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把嬌妻借給兄弟瀉火 (3-4)

把嬌妻借給兄弟瀉火 作者:藍海小魚 2014/09/26首發於:春滿四合院 (3) 一早,貴哥悄悄拉住我。「阿文,昨晚你和你媳婦沒鬧矛盾吧。」 「沒有。」我表面很淡然,心底卻還在不甘心,妻子的第一次口交就這樣給 了貴哥。 貴哥鬆了口氣。「可不要為了幫我搞得你們夫妻失和,唉呀,多虧了你媳婦 ,昨晚總算是睡了個好覺,那麼今晚也拜託你媳婦幫忙了。」 「嗯……嗯?」等等,什麼情況,我什麼時候答應今天繼續讓妻子幫貴哥消 火了,我趕緊想和貴哥說清楚,卻發現貴哥興奮的說個不停,怎麼也插不上話, 一直到走出家門時我都是迷迷糊糊的,腦子怎麼也轉不過來。難倒我真的答應了 貴哥,這些天都讓妻子幫他消火? 上班路上,我和妻子說起,今晚貴哥居然還想讓她幫忙消消火。 「難道不該幫他麼?」妻子居然反問我,我臉沉了下來,妻子看見我不高興 的樣子,解釋道:「如果今晚不幫貴哥瀉火,他再跑出去,那麼我們昨天做的事 不就白費了。」 「可我沒答應每天讓你幫他那個呀!」 「不幫不行,貴哥他性慾那麼強……」妻子脫口而出,我吃驚的看著妻子, 她手捂著嘴也意識到自己說的不妥。妻子和我都沉默了,我埋怨自己,這算不算 作繭自縛呢? 又過了一會兒,妻子問我:「那……晚上還繼續麼?」 我想了想,酸酸的說:「別再搞那麼久了,幫忙泄個火而已,有必要搞那麼 久麼?」 「我知道了,我會快一點的。」妻子認真的回答,她不會想到,我的這個要 求,會將她推向更深的深淵。 晚上七八點,我和貴哥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妻子照例去洗澡。 過了會兒,妻子穿著浴袍走出來,對我說她已經準備好了,我對貴哥說,稍 微快點,別在裡面搞太久。 「兄弟我懂,我明白!」貴哥連忙保證,接著他跟在妻子的屁股後面,進了 臥室。臥室門關起,把我和妻子隔離在開,我心裡忽然生出一種妻子不再屬於我 的感覺,心裡既懊惱又好奇,我走進書房,打開攝像監控…… 貴哥進了房間,看見妻子和昨天一樣,坐在床沿,彷彿一朵靜靜開放的花朵 ,他反手關上房門,急沖沖的脫下褲子,挺著自己的長槍,來到妻子的面前。 妻子抬頭就看見貴哥高昂的JJ,想起自己昨天給貴哥口交時淫蕩的樣子, 一陣臉紅,她抬起手握住貴哥的JJ,JJ仍然是那麼的堅硬火熱,妻子的手僵 硬的動了起來。 貴哥低頭深深的吸了口氣,鼻腔里滿是妻子身上乳香的味道,他看見妻子還 有點拘束,便講了幾個色色的笑話,妻子聽了後,連耳根都羞紅了,忍不住吃吃 笑了起來。 貴哥這才低下頭在妻子耳邊問:「昨天我教你的招數,你用在阿文身上沒, 他滿意麼?」 「……沒。」妻子的耳邊傳來貴哥呵來的熱氣,耳朵痒痒的。 「哇,那我真幸運,我仍然是唯一一個享受過你口交的男人!」貴哥誇張的 說,身下的小兄弟在妻子手中得意的跳了跳,顯示出貴哥心裡確實很激動。 一股曖昧的氣息在貴哥和妻子之間油然而生。 貴哥又說:「今天我兄弟可特意叮囑了,讓我快點。」 妻子點點頭,她問貴哥,是不是今天還想讓她用嘴來消火。 「平時我很難被吹出來的,昨天是因為是你的第一次口交,我感到很興奮, 所以才會射在你的嘴裡,今天你要是還想像昨天那樣,用嘴幫我消火,我可說不 准什麼時候才能搞定。」貴哥說:「不如咱們玩點新的吧?」 「什麼新的?」 「昨天我看見的奶子很漂亮,又大又挺,不如你幫我胸推吧,很舒服的!」 妻子不懂什麼是胸推,貴哥說,就是用你的奶子搓我的JJ,貴哥說的忒粗 疏,妻子滿面通紅,她抬頭啐了貴哥一口,卻看見貴哥正直盯盯地,從浴袍的領 口看著自己的胸前。 