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碧冠天賜 (06-08 全文完) 作者:longlvtian

.

碧冠天賜

作者:longlvtian獨發於 第一會所

魔都的監獄中,「哐當,哐當。」厚重的大鐵門被拉了開來。「進去吧!」一名高大的男人在兩名獄警的的押解下進了這個小房間中。

簡單的房間裡只有著一張桌子,兩張椅子,對面的椅子上坐了一名女子,寬松的大衣掩蓋了身軀,大大的口罩遮住了容貌。

高大的男人坐到了椅子上,眯著眼睛打量著女子,迷茫中帶著點疑惑的眼神看得出他並不知道坐著的人是誰。

「幫他打開吧。」女子清脆的聲音中,兩名獄警將男人的手銬腳銬解了開來。

「哐!」聽到身後的鐵門重重的關上,男人輕揉著自己的手腕,眼睛放肆的打量著身前的女子。

女子雙手放在了桌上,身子微微前傾說道:「龍哥,我想讓你替我辦事如何?」

如同天籟般的聲音帶著迷人的香氣迎面而來,龍哥疑惑的轉頭看了看四周,說道:「你看我現在在這牢里,還能為小姐做些什麽?」

「這自然不是問題,只是龍哥是否願意。」

龍哥強忍著激動的表情,顫抖的聲音說道:「那說來聽聽,」

女子輕輕的將椅子向後退去,站起了身,婀娜的繞過了桌子,下身銀白色的高跟鞋,黑色的絲襪暴露在了龍哥的眼前。

女子輕輕的撐起了身子,靠在龍哥的身邊坐在了桌上,兩條美腿脫離的地面,出現在了眼前,「我想要你,」

「肏我,」絲襪美腿在龍哥的手上摩擦著,一雙小手將臉色的口罩揭開,露出了如仙女般的面容,正是洛輕舞。

寬鬆的大衣向兩邊慢慢劃開,大衣之下赤裸的身軀暴露了出來。

「洛,洛女神?」龍哥震驚的看著洛輕舞的臉,驚慌的叫道。

「如果龍哥還如那天般勇勐,那以後,」洛輕舞將手中的口罩扔到了一邊,小手輕揉著開檔絲襪中暴露出來的小穴,嘴裡淫蕩的說道。

龍哥站起了身子,壯碩的肉棒隔著寬鬆的囚褲都能頗見端倪。雙手抓住了洛輕舞的雙腿,向兩邊分開,粉嫩的小穴暴露在了空氣當中。

「那我定然不會讓洛女神失望的,」硬挺的肉棒隔著褲子在洛輕舞的小穴上來回蹭著。洛輕舞隔著褲子都能感受到肉棒火熱的溫度,嘴角帶著微笑說道:「那就拭目以待啦,」

龍哥一把將自己的褲子拉了下去,黝黑的肉棒跳了出來,青筋畢露的棒身上還沾著些污垢,一股濃郁的體味散發了出來。

龜頭頂在了洛輕舞的小穴口,輕輕用力下竟然沒有插入進去。「啊,好大,」洛輕舞再次感覺到了龍哥碩大的肉棒,不由輕聲低呼道。

龍哥用力的將洛輕舞的雙腿分開,小穴也隨之張開,龜頭準確的頂住了緊窄的小穴口。「進來了,啊,」肉棒慢慢的擠進了小穴中。

肉棒深深的插入了洛輕舞的身體,龜頭頂到了她的子宮口,而肉棒卻還有一小段露在了外面,沒有絲毫贅肉的小腹上隱約都可以看到體內肉棒的形狀。

「啪,」龍哥將肉棒慢慢的抽了出來,又用力的插入,肉體的撞擊聲傳了出來。

「啪啪啪,」抽插的聲音一發而不可收拾,碩大的龜頭不住的掛著洛輕舞的陰道,給她帶來了極大的快感,嘴裡的呻吟聲也慢慢響了起來。

「嗯,嗯,」洛輕舞的衣服不知何時已經離開了她的身體,鋪在了身下像是墊子一般,嘴裡呻吟著小手也揉捏著自己的豐乳,飽滿的乳房在龍哥的面前被完全掌握不住的小手揉成了淫靡的形狀。

不過順滑的絲襪似乎更能吸引龍哥的注意力,抽插之餘大手還將修長的玉腿抓到了嘴前淫靡的舔弄著。

「啊,好大,快到了,啊。」聽著洛輕舞嬌媚的聲音,龍哥更加用力的抽插了起來,「用力,啊,用力一點啊。」

洛輕舞的雙腿纏住了龍哥的腰,配合著讓龍哥可以更加深入。「啊啊!」龍哥勐的一頂,龜頭突破了洛輕舞的子宮口。洛輕舞也隨之仰著頭呻吟著到了高潮,分泌出的淫水慢慢流了出來。

「啵,」洛輕舞彷佛聽到了自己的下身傳來了聲音,龍哥的肉棒用力的從她的子宮裡面抽了出來。

「啪,啪啪。」「啊!」龍哥開始繼續抽插了起來,不過每抽插幾下,就會將龜頭插入洛輕舞的子宮,引起她的驚叫。

「啊,啊。快一點,快。」無預兆的強烈快感讓洛輕舞迷亂了起來,下身用力的挺動著,嘴裡也不停的說著。

不過龍哥用力的按住了洛輕舞的身體,保持著頻率抽插著她,讓她的快感積累的越來越多。

「不行了啊,不行了。我要到了,用力啊,」洛輕舞的臉上滿是迷離的神情,眼睛也不停的翻著白眼。挺動著肉棒的龍哥也快要射了,他調整了一下腳下的姿勢,開始了次次到底的抽插。

