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常修仙錄 (重口) (2) 作者:神之救贖

簡體

. book18.org

【異常修仙錄】 book18.org

作者:神之救贖book18.org

2021/5/5首發於:第一會所、色中色 book18.org

第二章,對眾女被虐的回憶 book18.org

「嚶……」 book18.org

眼看著大殿中的眾人已經消失,一聲帶著明顯痛苦的壓抑呻吟,再也無法抑制的從步雲嫣那喉間湧出。 book18.org

幾乎同時,步雲嫣那微微泛紅,卻依然顯出一種冷傲氣質的俏臉上,就在肌肉顫抖間顯出了一種痛苦的猙獰,更有一滴滴汗珠不受控制的從步雲嫣俏臉上溢出。 book18.org

如果可以打開這座已經閉合的蓮台,更是可以看到,無論是步雲嫣那一雙白嫩的素手,還是那被一根根帶著倒刺的錐子刺穿的性感美腿,也都因為強烈的刺痛而劇烈顫抖著。 book18.org

甚至,一股淡黃色的尿液都因為那突然張開尿道,從膀胱內噴涌而出,顯然是在這巨大的折磨與痛苦下,因為無法控制自己的尿道繼續緊縮而失禁了。 book18.org

「還好,畢竟忍到了她們都離開,沒有在人前出醜,隨著實力提升,為了保持虐靈的活性,受虐越來越重了。」 book18.org

步雲嫣心中想著,那皓白整齊宛如編貝的玉齒,也因為身體上傳出的巨大痛苦,而不斷互相敲擊著,發出一聲聲令人聽到都感到痛苦的撞擊聲。 book18.org

然後,對於這種經歷也十分熟悉的步雲嫣,感受著坐在淫虐紫蓮上的自己,身體承受著的那混合著劇痛、瘙癢、脹滿、撕裂以及種種複雜難明的痛苦,努力讓自己心思放空,開始回憶之前自己精神力感受到的那大殿中其他眾女受虐的場景,以用來緩解自己的痛苦,並從中尋找可以讓自己虐靈維持更高活性,甚至讓自己修煉境界更進一步的淫虐技巧。 book18.org

霎時間,之前大殿中發生的那一幕幕場景就仿佛時間回溯般,因為步雲嫣強大的精神力,清晰地映照在了即使努力壓制,依然柳眉緊促,發出一聲聲壓抑呻吟,更有一滴滴粘膩汗珠不斷從嬌軀各處湧出的步雲嫣意識中。 book18.org

根據步雲嫣素來的愛好與習慣,在無數零星的畫面閃過後,第一個被她認真回憶起來的沒有任何意外,正是三長老玉玲瓏。book18.org

雖然名叫玉玲瓏,但是她的身材絕對算不上玲瓏,今年不過三百餘歲,在一眾普遍六七百歲,甚至超過千歲的長老與護法面前絕對算的上是後來居上的玉玲瓏身高足有一米八出頭。 book18.org

再加上那雖然豐腴卻並沒有絲毫臃腫的白嫩嬌軀,淡金色的波浪長發,始終帶著嫵媚風情的俏臉,只是隨意一抿便顯出性感挑逗的朱唇,以及那對縱觀整個神女宗都堪稱前列,卻依然挺翹沒有絲毫下垂跡象的F杯肥膩豪乳,都更像是一匹似乎在西方黃金堡統御的那些國家中才比較多見的大洋馬。而不知道是不是巧合,玉玲瓏最經常承受,也最擅長忍受的凌虐手段,恰巧便是糞便污染與各種極限擴張。 book18.org

因此,今天早晨六點,就在這場每月一次的集體盛會開始的時候,玉玲瓏整個身子以一種既無法蹲下又無法站直的姿勢,拘束在一個盛滿了糞便的透明糞桶中,只有被木枷固定的頭部與雙手露在外面,讓人踢著糞桶一路從外面凹凸不平的外面滾進來的。 book18.org

由於仙子在接受淫虐修行時,除非真的遇到來自外界的危險,否則除了身體被動快速回復這項本能外,使用任何減弱痛苦折磨的仙術都會被天道感知,從而減弱正在接受的淫虐對虐靈活性的刺激,所以整個受虐過程中,仙子都要以除了身體恢復性與不易死亡這兩個更方便接受淫虐的優勢,幾乎與凡人並沒有什麼區別的體質,來承受各種淫虐。 book18.org

以至於,當玉玲瓏從五百米外的大道上一路滾到大殿內時,那仿佛任何時候都帶著嫵媚神情的雙眸中,已經出現了一些迷茫的神情。 book18.org

一對纖細的柳眉緊緊地蹙著,有些漲紅的俏臉上,也顯出了幾許痛苦的猙獰,纖薄的雙唇緊緊的抿著,似乎只有這樣才能讓她不至於發出會讓她狼狽的痛哼。 book18.org

不過兩個輪流踢著這個木桶的白銀級虐神——鐵虎和天狼,顯然沒有就此放過玉玲瓏的打算,事實上這場淫虐修煉到了現在還未開始,如果這就放過玉玲瓏,怕是他們也沒資格做虐神了。 book18.org

