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護士女友 (1) 作者:Silence1020

簡體
【我的護士女友】(1) 危險的舞臺(上篇)

作者:Silence10202021年5月3日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當年女友還在學校讀書的時候,由於我經常需要出席他們學校的活動而認識了她。她的名字叫茉茉,以前打算走藝考進入中戲的。

只是由於一些別的原因,最終沒有進入戲劇學校,而是到這裡學了護理專業。

所以茉茉的顏值我就不需要贅述了,是一個女神級別的女孩子,雖然胸只有B,但是顏值絕對彌補了這一遺憾。

最勾我心的還是那一雙大長腿,又細又直,藏在她的護士制服褲下面,走起路來搖曳生姿。

由於之前打算走藝考方向,她專門學過舞蹈、主持,衣品、身材和氣質上絕對力壓群芳,這也是當時為什麼第一次見面她就能從

那一堆小孩子當中讓我一眼相中的原因。雖然茉茉這個名字聽起來很軟,但是其實我們家茉茉是個很成熟,有御姐氣的女生。

寫到這裡順便給大家科普一些小知識,學舞蹈的女神除了身材好氣質好,柔韌性好(可以和你一起挑戰各種高難度體位)。

最棒的地方是經過長期的舞蹈訓練,她們的盆底肌群鍛鍊的非常到位,這給男人最直觀的感受是什麼呢?就是緊,特別的緊。

緊到什麼程度?茉茉高潮的時候陰道肌肉痙攣收縮,能直接把我像鐵棒一樣硬的肉棒頂出她的蜜穴,此時就算再強行插入,

也只能勉強進入洞口,想再往裡進就像真的拿雞巴去頂牆一樣,頂的生疼感覺都像要折斷了一樣也別想進去。

大家要替我著急了,這樣極品的穴竟然不能在裡面享受她高潮的時候那瘋狂的壓榨和吮吸?那怎麼可能!

自從第一次和茉茉做發現她的穴竟然這麼緊,以後每次她要高潮的時候我就整根插入死死頂住,恨不得把一對卵蛋都塞進去。

當然了有時候太刺激她高潮來的太快,我還來不及往裡頂就被擠出來了,她也會乖乖用一雙大長腿幫我夾住套弄,

一邊瘋狂的向我索吻,回憶起來都是美妙的高潮。

我之前也開過一篇文章,但是由於工作太忙沒有接著往下寫。最近工作也忙的要死,但是碰上了一件事情讓我非常想把它寫出來。

這是我和茉茉在一起很久以後,最近才發生的事情,再三斟酌怕先寫最近的事讓大家時間線混亂,並且對茉茉瞭解不夠。

所以決定還是按時間順序來。在這裡也預告一下,時間允許的話會寫到茉茉上班以後在ICU被幾個醫生和幾十名患者輪番使用的故事。

這是我和茉茉故事的第一章,肉戲比較少,需要先鋪墊。故事情節都是真實發生的,只是根據寫作需要稍有改動和修飾。

茉茉開始也是很清純很純的女生,希望大家通過我開頭的鋪墊能感受到。畢竟女主越純,之後墮落的時候才越刺激不是嗎?

