了,俺是個粗人,沒啥文化,也只能打工,回去了能不能請你們給俺女兒指點指點啊。那可就太謝謝了啊。』 那時候我已經大三,但好在女友才大二,又是典型的學霸,輔導一下高三的小女孩應該是沒問題的,不過寒假時間太短,肯定沒法系統的輔導,只能是傳授些經驗吧,女友拍著自己針織衫下鼓鼓囊囊、挺翹豐盈的小胸脯說,『張叔謝什麼,我到時候去幫妹妹補課完全沒問題,高三是很重要的一年啊,我能幫多少是多少,也算是報答張叔剛才的解圍之恩了。』女友笑著說道,雙眼彎成了月牙,兩顆小酒窩掛在稍微有點嬰兒肥的臉蛋上,顯得青春少艾。 我握了握女友的素手,卻在心中冷笑,越發肯定這個叫做張波的男人和剛才那兩個黃毛一樣,都是對女友心懷不軌的。 之後氣氛具有點尬住了,畢竟我們和老張在年齡和視野、興趣愛好上幾乎沒什麼交集。 正在我們不知道該說什麼好的時候,一股汗酸的狐臭味氣味不知道從哪裡飄了過來,我和女友都聞到了,同時皺了皺眉,我向老張看去,『老張,你有沒有聞到一股狐臭啊。』 我說著,就看到老張神色黯澹下來,有些不好意思的說到,『這個味道就是俺身上的,實在不好意思啊。』說這還往邊上靠了靠,旁邊也有其他乘客聞到了,不自覺的空出來一片空間,這讓老張更顯得尷尬。 『對不起啊,我們不知道,不是故意提起的。。。』女友擺手道歉,說著還輕輕拍了下我的胳膊。 可能是之前的經歷讓老張經受了太多的歧視了,所以也做好了強大的心裡建設,『沒事,沒事,丫頭,你們不用道歉,俺也知道這個味兒太沖了,可這也沒辦法,俺之前也找醫生看過,好像說是要做手術,可俺也沒啥錢,又不是啥大事,就這麼拖下來了。。。』 我也口不對心的安慰了老張幾句,心裡卻覺得如果讓女友那嬌艷欲滴的小嘴含住男人那狐臭熏天的雞巴,似乎更讓人興奮了。 -------------------------------------------------- 『登機了,我們走吧,』看著登機口出現的地勤工作人員和顯示牌上的航班號,和女友、老張說了聲,就一起去了登機口排隊。 然而我沒想到的是,到了飛機上我才發現,真是冤家路窄,我的座位旁邊的正是剛才找事的那兩個黃毛,而小茵旁邊居然是老張,這可尷尬了,女友急忙趁著兩個黃毛沒注意,和我說,讓我假裝不認識她,畢竟剛才才和張叔裝作男女朋友才趕走這兩人,現在要是看到我和她這般親密,之前的事情豈不是要敗露,女友是個臉皮薄的女生,而且這種事情怎麼解釋都會讓人覺得越描越黑,更何況剛才還當著兩個黃毛的面被張叔摟了腰,要是被人知道其實我才是它的正牌男朋友,還不得羞死啊,所以我們現在只好用微信交流。 起飛前的等待很是無聊,老張身上的味道又比較大,女友只好側過身子,看著舷窗外的情況和我聊微信,不時的笑出聲來,甜美的聲線讓我的心神酥酥麻麻的,而小茵妙曼浮凸的側身曲線完美的顯露出來,質感絕佳的短裙在修長勻稱的美腿上散開,彷佛是春天裡綻放的櫻花一樣令人賞心悅目,只是可惜,我的視線大部分反而被座椅擋住,似乎。。。不如從小茵身邊的老張那個角度看到的多,這麼想著,扭頭一看,果然老張正神色貪婪的盯著女友的美腿玉足,目光來回掃蕩,絲毫沒注意我已經發現了他的不軌行為。 反倒是我的走神被女友發現,又礙於現在不能直接和我說話,女友只能瘋狂打字,把手機敲得噠噠噠,彷佛女友穿著高跟小皮靴在不停舞蹈,鞋跟清脆的擊打著地面,『想什麼呢?剛才是你說的要聽聽我爸爸的性格,你好投其所好,結果現在又走神!!!我看你根本就沒把這事放在心上!!!』女友的一段文字居然加了六個嘆號,我都能夠想像小茵鼓著小臉的樣子了。 雖然知道小茵並沒有真的生氣,但還是得積極回應,『怎麼會啊,我只是在想。。。嗯。。。』想到之前小茵和我說過伯父是個文化人,有點清高那種,酒量不行,卻還喜歡對影獨酌,很是有點古人的風采,『在想給伯父帶點什麼酒。。。