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人妻B的陷落 (第一夜)(完) 作者:GaNeSa

【人妻B的陷落】 (第一夜)

作者:GaNeSa首發:春滿四合院時間:29/12/2018字數:19200

01

「Ben,對不起…我差不多是時候要出去了,你就在這裡慢慢弄吧。」

當一聽到Johnny在房外傳來的聲音,我就立刻起身離開了書桌步向他家的客廳,見他正在玄關處穿上鞋子。

「嗯…真是不好意思。我原先還以為很快就可以修好的…可能還要多一個小時左右…」我帶著愧疚的心情向我的好友說道。

「不要緊啊…我才是不好意思呢…如果之前不是已經與人約好了的話,就不用留下你一個人在這裡幫我修理電腦了。」

「沒關係…修理電腦我一個人就可以了,你出去吧。我會儘快修好它的。」

「好!拜託你了。不愧是我相識多年的好朋友。之後就勞煩你了。」

拋下了最後一句話,我這一位從中學時代就已經認識的好友就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只剩下我一個人的屋子裡頓時變得平靜了不少…不對,Bonnie阿姨她應該也是在家裡的,大約半小時前她不是還在廚房裡不知道在弄些什麼東西嗎?好!就到那裡去看看吧。

雖然從寂靜的氛圍中也可以預料到結果是怎樣,不過當來到了空無一人的廚房時,我的心裡還是不禁感到有些許的失望。

真是可惜呢…或許她已經回到臥室里休息吧。

自從在中學時代認識了Johnny之後,經過這幾年的歲月,自然而然地也與他的雙親 - Billy叔叔和Bonnie阿姨混熟了不少,我們的關系甚至還好到曾經與他們一家三口一起去過海外旅行呢。

至於來這個家的次數嘛,更是已經到了數不清的地步,雖然通常都是與Johnny玩Play Station或是PC Game的時候比較多,不過一起做功課,讀書溫習的情況也是不少的,特別是到了臨近測驗、考試的時候,為了避免被他的父母們囉唆,我們更是會主動地有所收斂的。

而我特別喜歡在星期六、日的時候來。為什麼?因為Bonnie阿姨不用上班啊,所以通常都會見到她在家的。至於為什麼這麼想見到她…其實只是為了一個很簡單的理由罷了,就是解決我生理上的需要,雖然只是精神上的。

雖說我的樣貌並不及Johnny那麼俊俏,也沒有他那麼能說善道,不像他可以把很多女孩子哄得心花怒放,但是我也因著我這一身健碩的身軀以及不抗拒幫助別人的個性,在我的身邊也不乏異性願意投懷送抱的。但是對我來說,相對比起與自己年齡相若的女性,還是Bonnie阿姨比較合我的胃口呢,說得露骨一點,就是更能使我興奮起來。當然我還未對她出手,或許應該說是不能對她出手吧,畢竟她亦是好友的好母親嘛。退而求其次的,在不知道有多少個夜晚,我只可以使她成為我解決生理需要的幻想對象。

之所以今天我會願意來到這裡來幫Johnny修理電腦,其中最大的原因當然是我與他本身就是好朋友的關係,然而另外一個重要的因素,就是渴望見到Bonnie阿姨也是不能否認的事實。

縱然現在的Bonnie阿姨比起當初認識她的時候已經胖了一點點,不過沒關係,這種帶有成熟味道的肉感可是會更加吸引到我的視線啊,隆起的小腹、微粗的大腿、圓渾的臀部…還有她胸前的那對豐滿雙乳,這更是我的重點鑑賞目標呢。真的很羨慕Billy叔叔每晚都可以名正言順地搓弄著這對充滿魅力的乳房。

說到Billy叔叔,應該也如往常一樣吧。他差不多每個星期日都會與他的釣魚同好們一起到什麼地方去釣魚的,聽說通常都會大約六、七點左右才回到家。

嗯…今晚就一邊幻想在像現在一樣無其他人的家裡把Bonnie阿姨強姦,一邊來解決我生理上的需要吧。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今天的Bonnie阿姨好像是穿了一件淺綠色的T-Shirt及一條帶有輕盈感覺的棕色短裙。至於她的內衣褲嘛…根據我多年以來的觀察,相信也離不開是一些像是黑、白、灰、膚等色調及設計簡約樸實的款式為主吧。雖說乏味,但這卻很適合她那賢良淑德的形象。

因為她這個賢淑的形象對我來說實在太根深柢固了,我實在很難想像當她被Billy叔叔乾的時候會表現出怎麼樣的反應。應該是被動的類型吧,她會發出像AV女優般的呻吟聲嗎?我想也不會吧,可能只會在Billy叔叔跨下發出令人更加興奮的喘息聲…

不!夠了!不要再想下去了,還是將我那豐富的想像力留待到今晚在床上再繼續爆發吧。

就像下了一個重要的決定似的,我精神抖擻起來,放棄在腦子裡帶著不應對好友的母親應該有的想像而回到Johnny的房子去繼續與好友的電腦搏鬥了。

02

嗯?

沒想到我竟然真的睡著了…

對了…剛才在廚房為晚飯做了些洗菜腌肉等準備功夫之後,因見離老公回家的時間還有差不多兩個小時,再加上感到有點疲累,所以就決定回到臥房裡去休息一會兒。

雖然現在已經醒過來了,但我仍然閉著雙眼任由放鬆了的身體俯臥在床上,我根本就一點也沒有要起床的意願嘛。

可是,原本是打算什麼也不去想的腦海里卻盪起了陣陣的漣漪,我又開始胡思亂想了起來。

都年過四十了,相信已經很難再吸引到異性的目光吧,莫說年輕的男孩子不會把像我這樣的老女人放在眼內,恐怕現在就連自己的丈夫也根本不想再多看一眼了。

雖然跟丈夫的感情還算不錯,不過與他的夜生活也漸漸地變得少了亦是事實,最近幾個月來,那種事…差不多一個月才只進行一次左右而已。

上一次是什麼時候呢,應該已經是上個月的事了吧。

然而在這兩、三年間,我開始察覺到Ben這孩子時常都會有意無意地把他的目光投射在我的身上,有時候他甚至還會死死地盯著我的胸部不放呢。

不過既然他是兒子認識了多年的好友,我也沒有特別的放在心上就是了,反正只是望望而已,又不會少了塊肉的不是嗎?

況且…作為女性,到了像我這樣子的年紀尚能得到異性的欣賞,更何況對方是一個與自己的歲數相差了一大段距離的小男孩,有時候我還會因此而感到有點沾沾自喜呢,這應該也算是對自己到現在還擁有一點兒吸引力的一種肯定吧。

對…Ben這孩子,剛剛又用那種眼神看著我了…

只是…他那投向我的視線最近好像變得越來越色情下流了。

或許他本人會以為我不知道吧,但作為女性在這個世界上已經生活了四十三載的我又怎會察覺不到呢。

我當然明白到男孩子對女性的肉體充滿了好奇是無可厚非的事,不過…還是找年輕的女孩子去探究不是比較好嗎?