「你答不答應?我怕阿文在外面等久了會不高興啊。」貴哥唬道:「再說了 ,胸推和口交也差不多,反正你的奶子昨天我都看過了。」 妻子看了看貴哥的JJ,自己給打了半天飛機,貴哥的JJ依然高高豎起, 如同一根堅固的巨炮,卻是一點要射的反應都沒有,她想起我今天也說過同樣的 話,希望能快點搞完,不禁猶豫了。 貴哥趁熱打鐵,連忙在妻子耳邊大誇妻子乳房漂亮,他說只要妻子幫他胸推 ,他情緒一高漲,肯定一會兒就能射了。 「唉,就你花樣多!」妻子仔細想了想,覺得給貴哥做胸推也確實沒什麼不 可接受的,畢竟她連貴哥的JJ都含過了,而且妻子也很好奇,做胸推究竟是什 麼樣的感覺。 「你有一對大奶子,做胸推很簡單的,要是遇到飛機場,她想做還做不了呢 !」 貴哥教妻子如何做胸推,還傳授了一些胸推的訣竅。「……你以後用在阿文 身上,給阿文一個驚喜。」 妻子打開衣襟,抽出胳膊,上半身的浴袍垂了下來,掛在妻子腰上,然後妻 子取出精油,抹在自己的兩乳之間。 貴哥瞪大眼睛看著妻子胸前白花花的飽滿在她的手下跳躍著,他不用觸摸就 能感受到妻子乳房驚人的彈性。 妻子跪在床上,上身前傾,靠在貴哥的跨上,正好將貴哥的JJ卡在乳溝里。 「啊~~」 「哦~~」 妻子的乳房和貴哥的JJ接觸的那一剎那,貴哥和妻子同時發出幸福的呻吟。 貴哥自從昨日見過妻子的乳房,就一直對妻子的那對豐挺念念不忘,今天他 如願以償的讓妻子給自己打奶炮,心裡興奮不已;而妻子則彷彿胸前插了一把火 鉗,那炙熱的溫度,彷彿要燒到妻子的心窩中,妻子乳房的皮膚是那麼敏感,她 甚至能靠觸覺分辨出貴哥龜頭的形狀。 貴哥堅挺的JJ被兩團軟肉給包裹了起來,他感受到妻子乳房肌膚的清涼爽 滑,這觸覺就像貴哥想像中那樣完美,堅挺飽滿又不失柔軟,貴哥很滿意妻子的 乳房。 妻子開始一起一伏的幫貴哥做起胸推來,貴哥烏黑的鐵棍在兩團白肉中,忽 隱忽現。 「好羞啊,想不到我居然會為別的男人做這樣的事!」一想到這,妻子感覺 自己的下身都濕了。 「真是一對好奶子,果然是打奶炮的極品啊!」貴哥心裡爽歪歪,他看著妻 子跪在自己身前,身子一起一伏,就像對著自己跪拜一樣,自己就像是妻子的主 宰,是妻子臣服的對象,淫慾湧上貴哥的心頭,他的屁股前後聳動著,像做愛那 樣,JJ在妻子的乳溝里抽插起來。 妻子為了讓貴哥覺得舒服,早點消火,她用雙手把乳房往中間推,把乳房擠 得扁扁的,擠出深深的乳溝,這樣貴哥的JJ就會被徹底包裹,而且還會被包的 更緊。妻子的乳肉實在是太嫩了,只磨了一會兒,妻子兩團軟肉靠近乳溝的地方 ,就磨出了兩道紅色的印子。 貴哥低頭看著自己的JJ在妻子的乳間吞吐著,當龜頭露出的時候,乳房夾 著JJ的樣子就像是一個熱狗。 妻子的乳房在貴哥的JJ上滑動這,她的乳頭高高挺立,不停的蹭到貴哥的 陰毛和腿毛。妻子感到彷彿有兩把毛刷在不停的刷著自己的乳頭,微弱的電流不 停的刺激著妻子,妻子感到自己的下身已經濕透了,身子也越來越酥軟;妻子又 起伏了一會兒,她感到托住乳房的胳膊越來越重,腰也開始發酸了。妻子的動作 變慢了,終於她實在是堅持不下去了,妻子對貴哥說:「不行了,我累了,你自 己動吧。」說完,她垂下了胳膊。 沒有妻子用手推著乳房,乳溝變淺了,乳房也恢復了原本飽滿渾圓的樣子, 於是貴哥的JJ從乳溝里跳了出來,貴哥高昂的興致被打斷了,有點不高興:「 怎麼這麼快就累了?」話剛說完,他便用兩手抓住了妻子的乳房。 「啊~~!」妻子萬萬沒想到貴哥居然會動手抓住自己的乳房,整個身子一 個激靈,僵住不動了。「貴哥,你……你……你怎麼可以摸我的胸啊,你答應過 的,不動手的。」 「麻煩!」貴哥有些不耐煩,他早已慾火上頭,說話變得不再那麼客氣。「 不是你讓我自己動手的麼,我不抓住你的奶子,怎麼用它們打奶炮啊?」