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之戀 (2) 作者:時境

簡體
.

【血之戀】

作者:時境2021年5月1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第二章

現實世界:「嗯……唔!——」熙夢在床上滾了滾,伸直了懶腰,只覺得自己全身酥軟酸痛。

「現在幾點了?」熙夢把自己的挪到了床邊然後掀開窗簾,但是卻手空了。她微微的睜開半夢半醒的眼睛,發現並沒有拉上粉紅色的窗簾。

可能是自己睡覺的時候忘記了吧,熙夢收回了手掀開被子坐了起來,突然感覺身上有冷風吹來,打在身上有點冷。

熙夢揉了揉眼睛,抬頭朝風的方向看去,只見空調的溫度有些低。[ 雖然是夏天,但是會不會溫度太低了點?但是按理說19°也不算多低,為什麼會冷呢?] 熙夢的內心抱著這樣的疑問又低頭看看自己身體,發現自己正一絲不掛的裸露著,呆滯,疑惑,驚訝「呀?!!」

她環顧四周,拿起床頭柜上的遙控器關掉了空調,但是要溫度馬上恢復是不可能的。為了不著涼感冒,熙夢迅速的下了床,可是酸軟的身體讓她在站立在地上的一瞬間有點站不穩的差點摔倒,好在扶住了床。

熙夢站起來穩了穩身體,走過去打開了不遠處的衣櫃。衣櫃一共有三個,輕便的夏裝衣櫃,繁厚的冬裝衣櫃,還有特殊服裝的衣櫃(lo裙,漢服,晚禮服等)。

熙夢打開了夏裝衣櫃,在五顏六色的衣服中找了一條白色薄紗的弔帶睡裙套上。

然後又回到了公主床邊拿起手機打算看看時間,卻發現自己的手機不翼而飛了。

「怪了……難道是放在外面客廳了嗎?算了,先看看平板吧。」說著,熙夢翻開了柜子的抽屜,裡面躺著一台平板電腦。熙夢拿起平板劃開了螢幕,但是卻被接下來的一幕震驚到了,32個未接電話,其中有20個來自自己的好閨蜜——葉雨。還有兩個來自自己的父親,剩下的12個都是班上的其他同學和班主任的。

熙夢沒有注意右上角的時間,回撥了葉雨的電話。

「嘟——嘟——」一陣撥號音過後,電話的那頭傳來了暴躁少女的咆哮。

「小夢?!!你怎麼樣了啊小夢?!!」

熙夢一時間不知所措「什麼怎麼樣了?」

「你現在在哪?!!」

「家裡呀,怎麼了嗎?」

「你確定你是在家裡不是在醫院?你不要騙我啊!!」

「我確實在家裡呀」熙夢對那一頭咆哮的閨蜜不知所措,滿腦子疑惑。

「在家就好,謝天謝地!還好你沒事。」說著那一頭的聲音漸漸平穩了下來。

「小雨今天怎麼了?」

「你呀,還好你沒去音樂廳,你們小組乘坐的那輛公交車,被一輛卡車撞了,死了六個人,司機頭破血流的,其他人也都進醫院了。」

「啊??!」熙夢有些驚訝,突然想起來自己不是在坐公交車嗎?怎麼會在房間裡面?

這麼想著,熙夢的視線掃到了自己的小腹,因為沒有穿內衣,清晰的看到自己的小腹上面有一個淡紅色的印記,而且位置還有點奇怪,作為不紋身,不抽菸,不喝酒,家長眼中的乖乖女,小腹上突然多了一個羞恥的紋身,心中各種詫異。

