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媽和乾媽 (1) 作者: 照像機

.

【親媽和乾媽】

作者: 照像機 2021-1-23發表於SIS001

(一)

「媽,我回來了」

「回來的剛好,快洗手吃飯吧」

媽媽邊說著邊從廚房端出我喜歡的菜,可能是天熱,她的面色潮紅,只穿了一件藍色的綢質睡衣。透過光可以映出她雪白的肌膚,衣領透出一大片酥胸,可以看出她沒穿胸罩。

其實媽媽的身體對我沒有秘密,自從十多年前她跟爸爸離婚,那會我四五歲,家裡就我們兩個人,她也把我當成孩子,所以洗完澡基本都不穿衣服在房間裡走來走去。也就是從那會到我十二歲吧,她的身體已經被我看過無數遍了。

雖然看過很多遍,她的身體依然對我有無盡的吸引力。我媽李媛是一名偉大的中學教師,生活不算富裕但也是無憂無慮,面部保養的依舊不錯。42歲的她身材日漸豐腴,但是那一對酥胸和翹臀是我見過最大的。渾身雪白溫潤,恥骨上那一叢茂密的森林就格外顯眼。有一次她洗完澡坐我對面無意中劈開了雙腿,我想趁機看看那神秘的地帶,但是我那個出生的地方被陰毛掩護的結結實實。人說陰毛多的女人性慾旺盛,也不知道她離婚這十幾年是怎麼過來的。

正胡思亂想著,媽媽的手輕輕拍了我一下,說:「想什麼呢?不吃飯!」我趕緊扒了幾口飯支吾著掩飾過去。她接著對我說:「你乾媽來電話了,讓你明天過去好好給你祝賀祝賀。」

乾媽許琴是我媽二十多年無話不談的好閨蜜,從我出生那一刻起她就是我的乾媽了。由於她喜歡男孩,但是又只有一個女孩,所以一直把我當親兒子一樣。姐姐比我大兩歲,現在在外地的大學讀書,她老公也算一個小企業家,在外邊包養了不知道幾個小狐狸精,這個家基本不會回來。乾媽哭過鬧過,後來也想開了,各玩各的——這些當然是從她跟我媽那偷聽來的。

至於祝賀呢則是我剛拿到了北京一家985院校的錄取通知書,只等9月份開學入校。拿我當親兒子的乾媽自然也很高興,想到這我便一口答應了媽媽。

看起來媽媽也很高興,也不知道是明天不用伺候我吃飯了還是因為我跟她姐妹兒關係好。當時我就電話告訴乾媽一定過去,睡覺前經過媽媽臥室,聽到她好像是在打電話說什麼明天一天都可以。我也沒往心裡去,回屋睡覺。

第二天一早,跟媽媽打了招呼我就直奔乾媽家,離我家也就十多分鐘的路程,一會兒就到。

看起來乾媽好像是特意打扮過,跟丈夫雖然名存實亡,但是錢還是管夠的。養尊處優的她45歲也並不顯老,金色的大波浪長發披在肩上,上身白色的休閒襯衫,下身黑色包臀裙、黑絲襪襯托的前凸後翹,略微凸出的小腹也盡顯熟女的特殊韻味。一開門就像小時候一樣把我抱在懷裡,很明顯的我感受到了她胸前的柔軟。

上午她在廚房做飯,我就站在廚房門口跟她聊天,當然還有欣賞她曼妙的身姿。終於,飯菜齊備,二人上桌,她打開了一瓶紅酒,先給自己倒上了一杯,然後晃動著酒瓶問我:「小帥哥,要不要來一杯啊?」

