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小捨得』鍾老師的復仇 南儷篇(同人) (1-2) 作者:huajiyue

.

【『小捨得』鍾老師的復仇 南儷篇】

作者:huajiyue2021年5月4號發表於第一會所

聊以此文,祭鍾老師。

南儷居然要跟田雨嵐聯手去霍霍鍾老師了,操,真是越想越意難平啊,這是要趕盡殺絕,這是打算連鍾老師最後的那點老婆本都要折騰沒了。

正文

--------------------------------------------------------------- 1、

簡陋裝修,幾張殘破的桌椅,這些就是鍾益用自己的結婚基金創辦的「晚托之家」培訓機構。

辦公室內,鍾益看著眼前這位氣質帶有幾分高貴的女人,一身得體灰色休閒裝,身材的曲線被勾勒的玲瓏有致,性感修長的美腿上穿著肉色的薄絲襪,一雙銀白色的半高跟鞋踏在她小巧玲瓏的腳上。

鍾益暗暗吞了吞口水,心道自己的師兄夏君山真是艷福不淺,有這樣一個尤物老婆,特別是那一臉的傲氣,真是讓人恨不得按在胯下狠狠蹂躪一番。

壓下心中的異樣旖旎,鍾益顯然猜到對方的來意,率先開口道:「我在『晚托之家』也沒什麼不好的,這裡很輕鬆,雖然不怎麼掙錢,也餓不死。」

「你不會甘心的,雖然我們交情不深,但是我了解你,你不是那種會甘心只帶帶孩子,去當一名普普通通的平庸老師。不然你為什麼會對米桃那麼好,擇數的金牌班學費可不便宜吧。」

鍾益眯起雙眼,開始認真打量起眼前的女人,看得出對方不是那種胸大無腦的女人,今天明顯是有備而來。

「米桃那是天才,成績再好也不稀奇,有你沒有你的教導,根本不會有太大區別,即使你教得好,恐怕也沒有人會覺得這是你的功勞。你要能把資質一般的孩子推上去,那才會讓人覺得你有真本事。」

「您啊,也不用激我。我呢,也不是初出茅廬的毛頭小子,三兩句就被您忽悠的熱血上頭。我要是沒點真本事,您也不會大老遠,屈尊降貴的來我這小廟,您說是吧!」

「……」

「您要說不甘心呢,我倒覺得不甘心的是你自己吧。都說好馬不吃回頭草,何況這棵草如今落到這步田地還是拜你們姐妹所賜,不然我也不至於過上這麼悠閒的日子!」

說道最後鍾益的語氣中透露出一絲氣憤,他自認為自己是才華橫溢,今天落得如此落魄的田地,那真是脫不了南儷跟田雨嵐兩姐妹的功勞。

「你就過過你的嘴癮吧,你這樣的話根本傷不到我,比這惡毒百倍的話,在前幾天我已經聽過。」

繼母蔡菊英那句「富不過三代,窮不出五服,我是不如你媽媽,但是嵐嵐的日子不比你差,我們家子悠聰明、用功、學習比你們家孩子強多了,我們家是往上走,誰比誰強還得再看下一代」,已經成了南儷的夢魘。

眼見激將法不成,南儷換了一套說辭,她本來就沒覺得激將法會對鍾益有用。

或許之前還會有用,如今兩落兩起的他,怎麼還可能還是一點城府都沒有。

「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我們之前是有些誤會,但現在擺在我們面前有一個雙贏的機會。」

鍾益做出一副洗耳恭聽的樣子,他倒要看看眼前這位師嫂,怎麼說動自己。

「顏子悠上的那個大神的課,你多少聽過一些吧。現在他被除課了,這時候難度不是你把自己招牌立起來的機會。」

「難度我給你那三個孩子上完課,我得招牌就能立起來了?」

「只要能幫這三個孩子翻盤,以我跟田雨嵐的人脈和傳播能力,後續你會有源源不斷的生源,現在的家長嗅覺靈敏著呢,只要能提高孩子的成績,他們花再多錢都樂意。」

「不愧是大公司的總監,哦,不對,是代理總監,好像也不是了,現在應該是前代理總監了。呵呵!」

鍾益承認自己被南儷的話打動,但是口中卻不會認輸。

「我承認你的話說動了我,大家都是成年人,我也不是什麼記仇的人。以前的恩怨呢我也不會放在心上。不過在此之前呢,我想請你做一份奧數題,有時候,父母的智障很大程度決定了,孩子的上限。」

