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黑鬼留學生住進我家 (1) 作者: daokee

.

【黑鬼留學生住進我家】(綠母)

作者: daokee2021/04/30發表於:色中色

(1)

「你怎麼又看這種黑人的毛片呀?多噁心呀,能不能換個白人,要不日本的也行啊,你看黑人黑不拉嘰的樣子,臉長得跟猩猩一樣,傻裡傻氣的看著都讓人噁心」

爸爸在客廳正在觀看一部黑人和熟女的A片,媽媽則站在一邊不停撈著著,媽媽非常討厭黑人,感覺黑人又傻又笨,四肢發達,頭腦簡單,尤其五官長得像沒進化完整的類人猿一樣

「知道了知道了,一會兒就好了,我也討厭黑人啊,黑人看著是噁心,可沒辦法呀,現在這毛片都是黑人演的,找不到幾部白人的」

「趕快關了吧,看著噁心死了,我最討厭黑人了,你不知道嗎,看這麼多黑人的片子有什麼用啊,你還幻想自己跟黑人一樣厲害嗎還?還不就是個陽痿,123,3秒鐘就射了」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你在這冷嘲熱諷的有意思嗎?聊什麼都能聊到我的雞雞上,我雞雞天生短小,醫生說是先天性陽痿,我也沒辦法呀,不過這黑人看著是挺噁心的,咱們關了吧」

爸爸關掉錄像,接著按著遙控器不停的換著頻道,接著跳到了體育頻道,爸爸開始看NBA的球賽,爸爸好端端的看著球賽,媽媽居然又嘮叨了起來

「黑人。。。怎麼又是黑人。。。換個頻道吧,有沒有什麼體育比賽不是黑人在弄的呀。這NBA的球賽有什麼好看的呀?看著一幫猩猩拿著個球跑來跑去,不知道你們男人喜歡看這些幹什麼,這些黑人五大三粗的跟黑猩猩一樣,拿這個球傻裡傻氣的跟馬戲團里的動物似的」

「我知道你討厭黑人,我也討厭黑人啊,實在沒東西看了,看會兒球賽還不行嗎?成吧成吧,我換一個頻道」

緊接著爸爸又把電視按到了新聞頻道,新聞聯播里美國黑人總統歐巴馬正拿著演講稿激情洋溢地做著演講

「我說你今天是跟黑人乾上了嗎?怎麼又是黑人?這美國也真是的,怎麼會選擇黑人出來當總統啊,人都死光了嗎?選個黑猩猩上來當總統,你看他這個德行哪有一點總統的樣子呀,黑不拉嘰的,丑不拉嘰的,看著就噁心,還總統呢,趕快換台,別再讓我看到黑人了」

「行了行了,我不看了總行了吧,我不看了」

爸爸聽著媽媽的嘮叨,氣不打一處來,把遙控器一扔坐在沙發上休息起來,媽媽穿著肉色絲襪的腳踩在地上走來走去,腿上穿著一件花邊的裙子。

媽媽今年38歲,身高1米68,有一對豐滿的乳房和一個又圓又大的屁股,身材十分性感,散發著強烈的熟女韻味。

爸爸比媽媽大10歲,早年被診斷出先天性陽痿,性能力差到不能再差,基本上插入女人小穴以後不到三秒鐘就會射精,所以媽媽向來不怎麼看得起爸爸,經常對他冷嘲熱諷,就像今天晚上一樣,爸爸看著電視都會被媽媽嘮叨個不停,不過媽媽嘮叨的主要原因還是因為媽媽的確討厭黑人,爸爸也討厭黑人,就連我自己也非常討厭黑人,在我們眼裡黑人就像進化未完成的動物,頭腦簡單,四肢發達,智商低下,五官醜陋,身上還散發著一股臭味,上次有一回去廣東旅遊,我們呆了三天就噁心的直接回來了,廣東滿大街都是黑人,媽媽對黑人的歧視比爸爸和我還要強烈,她看到黑人就會覺得反胃噁心。

爸爸坐在沙發上,看著媽媽穿著肉色的絲襪走來走去,爸爸突然內心有了感覺,雞巴微微的勃起了,當然只是微微的勃起,基本上也是半軟不硬的狀態,但是爸爸看著媽媽的絲襪腳心裡產生強烈的衝動,他突然朝地上撲了上去抓住媽媽的絲襪腳聞個不停,聞著上面淡淡的酸臭味,爸爸緊緊抓著媽媽被絲襪包裹的雪白腳丫子鼻子湊在上面用力的吸了吸,聞著媽媽腳上的味道爸爸非常的興奮,但是雞巴不爭氣還是半軟不硬的狀態。