茉茉因為以前就接受過播音主持的訓練,在學校是個不錯的主持人。當時他們學校搞一個文藝類的活動想要請我去當嘉賓。

當時的我剛做完博士後回來,在美國頂尖學府里師從國際上我這個領域的泰斗學習了三年。再加上家裡的一些關係,

讓我在這個人才濟濟,人均博士起步、暗流涌動的大醫院裡站穩了腳跟。

他們的活動很大,院長要出席,顯然我也不能推脫。並且作為新引進的人才,學校希望我能上台露個臉說點什麼。

而我也想要藉此機會多認識一些學校系統的人,所以欣然應允。

第二天校方的老師就說安排了活動主持人來和我談一談具體的細節。那就是我第一次和茉茉通電話,

可能是因為光環的緣故,感覺這個小姑娘說話有些拘束,語氣里都是恭敬但是也有很多地方帶著涉世未深孩子氣。

過了一會兒,我辦公室的門被敲響了。

「請進」

「老師好」,還帶一個鞠躬的。牛仔褲,寬鬆的上衣,披肩長發,漂亮的臉蛋。很隨意的打扮。主持人果然長得都挺好看,我心想。

她身後還跟著一個男生,長得也挺不錯,我以為是她的搭檔,沒有多想。

「來,進來吧,坐」

敲定活動的這些小細節對我來說輕而易舉,不到5分鐘公事就全部搞定了。這期間一直都是茉茉在說話,那個男生一言不發,

讓我有些奇怪。我看他們還不想走的意思,茉茉又是個小美女,就和他們開始閒聊起來。

「這是活動的男主持嗎?」

「哦不,這是我同學。聽說我有機會採訪老師您,死活非要跟我過來。」

「那見了我這麼半天都不說話,只怕你想見的不是老師我吧?」

男生不好意思的笑了。

「沒事,雖然你們叫我老師,但其實我沒大你們幾歲。小茉那麼好的女孩,你要把握機會喲。」

之後我帶他們倆去吃了個飯,就是為了打消這種隔閡,吃飯期間都在觀察茉茉的舉動。我知道這個女孩不簡單。

吃完飯後我們已經以學妹學長相稱了。

之後的幾天她都會和我聊一些活動細節方面的改動。活動前3天,主任說給我放一天假,校方那邊讓主持人去挑禮服了,

想讓我下午也去彩排看看和女主持的衣服搭不搭。

我心裡暗笑,又不是跳舞選舞伴呢看衣服搭不搭。肯定是這麼大的活動,校方怕我是個沒有上過台的老學究,

上了台達不到他們想要的效果吧。不過既然能放假,管他是什麼理由呢。

一問我才知道,讓茉茉去挑禮服的地方是離市區很遠的一家影樓。可能是學校和他們有什麼合作吧。我對茉茉印象不錯,

不想讓她拿著禮服跑來跑去。就換了準備上台穿的西裝,想去先去影樓接了摸摸,晚上直接去彩排讓那幫鄉下人看看什麼才叫舞台效果。

當然了,被這麼對待我心裡肯定是有火的,只是先控制著沒到發的時候。

開車到了影樓,裡面衣服確實很多,只是品質堪憂。男主持已經挑好了衣服,茉茉也已經挑好了幾條裙子在等著最後做決定。

說實話因為和茉茉有很多互動的環節,並且我也挺喜歡她的,所以不想讓她穿這種被穿來穿去品質還很差的裙子上台。

看得出來茉茉對這些衣服也不是很滿意,根據我對她的觀察,這個女生雖然穿的隨意,但是買的衣服牌子都不便宜。

隨便找了個理由先把男主持打發回學校去了,然後趁著和茉茉在樓上挑衣服的機會,我悄悄跟她說,咱們不在這兒看了,學長帶你去別的地方挑禮服。

又讓茉茉把之前挑上的禮服都試了一遍,挑了一堆毛病,最後說實在沒有很滿意的,我帶她去別的地方再看看。

又怕這家店和學校有合作,就把本來給茉茉租禮服的預算拿來給男主持又租了雙皮鞋和領結。

茉茉之前挑的那幾條裙子,有一條又短又緊,看起來很俗,她肯定知道上不了舞台,但還是拿來試了一下。

影樓的試衣間像一個圓形的小舞台,裡面半圈是鏡子,另外半圈是台階,外面靠帘子拉上。我就隔著過道正對著小舞台的台階坐下來等她試。

這小妮子換上這條裙子,拉開帘子就對我一笑。本來就短的裙子,我又是坐下來仰頭看舞台上的她,那一雙又長又直的大白腿確實誘人,