對啊,年輕的女孩子一定會比跟像我這樣的阿姨好吧。

想著想著,一種空虛寂寞的情感在我的心底里開始蕩漾開來了。

啊…老公啊…很想我的身體被你緊緊地抱著啊…很想我的乳房被你那雙溫柔的手撫摸啊…很想我的那裡…一直以來都只屬於你的那裡被你那硬硬的棒棒充滿啊…

百無聊賴的我微微地睜開了眼睛,任由沒有焦距的視線在因窗簾拉上了而顯得有點昏暗的房間裡隨意遊走。我瞄了一眼放在床頭柜上的鬧鐘,已經到了16:55。

身子的疲憊感已經消散了不少,可是我卻懶洋洋地動也不想多動一下,就這樣子繼續俯臥在這舒適的床鋪上。

周圍的環境都靜悄悄的…不單單是這間臥房,就連房外都顯得非常的安靜。

不過這也應該算是正常的吧,與平時的星期日沒有什麼不同…畢竟兒子已經外出,老公又還未回來,家裡就像只有我一個人一般。

當然我還記得Ben這孩子現正在Johnny的房間幫他修理電腦。在這個只有我和他兩個人的家裡,我應該怎麼辦才好呢?

呆了數秒鐘後,我赫然發覺到原來我並不懂得如何單獨與這小男孩相處。這到底是個怎麼樣的狀況啊?他只是個與我的兒子一樣還在就學的大學生,而我已經是在這個社會裡打滾了多年的成年人啊。怎麼我還要比他畏首畏尾、不知所措的啊。縱使在他看著我的雙眼裡飽含了猥褻下流的目光又如何,我不是沒有特別的放在心上嗎?還是在我的心底里其實真的會害怕他會因對像我這樣的阿姨產生興趣而對我作出什麼的舉動嗎?不會吧…

但是…如果…如果他真是對我抱有這種不應該有的非分之想,而現在家裡又只有我和他兩個人,萬一他對我…對我作出一些非禮的舉動的話…我可是一名對丈夫從一而終的婦人啊,我當然是會激烈地反抗,而且還會很氣憤地把他教訓一頓,之後再也不准他與我的兒子繼續來往呢…只是…如果他硬來的話我又該如何反應才好呢…對這孩子來說把我按倒制伏應該是很輕而易舉的吧,然後再以他那健碩的身軀把我壓住…接著還把他那東西…

不不不…不行!不能再這樣子胡思亂想下去了。我停止了繼續任憑這種奇怪的思緒不斷在我的腦海里馳騁,心裡暗罵著自己都已經年紀一大把了,怎麼還會剩想這些不三不四的事情啊。

雖然剛剛只是在思想上出軌了數秒鐘而已,但是在我的心裡卻泛起了一種像是背叛了丈夫的情感…老公,真是對不起。

看來,無論是為了減輕我那所謂出軌的內疚感也好,還是為了重拾那種久違了的與老公敦倫的感覺也好,今天晚上我都應該要主動一點吧…

就在這時候,房外傳來了聽起來應該是關門的聲音,看來是Ben進了洗手間吧。

03

終於都把Johnny的電腦修好了,雖然今次出現問題的地方主要是電源的部份,但我還是像以往一樣在已經得到主人同意的前提下把電腦啟動起來順便看看裡頭有沒有什麼異狀。

唉…我記得不知道已經提醒過他多少遍了,不要隨意下載一些奇怪的軟體,不要胡亂打開一些下載回來的檔案,也不要去瀏覽一些可疑的網站。不過事實很明顯,我的勸告完全地被我的好友無視了。

從電腦的記錄來看,好友的性趣似乎比上一次為他修理電腦時改變了不少,已經由之前的中、大學女生變成了熟女、人妻。我有點詫異我的好友竟然和我一樣都走上了同一條路,看來日後大家可以在這方面互相交流交流呢。只是我要緊記萬萬不能被他知道我的幻想對象就是她的母親就是了。

既然好友交託給我的任務已經完成,再加上Bonnie阿姨又把自己關在臥房裡好像未有打算出來的樣子,看來這裡也沒有再久留的必要了。

好吧,在與Bonnie阿姨說聲再見之前先去一趟洗手間吧。

在洗手間解決了我的生理需要之後,就在我正要打開門出去時,我的視線被放在角落的一個放置待洗衣物的洗衣籃子吸引住了。

同時間,心裡亦湧起了一種想要看看裡面的衝動…究竟今次在裡面能否找到什麼可以增加我對Bonnie阿姨的幻想素材呢?

我探頭看了一看,只見到上頭有一推熟悉的屬於我朋友的衣服。當然這些衣物並不是我所期待的目標。

因為衣物已經積存到了一定的高度,所以我將手伸進洗衣籃內把友人的衣服推向一邊。終於,有一些陌生的女性衣物出現在我的眼前,而在這些女性衣物當中我找到了兩套分別是膚色和黑色的內衣褲。

嗯…果然如我所料,無論是色調或是款式都如其主人的外觀一樣樸素呢。

縱然款式普通,只是一想到這些內衣褲曾經貼身地包裹著Bonnie阿姨的肉體時,我…不禁勃起了。

我拿起了其中的一個胸圍在手中把玩著,雖然像這樣的行徑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但是每一次看到這麼大的罩杯時,我都會對Bonnie阿姨她所擁有的傲人雙乳感到驚訝,更加會期待有朝一日可以用我的雙手去直接地搓弄她那對看上去很柔軟而又有彈性的乳房。

不…不行…不可以再幻想下去了,不能再對Bonnie阿姨存有這種不應該有的想像了…至少都要待回到家裡後再繼續吧。

於是,我便決定快快的回房間去收拾好自己的東西後便離開,可是就在我正步出洗手間的時候,我瞥見到主人臥室的門尚未掩好,出現了一條大約有五厘米左右的空隙。

嗯…Bonnie阿姨應該是在裡面吧,還是先向她說聲再見之後才收拾東西回家吧。

當我來到了房門前正想敲門的時候,我舉起了的手不禁地停住了。

從門隙中我看到了床上的一角及在其上的一對小腿,看來Bonnie阿姨現在正俯臥在床上休息啊。

我靜靜的在門旁側耳探聽了一會兒,發覺到臥房裡一點聲音也沒有,莫非Bonnie阿姨已經睡著了?

此刻,我進入了To Be or Not To Be的內心掙扎狀態,我不甘心只是單單看到Bonnie阿姨的小腿,我還想要看到她的大腿、臀部、甚至全身…就算是穿著衣服也沒所謂,反正我會腦內補元就是了。但是,如果我偷窺Bonnie阿姨的舉動萬一被她發現的話,這可不是被她大罵一場就可以了結的,雖然我不認為她會把我的所作所為向自己的丈夫兒子說出來,不過她不會准我再上來這個家的可能性卻不少啊…在以後的日子裡再也不能見到Bonnie阿姨這個損失實在是太大了。

幸好這種內心交戰的狀態沒有維持很久,我真是有夠蠢的,Bonnie阿姨現正俯臥在床上,就算她沒有睡著也不會留意到背後的動靜吧,況且如果她真的回過頭來的話,我就裝作正要敲門告訴她我要離開這裡不就萬事大吉了嗎?

