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奶班長張子佳的強迫露出 (2 羞恥C位表演) 作者:wang3678414

.

大奶班長張子佳的強迫露出

作者:wang3678414 2021/04/30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新增人物:

孫洪洋:班級藝術委員,C+罩杯。多才多藝,是學校舞蹈社社員,可能常年舞蹈鍛鍊原因,身材凹凸有致,挺翹的蜜桃臀,大奶細腰,不僅異性關注也是同性羨慕的對象。乳頭內陷,異常敏感,孫洪洋一直擔心自己是不是有問題。大大咧咧,老好人性格,願意幫助朋友出頭,看不得別人受委屈。平常由於總是要上舞蹈社,穿脫舞蹈緊身衣不方便,所以總是穿著舞蹈緊身衣上課,也讓周圍的異性開心的困擾不已。

呂小鷗:呂小鷗是個個矮天真可愛類型女孩,胸圍B+,雖然不算班裡最大,但是因為體型較小,所以胸圍顯得很大。鄰家乖乖女一樣的角色,性格弱勢,所以總是不經意會得到同性和異性的幫助。但不知道為什麼和張子佳特別合不來,對性方面沒有常識,總是和異性相處間不注意保護的俯下身,露出還在發育的誘人乳溝。

--------------------------

2 羞恥C位表演

某年夏天,張子佳所在的高校正準備開展文藝表演評選。

傍晚張子佳的班級正在上晚自習,班主任趙傑走進教室,站在講台桌上對著低下埋頭學習的學生乾咳了幾聲。

「同學們,先停一停,我說個事。」趙傑清了清喉嚨說道。

整個班級幾十顆腦袋齊刷刷的抬起來,紛紛帶著好奇的目光看向他們的班主任。

「是這樣,」趙傑拿起粉筆在黑板上寫下文藝表演晚會,幾個白粉大字,「學校呢,要舉辦一場文藝表演評選。」

底下的學生聽了之後頓時發出嗡嗡的討論聲。

「終於能放鬆幾天了。」

「你想美事吧。」

趙傑的班主任威嚴不容許這樣的微小討論聲,他輕拍了兩下講台桌。

「先靜靜,聽老師說完。」趙傑說道。

講台底下又復歸平靜。

「這次的文藝表演評選,」趙傑雙手撐在講台上,「最後一名是要被罰掃全年級廁所的,」他的目光銳利起來,「我不要求你們拿什麼第一名,但是也絕不能拿最後一名。」

張子佳聽到文藝表演想著自己能大出風頭,又看見班主任一臉的凝重,她覺得這件事肯定非常重要,自己一定要爭得這次班級主負責的位置,也好讓自己在班主任心目中的地位再提高提高。

「你們看誰能接過這個任務?」趙傑問道。

底下的學生人頭攢動,一時間你瞥我,我看你,半天也沒人站出來。

這時張子佳站起來,自告奮勇道:「我是班長,我來!老師!」

「還有其他人要和張子佳同學競爭一下嗎?」趙傑環視了一圈。

底下的學生都搖頭答道,「沒有。」

「那這次的負責人就給張子佳同學了,」趙傑嚴肅的說道,「你們都要聽張子佳同學的統一籌劃,知道嗎?」

「知道了!」

這是一個星期前的一次班級小會,張子佳在這次會議上順利的當選了文藝表演負責人。

張子佳想出的表演主題是比基尼舞蹈,她認為這樣的舞蹈肯定能夠吸引師生們的注意,一下子抓住他們的眼球,畢竟誰不想看美女。

張子佳在這七人的團隊里擔當的是C位,可是她的舞蹈跳得卻是最爛的,所以那些團隊里的女生都對張子佳心懷不滿,又因為班主任的關係,她們也是敢怒不敢言,只能默默的忍受張子佳的挑剔和自大。