於是,兩個虐神彼此對視一眼後,同時抓住里這個糞桶兩邊向外探出的提手,下一刻,二人在一聲低吼中,將裝著玉玲瓏的糞桶高高提了起來,接著又猛地向著地下重重砸過去。 book18.org

「碰……」 book18.org

一聲沉悶的響聲中,整個糞桶底部重重的砸在了地上,裡面屎尿中混合著的一些金屬球,隨著屎尿的晃動,重重的撞擊著玉玲瓏嬌軀各處肌膚與敏感位置,同時在這劇烈撞擊下,本就站立不穩的玉玲瓏,更是越發無法維持自己的姿勢了,然而又在木枷的束縛下,不得不保持這種姿勢。 book18.org

一時間足底、膝蓋、玉腕、粉頸,齊齊的傳來一陣酸麻與脹痛,嬌軀各處更是感到好像被無數拳頭捶打的疼痛,那本就緊緊抿著的纖薄雙唇,更是在一對柳眉皺的越發緊蹙時,顯出了一種痛苦的紫紅色,那潮紅面容儘管努力板著,儘量維持平靜,卻依然可以看到無數肌肉都在微微顫抖著。 book18.org

「還能忍是嗎?看來我們兄弟的侍奉不夠勁啊,……那就繼續……,1、2、3……咚……,1、2、3……咚……」 book18.org

就在身材魁偉的鐵虎,那四方大臉上帶著猙獰殘忍的笑容,對著玉玲瓏說了一聲後,二人齊聲喊著號子,一次次高高的將盛著玉玲瓏的糞桶舉起,而後又用更加粗暴的力量重重砸下,甚至這一次次舉起放下的間隔也越來越斷。 book18.org

終於,隨著糞桶與地面越來越頻繁,也越來越重的撞擊,被束縛在糞桶中既無法蹲下又無法站起來的玉玲瓏,那兩條被粘稠的屎尿浸泡著的小腿,終於在這粗暴的撞擊下,出現了骨裂。 book18.org

接著就在著粗暴的撞擊下,玉玲瓏那被禁錮著的纖細玉腕與下面被屎尿浸泡,又承受著在這過程中不斷晃動的小球反覆撞擊的盆骨與兩肋,也先後出現了數處骨裂痕跡。 book18.org

「唔……」 book18.org

一聲雖然極力壓抑,卻依然在那緊抿著的青紫色雙唇,因為痛苦而無法抑制的微微張開時,從玉玲瓏的喉間溢出,同時柳眉緊蹙著,俏臉上已經出現明顯不正常顫抖的玉玲瓏,那光潔的額頭與潮紅的俏臉上也因為痛苦,而溢出了大量黃豆粒大小的汗水,使得那淡金色的長髮都有幾縷黏連在上面,顯出了一種殘忍邪異的美感。 book18.org

「這只是開始……接下來再給你嘗嘗溫泉浴……」 book18.org

看到這一幕,鐵虎與戰狼那古銅色的臉上笑容愈發猙獰,不知道誰開口說了一聲後,隨著幾下靈活的手印變化,兩束散發著少許灼熱的幽藍色火焰,幾乎同時懸浮在二人掌心上方。 book18.org

「去……」 book18.org

二人齊聲發出一聲低喝,接著兩束火焰瞬間飛出打在了盛著玉玲瓏的糞桶上,火焰落在透明的糞桶上後,詭異的如同兩道烙印般貼在了糞桶上一動不動,然而糞桶里的溫度卻迅速上升,似乎要將玉玲瓏煮熟一般。 book18.org

不過,這並不是殺傷法術,而是虐神淫虐仙子時使用的幽藍冷火,溫度最高也不過七十來度,所以單憑它們的溫度,也只能讓玉玲瓏浸潤在屎尿中的性感嬌軀感到有些灼熱熨燙,卻不會受到任何實質傷害,甚至習慣了還會給人一種舒服的感覺。 book18.org

但是,很明顯這種無法對人造成什麼傷害的溫度,卻浸泡著玉玲瓏的屎尿里的一些生物感到了恐慌與不適。 book18.org

因此,就在火焰烙印在糞桶上不過五秒後,糞桶中原本已經慢慢平靜下來的粘稠屎尿,立刻如同燒開了一般沸騰翻滾了起來。 book18.org

就在著不斷翻滾的屎尿中,除了一條條不過三兩公分長的蛆蟲外,隱約還可以看到,一條條至少十幾公分的黑黃色泥鰍,以及一條條因為蠕動而使得長度在三十多公分到十幾公分不斷變化,由蛆蟲進化來,上面長著稀疏青毛的污濁蠕蟲。 book18.org

