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母夜回魂 (1) 作者:皇簫

.

【母夜回魂】

作者:皇簫2021/1/11發布於sis

(第一章)

大學畢業已經十多年了,我終於又一次回到了老家,這個我從小到大留下了許多好的或者不好的回憶的地方。

父親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外出打工,然後音訊全無,留下我和媽媽孤兒寡母的一起相依為命。後來我才知道他很早就在工地上出了事,黑心的包工頭甚至都沒有給我家一丁點的賠償,隱瞞了我們整整二十年。

媽媽獨自種著兩畝地,晚上在家做些手工活,然後再靠外婆和舅舅家接濟,居然真的把我給拉扯大了。

而我也爭氣,靠自己苦學考上了一所好大學,雖然家裡條件並不允許我去讀大學,我都打算去上大專了,但是村裡的鄉親們都自發地來祝賀我這個全村唯一的大學生,並且一起幫我們湊齊了天文數字般的學費,這才堅定了我繼續讀書的想法。

可是或許是勞累過度,或許是心愿已了,媽媽的身體狀況在我大三的時候突然開始急轉直下,我請假回家看過幾次,情況沒有一點好轉,直到去醫院檢查後才發現媽媽居然已經是胃癌晚期了。

大四的時候媽媽去世了,我靠著舅舅家的幫助讀完了最後一年大學,然後早早地參加了工作,攢下了不少積蓄,之後我沒有買房結婚安家,而是從公司辭職,自己轉去創業了。

或許當時我的想法完全就是「如果失敗了,虧本了,破產了,就從樓上往下一跳,從此一了百了」。

可是實際情況卻是我的生意越做越好,最後居然三十多就有了好幾百萬身家,雖然好像並不算很多,也就是三線城市幾套房的樣子,但是在村子裡我絕對算是最有出息的一個。

媽媽知道了或許也會非常欣慰吧?她總是這樣,什麼都只想著我,我過得好,她一定會很開心的。

不過大學畢業後我就一直不敢回家,因為媽媽去世的時候我都沒有陪在她身邊,而是在接到噩耗後才連夜趕回去的,甚至連媽媽的最後一面都沒見到。

這麼多年獨自在外,連房子都沒買過,每天住在公司辦公室,也算是無根浮萍了。

成家的想法自然更是沒有,我現在有時還會抱著「要是公司被自己霍霍完了就跳樓」這樣的想法,所以還是不要禍害人家姑娘了。

今年公司的經營狀況並不是很好,前兩個季度帳上甚至是虧本的。本著對員工們負責任的態度,我還是仔細檢查了一下到底是哪裡出的問題,可是最後得出的結果居然只能是「運氣不太好」這樣玄之又玄的理由。

今年我的運氣確實差到了極點。有一個五十萬的大訂單,合同簽了,我們這邊生產線搭起來了,貨也開始生產了,就等對面打錢然後開始交第一批貨了,結果對面老闆因為賭博挪用公款導致公司破產,自己也被抓了。

這種事,能怪誰?

怪我太相信對方了,不該這麼老實直接就產貨,應該先收錢?

確實有道理,可是誰TM知道合作了好幾次的信用良好的老客戶說沒就沒了啊?

這樣類似的事情還不少,而這只是其中損失最慘重的一例,比如今年的疫情也是,雖然對我做的生意影響不算很大,但是也或多或少有些影響,所以我說今年的運氣真的差到了極點。

經朋友介紹,我認識了一個「大師」。

面相很年輕的大師一摸那一看就是假的鬍子,問了我的生辰八字和籍貫,然後掐指一算,說我家祖宅風水動了,影響了我的財運。

雖然作為一個新時代經受過馬列主義薰陶的大學生,我知道這種封建迷信的東西都是假的,沒有一點科學依據,而且這年輕的大師怎麼看怎麼假。但是想到我確實很久沒有回過家了,我終於還是下定決心,準備順便回老家去看看。

現在我已經到了村門口,開的大奔在這荒涼的地方顯得有些格格不入,路過的鄉親們都投來了奇怪的眼神,不過我還是就這麼驅車來到了記憶中的老宅前。

家門口的田沒有荒掉,還種著青菜,大概是被鄰居借用了。我倒沒什麼所謂,他們以前幫過我家不少,而且這田我留著也沒什麼用,他們需要就給他們用就是了,至少還是在種菜,沒有直接拿去建房子不是?

