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淫妻 (1-2 完) 作者:lichee

簡體
.

【人妻淫妻】

作者:lichee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第一章 鍾偉文怱怱來到一間酒吧內,他的兩個好友區海德和潘志峰向他打招呼。

區海德說:「喂,這邊,這麼久才到,啤酒已喝上一支了。」

潘志峰心急地問:「你約我們來說有方法令我們的老婆就範,是什麼方法?」

鍾偉文問:「我們是不是約定過有妻大家上?」

區海德和潘志峰點頭說:「是呀!」

潘志峰吐苦水說:「但我的老婆不肯呢。我已用過不少的方法,看A片,讀情色小說,寶兒就是不肯,有次我一提出就給她罵得狗血淋頭,說我變態,不啋了我一個星期,好辛苦才逗回她呀!」

區海德搖搖頭說:「我也是,倩茹幾乎要殺了我一樣,我以後提也不敢提。」

鍾偉文說:「我和你們都是同一命運,只不過麗嫦比較開通一點,她認為夫妻閨房之樂是夫妻二人之事,床上要她騷,可以,下了床,她就一本正經了,我也拿她沒法,所以我希望找到一個方法令她們變得暴露淫蕩,終於給我找到了。」

區海德和潘志峰急急問道:「是什麼方法?」

只見鍾偉文不慌不忙地從公事包拿手一瓶藥丸出來。

區海德和潘志峰二人一臉疑惑,問:「這是……?」

鍾偉文說:「這是我一個導遊朋友從日本帶回來的,我從他那兒得知日本有這種藥丸,我央求他替我買回來。」

區海德問:「什麼藥丸?」

鍾偉文說:「沒有名堂,故且叫做A丸吧,只要女人吃了這種丸就會變得喜歡暴露和表現得很淫蕩。」

潘志峰問:「這麼厲害?」

鍾偉文說:「聽我導遊朋友說,其實女人潛意識中也有淫蕩的一面,她們也喜歡暴露,不然她們怎會喜歡穿短裙露背低胸透視的衣著,只是她們由小到大被灌輸以什麼社會道德,給那些習俗枷鎖束縛著,而這種藥丸就是消除她們腦中的什麼分泌什麼酚,我聽不明白那些名詞,總之女人吃了這種藥丸之後,就會釋放出喜歡暴露和淫蕩的特質出來。」

潘志峰問:「嘩,厲害呀,那麼是怎樣的價錢?」

鍾偉文說:「4500元一瓶,一瓶30顆。」

區海德問:「哇,不便宜啊,但真的有效?」

鍾偉文說:「我朋友說先讓我拿去用,如果無效,他一分錢也不收。」

區海德問:「那怎樣服用?」

「首先連續服用5天,每天1顆,這時女人已有強烈的暴露和淫蕩傾向,接著再加2顆作為強化劑,令女人的暴露與淫蕩併發出來,之後每隔7天再服一顆,共3星期,嘿嘿,那時你要女人有多暴露、多淫蕩都可以了。」