接著,就在步雲嫣的精神感知中,一條長度近二十公分的泥鰍在一陣亂竄中突然擠進了玉玲瓏那被兩片飽滿的陰唇守護著的騷屄內。 book18.org

而後,糞便中的這些污穢生物就仿佛是得到一個信號一般,感受著屎尿中那灼熱的溫度,開始爭先恐後的朝著玉玲瓏粘膩的騷屄與後庭屁眼內鑽去。 book18.org

「嗯……嗯……嗯……」 book18.org

感受著糞便中那些生物不斷鑽入自己騷屄與屁眼時,從騷屄子宮與屁眼後的直腸中傳來的那異樣的摩擦瘙癢與那越來越強烈的脹滿感,玉玲瓏那被灼熱糞便浸泡著的嬌軀無法抑制的顫抖著,一對好看的柳眉緊緊地蹙著,纖薄性感的朱唇微微開合間,忍不住發出了一聲聲帶著痛苦卻極力忍耐的低吟。 book18.org

而糞便中那些因為糞便的溫度提升,而感到強烈恐慌與不適的生物,顯然不會在意玉玲瓏的感受,又或者說當發現玉玲瓏的騷屄與屁眼可以鑽入後,玉玲瓏在它們心中怕是更像一處可以避禍躲難的避難所。 book18.org

不僅即使因為不斷地向玉玲瓏的那粘膩的騷屄與後面屁眼內鑽入,使得玉玲瓏的騷屄與屁眼都被撐出誇張的開口,就連玉玲瓏平滑的小腹都因此出現了明顯的隆起,依然有更多的生物前赴後繼,不斷地向裡面湧入,甚至還為了爭搶位置而在玉玲瓏的子宮與直腸內壁中不斷地扭動擠壓。 book18.org

更是在不知道什麼時候,這些糞便中的生物在驚慌失措中,因為等不及而開始對著玉玲瓏嬌軀各處亂頂亂撞。 book18.org

於是,沒過多久,玉玲瓏的尿道被一隻長著青毛的污濁蠕蟲打開,後面也開始有大量的蛆蟲跟著一起鑽入;玉玲瓏那豐挺肥膩的豪乳最前端乳頭上的乳孔,被一隻只蛆蟲擠了進去。 book18.org

就連玉玲瓏的肚臍,也在黑黃色的泥鰍前端堅硬的頭部一次次狂暴的撞擊,被硬生生頂開了,然後便有無數生物如同發現新大陸一般,蜂擁而出,不過片刻後,玉玲瓏那腹腔中便有了大量污濁的屎尿與數不清的污穢生物, book18.org

「啊……」 book18.org

面對著足以讓普通人死亡的折磨與淫辱,身為即將突破到紫金級仙子的玉玲瓏,雖然因為強悍的身體恢復力與生命力不會出現生命危險,但是依然在這不斷地折磨下,忍不住發出了她在這次月中的集體修煉以來,第一聲有些悽厲的嘶吼。 book18.org

只是就在那聲嘶吼還未落幕時,一瓢酸臭發霉的嘔吐物混合著尿液,便在天狼猛地向後一拉玉玲瓏的長髮中,粗暴的灌入了玉玲瓏的口中,並沿著玉玲瓏的食道湧入了玉玲瓏的胃部。 book18.org

玉玲瓏那悽厲的嘶吼瞬間變成了含糊的嗚咽,那不斷有一滴滴汗水溢出的潮紅面頰,瞬間變得越發猙獰扭曲。 book18.org

接著,一些從屁眼與騷屄進入玉玲瓏體內的污濁蠕蟲與泥鰍,赫然從玉玲瓏那大張著的雙唇間擠了出來,使得玉玲瓏顯出了一種越發骯髒淫穢的邪異美感。 book18.org

「啊……」 book18.org

又一聲痛苦的呻吟再次響起,只是這次卻不是在步雲嫣的回憶中,而是真實的從步雲嫣那性感的雙唇間湧出,著這個空曠無人的大殿中迴蕩著。 book18.org

「果然沒有這麼簡單,讓我熬過去。」 book18.org

感受著身下紫色蓮台上那一隻只刺入自己雙腿與臀部,有些前端甚至已經釘入腿骨的錐子,已經開始在緩慢旋轉中,上下伸縮了起來,步雲嫣在一聲情不自禁的痛哼後,面色猙獰的暗自低吟了一聲,然後再次努力將自己的注意力從正在承受著的痛苦朝著其他地方轉移。 book18.org

於是,又一幕之前在這個大殿中發生的畫面,浮現在了步雲嫣的腦海中。 book18.org

一隻身長超過三米,頭上頂著半米長尖角,渾身覆蓋著紫黑色鱗甲的獨角蠍尾獅身下,雖然已經一千三百餘歲,實力達到紫金級,卻因為不足一米二的身高,以及一對達到D罩杯的豪乳,看上去更像一個爆乳蘿莉的六長老——林若若,正用自己那白嫩的雙手與膝蓋著地,跪爬在了鋪滿碎石的地上,努力的仰著那隱約還帶著幾許童真的嬌小面頰,努力地用自己那被刮出一道道細小傷痕的舌頭,在蠍尾獅那足有五十公分上面包裹著一片片鱗甲的火熱大雞吧上舔舐著。 book18.org

