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絲襪淫母仁芊芊】 原名《人妻仁芊芊的秘密》(01-07)作者:ziantuose

簡體
【絲襪淫母仁芊芊】 原名《人妻仁芊芊的秘密》 作者:ziantuose 2019-3-19 發表於SIS (一)

鐺鐺鐺!「你好,送快遞的。」

正坐在電腦旁玩遊戲的我,一邊跑去開門,一邊嘟囔著「又是我媽買在網上 的東西吧!」

我叫錢嵐,今年17歲,家住在一個不入流的小縣城,我們這裡很落後很落 後。除了房價很便宜以外,其它方面都實在是不咋滴。要麼是東西質量不怎樣卻 和大城市一樣貴;要麼就是要啥沒啥。很多東西都需要網上購物,所以我已經習 慣了。

我的家是那種以前那種兩層的平房,已經好幾十年啦,雖然有點破舊,但住 著寬敞,挺舒服的。院子裡有個雜貨間,裡面堆滿了大大小小的快遞箱子,打算 攢多了,一口氣賣掉,攢一點零用錢呢。嗯,扯的有點遠了,接過快遞,簽了字, 和快遞師傅說了聲感謝,我就關上了家門。

看著手中的快遞,一個長方形的包裹,趕緊拆了把快遞盒子丟雜貨間再說。 撕開了快遞專用的塑料包裝膜以後,發現裡面是一個挺精緻的盒子,如果把這個 盒子拿去當廢品,會被老媽罵死的吧。

先不管這麼多了,打開蓋子看看裡面是啥。

這……是雙高跟鞋……?!高跟鞋到是沒有問題,很正常啦,但是這雙鞋子 ……

整體是澹黃色的風格,上面有著不規則的藍色花朵,前端是比較寬的魚嘴型 的,腳脖子處是根系帶。其它部位都是鏤空的……鞋底特別的厚,媽耶,這得有 7,8厘米吧,而且這鞋跟兒,是人穿的嗎?目測得有15,6厘米,能站穩嘛?

一邊好奇和不解,一邊把鞋子放回鞋盒,真搞不懂老媽再想些啥。買這沒用 的玩意兒幹啥。

呃!雖然我覺得還算是比較好看……哎呀不管了,玩遊戲去先。

晚上,老媽下班回家,就迫不及待的問我快遞的事,我嘟嘟嘴,老媽看了我 朝的方向,拿起鞋盒就走進了自己的臥室。這麼急幹嘛,我心想。

過了一會兒,聽到叭嗒吧嗒的聲音,我想老媽肯定是再試穿了吧,也真是牛 批,這樣都能走路。

一陣安靜後,老媽穿著拖鞋出來了,然後一邊哼著小曲兒,一邊開始洗菜做 飯。玩了一天也累了,休息休息,呆呆的看著老媽在做飯。

仁芊芊,我老媽的名字,在某個普通的單位上班,每天早出晚歸。年齡嘛還 挺年輕的,才30多歲將近40,但具體是30幾歲我可真不知道。個頭不高, 留著中長的披肩髮,雖沒有什麼多美妙的身姿,但看上去挺舒服的。

早些年,老爸出軌,做出了對不起我媽的事情,兩人最終離婚了,現在都是 靠老媽來養活我,我爸偶爾來看看我。雖然有點糟糕,但習慣了也就這樣了……

「在想啥呢,愣在那兒。」忽然我清醒了過來,是老媽在叫我。

「飯都做好了,快趁熱吃吧。」我媽在催促我。

然後又說「媽媽在單位吃過飯了,你吃吧,我去朋友家搓會小麻將。」

我哦了一聲,然後就開始乖乖吃飯了,平平澹澹的一天就這麼結束了。

(二)

滑鼠的啪啪聲,時不時的響動,我慣例在平時瀏覽的小網站里看網友自拍區。 大多數都很不怎樣,都是露個穴,露個身體啥的,看多了真心很無聊阿,完全提 不起興趣……忽然,我眼前一亮,哎喲我艹,這麼刺激的嘛。