再往上兩條腿中間的黑色神秘地帶仿佛都能看見。

「不錯不錯,雖然上不了這次的舞台。你什麼時候要去蹦迪的話倒是可以考慮這一條。還有點遺憾就是沒有穿高跟鞋。」

她低頭看了看腳上試衣間的拖鞋,店員趕緊說「我去找雙高跟鞋來」。

這一低頭彎腰不要緊,短裙往上滑,從她身後的鏡子裡我都能看到她兩瓣圓潤的屁股了,還有中間那一條細細的黑色織物。

她居然穿的是T-back!!!她就是有備而來!想要誘惑我的!!此時我的陽具已經無法控制的在充血,西褲本來就不寬鬆,

我又是正對著她坐的,我感覺她已經看到了我褲襠里的變化。

還好此時店員回來了,我趕緊說

「反正這次也穿不了,換下一條裙子,把高跟鞋也穿上看看效果吧」

她拉了拉裙子,點頭嗯了一聲,接過店員手裡的高跟鞋就把帘子拉上了。

只是這接鞋的時候又是一個彎腰,我又從側面欣賞了一下她那誘人的線條。

換著下一條裙子,那條我記得上身是個抹胸款的。果然,帘子拉開,是抹胸。不得不感嘆茉茉天生麗質,

這種便宜的衣服穿在她身上也有一種女神的感覺。同時當然我也在想,她是穿的無肩帶文胸嗎?還是用的乳貼?

接著我就在試衣間掛衣服的架子上看見了她的內衣。

她是真空穿著這條裙子的!!再看看內衣是乳白色薄款蕾絲邊,還是前扣的。陽具又開始充血了,我怕坐著更明顯,趕緊站了起來。

「學長,後面這個拉煉還有一點我拉不上去,能不能來幫我一下」

她也從那個台子上向我走過來,裙子是條長裙,又穿著高跟鞋,不知道是絆住了還是沒看清台階。下一秒她已經跌進我懷裡了。

這個抱的姿勢本來領口就松,再加上角度,借著試衣間明晃晃的燈光,我連她誘人的乳暈都看到了。

她絕對是想勾引我!還好我久經沙場控制住了自己。

這一來二去我們都混得很熟了,從影樓出來,離下午彩排開始的時間還比較早。我就帶她到商場讓她挑喜歡的衣服。

走進商場,又碰見了影樓拍婚紗照的。直接上來發傳單,兩位拍婚紗照吧,可以過來瞭解一下。

茉茉很調皮的勾住了我的胳膊

「乾爹,你說人家懷了你的孩子就和人家拍婚紗照嘛」

還好我反應夠快,將計就計

「是不是乾爹的還不一定呢,等生下來先做了親子鑑定再說。」

留下發傳單的小哥一臉懵逼

茉茉勾著我胳膊的手卻再也沒有鬆開過。

帶她挑上了一套合適的衣服,想幫他付錢被她攔住了。幾千塊錢的衣服一個學生掏出卡來就刷了,不管是不是套路,

放著這便宜不占,我更覺得這小姑娘不簡單。

時間差不多該回學校彩排了,到商場一樓帶她去Armani的專櫃送了她一套化妝品,這次倒是欣然接受了。

彩排當中我的表現肯定是驚艷了全場的,在台下休息的時候我都能聽到旁邊的小同學在議論我。

活動負責人提了幾點茉茉不好的地方,我對他們讓我來彩排本來就憋著火,都替茉茉把這些話接了下來。

學校那邊負責人顯然知道我是誰,看我護著茉茉也不敢多說什麼。

這時候第一次跟茉茉來辦公室找我那個男生也來了,居然只給茉茉帶了一杯奶茶,都沒給我帶,讓我更氣了。

「老師我和女主持再去商量一下需要改動的地方,我晚上科室還有會,這邊沒什麼事的話我們就先走了。」

說完拎起茉茉裝衣服的袋子就往外面走,茉茉也趕緊跟了出來。我看看她手裡沒接那個男生的奶茶,心情才好一點。

「走吧,今天讓你破費為了這麼個活動自己花錢買一身衣服,學長請你吃好吃的去。」

我們倆單獨吃飯聊了很多,知道了她的家庭,這份氣質和優雅果然是裝不出來的。還知道了她最近剛和前男友分手,最近都是那個男生在安慰她。

我並不想進展太快,雖然年齡沒差多少,但畢竟我是大夫,她還只是個學生身份,影響肯定不好。所以吃完飯就送她回學校宿舍了。

車開到宿舍對面,看到她宿舍門口還站著那個男生。畢竟茉茉這麼好看的女生,怎麼會少男生追呢?