「你幹什麼呀?你神經病啊,聞什麼聞有什麼好聞的?沒聞過腳臭味嗎?你聞了又能怎麼樣聞了,還不是個陽痿」

「你忙你的,我就喜歡聞,你讓我聞一會兒,就聞一會兒,說不定我就硬起來了一柱擎天」

「就你那龜孫子樣還一柱擎天,做夢吧,你行了行了,別玩了,一會兒兒子回來了」

「讓我聞一會兒吧,就聞一會兒,我喜歡聞這個味兒啊,太舒服了,太爽了,我覺得雞巴已經硬起來了老婆,要不咱們來一次吧」

「行了,不要聞了,鬆開我的腳,你這個死陽痿,一天到晚一副猥瑣的樣子,就你那個雞雞能硬到哪裡去,給我滾一邊去」

就在此時門外傳來的開門聲,是兒子張陽回來了。

張陽一進門就看到爸爸趴在地上

「爸爸你趴在地上在找什麼呀」

「哦。。。沒什麼,剛才你媽媽的繡花針掉地上了,我找找看在哪裡,一會兒扎到腳就麻煩了」

兒子進了臥室,放下書包開始寫作業,媽媽則到廚房去忙活晚飯。

不過了不一會兒子覺得口渴想喝杯水,他走出臥室來到廚房,看著穿著肉色絲襪的媽媽正站在廚房做飯。

他緊緊的盯著媽媽被絲襪包裹的小腿,下半身起了一點微微的反應,兒子張陽跟爸爸一樣也有點陽痿,即便遇到最興奮的場面也只不過是微微勃起,然後自己手淫,手淫也不是猛烈地射精,而只是從龜頭裡向流鼻涕一樣流出一些慘澹的精液。

兒子看著媽媽被絲襪包裹著的小腿,猥瑣的內心又在蠢蠢欲動,他居然悄悄走到媽媽身後,蹲到地上,把鼻子湊了過去,想聞聞媽媽腿上的味道。

張陽靜悄悄的蹲到地上,探出腦袋,把鼻子湊到媽媽的腳後跟,用力吸了吸,聞到了媽媽腳上傳來的陣陣酸臭味,張陽大口吮吸著媽媽的酸臭味,內心感到莫名的興奮但他到底還是不敢直接把手伸進褲襠,揉搓自己短小的雞巴而是大口大口不停的聞著媽媽絲襪上的臭味張陽越聞越興奮,越聞越過癮,都捨不得站起來了,正當張陽聚精會神吮吸酸臭味的時候,媽媽突然拿著盤子轉過身來,看到蹲在地上的兒子奇怪的問道

「你蹲在地上幹什麼呀?在找什麼」

「沒。。。沒找什麼,爸爸剛才不是說繡花針掉地上了嗎?還沒找到,我幫著找找呀,萬一踩到腳麻煩了」

「行了行了,別找了,飯做好了,準備吃晚飯吧」

母子三人坐到餐廳開始吃晚飯,張陽扒拉著碗里的飯菜對爸爸媽媽說道

「爸爸媽媽,有個事我想跟您商量一下,我不是成績差嗎?就快高考了,估計也考不上大學,今天班主任老師跟我說,有四個國際學校的美國留學生想到班裡做交換生,在市裡找不到寄宿的家庭,班主任說能不能安排他們住到我們家,只要能讓他們住下,老師說就可以獲得一個保送大學的名額,雖然不是什麼好大學,但好歹有個大學上,這機會難得呢,爸爸媽媽你們看怎麼樣啊」

「什麼交換生啊?怎麼連住的地方都找不到」

「是4個黑人同學,其他家長看他們是黑人都嫌棄,不想讓他們住進來」

「黑人呀,黑人怎麼行,黑人怎麼能住到我們家絕對不可以,別說保送你上垃圾大學,就是保送你上清華北大都不行」

媽媽聽到4個黑人要住進自己家,連忙瞪大眼睛高聲拒絕。

「媽媽你先別著急呀,他們是美國黑人,不是非洲黑人,素質還挺高的,才4個人,只要住上一個暑假就行了,住上一個暑假咱們就算完成任務了,這是國家安排的美國交換生」

媽媽瞪著眼睛,眼睛都快瞪出血來,胸前的豐滿乳房也隨著媽媽的叫喊一陣陣的顫抖著

「不行就是不行,你不用再說了,不管怎麼樣都不行,怎麼可能讓那些下賤的黑人住到咱們家來,黑人有哪個人是好人呀,一個個就知道偷雞摸狗的,這要是讓他們住到家裡來那還了得」

「對呀,兒子你知道咱們家最討厭黑人,怎麼能讓黑人住進來呀,這可萬萬使不得,還是算了吧」

「爸爸他們是美國黑人,不是非洲黑人,都是學歷很高的呢,還會中文,雖然我們家都很討厭黑人,我本人也很討厭,但是為了我能上大學,你還是再考慮一下吧」

「不行不行,絕對不行,你媽跟我都這麼討厭黑人,你看你把你媽氣的,我們平時在電視里看到黑人都會覺得噁心,怎麼可能讓4隻黑猩猩住到咱們家裡來,絕對不行」

「那我怎麼跟班主任老師說呀?難道公開說咱們一家三口都有種族歧視嗎」

「就說種族歧視又怎麼樣,咱們就是種族歧視,就是討厭黑人,黑人就是低賤下賤的非人類,連牲口都不如,怎麼可能讓4個牲口住到咱們家,絕對不行」

「我知道呀爸爸媽媽,我也很討厭黑人黑,人長得那麼丑像黑猩猩一樣,可是我上大學就這麼一個機會呀,你說高考要讓我自己去考,那哪裡考得上啊,我的成績你們又不是不知道」

「好了好了,不要再說了,吃飯吧吃飯吧,反正我是不可能讓黑人住進我們家的,想都不要想,做夢都不要夢,我寧可牽四頭狼狗過來在家裡也不會讓4個黑人住進來」媽媽氣哼哼地一口回絕了張陽的要求。

張陽看著爸爸媽媽如此堅定的回絕,於是不再作聲,心想著明天找機會讓4個美國黑人同學來家裡做個客,讓爸爸媽媽看看他們素質並不低,也許爸爸媽媽會改變主意,於是張陽第2天到了學校跟4個交換生說了事情的緣由,讓他們晚上來家裡做個客。