「讓我看看你家孩子的上限在哪,我再決定要不要接手這個爛攤子。」

鍾益說著掏出鑰匙,來到辦公桌錢,打開其中一個上著鎖的抽屜,在裡面一頓翻找,拿出一份奧數試卷放到了南儷的手中。

南儷看著眼前的奧數卷子,突然眼前的景色飛速旋轉起來,她感覺自己的意識仿佛要被抽離身體般,在一點點的下墜,漸漸地她的眼神逐漸呆滯,神情也變得呆板起來。

此時南儷眼睛像是戴上美瞳似的,蒙上了一層墨色變得暗淡無比。

伸手在南儷的眼前晃了晃,鍾益在發現對方沒有任何反應後,輕舒一口氣。

這份奧數試卷還是他大學期間在學校圖書館中無意間獲得,初始他以為只是份普通的奧數試題,本想隨手丟棄,但誰知他的手剛剛接觸到試題,腦中突然閃過一道奇怪的意識,讓他明白這是一卷可以催眠的奧數試題。

起初,鍾益是不信的,他覺得這是自己學習壓力太大,產生的幻覺,直到他在班花張雪兒身上實驗過後,才發現居然是真的。

張雪兒愛上了他,對他無條件的服從。

在最初的興奮過後,鍾益深知這就像潘多拉的魔盒,一旦開啟,早晚都會被慾望吞噬一樣。

這份奧數試卷一直被他深藏起來,不敢妄動。

今天他決定打開這個潘多拉的魔盒,南儷跟田雨嵐這對姐妹花實在是欺人太甚,他大度,他不記仇,呵呵,他的前途都被這對姐妹毀掉,她們居然還指望跟他一笑抿恩仇。

自己沒去找她們算帳就不錯了,沒想到南儷居然會自己送上門來。

「現在請你緊盯著這份奧數試卷看一下,然後儘量讓身體放輕鬆,放輕鬆……對,你現在置身在一片溫暖的海洋中,耳邊傳來海浪拍打沙灘的聲音……好,非常好,慢慢調整呼吸……」