隔著老遠我就看見老宅好像塌了一塊,看上去似乎正是我以前睡的房間,我對此感到很詫異,這大師算得還真尼瑪的准?

停好車走近一看,果然,整個後院的牆都塌了,我那間房已經完全沒了,只留下前院客廳和媽媽的臥房還保持原樣。

大門雖然鎖著,不過這鎖也銹得和沒有一樣了,更何況牆都塌了,這門就更沒意義了。

走進老宅的家門,熟悉的布景觸動著我內心深處的記憶,雖然灰已經積得有一寸了,但是還是能看出以前我和媽媽生活過的痕跡。

花點錢請人重建一下吧……

我這樣想著,然後就掏出手機打給了舅舅。

他們一家對於我的突然回來感到很意外,連忙邀請我去吃晚飯。不過由於他們家並不在我們縣,從我這開車過去也要幾個小時,於是便說好明天一早去他們那做客。

之後我又去周圍的鄰居家問了問縣裡有沒有認識的比較好的建築公司。最近這邊也有不少在外面打工賺了錢的村民回老家建「別墅」,只要幾萬塊錢就能起一棟漂漂亮亮的大房子,無論是請客還是結婚都非常氣派,所以縣裡施工隊近幾年多了不少。

我特意挑的房子裝修得最好看的那家去問的,去的時候一個大爺正蹲在門口抽菸。

因為許久沒有回來,對方看上去只是有些眼熟,經過他提醒後才想起來這位也是我小時候的玩伴,我看他年紀還以為五六十了,結果居然也是剛四十歲。

互相遞煙寒暄了一番,我就直入正題了。然後對方介紹了一家他們之前找的,對方公司在縣裡,收費不貴技術還好。

我連聲道謝後就開車離開了村子,去縣裡找那家公司,順便打算在縣裡住一晚。

畢竟老宅這邊肯定是暫時沒法住的,而我也沒打算露宿街頭。

找到對方門上,我才發現這家的生意居然非常的好,排班已經排到幾個月後了,我可沒那麼多時間在這等著,但是祖宅重建我也得盯著。

換一家?

我猶豫了一下,既然要選那就選好的,也不差這點錢。

於是乾脆多交了50%的好處費,老闆才喜開顏笑地表示後天就有一個工程隊幹完一筆活,到時候就讓我插隊,讓他們去幫我做。

我一想,反正明天要去舅舅家做客,於是便答應了老闆這個提議。

在縣上久違地吃了一頓老家的家常菜,不過並沒有什麼記憶中的味道。不是說不好吃,而是以前家裡那麼窮哪能吃這麼好啊,所以這些所謂的家鄉特產我基本都只是聽說過沒吃過。

唏噓地吃完晚飯,我便去附近採購了一些禮品,還有一些掃墓用的東西比如紙錢香燭準備後天去給媽媽掃墓。

媽媽的墳墓就在後山上,我剛才看山上由於常年沒人打理,連路都看不見了,需要拿柴刀去清理一下,因此便沒有第一時間去祭拜。

晚上做夢的時候我久違地夢到了媽媽,記憶中的媽媽還停留在我高中時候的樣子。

也許是記憶過於久遠,使得我對媽媽的印象被美化了許多,也或許這就是媽媽原本的樣子。

雖然常年干農活導致媽媽的手掌略微有些粗糙,但是或許是天生麗質,媽媽身上的其他地方的肌膚記憶中一直保持著很光滑的樣子,尤其是那張小臉,戴上一頂破破的草帽後,即便是再毒的陽光也不能讓它變黑哪怕一丁點。即便沒有用過任何化妝品和保養品,媽媽的皮膚也能稱得上是「吹彈可破」。

或許是長期營養不良導致的,媽媽的身材很纖細,而且很嬌小。不過由於長期的高強度農活,那嬌小的身軀里卻隱藏著恐怖的力量,我曾經親眼看見媽媽三斧子加一腳踹倒一顆半徑十厘米的大樹……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我印象中媽媽的身體應該很健康才對,卻沒想到……