張陽放學以後,就領著4個身材高大接近1米9的黑人同學往自己家裡走,他沒有跟爸爸媽媽打招呼,帶著4個黑人同學就進了門。

穿著黑白相間花色裙子的媽媽腿上穿著一雙肉色絲襪,上身穿著一件白色的緊身毛衣,臉上畫著精緻的濃妝,正在客廳做家務。

媽媽一開門看著兒子張陽帶著4個黑人過來,頓時傻眼了,整個人都懵逼了

「張陽你怎麼帶著這4個人過來?這是黑。。。這是什麼人呀」

媽媽估計這4個黑人聽得懂中文,所以也不敢直呼他們是黑人,只是傻愣愣的站在那邊

「媽媽,這就是我們班上的交換生美國來的同學,來家裡做個客,你們自我介紹一下吧」

4個黑人笑眯眯的舉著大手跟媽媽打著招呼

「你好太太,我是比格」

「我是迪克」

「我是瑪德,你好」

「我是法克,你好太太,你真是漂亮呀」

4個黑人對張陽不停的誇讚媽媽長得漂亮

「張陽同學想不到你有一個這麼漂亮的媽媽呀」

「是呀,好漂亮的媽媽」

「這位太太真是美麗動人呀,是我見過最漂亮的中國女人了」

迪克此時還輕輕的湊到張陽耳朵上跟張陽說「你媽媽身材真好啊,尤其腿上穿著的絲襪可真漂亮」

張陽聽著4個黑人同學不停的誇讚媽媽漂亮也是滿臉通紅「哪裡漂亮,我媽媽都是黃臉婆了,黃臉婆懂嗎?就是中文老女人的意思」

張陽聽到4個黑人同學的話語,雖然說是誇讚媽媽,但是透著一種不易察覺的猥瑣,此時張揚心裡也陣陣犯噁心,心想這黑人確實是沒進化完的黑猩猩,性慾這麼強,看到媽媽年紀這麼大的女人都會有那方面的想法,都說黑人飢不擇食,尤其喜歡操那些白人或者黃種人的中年婦女,不知道是真的假的,此時張陽的內心生出一絲絲莫名的憂慮。

看著4個黑人同學進來,媽媽忍著噁心做著晚飯,心想人來都來了,也不能轟他們走,於是媽媽勉強著嘔吐做好了一桌子飯菜,招呼顧4個黑人同學坐下吃飯,吃飯的時候媽媽忍著噁心,看著4個黑人氣不打一處來,不小心把手上的筷子掉了下來,掉到了地上正當媽媽彎下腰撿筷子的時候,卻看到對面的黑人比格和迪克每個人都穿著花色的美式短褲,而此時兩個黑人的短褲上居然搭起了高高的帳篷,明顯他們的大黑雞巴現在已高高勃起了,媽媽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大這麼硬的肉棒,隔著褲子都能感覺到雞巴的堅硬程度,雞巴高高的朝天翹起在他們的寬鬆短褲上撐起了一個非常大的帳篷。

爸爸是個陽痿,媽媽長期得不到性生活,雖然心裏面對黑人非常反感,但是此時看到比格和迪克如此堅硬挺拔的大雞巴,心裡稍稍起了一絲動容,媽媽的心跳加快,感覺到自己下半身好像在分泌某種液體。

媽媽故意停留了片刻,沒有迅速撿起筷子,他看到迪克此時竟把手伸到胯下,捉著自己又粗又大的雞巴輕輕擼了幾下,然後把雞巴掰到一邊,媽媽不知道迪克這麼做是為了什麼,也許是因為大黑雞巴摩擦的內褲有點瘙癢,媽媽看著迪克粗大的肉棒被拽到一邊,隔著短褲能清晰看到雞巴隆起的形狀,這雞巴形狀就像一條又粗又大的水蛇一般,龜頭有一個桌球大小,雖然媽媽此時心裡對黑人還是十分的厭惡,但拋開他們醜陋的五官不提,看到如此碩大的巨型肉棒,媽媽下身的液體加速了分泌,心跳也變得更快,媽媽把筷子放到桌上不停的喘著粗氣

「媽媽,你怎麼了」

「沒。。。沒有。。。沒什麼。。。今天做家務有點累了」

此時爸爸下班回家開門進來了,爸爸一開門看到家裡面坐著4個黑人頓時臉被嚇得煞白,開口問道

「怎麼來了這4個黑。。。黑。。。東西啊。。。這是誰」

「爸爸你說什麼呢?這是我的4個美國同學比格迪克和瑪德法克」

「哦,美國同學就是你上次說的交換生吧。。。哦。。。那吃飯是嗎。。。好的。。。好的」

爸爸看到4個黑人坐在自己家的餐桌上吃飯,深深感覺到有一種被侵犯的感覺,爸爸心裡也泛著陣陣噁心,看著4個有如黑猩猩一般的物體坐在自己家的椅子上吃著飯,爸爸氣不打一處來,仿佛家裡突然多了4頭動物正在分享自己的食物,爸爸不想跟黑人一起吃飯,於是謊稱自己有點累,想回屋裡先睡一會兒。