「現在你感覺到舒服嗎?」

「舒服……」

「如果你想要保持這種舒服的感覺,你就要絕對服從我的命令,你能聽明白吧?」

「明白……服從命令……」

「我命令你能高興的遵從嗎?」

「是的……我會高興地遵從……」

「既然這樣子,那你就在這裡手淫給我看看吧。」

「好的。」

南儷木訥的伸出纖細的雙手,緩緩地解開休閒裝上的每一顆紐扣,露出了如白天鵝般雪白的修長脖頸,裡面是一件黑色鏤空的胸衣,一對豐滿的巨乳呼之欲出。

「嘖嘖,誰能想到你看似平平無奇的身材下,居然隱藏了這麼一對淫蕩的巨乳。」鍾益讚嘆道。

南儷扁平緊實的小腹,絲毫看不出對方是已經生過兩個孩子媽媽。

上半身的休閒裝被丟在地上,南儷開始繼續脫起下半身的裙子,透過肉色的連褲襪,鍾益看到包裹在蕾絲內褲下的小穴,隨著南儷脫衣服的動作若隱若現。

脫下的衣物被南儷放在腳邊,南儷緩緩地的坐到地面上,雙手將絲襪連同內褲一起卷下,張開兩條修長絲襪美腿,露出了大腿根部的神秘地帶。

「把小穴漏出來,要讓我看得清楚形狀。」鍾益搬了把椅子,坐到南儷的面前。

「好,好的,主人。」

南儷雙手撐在身後用力,雙腿彎曲,將身體拱起,擺弄著性感的腰臀向鍾益靠近。

「嗯??」

鍾益本以為呈現在眼前會是黑木耳,卻沒想到,卻是鮮艷欲滴的紅色,令人難以想像她會是兩個孩子的母親。

然而與此同時,那成熟的磁性肉唇像是張開的小嘴,正在誘惑著他。

「真了不起,這淫蕩的小穴居然還能這麼粉嫩如新,看來我那師哥,平時沒少冷落你啊。」

說話間鍾益伸手在南儷的小穴上摸了幾下。

「那麼,請你開始表演吧。」

在鍾益的示意下,南儷單手撐著身體的同時,另一手摸上了半張的小穴,先是輕輕摩擦起陰蒂,漸漸地粘稠的水漬緩緩從洞中流出,慢慢地整個陰唇染上了一層亮色。

「嗯……唔……」

南儷的眉毛輕輕顫抖,修長的手指開始借著粘液的潤滑擠進小穴,並開始緩慢的來回抽插起來。

「嗯……唔……嗯嗯呢……」

漸漸地南儷呆滯的臉上多出了幾分淫靡之色,誘人的紅唇中發出一聲聲夢囈般得銷魂聲。

「嗯嗯唔……唔……唔……嗯……唔唔……」

南儷嘴唇輕咬,極力壓抑著自己發出猥褻地聲音,但她用手指來回褻玩自己小穴的動作越來越快。

眼前的一幕實在太過妖艷,任何男人都抵抗不了,鍾益看的是肅然起敬,下體的肉棒頂起一頂高高的帳篷。

從對方熟練的動作可以看得出來,顯然這並不是南儷的第一次手淫,而且她似乎還樂在其中,手指來回撫弄小穴的動作越發熟練。

「嗯嗯……啊……呼呼……」

纖細的手指來回摳挖著小穴,只見南儷身體不住發出輕微的顫抖,激烈地扭動身體,突然身體一軟,南儷直接「啪嘰」一聲,豐滿的翹臀直接與地面來了個親密接觸。

突然起來的摔倒,南儷不緊沒有感到疼痛,反而感到一絲快感,另一得到解脫的手,摸向自己的巨乳。

白皙的乳肉被南儷抓在手心,又揉又搓,肆意蹂躪著,淫靡的呻吟聲迴蕩在辦公室里。

「如果快要高潮的話就說,讓我看你你淫蕩的樣子。」

「好,好的……我,呼呼……知道了……」

「果然外表越高貴的女人,骨子裡越淫蕩,師兄平時真是委屈你了。」

鍾益看著南儷一隻手蹂躪著自己的巨乳,另一隻快速的在自己的陰道內摩擦著,不由感慨起來。

「呼呼……啊,我要洩了……我要高潮了……呼呼……」

「把腿張開一點,讓我全看清楚。」

「我,我知道,我知道……了……」

南儷順從的張開裹著絲襪的雙腿,露出了正在被自己猥褻地小穴。

被催眠的南儷,殊不知眼前的一幕早已經被鐘的手機錄了下來。

「不,不行……我不行了……我要去了……我已經……我已經忍不住……嗯唔……」

最後的瞬間,南儷將食指與中指狠狠的插入小穴內,全身緊繃,高潮的呻吟從她緊咬的唇間漏出。

緊緊含住手指的小穴發出陣陣輕微振抖,氣味香甜的潮吹配合著那陣抖動,斷斷續續的噴出。

「呼呼……呼唔……」

