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山海驚變 第二十章 意外收穫 作者: 鬼臉老師

.

【山海驚變】

作者: 鬼臉老師2021-4-30發表於SIS001

——————————————————————————————

第二十章 意外收穫

————

許家強這次服役歸來,第一時間回了家,看了看退休在家,過著神仙日子的老爹許興業,隨後就坐著飛機來找許安平了。

許安平本來是給許家強安排了住處,但那裡需要人收拾一下才能住,最近得暫時住在許安平家裡,所以今晚就讓他跟著嫂子歐陽紅葉一起回了別墅。

此時的許家強正躺在臥室的床上,心潮澎湃!

這才來K市第一天,原本就被歐陽紅葉迷得神魂顛倒的他,竟又在公司遇到了林可可那天仙般的人兒,好不容易平復了心情,回家路上又跟性感的歐陽紅葉同車而行,心中的慾望又被勾起來了,而當他進到許安平家,看到恰好在客廳看電視的許安心時,差點驚掉了下巴!

這個胸大腰細,皮膚雪白的性感蘿莉,居然是那個八年前整天哭唧唧的許安心?

許安平整天守著這兩個極品女人過日子,也太爽了吧!

而且,今天大嫂在車裡的表現,實在是太難讓人不亂想了……

躺在床上的許家強要瘋掉了,越是胡思亂想,胯下的慾望漲得越是發疼!

與此同時,另一房間中的歐陽紅葉,同樣的備受煎熬,一整天的慾望都沒有釋放的機會,到了晚上,更是變本加厲!

此時的歐陽紅葉穿著一身睡衣,一隻手揉著自己的軟嫩的巨乳,另一隻手的手指揉著飽滿的嫩穴,細不可聞的「咕嘰咕嘰」的聲音從胯下不斷傳出,泛濫的愛液讓歐陽紅葉的手指很輕鬆的插入了半根,在不由自主的進進出出中,歐陽紅葉皺著眉頭,咬著嘴唇,蜂擁的快感讓她不斷的呢喃出聲,但卻依舊無法釋放!

「嗯……嗯……啊……」

冰箱裡連黃瓜都沒有了,而且許家強就住在隔壁,歐陽紅葉情慾薰心,卻只能獨自消磨,一雙長腿夾著柔軟的被子不斷交搓著,嫩穴在被子上前後磨蹭,試圖用這種方式達到高潮,呻吟聲越來越明顯……

「咚咚咚!」

一陣敲門聲響起,歐陽紅葉停止了動作,輕喘著粗氣問道:「誰?」

「大嫂,是我!」

許家強?

「強子啊,有事麼?」

「嫂子,你開一下門,我有點急事和你商量!」

歐陽紅葉再度強行壓住慾火,整理了一下睡衣,起身,來到門前,將門開了個小縫……

可是門剛開,許家強就猛力一推門,強行闖了進來!

「你!你做什麼?」歐陽紅葉驚訝的問道。

原來許家強精蟲上腦,終於是忍耐不住,他想著大嫂居然那麼騷,肯定也是個騷人,萬一就從了自己呢,於是竟決定霸王硬上弓了!

此刻,許家強看到面前只穿了一套睡衣的嫂子,一對兒豪乳沒有胸罩的束縛卻依舊把衣服撐得高高的,大片乳肉從領口看得一清二楚,薄薄的睡衣上一對兒凸點極為顯眼,卸了妝的歐陽紅葉更是在性感中多添了一份清純,再搭配上她的纖腰長腿,這可讓許家強徹底爆發,不顧一切的直接將歐陽紅葉撲倒在了床上,同時大手一把捂住了歐陽紅葉的嘴巴,讓她的驚叫被悶在了口中,只發出了「嗚嗚」的聲音!

如此極品的女人壓在身下,全身肉肉的觸感簡直太爽了!許家強聞著歐陽紅葉的體香,同時昂揚的男根隔著褲子,被柔軟性感的身體擠壓著,險些直接射出來!

