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表姐雅昕 (5) 作者:醉插美人陰

.

【表姐雅昕】

作者:醉插美人陰2021年5月6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5)

「陽陽,昨天我是在你家睡的嗎?我記得昨天我是穿著絲襪出門的,怎麼回來的時候絲襪不見了呀。」

「你昨天喝醉了,把絲襪落在我家了,你要是要的話我現在給你送過去啊。」

表姐放下電話,呆呆地看著鏡子前的自己。剛洗完澡的表姐一絲不掛,胸前一對不大卻很白嫩的椒乳紅紅的,似乎剛剛被人愛撫過,椒乳上方粉嫩的小乳頭脹脹的,雅昕用手捏了捏自己的乳頭,一陣酥軟的感覺襲滿了全身。雅昕的臉刷的一下紅了起來,自從以男友分手後,自己從未體驗過這樣的感覺,身下嬌嫩的小穴逐漸濕潤了起來,就像早晨起來時那樣。

清晨的陽關照在了雅昕光潔的皮膚上,白嫩的肌膚上透著淡淡的紅色,嬌嫩的乳房,渾圓的屁股,修長的美腿,潔白如雪的皮膚上隱隱約約散布著的紅色的痕跡,似乎訴說著著這沉睡的睡美人曾被男人愛撫過。

嗯。。。身體好酸痛。雅昕從宿醉中逐漸清醒了過來,她揉了揉疲憊的雙眼。嗯,這是怎麼了,渾身有種算帳的感覺,胸前的雙乳有些紅腫,身下的小穴也濕潤的像剛泛過洪水。雅昕搖搖晃晃的從床上起來,扶著牆,一步一步走到衛生間。

一股清流從雅昕亮片紅腫的小穴中噴湧出來,滾燙的尿液拍打著兩片微微張開的陰唇,一股興奮的衝動從兩腿之間直直的沖向了大腦。

「啊~」,雅昕不由得呻吟了起來。好久沒有這樣的感覺了,雅昕心想,我這是怎麼了,是太久沒做了麼,可別讓小正聽到,羞死了,這時候他應該還沒醒吧。表姐猜的沒錯,經過一晚大戰的我現在仍沉浸在美夢之中,夢中的表姐正在我的胯下陣陣嬌喘,正如衛生間中發生的一樣。

雅昕摸向自己的小穴,冰冷的手指觸碰到紅腫的陰唇,不由得全身一激靈,身下的小穴也逐漸濕潤了起來。用手指將粉嫩的陰唇分開,微微張開的小穴中正慢慢向外流著淡白色的蜜汁。雅昕伸出食指,蘸了蘸小穴里的液體,放到鼻下一聞,淡淡的腥味混雜著晨尿的騷味。我這是被迷奸了嗎?雅昕呆呆的看著身下小穴里白白的液體,心想,應該不會吧,昨晚一直和陳陽在一起,難道是她騙了我?

算了,先沖個澡吧,身上粘粘的。淋浴頭裡的水溫溫的,輕輕的拍打在雅昕潔白的肌膚上。雙手輕輕擠出些沐浴露,在誘人的身軀上塗抹了起來。悶熱的水汽籠罩了整個淋浴間,將雅昕的胴體緊緊的包裹了起來。

「。。。雅昕你怎麼了?是不是不舒服呀?」電話那頭的陳陽焦急地問道。

「嗯。。。沒什麼,可能是昨天喝酒太多了,頭有點脹脹的。」

「今天科室聚會就別喝酒了啊,我一會去你家樓下接你。」

放下電話,雅昕搖了搖頭,可能真的是自己酒量變差了。雅昕走到衣櫃,翻了翻,拿出一條淡黃色的連衣裙和一條肉色的連褲絲襪,今天是年底科室聚餐,劉波作為她的男朋友也陪她一起到場,,自然要穿的漂漂亮亮的。

