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翡翠人格 (17)作者:astorya

【翡翠人格】 (17)

作者:astorya2021-5-10首發:春滿四合院

該章原本是有設計肉戲的部分,但為了區分夏語冰在有吃藥和沒去吃藥的狀態,只能全部刪除尺度比較大的部分。儘管如此,區別還不是很明顯。本著盡心創作的原則,理論上該章應該重寫,但鄙人經過簡單的思索下,覺得還是下跪謝罪來得簡單點:對不起!!!你們可以唾棄我,辱駡我,但讓我推翻重寫是萬萬不可能。

後面的章節很重要,可能要三章連發了,關聯比較強。只能再拖拖。這章我已經放棄修改的計劃,所以先發了。發了,我也不會再修改了,也算是斷了自己後路。

=================================

第十七章

命運似乎心有靈犀,就在莫海猶豫不定的時候,那個女子可能是因為等電梯不耐煩了吧,四下張望了下,正好回頭,讓莫海看到了正臉,不是夏語冰。

不是夏語冰,就好。那說明夏語冰應該已經和陳亮在上面了。

等等,那女子看起來有點臉熟,好像哪裡見過。莫海在腦海裡面不斷的檢索著人物頭像,哪裡見過呢?好像就是在陳亮的辦公室見過。陳亮?等等,她是陳亮的女友,趙婭婷!

莫海突然著急了起來,拿起手機就要撥打夏語冰的電話,突然停了下來,自己要和妻子說什麼呢?難道要提醒她陳亮的女友來了嗎?可是為什麼要和她說這些,自己該如何和妻子解釋?難道要和妻子說,自己早就知道她和陳亮的姦情?接著,妻子要怎麼看待自己?變態?然後離婚?

不行!莫海收起了手機,先穩住趙雅婷再說。

莫海迅速的下車,拿上本來帶給夏語冰和陳亮的咖啡,莫海快步的往前走,卻又不想跑起來,怕被趙婭婷看到了自己驚慌失措的神態。

「趙婭婷……」莫海遠遠的叫起了對方的名字。

趙雅婷似乎很著急似的,輕輕的跺著腳,終於電梯門開了,趙婭婷嬌小的身軀立馬閃身進入了電梯裡面,然後電梯門迅速的合上了。似乎完全沒有理會莫海。

電梯合上的一瞬間,顯然趙婭婷已經看到了莫海,但似乎沒有認出莫海出來,臉上一副焦急的神色,似乎有什麼很急的事情要處理。

該死,莫海心裡暗暗咒駡了自己,應該跑快一點的。莫海跑到電梯門口的,電梯已經開始上行了。想起趙婭婷焦急的神色,難道是已經發現了陳亮和自己妻子有什麼姦情了嗎?

莫海越想覺得越像,找到樓梯迅速的爬起來。陳亮的辦公室在6樓,只要電梯中間停一次,自己就能趕在趙婭婷之前到了六樓。哪怕電梯不停,還有一段通道要走,自己應該也能在通道趕上趙婭婷。

莫海幾乎使出了自己吃奶的力氣,好在自己還算年輕,蹭蹭蹭的一口氣直接爬到六樓。莫海找電梯口一看,電梯剛好從6樓開始才行,按理說,趙婭婷應該剛出電梯呀。可是通道一個人都沒有,莫海只能硬著頭皮一邊往陳亮的辦公室跑過來,一邊叫著陳亮的名字,希望能來得及。

剛踏進陳亮的車間,只見夏語冰和陳亮圍在一個機台面前,旁邊站著一個年輕人,似乎在倒弄著的機台。三人見莫海進來了,都一起轉頭看著莫海,滿臉疑惑的看著氣喘吁吁的莫海。

莫海稍微一邊慢慢的走了過來,一邊平緩著自己的呼吸,四下看了下,並沒有發現趙婭婷的身影,心想自己明明看到趙婭婷上來的呀,難道自己認錯人了,那人根本就不是趙婭婷。而車間裡面,還有其他人在場,那陳亮和夏語冰也不大可能發生了什麼了。就算趙婭婷在自己之前上來,應該也不會出什麼事吧。

什麼事都沒有,莫海長長舒了一口氣。

什麼事也沒有!莫海輕輕又嘆了口氣。

莫海突然發現夏語冰今天的穿著是去年結婚紀念日自己給夏語冰買的。去年的結婚紀念日,莫海和妻子商量,想要回憶下當初相戀的時候那種激情,想要回味下當初第一次約會的情形。就讓夏語冰將當初的第一次約會的衣服找出來。夏語冰怎麼可能留著,當初第一次約會其實自己也不是很隆重,就穿著實習時候的工作裝就去了,挨不住莫海的軟磨硬泡,只好買一個一套和當初一次約會差不多的服裝來。莫海記得當初夏語冰並非十分不樂意穿這件衣服,紀念日之後夏語冰就將這套衣服束之高閣了。現在夏語冰怎麼又穿出來了?

莫海滿腦子的疑惑的看著夏語冰,此時的夏語也冰狐疑的看著莫海,首先注意到的是莫海手上提著兩杯飲料,卻也不知道是奶茶還是什麼,只是為什麼是兩杯,一杯是顯然是給自己的,另外一杯給陳亮的,他自己為什麼沒有?他為什麼只帶兩杯呢?還有,莫海早上出門的穿的不是這套衣服呀?不過,此時陳亮和馮碩在場,自己也不好詰問什麼。

陳亮率先發話說道:「怎麼才來呀,我還以為你不來了呢。」

馮碩心裡想到果然莫海才是背後的金主,這個夏語冰原來只是個花瓶,只是不知道她和莫海是什麼關係。見莫海只帶了兩杯咖啡,顯然是給夏語冰和陳亮帶著,自己這種小人物,恐怕不可能讓莫海在意的吧。

「你這邊的茶太難喝了,路上看到一個咖啡屋,就順手買了下,哪知道不小心車子顛簸了下,將其中一杯咖啡灑在襯衫上,還好其他兩杯沒事。」莫海主動解釋了事情的經過,卻也暗暗向夏語冰交代了自己襯衫換掉的原因,繼續說到:「這位是馮碩吧,我們見過面,不好意思,沒有買你的咖啡,我不知道你也加班,這個陳總也太不人道了,周末還不讓人家小夥子去談個戀愛,讓人家小姑娘守空房呀?」

「莫總說笑了,我沒有女朋友。」馮碩笑著說道,老實說,剛才心裡還有點落差,但莫海這麼一解釋,自己也釋然了,而讓馮碩更感到的是,莫海居然記得他的名字,他只是和莫海見過幾次面,而且比較久以前的事情了,沒想到莫海還能叫出自己的名字。這種事情,要麼莫海記住了自己,要麼是陳亮在莫海面前沒少提自己,無論是哪種可能,馮碩心裡都是感激的。

「那守著機器能生成物件呀?」莫海一邊開玩笑,一邊將其中一杯咖啡遞給陳亮,陳亮順手將咖啡給了馮碩,並沒有接莫海的話茬,而是回答剛才莫海的話說:「很難喝嗎?我喝得倒是感覺挺不錯的嘛。」陳亮現在哪有錢去買那麼貴的茶葉呀。

馮碩一邊接過陳亮手裡的咖啡,知道老闆體貼自己,心下甚是感激,一邊轉頭衝著莫海說到:「莫總下次帶點好茶過來,讓我也見識見識唄。」

「我剛才說的是茶葉的事情嗎?」莫海見兩人都避開這個話題,也不好再開玩笑下去,走到夏語冰面前,輕輕的將咖啡放到夏語冰的手心裡,輕聲說:「知道你不喜歡喝茶,喜歡喝咖啡,不過我這裡不熟,不知道哪家好喝。從市區帶吧,過來又涼了。」