你之前不是說吐槽過伯父酒量不行卻還喜歡喝麼?我覺得得需要那種味道好,度數差不多,能讓人到酒酣微醺的境界才行。』 『啊。。。我不太懂酒啊。。。』小茵有點懊惱,『算了,我還是上網看看有什麼媽媽喜歡的東西吧,酒的事情,你們男人自己想去吧。』小茵轉回身子,看起了淘寶。 在我的狡辯之下,終於把小茵的注意力轉移了,不過也好,這樣小茵的短裙就能到膝蓋上方一點了,不會再被老張吃豆腐了,雖然小茵自己並沒有意識到。不過這種既想展示女友美絕人寰的風華,又覺得這是獨屬於自己的秀色的矛盾心理可真是奇怪啊,可能就像回家的誘惑里的,既然要追求刺激,那就貫徹到底咯,我還沒有達到這種境界吧。 這出乎我意料的是,老張居然主動向空姐要了一條毛毯,當時我還在心底嘲笑老張這才四十多歲的樣子,身子骨已經這般不好了麼?沒有想到的是,之後的一晚上的時間,老張就用小茵的柔美的身體和嬌媚的絕叫,讓我徹底的知道了,他這些年打工鍛鍊出來的身子骨,可絲毫不比我這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差。 老張接過毛毯,卻直接遞給了小茵,說看女友腿上穿的少,怕女友著涼,這份殷勤,就是讓兩個黃毛現在來看,也不會再對女友和老張的關係再有什麼懷疑了。讓女友受寵若驚,這才想到剛才和光顧著男友聊天,大腿上的風光怕是被老張看完了,玉靨緋紅,羞惱交加,卻也沒法發作,老張這不是還貼心的給自己要來了毛毯麼?反觀是自己的男朋友,說是在考慮什麼禮品帶給自己的爸媽,但也不知道真的假的。女友羞澀地向老張道謝,卻把這筆帳記在了我的頭上。可憐我當時還啥也不知道呢。 由於飛機之前延誤的原因,等到所有的乘客都落座以後,飛機接著就進入滑行軌道準備起飛了,長達三個小時的旅途實在無趣,我和小茵也昏昏沉沉的睡過去,期待著睜開眼時,就已經到達了。 可惜的是,是不如人願,我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看了看那手機,飛機才過去1個多小時,迷迷煳煳中看到女友正把小臉擠到舷窗和座椅之間,不知道是不是機艙里空氣沉悶,小茵原本秋水一般的明眸,此刻竟然顯得有些婉轉曖昧。清稚的俏臉也在輕微的晃動,不知道是不是飛機空中遇到氣流顛簸所致。 看到我張開眼的的一瞬間,女友的眼中閃過一絲驚慌異色,卻也只是一瞬間,就被女友很好的掩蓋過去了,小茵掏出手機貼在機艙上,遞給我一隻耳機,螢幕上正是播放的鐵達尼號,這部經典的電影一直被小茵珍藏在手機里,反復品味,現在飛機上無聊,沒想到小茵居然還真的又拿出來看了。 我也只好奉陪到底了,接過耳機,『你可真是看不膩啊,都看了不下二十遍了』,說我我想旁邊看去,原來那兩個黃毛睡著,鼾聲震天。 『恩~我。。。就是喜歡看嘛。。。』女友的聲音很是微弱,似乎是不想打擾到飛機里昏睡的其他人,但是唇齒間吐氣如蘭,帶著三分撒嬌,三分婉轉,三分魅惑,還有一絲不可察覺的難耐。 而此刻鐵達尼號正播放到傑克和露絲在馬車中釋放激情的時候,耳機里全是撩人的嬌喘,我還以為女友因為聞聲而動情,也低聲取笑她,『嘿嘿,小茵怎麼了啊,我看感冒發燒了,而是感性發騷了吧?』 女友的俏臉更紅了,櫻唇微咬,水波似的眸子橫了我一眼,嬌嗔著說,『你。。。說什麼呢啊~腦子裡凈想些奇怪的東西。。。好。。。好好看電影。』 『好嘛好嘛,你就嘴硬。』我說著伸出手,想要去捏捏小茵柔軟可愛、略帶嬰兒肥的臉蛋,卻不妨被女友迅速抬起的小手抓住。清秀纖細的玉指有些顫抖。 『嗯?』我有點吃驚,但是看到小茵那眷戀的眼神時,心中的疑慮盡數放下,微微用力捏了捏女友的柔荑,讓她安心。雖然看過很多遍了,,心裡覺得挺無聊的,但是在女友的溫柔攻勢下,我也只好舉手投降,老老實實的陪著小茵一起看了。 -------------------------------------------------- 我與女友在萬丈高空,指掌相握,心中細細品味,也別有一番溫馨。只是在我不知道的另一面,在被飛機座椅擋住的空間裡,女友側著身子,本來會乍泄的秀色完全被心細的老張向空姐要來的毛毯所遮蔽,似乎沒有什麼可以擔心的了,唯有女友的嫩臀後面,延伸出一條柱狀突起,如果從側面看過去的話,就會發現它還有規律的晃動著,頻率竟然和小茵輕喘的頻率如出一轍。那是老張的手, 在女友的裙下進進出出,女友那明顯散發著情慾的慵懶低吟,女友還以為隱藏的很好,但是我和她早有了多次的肌膚之親,對女友的一呼一吸,一哼一喘傳達出來的意味都了如指掌。 『唔。。。我換個姿勢,這樣側著有點彆扭』女友又呻吟了一聲,對我解釋了一下然後迅速縮回座位,接著座椅的遮擋,轉身摁住老張在毛毯下肆意欺辱自己的手,柳眉緊蹙,一雙美目憤恨地盯著老張那張乾枯卻帶著猥瑣淫邪笑容的臉。 『枉。。。我和阿齊這麼。。。恩。。。信任你,還答。。。啊。。。應給你女兒補課呃。。。』女友已經被老張玩弄了一段時間了,關鍵是沒想到這個看上去唯唯諾諾的黑瘦的小個子居然還是個玩弄女人的老手,趁著我在機上昏昏欲睡的時候,不知道使用了什麼威逼利誘的手法,枯木般粗糙的大手居然成功的入侵到小茵的內褲里去了,而且還讓小茵不敢聲張。 『家長和補習老師先進行深入的交流之後,補習老師了解了情況才能給俺女兒因材施教啊。』老張說這話的時候,一臉正氣,手上的動作卻一點沒有停止的意思,雖然在女友的阻止之下,不像剛才那麼激烈了,但是緩慢的摳弄和抽插,粗糙的手指和指肚上的老繭反而充分的和女友嬌嫩的蜜穴接觸摩擦,每一下的刺激都變得分明,快感變得清晰無比,正在緩緩的積累著。 『不。。。我。。。我要。。。叫人了。。。啊。。。』小茵喘息著威脅,聽在老張耳朵里,卻沒有絲毫的作用,反而有種調情的意味。 『你叫啊,讓全機艙的人都聽聽,XX大學外語系的校花叫床的聲音有多麼淫蕩,恐怕到時候他們只是聽到你的嬌喘,雞巴就全都硬起來了,就算你男友在後頭,也保不住你,你看後面不是還有兩個撩騷你的黃毛嘛?他們肯定很樂意幫我控制住你男友,然後我們一起和你玩玩。』老張的小眼睛裡閃動著狠厲的凶光,小茵只是大學才剛二年級的象牙塔里的學生,在此之前最關心的事情就是好好學習和帶我回家給她爸爸媽媽一個好印象,哪裡會想到居然碰上了老張這麼個老謀深算的淫魔,要是他也像那兩個黃毛一樣,小茵絕對從一開始就不會給他任何機會。但現在女友已經騎虎難下了,就算不會出現老張說的最壞的情形,但是這件事如果聲張出去,她一個薄臉皮的小姑娘,哪裡還好意思繼續在飛機上呆下去啊。更何況,要是被我發現了,小茵很擔心我會做出什麼過激的行為,畢竟之前海誓山盟的時候,我曾說過,拼盡全力不會讓她受到一點點傷害,哪怕是生命這種話。 『你。。。唔。。。無恥。。。了。。。不可以。。。別。。。弄了啊。。。啊。。。』女友被刺激的連話都說不連貫,卻只能壓低了嬌哼,往舷窗邊上靠,想要離老張遠一點。 『怎麼聽到說起來要在你男友面前玩你,你這小嫩屄夾的更緊了,手指都要動不了了,果然是個小淫娃。。。老老實實聽話配合我,就不會再有其他人知道,包括你那個馬上就要被我帶上綠帽的男友!』老張笑著,哄騙小茵。本來聰明伶俐的女友應該能夠分辨出老張話里的真真假假,卻因為機艙的封閉的氣悶環境和被老張撩撥的性弦導致頭腦發昏。雖然嘴上不停的拒絕,但還是不敢撕破臉。這就給了老張鼓勵,讓他更加肆無忌憚的把手指在女友蜜穴里抽送。 我看著小茵這麼久還沒有搞定,老張又不停的衝著女友的方向低聲說著什麼,心知老張肯定在威脅著女友,就想湊過去看看。結果小茵突然把臉轉了過來,螓首抵在機艙上,青絲斜垂,眉頭輕皺,眼波卻如水,女友的這番嬌憨痴魅之態,讓我啞然,下身的肉棒不由自主的硬了起來。 