而蠍尾獅那條足足兩米長,上面嬰兒手臂粗細,上面帶著細密尖刺的蠍尾,則如同一條荊棘長鞭一般,隨著蠍尾獅一聲聲亢奮的低吼,在林若若那光潔白嫩的玉背,纖細性感的雙腿與雙臂,以及那隨著嬌軀動作,而不斷蕩漾出淫靡誘人波瀾的肥膩嫩白豪乳上,一次次粗暴凌亂的抽打著。 book18.org

甚至,獨角蠍尾獅還不時用那條長長蠍尾最後面的尾針,刺入林若若那肥膩飽滿的豪乳、飽滿挺翹的臀部,渾圓性感的大腿,以及全身各處敏感部位上,並將裡面那會產生強烈灼燒感的蠍毒,注入到林若若體內。 book18.org

「嗯……嗯……嗯……」 book18.org

感受著那一次次粗暴鞭打帶來的刺痛,與毒液注入體內的強烈灼燒感,林若若那因為一道道凌亂鞭痕而顯出一種殘忍美感的嬌小身軀不斷顫抖著,一聲聲帶著無法壓抑的痛苦的低吟,不斷地從那潮紅面容已經扭曲的林若若喉間溢出。 book18.org

這放在無數世界都應該可以引起無數男人心生不忍與憐惜的一幕,在這個仙雲大陸眾多仙子的修行過程中似乎只是尋常的事,不僅沒有引起任何人的同情心,反而引起了正在林若若嬌軀上不斷宣洩著自己慾望的獨角蠍尾獅,更加亢奮的淫慾與暴虐。 book18.org

於是,蠍尾獅那不斷在林若若嬌軀上抽打的長長蠍尾,猛地高高揚起。 book18.org

下一刻,就在蠍尾獅一聲暴虐的低吼中,蠍尾獅那條嬰兒手臂粗的蠍尾,就好像一條遍布著細刺的蟒蛇一般,驟然擠開了林若若那緊窄的屁眼,直接刺入了林若若的直腸內,甚至蠍尾最前端,那好像嬰兒小拳頭,頂端又帶著一根細長尖刺的部分,更是穿過了林若若的腸道,直接頂進了林若若的胃中,並將毒針刺進了林若若的胃壁。 book18.org

「啊……」 book18.org

驟然受到襲擊的林若若,那被蠍尾撐開的肛門,瞬間溢出了一股股鮮血,嬌小的身軀仿佛觸電般劇烈顫抖間,一聲無法壓抑的痛苦悽厲呻吟聲,隨著那小巧額朱唇開啟,從喉間湧出。 book18.org

下一刻,又因為蠍尾獅那條長度達到五十公分,看上去更像是一種恐怖刑具的猙獰雞巴,直接穿過林若若大開著的雙唇,肏入林若若口腔,並粗暴的頂開了她緊窄咽喉的動作,而在這聲高亢悽厲的呻吟還未完全發出時,便變成了含糊壓抑的嗚咽。book18.org

然而,只要看到林若若那嬌小白嫩的身軀,在不斷激烈的顫抖間,不斷溢出的一滴滴分明混合了鮮血而變得桃紅的汗水,還有那在不斷劇烈變化間,顯得越發猙獰的潮紅面容,便可以感受到那含糊壓抑中嗚咽中,蘊含了多麼驚人的痛苦。 book18.org

「啊……」 book18.org

又一聲悽厲高亢的呻吟聲,將步雲嫣的回憶從正在承受著蠍尾獅姦淫蹂躪的林若若,拉到了另一個女人身上。 book18.org

這位仙子名叫趙紫燕,一位今年已經一千五百多歲,留著一頭齊耳短髮,身高一米七左右,體型纖細又因為那一對B罩杯玉乳,而顯出恰到好處性感與窈窕曲線的紫金級仙子。 book18.org

就在這場集體修煉開始前,上身穿著一件寬度不過二十來公分的白色真絲綴花抹胸,下身穿著一條堪堪遮住大腿根位置的黑色真皮小熱褲;那精緻的玉足,纖細小腿,甚至近半勻稱的大腿也都被一雙過膝的黑色高筒靴包裹束縛住的她,渾身都透著一股颯爽英氣與性感嫵媚混合在一起的動人氣質。 book18.org

那一對微微上挑的柳眉與下面狹長的鳳目,還有那纖薄朱唇仿佛隨意勾勒出的一抹弧度,又讓她顯出了一種常人罕有的高傲與冷厲。 book18.org

不過,此時的她卻雙臂併攏著,被一條銀白色的金屬鏈懸吊在空中,之前穿在她身上的白色薄紗抹胸,與黑色的獸皮小熱褲,早已經破爛不堪的掉在了她身前的地面上,上面還沾著斑駁的血液。 book18.org