「那什麼。。。迪克,你是美國人嗎」

為了避免尷尬,媽媽強忍著噁心問了迪克一句話,實際上他也記不住哪個是哪個,只是眼睛盯著飯菜不敢看四個黑人,嘴裡胡亂叫的

「是的太太,我們都是美國人,不過我們不是原生的美國黑人,我們是從肯尼亞移民過來的,我們是第1代新移民」

「哦哦,原來是這樣」

餐桌上媽媽強忍著內心的反感和噁心,勉強的吃完了這頓飯,接著媽媽就到廚房去洗刷碗筷了。

而此時瑪德看著穿著肉色絲襪和花色裙子在廚房洗碗的媽媽雞巴硬的像鐵棍一樣,龜頭高高朝天翹起在短褲上搭著帳篷,他故意走到媽媽身後,用自己的大黑雞巴輕輕的觸碰了一下媽媽的屁股,然後開口問道

「太太在洗碗嗎?要不要我幫你啊」

「不用謝謝你,我一個人洗就可以了」媽媽端著碗,用力白了黑人一眼對黑人還是表現出10分的不屑與看不起,在媽媽的眼裡黑人就是低等生物,甚至根本稱不上是人類。

媽媽感覺到屁股被黑人的大黑雞巴碰了一下,頓時有種被侵犯的感覺,心裡感覺陣陣噁心,但是剛才臀部的那一絲觸感,卻讓媽媽非常的舒爽,想不到世界上還有這麼大的雞巴,比爸爸的那個小蟲子簡直大了10倍,想不到黑人的雞巴真的跟毛片里拍的一樣又粗又長,想到這裡,媽媽心裡的噁心感漸漸淡去,取而代之的是騷穴里分泌出的大量淫水。

瑪德看到媽媽沒有激烈的反應,把身體挨得更近,挺著自己的大黑肉棒輕輕摩擦著媽媽的屁股,堅硬的雞巴在媽媽穿著絲襪的屁股上輕輕摩擦著,發出了一陣陣沙沙聲,此時媽媽已經滿臉通紅,心嘣嘣直跳,嘴裡大口喘著粗氣

「那什麼瑪德同學,要不你先去跟張陽看電視吧,我還要忙一會兒,這也挺亂的,小心把你弄髒了」

聽到媽媽這麼說瑪德才依依不捨的挺著自己的大黑雞巴離開媽媽的屁股,坐到了沙發上看電視,瑪德的雞巴仍舊高高隆起,在褲子裡搭著一個巨大的帳篷,此時爸爸剛好睡醒,打開房門看到坐在沙發上的瑪德雞巴如此堅硬朝天高高翹起,心想瑪德一定是看到了媽媽穿著的絲襪和大屁股有了生理反應,果然黑人的生理機制跟黃種人不一樣,特別容易性衝動,而且雞巴也跟毛片里的一樣又粗又長,爸爸看著瑪德高高隆起的雞巴沒有做聲,假裝自己沒看到一樣轉身進了廚房,看著廚房亭亭玉立站在那裡洗碗的媽媽,爸爸直勾勾的盯著媽媽的絲襪腿看個不停,接著居然不由自主地蹲了下去開始聞了起來,媽媽一轉身看到爸爸又在吻自己的絲襪,頓時厲聲喝道

「你有病啊,你沒看兒子的同學在外面嗎?被他看到了像什麼樣子,快點走開」

爸爸被媽媽一頓呵斥掃興的出了廚房,又回到臥室繼續睡覺。

媽媽洗完碗想去衛生間上個廁所,她來到衛生間就看到比格正在撒尿,比格看到媽媽進來,他抖了抖嗯龜頭上的尿液,故意不提上褲子側身衝著媽媽不停抖動自己的大黑肉棒,比格又黑又粗又長的大黑雞巴頓時展露在媽媽眼前,被媽媽看了個清清楚楚。

「哦,對不起太太,我在上廁所呢」

媽媽頓時一聲尖叫,捂著眼睛說對不起,但是捂著眼睛的手卻打開一道手指縫仔細的觀瞧著比格的大黑雞巴,只見比格的雞巴足有20來公分長,此時已經堅硬的像一根鐵棍一樣高高豎起,又黑又亮的龜頭,仿佛一條會噴火的火蛇青筋暴露張牙舞爪,媽媽看到比格如此黑粗油亮的雞巴,再也抑制不住內心的衝動,騷穴里淫水的不停地分泌淫水,大量的淫水噗呲噗呲的往外奔涌著。

媽媽甚至都能聽到自己淫水噴濺的聲音,媽媽騷穴里流出的淫水順著媽媽的絲襪流了下來,流到了腳背上。

比格看到媽媽絲襪上有一條長長的水漬,以為媽媽是尿急失禁了,連忙提上褲子走出衛生間。

「實在太對不起了太太,我剛才沒注意,您是要上廁所吧」

十幾年了, 媽媽每天面對著陽痿爸爸的短小如蟲的小雞巴,何曾見過如此黑粗油亮的大肉棒。

媽媽關上衛生間的門,竟然在衛生間裡面手淫起來,媽媽一手揉搓的自己粉紅色的乳頭,一手揉搓著自己騷穴上的肉芽陰盒,比格那又黑又粗的大肉棒在媽媽腦子裡揮之不去。

這條會噴火的火蛇仿佛隨時都會從地上蹦起來鑽入自己的騷穴里,媽媽此時恨不得能一口吞下比格的肉棒,大口吞吐吮吸,雖然內心對黑人還是十分的反感,再加上這4個黑人是自己兒子的同學,所以媽媽儘量克制自己天馬行空的思緒,儘量壓制內心的慾望。

