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濁 (序) 作者:對愁眠

簡體

. book18.org

【魂·濁】 book18.org

作者:對愁眠book18.org

2021.5.7發表於第一會所 book18.org

正文:book18.org

以一句歌詞作為開場語:世界本渾濁,罪與愛同歌 。 book18.org

序: book18.org

我,是一個迷茫的靈魂。我忘了很多事情,忘了自己是誰。 book18.org

我似乎漂泊了很久,一開始,我的意識很清醒,覺得自己還是很厚重,腳踏在大地上那種清晰的感覺還是有的。可現在,我應該是在飄,非常輕,而且非常的困,有一種快要消散的跡象……呵呵,我都快散了,居然還有恐懼這種情緒。 book18.org

我有氣無力地在天上飄蕩,向下望去,山野茫茫,霧氣昭昭,灰濛濛的大山,像一座孤寂的墳包,似乎這裡,就是我的終點。 book18.org

我確實沒什麼力氣再飄了,只好在這大山之中,漫無目的地遊蕩,作為人的最後執念,我想找一個類似山洞的地方,慢慢消散,也算是有個墓穴了。 book18.org

進了大山,我才發現,山外被大霧籠罩,山里一片茂綠,松樹楊樹柳樹,它們都在盡情地展現生命的旺盛,唉,活著多好啊。 book18.org

我是誰?我從哪裡來?要往何處去?消散之前居然還能想到這三個問題,難道我是個哲學家? book18.org

實在是飄不動了,隨便找到一棵柳樹,在樹下做最後的胡思亂想,就跟人瀕死的時候不能睡,一睡就死一樣,我的意識不能停,不然,真就魂飛魄散了。 book18.org

為了保持靈魂凝結,我把自己變成了一朵雲的模樣,人形實在是太消耗我的意志和精力,我還想多看一眼這個世界……我不想消失。 book18.org

混亂,混亂,還是混亂,記憶里一切都是混亂的,太多了,太雜了。我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活了很長時間……我到底經歷了什麼? book18.org

現在我只知道,自己,是一個比較神奇的人,記憶里有很多類似法術的咒語,還有一些古文經書,我有一種很篤定的感覺,這些記憶永遠都不會出現差錯,已經深深地刻印在我的靈魂。 book18.org

嗯?不遠處,突然有股怨煞之氣沖天,這是人之將死,魂生怨煞之兆。見前方不遠血光隱隱,我欣喜若狂地以最快速度飄過去,太好了,如果我吃了這個靈魂,就能維持靈魂的凝結,再看看這個將死之人什麼樣,如果符合我的標準,那就附身於他,借屍還魂。 book18.org

這種想法非常自然地出現,好像這種吞魂奪舍的事兒我乾了不少……呵,那我應該不是個好人吧。 book18.org

沒過多長時間,我到了目的地——一棵至少活了200年的槐樹下。 book18.org

這棵槐樹的樹幹非常粗,得三四個人才能合圍;枯枝粗壯,虯枝盤曲,餘下的一簇簇柔條也寧折不彎地挺立;樹下枯藤交錯盤繞,緊緊地纏繞在樹幹上,也深深地嵌入地面。 book18.org

十幾隻漆黑的烏鴉,攀在枝頭上,黑色的眼睛不時地看著樹下的人,然後撲棱兩下翅膀,張開喙,發出「嘎嘎」的嘶啞聲。 book18.org

樹下,是一個人,趴在地上,身邊都是斷裂的樹枝,身上的半袖短褲已經被樹枝颳得破破爛爛,後心上一團殷紅的血跡非常醒目,我湊近一看,是一根枯枝,貫穿他的心臟。 book18.org

「咳……」地上的人還沒死,咳出幾塊血沫,看得出來,內臟應該是破裂了。 book18.org

這裡是一座山崖的崖底,山很高,就算崖底是一片樹林,幸運地話還能留半條命,很明顯這人是從山上掉下來的。 book18.org

老天跟他開了個玩笑,讓他落下來被一棵百年老樹緩衝了下墜力,不幸的是這棵百年老樹是棵枯樹,一根樹枝插進了他的心臟,本來還能活,這下子直接死定了。 book18.org

那人還剩幾口氣,不敢劇烈地咳嗽,他緩緩地扭過頭,應該是想找一個舒服的位置,對著我,略微渙散的視線漸漸發飄。 book18.org

我也正好看到他的容貌,是一個長得很漂亮的小男生,一開始我還以為他是個女的,下一秒看到喉結,才確定他是男生。 book18.org

我看他的印堂已經鐵青,隱隱血光乍現。怨氣,他肯定是被人推下來的。這種死前有怨的人,靈魂十有八九都會變成厲鬼,再加還是死在柳樹下,他變鬼是沒跑的。 book18.org