而在她那原本應該性感白嫩的嬌軀上:一對雖然沒有誇張尺寸卻也飽滿豐挺的豪乳上,被劃出了一道道狹長的傷口,兩隻殷紅乳頭上的乳孔,被兩隻雞蛋大的鵝卵石撐的大開著,使得乳頭都變成了薄薄的一層肉片。 book18.org

平滑細膩的小腹上,遍布著一塊塊大小不一的焦黑烙燙痕與穿刺孔;那被一雙已經殘破並沾著鮮血的黑色高筒靴包裹著的精緻玉足與纖細的小腿上,被釘上了一根根三樓透骨釘。 book18.org

甚至,在她那曾經光潔白嫩的玉背與那挺翹飽滿的臀部上的皮膚,更是被用烙燙與鏤空的方法,雕琢打磨出了一幅地獄血天使的圖畫。 book18.org

而那一聲抑制不住的高亢呻吟,則是因為她的直腸被一隻細長的鐵鉤,從肛門處拉扯出一米半長,從她那驟然大開著的朱唇間湧出來的。 book18.org

即使趙紫燕看上去已經十分悽慘了,但是這場淫虐修煉也才剛開始。 book18.org

就在趙紫燕那高亢悽厲的呻吟還未落下時,隨著旁邊一位臉上帶著猙獰淫笑的虐神,那雙手結出的一道道繁奧手印,無數混合著碎冰屑的冰冷酸雨,瞬間便從空中出現,不斷地沖刷著趙紫燕那已經傷痕累累的嬌軀。 book18.org

「嗯……嗯……嗯……」 book18.org

在那混合著碎冰屑的冰冷酸雨沖刷下,儘管趙紫燕那高亢的呻吟已經在趙紫燕內心的堅持下,重新變成了含糊壓抑的嗚咽。book18.org

可是只要看到趙紫燕那不斷溢出一滴滴鮮血的嬌軀,更加激烈的顫抖;看到趙紫燕那已經泛起深深潮紅的俏臉上,無數肌肉不斷顫抖間顯出的猙獰;看到趙紫燕那誘人的朱唇已經泛白,那皓白整齊的貝齒在一聲聲激烈的撞擊聲中,不斷震顫的樣子。 book18.org

恐怕任何人都可以感受到,趙紫燕此時承受的痛苦絕對沒有絲毫減少。 book18.org

然而,正在對趙紫燕進行著淫虐的白銀級虐神,看到這一幕後,臉上卻不僅沒有任何憐憫與不忍,反而露出了愈發猙獰亢奮的表情。 book18.org

接著,這個虐神更是隨手便拉過兩隻,裡面帶著無數細密尖刺的紫金色金屬鏤空虐乳罩,直接將趙紫燕那一對雖然不算誇張,卻也有著性感隆起,此刻又帶著凌亂傷痕的玉乳上。 book18.org

「唔……唔……唔……唔……」 book18.org

當這兩隻鎖住趙紫燕兩隻玉乳的金屬虐乳罩,在虐神發出的火焰仙術下,開始慢慢變得灼熱,並使得趙紫燕那一對飽滿的玉乳上,都發出一股無法掩飾的肉香與焦糊氣味時,趙紫燕那慘白的雙唇不斷顫抖間,更是再次溢出了一聲聲帶著極度痛苦的含糊壓抑嗚咽。 book18.org

而後,就在著一聲聲嗚咽中,兩隻金屬虐乳罩後面的拉鏈,開始向著趙紫燕嬌軀前面斜上方收縮,似乎要拉扯著被懸吊著的趙紫燕也向前移動,。 book18.org

只是,接下來在虐神控制下,一條帶著三隻細鐵鉤的鎖鏈,驟然從地下探出,跟著就在這個虐神幾下熟練地動作中,三隻泛著寒光的細鐵鉤便分別鉤在了趙紫燕那兩片薄薄的陰唇與突出的陰蒂上。 book18.org

趙紫燕又瞬間被以一種看上去有些詭異的姿勢,固定在了空中。 book18.org

同時,趙紫燕那一對被金屬虐乳罩緊緊鎖著的飽滿玉乳,以及那兩片薄薄的陰唇與凸起的陰蒂,便因為三條鎖鏈的繼續拉扯,而被粗暴的拉長著。 book18.org

跟著,當這位對趙紫燕施虐的虐神,臉上帶著愈發猙獰的表情圍繞著趙紫燕打量了一圈後,他的目光又轉移到了,趙紫燕那仿佛一條尾巴般脫垂出身體外的大腸上了。 book18.org

在步雲嫣的精神感知中,這個虐神還沒有做什麼,趙紫燕那還溢出一滴滴汗水的潮紅面頰,以及那一雙澄澈的美眸中,便已經露出了明顯的恐懼與慌張,就連那被束縛著的嬌軀,都在情不自禁的不斷顫抖著溢出了一層混合著血色的汗珠。 book18.org