說完, 貴哥示威性的捏了捏妻子的乳房。 「哦~~」妻子的乳房從沒有被我以外的男人碰過,當貴哥捏住乳房時,妻 子感到全身的勁都被抽走了。 貴哥很珍惜好不容易到手的機會,他仔細把玩著妻子的乳房,感受著妻子乳 房的豐滿嬌嫩。貴哥張大手握住乳房,然後用力一抓,嫩肉從指縫裡被擠了出來。 「貴哥,抓輕點,別留下印子。」妻子無力抗拒。 「反正已經被摸上了,看貴哥的樣子,想讓他放開手,那肯定是不可能的了 ,就讓貴哥玩一玩吧,只要他能早點消火。」妻子自我安慰道。 貴哥的慾火越燒越熾,他用兩隻手指夾住妻子的乳頭,手掌托住乳房,轉動 著手腕開始畫起圓圈來。貴哥的技術實在是太好了,妻子被貴哥玩的渾身發軟, 她上半身整個就貼在貴哥的身上,鼻腔里滿是精壯男人的氣息。 貴哥抓著妻子的乳房往中間推,擠出深深的乳溝,然後把JJ衝到乳溝里, 開始抽動起來,抽插了一會兒,貴哥發現這個姿勢有點使不上勁——只有龜頭能 一直陷在乳溝里,貴哥身子往前靠了靠,緊貼著妻子,他把JJ埋在妻子的乳溝 里,然後握住妻子的乳房,上下擦動自己的JJ。後來,貴哥決定換個姿勢,他 對妻子說:「你躺下吧,這樣我打奶炮方便些。」 妻子已經動情了,她順從的躺在床上,只有兩條小腿掛在床沿。 貴哥爬上床,膝蓋置在妻子身子兩側,小腿緊貼妻子的大腿,他跪著移動身 子,直到膝蓋頂住妻子的腋窩才停了下來。 妻子看著騎在自己身上的貴哥,有一種被騎乘的感覺,那高高翹起的JJ彷 彿小馬鞭,隨時會抽在自己的身上。 貴哥看見妻子的乳房攤開了,用手輕拍,拍出層層乳浪,貴哥用手從兩側抓 住妻子的乳房,揉捏一會兒,把它們往中間推,擠出深深的乳溝,然後像騎馬一 樣,在妻子的身上馳騁起來,他的JJ在妻子的乳溝中不停進進出出。 妻子挺著胸被抽插著,兩乳之間一片赤紅,乳溝前後都被搓出了白沫子。妻 子興奮的把兩手擱在貴哥的腿上,撫摸著貴哥的大腿。 貴哥屁股往後移時,總會撞到妻子纏在腰上的浴袍,他感到很不爽。 「真是麻煩!」貴哥慾火高熾,不耐的用手把浴袍的束帶扯開抽出,一把扔 到床的另一頭,然後把浴袍往兩側一扒拉,妻子白花花的胴體完完整整的暴露在 貴哥的面前。 「呀~~」 貴哥的動作很快,妻子根本就來不及阻擋。「我居然讓貴哥看光了,這可怎 麼辦才好。」妻子心裡很擔心,「啊,不行,不要看,好害羞啊。」 「讓我好好的看看,哇~~,你的身材真好,我上過這麼多女人,你的身材 是最漂亮的!」 貴哥打開妻子遮擋著的手,他坐起身子,居高臨下的欣賞妻子的玉體。細長 的脖頸,性感的鎖骨,兩團渾圓在上半身畫出誘人的曲線,平坦的小腹不見一絲 贅肉,只有唯一的內褲擋住妻子的蜜穴,做著最後的遮擋,可是內褲早已濕透, 透明可見,把妻子豐厚的陰阜、飽滿的陰唇和神秘的峽谷形狀都給勾勒出來了。 「貴哥,求求你,讓我把浴袍重新披上吧!」 「放心,我答應過阿文,不會動手的,我就是看一看。」貴哥向妻子保證到。 妻子見貴哥果然沒有再進一步的動作,稍微放了下心,貴哥的手又開始揉搓 妻子胸前的軟肉,將它們捏成各種形狀。「你的奶子真是極品,百玩不膩啊!」 玩了一會兒,貴哥坐在了妻子的肚子上,然後用自己的屁股,輕輕的按壓妻 子的肚子。貴哥的屁股在妻子的肚子上前後摩擦,而硬直的JJ則又在妻子的乳 溝中衝刺起來。 妻子被貴哥玩的渾身火熱,她感到貴哥的腿毛在自己的小肚子上划來划去, 實在是很舒服,而自己的胸也在貴哥手和JJ的雙重攻擊下,被擠成各種形狀, 妻子的兩腿糾纏在一起,腿根用力的研磨著,妻子的下身實在是癢到了極點,汩 汩蜜汁不停的往外吐著。 貴哥玩的很開心,JJ也變得更巨大了,JJ在妻子的兩乳之間,輕插幾次 又深插了一次,最後龜頭正停在妻子的嘴前,貴哥屁股壓了壓妻子的肚子,妻子 張開嘴費力的吐著氣。 