這是一組套圖,裡面看上去應該是在誰的家裡吧,照片中,擺放了一個椅子, 上面坐著一個看起來比較成熟的女性,M字腳的形式,被捆綁了起來;身上穿著 白色束腰型的馬甲內衣,很好的襯托出了白白的大白兔,彷佛要爆出來一樣,上 面露出來一點乳暈,看的真讓人巴不得給扒下來使勁吸這對奶子;內衣中間呈X 號形狀的系滿了白色絲帶,可愛又不失性感;下身穿的是一雙稍微透明的的白色 蕾絲邊絲襪,絲襪邊把大腿的肉肉都勒了進去;豐滿的美腿看的我眼都直了,一 邊咽著口水,一邊欣賞其它部位;內褲是一個半透明的蕾絲褲褲,但是看不清楚 裡面具體是什麼樣的,不過應該是搭配的一套情趣內衣吧。

我迫不及待的繼續往下翻,呃,真會玩兒,只見女人的臉上,被蓋了一條白 色的毛巾;M字腳也成了V字型的,淫蕩的騷蹄子被吊了起來。

心臟一邊怦怦直跳,一邊繼續下翻……終於,女人的內褲往側面被人拉了過 去,露出了黑紅的小穴,周圍還灑滿了白色精液。媽的真想舔阿,舔舔舔~~

一邊飛速的擼動著,一邊往下翻,嗯?!?!?!這,這高跟鞋,怎麼和我 媽上次買的那雙一樣?這麼巧阿?不過也確實是夠騷氣了,被紅繩子吊起來的美 足,踩上這種高跟鞋,豐滿的美腿被襯托的更加修長,色情。

唔……一邊想著老媽,一邊射了出來,這感覺真他媽的怪!算了,反正我媽 不是這種人,肯定是巧合而已,應該是網上流行這種情趣打扮而已吧,想著想著, 一邊清洗,就去睡覺了。 .

. (三)

幾日後,一次放學回家的路上,手機響了「小嵐阿,有個快遞再東邊的柳阿 姨家,你回去時候去拿一下。」

「又雙叕網購了?」我有點不耐煩。

「你去拿一下啦,放別人家多給人家添麻煩的。」

「好好好,我拿我拿。」我就掛了電話。

柳阿姨家和我家在同一個胡同里,我家在西邊最邊上,往東邊隔了一戶,就 是她家裡了。

「柳阿姨你好,你家裡有人嗎?」我在門口大聲喊到。

嗯,沒有反應阿,等等看?過了幾分鐘才看到柳阿姨出來,微笑著招待我進 她家裡坐坐,反正長大以後,很久沒有來過她家裡了,索性就去坐坐。

柳阿姨大概和我老媽的年紀差不多,又是周圍鄰居,又喜愛打麻將,所以周 圍這些牌友,她們都挺熟的。進屋以後,我一陣頭皮發麻,等等,這不是上次那 組套圖的屋子嗎?怎麼會?!大腦飛速的轉動著,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我蒙逼了 都。

「呵呵,小嵐,你媽媽的快遞包裹。」柳阿姨微笑著,一邊指著旁邊地上的 包裹。

「哦?哦,哦……麻煩您了!」我拿起快遞包裹,也不做客了,馬上調頭跑 回家。不知道是錯覺還是什麼,感覺柳阿姨的微笑很不自然。

……………………

晚上老媽下班回家,拿過了快遞,照常關上了臥室門,不知道在幹嘛了。過 了一會就出來了,照常開始做晚飯。

我則是坐在客廳沙發上,不斷思考著今天發生的事情,和上次套圖的關係。 老媽和老爸離婚這麼多年,老媽又沒有再婚,耐不住寂寞,我能理解,但是,不 會吧?!

我仔細端詳著老媽的背影,但……穿著衣服我也看不出來啥東西。

不行不行,找不到答案,我會一輩子都睡不好覺的……莫非是和柳阿姨的老 公,鄭叔叔搞到一起了?鄭叔叔人挺好的阿,不像是阿!