接下來,果然沒有讓趙紫燕失望,又或者說甚至沒有讓步雲嫣失望,這個虐神只是右手一番,便從儲物手環上取出了一隻拳頭大的雷霆珠。 book18.org

下一刻,一道道電弧從雷霆珠上不斷地迸發了出來,直接打在了趙紫燕那脫垂在外面的大腸上。 book18.org

「啊……」 book18.org

縱然趙紫燕努力的忍著,可是僅僅只過去十來秒,大腸上已經出現了大片焦糊的趙紫燕,便在嬌軀更加劇烈的顫抖中,發出一陣帶著明顯顫音的悽厲嘶吼。 book18.org

……………… book18.org

「嗯……」 book18.org

當一隻足有三十公分的蜈蚣擠入步雲嫣那緊窄的尿道,並用一隻只細長的刀足划著步雲嫣的尿道內壁朝著膀胱鑽去時,坐在紫色蓮台上的步雲嫣那纖薄性感的雙唇微微開啟時,發出了一聲含糊壓抑的低吟。 book18.org

同時,這一次那意識中甚至都沒有中斷的回憶中,一名身穿著帶著金邊的紅色宮裝,四肢大開著躺在地上的少婦,那一對宛如遠山的黛眉本能的一蹙間,那纖薄性感的雙唇打開,也發出了一聲宛如回應般的低吟。 book18.org

下一刻,這位鬢髮盤在頭上,用一根金鳳釵別著的優雅少婦,也是神女宗護法尊者之一的紫金級仙子——夜初晨,那被怕是有D罩杯的豐挺豪乳高高撐起的衣襟,突然顫抖了幾下。 book18.org

而後,一隻足有成人手腕粗,上面帶著詭異花紋的毒蛇,便一邊吐著信子,一邊從她胸前的衣襟中游弋了出來。 book18.org

驟然,一聲悠揚的竹笛聲從一位低頭坐在長椅上,似乎完全無視周圍淫靡場景的白衣男人那放在唇邊的竹笛中宛如流水般溢出。 book18.org

聽著這悠揚的笛聲,恍惚間甚至會讓人感覺自己看到了松濤林海,以及那有花香飄過的草原,一時間甚至周圍幾個正在被肆意淫虐的女人,臉上那痛苦猙獰的表情中都多了少許陶醉。 book18.org

只是,那才從夜初晨胸前衣襟中探出來的毒蛇,卻好像受到了某種刺激一般,一條分叉的蛇信子在激烈顫抖中發出一陣嘶鳴後,三角形的深褐色頭部在幾下擺動中,便穿過了夜初晨那大張著的纖薄雙唇,深入到了趙紫燕溫潤的口腔中。 book18.org

甚至,看著夜初晨那修長粉頸中明顯不正常的隆起,這條毒蛇分明探進趙紫燕口腔中超過二十公分的尺寸,根本不需要多想,便可以知道這條毒蛇的頭部必然已經穿過了她那緊窄的咽喉,進入到了她的食道內。 book18.org

幾乎同時,隨著這仿佛可以撕開一道封印的笛聲響起,覆蓋著夜初晨嬌軀的那用金線繡著繁奧紋路的紅色宮裝,仿佛狂風中的波浪一般,劇烈的上下起伏翻湧了起來。 book18.org

「刺啦……」 book18.org

一聲明顯的布帛撕裂聲,驟然響起,夜初晨那華麗高貴的紅色宮裝,突兀的被撕裂,使得幾條長度、粗細與顏色都各不相同的毒蛇,從夜初晨嬌軀上滾了下來;也讓夜初晨那原本性感白嫩的嬌軀,再沒有任何遮掩的暴露在了空氣中。 book18.org

然後,任何人只要將目光投向夜初晨,便可以看到這位神女宗蟲谷的護法尊者,那一對豐挺肥膩的豪乳上,不僅吸附著足足幾十條大小不同的螞蟥,使得那一對豐挺肥膩的豪乳已經出現了明顯的紅腫;更有五隻色彩斑斕的毒蛛,在上面編織了大片灰白色的蛛網。 book18.org

那平滑的小腹上,一群顏色不一的毒蠍在上面肆意的爬行著,不時將毒針刺入小腹的動作,使得上面顯出了凌亂的紅腫與淤青。 book18.org

夜初晨那修長筆直的美腿上,更是有不知道多少只大約三公分長的行軍蟻,仿佛兩隻在巡視著疆土的軍隊,以一種整齊的隊形,不斷地爬行游弋著,一個個明顯的叮咬痕跡,也因為這些行軍蟻的爬行,仿佛標記般,不斷地出現在了夜初晨那原本修長筆直,又有著白嫩肌膚的性感美腿上。 book18.org

悠揚的笛聲,隨著白衣男人在竹笛上的手指,越發靈活的動作,而變得激烈了起來。 book18.org

而就在著激烈的笛聲刺激下,二三十隻顏色烏黑,長度超過三十公分的蜈蚣,從夜初晨身下鑽出來,快速的划動著自己那一隻只細長的步足,分別朝著夜初晨那粘膩的騷屄,緊窄乾澀的屁眼,甚至是那狹窄而不該被侵犯的尿道中鑽去。 book18.org

