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之藥 (2-4) 作者:射手

.

【催眠之藥】

作者:射手2021/5/2日首發於第一會所轉發:只授權心海作者『第一帥哥』

——————

2-4

「蓉蓉姐,今天要再接再厲哦!」

看著一臉潮紅倒在床上,分開雙腿的蓉蓉姐,我不由得邪惡的笑了笑。

「小東,蓉蓉姐想要小便了。」

聽到蓉蓉姐的話後,我把蓉蓉姐抱在懷裡,肉棒並沒有抽出來,依然插在了蓉蓉姐的子宮中,一顛一抖地走到了廁所之中。

「蓉蓉姐,小便吧!」

我把龜頭停留在了蓉蓉姐的子宮口之中,然後對著像抱著小孩小便一般抱起蓉蓉姐,說道。

說實話,我這是第一次看著女性小便,看著那如同小型噴泉的水柱流出來,我的肉棒又大了幾分,等著蓉蓉姐尿完,我用衛生紙幫她拭擦了一下。

「蓉蓉姐,我也想要小便了。」

我有些可憐兮兮地看著蓉蓉姐,蓉蓉姐心中一軟,把我擁入懷裡,我毫不客氣的開始吃著她胸前的葡萄。

「小便就小便在蓉蓉姐的陰道吧,尿液當中沒有精液的,而且今天蓉蓉姐很安全。」

我頂了頂肉棒,頓時一愣,沒想到蓉蓉姐的子宮口閉合地這麼快啊!不過這樣的話,我就放心了,畢竟,我可不想把尿液射在蓉蓉姐的子宮裡面去。

聽到蓉蓉姐的話後,我便是把肉棒退後了一下,然後放下蓉蓉姐的身子,雙手扛起蓉蓉姐的雙腿,肉棒一後退,尿液噴射而出。

滾滾熱燙的尿液一處,頓時蓉蓉姐便是感覺到下身一熱,似乎有什麼東西來了一樣,她知道這是我在小便,不過她只是一臉微笑地看著,並不反抗,反而有些享受。

尿完之後,我抖了抖肉棒,把蓉蓉姐抱起來,我做出扎馬步的姿勢,而那黃色的液體,如同絲綢一般的流了出來。

「蓉蓉姐,你先洗個澡吧!」

今天蓉蓉姐不是排卵期,而且,以我的眼裡,自然能夠看出蓉蓉姐今天並不是危險期,所以不用一直插在蓉蓉姐的子宮不動,因此,我便是抽出了肉棒,然後隨著我肉棒的抽出,蓉蓉姐的陰道口當中,一股黃色的液體留了出來。

聽到我的話後,蓉蓉姐點了點頭,然後便是直接放水準備洗澡了。

現在看到蓉蓉姐的小腹,已經沒有了當時那樣皮球大小了,如今也不過是微微鼓了起來罷了,我自然知道是那種藥物完全融合在了蓉蓉姐的身體當中去,根據那些草藥的效果分析,我發現,這藥不僅有著促進子宮吸收精液的效果,還有可以加速子宮口的閉合,以及,提高受孕的幾率!

我走出了廁所,心中開始盤算了起來。

蓉蓉姐的危險期已經過去有那麼幾天了,而那幾天危險期裡面,我和蓉蓉姐都沒用分開過,射精都是射在了蓉蓉姐的子宮中,而且再加上強化精子的藥物,我能夠百分之百的肯定,蓉蓉姐一定是懷上了!

算了算時間,現在也不過是過去了兩個星期,想必蓉蓉姐她老公還沒有回來吧?

正想著,忽然間我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我正疑惑著,掏出一看備註,頓時一驚。

「真是說曹操曹操就來啊!」

沒錯,打給我電話的正是蓉蓉姐的老公,陳鋒!

「喂?小東,你在家嗎?」

不會他回來了吧!

「不在啊!怎麼了?」

「你看見你蓉蓉姐沒有啊?剛剛我打她電話打不通。」

這也難怪,蓉蓉姐在我家裡住了差不多兩個星期了,兩個星期都沒用回家過,手機自然也就沒電了咯。

「你是說蓉蓉姐啊,我剛剛看到她去買菜去了啊。」

現在才上午九點鐘,買菜自然也是一個好點的理由咯。

「哦,那好,小東,等你看到你蓉蓉姐後,告訴她一聲,叫她過來跟你一起住,反正你家也是三樓,房間多得很。」

這是什麼情況?

我當然不會認為是陳鋒發現了這些,而是有些疑惑,難道是有什麼事情不成?

「這我倒是覺得可以,只是蓉蓉姐她辦不辦過來還是…………」

「哈哈,小東,你自己害羞就不要扯上你蓉蓉姐。不過沒事,蓉蓉是你姐,看看你年齡不小了,改天讓你蓉蓉姐幫你介紹幾個。」

聽到了我的話後,陳鋒大笑了一聲,毫不在意地說道。我知道在他的印象中,我還只是那個隨便一下就有些害羞的楊東,只是,那都是我的偽裝。

「呃,陳哥,出什麼事情了啊?怎麼會突然打電話讓蓉蓉姐搬過來啊?」

「是這樣的,最近啊,南州的盜竊案有些嚴重,所以……」

「哦,我知道了,陳哥,我會告訴蓉蓉姐的。」

說起這個歹徒,我最不怕的便是歹徒來我家了,咱這兩年的研究可不是白費的!只要你敢碰我家那些不該碰的地方,哼哼!

掛了電話後,我收到了一個簡訊,頓時一愣,旋即跟蓉蓉姐說了一聲之後,便是離開了家。

剛剛因為陳鋒的來電,因此有一個打給我的電話沒有打通,我便是收到了一個簡訊,是來自我姐的。

我姐姐叫做楊雨,今年二十九歲,今年六月底才結婚,現在已經是七月,雖然我一直在研究藥物,但是並沒有徹底閉關鎖國,剛剛姐打電話給我是說姐夫在南州遭到了車禍,而我在省城最大的醫院上班,所以拜託我安排一下。

說起我姐夫,他是南州一個貿易集團的高層,今天剛剛跟人簽好合同,回去的時候不小心遇見了一個酒後駕車的傢伙,然後就是這麼出車禍了。

聽到這個消息,我立馬便是開車前往省城中醫院,打電話給人安排了一下,我準備親自動手術。

我記得當初我在大四的時候,從老家去南州時,不慎出了車禍,那個時候,本來便是沒有什麼希望急救我的,但是這個時候,姐夫剛剛回南州,看到我的情況後,立馬打電話給一個關係要好的外省醫生,恰巧的是,這個醫生出差到了同一個縣城,然後立即趕了過來,終於,在這個外省醫生的手下,我的病情暫時穩住了,但是依照這個縣城的設備,根本救不醒我。

於是乎,姐夫花了一把錢,直接把我和那個外省醫生,空運到了南州去,結果,我自然就好了。

我的房子距離中醫院也不遠,本來也就是十分鐘的路程,但是再我的一路狂奔之下,五分鐘便是抵達了南州醫院。

南州醫院,是省城南州最大的醫院,我便是在這裡上班,但是現在是一個玩的存在。

我飛快的把車停下之後,然後便是馬不停的奔向急診室。

「楊神醫!」

「楊神醫!」

「楊神醫!」

周圍的一些護士和醫生看到我之後,頓時打了醫生招呼,但我可沒空理他們。

「楊神醫來了!」

一個頭髮發白的老人,一臉的汗水走了出來,看到我之後,原本黯淡的臉色,頓時亮起了一絲希望來。

這個老人我認識,是南州醫院的神醫之一,姓顧,被人稱之為顧神醫,對於中醫這一塊並不擅長,但是在西醫上面的造詣,絕對在我之上!