「不,不要啊,被干壞了啊,啊!」洛輕舞嬌嫩的子宮被龍哥當成陰道一樣來回抽插,子宮口也慢慢張開,強烈的快感讓她叫喊著到了高潮。

很快,龍哥也射了出來,多日的監獄生活讓他的精液也變得量大了不少,所有的精液都被射進了洛輕舞的子宮裡。

跟在洛輕舞的身後出了監獄,很難想像被判八年的他就這樣自由了,龍哥走出了監獄後唏噓的回頭看了眼身後的建築。

「上車吧,」龍哥聽到了洛輕舞的聲音,連忙移開了緊盯著她走路時晃動著的屁股的目光,「偷偷摸摸的,想摸就摸呀。」

「老子監獄都出來了,還怕了她不成?」龍哥心想著伸出了手,用力的抓住了洛輕舞的屁股。

剛拉開商務車車門的洛輕舞回頭媚笑的看了眼龍哥,故意翹著屁股爬進了車里,龍哥也緊隨其後。

「龍哥,」

「啊?」剛一上車,龍哥就看到前排的天賜回過頭來跟他說話,嚇的他手中一緊。

「嚶嚀,」洛輕舞的聲音故意有些淫浪。

「天賜哥,我,不,」龍哥連忙收回了手,擺著手說道。

「嘿嘿,龍哥不要急,」車門緩緩的關上,天賜的聲音中也並沒有生氣的意思。

天天大酒店是天天集團直屬的酒店企業,在魔都的市區有著誇張的面積,不過完美的餐飲住宿體驗讓它頂著高昂的地價依然有著強大的盈利能力。

高檔的午餐廳還有典雅的咖啡廳吸引了不少企業家白領的光臨,讓中午的酒店都熙熙攘攘,來往的人絡繹不絕。

「噠,噠。」洛輕舞踩著高跟鞋穿過了酒店的大堂,吸引了幾乎所有人的目光,不過大家都自持身份,沒有上前要求合影簽名。

高大威武的龍哥走在了她的身後,如同保鏢一般不那麽惹人注目。

頂樓的套間中,洛輕舞坐在了床上,輕輕的將自己的高跟鞋脫下,腳上黑色的絲襪上滿是白濁的精液,洛輕舞將銀白色的高跟鞋小心的捧了起來,瓊鼻輕嗅著裡面的精液。

在龍哥的目光中,洛輕舞將高跟鞋如同杯子將裡面的液體倒入了嘴裡。已經射過兩回的龍哥感覺肉棒一跳,硬的同時還有些發疼。

-------------------------------------------

「軟中華拿一包,」「六十五,」「不用找了,」李雄拿著煙走出了菸草店,看著遠處的天天大廈,心裡默默罵道:「娘的,買個煙都要跑這麽遠。」

天天大廈內全面禁菸,李雄則更不敢在天賜家裡抽菸了,每次只能趁兩人不在,跑出來買一包過過癮。

「呼,」呼吸著熟悉的菸草味道,李雄慢慢的向天天大廈走去。

「李雄,」「嗯?」李雄的耳邊突然出現了機械般的聲音,聲音讓人十分不舒服。

「進來,」看著身邊有些古舊的鐵門,李雄猶豫了。

「進來,你能得到你想要的,」

李雄咬了咬牙,推開了門,走了進去。

一人坐在了椅子上,身上披著一身黑衣,腦袋也被黑色的帽子蓋住,唯一露出來的一隻手,似乎也是機械手臂。

「你現在是天賜身邊的人吧,」「那又如何,」

「我給你講個故事吧,」

機械般的聲音慢慢講述了起來,原來他原本是天賜實驗室里的一名研究人員,在天天集團成立,核心的技術研發完畢以後,所有的研究人員都受到了天賜的迫害,而只有他死裡逃生,卻也落得如此下場。

「你想怎樣?」

「報仇,我們知道了天賜太多的秘密了,你也知道了不少吧。」

「天賜如今已經強大如斯,想要報仇,你談何容易?」

「你若配合,我自有辦法。」

李雄站在原地,臉色一變再變,天賜強大的勢力牢牢的震懾著他,更何況如今的生活也不算差,有命活著,有女人玩。

「罷了,你若是再想見我,捏碎它,」黑衣人丟了一顆東西過來,便不再說話了。

李雄深深的看了看黑衣人,離開了房間。

-------------------------------------------

魔都的碼頭,寬闊的海灘上擠滿了人,一艘嶄新的三層遊輪停在了碼頭邊,一位位知名的女明星紛紛到場,踩著象徵著喜慶的紅色地毯上了遊輪。

隨後到場的人更是家喻戶曉,全部都是各大巨頭企業的掌舵人,還有魔都的幾位大領導也都陸續到場。

最後出現的自然是最重頭的人物了,能有此殊榮的當然是天賜與洛輕舞夫妻,兩人慢慢的走到了船頭。

「感謝大家支持,接下來婚禮的流程,將會轉播到電視台,到時候我還有件事情想要告訴大家。」天賜微笑著對著大家說道,聲音親和但是人人都能清楚的聽到。

來到這裡的不止只有洛輕舞的影迷或是歌迷,還有許多崇拜著天賜的年輕人,年紀輕輕就有著如此作為,以一家公司之力,提升國家的綜合實力,使國家成為了第一強國。

遊輪慢慢的離開了碼頭,岸邊的人群理智的慢慢散去,調教好了的電視轉播設備也開始了運作。

幾乎沒有任何的娛樂活動,天賜與洛輕舞莊嚴的完成了婚禮的所有儀式,成為了真正的夫妻,而幾乎所有的人都在看著電視,祝福著她們。

「這兩個賤人!」一艘破舊的漁船上,一個男人咬牙切齒的聲音傳來。「把我們金龍幫迫害到了這種地步!」

「呵,那他們也別想好過。」他的身手站著一名略微有些肥胖的男人,不過厚重的手掌上滿是厚厚的老繭。

肥胖的男子身邊站著一名精瘦的男人,手中把玩著一把小刀,沒有說話,不過眼神中的兇狠顯露出了他的想法。

遊輪的頂層甲板上,天賜攬著洛輕舞的腰肢,站在了鏡頭前,高貴的洛輕舞臉上帶著一絲羞澀,顯得分外的誘人。

「之前的日子裡,我一心忙於工作,並沒有多少時間陪伴輕舞,」天賜一身正裝的站在了鏡頭前。

如金童玉女般的兩人讓所有正在看直播的人都心生羨慕,「所以接下來,」天賜的聲音變得正式又嚴肅了起來。

「三天後,我會將天天集團的所有股份轉移給國家,包括了所有的研究成果專利。」天賜說著轉頭看向了洛輕舞,聲音也變得柔和了起來說道:「接下來的日子裡,我要陪在她的身邊。」

在場的不論是各企業的掌舵人,或是家喻戶曉的明星們都知道天賜這番話帶來的作用,紛紛鼓起掌來,更別提幾位領導,皆目瞪口呆的看著天賜。

傍晚時分,各位大佬早已紛紛離去,安排好的直升機將他們直接送到了他們的目的地。洛輕舞的諸多閨蜜姐妹們與她打鬧一番,用過晚飯後,也各自離開了。熱鬧的船上只剩下了天賜,洛輕舞,李雄三人。