「回去早點休息吧,正式上台那天好好表現」

「嗯,謝謝學長」

說完在我臉上吻了一口,開車門跑了。

正式活動那天,學校最大的會場裡人山人海,連過道都擠滿了人。全校單身的女老師可能也都來了,

院長一個一個給我介紹了半天。女老師們各個搔首弄姿,一看都經過一番精心打扮,有幾個確實長得挺漂亮的,看我的眼神里都帶著渴望。

我經常會想,我要是沒有這樣的學歷、社會地位和前途,她們還會這樣看我嗎?

這麼一想茉茉就顯得可愛很多了,我不能說她沒看上我能給她的生活,但是她看到了我身上更多的東西。簡單的來說,她不只是圖我的錢。

而我被拖在這裡不能去後台,四處張望都沒有看見茉茉的身影。

終於開場了,茉茉穿著那天挑的禮服一上台果然驚艷全場。一雙水靈靈閃著光的大眼睛始終盯著坐在書記旁邊的我,

沖我微笑還眨眼睛放電,真有一種戀愛的感覺。

但是她的黑色的禮服胸前有一塊好像顏色更深一些,並且顯得皺皺的。我想是之後他們又有彩排穿了幾次,所以顯得有些皺。

但是為什麼高跟鞋也感覺不合腳,走路有些彆扭。我忙於在書記旁邊應酬接話,也沒有多想。

終於快到我的節目了,擺脫了那一堆人來到後台,茉茉正坐在椅子上看著稿子,一雙秀氣的小腳也從高跟鞋裡脫了出來搭在前面的椅子上。

我看見那雙8cm裸色漆皮的高跟鞋裡塞著紙巾,以為是她鞋不合腳用紙巾墊一下。我走過去在她旁邊坐下,才發現她眼圈也紅紅的,嚇得我趕緊問她怎麼了。

她說沒事,等活動完了以後再說吧。現在哭妝花了沒法上台了。我心裡更佩服這個女孩子了。

到了最後一個節目,他們主持人已經不用再上台了,活動結束之後學校領導會直接宣布結束。

我趕緊又來到後台找茉茉,她給我發消息說她在更衣室,沒有別人。

那個更衣室是男女混用的,裡面又有單獨的隔間。

我趕緊到了更衣室,確定裡面沒別人以後進去找到了茉茉。她一下就撲進我懷裡哭了起來。

「寶貝,怎麼了,不哭,和我說怎麼了?」

「學長,我……我不幹凈了」

我心頭一緊,這丫頭不會是第一次吧?還被人給強上了?