「唔……」 book18.org

感受著這強烈的刺激,夜初晨那纖薄的雙唇即使努力抿著,喉間依然溢出了一聲極力壓抑著痛苦的低吟;那有無數蟲蟻爬行,並被它們不斷蹂躪著的嬌軀,也不斷地扭動掙扎著,卻又似乎因為各種毒素的麻痹,縱然已經極力掙扎扭動了,卻依然顯得十分無力。 book18.org

突然,就在著不斷的扭動中,夜初晨嬌軀猛地翻了過來。 book18.org

接著,更為誇張的一幕便呈現了出來。 book18.org

夜初晨玉背上那紅色的華貴宮裝,此時已經在各種莫名毒液的腐蝕下,出現了無數大小不一的破洞,透過著一個個大小不一的破洞,可以看到夜初晨的玉背上赫然不僅吸附著更多的螞蟥,更有一些細長的甲蟲在上面撕咬啃食著。 book18.org

甚至,在步雲嫣的精神感知下,步雲嫣更是清楚地看到一條長度超過五十公分的黑色鰻魚,正在夜初晨的腸道中扭動著,鰻魚的頭部赫然已經探出到了夜初晨的胃部;而夜初晨的子宮內更是有五隻體表流著噁心粘液的黃褐色蟾蜍,以至於她那小腹都出現了明顯的隆起。 book18.org

…………………… book18.org

時間緩慢流逝著,這個恢弘的大殿中之前發生的一幕幕或者殘忍,或者骯髒,或者另類的淫靡畫面,就在步雲嫣承受著身下紫色蓮台淫虐的過程中,不斷從步雲嫣意識中浮現著。 book18.org

「叮……」 book18.org

終於,一聲雖然很輕,但是卻代表著今天坐在紫色蓮台上的淫虐任務的時間,終於結束的聲音,在步雲嫣的意識中響了起來。 book18.org

「嚶……」 book18.org

縱然極力忍著,當步雲嫣在聽到這聲音終於放鬆時,那已經泛白的朱唇微微開啟間,依然情不自禁的溢出了一聲壓抑的低吟,那已經忍住好一陣沒有顫抖的嬌軀也再次仿若觸電般顫抖了起來。 book18.org

又過了好一陣,步雲嫣那在一道道凌亂傷痕中,顯出一種殘忍變態美感的嬌軀的激烈顫抖,這才終於被再次抑制住了。 book18.org

一雙白嫩的素手,有些艱難的緩緩揚起,接著就在步雲嫣雙手緩慢結出幾道手印後,步雲嫣身周突然泛起一陣淺淺的空間漣漪,然後步雲嫣的身影便突兀的從這個寬敞空曠的大殿中消失了。 book18.org

幾乎同時,那有著誇張曲線的嬌軀,被一件上面帶著暗金與紫紅色紋繡,更點綴著一些金絲與珠玉的深紫色華貴宮裝遮掩著的步雲嫣,出現在了神女宗主殿所在山谷西方的一處風景秀美的山峰上。 book18.org

「宗主。」 book18.org

不遠處一座占地面積達上千平米,造型古雅,廊檐上更懸掛著一隻只風鈴的三層小樓前,兩名身穿湖綠色古裝長裙,步履搖曳著迎了過來,神態恭敬地對步雲嫣開口說道。 book18.org

只看這二女行走間那優雅姿勢,還有她們那泛著淡淡緋紅的精緻面容,以及那即使被仿佛帶著仙靈浩渺氣息的湖綠色古裝長裙遮掩著,依然顯出性感動人曲線的嬌軀,這二女似乎與無數世界中一些古典家族的名門閨秀,或者宮廷侍女並無不同。 book18.org

然而,如果仔細觀察這兩位身材高挑曲線誘人,身穿著湖綠色長裙的清純少女,便可以發現,這兩個雖然看外貌不過二十齣頭的少女身上,有著太多不應該出現在名門閨秀與宮廷侍女身上的情況。 book18.org

一雙看似正常的白色合金底狐皮步雲履,只是這雙比世俗中的繡鞋看上去多了幾分仙靈氣息的步雲履,後面的鞋跟卻長達二十公分,甚至有大約三公分都穿過了鞋底,直接刺入了她們後腳跟的腳骨內;前面的部分又讓她在極力踮起腳尖時,用一根根釘子將她們前面的腳掌整個貫穿,一根根仿佛珠寶般的腳趾也被銀白色的魚線緊緊地束縛著。 book18.org