『小茵,怎麼了,身體不舒服麼?』我趕緊問道,這是。。。被老張玩弄到高潮了麼?這種神色,還是我清純可人的小女友嘛? 『沒。。,沒事。。。啊。。。就是可能機艙里太壓抑了,有點頭暈,阿齊,你陪我看那會電影就好了。。。呃。。。』 『你確定沒事麼?我幫你要分暈機藥吧?』 『不要。。。』女友做賊心虛,哪敢再讓我幫她找空姐啊,『我不喜歡。。。那些藥物。。。嗯。。。快看電影吧。。。』小茵說著就點留下播放鍵,手機里的電影又開始了。 鐵達尼號全片一共有三個小時,看到影片快結束的時候,我尿急起來,摘下耳機,交給小女友,『小茵,我想上廁所了,你一個人先看會哈。』既是想去排泄一下,也是想給老張一個機會,看看他到底能把女友攻略到什麼地步。 『嗯。。。好吧。』女友答應著轉回身去,但是卻長出了一口氣,放鬆了下來。 我解開安全帶,叫醒兩個黃毛,就往廁所走去,其中一個黃毛伸了個懶腰,也想要去廁所,就和我一起,排隊無聊,我就趁機和黃毛聊起天來,男人之間最快拉近距離的方法就是品評女人,只好再次借用一下女友了,我在心裡小茵道了個歉。 『老兄,你看那個空姐。。。』我藉口空姐,打開了了和黃毛的話題,卻見黃毛看了一眼空姐,不屑一顧,『一般般,我跟你說,咱們前排靠窗戶的那個小妞才叫正點呢,那盤子,那條子,嘖嘖嘖,我見過的女人里沒有比她更絕的了,可惜找了個糟老頭子啊,看著也不想土豪啊?』 『唉,說不定人家器大活好呢,以雞服人呢,』說則我和黃毛一起笑了起來,那是男人都懂的笑容。不知道各位有沒有嘗試過和別人一起意淫自己的女友呢?那還真是一種說不出的刺激和奇妙的感覺。 -------------------------------------------------- 那邊老張見我離開,一時半會又回不來,便無聲地咧開嘴笑了,深入毛毯地下的手更加不老實起來,而我的離開,讓小茵陷入矛盾之中,本來我在的時候,女友既怕被我發現,卻也不擔心老張做出更加過分的事情,現在我離開,無疑也讓老張更加放肆無度,瘦長的手指在女友裙下小穴里進出的速度明顯加快了不止一倍,如果仔細聽,甚至都能夠聽到噗嘰噗嘰的蜜汁與手指摩擦的聲音。 老張手指長時間的抽插和挑弄,就算女友心裡極度厭惡羞愧,但是身體還是不由自主的分泌出大量的淫液,蜜汁幾乎淌滿了老張的手掌,讓他進退越發自如起來,『閨女,你真是個小騷貨啊,上面的嘴一個勁的說著不要,怎麼下面的小嘴一個勁的吐水啊,這不是相互拆台嗎?』 『沒有。。。都怪你。。。啊。。。別捏那裡。。。』女友聽到老張的調侃,本就羞紅的臉頰更是染上兩片嬌艷的紅霞,陡然變調的聲音又被急促的壓抑在小嘴裡。真不知道老張看上去就是個老實巴交的質樸民工,怎麼會練就了這麼一手挑逗女人的本事啊,更何況我還是小茵的初戀,對於很多床上的事情,她都還沒有經驗,我也很尊重小茵,想等著感情鞏固,水到渠成,水乳交融的時候,在慢慢嘗試。誰成想到在返鄉途中居然會遇到老張啊。所以單純如出水芙蓉的女友的身體正被花叢老手的老張完全掌控,老張的手不停的撥弄著女友嬌媚的花朵,在女友的心湖中盪起一圈圈的漣漪,妙曼的身姿扭曲婉轉,娥眉緊蹙,編貝般的銀牙緊緊咬著小嘴唇,厭惡和難耐兩股情緒在少女的嬌軀里激盪不已。 『誒?俺老張可是個老實人,閨女可不興瞎說,憑空無人清白的。』老張故作驚訝。 『是。。。拿出去啊。。。你。。。我。。。是。。。陰蒂。。。別揉了。。。』女友雙手緊緊住著老張的手臂,神情哀婉淒切,水汪汪的大眼睛裡儘是祈求,如果女友以這副面孔對我,恐怕我早就是女友的裙下之臣了,女友讓我往東我就不敢往西。然而老張知道,自己只不過是和女友萍水相逢罷了,哪裡會在意女友的感受,看到女友這副受氣小媳婦的模樣,更加激起他的慾望,反而加大力度粗魯的捻搓著女友可憐的小肉芽。 