「茶葉好不好再說,只是陳亮泡茶的功夫確實有點不好恭維,再好的茶葉在你手裡也是浪費。」夏語冰一邊接過莫海手裡的咖啡,心裡的抱怨早已風消雲散,只覺得心裡一陣暖暖的,嘴上立馬開始維護起老公莫海來。莫海喜歡喝茶,自己喜歡喝咖啡,為了莫海,夏語冰特地去學了下茶道,自然對泡茶的功夫甚是自信。沒想到,此時還能收到老公特地買的咖啡,終究不枉平日自己下的功夫。

「這家咖啡怎麼樣?」莫海見夏語冰抱著咖啡並沒有馬上喝,關心的問道。此時的莫海還在全神貫注的等待著妻子詢問襯衫的事情,但夏語冰居然閉口不提。夏語冰是個心理醫生,自己換了一件襯衫,不可能沒發覺的。

事實上,從莫海一進門開始,夏語冰就注意了莫海襯衫的事情,只是陳亮和馮碩在場,自己不想此時過問而已。見莫海再次提及咖啡,夏語冰不禁對眼前的咖啡產生了一些想法,自從何師道提醒自己之後,這幾天就在留意莫海會不會真像何師道說的那樣給自己使用何師道給的「催眠」藥。夏語冰相信老公,至少莫海不會對自己做這種事情。上次是因為自己不小心,誤喝了莫海的水,並不是老公主動刻意做這件事情。事實證明,夏語冰對莫海的看法沒錯,這幾天都過得平平靜靜,平靜到有時候夏語冰甚至有點期待莫海給自己「下藥」,因為這樣自己正好可以趁機將計就計,探究莫海真實的想法,可惜莫海似乎並不屑於做這種齷鹺的事情。

可是,莫海今天的行為太反常了,夏語冰不得不警覺了下,回想剛才莫海的行為。首先他只帶了兩杯咖啡,第一杯是他主動給陳亮的,第二杯是他親自遞給自己的,像不像已經計劃好的了。還有他為什麼沒有咖啡,是因為他將咖啡灑在襯衫了,居然三杯只灑了一杯,也太巧了吧。難道,莫海在自己的咖啡裡面下了藥?現在是在外面,莫海應該沒這麼大膽吧?這藥沒什麼催眠效果的,可是真的莫海對自己下藥了,自己要配合他表演嗎?

夏語冰抬頭,看了自己老公一眼,突然靈光一閃,將咖啡放到莫海的手裡,說道:「這機器還蠻有意思的,我先跟他們學下,你先幫我將咖啡放到會客室吧,我等下過去喝。」

被夏語冰看了一眼的莫海,心虛得有點發毛,心想:不會吧,心理醫生有這麼厲害,這樣就看出自己撒謊了?還好,自己來之前就想好了台詞了。

聽完夏語冰的話,莫海才知道自己虛驚一場,原來夏語冰沒看出什麼來呀,諂媚的笑著說道:「好呀,不過咖啡冷了就不好喝。」

果然,這咖啡有問題,夏語冰心想道。

剛才夏語冰只是想試探下莫海,見莫海堅持讓自己喝,就接過咖啡,喝了一大口,然後嬌媚的看著莫海說:「這樣行了吧。」

「行,行。」莫海連連稱道。馮碩在一旁看呆了,眼前這個女子是何方神聖,叱吒風雲的莫總居然要對她須臾拍馬?馮碩不禁有點好笑,果然一物降一物呀,此女子不是老婆,就是小姨子。

「那你去會客室等我一下,我先和他們看完這些機台設備,順便將茶具給洗一下,等下我用陳亮的茶葉泡點功夫茶給你們試試我的手藝。」夏語冰接著說道,信手拈來的理由正好讓莫海名正言順的進入會議室,想必很快就能注意到那個U盤了,只是心下苦惱的是莫海如果真要在這種場合給自己催眠,自己該如何是好?是配合,還是不配合呢?希望莫海儘早發現U盤,自己趕緊和莫海離開,只要和莫海獨處就不怕莫海催眠了。可是,如果莫海死活拉上了陳亮,可怎麼辦?

想到這裡,夏語冰偷偷看了陳亮一眼。陳亮見夏語冰居然讓莫海進會議室,想到自己的U盤還插在筆記本上,心裡不免有點心虛,一邊放開手上的零件往會議室走,一邊說道:「這種事情怎麼好意思讓莫總做呢……我來就好了……」

莫海一把將陳亮推開,開玩笑的說道:「好好展示你的項目就好了,我和你誰跟誰呀,不就洗個茶具嘛,我有那麼嬌氣嗎?哦,我明白了,是不是你會議室有什麼見不得光的東西呀,那我就不好意思進去了。」

陳亮感覺莫海就像先知一般,一下子就被說中了自己的心事,狡辯的本能讓陳亮條件反射直接否認:「沒有呀……有個毛呀……」,卻忍不住忐忑看了夏語冰一眼,正好和夏語冰對視上了,卻在夏語冰清秀的臉上找不到絲毫慌張的神色,反而似乎被自己驚惶的神色,逗得下夏語冰出乎意料對自己盈盈一笑。陳亮也覺得自己又點好笑,心想:老子慌什麼,自己也是配合研究呀。

「那不就得了,好好展示你的項目去。」莫海說完,就徑直往會客室走,心想又不是第一次在陳亮的會客室泡茶了,陳亮居然還客氣了。

夏語冰此時的心神已經不在機台上,也不在馮碩的介紹上,她現在要的只是拖住陳亮和馮碩一會就行了吧。此時的夏語冰思緒就像一丟亂麻,腦子裡面剛才各種事情攪亂著:莫海居然就這樣去了會客室,難道沒注意到人家今天的打扮不一樣嗎?莫海會去注意到U盤嗎?他敢從偷走U盤嗎?完蛋,陳亮的筆記本不會沒關吧,莫海不會直接在筆記本上播放吧?想到這裡,夏語冰突然感到一陣火辣辣的灼燒,不禁偷偷瞄了幾眼會客室,可惜這個機台的位置正好被牆體擋住了,卻看不清會議室裡面的情況。

想著機台離著會議室還有一段距離,就算播放也聽不清楚吧。再說,這裡除了馮碩,應該都不算外人吧。想到這裡,夏語冰終於稍微心安了些,臉上的紅暈也退了點。不知道,馮碩聽到了會不會聽出是自己來?會嗎?

還有咖啡,自己喝一口,雖然臉上又點發燒,但似乎和上次身體發熱的感覺不一樣,難道自己想錯了,莫海沒有下藥?何師道應該給他是一樣的藥吧?難道藥是在陳亮的那杯?

夏語冰忍不住看了陳亮一眼,不對,陳亮是將咖啡直接給了馮碩了。夏語冰微微側轉臉,向馮碩斜眼看去。可能是跟著陳亮跑業務出差的關係,馮碩的臉上有點黝黑,雖說沒有風餐露宿的風霜,但依然可以看得出旅途在臉上留下的印記。一顆顆細汗點綴在堅毅的臉上,年輕帥氣的氣質鋪面而來。不知道是巧合還是解說口渴了,馮碩幾乎是在夏語冰的注視下,拿起那杯原本給陳亮的咖啡,古隆古隆一口喝掉了,脖子上粗大的喉結隨著馮碩的吞咽的動作涌動著。夏語冰心想:馮碩的喉結可比莫海的明顯多了,剛才莫海也看見陳亮將咖啡給了馮碩了,莫海會不會就對著馮碩催眠呢?被催眠的馮碩會對自己做什麼呢?不會的,這裡可是車間,再說還有陳亮在呢。

夏語冰否定自己一閃而過的想法,感覺自己自己的身體有點發燙,雙腿甚至有點麻煩,她輕輕的用手壓在機台上,以減少酸軟的雙腿承受的壓力。

自己在想什麼呀,那個藥根本就沒有催眠作用呀!而且莫海可能根本就沒下藥吧?