雅昕坐到床邊,優雅的抬起白嫩細長的腿,往一條肉色絲襪的襪腿套過去,又緩緩抬起另一條腿,從絲襪的腳踝處深入,渾圓的臀部,細長的美腿逐漸被緊緻的肉色絲襪包裹了起來。

再套上緊身的淡黃色連衣裙,往身上噴了點香水,雪白的玉頸暴露在弟兄圓領中,在胸前不算傲人的胸脯中,又一道淺淺的乳溝若隱若現。

再往下是被肉色連體絲襪緊緊包裹著的修長的美腿,在陽光的照耀下可以清晰地看見絲襪包裹下的白嫩肌膚,勻稱的小腿下是一雙黑色的細長高跟鞋,粉嫩的腳背暴漏在空氣中,讓人忍不住想上去親一口。

一進酒店,所有人的目光都被雅昕吸引住了,淡黃色低胸包臀連衣裙將雅昕的身材完美的勾勒了出來。劉波按了按身下已經硬起來的小兄弟,自豪的牽起了雅昕的手,畢竟這絕美的身軀昨天曾被自己按在身下狠狠地抽插。

「劉波好福氣啊,我祝你們兩個長長久久,早生貴子!」

「看您說的,我倆這才剛在一起,不過借吳主任吉言啦!」雅昕害羞的靠在了劉波的肩頭。

吳強哈哈大笑,「雅昕,我知道今天你不太舒服,今天特意給你買了進口的進口果酒,你嘗嘗,味道怎麼樣?」

雅昕接過果酒,「還是吳主任您貼心吶。」

吳強看著雅昕在自己的酒杯里到了滿滿一杯的果酒,對著劉波暗暗使了個眼色。

一杯果酒下肚,入口只感覺像碳酸飲料一般,便多喝了幾杯。幾杯過後,一陣眩暈的感覺又涌了上來。看來酒量變差好多,雅昕心想。

「來,雅昕,我敬你一杯,今年科室的業績基本上都是你的功勞啊,每次加班你都搶在前面,我代表全科室敬你一杯!」吳強對著雅昕舉了舉杯,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

「不不不,是吳主任領導有方!」雅昕搖晃的站了起來,也將杯中的果酒一飲而盡。

「咳咳。」因為喝的太快被搶到的雅昕,胸前的酥胸上下起伏著,酒勁上來的吳強也不加遮掩,直直的盯著雅昕誘人的身體看了起來,白嫩的乳溝,身下緊緊包裹著渾圓臀部的短裙,無一不釋放著催情的信號。

沒過一會,雅昕就醉的不省人事了。吳強看到已經失神的雅昕,又對劉波使了個顏色,「小波啊,我看雅昕已經醉了,就讓我的司機送你們回去吧,大家今天也吃的差不多了,下次有機會我們再聚,哈哈。」

劉波攙起雅昕,意味深長的對吳強說,「那就麻煩吳主任了。」

雅昕覺得頭昏昏沉沉的,意識也不是很清醒,只聽到吳強說讓劉波送自己回去。恍惚中雅昕被扶上了一輛奔馳轎車,黑色的長髮散落在真皮座椅上,胸前的椒乳幾乎要從衣領中彈出來,身下的短裙已經抬到了腰上,漏出了身下肉色絲襪包裹著的修長美腿和兩腿之間的黑色的蕾絲小內褲。

車上有四個人,吳強的司機小劉,吳強,劉波和雅昕。吳強坐在副駕駛上,劉波則坐在雅昕的旁邊,看到走光的女朋友竟不替她遮掩,反而撫摸起雅昕滑嫩的大腿來。

很快到了酒店,吳強和劉波將已經神智不清的雅昕帶進了早已開好的房間裡。一路上,雅昕被兩個猥瑣的男人,一個是自己尊敬的吳主任,一個是自己信任的男朋友,揩著油。等走到房間的時候,一對椒乳已暴露在空氣之中,身下的絲襪和內褲也被推到了膝蓋的位置。白嫩的乳房上布滿了紅色的抓痕,不知是劉波還是吳強的傑作。

劉波把衣衫不整的雅昕扔到床上,「沒想到這個騷貨還挺沉。」

吳強做到床邊,繼續玩弄起雅昕的乳房,「不過她身材真好,今天終於有機會能操到她了,你一定玩膩了吧,今天讓我多操幾次。」

三下五除二,吳強和劉波脫光了身上的衣物,又把雅昕身上的遮擋盡數褪去,看著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雅昕,吳強用力的捏了一下雅昕的乳房,「媽的,終於操到你了,以後乖乖做老子的的性奴!」