『擦。。。你這副發情的樣子可真是太可愛了啊。』 『不行。。。這樣下去。。。啊。。。要到了啊。。。停手。。。啊。。。』畢竟還是少女心性,無論如何女友也不可能接受在這樣一個一群人共處 的公共空間裡被一個認識不過兩個小時的男人玩弄到高潮,強行忍住快感,推搡著老張,大有一副大不了一拍兩散的氣勢,了解小茵的人就會知道,其實這只是兔子急了還咬人的表現,只是徒有其表罷了。但是老張也不確定小茵是不是真的那麼決絕,剛才說的威脅言語只是嚇唬小茵,如果小茵真的能夠向空姐求助,飛機安全組的人員恐怕會第一時間控制住老張。所以老張根據之前和小茵的接觸和了解,就是再賭小茵不想也不敢讓我知道現在的實際情況。 『閨女,你看你咋還急了呢,俺就是看你有點困,想幫你提提神,還大學生呢,咋這麼小氣呢?再說了,還是你先往我懷裡撲的呢?』 『才沒有,我那是昨晚睡的晚了,有點睏了,才不小心。。。』小茵阻止了老張繼續侵犯自己嫩穴的手,剛剛平復了劇烈的喘息,聽到老張這麼說,急忙反駁,但是說話聲音卻越來越小。 原來在飛機上實在太無聊,女友又因為昨晚微信和我聊到很晚,導致才剛剛在飛機上稍微迷煳了一會,結果卻一個不留神,歪著腦袋枕到了老張的肩膀上,順勢又滑到老張的懷裡,小茵驚醒之下,小手一撐,卻正好摁在老張的襠部,好死不死,小茵居然還茫然不知的抓了抓,這可讓老張在也忍耐不住了。 柔順的黑長直烏髮包裹的一張巴掌大的小臉,懵懵懂懂的眼睛,忽閃忽閃的睫毛,搭配上少女剛睡醒的慵懶嬌憨模樣,老張要是沒有反應才不是個男人呢。那身下的雞巴瞬間膨脹了起來,這才讓女友意識到了問題,趕緊收回小手,想要叫出來。 但是老張此刻已經被性慾沖昏了頭腦,趕緊伸手捂住女友的小嘴,另外一隻手伸到毛毯下頭,靈巧的和一隻毒蛇一樣,準確的鑽進了女友的裙底。老張信奉的原則就是有便宜不占是傻蛋,這麼好的機會他哪裡能夠錯過呢。 -------------------------------------------------- 『哎呦,我說閨女誒,你一個不小心,可就苦了俺這個老頭子了,俺在外面打工一年了,都沒碰過女人,你又這麼漂亮,別說俺了,就是正常人,只是看看你魂都得被你勾走了吧,俺明明那麼努力忍耐了,結果。。。』老張低著頭,小聲地和女友抱怨,但是眼神中卻沒有一絲歉意,反而直勾勾的盯著小茵的臉蛋。 小茵平時在學校里都是保持著一個高冷的形象,那些不夠優秀的男生想來對女友都是仰慕崇拜的,而在我和她的閨蜜面前,又是一個可愛到男女通殺的氣質,讓我們對她都是寵溺和保護居多,可沒見過這樣赤裸裸、具有雄性侵略性的眼神。 『我。。。對不起嘛。。。可是。。。你也不能那。。。那樣。。。弄我啊。。。』女友在老張的逼視下,下意識的道起歉來。真是離譜,明明是你被猥褻了啊,怎麼反而道歉呢?女友很喜歡道歉,這也是我後來才發現的。這也是小時候家長過於嚴厲的管教,導致小茵缺少自信而產生的後遺症吧。唉。。。 『那好吧,我也不再弄你了,換你幫我打出來吧,要不然我這樣一直硬著,連站都站不直,一會兒可怎麼下飛機啊。』老張看到女友居然主動道歉,趕緊乘熱打鐵,提出自己的要求。 『啊?』女友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小小的臉上充滿了大大的疑惑。順著老張的眼神,才注意到他的褲襠上卻是撐著一個帳篷,這才反應過來,那帳篷看上去規模還甚是驚人,不知道這五十多歲,光看年紀甚至都能做女友爸爸的人,是怎麼保養的,如果讓我見到,說不定還要和他探討下著養生保健的秘訣呢。 老張也不含煳,直接抓小茵素手,扯過原本蓋在女友腿上的毛毯,搭在自己腿上,暗中解開腰帶,露出雄偉的男根,讓女友握住,開始上下擼動,同時一股刺鼻的酸臭味道也散發出來。 