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雙修傳 (第二卷 30) 作者:uwku8k

. 【凡人雙修傳】

作者:uwku8k發表於S8 (第⼆卷 麒麟⾎脈)

第30章、囚禁的美人:瑤羽

人要想逞威風,那也應該看看自己的實力。

若實力強悍去逞威風,便是錦上添花,若實力不足還去逞威風,就是自討苦吃,大跌眼鏡。蕭辰看見合歡宗一眾人上來圍攻之時,便持劍護在紫藤美女的身前,想顯示自己的爺們風範。

不過,最後的結局不如意。

蕭辰都沒斗敗幾個人,就被合歡宗的長老弟子們合力拿下。

紫藤美人因為和殷三娘的對戰中受傷,此時也戰力衰減,無力反攻,也被一齊拿下。

隨後兩人就被一起拿去囚進了主峰的掌門府地牢內。

下命令囚禁兩人的就是曾經昏死過去的林菲兒,被殷三娘元丹奪舍的林菲兒。也就是說這時的林菲兒已經不是她自己,體內已被掌門殷三娘控製,林菲兒已成為殷三娘奪舍重生的肉鼎。

一般結丹境的修士都具有奪舍重生的能力,但是奪舍後會大大降低自己的修為境界。所以真正到了結丹境的修士,一般不會輕易去奪舍重生,除非為了保命的情況逼不得已才會去奪舍重生。

今次殷三娘因意外危機降臨,不得已選擇爆裂丹元再奪舍弟子林菲兒重生,付出了慘重的代價,修為境界直接從結丹期第三境跌落到了築基第九境,可說是損失慘重。

而且因為她是爆裂丹元後再奪舍,不是丹元完整下奪舍,對林菲兒身體的控製也受到了影響,時靈時不靈,靈的時候可以完全控製林菲兒,林菲兒就是殷三娘,殷三娘就是林菲兒。

不靈的時候,殷三娘就會被林菲兒的自我意識壓在神識深處,此種情況下林菲兒就成了林菲兒,還是那個對蕭辰有著一些心動的林菲兒。

總的來說,林菲兒此時就成了兩個人物的合體。

一會是林菲兒自己,一會又變成殷三娘,而且這種兩個人物的轉化似乎全無規律,常常上一秒還是林菲兒,下一秒就變成了陰三娘。

兩個完全不同性格和作風的一對師徒如今融合在同一具身體裏,真是一種奇異的存在。

但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同一個身體在面對被囚禁的蕭辰時,會產生不同的對策,一時對蕭辰恨之入骨,一時又對蕭辰念念有愛。故而因為這樣的緣故,蕭辰被囚禁在掌門府地牢之後,受到了許多讓人費解的對待,既會被折磨,又會被關心。

兩種對待完全是相反遭遇。

可憐的蕭辰挺慘,就好像面對一個精神分裂的性感美女一樣。常常被折磨的夠累,被囚禁在地牢裏的時間裏,蕭辰隨時都在想著逃跑出去,省得時不時林菲兒就會跑來囚室裏折磨他。

有時林菲兒辰了陰三娘,到了囚室內就把蕭辰脫光了玩弄,無恥的要求蕭辰給她舔弄乳房和私處,嚐嚐到了興奮高潮時陰穴內激射大量淫水,澆得蕭辰滿臉都是。

奈何蕭辰被她挑撥得浴火難耐,自己的陰莖卻因為性教課房那天受到的傷害有些陽痿,肏弄不了林菲兒水嫩的寶珠穴,只能備受煎熬。

有時林菲兒又是林菲兒,來到囚室想把蕭辰放走。可常常把蕭辰放出去一半又變成殷三娘把蕭辰擒回囚室,繼續又把蕭辰脫光了玩弄。

蕭辰被囚禁地牢內,真是受到了無盡的「性慾」摧殘!

蕭辰想逃出去,但地牢緊固,還有陣法加持防護,想要逃出去好難。

已經連續被囚禁了將近一個月,蕭辰每天冥思苦想,試了好多方法,最終都無法逃出去。好在林菲兒也不是每天都來「性慾」摧殘蕭辰,在這段被囚禁的時間裏,蕭辰大多數時候都是自己一個人被關在封閉的石室裏,面對著冰冷的石牆,承受著寒冷孤寂。

空寂、暗無天日、被限製自由的囚牢生活折磨著蕭辰,這比被「性慾」摧殘更可怕。

漸漸的,蕭辰幾次企圖逃跑失敗之後,開始靜下心來審視自己,在寒冷孤寂的囚牢中回憶過往,感悟人生。

蕭辰在自己世界時經曆過暗黑苦學的高中叄年,參加過百萬人拚搏奔命的高考戰場,最後考上了名牌醫學院。他的心智那時候就經曆過錘鍊,是異常堅定之人。

此時,隨著他在地牢內靜下心來反思過往審視自己,不僅沒有就此崩潰,慢慢的,蕭辰的心境還產生感悟上的變化。

剛剛來到這方世界之時,蕭辰只是抱著一種看客體驗的心態生活,想在這方世界站住腳跟闖出一番天地。所以後來蕭辰無節製的對各色美人下手,只為滿足獸慾,只為快速吸收靈氣增進修為壯大自己。