剛剛看到他的臉色,我便是知道以他的醫術還是沒有把我治好我姐夫,南州醫院的這些老傢伙們,都知道我的中醫醫術連院長都是自愧不如,因此,把希望寄托在了我的身上。

「小葉,衣服給我。」

小葉全名葉青青,也是同我一起在南州中醫大學畢業的,她成績也是極其優異,最後被南州醫院錄取了,現在是我的副手。

聽到我的話後,站在急診室外的葉青青把手中的那件我動手術專用的白袍給我,我接過之後便是走了進去。

「還好只是腦血管堆積淤血。」

我一進門之後,便是馬不停的開始用儀器開始監測數據,僅僅只是半分鐘,我便是查出了姐夫的症狀。

「我說的呢,為什麼顧神醫一臉的黯淡,原來是他不敢動手術啊。」

顧神醫的年齡有些大了,動手術的話,以前他還行,但是現在,他的眼睛已經沒有看得那麼清晰了,動手術的話,十有八九都是會出現意外的。

而現在在南州醫院當中,院長不在,幾個醫術造詣較高的副院長等,也是不在醫院當中,只有顧神醫在這裡。

但是顧神醫在手術這一塊,明顯是一個弱點,這也是為什麼他只是幫助姐夫弄好了身體其他部位的異常,但卻只敢止住腦部淤血的堆積,而又不敢動手術的緣故。

如果是其他的主治醫生的話,恐怕更加不行了,因為腦科這一列的精英都是跟著一位副院長出國參加國際腦科醫術大賽去了,現在這些主治醫生的話,頂多只是對腦袋的結構有些了解,甚至有的手術都沒有動過。

不過對於我來說姐夫這點病情,並不是什麼難事,因為我在手術方面,主修的便是腦科。,可以說整個南州醫院,除了院長之外,我對腦袋結構的精通,絕對是當之無愧的第一。

但此時我卻是陷入了糾結。

「那一種藥物,最好的便是直接沒入血液當中,而且是神經系統的血液,這如果是放入姐夫的腦中的話,姐姐永遠都是我的了,而且還可以當著姐夫的面做都沒用一點關係。」

「可是,他是我姐夫啊!那可是我姐,我怎麼能………」

「你還在顧忌什麼啊!也不過是姐而已,就算將來是女兒兒媳婦,也擺脫不了你的手掌心,永遠都只是屬於你的!」

這時候,心底中有個聲音響了起來,或許是我的幻覺把,不過這聲音跟我自己的聲音一模一樣。

當下,我便是沒有一絲一毫的猶豫,直接拿起手術刀………

一個小時後

呼,終於做好了手術!把姐夫腦袋之後的淤血弄了出來了。

我走到角落,看了看四周,看著開啟的監控,頓時眉頭一皺,這下子可是不妙啊………

忽然間,我腦海一閃,然後打開門,對著顧神醫的耳朵說道:「顧神醫,幫忙去把監控關了,現在我要用的私家辦法治療了……」

聽到私家辦法,頓時顧神醫便是有些嚴肅的點了點頭,然後轉身離去。

每一個神醫都有自己的私家治療,而且是絕對不外傳的,這一點顧神醫也知道,因為他也有這私家辦法。

而且,這私家辦法就是不被官方認同,所以必須要隱秘。

就算再怎麼保證監控不被外傳,但是凡是沒有絕對,如果被外傳了出去,便是會被當做是庸醫處理,直接讓南州醫院失去一個神醫的。

因此,一旦使用私家辦法的時候,急診室的監控必須關閉,除非是院長要打開。

在顧神醫離去之後,我的目光便是緊緊盯著那牆上的監控,終於,三分鐘後,監控的燈熄了。

「接下來才是最重要的一部………」

我直接掏出一個瓶子,倒出一些粉末在一張經過處理的紙板之上,用手套抓住,一點一點的倒入姐夫那被我因動手術而切開的那個滿是血的小傷口當中。

三分鐘之後,粉末全部進入了血液之中,然後我便是用經過處理的紗布繃其傷口來,接下來姐姐就是我的了………

「楊神醫………」

「楊神醫,你怎麼了?」

剛走出門,脫掉白袍的我,忽然間頭一陣眩暈,然後便是倒了下去,視野微微有些發黑了起來,然後便是暈了過去。

………

當我醒來的時候,入眼的是一個房間之中。

摸了摸有些暈的腦袋,我有些苦笑,看來是精力消耗過度了。

的確,這幾天跟蓉蓉姐XXOO,然後又是高度集中地動手術,不暈倒才怪呢。

「小東,你醒了啊?」

這時候,一道美妙的聲音響起,頓時,我心裡一顫,有些激動了起來。

一聽聲音,我便是知道是誰了,這便是我姐,楊雨!

「喀嚓!」門被打開了,一個人影閃身進入屋中。

我看著楊雨那張美麗的容顏,微微有些發愣。

「好你個小鬼頭!這麼不害躁的盯著姐姐看!」

看著我這樣的表情,楊雨輕輕一笑,敲了敲的頭,笑罵道。

我摸了摸頭,做出一臉無辜的表情。

「姐,我睡了多久?」

楊雨掐了掐我的耳朵,然後說道:「你這小鬼頭也真是,暈過去也就算了,都一天一夜沒有起來了,要不是顧院長說你只是精力消耗大了所以暈了過去,不然的話,我怎麼跟爸媽交代啊!」