高潮的快感襲來,南儷發出一聲聲令人心疼的長長呻吟,接著全身癱軟的坐在地上。

「對不起師哥,你的妻子現在已經變成我的母狗了……」一絲快意的微笑閃過鍾益的嘴角。

高潮的餘波逐漸平息著,南儷抬起因快感而濕潤的雙眸呆滯的看著鍾益,等待對方下一步的指示。

「嘿嘿,看看你淫蕩的樣子,我的雞巴已經變成這樣子了,你是不是要幫幫我。」

鍾益站起拿自己胯下高高隆起的帳篷懟在南儷的臉上,戲謔地說道。

「好,好的,主人,我馬上照做,唔……」

南儷伸出雙手解開鍾益的腰帶,往下一拉,由於是夏天的緣故,鍾益的牛仔褲下除了一條內褲,別無他物。

這一下,直接幫鍾益脫地牛仔褲跟內褲一同脫下,瞬間,一根黝黑碩大的肉棒突破束縛,直挺挺的敲在南儷的臉頰。

南儷沒有躲閃,反而配合的也張口迫不及待的將面前火熱的肉棒含入嘴中,仔仔細細的舔舐著,像是品嘗什麼美味的似的。

「怎麼樣?跟你老公雞巴比哪一根更大一些?」一陣酥麻的異樣感,通過肉棒傳變鍾益的神經。

「唔……主,主人的雞巴更大,大……喔……」被催眠的南儷沒有因為這個問題感到害羞,而是認認真真的回答起來。

看著高貴氣質的南儷像母狗般,跪在自己面前為自己口交,誘人的小嘴被自己的肉棒塞得滿滿,鍾益感覺多日以來鬱結的情緒終於發泄出來。

「嘶,不要這麼用力咬啊,痛痛痛,舌頭動起來,不要只舔那一個地方,力度也要忽輕忽重。你這技術不行啊,我這麼辛苦教導你,改天得讓師兄請客吃飯才行啊。」

「啾啾,唔……是的主人。」

看看這說的是人話嗎,玩了人家媳婦還要人家對你感謝,你師兄認識你真是祖墳上冒綠煙。

南儷的口技明顯不熟練,只會單一的吞吐,此刻,在鍾益發揮出自己老師的身份,開始現場教學。

在鍾益的一番指導下,南儷的口技那是突飛猛進。

雖然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卻已經讓鍾益感到很是享受,畢竟來日方長嗎。

看著南儷吞吐肉棒時盪起的乳浪,鍾益心思立刻準備給南儷再開一堂輔導課。

「現在用你這對淫蕩的大奶子夾住我的肉棒,我要打奶炮。」

「好,明白,主人!」

南儷暫停上下吞吐的口交,雙手托起自己胸前那對豐滿的巨乳,緊緊地將肉棒夾在中間,緩緩地上下摩擦。

深邃白皙的乳溝內被一根青筋暴起的黝黑肉棒所貫穿,柔軟的乳肉跟肉棒的的摩擦,在汗水與南儷口水的潤滑下,肉棒在乳溝內快速的進出,大量的快感充塞著鍾益的全身每一根神經。

「哦,真舒服,嘴也不要閒著。你有這麼一對淫蕩的大奶子,師哥真是性福死了。」

鍾益在南儷的乳交加口交的夾擊下,終於還是忍不住要爆發出來,沒有絲毫猶豫,他雙手突然用力按住南儷的後腦,同時胯下猛然用力,整根肉棒直接被他深深插入南儷的口中。

「射出來了,都給我吞下去。」

感受著龜頭傳來的陣陣緊湊感,鍾益不在忍耐,直接爆發,灼熱的精液如火山噴發般直接射入南儷的口中。

鍾益這次爆發持續良久,因為工作的失利,他已經很久沒有跟女友張雪兒親熱。

南儷的小嘴根本放不下這麼多精液,很快,大量的白灼精液順著肉棒與唇角的縫隙漏出,順著下巴流淌到下方白皙的巨乳上,為雪白的乳峰附上了一層厚厚的白雪。

「唔,剩下的精液也不要浪費,全部吸出來吧。」

回應他的是南儷「咕嚕咕嚕」地吞咽聲。

「喂喂地板都被你弄髒了,這些可全都是你漏出來的精華,怎麼能浪費呢,快點給我舔乾淨。」

看著滿地狼藉,鍾益待到南儷將肉棒內的最後一絲精液榨乾後,痛心疾首的對著南儷吩咐道。

唉,一滴精,十滴血。這可都是他的精華啊,怎麼能浪費。

「唔,好,是的主人。」

「一滴也不剩的的舔完,仔細點全部舔乾淨。」

南儷毫無尊嚴的像母狗般趴在地上,豐滿誘人的臀部高高撅起,伸出舌尖努力的舔舐著地面上散落的白灼精液,好巧不巧,早已濕透的小穴正好著鍾益,看的他是內心躁動不已,恨不得把眼前的尤物按在地上,好好蹂躪一番。