女友想要遠離,但是那猙獰兇狠又難看的肉棒的火熱的溫度燙得小茵不知所措,不敢亂動,只能隨著老張的指揮,柔柔的握住肉棒,輕輕的擼動起來。另一隻手微微的捂住鼻子,但是那股難聞的狐臭,無孔不入的刺激著女友的感官,提醒著女友,手裡握著的是一個又臭又窮的老男人,而非自己心悅的男友的肉棒。 『怎麼。。。真燙。。。啊。。。它。。。它在跳啊。。。』女友小聲驚呼,老張那條鐵鉗一樣細長而堅硬的雞巴似乎也聽到了小茵的讚嘆,越發的堅硬起來。 『少見多怪,你男朋友的肉棒不會跳嘛?』 『。。。』 『不說話?那就是不會咯,真可憐,你男朋友才幾歲啊,就硬不起來了麼?可憐這麼漂亮的閨女,居然以後就要守活寡咯!』老張欺負女友不好意思和他說這些私密的話題,居然故意曲解女友。 『才不是。。。阿齊。。。很厲害的。。。他很。。。很硬。。。』小茵漲紅了粉臉,小聲為我和老張這個淫辱自己的人爭辯。 『哪裡很硬啊?』老張故意問小茵,非要逼著女友從櫻桃小口中吐出淫穢的詞語。 『。。。那。。。你。。。』女友最終還是害怕在飛機上被別人聽到,噘著小嘴訥訥地說不出口,可是那副欲言又止,軟嘟嘟的小嘴,就只是看一看,也讓人十分的享受啊。 我在排隊上廁所,無疑是沒有這個福分了,而老張就在欣賞著小茵在昏柔地光線下絕世精緻的容顏的同時,還享受著少女細嫩小手的極致撫慰,再想到平時女孩這雙素手是用來握住學習使用的文具,是練習優雅的古典樂器,現在卻只能握住自己的肉棍,這讓他十分快慰。 還好暫時沒有進一步的動作,這也讓女友鬆了一口氣,心想著如果就這樣給他擼出來,可以換來一路上的安寧,似乎對於幫助一個陌生男人在飛機上打飛機,也並不是那麼難以接受了。 魯迅就曾經說過,中國人的性情是總喜歡調和,折中的。譬如你說,這屋子太暗,須在這裡開一個窗,大家一定不允許的。但如果你主張拆掉屋頂,他們就會來調和,願意開窗了。 女友以自己為老張手淫作為代價換取老張不再玩弄自己的小穴,也算是說魯迅說的這種妥協吧。 想到這裡,女友的小手也稍微主動起來,女友藕臂晃動,柔軟細膩的掌心就掠過老張膨脹起來龜頭,連帶著馬眼裡流出的少量的前列腺液,潤滑了女友的手和老張自己的肉棒。女友素來愛潔,但是此刻從男人排泄器中流出的淫亂液體和小茵的柔荑不得不為了統一的目標而一起做功。 『你這樣不行啊,太乾燥了,沒點花樣嗎,看你和阿齊那個膩歪樣子,床上肯定妥妥地是個騷娃,就這?我怕是到飛機降落也射不出來,你要不怕一會阿齊回來發現,你就這樣吧!』老張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我。。。不是。。。唉。。。。』女友想要反駁,自己不是什麼騷娃,但又覺得沒什麼意義,只好按照老張的要求,在毛毯下摸索著把老張的包皮擼下來,露出更為敏感的龜頭和肉環,大拇指在系帶左右來回挑弄,其餘四根蔥削細指,優雅而靈活的在挺立的肉棒上遊走,彷佛在彈奏一曲動聽的歌曲。 不過可能是因為刺激太柔和的原因,老張硬挺的雞巴絲毫不為所動,之後女友的柔荑更是全力施展,又揉又搓又握又擼,變化多端的手法卻沒有什麼效果,莫非這就是所謂的一力降十會麼?反而是被老張嘲笑起來。 『還不承認,要不是你和阿齊都是大學生,就憑你這專業手法,俺真的很懷疑閨女你是不是在哪個按摩店做兼職啊?』老張幸災樂禍,看著漸漸喘息起來的女友笑著調侃。 『閉。。。閉嘴。。。才不是。。。你。。。別說話。。。』女友正在氣惱,擔心我回來時老張還沒有射出來,反而纏著自己不放,現在他還在那裡說風涼話,手上力度不由得重了一些,剛才女友使用的那些手法,確實是專門學過的,但卻不像老張說的那樣,而是在被我調侃之後,發揮了學霸本色,上了專業的學習網站下載了相關的視頻,特地拉上我作為模特,研究了半個晚上,不過那種情況下,我和小茵都很放鬆,輔助潤滑又多,更兼全身心投入,自然很快就被女友榨出了精液,和眼下的情形不可同日而語。 