說到這裏鍾偉文泛起淫笑。

區海德和潘志峰二人也聽得一臉淫笑。

鍾偉文說:「現在你們二人先各拿5顆回去,偷偷給自己的老婆吃,放心,這藥丸無色無味,放入任何飲料中也不會被察覺的。」

分了藥丸之後,鍾偉文繼續說:「下星期周一是假期,周末我們就到長洲玩,我去訂一間獨立渡假屋,到時我們再下強化劑,那時我們想怎樣玩都可以了,哈哈哈!」

潘志峰舉杯說:「好,為我們的夢想乾杯。」

三人碰杯一飲而盡,各人內心想到自己的老婆和對方的老婆都一臉淫意。

(一)周六下午,往長洲的碼頭上,有三名女士穿著短熱褲,露出修長的白腿,上身是貼身的小背心,胸前的乳溝、曲線表露無遺,惹來不少路人的目光注視。

「嘩,倩茹,寶兒,你們也穿成這樣呀!」

「麗嫦,你還厲害啦,半個乳房都被看到了。」

麗嫦說:「偉文想我穿成這樣好久了,他說今次來長洲玩,要玩個痛快,還叫我穿得暴露些,不知何解我也好想穿得暴露些。寶兒你也肯穿成這樣?」

寶兒說:「志峰叫我這樣穿,不知為何我好想穿得暴露些,我便順他意。」

麗嫦問倩茹:「你呢?」

倩茹說:「阿德也是叫我這樣穿,我也是不知為何總想穿得暴露一點。」

麗嫦說:「咦,他們三人說去買點東西,怎的還不回來,累我們在這裏等。」

這時鍾偉文、區海德和潘志峰施施然來到,其實三個男人一早便回來了,只是故意站在遠處停下來,看著路人視姦自己的美艷性感的老婆。

偉文說:「三位美人,我們回來了。」

寶兒走到志峰身邊挨著他說:「這麼久才回來,累人等!」

志峰艾艾地說:「我們……」

阿德催促道:「快開船了,上船啊!」

一行六人便不多說,匆匆上船。

船到了長洲已是接近傍晚時分,他們便在街市買些海鮮食物,又到超市再買些飲品紅酒用品等等,便到渡假屋去。

到了渡假屋,三個男人下廚,三名少婦在廳中聊天。

偉文拿了三杯飲品給她們。

「來來來,三位美人喝點養顏飲品,是我捻手調製的。」

倩茹說:「麗嫦,你的偉文總是那麼細心的。」

麗嫦說:「喂,你的阿德弄的小菜也不錯呀!」

「你們先聊聊,好快有得吃了。」

偉文看著她們三人喝下飲料,臉上泛起絲絲的淫意。

很快晚膳已準備好,三名少婦幫忙擺好桌子,大家便圍桌進餐。

三個男人刻意在談話中大談三級笑話,而且加入一些群交換伴之類的話題,弄得三名少婦又笑又羞,但她們又沒有以前那樣的抗拒。

酒酣飽食之後,偉文提議男人玩啤牌,而由輸家的老婆脫衣服,在以前來說,第一個反對的一定是寶兒,但今次三名少婦都沒有反對,只是低頭不出聲。

於是三個男人便開始玩牌。

三人互相打眼色,其實他們早已合謀好,今晚要令三個女人脫個清光。

玩了幾圈,三個女人都已脫了短褲和小背心,脫短褲和小背心時她們只作狀扭擰一下,欲拒還脫而已。

接下來志峰輸了,寶兒要脫去胸圍,寶兒即時臉紅了,雙手不知怎算好。

潘志峰便走到寶兒背後,在她的耳邊小聲說:「讓大家看看你美麗的雙乳吧!」

隨即解開寶兒胸圍的鈕釦。

寶兒雙手掩在胸前:「咦,你壞呀!」

志峰沒有理會寶兒,繼續把她的胸圍肩帶向肩膊兩旁滑下,從寶兒的手臂套出來,寶兒雙手還護在胸前,志峰把寶兒兩手掰開,讓她一對雪白的大乳房露在各人眼底。

寶兒別過臉沒有正視其他人,同時不斷扭動上身,因而兩個乳房便上下左右抖動,煞是好看。

偉文和阿德看著寶兒的乳房輕輕發出:「WO~~」

志峰見寶兒兩個乳房已讓人看光,他便放開手,寶兒立即用雙手遮掩酥胸。

接著輪到偉文和阿德輸了,麗嫦很大方,站起來把胸圍脫去,露出雪白的乳房來。

麗嫦的乳房又大又白又豐滿,志峰和阿德看了不禁咽吞了幾口。

麗嫦又抖動雙乳,逗得大家哈哈笑起來。

倩茹見麗嫦如此大方,她也彷效麗嫦的做法,站起來把胸圍脫去裸露出她一雙雪白大乳房,她同樣在大家面前抖動她一雙大乳房,大家也被她們逗得笑呵呵。

倩茹和麗嫦坐下後也用雙手遮掩胸脯。

三個男人看得自己老婆的乳房完全裸露給人看光,也看光別人老婆的乳房,下體有大大的反應。

牌局繼續,偉文輸了,麗嫦要脫去內褲,今次她有點猶豫了,身體上最後一道防線脫去後便是全裸了。

但不知怎的,麗嫦感到內心好想把自己暴露給人看,她望望丈夫偉文,偉文小聲說:「脫吧!」

看見丈夫也叫自己脫,麗嫦便站起來,便內褲脫下來,毛茸的陰戶便暴露在大家眼前。

麗嫦連忙用一隻手捂著陰戶,一隻手遮掩著兩個乳頭,臉帶羞澀坐下來。

偉文看著自己老婆脫光了,全身給好友看光,內心十分興奮,阿德和志峰看著麗嫦全裸的身體,眼也瞪直了。

接下來,阿德和志峰也輸了,倩茹和寶兒也要脫去內褲。

二人見麗嫦已脫去內褲全裸,二人只好無奈地站起來面紅紅地把內褲脫去,露出她們毛茸的陰戶在大家眼前。

倩茹和寶兒同樣用一隻手捂著陰戶,一隻手遮掩著兩個乳頭,一臉羞紅地坐下。

三個男人看著三個已脫清光的女人,他們的下體已高高的舉起。

三個男人再按捺不住,攬著自己的赤裸老婆,一邊和老婆親嘴,一邊摸弄自己老婆赤裸的身體,又用手指插入她們的陰道抽送。

搞得好一會兒,三個女人都被自己丈夫摸弄得開始呻吟起來。

偉文和阿德打了個眼色,二人交換了位置。

偉文抱了倩茹,把她按倒在地上,用嘴含啜她的乳頭,又用手挖她的陰道,搞得倩茹哼哼唧唧。

阿德抱了麗嫦放在梳化上,架起麗嫦一雙美白的腿,就把陽具插入麗嫦的陰道裏,他在梳化邊一下一下地推進。

只見阿德扭腰擺臀,用力的把粗硬的大陽具往麗嫦的陰道裏抽送著,偶然一兩下插中麗嫦的「要害」,使麗嫦不時會摟住他的脖子坐直起身。

麗嫦一對豐滿的乳房,就算她是躺下時都是高高的挺起著,現在她被阿德插得坐直起身,她的一對碩大而堅挺的乳房在胸前上下盪著,煞是好看。

玩了好一會兒,阿德瞥見志峰仍摟著自己的老婆寶兒,他便把陽具從麗嫦的陰道退出來,摟著麗嫦走向志峰那裏,把赤裸的麗嫦推向志峰,他則抱走寶兒。

麗嫦被阿德搞得神魂顛倒之際,他突然退出來,又把自己推向志峰,於是她不理三七二十一,用手捉著志峰的陽具向自己的陰道塞進去。

志峰見此形勢,也不理會自己老婆被阿德抱走,連忙捉住麗嫦的腳踝,把她一對白嫩的大腿高高舉起,順勢把自己粗硬的大陽具塞進麗嫦的陰道裏,並不停地抽送著。

麗嫦表現得非常合作,不單止一吸一放,而且還一縮一挺的迎合著志峰的攻勢。

「啊……噢……呀…」

麗嫦眯著雙眼呻叫著,享受志峰的一抽一送。

志峰則使勁地插呀,而且兩隻手也沒有閒過,不停地搓捏著麗嫦的一對雪白的大乳房。

偉文和倩茹已在地上交纒著,倩茹兩手環抱著偉文的脖子,兩腳交叉纒著偉文的腰,偉文的陽具在倩茹的陰道裏進進出出,抽插得倩茹呻吟連連。

阿德則正埋頭在寶兒兩條雪白的大腿間努力地舐他她的陰戶,寶兒被阿德弄得合閉著雙眼,任由他又舐又啜,而她不自覺地撫摸著自己的一對乳房,她雖然沒有發出聲,但從她面部表情來看,早已表示她正在享受著高潮和刺激。

志峰終於在麗嫦的陰道射精,他把陽具拔出來後,麗嫦那個毛茸茸的陰道口還一動一動地擠出了少許精液。

偉文瞥見志峰在自己老婆的陰道射了精,他從倩茹身上爬起來,走向志峰那兒,推志峰向倩茹那裏去,他則按倒自己老婆麗嫦,一下子就對準麗嫦的陰道插進去抽送著。

麗嫦沒想志峰的陽具剛退出來,丈夫的大陽具便又插進來,接連輪番的被姦淫把她的淫慾再推上一層。

她又再扭動腰臀,迎合丈夫陽具的抽插。

志峰雖然在麗嫦的陰道裏射了精,但陽具沒有軟下來,加上倩茹對他的媚笑,和她用手握著他的陽具,使志峰再忍不住了,他按倒倩茹,操起粗硬的大陽具,把龜頭抵住她的陰道裏就往裏面鑽。

志峰托住倩茹的一支腳狂抽勐插起來,插得倩茹呻叫連連,搞得嬌小玲瓏的倩茹雙手緊握,身體一陣接一陣的抽搐著。

這時阿德已經捉住寶兒兩隻玲瓏的小腳兒,用他那條大陽具勐插寶兒的陰道,插得寶兒連聲叫大叫。

「啊…呀…嘻…噢…唔…」

什麼樣的淫叫聲都在同一時間裏出現。

玩了好一會兒,志峰和阿德交換位置。

志峰對回自己老婆寶兒,志峰看到剛才自己的老婆被阿德插得連番大叫,志峰也不能比下去,竟插得自己老婆花容失色,寶兒赤裸的嬌軀不停地打著冷顫。

寶兒才給阿德插完,現在又換來自己老公,輪接著的姦淫使寶兒的淫慾盛開,也令寶兒完全開放地和自己丈夫造愛,她扭動腰臀,配合著丈夫的抽插,她內心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

