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了眼才看上你

【對白(瞎了眼才看上你)】密碼改了,也忘記了。試試用這個作者:本人2021/5/4字數:3838

女:我真是瞎了眼才看上你。

男:你說的沒錯,有自知之明。

女:你什麼意思!

男:懂得都懂,懂了的人都是自己覺悟的,懂了的人早已上岸獲利了。

女:給我說人話!老娘最討厭這樣自以為是的老懂哥!給我爬!

男: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誇你來著。

女:我不用你來誇我,因為我說的是事實。

男:所以我才說,人要貴有自知之明。

女:(怒)你想說什麼,不要拐彎抹角。

男:唉,(作嘆氣狀),我說我真是好人難做!

女:你再不給我說人話,信不信你老二以後沒得用!

男:(嘿嘿)那也苦了你!

女:沒了你我就沒別的男人嗎?可笑!請你別把自己太當一回事。

男: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我現在給你個機會,好好想清楚再來說話。

女:我想得清楚,你再不說人話,你的老二在我手裡,以後雄風難振!

男:(看了她一眼,孬了)你剛才不是說瞎了眼才看上我麼?

女:說得沒錯!

男:在你沒瞎眼之前,也不會遇上我,對吧?

女:是的。老娘就是當初瞎了眼才遇上你這麼一個貨色!

男:但我不怪你,因為我也瞎了眼。

女:你什麼意思,說我沒人要!

男:不不不,你千萬不要誤會,也不要這樣去想。如果我也這樣說,那是在罵我自己!如果你沒人要,我豈不是在撿垃圾?(後面這句,心裡說。)

女:你——算你還有點良心,跟你相處一段時間,就發現你這麼個優點——愛說真話。

男:(右手食指與中指併攏,抵在右腦門上,朝天花板發誓)天地良心,我只是在說實話!(憋住笑)

女:你幹嘛為什麼非要發誓。都說男人發誓准沒安好心。(尋思)他剛才那猥瑣的笑容,好像與平時很不一樣。(恍然大悟)我干你娘的,你這是在罵我!你他媽也不照照鏡子,你什麼狗熊樣兒!我艹!

男:你又來例假了?

女:你才來例假呢!

男:我必須嚴肅的告訴你一個事實,男性是沒有例假。如果非要有,那只能是每個月都有那麼幾天心情暴躁的時候。可是,你看我心情好的很,所以,你算錯日子!

女:我不愛跟你扯這些。我現在問你,你為什麼要罵我沒人要!

男:你看你看,你又來了。你不要無理取鬧好不好?我什麼時候罵過你了?

女:你還是不是男人,說過的話不算數!

男:(摸不著頭腦)我說了什麼?

女:你說我瞎了眼才看上你。

男:沒錯啊,這話是你說的,我不過是複述了一遍而已。

女:你別打斷我的話。你還說沒瞎眼也不會遇上我。這話是不是你說的?

男:是的,我尋思我的話沒問題。並且你也接受了我是根據你的上一句推導出來的事實。再說了,你聽了這話還很享受哩。

女:享受個屁,我現在明白告訴你,你最後還說了一句,你也瞎了眼。這話什麼意思,你我都很明白。

男:說實話,我不明白你說什麼。我的話不是你想的那樣。

女:老娘很不愛聽你說的話。你講的每一句話全是在罵我,沒一句是良心話!解釋就是在掩飾你的心虛。

男:天哪,我這是遇見了青山人了麼?

女:又在罵我!你才是青山人呢?

男:不是青山人你為什麼性情分裂到這種地步。剛才還好好的,誇我說話有良心,轉眼間又罵得我無地自容。你這是怎麼了?

女:我怎麼了?虧你還好意思說。你罵我我還要好顏色跟你說話才是天大笑話呢。我不是有病!