一個星期後的排練室,排練室是在學校文藝樓里的閒置教室進行的,張子佳此刻正在和六個女同學在排練舞蹈。

「停一下,停一下,」穿著黑色比基尼套裝的張子佳轉過身來,她雙手叉腰一臉的不滿,傲人的雙乳挺在胸前,「呂小鷗,你在幹什麼,怎麼又走神了,這是今天第幾次了?」

呂小鷗是個比較靦腆的女生,她一聽見張子佳的喝聲,臉蛋就紅了,支支吾吾的說道,「對不起,班長,我有點害羞,這個比基尼太緊了,勒得我不舒服。」

「什麼害羞啊,你就是注意力沒集中,給自己找藉口,」張子佳說道,「還有就你那小奶子,有什麼太緊的。」

「班長奶子倒是不小啊,」孫洪洋見到呂小鷗被欺負,她回懟道,「還不都是沒用亂晃的贅肉!」

孫洪洋一說完,幾個女生都笑了起來。

藝術委員孫洪洋和呂小鷗的關係比較好,平時為人和善人緣不錯,加上甜美的長相,在這幾個女生團體中,大家都更願意聽她的話。

「你說什麼你,」張子佳走到孫洪洋面前,她走動的時候,胸前的大奶子一晃一晃,「我訓呂小鷗,跟你有什麼關係。」

排練室裡面一下子充滿了火藥味,氣氛瞬間上升到了冰點。

孫洪洋本身就對張子佳這次演出安排頗多不滿,面對張子佳的盛氣凌人,她也不甘示弱,她挺起自己的C罩杯雙乳,瞪大著眼睛看著張子佳。

「我為什麼不能說,」孫洪洋說道,「我是藝術委員,何況我說的本來就是事實。」

張子佳看著孫洪洋敢對自己挺著胸膛叫板,她就覺得自己的威嚴受到了侵犯,她的那顆自尊心一下就冒火了。

「你還敢跟我挺胸叫板,」張子佳回道,「就你這小奶子,想晃還晃不起來呢?」她說完還不忘伸出雙手挺挺自己的雙乳。

面對張子佳的優勢,孫洪洋確實無話可說,不過她也不是好欺負的。

「你作為班長又是這次表演的策劃人,」孫洪洋據理力爭,想要道理說服張子佳,「應該好好幫助同學,憑什麼一而再再而三的找呂小鷗麻煩。」

孫洪洋說完,其他幾個女生都圍上來,拉住她的手臂,紛紛勸阻她,讓她別說了。

「怎麼?身材比不過,」張子佳說道,「現在開始找理由啦?我是負責人,我想怎麼說怎麼說,你個小奶妹管不著,」她環顧著圍上來的女生,說癮上來,她亂罵一通道,「還有你們,都是飯桶,一個舞都跳不好!」

張子佳如此豪橫的作風,實在引起了這些女生的反感,可是張子佳背後的靠山是班主任,她們也不敢和張子佳正面衝突。

「你們別吵了,」一旁觀看的呂小鷗,這時候輕聲的說道,「都是我不好,你們別吵了。」

晚上到了八九點排練終於結束了,等到張子佳出去之後,幾個女生就圍坐著商量了起來。

「這個張子佳太蠻橫了,」陸佳佳說道,「真是太令人討厭了!」

「是啊,」許瑩瑩說道,「明明是洪洋的C位,她非要搶,搶也就算了,跳得那麼稀爛,還覺得自己跳得挺好,真是無語,我們得好好治治這個三八婆,」

孫洪洋說道「給他點教訓就好啦」。

陳明明「不如我們當天偷走她的比基尼,讓她無法參加,怎麼樣?」

「我覺得可以!」許瑩瑩說道。

「這樣不好吧,畢竟這也是班級榮譽」孫洪洋糾結道。

「張子佳那個騷逼不是說他晃奶子晃得好嘛,那就讓大家都看看他怎麼晃得」許瑩瑩怒道「要不然一直欺負大家」

幾個女生七嘴八舌的,在幾個女生慫恿下孫洪洋接受了這個建議,她們受張子佳的氣太久了,都是一心想要整整張子佳。

「這樣會不會出事啊!」呂小鷗膽子最小,她很害怕受到班主任的責罵。

「沒事,」孫洪洋拍拍呂小鷗的手背,輕聲說道,「出了事,我們擔著。」

幾個人都商議好約定在文藝表演那天,讓張子佳好好出出醜。

高校的文藝表演如期而至,演出的會場定在學校的體育室,體育室占地面積大能容下全校的師生,實在是這次文藝表演會的最佳場所。

臨時的更衣室里人來人往,張子佳和幾個同學都準備換上比基尼泳衣。張子佳打開自己的包,她翻找了半天也沒有找到自己的比基尼泳衣,她一下子慌了,演出馬上就要開始了,自己找不到泳衣這可怎麼辦。