所作作為完全是一種原始的慾望驅使,根本沒有什麼心境的的感悟和修煉。

但是此時此刻,蕭辰感悟到了別樣的東西。

「修行,到底什麼才是修行?修仙,到底什麼才是修仙?……」

蕭辰問著自己,忽想起那日在白沙城郊外遇到的那對老夫妻。老夫妻相守一生終老田園,蕭辰與他們接觸,看得出來她們生活幸福。那時老爺爺重病在床,老奶奶貼心煎藥照顧,白頭相守,生死疾病不離,她們的生活很平凡,卻過得很充實和幸福。

或者這就是他們的修行,在生活中最平凡充實的修行。

但她們的生活雖然幸福充實,不能持續永久,因為身體日益老去,受到疾病的折磨,可能很快就會死去,結束自己的生命。

那如果她們修仙成仙呢?是不是可以一直充實而幸福的走下去,直到永遠。

「未必!……修仙可以讓生命綿長,幸福充實卻和生命長短無關,正如那對老夫妻一般,雖生命有限,也享受到了生命的幸福和充實!……」

蕭辰點頭又搖頭,心中的思緒心境產生著變化,一時似乎明白了,一時似乎又不明白。

他又想到自己以前的世界,許多人營營一生,上學、工作、娶妻、生子、老去、死亡,為了房子、事業、鈔票、名望……等等的虛幻之物,最後辛苦一生,死時一場空。人生就像是黃粱一夢,虛幻一場,到頭來什麼都沒有。

所追求的工作、美人、望子成龍、房子鈔票,最後都會離去,生不帶來,死不帶去。

最後所有的一切虛幻之物都會消失,都會隨著自己的消失而消失。

那麼,什麼才是恆久之物,才是自己值得去追求,並幸福充實的去追求的呢?

「是修仙嗎?是修煉成仙嗎?若能踏天飛仙,便可生命恆久,自己所擁有的就能永遠擁有嗎?……」真是這樣的嗎?在這方世界裏蕭辰至今也曾擁有過許多東西,美人、蜜穴、靈石、法器。但這些曾經擁有的東西現在都到哪裏去了?

「我被囚禁在這個暗無天日的地牢裏,所有的一切,還和我有什麼關係嗎?……」

蕭辰一遍遍的感悟、思考,思考、感悟,最後,他終於明白了一些什麼,領悟到了一些人生和修行的真意,領悟到了一些修仙真諦。

人在,天地才在,人滅,天地則消亡。

或許人生,自我們出生以來,所能擁有的便隻有自己。

那麼修行是修的什麼?修仙是修的什麼?

修的就是自己,沒有任何外物,就是修行自己、修行身體、修行靈魂、修行心境,什麼房子鈔票、美人子女、丹藥秘法、法器靈寶、豐乳肥臀,都只是虛幻的外物,修行和追求外物,終究一場落空,外物或得或失,只屬於天地,不屬於自己。

只有自己,真正屬於自己,修行和追求自己,才是真正的修行。

修仙,便是修行自己之道!……

修行,便是證己,體證自己而強大。

以己為根,成就自己,不以任何萬物為依託,不受任何外物干擾,追求自己的修行體證和強大,自己才是天地的中心,自己的天地才是自己的本源。

本源不滅,則天地永恆!……

人不為己,天地誅滅!

蕭辰一瞬間感受到了這句話的真義,人如果不去修行和追求自己,那麼自己的天地就會消失,就會滅亡!……

人生一切,皆需為自己的本源世界去修行、體證,方能成就無上仙身。

當感悟到修行真義的一瞬間,蕭辰忽覺體內丹湖的靈氣開始凝結異動,產生跳動和顫動,緊接著,八座丹湖的邊上裂開第九丹湖,洶湧的天地靈氣貫入體內,在身體裏海嘯一樣的洶湧咆哮起來。

這是觸機感悟,蕭辰感悟自身本源世界,一瞬間就覺得自己和天地靈氣連接在了一起。

立即閉目盤膝進入《凝氣卷》記載的修行狀態,開始展開自己身軀吸納進入的靈氣。

世界似乎在這一刻慢慢靜止下來,蕭辰閉目之中,漸漸已感受不到任何,只剩下自己,只剩下自己體內洶湧彙聚著的靈氣。

大量的靈氣不分彼此的進去蕭辰體內,全都是蕭辰的靈氣,都是蕭辰自己。

這樣的情況持續許久,也不知過去了多時,蕭辰體內凝氣境的九座丹湖已然全部滿溢。

但天地靈氣還在屬於他,屬於他自己,蕭辰的體內還在產生著變化。

忽而九座丹湖的靈氣全被吸引彙聚在一起,變成一整座巨大的丹湖,隨後丹湖中湖水靈氣開始一點點凝固變化,變化凝固,一忽兒之間就凝結成了一個圓形的凝固的實質固化的道台,道台緩緩從丹湖中升起,飄向體內世的空中。