甚至忍不住「呀?!——」的叫出了聲。

「小夢你怎麼了?怎麼突然就叫了起來?」電話那頭的葉雨突然又變得急切了起來「你該不會真的瞞著我吧?其實你現在在醫院裡面?」

「啊……沒有沒有,我只是……只是看見了一隻蟑螂,嗯,看見了一隻蟑螂。」熙夢連忙編了一個藉口。

「這樣啊,總之因為要處理一些事,我們班現在停課了,我現在就去你家,要是讓我發現你其實在醫院,你就等著被我罵一頓吧!」

「啊……啊?不是,現在不是早上嗎?」

「什麼早上?現在都晚上八點半了」

「啊?」熙夢看向了被忽略的顯示屏的右上角的時間,上面顯示的是8:41分。

「好了好了,我先掛了。」說完葉雨掛掉了電話。

熙夢看著平板上的時間,走到落地窗前掀開了窗簾,只見外面月亮高懸。霓虹燈在繁華的城市裡閃耀,車水馬龍的街道上依舊車輛穿行,不少夜市夜店也都開張了。熙夢的房子處於城市的別墅區,別墅區地勢較高,而且是處於城市邊緣,所以能輕易的看見城市裡的情況。

另外熙夢家的別墅是三層,一層是客廳和廚房,衛生間和雜物間。二層是熙夢的主臥,還有父母的側臥和客房。但是自從母親去世以後,父親就很少回家了,甚至在外面買了另一套房靠近公司的房子。

熙夢看著這幅夜景疑惑的撓了撓頭「奇怪,我睡了這麼久嗎?」

熙夢拉開了落地窗,走到陽台上,陽台被玻璃牆圍著外圍,右邊放著簡易晾衣架,上面掛著一些曬乾的衣服。左邊是一個鞦韆椅,熙夢坐到鞦韆椅上,刷著平板上的新聞。

超速的卡車穿過紅燈撞向了公交車,在監控錄像的視頻中,熙夢回憶起了之前發生的事情。回憶起來的瀕死的感覺讓熙夢的後背發涼,胸口隱隱作痛。

但是低頭卻又不見傷口,熙夢這才平緩了心情。又想起了在瀕死的夢裡見到的艾琳娜,熙夢這才反應過來,抱著平板想起身去樓下客廳看看。

結果剛起來轉身,雙腿因為酸軟感突然發軟失衡,撞進了艾琳娜的懷裡。

艾琳娜就像夢裡的一樣,一頭銀白色的如瀑布般蔓延到腰部長發,在月光下閃爍著銀色的光澤,剛剛出浴的她,髮絲上還沾著滴滴水珠,如同露水般閃耀,那深紅色的眼瞳仿佛能勾人心魂。水滴從頭髮上劃落,順著白玉的脖子流到性感的鎖骨,再順著曲線滴入乳溝,然後被包裹著的浴巾吸收。她的胸部不大不小,在一隻手剛好能掌握的基礎上多一些,雖然沒有那麼大,但是精緻的肌膚和身材也算是人間尤物。

艾琳娜似乎剛剛洗完澡,穿著一雙居家的拖鞋裹著浴巾就走進了熙夢的臥室里。

熙夢剛好撞進她的懷中,因為身高的差距,熙夢的鼻子剛好頂在她的胸部中間。薔薇般的體香中夾雜著沐浴乳的氣味,這讓熙夢有些失了神。

「這麼急是要做什麼嗎?」艾琳娜溫柔而甜美又夾雜著成熟的聲音,在熙夢的耳中宛如天籟,讓她不禁有些心跳加速。

熙夢反應過來急忙向後退離開了艾琳娜的玉體,緩了緩自己的內心「艾琳娜……?」

「嗯,發生了什麼嗎?這麼慌慌張張的,站都站不穩了。」

「不是……那個……你為什麼會在我家裡?」

「我把你救活了,如果還讓你留在現場只會很可疑吧,而且萬一再出什麼事故我可就虧了,所以我就把你帶回了你家,還順便給你洗了個澡~」

「啊這……」

「另外,你的小提琴和手機已經沒救了,我幫你取出了電話卡和內存條,其它的讓收垃圾的阿姨給帶走了。」

……

十分鐘後,熙夢理解了現狀。艾琳娜是血族,本來打算去醫院購買血包當儲備糧,路過車禍現場的時候,發現了熙夢這樣的罕見的美味體質。血族並不是像故事裡的只能靠人血為生,而是人體的體液,但是血液的營養更多,也更方便。除了人血以為正常的食物也能吃,但是只能吸收10% 的營養物質。