「舔它!」貴哥命令道。 妻子順從的伸出舌頭,先是淺淺的添了龜頭兩下,接著就大力吮吸起來。 就這樣貴哥的JJ開始九淺一深的在妻子的乳溝里抽插著,隔一會兒還享受 妻子用嘴舔龜頭的服務,貴哥已經快感要爆炸了。突然貴哥握緊了妻子的乳房, 大喊一身「好爽」,白色的漿液從馬眼噴射而出,大部分的精液都噴到妻子的臉 上和頭髮上,一部分甚至流到了妻子的嘴裡,最後流出的則落到了妻子的兩乳之 間。 妻子被火熱的精液澆了一臉,乳房又被貴哥捏的生疼,這疼痛轉換成快感, 不斷衝擊妻子的腦袋,妻子使勁的搓動雙腿,終於她也同樣達到了高潮。高潮韻 後,妻子張著嘴,嘴邊的精液掉了進去,妻子伸出舌頭舔著嘴邊的精液,然後舌 頭一卷,她居然將精液吃了下去,妻子實在是被貴哥玩的興起了。 貴哥手又在妻子胸前抓了兩下,念念不捨得起了身,軟掉的JJ搭在妻子的 小腹上,畫下一條精線。妻子軟癱的躺在床上,一動不動,只在貴哥的屁股離開 小腹時,微微側過身子,兩腿上下搭住,露出了渾圓的臀瓣。貴哥看著妻子的翹 臀,心思活泛起來,他把手按在妻子的屁股上,鬆軟綿滑,輕輕一拍,臀浪翻騰 。貴哥的手繼續往下滑,摸上妻子的大腿,接著把手伸到妻子兩腿之間,妻子的 腿夾得很緊,讓貴哥很是體驗了一下大腿的瓷實。「嘿嘿,好美的腿,好翹的屁 股,我明天一定要好好品嘗它們。」貴哥心裡暗暗下了個決定。 ……妻子居然被顏射了,她滿臉精液和舔食精液時的淫媚樣子讓我心裡很難 受,這還是我最愛的妻子麼?等貴哥走出臥室,我抬頭看了看時間,只比昨天快 幾分鐘而已,貴哥也看了看時間,給了我一個歉意地眼神,我從他的眼神中看到 了心滿意足,想到接下來幾天妻子將會遇到的遭遇,我十分擔憂,心裡滿是苦澀 的滋味。 (4) 隔天是周五,我和妻子下班都很早,回在家裡,平時頗為靦腆的妻子主動和 貴哥打起了招呼,他們有說有笑的聊的很開心。 晚餐做的很豐盛,桌上擺滿了菜,想到明天不用去上班,我陪貴哥多喝了兩 杯,妻子也喝了點紅酒。 餐桌上,妻子面色紅潤,我以為是她喝酒的緣故,卻在不經意間,看見妻子 的兩腿之間多了一隻腳,原來是貴哥把腳伸了過來,他把腳伸那麼遠做什麼?我 不動聲色仔細觀察,看見貴哥的腳貼著妻子的小腿肚,上下滑動,原來他在偷偷 的挑逗妻子。我的心情很複雜,妻子就這樣子在我的眼皮底下被我的好兄弟調戲 ,而妻子沒有表現出任何不愉的神色。為什麼妻子不拒絕,是害怕還是害羞? 當妻子去洗澡時,我心情複雜的看著貴哥,正想說些什麼時,貴哥卻搶先說 道:「阿文!我懂,昨晚我就想說抱歉的,原來說好要早點完事的,可你知道, 有時候這種事真是急不得,我昨天越是著急想射吧,它偏不射不出來,真是辛苦 你媳婦了,幫我打了那麼久飛機。」 聽了這話,我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唉~~這都是我自己答應的,怨 不得人。我只得再叮囑貴哥一次:媳婦面子薄,他可千萬別動手動腳,萬一妻子 翻臉,鬧出矛盾就不好了。貴哥當然是滿口答應,說完,他居然先妻子一步進了 臥室。 洗手間就在主臥隔壁,妻子洗完澡走出洗手間,轉身就進了主臥,還沒有和 我打招呼,門就已經關上了,門關上以前,我看見妻子穿的分明是那件粉色的絲 質浴袍。我隱約感到今天的妻子有些不一樣了,連忙跑到書房,打開監視器,今 天又會發生什麼…… 妻子剛進了主臥,她看見貴哥居然已經在房間裡了,貴哥坐在床沿,他的褲 子早已脫掉,JJ高高豎起,耀武揚威。 妻子轉身關上門:「你怎麼這麼早進來了,門也沒關,還脫了褲子,要是讓 我老公看見了怎麼辦。」 「看見什麼,看見我的JJ嘛?哈哈,沒關係,我和阿文以前就互相比過, 他的JJ不小,只不過沒我的大。」