「大嫂!你實在太美了!我當兵之前就喜歡你,非常喜歡你!」

一邊說著,許家強一邊用另一隻手直接伸進睡衣,一把抓住了歐陽紅葉的豪乳,如此大手居然連一個奶子都掌控不住,乳肉從指縫中溢了出來,許家強從未有過如此飽滿舒爽的手感,一邊抓柔一邊激動的把整個腦袋都塞進了歐陽紅葉的懷裡,一邊連親帶啃的侵犯著歐陽紅葉的另一邊雪乳,一邊使勁兒用鼻子聞歐陽紅葉的乳香!

這一連串舉動,讓歐陽紅葉全身發麻,許安邦死後多年沒有被男人碰過的歐陽紅葉,突然被一個大男人如此侵犯,不可避免的引起了她的強烈悸動,外加一天的情慾薰陶,差一點就要讓歐陽紅葉直接到達生理高潮,她明顯感覺到一股愛液不由自主的從小穴里噴射出來,此時沒穿內褲的她,大腿根直接被這一股愛液噴得滑膩膩的!

許家強的大手放開了歐陽紅葉的豪乳,轉而向下,一把就摸到了粘粘的大腿根,立刻喜出望外,直接坐起身來,放開了歐陽紅葉的嘴巴:

「哈哈!大嫂,動情了呀!好,咱們就不整什麼前戲了,直接來吧!」

說著,許家強就要脫褲子,此時的歐陽紅葉自然不能大喊大叫,畢竟隔壁還有一個剛睡著不久的許安心,可不能讓她看到這一幕!

正當許家強得意忘形的時候,得到空隙的歐陽紅葉強行壓制住即將高潮的生理快感,畢竟這種不倫的關係,歐陽紅葉是絕對無法接受的,於是歐陽紅葉奮力一腳踢在了許家強堅挺的命根子上!

「哎喲!」

許家強哀嚎一聲,歐陽紅葉趁機擺脫束縛,從床頭櫃的抽屜中抽出了一把手槍,隨著一串手槍上膛與關保險的聲音,漆黑的槍口對準了許家強的腦袋!

這可把許家強嚇了一跳!

「嫂……嫂子,你這是……」

「滾!」

一臉潮紅的歐陽紅葉乾脆利落的說道:「你再多說一句話,我就開槍了,我說到做到。」

許家強沒想到事情竟反轉的這麼快,而且,男根被狠狠的踹了一腳,已經直接疼軟了,只能夾著腿一瘸一拐的下了床,剛要開門的時候,歐陽紅葉又說道:

「出門小點聲,別吵到安心睡覺!」

許家強背朝著歐陽紅葉點了點頭,揉著劇痛的老二,齜牙咧嘴的離開了臥室。

歐陽紅葉連忙反鎖房門,隨後又不放心許家強會不會對隔壁的許安心圖謀不軌,於是帶著手槍和被子,去了許安心的臥室,今晚就和許安心一起睡了。

————————

似乎這是許安心醒來最早的一個星期六了,今天是她的生日,哥哥許安平在港口遊輪上為她舉辦了一個生日party。

剛過六點,許安心就已經激動的睡不著,真正的原因並不是party,而是林可可答應她今天會來。

許安心就像是一位深陷相思的小公主,馬上要見到暗戀已久的王子一般,只不過她心中的「王子」,是一位令人傾慕的女神。

許安心換了一套又一套的衣服,還是沒有決定該穿什麼,而嫂子歐陽紅葉一醒來就去了衛生間再沒出來過,也沒法給自己提意見,反倒是昨晚在這住的許家強開門走出了臥室,正好看到剛換完新一套衣服的許安心。

許安心雖然與許家強同樣八年未見,感情也不是很深,但單純善良的她早就把這位身高兩米的「大塊頭」當成了自家人。

許安心連忙跑到許家強面前,轉了一圈,急切的問道:「二哥,你看我這套衣服漂亮嗎?」

許家強昨晚過的實在是不太好,老二被大嫂一腳踹的生疼,等疼痛過後,慾望就再一次占領了上風,一晚上口乾舌燥,結果一大早剛出門,甚至胯下的晨勃還沒消停呢,許安心居然竄到了自己面前!