於是乎,我的膽子立刻大了起來。我輕力地把門慢慢推開,隨著門的空隙漸漸擴大,Bonnie阿姨她那俯臥在床上的姿態就映進了我的眼帘。

呀~太好了…看到了…我的雙眼終於可以肆無忌憚地在Bonnie阿姨那性感的身體上遊走而不必擔心會被她發現,實在是太滿足了…

就在我的視線停在了被棕色短裙包裹著的充滿肉感的臀部時…呀!不行了!我又一次勃起了…而且興奮的感覺比起剛才在洗手間裡把玩Bonnie阿姨的內衣褲時更加強烈。

只要把裙子向腰部掀起…

再把裡面的內褲拉下來,不用脫下來,只要拉到膝蓋就可以了…

讓Bonnie阿姨仍然保持著這個俯臥的姿勢,然後把我的身體從後面壓在她身上…

之後當然是把我那硬到不行了的肉棒插進去…

幻想又再一次浮現在我的腦海里,直至我回個神來時,才發覺到我竟然踏進了Bonnie阿姨的臥室,而且還站到了床邊。

Bonnie阿姨看起來好像還在睡啊。

嗯…就確認一下吧。

「Bonnie阿姨…」我就像怕會弄醒她般只是輕輕的喚了一聲。

沒有反應啊…看來真的是腄著了。

04

房外又傳來了門被打開的聲音,看來是Ben從洗手間裡出來了。不知道他還要弄到什麼時候呢?

嗯?奇怪了…雖說周遭的環境是很安靜沒錯,不過剛才所傳來洗手間的關門及開門聲也未免太過清楚了吧。一般來說,如果這間臥房的門已經關好的話,理應是聽不到外面的動靜才對啊…難道我剛才進來的時候因為累得胡裡胡塗而沒有把門好好關上?不會吧…

想到這裡時,我突然間感覺到有一種像是被什麼東西監視著的異樣感,我沒有睜開眼睛去確認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回事,反而保持著閉起雙眼的狀態專注地留意著周圍的動靜,就在這時,一陣輕輕的推門聲從我的背後傳了過來。

如果沒有人為的外力,門可不會自己被打開的啊,而推開門的人是誰我當然是心知肚明了吧。

Ben這孩子可能是因為察覺到我沒有關好房門才過來看看吧,如果他見到我已經睡著了的話,相信應該會很快就乖乖的離開才對的吧。

我的期待落空了,不知道過了多少分鐘…或許才只有數十秒,我仍然感覺到Ben這孩子還沒如我所願的離開,而且還變本加厲的鬼鬼祟祟地進來了這間臥房。

「Bonnie阿姨…」

在這寂靜的空間,傳來Ben那細小的聲音。

我或許應該在這刻就裝作剛好醒過來的樣子立即起床,然後以長輩的身份得體地與他寒喧數句之後就打發他離開這裡。但是我卻不成熟地因出現了出乎意料的情況而不知所措起來,身體此刻僵硬得像是變成了石頭一樣仍然以俯臥的姿態癱在床上沒有作出任何反應。

雖然整間臥房又回歸到寂靜的狀態,不過我相信Ben這孩子現正站在我的身後,像以往一樣用充滿情慾的目光將我的身體盡情地舔弄著。

我應該怎麼辦才好啊?讓他看夠了之後等他自行離去嗎?不…現在還可以來得及的,還是裝作自然的睡醒吧…

當我決定了要『醒來』的剎那間…咦!為什麼我會覺得臀部好像有一種像是被羽毛輕輕掃過的痒痒感覺呢…這…這種感觸…莫非是Ben這孩子他正在…

這另一個出乎意料的情況使得我本能地更加不敢再多動一下,雖然理智上我是知道我應該現在就立刻起來的,然後對這孩子作出當面的指責…但是一想到他是兒子相識多年的好友,如果處理得不妥當的話可能又會影響到他們兩人之間的關係,甚至還會影響到兒子與我的關係…

就在我這優柔寡斷的數秒間,這孩子正在對我的臀部出手這個事實已經得到確認了。可能是怕會弄醒我吧,他以那若即若離似的撫摸力度,像是要摸遍我的整個臀部般在其上漫無目的地到處遊走著。

雖然Ben這種奇怪的動作把我弄得有點痒痒的,但我卻喜歡這種久違了的感覺…每一次當我跨在我老公的腰上,前後地擺動著腰肢時,他的手都會以像這樣輕柔的力度撫摸著我的臀部呢。

不對!這隻大手的主人可不是我的老公啊!我怎麼會想到這種事情上的啊?不是太飛躍了嗎?返回現實吧,如果再不想辦法去阻止的話,Ben的手又不知道會游到哪兒了。

大概是玩膩了,Ben的大手已經向大腿的方向進發了。照目前的途徑來估計,他應該很快就會收手的。畢竟Ben本身就是一個不錯的孩子,我相信他今次會對我作出這樣的行為可能只是因為一時衝動罷了,只要待他摸夠後就會自自然然地離去吧。

可是…我又估計錯誤了…

Ben他的手在我的大腿上遊走了一會兒之後,又開始向我的臀部移過來了,而且他的手還穿進了我的裙子裡面,現正隔著內褲在我的臀部上又撫摸起來。

我感覺到裙擺已因為他的動作而被推到我的腰肢上了,不單止被摸了,還被看光了,我可從來沒有想過他會膽大包天到向我像這樣子的動手動腳啊。如果再任憑他繼續胡作非為下去的話,恐怕他還會把我…不會的!應該不至於會對我做出這樣的事來的吧…

究竟我應該怎麼辦才好啊…雖然我的心裡不斷提出疑問,但是我的大腦此刻卻一點用場也派不上。就在這時…

「啊~♥」我因Ben這孩子一個突如其來的舉動情不自禁地發出了輕微的聲音。

這…這孩子竟然不單單摸我的臀部,他還摸到了我那最敏感的地方。Ben啊…連只有我老公才會碰到的地方你也摸到了,你都應該摸夠了吧,快點回家去吧。

這孩子當然是聽不到我內心的呼喊,不過就算他聽到了,此刻的我也很懷疑他是否會就此收手。

一種從未經歷過的不安感從我的腦海里閃過。

難道這孩子還會對我作出更加越軌的行為嗎?

05

「啊~♥」

一陣誘人的悶哼聲傳進了我的耳里。

呀!糟了…

我本能地立刻把手縮回,整個人一動也不動地像凝結了一般的呆站著。莫非…Bonnie阿姨已經醒了。

我真是差勁啊,縱使明知不應該對好友的母親作出如此過份的行為,最終還是因一時耐不住眼前的誘惑而向Bonnie阿姨她那渾圓的的豐臀出手了。

雖然初初也會因避免弄醒她而提心弔膽地輕輕撫摸著,怎知之後不知道我那條筋出了問題,竟然越摸越忘形,不單止把手伸進了裙子裡隔著薄薄的內褲撫弄著那有點肉感的臀部,而且還斗膽地用手指戳向了對女性來說最重要的部位。

沉默的數十秒過去了,從Bonnie阿姨仍然是保持著俯臥的姿勢並且沒有表現出任何動靜來看,她似乎還未醒過來呢。

雖然我像一座石像般以奇怪的姿勢站在床的側邊,但仍然把握著每一分每一秒地肆無忌憚的窺視著Bonnie阿姨的身體。最後,我的視線被剛剛才用手指戳過的部位吸引住而停在了上頭。

縱使房間有點兒昏暗,還是可以看到在Bonnie阿姨的大腿內側盡頭那一帶出現了大約有兩節手指左右大小比較深色的部分,那個深色的部分應該不會是陰影吧…莫非她已經濕了?