時時刻刻提醒自己黑人是下賤的生物,是低等種族,自然不自己不能對黑人有什麼動物性的想法。

但是比格那巨大的雞巴仿佛在媽媽腦子裡烙了一個印子,如何無論如何也揮之不去,媽媽不停的幻想著自己坐在沙發上張口吞吐比格的大黑雞巴,把比格的大黑雞巴插進自己喉嚨里,再張大嘴含住比格像雞蛋一樣大的睪丸,此時媽媽的騷穴上大量的淫水噴濺而出,恨不得4個黑人現在就能衝進來把自己的大黑雞巴插在自己的騷穴里狠狠的抽插。

媽媽做出衛生間,兒子張陽明顯看到媽媽絲襪上有水漬,他心裡大概有點數了,一定是媽媽剛才在衛生間看到了比格的大黑肉棒騷穴里分泌出來的淫水,媽媽看著兒子盯著自己的絲襪大腿看個不停,心裡惴惴不安,仿佛自己的心事被兒子看穿,於是當著兒子的面就脫下了絲襪扔在了衛生間裡。

4個黑人走後,兒子偷偷到衛生間撿起媽媽的絲襪湊在逼自己鼻子上仔細的聞了起來,兒子聞著絲襪上媽媽的汗味和酸臭味,還有淫水的騷味,腦子裡也在幻想黑人比格迪克和馬德法克,4個人把媽媽圍在當中,4個大黑肉棒一起讓媽媽口交,他甚至都幻想兩個黑人同學一個插進媽媽的騷穴,一個插在媽媽的肛門裡,上下雙管齊下,雙穴齊入,跟媽媽玩三明治的場景,黑人的油亮的大黑雞巴瘋狂的在媽媽的屁眼和騷穴里抽插著,張陽想到這裡,短小的雞巴上精液居然就這樣流了出來。

張陽遺傳了爸爸的陽痿,只要聞著媽媽的絲襪幻想著媽媽被人操,精液就會不由自主的流出來,當然也僅僅是流出來,而不是射出來。

三個黑人走後,一家三口坐在沙發上討論了起來,媽媽一反常態的說到了

「我想過了,這4個黑人看起來品德也不錯,雖然我們很討厭黑人,但是為了張陽能夠上大學,還是讓這4個黑猩猩住進來吧,咱們就當喂牲口一樣,喂他兩個月,也就是兩個月,忍忍就過去了,為了張陽上大學,咱們就忍受忍受一下屈辱吧」

此時爸爸也態度大變開口道

「行吧,既然你媽就這麼說,那我也同意,就讓那4個黑人什麼瑪德法克和比格迪克,4個人過來住吧,反正也就兩個月,我們就強忍著噁心跟他們住在一個屋檐下吧,兩個月很快就過去的,你明天就去回復班主任老師吧」

張陽聽到爸爸媽媽這麼說也是喜出望外「是嗎?爸爸媽媽那太好了,這下我有大學上了,我明天就去跟班主任老師說,明天就讓4個黑人同學住進來」

第2天一大早張陽就去跟班主任說了這個事情,同意4個黑人同學住到自己家,當天晚上4個黑人拉著行李箱就來到了張陽的家,爸爸還沒回家,媽媽正做好飯菜端到餐桌上,見4個黑人過來,媽媽看到他們黑黑醜陋的臉龐,又有點陣陣犯噁心,仿佛已經忘了昨天大黑雞巴是如何的誘人

「哦,比哥迪克瑪德法克都來了嗎,行,進來吧,房間已經安排好了,你們兩個人住一個房間,就在那裡,我跟爸爸住一個房間,張陽還是住自己的臥室」

「好的太太,太謝謝您了,能跟您這麼美麗的夫人住在一個房子裡,真是我的榮幸啊」

「是啊是啊,真是太謝謝夫人了,總算有人肯收留我們了,看來中國人民還是熱情友好的」

4個黑人很自然的坐在了餐桌前準備吃晚飯,張陽則背的書包進了自己臥室,想先寫一下作業,爸爸此時還沒有回家。

媽媽假裝熱情的端著飯菜,一個不留神撞到了旁邊的法克,盤子裡的湯汁不小心濺到了法克的褲子上,媽媽嚇了一跳,連聲對法克說著對不起

「對不起,對不起,不小心把你弄髒了,阿姨來幫你擦擦吧」

說著媽媽拿起抹布在法克的短褲上擦了擦,緊接著法克居然色眯眯的開口說道

「呵呵太太,這湯汁已經滲進去了,把我內褲都弄髒了呢,太太把我內褲也擦一下吧」

「內褲嗎?好的。。。好的阿姨幫你。。。擦一下」

媽媽一邊說著一邊脫下了法克的短褲,拿著抹布輕輕的擦拭著法克的內褲法克的內褲,媽媽清楚地看到法克的內褲已經鼓起一個大包,肉棒早已勃起,又粗又長的肉棒堅硬的像鐵棍一樣,黑色的龜頭都有一點點露在了內褲外面

此時法克嘻嘻淫笑著對媽媽說道「太太呀,我內褲裡面的雞巴都髒了呢,要不你幫我把雞巴也弄乾凈吧」

媽媽聽到法克這麼說,先是猶豫了一下,然後支支吾吾的說道

「這不合適吧。。。當著這麼多人呢。。。一會兒我老公也會回來。。。讓我幫你清理那個東西。。。要是。。。被我兒子看到怎麼辦呀」

法克笑眯眯的,一臉猥瑣的對媽媽說道「沒關係的太太,你老公應該沒這麼早回來吧,你兒子還在屋子裡認真的寫功課呢,哈哈是你把我的雞巴弄髒的,就應該你負責清理呀」

媽媽漂亮的臉蛋此時已經變得通紅,心怦怦直跳雪白的大奶子,隨著心跳一上一下的起伏著媽媽支支吾吾的回答道「那。。。好。。。好吧」

說著媽媽居然真的脫下了法克的內褲,法克又粗又長的大黑肉棒仿佛一根大鞭子啪的一聲就彈到了媽媽的臉上,媽媽雪白的臉上被法克這麼一抽打居然感覺到生疼,法克的大黑雞巴上此時有一點點白色的痕跡,居然是媽媽的臉上化妝品的粉底