許家強不懂cosplay的那些文化,此時的許安心穿的是一身類似女僕裝的衣服,但裙子很短,許安心那長長的秀髮比裙子下擺都要長,一雙纖細的美腿居然套了一黑一白兩種不同顏色的絲襪,非常迷人,而最讓人受不了的,就是她那一堆很兇的雪乳,儘管距離歐陽紅葉的規模還要差上一截,但卻與林可可的size差不多了!

林可可的美胸已經非常壯觀,可是林可可的身高是有一米七的呀,如此壯觀的size此時放在許安心這個還不到一米六的軟萌妹子身上,就非常不科學了!

許安心這個身高能穿的上衣,大小有限,不合常理的雪乳幾乎要把緊巴巴的上衣撐爆了,深深的乳溝勾人心竅,身高接近兩米的許家強居高臨下,眼神根本無法從許安心的大片乳肉上移開,柔軟雪白的乳肉,被上衣緊箍著,把那道溝壑擠得只剩一條縫!

此時此刻的許安心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經對許家強造成了多大的誘惑,還是一臉單純的期盼著許家強的評價,許家強無法控制的咽了一口口水,又清了清嗓子,說道:「啊……嗯……漂亮!太漂亮了!」

「真的嗎?」許安心開心的問道:「二哥,你覺著我這個絲襪穿的會不會太奇怪了?」

說著許安心抬起腿讓許家強瞧了瞧。

的確,兩條絲襪一黑一白是有些奇怪,但穿在許安心的身上,被她的完美腿型撐起來,再加上她無敵的身材和美麗的臉龐,稍顯奇特的黑白絲,只會讓許安心更加的誘人,甚至,許安心還俏皮的翹了翹腳,黑絲白絲包裹的小腳丫踮起腳,格外性感!

「不,不奇怪,非常好看!」許家強讚嘆道:「啊,那個,我……我先出去了,好像阿榮已經在大門外等咱們了。」

許家強生怕自己一個控制不住再把眼前這個勾人的小妖精就地正法了,要知道,身上有槍的大嫂就在衛生間,昨晚沒回來的許安平要是再發現自己有啥不軌,肯定要壞大事!

說完,許家強直接換上鞋子,也顧不上洗臉,轉身出門了。

————————

今天K市的海港格外熱鬧,尤其是那一艘停靠在港口的超大郵輪,人來人往,熙熙攘攘,遠遠望去都能感覺到那裡排場不小,郵輪甲板已經被裝飾的五彩繽紛,盛大的party將持續一整天,直到深夜。

此時倚靠著欄杆的許安平,可謂煩心事一大堆,昨晚助手李念和『喬欣』被武清國抓走,李念不但遭到粗暴的輪姦,居然還是武清國安插的眼線,上次自己輕鬆被抓,也是她泄露的信息!

此時李念在醫院接受治療,同時也被警方嚴密看管,對於李念,許安平倒是不擔心,畢竟這麼多年以來,自己早就洗白了,除了那次當著李念的面把一個老色痞喂了鯊魚之外,也沒什麼大不了的,而那件事,即便李念說了自己也不怕,她沒有證據。

許安平現在最煩心的是,身邊少了一個助手,也少了一個可以發洩慾望的對象,他已經很久沒發泄過了……

「喬欣怎麼樣?」許安平心下琢磨著:「不過……她有些完美的讓人難以置信,如果像對李念那麼粗暴的對她,似乎……」

按照許安平以往的心態,對待李念的手段就是最常用的,但林可可卻散發著一種魔力,在極限勾引著許安平慾望的同時,又能靠著她非比尋常的美好,讓許安平不忍心對她用任何粗暴的手段……

正煩心著,不遠處走來了兩人,他們兩人也是許安平請來的客人。

表面上看這場party的主角是許安心,但許安平更需要的是藉助這次party邀請諸多勢力洽談合作的事情,來客之中甚至包涵了山海幫的人,比如李天明父子。

李天明瘦瘦高高的,領著兒子李正豪來到許安平面前打招呼,上次李正豪闖到許安心家中的無禮行為,歐陽紅葉並沒有告訴許安平,李天明帶著李正豪和許安平寒暄兩句之後,就把李正豪打發到了一邊,自己與許安平談事情了。

李正豪本來就對他們的商業行為毫無興趣,擺脫老爸之後,立刻到處溜達,尋找許安心的影子,轉了一大圈之後沒有看到許安心,卻看到了一位讓他又一次險些竄出鼻血的女人迎面走來,正是歐陽紅葉!