這時,外面突然風風火火走進一個穿著牛仔褲的紅衣女子,長發飄飄,手上攥著不知道是什麼東西,走路一陣風似的,一邊快步的徑直往陳亮的辦公室走去,突然撇見了陳亮,立馬轉身滿臉慍怒的朝向陳亮走來,正要開口說話,眼見著陳亮旁邊的女子有點臉熟,不由得放慢了腳步,愣了一下,接著馬上換了一副笑臉,對著女子說道:「這不是夏語冰嗎?好久不見了呀,昨天老陳就和我說了,怎麼樣,對自己辦公室還滿意嗎?先將就下,老陳說你周末就來了,不然確實應該重新裝修下。」

夏語冰還沒說上話,來人就接連問了幾個問題,夏語冰都不知道先回答哪個好。此人看著有點臉熟,卻想不起來是誰,看著她叫陳亮為老陳,想必也是公司員工吧,卻能叫出自己的名字,腦海裡面卻是一片空白,想不起此人的名字,又不好意思問。畢竟人家叫出自己的名字,自己卻想不起來,似乎有點不大禮貌。

「我,趙婭婷呀,你真是貴人多忘事呀。」

趙婭婷?夏語冰愣了一下,陳亮的女友不就是叫這個名字嗎?怪不得自己看她有點臉熟。她怎麼來了? 夏語冰此時心裡一點準備都沒有,只能機械化微笑禮貌性的回應說:「哦……雅婷呀,剛還和老陳問起你呢……」

陳亮接過話茬說道:「你怎麼來了呀?」

「公司的年度申報有問題,我上來拿下材料。老陳,打你幾個電話都不接,怎麼回事呀?趕緊,將材料弄一份給我。算了,你要忙工作,我自己弄吧。我帶U盤了。」說完,趙婭婷轉頭對夏語冰抱歉的說道:「你看我現在還有點急事,你等下也要留下來,一起吃個飯哈。」

「好呀。」夏語冰隨口答應的說道。

「可要一定哦,」趙婭婷頭還朝著夏語冰說話,雙腿卻已經開始朝著辦公室移動,看起來趙婭婷的事情確實挺急的,剛走了兩步,又停住了,像是對夏語冰說,又像是自言自語的說道:「我差點忘記了,現在的辦公室是夏……」

夏語冰沒想到自己隨口的一句話,居然給我陳亮他們帶來不少的麻煩,不禁感到不安,打斷趙婭婷的話說道:「哎呦,我就是開玩笑,沒想到陳總還當真了,讓陳總騰地,我不就變成了鳩占鵲巢了嗎?我剛剛還和陳總說了,我來這邊就只是好奇,學一下新鮮事物。本來想獨立一個房間,這樣也不會影響你們正常工作,沒想到反而給你們造成了麻煩,真是不好意思了。」

「挪都挪了,也不是什麼麻煩的事,反正老陳也經常沒在辦公室,你瞧今天打了老半天電話,一個都沒接。你筆記本上是不是放在會客室了?」趙婭婷一邊埋怨陳亮,一邊往會客室走去。

陳亮一個激靈,從夏語冰身邊閃身而過,一邊叫住趙婭婷說道:「等等……」

夏語冰也反應過來了,此時陳亮的筆記本上應該還插著自己的那個U盤,也不知道莫海看到U盤是否拿走了,如果此時趙婭婷用陳亮的筆記本看到了可怎麼辦。夏語冰突然感到雙腿一陣打顫,感覺下一刻自己馬上就要身敗名裂了,小心髒撲通撲通的直跳。

「等什麼呀,我這個著急著呢。」趙婭婷沒有停住自己的腳步。

糟了,夏語冰心裡暗暗叫苦,眼看著趙婭婷就已經到了會議室門口了,此時陳亮就算追上了,也不知道用什麼藉口攔下趙婭婷。此時陳亮也是苦惱,平時趙婭婷都是出入自由自己的辦公室,現在想要攔住趙婭婷,卻不知道用什麼藉口,心裡越是著急,腦子就像斷電一般,一片空白。

就在這時,一個高大的身軀突然出現在了門口,擋在了趙婭婷的前面。

趙婭婷嚇了一跳,定睛一看,嬉笑的罵道:「莫海呀,你在會客室幹嘛呀,鬼鬼祟祟的嚇我一跳,哎呦,怎麼好意思呢,讓您洗茶具呢。」

莫海笑到:「沒事,又不是第一次了哈。」

陳亮和夏語冰幾乎同時都舒了一口氣。陳亮追上趙婭婷,越過趙婭婷的身體,進入了會客室,一邊抱怨著趙婭婷:「一驚一乍,像個瘋婆子一樣,也不看看會客室有沒有人就直接往裡面闖。叫你等等,還不聽了。」

被陳亮一頓搶白,趙婭婷緊跟著陳亮走進了會客室,說道:「什麼叫我一驚一乍的,我這個不是著急材料嗎?再說了,我剛才也沒看見會客室有人呀?」

陳亮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來,對著趙婭婷說道:「U盤給我。」

夏語冰也跟著走了進來,偷偷撇了一眼陳亮的筆記本,上面的自己的U盤早就不見了,趙婭婷站在陳亮旁邊,將U盤遞給了陳亮,陳亮臉色沉靜自若的接過U盤,插下自己的筆記本上。

莫海站在門口衝著夏語冰咧嘴一笑,問夏語冰說道:「怎麼這麼快就過來了,不看機台了嗎?我這個茶具還沒洗好呢。」一邊說著,一邊將茶水直接倒在門口的盆栽上。

夏語冰不知道U盤是被陳亮收起來了,還是莫海拿走了。按理說,陳亮如果一進來看到U盤不見了,臉色不可能像現在這麼鎮靜,那麼被U盤收起來的可能性會更大點。沒想到趙婭婷的出現,完全打亂了自己的計劃。陳亮的筆記本就在茶座主座的左手邊,莫海洗茶具的時候不可能沒看到U盤。自己老婆的U盤插在別人的筆記本上,莫海不可能一點想法都沒有吧,就算不拿走U盤,打開筆記本看一下什麼內容應該也會吧。等等,剛才陳亮的筆記本又關掉嗎?好像沒關吧?

夏語冰仔細回想著剛才莫海剛進來的時候,自己和陳亮的動作,似乎筆記本就沒合上,自己當時太緊張了,走得太急,不知道陳亮鎖屏了沒有了。如果陳亮沒鎖屏呢?

還有,莫海怎麼會突然就在門口擋住了趙婭婷?難道是在給陳亮爭取時間,讓陳亮去處理U盤?如果莫海已經知道U盤內容的話,那麼剛剛怎麼還對自己微笑,他不生氣,不難過嗎?還是隱忍不發,不想打草驚蛇?

夏語冰此時的心裡有太多的疑問和假設了,隱約覺得莫海剛才的微笑似乎另含深意,卻又毫無頭緒。 夏語冰只能將這些心思暫時先壓下,對莫海溫馨的一笑,嗲嗲了說道:「你來了,人家哪還有心思工作呀。快洗吧,我泡茶給你喝。」

「當眾撒狗糧呀……」趙婭婷接過話茬,打趣的說道。陳亮白了趙婭婷一眼,對於趙婭婷這種套近乎的方式,讓陳亮感到很不舒服,陳亮總覺得趙婭婷在奉承,在拍馬屁。陳亮明白趙婭婷羨慕莫海他們有錢的生活,自己何嘗不想,可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命運。陳亮不是文人,卻有文人的那種病根,孤芳自賞的清高讓陳亮內心不禁保持一種虛無的高傲,刻意和莫海保持一種神聖的距離,仿佛就是那種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境界。而趙婭婷的行為,無疑在玷污這種神聖的友誼。在陳亮眼裡,這是一種過分的熱情,刻意的親近,哪怕趙婭婷不是他,但是是他的女朋友,他未來的妻子,趙婭婷可以代表他。