「怎麼會呢,和學長說。沒事的」

原來那個和她一起去我辦公室的男生叫小許,一直對她都挺好挺關心她的。這次活動看她東西多,還要化妝,就主動提出來幫她拿衣服和鞋子。

結果茉茉換好禮服,化完妝回來換鞋的時候,才看見她的一雙高跟鞋裡全都是粘稠的白色液體,滿的甚至快要溢出來了。她當然知道這是什麼。

這時候小許走了出來,說這些精液都是他和他的朋友們下午趁著茉茉化妝的時候射進去的。

如果茉茉想穿著這雙鞋上台的話,還得幫他口交,讓他射在嘴裡並且吞下去,才把鞋給她。

這時候離活動開始只剩不到半個小時,想再借一雙高跟鞋已經不可能了。她也不可能穿著腳上的運動鞋上台,沒有辦法,只有答應小許的要求。

可小許之前已經在茉茉的鞋裡射過一次,想再把他口出來談何容易。在讓小許享受了十多分鐘香舌的服務以後,

茉茉看時間來不及了,沒有辦法只有求小許趕快射出來。

「那我要射你臉上」

「不行,射臉上頭髮上妝都會花掉的,到時候被發現了你別想跑」

「那我射你胸上」

小許手在雞巴上快速的擼動,一邊叫著茉茉的名字。最後快要高潮的時候,另一隻手一把扯開了茉茉禮服的領子,

嘶吼著把污濁的精液都射在了茉茉胸上。

射完以後又用禮服接觸皮膚的那一面擦了擦龜頭上殘留的精液。接著一把撕掉了茉茉的乳貼。

「沒讓我射嘴裡,還得給你再加一點懲罰。」

說著從兜里掏出一個分裝化妝品用的小瓶子,裡面全是發黃的腥臭液體。

「這也是我朋友專門為你準備的保養品,攢了好幾天了,雖然不如鞋裡的新鮮,但是營養和味道還是不會差的。」

接著逼茉茉喝下了一大口那黏稠發黃的精液,剩下的全都倒在了茉茉的胸前

「不許擦,把晚禮服穿好。我要看著我們的精液一晚上都在舞台上和你的乳房還有嫩腳摩擦。」

茉茉也顧不得其他,趕緊把一雙雪白瘦小,血管都清晰可見的小腳丫塞進那裝滿精液的高跟鞋裡。

隨著雙腳的進入,已經裝滿的精液順著腳丫和高跟鞋之間的縫隙都被擠了出來,流滿了高跟鞋的表面。

後台已經在催她了,她只有忍受著這黏膩噁心的感覺趕緊奔向後台。

活動中小許還想進後台繼續淩辱她,但是都被茉茉叫工作人員攔下來了。她現在不敢一個人出去。

聽她說完,我低頭湊到她胸前一聞,除了化妝品香香的脂粉氣息,果然有很濃重的腥臭氣味,

應該是那些濃精都已經浸透到禮服里了。還好腳上應該是已經擦乾淨了。嘴裡雖然喝了一大口精液,不過我並沒有聞到很明顯的氣味。

我把她抱得更緊了,一邊輕輕撫摸她的後背。

「沒事的茉茉,沒事的。有學長在,我會保護你的。這些髒東西都可以洗掉呀,就像咱們上班的時候被病人的血濺到了一樣。

洗掉了就好了,茉茉才沒有不幹凈啦。」

「可是……可是他還逼我喝下去了一大口,都進到我的身體里了。」

看著更衣室昏暗燈光下化著舞台妝的她,我怎麼能不心生憐愛?