因為海風偏涼,今天的歐陽紅葉穿了一件灰白色的長風衣,沒有系扣子,風衣之中,上半身穿著一件貼身的羊毛連衣裙,這衣裙似乎非常的薄,當然,也完全可能是被歐陽紅葉豪碩的美乳撐得變薄了。

挺拔的雪峰之下,是纖纖細腰,以及那被緊緻的衣裙勾勒出誘人弧線的圓潤翹臀!

剛過翹臀,連衣裙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就是一雙筆直修長的黑絲長腿!薄薄的黑色絲襪穿在這一雙美腿上,毫無褶皺,柔光順滑,黑絲美足踩著亮閃閃的高跟鞋,款款而來!

隨著歐陽紅葉的越來越近,李正豪呼吸明顯變得緊促起來,如此誘人的性感美婦,再看她那精緻的容顏,外加一副墨鏡,李正豪見到如此氣質的歐陽紅葉,忍不住的自慚形穢,甚至覺得即便真的任他擺布,李正豪也沒有膽量對著這樣的歐陽紅葉耍流氓……

歐陽紅葉似乎沒有發現他,略過李正豪,徑直走到了許安平的身邊,李正豪對著歐陽紅葉婀娜的背影咽了一口口水,悻悻離開,轉頭繼續辦自己的事兒去了。

但李正豪沒那個色膽,可不代表他老爸沒有!

李天明已經三年沒見過歐陽紅葉本人了,這一次再次見到,明顯的被歐陽紅葉的氣質震撼住了,同時也被她那性感爆棚的身材與容貌徹底勾住了魂!

幸好,此時在許安平與歐陽紅葉面前的,不只是李天明一人,其他的商業夥伴也已經悉數到場,所有的人都已經被歐陽紅葉的絕美風姿吸引,也就沒人去關注李天明的窘態了。

歐陽紅葉的加入,立即再次引起了大家的一陣吹捧加寒暄,正熱鬧著,一個龐然大物從甲板的樓梯走了上來,眾人偏頭一看,來者是一個兩米多的小巨人,一身古銅色的肌膚被海邊的陽光曬得油光鋥亮,當他走到眾人面前時,所有人都體會到了一種不自覺的壓力。

「喲!胡老闆!」許安平仰著脖子說道:「我以為您不來了呢,哈哈!」

這個小巨人,正是昨天親眼目睹林可可團滅武清國眾人的胡天。

胡天哈哈一笑,與許安平握了握手,說道:「別叫我胡老闆,在你許總面前,我哪敢自稱老闆啊。」

「胡老闆您可別跟我客氣,」許安平說道:「您是前輩我是晚輩,今天來了是我的榮幸,如果不建議,我叫您一聲大哥?」

「哈哈,我知道許老弟你的大哥是誰,我敬重他,你就叫胡老哥就行。」

胡天其實早就接到過許安平的邀請,只是沒拿定主意來不來,畢竟山海幫暗地裡已經要容不下他許家了,而自己還得跟山海幫合作,他可不想跟許安平扯上更多的關係,不過昨晚見過林可可之後,胡天立即改變了主意,他雖然不知道林可可的名字,但卻知道她是通雲集團的人,今天來,就是為了靠近這位心中女神的!

所以胡天登船之後就一直四下掃視,一直沒看到林可可的身影,此時來到甲板雖然依舊沒看到林可可,但卻發現了另一驚喜,那就是歐陽紅葉!

歐陽紅葉獨有的氣質立刻吸引住了胡天的注意力!

而且敏銳的胡天竟還從歐陽紅葉的高雅性感之中,察覺到了一種極為珍貴的純美氣息!而歐陽紅葉也的確就是這樣一位溫柔純真,又性感幹練女人!

外加歐陽紅葉那逆天的身材,很難讓胡天從她的身上移開目光!