以往從來未曾目睹過的裙下春光已經得償所願的看到了,而且還碰到了只有Billy叔叔才會接觸到的重要部位,今天的收穫可真是不少呢…收手吧,萬一弄醒了Bonnie阿姨就不好了…還是伸手去把已經推到腰上的裙子回復到原來的樣子之後就離開吧…

但是,已經變得怪怪的我又再一次被對Bonnie阿姨肉體的好奇心戰勝了而無視了一秒鐘之前由理性所作出的決定。

我把原本打算伸向裙子的手改變了方向,再一次把手指伸向Bonnie阿姨的兩腿盡頭,輕輕地觸摸那包裹著豐臀的內褲上比較深色的部分…

隨著手指所帶來的觸感,我的腦內立即響起了『BINGO!』的效果音,她的那裡果然是濕了…既然Bonnie阿姨還未醒來,我就繼續意猶未盡地用手指撫弄著她那已經變得又溫又濕的地方。

只要不斷地讓對女性來說最為敏感的部位接受著刺激的話,縱使是在睡著了的狀態底下,原來那裡還是會出現反應的啊…我一直還以為這是AV裡面其中一種常有的失實情節呢。

「嗯~♥」Bonnie阿姨又發出了一陣短促的悶哼聲。

這一次我沒有像剛才那樣驚惶失措了,雖然撫弄的動作是停止了,但是我的手指頭仍然輕輕貼在Bonnie阿姨的內褲上那慢慢擴大的濕潤痕跡上。

靜候觀察了一會兒之後,太好了,看來還未醒過來啊,不過…竟然發出這種煽惑人心的聲音,莫非她正在做著和Billy叔叔親熱的美夢?還是做著內容更加令人意想不到的春夢呢?

然而對於眼前這夢寐以求的情景,我又應該如何是好呢?真煩惱啊…我的大腦正不斷被『住手吧,今天已經賺夠了,趁還未東窗事發的時候離開比較好啊』與『這種機會錯過了的話就再也沒有下一次了啊,反正還未醒過來,繼續下去才是王道吧』這兩種截然不同的選擇肢蹂躪著而瀕臨當機邊緣,怎麼辦啊?怎麼辦啊?我應該怎麼辦啊?

冷靜!Ben,冷靜一點!不是『我應該怎麼辦』,而是『我想怎麼辦』吧。對了,我想干Bonnie阿姨…不不不…不可以這樣子吧,這太過份了,這可是犯罪行為啊!如果只是像現在這樣子玩玩她的身體呢?白痴!這不同樣也是屬於犯罪行為嗎?不同的只是坐牢的日子是以『月』還是『年』來作計算單位吧。

算了,還是在不能自拔的情況出現之前離開吧…

只是…最後…就算只是一次也好,我希望可以更加直接地去摸一摸那一直以來只有Billy叔叔才可以觸碰到的地方。對!我想把手指伸進Bonnie阿姨的內褲里親手感受一下那裡所特有的溫熱濕潤的感覺。

Bonnie阿姨妳就繼續一邊做著與丈夫纏綿的好夢,一邊讓我把這個最後的心愿達成吧。妳可千萬不要在這個節骨眼的時候才睡醒啊,如果萬一妳真的醒過來的話,到時我就可能會被迫霸王硬上弓了…這可真是最糟糕的情況呢。

就像立好了遺囑後親赴戰場的士兵一般,我開始把手指慢慢的一節一節的從Bonnie阿姨的臀部伸進了內褲里,不消一會兒,我的中指前端就抵達了終日都在朝思暮想希望可以觸碰到的禁忌之地。

果然不出所料,Bonnie阿姨的私處已經被她自己所分泌出來的愛液弄得又濕又滑了,看來是完全可以被進入的狀態了。

不過話說回來,我還以為當我一碰到Bonnie阿姨她那敏感的部位時,她又會如之前一樣發出一些誘人的聲音呢。

我抬起頭望了一望被一頭披肩長發遮蓋著臉龐的Bonnie阿姨,因見她仍然沒有一絲反應而打算放下心頭大石之際,我瞥見到了她那放在枕頭兩旁的雙手好像有輕微的動靜,我再定睛一看,原來她的手指正緊抓住床單,而且手指的關節也因用力而顯得發白了。

莫非…Bonnie阿姨其實在我不知道的什麼時候就已經醒過來了?而…而且還一直默不作聲地忍耐著我對她的所作所為?

天哪!今回真是完了!看來這瘋狂的行徑也要到此為止了…

大腦雖然作出這樣的判斷,但我的的手指並未從Bonnie阿姨的私處離開,而且還變本加厲地在那裡繼續撫弄起來。

另一方面,我亦慢慢向Bonnie阿姨的上半身靠過去,直至我的嘴唇湊近到她的耳邊,然後輕輕地說:「Bonnie阿姨,妳是醒著的吧…」

06

「Bonnie阿姨,妳是醒著的吧…」我的耳邊突然傳來了Ben的聲音。

我就像是被揭穿了所有犯罪詭計的三流犯人一樣本能地睜開了眼睛。Ben他那近在咫尺正凝視著我的雙眼立即進入了我的視線,而他的眼神亦已經很明顯地充滿了慾望。

我真是一個笨女人…

如果當Ben剛進入我們夫婦倆的臥室時,我就不再裝睡而是立刻起床的話,事態就不會發展到像現在這樣進退兩難的局面了。

原本還以為Ben這孩子只是因一時好奇而站在床邊單單地窺看我的身體罷了,怎麼會想到他竟然會得寸進尺到撫摸起我的臀部來呢。

雖然是百般的不願意,不過既然是隔著了衣服的話也就唯有暫時忍下來吧,反正待這孩子摸夠了他應該就會乖乖的離開吧…

可是,這孩子卻完全沒有要罷手的打算,而且還變本加厲地把手伸進了內褲裡面,直接地撫弄起我那只有老公才可以碰到的敏感部位來。

「Bonnie阿姨,妳的那裡很濕啊…」Ben輕柔的聲音又再一次傳進了我的耳中。

真是羞死了,我的私處從剛才被Ben的手指隔著內褲玩弄時就已經開始違反我的意志而擅自地濕潤起來。

「不…不要…Ben…住手吧…」

「Bonnie阿姨妳不是也很舒服嗎?」

的確是很舒服沒錯,一種難以言喻的灼熱感覺不斷地從被這個小男孩正玩弄著的敏感部位傳來。但是,你可不是我的老公啊,能夠和我有這麼親密的舉動的人不應該是你啊。

「Ben!不行!不要再這樣下去了…」

Ben不僅漠視了我的哀求,而且還把一直在我的私處上玩弄的手從內褲里抽出來伸到去我的面前,一邊讓我看著他那被我的愛液沾得濕漉漉的手指,一邊以充滿了輕蔑的語氣說:「妳看,那裡都已經濕了一大片了…」