「你們誰看見了我的泳衣,」張子佳朝著幾個女生吼道,「我的泳衣不見了。」

幾個女生都擺出一副茫然的樣子,紛紛對著張子佳搖頭,說自己沒看見。

張子佳見出了緊急情況,立馬跑出去準備去找班主任商量對策。

孫洪洋幾個女生見到張子佳出去之後,露出了竊笑,張子佳的泳衣是她們偷藏的,目的就是要張子佳在這次文藝表演出醜。

張子佳跑出更衣室,找到正在組織班級入場秩序的班主任,趙傑看見張子佳一臉慌張的樣子。

「怎麼了?慌慌張張的。」趙傑眉頭緊鎖,這次比賽私底下也是跟績效工資相關聯,他可不想在這種關鍵時候出大問題,「是不是出什麼事情了?」

「老師,我的比基尼找不到了。」張子佳說道。

「怎麼會找不到呢?」趙傑一聽到比基尼雖然性慾被觸動了一下,但還是保持著正經,「你是不是放在哪裡,忘記了?」

「沒有啊,我昨天就提前放到更衣室里了,」張子佳愁眉苦臉的說道,「不知道為什麼不見了,沒有比基尼,我就不演了。」

「這可不行啊,張子佳同學,」趙傑一看張子佳要辭演,他立刻苦口婆心的勸道,「在這種時候你怎麼能打退堂鼓呢?你這樣老師要批評你了!」

「可是沒有比基尼,我怎麼演出呀?老師,」張子佳問道。

「你應該學習紅軍長征的精神,」趙傑趁機拍拍張子佳的肩,摸著張子佳的香肩,「克服一切困難,有了困難就要自己去克服,碰到問題老找老師怎麼行。」

「那,好吧,我自己找點什麼東西替代遮擋遮擋吧,」張子佳垂頭喪氣的回答道。

「去吧去吧,演出馬上要開始了,別讓老師失望啊!」

趙傑說完就轉身去處理班級的秩序了,張子佳毫無頭緒的走回更衣室。

幾個女生見張子佳回來了,都假假惺惺的上前問道,「怎麼樣了?班長。」

「找不到,我和老師溝通了,準備找什麼東西代替。」張子佳說道。

「能找什麼的東西代替呀,」孫洪洋故意說道,「更衣室裡面除了雜物,什麼都沒有。」

張子佳因為丟失了比基尼泳衣,班主任讓一些同學來後台幫助尋找,一些好事的同學紛紛都湧進演出室,他們其實並不想找張子佳的比基尼泳衣,而是想看看張子佳如何出醜。

眼看演出就要開始了,這時豬哥站出來提出建議。

「不然讓其他人幫助用手遮擋吧。」豬哥那張憨臉,說話的肥肉就一抖一抖的,「你們覺得呢?」

雖然大家都只知道這個主意特別蠢,可是他們的目的根本就不在解決危機,而是讓張子佳出醜,他們都裝出一副煞有介事的樣子。

「我看可以啊。」

「豬哥這個辦法,我覺得可以。」

同學們七嘴八舌的在那裡贊成豬哥的想法,張子佳的思維一下被干擾了,她腦子一片空白,在那裡猶豫不決。

「班長是不是怕了?」

「班長再不決定演出就要開始了。」

「是啊,到時候老師肯定會罵你的。」

「你不想讓全班同學跟著你掃廁所吧。」

張子佳面對同學們的慫恿,她的心裡七上八下的,她忽然轉念一想,不管怎樣先完成這次任務再說吧。

「行吧,只能這樣了。」

整個演出室里的同學看見張子佳答應了豬哥的主意,都興奮的期待看著張子佳到時候怎麼演出。張子佳心裡的大石頭雖然落下了,可是她一想到自己等下要在全校的師生面前全裸演出,她的心裏面就更加不安了。