白嫩纖細的足踝,被一對帶著斑駁銹跡與點點血污的沉重鐐銬束縛著。 book18.org

光潔粉嫩騷屄上那兩片薄薄的陰唇,正被兩隻金屬鱷魚夾夾著,並因為盤繞在兩條渾圓勻稱大腿上的細長鋼絲鎖拉扯,而向兩邊大開著。 book18.org

一對雖然沒有誇張尺寸,卻也可以將胸前衣襟撐出性感誘人曲線的豐挺玉乳,也因為從修長秀美的粉頸處那銀色的項圈上垂下來的兩條銀色金屬鏈,末端繫著的乳夾,而更加努力的向上挺著。 book18.org

甚至,就連那尿道、乳孔、騷屄與屁眼內,此刻都塞著雖然尺寸不一,卻都在不斷震顫著的金屬棒。 book18.org

更有大約筷子粗細,上面又帶著細密尖刺的銀白色金屬索,以十分淫靡的方法緊緊地束縛著她們那有著性感曲線的白嫩嬌軀,以至於甚至有少許血液,從繩索束縛的肌膚處緩緩溢出。 book18.org

嬌軀上的淫虐已經完全消失,所有的傷勢也在仙術下剛剛徹底恢復的步雲嫣,對於二女這種裝扮明顯已經習以為常了,只是很平淡的點點頭,然後在二女帶著恭敬神態的美眸注視下,然後才擺脫了所有淫虐折磨的步雲嫣,便就這麼赤裸著自己一雙白嫩的玉足,俏臉上帶著一種高傲從容的表情,步履優雅的踩著前面用一根根鋒利的釘子與一塊塊燒紅的火炭鋪成了路,朝著前面自己的寢宮走去。 book18.org

只是,如果仔細觀察,就可以發現,看似很平常的步雲嫣,那已經再次泛起了淡淡緋紅的俏臉上,分明也有著細微的顫抖,那呼吸也有了些許的粗重,證明她此刻並沒有表現得那麼淡然。 book18.org

足足五百米的路,那精緻白嫩的玉足不斷受傷淌血,又因為仙子的特性不斷快速恢復的步雲嫣,用了近八分鐘終於走完了。 book18.org

儘管泛著緋紅的俏臉上粘附著一層細密的汗珠,一雙被紫色宮裝長裙遮掩著的修長美腿,也不自覺的夾緊顫抖;但是畢竟步雲嫣身為紫金級仙子,這些年來已經承受了無數變態的淫虐,所以那俏臉上的表情還勉強維持住了平靜與自然。 book18.org

又深吸幾口氣,讓自己漸漸的平復下來,又伸出自己那白嫩的素手,將光潔額頭與緋紅的俏臉上溢出的細密汗水拭去。 book18.org

步雲嫣坐在那總算除了一些粗糙顆粒,再沒有其他任何異樣的床榻上,用那因為長期忍受痛苦而有些沙啞低沉的柔媚聲音,緩緩地開口道,「翡翠,明珠,我今天的任務都做完了吧。」 book18.org

「回稟宗主,都做完了……,只是還差一樣……」 book18.org

聽到前半句,步雲嫣稍稍鬆了一口氣,然而接下來的後半句,卻又讓她的心臟猛地一顫,這一天的高強度訓練已經讓她身心俱疲了。 book18.org

不過任何一位仙子每一項淫虐任務與指令,都是經歷天道誓約見證的,如果不能完成就會影響體內虐靈的活性,後期需要更多更嚴苛的淫虐才能彌補回來,甚至會對虐靈造成永久性損傷。 book18.org

所以,步雲嫣深吸一口氣。用那皓白整齊的貝齒輕輕咬了咬,自己那有些乾澀的下唇,假裝很自然的開口問道,「還有什麼?」 book18.org

「就是這個啊……」 book18.org

皓白玉腕上帶著一串翡翠手鍊的翡翠,口中說著,已經在步履搖曳間端上來一個托盤。 book18.org

「只要宗主您將這份夜宵吃了,今天的修煉任務就算完成了。」 book18.org

托盤上的銀白色金屬罩打開,翡翠一雙誘人的美眸,看著裡面那一個用超過三公斤的大便混合著嘔吐物製作,外面包裹在一層從各種仙獸與淫獸中收集的精液,最上面更是有無數蛆蟲在蠕動著的特殊蛋糕,用那柔媚中帶著幾許空靈的聲音,對步雲嫣說了一聲。 book18.org

「還好!」 book18.org

看著眼前著特殊的蛋糕,呼吸著那股濃濃的惡臭,步雲嫣儘管經過無數年,依然無法適應,但想到那些更加讓人難以忍受的痛苦折磨,步雲嫣還是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book18.org

然後,伸手攏了一下因為汗水,而黏連在那光潔額頭上的幾縷秀髮,接著便強忍著心中的噁心,故作優雅地用精緻的白金餐刀與餐叉,開始將它一點點的放入自己的口腔,並緩緩吞咽近胃內。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相關搜索

神之救贖重生修仙重生之都市修仙異常修仙錄神之救碧海修仙錄異常生物見聞錄異常修仙重生修仙之父女修仙錄重口之皇異常神之救贖神之救贖姐姐的救贖修仙錄父子修仙錄詭異修仙神2之前女友的救贖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