夢中的媽媽就坐在椅子上靜靜地看著我,我緩緩走過去,跪倒在媽媽面前,腦袋枕在媽媽的膝蓋上,媽媽微笑著把手搭在我的後腦勺上,輕輕撫摸著。

柔軟的觸感以及熟悉的氣味,讓我陷入了從未有過的安心,在夢中再次進入了睡夢中,如此深度的睡眠讓我睡了整整12個小時才醒過來。

醒來時手機上有好幾個舅舅打來的電話,我回撥了過去,不好意思地道歉表示睡過頭了,馬上就趕過去。

舅舅擔心地說還以為我出什麼事了一直聯繫不上,不過既然沒事就好,家裡做好了飯等著我呢。

因為這一覺睡得實在有些爽過頭了,我一出門吸了一口新鮮空氣後都感覺最近一直壓抑的心情都完全舒展開了。

這趟老家回來真是回對了。

去附近的水果店買了些水果,再去超市又調了一些保健品,我才開著大奔往舅舅家去。

過了這麼久的第一次見面,我和舅舅之間都感覺有些生疏了,記憶中經常給我帶零食和教輔資料的那個舅舅居然也都已經半頭白髮了。

看到我,外婆激動得當場就哭了起來,抱著我不肯撒手,我知道她肯定是想起了自己早逝的女兒。

大家好不容易才勸得外婆停止了哭泣,一起來到了餐桌前,舅媽已經把早就準備好的菜肴重新熱了一遍,這次我確實找到了不少記憶中的味道,加上睡得好,早飯也沒吃,胃口大開,連干三大碗米飯,把外婆都給逗樂了。

吃過飯氣氛終於活躍了起來,知道我現在在做什麼後大家只誇我有出息,雖然舅舅曾經外出打工,也算見過點世面,但是從根本上來講這個家庭依然是農民家庭,幾百萬身家對於他們來說已經是可望不可即的巨款了。

「聽見沒子豪,你可得好好讀書,以後才能當大老闆啊。」舅舅趁機教育我的侄子,這是我表哥的孩子,舅舅的孫子,小伙子據說已經初一了,還是很愛玩。

由於表哥表嫂常年在外打工,我這次回來沒有見到他們,侄子周子豪是一直跟著爺爺奶奶也就是我的舅舅舅媽住的。

「知道了啦。」大概是確實從我身上體會到了讀書的好處,小伙子認真點了點頭。

「我這次回來是打算把我老屋重建一下,昨天回去看了下發現後堂都塌掉了……」我跟外婆解釋說。

「重建好啊……慧蘭這輩子都沒住過大房子,你一定要把老屋建得漂漂亮亮的,人不能忘本……」外婆絮絮叨叨地說。

「嗯。」我鄭重地答應了她。

晚上我給侄子包了個2000塊的大紅包,然後在舅舅家住了一晚,住的是侄子的房間,把他「趕」去跟自己爺爺奶奶睡去了。

晚上又夢見媽媽了,一直以來壓抑著的思念在回到老家後展現出了驚人的彈性,仿佛要將十多年來遺漏的份全部補上,以至於早上醒來的時候淚水把枕頭都沾濕了。

吃過早飯,我接到了工程隊老闆的電話,跟他約好時間,我就和舅舅一家還有外婆道別,趕去了縣城。

老闆很效率,問清位置後就讓工程隊帶上工具先去現場看情況去了。到地方後,老闆問清楚我的要求就是重建加裝修,然後跟著我大概規劃了一下方案,當場就去拉磚石去了,下午直接開工。

之後我就先回了公司,大概過了一個月,老闆就說可以驗貨了。

「這麼快?」我詫異,一般來講建個房子怎麼也得好幾個月吧?不會是搞成豆腐渣工程了吧?