阿德看見志峰把自己老婆插得呻叫連連,這回他也不要輸給志峰,阿德擘開倩茹兩腿,把自己的陽具在倩茹的陰道連連狂插。

倩茹先被偉文進入自己的陰道,繼而被志峰姦得死去活來,現在又給回丈夫的陽具插入,被輪姦的滋味把倩茹的情慾擴張,丈夫瘋狂的抽插搞得她欲仙欲死,淫呼大叫。

又玩上了好一會兒,大家又互相交換對手。

今次志峰再次對上阿德老婆倩茹,阿德對上偉文老婆麗嫦,而偉文對上志峰老婆寶兒。

三個男人並說定這次要玩到射精爲止。

這時寶兒竟伏在地上,翹起雪白的大屁股,讓偉文從後插入她的陰道。

志峰見他老婆寶兒玩得這麼淫蕩,也把倩茹翻倒在沙發上,翹起她雪白的大屁股,從後插入她的陰道。

阿德見勢也不甘示弱,也把麗嫦翻倒,翹起她雪白的大屁股,從後插入麗嫦的陰道。

於是三個少婦翹起雪白的大屁股,分別由三支陽具插入抽出,而三個女人的三對雪白的大乳房隨著男人的抽插而蘯漾著,淫叫聲也此起彼落。

三個男人分別插著別人的老婆,又看著自己的老婆被好友抽插著,三個男人插得性起,就像互相競爭似的,狂抽勐插對方的老婆。

三位少婦被三個男人輪番姦淫,已經使得性慾大漲,這回從後被插入,淫性大發,一邊淫呼大叫,一邊更扭動著屁股配合男人的抽插。

不久,偉文在寶兒的陰道裏射精,接著阿德也在麗嫦的陰道裏射精,最後是志峰在倩茹陰道射精了。

三個男人把陽具抽出來,三名美艷赤裸的少婦反身仰臥,兩腿張開,她們的陰道裏都洋溢著不是自己丈夫剛剛射進去的精液。

回過氣後,三個男人相顧笑起來,而三位赤裸嬌妻想起剛才自己竟任由自己的老公和好友的老公輪番姦淫,兩頰泛紅,一臉嬌羞,但無力捲曲身體,只得大大地躺著,任由三個男人視姦她們裸露的乳房和陰戶。

最後三個男人各自擁著自己赤裸嬌妻回房去。

經過剛才的盤腸大戰,大家倒頭便睡了。

第二天,各人睡到日上三竿,阿德最早起身,他梳洗沖涼後便到廚房去弄不知是早還是午餐。

不一會,偉文和志峰也都起床,而三位少婦尚未起身,三個男人便坐在廳裏一邊喝咖啡一邊閒談。

偉文淫淫笑道:「讓她們多睡一會吧,休息夠我們才可以再玩啊!」

志峰說:「麗嫦身材好健美,一對乳房又大又彈手,真令人愛不釋手。」

阿德說:「是啊,不過寶兒的容貌美艷動人呢,早已令人神往,今次能玩上她,真是爽死了。」

志峰說:「哪倩茹笑容也很甜美啊,早已迷死人啦,想不到她的陰道緊窄,和她做時好有英雄感!」

偉文說:「我說呢,我們三位少婦人妻不但美艷,身材其實都很棒的,肌膚雪白,曲線玲瓏,臀圓腿長,她們都是大美人呀!」

阿德和志峰也點點頭說:「是呀!」

偉文繼續說:「三個女人中我老婆麗嫦的乳房最豐滿,不過倩茹和寶兒的乳房也很圓挺彈手啊,而且三個女人的陰毛都很濃密,很性感。只是我們男人常認為老婆是人家的妙而已。」

阿德和志峰點頭道:「你說得有道理。」

偉文說:「今次我們的夢想成真,和三個美女玩個夠,你們說是不是?」

阿德和志峰同聲道:「當然啦!」

三個男人正聊得興致勃勃,冷不防麗嫦身上只包著浴巾來到大廳,她擘頭便問道:「老公!我的衣服呢?」

原來麗嫦睡醒後,便到浴室沖涼梳洗,但發覺找不到衣服穿上,由於昨晚她是裸睡的,沒有留意到衣服放在哪裏,於是只好圍著浴巾來到大廳。

麗嫦語音一落,看見三個男人的模樣,不禁啞然。

原來三個男人身上沒有穿衣服,他們的肉棒在胯下蘯著。

這時寶兒和倩茹也來到大廳,她們身上也是圍著浴巾,二人同時叫道:「老公……」

寶兒和倩茹睡醒後到浴室沖涼梳洗,同樣發覺找不到衣服穿上,昨晚她們是裸睡的,也沒有留意到衣服放在哪裏,於是便圍著浴巾來到大廳。

寶兒和倩茹來到大廳,看著三個赤裸的男人的模樣,同時啞然。

「呵呵,今天是全裸日呀,昨晚已跟你們說了,一定是你們忘記了。今天你們不必穿上衣服啦,快把浴巾除下。」

偉文邊說邊走到麗嫦身旁,並動手把麗嫦的浴巾脫下來。

「咦,你壞……」

麗嫦聽丈夫這樣一說,也沒有抗拒任由偉文取下自己身上的浴巾。

阿德和志峰也走到倩茹和寶兒的身邊,把她們身上的浴巾拿下來,二人也沒有抗拒,把她們身上的浴巾取走。

志峰在寶兒耳邊說:「不用怕羞啊,昨晚大家都玩過見過了,今天便來個裸得痛快吧。」

「唔,你笑人……」

寶兒把頭埋在志峰胸口。

「來來來,老婆,我煮了你最喜歡吃的五香肉丁麵。」

阿德拉著赤裸的倩茹到餐桌,又對其他人說:「你們也來吃東西啊。」

偉文和志峰也拉著赤裸的麗嫦和寶兒到餐桌去。

三位美艷的裸婦,和三名裸男,一起圍桌進食。

三名裸婦昨晚雖然已和三個男人玩過,但從未試過全身一絲不掛地在室內進餐,同時又給三個男人視姦著自己赤裸的嬌軀,三名美艷的裸婦臉上仍少不了一點點的羞澀。

三位裸婦問:「今天我們有什麼節目?」

阿德道:「本來打算到東灣游泳,但天氣這麼熱,太陽又那麼勐,怕曬傷我們的美女,都是留在室內好。」

偉文說:「是呀,今天就由三位美女作我們的模持,讓我們大拍特拍。」

三個男人早就想拍自己老婆的裸照,那時她們當然不肯,只有麗嫦給偉文拍過一些性感照。

今日她們吃了A丸,三個男人怎會不去滿足自己的想法啊。

三個女人聽到三個男人要拍她們的裸照,如果是以前她們一定不肯,現在三個女人都沒有任何抗議,任由三個男人為所欲為。

吃過東西後,三個男人便去取相機和V-CAM來,著三位裸婦擺姿態。

首先是拍個人照,由麗嫦開始,然後是倩茹,最後是寶兒。

偉文持V-CAM,阿德和志峰則持相機從分別從不同角度來拍她們的全身裸照。

三個男人要三位裸婦擺出不同的姿態來,騷首弄姿、挺胸、突陰、掰腿固不在話下,三個男人又要三位裸婦摸著自己的乳房和陰戶來擺姿態。

三位裸婦隨著三個男人的擺布,任由他們拍攝她們的裸體及乳房和陰戶的大特寫。

然後是三位裸婦合照,有一字排開的挺胸張腿,又或互相擁抱,或前抱後擁,或你摸我乳,我摸你陰,有幾淫便幾淫地擺姿態。

接下來是一男一女合照,先是夫婦裸體合照,然後三位裸婦逐一和其他二男合照,有男摸著女的乳房或陰戶,女握著男的陽具,再來是男男女女合照,三女二男,或二女一男,或二男一女,或二女二男等等。