不過有我在,他在變鬼之前就會被我吞掉。 book18.org

無聲無息地,伴著微風,他完成了在人世間最後的一抹抽搐,疑惑又怨怒的表情,在這一刻永遠定格。緊接著,他的整個身體開始冒著淡紅的光芒,那團光仿佛有生命,正一點一點脫離這具身體,緩緩地鑽出來。 book18.org

人死後靈魂與肉體就會分離,正常的靈魂是離體七天後回家,就是所謂頭七,之後便逐漸消散於天地之間,沒有什麼投胎轉世之說。有執念的靈魂頭七後依然不散,是為遊魂,也就是鬼。有怨念的靈魂為陰魂,煞氣太重,愈發渾濁,繼而傷人,此為厲鬼。 book18.org

一般人靈魂為黑白二色。白多黑少的人一生順順利利,坎坷較少,心性善良;而黑多白少的人一生坎坷,多災多難,惡念頗多。像這種紅色的,就是陰魂之色,等到紅色變成黑紅,就完全變成厲鬼了。 book18.org

有白來的靈魂那我當然不客氣的,等到那團紅白二色的靈魂徹底從體內分離,我直接飄過去把這團小東西納進自己靈魂里。如果你們能看見,就會看到一大團灰色的雲裡面,一個小小的紅色小球橫衝直撞,但就是沖不破這朵像棉花糖上沾灰的小雲團。 book18.org

我的靈魂是灰色的,渾濁,但很強大。沒過幾秒,這個靈魂就被我徹底吞噬,之前那種輕飄飄,睏倦的感覺改善了很多。 book18.org

這個小男生的靈魂其實很純,很乾凈。除了死前那點紅色怨氣,剩下的顏色就是純白,我想這也是我恢復不錯的原因,比較純粹。我很喜歡這純粹的靈魂,無論是純白,還是純黑,這種靈魂很可口,力量又強,非常大補,不過我貌似沒怎麼吃過……剩下的一點點怨氣還需要我去煉化。 book18.org

雖然狀態好了很多,但是沒有肉身,我無法在夏天陽氣旺盛之季肆意走動,如果繼續這樣下去,剛剛進補的力量很快就會被消耗了。 book18.org

這個屍體其實皮囊不錯,但是他內臟破裂,外加心臟被貫穿,修復倒是不難,就是耗時間,耗靈力;我不選擇這具屍體,現在的力量也不夠我奪舍重生……唉,算了,就他吧。 book18.org

我用意念把心臟上的樹枝拔出來,隨後一點一點細細地修補他身體上所有的損傷。這個崖底的樹林的位置頗偏,鮮有人來,首先必須得把身體全部修補好,否則拖著個傷殘身體還沒等走出去,我就先死了,白忙活一場。 book18.org

慢工出細活,時間一點點地流逝,中間還有幾隻烏鴉打這個屍體的主意,被我用意念紛紛打死。附身之後我又該恢復正常人的行走坐臥,吃喝拉撒,打死這幾隻鳥當飯吃,不至於餓肚子。 book18.org

夜幕降臨,四周一片寂寥,幽深的大山完美地隱藏在黑夜,令它充滿神秘的氣息。今夜沒有月光和星光,天上黑茫茫一片,微風輕輕吹,樹林裡響起「沙沙」的摩擦聲。 book18.org

忙碌了大半天,終於大功告成,我迫不及待地鑽進這個身體。按理說屍體現在早就僵硬了,但憑著我的靈力,它還在保持正常的生命體徵。適應這個身體也需要一些時間,這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不過我有的是耐心。 book18.org

突然,一點記憶闖入我的精神世界,僅僅只有一點點,我倒不是不緊張,這是我靈魂里那點兒剩餘怨氣的影響。我一開始就不想繼承他的記憶,因為我本身的記憶就很混亂了,再加一個他……唉,少一個是一個吧,畢竟我是從山上掉下來的,到時候用失憶這個理由非常好糊弄過去。 book18.org

怨氣承載的記憶所剩無幾,我是看到,有一個很和藹很漂亮的女人,還有一個和這個身體長得一模一樣的男生,細看,這兩個人還有些相像,不會是母子吧,難道這就是這個身體的母親和兄弟? book18.org

對於這兩個人,我有種莫名的親切感,應該說是這具的身體跟他們倆有關係,這絲怨氣一定要快點煉化,不然很容易影響我的心境。 book18.org

雖然我的靈魂已經融入這個肉體,但是任何事物的復甦都要有一個過程,這個過程很漫長。原本自由自在的我,現在已經被鎖入這個身體,我得一點一點恢復這個身體所有的感官和知覺。 book18.org

