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神之崩亂 (1-2) 作者:978967534

簡體

. book18.org

【原神之崩亂】 book18.org

作者:9789675342021年5月8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book18.org

第一章 雨幕 book18.org

暴雨,夜晚,盜寶團營地。 book18.org

這裡是臨近璃月港臨時搭建的一個小場地,三個肌肉結實,身上挂彩的大漢臉色陰沉,在帳篷內來回踱步,時不時的轉頭看著地上重傷陷入昏睡中的同伴。 book18.org

「媽的,本來只是一次普通的生意,誰知道被璃月港總務司和冒險家協會提前截取消息,財寶沒了不說,命也差點給丟在了那。」頭上戴著羽帽,身形精瘦,臉上掛著一道刀疤的男人一屁股坐在篝火旁,憤憤地在地上罵道。 book18.org

另外兩位男人沉默以對,乾柴在烈火中發出吱呀的聲音,與外面的雨聲交織出營地內的氣氛。 book18.org

這時,身形最為魁梧的男人猛地抬頭望向天空,只見一道模糊的身影穿過雨幕,靈巧地落在了其中身形最為魁梧的男人手上,鴿喙輕輕地碰著他手上的玉扳指。男人熟練地將信取下打開,並將信鴿收回扳指。所有人都聚集了過來,緊緊地盯著老大的臉。 book18.org

少頃,男人搖了搖頭,「這次是總部出了內鬼,消息稱最近冒險家協會聯合璃月,對我們進行嚴密打壓,有總部的成員無法抵抗壓力,加入了他們的陣營,泄露了我們的情報。」 book18.org

「果然就是總部的問題,我說怎麼會那麼巧。那幫飯桶只知道讓我們挖挖挖,連最基本的情報都做不好,如果不是他們中出了內鬼,四弟也不會重傷,也差點連累我們死神小隊全軍覆沒。」羽帽男子眼裡閃過狠辣,繼續罵道,「如果老子能活著回去,一定要讓他們知道什麼叫生不如死。」 book18.org

「掩蓋區域的結界一會兒就要失效了。」戴著斗笠,蒙著面罩,肌肉虯結的大漢瓮聲說道。「總部有給撤退的方案麼?」 book18.org

「二哥,就他們那幫水準,不幫倒忙已經算仁慈義盡了,你認為他們還會給你救援方案?」羽帽男子嘲諷道。 book18.org

「好了!三弟,現在說這些還有什麼用」,男人沉聲喝道,「當務之急是擺脫困境!四弟昏迷前讓我們繞回琥牢山,已經爭取了很多時間。雖說現在暫時安全,但是憑天權的智慧和那位伴星的無情,我覺得不出一會兒我們就要暴露。至於方案,總部讓我們想辦法回到天遒谷,那裡自會有隊伍會接應我們。」 book18.org

「七星之一親自操盤,半仙一路追殺,怎麼看都是一場蓄謀已久的棋局。嘿,要是老子這回能活著,有機會一定要操死那個射箭的小娘皮。」羽帽男舔了舔嘴唇,雙目帶著淫光說道。 book18.org

男人搖了搖頭道,「能先活下來再說吧,四弟估計快醒了」,他不再繼續這個話題,兩條濃眉緊皺,思考著接下來的對策。 book18.org

死神小隊,是盜寶團里的王牌小隊,在提瓦特大陸各個地方興風作浪,無惡不作。與這支盜寶團打過交道的冒險團和行商隊伍,男的非死即傷,女的多數被姦淫為樂。實然是許多人恨之入骨的對象。但其中的4個成員個個強悍無比,都有著堪比甚至超過攜帶「神之眼」的人類的實力,一般的冒險團對之根本無可奈何。 book18.org

其中老大一身橫練,一雙鐵拳不知打穿過多少冒險家的胸膛,身軀已打熬到金剛不壞的地步,綽號虎牙。老二沉默寡言,善使鐵鍬,不但擅長正面搏鬥,還精通暗殺,在夜裡用一把鐵鍬划走過無數敵人的頭顱,有著死鐮的稱號。老三好淫,凶名遠揚。下到無知蒙童,上到垂垂老婦,都聽說過老三的赫赫凶名,江湖綽號一尺槍。擅長弓箭,下毒和斬首。至於老四,則是這支團隊里的靈魂人物,人稱心魔,陣法師,擅智斗、謀劃、蠱物,好玩弄人心。 book18.org

這支小隊在大陸上給許多人留下陰影,是各大協會和城池的首要討伐對象,但是這麼多年,在心魔的洞悉和誘導下,討伐隊連他們的尾巴都沒摸著。只是這次看似普通的任務,卻出現了大意外。璃月七星中具有「天權」之稱的那位女皇,以有心算無心,令月海亭秘書親自帶隊,一個照面之下,就險些給這支小隊帶來了滅頂之災。綽號「心魔」的老四在措不及防之下只能帶領隊友奔逃,並因此受了重傷昏迷至今。 book18.org

這時,躺在地上的男人緩緩睜開了眼,發出虛弱的聲音。旁邊三人迅速湊近,老大拿起水壺,蹲下將其扶了起來,喂了一口水,關切地問道:「四弟,怎麼樣,還能走麼。」 book18.org