再下來是三位美艷少婦全裸對著V-CAM介紹自己。

首先是麗嫦,她兩手放在背後,挺起騷胸,突出陰戶,面對鏡頭說:「大家好!我的名字叫彭麗嫦,今年29歲,我老公叫鍾偉文。我目前在ㄨㄨ公司上班,我是一名高級秘書。」

麗嫦說完後在鏡頭前轉一個身,再對著鏡頭一邊用手捧著自己的乳房,又把手在自己的陰戶上摸磨,一邊說:「我的三圍是36C-28-36,我的身材正不正啊?喜歡不喜歡我的大乳房啊?我好喜歡給老公屌,也喜歡給老公以外的男人屌……」

偉文問她:「你喜歡在哪裏給哪些男人屌?」

「我……我……喜歡在公司裏脫光任由男同事屌我……」

接著是倩茹,她挺起騷胸,突出陰戶,面對鏡頭說:「大家好!我的名字叫鄧倩茹,今年29歲,我老公叫區海德。我目前在ㄨㄨ銀行上班,我是一名客戶服務經理。」

倩茹說完後也在鏡頭前轉一個身,再對著鏡頭一邊用一隻手摸捏著自己的乳房,另一隻手在自己的陰戶大腿之間遊走,一邊說:「我的三圍是35C-37-35,我的身材正不正啊?喜歡不喜歡我的又密又多的陰毛呢?我好喜歡給老公屌,我老公更喜歡看我給多人屌啊……」

阿德問:「你喜歡在哪裏給哪些男人屌?」

「我……我……喜歡在銀行裏脫光任由客戶和男同事來屌……」

最後是寶兒,她雖有點羞怯,但也挺起騷胸,突出陰戶,面對鏡頭說:「大家好!我的名字叫任寶兒,今年29歲,我老公叫潘志峰。我目前在ㄨㄨ中學任教,我是一名中學教師。」

寶兒說完後也在鏡頭前轉一個身,再對著鏡頭一邊雙手在自己的乳房、陰戶、大腿間來回遊走,一邊說:「我的三圍是35C-37-35,我的身材正不正啊?喜歡不喜歡我的乳房和陰毛呢?我好喜歡給老公屌,我……也好喜歡給好多人屌……」

志峰問:「任老師,你喜歡在哪裏給哪些男人屌?」

「我……我……喜歡在課室裏脫光任由學生來屌……」

然後三位由裸體少婦一字排開,挺起雙乳,張開兩腿突出陰戶,對著鏡頭一起說:「我們喜歡脫光給男人看,讓男人摸,比男人屌,也好喜歡男人輪姦……啊……」

三位美艷裸婦對著鏡頭說完這些如A片的淫話,她們臉上都泛起紅霞。

拍完照後,已是夕陽西斜,三個男人便叫三位少婦穿上泳衣,大夥兒到東灣游泳。

三位少婦看到自己丈夫買給自己的比堅尼泳衣都面面相覷,那全是綁帶式的性感比堅尼,不過三立少婦都沒有抗議便都穿上,三個男人仍讓她們套上一件薄薄的長T。

來到沙灘,天色雖然漸已黑濛,但當三位少婦脫下長T,性感的比堅尼盡現三位美艷少婦的身材,惹來不少投射的眼光。

大夥兒在水中暢泳,三個男人又不斷在三位少婦身上摸來蹭去,弄得三位少婦的泳衣移位,乳頭走光,雖然是在水中,但在他們附近的游泳的人相信是會看到的。

三個男人都相當興奮自己老婆走光給人看到。

天色完全暗下來了,三個男人互相打個眼色之後,他們三人便動手去脫自己老婆的泳衣。

由於三位少婦身上的是綁帶式比堅尼,三個男人並不費力便把女人的比堅尼剝了下來。

三個女人嚷叫:「喂,我們怎樣上岸啊?」

「你們待在這裏一會兒吧。」

三個男人說完便游開。

三位少婦在水中是全裸一絲不掛,只好蹲在水中,原來三個男人是返回岸上拿她們的薄長T來給她們穿上。

三位少婦連忙把薄長T穿上走回到岸上,但濕了的薄長T貼在她們的身上,令她們的乳頭和胯下黑茸的陰毛若隱若現,十分誘人,而薄長T的長度僅遮到屁股緣邊,整條長腿更是暴露著的。

大夥兒來到餐廳用晚膳,餐廳本來不歡迎濕身的顧客,但侍應看到三位少婦的衣著,便任由他們進來用膳。

三位少婦坐下,長T向上一縮,她們的屁股便被看到,如果她們不交迭著腳,陰毛也會被看到。

大夥兒用膳期間,三位少婦任由餐廳的侍應和顧客視姦她們暴露的身體。

大夥兒用膳後回到渡假屋,三位少婦便到浴室沖涼,三個男人今次絕不放過把三位艷婦沖涼的裸照拍下。

三位少婦洗過澡後,什麼也沒穿也沒圍上浴巾,赤裸裸地從浴室走出來。

她們經過一天暴露的洗禮,加上A丸的效力,把她們體內那股淫蕩的情慾完全誘發出來了。

三位赤裸的少婦,有如三個小淫婦一樣,擁著不一定是自己丈夫的男人,替他口交,甚至乳交,又擺出不同的姿勢,示意三個男人可以肆意抽插她們,表現得十分豪放淫蕩,三個男人當然樂意去姦淫她們,他們肆意地摸玩含啜她們的乳房和抽插她們的陰戶,盡情地去享受三位裸艷少婦的風情,把她們姦得淫呼盪叫。

六個人,三個裸男三位裸婦,忘情地去享受交換怑侶的性愛,三個男人輪番淫玩三位少婦,而三位少婦也任由三個男人對自己的輪姦淫玩。

最後三個男人把三位美艷赤裸少婦擺放成圓形,三個男人順著抽插她們,三位美艷赤裸少婦的淫叫聲此起彼落,直到大家筋疲力竭,才互相擁著不知是誰的丈夫或老婆睡去了。

第三天,大家都睡到日上三竿,梳洗過後,收拾行裝。

今次三個男人要三位少婦穿著背心短裙而衣裙下什麼也不要穿,三位少婦沒有異議,然後大家去吃東西便搭船離開長洲了。

回程的渡船上,三位性感衣著的少婦總按捺不住,不時在船艙內走來走去,目的是讓陌生人的眼睛對她們暴露衣著大吃冰淇淋。

在碼頭車站偉文小聲跟阿德和志峰說:「阿德,志峰,你們記得把其餘的三顆藥丸給倩茹和寶兒吃,同時誘發她們的暴露淫蕩的潛意識,讓下次的聚會更精采啊!」

阿德和志峰淫淫的笑著說:「一定,一定!」

------

第二章

三個月後,偉文、志峰和阿德三人又在酒吧碰面。

偉文問二人:「怎麼樣?」

阿德說:「正呀,現在倩茹一回到家便脫光,赤裸裸在家,上街也穿得很暴露。」

志峰說:「寶兒都是一樣,回到家便脫得精光,她學校沒規管老師的衣著,所以她可以穿背心短裙上學,她說她的學生都好喜歡她這樣穿著,封她為女神,對她又乖又聽話,她又開心又興奮。」