「那學長幫你吸出來好了」

說著我就一口吻上了她的嘴唇,舌頭直接滑過那誘人的紅唇探進她的小嘴,徑直找到她的香舌拉近嘴裡用力的吮吸起來。

茉茉愣了一下,接著用更熱烈的吻來回應我,嗓子裡還發出低低的呻吟聲。

吻了不知道多久,當我們終於分開的時候,她的眼裡滿是春情,小臉也紅彤彤的。我知道,她動情了。

偏偏這時候我電話響了,是寇里給我配的助理。

「校長要走了,等著見您打個招呼呢」

「好,我馬上過去」

沒辦法,我只能先放開茉茉

「我馬上回來」

走出更衣室,我怕那個流氓再來找茉茉,並且不知道哪些人是他的朋友。就叫了兩個後台工作的小女生過來

「同學,我走進去才發現裡面還有女生在換衣服呢,你們幫她看下門別讓別人進去了。」

匆匆應酬完校長,我直接跳上舞台又來到後台,果然看到小許趁亂想混進更衣室。還好兩個女生攔住了她。

我走過去,「小許同學是吧,來,老師有點事想跟你聊聊。」

他大概是做賊心虛,看到是我馬上就轉身跑了。

我發消息讓茉茉出來,兩個女生看裡面沒人了也就走了。

「茉茉辛苦一天了,我帶你去吃飯吧。」

「不要,學長,我們待會兒再去吃飯。」說著又把我拉進了更衣室。

這次她把我推進隔間直接按在椅子上,然後馬上吻了上來。我也回吻她,雖然要摸別人的精液我還是覺得很噁心,

但是又怕茉茉覺得我嫌棄她,所以還是狠下心用手鑽進了她的領口,揉弄起那一堆嬌嫩的乳房。

因為乳貼被那個流氓撕掉了,乳頭直接和禮服還有精液摩擦,她的乳頭一直硬著,整個乳房手感也很好。

忘情的親吻了一會兒,我換了只手來到了她的下體。別把胸上別人的精液帶到下面去,不然不成真自己給自己戴上綠帽子了。

本來就薄薄的內褲此時已經濕的不成樣子了,淫水甚至順著大腿內側流了下來都要流到膝蓋了。

我的手準確的按在了她緊窄的肉縫上,她身體一陣顫抖。用力咬住了我的嘴唇,自己用手把內褲撥到一邊,兩條長腿跪在長椅兩側,接著扶住我的肉棒就往下坐。

最後的一絲理智告訴我,根據以往的經驗,這小姑娘要吃苦頭了。當我的大肉棒插進她的蜜穴

「嗯」我爽的呻吟了出來,這穴也太緊了。潤滑已經這麼充分了,塞進去的時候還是感覺被緊緊夾住,想再往前前進一分都困難。

而茉茉就慘了,她的小嘴大張成了O形,含情脈脈看著我的眼裡還帶著一絲吃驚,難以置信和酸爽。

大概是因為發育的時候營養太好,雖然我的肉棒長度17cm還算正常,但是格外的粗,說有小臂這麼粗真不是騙人的。

並且還特別的持久,基本上除了為了尋刺激專門跑到什麼辦公室、飛機,長途汽車上做,怕被發現只想趕緊射精。其他時候沒有低於半個小時的。

我也不著急蹂躪她,繼續和茉茉親吻,挑逗她。感受著她緊窄蜜穴的擠壓和吮吸,等她慢慢適應了以後,

又開始在我身上前後晃動那練過舞蹈的性感翹臀,並且慢慢往下坐。

她的小穴緊的嚇人,她一邊往下坐,我一邊往上頂,頂的我堅硬的肉棒感覺像要折斷了一樣。

才能一點一點擠進她的蜜穴,並且每進入一點都能感覺到她陰道內壁褶皺在我龜頭上的摩擦,仿佛有千萬隻小手在撫摸我的肉棒。

當她終於坐到底,我的龜頭也碰到了她的宮口,就像馬眼被舌頭舔弄一樣的快感,讓我瞬間全身像過電一樣。

茉茉也終於長出了一口氣,滿臉潮紅的繼續向我索吻。我又往上頂了頂陽具,她感覺不對趕緊低頭,原來是因為體位的關係,我還有一部分肉棒沒有進入她的蜜穴。

「沒事的寶貝,這個體位就是這樣,你宮口的位置也比較低,所以容易頂到最深處哦。現在我動動看你能不能受得了。」

「嗯……你太大了,慢一點」

我扶著她的柳腰開始慢慢上下活塞運動,肉棒每在蜜穴里移動一寸都能感覺到陰道里褶皺的撫摸,還有宮口的吮吸。

就像剛在嘴裡爆射一發以後,龜頭在最敏感的狀態仍然被香舌和口腔纏繞、吮吸,那極致的快感但是又沒有射精的衝動,太爽了!

茉茉漸漸適應了我的尺寸以後也開始投入地享受這段在半公共場合的危險性愛。

「啊啊!學長你太大了,怎麼能這麼大。小穴裡面每一寸都被撐開了,全都刮到了。嗯……好爽!好棒!