「哼哼,差不多了,只是順從好像沒什麼意思。那麼接下來,當你聽到母狗儷儷時,你就會再次進入現在的催眠狀態,你會變成一個只聽從我命令的性奴。」

「母狗儷儷……性奴……」

「那麼當我數到三時,你就會恢復意識,並對剛剛發生的一切毫無記憶。」

「……恢復意識……」

「好,那麼一,二,三!」

當鍾益數到三時,原本神色呆滯的南儷,如大夢初醒,先是眼神迷離的看著四周,腦海中努力回想著剛剛發生的一切,她明明在說服鍾益幫她孩子補課。

「哎,這裡是……為什麼我會變成這個模樣?你對我做了什麼?」

南儷驚恐的看著鍾益,她發現自己現在是近乎全身赤裸,口中還有濃重的怪味,衣服散亂一地。

南儷腦中不由閃過一個念頭,難度自己跟鍾益發生了什麼,不,不可能,這一切都是不是真的,自己為什麼沒有絲毫印象,而且自己也不是那樣的人。

「母狗儷儷。」

剛要伸手去拿身旁的衣物,來遮蔽自己暴露在空氣中的嬌軀,這時耳邊突然傳來一個奇怪的聲音,頓時,南儷瞬間再次恢復呆滯的模樣,呆愣在原地,眼神木訥的看著鍾益。

「非常好,看來催眠很成功,但是只是順從好像沒什麼意思啊。」

鍾益撫摸著自己的下巴,暗暗的想到。

「母狗自己坐到椅子上去,來,把腿張開放到扶手上,屁股往下點,把小穴漏出來,對,接下來自己用雙手掰開你的小穴,好的,完美。」

在鍾益的指揮下,南儷坐在椅子上,兩條包裹著肉絲的美腿大大張開,擺出一個誘人深入地M字型,兩手分開自己的蜜穴,娟娟蜜液正從中緩緩流出,讓人不由想到桃花源洞。

「接下來,沒有我的命令你的身體無法動彈,一直保持這個姿勢,聽到沒。」

「明白了,主人。」

「那麼醒來吧,母狗儷儷。」

「啊……鍾益!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為什麼我的身體動不了?」

南儷再次恢復神智,首先發現的是自己目前這個羞恥的模樣,她跟夏君山結婚這麼久,都沒有這樣羞恥的姿勢。

「噓,如果你不想讓外面的學生看到你現在的樣子,那你最好小點聲。」

「不!不要。」驚恐的神色浮上了南儷的面龐,往日的傲氣在這一刻消失的無影無蹤。

確實,這樣的姿勢下,任何一個人看到的恐怕都是淫蕩。

「在此之前,你先看看這個。」

鍾益拿出剛剛錄像的手機,在南儷的面前點開了播放。

「唔……好舒服……啊啊,要去了……」

看著手機中,自己手淫的淫蕩樣子,南儷頓時感到震驚無比,她不敢相信,視頻中的淫蕩女人會是自己。

這是我,不可能,我完全不記得自己做過這種事情。

「不,這一切都是假的,視頻是你偽造的。」南儷想要伸手去搶奪手機,卻悲哀的發現自己根本沒辦法控制自己的身體,移動分毫。最終只能用充滿怒火的眼睛看著鍾益。

「嘿嘿,視頻當然是真的,其實這是我催眠你之後拍的。」

「催眠?你在開什麼玩笑。」

南儷嘴上不信,身體的情況卻讓她不得不信。

「你可以不信,但現實就是這樣,即使你在否認,也改變不了,你現在是我的一條母狗的事實。」

「你!你真不是人!你師兄說的對,你這人就是人品有問題,我要告你。」

「哼哼,想告就去告啊,難道你要去跟別人講,你被我催眠然後侵犯了。你覺會有人信嗎。還是說我幫你找幾個媒體曝光一下,這不是你最擅長的嗎!」

說道此鍾益怒氣上涌,扶著怒髮衝冠的肉棒毫不留情的直接捅入南儷的小穴。

因為有淫水的潤滑,鍾益只感到些許緊緻便整根沒入。

然而南儷卻痛的眼淚差點流出來,她感覺捅入自己下體的肉棒完全超出了她對男人的認知。

「嗯嗯……不要……」

「不要什麼,你擺出這個淫蕩的姿勢不就是在勾引男人,想讓別人操你嗎。」

「啪啪」肉體的撞擊聲不絕於耳,鍾益帶著暴虐的情緒急速的抽插著,仿佛發泄般,每一下都要用盡全力,每一下他的腰胯都要狠狠的撞擊在南儷的翹,椅子也在兩人的劇烈活動中,慢慢的後移,直到撞到後面的牆壁,這才停下。