陳亮拷貝好檔,遞給趙婭婷說:「趕緊,去辦了。」

趙婭婷接過文件,沒好氣的說道:「看看人家對老婆的,我這個還沒過門,就對我凶什麼凶。」

「你這不是著急檔嗎?原來,你不著急呀……」陳亮沒好氣的說道。

趙婭婷瞪了陳亮一眼,然後轉頭衝著莫海和夏語冰笑了笑說:「你看……我這……」

「沒事,你快去忙你的吧。」夏語冰介面說道,不知道為什麼趙婭婷的在場,讓自己很是不習慣,趙婭婷的離開這是自己求之不得的。

「那行吧,中午可要一定一起吃個飯哦,我趕緊先去處理下手上這事。」趙婭婷一邊說著,一邊對陳亮說:「好好招待人家哈。」

「知道了……」陳亮不耐煩的說到。趙婭婷白了陳亮一眼,又像一陣風似的走了出去。

莫海目送著趙婭婷走出了會客室,從茶座的主座上站了起來,對著夏語冰說:「茶具我洗好了,你過去那邊泡,那邊比較好泡。」

茶座的主座右手邊就是陳亮,莫海這是要讓自己坐在陳亮的旁邊呀。夏語冰看了一眼莫海,莫海此時已經站了起來,正要走過來和自己交換位置,似乎已經確定自己會同意他這個提示似的。

「這邊也可以呀。」夏語冰笑著說道。

「這邊,你不覺得拐手嗎?而且垃圾桶在對面,你也不好丟垃圾呀。」

「那好吧,」夏語冰被莫海說服了,此時的莫海已經走到了自己身邊,夏語冰站了起來,莫海順勢將夏語冰輕輕的摟抱了下,接著桌子的遮擋,手輕輕的在夏語冰的屁股上揉捏一把。

「討厭,」夏語冰嬌嗔的說道,沒想到莫海居然在陳亮面前對自己耍流氓,卻也不掙扎,只是微微慍怒看著莫海,似乎在說陳亮還在呢。

莫海的手在夏語冰的渾源富有彈性的屁股上揉捏幾下,似乎在驗證尋找著什麼,隨即就將夏語冰身體放開,說道:「陳亮,又不是什麼外人。」

「還說……」夏語冰嗔道,心想:本來在外人面前,莫海就很少和自己表現得親熱,更別說今天還直接耍流氓捏自己的屁股,別說自己感到不習慣,也許莫海也感到不習慣吧,所以摸了幾下,隨即就放開了。今天的莫海真是奇怪了。

莫海一放開,夏語冰就順勢繞過莫海的身體,走到對面,此時的陳亮眼睛都一直在筆記本的螢幕上,似乎完全沒看到莫海這些小動作。夏語冰看了一眼陳亮,陳亮的臉上微微泛紅,一口大氣都不敢出。夏語冰嘴角微微一笑,在陳亮旁邊的主座上坐了下來。陳亮的茶几本來就不大,放著一個筆記本,夏語冰坐下來,和陳亮也就隔著十來公分的距離。陳亮頓時感覺一股女人特有的清香撲鼻而來,整個人好像要窒息了一般,又像中了什麼迷藥一般,全身骨頭都酥軟了。即使是骨頭已經酥軟,但是陳亮感覺全身的肌肉都是蹦得緊緊的,動彈不得,好像自己隨便一個小動作,就是對唐突到眼前的美人一般。陳亮的眼睛只能放在筆記本的螢幕上,因為自己眼神只要稍微偏一下,夏語冰的身體映入自己的眼帘,陳亮覺得自己就會忍不住去偷瞄夏語冰那雙薄薄黑絲包裹的美腿。而夏語冰的老公就坐在對面,似乎隨時都能看穿自己的每一個小動作似的。

「這個也叫洗好了。」夏語冰坐下來,輕輕的瞪了莫海一眼,然後用開水重新燙洗了一遍茶具,檢出茶葉放到茶壺裡,洗茶,然後用纖纖玉手拿住養生壺,微微抬高,傾斜壺口,頓時一條水柱傾瀉直下,直接灌入茶壺裡面。夏語冰輕輕抖了下養生壺,水柱頓時好像變成一條蛟龍,繞著茶壺口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飛舞了起來,竟全部都灌入了茶壺,沒有一點灑出茶壺外,茶壺裡麵茶葉隨著水柱的動作攪動了起來,猶如一葉葉扁舟在洶湧澎湃大海上翻滾著。

「中午哪裡吃飯呢,剛才看你老婆趙婭婷的意思,好像是不準備和我們一起吃飯了。」莫海對著夏語冰的瞪眼,只能抱歉的微笑了,然後轉頭對著陳亮,看似不經意的提到。

「算了,讓她去忙吧,叫她吃飯反而為難她了,一定會心不在焉的。她這人就這樣,一定要先忙完手上的事情,等她一起吃飯,不知道等到什麼時候。晚上再聚吧,估計那時她也該忙完了。再說晚上能選的餐廳也比較多。中午,兩位就將就下,這裡是郊區哈~」陳亮覺得再不說話,自己可能要被憋死了,陳亮微微抬了下腳,雙腿感覺有點麻。在結婚前,他並不願意趙婭婷和莫海這種有錢人做太多的接觸。

「那行吧,冰冰,你想吃什麼?」顯然莫海也對趙婭婷的缺席不怎麼堅持。

「隨便吧,」夏語冰一邊將茶水置入公道杯,一邊笑著看著莫海和陳亮說:「你們決定吧。」

「要不去吃日本料理吧?」莫海不經意的說道。

夏語冰和陳亮不約而同的愣了一下,互相對視了一眼,又趕緊避開,顯然兩人都想起那天日本料理店的事情。

夏語冰心想:難道莫海要故技重施,可是剛才自己喝的咖啡不像是下藥的呀,莫海想要做什麼?就算陳亮那杯是下藥的,但陳亮也沒喝呀,他給了馮碩了,莫海也是看到的了。莫海到底想幹嘛?還是自己想多了,莫海只是簡單的想著自己喜歡吃日料,所以就這麼說了?

陳亮自然想著那日日料的事件能夠重演就好了,可是剛才夏語冰也說了,實驗已經結束了,那麼意味著就算去吃日料,也只是真的吃個日料。真是可惜了。

「大哥,這裡是郊區,哪有那麼高檔的日料店呀。」陳亮有點為難的說道。

「也不一定要高檔的,也許郊區的日料店會別有一番風情,就當做一種體驗,冰冰喜歡吃日本料理呀,找找看唄,你說是吧,冰冰。」莫海說道。

冰冰將茶水分出來兩杯,一杯先捧給了陳亮,接過莫海的話,對陳亮說道:「那你找找看,有就去,沒有就算了。老實說,高檔的日料店我還真有點去膩了。小店偶爾可以試試。」

陳亮受寵若驚雙手接過冰冰的茶盞,小心翼翼的,生怕一不小心就碰到夏語冰那雙冰清玉潔的手指。陳亮低著頭,恭敬的接過茶盞,淡淡的茶香混著夏語冰手上的余香,撲面而來,陳亮不由自主的說了一聲「真香」。可是此時夏語冰的手還沒抽回去,雖然隔著陳亮還有一段距離,但陳亮是低著頭說了這句話,表面上是在說茶香,但說是讚美夏語冰的手香也不算是什麼奇怪的事情。陳亮說完也馬上意識道自己唐突了,趕緊將茶捧起來細細的品了起來。

這功夫茶,確實比平時自己泡的別有不同。

莫海似乎沒有在意陳亮的話,見冰冰也同意了,一邊從手裡接過夏語冰的茶,細細的品了一口,然後說道:「要不要叫一下馮碩?」

夏語冰心理咯噔一下,原來是衝著馮碩來的,可是莫海雖然認識馮碩,但也僅僅只是認識,並沒有什麼深交。陳亮不一樣,莫海和陳亮有著深厚的情誼,莫海也沒怎麼將陳亮當做外人來看,對於夏語冰來說,陳亮的風險是可控的。現在如果讓馮碩參與進來,事情將大大不可控。莫海不會真的要對馮碩催眠吧?