「黃老闆啊,這只是重建房子,房梁都是完好的,只是後堂屋頂和牆被大雨沖跨了,半個月就能搞好了,我們還給您好好粉刷了一遍,全都是用的最好的材料,您放一萬個心!」老闆拍著胸口表示。

雖然他這麼說,但我也不可能全信,於是跟他說這周末就去驗貨,到時候結尾款。

其實我交的定金都夠一筆工程款了,不過當時為了插隊約好的價格要更高,所以老闆也沒有生氣,答應了我的要求。

事實上,最近我好像已經開始轉運了,虧損雖然沒法一下子補上,但是最近接到的訂單一下子多了起來,原本閒置的流水線也一下子又能用起來了。

還真是個大師啊……

我不由為之前的詆毀感到不太好意思,雖然還是不太相信這些迷信的東西,說不定是因為我回了老家一趟解開了心結,才會一下子樂觀起來,但是如果沒他提醒我肯定不會想到回老家去的,就當是個心理醫生了吧……

下次有機會再好好感謝一下吧。

回老家後,我發現老闆確實沒騙我,老家這麼一翻新,我差點都沒認出來,畢竟記憶中的老房子也沒有像這樣粉刷得白亮過,那時候的油漆也都是灰白灰白的。地面上也貼上了全新光亮的大理石瓷磚,雖然家具還沒有添置,但是已經有了「別墅」那味了。

「我很滿意。」確認沒有什麼問題後,我直接給老闆把尾款打了回去,老闆嘿嘿笑著表示下次還有機會一定要找他啊。

等到老闆離開後,我才在屋裡轉了一圈,最後走進了媽媽的房間裡。

我特意讓他們沒有亂動這間房,不過裝修還是好好裝修了一遍,粉刷瓷磚翻新都沒有落下,老闆甚至還幫我找來一床和原本床上的被子一模一樣的新被子,也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

但不得不說,這老闆太人精了,我差點一衝動又給他多打一筆錢了。

晚上,我也不管什麼甲醛不甲醛的了,直接就在這裡住下了,睡在了媽媽曾經天天睡著的大床上,仿佛還能感受到媽媽的氣息。

第二天我帶著徹底平靜下來的精神狀態回到了公司。

公司完全起死回生了,我的運勢在觸底後開始瘋狂反彈,直接達到了我從未達到過的巔峰,身家輕鬆破了千萬,並且還在繼續穩步增長中。

最近,或許是我走出了心理陰影的緣故,我在夢中得到了媽媽的「命令」——買房,結婚,生小孩。

雖然後兩個要立馬完成有點困難,但是第一個對現在的我來說很簡單,反正這麼多錢留著也沒什麼用,那就先買個房子吧……

然後我就在市中心找了個很好的小區,直接買了套120平的三室兩廳。

有房有車,結婚應該不難吧?

鄰居們都對我這個新來的鄰居很好奇,尤其是老太太們,見我年紀輕輕就買房,還一個人住,沒幾天就把我家底都摸透了,然後不管我願不願意,就開始瘋狂給我介紹相親的……

30多歲就是身家千萬的大老闆了,有房有車,住的是三室兩廳,開的是奔馳,還是大學生畢業,輔導小孩沒問題,更重要的是戀愛都沒談過,一看就是老實孩子,長得也不差,高高帥帥的。

請問還有比這更好的相親對象嗎?

只要是身邊的單身女性,就全都往我這塞。

雖然很汗顏,但是為了早點結婚,我也就是來者不拒,基本每個都會去見一見,不過……

Emm,嘛,呃,是吧?

不是說歪瓜裂棗,其實大部分也都是有些姿色和本錢,年紀小的二十五六,年紀大的三十七八,也還有幾個確實是美女,不過……

比媽媽差遠了。

從小到大和媽媽相依為命,我對於女性的追求完全是以媽媽為藍本的,身材高大的pass,不會幹活的pass,脾氣不好的pass……

這樣一圈下來,沒有一個能打的。

鄰居老太太都抱怨我要求太高了,因為我沒看上她那得意的大學生侄女。

對此我只能抱歉,沒有經歷過「大學期間談戀愛然後分手」的毒打,導致我對於自己即將獲得的「初戀」非常地挑剔,稍有不滿就覺得兩人不合適。

在知道我終於「開竅」了打算找對象後,我那些一直有聯繫的老同學或者生意夥伴也都對此很上心,中國人似乎都格外熱衷於當月老,這又是個什麼傳統文化呢?