「你今天不正常哦,」頂層的甲板上,天賜扶著欄杆看著遠方,身後傳來了洛輕舞的聲音。

「哪不正常了呢?」天賜笑著看著站在身邊的洛輕舞。一襲白色的婚紗襯托著她的美貌,昏黃的燈光下顯得格外的美艷。

「你說呢?」洛輕舞的聲音中帶著俏皮,貼在天賜的耳邊說道:「假正經。」

「這些娛樂活動,當然要留到晚上的洞房時間咯。」天賜看著遠處依稀可見的燈光,攬著洛輕舞的腰肢說道。

小船越來越近,悄無聲息的貼到了遊輪的邊上。「咚咚,咚。」船上傳來了雜亂的腳步聲。

「來啦?」「嗯,來了。」洛輕舞看著面帶笑意的天賜,在他的嘴角輕輕一吻。

「天賜,」咬牙切齒的男聲從樓梯口傳來,一個高大的身影出現在了那邊,天賜一把將洛輕舞護在身後,略顯驚慌的說道:「龍哥!?你別傷害我們,要多少錢都可以。」

「托你的福,我們兄弟幾個在牢里可待了段時間,你覺得錢什麽都可以買到是嗎?」龍哥走上前來,陰沉的說道。大手抓住了天賜的肩膀,將他撥向了一邊。

不算瘦弱的天賜在龍哥面前似乎沒有任何反抗的餘地,一個踉蹌差點摔倒了地上,「李雄!」

「在這兒呢,天賜哥。」李雄的聲音在龍哥的身後響起,聲音中沒有了絲毫的尊重,李雄走上前來,將掙扎的天賜制服,早已準備好的麻繩將天賜綁了起來。

「不,別過來,」龍哥一步步向洛輕舞走去,逼的她向後退去,直到了欄杆邊。

「洛女神,」龍哥見洛輕舞退無可退之時,伸出手來摸向了她面帶驚慌的臉頰。「啪,」洛輕舞一巴掌打開了龍哥的咸豬手。

「你們敢動她一根汗毛,我要你們不得好死!」天賜在角落中無能狂怒。

「小刀,小肥。把她抓到我們的天賜大老闆面前好好給他看看。」兩人應聲向前,毫不憐香惜玉的抓住了洛輕舞的雙手,把她抓到了天賜的面前。

洛輕舞的臉上掛著淚痕,瘦弱的身體掙扎著卻沒有任何作用。龍哥的雙手隔著純白的婚紗,用力的抓住了洛輕舞的雙乳。

「龍哥,你想要什麽條件儘管提。只要你放過我們夫婦兩個。」

「條件嗎?你害我入獄,大肆批捕我金龍幫成員的時候,有沒有想過跟我提一提條件啊?」龍哥的雙手愈發的用力了起來,柔軟又豐滿的雙乳不停的變化著形狀,本就低胸的婚紗有些遮擋不住內里的春光了。

「哈哈,等船到了公海,我把你向海里一丟,你覺得你還有什麽資本跟我們談條件啊,哈哈。」天賜的臉色陰晴不定,似乎在想些什麽,不過目光卻始終盯著在洛輕舞胸前肆虐的雙手。

「哈哈,這騷貨都濕了。」龍哥不知何時掀起了洛輕舞的婚紗裙擺,白色的內褲上有著絲絲濕痕。

純白色的內褲離開了她的身體,乳房也暴露在了婚紗的外面,原本高貴的婚紗如今像是情趣服裝一般穿在了她的身上。

「龍哥,不如我們,」「聒噪!」龍哥將掙扎著坐起來的天賜推到在了地上,「唔,唔!」白色的內褲塞住了他的嘴巴,天賜再也說不出了話來。

「總算是安靜了,」龍哥說著將洛輕舞的一條腿架在了肩上,嬌嫩的下身暴露在了眾人面前,22CM長的巨大肉棒頂在了小穴口。

龍哥下身一頂,肉棒撐開了洛輕舞的小穴,徑直插了進去。「啊,」洛輕舞哭泣間一聲驚叫讓龍哥興奮的抽插了起來。

「唔唔!」天賜看著眼前嬌妻的小穴被巨大的肉棒擴張插入,嘴裡不住的發出著聲音。

「啪,啪。」巨大的肉棒每每齊根進出洛輕舞的小穴,與洛輕舞如鶯啼般的呻吟聲一起刺激著其他幾人的感官。

「龍哥,」小肥走上前來,挺著自己的肉棒問道:「我可以一起來嗎?」小肥與小刀是龍哥在金龍幫最得力的下屬,分管賺錢及爭鬥兩大塊,在龍哥被捕以後,兩人也因多種罪名鋃鐺入獄。

「你問問天賜大老闆吧,哈哈,他要是不說話就是同意了。」「天賜大老闆,我想干你老婆洛輕舞的嘴巴,你同意嗎?」

「唔唔!」天賜瞪圓了眼睛,狠狠的看著小肥。「那就是可以了,哈哈。」「哈哈!」眾人隨著小肥的笑聲紛紛笑了起來。

小肥蹲到了洛輕舞的身邊,粗糙的大手捏住了她的下巴,身經百戰的肉棒徑直插入了她被迫分開的小嘴,濃厚的陰毛偶爾鑽進了她的鼻腔。

男人獨有的臭味在小肥身上顯得特別的濃郁,再加上濃郁的魚腥味,骯髒低賤的味道充滿了洛輕舞的腦海。

「哦,這麽多年了,還沒玩過明星呢!」幾乎夜夜與夜總會中的妓女鬼溷的小肥看著洛輕舞的面容,興奮的抽插了起來。

「小刀,來啊,」龍哥用力的分開洛輕舞的屁股,粉嫩的屁眼對著小刀。「我們三兄弟多少年沒有一起玩女人了。」

「八年了吧。」小刀的肉棒雖然不粗,但是有著近20CM長,彎曲的弧度有些奇怪的肉棒一看便是特殊的兇器。

三人默契的操弄著洛輕舞,多日沒有清洗過的身體骯髒無比,流下來的汗水粘在了婚紗上,將婚紗沾染的污跡斑斑。洛輕舞的哭泣聲也已經止住,在小肥抽插的間隙中傳來了控制不住的呻吟。