「莫總,你這就過分了,」陳亮放下茶杯,笑著對莫海說到:「兄弟,我就這個獨苗,你還想挖走呀。再說,馮碩是我親自帶的徒弟,是你能挖得走的嗎?」

「你話就有點說大了,只要鋤頭舞得好,哪有牆不倒。再說,反正也就一個月的事情,你和馮碩統統歸我了。我也是未雨綢繆呀。」莫海不客氣的說。

「還真有一家日料店。」陳亮看著手機搜索的結果,說道:「馮碩也不喜歡吃日料呀,求莫總高抬貴手哈。」

「冰冰在此,馮碩只能選擇去吃或者不去吃,沒有權利選擇去吃什麼,只有日料,愛來不來。啊,我去問問他,順便問下他願不願意提前過來交流下。」莫海嬉皮笑臉的說道。

陳亮幾乎要站起來了,莫海已經跳起來,幾乎是跑著出去了。陳亮只好忍住,將剛站起來一半的屁股又坐了下去,本來陳亮就不相信莫海會挖自己的人,也不相信馮碩會不和自己打招呼就走。現在夏語冰已經沒打算繼續實驗下去了,自己對這場中午聚餐本來也沒什麼期待,不如順水推舟犒勞下辛辛苦苦跟著自己的馮碩也是份內之事。更關鍵的是,現在難得能坐著和夏語冰什麼近的距離,怎麼說自己也捨不得離開的。就在剛才自己稍微一站一坐的動作,感覺自己的腿離著夏語冰那雙黑絲襪大長腿又更進了一步,和夏語冰的距離又縮短了一點點。

莫海去找馮碩,夏語冰腦海裡面第一個浮現出來的是念頭是:莫海可能去找馮碩進行催眠了,要不要出去阻止?怎麼阻止?但是萬一莫海沒下藥呢,也不是去馮碩催眠呢。不對,以莫海的謹慎,應該不會在這裡就對馮碩催眠,他需要一個比較封閉的場所,難道這個就是他邀請馮碩的目的?不行,不能讓馮碩參與進來。

夏語冰將陳亮的茶杯收了回來,倒掉殘渣,重新沏了一杯,捧給了陳亮,陳亮趕緊放下手機,雙手過來接。夏語冰卻沒有放手,而是雙目圓睜,微微嗔怒的說道:「你剛才說什麼真香呀?」

「冰冰姐……茶香,茶香,別誤會了……」陳亮沒想到自己一句話居然就被夏語冰抓到了,額頭的冷汗都冒了出來。

「哦,那我誤會了,我還以為你誇我……真香呢」夏語冰淡淡的說道。

「冰冰姐……」陳亮摸不到頭腦。

「我剛手機上收到上一次的實驗報告,資料錯了,實驗算是失敗了,」夏語冰打斷陳亮的話,一邊思索著,一邊說道:「嗯,沒錯,資料完全是錯的,恐怕只能重新來了。」

「真的?」陳亮差點雀躍的挑了起來,還好壓抑住了自己的情緒。

夏語冰轉過臉,看了外面一眼,窗外只能看到馮碩,莫海正好被牆擋住了,但是看著馮碩一句話都沒說,只是時不時的點頭,似乎很是認可莫海的話。哎,沒辦法,一定要阻止馮碩參與進來。夏語冰回過臉,對陳亮說道:「之前的實驗,潛意識裡面我知道只是演戲,只是配合,並不是人物的真實心理。」夏語冰隨便找了一個原因,敷衍地說道。

「也有我的問題,經過你那天的輔導,我確實覺得自卑是我的最大問題,自卑也讓我沒有好好配合你,應該說主要還是我的問題。上次你說會繼續幫我克服心理弱點,是真的吧?」

夏語冰心想,陳亮你倒是背鍋小能手,主動抗責了哈。自己確實想過要幫助陳亮,主要是莫海的陳亮人格無疑正在模仿陳亮,幫助陳亮,也算是在幫助莫海。

「所以我剛才問你說什麼真香呀?難道你連誇讚美女勇氣的都沒有嗎?」

「可,莫海在……」陳亮為難的說道。

夏語冰明白了,陳亮的自卑似乎都因為莫海,陳亮一生以莫海為對手,卻沒有一件能比得過他的,這種自卑,是一種反射性自卑。

「上次,實驗失敗的另外一個原因,就是因為莫海不在場,作為莫海老婆的真實心理也無法表現。難得莫海今天也在,我也想試試……被莫海的朋友……調戲的感覺?」夏語冰一邊思索著,不斷應變著陳亮的疑問,一邊說道:「難道,調戲……莫海的老婆,不……會.讓.你.有.成.就.感.嗎?」夏語冰軟言軟語說道,最後幾個字幾乎是一字一字的慢慢從夏語冰櫻桃小嘴吐了出來,化作一個個小泡泡,飛到陳亮的臉上,炸開。

陳亮愣住了,或許這是唯一有機會在莫海面前找回自信的方式,縱然輸了莫海千百次,只要贏了這一次,那其他也不算什麼事了。等等,莫海一直待自己不錯,自己和他老婆搞在一塊,所謂朋友妻不可欺,自己這樣還算是做兄弟的嗎?但是之前在夏語冰辦公室的時候,自己怎麼沒想到朋友妻不可欺呢?現在事情自己已經做了,一件是做,二件也是做。再說,自己也是配合他老婆的實驗,最重要的是夏語冰實在太吸引人了,即使她不是莫海老婆的,能夠一親芳澤,恐怕也夠自己吹一陣子了,何況她還是處處比自己強的莫海老婆。不行,莫海知道了會不會弄死自己?

夏語冰見陳亮猶豫不定,一聲不吭,不敢搭話,顯然剛才自己說的話已經刺中了陳亮心裡要害,只是沒有完全解除陳亮的顧慮,確實需要給陳亮一點時間,夏語冰將茶往前送了一下,說道:「再不喝茶就涼了。」

再不喝,茶就涼了?陳亮並沒有去接過夏語冰的茶,只是反覆回味著夏語冰的這句話。

夏語冰見陳亮也不接茶,依舊沉浸在他的世界裡,就打算要將茶放下,捧茶的手有點酸了。

「別……」陳亮一手捧住夏語冰的雙手,將夏語冰溫軟的小手抓著抱著不放。

夏語冰心裡一顫,萬沒想到陳亮還對自己動手了,被莫海看到了還得了,心裡又急又羞,本能的抽回來了,陳亮也沒使勁,只是捨不得的抱著,夏語冰手一抽,一下就抽了出來。

夏語冰馬上後悔了,莫海看到了不正更好,正好可以刺激激怒莫海嗎?好不容易,老實木頭的陳亮終於對自己動手動腳了。

夏語冰的手突然的抽離,可苦了陳亮。茶杯直接落在陳亮的手裡,茶杯直接傾倒了,少許的茶水滴在陳亮手掌上,還好放了一陣的茶,溫度沒那麼高,陳亮還是輕輕啊了一下,本能縮回手,茶杯也徹底摔到了茶桌上,杯子裡面的水全灑出來了,在桌子上肆意的流淌著。

「對不起」夏語冰抱歉的說道。

「水不燙,沒事,該說對不起的是我……我有點太……我看你手要放下,我一緊張,以為你不讓我參加這個實驗,就本能的去……我不是故意的。」陳亮抱歉的說道。

夏語冰明白了,陳亮以為自己不滿意陳亮的態度,剛才自己手太酸要放下茶杯,讓陳亮以為自己對他不耐煩了,想要放棄他參加這個實驗了,本能的去抓自己的手,並非有意對自己動手動腳的。

「是因為趙婭婷?」夏語冰試探的問道,陳亮猶豫了這麼久,恐怕是擔心趙婭婷吧。夏語冰突然絕得自己是個小三,是個壞女孩。或許不應該找陳亮,可是莫海的另外一個人格就是陳亮。對了,莫海現在正在接觸馮碩,馮碩會不會成為莫海的第三人格?不行,事不宜遲,這件事情需要就在陳亮這裡打住,絕對不能讓馮碩再參與進來。

趙婭婷?陳亮心理咯噔了一下,從開始到現在自己就沒想過趙婭婷,自己是怎麼了?因為彩禮的事情,自己一想到趙婭婷心理就煩,雖然這不是趙婭婷的問題,是自己的問題。可是自己賺不到錢,能怎麼辦?一想到趙婭婷的事情,陳亮就本能的直接跳過。

趙婭婷是陳亮的初戀,也是陳亮第一個女友,也是最後一個女友。陳亮這麼想,自己絕對不會辜負趙婭婷的,可是在夏語冰面前,曾經自己的誓言似乎只是沙灘上一層細沙,隨時都會變得無影無蹤。

自己愛趙婭婷嗎?陳亮之前確定,現在不確定,因為剛才自己根本就沒想到趙婭婷。

陳亮心想:自己和趙婭婷恐怕已經變成親情,習慣了吧?陳亮和趙婭婷的結婚議程似乎就是一種水到渠成,彼此之間覺得是時候給兩人的愛情畫個句話了,自然分手不是選項,那結婚就成了唯一的選擇。

可是,夏語冰出現了。她還是莫海的老婆。難道自己要放棄這樣機會,自此守護著平凡的愛情,白頭終老?