一看到Ben這舉動,一種又羞恥又憤怒的感覺立刻在我的心裡湧起。

「別鬧了!你再不停手,我就要生氣了!」我以嚴厲的口吻向Ben發出了指責。

看到Ben呆了數秒鐘,心裡正想著還是快點打發這孩子離開會比較好時,他突然把我的身體翻轉過來,把原本正俯臥著的我變成了躺臥在床上的姿勢。

「不要啊!你要幹什麼?我要大聲叫了!」我怒聲叫道。

「妳就算大叫也沒有什麼用吧!家裡又沒有人…」Ben以與我的聲調完全相反的陰險冷漠的語氣回應。

「不行啊,你不可以對我做出這樣的事來的…我可是你好友的母親啊…」我一邊用手推開Ben他那差不多已經貼到我耳邊的面龐一邊怒聲說道。

終於,Ben像是放棄了般站了起來退後了幾步。

就在我正鬆一口氣的時候,Ben卻在我面前把他自己的褲子連同內褲一併脫了下來,而在他那兩腿之間高高舉起著的醜陋器官也像是在向我示威般地展現在我眼前。

「你…你想幹什麼!」

「Bonnie阿姨妳看看…我的那裡都已經變成這樣子了…」

Ben一邊套弄著他跨下那雄糾糾的東西,一邊慢慢地向在床上的我靠過來。

「都已經到了這樣的地步,我再也忍不住了…」

「不…不要過來!我真的會生氣的…如果被Johnny知道的話…」因驚恐而瑟縮在床上不斷顫抖的我也只能這樣說吧。

已經爬上了只有我和老公躺過的床上繼續向我催逼過來的Ben,突然找住了我的左腳並把我向他的方向拉過去。

雖然我鼓起了最後僅存的勇氣與力氣向他作出了一頓瘋狂的亂踢,但最後的結果卻是我的雙腳都被Ben的雙手捉住了,而且一直都被我拚命地緊閉著的大腿也被他以我絕對不能抵抗的力度強行分開了。

我緊張地望著俯視著我的Ben不停地哀求道:「不要…求求你…不要…」

可是他那充滿獸性的眼神只死死地緊盯著我那因裙子被翻起到了小腹上而露出的內褲上面…

不…不要再看了…

我仍然以本著差不多放棄的心情呢喃道:「我們是不能做的…這種事…」

Ben終於都把視線朝向了我,然後把上半身向我靠了過來開始輕輕的吻著我的頸項,然後再由頸側吻到去我的耳背。

「那麼…我們只要不做不就可以了嗎?」Ben突然輕聲地在我的耳邊提議道。

「…」我因一時未能了解Ben所說的話而沒有回應。

「我的意思是…我是不會插進來的,只是…我希望可以摸摸阿姨妳的身體…」

原來是這樣的意思啊…不過Ben你不會以為我會答應你這個如此荒唐的要求吧。

「不太好吧…這樣子…」

「如果Bonne阿姨不答應的話,我就唯有插進來了啊…」Ben一邊舔弄著我的耳背一邊說著。「反正妳下面也已經夠濕潤了…」

Ben忽然把他的腰身一挺,我的私處就被他那醜陋的肉棒戳到了。害得我不自禁地發出了「呀~」一聲的嬌喘。

「還是Bonnie阿姨妳其實是想被我下面這傢伙…」

「我明白了…不過…」我根本就沒有其他的選擇餘地嘛。

「求求妳好了,只要讓我射出來就可以了…」

一陣沉默之後,對於Ben的無理要求,我以無可奈何的語氣輕聲地回應說:「你…絕對不能插進來啊…」

07

「你…絕對不能插進來啊…」

「只要不插進去就行了吧…」我帶著充滿陰森的笑容回應著Bonnie阿姨。「我明白了…」

終於都得手了。那麼…事不宜遲,我立刻把手伸向了到目前為止還未染指過的Bonnie阿姨她那豐滿的胸部上輕輕撫摸著,雖然仍然是隔著了T-Shirt及胸圍,不過胸部那種令人慾罷不能的獨特柔軟感觸實在是太棒了,不消一會兒,我那在其上已經分得開開的手指也不自禁地加大了力度,由原來的輕撫變成了使勁的搓揉了。

「嗯…」一陣輕微的聲音從Bonnie阿姨她那緊抿著的嘴裡泄漏出來。

嘈了…因一時的興奮而太過用力弄痛Bonnie阿姨了嗎?我帶點愧疚的心情立即把手從她那豐滿的雙乳移開,不過我又很快地被眼前不斷起伏著的胸脯所帶來的誘惑擊倒了,於是我的雙手又開始不安分地向下移到了Bonnie阿姨的小腹處,拈起了她所穿著的T-Shirt的一角慢慢地向上掀上去。

對!我實在不甘心因這些礙事的衣物阻隔著而無法親手去碰一下Bonnie阿姨她那柔軟的乳房,但是當我把T-Shirt掀到差不多可以看到胸圍的時候卻被她阻止了。

「不行!」Bonnie阿姨緊張地說道。

她還以左手的手臂擋在自己的胸前,而另一隻手就按著那被我掀起的T-Shirt。

我感到有點莫名其妙,對女性來說更加重要的部位我剛才都已經碰過了,為什麼唯獨胸部卻不讓我去摸啊。

「不…不脫掉衣服行嗎?」Bonnie阿姨以細微的聲音說:「Billy他…我丈夫他也差不多是時候要回來了…」

聽到Bonnie阿姨這麼一說,我瞄了一眼放在床頭柜上的鬧鐘,啊…原來已經到六點了。的確如她所言,Billy叔叔通常都是在這段時間左右回家的,萬一因玩得太過得意忘形而被他看到了我和阿姨兩人赤裸裸地在這裡的話,真是難以想像會有什麼後果發生。縱使我是想玩弄Bonnie阿姨,並與她發生更進一步的男女關係,但是我可從來沒有想到要破壞人家的幸福家庭啊。

既然時間無多,就惟有把精力集中在正事上吧。

雖然曾經想過在Bonnie阿姨面前以用手套弄我的小兄弟的方式來發泄我的性慾,不過難得朝思暮想的性幻想對象就在眼前,怎麼可能不好好『使用』一下呢。

像Bonnie阿姨現在這樣躺在床上,在我的面前張開著大腿迎著我的姿態,真是不知在過去的多少個晚上幻想過多少遍了,而且現在還可以明目張膽地對她為所欲為,這實在是太令我不得不感到他媽的興奮。