「好了,既然你醒了就不說你了,我先去幫你端一碗粥來,你這麼些天沒有吃東西了,也肯定餓了。」

說完,楊雨便是轉身想要離去,我喊住了她。

「怎麼了?」

「姐,我那件衣服上面的幾瓶藥呢?」

原來這個時候我才發現,我現在換了一身衣服了啊。

「哦,那些藥,還在啊,怎麼?」

「姐,幫我拿過來,我知道你老是腸胃不好,所以幫你配了一副藥。」

聽到我的話後,楊雨眼中明顯閃過一抹感動的神色,然後說道:「你有心了。」

不過多時,楊雨便是拿著一個袋子,端著一碗粥走了過來。

「姐,就是這個藥。」

袋子當中,自然就是我那幾瓶藥,上面有著我自己創造的暗碼,別人看都看不懂,但是我一眼便是可以看懂。

翻來翻去,我拿出一個上面寫著幾個奇異字符的瓶子,笑著對楊雨說道。

「這是什麼?怎麼都是粉末啊!」

打開瓶子,楊雨倒了倒,卻是看到一堆粉末,頓時疑惑地說道。

「姐,這是中醫,西醫的藥丸只是短暫性的,不能根治你的腸胃病。」

我解釋道。

「這樣啊。」

楊雨顯然也知道這一點,聽我解釋了一下後,便是不疑有他,把粉末倒入一個杯子當中後,便是一口喝了下去。

看到這一幕,我心中暗暗笑了,不過我知道,現在不能露餡。

楊雨喝下這杯水之後,忽然間感覺到腦袋一沉,一陣眩暈的感覺傳來,睜開眼睛,視野一陣模糊,而後立馬閉上眼睛,根據心裡的感覺用手拍了拍頭,然後沉默了下來。

三分鐘之後,楊雨感覺到頭腦一陣清醒,又感覺似乎是什麼不對,不過看來看去並沒有感覺到什麼不對,索性便是不再去想這些了。

「姐,怎麼樣?」

「恩,我現在感覺到一陣清醒。」

聽到楊雨的話後,我頓時心中大笑,不過臉色神色不變,微笑著說道:「姐,姐夫他怎麼樣了?」

「顧院長說他已經度過了最危險的時刻,現在只等著他醒來就行了。」

我點了點頭,心中暗暗說道:「有著我的藥,三天之內他就能醒過來了。」

我自然不會真的是一個用下半身考慮的人咯,除了研究那些控制人的藥物之外,我還是花了很大的精力在事業上的,現在的中醫上面的造詣,恐怕又有所提高了。

「小東,還真是沒看出來啊,你竟然是南州醫院的那個聽說最年輕的神醫。」

似乎想起什麼,楊雨一臉讚嘆地說道,對著我豎起了大拇指。

「沒什麼……」

我趁機抬起說,握住楊雨的玉指,恩,真是軟潤啊……

楊雨並沒有在意我握住她的手,笑了笑說道:「如果爸媽知道了這事情,一定會很高興的。」

「聽說你要跟你們院長的孫女結婚了?」

我一愣,不過旋即想到,肯定是我暈倒了的事情被筱筱知道了,然後便是想要來看我,不料便是遇見了我姐。

筱筱就是我對院長孫女,也就是對我女朋友的稱呼。

「是啊,七月底我和筱筱結婚,姐,到時候你也要來啊。」

楊雨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我肯定會到場的,倒是你,都二十八了,還沒帶個女朋友去給爸媽見識見識,一家人都為你著急呢!」

我乾笑了一聲,然後瞥了一眼鐘錶之後,算了算時間,藥物應該已經融合了吧?

於是,我便是說道:「姐,你結婚了一次,在這方面肯定有經驗一些,能不能教教我?」

果真如同我所料,楊雨眼中閃過一絲迷茫,半響後才恢復了神采,說道:「好啊!你那個方面不會?」

「就是,就是跟夜晚跟妻子到房間裡面後,我不知道怎麼做。」

「這個啊!簡單。」

楊雨輕笑了一聲,然後抓起我的手,開始脫她自己的衣服:「首先第一步,脫掉新娘的衣服,然後便是……」

很快,隨著楊雨的一邊說,一邊做,我便是把楊雨脫了精光,頓時,我驚呆了,目光死死的停留在了楊雨的陰部,那整齊有序的黑色森林當中。

「這裡,就是女人的陰部,這叫做陰道,你要用胯下的肉棒,然後插進去,跟你妻子做愛。」

楊雨發現了我的目光,還以為我是不知道她那黑色森林是什麼呢,頓時分開雙腿,指著她的陰道口,說道。

「姐,我不會,你教我做。」

聽到我的話後,楊雨頓時臉上露出了無奈的身上,罷了,看你為你姐夫動手術耗去這麼多精力的份上,姐姐就把你教會吧!

楊雨一把掀開床上的被子,然後脫掉了我的褲子,扒開自己的陰唇,慢慢地坐了下去。

「看到沒有,首先就是要這樣,把你的肉棒插進陰道裡面,然後一抽一挺的………」

楊雨一邊說一邊做,漸漸地,隨著她的上下擺動,俏臉還是呈現一片潮紅了。

「姐,那麼如果想要射精了怎麼辦?」

可能是楊雨陷入了深深的迷亂當中,沒有思緒去思考我不知道做愛但卻又知道精液這東西了,聽到我的問題後,便是說道:「如果想要孩子的話,就直接射在裡面,如果不要孩子,就可以抽出來了。」

「姐,那你想要孩子嗎?」

我邪惡地問道。

「暫時不想要孩子。」

可能是由於如今楊雨面臨著高潮了,因此倒是沒有發現這對話有多麼的不合理。

「那我射精射在你子宮裡面好嗎?」

「不!這怎麼可以!?射在子宮裡面可是會懷孕的,而且今天不安全!」

不安全?

又是危險期?

我頓時笑了,看著似乎是被子宮兩個關鍵詞打的有些醒了的楊雨:「姐,你忘了嗎?你這是在教我做愛,又不是真的做愛啊!射在子宮怎麼會懷孕啊!」

聽到我這話後,楊雨頓時眼中閃過一絲迷茫之色,然後點了點頭說道:「是啊,我這只是在教你做愛,射在我的子宮怎麼可能會懷孕啊!」

「這樣就對了嘛!你這是在教我,就像教數學老師教你做奧數題一樣,又不是你在做奧數題。」

我趁機舉了一個例子,對著楊雨笑道。

「對啊,這是在教你做愛,又不是跟你做愛………」

「所以啊,姐,我在你子宮射精是不會讓你懷孕的。」

「……那…那……那小東……你射在我…子宮裡面吧……」

聽到這傢伙之後,我的肉棒頓時有大了幾分,然後在楊雨嬌軀吞沒肉棒的時候猛然一頂了上去,然後突破了子宮口,瞬間來到了楊雨的子宮中,隨著楊雨的嬌軀一顫,一股仿若導火線般的溫開水澆在了我的龜頭之上,讓我忍不住精關松開,精液一下子便是噴射在了楊雨的子宮中,後者也是陷入了無盡的高潮當中。

「小東,都射在了子宮中了吧?」

半響後,楊雨回過神來,看著身下的我,問道。

「都射進去了,姐。」

我吻了一下楊雨,說道,感受到楊雨胸前那波濤洶湧在我胸膛上動來動去,頓時,有著軟化趨勢的肉棒蹬的一下又醒了過來,直接堵住了楊雨的子宮口。

「小東,學會了嗎?」

楊雨一臉柔和的看著我,任由我的雙手作怪,只是一隻手撫摸著我的頭,就好像一個母親再看著兒子一般,只是,怪異的是,兩人的性器連在了一起。

「姐,我好笨啊,還是沒有學會……」

我當然學會了咯,但是我怎麼會真的時候呢!我有那麼傻逼嗎?肯定沒有咯!

「沒事,你要七月底才結婚,在現在也只是六月中旬,還有一個多月的時間,姐姐教你。」

「姐你真好,啵~ 」

我這是發自內心的,如果這不是因為藥物楊雨有這麼好的話………當然,這在現代社會是不可能的。

楊雨輕笑了一聲,看了看鐘表,說道:「現在時間還早,我們繼續。」

這一次楊雨不動了,她讓我雙手抓著她的美腿,然後慢慢抽插,我也不愧於她的教導,短短一個上午的時間就學會了,然後直接突破在了她的子宮之中,兩次的射精,竟然還沒有讓楊雨的子宮鼓起來,我真是有點驚訝楊雨子宮到底有多大呢。

「小東,你真聰明,這麼快就學會了!」

剛剛吃完午飯我的,立馬便是開始要楊雨『教』我做愛,當我再次在她的小腹之中射出一發後,她一臉潮紅地對著我說道。

「那是,也不看看我姐的教育多好!」

當然好咯,親自教我……嘻嘻!