被如此一個龐然大物盯著瞧,歐陽紅葉有些臉紅,但她也是聽說過胡天的,早些年是銀龍兵團黃伯忠的手下,據傳聞,黃伯忠死後,黃有龍幾乎收編了所有周邊國家的僱傭兵,他胡天能撐到現在,而且混的風生水起,絕對不是個簡單的人物!

當然,歐陽紅葉更想不到的是,現在的胡天不但在黃有龍身邊混的風生水起,反而是黃有龍手下那些僱傭兵的幕後最大boss!

「胡天,胡大哥!久仰大名!」

歐陽紅葉為胡天倒了一杯紅酒,同時自己也端起杯來到胡天面前,來到胡天身邊,巨大的身高差和體重差別,讓歐陽紅葉壓力倍增,但仍舊鎮定的笑著為胡天送上了一杯紅酒。

「不敢不敢,多謝了,」胡天接過紅酒,說道:「歐陽紅葉的大名早有耳聞,這久仰兩個字應該我說才對啊!」

胡天這個大塊頭居然說起話來還挺有水平,歐陽紅葉有些意外。

「許安邦我雖然沒見過,但卻很是敬重,」胡天繼續對歐陽紅葉說道:「所以雖然比你年長,但還是稱呼你一聲大嫂吧,大嫂你說話的聲音真是好聽,乾杯。」

歐陽紅葉聽到他誇讚自己過世的丈夫,心裡美美的,畢竟他還是今天第一個提到許安邦的人,其他人呢,都只對著許安平趨炎附勢。

看到胡天弓著腰,低低的將酒杯湊到與自己手臂齊平的位置,歐陽紅葉對胡天的印象又好了一些,可是當歐陽紅葉把酒杯與胡天輕輕一撞之後,立即發現了胡天眼神中的不對頭!!

儘管這眼神一閃即逝,胡天已經隱藏的很好了,但依舊沒逃過歐陽紅葉敏銳的察覺!

那是一種惡狼見到小綿羊的眼神!

又凶!又色!

這可把歐陽紅葉嚇得不輕!甚至輕輕後退了一小步!

經過這一個小眼神,歐陽紅葉覺得此人有些恐怖,輕輕抿了一口紅酒,對胡天點頭示意之後,轉身就走了。

看著歐陽紅葉離開的背影,胡天心裡樂開了花!

他沒想到,今天是來找林可可的,居然又碰到了一位打動自己的女人!

剛剛那個暴露自己的眼神就是胡天故意放出來了,那不到半秒鐘的破綻,一般人根本發現不了,而歐陽紅葉居然一下就感受到了,可見此女人的敏銳觀察力,而如此敏銳的人,通常都非常敏感,無論是身體還是精神!

而且在性感之餘尚有清純氣息,很顯然這個女人沒怎麼被男人碰過,如此極品,實在難得!

歐陽紅葉的背影越來越遠,胡天仰頭將杯中紅酒一飲而盡,閉上眼睛,在口中慢慢回味,似乎從這一口紅酒中,品嘗著歐陽紅葉帶給他的所有感覺!