男:你有病沒病,你心裡清楚得很!反正我的話沒問題,我也沒有做過虧心事。你不能因為心情不好而隨意責怪到別人頭上。

女:你現在怪我是不是?我明白告訴你,我沒病,一點病都沒有!倒是你一直在暗地裡嘲諷我。

男:好了好了,不說這個了,再說下去也沒意思。就當是我的錯,好不好?我向你誠懇認錯。

女:你這話什麼意思?什麼叫就當是你的錯?你這話說的好沒道理。並且你心裡還是一直認為我霸道,不依不饒地鬧個沒完沒了。現在你准以為我是個潑婦了。天殺的老朱,這什麼世道啊,怎麼會有人說話可以顛倒黑白!下地獄去吧!真是作孽啊!

男:好好,是我的錯,我應該向你道歉,不應該那樣說你沒人要。

女:(抓緊時機。搶先一步,迫使男的說話暫停)你終於承認你罵我沒人要是不是。我真是瞎了眼才看上你!

男:(沒好氣)你又想怎樣?我承認不是,不承認又不是?這鬼日子還過不過了?你整天都是這樣疑神疑鬼,一不合你心意就朝我發脾氣。我告訴你,就算我在外邊有人了,那也是你逼的。

女:什麼!你在外邊養女人,你個混蛋,你一個女人也養不起,竟然在外邊也敢養野女人。誰給你的勇氣!我真是命苦啊!

男:你非要這樣想我也不能阻止你。但我還是要告訴你,你是什麼時候變成這樣子的。以前的那個你去了哪裡?

女:新人勝舊人咯,你當然會這麼說,你們男人都一個樣——吃著碗里看著鍋里,從來都是花心大蘿蔔!

男:以前我覺得我們男人命苦——對著家裡的黃臉婆,出去吃些散餐算是給自己人生一個交代。現在我反而覺得女人更命苦。

女:你也有良心發現的時候。

男:我只是實話實說。

女:我可不信。

男:你能不能聽我把話說完。不要我說一句,你插一句。你這麼喜歡插嘴,是不是要我掏雞巴出來往你嘴裡插。你不會又餓了吧?你個大食貓🐱!

女:惡俗,沒品。我真是瞎了眼才看上你這麼一個人——粗鄙不說,還很低級!

男:你不也是很享受嗎?當初你口交時。(看她臉色不對勁,立馬改口)好了好了,我不應該拆開話題。言歸正傳,我覺得女人的需求世上沒有一個男人能滿足得了。

女:果然是大爛人一個。嘴裡說出來的全不是什麼好話。

男:你能不能聽我把話講完。

女:你的心已經髒到了極點。從你剛才的話一聽便知。

男:你是不是非要我干你才有聽下去的快感!他娘的,世界之大,無奇不有。我算是見識了。我今天非要治服你不可。

女:你不要每次一惹我生氣,就用這法子讓我消氣。沒點新意!太老套了。

男:你喜歡就得了。

然後下面就是不可描述的事情了。咳咳,又到了寫黃的時候了。

男的吻著女方的耳垂,兩隻淫手在女方的胸前肆意蹂躪。瘋狂之下,女方的嬌喘吁吁,不停地說:天殺的老朱,不要啊,我真受不了了,淫水開始泛濫了。你不要總是玩弄我的乳房啊,我下面的妹妹也很不錯哦。(惡趣味)

男的聽著女的話,心情十分享受,一邊舔著耳垂,手裡抓著奶子,一邊說,但是你的表情好像是在告訴我——你快來玩吧,我的乳房酥癢得好難受啊。

女:真是的。我才不是那種淫蕩的女人呢。你實在太壞了!