對了,我可不能只顧自己去享樂啊,我還要想法子令到Bonnie阿姨也同樣感到舒服才行,從剛才所得到的經驗來看,要做到這一點應該並不困難。

好!就這樣子吧。

我面向Bonnie阿姨跪坐著之後就把我的陽具貼在她的私處上,然後再將她那被我合攏了的雙腿緊緊地抱在我的胸膛前,當感覺到我的陽具周圍都被一些大腿的軟肉包裹著之後,我就開始了我腰部的活塞動作。

我挺動著腰肢『幹著』Bonnie阿姨的同時,我的嘴及雙手也沒有閒著地不斷地對她那被我抱在胸前充滿肉感的一雙美腿又吻又摸了一番。

「不…不行…Ben…不要再這樣子弄了…」

不知過了多少分鐘之後,Bonnie阿姨的聲音突然傳進了我的耳里。

我立即停止了動作,看了Bonnie阿姨一眼。只見她滿面通紅地氣喘連連,胸脯亦隨著她的喘息而大大的起伏著,緊抓著床單的雙手也因過度用力而使得關節處顯得發白。

「Bonnie阿姨,妳怎麼了?」我貌似不解的望著他問道。

「不…不要再…這樣子…弄我了…」Bonnie阿姨斷斷續續的說。「不要…再用那東西磨我了…我…我會…受不了…」

「這樣可不行啊…」我一邊以淡然的語氣回應著,一邊用手再一次把Bonnie阿姨的雙腿緊緊抱住。「如果不這樣子的話我可射不出來的啊…」

我話一說完,又立刻奮力地挺動了我的腰肢進行著比剛才更激烈的活塞運動。

「呀~~~~♥」一陣誘人的呻吟聲過後,Bonnie阿姨對著我哀號了起來。「不…不要再…求求你了…用其他的姿勢吧…」

「其他的姿勢?」

我又停止了腰部的動作,一邊考慮著這個提議,一邊把Bonnie阿姨的雙腿放下來。

可能是因為能夠得到了一時的喘息機會吧,所以Bonnie阿姨像是沒有了力氣般地躺在床上任由我的擺布。

既然如此,我就不如…一個邪惡的意念忽然間在我的腦海里閃現了。

我默默無言地用雙手再次慢慢地壓著Bonnie阿姨的大腿向兩邊分開,在沒有受到任何阻礙的情況下,Bonnie阿姨的下半身呈現出了一個美艷的M字型。而最令我感到驚訝的是在大腿的盡頭那裡暴露出來的內褲的景況…不是比起剛才還糟糕嗎?真是濕得一榻糊塗了呢…Bonnie阿姨妳究竟有多敏感啊?

我微微向前一挺,把我的的陽具戳向了她的私處。

「嗯~♥」Bonnie阿姨她那性感的聲音又傳到了我的耳中。

我看了看正以疑惑的眼神望著我的Bonnie阿姨,大概是想知道接下來我會怎麼做吧,我迴避了她的視線瞄了一眼床頭柜上的鬧鐘…Shit!又過了十分鐘了。沒法子了,干吧!

就在我正把手伸向Bonnie阿姨的私處時…

「不…不行…已經夠了…我老公也就快回來了…放開我…」

大概Bonnie阿姨已經察覺到我的意圖吧,她像是嘗試從我的魔掌里逃出來一般立即竭力地用手推著我並在我面前亂舞一番,亦不斷地扭動著她的身體,雙腳也不停亂踢起來。

不過Bonnie阿姨妳可知道嗎?妳這樣子的舉動,其實是會令到男性的性慾更加高漲的啊。

「Ben…不要…求求你…不要」

已經被侵犯Bonnie阿姨的慾望完全占據了心思的我漠視了她的苦苦哀求,我用一隻手努力地化解著Bonnie阿姨的反抗,而另外一隻手就把她的內褲那覆蓋著私處的部分拉開了一點點好讓她的那已經充滿蜜汁的秘唇可以暴露在我的眼前,然後再把我那挺直良久的陽具的頂端貼住了她那濕漉漉的小穴口上。

「呀~♥」誘人的性感嬌聲立即從Bonnie阿姨的小嘴裡吐了出來。

08

「呀~♥」

當Ben他那粗壯的肉棒碰到了我那敏感的部位時,我不禁從嘴裡吐出了以往只有老公才可以聽得到的誘人嬌聲。

「不…不要碰那裡…」

雖然是極度的不願意,但是我的私處就像是因久旱而變得渴望甘霖一般已經分泌出充足的愛液來了。

Ben接下來的意圖也不再難以想像,可是,只有那裡…只有那屬於我老公的地方是絕對不能妥協的…

「不…不要再繼續下去了…我老公也快回來了…住手吧…」

「就是因為他快要回來,我們不是更加應該快一點完事的嗎…」

Ben他那堅挺的肉棒尖端已經抵住我那被他弄得濕漉漉的入口了。

「Bonnie阿姨…我要進來了…」

我再一次望著他激烈地搖著頭,心裡真心的希望他可以就此罷手。

「Ben…求求你…不可以再繼續錯下去了…我們是不應該…」

我的話還沒有說完,Ben就已經毫不猶豫地把他那堅挺的肉棒插進我的身體里來了。

「啊…不行…呀~~~♥」

一種久違了的充實感徐徐的朝向我下半身的深處進發,以往只有老公才能進入的地方,現在卻正被其他的男人侵入了。而且…不…不行…實在入得太深了。

「不…不行!不要再插進來了…我受不了了…」

聽到我的哀求後,Ben停止了他的動作。

「啊~ Bonne阿姨…妳那裡實在太舒服了…我要把剩下的都塞進妳的小穴里啊!」

雖然我立刻把雙手伸向了Ben的腹部想阻止他繼續的推進,但結果當然是徒勞無功的,而且他那已經侵入了我的身體的東西隨著他的腰肢不斷地向我的下身挺過來亦變得越插越深了。

「不…不要…啊~啊~♥」

「Bonnie阿姨,我已經把我那東西全部都插進來了…」Ben在我的耳邊低語道。

不用你說出來我也知道了吧…已經得到充分濕潤的私處被兒子的好友的粗壯肉棒一點空隙也不留般的塞滿了。接下來他會做的事,我也只有默默地去承受吧。

我不想望著這個正壓在我身上的不是我老公的男子,也不想被他看到我被他玩弄時的表情,我只好閉上了眼睛,把臉側向一邊,以消極的姿態去面對那即將會受到蹂躪。

曾經在大腦里閃過最糟糕的情景出現了,Ben就像巨人一般高高在上地跪坐在我的兩腿中間,以他那我從未體驗過的粗壯肉棒侵犯著我以往只有老公才會接觸到的私有地帶。不…不僅如此,這孩子那東西還可以進到連老公也未曾接觸到的地方來了…

「嗯~~~♥」

雖然Ben只是不斷地進行著單調的抽插動作,但是我那已經有一段很長的時間未曾得到老公關心的敏感部位實在承受不了這樣子一次又一次的攻勢,我的身體開始不受控制的震顫起來。

「Bonnei阿姨妳很敏感呢…」Ben的聲音又在我的耳邊響起。

對於Ben這一語中的的評語我的確不能否認,為了掩飾我的羞恥心情與尷尬感受,我只能當作什麼也沒聽到仍然維持著把頭側向一邊閉起了雙眼的姿勢。

可是…這樣的話,我肉體所感受到的可能會比起睜開雙眼時更為強烈啊…我應該怎麼辦才好啊?為什麼最初那時候我不做點什麼事去避免這孩子對我的身體作出這樣子的無禮舉動呢?