主僕契約是靈魂的契約。僕人會把自己的身心都獻給主人,被主人以外的人觸碰身體多多少少都會牴觸。主人的命令會被是僕人在心裡當做必須完成的使命,並且無法拒絕。距離主人太遠,心中會變得焦躁不安,渴望見到主人。

而血族的體香對於其他種族來說就像是毒藥,無法抗拒的毒藥,吸入的人會在不知覺的狀態下發情,渴望更多,一次性吸多了就會短時間內喪失理智,另外血族的體香都是不一樣的,體香會根據成為血族時,周圍一定範圍內的植物數量來決定。

但是作為僕人的熙夢不會失去理智,但是其他的效果依舊。

熙夢一開始無法接受,但是似乎是契約的影響。開始逐漸接受了這些[ 畢竟是救了自己的生命,這樣的代價似乎也是值得的?]

在這樣的想法下,少女只能無奈的接受了一切。

「叮咚~叮咚~」樓下傳來了門鈴的聲音,突如其來的聲音讓熙夢慌了神,雖然知道葉雨要來,但是沒想到會這麼快。

「需要我迴避一下嗎?」艾琳娜看著慌慌張張的熙夢說道。

「唔……你先換身衣服吧,然後就說你是我在國外留學剛回來的表姐好了。」說完,熙夢抱著平板打算走出房間。

「話是這麼說,你這裡有適合我的衣服嗎?」艾琳娜打量了一下熙夢的體型和身材,又看了看自己。

「旁邊是我爸媽的房間,你在那裡找找吧,媽媽的衣服你應該可以穿。」說完,熙夢推開了房門走下了樓。

艾琳娜嘆了口氣走向側臥,父母的房間很簡單,左邊擺著四個書架,書架的邊上是一台電腦桌,那裡擺著一台電腦,但是沒什麼積灰,應該是經常清理吧。中間是一張大床,床的兩邊放著兩個床頭櫃,右邊是一個梳妝檯,還有一個衣櫃。

艾琳娜打開了衣櫃,衣櫃很大左邊空空如也,右邊的衣服只有女式的,看來男主人把自己的衣服都帶走了呢。女式的衣服全都被塑料袋包裹著防止沾灰。

艾琳娜在裡面翻來翻去,找到了一件白色的襯衫和藍色的熱褲,但是沒有合適的內衣,索性就真空了吧。

而另一邊,熙夢到了樓下客廳,走到門前打開大門。門外站著一個身高168,中短髮型的頭髮,也是及肩,但是與熙夢的直發相比,這個女孩的頭髮卻是卷髮,並且染成了金色但是發梢依舊是黑色的。她穿著黑色的印著骷髏頭的T恤衫,輕薄的女式緊身牛仔褲,上衣外面還套著黑色的輕薄外套。兩隻耳朵上還打了耳洞,但是左邊的耳洞上塞著一個耳釘,右邊的耳洞上掛著一個骷髏吊墜。整個人散發著一種叛逆的氣息。

「小雨,你怎麼來的這麼快呀」

「還不是擔心你出什麼事麼」說著,葉雨走進了客廳,沒把自己當成外人,在沙發上找個位置就坐下了。

「都說了我沒什麼事的」熙夢關上了門,也到客廳的沙發上坐下。

「不親眼看看怎麼知道,要不是學校和交警還有醫院都不說傷員和死者都有誰,我也不會這麼著急!」葉雨說著說著話語中的情緒爬升了起來。

「那音樂比賽的事怎麼樣了?」

「延期了,還好我們學校的小組沒死人,都是輕傷,修養一段時間就能好,音樂比賽推遲了兩個月。」

「這樣啊……」

「警察那邊在調查起因,不過你今天怎麼會待在家裡?怎麼?終於忍受不了你爸了決定曠課反抗?」

熙夢的父親在母親死後就跟變了個人似的,溫柔的父親變得嚴苛,總會抽時間回家陪伴妻女的父親變得很少回家,甚至直接在外面住了起來。開始要求熙夢變得優秀,各種補習班興趣班,各種比賽和交流會安排。熙夢那時才八歲,無法反抗只能默默服從父親的安排,再多興趣班也不是熙夢感興趣的事情。就連每天的食物和衛生也是僱傭了家政公司的員工負責,因為要學習舞蹈什麼的,要保持身材,很多同學之間流通的小零食,熙夢直到17歲的現在也沒有嘗試過,曾經偷偷試過幾次,結果被父親發現,然後被一頓痛罵。