自己只是凡人,平凡的男人。

陳亮嘆了口氣說道:「不是。只是要在莫海前面,我……」

夏語冰明白了,陳亮在莫海面前還是沒膽量,看起來還是自己多慮了。「那行吧,等你準備好了,我們再說吧。那個U盤還在你那嗎?」

「是呀,我還沒拷貝呢……」陳亮拉開自己前面的茶桌的抽屜,那個熟悉的U盤還靜靜的躺在裡面,壓在一堆文件的上面。陳亮以為夏語冰想要取回U盤,依依不捨的說道。

「沒事,那等你拷貝好了再說了吧。」夏語冰淡淡的說道,心想:還在你那呀,那就多放你這幾天,怎麼讓莫海自己主動的來拿呢?

等你準備好了再說?陳亮反覆咀嚼著這句話,夏語冰這句話的意思是對自己失望了嗎?

「那我隨時準備好了,隨時都可以開始嗎?」陳亮維維的問道。

夏語冰愣了一下,不知道陳亮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不過一個老實人,能有什麼壞心思呢?夏語冰嘴角露出微微一笑,笑著說:「可以呀,你這個筆記本有攝像頭吧?」夏語冰突然注意到陳亮的筆記本前面有個攝像頭,心想剛才陳亮手抓自己的手的動作,如果被拍下來了,然後莫海不小心在陳亮的筆記本上發現了,那又如何?至於如何讓莫海不小心發現,夏語冰此時心裡已經有了一個想法。

「冰姐的意思是現在就開始錄影錄音嗎?」之前陳亮就知道這個實驗還要錄影錄音了,見夏語冰主動提起自己筆記本的攝像頭,自然想到是錄影之用。

「哦……」夏語冰心想:現在就開始?心裡有點猶豫,畢竟馮碩在這裡,有了。夏語冰靈光一閃,繼續說道:「你不是說隨時準備好,隨時開始嗎?那這樣就得提前弄好錄音,剛好看到你的筆記本有攝像頭,想著也許錄影的效果或許比錄音的效果好。只是這件事不能讓……」

「不能讓莫海知道,否則影響實驗資料是嗎?這個我明白」陳亮搶著說道,他也不想莫海知道。

「主要,馮碩也不能知道,最好……支開他」夏語冰終於說出了自己的最想說的那句話。

「明白,那我現在就調好攝像頭,不然等莫海他們進來……」

「嗯,好的,要不要我將剛才的話再說一遍,也錄進去,以免將來你在莫海面前不好交代。」夏語冰眉頭一挑,挑釁的說道。

「不用,不用。」陳亮擺了擺手說道。

「真的不用嗎?」夏語冰戲謔的說道,突然夏語冰啊的一聲站了起來,原來剛才打灑的茶水在茶桌上,順著桌子的紋路,一路留到了夏語冰這邊,順著夏語冰桌沿慢慢的滴了下來,正好滴落在夏語冰的大腿上。

陳亮趕緊從桌上拿過紙巾,抽了幾張,遞給夏語冰,兩眼卻是火辣辣看著夏語冰的雙腿,薄薄的絲襪上都是黑色,水漬看起來卻不是很明顯,不知道水滴在哪裡了。眼前的畫面,陳亮恍如隔世,似乎哪裡見過似的。是的,曾經就在夏語冰的辦公室,陳亮就這樣坐在椅子上,夏語冰站著,夏語冰慢慢一步步的走到陳亮面前,雙腿繞過陳亮的左膝,要不是陳亮比較腿短,夏語冰可能就是直接坐在陳亮的腿上。而此時的夏語冰和之前不同的是,穿著絲襪,還是那雙大長腿,站在自己的面前,只是沒有走了過來。

夏語冰狡黠的微笑了,就像一隻狐狸,一眼就就看穿了凡人的小心思,又重新坐了下來,也不去接陳亮手裡的紙巾,也不不去拿桌子上的紙巾,只是靜靜的坐著。桌子上的水滴依然在重力的作用下,在陳亮的凝視之下,慢慢凝聚成一顆較大的水滴,然後墜落,掉在夏語冰柔滑的絲襪上,炸出一朵不那麼明顯的小水花。水滴不大,再加上絲襪的柔滑效果,夏語冰並沒有感到特別的涼意。

陳亮出神羨慕的看著水滴的動作,停在空中的右手攥著面巾紙,顯得額外的突兀和尷尬。夏語冰這才張開櫻桃小嘴說道:「實驗,就要靠你自己來爭取了哦。這個也是克服你自卑的一個考驗。」

陳亮愣了一下,馬上哦的一聲,眼神裡面透出喜悅的神色,似乎有點明白了。陳亮順手將手上的紙翻過來,殷勤的將桌子上的水漬擦了乾淨,整個過程眼睛始終沒有離開夏語冰的那雙迷人的雙腿,那薄薄的黑絲包裹著細緻的大大長腿,不看也還罷了,看了之後,哪裡還能再挪開了。陳亮擦乾淨了桌子,顫抖的將手往下伸去,要去擦夏語冰腿上的水漬。

夏語冰卻一手擋住,陳亮不明白了,疑惑看著夏語冰,難道剛才主動爭取的意思,不是讓自己主動一點嗎?

「先弄好攝像頭呀……」夏語冰一邊將倒掉的茶杯收過來,一邊淡淡的說道。

「好,好,」陳亮連連的答應著,迅速的將攝像頭調整好,可惜筆記本怎麼調也調整不到合適的角度,只能照到夏語冰上半身,如果要照大腿的位置除非夏語冰站起來。陳亮為難的看了看夏語冰,夏語冰已經重新沏好一杯茶,遞給陳亮,看到手機螢幕上正顯示是自己的上半身。夏語冰突然有一種被人偷拍的感覺。

「調好了?」夏語冰柔聲問道。

「好了,只是角度只能這樣了。」

「可以吧,」夏語冰知道筆記本的攝像頭不好調整,只能作罷剛才的計劃,將茶奉到陳亮面前,嗲嗲的說道:「香嗎?」

夏語冰只在莫海面前用這種語氣說過,現在居然自己對陳亮也用這種撒嬌的語氣,讓陳亮頓時心猿意馬,浮想聯翩。

「真香,茶真香」

夏語冰輕輕的嗯的一聲,注視著陳亮。

「手也香,」陳亮顫抖的補充說道,眼睛仔細的凝視著夏語冰的雙手,小心翼翼的抓上夏語冰的玉手,生怕自己一個大動作又將即將到手的蝴蝶給嚇走了似的。

夏語冰偷眼撇了一眼陳亮筆記本的螢幕,陳亮已經將錄影最小化,筆記本畫面上看不到是什麼,但攝像頭的位置應該正好可以將陳亮握住自己的手的姿勢完全拍攝進去。

「人不香嗎?」夏語冰嫵媚的笑著說道。

夏語冰任由陳亮抓著自己的小手,陳亮的手比莫海的小一些,摸起來似乎比較粗糙點,可能和陳亮從事的工作要摸機台有關係吧。夏語冰第一次用心的感受陳亮的撫摸,大腿上的水漬似乎也慢慢浸透了絲襪,大腿內側現在不禁感到一陣涼意。現在,攝像頭調好了,自己也該兌現諾言了吧,讓陳亮來擦乾自己的大腿了吧?