「少貧嘴了!」

楊雨敲了一下我的腦袋,然後問道:「小東啊,你怎麼老是喜歡射在姐姐的子宮啊!雖然你射出來的精液不會讓我懷孕,但是這小腹鼓起來也不舒服啊。」

說著,還摸了摸自己那微微鼓起來的小腹,然後抓著我的手也摸了摸:「你看看,這樣鼓起來多麻煩。」

麻煩個屁啊!鼓起來了才能說明裡面有精液啊!才能跟你的卵子結合,讓你懷孕啊!

我當然不會把這話說出口來,而是說道:「姐,我這裡有一種藥,可以讓你的子宮快速吸收掉這些精液的。」

聽到我的話後,楊雨眼睛便是一亮,剛想說話,卻是聽到我說:「這藥很珍貴,但要是姐姐你要的話,我就給你,不過可是有條件的!」

「?」

「從今天開始,只要是你的危險期,你都要教我做愛!」

「好啊!不過要戴套才行!」

看來藥物還是沒有完全融合啊!

「姐!戴套幹嘛啊!」

「戴套免得懷孕啊!我還不想要孩子。」

「姐,你忘了嗎?你這是在教我做愛,射在你子宮裡面是不會懷孕的啊!」

「那行,你就射在我子宮裡面吧!」

頓時我便是露出了一抹邪惡的笑容,這下子,以後姐姐都將是我一個人的私有財產了!

三天後

我擁抱著楊雨(還是該稱呼為姐姐把,這樣刺激一些……嘻嘻),睡在原本屬於姐夫和姐姐的臥室之中,姐姐的雙腿也是緊緊盤在我的腰上,兩個人的性器緊緊地粘在一起。

「小東,醒了啊?」

在夢中做了一個春夢的我,不由得射出了精液,滾滾沸騰的精液,盡數打在了姐姐的子宮中,後者一下子便是醒了過來,低頭看了一下兩人連接的性器,輕輕一笑。

在姐姐看來,她只是因為讓我知道怎麼射精在子宮才能讓她弟媳婦懷孕,才讓我一直把肉棒停留在她的子宮當中的。

再說了,我跟她是親姐弟,而且只是她在教我做愛,射在她子宮怎麼可能會懷孕!

因此,這三天都是這樣,我射在她的子宮當中,饒是我有著中藥融合在身的強化,也是感覺到有些吃不消了。

聽到姐姐的話後,我頓時睜開了眼睛,心中暗暗說道:「這一次回去後要好好鍛鍊了,不然的話,以後的美女怎麼去奸啊!」

「姐,去刷牙了。」

說了一句後,姐姐緊緊地夾著我的腰,然後我就起身來,走向洗漱間。

反抱起了姐姐,扛起她的美腿,一邊幹著她,而她一邊承受著我的狂風暴雨,一邊還要刷牙,還真是苦了她啊!

一個小時後,我射精在了姐姐的子宮中,那些精液飛快的沒入了姐姐的輸卵管當中去——————當然這是因為姐姐向我要的那藥物咯,這藥物能夠讓我的精子直接沖向姐姐的輸卵管當中,而其他的成分便是會被子宮吸收掉,也可以說,姐姐的子宮是吃著我的精液長大的。

等姐姐刷牙好了之後,便是轉過身來,跟我舌吻,只不過是在她看來是在幫我清理口腔罷了。

「吱嘎——」

一樓大門開了,我剛剛抱著姐姐回到房間後,在回到大廳當中,讓姐姐『教』我做愛的時候,我看見一樓傳來一陣光芒,然後有隨著一陣關門聲後,便是沒有了光,我知道是姐夫回來了。

「老婆,我回來了。」

聽到姐夫這話,我忽然感覺有點像灰太狼回來了一般………

「哦。」

姐姐已經面臨著高潮了,迷迷糊糊的應了一聲,後便是隨著我的猛的一插,便是陷入了深深的高潮當中,倒在了我的懷裡。

雖然這是在姐姐家裡,但是我並沒有讓姐姐裸體,我穿了一件襯衫,而姐姐也是穿了一件背心和短裙,我可不想姐姐被別人看了,哪怕是姐夫都不行!

「老婆,我………小東,你也在啊?」

姐夫剛剛打開門,看到我坐在沙發上,以及在我懷中享受著高潮的姐姐,微微一愣,旋即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

或許是由於姐姐穿著短裙的緣故,所以沒有看到我和姐姐的性器正在連接在一起。

「是啊!姐夫,我來找姐姐幫個忙的。」

我一邊輕輕地抽插著,不過在姐夫看來只是一陣抖動,不值得注意,聽到我的話後,笑了笑說道:「沒事,小東,多虧了你,我才能夠平安出院,有什麼忙就說吧!咱一家人不說兩家話。」

「姐夫,我七月底就好結婚了,但是我不會做愛,所以讓姐姐來教我。」

如果我沒有下藥的話,或許姐夫早就大發雷霆了,但是此時只是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那好,小東你也年齡不小了,結婚了就好,姐夫在這裡祝你早生貴子啊!」

「姐夫,我也祝你早生貴子。」

我笑了笑,然後猛的一下插入了姐姐的子宮中,噴灑出了生命的精華來,讓得姐姐爽的升入了天堂當中。

-------------

後記:

毫無意外,姐姐懷上了我的孩子,而且還是女孩,長得很漂亮,不知道為什麼,或許是因為我給姐姐下的藥物都是精心改裝過的緣故吧,這女孩很喜歡粘著我,她的小名叫小雨。

而在姐姐生下小雨後的一個月,也是可以行房事了,但是並沒有出院,因為是親戚的緣故,我跟院長申請當負責姐姐這一個病人的醫生,而且,筱筱也陪著我在這裡。

「喔!要飛天了………」

姐姐雙眼一翻白,然後身子狠狠的一顫,我一挺腰,生命精華爆射入姐姐的子宮中去,今天是姐姐的排卵期,不出意外的,又會懷孕的哦……

「好你個小東,看看都把筱筱弄懷孕了,還說不會做愛,還要姐姐來教你,真是的!」

姐姐嬌美的白了我一眼,說了一句。

「姐,不要這麼說東哥嘛!也怪是我懷孕了,不能讓東哥體驗一下做愛的感覺。」

坐在一旁,挺著大肚子的一個少婦聽到姐姐的話後,頓時說了一句。

少婦懷裡有著一個女孩,正是現在已經有了一個月半的年齡的小雨,我和姐姐的女兒。

此時小雨的兩隻小眼睛掙得大大的,看著自己的媽媽和舅舅做的事情,不對!準確的說是看著自己的爸爸和媽媽做事。

而抱著小雨的挺著大肚子的少婦,正是我的妻子,筱筱。

「好好好!就你寵著他!唉,真是的,你這個小鬼頭,總是纏著姐姐。」

雖然姐姐嘴上這說著,但是眼中的溫柔之色還是清晰可見,撫摸了一下的頭,我立馬趴下來,含著她的那顆葡萄,吸其了那甜美味道的乳汁。

「算了,你這人小鬼大的傢伙!」

吸完了這一邊乳頭的乳汁,我頓時笑了笑,但是卻沒有說話,又開始吸著另外一個,而腰肢也是微微挺動了起來。

而我的妻子筱筱,一臉微笑地看著眼前的一幕,不得不說,經過那一次之後,我的妻子越來越柔順了,只是………唉!算了不說了。

截止到我三十五歲為之,姐姐楊雨幫我生了總共三個孩子,兩個女孩,一個男孩,兩個女孩看上去很相似,而男孩的話,卻是更加像我,至於那個姐夫,他現在職位在集團中可是高的很,哪有空來看看我們啊!只是新年拜年的時候,才帶著姐姐去拜年一次,然後便是直接把姐姐丟棄給我,讓我幫忙照顧姐姐。

當然,姐姐懷孕的時候當然不是我照顧的咯,有爸媽照顧,我當然是去搜美了咯。

不過,近幾天來,南州醫院的事情多了一些,但由於我跟筱筱的結婚,現在已經坐上了副院長的位置了,除非是那幾個神醫都解決不了的病情,我才會出手,但是我的醫術並沒有落下,我並不是整天沉迷於美色因奸成孕的男人,下了幾天種後,我便是沉迷在了研究當中,醫術可是我的本命錢,不能浪費啊!

等姐姐的危險期過了之後,我便是和姐姐分開而來了,而她的子宮和陰道似乎很是不舍一般,死死地夾住我的肉棒,但是這幾天在姐姐的子宮射了這麼多,我現在也是有點感覺腿發軟了,只好忍痛割愛了。

回到家裡,我便是開始休息,大概休息了一天之後,我便是開始研究那張泛黃的紙張上的藥物。

「血眠藥的效力越來越強了,經過我的改良,效果還真是讓人滿意了呢!」

血眠藥就是我給蓉蓉姐和姐姐姐夫三人服下的那種藥,這種藥的使用方法很簡單。

這藥是粉末狀的,在這粉末投入水中之前,要用操控者的食指血滴在一杯水中,然後等待血液溶解於水時,便是可以投入粉末了。

而服下這藥的人,在單面對操控者,或者其他被控制者的時候,腦海之中對一些事情的概念會被模糊化,而且會潛意識地聽從操控者的意思。

比如說,姐姐楊雨說在子宮中射精是百分百懷孕的,但是最後被我反駁了一下後,便會對她自己這個觀點之中的概念模糊化,從而認同我說的話了。

「接下來,便是研究醒腦水了…………」

這醒腦水,也是那張泛黃紙卷上的一種混合型中藥,可以讓服用者的大腦思維變得清晰無比,而且可以讓腎臟的效力大幅提升,準確的說還是提升全身的能力,但最主要的還是大腦。

它的使用方法依然是在此之前滴入一滴自己身上的血液,然後把藥粉倒入進去,待粉末溶解之後,便是可以直接口服了。

事實上,直接口服的話,藥效絕對不如直接放入血液當中,但若是想要把藥物直接放入血液當中的話,還需要一種藥物來操控被下藥者。

但是那種藥物做起來很麻煩,我也懶得去做了。

從上午一直到中午兩點鐘的時候,我便是研究出了醒腦水,實際上我只是研究出這些藥物混合的比例為多少的話,在那兩年當中,我只是取出了一個大概的範圍值後,寫在筆記本上,便是沒有再管呢。

而如今我想要研究出這藥物的話,只需要在那個大概的範圍當中,一一排除便是足以。

拿著一杯早就被我滴入血液的水,我毫不猶豫的把醒腦水的藥粉投了進去,然後看著藥粉溶解之後,便是一口服下。

剛服下去的時候,我頓時感覺到一個火辣辣的感覺,接著,頭感覺到了一股深深的沉悶,腦袋有些重,我便是關上實驗室的大門後,上了鎖,最後到頭在實驗室的床上昏了過去。

當我再次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凌晨三點鐘了,我足足睡了十三個小時,這倒是讓我頗為震驚的。

不過此時醒過來後,我便是感覺到頭腦清醒,全身都是說不出來的舒爽,我扭頭看了一下我和筱筱的合照,頓時輕輕一笑,但也只是旋即,我的笑容便是微微一僵,然後收斂了笑容去,眉頭輕輕一皺。

「筱筱畢業於美國醫科大學,而且成績比我高出了一大截,再加上她乃是南州醫院院長的孫女,南州市委書記的女兒,怎麼可能看得上我一個從農村來的,從南州中醫大學畢業的屌絲呢?」

以前的我,頭腦沒有這麼清晰,還相信一見鍾情這種天真爛漫的話語,不過,此時的我可不會認為筱筱這種天之傲女會看上我這一隻醜小鴨。

說我帥?不會啊!看看上門跟院長提親的都可以從南州東邊排到西邊了。

說我醫術好?拜託,院長的醫術絕對是讓我都覺得自愧不如的,如果筱筱要學醫的話,直接找她爺爺不就得了?

那麼,她為什麼要跟我結婚?而且是主動提出的結婚呢?

我自認為沒什麼優點,我只是一個從農村來的窮屌絲,不論是初中時期,還是中專那三年,我都是沒有什麼亮點。

忽然間,我腦袋一閃,我記得,是我撿起這張泛黃的紙張後一個月,筱筱便是出現在南州醫院了,而且………那一次不小心撞在一起,好像也太巧合了吧?

想到跟筱筱的種種,我頓時臉色越來越難看,這些以前在我看來是溫馨的畫面,如今卻是宛如一個個珠子,被一條線串在了一起,構成了一個讓人心中發寒的陰謀。

「沒想到,真是沒想到,竟然是一個心機婊!兩年,整整兩年的策劃和布局,心機竟然如此之深…………」

我心中自語道,在服用了醒腦水之後,我便是習慣自己一個人在心中自語了,這是為了謹慎………

忽然間,我似乎想到了什麼,眼睛猛然一瞪:「這別墅,似乎當初是筱筱給我介紹的吧?難道有竊聽器?」

瞳孔猛然一縮,如此一來,那麼我這幾個月的一舉一動,都在她的預料之中?

想到這裡,我心中便是一寒,這心機,竟然如此之大……也幸好我服用了醒腦水,不然的話,還真是會………

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便是開始配置藥來,我知道,想要對抗筱筱這心機婊,我還是得靠這藥才行,不然的話,我恐怕絕對會屍骨無存!