龜頭也好大,還有稜角,刮的茉茉好舒服。插死我吧!用力插我!嗯嗯……又插到花心了,好酸,好麻。

茉茉從來沒有被插這麼深過,小洞洞被撐的好開,學長太棒了!插死茉茉吧!!」

這小妞叫床真淫蕩!叫的我都獸血沸騰,不過畢竟是在公共場合,外面還有不少人在打掃會場。還是低調一點的好,

但是我又不好去打擾她,只有再次用嘴封上她的小嘴。她的丁香小舌滑進我的嘴裡毫無章法的一陣亂舔,我知道她快要高潮了。

看著茉茉黑色的禮服,包裹在裡面年輕性感的肉體真是讓人慾火焚身,再加上她這個跨坐在我胸前的姿勢,正好是胸部正對著我的臉。

那被流氓發黃精液浸濕了的裙子就在我眼前包裹著乳房上下跳動,扇出一陣陣腥臭的風吹到我臉上,鑽進我的鼻孔。卻也讓我的肉棒更加堅硬。

正好這裡也不是真的該打炮的地方,現在不是調戲她的時候。我直接給她高潮趕緊速戰速決好了。心裡想著,我腰上又加了幾分力,

更快速的抽插,每一下都全根沒入,直搗花心,還要頂著子宮再往上走幾厘米。

茉茉這時候已經被插得眼睛失去焦距,和我的嘴巴分開以後,鮮嫩的舌頭耷拉在嘴邊,一副被插壞的樣子。

我心疼她,想趕緊給她高潮,於是一下比一下快,一下比一下用力,狠狠操弄著她的淫穴。

一邊感受著陰道越來越緊,宮口被我越撞越開,整根肉棒像被緊緊攥住一樣,擠壓的我生疼。

茉茉嘴裡無意義的呻吟也開始隨著我的抽插開始有節奏的發出

「嗯!嗯!嗯!!」的聲音,一聲比一聲高,好像在為最後絕頂的高潮積蓄力量。

我也越干越起勁,終於在又快速抽插了幾十下之後,茉茉頭向後一仰,披肩的長髮甩出好看的弧線。

那張迷人的臉一下子變得通紅,全身肌肉都繃緊了,連那誘人的小腳丫都十指握緊,雙手緊緊扣住我的後背。

「啊!!!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隨著一聲響亮的呻吟,她的身子開始像蛇一樣扭動,陰道里的肌肉瞬間收緊,她一抬胯,

我都還沒有反應過來,只感覺肉棒被一下子擠出了那個溫暖濕潤的極樂蜜洞。

我雖然還沒有射精,但是也怕此時再插回去她受不了,更怕門外有人聽到她的呻吟。於是扶住她的頭,

兩個人重新激吻在一起。她高潮的時間很長,餘韻大概兩分鐘才算過去,此時我們都已經爽出了一身的汗水。

她睜開亮晶晶的眼睛帶著滿足的笑意,手往身下一摸才發現我的肉棒並沒有插在她的穴里。

顯然她已經不是一次干這種高潮的時候只顧著自己爽,把別人的肉棒擠出來的忘恩負義之事了。

不過我確信自己剛剛肯定是給了她二十多年生命里最爽的高潮。讓她驚訝的是我居然還沒有射出來,

相信我也是第一個沒有被她夾到爆射的男人。

所以撲閃著大眼睛,有點委屈的看著我

「學長,是人家不夠緊沒有讓你爽嗎?怎麼沒有射出來?」

這個小妖精!明知故問!你還不夠緊嗎?那什麼緊?想要再緊點我直接去鋼板上挖個針眼插鋼板去好了。

我伸手輕輕揪了一把她的小臉

「茉茉絕對是我插過最緊的女孩子哦,把我夾得爽死啦。只是你這一聲一聲學長叫的多生疏,學長是那麼禽獸的人嗎?哪能射自己的學妹哦?」

「那老公,你今天準備把這一發公糧上交到哪裡呢?」說著一雙小手握住我的肉棒又開始上下套弄。

我知道讓我射出來她也會很有成就感,這樣才算一次完整的性愛。但是這畢竟天時地利都不在我們這邊,

萬一待會兒會場關門被鎖在裡面就不好了。

「小妖精,一發哪裡能喂飽你呀?咱們先回到你的盤絲洞再行苟且之事好不好呀?待會兒被鎖在會場就麻煩了。」

「老公說的是呢,那本妖精就回去再吃了你,非把你榨乾不可。」

我們倆整理整理衣服,收拾好她的東西。走出更衣室的門果然會場的燈全都黑了,

遠遠的看見應該是會場的管理人員在鎖門。更衣室近的這扇門還沒有鎖上,我牽上茉茉的手拉著她趕緊溜出了會場。

以為終於逃出生天的我們倆緊繃的神經也放鬆了下來,快到學生宿舍鎖門的時間了,校園裡只有幾個背著書包抱著書行色匆匆的學生。

茉茉很自然的挽起了我的手,我也不怕被認識的人撞見,兩人像親密的情侶一樣有說有笑商量著去吃什麼宵夜,

一邊往我的車走去。反正今晚這小妮子是不可能回宿舍的了。

只是這時候,我們身後樓上禮堂的門剛鎖上。幾個小混混惡狠狠的站在窗前看著我和茉茉遠去的背影,

他們每個人的手機里都在播放著剛剛錄的視頻,如果你仔細一看還有很多不同的角度

「啊!學長!你太大了,用力插我!整根插進來!!茉茉不行了,哦哦……插死茉茉吧!又頂到了!嗚嗚~~插死我吧」

隨著茉茉高亢的呻吟,這群流氓又一次幻想著茉茉射出了他們骯髒的精液,並且不約而同的掏出一個分裝瓶射進了裡面。

手機的畫面一閃,照亮了為首那個流氓的臉——小許。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