「不是,唔……我不是……」

南儷感到自己的小穴內被一根火熱的東西填滿,一種不曾體驗過得充實感出現在心田,使她不自然的發出了一聲輕哼。

「承認吧,你就是個淫蕩的女人。」

鍾益一邊加快抽插的速度,一邊雙手也不閒著,蹂躪著南儷的那對巨乳,白皙的乳肉在鍾益的手心中肆意變化著。

揉搓帶來的痛感,讓南儷不自覺緊繃身體,特別是下面的肉穴更是越來越緊,夾得鍾益爽的飛起。

「為什麼,為什麼你要這樣對我?」屈辱的淚水出現在南儷這個高傲的女人臉上。

「呵呵,為什麼!啪啪!你哪來的臉問為什麼?我鍾益是怎麼淪落到這幅田地的你會不知道。」

鍾益看著眼前曾經高傲美麗的人妻,對方拚命強忍著快感帶來的的呻吟,報復的快感讓他的心靈也得到了滿足。

「唔……嗯唔……啊唔,唔……」

隨著鍾益的抽插,越來越強烈的快感使得南儷呻吟聲不自然的從嘴中溢出。

「被操得爽得不行了吧!」

「才,唔……沒有!」

面對鍾益的嘲諷,南儷自然不會承認。

她怎麼可能會對這種男人有感覺,一定是催眠的力量。

「很遺憾,你的身體好像在說超爽的啊。」

「不……唔,胡說……八,唔……道,啊啊啊……」

「那麼,催眠解除。」

在鍾益解開催眠的瞬間,南儷原本放在椅子扶手上的絲襪美腿,下意識的攀上了鍾益的腰,雙手也不自然的抱緊了鍾益的身軀,似乎深怕對方離開。

「那你抱的我這麼緊幹什麼,還說你不是條淫蕩的目光?」

「……唔嗯……」

「噗嗤,噗嗤」的淫糜聲音與南儷的呻吟聲,猶如交響曲充塞著整間辦公室。

此時,兩個人的身體都已經被汗水浸濕,鍾益的喘息聲開始越發粗重起來,這麼長時間的運動,讓他的體力消耗的很快。

鍾益終於忍不住,一股灼熱的精液射出,一滴不漏的全部沒入南儷的小穴內。

「不!不要射裡面。」

感受到體內的灼熱,一聲悲鳴從南儷的嘴中發出。

「放心,收了你的好處,我一定會好好教你的孩子。哦,對了還有顏子悠。」

-------

2、

南儷如受傷的猛獸般,獨自躲在浴室中舔舐著傷口,下午的一切都歷歷在目,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的家中。