這次的結婚,也絕對是筱筱這心機婊的一個陰謀,或許院長並不知道這事情,畢竟,當時跟筱筱見面的時候,她的神色就像一個初戀的小女孩一樣,羞羞的,偷偷地看了一眼,然後又急忙轉過頭去。

而且,院長常年都在南州,筱筱她都是在美國讀書,如果告訴了院長,恐怕還麻煩一些。

畢竟,我能夠感覺到,院長是真的對我欣賞有加,我的醫術很不錯,筱筱的醫術也不一般,我和她的結婚,院長是雙手雙腳贊同的。

三天後,我打開了實驗室的大門,然後到頭就摔在床上一睡。

當我醒來的時候,卻是看到了一個我意想不到的人。

一張充滿青春活力柔美的臉頰呈現在我的眼前,而那魔鬼的身材更是讓我著迷。

來人正是我的未婚妻,筱筱!

此時應該是深夜,只見筱筱悄聲無息的來到實驗室的大門,可能是被她關了電閘了,實驗室鎖被撬開,竟然沒有警報聲。

我不動聲色的躺在床上,那張泛黃的紙卷已經被我分開成了多分,然後被我藏了起來,而且,那張原本的紙卷已經被我埋到了地下去,如今實驗室裡面的那張泛黃的紙卷,其實是我自己模範原件上面的筆跡寫上去的。

「果然是這張紙皮卷,沒想到真的被這傢伙拿走了………」

因為醒腦水的緣故,我的視力在夜晚也是看得清楚,只見到筱筱撬開了實驗室的大門後,然後在實驗座上面,拿起那張紙來,低聲說了一句,剛剛想要走開,卻是無意間瞥了一眼紙張上面的內容,然後在看了看我實驗桌上的那些藥物,頓時眼睛一亮。

「看來這屌絲還真是不賴啊!這醒腦水都是快被研製了出來,就差一步了……………」

這當然是我設下的圈套咯,筱筱手中那張泛黃的紙張上面寫的醒腦水的配方,實際上是迷魂散的配方,我本來也沒有想到筱筱會這麼快便是來到,於是只是配了一副迷魂散的藥粉藏在枕頭下面,我自然早就服用過了解藥,不用畏懼迷魂散的味道了。

忽然間,我心裡一凜,筱筱如此之深的布局,精心策劃,怎麼可能會如此大意?她或許會拿著這藥物和配方回到自己的實驗室裡面去做的啊!

想到這裡,我心中頓時凝重了起來,這心機婊,還真是可怕啊…………

果然不出我所料,筱筱竟然還真是拿起了那兩瓶藥,然後想要走出來了,看樣子是準備回去配啊!

到這裡的時候,我便是假裝剛剛醒過來,裝作要去上廁所的樣子,而廁所就在實驗室的隔壁。

我走了過去,然後筱筱顯然沒有料到我會起身上廁所,然後她便是撞在了我的身上,一瓶藥砰的一聲掉落在了地上,我臉色的神色一變,露出被驚醒的模樣:「筱筱?你怎麼在這?」

然後看了看那打開的實驗室大門,去想要開燈,卻是沒有打開,頓時一愣:「停電了?」

筱筱眼中閃過一抹意外之色,然後便是回復了正常,挽著我的手,說道:「東,人家只是想要把你的藥物拿回去做一下實驗嘛!」

鬼才行!

雖然筱筱關了總電源,但是我可是早就有所準備的了。

只見我一把抱起筱筱,然後以公主抱的姿態把她摟起來,嚇得她連忙抱起我的脖子,然後我走進了實驗室當中,腳掌跺了一下牆壁上的一個暗格,然後,一條石門便是關了起來,而整個實驗室卻是明亮如同白晝一般。

我一把將筱筱丟到床上去,壓在她的身上:「告訴我,你有什麼目的!」

筱筱的美眸當中,明顯閃過一抹慌張的神色,然後故作鎮定地說道:「東,你誤會人家了,人家是真的喜歡你呢!你看,我們下個月底要結婚了呢!」

「是啊!既然我們始終是要結婚的,要不你現在把身子給我?」

當我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筱筱的臉色明顯有些蒼白了起來,我冷哼了一聲,然後單手抓起她的兩隻手,然後,直接掀開她的裙子,脫掉她的粉紅色小內褲,掏出肉棒,在她的陰道口上摩擦了起來。

「你,你,你,你你放開我!快放開我!」

明顯,我這一舉動讓得筱筱徹底慌了起來,只見她使勁地開始掙扎,但是對於服用醒腦水之後的我來說,絕對是徒勞的。

「你不想說,我自然有辦法逼你說的……………」

右手在衣兜裡面一翻,然後一把捏開筱筱的嘴巴,把藥粉倒了進去,筱筱急忙別過頭來,想要吐出去的時候,我再次一揮手,粉末盡數被她吸入了鼻孔當中,讓她不由得咳了咳嗽,臉色漲紅,等她回過神的時候,俏臉煞白。

因為在她咳嗽的時候,已經錯過了吐出藥粉的最佳機會,此時隨著她的咳嗽,以及我的幫她捶背,藥粉被她咽了下去。

「你,你,你對我下了什麼藥?」

筱筱一臉驚恐地看著我,躲在床的一邊,渾身都是顫抖了起來。

「你覺得是什麼藥就是什麼藥。」

「你,你,你竟敢對我下藥!我父親是不會放過你的!」

我無所謂的笑了笑,我如果只想要她的第一次的話,怎麼可能這麼費勁?這個心機婊如果變成自己人的話,或許可以成為我的智囊呢!我怎麼會捨得她呢!

漸漸的,隨著時間的推移,筱筱雙眼開始無神了起來,倒在了床上,一動不動。

「我是誰?」

「一個屌絲,楊東。」

「你愛的人是誰?」

「凱特。」

果然不出我的所料,真的不是我。

「凱特是誰?」

「他是我一個在美國的同學。」

「那你為什麼要主動說要嫁給我?」

「因為父親和爺爺不允許我嫁給外國人,所以想要表面上成為你的妻子,然後跟凱特在一起。」

我操!我這不是成了綠帽男了嗎?這不是一個典型的蓉蓉姐嗎?跟我一起上床,然後懷上我的孩子,讓陳鋒去養。

「那你要這東西有什麼用?」

「凱特不喜歡我,但是樂意和我上床,給我一個孩子,不過你是絕對不會同意的,我聽說血眠藥有神奇的功效,有著竊聽器的錄音,所以我知道你有了血眠藥的配方。」

靠!尼瑪,還真的有竊聽器啊!真是TMD混蛋!

如果我無力改變這一切的話,或許我會憤怒,會打她,會上了筱筱,然後讓她懷孕,但是現在,我有能夠改變這一切的東西。

接下來,等我問了一些我想要知道的問題之後,然後把竊聽器找了出來,一起銷毀掉。

接著,我便是開始配置另外一種藥來,叫做順心水,服用之後的人,對我十分柔順,很聽話,最適合給妻子女兒之內的人服用了。

很快,順心水配製了出來,不過我並沒有停止,而是繼續配藥。

一瓶順心水還是不夠的,畢竟,柔順歸柔順,我還真怕凱特勾了勾手指,然後筱筱爬上了他的床上去呢。

因此,我便是配置了另外一種藥物,名叫催眠藥。

這種藥物持續的時間很短,只是二十秒鐘的時間。

有些人說不會設置關鍵詞啊!但是這關鍵詞並沒有什麼用,反而有可能會破壞人體的腦部,因為人類的大腦是有著自主防禦意識的,潛意識的東西都是十分強大的,想要一下子改變太多,絕對是得其反!