想著想著,思路又被中斷了,老媽依然不吃晚飯,說去別人家裡打麻將了。

難道是去干那事了?不行,我得找個究竟。

飛速的吃完飯,我就出了門,想去柳阿姨家門口偵查一下。可是剛出門,就 碰到了鄭叔叔。

「哎?鄭叔叔?」我疑惑道。

「哦,小嵐阿,叔吃過晚飯,出來散散步,走,一起不?」鄭叔叔笑著說。

正合我意,「好阿好阿,我們一起散步吧」雖然有些彆扭,但我還是硬著頭 皮和他一起去飯後散步了。

氣氛十分尷尬,雖然是周圍鄰居,但畢竟年齡差距大,平時除了打招呼,又 沒有什麼交集,根本不知道說什麼好。鄭叔叔找了個河邊的石凳,坐了下來,望 著星空,一邊吸菸,一邊嘆氣。我就呆呆的看著他。

「小嵐阿」鄭叔叔忽然開口道「叔難受阿……」

「阿?」我不解的望著他,難不難受關我啥事阿,咱倆沒有那麼熟阿。

「哎,叔……」鄭叔嘆氣道。

「嗯,鄭叔你咋了?」雖然我並不關心,但我還得給個回應不是麼。

「哎,叔那玩意兒……不……不中用阿……大半年了,一直沒有精神,叔覺 得好內疚,都想和你柳阿姨離婚了。」

鄭叔說著說著,都要哭出來了,「叔誰也不敢說,可實在憋的慌,都要憋瘋 了……叔胡說說,你胡聽聽」

「阿?這……沒事兒的叔,肯定是您最近工作太累了,好好休養休養肯定沒 有問題的阿。」我安慰道。

忽然,覺得不妙,鄭叔如果真的不行了,那樣的話,那套套圖是什麼情況?!

「阿,對不起鄭叔叔,我忽然想起有點急事給忘了!我要先走了,您慢坐阿!」 給鄭叔叔打個招呼,我馬上飛奔回家了。 .

. (四)

要糟糕!要糟糕!要糟糕!我不聽的這樣念著,一邊飛奔。

到了家,老媽並不在家,我轉身就往柳阿姨家門口跑去,我沒有敲門,只是 隔著鐵皮大門的門縫,往裡邊看去。

嗯,的確有昏暗的黃色燈光阿,鄭叔叔在河邊散步,那麼是柳阿姨在家?還 是說家裡沒人,只是燈沒有關?想著想著,我決定偷偷進去柳阿姨家裡看看。

老過去的那種平房嘛,挨家挨戶都是連在一起的,樓上是個很大的陽台,家 戶與家戶之間,只用了一個一米多高的紅磚牆給隔離開了。我很輕鬆的翻了過去, 然後鬼鬼祟祟的偷摸繼續往前蹲著走,怕被鄰居發現,誤會我在幹啥不好的事。 很快我便到了最東邊,繼續翻越過去,就到了柳阿姨家的陽台上了。

我躡手躡腳的慢慢走下樓去,到了柳阿姨家的院子裡,輕輕的推開門,往有 燈光的屋子方向走去。

屋子門虛掩著,並沒有關緊,我偷偷的朝里看去,差點直接射出去,小弟弟 瞬間硬的根木棒似的。

鄭叔叔的兒子,鄭凱,比我小一歲,個子卻非常的矮,不知道有沒有一米四, 長的到是挺胖的,平時我倆也不一起玩,第一不是一個年級的,第二現在都玩電 腦了,很少有人出去玩了。

只見他氣喘吁吁的,跪在床上,雙手分別抱著一個大腿,屁股一前一後的循 環抽插著。看不清他身下的是誰,只能看見一雙穿著黑色不透明的絲襪的美腿, 在空中隨著他的抽插,不停的搖晃著。

我去,這小胖子長的挺胖,體力卻這麼好!我也不自覺地擼了起來。

這小子彎了下腰,減慢了抽插的速度,和身下的女人吻了起來。女人只會發 出嗚嗚嗚的悶哼聲,整個房間裡,都是刺熘刺熘的口水聲。

然後他開始往下移,一邊大力吸著女人的奶子,一邊不停的揉抓起來。要把 我羨慕死了。

「騷貨,起來!」鄭凱坐直了身子,然後用力拍了一下女人的奶子。

「哎喲~輕點阿小老公~」女人嚶嚶道。

嗯?我艹,這聲音咋這麼耳熟呢?!

女人下了床,站了起來,我終於徹底看清楚了。

女人全身幾乎赤裸,只穿了一件荷葉邊兒的情趣內褲,誘惑的不透明黑色絲 襪,緊緊的包裹著美腿,腳下踩著的就是那雙高跟鞋!