女生們都在一旁靜靜的看著,一看見張子佳採納了豬哥的主意,都在心裡暗想「這個騷逼果然騷,這都敢表演」。

許瑩瑩一直對張子佳不滿,看到張子佳答應出演心中暗喜,她覺得拿手擋這個主意太蠢了,果然是胸大無腦。不過她念頭一轉,一個更加惡毒的想法悠然而生。

許瑩瑩悄悄的退出人群,她碰了碰身邊的陸佳佳,把她叫出更衣室。

「怎麼了,」陸佳佳疑惑的問道,「瑩瑩,把我叫出來幹嗎?」

「你去找王甲他們,」許瑩瑩說道,「跟他們說班長等會表演需要助演,讓他們趕緊過來。」

「好啊,」陸佳佳一下就明白了許瑩瑩的心思,「我現在就去找他們。」

許瑩瑩看著跑開去的陸佳佳的背影,她嘴角露出陰森的冷笑,走回了更衣室。

「那找誰遮掩啊,」 許瑩瑩乘機假作問詢,「我看不如找王甲他們吧。」

在場的同學都覺得這個提議很有意思,王甲和張子佳素來就有恩怨,現在找他們幫手,張子佳肯定很難受,那些好事的同學都贊成許瑩瑩的提議。

「我看可以啊。」

「不知道班長怎麼想。」

「還能怎麼想,都這種時候了。」

張子佳被突如其來的情況,弄的六神無主,面對許瑩瑩的惡意提議,她第一時間也沒有反應過來,她現在的腦子裡只想著怎麼圓滿的完成任務。

「那就先這樣吧,我去更衣室了。」張子佳撂下這句話就離開了演出室。

王甲他們被陸佳佳喊到演出室,許瑩瑩和他們商量著,到時候他們就作為幫手幫助張子佳遮擋身體,在演出的時候故意給張子佳難堪。

張子佳進入更衣室後剛脫光衣服,王甲就帶其他兩個人強行推門進去,把張子佳嚇了一跳。

「你們這些人是豬嗎?」張子佳忙捂著羞處怒氣沖沖的罵道,「進來不知道敲門啊!」

王甲他們一進來就看見張子佳赤裸的身體,一對大奶子立刻就吸引住了王甲眼球。

「班長,你的大奶子還是那麼豐滿,」王甲色眯眯的說道,「看了真想揉啊。」

「是啊,」劉乙說,「下面的騷逼毛也特別漂亮。」

「對對對,」張丙說道,「上次沒嘗過,這次我都想操你的逼了。」

王甲三個人直勾勾的看著張子佳的身體,眼神一直不停的在張子佳的身上游移著,臉上的表情都是一臉的痴漢相,從他們臉上透露出來的信息就是想把張子佳狠狠的操一頓。

「看看看,看你媽逼,」張子佳面對這個人的眼神有些不耐煩起來,「整天就知道看。」

「班長,你奶子那麼好看,」王甲說,「幹嗎不給我們看啊,哈哈哈哈,上次投籃在操場上又不是沒看過。」

劉乙和張丙也被王甲的話給逗樂了,三個人同時在更衣室里哈哈大笑起來。張子佳又想起之前給這三個混蛋欺負的事情,可是她還是決定忍下這口氣,畢竟文藝表演還要靠這三個東西幫忙,要是把他們惹急了,到時候班主任怪罪下來,她以後可就不好在班級里混了。

「你喜歡看,」張子佳淡淡的說,「就看個夠唄。」

「說正事吧,」王甲說道,「等會演出你想我們怎麼做。」

「我想你們幫我捂住關鍵部位,」張子佳說,「奶子,還有逼逼。」

「這個沒問題啊,」王甲說,「到時候我和劉乙捂住你的左奶右奶,張丙從後面兩腿之間穿過捂住你的逼就行了。」

「那就這樣說了,」張子佳說道。

張子佳和王甲他們把事情約定下來,她的心裡總算是不再緊張了,可是接下來更大難題就出現了,讓她這樣在全校同學面前演出,以後會不會對她的形象有損,而且這麼羞恥的姿勢會不會影響到打分,這些問題都讓張子佳疑慮重重,她在心裡嘆了口氣,現在也沒時間考慮這些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那先排演一下吧。」張子佳說道,「不過你們的手可要老實一點,不然小心老娘剁了你們的爛手。」

一聽到排演王甲他們就不懷好意的笑了,王甲走上去伸出手掌捂住張子佳的左奶,劉乙也同樣捂住張子佳的有奶,張丙則在下面用手掌貼住張子佳的騷逼。

「班長,你看這樣可以吧?」王甲問。

張子佳覺得這樣的遮掩方式確實太過羞恥,她心裏面總是有著異樣的感覺,自己的奶子和逼穴被三個人捂住,這樣走出去讓人看見了,還不讓人笑話死,但是現在事情已經成定局了,而且演出的時間,等會就到了,現在想反悔已經來不及了。