任憑花灑噴出的水流沖刷著身體,細膩的雙手用力在身上反覆搓洗著,她現在感覺身體的每一處都是骯髒的。

原本白皙的肌膚被揉搓的通紅一片,她怎麼也難以相信,自己不光跟鍾益發生了關係,還流露出那種下流的表情,那是她老公夏君山都不曾看到過的色情表情。

一定是催眠的緣故,自己肯定是被鍾益催眠了才會露出那種不知廉恥地表情。

可是,為什麼會那麼舒服啊。

頭腦中亂作一團的她絲毫沒有注意到,此時花灑噴出的水早已不在溫暖。

明明只是一次簡單的溝通,事情怎麼會演變成這樣。

她對不起自己的家庭,更對不起夏君山,她該怎麼面對這一切。

「鈴鈴鈴……」悅耳的電話鈴聲從屋外傳來。

南儷渾渾噩噩的來到客廳,拿起電話,此時的家中還沒有人,歡歡跟超超還沒放學,夏君山則在接孩子的路上。

不出所料,電話是她異父異母的妹妹田雨嵐打來的。

「你跟鍾老師談得怎麼樣,他願不願意給孩子們補課。」電話剛剛接通,那頭就傳來田雨嵐急促的詢問。

呵呵,怎麼樣。談的挺好的,莫名其妙的還把自己搭了進去。

「鍾益同意了,價格要跟大神的一樣。」

南儷有些不甘,明明兩家孩子的事,受傷的卻是自己。

「那真是太好了,價錢都好說,鍾老師的教學能力是有目共睹的。」

「但是他人品有問題,你要不要在考慮考慮。」

善良的南儷不打算讓田雨嵐落得跟自己一樣的下場。

「只要成績提上去了,一切都不是問題。」

與田雨嵐的興奮不同,南儷的心頭卻是一片不甘。

憑什麼受益的是兩人,而受傷的卻是自己。

此時的南儷已經忘記,這次找鍾益輔導完全是她自己的主張。

心中的不甘像是一個即將噴發的火山,正在她的心中燃燒。

「鍾老師有木有說什麼時候開始輔導,要不,明天我們一起去鍾老師那把一切敲定下來吧。」子悠成績的倒退實在是愁壞了田雨嵐。

「行吧,你不在考慮考慮。」雖然兩姐妹不合,內心十分的干甘,但是南儷還是想最後拯救一下田雨嵐。

「奇怪,提議找鍾老師輔導的是你,怎麼最後你反而打起退堂鼓了。」

「沒什麼,那周末我們一起去吧。」

那就讓我們一起毀滅吧,南儷如此想著。

經過多人的幾番遊說,夏君山最終同意把歡歡跟超超送入補習班,但他是對鍾益的人品還是十分的不放心。

從風帆到擇數,鍾益表現得實在是太過功利。

這天下午,夏君山把孩子送到丈母爺家,讓丈母爺跟蔡阿姨幫忙照看,他跟南儷在家打算請鍾益吃個便飯,雙方就補習班的事情提前好好地溝通下。

對此,南儷是萬分不願,但她的理由又無法說出口,難道他要跟夏君山說,你師弟不是好人,他前天還剛剛把你老婆操了。

無法給出充分的理由拒絕,內心即使再多的不願,南儷也只能無奈得答應下來,內心默默祈禱著,希望一切平安。

「你別說這酒還挺好的啊。」

「是吧,這酒在我岳父家喝過,我覺得好喝,所以今天特意給你備了一個,來喝。」

「費心了,費心了。」

「來來來,再喝一個。」

「謝謝師哥的招待,也得謝謝師嫂的周到服務啊。」

餐桌上,正進行著一場觥籌交錯的宴會,然而與此同時,在沒人注意到的餐桌下,一場淫亂的盛會也悄然進行著。

鍾益的臉上浮現出一抹邪惡笑容,身體往後靠去,露出了本該在餐桌上陪同的女主人。

「嗯唔……咻咕……」

此刻,南儷正在桌下如同母狗般趴跪在鍾益的胯下,身上穿著一件十分暴露的黑色網狀連體情趣內衣,胸部跟下體被暴露在外,腳上是一雙紅的發亮的高跟鞋,穿著這樣的打扮,如同街邊站街的妓女,往日高貴的氣質蕩然無存。