阿德說:「可惜倩茹要穿銀行制服,裙擺最短只可膝上4吋,想再短也不行。」

偉文說:「麗嫦回到家也是脫光的,她公司沒規管女同事衣著,所以她穿得多暴露都可以,她還說她老闆很讚賞她穿得清涼性感,並以她為女同事的模範呢。」

志峰說:「幾時我們再有聚會?寶兒問了好幾次了。」

阿德說:「倩茹也問過幾時再有聚會?」

偉文說:「麗嫦也問過我同樣的問題,看來A丸的葯性已深入她們的腦髓中,而上次的聚會則激發了她們的性慾,我想……唔……要有更強的刺激來爆發她們的暴露慾和增強她們的淫慾。」

志峰說:「更強的刺激?」

阿德說:「快說來聽聽。」

偉文說出他的計劃來,志峰和阿德聽得眉飛色舞。

偉文說:「就照這樣辦,咱們分頭行事。」

志峰和阿德都說:「好。」

****************** 偉文、志峰和阿德三對夫婦來到機場。

麗嫦、寶兒和倩茹三位少婦一見面便互相指著說:「你們都一樣?」

三位少婦臉帶嬌羞,相顧微笑。

麗嫦、寶兒和倩茹都是穿著同樣一件式樣相同的及膝輕便風褸,三人都拉上胸前的拉鍊。

三對夫婦辦理好登機手續後,便來到禁區閘口進入閘口。

進入禁區閘後便是安檢,所有旅客必須把手提行李和電子金屬物品包括硬幣、鎖匙、皮帶等等放到膠盆過X光檢查機。

麗嫦、寶兒和倩茹便把手袋放到膠盆裏,準備走過金屬探測門。

檢查員截住麗嫦、寶兒和倩茹:「小姐,請把外褸也除下,放到膠盆裏。」

三女面面相覷,但礙於規則,三女也只好拉開風褸拉鍊,脫下風褸,把風褸放到膠盆裏。

當三女脫下風褸時,在場所有人都驚呆了,只見麗嫦、寶兒和倩茹三女除腳上涼鞋外,身上再無寸縷,一對乳房、兩點乳頭、胯下毛茸,完全讓人一灠無遺。

旅客脫下外褸是規矩,但檢查員想不到的是這三位女士,外褸下竟是一絲不掛、三點畢現,望著三位全裸女士,一時間竟不知所措,想叫三女穿迴風褸,但膠盆已輸送到X光檢查機了。

檢查員眼巴巴看著三女赤裸裸走過金屬探測門,三女的赤裸胴體便讓眾人一灠無遺。

麗嫦、寶兒和倩茹取回自己物品後仍施施然慢吞吞地穿迴風褸,好讓光脫脫的全身任由在場各人大飽眼福。

三女穿好風褸拉好胸前的拉鍊後,各自挽著自己老公的手臂神色自若地前去候機室。

三女在眾目睽睽下全身赤裸無遺,任由陌生人看光全身上下,臉上雖有點羞怯,但內心竟有莫名的興奮,心裏想最好不用再穿迴風褸,好讓赤裸的身保持裸露,任人看光。

飛機抵達目的地,三對夫婦離開機場後分乘的士前往預訂酒店。

到了酒店,偉文去取房匙,和麗嫦先上樓到房間。

阿德、倩茹、志峰、寶兒隨後才到房間,開門的是麗嫦,她已把風褸脫下,赤裸裸來開門,倩茹和寶兒一進房間便把風褸脫去。

倩茹伸展赤裸的身體說:「沒有衣服的束縛,舒服好多了。」

寶兒也說:「是啊!越來越不喜歡穿衣服的感覺了。」

志峰摟著赤裸的寶兒說:「酒店內,你和兩位靚太都可以不用穿衣服啦。」

偉文說:「好了,我們快換上泳衣,要去酒店的泳池燒烤晚會,出席的都要穿泳衣的。」

麗嫦說:「你叫我們甚麼衣服也不用帶來,我們哪有什麼泳衣可穿啊?」

阿德說:「嘻嘻,不用擔心,我們已為三位靚太準備好。」

阿德從手提行李喼取出三套比堅尼來,分給了三女每人一套。

三女本就是赤身裸體,只需把泳衣穿上便是,三男也脫衣換上泳褲。

一行六人來到酒店泳池入口,偉文說了訂位編號,眾人便進入泳池範圍內。

當三女進入泳池範圍內頓時成為眾人的焦點,雖然其他的女士也是三點式泳衣,但都不及三女的讓人注目。

原來三女身上只有幾條幼繩子和三塊一丁點的布料,胸前有一塊小的可憐的圓形布料,僅遮掩住乳頭,下身兩腿之間有一塊小小的三角形布料,也僅是遮掩陰道口,大部分的陰毛都暴露出來,屁股後面也只是一條繩子而已,露出兩個渾圓的臀部,可以說整個乳房、臀背、兩腿,都是裸露的。

三女經過機場安檢的赤身裸露,對於自己近乎赤裸的身軀被眾人視姦,神色自若,三女反而因身上三點仍有小布塊遮掩而覺得身上多了點束縛。

各人取了杯飲品及一些小食坐在離池邊稍遠的一張台,但四周的目光仍不時落在三女身上。

大家坐了一會,三個男人便聳涌三女到池裏游泳,麗嫦見在池裏人也不是太多人,也就拉了寶兒和倩茹到池裏嬉水去。

三個男人見此互相交換了個眼神,臉上現出期待的微笑。

難得身心放鬆,三女在池裏嬉水也玩得不奕樂乎,遊了幾敝之後,三女在池邊互相撥水,玩得都有點累了,寶兒便提議上水休息,順便喝點飲料,麗嫦和倩茹也同意,三女便離開水裏起身上池岸。