「那就這樣吧,」張子佳說道,「你們出去後都老實點,知道嗎?」

「知道了,」王甲他們隨聲附和道。

張子佳就這樣在他們三人的掩護下走出了更衣室,一路上的肢體接觸讓張子佳的身體感到不適應。王甲他們也趁機一直在對著張子佳進行有意無意的猥褻,時而使勁捏住她的奶子,時而單手使勁蹭蹭她的騷逼,張子佳心裡也清楚這三人懷著什麼目的,不過事已至此張子佳也已經無法挽回了,只好強忍著心中的羞恥和不時湧上來的快感。

四個人走出更衣室,同學們已經在演出後台集合了,看見張子佳四個人過來,一時間也是驚訝的說不出話來。人體遮掩的方法確實太過下流了,有些部位都會隨著走動而經常暴露出來,一些在場的同學看到這樣色艷的場景,也是忍不住在腦子裡意淫開來。男生們的胯下的雞巴一看見張子佳的半裸身體,早就硬得要破襠而出。

張子佳剛走到同學們面前,王甲就故意使壞,他假裝鼻頭癢,他便放下手掌去抓自己的鼻頭。王甲一放下自己的手掌,張子佳左邊的奶子完全暴露在眾人面前,大乳暈和乳頭一下子映入男生們的眼帘,他們的腦子裡就立馬放飛的意淫起來,想像著吃張子佳奶子的畫面。

「班長的奶子怎麼露出來了。」

「是啊,還是那麼大。」

面對周圍男生們的指指點點,張子佳的內心覺得不好意思,這樣子的處境讓她更覺得尷尬,畢竟現在的身體不是自己的控制,所以羞恥程度是比往常要增加了許多,不過她還是一副嘴硬的樣子。

「看什麼看啊,」張子佳喊道,「你們這就只能看看,反正只能幹瞪眼,想吃也吃不到老娘的大白奶,就當是我做好事,給你們的福利。」

張子佳話音剛落,外面舞台上就聽見主持人高聲說出演出正式開始。張子佳作為C位,當然要在隊伍里起領頭作用,她走在第一排,其他的女生同學一起跟上。張子佳她們一走上舞台,台下的觀眾們立刻發出一陣驚呼,張子佳半裸的身體,只靠幾隻手臂遮擋。讓台下的觀眾都感到不可思議,無論是男生還是女生,他們的眼睛頓時瞪大了死死地瞧向舞台上的張子佳。

主持人在一旁播報,張子佳她們帶來的舞蹈是《青春的悸動》。

評委在台下還在議論「這個主題太好了,這個出場方式迎合主題,這不正體現年輕人青春的悸動嘛」。另一個評委咽了下口水說「藝術,這就是藝術」。

主持人退居幕後,音樂聲漸起。

張子佳在舞台上跟隨著音樂,緩緩的跳動起來,青春的舞姿性感的步伐,還有若隱若現的私密部位。張子佳跳舞的姿勢,時常讓她暴露出自己的一些重要部位,在換位轉場的時候,她的大奶子就會跳的亂咬亂晃,迷人的春光吸引得台底下的男生們投來色情的眼光。有些男生直接在腦子裡,對著張子佳的奶子和屁股意淫起來,想像著她做愛的時候下流的騷樣子,她的奶子是怎麼被自己揉捏,屁股是怎麼撅高在床上的。

張子佳團隊的舞蹈演出已經進入後半段了,王甲他們終於按耐不住性子,要對張子佳開始惡作劇。王甲他們用原本要遮住張子佳奶子的手掌,改成了揪住張子佳的大奶頭,而底下的張丙用手掌捂住,改成了用手指不停的挑逗摳弄張子佳的騷逼。

一時間張子佳面對陡生的變故,她有些不知所措但畢竟還在表演,只能強露笑容繼續跳著舞蹈。底下的同學們,看見台上這麼刺激的場景,看見王甲他們揉捏著,玩弄著張子佳的奶子和騷逼,也都在心裡吶喊,用力揉這個騷逼的奶子啊,插進去啊,插深一點,插爛這個騷逼娘們的爛逼。

張子佳就在王甲他們的挑弄下繼續著舞蹈,她的大奶頭被不斷揉捏拉扯,下面的騷逼被張丙用手指插弄著,她每活動一步,上身和下身就傳來陣陣的酥癢感,她的腳步漂浮,有的舞點都差點沒站住要摔倒。