我一陣眩暈,我媽這是怎麼回事,哎?有道理阿!

只見我媽站起來以後,然後半個身子趴在床上,一隻腳踩在地上,一隻腳高 高的抬起,和小狗似的,挑逗的說道「小老公,來吧~」

鄭凱便沖了上去,站在床邊,兩隻手抱著我媽的一隻大腿,瘋狂的抽插著我 媽。

「哎……哎輕點兒……我又跑不了」我媽含煳不清的說道。

「小騷貨,裝什麼呢,你不就喜歡這樣嘛」

「討厭~還不是你教我的阿」

「行行行,我今天再教你點其它好玩的!」鄭凱笑嘻嘻道。

「嗯……嗯!什……什麼好玩的?」我媽一邊嬌喘一邊問道。

「呵呵……你整天穿的這麼騷,是不是想勾引你兒子阿。」鄭凱說完,就見 我媽明顯愣了下。

「你真討厭,不要提到我兒子好不好」

「還不承認,誰沒事整天在家穿著過膝絲襪,情趣內衣,外邊卻穿著正常的 家居服,阿?嗯?」

W T F ???有這種事?!我震驚了!

我媽辯解道「才,才不是呢,那只是為了試穿一下,感覺感覺而已嘛。」

「嘴硬呢,說!說!是不是想勾引你兒子操你!」鄭凱減慢了速度但加大了 力度。

「才沒有呢,絕對不是……阿……嗯嗯……」

「好的,你可以。」然後鄭凱便放下了我媽的大腿,讓我媽雙腳站好,雙手 扶著床。然後他自己半蹲下來,舌頭跟個震動棒似的,都抖出殘影了,一口舔到 了我媽的小穴上去。

「阿……你幹嘛~嗯……唔!」我媽又是一陣嬌喘,看的我又是想馬上沖 進去把鄭凱爆錘一頓,又是想繼續欣賞下去,內心矛盾到了極點。

「媽,你兒子正在貪婪的舔著你的騷穴呢。」鄭凱說到。我暈了這是什麼 play阿。

「變態阿你,才沒有。」我媽嬌笑道。

「說,兒子舔的你爽不爽!」又是一陣刺熘刺熘聲。

「好,好,兒子……唔……嗯嗯……你舔的媽媽,好舒服阿!不要停~」我 媽開始配合他了,我的硬的更是不行了。

「你兒子準備插你的小穴了。」

「嗯……嗯……是的,我兒子想要插我的騷穴了~」

「那我要插進去了哦,媽~媽~」

「阿~不要~不……要……」

「嗯?是要還是不要阿,你兒子沒有聽明白阿?」

「唔……插進來吧……兒子,媽媽的騷穴是你的。」

「好的好的!怎樣阿,媽媽,兒子插的舒服吧。」

「嗯……嗯……對!兒子你插的媽媽要上天了~」

「你好騷阿,老媽~現在你兒子正在揉你的奶子。」

「對對,我兒子正在揉我的奶子」

「哦,他是怎麼揉的阿?」鄭凱故意調戲道。

「嗯唔……他……我的兒子正在瘋狂的揉捏我的奶頭,好棒,揉的我奶頭都 硬了~」

「你真是變態呢,想被自己的親生兒子操~」

「對對,我是變態,我穿著黑色絲襪,踩著情趣高跟鞋,噘起大屁股,手指 掰開自己的騷穴,誘惑自己的親兒子來操我~~~

他……他插進來了,他瘋狂的抽插我的騷穴,手也不閒著,拚命的揉著喂養 他長大的奶子,啊啊好舒服,兒子好棒阿!」媽媽開始上道了。

我的天,我又蒙逼了都,這都是什麼跟什麼阿。難道我媽真的是想和我?… …還是和鄭凱逢場作戲而已?

不對,不管怎樣這種情況都太不正常了,我該怎麼辦?!

忽然,一雙手從背後伸過來,緊緊的捂住了我的嘴巴…… .