很快,催眠藥便是配置好了,我先用催眠藥給筱筱服下之後,然後下了一個命令:遺忘凱特,然後之前對凱特的愛意全部轉移到你的夫君楊東身上,並且隨著時間的流逝越來越愛楊東。

我最後一個字剛剛落下,催眠藥的藥效便是過期了,而這個時候,迷魂散的藥效也過期了,筱筱醒了過來。

首先她雙眼是一片迷茫之色,然後看了看四周,最後定格在我的臉上,綻放燦爛的笑容,張開香臂:「夫君!」

然後她就想一隻松鼠一般,死死的掛在了我的脖子上面。

「筱筱,你認識凱特嗎?」

這才是我最擔心的問題。

「凱特?」

筱筱那張絕美的容顏之上,露出了一抹思考的神色,半響後,輕輕搖了搖頭:「不認識!」

這下子,我倒是極其興奮了,抱起筱筱:「筱筱,讓夫君好好疼愛你一翻好嗎?」

「嗯~ 」

筱筱側在我的耳朵邊輕吟了一個鼻音,然後我便是迫不及待的掀開她的裙子,,肉棒直接衝破了她的處女膜,然後撞擊在了她的子宮口上。

「嗯!」

筱筱死死的忍著失身的劇痛,努力不讓自己發出聲音來。

我親吻了著她的臉頰,然後吻著她的眼淚,說道:「筱筱,我要開始動了。」

筱筱點了點頭,死死地抱著我。

漸漸的,筱筱感覺到身下的痛楚消失,取代的,是一股快感,頓時嬌聲呻吟了出來,越聽我越是有力氣。

「筱筱,你今天是危險期嗎?」

「恩~ 人家今天是排卵期,東哥,射在人家子宮裡面吧!人家要給你生孩子,反正我們下個月就結婚了!」

聽到筱筱的話之後,我便是狠狠的刺入了筱筱的子宮口,然後噴射除了我的精華來。

「東哥~ 」

任由我玩弄著她的酥胸,她只是如同小鳥一般依偎在我的懷裡,眼中閃爍著無盡的愛意。

不出意外的,筱筱也是被我弄大了肚子,而婚禮也是不得不提前了,原本七月底的婚禮,在六月底便是舉行了起來,然後晚上我自然好好疼愛了筱筱一翻。

姐姐也是來參加了我的婚禮,當天晚上,姐姐和我還有筱筱三人在洞房裡面,姐姐開始手把手的教我,還真是苦了她這大肚子啊!

而筱筱因為我給她服了順心水,所以她便是也認同為是姐姐在教我做愛,因此倒是沒出什麼事情。

和筱筱結婚之後,筱筱因為肚子被我弄大了,所以我把她送到爸媽那去了。

爸媽看著我帶了個媳婦回來,可是開心的不得了,尤其是當看到那媳婦竟然肚子這麼大了,更加喜歡了。

爸媽年齡也不小了,一直希望能抱孫子。

只可惜的是,筱筱肚子裡這個是女兒,其實就是番外章節中的大女兒楊欣。

安慰了一翻後,我便是動身回到了南州去。

雖然筱筱的事情告落一段終了,但是我可沒有因此放鬆。

上班還是得上班,估計用不了多久,就會有第二個人和筱筱一樣,找上門來的。

不過,我絲毫不用擔心。

因為我的醫術又是有了進步,那張泛黃紙上的藥,我畫了七個月的時間閉關,終於全部研究並且死死的記在了腦海之中了。

那張泛黃的藥方紙,也是被我藏了起來。

新年後,我便是回到了自己的別墅里,筱筱依然在老家。

現在是第二年二月,元宵已經過去了,醫院這些重要人物也是開始上班了起來。

這一天,我不打算去醫院。

因為去了也沒事幹,畢竟,現在我已經是南州醫院副院長了,能夠讓我親自出手的,可不是每天都有的。

而在這個時候,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我沒有停頓,直接接通了電話。

打電話給我的,是我的助手,就是葉青青。

葉青青原名叫做葉秋,這是我在不久前調查出來的。

「喂,楊哥,你在哪啊?」

葉秋比我小一歲,所以稱我楊哥也沒啥。

「我在家啊,怎麼了?」

我看著剛剛研製出來的藥粉,心中一動。

「那個,楊哥,孫氏集團的老總腦袋裡長出了腫瘤,院長不在,現在只能靠你了。」

孫氏集團?

我頓時微微一愣。

這可是南州數一數二的大集團來著啊。

他們老總孫天明,年僅三十多歲,然而卻是很有手段,把整個孫氏集團整頓的非常好,不僅是在南州前三強,就是在整個南沙省,也是前五十強來著。

他的腦袋,怎麼可能長出腫瘤?

我有點不相信,但是表面上還是不動聲色:「好,給我十分鐘,我這就去醫院。」

然後,我就是掛斷了電話。

我心中已經有了猜測。

孫氏集團的老總如果真的是腦袋裡長了腫瘤的話,怎麼不去國外治療?偏偏來到南州醫院,而且還挑著院長不在的這段時間來?

而且,就是真的長了腫瘤,也不是葉秋通知我,而是院長打電話給我了。

畢竟,孫天明和筱筱的父親,南州市委的私人關係可是很好來著。

我打電話給了筱筱的父親。

「喂?」

電話里傳來一道渾厚威嚴的聲音。

「岳父,我是小東。」

「哦,小東啊!我還以為是筱筱拿著你的手機打電話給我呢。」

「呵呵,筱筱被我帶到爸媽家裡去了,南州環境沒有農村好,孕婦還是在那邊好一些。」

「不錯不錯,你小子有心了。說吧,找我有什麼事情?」

「岳父,我剛剛收到我助手的電話,說孫天明叔叔好像腦袋長了腫瘤,需要我去做手術,這是真的嗎?」

「孫天明?」

那邊明顯驚訝了一下,然後就是一道暴躁的聲音傳來:「你這個冬瓜,你TM得再說我一句!看老子不扒了你的皮!」

我頓時渾身一個機靈:「孫叔叔?」

這個孫叔叔就是經常和岳父兩人一起喝茶下象棋的,有時候會跑去找院長下象棋,所以我稱他為叔叔的。

但是我可不知道他是孫天明來著。

「你小子在詛咒我試試看!」

「不敢了不敢了。」

我趕緊說道。

媽呀,這還真特麼的尷尬。

「你剛剛說我腦袋裡長腫瘤是怎麼回事?」

「我的助手剛剛打電話給我說你腦袋長了腫瘤,讓我去做手術。」

「放屁!老子身體健康的很。」

「小東,你小心一點,和筱筱一起商量一下就行……」

聽到岳父的話後,我心中已經瞭然了。

隨便寒暄了幾句話後,我便是掛斷了電話。

既然孫叔叔就是孫天明的話,那麼……

我眼中寒芒一閃,不管你是誰,我必須要你付出代價!