三女上水後發覺四周的眼光忽然全集中到三人身上,原本三人的暴露泳衣已是非常吸引四周的目光,但現在感覺四周的眼光與先前的有點不同。

突然倩茹指著寶兒和麗嫦二人一臉驚訝地說:「看…你…們…身…上……」

寶兒和麗嫦二人低頭望望自己,也望望倩茹,二人也一臉驚訝。

原來三女身上除了幾條幼帶外,身上什麼也沒有,與全裸幾乎沒有分別,原本僅可遮掩乳頭和陰道口的三塊小丁布料也不知去向,因而三人的乳頭和陰戶完全暴露無遺,任人看光。

三女面面相覷,然後相互笑了起來,三女施施然回到自己老公身旁坐下。

麗嫦嗔道:「這是什麼泳衣,上水後便不見了布料?」

倩茹說:「是呀,只得幾條幼繩,算不了是泳衣呀?」

寶兒撤嬌說:「什麼都給人看光了。」

三男哈哈笑道:「在機場過安檢時不是一樣給人看光嗎?」

三女同聲撒嬌道:「你們壞呀……」

三女說時內心倒十分興奮,對於自己赤裸的身軀被陌生人視姦感到自豪,而三男看著自己老婆暴露給人看光,也很亢奮。

三位少婦刻意多次往返燒烤處取東西吃,目的是讓他人多點時間視姦自己近乎赤裸的胴體。

他們吃過了東西,再多坐一會,也就離開泳池返回房間去。

各人一進房,便已急不待互相擁著纒綿起來了,啜乳頭,摸大腿,撩陰戶,呻吟叫………

三女的乳房和陰戶本是裸露,三男把三女按倒在床上很容易便插入抽動起來,接著,三對男女又互相交換抽插。

三女因白天被陌生人視姦自己赤裸無遺的胴體,內心興奮刺激不已,慾性大發,放浪淫叫,房內充滿著淫蕩的空氣。

一夜淫亂,各人互擁著不一定是自己的老公老婆入睡,各人都睡到日上三竿才起來。

起床梳洗後,三個裸體少婦問道:「唏,我們甚麼衣服也沒帶來,我們穿什麼出外啊?」

阿德笑說:「是啊,你們是沒有衣服穿的……」

三個裸體少婦一聽不禁失聲笑道:「要我們裸體出外,難道不怕給人拉嗎?」

這時志峰拿出三條薄紗大圍巾,說:「不要聽阿德亂說,這裏有三條大圍巾,你們把圍巾披在身上,這樣……這樣……便成了一條裙子……」

志峰一邊說一邊用手機播出一條「圍巾當衣服穿法」的視頻。

麗嫦、倩茹、寶兒便依樣葫蘆地把圍巾披在身上弄成一條裙子,三位少婦裝扮好後,一行六人便到酒店CAFE吃早餐。

當他們抵達餐廳,餐廳內的人,包括侍應,眾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三位少婦身上。

三位少婦雖然身上披有用圍巾弄成的裙子,由於圍巾的封度,裙子的式樣是露肩短裙式的,兩條白白的美腿完全暴露無遺,加上圍巾的質料是薄紗透視的,她們裙內是真空的,胸前兩點乳頭和胯下一片茂茸,仍可被人看到。

早餐是自助餐廳形式,三位性感少婦因為要拿取食物走來走去,這樣便給在餐廳內的眾人大飽眼福,三位少婦也很享受被注視的快感。

早餐後,大夥兒到一些旅遊熱點逛逛,主要是讓三位性感少婦暴露給人看。

由於三位少婦的衣料非常單薄,在陽光的照射下,非常透視,衣下赤裸的胴體給人一灠無遺,惹來不少途人的注目,三位少婦感到很興奮,不時擺出不同的姿態,表面上是拍照,實則好讓途人欣賞她們衣下三點隱現的美姿。

逛了一個下午,各人也倦了便回到酒店。

一返到房間,三位少婦立即把圍巾裙脫去,三位少婦赤條條走進浴室沖身,偉文、志峰和阿德看到自己的老婆這樣子開放,三個男人都發出會心微笑,也擠進浴室去,把三位婦共浴的情景拍攝下來。

當拍攝得差不多時,三個男人當然不會放過如此大好良機,就在浴室和三位少婦大幹特干。

三位少婦經過在外面暴露給人視姦的刺激,性慾大漲,放浪地和三男性交,初而在浴室三男相互交替抽插三位少婦,繼而將三位少婦推到窗前,把三位少婦面轉向窗外,三男從後抽插她們,讓她們的淫相給街上的人看到,最後大家都高潮而止。

大家休息一輪過後,眾人便到酒店餐廳用膳,之後到酒店內設的酒吧玩樂。

來到酒吧,六人坐了一會喝了兩三杯酒,大家便到舞池跳舞,三位少婦仍是穿著用大圍巾圍在身上弄成的薄紗裙子,在舞台上強光的照射下,很快四周的人便發現三位少婦的衣下是真空的,於是很多人都圍著她們跳舞。

在酒精和熱烈的氣氛催化下,三位少婦情緒十分高漲,在舞池中扭動身體,很快附近的人便聚在三位性感少婦四周,觀看三位性感少婦的舞姿,三位性感少婦在四周人群的叫喊起鬨下,更極盡搖擺身體。

由於三位少婦的薄紗圍巾裙是短封的,當她們扭動身體時,裙擺向上縮緊,兩條白晢大腿固然露盡,連胯下陰毛也若隱若現,四周人群不斷地拍手助慶,叫喊聲和口哨聲,此起彼落,三位性感少婦發放出濃濃的霏淫氣息。

這時偉文向阿德和志峰打個眼色,阿德和志峰會意地貼緊倩茹和寶兒身後,當偉文也貼緊麗嫦身後,偉文向阿德和志峰發出一個手勢,三男迅速地解開三位少婦背後的衣結,薄妙圍巾立時鬆脫落地,三位少婦頓時變成三點畢現的全裸少婦,四周即時爆發強大的叫哄和口哨聲。

三位少婦面無懼色全裸示人,繼續扭動赤裸的身體,沒有了衣裙的束縛,三位全裸少婦跳得更起勁,不但搖乳扭臀,更擘腿露陰,看得四周的人熱血高漲。

三位少婦的裸體美妙舞姿帶動了全場的氣氛,在場無論男女都熱情高漲,有一些女士眼見三位少婦全裸跳舞吸引注視,便也不甘後人,脫去了上衣,露出兩乳來,也有些女士脫剩了內褲,她們都扭動身體,搖晃雙乳,眾人都?著她們跳舞。

寶兒終於跳倦了,叫志峰扶她回座位去,這時麗嫦和倩茹也叫偉文和阿德扶她們回座位,三位全裸少婦並沒有再圍上紗巾裙子,仍是赤裸裸的,喝了兩杯酒後,三位少婦又倦又帶點醉,偉文、志峰和阿德便各自扶著自己赤裸的老婆上回房去,經過酒店大堂,三位全裸的少婦任由自己的裸體給在酒店的住客,和大堂的酒店職員看光。

回到房,三位少婦倒床便睡,是晚大家都安然入睡,一宿無話,第二天各人都很遲才起床了。

雖然已不是晨早,阿德提議大家不如先到泳池游泳當作晨運,以舒展筋骨,偉文和志峰沒反對,三位少婦無所謂,都聽從男士。

上午時段的酒店泳池裏的泳客只寥寥不足十人,這時他們給進來的三位少婦吸引著眼球,原來麗嫦、倩茹和寶兒三女是全裸由房間來到泳池。

由於昨晚麗嫦、倩茹和寶兒三女是全裸的從酒吧返回房間,三男也就建議她們不如全裸去泳池。

三位少婦也無所謂,橫豎那泳衣只不過是幾條帶子,穿跟沒穿都一樣,乳房陰毛也是任人看光,全裸反而少了帶子的束縛。

三位少婦全裸來到泳池邊,三男領著她們做熱身動作,伸臂、提腿、彎身,結果,三位全裸少婦的陰戶完全張開任人看光。

熱身做過了,各人便到水中暢泳,這時在場的其他泳客反而從水中上到池邊,原來他們寧可在池邊仔細欣賞三位少婦的裸泳姿態。

麗嫦、倩茹和寶兒也坦然裸露自己的肉體任人欣賞,還刻意張腿把陰戶清楚地暴露出來讓人觀看。

泳罷,三位少婦也是全裸的離開泳池返回房間,沖身後她們也是用薄紗大圍巾在身上弄成一露肩短裙裝,便到酒店餐廳用膳。

和昨天一樣,三位少婦除了享受美味食物外,還享受被視姦的快感。

餐後,和昨天一樣,大夥兒再到其他的旅遊熱點逛逛,主要是讓三位性感少婦在戶外暴露給人看。

三位少婦一如昨天一樣,身上只用大圍巾圍成一露肩式短裙裝,她們身上的圍巾衣料薄如蟬衣,就算沒有在陽光的照射下,也非常透視,衣下赤裸的胴體給人完全一灠無遺,惹來不少途人的注目。