「那你要我怎麼清理啊?法克用抹布擦會不衛生吧」

「太太。。。要不你就幫我含在嘴裡面親你吧,用你的舌頭清理我的雞巴,你看怎麼樣」

「那。。。好吧,畢竟是。。。阿姨不小心,把你的肉棒弄髒的,阿姨。。。就擔起責任。。。幫你清理乾淨吧」

說著媽媽伸出纖細的玉手,一把就握住了法克有如黑水蛇一般的大黑肉棒,然後張開嘴一口就含住了法克黑亮的龜頭,法克被這突如其來的刺激弄得哇哇大叫

「啊。。。舒服。。。太舒服了。。。太太含住我的龜頭了。。。啊。。。中國女人的嘴巴好舒服呀」

接著媽媽把嘴巴張的更大,大口吞吐著法克的大黑肉棒,法克的肉棒實在太過龐大,媽媽用了用力也只能把法克的雞巴吞下去一半,此時法克伸出雙手摁住媽媽的腦袋,讓自己的大黑肉棒在媽媽的嘴巴里進進出出,媽媽越吞吐越有味道,越吸越有感覺,接著她握著法克的大黑肉棒熱情的吞吐起來,左一口右一口,還把嘴巴伸到法克的雞巴下面含住了法克如雞蛋大小的睪丸。

接著媽媽用盡全力張大嘴巴,大口含住了法克的肉棒,法克的龜頭抵到了媽媽的喉嚨,碰到了媽媽的扁桃腺,媽媽張大嘴巴含住法克的雞巴,還不停的左右搖晃腦袋,讓法克的肉棒在自己嘴裡面橫衝直撞,緊接著法克用力拽住媽媽的頭發,把媽媽的頭往自己的雞巴處用力壓,法克的整根肉棒插一點就全部插進了媽媽嘴裡,只剩下一小截留在外面,媽媽大口吞吐著法克的肉棒,又吸又舔,用盡全力把法克的大黑龜頭插進自己喉嚨,在左右搖擺,用扁桃腺掃動法克的龜頭,法克的龜頭法克敏感的龜頭被媽媽的扁桃腺掃動著舒適無比

「舒服舒服。。。太舒服了。。。我碰到一個軟軟乎乎的東西。。。應該是太太的扁桃腺吧。。。扁桃腺用中文怎麼說來著」

媽媽被法克又長又粗的大雞巴插的一直乾嘔,喉嚨里發出嗚嗚的聲音,但是仍舊樂此不疲地用盡全力把法克的雞巴推進自己的喉嚨大口地吞吐著

「嗚嗚嗚。。。咯咯咯。。。這雞巴太好吃了。。。好大的雞巴。。。比我老公的大10倍。。。好粗的雞巴。。。好長的雞巴。。。啊,啊。。。。我從來沒吃過這麼好吃的大黑雞巴。。。好粗。。。好長啊。。。簡直比我老公的手臂還要粗。。。太粗了。。。真好吃。。。好好吃。。味道好好。。。上面還有猩猩雞巴的騷臭味呢。。。我好喜歡。。。阿姨幫你清理湯汁。。。。再順便幫你清理上面的精垢。。。阿姨把你的包皮垢全都吃下去。。。好粗。。。好長。。。嗯。。。好好吃啊」

法克被媽媽舔弄的舒服的連連大叫

「太舒服了。。。啊。。。太舒服了。。。太太的口交好厲害呀。。。雞巴被你們清理的乾乾淨淨。。行了。。。太太。。。要不咱們試一下吧。。。讓你試試黑人大肉棒的厲害。。。看你那個老公也像一個廢物的樣子。。。估計是個陽痿吧。。。今天就讓你嘗嘗大黑雞巴的味道」

說完法克就坐在了椅子上,雞巴高高的向上豎起,又黑又亮的龜頭閃著耀眼的黑光,媽媽直接跨到了法克上面,伸手刺啦一聲就撕開了自己的絲襪,把內褲拽到一邊,然後握著法克的大黑雞巴就坐了進去。

爸爸常年陽痿,這十幾年來媽媽跟獨守空房守活寡沒什麼區別,空虛的騷穴被法克又粗又長的大雞長驅直入,淫水猶如潮噴般滲出騷穴,媽媽被突如其來的刺激舒服的忘情的呻吟著

「噢。。。插進去了。。。。插進去了。。。大黑雞巴插進去了。。。好舒服呀。。。好粗好長的黑雞巴。。。啊。。。舒服死我了。。。啊。。。舒服死我了。。。操死我。。。啊。。。好舒服。。。好舒服」

媽媽抱住法克黝黑強壯的肩膀,腰部用力瘋狂的在法克的大黑肉棒上扭動起來,法克的大黑雞巴在媽媽騷穴里噗呲噗呲的橫衝直撞,媽媽空虛的騷穴有生以來第1次嘗到這種滋味,媽媽正對著法克,坐在法克健壯的大腿上,像鯉魚打挺般瘋狂扭動自己的腰身,穿著肉色絲襪的腿繃得筆直。