突然,陳亮從自己手裡拿走了茶杯,轉過頭去,看著門口,輕輕抿了一口。

莫海正牽著馮碩的手走了回來,看起來剛才兩人相談甚歡。夏語冰見馮碩也一起進來了,只能悻悻的將手收了回來,對莫海笑了笑,然後多洗了一個茶杯出來,給馮碩沏上了一杯。

莫海興奮的說道:「可是你說的,只要馮碩願意跟我走,馮碩明天就去我那上班了哦。」

馮碩一邊雙手接過夏語冰的茶杯,先對夏語冰道了聲謝謝,這才轉頭對莫海和陳亮說道:「莫總,不帶你這麼玩,剛才不是說好只是過去培訓,不,交流一下嘛,而且這件事要老大點頭。」

莫海也接過夏語冰捧過來的茶杯,輕輕抿了一口,笑著說:「我說,你陳總敢不答應嗎?再說,陳總可是剛才就答應的了,現在你也答應了哈。」

「我哪裡答應了哈。」陳亮其實並不是很擔心莫海會將馮碩挖走,他想不到莫海挖馮碩的理由,二來也不相信馮碩會這麼容易背叛自己,即使要去莫海那邊,也會先和自己商量下的。

夏語冰輕輕拍了一下莫海的手背,然後溫柔的對馮碩說道:「別逗年輕人了,現在項目我也入股了,也算半個老闆……娘了,」說到這裡,夏語冰臉色微微一紅,心想:陳亮是老闆,自己居然自稱老闆娘。好在只是口誤,眾人似乎也沒發現,夏語冰一轉頭看著莫海笑著說:「膽子變肥了,敢挖我的人了哈?」

莫海將茶杯一放,無奈的攤攤手說道:「得,老子還是再忍一個月得了。」

馮碩驚奇的看著夏語冰,沒想到夏語冰的一句話就讓莫總放棄了。看來夏語冰和莫海交情匪淺吧。馮碩懷疑夏語冰就是馮碩的老婆,只是不好意思問,因為老總的關係都是很複雜,萬一是老總的情人,問起來就尷尬了。馮碩是一個好奇心不重的好孩子。

夏語冰拿過馮碩剛喝完的茶杯,又給他沏了一杯,說道:「剛才莫總只是和你開玩笑的,其實就是看你有沒有時間,中午一起吃個飯。」說完這話,夏語冰轉頭和陳亮對視了一下。

陳亮會意,沒等馮碩說話,就接著開口說:「老吳的那批機器調試好了嗎?」

「還沒呢,」馮碩有點糊塗了,老吳的那批機器不是零件還沒到嗎?不是下周的事情嗎,怎麼老大現在就提起來了,老大是在暗示什麼嗎?

「那你要抓緊時間弄下,可不能像今天這樣,演示的時候掉鏈子了,還是冰姐也不算什麼外人,不會怪你。老吳他們就不一樣,弄不好,這單又得丟了。」

「哦,我會注意的,我中午吃完飯回來,明天早上之前調試好今天的機器。」

「那老吳的呢?」

「老吳的?」老吳的設備零件都還沒到,神仙也弄不好呀。馮碩仔細回味著剛才陳亮的話,突然領悟過來了,冰姐不是什麼外人,似乎在暗示著什麼?老大的意思,是讓我不要摻和進來,不該知道的不要知道?想到這裡,馮碩試探的說道:「老吳有點麻煩,恐怕中午我得呆在公司忙活了。」

「那就只能辛苦下二馬了,下次再和莫總吃飯了,有冰冰再此,何愁吃不到莫總的飯呢?」陳亮見馮碩已經明顯自己的意思 ,順水推舟的說道。

莫海一臉為難的說:「話雖然這麼說,就不能和老吳說下,設備推遲下,變通下或者冰冰的那些演示設備可以推遲下,將時間騰出來弄老吳的設備,冰冰的演示並不是那麼著急。」

看起來莫海還是堅持要讓馮碩參加聚餐。

「這樣吧,你先去看看看老吳的設備還差多少,看下能否叫個人來幫你弄下。我們在這等你,一起吃飯。快去,看看設備,不要讓莫總等久了。」陳亮吩咐馮碩說道

「誒,我這就去。」馮碩會意,向莫海和夏語冰告辭了下,夏語冰見莫海這麼想留著馮碩一起吃飯,心裡更加確定自己的猜測,自然不會挽留。莫海倒是想要挽留一下,也知道去看看設備只是一種說辭,等馮碩走出個房間等下就找不到人了,可陳亮的說辭合情合理,似乎沒有給自己任何空間,只能目送馮碩走了出去。果然馮碩一走出會議室,沒有走向機台,而是直接走出了車間。

馮碩走了出去之後,房間之內是剩下陳亮,莫海和夏語冰三人。夏語冰依然是給陳亮和莫海沏茶,自己卻是不喝。莫海看著茶杯,好像在仔細品味著茶葉。陳亮看了莫海一眼,又看了夏語冰一眼,猶豫了一會,從桌上拿過紙巾,抽了兩張。夏語冰將陳亮茶杯收了回來,從公道杯中再給沏了一杯,眼見著陳亮的抽紙的動作,不禁想到:陳亮該不會在此時拿紙巾幹嘛,難道是用想紙巾擦自己的大腿?這個是剛才許諾給陳亮的,陳亮不會這麼大膽吧。反正現在房間也就他們三人了,如果陳亮敢這麼大膽,也正好逼著莫海面對現實。只有有桌子的遮擋,如果陳亮的動作巧妙一點,恐怕莫海未必能發覺,如果莫海沒發覺,自己不是被陳亮白摸了嗎?

想著,想著,夏語冰不由得有點分神,沏給陳亮的茶杯不覺滿了,溢出來的水順著桌子的紋路移動,夏語冰知道不多久這些水就要順著桌子的紋路滴下來,然後又滴在自己的大腿上。擦還是不擦呢?

陳亮本來信心滿滿的,以為自己一定可以可以找到機會趁機調戲一下莫海的老婆夏語冰,可是當莫海走進來之後,心中的那種忌憚膽怯就油然而生,此時的自己的心跳已經遠遠超過他這個年紀所能承載的符合,畢竟自己已經不是乳臭未乾的愣頭青,可是內心對夏語冰的慾望卻比年輕小夥更加熱烈。抽過紙巾,將紙巾住在手上,想著借著桌子的遮擋,夏語冰又離著自己這麼近,偷偷伸手過去,將手放在夏語冰的大腿上,應該莫海是不會發現的。即使發現,似乎也不用怕什麼,自己不是配合夏語冰研究嘛?莫海只是默默的低著頭品著茶,連頭皮也沒抬一下,更不用說仔細去看對面了。即使這樣,陳亮還是緊緊賺著紙巾,不敢越雷池一步。

眼見著自己的茶杯裡面的水滿了,溢了出來,流在桌子上了,夏語冰卻好像還發覺了,陳亮看了看夏語冰,似乎覺得夏語冰在給自己暗示,桌子上的水流到桌子的邊緣,然後順著桌子滴下來,需要一段短時間,這個段時間就像夏語冰給自己的倒計時似的,如果在水滴下來之後,陳亮是沒有行動的話,自己就算出局了嗎?陳亮心一橫,大不了被莫海揍一頓了,一邊盯著莫海,一邊慢慢的將手了過去。

夏語冰還在猶豫著要不要拿紙巾擦一下桌面,眼見著桌子下一隻手攥著一張皺巴巴的紙慢慢向著自己的大腿伸了過來,夏語冰只能屏住呼吸,一動不動,生怕驚動了好不容易要上鉤的魚兒。