三位少婦不時擺出不同的姿態,在途人圍觀三位少婦拍照時,三位少婦興奮不已。

偉文著麗嫦不如解開圍巾裙,讓他好拍攝她的裸體,由於昨晚在酒吧脫光的刺激,麗嫦欣然把圍巾裙解開,露出三點無遺的裸體。

倩茹和寶兒見此也不甘後人,都把圍巾裙解開,也露出三點無遺的裸體。

圍觀的途人見三婦脫光任看,都拍手歡叫,接著三位少婦全裸順著大道而行,好讓更多途人欣賞她們的裸體。

這時已傍晚,三位裸體少婦也行得倦了,便召喚計程車返回酒,三位少婦赤裸上車,回到酒店,三位少婦赤裸裸地步入酒店大堂,由於昨晚三女也是全裸在大堂走動,職員也樂得大飽眼福。

三對夫婦先回房沖身,然後六人到酒店餐廳用膳,為免引起過度騷動,麗嫦、倩茹和寶兒也披上薄紗圍巾裙才進入餐廳,但三婦的透視性感衣著仍引起食客的注目,而侍應殷勤的招待更是醉翁之意。

膳後偉文提議再到酒店內設的酒吧玩樂,大家並無異議,志峰便叫結帳,偉文同時在麗嫦耳邊細說,麗嫦聽了,在偉文胸手推了一把說:「你壞啊……」

寶兒和倩茹兩人望著麗嫦,麗嫦向她們做了一個解開衣結的手勢,寶兒和倩茹笑了笑,這時麗嫦已把圍巾的衣結解開,順手一扯,把圍巾脫離自己的身體,寶兒和倩茹也同樣把圍巾衣結解開,把圍巾扯離自己的身體。

結了帳,大家離座,麗嫦、寶兒和倩茹是全裸的離開餐廳,讓餐廳的食客和侍應看光她們三點畢現的裸體,她們施施然穿過酒店大堂,到酒店內設的酒吧去。

來到酒吧,由於麗嫦、寶兒和倩茹是全裸的,而引起賓客的注目和小小的的騷動。

找了座位坐好後,這時有位男士走過來對他們說:「你們好,多謝你們再次光臨惠顧,更多謝三位女士的賞面,今晚是免費的,請盡情玩樂,不必客氣。」

原來這位男士是酒吧的老闆,昨晚他已留意麗嫦、寶兒和倩茹三位全裸少婦,後來他跟偉文聯絡,請三位女士第二晚全裸再來,他們六人消費全免,怪不得偉文叫三位少婦脫光才來。

老闆又請三位裸體少婦參予表演是晚的特別表演。

麗嫦、寶兒和倩茹問是什麼表演。

偉文、志峰和阿德等同聲都說她們只要盡情參予便可以的,保證她們享樂?窮。

原來老闆已跟偉文談過三位少婦參予表演的有關細節,偉文說要和和志峰、阿德商談一下,志峰和阿德也感到很刺激,大家便贊成。

老闆走開後,有衣著性感的女侍端來了飲品,於是他們一邊喝酒,一邊環顧四週,等候活動的來臨。

不久,酒吧已來了很多人客,有些客人更刻意走過來和三位裸體少婦打招呼。

這時有一位衣著性感惹艷的美女主持說話,內容大致是今晚的特別活動有三位外地來的少婦參加,請大家鼓掌歡迎三位少婦來台前。

麗嫦、寶兒和倩茹在熱烈的掌聲中走到台前,三人一字排開面向觀眾。

射燈的燈光照在三位?裸女士身上,三對白白的大奶子、三雙修長的玉腿、三片毛茸的三角地帶,?觀眾一灠無遺。

台下觀眾想不到是三位赤裸無遺的美艷少婦,掌聲如雷。

性感惹艷美女主持向大家介紹三位裸體少婦:「Lily,her measurements are 36C-28-36。」

麗嫦聽到叫自己名字便踏前許少,先向觀眾?躬,又轉身一圈。

性感惹艷美女主持再介紹:「Polly,her measurements are 35C-37-35。」

寶兒聽到叫自己名字便踏前許少,先向觀眾?躬,又轉身一圈。

性感惹艷美女主持又再介紹:「Celia,her measurements are 35C-37-35。」

倩茹聽到叫自己名字便踏前許少,先向觀眾躹躬,又轉身一圈。

三位赤裸無遺的裸艷少婦,大奶長腿,胯下毛茸,肌膚白晢,大家看得掌聲不絶。

性感惹艷美女主持說非常多謝三位少婦上來參予表演,她說完便退到台邊。

這時音樂響起,從舞台後面走出三位穿著丁字褲的健壯男士,他們分別來到三位赤裸少婦身旁,帶領著三位赤裸少婦隨著音樂起舞。

三位赤裸美艷少婦,因有三位半裸健男伴領著,舞姿熱烈,三對白白的奶子在空中不停的晃動,六絛粉臂和三雙白腿也隨著音樂舞動。

接著三位健男把三位裸婦拉到他們面前背靠著他們,三健男指示三裸婦上下聳動著身體。

三位健男以自己的前胸摩擦著三位裸婦的後背,又把鼓脹的下體頂摩三裸婦的屁股,三位健男兩手更從後伸到前撫摸拿捏三裸婦的乳房。

三位裸婦被三位健男的挑逗動作弄得性慾奮起,這時三位健男在三位裸婦耳邊說了些話,三位裸婦一臉腓紅但帶著明顯的興奮。

接著三位裸婦轉身,跪下左手拉下他們的褲,右手抓住他們跳出來的陽具,套弄了幾下,便張口吞吐他們紫脹的龜頭,三裸婦的頭跟著口交的節奏前後擺動。

這時有六位穿著性感比堅尼的女士,每兩人推著一張長沙發出來,三健男便大刺刺地坐了下來,享受著三位裸婦的口交,並不時撥開她們的頭髮,讓大家能清楚看見她們的櫻桃小咀在套弄著他們的陽具。

由於三裸婦是背對著台下觀眾蹲著,屁股陰唇自然的張開,讓台下的觀眾看得清楚,而且隱隱約約的可看見陰戶泛著水光。

三裸婦舔了好幾分鐘之後,三健男示意她們站起來,跟著轉過身,面對著所有觀眾。

三裸婦一手拿著三健男硬直的陽具,擺正一下位置,屁股一沉,三健男的龜頭便隱沒在三裸婦的陰道裏面,再來回上下套弄幾次,健男的整支陽具便一插到底,只剩那像個網球一般大的袋袋在外頭。