夜慢慢的深了,天賜無力的躺在地上,不知何時昏迷或是睡著了過去,而他身前的淫戲卻始終沒有停下。

「啊,刀哥,用力啊,啊。」天賜還未睜開眼睛,就聽到了嬌妻洛輕舞的聲音,聲音中滿是淫浪的語氣。

微亮的天色中,天賜看到小刀讓洛輕舞靠在了欄杆上,洛輕舞的雙手勾著小刀的脖子,下身盡力的配合著小刀的抽插。

「呃,呃。」洛輕舞豐滿的臀部不停的套弄著小刀的肉棒,很快小刀又再次射了出來。

「唔,」洛輕舞跪在了地上,將剛剛射完的肉棒含進了嘴裡,如同舔舐著美味一般用力吸允著。

奮戰到最後的小刀看到龍哥和李雄站了起來,倒頭昏睡了過去。

天賜打量著依舊精神飽滿的洛輕舞,白色的婚紗早就污跡斑斑被丟到了地上,頭頂的頭紗上滿是白濁的精液,緩緩流下將她的秀髮也沾污了。

嬌俏的臉頰上有著紅色的巴掌印記,嘴角邊也掛著白色的精痕。豐滿的雙乳上面有著幾道血紅的指印,粉色的乳頭還俏立著。

下身的小穴及後庭中滿是精液的痕跡,顯得污濁無比,原本緊窄的兩穴如今也變得鬆弛。不過她的神情卻滿是痴迷,向著龍哥與李雄走去。

「唔!?小刀!」醒來的小肥感覺自己被吊在了半空中,看到身邊吊著的小刀,連忙大喊道。「嗯?」小刀應聲醒來。兩人掙扎著卻發現絲毫掙扎不開。

「不用白費心思了,」天賜站在他們的上方的甲板上,說道:「這要是你們能掙脫開來,天天集團也別叫科技公司了,」心情不錯的天賜還開了個玩笑。

兩人看向了天賜,一眼就看到了天賜的身邊,全身赤裸的洛輕舞被按在欄杆上,龍哥用力的操弄著她的小穴。

「龍哥!」龍哥依舊用力的操弄著洛輕舞,淫蕩的呻吟聲隨著他的動作放肆的傳出。「告訴你們個秘密吧,」天賜說道:「你們就是我撈出來的。」

兩人感覺自己的身體向下墜去,依稀之間,似乎看到了龍哥眼神中的一絲決然。

----------------------------------------

第二天夜裡,天天大廈頂樓,洛輕舞跨坐在龍哥的身上,粗長的肉棒貫穿著她的小穴,天賜舉著相機拍攝著這淫靡的畫面。

樓下,一名男子出現在了天賜專用的實驗室中,「實驗編號:411」男子默念著在擺放著無數各類物品的房間中,找到了一個小盒子。

「呃,」男子感覺到了自己的身體有些發涼,手腳的知覺正慢慢消失。

盒子中僅有一顆紫色的藥丸,無光自亮的藥丸看著就非凡品。

「呼,」男子長舒一口氣,將藥丸放進里嘴裡。「吱吱!」全身的肌肉似乎都在蠕動著,男子的用力的咬著牙,齒間發出著怪響。

「呃呃呃!」男子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躺在地上四處滾動著。

十五分鐘過後,身上的疼痛感慢慢散去,冰冷的感覺也逐漸消失,男子輕鬆的一個鯉魚打挺站了起來,嘴角掛著猙獰的笑容。

……

天天集團的頂層平台上,一個臨時搭建的平台上,已經有許多人正在等候了,這次的交割儀式不止有公證處的人到場,更有著全程的電視轉播。

「天賜先生,首長讓我替他向你問好,」國家的一號秘書謙遜的走向下了台來迎向了天賜。「客氣客氣,能為國家出力,也是我的榮幸。」

兩人握著手向著台上走去,所有的文件都已經在這裡準備完畢,在眾人的目光中,天賜開始翻閱起了文件,確認無誤後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我替國家感謝天賜先生,」所有的文件一一簽署完畢,一號秘書激動的對天賜說道。

「不必,我也是為了國家的強盛盡了一份力罷了。」天賜微笑的說道。

兩人寒暄著向天台的另一邊走去,這裡停著一架大型的私人飛機,也是天賜未來的座駕。

在所有人的目光中,飛機悄無聲息的升空,離開了地面。

飛機內的設施與家中一樣,基本都可以自由的變換,洛輕舞穿著一身隨性的紗裙,在廚房中為天賜準備著早飯。

「打算先去哪裡呢?」洛輕舞端著精緻的早點,坐到了天賜的身邊,笑著問道。

看著洛輕舞滿臉幸福的笑容,天賜裝作思考的打開了身邊的音響。

「我想~ 帶你去浪漫的土爾奇,然後一起去冬京和八黎。」

「嗯,先去土爾奇如何?」天賜隨手吃著早點,說道。

「好啊,」洛輕舞撐著下巴,兩眼放光的看著天賜。

飛機慢慢的升到了高空,開啟了超新科技下的隱形設置,如今地球上應該沒有任何設備可以檢測到它的存在了。

洛輕舞彷佛回到了她該在的這個年紀,在手機上找著各處的旅遊攻略,看到新鮮處就說出來給天賜聽。

天賜對嬌妻的寵愛更是無微不至,兩人興奮的安排著旅行。

「唔,嗯?」天賜敏感的感知感覺到了飛機似乎調轉了方向。「門外有訪客,是否准許進入?」

「砰!」水波般的門似乎沒有擋住來客,被擊了個粉碎,李雄與龍哥走了進來。

「是我太放縱你們了嗎?」天賜的聲音顯得有些陰沉,洛輕舞似乎也感覺到了劍拔弩張的感覺,輕輕的躲在了天賜的身後。

「哈哈,天賜哥?你還覺得你是老大呢?」李雄囂張的向天賜走來,嘴臉與前世竟有十分相像。

「那不然呢?」天賜說著手掌一動,李雄的四周瞬間被電網所包圍。李雄的身體慢慢的從裡面走了出來,高壓電網沒有對他造成任何的威脅。

「砰!」「哼!」天賜與李雄對了一拳過後,發出了一聲悶哼。略微有些變形的大手暴露了他沒有討到便宜。

李雄也明顯注意到了這一點,沒有給天賜更多的機會,衝上了前來。天賜明顯不是李雄的對手,一番打鬥過後,被李雄制服在了地上。一旁的洛輕舞想要衝上前來,被龍哥牢牢的控制住了。