舞蹈一直進行下去,張子佳看著其他女同學,那麼自在的跳著舞蹈,展現著自己的活力,她一看到孫洪洋和呂小鷗臉上洋溢著笑容,氣就不打一處來。在一個轉身下,她偷偷扯掉了兩人的胸罩,引得台下的同學一陣歡呼,而孫洪洋和呂小鷗還不曾感覺,仍是一心一意的要完成舞蹈,殊不知她們已經在全校同學的面前正裸露著自己的大奶子。孫洪洋的奶頭內陷,乳頭和乳暈看上特別粉嫩,呂小鷗的乳暈和乳頭都不是特別大,遠遠看去就好像一個紅點點綴在胸前,顯得很是可愛。

張子佳心裡平衡多了,在繼續跳著舞蹈,在一次的背身翹屁股中,王甲他們就開始抽打張子佳的奶子和屁股,奶子被王甲他們拍打的一陣亂顫,屁股被抽的啪啪作響,看得全校的男生是血脈噴張。張子佳忍受著他們的戲弄,臉上早就紅暈連連,心中的羞恥已經要把她的身體填滿了。

到了後面孫洪洋和呂小鷗也都反應過來,自己身上的泳衣不知道什麼時候掉下來了,自己裸露著奶子跳了半天,她們臉上瞬間羞紅起來,用手捂著自己的奶子。

舞蹈接近尾聲,原定是女生們各自擺一個poss來結束這次舞蹈。王甲他們互相使了個眼色,要強行更改最後的pose,他們把張子佳強摁蹲下去,而張丙就躺在地上乘死角露出雞巴,張子佳蹲下去,她的騷逼一下子就被張丙的雞巴插入,她想起來,可是無奈王甲和劉乙的力氣實在太大了。張丙就這樣獲得了抽插張子佳的騷逼的機會,而且是在全校的同學面前,全校的同學看著張丙仿佛(就是)操著張子佳的騷逼,有的眼尖看見他的雞巴在張子佳的騷逼里,被她緊緊的坐著,不停的鑽進張子佳的肥逼裡面,操弄著她的淫水和陰唇。張子佳則蹲在張丙的雞巴上,她臉上的表情讓人判斷不出是享受還是難受。畢竟還在這麼多人面前表演,任誰在這麼多人面前被人操著自己的逼穴,誰都會顯露這樣不自然的表情,她只能盡力讓自己保持微笑,但一次次快感的湧來,讓張子佳表情十分的誘惑。王甲他們也沒放過張子佳的雙乳,他們也蹲在張子佳的兩側,各自吸住張子佳的奶頭,用舌頭和牙齒不斷挑弄著。

在如雷的掌聲下,張子佳躁動不安的心也有些飄飄然,面對剛剛的挑逗羞辱,身體最先做出反應,她也情不自禁的在全校的同學們面前,對著張丙的雞巴微微的扭擺著自己的腰肢,一上一下的抽插起來,那些底下的學生的都能清晰的看見,張丙的雞巴插入張子佳騷逼的動作。

底下的同學個個都漲硬著雞巴,看著這不可思議的一幕,心中都在暗罵這個張子佳真他媽是個欠操的騷逼,萬人騎的母狗婊子。

王甲他們舔著張子佳的奶子還嫌不夠,看到孫洪洋和呂小鷗,色心大起。他們乘兩人大意突然伸手抓住孫洪洋和呂小鷗的奶子。孫洪洋和呂小鷗考慮到還在演出場合,她們只能任由王甲和劉乙亂揉著她們的奶子,臉上只能強顏歡笑,露出特別勉強的笑容,她們兩人的奶頭特別敏感,在這樣的捉弄下也只好忍著酥癢,一顫一顫的把poss擺到底。