吳強油膩的雙手,從雅昕的美腿慢慢撫摸到胸前白嫩的乳房,嘴裡也沒閒著,和夢寐以求的女神舌吻著,交換著彼此的唾液。吳強拉起雅昕的小手,握住了自己身下堅硬的肉棒,柔嫩的掌心包裹著滾燙的陰莖,上下擼動起來。

「嘶。真爽,這手感比我叫過的所有的雞都好。」吳強一手拿著雅昕的小手給自己打飛機,另一隻手在雅昕的乳房上不停的揉搓。雅昕的椒乳在吳強的手中不斷變換著形狀,「這奶子手感太棒了,沒怎麼被人捏過的樣子。看著不大,但很有彈性!。」

「她只談過兩次戀愛,身上可以開發的地方可多著呢,菊花前兩太天剛被我開發,今天你也可以試試。」劉波抬起雅昕的嫩足,舔舐了起來,粉嫩的小腳趾被劉波一個個含在了嘴裡,像是在品嘗著好吃的棒棒糖。

吳強拿起雅昕被褪下的絲襪,仔細的聞了一聞,「這騷貨的絲襪真好聞,光聞這個就能讓我硬起來。」把絲襪套在雞吧上,擼動了幾下,「手感也很不錯,先讓這個小騷貨給我口交一下。」

吳強的雞吧很短,不過很粗,肉色的絲襪套著漲的紫紅的龜頭,一點一點的塞入了雅昕的小嘴。雅昕粉嫩的嘴唇似乎從來沒遇到過這樣的龐然大物,粗壯的陰莖將雅昕的小嘴撐出了一個大大的「o「字。

「小騷貨的口活很好,第一次迷奸她的時候直接就射在她的嘴裡了。」劉波抓起雅昕的雙足,柔嫩的腳掌夾著粗大的陰莖,上下擼動著。

「嘶,雅昕你的小舌頭。。。哦。。。真爽。。。哦。。。受不了了。」沒有意識的雅昕本能的抵抗著龐然大物的進入,柔軟的小舌頭在套著絲襪的龜頭上打著轉,時不時的頂一下吳強的馬眼。

吳強雙手抱著雅昕的臉,身下的肉棒在雅昕的小嘴裡不斷地進進出出,胸前的雙乳隨著吳強的運動一前一後地搖晃著。抽插了幾十下,吳強在雅昕的小嘴裡爆發了,他死死的抱住雅昕的頭,頂著雅昕的喉嚨,濃濃的精液經過陰莖有力的噴射,透過絲襪,灌滿了雅昕的小嘴。

「呼,真爽,」吳強將還堅硬的陰莖從雅昕的小嘴裡抽了出來,陰莖上的絲襪沾滿了雅昕的口水和吳強的精液。吳強把絲襪扔在一旁,掏出準備好的偉哥,吃了兩粒,「小波,把我們準備好的東西拿出來。」

劉波不知從哪裡掏出了一個黑色的包,裡面有一套學生妹的衣服,手銬,眼罩。吳強把雅昕從床上抱起來,套上學生服,穿上一條新的肉色絲襪。

兩人把雅昕合力抬到房間中央放著的一個小桌子上,雙手被手銬銬在身後,眼睛上蒙上了黑黑的眼罩。吳強分開雅昕的絲襪美腿,粗暴的在襠部撕開了一個口子,「雅昕的小穴真嫩,小波你以後有福了,調教調教以後也讓兄弟爽爽啊。」

「嗯。。真好聞。」吳強仔細的嗅著雅昕小穴的味道,雙手在雅昕渾圓的屁股和修成的美腿上來回遊走。吳強不知從哪裡掏出了一根假陰莖,粗暴的塞入了雅昕緊緻的小穴中。「啊,好痛。。」雅昕被身下劇烈的疼痛刺激的幾乎醒了過來。