「熊哥,咳,」趴在地上的天賜掙扎著站不起身子,說道:「我們夫婦對你不算差了,何必要做得如此絕呢。」

「哈哈哈,拿藥物威脅我的生死,這還不算絕嗎?」「你天賜可是過河拆橋的行家啊,我怎能不給自己留條後路呢?」

天賜臉色變化無常,沉默著沒有辯解。

「不過天賜哥啊,你絕情,可我不是那麽絕情的人啊。」李雄說著走向了洛輕舞與龍哥,嘴裡說道:「我還是會給你你最喜歡的綠帽子哦,」

李雄一把拉過了洛輕舞。「給老子舔,」李雄大馬金刀的坐在了沙發上,襠部高高的隆起。洛輕舞一臉憤恨的看向李雄,緊閉著嘴巴。

「哈哈,騷貨現在開始裝純了,以前跪著叫爸爸求我們肏你的時候,怎麽不矜持一點呢?」說著李雄的大手捏住了洛輕舞的下巴,強行將她的嘴巴分開。

李雄的肉棒一夜之間暴漲到了28CM,鼓起的血管讓肉棒顯得猙獰無比,洛輕舞都被眼前的巨物驚呆了。

「哦!」李雄的肉棒慢慢擠進了洛輕舞的小嘴,緊湊的小嘴加上她牙齒無力的咬著,李雄舒服的呻吟出了聲音。

格外腥臭的味道鑽進了洛輕舞的鼻腔還有口中,憤恨的眼神逐漸變得迷離了起來,掙扎的動作也逐漸停了下來。

產生變化後的李雄似乎格外的敏感,沒有過去多久,就開始加速抽插了起來,黝黑的肉棒似乎又脹大了幾分。

「啊啊,啊!」李雄用力的將洛輕舞的腦袋按在了自己的胯下,肉棒在洛輕舞的口中發射了起來。

「咕咚,咕咚。」洛輕舞的喉嚨中傳來的吞咽的聲音。隨著李雄緩慢的抽插,她的嘴邊也不時帶出了黃色的精液。

李雄雙手抓著洛輕舞的腦袋,將自己的肉棒抽了出來,依舊硬挺的肉棒直指著洛輕舞的俏臉。

「哈,」黃褐色的骯髒的精液一股股的發射在了洛輕舞的臉上,迷離的洛輕舞被動的被敷上了厚厚的精液面膜。

李雄鬆開了雙手,失去了支撐的洛輕舞無力的癱軟到了地上。聞著嘗著濃郁的精液味道,洛輕舞的呼吸慢慢粗重了起來。

剛剛射完的李雄肉棒卻絲毫沒有疲態。他雙手將洛輕舞的雙腿抓住,窄小的內褲被他一把撕裂開來。

粗長的肉棒頂在了洛輕舞的小穴口,火熱的感覺讓她更加失了神。

「啊!」肉棒僅僅是插入了一小段,就引起了洛輕舞悲慘的叫聲。天賜眼看著洛輕舞的小穴被撐開,如同成年男性小臂般粗細的肉棒慢慢的深入。

「啊啊,呃。」「唔唔!」被堵住了嘴的天賜只得掙扎著看著,熟知洛輕舞身體的天賜清楚的知道肉棒已經頂在了她的子宮口,不過依舊裸露在外面的一小段肉棒讓他看的都心悸。

「呃,太大了,啊,不可以。」洛輕舞嘴裡不停的說著,不過揮舞的小手卻絲毫沒有推開李雄的動作。

李雄將洛輕舞慢慢抱了起來,自己躺到了地上。跨坐在李雄身上的洛輕舞輕輕上下動作了起來。

「啪!」「你老公看著呢,快一點!」李雄一巴掌拍在了洛輕舞的屁股上,嘴裡挑逗般的說道。

「唔唔,」洛輕舞回過了頭,看了眼被緊緊捆住,掙扎著的天賜。下身的動作驟停,小穴也用力收緊。

李雄扶著洛輕舞的屁股,替她上下的動作著,羞澀的洛輕舞閉上了眼睛回過頭去,不敢再看天賜。

李雄的雙手逐漸放鬆,上下套弄的屁股卻沒有停下。「啊,」李雄配合著洛輕舞的動作向上頂著,肉棒更加深入了她的小穴。

李雄的動作越來越小,洛輕舞的動作卻開始變得越來越大。

「啊,好深啊,再用力,唔。」洛輕舞不由得發出了呻吟聲,不過她卻沒注意身下的李雄早已停下了動作。

「用力點,我肏的你爽不爽啊?」「爽,再用力一點,深一點。啊」

「可是我都沒有動啊,你自己再用力點咯,」「不,不是的。」洛輕舞說著卻始終沒有慢下來。

「你老公看著正爽呢,再快一點啊。」「不,老公別看啊,別看我,啊,」洛輕舞嘴裡說著,下身卻越來越用力,明顯快要到了高潮,「老公,啊,對不起啊,啊!」

洛輕舞高仰著頭,下身的淫水沿著肉棒向外流著。

李雄扶住了無力的洛輕舞,牢牢的抓住了她的腰肢,硬挺的肉棒用力的插入了她的小穴,突破了她的子宮口。

「啊!不行啊。」硬挺的肉棒插入了子宮深處,從她小腹上都可以看到肉棒的痕跡。

「啊!」李雄將肉棒抽出,再次用力的齊根插入。

「啊,不不,不行,」「啊,壞了,被玩壞了。啊!」「啊,呃。」

洛輕舞如同飛機杯一般被李雄玩弄著,嘴裡的聲音逐漸變得沙啞,無力。

足足又被玩弄了近半個小時,「啊啊!」一聲慘叫中,洛輕舞白眼一翻,暈了過去,李雄將肉棒慢慢抽了出來,已經有些軟下來的肉棒依然有著20CM的傲人尺寸。

沾滿精液,淫水的肉棒被李雄放進了洛輕舞的嘴裡清理了乾淨。

-----------------------------------

「最新消息,天賜先生與洛輕舞小姐所搭載的私人飛機在大平洋墜毀,如今兩人生死未知,」

電視的聲音中,一號秘書在發言台上說道:「天賜先生是我們國家的功臣,為國家及人類做了不小的功勞。」「國家一定會全力搜尋天賜先生的下落。」

在台下的一片掌聲之中,新聞發布會結束了。

與此同時,南眉大陸的海岸邊,一艘先進的救生艇帶著四人來到了陸地上。

「砰!」一間小型賭場裡,李雄用粗劣的英文說道:「跟我溷,或者死。」門口橫七豎八的數十名小弟躺在了地上呻吟,根本沒有給他其他選擇。

短短几天時間裡,李雄便收攏了這個城市裡所有的地下勢力,而全世界各國都在搜索著天賜的下落。

「已經找到飛機殘骸,並沒有天賜先生與洛輕舞小姐的屍體,如今已經擴大了搜索範圍。」

天京首長的辦公室中,首長看著牆上掛著的地圖深深皺起了眉頭,恭敬的站在一旁的一號秘書也不敢說話。

「繼續找吧,」

距離兩人失蹤已經過去了十五天,各國的搜索部隊也慢慢的放棄了,引起的風波在國外也越來越小,不過國內卻隱隱傳出了陰謀論的說法。

「你們的長官在嗎?」一男一女兩人出現在了一個營地前。男人雄厚的聲音後面,女子替他做著翻譯,正是李雄與洛輕舞兩人。

「你們是誰,來做什麽的。」營地的人似乎對兩人也沒什麽戒備感,各自做著各自的事情。只有門口放哨的人隨意的問道。

「談生意的。」放哨的人略微打量了下兩人,便帶他們進了營地。

「你們想要做什麽?」一間獨立的屋子內一名身材健壯的白人男子看著兩人問道。

「我想要你們的所有人。」白人男子聽著洛輕舞的翻譯,摳了摳耳朵,疑惑的問道:「什麽?」

「臣服於我們,有什麽問題嗎?」

「咔嚓,」白人男子臉色一變,瞬間站起了身,打開了保險的槍直指著李雄的腦袋,說道:「我想你對我們的耐性可能有些誤解。」

洛輕舞似乎有些見怪不怪了,澹定的翻譯給了李雄聽。

「砰!」白人男子毫不猶豫的扣下了扳機,李雄瞬間出手將槍口向上一抬,微微用力,手槍便脫離了白人男子的手。

「啪!」右手勐的拍在了屋子裡實木的桌子上。

「砰!」「不許動!」房門被撞了開來,數名僱傭兵手持長槍沖了進來,卻看到了一地的木屑。

「再給你一次機會,如何?」

一輛高大的越野車上,李雄大馬金刀的坐在后座的中間,洛輕舞跪在了他的身前,邊舔弄著他的肉棒,邊說道:「老公今天好厲害,唔,」

「哈哈,那是昨天晚上在你身上厲害,還是今天厲害啊?」

「唔,唔。」洛輕舞賣力的將肉棒含到了更深處,淫蕩的說道:「等下肏我的時候更厲害,唔。」

「哈哈哈,那現在就讓你知道我的厲害!」李雄笑著拉起了洛輕舞的身子,白色的長裙一掀開,便是濕潤的小穴。

這半個月來,李雄幾乎將整個小國所有的地下勢力全部整合到了手下,強大的勢力讓他成了這個小國的無冕之王。臨近大海的懸崖邊,一個面積龐大,裝修奢華的莊園便是他如今的住所,莊園所在的整個山頭都是他的領地。