演出結束回到後台,全裸的張子佳面色紅潤,微微喘著粗氣,還能時不時聽見幾聲嬌吟,不過她的心裡可是沒面上那麼嬌俏,冷靜下來的她心中現在燃起了一股熊熊的怒火。

「你們他媽三個傻逼,」張子佳對著戲弄她的王甲他們罵道,「趁著老娘不方便,敢在台上揉我的奶子和舔我的騷逼,你們是不是想死啊?」

「什麼啊,」王甲笑嘻嘻的說道,「我們也是想讓演出進行的更加出彩一點,我們有什麼錯。」

後台擠滿了男生,他們都來觀看張子佳的身體的,一時間那些色鬼般的男學生,臉上都掛著淫笑,眼睛都死死的緊盯著張子佳的奶子和屁股。

「你們看什麼看?」張子佳指著那些男生罵道,「沒看過奶子和屁股啊?」

張子佳正在氣頭上,完全沒有注意到後面偷偷跟過來的豬哥。豬哥在台下已經看得雞巴硬邦邦的,表演結束忙趕到後台看熱鬧,剛進後台就看到張子佳翹起的肥臀,控制不住內心的色慾,豬哥悄悄的走到張子佳的身後,他解開褲子掏出自己又黑又大的粗雞巴,對著張子佳的屁股就是用力一頂,整個大雞巴瞬間插入張子佳的騷逼,張子佳整個突然感到手腳軟綿綿的,自己的下面好像被一個異常粗大的東西填滿了,她覺得自己的騷逼好漲好麻,早已被挑逗的肉體經不住雞巴的衝擊,異常激烈的快感瞬間湧來,臉上早已布滿紅暈。看見張子佳的騷逼被豬哥的大雞巴插入,張子佳春聲不斷正在享受沒法反抗,幾個膽子大點男生,衝上來對著張子佳也開始上下其手。有些人把張子佳的大乳頭含進自己的嘴巴里,狠狠的吮吸起來。

「班長的臭大奶子,我早就想摸了。」

「誰說我們吃不到的,現在不是正在玩弄正在吃嗎!」

豬哥偷偷靠近掏出大雞巴插入的一瞬間,這一幕也正好讓在後台的孫洪洋和呂小鷗看見,她們都在心裏面想著,這個臭屌絲真是人不可貌相啊,雞巴怎麼這麼大?!

豬哥的雞巴插進張子佳的騷逼里之後,他感到騷逼裡面特別溫熱,性急的他雙手把著張子佳的屁股進行的狠狠的抽插,裡面的淫水流出來都打濕了他的大腿,而張子佳在粗大的雞巴連連的操弄下,已經是嬌喘連連,甚至有好幾次都差點進入了高潮,不過豬哥是個處男,面對張子佳緊緊扣住他雞巴的騷逼,他還是很快的繳槍投降了,他不敢直接內射在張子佳的騷逼里,只好拔出來射在了張子佳肥大的屁股上。

張子佳感覺到了那根粗大的雞巴怎麼抽離了她的騷逼,馬上就要高潮了,燃起的慾火讓他不上不下的,她感覺很不滿足,但看著周圍的場面心裏面的慾火轉變為怒火,對著後面的豬哥就是連踹了好幾腳,還胡亂的拍打那些趁亂占她便宜的男生。大家都以為張子佳是因為羞恥才對他們一頓爆打,其實除了羞恥,張子佳更多的是在責怪豬哥沒有把她的騷逼操到高潮,這種不滿足的情緒,才讓張子佳對他們下手那麼狠。

「快走快走,這婆娘下手太狠了,不就是吃了幾下她的奶子嘛。」

幾個男生紛紛逃離了後台,豬哥也跟著人群不見了蹤影。

過了半個小時,整個文藝表演晚會已經宣告結束,而且評委們已經選出了第一名的結果,當然是由張子佳的舞蹈團隊獲得了本次演出的第一名,評選理由就是,以火辣奔放的舞蹈展現的高中生的青春面貌。

張子佳被老師通知要上台領獎,她非常高興,雖然他還沒來得及穿上衣服,但虛榮心極強的張子佳可不想放過這個榮耀的機會。老師給她找了一條白色毛巾,張子佳圍在身體上暫時的遮掩一下她全裸的身體就往台上走去。

張子佳站到了台上,眾人一致把她推到中間,她也很享受這種獨占風頭的感覺,領完獎項要合影留念,張子佳雖然披著白毛巾,可是傲人的身材卻怎麼都遮擋不住,不經意間不是露出奶頭就是露出剛被抽插過的濕漉漉的騷逼,其他班級的代表把張子佳擠到中間,有的男生還假裝不經意摸著張子佳的屁股,但張子佳在榮譽的面前也不在乎這些。隨著快門的按下,一張另類的頒獎合影照就誕生了,合影照片更是在之後被同學間炒到了天價。

【未完待續】 貼主:Cslo於2021_05_04 10:51:24編輯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