不過老張可不會因為女友讓他閉嘴他就閉嘴,反而是說道,『閨女,要不你給俺口吧,我看就你這個手法,還很有待提高啊,要是你有興趣,俺回去可以帶你去找個按摩店讓你學習下,嘿嘿嘿,你既然輔導俺女兒學習,俺也找個老師輔導輔導你學習唄。』 得寸進尺!!!女友心中委屈萬分,明明自己都那麼努力了,退讓了這麼多,他還是不滿意,可是真的不想被阿齊知道啊,眼淚在眼眶裡打轉,似乎要哭出來了。看著女友的模樣,老張性慾大漲,摟過女友脖子,把她的頭往下摁。小茵自然不能讓他得逞,只是一個勁的躲開。 『你看,你的好男朋友可快排到了。』女友聞言,向我方向看來,見我前面真的只有一個人了,心神一分,驚慌失措之下,居然真的被老張摁了下來,刺鼻的狐臭撲面而來,刺激的小茵張嘴欲嘔,然而還沒反應過來,老張細長的肉棒已經趁虛而入,帶著一股腥臊味道,從女友的口腔,鼻腔多方位侵襲,一時間激的女友一陣頭暈眼花,眼前似乎看見了一個屠宰場,而那令人作嘔的味道就是從那裡散發出來。 小茵想要逃避,卻又不敢大動干戈,這就然老張輕而易舉的就壓制住了小茵的反抗,丁香小舌抵著老張陰莖最頂端的蘑菰傘,想要把這個入侵者趕出去,反而帶給老張雞巴一種不同的刺激,加上嘴裡的津液充沛,更加潤滑。老張攏起女友的秀髮,一提一放,帶來的快感就比剛才女友只是用手擼動要多得多。 所謂久入魚肆,不聞其臭,女友被老張的狐臭所包圍,漸漸也聞不出來了,只剩下又長又硬的肉棒不停的在女友口腔里征伐,龜頭頂著女友的上顎,撞擊著女友的小舌頭,刺入溫熱狹窄的喉嚨中,女友則捲起舌頭,沿著陰莖正下方的尿道管和暴起的血管遊走舔舐,但是仍然不安發出聲音,生怕驚擾了其他人,發現自己的醜態羞事。 終於在女友的努力之下,老張的雞巴開始出現顫抖,龜頭也不停的放大和縮小,眼看就要在女友口中射出骯髒腥臭的精液了,但女友沒有絲毫的牴觸,反而有些興奮和激動,因為這意味著終於要結束了。 但是還沒等精液噴出,女友就被老張粗暴的拽了起來,原來是航程過半,空姐開始給乘客分發餐盒了。而女友由於太過緊張,根本沒有注意到遠處的動靜,只顧著看自己周圍有沒有人發現自己的淫亂行為和專心為老張舔舐吮吸雞巴,等到空姐推著餐車到了前一排的座位時,才被老張拽起。 而老張只是坐直了身子,面不紅,心不跳的湊到女友耳邊說,『別停下來,繼續用手擼,否則我就把毛毯揭開,讓大家都看看你這個小痴女在做著什麼騷浪的事情。』 『胡。。。胡說。。。明明是你逼我。。。』 『誰會信呢?』老張一句話就把女友吃得死死的,小茵還想反駁什麼,但是空姐已經彎下腰,看著小茵和老張,露出職業的微笑,『您好,今天又牛肉麵和魚肉飯,請問您想吃什麼呢?』雖然嘴上這麼說著套話,可是看到女友緋紅的面色,甚至嘴角還掛著一絲不知刀是涎液還是精液的莫名液體,空姐眼裡全是掩飾不住的別解釋,我都懂的笑意。只是著笑意里還有一絲疑惑,畢竟女友的可愛嬌俏和老張的土頭土腦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不過只要是你情我願的,空姐也不會多管閒事的。 好在老張左邊的乘客,只是說了句不想吃飯,就又繼續睡了過去。老張則對空姐投來的眼神視若無睹,『給俺們兩份牛肉麵,哎呀,著飛機上的晚飯,還是第一次吃呢,也不知道啊會不會和蘭州拉麵有什麼不一樣哈。』 這樣沒見識的話,聽了直讓小茵想捂住臉,可是這麼近的距離,她也不敢就直接把手從被毛毯覆蓋下的褲襠里抽出來,否則空姐一定會發現問題的,只能苦著小臉,沖看向自己的空姐點了點頭,空姐這才把兩盒牛肉意面遞了過來。 女友想伸出手去接過飯盒,結果卻被老張搶先一步,『哎呀,真是對不起,俺閨女友點不舒服,俺幫她拿吧。』 