我也不甘示弱的回擊:「當然要,我都十八了,喝點酒怕什麼的。」說完她噗嗤笑了:「呦,都十八了,我們朋朋也是成年人了,不能當小孩看待了。」

我逞強似的把半杯紅酒一飲而盡,對她說:「你看,不小了吧。」

她先是哈哈的笑,然後盯著我的褲襠,戲謔的問了一句:「哪不小了?」聽完這話我可愣了,雖然我喜歡熟女,雖然我對親媽和乾媽這兩個極品尤物都有一定想法,但是沒想到乾媽竟然這麼挑逗我,一時竟然手足無措。這時,那半杯紅酒的勁兒也上來了,我腦袋暈暈乎乎,鬼使神差的一指褲襠,說:「這不小了。」

我以為她會笑我,但是並沒有,反而問我道:「不小又怎麼樣呢,用過了嗎?」

從十三歲開始熟讀色情小說的我當然不會把她的話理解為有沒有用它尿過尿,趁著酒勁兒也開始順著竿往上爬:「沒有,留著給乾媽用的。」

她哈哈笑道:「這個我信,你小子是不是就喜歡年紀大的女人,戀母吧?」

我很驚訝的看著她,表示疑惑她怎麼會知道,她接著說:「不然你為什麼會用你媽的內褲打飛機呢。」

我當時就想到這一定是媽媽告訴她的,她倆的關係無話不談,這顯然也不會是秘密。但是我驚訝的是我自以為做的很隱秘,媽媽怎麼會知道呢?

說話時我們一人又各喝了幾杯,她竟然主動坐到了我的腿上,在我耳邊吐氣若蘭:「乾媽教你怎麼玩女人好嗎?」我的肉棒早已按耐不住,頂在她的翹臀上,嘴唇對著她的嘴唇開始濕吻,雙手猴急的在她身上摸來摸去。

雖然我熟讀黃書,但是沒有任何的實戰經驗。我想乾媽也看出來了,她站起來拉著我的手進了臥室,她躺在床上,自己解開了襯衫的紐扣。不用說我也笨手笨腳的扯開她的胸罩,她指揮著我:「一手抓住一個乾媽的奶子,揉。」伴隨著我的動作,她輕輕的呻吟著。

接著我的嘴含住了她右邊的乳頭,她突然「啊」的叫了出來,我想乳頭便是她的敏感地帶,這下含著乳頭的嘴更來勁了——時而舌尖圍著乳暈轉圈、時而把乳頭吸進嘴裡、時而用牙輕輕刮著她的乳頭,她的浪叫也一撥接著一撥。

玩夠多時,我褪下了乾媽的套裙,裡邊只有一件黑色的丁字褲,絲襪是開檔的,而她的陰部竟然光禿禿的,一根毛都沒有。褪下內褲,陰溝里早已泛濫成河。

乾媽讓我躺在床上,接著就一屁股坐在了我的臉上,淫穴對準我的嘴巴,命令我:「張嘴,把乾媽的淫水喝下去。」乾媽的肥臀壓的我喘不過氣,但還是一口接著一口的吮吸她的騷穴,把那帶著騷味的淫水吞進肚子。

她拉下了我的內褲,我的雞巴直挺挺的彈了出來,她雙手握著我的雞巴,好像說了一句比你爸的可大多了,當時她的肥臀壓著我的腦袋,聽不清她的話。

乾媽浪叫著,好像再也忍不住了,一轉身,屁股對著我的雞巴坐了下去,隨著雞巴插入到底,我們同時發出了一聲舒服的呻吟。

乾媽的肥臀上下撞擊,兩個奶子隨著上下晃動,口中不住的浪叫:「啊啊,我的好兒子,啊大雞巴真大,乾媽早就想讓你操,爽死媽媽了……」我抱著她的屁股,雞巴隨著上下挺動,一次又一次的把龜頭頂到她的子宮。

大概不到三分鐘我就射了,精液順著她的淫穴流出來,我突然想起剛才她說的那句話「比你爸的可大多了」。

我揉著乾媽的奶子問她:「乾媽你為什麼說我的雞巴比我爸大?你見過嗎?」

她自知失言的紅了臉,猶豫了好一會兒才跟我說:「既然你是乾媽的小寶貝兒了,那乾媽就告訴你吧……」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