莊園的頂層是他的個人住所,連最有勢力的手下龍哥都不能進入,洛輕舞如今也成了他的禁臠,別的人都只能看卻碰不得。

一個底座都由精鋼製成的牢籠放在了床邊,如今這就是天賜的住所,早幾日來李雄便發現了兩人的身體都經過了改造,可以不用進食也無需排泄,也免去了清理的繁瑣。

「啊,啊。老公幹我,好大,啊。」柔軟的大床上,李雄將洛輕舞壓在了身下,令人瞠目結舌的巨大肉棒貫穿著洛輕舞的小穴。幾乎每日沒有休息的洛輕舞如今的小穴已經變得有些鬆弛又有些發黑,顯得淫蕩無比。

天賜靠坐在牢籠里,雙手滿是淤青,卻沒有再牢籠里留下任何的痕跡。

「啊,要到了,老公用力,啊。」洛輕舞淫蕩的聲音中,李雄的抽插戛然而止,肉棒也從她的小穴中抽了出來。「嗚嗚,」

「啪!」「轉過去,屁股噘起來,老公要干你屁眼!」洛輕舞聞言聽話的趴在了床上,挺翹的屁股高高噘了起來,完美的身材曲線完全顯露了出來。

碩大的龜頭頂在了洛輕舞的後庭口上,火熱的感覺讓洛輕舞不由的向後挺動著腰肢。「啪!」李雄用力的抓住了洛輕舞的屁股,說道:「昨天怎麽教你的?」

「嗚嗚,」「洛,洛婊子求主人老公肏我。」「肏你哪裡啊?」

「肏我淫蕩的屁眼,啊,啊!」

粗長如怪物般的肉棒在天賜的眼前插入了洛輕舞的屁眼,直達深處的快感雖然每日都經歷,但還是讓洛輕舞不由得仰頭呻吟。

「啊,不行啊,洛婊子的屁眼被主人老公肏爆了。啊。」洛輕舞喊著身體顫抖了起來,到了高潮。

「啊啊,不可以了,啊,」洛輕舞無力的趴在了床上,不過李雄卻沒有停下動作,將她的雙腿分開從身後繼續肏弄著。

「唔,啊,屁眼被干爆了,嗚嗚,不行了,主人老公饒了我吧。」「好啊,」

李雄看著洛輕舞的淫狀,抽出了肉棒,勐地插入了洛輕舞的小穴中,粗長的肉棒直接突破了也有些鬆弛的子宮口,直接貫穿了她的身體。

「啊,太大了,前面,也不可以了。被干壞了。」李雄依然沒有放緩自己的動作。

「老公,饒了我吧,快給我。嗚嗚。」洛輕舞被肏弄的求饒了起來,「我是你老公,那他是誰啊?」李雄一把抓起了洛輕舞的頭髮,指著天賜問道。

洛輕舞面帶痛苦的閉著眼睛搖著頭。「說啊,說了我就射給你。」李雄繼續用力的肏弄著,嘴裡問道。

「唔,我不認識他,主人老公快射給我,啊。」

「哈哈哈,」李雄看著天賜痛苦又有些絕望的眼神,興奮了起來,抽插的速度更快了起來。

「呃呃,」「啊,」洛輕舞悲鳴著到了高潮,李雄也射了出來,滾燙的精液射入了洛輕舞敏感的小穴中,給她帶來了極強的刺激。

「你不認識他,那把他扔到海里喂魚怎麽樣?」高潮中的洛輕舞耳邊突然傳來了李雄陰沉的聲音。

「不!!」想著前幾日李雄將幾名陽奉陰違的人綁上巨石,從懸崖上丟下去的畫面,洛輕舞大聲的喊道。

「嘿嘿,」李雄冷笑著將肉棒抽了出來,靠坐在了床頭,說道:「過來給我舔乾淨了,」洛輕舞神色複雜的看了眼天賜,順從的向李雄爬了過去,將骯髒的肉棒含進了嘴裡。

硬挺的肉棒從洛輕舞的口中抽了出來,李雄笑著說道:「坐上來吧,」

天賜憤恨的目光中,李雄的肉棒又在洛輕舞的身體里開始了新的一輪鞭撻。

----------------------------------

「哎,通知下去吧,」首長的聲音變得凝重了幾分,「讓各地公安注意治安,」

兩人失蹤後的一個月後,國家將兩人列為失蹤人口,暫停了所有的搜救活動,而此時國內許多人在不明人士的煽動下,開始了大規模的遊行,散播著國家卸磨殺驢的陰謀論。

沒過幾天時間,國內就出現了一個新的黨派,與國家開始了正面的抗爭,在巨大的輿論壓力下,雙方的支持度更是不相上下,不得已將在未來的某個時間裡開始公投。

而另一邊,李雄莊園的客廳中,李雄與一名黑人男子坐在了客廳中間,洛輕舞坐在了李雄的身邊,黑人男子的目光不時偷瞄著穿著暴露的洛輕舞。

「李先生,不知您覺得我的想法如何?」

「不錯不錯,總統先生,我也是喜歡清凈的人,如此安排正合我意。」

舊任的總統剛在前幾日被人在家中暗殺,新上任的總統屁股還沒坐熱,便來到了李雄家中拜訪,許下了不少的好處的同時,也坐穩了這個位置。

李雄看著黑人總統離開的身影,略有所思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夜晚的懸崖邊,一個木製的涼亭中,柔軟的大床上,洛輕舞蹲坐在李雄的身上起伏著,關押著天賜的牢籠整個也被搬了出來,放在了床邊。