. (五)

正當我看的興致勃勃的時候,一雙手忽然從後面捂住了我的嘴巴……

我條件反射的使勁兒往後仰了下頭,一下磕到了後面這個人的腦門兒。

「嘶~你就不會輕點!」柳阿姨一邊揉著腦門兒,一邊皺著眉頭小聲說。

「阿?!柳阿姨!?你……」沒有等我說完,柳阿姨就拉著我躡手躡腳的走 到了院子,慢慢的拉開

大門,和我一起出去了。

走到了村裡的小遊園,我用力撒開手,壓低聲音質問道:「這TM是怎麼一 回事!?」雖然看到那副

淫亂的場景,讓我也起了色心,但是我還是因為鄭凱對我老媽做出那種事, 而十分的憤怒。

「哎,這事兒整的……」柳阿姨也皺起眉頭道「我也是最近才發現他們兩 個人關係不正常的……」

「你TM發現了還不去阻止阿!」我可不管柳阿姨是不是長輩,我正在氣頭 上呢!

「唉唉唉,好好說話,阿姨也很惱火阿!」柳阿姨也開始不悅了。

我閉嘴了,柳阿姨也沉默不語了……

我倆就這樣子在昏黃的燈光下傻站著,過了好一會而,柳阿姨才開口道「小 凱這孩子,也是長大了,現在網絡那麼發達,不健康的東西隨便搜一搜就有很多 很多,斷了他的網線吧,簡直是要了他的小命,以就沒有管的那麼嚴格……起初 只是偶爾看到他搜索些美女圖片,自己動動手解決之類的……沒有想到他會那麼 大膽,和你的母親……」

我死死的盯住柳阿姨,沒有說話。

「小凱這孩子雖然年紀還小,但是人到不壞,對於你媽媽的這件事,我代替 他給你道個歉!對不起!」

柳阿姨彎下腰鞠了個躬,然後起身繼續說道「我和你媽媽十幾年鄰居了,經 常一起打牌,也經常一起去玩兒,關係也算蠻不錯的。而且你知道,你爸在你很 小的時候,就和你媽媽離婚了,你媽媽再也沒有找過其它對象。同樣身為女人, 我非常能理解你媽媽寂寞難耐的感覺。阿姨覺得你媽媽可以和小凱……」

我現在依然十分的溷亂,一聲大喊「夠了!別說了!」

然後我扭頭就跑回了家。 .

. (六)

回到家中,老媽也已經回來了,又是一邊哼著小曲兒,一邊在客廳整理家務。 看到我回到家,我媽滿臉春風的微笑道「小嵐回來啦~」

我怕我媽察覺出什麼,便勉強擠出一個難看的笑容,「嗯,老媽,我回來了 ……」然後一屁股坐在了客廳的沙發上,開始發獃。

也是,雖然我不懂,但是我在網上聽說女人的性慾,往往是要比男人的性慾 強很多的。像我這樣幾天不擼,就難受的要抓狂的人,都堅持不了一星期,更別 說我媽這種堅持忍耐的十來年的女人了……想到這裡,我有點心軟了……

看著媽媽的背影,回憶剛才發生的事,忽然想到鄭凱這個矮冬瓜說的一句話, 「還不承認,誰沒事整天在家穿著過膝絲襪,情趣內衣,外邊卻穿著正常的家居 服,阿?嗯?」

我的心臟勐的咚咚咚的開始劇烈跳動起來,哎喲我艹!這小子說的是真的麼?

我開始仔細的看著老媽,上身是件非常普通的米黃色薄毛衣,下身穿了件非 常普通的淺藍色牛仔褲,腳上穿的是很普通的軟拖鞋。

然後我稍微眯縫著眼,慢慢開始想像,哦,我的老媽雖然外邊穿的都是很普 通的家居服,但是裡面卻是騷貨專用的情趣內衣……嗯……感覺來了來了……我 的老媽現在正在清洗鍋碗瓢盆,她的上身穿的是一件粉色透明的弔帶衫,嬌小的 香肩美背被襯托的若隱若現,感覺真棒!比全裸還刺激!然後下身穿了一件粉色 的丁字褲,丁字褲的帶子陷進了肥臀的股溝里,幾乎等於沒有穿似的!