貴哥笑著一把拉住妻子的手,胳膊一轉,把 妻子帶著轉了半圈,背朝著他,另一隻手則摟住妻子的腰。 「呀!」妻子輕叫一聲,貴哥一用力,妻子跌坐在了他的懷裡。 「我喜歡你的這件衣服,你是特意穿給我看的麼。」貴哥在妻子的耳邊說。 「不,不是的。」 「嘿嘿,還不承認,前兩天你讓我消了火,我是不是讓你也很舒服啊?」 妻子今天穿的是那件粉色的絲質浴袍,浴袍不長,只是將將包住屁股,她坐 下的時候,瓷白的玉腿整個的露出在貴哥眼前,貴哥雙手摸上妻子的腿,細細感 受妻子玉腿的緊緻光滑。 妻子感覺貴哥的手彷彿有魔力一般,點著了自己,腿上的皮膚已經染上大片 的紅暈。妻子不安的坐在貴哥的懷裡,薄薄的布料做不了什麼遮擋,她能感到一 團火熱正頂著自己的屁股,妻子挪了挪屁股,卻發現自己的蹭動讓身後的JJ更 加膨大起來,妻子不敢動了。 貴哥撫摸著妻子的腿,兩隻手前後滑動,越來越靠近妻子的大腿根部,突然 ,貴哥扒開妻子的雙腿,右手直直得罩上了妻子的蜜穴。 「不,不行……啊……這裡,絕對不行。」妻子連忙拉住貴哥的右手,往外 拽,一手沒拉動,另一手也伸了過去,總算把貴哥的右手給拉開了,「貴哥,別 這樣,我不可以對不起老公的。」 妻子連忙緊緊的夾住腿,卻把貴哥的左手給留在了兩腿之間。貴哥看妻子態 度堅決,沒有繼續攻擊妻子的蜜穴,他的右手轉而向上,隔著衣服,揉弄起妻子 的乳房。絲袍讓妻子乳房的手感顯得額外絲滑。貴哥用力又不失技巧的玩弄著妻 子的乳房,飽滿的乳房在貴哥的手下顫抖著;貴哥的左手也沒閒著,在妻子的雙 腿中不住的抽插,摩擦著妻子敏感的大腿內側,偶爾還會碰到妻子的蜜穴。 「不要,不要……」貴哥上下齊攻,妻子被玩得渾身發抖,開始發出「哦… …呵……」的呻吟,過了一會兒,妻子開始動情了,她臀縫貼住貴哥的JJ,主 動的上下蹭了起來。 「嘴上說不要,身體卻很老實麼。」貴哥淫笑著說。 「不,不是這樣的,我只是想讓你早點消火。」妻子一邊擺動屁股一邊轉過 頭對著貴哥說。 嬌艷的紅唇就在面前,貴哥猛地親了上去,右手扶住妻子的後腦勺,牢牢的 固定著妻子。 貴哥的舌頭伸進妻子的嘴裡,一邊挑弄這妻子的香舌,一邊吮吸著妻子的口 水,過了好半晌,兩唇分離,口水連成一條線,橫在妻子和貴哥的嘴唇之間,妻 子的嘴都被親的有些紅腫了。 「今天我再教你點新花樣吧。」貴哥看著妻子滿面紅暈的樣子,額外誘人, 他早已把和我的約定拋在了腦後,經過前兩天妻子的服務,貴哥的慾火越燒越旺 ,他早已打定主意,今天要好好玩弄我的妻子。 「呼~~呼~~」妻子喘著氣,「你想要怎麼玩我?」 妻子的心理很複雜,貴哥這兩天玩的花樣都是她所沒經歷過的,新花樣帶來 的刺激讓妻子感到額外的興奮,妻子慢慢的沉淪了,當她動情時,眼裡只有貴哥 ,忘了我的存在。 貴哥站了起來,他抱著妻子轉了半圈,讓妻子面朝床,然後他推了下妻子的 背,讓妻子彎下腰。 「你要幹嘛?」這個姿勢讓妻子的後部變得不設防,妻子看不到貴哥,心裡 很慌張。 「你有一雙美腿,今天就用它們幫我消火吧。」原來貴哥是想要用妻子的腿 做腿交。「你放心,阿文不會知道的,他一直以為你在用手幫我消火呢。」 妻子聽貴哥這麼說,稍微放心了點,腿交似乎很容易讓她接受。妻子雙腿並 攏站在地板上,雙手撐在床上,屁股向後撅起。妻子的絲袍往背上滑了點,將大 半個屁股都露了出來,露出了妻子的內褲。妻子今天穿著的是絲質的四角內褲, 這種內褲穿著寬鬆舒服,可以把妻子的臀整個的包裹起來。 妻子雙腿並得很緊,當妻子彎下腰,內褲將妻子豐厚的陰唇形狀完全勒了出 來,中間的峽谷也是清晰可見。 貴哥看著一陣眼熱,妻子兩腿根部自然形成了一個小窩,貴哥將JJ塞了進 去,然後老漢推車一般推動起來。 「啊,這個姿勢……好緊張啊,就像被強姦了一樣。」