「爽不爽,小騷貨,想不想讓哥哥插你啊。」雅昕誘人的身軀開始扭動起來,隨著假肉棒的進出,雅昕的小穴濕潤了起來,發出了「噗嘰噗嘰」的聲音,白嫩的肌膚也逐漸紅潤了。

吳強分開雅昕的屁股蛋,漏出了粉嫩的小菊花,用食指扣了扣,敏感的菊肉受到刺激,劇烈的收縮了幾下。

「這騷貨的菊花也挺好玩。」

「她的菊花已經被我開發過了,吳主任你今天放心的玩,後面有我來收尾。」劉波站在一旁,給被人玩弄的雅昕各個角度都拍了張照。

吳強把沾滿淫水的假肉棒抽出,直挺挺的塞入了雅昕的菊花之中。突然的插入將菊花撐開了一個口子,「讓你的菊花適應一下,先插插你的小穴。」吳強一用力,短小粗壯的肉棒終於插入了自己女神的小穴,「呼,真緊吶,雅昕,你的小穴比你的小嘴還好操。」

雅昕小穴像一隻小手,緊緊的包裹著吳強的肉棒,肉壁上的皺褶隨著肉棒的進出,按摩著吳強的龜頭。「嘶。。雅昕,你的小穴真是極品啊。。。」,吳強身下的肉棒不斷的衝擊著雅昕的小穴,雙手也沒閒著,抓著雅昕的雙腳,仿佛是在開著一輛哈雷摩托。

抽插了幾十下後,吳強將雅昕菊花里的假肉棒拔了出來,粉嫩的菊花已經被假肉棒撐開,仿佛正等著吳強肉棒的插入。吳強扶起身下的肉棒,對準雅昕的屁眼,用力向前一刺,「雅昕啊雅昕,大家心目中的女神,今天是不是被我三洞齊開。」

吳強在雅昕的菊花里抽插兩下,再插入陰道里,抽插兩下後,帶著陰道里的淫水又插入緊緻的菊花里,如此交替著,「讓我們做個遊戲,看看我到底射在哪個洞裡,哈哈!」

粗壯的肉棒在雅昕最私密的兩個部位進進出出,啪啪的聲音籠罩了整個房間。吳強用手時不時的在雅昕白嫩渾圓的屁股上拍打著,有時又抓起雅昕的肉絲美足把玩一會。

「呼,雅昕,你快把老子給榨乾了。。」經過了兩個多小時的戰鬥,吳強終於在雅昕的陰道里爆發了出來。射精過後的吳強趴在雅昕的嬌軀上喘息起來,身下還未軟透的肉棒仍在雅昕紅腫的小穴中插著。

休息了半個小時後,吳強將身下的肉棒抽出,像剛打開的紅酒塞子,發出了「噗」的一聲響,一股精液與淫液混合的液體從雅昕的小穴中緩緩流出。

吳強將衣服穿好,拿出手機,給今晚自己的傑作,特別是小穴的部分拍了好幾張照。「這藥效也差不多快結束了,剩下的就交給你處理下吧,以後需要藥的時候再來找我。」

原來這藥是吳強給劉波的,代價就是自己的女朋友要給他玩一次。吳強走了,走之前還不忘摸了一把雅昕的屁股。

劉波看著雅昕被吳強玩弄了一個晚上,自己的小兄弟早就受不了了。「這個王八蛋,射的還真多。」劉波將精液一點一點的從雅昕的陰道里扣了出來,他不想自己操的時候那裡面還有別的男人的精液。

劉波將雅昕的屁股抬高,將肉棒插了進去,「雅昕啊雅昕,你的小穴都被人操鬆了,看來我要找個新的女友了呢,你嘛,就讓吳強那個老男人去玩好了。」

「嗯哼。。屁股好痛。」雅昕逐漸從醉酒的狀態中清醒了過來。她努力睜開雙眼,卻發現眼前蒙上了一層眼罩,什麼也看不到,雙手也被人銬在了身後,動彈不得。身下的小穴正被一根粗大的肉棒塞滿著,菊花也在隱隱作痛。