道台一旦產生,下面丹湖快速消失,跟隨著道台正在變得越來越凝固,越來越實質。

一會兒之後,蕭辰的體內道台完全形成,通體清透,猶如翡翠般紫潤光亮,未有一絲雜質,完整無暇,凝實堅韌。

蕭辰看過凝氣卷關於修行境界的講解,體內道台凝實,那便是從凝氣境跨入築基境。

也就是等於說他此時一口氣從凝氣八層突破到了築基一境,擁有了一座道台,而且還是紫潤光亮的完整無暇的道台。

築基道台共有四種,從低到高分別是碎盤道台、有缺道台、無暇道台和完美道台。

蕭辰竟一次就突破到了無暇道台,這,真是讓人欣喜不已。

要知道普通的築基突破,大多隻能突破到碎盤築基道台,能突破到有缺道台的就已經很少,更別說無暇道台,那需要莫大的氣運和資質為依託才有可能。

不想蕭辰因為困鎖地牢,清淨凝身之下感悟修行有所得,竟一下就突破到了無暇道台。

這真是讓蕭辰喜不自勝,內視體內,神識所動,頓時引動道台在體內飛速的旋轉起來,跟隨著就有綿綿不絕的靈氣充斥進入四肢百骸和身體經絡當中,短短時間之內,蕭辰身體可調用的靈氣就強大到了超過凝氣九層的數十倍。

築基境和凝氣境的區別就在於此,體內的靈氣越多越強,所能施展的法術破壞力越大越強,蕭辰已從此進入了修仙的第二步檻築基境。凡進入築基境,便能永固容顏,經年不老,享壽數300年。

而築基境所能學習和使用的法術功法,比凝氣境更多更強大。

蕭辰突破築基境之時,他所處的地牢之內,產生一股耀眼的光華,光華在他突破的一瞬間從他身發散出來,無法阻擋的向外閃耀,整個封閉的石室裏在一瞬間都被光亮籠罩,亮如白晝,如日中天。

那些光華就連地牢的牆體也掩蓋不住,向兩旁的牢室射去。

其他牢室內被囚禁的人都感受到了蕭辰的境界突破。

左邊牢室中一名清冷俏顏的女子到這時才發現原來自己臨旁的石壁之後還關押有別人,頓時欣喜不已,抬手運靈氣一凝,掌中頓時現出一根冰晶尖刺,冰晶尖刺向外散射著寒光,鋒利非常,女子手控冰刺往石壁上戳去,運力之下,石壁頓被戳破一塊石屑。

防護石壁的符文微微一閃,產生了動盪。

女子見行之有效,繼續從掌中凝出冰刺刺向破落石屑的地方。

她一次次的凝結冰刺穿刺,似不知疲憊,就算滿頭大汗也不放棄。

終於,許久之後,石壁上被她打鑿出來一個深而長的破洞,足有兩三指寬。

女子欣喜,急把眼睛湊去破洞口向裏看去,頓時瞧見亦有人的眼睛沿著另一側的破洞口向她看來,女子驚喜呼道:「你!……你是誰?……怎麼也被關在這裏?……」

兩人通過石壁上一個圓形的破洞互相觀望,但因破洞直徑只有幾公分,都不能完全看清楚對方,只能互相憑藉些微光亮看見對方的眼睛。但破洞另一邊的蕭辰卻已經聽出了女子的聲音,竟是非常的熟悉,好像是自己認識的人的聲音。

蕭辰擔心有詐,沒有直接報出自己的姓名來曆,而是反問道:「你先說,你是誰?被關在這裏多久了?……」

「我,我是青蓮宗的弟子瑤羽,已經被關在這裏一個月了,這位道友!你呢?你叫什麼名字,怎麼也被關在這裏嗎?……」

「瑤羽,那不是自己師門的師姐,那位美麗的瑤羽仙子嗎?她怎麼會在這裏?」

蕭辰心裏疑惑,沒有立即作答,為了確認,說道:「你向後退一些,我看看你!……」

瑤羽久被囚禁還是第一次有人說話,興奮不已,沒多想什麼,向後退開了些,隨著她退開遠離破洞口,小孔中瑤羽的身形臉容就看得見了,俏面嫣容,亭亭玉立。雖在被囚禁之中也保持著清雅絕麗的氣質,青紗白裙,身段玲瓏,這不是瑤羽又是誰?

正是那個青蓮宗受萬人敬仰崇拜,願意跪匐在她石榴裙下的瑤羽仙子。

瑤羽是蕭辰進入這方世界後第一個見過的美人,第一個幻想擁有並真心喜歡過的美人,還曾有過婚約,此時患難中再見,心中一動,湧起一股暖意,心兒都有些酸了,啞聲叫道:「瑤羽師姐,是我,我是蕭辰!……」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