三健男從後伸出兩手扶著三裸婦的腰,讓三裸婦可以一聳一聳的用陰戶套弄他們的陽具。

三裸婦仰著頭,閉上雙眼,漸漸的三裸婦已不自覺地用雙手來回的搓揉自己的乳房。

過了一會兒,三健男著三裸婦站起來,健男的陽具便滑了出來,三健男把三裸婦轉過身背著觀眾,然後跨到他們身上,抓起他們的陽具又往自己的陰道塞進去。

三裸婦兩手勾著三健男的頸項,挪動屁股上下套弄著三健男的陽具,而三健男則手摸三裸婦的乳房,口含三裸婦的乳頭。

觀眾很清楚地看到三健男的陽具在三裸婦的陰道裏進進出出,觀眾的掌聲跟著三裸婦搖動屁股的節拍不斷響起,而且節奏在不停的加快。

不久,三裸婦陸續整個身子趴在健男的身上,身體不停的在顫抖,看來三裸婦高潮來臨了。

三健男抱著三裸婦轉身,讓三裸婦躺在沙發上,仍插在三裸婦的陽具開始緩緩的抽動。

三健男的陽具往外帶,又往內進,抽插的速度慢慢增快,三裸婦開始呻吟起來。

三健男像互相競賽一樣,狂轟勐炸般的抽插著三裸婦,三裸婦由輕輕呻吟變成大叫「fuckme」,並搖動著屁股,跟著陽具抽插的節奏而擺動。

三健男雙手緊抱著三裸婦的腰,屁股像鼓浪一般的不停地將肉棒往她的陰道裏搗,看起來他們也是到了如箭在弦的關頭,抽插一下比一下重,最後一插,整根陽具都沒入三裸婦的陰道裏。

三健男先後地在三裸婦的陰道裏噴射,三健男都把陽具退出來。

這時又見有好幾位裸男走台上來,每三人一組各在三位裸婦前,只見其中一人二話不說,提槍上馬,將陽具塞進三裸婦的陰道裏抽送,其餘二人則摸玩含啜三裸婦的乳房乳頭,兩手的手又在三裸婦的肉體四處遊走。

三裸婦經過了高潮,已有點累,只躺在沙發上,任由裸男在自己的陰道裏抽送,和裸男肆意淫玩自己赤裸的肉體。

三組裸男也像競賽一樣,勐力地抽插著眼前美艷的少婦,當一裸男噴射了便退下來,另一裸男立即接替補上抽插,直至三名裸男都抽插過,射過了。

三裸婦承受了四輪的抽插,真的有點累得走不動,當第三名裸男都噴射退出時,偉文、志峰和阿德已走到自己妻子身旁,輕輕扶起自己赤裸的妻子,先是給她們一個熱情的擁吻,然後把自己妻子面向觀眾,再一次把她們赤裸無遺的裸體向觀眾展現。

台上從激烈歸於平靜,台下先是鴉雀無聲,屏息靜氣地觀看三裸婦輪姦淫穢的場面,當三裸婦全身面對觀眾,觀眾再一次視看三裸婦三點畢現的裸體時,才響起了第一個掌聲,接著是全場充滿熱烈的掌聲。

偉文、志峰和阿德扶著自己赤裸的妻子離開舞台,在經過其他客人的時候,有些人忍不住伸手摸三位裸婦的肉體,偉文、志峰和阿德見此便略略停下來,讓他們過足手癮。

麗嫦、寶兒和倩茹只是有氣無力地被自己丈夫挽扶著,赤裸的肉體承受著不斷被眾人肆意的撫摸。

最終偉文、志峰和阿德把麗嫦、寶兒和倩茹挽扶回到房間去,三位少婦感到非常疲倦,立即躺到床上,倒頭便睡去了。

第二天到了日上三竿,麗嫦、寶兒和倩茹才睡醒過來。

三裸婦醒來便到浴室洗身,想起昨晚的淫亂,不覺臉紅耳赤,但內心又感到十分興奮。

麗嫦、寶兒和倩茹洗身後,仍然赤身裸體,三裸婦說感到有點肚餓,便提出要吃點東西。

偉文說:「現在還是早餐時段,我們還可到酒店的CAFE吃早餐。」

麗嫦、寶兒和倩茹齊聲好說:「好啊!」

麗嫦、寶兒和倩茹連薄紗大圍巾也沒有披上,各自挽著自己丈夫的手臂離開房間,就赤裸裸地走到酒店的CAFE。

偉文、志峰和阿德三人互望,嘴上都有一絲微笑。

酒店CAFE待者看到三位美艷裸體少婦來到,連忙上前招呼,原來麗嫦、寶兒和倩茹昨晚在酒吧的表演已傳遍他們耳中,他們樂得親自目睹這三位美艷裸體少婦。

CAFE經理更親自來招待,本來自助早餐不包括特別飲品,但今次完全免費招待他們。

麗嫦、寶兒和倩茹都很高興,都給予經理一個擁抱,經理樂不可支。

三裸婦即時成為全場矚目的焦點,麗嫦、寶兒和倩茹更刻意地走來走去拿取食物,讓餐廳內眾人可以大飽眼福,三裸婦也很享受自己赤裸肉體被視姦的快感。

自助早餐時段快要結束時,CAFE經理走到來怯懦懦地問可不可以和三裸婦合照。

麗嫦、寶兒和倩茹用眼神問自己的丈夫,偉文立即自動替CAFE經理拍照,麗嫦、寶兒和倩茹都很大方地裸體與經理合照。

其他的侍者有見及此,也都走到來和三裸婦合照,不但有男侍,也有女侍。

女侍都說佷羨慕三裸婦有如此美好的身材,又對偉文、志峰和阿德說你們真大方,毫不吝嗇讓太太美好身材展現人前,真是好丈夫。

女侍的說話弄得偉文、志峰和阿德有點不好意思,麗嫦、寶兒和倩茹則笑得合不攏嘴。

有些客人看見侍者和三裸婦合照,也湊隊來和三裸婦合照,麗嫦、寶兒和倩茹來者不拒,也任由其他的客人拍攝她們的裸體。

麗嫦、寶兒和倩茹對於自己的裸體大受歡迎,感到很興奮和自豪。

吃完早餐後,麗嫦、寶兒和倩茹便挽著自己丈夫的手臂離開CAFE回房去,他們也要收拾行李離開了。

麗嫦、寶兒和倩茹依然赤身裸體地離開酒店,直到了機場,她們才穿上來時那件及膝輕便風褸。

經過安檢時,所有旅客必須把手提行李和電子金屬物品包括硬幣、鎖匙、皮帶等等放到膠盆過X光檢查機,也要把外套外褸脫下。

麗嫦、寶兒和倩茹便依規矩施施然脫下風褸,然後赤身裸體地走過金屬探測門。

檢查員和其他旅客眼巴巴看著三位一絲不掛、乳房陰戶全露的女士神色自若地穿過金屬探測門。

麗嫦、寶兒和倩茹在輸送機前領回自己的物品,慢吞吞地穿迴風褸,不過並沒有再拉上胸前的拉鍊,任由自己的一對乳房和胯下毛茸的陰戶半掩半露,好讓其他人大飽眼福。

麗嫦、寶兒和倩茹在候機室,甚至機艙上,都保持著風褸的開敞,又時不時穿過走廊到機尾,刻意讓自己的乳房陰戶半掩半露,直到飛機抵達機場,她們才拉上拉鍊。

麗嫦、寶兒和倩茹經過這次旅程的刺激,體內暴露和淫蕩的慾念已經完全爆發開來,三裸婦對於裸露人前固然不再當作是一回事,而且內心還渴望男人來輪姦自己,她們時刻都想著自己赤裸的肉體讓不同的男人摸玩著,屄屄給不同的陽具抽插著。

(完)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