「等你到了高潮,給你個獎勵哦。」還記得今天開始之前李雄說的話,洛輕舞的動作顯得格外的放縱。

「唔,洛婊子被主人老公幹穿了,小騷洞被大肉棒捅穿了,啊,」淫蕩的話語刺激著李雄,更刺激著自己。

「唔,啊啊!」沒有過去多久,洛輕舞就在呻吟聲中到了高潮,目光希冀的看著李雄。

「給你的獎勵是,」李雄說著站起了身來,走到了天賜的身邊,「對你以前的日子說再見吧!」

「永別了,天賜哥,」幾噸重的牢籠讓李雄也用了些力氣。

洛輕舞似乎失了魂,走到了懸崖邊,看著墜落下去的牢籠在海里濺起了巨大的浪花,卻又立刻消失在了大海中。

「天賜,」洛輕舞輕呼著向懸崖外走去,卻被李雄一把拉了回來。

莊園內,李雄站在了巨大的泳池邊,看著收攏來的一個個小頭目們各自玩弄著身邊的女伴,隨手拉過了身邊穿著暴露的女服務人員,將她的比基尼一把撤下,大聲說道:「今天,我們成為了這個國家的王者,明天,我們就要當這個大陸的王者,後天!我們要當這個星球的王者!」

「我們有福同享!有難,不,不會有難,哈哈!」「好!那什麽時候,熊哥的洛女神也給我們玩下咯!」

「你!過來。」李雄的目光裡面看向了說話的那人。

「熊哥,我,我口不擇言,我該死。」李雄看著跪在地上抽著自己巴掌的男人,走上了前,將他扶了起來,笑著說道:「哪裡哪裡,我說過了,從今天起我們就是兄弟,他們都不相信我,就你信了。」

李雄摟著他的肩膀將他扶到了自己的身邊大聲說道:「好!等下你第一個玩她!下面的人都看著,等你玩夠了才輪到他們!哈哈!」

「去吧,」李雄拍了拍他的肩膀,轉身向房間裡走去。

「哦,李先生,這可真是個尤物啊,」莊園的刑房門口,李雄碰到了從裡面走出來的黑人總統,「那我就先告辭了,」

「總統先生不介意的話,可以與我們一起玩會兒,」

身上滿是鞭痕的洛輕舞兩眼無神,下身的小穴及後庭中也不停向外流著精液,李雄與黑人總統從兩邊攙扶著全身赤裸的洛輕舞出了房門。

泳池邊擺放著一張黑色的床墊,剛才說話的男人正扶著洛輕舞纖細的腰肢,從身後用力的抽插著她的小穴,其他男人們或是玩弄著身邊的女人,或是套弄著自己的肉棒,不過目光卻全部注視在了洛輕舞的身上。

被權欲裝滿了腦海的李雄喝著紅酒,靜靜的看著這個場景,腦海中儘是他登上世界之巔的畫面。

……

「鏘鏘,」莊園的門口突然傳來了奇怪的聲響,一個佝僂的身影出現在了門口。一襲黑色的斗篷,黑色的帽子蓋住了他的腦袋。

「李雄,」機械一般的聲音傳來,「我助你掀翻天賜,你如今有了如此勢力,如何報答我呢。」

李雄臉色莫名的變化了一番,最終笑著走上前來,扶著黑衣人在椅子上坐了下來。「前輩貴為天天集團研究員,肯來協助我,小子感激不盡啊。」

「哎,如今我手腳不便,也無心再拼,大仇已報只求有個地方養老罷了。」

「那前輩此次前來,是為?」

「我將調差來的所有信息全部告知於你,才有你今天!你不將我養著供著,還問我什麽!咳,咳。」黑衣人說著激動,咳嗽了起來。

「所以你對我來說也沒有作用了是嗎?」

「你!」黑衣人驚慌的看著李雄,罵道:「你這個狼心狗肺的東西,我怎麽會選了你!」

李雄笑著看著黑衣人,說道:「殺了他吧,」說著回過了頭,似乎不願去看。

「滋滋滋!」一陣怪響過後,李雄感覺身後失去了所有的聲響,連忙回過了頭來。

黑衣人慢慢站直了起來,剛才佝僂的身影明顯也只是偽裝。所有人,都倒在了地上,不知死活,只有龍哥在洛輕舞身邊站著,硬挺濕潤的肉棒在胯下挺翹著。

「這裡只能活一個人的話,你們選誰?」

「我!」「砰!」龍哥的嘴巴大張,似乎在大喊,也似乎是驚訝。

「前輩,現在就只有我了,」李雄微弓著身子,恭敬的說道。

「熊哥,」身前的聲音突然失去了機械感,反而有些熟悉。

「天,天賜!?」

黑衣人褪去了黑色的斗篷,機械般的手臂也慢慢變回了肉體模樣,正是天賜。洛輕舞站在了他的身邊,挽著他的手腕,臉上絕望失神的神色一掃而空,滿是幸福及興奮。

「好玩嗎?」天賜輕撫著洛輕舞的頭髮,打量著洛輕舞的身體,滿是抓痕紅印的雙乳,被白濁的精斑覆蓋的下身,兩穴已經有些泛黑也有些合不攏了。

洛輕舞羞澀的將臉埋進了天賜的懷裡,臉上,頭上的精液全部都擦在了天賜的衣服上。「嗯,」輕微的鼻音還是被天賜聽到了。

一架嶄新的飛機上,天賜正翹著腿,看著身前的電視,今天也是國內第一次公投的日子,大街上許多人拉著橫幅,編撰著所謂的陰謀論,不過等下就要被他所戳穿了,留下的爛攤子總要收拾好的不是嗎。

「主人老公,啊,用力,把洛婊子的屁眼乾壞,啊,」「騷婊子,老子乾死你,你的綠帽老公敢耍我,」

「唔,主人老公懲罰我吧,啊,前面不可以用拳頭,太大了。」

天賜的身邊,已經完全屈服的李雄正肏著身著正式的洛輕舞,一個月的性奴生活讓洛輕舞說起淫語來更加的順口了許多。

「老公,幫我把屁眼塞起來,裡面的精液要流出來了。」洛輕舞說著舔弄著李雄的肉棒,被灌精的後庭正對著天賜的臉。

一個大號的肛栓堵住了洛輕舞的後庭,身前的小穴也插入了一根大號的假陽具,不然氾濫的淫水怕是會全部流出來。

距離公投開始還有半個小時,隱形的飛機顯露出了形狀,降落在了天天大廈的頂層。

「快一點,還來得及,」看了看牆上的時間,天賜說道。白色的長裙蓋了下來,大號的假陽具及肛栓被長裙所蓋住,洛輕舞身上淫蕩的氣息一掃而空,又變回了所有人心目中的洛女神。