更刺激的是那雙美腿,套了一雙透明的黑色過膝絲襪,絲襪與大腿的邊緣, 是根純黑色不透明的材質,大概也就兩厘米寬吧,把肉肉的大腿,深深的勒出了 一個凹痕!這腿,嘖嘖嘖,贊阿!肉而不肥!腳上的軟拖鞋,似乎也模煳的變成 了一雙米黃色的,閃著一些小亮片兒的細跟高跟鞋……把這雙黑絲肉腿,趁的筆 直修長……呃,爽死了~

我幾乎是硬的不行了,恨不得現在就把手伸進褲襠了!然後我突發奇想,有 了個更大膽的想法……

哦……感覺又來了來了……我的老媽正穿著這身風騷的打扮,在洗碗的時候, 鄭凱這個矮冬瓜從我媽的臥室里出來了!他麼倆居然當著我的面,開始一場淫戲 了!彷佛我就不存在一樣……

只見鄭凱走到我媽的身後,然後蹲了下來,一把抱住我媽的絲襪美腿,然後 把臉貼上去,開始緩慢的蹭阿蹭,蹭阿蹭的……

我媽只是稍微轉過身,微微一笑,然後繼續洗碗……然後鄭凱兩隻手撐在地 面上,伸出他那震動棒似的舌頭,開始舔我媽的小腿,然後慢慢的,慢慢的…… 往上繼續舔……直舔到大腿根部!

整的我媽的絲襪腿上,都是口水……接著他停下了動作,勐的一下,把整個 臉都貼到了我媽那肥臀的屁股縫裡!

我媽忽然觸電了似的,停下了手中的洗碗動作,兩腿一彎,微微的往下蹲了 一點點兒,頭勐的向上抬起……發出一聲很長很長的悶哼……扶著洗碗池的雙玉 手和那雙引人犯罪的騷蹄子,在不住的顫抖著……

然後我媽微微的轉過上身,用左手按住鄭凱的頭,眼神迷離的看著他……

鄭凱抬頭看了我媽一眼,然後猥瑣的一笑,開始瘋狂的舔著我媽的後庭…… 爽的我媽嬌喘連連……渾身無力,直接趴到了洗碗池上……身體一邊一顫一顫的, 嘴巴里溷著口水說著什麼……過了一會兒,鄭凱完全停止了舔舐,我媽也高潮連 連的跪了下來……

然後……

哎喲我艹!!!!!!鄭凱一把扯掉我媽那丁字褲和小弔帶衫,只留下那雙 黑色透明絲襪和米黃色的高跟鞋,然後從背後抱起我那淫蕩的媽媽,居然朝我走 了過來!!

媽耶,正戲要開始了麼!!!!!!

只見鄭凱一邊淫笑,一邊用力捏我媽那絲襪肉腿……

我媽害羞的捂住了臉……

我和我那淫蕩的媽媽,都在期待著鄭凱趕緊把他的肉棒狠狠的插進我媽的騷 穴中!不要猶豫阿!快插進來……凱哥快點阿,求你了,我也不怕你綠我的老媽 了……我問你叫爸爸了!快點插阿……

啪的一聲,我媽輕輕拍打了一下我的頭「傻小子幹嘛呢?最近幾天你怎麼總 是在沙發上發獃呀?」

哎喲我艹……老媽你幹什麼阿……

把我那麼激情的幻想給我一巴掌打斷了……討厭啊老媽……

「沒什麼啊,就是飯後發個呆,消化消化晚飯~」我鬱悶的回了一句。

「哦……我家小嵐說沒什麼……」

我媽一邊挑逗的語氣,一邊望向我的褲襠。

我的臉刷一下就紅了,看著自己的褲襠,被頂起一個好大的帳篷,然後扭頭 就往衛生間走,扔下一句是尿憋的~

到了衛生間,我關上門,還把鎖上了!迫不及待的趕緊把肉棒給掏了出來, 我只是輕輕觸碰了一下龜頭,還沒有開始擼呢,居然一下就噴了出來……噴的老 高老高了……哇靠,擼了這麼多次,從來沒有一次像這樣爽過~!

我這奇怪的愛好,好像慢慢覺醒了???……仔細清洗了下,就去自己的臥 室玩電腦去了…… .

.