痛覺很快就恢復了,因為我覺得有什麼尖銳的東西在一下一下扎我的頭……死烏鴉,打死那麼多隻了,還是陰魂不散! book18.org

心口針扎似的疼,肺一陣一陣地疼,肝一擰一擰的疼,腸胃像絞在一起那樣痛……操了,五臟六腑每一處都疼得要命!越疼說明我和身體的契合度越高,黎明前的黑暗,熬著吧。 book18.org

手,腳,都漸漸有了知覺。多長時間了,這種重新擁有四肢的心情誰能理解!我想我要是馬上能恢復正常人那樣,我早就小跑,上樹,猴子似的上躥下跳,欣喜若狂! book18.org

無聲的世界重新變得喧囂,清新濕潤的空氣鑽入我的鼻腔,這是多麼美好的味道啊……媽的烏鴉你是不是在旁邊拉屎了!憤怒之下,我突然睜開眼睛,四周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 book18.org

風吹樹葉的聲音有獨特的節奏,自然之音真的很空靈,很美妙……如果不是傳來奇怪的獸吼聲,我絕對會躺在這裡,感受風吹過皮膚那種舒爽到起雞皮疙瘩的奇妙體驗。 book18.org

「山里居然有野獸。」這是我用這個身體說出的第一句話,也來不及感慨,趕緊撅了一大截樹枝,手指一彈,枝頭瞬間起火。有了光,人才有安全感,我又撿了不少樹枝樹葉,在樹下弄了一個火堆。 book18.org

餓啊……太餓了,也不知道我到底失去身體多久了,這是一種靈魂深處的飢餓感,我感緊把死的那幾隻烏鴉拔毛,內臟也不處理了,就這麼烤著吃。 book18.org

好吃!久違的果腹之感,我很沒出息地留下激動的淚水……這肯定是這個男生的身體影響著我,我才不是一個愛哭的人。 book18.org

把肚子填飽之後,我爬上那顆百年槐樹,雖然有了火堆,但並不保證就沒有野獸會往這裡來,上樹還是很保險的。剛一爬樹,我才發現,我就穿著一隻運動鞋,另一隻鞋已經不知道跑到哪兒了…… book18.org

吃飽了,我靠著堅硬的樹幹,閉上眼睛,理清自己雜亂的記憶。真奇怪,我記不起自己是誰,可記憶里有不少別人的面孔。有身穿古衣的男男女女;還有穿梭於戰火,頭頂紅色星的英勇戰士;還有形形色色,穿著露胳膊露腿露胸脯,腳踏高跟鞋的性感女人…… book18.org

大腦飛速地運轉,從古代,到現代,這些記憶被我一點一點理順,有些人我慢慢記起來了,有的人還是看著面生,不過沒關係,以後有的是時間。可最讓我失望的是——我還是想不起來自己是誰,這個身體的名字,我也不知道,算了,走一步看一步了,這麼晚了,眼皮不由自主地開始打架,這副身體剛剛修復好,還需要休息。 book18.org

背後這棵樹真他娘的硬,不知道晚上會不會爬什麼蟲子,算了,不管那麼多了,弄了一個還算舒服的姿勢,我在這棵枯樹上,開始久違的睡眠。 book18.org

幽夜冥暗,吾心渺然。 book18.org

…… book18.org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這麼倒霉。 book18.org

今早,我是被一下下劇烈的晃動震醒的,正當我眯著睡眼納悶怎麼回事,往下一瞥,我瞬間就清醒了。 book18.org

媽的下面有兩頭野豬!這兩頭野豬遍體黑色,體型巨大,體軀健壯。四肢粗短,頭較長,耳小並直立,鬃毛粗而稀,有點像軟下來的加大加長版刺蝟倒刺,上下兩排微微泛黃的獠牙刮掉幾塊樹皮,向我展示它犬齒的鋒利以及強大的咬合力! book18.org

樹下的火堆早就燃盡了,這兩隻野豬一下一下地往上竄,夠不著我,就開始用力地撞樹!我差點就被撞得一頭栽下去,連忙扶好周圍的枝椏,穩住身體。 book18.org

若是沒修復身體,這兩隻孽畜我根本不放在眼裡……但是現在,媽的,我該怎麼解決這兩頭豬啊!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相關搜索

江湖情愁李莫愁白濁液白濁警花相伴 序白濁汁白濁月無序眠姦映序放黃濁莫愁渾濁的靈魂之戒序章躍千愁序染眠催濁惡循序漸進污濁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