身下的兩腿被強行大大地分開著而露出來的私處因Ben的奮力抽插所發出的濕漉漉聲音,聽在我的耳中實在是有夠羞死人的了…

就像是為了迎合Ben他那巨大的肉棒一般,我感覺到我的私處也本能地分泌出了更加多的愛液來。

莫…莫非這就是我想要的?不…不是!我絕對不是想與Ben做這種事才會有這樣子的反應的,只是身體不受我的控制…任意地…

「不…不要再…啊…不…」

我已經被Ben弄到連呼吸也紊亂起來了,急促喘著氣的我甚至連好好地把一句話說好也做不到。

我躺臥在床上一邊努力地調整著因被Ben的抽插動作而弄亂的呼吸,一邊內心祈求著這個惡夢可以快一點完結。

可是…一直以來都只屬於老公的身體,現在已經被其他男人侵犯了,而且…而且在這二十年從未被老公觸及到的深處,正被這個把我壓著的年輕男子有力地一下一下地開拓著。一種從未體驗過,與我的理性互相違背的舒適感正激烈地侵蝕著我的思緒。

這種感覺…不行…不可以…我可不想從老公以外的男人那處得到快感啊…

我那隻屬於老公一個人的身體正被別的男人玩弄著,縱使是心裡不情願,亦是在被迫的情況下,但是一種背德的罪惡感已經重重地把我包圍著了。如果…如果還被他弄到高潮的話,我以後實在不知道可以以什麼面目來對待最愛的老公才好…

不…不行了…Ben這孩子的動作比剛才又再激烈了…

來…來了!

一陣突如其來的刺激迅速地從我的下半身開始向身體的四周蔓延…

啊…不…不要啊…求求你了…不要…

我的身體又一次忽視了我的意願,而且還狠狠地背叛了我…

就在我迎來久違了的高潮的同時,我的雙眼已經噙滿了淚水。

老公…對不起…

09

對於沒有固定女友的我來說,前一次干穴的時候也已經是三個月之前的事了…

無論是自己的右手還是人工所製造出來的產品當然是比不上真正的小穴,但是同樣都是女人的小穴,現在正被我幹著的屬於Bonnie阿姨的小穴可算是我所干過的當中感覺最棒的了。這絕對已經成為了我心目中的No…… 1名器,雖然和我上過床的女性也只是寥寥無幾的數人而已…

Bonnie阿姨的裡面並不像那些和我年齡相若的年輕女孩們那麼緊迫,一開始我就不需要花多少力氣便能把整根肉棒插進去了,其實與其說是插進去,可能說是滑進去會比較貼切。雖然在到最盡頭的時候遇到了少許阻力,不過最終也被我頂進去就是了。當我的肉棒整根都進占了Bonnie阿姨的最私密的地方時,有點出乎意料的是她那充滿蜜汁的秘道並沒有我想像中的上了年紀後所有的鬆弛感覺,反而我的肉棒卻被她那又溫熱又柔軟的肉壁像是欲拒還迎似地緊密地包裹著而弄得我有點痒痒的舒暢非常。

這就是我所朝思暮想的女人的性器官嗎?真是欲罷不能了。如果我再不做點什麼的話就真是太失禮了。

我仰著頭閉起雙眼,聚精會神地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正被Bonnie阿姨的小穴包裹著的肉棒上,意圖把恐怕不會再有下一次的這一刻所感受到的所有感覺都紀錄到大腦里。

我兩手抓住Bonnie阿姨的腰肢,不斷地重覆著把已經插進深處的肉棒抽出到差不多就快要拔出的地步,然後又用力地挺進到我所能達到的最深之處的單調動作。

「嗯~」

不知抽插了多久,一聲從Bonnie阿姨的嘴裡所泄漏出來的悶哼分散了我的注意力。

我因以為終於都可以看到Bonnie阿姨她那因被干而顯露出來的淫蕩表情而立即睜開雙眼望向了她,可是只見她的右手手臂已無力地擱在自己的雙眼之上,使得我完全無緣可以一窺她此刻的面容,而她的左手則像是為了制止自己不再發出那些令男人更加興奮的聲音而用力地掩在她的小嘴上。

既然Bonnie阿姨就是這麼不情願地被我看到她那淫蕩的表情,不想被我聽到她那誘人的呻吟聲的話,我也不好節外生枝,強人所難了,畢竟放在床頭柜上的鬧鐘所顯示的時間又提醒了我Billy叔叔他就快回來的事實,雖然有點可惜,還是快點完事吧。

我繼續賣力地幹著Bonnie阿姨她那被我弄得一榻糊塗的私處。

隨著每一次的抽出,我都可以看到我的整根肉棒都會被沾上一層簿簿的有點透明又帶點白色的黏稠狀的液體,而當我又狠狠地插進去的時候,我們那已經緊密地結合在一起的地方又會發出濕漉漉的聲響,再加上她那仍然隱藏在淺綠色T-Shirt底下隨著我的活塞活動而不安分地彈跳起來的豐滿胸脯…Bonnie阿姨這種種的反應都煽動著我的情慾。

縱然不願意,在我的狂抽猛插下,Bonnie阿姨有時候也會被我弄到從她的小嘴裡吐出了「嗯~」「呀~」這些短促的呻吟聲。

看來Bonnie阿姨已經受不了了,不過我也好不到哪裡去,我知道我也差不多是時候要發泄出來了。反正所余的時間也不多,就採取放棄持久力來換取爆發力的策略吧。

我把原先抓住Bonnie阿姨腰側的兩手移向了她的膝蓋上然後向下壓去,接著對那因大腿被我大大的分開而暴露出來的私處開始了最後的衝刺。

Bonnie阿姨的高潮來得很突然,而且也很激烈。她整個嬌軀都在我的身下不停地抽搐著,尤其是她的小腹收縮得更是厲害,而我的肉棒亦因受到她那又柔又軟的壁肉夾得更緊的情況下,只能維持多抽插數秒鐘就在裡頭一泄如注了。

糟了!我竟然在Bonnie阿姨的體內射了出來。雖然已經立刻把還持續著射精的肉棒拔了出來,不過最終也是遲了一步。

當看到被掀起的裙子內里及內褲上沾上了不少我的精液時,我還心存僥倖地想或許射進Bonnie阿姨裡面的不會有很多吧時,就像嘲笑我一般,在她的小穴口裡開始溢出了我那些又濃又濁的精液來。