10厘米,9厘米,5厘米……

紙巾終於觸碰到了,夏語冰的黑色絲襪。夏語冰似乎已經可以感覺道陳亮那雙炙熱的手掌發出的熱氣,準備迎接著陳亮粗糙的手掌的撫摸。

就在這時,莫海嘆了一口氣,抬起頭說道:「這茶葉還是差點,下次我帶點過來,讓冰冰在給你……我們泡上一道。」

桌子下的那隻手就像剛咬鉤的魚兒被湖面突然丟進的小石一嚇,頓時迅速四處逃散。

「行呀……」陳亮額頭的冷汗都冒了出來了。

「奇怪了,你以前不是不喜歡我給你東西嗎?今天太陽是打西方出來了呀。」莫海絲毫沒有發現異常,調侃的說道。

夏語冰舒了一口氣,心情複雜的將陳亮的那個茶杯,小心翼翼的捧起來,傾倒一些茶水在茶盤裡,然後再捧給陳亮,直接放在陳亮的面前,不待陳亮去接,就又開始拿過莫海剛喝完的茶杯泡了起來。

陳亮看了夏語冰一眼,見夏語冰沒有在親手將茶捧給自己接,似乎不是很滿意剛才自己的行為,只能心中暗暗懊悔著,討好的對莫海說道:「不是有冰冰嗎?以前堅持的原則,也只能做些改變了,只是適應重要點時間哈,不要給我太好的茶,太好的茶,我怕一下捨不得喝。」說完,陳亮哈哈爽朗的笑了起來,一邊偷眼看了夏語冰一眼,希望夏語冰可以諒解下自己。

「就怕你喝了好茶之後,就回不去了。話說,你真要把辦公室讓出來給冰冰呀。」莫海道。

好茶,不會是是說自己吧?夏語冰心裡顫抖了下,原來是一滴水滴順著桌面滴了下來,滴在大腿上,雖然已經做好了心裡準備,但是水滴滴下來的時候,那種不預期的時間撞擊還是給夏語冰一種意料之外的悸動。

「都說不要了。」夏語冰接過話茬,似乎沒有理會陳亮的話,只是占用別人的辦公室不是自己的風格,自己萬分不願做如此之事,不得不反駁一下。

「沒事,反正我辦公室也沒怎麼用。」陳亮難得有一次獻殷情的機會。

「我倒是有個建議,」莫海似乎早就預見這種結果,說道:「其實陳亮你也不用搬出來,冰冰想要獨立的辦公室,只是想低調點,有個隱私罷了。這樣,正好裝修也是我公司的業務,看在冰冰的面子上,我將你辦公室重新簡單裝修下,分割成兩個辦公室,陳總你一個,冰冰你一個不就好了?」

「這怎麼好委屈了冰冰呢?」陳亮還是不同意。

夏語冰笑而不語的看著莫海,以自己的莫海的瞭解,莫海肯定已經做好了陳亮拒絕的準備。

果然,莫海繼續說道:「工程我全包,不要你出一分錢,一周內全搞定,另外我們約定順延一周,這樣的條件你還拒絕,那就當我沒說。」

沒等陳亮回答,夏語冰就嗲嗲對莫海說道:「那就代陳總謝謝莫總了哈。不過我也也有條件,這一周,莫總可要親自來監工哦,一周後,你老婆可是要親自驗收的哦。」夏語冰心想:只要莫海過來監工,害怕沒機會讓他知道陳海抽屜U盤的事情。

「那必須的。」莫海一口答應道。

「失陪下,我去下洗手間。」夏語冰感覺滴的茶水似乎已經浸透了絲襪,感覺雙腿之間涼颼颼的。是時候去洗手間整理下了。

「我帶你去吧。」陳亮自告奮勇的說道。

夏語冰看了莫海一眼,說道:「好吧,正好這裡不熟。」

陳亮一前一後的走出會議室,走出了車間,走廊的盡頭就是洗手間了。兩人一路走著,都沒有說話,長長的走廊只有高跟鞋登登登的聲音。

眼見著洗手間就在眼前,夏語冰就要拐角走了的時候,陳亮突然叫住夏語冰,問道:「我是不是出局了?」

夏語冰自然明白陳亮口中的出局是什麼意思,輕輕的微笑了說道:「戰勝自己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理解莫海帶給你的壓力,或許你可以換下方式,比如說那個U盤。」

「那我該怎麼做呢?」陳亮追問道。

夏語冰笑著沒有說話,而是踩著高跟鞋登登登了走進了女洗手間。

就在陳亮茫然的看著夏語冰的背影的時候,手機上突然傳來了夏語冰的一條微信資訊:「只要你不要將你茶桌下面抽屜里的U盤讓莫海發現,我什麼都聽你。」

陳亮的手機興奮的差點從手上掉落下去,仔細回味著夏語冰微信的文字,有了上次在辦公室夏語冰的接觸,對於這個心理醫生不按套路出牌,陳亮早就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只是原本放棄了,失望的心突然被點燃了一般,就像一個落班的考生突然被宣布中了狀元一般,那種心理的期望是遠比原來得到就考中更來得興奮。只是此時陳亮心裡卻不知道讓夏語冰聽自己什麼。突然想起辦公室,夏語冰還欠著自己的一個承諾,想了想,就顫抖的在微信上回復道:「我想要你今天穿的內褲,你之前許諾的。」

內褲?夏語冰此時正在為濕漉的絲襪發愁,只能用紙巾擦乾下,看到陳亮的微信資訊,依稀記起上次辦公室的事情,好像自己確實說過,但是這裡是車間,人來人往的,萬一被人發現豈不身敗名裂?再說,自己已經通過微信將U盤的位置傳遞出去,相信莫海監聽自己的微信一定會看到資訊的,沒必要繼續滿足陳亮的要求吧?可是畢竟是自己承諾的事情。

夏語冰沒想到的是,在這裡,郊區認識的人不多,在辦公室,認識她的人更多,這裡怕身敗名裂,辦公室為何自己就不怕了?

陳亮見夏語冰不再回復資訊,心裡不禁忐忑了起來,暗暗憂慮自己要求是不是太過分了,夏語冰會不會告訴莫海。原本自己也不怎麼擔心的,畢竟自己有U盤在手,可是夏語冰遲遲不回復,自己這種擔憂就越來越濃。

就在陳亮等得不耐煩,甚至有點擔心夏語冰已經不在洗手間的時候,夏語冰這才走出了洗手間。一雙大長腿還是被薄薄的黑絲緊緊包裹著,從外表上和進洗手間之前沒什麼差別。陳亮失望極了,原本以為上次在辦公室,夏語冰都主動脫掉絲襪,這次夏語冰黑絲已經濕了,夏語冰就算不會滿足自己的要求也會將絲襪脫掉了吧。

陳亮失望的看著夏語冰一步一步的走進自己,卻好像完全沒看到自己,徑直從自己身邊走了過去。陳亮心想:一定是自己剛才的資訊得罪了夏語冰,可是明明上次在辦公室自己的行動上明顯過分多了,今天自己也只是發個資訊而已,怎麼回事?

「那個……」陳亮想不通,又不甘心不捨得就這樣了,陳亮叫住了夏語冰卻又不知道說些什麼。

夏語冰停住了腳步,緩緩的說道:「上次是我配合你,不算,之後要你自己爭取哦,再說以後我們辦公室在一處,你還怕沒有機會嗎?」

夏語冰心想:恐怕不用等到辦公室重新裝修好,只要莫海拿到U盤,事情就解決了吧。說不定自己上洗手間的時間,莫海早就行動了吧。想到這裡,夏語冰露出了一切盡在掌握的微笑。

夏語冰一邊走,一邊輕輕用手撫順了自己套裙,手壓著的屁股慢慢往下移動,內褲還在。夏語冰突然想起了,莫海之前在會客室擁抱自己的動作,也是這麼摸著自己屁股往下遊走:莫海在檢查自己內褲還在不在!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