在這樣強有力的支持下,經過我也不記得多少次的相親後,真的讓我給碰到了一個「真命天女」。

真命到我看見她的第一眼差點跪下來叫媽。

莊雲煙長得和媽媽幾乎有七八分相像。

身材同樣的嬌小,說話同樣的細聲細氣,小臉同樣的動不動就變紅,據說做家務活也同樣的拿手。

年齡剛到二十七,比我小了將近十歲。

唯一的缺點是,她並沒有受過多少教育,初中畢業就被家裡送去了中專,學的是護理專業,現在在市裡一家親戚開的小診所當護士,每個月拿2000塊錢,就這樣她也很節省,一個月甚至能存下1000塊寄給家裡補貼家用。

事實上,她和我或許還算得上是遠親,好像是外婆一個表姐的孫女。

在看見她的第一眼我就已經深深地淪陷了,她幾乎符合了我對未來妻子所有的幻想,至於她的受教育程度和賺錢能力對我來說完全不需要考慮,於是我對她展開了瘋狂的追求。

不了解如何追女生的我甚至找一個情聖大學同學學習了追女生的一萬零八百個技巧,然後在用到第三十個時候就成功把她追到手了。

對於一個農村女生來說,二十七還沒嫁人已經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了,她家裡給她的壓力已經非常恐怖了,如果不是她每個月省吃儉用給家裡寄錢,估計早就被家裡強行嫁人了。

也因此,在我們確定了關係後沒多久,我們就互相見了家長,外婆在見到她的一瞬間就當場拍板把我倆的婚事敲定了,當時羞得雲煙差點躲到桌子底下去。

雲煙家裡更加沒有意見,我把奔馳停在她們家院子裡,然後晚飯前給她們家所有小孩包了一個一千塊的紅包就解決了大部分的問題,雲煙的父親甚至連彩禮也沒敢多要,生怕得罪了我把我這個「大凱子」嚇跑了。

半個月後,我倆結婚了。

直到我被灌得暈乎乎的,在雲煙的扶持下回到洞房,看到她嬌俏可愛的小臉紅撲撲的時候,我才回過神來。

我……我也有老婆了?

前前後後算起來,我和雲煙結識也不過是一個多月前的事情,事情發展得太過順利,我現在回過頭來細細一想還好像在做夢一樣。

在酒精的作用下,雲煙的紅唇在昏暗的燈光下就好像火光一樣,而我則像飛蛾一般,忍不住向她飛去。

後面的事情我記不清了,早上起來的時候雲煙已經離開了床榻,被窩裡還是溫熱的。

腰有點酸,下體有點麻木,昨晚上好像做了三次還是四次……

雲煙在床上也延續著她那柔弱的性子,即便被我猛烈進攻也只是咬著下唇偏著頭忍受著不叫出聲,只有實在忍不住的時候才會從嘴角溢出一絲輕哼,而這聲宛如天籟的輕哼就是支撐著我像累不壞的牛一樣往死里「犁地」的最大動力。

從床上爬起來,雖然腳踩在拖鞋裡好像輕飄飄地踩在棉花上一樣,但是我整個人都格外地神清氣爽。

和以往自己用手解決是完全不一樣的。

穿上雲煙準備好疊在一起的新衣服,我推開了房門,早餐陣陣的清香讓我忍不住深吸一口氣。

去往洗手間路過廚房的時候,在裡邊繫著圍裙煮著麵條的雲煙發現了我,回過頭對著我甜甜一笑,我差點人都化了。

刷完牙洗完臉,等我坐到桌前的時候雲煙正好把面下好,端到桌前。

面的味道甚至還和記憶中媽媽下的面味道一樣,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

簡直,太過完美了,我真的不是在做夢嗎?