(七)

經過昨天的想像,我居然開始期待我媽再一次去「打麻將」了~~~對鄭凱 的厭惡,也慢慢的消失了,甚至想邀請他來我家,光明正大的操我那絲襪淫母~

忽然電話響了,「嵐嵐,媽媽今天要加班,晚飯沒有辦法給你做了,你去外 邊的飯館兒吃吧~」

「阿???哦,好吧!」我就掛了電話。

然後我就去我平時吃的那家麵館兒走去,哎?最近幾天麵館兒老闆回老家看 望父母了阿?我無奈的搖搖頭,準備回家去,周邊實在沒有啥好吃的,又貴又難 吃,我還不如自己泡方便麵了阿。

「哎?小嵐?」我回過頭,是柳阿姨。

「阿?哦,柳阿姨阿。」經過上一次的事,我至今無法直視他們一家人。

「怎麼了,沒有吃晚飯呢?正好阿姨家飯也做的差不多了,來一起嘛?」柳 阿姨邀請道。

「呃……也好吧……這家我常去的店歇業了。」我腦抽的回了一句,人家肯 定是和客套一下,我怎麼當真了阿。

但又不好意思找藉口拒絕,我就硬著頭皮跟過去了。

到了柳阿姨的家裡,我就又想起之前的事,心中的滋味十分的複雜,又是激 動又是難受,感覺自己腦子出問題了。

「哎?就鄭叔叔在家呀,小凱呢?」我客套的問了一句。

「哦,是小嵐阿,小凱最近學習成績明顯下滑了,給他找了個輔導班,他去 補習了。」鄭叔叔笑道。

「哦,原來如此。」

「來,別客氣,都是家常菜,隨便吃,就當自己家一樣。」柳阿姨客氣道。

這是一張大概容納6個人的長方形桌子,柳阿姨和鄭叔叔坐在一邊,我則坐 在對面。我也不客氣了,直接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但畢竟是在別人家裡,而且 有心理隔閡,我一激動,不小心把筷子打翻了。

我急忙蹲下身子,去撿地上的筷子。

忽然,我勐地反應過來,噗……我去,不是吧,這麼狗血的劇情居然發生了 ……就是av里經常有的那種劇情~

遇到柳阿姨的時候,天色太黑,我經常玩電腦,又特別近視眼兒,加上我再 想上次的事,所以沒有注意到柳阿姨的打扮……現在我可以看的清清楚楚了…… 唔……怎麼說呢……

柳阿姨穿的是一件淺藍色的包臀緊身裙,雙腿上套了一雙略微透明和略微反 光的純黑色褲襪,嗯,把整雙腿都包裹的緊緻的狠,嘿嘿,好想摸一摸阿……只 見她翹著二郎腿,把右腿搭在了左腿上,一隻腳踩著前端魚嘴部分帶黑色茸毛的 高跟涼鞋,翹起的那隻腳,則是用腳趾吊著高跟涼鞋,輕微的來回晃動著……我 擦了擦嘴巴,我去,柳阿姨你別這樣,誘惑的不行,我在桌子底下都硬了~

「咳咳……」鄭叔叔咳嗽了一聲,不知道是裝的還是真的。

我趕緊爬起來,尷尬的笑一笑,「呃,筷子髒了,我去洗一洗。」

我轉身去洗筷子的時候,彷佛,再一次看到了柳阿姨那不自然的笑容。 .

. (八)