妻子感覺這個姿勢屈 辱極了,「萬一貴哥拉下我的褲子,強行把JJ插進來怎麼辦?」好在妻子擔心 的事沒有發生,貴哥只是專心的用妻子的雙腿做著腿交。 「把腿夾得再緊些!」貴哥兩手按住妻子的腰,屁股像打樁機一樣,來回沖 撞,他結實的小腹打在妻子的屁股上,發出啪啪的響聲,妻子整個身子都被撞得 搖晃起來。 妻子的乳房往下垂著,顯得更加碩大,隨著身體的撞動,乳房像鐘擺一樣, 前後晃動。貴哥彎下腰,右手向前一把撈住妻子的乳房,沉甸甸的手感,讓貴哥 大呼過癮。 妻子感到難受極了,貴哥的個子比自己高很多,當貴哥的JJ在自己的腿根 抽插時,堅挺的JJ彷彿要把妻子抬起來一樣,妻子的蜜穴正壓在JJ上,貴哥 高昂的龜頭來回滑弄著妻子的花蕊,她原本緊閉的陰唇已經打開了,陰蒂也被貴 哥的龜頭刮到充血,兩片小陰唇彷彿嘴唇一般,隔著布含著貴哥的JJ,淫水早 已打濕了內褲,妻子的大腿根部,濕漉漉的一片,馬眼吐出的液體和妻子蜜穴中 分泌出的淫液和在一起,淫光閃閃。 貴哥覺到一陣濕意傳到自己的JJ上,他知道妻子已經春情氾濫,他沉了沉 屁股,翹起JJ,開始有意的衝撞著妻子的蜜穴。 「啊~~啊~~」最敏感的地方被如此攻擊,妻子頭都開始眩暈了,貴哥的 龜頭好幾次衝破蜜穴口,幸虧隔著布料,才沒有插進去,可是這一切都和做愛已 經沒什麼區別了。 貴哥把妻子的浴袍往上扒拉,露出妻子光滑的腰,筆直的纖腰連接著妻子的 臀部,畫出一個圓滿的雙曲線。 貴哥的JJ來回抽動時,扯到妻子的內褲,妻子的內褲被扯越松,一點一點 往下滑,漸漸的,妻子的臀縫露了出來,貴哥繼續抽插,他翹起龜頭,在內褲上 頂出一個小窩,龜頭頂著這個布窩繼續抽插,帶著妻子內褲後沿越來越往下,妻 子的臀部越露越多,終於,妻子的菊花暴露在了貴哥的眼前。 剛剛洗過的菊花,粉紅色的,周邊一圈褶皺,沒有一根毛髮。 貴哥看著妻子的菊花,眼都瞪直了,他抱著妻子的纖腰,又是一陣狂風暴雨 般的抽插,妻子的內褲又被往下帶了點,搭在兩片臀瓣上,從內褲的邊緣望去, 已經能看到妻子的蜜穴了。 妻子被貴哥撞得渾身發抖,渾然不知自己最隱私的部位已經暴露在貴哥的眼 前,妻子的陰毛被打濕了,變得一縷一縷的,陰唇分開,露出裡面的粉肉,兩片 小陰唇隔著布料含住貴哥的JJ,白色的漿液從隙縫裡被擠出。 貴哥的手摸上妻子的屁股,妻子這才發現自己的屁股已經暴露在空氣中。 妻子正在承受貴哥的撞擊,很難站穩,她勉強伸出手想把內褲往上提,卻被 貴哥用手阻止了,妻子只能無奈的把手放回床上撐著身體,不再管內褲了,妻子 低著頭,祈禱貴哥不要再進一步。 貴哥撫摸著妻子白凈的屁股,感受著臀肉的鬆軟。妻子的臀型很美,當她彎 腰翹臀時,屁股呈現完美的心形。貴哥的手在屁股滑動著,突然,貴哥右手的拇 指按上了妻子的菊花。 「啊~~不要摸那裡,哪裡髒!」被摸到羞恥的地方,妻子的菊花一緊,貴 哥感到一陣吸力從拇指的指肚上傳來。 「哪裡髒了?乾凈的很呢!」貴哥的拇指按摩著妻子的菊花。 妻子感到菊花被按得很舒服,慢慢的放鬆了身體,而且貴哥的JJ不停的挑 逗著妻子的蜜穴,妻子的蜜穴和菊花同時傳來的快感,讓妻子快感如潮。 感覺妻子的菊花有點放鬆了,貴哥的拇指猛地用勁,一下子按了進去。 「呀啊~~」這種刺激讓妻子大吃一驚,她的菊花一緊,把貴哥的拇指緊緊 的夾住,「你怎麼插進去了,快點把手指拔出來啊!」 「放鬆……放鬆,寶貝,告訴你,這裡面也有敏感帶的,讓我來給你帶來新 的快感!」 妻子見貴哥的手指不肯拔出來,甩動著屁股,卻沒辦法擺脫貴哥的手指。 貴哥的拇指塞在妻子的菊花里,開始順時針的轉動起來,貴哥的技術實在是 太好了,妻子感覺菊花被按得真的好舒服,只能無奈的由得貴哥去玩弄了。 