————

喧鬧的派對從白天到晚上,一直沒停,大家似乎已經忘記了這次派對的主題,倒不是因為許安心不重要,而是許安心這一天都沒有出現過,仿佛這次派對和她沒有任何關係一般。

遊輪頂層的一間包房中,許安心正坐在大沙發上,一雙黑白雙色的絲襪長腿彎曲著,絲襪小腳蹬在沙發前的玻璃茶几上,雙手環抱著膝蓋,一臉的不開心。

此時坐在許安心旁邊的,是阿榮。

原本阿榮也是應該去外面找樂子的,但他最關心的林可可沒有來,也沒什麼心思玩,在四處溜達的時候,發現了心情比他還要低落的許安心,於是走了進來。

「安心?你怎麼自己在這兒?」阿榮問道。

「我……我不開心……」說著,許安心居然有些哽咽。

「怎麼呢?你今天過生日呀!」

「她……她明明都答應我了,為什麼沒來呢?」

「誰?」

「喬欣姐姐呀!」

許安心滿心歡喜的等待著林可可,甚至因為她做了好幾次春夢,但真正派對的時候,居然沒出現!這可讓許安心難受極了。

許安心多次找到哥哥質問,哥哥都說林可可有事來不了,但具體是什麼事,也不說給她聽,在滿腦子「花痴」狀態的許安心,自然是委屈壞了。

「阿榮哥哥,喬欣姐姐明明答應我要來了,今天居然沒來,而且……而且也沒有提前通知我,你說……她會不會是討厭我呀?或者,根本就瞧不上我這個煩人的小姑娘呢?」

阿榮輕輕一笑,沒想到林可可沒有出現,居然會引起自己和許安心有了同樣的煩惱,只不過這小姑娘明顯更加的苦惱。

對於許安心喜歡女生的性取向,阿榮作為她們家的專用保鏢兼司機,自然是知道的,此時看到許安心可憐巴巴的模樣,阿榮很難不心疼,於是安慰說道:

「怎麼會呢?據我所知,喬欣是非常喜歡你的!」

「真的麼?」

「當然是真的呀,」阿榮繼續說道:「她今天沒來,是因為昨天發生了突髮狀況。」

「突髮狀況?喬欣姐姐怎麼了?」許安心擔憂的問道。

阿榮不太忍心欺騙許安心,於是將昨天林可可被劫持的事情說給她聽。

「天哪!喬欣姐姐現在在哪?我要去看她!」許安心明顯急壞了,眼淚都忍不住的流了出來。

「放心吧,」阿榮說道:「她現在很安全,也很好,但現在的她需要休息,這樣吧,我答應你,明天上午就帶你去找她好不好?」

「真噠?好哇!謝謝阿榮哥哥!」許安心開心極了,甚至一把摟住了阿榮的手臂!

阿榮只感到自己的胳膊忽然被一雙小手抓住,隨後就貼在了一處非常柔軟的地方,正是許安心的一對兒柔軟的雪乳,儘管隔著衣服,卻也非常舒服。

阿榮深深知道這個小女生有多麼大的吸引力,也知道自己絕對不能和她過於親密,於是輕輕一笑,將手不動聲色的撤了出來,站起身,說道:

「安心,別不高興了,我聽說你還請了你的好朋友來對麼?出去玩吧!明天一早我去接你!」

說完,阿榮出門離開了。

聽了阿榮的這句話,許安心才想起來這次party她還邀請了好閨蜜顧曉雨,現在她應該也在輪船上吧,自己一直沒現身,想想還真是過分呢,嘿嘿。

————————

「天吶!我們才幾天沒見,曉雨你……居然有男朋友啦?」

許安心滿臉驚訝的望著站在顧曉雨身邊人高馬大的高鵬。

「啊,安心,我……嗯……我們也是剛剛確立的關係。」顧曉雨小臉通紅的說道。

這幾天顧曉雨都住在高鵬的出租屋裡, 由於顧曉雨並不知道自己那晚是被李正豪和高鵬兩人一起算計了,竟真的以為高鵬就是難以自控才對自己做了那麼過分的事情。

這幾天高鵬一直對她百般示好,外加顧曉雨在高潮迭起的時候,的確不得已承認了做他的女朋友,弄得顧曉雨心情非常複雜。

終於,在高鵬的軟磨硬泡之下,顧曉雨妥協了,畢竟在顧曉雨的心裡,高鵬還是救過她的。

得到認可的高鵬自然是非常的高興,即便是對許安心「心懷鬼胎」,卻也不可能錯過顧曉雨這麼好的機會,隨後的兩天高鵬名正言順的對顧曉雨肆意妄為,可把高鵬給爽壞了!

很早之前許安心就邀請了顧曉雨來今天的生日派對,而被高鵬折騰的很虛弱的顧曉雨,無法獨自過來,高鵬果斷的擔任起了「保駕護航」的任務。

高鵬對許安心的印象,依舊停留在學校屈指可數的幾次遠遠觀望,今天還是第一次與許安心如此近距離,看著一身女僕裝,一黑一白雙色絲襪的許安心,高鵬明顯的感覺到氣血翻湧,尤其是許安心胸前那又挺又大的白嫩雪乳,誘人的乳肉讓人垂涎欲滴!