於是我不可避免地徹底陷入了新婚生活中,雖然沒有去度蜜月,但是光是在家的這半個月就已經讓我如同生活在天堂一般了。

雖然當了三十多年的老處男,但是我的理論知識並不少。

以往的慾望發泄途徑除了手還是手,我也沒有膽子去買什麼飛機杯之類的情趣玩具,而用手擼管子帶來的肉體上的快感自然是沒有什麼進步空間的,因此為了獲得更大的快感,我就只能去從視頻,漫畫和小說中尋找快樂了。

托它們的福,我的理論知識積累到了一個非常恐怖的地步,「以後如果有機會一定要在女人身上試驗一下」的姿勢也數不勝數。

因此,第二天晚上我就猴急地想在雲煙身上試驗自己的理論姿勢。

後入、觀音坐蓮、女上南下、口交、乳交一個個都試了個遍,這讓我發現了雲煙另一個「寶藏」的地方,她雖然會很害羞,但是在床上卻對我百依百順,有些她不理解的姿勢經過我的提醒也會很快領悟,然後很快掌握,讓我爽得不行。

在腦內的「姿勢」被掏空後,我又想玩出更多的花來,於是家中的衣櫃里多了幾十條不同顏色不同款式的絲襪以及各種各樣性感可愛的衣服。

對自己花錢很小心的雲煙一開始被我瘋狂的買衣服的行為嚇到了,連忙要求我把新買未拆封的退掉。

不過經過我不停給她灌輸「我很有錢不差這點」的思想以及「女人就要對自己好一點」的思想後,她才終於勉強接受了我的要求,開始一件件地嘗試。

然後我又一次在心底刷新了雲煙的「寶藏級別」,這已經不是普通的「寶藏女孩」了,這是「國寶女孩」!

因為雲煙身材很嬌小,站起來只到我的胸口,我甚至可以一隻手把她抱起來,因此我買衣服的時候都是挑著最小碼買的。

小號的OL制服穿在她身上就像是偷穿媽媽衣服的小女孩一樣,黑色的絲襪和她的氣質好像一點也不配,她那疑惑的表情和女強人氣質的衣服形成強烈的反差,我的雞兒果斷對此表示致敬。

水手服和白色的連褲襪的搭配讓我想起了讀大學時,周末經常在路上看見的那些城裡的小蘿莉,於是我充滿惡趣味地給雲煙弄了個雙馬尾,和網上那些自稱蘿莉卻不敢露臉的福利姬簡直一模一樣,不過雲煙自然是完全不怕露臉的,我的雞兒表示這個比剛才那個更頂。

在穿回她的工作服——護士服(雖然是情趣的)並且配上我新買的高級尼龍白絲後,我讓她假裝很害怕的樣子說:「對不起,我下次再也不敢了,你不要給我打針好不好?」我的雞兒表示:剛才那些都是辣雞!讓開!我要用針扎死她!

再然後,我就徹底放飛自我了。

誰規定人必須好好穿衣服了?

裸體圍裙配絲襪,不好看嗎?

睡裙底下不穿內褲,掀開裙子就干,想不想試試?

睡裙太長了,直接換我的T恤,底下啥都沒有,兩顆乳頭都看得清清楚楚~~

開襠褲簡直是世界上最偉大的發明!!!

抱歉,剛才有點太過激動了,以至於我一直在胡言亂語,請大家忘掉這一段。

半個月後,已經很久沒去上班的我逃也似的從被窩中雲煙糾纏住我腰肢的雙腿中掙開,離開家去了公司。

在我不計晝夜的「開發」下,雲煙似乎覺醒了,戰鬥力愈加強大,雖然依舊一直保持著害羞的特性,但是已經完全對我予取予求了。

尤其是在某次我的奮力進攻下,讓她達到了高潮後,她便徹底投入到了性愛的快樂中來了。

雖然她不說,但是在我射完精她卻沒有達到高潮時,她會用那柔柔的好像有水在晃動般會說話的雙眼看著我,讓我心虛,又讓我慾火再起,重新投入戰鬥去把她送上高潮然後沉沉睡去。

然後我的老腰受不了了。

每天連續不斷的高強度「工作」,我已經射到腿肚子都開始打顫了,蛋都快射沒了。

真是個妖精……

想到晚上又要和我心愛的小妖精盤纏大戰,明明彈藥庫都快打空了的我又一次硬了起來,只好伸手撥了一下褲襠,讓自己崩得不那麼難受。

就在我以為這樣幸福快樂的日子可以永遠持續下去的時候,奇怪的事情發生了……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