「柳——阿——姨——,我——來——蹭——飯——了——」又是一個晚上, 我媽又去加班,我正好有個理由來柳阿姨的家裡吃飯。

只聽到一陣拖鞋塔拉塔拉的小跑聲,柳阿姨來開門了,又是那熟悉的笑容。

我的心砰砰直跳,忍不住自己都偷笑了起來。鄭凱阿鄭凱,你操了我媽那麼 多次,我雖然不能操你媽~但是我視奸你媽~吃你媽豆腐,總行吧~嘿嘿~

「嗯,柳阿姨好!我媽又去加班兒了,我來蹭你家飯了~」我撒嬌道。

「呵呵,乖~」柳阿姨溫柔的撫摸了一下我的腦袋。

迫不及待的上了飯桌,今天依然是只有柳阿姨和鄭叔叔在家吃晚飯,鄭凱那 矮冬瓜好想又去補習了,正合我意~

然後你們懂的,我這次故意把筷子扔到桌子底下「哎呀我暈,筷子又掉了~」 我故意給自己找個藉口。

好了,ok,開始慢慢欣賞柳阿姨的絲襪美腿吧~唔~~~

我看看我看看,嗯,今天的柳阿姨,穿的是……

一陣頭皮發麻,今天居然穿的這麼大膽?!黑紅相間的格子蛋糕裙下,是一 雙純黑色的蕾絲邊過膝絲襪。

蕾絲花邊狠寬,大概得有6,7厘米呢???裙子之下和絲襪之上,那一段 兒若隱若現的大腿和私密部位,讓人想入非非……我慢慢的視奸柳阿姨這雙騷腿, 比我媽的腿要細一點,長一點,但比那些竹竿腿要好看的多的多!

舉個例子的話,我媽那騷腿是看上去讓人就想肯一口,然後拿出堅挺的肉棒, 開始對著騷腿使勁兒摩擦的類型……

那柳阿姨的騷腿,則是看上去會想讓人瘋狂的從頭舔到尾~然後被這雙騷腿 用來絲襪足交~

感覺比我那絲襪淫母的肉腿還爽……

老媽,兒子對不起你啦,因為柳阿姨的這騷腿,實在是夠勁兒阿……視線往 下移動,柳阿姨穿的是一雙暗紅色的細跟兒高跟鞋……上面有著黑紅相間的不規 則的長條花紋,高跟鞋的兩側,則是一根2,3厘米寬的的黑色透明蕾絲邊做為 點綴。

這……這打扮和相貌,完全不輸給20幾歲的少女阿……

正在我沉浸在瘋狂的意淫中時,柳阿姨居然……我艹~……柳阿姨居然慢慢 的張開了緊閉的雙腿!

非常緩慢~好似看穿了我在幹嘛,故意吊我的胃口一樣……等到快慢慢的完 全打開的時候。我……

我TM射爆!

我TM射爆!

我TM射爆!

柳阿姨居居居居居居居居居居居居居居居居然,是真空的?沒有穿內褲!?

我的心跳再一次急劇的加速,口水頓頓頓的往下吞著,臥槽!這對我一個只 在網上見過女人私密部位的人來說,這種刺激也太太太大了!……

「呵呵,小嵐阿~」柳阿姨忽然叫了我的名字。

「咣當」一下,我著急站起來,我的頭頂直接磕到了桌子,把碗筷都震的嘩 啦啦搖晃……

「哦,吃飯,吃飯。」我心虛的說到,筷子也忘記洗了。

「呵呵,輕點,別急。」鄭叔叔笑著對我說。

我心想,鄭叔你還傻乎乎的笑啥呢?你不知道你心愛的妻子,正在桌子下, 對著一個17歲的少年,現場表演自慰秀呢?

我急忙端起碗,開始吃了起來,「嗯嗯,好吃,真好吃啊!」我特意加重了 「好吃」這兩字的語氣。

突然間,我TM都沒有反應過來,差點又直接射了出來~

我的眼睛往下面一瞟,只見柳阿姨直接踩著那性感的暗紅色高跟鞋~直接觸 碰到了我的襠部~!我爽的眼淚都快留下來了!

一邊瞟著看黑絲美足,一邊被高跟鞋足交著,這是我人生第一次被人擼阿! ……而且還是這麼合我口味的絲襪高跟~~

「唔……柳阿姨的「技術」不錯!我吃飽了!」一聲悶哼,我很快就射了出 來~呼……爽!!!

我表面上說柳阿姨的做飯技術棒,實際上在暗示柳阿姨的足交技術棒~給力! 而且又嘲諷了鄭叔叔,哼,你兒子綠我老媽……我綠你老婆,你還不知情的在招 待我……

道了謝以後,我就戀戀不捨地走了。

直到這時,看到柳阿姨的那微笑,我才明白,那不自然的微笑是為什麼。 .

【未完待續】

貼主:Cslo於2019_11_03 4:51:11編輯

貼主:Cslo於2019_11_12 3:25:25編輯

貼主:Cslo於2019_11_12 3:27:00編輯

貼主:Cslo於2019_11_12 3:30:21編輯

貼主:Cslo於2019_12_06 8:42:25編輯 貼主:Cslo於2019_12_06 8:42:38編輯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