這可謂是今天所作的眾多糟糕事當中最糟糕的事了,我心虛地望向了Bonnie阿姨,只見她正以噙滿淚水的雙眼怒視著我。

「我…Bonnie阿姨…我…」

我想說些什麼,不過又察覺到事到如今再說什麼道歉話也沒有任何作用了,只是仍然保持著之前的姿勢呆呆地跪在Bonnie阿姨的兩腿中間。

Bonnie阿姨靠向床頭縮起身子坐了起來,一邊拉著在床上的棉被蓋在自己的身上,一邊淚流滿面地向我說:「你…快滾…我以後不要再見到你…」

穿好衣服,拿起放在Johnny房間裡的袋子後,縱然於事無補,我還是想向Bonnie阿姨說聲對不起,但是當在臥房門口看到她仍然是縮著身子低頭埋向棉被傷心欲絕地哭著時,我也只好快步的離開這個不會再有機會步進的好友的家了。

10

「嗯~嗯~呀~呀~~~♥」

雖然已經儘量壓抑著因身軀再一次被久違了的甜美感覺侵襲而從喉嚨深處發出的聲音,但在寂靜無聲的房間裡還是會感到有點礙眼的。

隨著高潮的來襲,我全身癱軟無力地伏在身下的男人的胸膛之上不斷地喘息著。

「老婆…怎麼了?妳今晚…很積極呢…」

「還不是因為你很久都沒有和人家…」我羞澀地在老公的耳邊輕聲說道。

「妳剛才動得那麼厲害…我差點兒就射出來了…」

面對同樣也喘著粗氣的老公的埋怨,我一時間感到有點心虛。

的而且確,剛才跨在老公身上的時候,我的動作是有點兒激烈的。因為我實在太希望最愛的老公的肉棒可以把我那隻屬於他的空虛私處充實地填滿,也渴望能夠從他的身上得到久違了在性愛方面的滿足,更加由衷地期待藉由今天晚上所帶給自己的高潮去把黃昏的時候所經歷的一切一切沖刷掉。

「老婆…躺下來吧…」

聽到老公的要求後,我也配合著把跨在他身上的身體移開翻轉過來仰臥在床上,而他也跪坐在我的兩腿之間一邊輕輕地撫摸著我那已在他面前分開的雙腿,一邊目不轉睛地看著我那一絲不掛的身體。

縱使已經是老夫老妻了,但是在昏黃的燈光底下被老公這樣子凝視著裸露的肉體我還是會覺得害羞的。正當我想用雙手象徵式地去遮掩我的胸部時,老公很迅速而又輕而易舉地把我的雙手挪開了,而且還按在我的雙乳上開始搓揉起來。

「嗯~♥」

我喜歡老公一直以來那溫柔的愛撫方式,他的動作除了使我感到很舒服之外,還讓我有一種被珍惜著、被愛護著的感覺。只是…在今天晚上,我卻希望他可以粗魯一點點。

我把手按在老公他那輕柔地玩弄著我的雙乳的手背上慢慢地施力,好暗示他我的慾望。

隨著施加在我雙乳上力度的增大,我知道老公已經會意了。他也開始不斷地用手使勁地搓揉著我的乳房,而且還低下頭來對我那已經凸起發硬的乳頭用力地吸吮著。

「嗯~嗯~哦~~♥ 老公~♥」

就像回應我的呼喚一般,老公抬起了頭仰向我給與了我一個情深的吻。

「老公…」我含情脈脈地對著凝視著我的老公說:「進來吧…」

「嗯。我去拿套子…」

我抓住了老公他那伸向床頭櫃打算拿套子的手,並向他搖搖頭輕聲說道:「今天…不用也可以啊…」

「是嗎…」

嘴角閃過一陣會心微笑的老公又一次跪坐在我的兩腿之間,然後就把他那仍然是維持著勃起狀態的肉棒戳向我的私處。

「老婆…我要進來了…」

我亦知情識趣地把兩腿分開,將只屬於老公的地方大大地暴露在他的面前。

「呀~~~♥」

進…進來了…老公的肉棒又再一次插進我的體內並在裡頭開始了進進出出的動作,而我也迎合著他的抽插仰起了我的腰肢好讓深處更能感受到被充滿的感覺。

「老婆…妳今晚…很棒啊…妳怎麼樣了…這麼主動…」老公喘噓噓地邊插邊問道。

「還不是…因為你很久…都沒有…碰人家了…」看來今天晚上無論老公問我什麼問題,我也只能以這個答案來回答他了。

被兒子的好友在這隻屬於我們兩人的臥室當中,在這本應只屬於我們夫婦的床上強姦了這種事我又怎麼能夠對老公說出口呢…更何況還被他弄到來了一次激烈的高潮。

如今我只希望可以從心愛的老公那裡所得到的慰藉來驅散我曾經被沾污了陰霾。

只是…隨著老公奮力的活塞活動,承受著我們兩人的床架也像是配合著我們的行為似的發出了有規律的搖晃聲。呀…不行…這種搖晃聲…會使我…

不…不可以…這樣的感覺…我可不想再記起來了…

雖然眼前是心愛的老公正用兩手按在我的膝蓋上把我的兩腿大大分開,身下的肉棒亦馬不停蹄地衝擊著我的小穴,但是在這個時候我所看到的老公卻與剛才Ben侵犯我時的姿態重疊了起來。

四個小時前在這同一地方所發生過的事又浮現在我的腦海里,Ben以與老公現正所採用的同樣姿勢狠狠地幹著我,而我的身體也違背了我的意願,在他的狂抽猛插下向這名陌生的異性作出了不應該有的反應。

「老婆…我…我不行了…」

老公發出了不知道是喜還是悲的哀叫聲後,就俯下身來一邊吻著我的頸項,一邊進行著最後的衝刺。

「老公…我…我也…」

我也本能地雙手緊緊地擁抱著心愛的老公,像是想把他的胸膛與我的雙乳之間的空隙一點兒也不留般地把他那已經壓在我身上的身軀死死地抱著。

老公…我也要來了…用力一點…再插深一點…就像…就像Ben干我的那樣干我…啊~~~來了~~~

「老公~我~啊~~~♥」

就在我正被今天晚上的第二波高潮侵襲著的時候,老公他那滾燙的精液也在我裡面深處射出來了。

我仍然摟抱著把我壓在身下的老公的身軀,不讓氣喘如牛的他從我的身上離開。我之所以這樣做,除了我希望可以以這樣的姿勢去感受因高潮所帶來的餘韻之外,也想藉此親密的舉動來減輕一下自己對最愛的人所持有的罪惡感。

對…是罪惡感。不單單是指數小時前身體已經被老公以外的男人沾污了的事實,而且還有剛才…剛才差不多被老公弄到高潮時,在我的心裡竟然出現了另一名取代了他的男人。

如果是以往的日子,我應該是會很滿足於與老公像這樣子的魚水之歡的,只是…此刻的我卻感到我這還未降溫依然發燙著的肉體仍然期待著被男人愛撫、被占有…就像是在今天的黃昏時Ben對我所作的那樣。我甚至期待著會有一名強壯魁梧的男人像是要揉破我的乳房般粗野地玩弄我的雙乳,像是要撕裂我的身體般蠻橫地侵犯我的下體…

我一邊呆呆地望著天花板想著能否可以令老公再來一次,不過從他的疲態來看我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了。

(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