「啊……這……沒有,本來想去的,但是家裡來客人了,所以沒去……」

「客人?」

這時,擦乾了頭髮換好了衣服的艾琳娜從二樓走了下來,在樓梯口朝客廳喊到「嗯?有客人嗎?」

「啊……嗯……這是葉雨,一起長大的髮小」熙夢和葉雨一起看向了樓梯口,艾琳娜已經換了個幹練的單馬尾髮型,配合身上的衣服看起來很成熟的樣子。

「大姐你是?」葉雨看著艾琳娜,但是距離有點遠,血族的那些buff都沒有影響到葉雨。

「我叫艾琳娜,是熙夢的表姐,說起來,葉雨同學需要果汁嗎?」說著艾琳娜從樓梯下來往廚房走去。

葉雨「比起果汁我更喜歡啤酒,有啤酒嗎?」

艾琳娜「這個沒有,不過倒是有雞尾酒,不過是超市那種酒精很低的,你要嗎?」

葉雨「這個也勉強可以,不過熙夢的冰箱裡面為什麼會有雞尾酒?熙夢你也學壞了?」

熙夢「哪有?我不喝酒的」

艾琳娜「是我今天順手買的,那我給熙夢你倒一杯果汁?」

熙夢「嗯」

過了一會,艾琳娜端著一個盤子,盤子上面是一瓶雞尾酒,一杯紅酒和一杯果汁。艾琳娜把盤子放到桌子上,然後在單人沙發上坐了起來。

「表姐有品味呀~還喝紅酒」葉雨看著艾琳娜拿起紅酒,在高腳杯裡面輕輕的搖晃,然後抿了一口。

「我比較喜歡紅酒的顏色。」說著,艾琳娜高舉酒杯,紅酒在燈光的照射下變得鮮紅。

「這是什麼紅酒?」葉雨好奇的問。

「82年的拉菲,有幸在法國的時候從朋友那裡入手了一些。」血族的壽命是漫長的,依靠著強大的自愈能力,強大的新陳代謝可以讓她們的細胞永遠處於鼎盛狀態,除了特殊的手段,不然根本殺不死血族。

曾經艾琳娜在法國生活過一段時間,結識了當時拉菲莊園的少爺,少爺為了追求她,送了很多紅酒,其中就有一些82年的拉菲。

當然,大部分都還在艾琳娜的英國古堡里。艾琳娜也只是帶了幾瓶來到中國。

「我能試試嗎?」

「如果只是一小口的話倒是可以,未成年不能喝太多酒」

「好的表姐」說著,葉雨接過了艾琳娜的酒杯輕輕的抿了一口「好濃郁的酒香,味道也好棒,真是82年的拉菲呀!」

艾琳娜拿回了酒杯,繼續在手裡晃「當然,等你成年了,我可以請你喝一整瓶,如果你不醉的話。」

葉雨「那可真是太棒了,熙夢你怎麼不早說你有這麼好的表姐呀。」

熙夢不知所措的撓撓頭。

葉雨「對了表姐,你在法國住過,你是法國人?」

艾琳娜「不,我是英國人。」

葉雨思索了一下「那你的英文也一定不錯吧?」(英文)

艾琳娜笑了笑,也說起了英文「當然,我不僅會英文,我還會拉丁語、法語、俄語、日語、埃及語」

葉雨「厲害了!表姐年齡多大了呀?」

艾琳娜「24,大學畢業還沒多久。」

【未完待續】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