貴哥的拇指轉了一會兒,往裡又塞了些,接著貴哥把拇指拔了出來,當拇指 離開妻子的菊花時還發出了一聲輕響。 「好緊的菊花!」貴哥身子前傾,對妻子說,「今天就讓我好好品嘗品嘗吧 !」 貴哥的JJ還在腿根里抽動著,他的小腹打在妻子的屁股上,打出層層臀浪。 「唔~~唔~~」妻子已經被貴哥玩的失了神,她緊閉著眼睛,默默承受著 貴哥的衝撞。 貴哥拇指上沾了點精油,在妻子的菊花周圍畫了幾圈,然後將拇指又塞進了 妻子的菊花里。有了精油的潤滑,貴哥讓拇指可以在妻子的菊花里進進出出。在 貴哥的按摩下,妻子的菊花周邊的肌肉漸漸的鬆開了,貴哥見菊花又打一點,伸 來另一隻手,他使勁將另一個大拇指也塞了進去。 「啊!啊!啊!」妻字覺得菊花被塞得滿滿的,感覺刺激極了。 貴哥手掌緊緊的箍住妻子的屁股,兩個拇指卻塞在妻子的菊花里,拇指不停 地扣送,還不時的往兩邊拉,揉弄著把妻子的菊花越打越開。玩弄了好一會兒, 貴哥拔出手指,他看見妻子的菊花留著一個洞,半天沒有合攏,貴哥知道妻子菊 花周邊的肌肉已經放鬆的差不多了。 貴哥拿過精油,倒在妻子的屁股上,精油順著妻子的臀縫,流到妻子的菊花 的小洞裡,又接著往下流淌到妻子的內褲上。 貴哥從妻子的腿灣里拔出JJ,原本貼合的小腹離開了妻子的屁股,妻子的 屁股暴露在空氣中,感受到一陣涼意。 「怎麼了?你是要射了麼?繼續,來吧,射在我屁股上。」 「射?還早呢,放心,我不會射在你的屁股上,我要射到你的屁眼裡!」 貴哥的手指離開妻子的菊花,然後龜頭頂了上去,龜頭在妻子的菊花上轉動 著,妻子沒有察覺出手指和龜頭的區別,只是感到一團火熱正頂著自己的菊花。 「那是什麼?……唉呀~~」妻子發出一聲哀鳴。 貴哥雙手扶住妻子的腰,屁股猛地一沉,整個龜頭就塞進了妻子的菊花里, 幸虧貴哥剛剛徹底放鬆妻子菊花的肌肉,又有著精油潤滑,即便這樣,鵝蛋般的 龜頭塞進妻子的菊花里,妻子感到屁股要撕裂一般。 「啊~~疼死我了……快……快拔出來呀,屁股……屁股要裂了!」妻子大 聲呼喊著,手拍著床,屁股不停的搖晃,頭也不停的甩動,眼淚都疼出來了。 「你小聲點,想讓我兄弟聽到你的叫床聲麼?」貴哥喝到,他穩住身子,不 讓妻子亂動,「放心,一會兒就不疼了!」 妻子也怕我衝進來,她放低了聲音,哀求貴哥:「那裡不行,那裡髒,貴哥 你快拔出來啊,你進錯了?」 「進錯了?你想我進哪裡啊?」貴哥淫笑著說:「放心,我沒進錯門,我今 天就是要玩你的屁眼。」 貴哥挺了挺JJ,龜頭又埋進去一些:「啊!寶貝,你的菊花好緊,我好舒 服啊!」 又是一陣漲裂感向妻子襲來,妻子被衝到頭暈腦脹。 貴哥只覺得龜頭被妻子的菊花箍得緊緊的,實在抽插不了,就停下了動作, 妻子哭了好一會兒,感覺疼痛稍微減少了點,她上半身趴在床上,抽噎著,只留 下屁股還高高撅著,也是一動不敢動。 貴哥從上面欣賞著JJ插入妻子菊花美景,一圈紅肉緊緊的箍在貴哥的JJ 上,彷彿JJ上掛上了一根橡皮筋,貴哥的JJ化為一根鐵棍聯通貴哥和妻子。 又過了會兒,貴哥覺得身下的妻子漸漸的不再掙扎,屁股往前挺了挺,JJ 沒有插得更深,帶著妻子的菊花都陷了進去。 「疼……你出來點……」 貴哥往外拔了拔JJ,龜頭像是卡死了似得,帶著妻子的菊花往外鼓了鼓。 「啊~~還是疼……你別動了!」 「應該是潤滑還不夠。」貴哥伸出手探到妻子的內褲里,在妻子的蜜穴上摸 了一把,沾了滿手的淫水,然後均勻的摸到JJ和妻子的菊花上。 妻子被貴哥摸到了蜜穴,渾身又是一陣哆嗦。「完了,他連我那裡也摸上了 ,怎麼辦,他不會插進來吧,我不能對不起我丈夫的……不行就讓他插我的屁股 吧……可是真的好疼啊!」 貴哥看妻子的反抗不是那麼強烈了,兩手抱住妻子的腰不動,屁股往前送了 點,有了淫液的潤滑,貴哥的JJ終於又往裡插入了點,可能是妻子的菊花終於 適應了龜頭的存在,貴哥一看有戲,屁股往後退了腿,然後使勁往前一送,貴哥 的JJ又進去了一截。 