空姐聽到了,妝容精緻的臉上滿是不可置信的神色,瞳孔地震級的顫抖,似乎不敢相信,這麼漂亮的女生是旁邊這個又老又丑,一臉風霜土氣的老男人的女兒,可是男人腿上蓋著的毛毯下邊,那雖然微小,但是仍能夠被察覺的起伏,明顯就是女生在幫老男人揉搓肉棒啊,開始還以為是個土氣的暴發戶找了個伴遊女,沒想到竟然是父女麼?拿著豈不是亂倫了,現在都玩的這麼大的麼? 空姐呆住,終於引起了同事的注意,但空姐趕緊敷衍著同事的詢問,她可不想在飛機上鬧出什麼頭條熱搜,而且看女友也沒有反抗,估計就是兩廂情願,自己又何必強出頭呢,逃也似的推著餐車,繼續分發晚餐去了。 空姐沒說什麼的離開,讓小茵鬆了一口氣,看著老張那張滿是皺紋的臉,神色復雜,俏麗的臉上滿是無奈卻又無助的神色,而這副樣子,更讓老張心動。 『擼快點,一會空姐還要來收垃圾呢。』 女友聞言,想到確實如此,而老張已經放下小桌板作為遮掩,旁邊的乘客則還在沉睡中,我也還在廁所沒有回來,如果不儘快滿足老張的要求,很怕老張要對我說些什麼,只好橫下心來,別過頭去閉著眼,柔荑加大力度,攏握住手心的肉棍,盡心盡力的搓揉起來。 女友看似豁出去了,但是顫抖著的睫毛還是出賣了女友內心的惶恐,不過老張卻十分享受這樣的侍奉,也不再強行堅持,伴隨著女友快速的擼動,就讓滾燙灼熱的精液全部射滿在女友的白嫩小手上了。 『好了吧。。。阿齊快回來了。。。』女友抽出小手,想要從包里拿出紙巾擦拭,卻被老張一把按住,『你又要幹什麼?』女友被老張制止,委屈的眼淚都快流出來,怎麼就碰上這麼個能隱藏的淫魔啊。 不負女友心中所想,老張如同惡魔低語般的說出,『把俺的精液拌到麵條里吃了,快一點,俺想看看。』 『什麼???怎麼可以!』女友掙扎著想要把紙巾從老張手裡抽出來,趕緊擦掉手上的液體,想到著黏煳灼熱的液體是從老張這個令人厭惡的乾瘦黝黑的半老頭子的雞巴里射出來的,就讓小茵無比噁心。 『你擦了以後也會有味道的,阿齊肯定知道這個是什麼味道,你最好按照我說的做,要不然我可不敢保證到時候我會怎麼幫你給阿齊解釋哈哈哈。』 『你。。。無恥。。。』小茵圓圓的眼睛裡全是憤怒,甚至想把滿手的精液都抹在老張的那張可惡的臉上。但是剛一抬頭,就看見我我正往回走,心肝一顫,蹙眉咬牙,把滿手的精液在牛肉麵里一抓,然後又用紙巾擦乾手上的油漬。這才遮蓋住了那股精液和狐臭的味道。 女友抬起頭來,我正好經過,看到的景象正是,女友捧著餐盒,一臉為難的神色。 我調笑著說,『呀,今天是牛肉意面啊?飛機餐還不錯嘛,小茵你怎麼不大高興的樣子,不好吃嗎?不好好吃飯的話,會長不高。。。嗯。。。長不大的哦。』我說這以為老張聽不懂的話,實則是在暗指女友曾經和揣著胸前兩隻小白兔和我抱怨她們長不大的事情。 但其實看到女友的神色,在我去廁所的這段時間裡,老張和女友之間一定發生了什麼,唉,雖然沒能請也目睹,但是周圍空氣中充斥著的澹澹地味道,還是被我敏銳的分辨出來,想到女友那粉嘟嘟的小嘴裡現在說不定就含著這個年紀尚能夠做她爸爸的村炮老男人的精液,我幾乎的肉棒幾乎要衝破重重阻礙,指天挺立了。不過好在一切都還在掌控中,老張現在就像一個擇人而噬的沼澤,包裹吞噬著女友,而我的存在,就是一根隨時能夠拽女友脫離的最後的保險。 『對啊,對啊,你們這大學生就是懂得多,有見識,閨女多吃點營養豐富了,身體才能好。』老張神色誠懇,但還以為我不知道呢,所以心裡卻樂開了花,能讓小茵這等人間絕色當著她男友的面,吃下自己的子孫精液,也不枉此生了。 就這樣,在我的的幫助下,我的單純美好的學霸校花女友,親口在飛機上吃起來一份特殊的、攪拌著粗鄙民工的腥臭精液的飛機餐。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