「唔,」看了看時間,天賜也懶得通知電視台了,「天天,幫我接管所有的螢幕,直播我們的畫面,」

「咳咳!」天賜似乎在測試著是否已經連接上,不過響徹全城的咳嗽聲讓他不再懷疑這個問題了。

「我們,去外太空玩了一趟,好像大家挺想我們的嘛,」一片寂靜過後,整個城市,甚至是整個國家都歡呼了起來,只有那些不明身份的人士,在思索著跑路的事情。

一時間,所有為了公投所安排的事宜在沒有任何通知的情況下被取消了。這一天也被大家定為了新的法定節假日『重生日』。

而掀起了這場風波的兩人在沒有通知任何人的情況下又消失了,不過卻給首長留下了個聯繫方式。

崑崙山脈的某個山頭,整個山頭都被天賜用高科技隱藏了起來,這裡如同世外桃源一般住著他們兩人,還有已經被天賜封閉了思想的李雄。

兩人閒時,也會讓洛輕舞出門演出幾場,順便再安排些人玩樂上一番。

-------------------------------------

「啊,爸爸主人,大雞巴乾死洛婊子,啊,」「騷貨,看看你現在淫蕩的樣子,被你的歌迷看到!」

沒有過去多久,李雄與洛輕舞便同時到了高潮,與以前一樣大量的精液直接內射進了她的子宮中。洛輕舞肚子裡充滿著李雄的精液,躺到了天賜的身邊。

「天賜,」洛輕舞輕伏在天賜的胸口,感受著他平穩的呼吸聲音,安心的閉上了眼睛。天賜輕輕撫摸著洛輕舞的頭髮,腦海裡不知在想些什麽。

數年時光眨眼便過,如今的淫戲對天賜來說已經沒有了什麽刺激,除了李雄外,其他人的肉棒都已經無法讓洛輕舞有那種強迫到高潮的快感,而李雄如今也如同工具人一般無趣。

前段時間,今天的話語可能還有些刺激的意味,前段時間沉迷於找十數個洛輕舞忠實的歌迷,讓洛輕舞勾引他們被他們輪姦了一晚上,再消除他們的記憶。玩弄過幾番以後,也變得無趣了起來。

「哎,天賜!」半空中突然出現了一個身影。

「周,周大哥?」「不好意思啊,這幾年有些特殊情況,沒關注你們的情況,現在感覺怎麽樣啊?」出現的人正是當年助兩人重生的周雲天。

「這,感覺還不錯,不過這些年稍微有些無趣,」天賜略微有些尬尷的說道。

「無趣?!」周雲天驚訝的說道:「這怎麽可能呢?」

「那這裡無趣的話,便跟我離開吧,到我那裡先住一陣子,我們兄弟兩個好好討論討論,」周雲天說著揮手之間,四人便消失了。

到了周雲天家中,周雲天才發現多了一個李雄。「這不是當年那個陷害兄弟的人?!」周雲天說著一揮手,面前出現一個如同黑洞般的漩渦,一把就將李雄扔了進去。

「弟妹可以玩會兒這個,我那幾位嬌妻早些年間就愛玩這東西,我與天賜兄弟聊聊天來。」

洛輕舞接過了周雲天遞來的物件,一個頭戴式的頭罩,類似與未來小說中的遊戲頭盔。

「周大哥,」天賜拉住了東跑西跑沒停下過的周雲天,說道:「別忙活了,我們隨意聊聊就好了。」

「哎,對對對。」周雲天反手拉住了天賜的手,開始講述了起來,自從近百年前大戰過後,整個宇宙就由他們綠色聯盟保護著,下屬的所有成員都是有著嚴重的綠帽癖。

相互之間更是經常討論一些有趣的玩法,不過因為所管轄的區域不同,周雲天所管的區域裡,這些年來只有天賜一人。而其他區域各方面總有些不同,讓周雲天近年來憋得有些話癆。

周雲天的長篇大論讓天賜又有些昏昏欲睡。「周大哥,那麽你們這些年來都有哪些有趣的玩法,」「嘿嘿,」周雲天貼在了天賜的耳邊說了一句。

「正常啦,天賜兄弟,有趣的玩法多著呢!」周雲天看了眼天賜硬挺的下體,輕鬆的說道:「還有,」

「嘿嘿,」兩人說著對視著淫蕩的笑了起來。

「滴滴,」時間過得飛快,也不知過去了多久,周雲天懷裡的手機響了起來。「天賜兄弟,這是後台頭盔,你可以去看看弟妹的情況,我先走了。」

話音未落,周雲天已經消失了。

-----------------------------------------

感覺有些無趣的天賜戴上了頭盔,畫面變得有些陌生又有些熟悉,似乎回到了兩人的前世。

仔細分辨了一番,似乎是天賜剛考上大學的時候,洛輕舞還是一名高中生,而他因為有了更多的空餘時間,每夜都在外面兼職以供家用。

下課以後,洛輕舞在路邊的公共廁所中換下了校服,穿上了一身便服,來到了一片工地外。

一名中年男子開著髒亂的越野車載上了洛輕舞,回到了他的家中,不知為何,天賜感覺中年男子還有他的家中都有些莫名的熟悉。

洛輕舞徑直去了主臥洗澡,而中年男子則穿著衣服在客廳坐著。沒過去多久,進入視線的人讓天賜知道中年男子的身份。

洛輕舞此時已經洗好了澡,躺在大床上分開自己的雙腿,粉嫩的小穴被手指分開,一層薄膜象徵著身體的純潔。

沒過多久,天賜看到了自己推門進來,與男孩坐在了餐桌上,拿出了作業開始輔導,而中年男子也回到了房間。

中年男子的肉棒慢慢膨脹了起來,洛輕舞嬌羞的躺在了床上,雙腿分開。

門外天賜的教導聲中,中年男子的肉棒毫不憐惜的突破了洛輕舞的小穴,洛輕舞的慘叫聲,哭喊聲顯得那麽的真實,天賜依舊認真負責的教導著。

慢慢的哭喊的聲音變成了淫媚的呻吟聲。

「天賜老師慢走,」房門不知何時開了起來,天賜的目光透過房門,房間門可以看到一名嬌小的女子被中年男子壓在了身下,誇張的肉棒在裡面進出著。

「呵,」天賜搖了搖頭,將腦海裡的畫面甩開,不過硬挺的肉棒暴露了他的幻想。

畫面突然一黑,天賜感覺知覺又恢復了回來,脫下了頭盔以後,便看到了一臉嬌羞的洛輕舞。

「你,你看到啦?」「嗯,」

兩人說著向門外走去,走在了路上才發現這裡竟然是在半空之中,周雲天的房屋直接建造在了雲層之上,坐在了雲邊,兩人談論起了新的東西。

遠方走來了四個身影,為首的正是這裡的主人周雲天。「以後你們便住在這邊吧,」周雲天指著邊上一片空白的雲層說道。

「我們也好多交流交流,嘿嘿。讓她們也多來往來往。」

「洛姐姐,讓他們臭男人自己聊去吧,我帶你去看好玩的東西,」蘇夕月拉著洛輕舞說道。蘇夕嫣與純子也湊了上去,鶯鶯燕燕聊了起來。

碧綠的天空下,天賜開始了新的生活。

(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