而此時張陽卻走出了房間,看到媽媽裙子放下來正坐在法克身上扭動著,頓時驚呼道

「媽媽你在幹什麼呀?你怎麼坐在法克身上呀」

此時法克停止了操動,任由媽媽的騷穴坐在自己雞巴上,媽媽裙子放在下面,看不到裡面正在進行著活塞運動

「哦。。。沒。。。沒什麼。。。法克說了。。。這是他們國家的特殊儀式。。。第1次見面都要做這種儀式。。。是他們肯亞當地的一種表示熱情友好的民俗習慣。。。法克邀請我一起體驗他們國家的民俗呢。。。挺好玩的。。。。你吃飯吧。。。不要管媽媽。。。媽媽就這樣坐在法克身上挺好的」

張陽也不是白痴,他看到媽媽坐在法克的大腿上,心裡已經預料到了有些不對頭,張陽坐到椅子上拿起飯碗,低著頭往嘴裡扒著飯菜,看著媽媽坐在法克的大腿上微微扭動著自己的身軀,看著媽媽腿上的肉色絲襪,還有媽媽捲曲的腳趾,絲襪包裹著媽媽捲曲的腳丫子,看著說不出的性感,張陽此時仿佛都能聞到媽媽腳紙上散發出來的酸臭味,張陽放下碗筷假裝筷子掉到地上,然後就彎下腰去撿筷子撿筷子的時候,張陽湊到媽媽被絲襪包裹的小丫子上,用力吸氣大口的聞著媽媽腳趾上的味道,張陽故意慢慢撿起筷子,儘量靠近媽媽的絲襪腳尖大口吸著粗氣,他聞到媽媽絲襪腳趾上散發出來的陣陣汗味,還有酸臭味,媽媽此時坐在法克身上不停的顫抖扭動腰身,身體的抖動越發明顯起來。

張陽看到媽媽忘情的扭動的身體,知道媽媽此時無暇顧自己緩慢撿筷子的動作,所以在媽媽的臭腳旁邊停留了很久,樂此不疲的大口喘氣,聞著媽媽腳上散發出來的酸臭,味張陽就這樣手裡拿著筷子,鼻子用力地吸氣,貪婪的嗅入媽媽的絲襪腳臭味。

張陽看著在法克身上不停扭動的媽媽,媽媽的臉微微潮紅,額頭都滲出了絲絲汗珠,嘴裡頭小聲喘著氣,仿佛在強力壓制著興奮,張陽清楚的知道媽媽現在跟法克的行為肯定不正常,但是張陽內心卻生出一種莫名的刺激和衝動,這種刺激衝動再搭配上媽媽絲襪腳上散發出來的酸臭味,讓張陽內心產生一種莫名的快感,張陽大口吸入媽媽腳趾上散發出來的酸臭味,不時的還抬頭看了雙手握著這媽媽腰身雙腿不停往上頂的法克,內心的刺激越發強烈,恨不得上去就把媽媽的絲襪腳趾一口含在嘴裡。

張陽坐上飯桌繼續吃飯,張陽急急忙忙的吃完飯就跑到廁所里去了,因為張陽此時的精液已經流出來了,大量的精液從他疲軟陽痿小雞巴里流了出來,張陽去廁所擦拭自己的雞巴。

而迪克和瑪德兩個人則走到了媽媽的兩邊蹲了下來,他們居然抓起媽媽的絲襪腳踝,把媽媽的絲襪腳趾放進自己嘴裡吸吮著,兩個黑人的大黑嘴包裹著媽媽穿著肉色絲襪的腳趾,黑人一邊舔弄媽媽的絲襪腳趾一邊說道

「太太呀,想不到你這麼漂亮的夫人腳居然這麼臭啊,好酸好臭啊,臭死我了,不過這絲襪包著的腳趾還真漂亮呀,好漂亮的腳,好漂亮的絲襪呀,我第1次來你們家看到你的絲襪腳我的大黑雞巴就硬了,我親愛的太太,你的腳的味道真好聞,酸酸臭臭的,你別以為我們中文不好聽不懂,其實你心裏面就是看不起我們黑人吧,現在怎麼被我們的大黑雞巴操的這麼爽啊?法克的雞巴大不大長不長啊,是不是操著你很爽?我的雞巴更長更粗,以後就用我們的黑人大雞巴操死你吧,哈哈哈」

瑪德和迪克張著大嘴,黑人的厚厚嘴唇把媽媽的整個腳丫子包裹在嘴裡舔弄著,媽媽被絲襪包裹的腳趾頓時被兩個人弄得濕透了,上面沾滿了黑人的口水

「法克不要停。。。繼續操我呀。。。法克操我。。法克不要停。。。你的雞巴好粗好長。。。操得我好舒服呀」

張陽去廁所以後,法克繼續停動腰杆子用力向上操著媽媽的騷穴,媽媽則抱著法克的脖子用力的扭動自己的腰身,法克的大黑雞巴在媽媽的騷穴里噗呲噗呲的抽插者,而就在此時突然傳來了開門聲,是爸爸回來了,爸爸一推門媽媽嚇了一跳,驚的跳起身子,撲哧一聲抽出法克的肉棒坐到一邊梳理著自己的裙子。