「臥槽!難怪李正豪千方百計的想得到許安心,這也太他媽誘人了,這大奶子,這身材,抱在懷裡又抓又揉,連操帶摸,肯定爽壞了!!!」

高鵬在腦子裡已經把許安心意淫了一整遍,但表面上還是得裝出一副憨厚的模樣站在顧曉雨身旁。

「學長你好呀,我叫許安心,是曉雨最好的朋友,你可不能欺負她喲!」

許安心抬著頭,對高鵬甜美的笑著說道。

這可給高鵬了一記暴擊,爆乳蘿莉,身材誘人,聲音還這麼好聽,真的是太過分了!

「啊……額……嗯……你好……我……」

這時候的語無倫次可不是高鵬裝的,的確是被許安心吸引的有些緊張,高鵬最後撓了撓頭說道:「那個,你們聊著,我有點餓了,去找點吃的。」

「哈哈,好呀,」許安心說道:「學長,出門向左走到頭就有一個自助餐廳,我想喝一杯椰汁幫忙拿一下吧,曉雨,你呢?」

「啊?我都行。」

「好,那我去拿了,嘿嘿。」說完,高鵬就出了房間。

————————

「咚」的一聲,房門被一把推開,歐陽紅葉風風火火的走了進來。

在外面幫著許安平招待客人的歐陽紅葉喝了不少的紅酒,現在俏臉兒紅撲撲的,終於從阿榮那裡得知了許安心的所在,歐陽紅葉立刻過來躲躲清閒。

推開門立刻對許安心說道:

「小屁孩兒,你居然在這兒藏著呢!」

然而歐陽紅葉話音剛落,就發現屋裡除了許安心和顧曉雨,居然還有一個「傻大個」坐在很遠的地方,看到歐陽紅葉進門,這個「傻大個」立刻站了起來!

很明顯,看樣子他就是個學生,歐陽紅葉問道:

「你好,你是?」

慌忙站起來的高鵬此時的確有些傻了,儘管高鵬也盡情的玩弄過顧曉雨,也曾經泡過幾個前任,但可從來沒見過歐陽紅葉這麼高端的女人!

此時微醺的歐陽紅葉,臉上帶著點點酒意,灰白色的風衣被歐陽紅葉搭在胳膊上,貼身的連衣羊毛裙將歐陽紅葉逆天的身材勾勒的淋漓盡致,一雙黑絲長腿沒有了風衣下擺襯托,更加的立體誘人,整個人都散發著濃濃的性感!

高鵬哪經受過這種誘惑,鼻子一熱,直接流出了鼻血!

見此窘狀,高鵬連忙捂住鼻子,從歐陽紅葉身旁跑了出去,並隨手關上了門。

歐陽紅葉有些無辜的看了看許安心,此時許安心正忍不住的發笑,說道:

「嫂子,他是曉雨的男朋友,被你嚇跑啦。」

歐陽紅葉搖了搖頭,看到許安心手裡捧著一杯只喝了一小半的椰汁,一直喝酒的她正好口渴了,而且這兩天歐陽紅葉被許安心勾起來的情慾一直沒得到釋放,酒勁兒稍稍上頭的她,情慾更甚,越發的口乾舌燥,二話不說,直接從許安心手裡搶過椰汁,咕咚咚的喝了一大口!

將還剩小半杯的椰汁還給許安心之後,直接坐在了沙發上,將風衣丟到一旁,脫掉高跟鞋,一邊用手揉按著精緻的黑絲腳丫,一邊笑著對許安心說道:

「哎,今天你過生日,作為正主居然不出面,有點太過分了吧。」

「哼,」許安心鼻子一哼說道:「喬欣姐姐沒來,我沒心情出去了。」

「你的小腦瓜里呀,現在只有你的喬欣姐姐咯。」

「喬欣姐姐?是誰呀?」顧曉雨問道。

「是我的女神!她可漂亮了!」說道林可可,許安心的雙眼似乎布滿了星星!