這件情趣內衣是鍾益來的路上購買的,既然是來師哥家做客,他怎麼好意思空著手呢。

南儷做夢都不會想到,自己居然會有一天會在自己的家中,當著自己的老公面前,舔著其他男人的肉棒,而且她打扮的比妓女還要下流淫蕩。

南儷想要反抗,但是要是不聽鍾益的話,又不知道對方會讓她做出什麼不可理喻的事情。

南儷吞吐著鍾益的肉棒,出軌的負罪感充滿腦海,帶給她異樣的快感,不知不覺間,下體已經濕潤異常。

時間倒流回半個小時以前……

「叮咚……」

「看來是鍾益來了。」

門鈴聲響起,夏君山看著還在忙碌的南儷,起身打開屋門。

「鍾益,來就來怎麼還帶禮物。」

「哈哈,師哥我這有份奧數題,你幫我看一下。」鍾益拿出一份奧數試卷放在夏君山的眼前。

「你這學霸怎麼還請教起我來了。」夏君山沒有多想,一邊將鍾益迎了進來,關上房門,一邊看向自己眼前的試卷。

突然,夏君山如同木偶般呆站在地,雙眼麻木無神,整個人仿佛死機的電腦。

「你,你對君山他做了什麼。」南儷驚恐的看著鍾益,此時的夏君山如同木偶般呆滯的站在鍾益的身邊。

「呵呵,顯而易見,師哥現在跟你一樣都被我催眠了。」

「你!」

「我,我怎麼了。去把袋子裡的衣服換上。」

「誰會穿這種淫蕩的東西。」

南儷打開鍾益遞過來的袋子,裡面赫然是一件黑色的情趣內衣,頓時憤怒摔倒地上。

「呵呵,如果你不穿我就把你自慰的視頻發到網上,額,好像這樣有些便宜你了,不如我就讓你去你們公司門口自慰吧。」

「不要。我穿就是了。」

南儷撿起地上裝有情趣內衣的袋子,走向臥室。

鍾益沒有阻止,而是看向自己的師哥,「師哥不要怪我,誰讓你老婆三番兩次霍霍我。」

「綠毛龜夏君山,無論一會看到多麼不可思議的事,當你聽到我說滿意的時候,你就會覺得一切都是正常的。」

「……明白……」

「用你最珍貴的老婆去招待客人,才會讓客人滿意。」

「……客人……滿意。」

「……」

「……」

「好的,那麼醒過來吧。」

恢復意識的夏君山絲毫不記得剛剛發生了什麼,開始熱情的招呼鍾益到餐廳入座。

「儷儷快點出來,鍾益來了。」夏君山看著南儷不在,頓時感覺似乎缺了些什麼,就像一桌滿漢全席,缺少餐具似的。

臥室內,南儷看著鏡中的自己,兩條纖細的美腿,在絲襪的包裹下襯托的更加誘人,白皙的巨乳被情趣的內衣襯托的更加堅挺,她自己在她老公的面前都沒有這般穿過。

在夏君山的召喚下,南儷咬牙走出了臥室。

鍾益看著眼前出現的美人在情趣內衣的勾勒下,該露的地方露,不該露的地方也露,將南儷本就姣好的身材,勾勒的玲瓏有致,任何一個男人看到都會肅然起敬。

「這身衣服真是為你量身打造的。我真是滿意啊。」鍾益讚嘆道。

夏君山先是眉頭一皺,似乎覺得有些不對,但當他聽到鍾益說出「滿意」的時候,內心頓時被一種幸福感充滿,暖洋洋的十分幸福。

招待客人無論做出多麼荒淫無道的事情,夏君山都會覺得一切都是正常的,並會感到幸福。

我該怎麼辦,南儷心中悲哀的想到,他感覺自己的未來一片昏暗。

南儷剛剛要做到夏君山的旁邊,鍾益卻伸手制止道:「招待客人做的那麼遠幹嘛,我很不滿意!」

「儷儷要不你就坐到鍾益身邊吧。」夏君山急切的說道,聽到鍾益的不滿意,讓他頓時心理急的是抓耳撓腮。

「不用那麼麻煩,直接做我懷裡就能讓我滿意。」

鍾益說著將南儷直接攬入懷中,雙手不可以的褻玩起南儷裸露在外的巨乳。

「好,好,鍾益,你能滿意最好。」夏君山說道。

「滿意,當然滿意。」呵呵,還有比當著人家老公面,玩人家老婆更滿意的嗎。

南儷想要掙扎,卻又不敢,只能任由鍾益施為。

「吃菜,吃菜。」

「好來,師哥你太客氣了。」

「這家菜不錯吧,是不是,我昨天晚上最跟人家特意定好了,讓他們中午早點送來。」

「確實可以。師嫂你也吃啊。」

鍾益說的吃自然不是吃菜,然而吃他的肉棒。

南儷順從的爬到桌下,張口櫻桃小口,開始努力的吞咽起鍾益的肉棒,口交這種事她跟自己的老公夏君山都很少做,如今為了取悅鍾益,她只能被迫學習起來。

「呼……唔唔……」

「別光吸啊,用用你的舌頭,讓我更舒服一點啊。」

「啊,你說什麼?」

「沒什麼,綠毛龜師兄你不用在意,我現在很滿意。」

「好的。」

在鍾益說出滿意後,夏君山臉色變得更加怪異起來,兩人繼續有說有笑著。

很快,夏君山不勝酒力的暈倒在餐桌上。

「呼呼,你現在的樣子可真性感,估計就是妓女,也不見得有你這般淫蕩。」

「可惡,你到底要怎麼才肯放過我。」

「你嘴上說著不要,為什麼眼神卻沒有離開過我的肉棒。」

「……」

「呼呼,師嫂,雖然有點不好意思,不過你這麼粗糙的水平,恐怕到晚上我都難以射出。」

鍾益抽出了包裹在溫暖口腔內的肉棒,略帶不滿的道。

「你想做什麼。」

「嘿嘿,你覺得我想做什麼,當然是做愛做的事啊。」

「不要在這。」最後的尊嚴實在讓她無法接受在老公的面前。

「那要去哪裡呢,要不要去樓道,這個點應該不會有人來,而且我還沒有體驗過,聽說很刺激。」

「不,去床上。」

南儷用最後的力氣說出這句話,老公就在客廳,這是她唯一的選擇。

「那就來求我吧。」

「……」

「不求的話,那我們就在這裡做吧,說不一定一會師哥醒來還能看到你淫蕩的樣子。」

「求你跟我去床上。」南儷臉色紅的要滴出血。

「你這樣很沒有誠意啊,我不想去。」

「求!求!你!去!床!上!操!我!」南儷咬牙切齒,一字一頓的說到。

「哈哈,這可是你求我的。」

「……」

最終,南儷在自己跟夏青山的婚紗照下,豐滿的翹臀高高的翹起,對著鍾益擺出羞恥的姿勢等待著臨幸。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