男:好吧,那換這裡了。

男的一隻手順著乳房往下。直至來到了女的下體。那裡的衣物只剩下了白色的內褲。在男的熟練手法下,即便是隔著內褲,也像是親密接受私處一般。在男的溫柔攻勢下,女的嬌喘呻吟,不由得哼叫起來:不要再碰那裡了,我不要了。

男的沒有理會,在隔著內褲摸索陰核片刻工夫後,於是他趁勢扒下了女的內褲。言語中更是淫靡不堪入耳。

男:你還說不要,都已經濕透了。你看

說時,他將沾滿淫液且濕噠噠的幾個手指頭放到女的面前,雖然女的臉色潮紅,卻沒有一點不好意思,反而主動的將男洇濕的手指逐個來舔。太瘋狂了!

天哪,她這是在吃自己的淫水。這種味道如何呢。天知道。男的沒有多想,他也一口叼住了女方的一個乳房,美滋滋的吮吸起來,時而用舌尖掃視舌頭四周,時而用牙齒含著乳頭磨蹭,時而含住乳房時,用舌尖來頂壓乳頭。如此操作。女的自然難受,她不再吮男的手指了。

女:不要,不要了,我好難受,下面的妹妹好癢。

男:我下面也好硬。石更兄他難受極了。你的小穴已經全濕了,豆豆也興奮起來了,是時候操B了。

女:你說話不要那麼粗鄙好不好,那叫做愛!我希望你以後當個文明人!

男的舔得女方乳頭紅漲起來,堅挺的就像竹筍破土而出。女的大叫難受。一邊喊著男的快點把金箍棒插入她的水蜜洞,一邊卻摸著男的屌在上下捋動,好像在撥玉米的外面那層皮一樣,包皮在女的活動下,很快就看到了男的雞巴沒洗,一層厚厚的黑色包皮垢在那裡。

這次,女的沒有舔,反而像個青蛙那樣,叉開m的姿勢,她帶動男的雞巴往裡面插,一插進去。哇塞,好舒服啊,哦哦哦,啊啊啊,哼哼唧唧歪歪扭扭捏捏的聲音不絕於耳。

插了一會兒,男的干累了,他躺在地上,來個六九式。他舔著女方的b,那裡不光有淫水,還有他的包皮垢,天哪,他在吃自己的包皮垢。

真是服了他。

他的舌頭很靈活,在女的陰核那裡忙個不停,動作熟稔,時不時聽見女的說,不要了,別舔了,我的尿都要出來了。

男:不要緊的。我喜歡喝尿。

女:你好變態。不過我喜歡淫蕩的你。你一定要喝下去哦。這是玉露瓊漿。

男的更加賣力的去舔,去吮吸了。然後呢,舔完了b,又輪到了舔屁眼了吧。這次他要怎麼舔屁眼呢,且看日後的作文。

當其時男的乾女時,男的說,女人好苦,因為她們有四大需求,天底下沒有一個男人能完全滿足她們。這四大需求分別是……

註:以前我只寫男同肛交,將屎當做潤滑劑,沒有灌腸。我曾經用這個來惡心某些扮基佬的男性,哈哈。真正的男同是不會這樣噁心的說。或去寫的。因為我見識到的男同非常之低調和溫柔。不會張揚,也不會寫這些惡趣味。

男女相處是很難的。……要想生活過得去,不要太清醒——學會包容和遷就。道理都懂,做到卻很難!

我少時以為女的沒有狐臭。直至有一天在路上聞到一個女的有狐臭,那時我想:天哪,女的原來也有狐臭啊,如果我以後找了這麼一個,這怎麼生活得下去?我頓時眼前出現一片漆黑。聯想到早幾年間我看到的一個笑話:天哪,女神也會拉屎,頓時我哭暈在廁所里。這個笑話對於那些有幻想的中學生十分有警示作用,切不用將女性抬得太高。所謂的女神,也是普通人一個。

就算沒有狐臭,也會有口臭、腳臭之類的。總之,男女雙方總會有一種臭讓對方受不了。譬如我,脾氣臭。我一定要罵微嗔狗,這個人讓我感到噁心同時也在排解我現實生活裡頭的壓抑情緒。每當我心情不好時,我總會想起他們三劍客的種種笑話。

這也是一種正面的激勵啊!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