看著桌子上的兩包粉末,我拿起其中那粉紅色的一包,一口吞掉。

這藥粉叫做健身粉。

千萬別以為這東西是健身用的,如果沒有我配置的另外一種藥,這樣貿然吃下去,就等於是服毒自殺。

這東西服下之後,可以提升自己的身體能力。

力量,速度,體力,敏捷等等。

把筱筱一個人丟到那地方,我安心的了才怪了呢。

所以,我便是研製出了這藥粉,筱筱此時的力量和速度以及敏捷體力等,都是膨脹到了一個恐怖的地步。

就是一支軍隊去抓她,也未必能夠抓到她了。

而且,還休想傷的了她半根汗毛。

我感覺到體內充實的力量,頓時微微點頭,離開了家。

我倒想看看,葉秋在玩什麼陰謀。

我沒有開車去,而是自己潛行而去的。

葉秋此時正在一間病房之中。

兩個陌生男人,一個婦人坐在另一邊,看著她。

兩個陌生男人之中,一個是青年,一個是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叫做彭雲飛,青年是他的兒子,叫做彭超。

那個婦人和葉秋有著八分相似,叫做葉梅。

彭超是單親家庭,葉秋也是單親。

而恰巧,彭超看上了葉秋,彭雲飛也看上了葉梅。

彭家在南州也是有著不小的勢力。

「怎麼,還準備向人求救?你覺得還有誰會幫你?」

彭雲飛冷笑。

對於葉梅,他是志在必得的。

單身這麼多年,就遇到了這樣的美人,他捨得放棄嗎?

這必然是否認的。

這件病房,其實說是病房,到實際上還不如說是一間辦公室呢。

由於我有著別墅,所以這本來給我的住宿室,也就變成了葉秋的住宿室。

葉秋不說話。

她心中對於這個彭超萬分厭惡。

寧可死也不會從了他的。

從心底而言,其實她是想來追我的。

但是,相比起筱筱來,她實在是沒有去追我的勇氣。

而且,聽說筱筱還和我結婚,肚子都大了起來。

再加上彭超來了,她心中一片灰暗。

但她還不想放棄,就是她想死,她也不想她母親死了。

所以,她只好打電話給我求助了。

當然,如果直說的話,或許我不會答應的,因為她知道我不是聖人,而且,就是我幫的話,怕就是我人沒來,彭雲飛和彭超就把她們母女弄走了。

因此她就是這樣打電話給我。

她相信,只要我來了,就一定會幫忙的。

如果連我都沒辦法了的話,她只能自殺了。

這時,四個人都沒有看到,躲在一邊暗格聽到這一切的我。

「彭家,的確是一股不弱的勢力了……」

嘴角微微一勾,我心中冷笑:「但是,我可不畏懼你彭家,葉秋,早就應該是我的了……貌似她母親也是不錯……」

此刻,我心裡的陰影面積,已經差不多超過了百分之五十。

想要我幫忙,也不是不可以,需要你拿得出籌碼才行。

比如葉秋,我幫她解除危機的話,她是不是應該成為我的情人?

要知道,我已經半年沒有做過愛了,現在自然饑渴難耐地很。

悄聲無息的點燃了火,然後把一團包濃著藥粉的紙張點燃。

這東西,自然便是迷藥了。

而且是一種點燃大範圍性的迷藥。

把這個燒完,足足可以把整個寢室給布滿。

我一邊看著這東西點燃,一邊聽著他們這話,一邊注意著周圍的動靜。

別說是一心三用了,就是一心二用,對於有的人來說都是十分困難的,但是對於我來說,呵呵。

很快,這東西被我燒完了。

我繞過去,推門而入。

果然,四個人都是倒在地上。

以我的眼力,自然能夠看出他們是真的暈倒了。

不過,為了保險,我還是加了點迷藥給他們口服。

拉著彭雲飛起來,給他服下了一包藥粉。

這一包藥粉,實際上是一種藥,是血眠藥的加強版。

我稱它為催眠藥。

催眠藥實在是太過於高級了,這東西遠不是催眠粉可以比得上的。

但唯一的還是,這東西一個人只能用一次,而且,製造起來十分麻煩,要的材料價值差不多都是幾十多萬。

而且能不能成功製造一份來,還不一定。

這些暫且不提。

「我是誰?」

「不認識……」

「我是葉秋的哥哥,她是我的副手,所以我教導她東西是沒有錯的了。」

「對……可你不是葉秋的哥哥。」

「不,我是葉秋的哥哥,我是他認的哥哥。」

我知道,這個彭雲飛一定是仔仔細細甚至是反反覆復調查透底了葉秋的,不然,這一次修改怎麼可能失敗了呢?

當然,我並不會氣餒的。

「對……你是他認的哥哥。」

這種社會上認哥哥的什麼,大有人在,這樣彭雲飛也可以接受的。

「而她是我的助手,所以是要跟我學習知識的對吧?」

「對。」

「因為她是助手,她要向我學習,需要趕上社會時代的潮流,所以你不會不讓她學習的對吧?」

「對。」

「她是誰?」

我指著葉梅。

「她叫做葉梅。」

「你是不是想要成為她的男人?」

「對!」

「是不是想要她懷孕然後幫你生兒女?」

「對!」

「可是,你就這麼確定她能夠為你生孩子嗎?而且生出的孩子一定是健康的嗎?」

「不……確定。」

成功了!

我心裡暗笑。

「我是醫生,你知道吧?」

「是的。」

「我是南州醫院的楊神醫,你看,這是我的證件。」

我拿出了我的醫生證件,其實是精通醫學腦科的證件。

這個東西就好像是英語等級證件一樣的,而我這個,相當於是精通的程度,換做是英語等級證的話,怕是最高級別了。

當然,這制度是國內的,至於國外的,我就不知道了。

「是的……」

「所以,為了讓你夢想成真,我可以幫葉梅做檢查,就是一些奇怪的檢查你不僅不會阻止,還會鼓勵她的,對吧?」

「對。」

「而由於我是幫你的人,所以我不是壞人,也不會害你,對吧?」

「對。」

「當你聽到『一飛沖天』的時候,你會回到這個狀態。等我打一個響指後,你會醒過來的。」

接著,我又用藥,把彭超修改了一下。

然後,我順便把葉秋和葉梅都是修改了一翻。

(對話我就不寫了,免得大家認為我是湊字數)

修改好了之後,我便是退了出去。

當然,在退出去之前,我自然讓他們都是醒了過來的。

四人瞬間醒了過來。

葉梅一改之前的厭惡之色,此時臉上露出了一抹糾結之色:「那個,結婚也不是不可以的……只是,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在懷孕了。」

彭雲飛也一改之前的那臉色,聽到葉梅的話後,眉頭微微一皺,然後目光無意間看到了葉秋,頓時眼睛一亮:「小晴啊,你不是在南州醫院上班嗎?聽說你是一個神醫的助手,要不你請神醫來檢查檢查?」

葉秋揚了揚手機,笑道:「我已經叫他來了,應該在路上。」

「太好了,有了神醫在,還怕什麼啊!」

而在這個時候。

門被推開了,我一臉疑惑地走了進來:「小葉,你不是說孫天明長腫瘤了嗎?他們是誰啊?」

葉秋急忙走過去,抱著我的胳膊,胸部緊貼著我的手臂:「楊哥,對不起……」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