「咱們的安心被她的喬欣姐姐勾去了魂兒,哈哈。」

歐陽紅葉調笑著,感覺腦袋一陣暈眩,估計是酒勁兒上頭了,於是直接平躺在了沙發上,用風衣蓋住了自己誘人的身子,對許安心和顧曉雨說道:

「我有點累了,你們玩你們的,我要睡一小會兒,安心,半小時之後叫我起來。」

「好的嫂子。」

許安心一邊答應著,一邊壞笑著來到歐陽紅葉的身邊,在歐陽紅葉的臉蛋兒上親了一下。

「嫂子,你好美呀。」說著,許安心居然得寸進尺,竟一口含住了歐陽紅葉的耳朵,舔了一下歐陽紅葉的耳廓!

「啊!」

歐陽紅葉被這突如其來的一舔,弄得全身發熱,忍了兩天的情慾又一次翻湧而來,忍不住的呻吟出聲!

「你這個小妖精,啊……別……啊……別舔了!」

敏感的耳朵被許安心這小妖精舔了好幾下,歐陽紅葉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胯下又分泌出了一小股愛液,如果不是還有顧曉雨在場,歐陽紅葉都想讓許安心給自己揉一揉了!

「好啦,嗯……別……別舔了,讓我睡一會兒。」

許安心嘿嘿一笑,惡作劇結束,離開了歐陽紅葉的身旁,拿起椰汁與顧曉雨的果汁碰了一個杯,兩個小鬼相視一笑,都喝了一大口。

這一下又一次苦了歐陽紅葉,原本是想來歇一歇的,沒曾想被許安心這個小壞蛋再次勾起了情慾,好難受啊!

歐陽紅葉的兩條黑絲美腿忍不住的交錯著搓了搓,但卻越弄越難過,歐陽紅葉只得在風衣的遮擋下,隔著黑絲用手偷偷的揉了揉敏感的嫩穴,這一揉不要緊,歐陽紅葉更加的麻癢難耐了,就這樣,困意來襲,歐陽紅葉帶著無法釋放的慾望睡著了。

————————

「喂?豪哥?我是高鵬啊,出意外了啊!」站在門外的高鵬給李正豪打電話說道。

「嗯?什麼意外?沒找到機會下藥?」電話中李正豪問道。

「不是啊,下完了。」

「許安心沒喝?」李正豪問道。

「喝了呀!」

「那出啥意外了?」

「這個藥效半小時生效,許安心和顧曉雨剛喝了幾口,許安心的大嫂來了!」高鵬說道。

「啥?大嫂?歐陽紅葉?」李正豪驚訝極了!

「她叫歐陽紅葉麼?我不知道啊!」高鵬壓低著聲音說道。

「你確定是她麼?」

「我不認識歐陽紅葉啊!我只是聽許安心管她叫嫂子!」

「你就說漂不漂亮吧!」李正豪有些激動的問道。

「操!漂亮啊!我他媽的居然噴鼻血了,我還是第一次這樣呢!」高鵬也激動的說道。

「啊,那就是她了!」李正豪在電話里說道:「這可怎麼辦?許安心的藥效還有多久生效,你得想辦法把歐陽紅葉支走啊!」

「她……她……」

「她咋了?」

李正豪讓高鵬跟顧曉雨搞好關係,目的就是借著顧曉雨來到許安心的party,接近她,給她下藥!

此時一切都妥當了,居然半路殺出來個歐陽紅葉,而且高鵬說話吞吞吐吐的,這讓李正豪怎能不急!

「她咋了你說啊?!!」

「她喝了許安心的椰汁!而且喝了好多!」

「嘶……臥槽!」李正豪驚訝的感慨了一聲,再就不說話了,似乎是在電話的另一端思考著什麼。

高鵬焦急的問道:

「豪哥,她一下喝了那麼多,估計藥勁兒都上來了吧,豪哥,咋辦啊?」

「咋辦?哈哈哈,他媽的,一起辦!」

很明顯,李正豪興奮極了,飆著髒話繼續說道:「你在門口站好,誰也別讓進,我一會兒就來,咱倆把她們按計劃轉移到我爸開的酒店,好好爽他媽的!居然還有意外收穫,哈哈哈哈!你等我!」

說完,李正豪掛斷了電話。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