媽媽的騷穴離開法克的龜頭的時候,還牽出了一條長長的絲線,媽媽連好媽媽連忙放下裙子在旁邊位子上坐好,生怕被自己被爸爸看到自己跟法克的勾當。

法克看到爸爸進來不慌不忙的穿上自己的內褲和短褲,笑眯眯的看著爸爸

「到家了,過來吃飯吧,今天開始張陽的4個同學就住在咱們家了,咱們就像一家人一樣要和睦相處」

「好的好的。。。來了就好。。。嗯。。。你們慢慢吃。。。我先到裡面收拾一下」

四個黑人看著爸爸不屑一顧的表情,知道爸爸心裏面就是看不起黑人,覺得黑人頭腦簡單,四肢發達智商低下,身上除了一個大雞巴,其他什麼也沒有,4個黑人甚至心想爸爸是不是嫉妒黑人們都擁有一條又黑又粗的大肉棒,而自己卻是個陽痿。

爸爸進臥室後,兩個黑人繼續蹲下來舔弄著媽媽的絲襪腳趾,媽媽的腳趾被他們舔弄的渾身酥麻,淫水不斷的從騷穴里流淌出來,可惜現在法克不能再繼續操媽媽的,媽媽內心憤憤不平,生著悶氣剛剛要高潮,怎麼碰巧那個陽痿老公這個時候進來,他要是再晚一點到自己就能被法克操到高潮了。

張陽此時正躲在廁所收拾自己一塌糊塗的內褲,看著自己短小的雞巴張陽又想起媽媽腳趾上散發出來的酸臭味,他居然在浴室裏手淫了起來,說是手淫,但稱不上是擼管,因為張陽的雞巴仍舊癱軟著了,通過手指的揉搓能給自己帶來強烈的快感,但卻怎麼也硬不起來,而此時爸爸在臥室已經傳出了打呼聲,看來爸爸已經在臥室內的睡著了

此時,4個黑人也聽到了爸爸的打呼聲,媽媽聽到爸爸的呼嚕聲,知道爸爸睡著了,媽媽高興的頓時跳了起來,他繼續跨在了法克身上,握著法克的大黑雞巴,噗嗤一聲就插進了自己的小穴里,而此時瑪德也把持不住,她走到媽媽身後掀起媽媽的裙子,嘶啦一聲,把媽媽的肉色絲襪撕得更大,瑪德把媽媽屁股上的絲襪撕開一個大洞,緊接著對著媽媽的大白屁股啪啪啪啪抽了好幾個大巴掌,抽的非常有節奏感,非常響亮,清脆,看來黑人的音樂天分和節奏感果然是與生俱來的,媽媽的大白屁股背瑪德抽得盪起陣陣臀浪。

接著瑪格德就脫下了自己的褲子,露出自己比法克還要大一號的巨型大黑肉棒,這肉棒又黑又粗,簡直比爸爸和張陽的手臂還要粗,青筋暴露張牙舞爪,龜頭油光鋥亮,仿佛不是肉做的,而是金屬製品。

瑪德握著自己的肉棒對著媽媽的屁眼就一點一點擠了進去,跟法克玩起了雙管齊下,雙龍出海

「啊。。。插進來了。。。插進來了。。。大黑雞巴操進我的屁眼了。。。屁眼好舒服。。。呀。。。啊。。。好舒服。。。爽死我了。。。太爽了。。。啊。。。大黑肉棒好厲害。。。插得我好爽。。。用力進來。。。再進去一點。。。我不怕痛。。。你儘管插。。。插進來。。。插進我的屁眼裡」

「夫人真是太騷了,剛才舔你的絲襪臭腳可把我熏壞了,想不到這麼漂亮的夫人絲襪居然這麼臭啊,你的腳太臭了,不知道你的屁眼是不是跟你的腳一樣臭啊,我先操幾下再說」

「哈哈哈是呀,我也聞到了,想不到這個中國貴夫人的腳丫子居然這麼臭,,比我們部落里的老婦女的腳還要臭,臭死我了,酸臭酸臭的,熏得我只想打噴嚏」

兩個黑人一上一下的同時操起了媽媽的屁眼和騷穴,兩個黑人非常默契,非常協調,很有節奏感的,一上一下跟媽媽玩著雙槍,常年守活寡面對陽痿爸爸的媽媽,第1次感受到如此的刺激,居然自己的屁眼跟騷穴里同時插入兩根如此巨大的黑肉棒,媽媽這輩子都沒有享受過高潮,想不到第1次體驗大雞巴居然就是兩個如此碩大的黑人大雞巴。

兩個黑人加快了抽插媽媽屁眼和騷穴的速度,啪啪啪啪的聲音差點把爸爸吵醒,而張陽此時躲在廁所里他不敢出來,只是推開門縫小心地往外張望,看這兩個黑人在椅子上用自己的大黑雞巴狠狠的操著自己的媽媽。

張陽眼睜睜的看著兩個黑人在抽插自己媽媽的騷穴和屁眼兒,此時他的雞巴居然不爭氣的傳來一陣酥麻感,張陽連忙抓起廁所里媽媽換下來的肉色絲襪,把肉色絲襪捲成一團,放在自己鼻子上大口的聞著上面的酸臭味,張陽聞著媽媽絲襪上傳穿出來的騷臭味,再結合著眼前兩個黑人挺著大雞巴在媽媽的屁眼和騷穴里進進出出,張陽感覺到一種前所未有,難以言喻的快感,緊接著雞巴的酥麻感越發強烈,

張陽的龜頭上再次流出了白花花的精液,精液慢慢的流出龜頭,滴答滴答的滴在地上。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