「嗯。。你是什麼人。。哦。。啊。。快放開我啊。」雅昕劇烈的扭動了起來,想要掙脫開身上的束縛。

「哈哈,你終於醒了啊,操了你這麼多次,第一次在你清醒的時候操你。正好,玩死魚都玩膩了,今天看看你清醒的時候是不是一樣的騷。」感受到身下女人的反抗,劉波抽插的更加賣力了起來。

「唔。。原來是你。。這幾次我喝醉酒都是你下的藥?」

「是啊,有陳陽那個婊子配合我,操你太容易了。」劉波把雅昕翻了個身,將眼罩拿開,雙手攀上了雅昕胸前柔軟的乳房。

「來看看我怎麼操你的,喜不喜歡呀?」

原來是自己最信任的朋友出賣的自己,感到被背叛的雅昕絕望了,她緊咬著自己嬌艷的紅唇,強忍著不讓自己哭出來。

「你這麼好的身體不給男人玩真是太可惜了,請問認識你的哪個男人不想操你?就是你最親愛的小正肯定也天天做夢操你吶。」劉波強忍住射精的衝動,換了個姿勢,把雅昕側過身來,一隻腿扛在自己的肩頭,繼續抽插了起來,一邊拍打著雅昕的屁股,一邊撫摸著她的美腿。

「唔。唔。。小正不會的。。他這麼乖。。快停下,我。。我求你了。」

「小騷貨,有沒有覺得身體很熱,今晚你的酒里下了春藥,你就別忍了,憋壞了多不好。」劉波故意停頓了一下。

此時的雅昕只感覺頭昏腦脹,身下的小穴酥酥麻麻的,似乎渴望著肉棒的插入,小穴中的淫水也在源源不斷的向下流著,地上的地毯已經濕了一大片。「嗯。。你好。。好壞啊。。」雅昕被身下的酥軟弄的眼神迷離了起來,帶著手銬的手在不停的亂抓。終於,似乎抓到了救世主,冰涼柔軟的小手抓起劉波的肉棒,直直的向自己泛濫的小穴里塞了進去。

「唔。雅昕。受不了了麼,想不想讓哥哥操你啊。」劉波感受著雅昕的指尖在自己的肉棒上輕輕騷弄著,不禁洗了一口涼氣。

「快,好哥哥,快給妹妹吧,雅昕想要。。哥哥的肉棒。。」終於,被淫慾沖昏頭腦的雅昕說出了這幾個羞恥的字眼。

看到身下美人發騷的樣子,劉波再也忍不住了,「哥哥來了,」粗大的肉棒再次插入了雅昕的小穴,與之前不同,渴望肉棒的雅昕自己動了起來,配合著劉波的插入,陰道的肉壁隨著雅昕的扭動變得更加緊緻了起來,不斷的擠壓著劉波滾燙的肉棒。劉波將雅昕的手銬解開,將她抱起,雙手托著屁股,而雅昕像一隻樹袋熊一樣,雙手摟著劉波的脖子,細長的美腿環繞著劉波的腰,身下的小穴隨著劉波一下一下的撞擊發出著「噗噗」的聲音。

「啊。。受不了了。。要去了。。」隨著雅昕的一陣嬌喘,兩人同時到達了高潮,劉波抱著懷裡的美人,一頭倒在了床上。

「雅昕,我還是喜歡你騷騷的樣子。」劉波撫摸著雅昕的臉龐,將她額頭上的汗珠和眼角的淚痕一一擦去,「你知道麼,其實我並沒有在酒里下春藥呢。」

聽到這個消息,雅昕的內心世界崩塌了。難道我真的很騷麼?一想到剛才在劉波身上拚命扭動的自己,恨不得給自己兩巴掌。

「剛才你發騷的樣子都被我錄下來了,以後呢,如果不想被別人知道你發騷的樣子的話,每周末來我家,讓我干一次,你舒服我也舒服。」劉波留下這一段話,走了,留下雅昕一個人抱著被子坐在床上發著呆。

一瞬間,她只覺得自己很髒,小穴里粘粘的,劉波的精液還在不斷的從陰道口緩緩流出。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