「啊~~啊~~好疼!」 「你屁股放鬆點,別用勁,屁眼就最外面那圈肉最緊了,現在我的龜頭都已 經埋進去了,等會兒抽插起來不但不疼,你還會很舒服呢。」 「嗚嗚~~」妻子咬住牙,忍受著屁股裂開般的痛苦,貴哥在妻子的身後退 一分進兩分的抽動著。慢慢的,妻子感到菊花變得麻木,不再顯得那麼疼了,一 種從沒有過的充實感,漸漸給妻子帶來了快感。 終於,貴哥整條JJ完全插了進去,貴哥的小腹貼上了妻子的臀峰,妻子的 菊花深深的凹了進去,菊花周邊的一圈紅肉都扯緊了,連褶皺都少了很多。 「舒服!」貴哥整條JJ都被裹住,他發出一聲滿足的呻吟,然後開始在妻 子的兩股之間抽插起來,先是很緩慢的抽插,每當貴哥感到潤滑不夠了,他便伸 手去掏妻子的淫水來潤滑,過了一會兒,貴哥開始加大幅度,大力抽插起來,妻 子被玩的哇哇直叫。 當貴哥的JJ深深埋進妻子的菊花時,既痛又舒服的快感湧上妻子的心頭, 妻子耶耶嗚嗚的低鳴著,菊花的肌肉不自覺的發緊,想把貴哥的JJ排出體內。 貴哥感到爽極了,他大力的拍上妻子的屁股,妻子被打得渾身一顫:「別打 ,會留下手印的……」 「好爽,好馬子,你的屁股夾得我好舒服!」說完,貴哥又拍了一巴掌,帶 起一波臀浪。 「求你了,別拍了,會被老公看到的。」 「今天不許你讓他看屁股,不許你和他做愛,今天~~你只屬於我!」說著 貴哥抱著妻子的屁股,大力轟擊起來,整條JJ彷彿打樁機一樣,一遍又一遍, 深深的插入妻子的菊花。 「……啊~~啊~~,我要死了,干我吧,乾死我吧……」從沒有過的刺激 ,快感一陣陣襲來,妻子開始胡言亂語了。 「叫老公!」 「老公,干我,乾死我吧……」 「我乾死你!」貴哥屁股前後擺動的頻率又加快了,他能感到妻子體內肌肉 對JJ的輕按吮吸,給JJ帶來極大的快感,終於,貴哥的JJ死死的插入妻子 的菊花里,屁股往前頂著半天不動——貴哥射在了妻子的屁眼裡。 「呀!」妻子感到一股熱流衝到自己菊花深處,打得自己好舒坦,她尖叫一 身,一陣陰精也噴射而出,正打在內褲上,然後順著妻子的雙腿流了下來,妻子 又一次被貴哥玩到了高潮。 貴哥喘著氣,剛剛一陣發力,他也有些乏力了,他拔出JJ,聽見「啵」的 一聲,彷彿木塞拔離酒瓶時發出的聲音,妻子的菊花留下一個洞,久久不能閉合 ,菊花周邊的一圈紅肉都已經紅腫了,乳白的精液正從洞裡流了出來,順延而下 ,流到了妻子的陰戶上。 「不好!」妻子忽然想到了什麼,她奮起殘餘的力氣,拿起床單的一角,伸 到自己的胯下,擦著自己的陰戶:「不行,不能流進去,我還在危險期,會懷孕 的。」 貴哥雙手撐在妻子的屁股上,妻子潔白的屁股上面還留有兩個手印,剛才被 撞擊的地方一片潮紅。他看著妻子手忙腳亂的擦著蜜穴,興奮的想道:「危險期 麼?呵呵,真讓人興奮啊,我開始期待明天了!」 ……我深深的自責著,事態變得越來越失控,我卻什麼也做不了,當我看見 妻子被貴哥插入菊花那一刻,我真想衝進臥室去阻止。可我該怎麼去阻止貴哥呢 ,畢竟是我同意了的,讓妻子幫貴哥消火的,貴哥到底沒插入妻子的蜜穴,不是 麼?而且如果我真的沖了進去,我該如何面對妻子?告訴她,我一直在看著她被 玩弄,卻無動於衷?眼睜睜看著貴哥在妻子身上馳騁,卻沒有制止?趴在貴哥身 下的妻子以後還怎麼面對我?我要是對貴哥揮拳,兄弟情誼怎麼辦,我又能打得 過他麼? 晚上躺在床上,妻子背對著我,我半天睡不著,好久憋出一句話:「明天還 繼續麼?」 「……嗯!」 (待續)

評分完成:已經給本帖加上 25 銀元!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