老四身體瘦弱,卻長得一副好皮囊。一頭黑色的碎發,輪廓菱角分明。劍眉星目,挺鼻薄唇。若不是在這盜寶團營地,誰又能認出來是令人談之色變的心魔。此時他清秀的臉上凸顯出一種病態的蒼白,臉色難看地搖了搖頭道:「不太好,中了小娘皮的霜華矢,服下的火騙騙花的原素花蜜只能勉強抵抗,這會兒身體里還殘留著冰元素,暫時無法驅逐出去。」 book18.org

聞言,老三嘆氣說道:「若是普通的冰元素,我們早就能將其驅除,但她卻是擁有著麒麟仙獸血脈的半仙,普通的手段根本對其無效。」 book18.org

老四苦笑道:「大哥,你們先走吧,都是我不好,沒有做好防範,導致你們陷入危機。我已經是個廢人了,帶著我只會拖累你們,趁現在正是暴風雨的時候,你們趕緊走,我留下來斷後。」 book18.org

「那怎麼行?我第一個不同意!」老二眼睛瞪得像銅鈴,罵道「這麼多年的兄弟,你又可曾放棄過我們?我們就算再無惡不作,堅守兄弟情也是最基本的底線!」 book18.org

「老四,你就別再說了。」老三擺了擺手道,「要麼一起死,要麼一起生。拋下兄弟獨自求活的事情我想沒有人乾得出來。」 book18.org

「你們……」老四看著二哥和三哥,竟說不出話來。至於老大,此刻正緩緩站起身,說道:「剛才的話我就當你是放屁,再說一次我就揍你。」 book18.org

「呼……」,老四長出一口氣,望著外面的暴風雨,臉色突然平靜下來,反而笑道:「好,就看這次咱們兄弟能不能挺過去了,能挺過去,我一定要讓菜鳥協會和璃月體會一下什麼叫做復仇。至於天權……」說到這,心魔眼裡閃過精芒,「我與她的爭鬥,才剛剛開始。」 book18.org

虎牙重重地將手掌拍在心魔的肩頭道:「這才是我的好兄弟,老四你說,是不是有什麼好法子了。」 book18.org

老四聽後,反而搖了搖頭:「這次被算計得太死。本來任務就太過平常,地點還在大本營邊緣,我根本沒做任何準備。如果不是由於戒指里還殘留著一些陣法法器,以及琥牢山這還有我早期布置的一處傳送陣法,加上一部分燈下黑的謀劃,我們估計真早就交代了。但天權估計洞悉了我的習慣和想法,是想一次讓我們全軍覆沒,不留下任何掙扎的餘地。傳送想必也在她的預料之中,我認為她很快就會派人找來了。」 book18.org

其他三人聽罷臉色一沉,「那我們不是沒有任何希望了?」老三忍不住說道。 book18.org

「如果是正常情況下,確實是如此了。」老四笑道,「但你們看那是什麼。」老四指了指遠方的漆黑空間。 book18.org

「這是……」老大疑惑地運足目力,看向遠方,「除了一顆大樹,並沒有什麼了。」 book18.org

「並不是普通的大樹,我曾在古籍中看到一則典故,大概是說當年岩神手下的得力幹將若陀龍王,沒有經受住時間的磨損,最終失去記憶只剩下本能,欲摧毀人間,而被岩神封印在伏龍樹下的故事。」 book18.org

「那和這顆樹有什麼關係?」老三智慧地問道。 book18.org

老四習慣性地噎了一下,再道:「龍王是被封印在伏龍樹下的,這棵樹的規模遠超平常,明顯有著近萬年的年份。當初我誤入此地,運用望氣術觀察了一下,發現地底下和大樹都環繞著濃厚的龍氣和岩屬性,想必這就是那一株伏龍樹。」 book18.org

「你是想……」,老大的濃眉扭在一起,「地龍翻身?製造混亂?」,隨即搖了搖頭道,「不可能,先不說我們沒有這個力量,就算是仙人,也很難破除帝君的封印。」 book18.org

「不用我破除封印,自會有人幫忙我們破除的。」老四笑道,「能對抗仙神的封印,就只有仙神的力量。內外疊加,封印自破。」說到這,老四頓了頓道:「你們都過來,具體方案我來實施,你們只用如此這般,這般如此……」。四大惡人湊在一起交談,只留下篝火映照在篷布後面的身影,外面的雨聲經久不歇,似乎有什麼東西快要接近了。 book18.org

-------- book18.org

第二章 暗流 book18.org

琥牢山。 book18.org

千岩軍們組成嚴密的隊形,持著璃月的法器,在周圍的山崖中仔細搜索。 book18.org

「還沒有找到蹤跡麼?」溫柔的女聲傳來,千岩軍總隊長回頭望去。 book18.org

只見一道倩影款款立在隊長的面前,溫香的氣味和帶有仙獸的獨特的祥瑞氣息席捲過來,讓人只想安靜的沉浸在其中。她有著一頭藍色的長髮,長發在腦後收束成一條馬尾自然下垂。 book18.org

頭頂有一根呆毛,兩根黑紅相間的小麒麟角生長在頭部兩側。立領上掛著一個金色牛鈴,冰神之眼位於腰間的紅結上,身穿一件帶金色紋飾的白色短旗袍,裡面是連體緊身露背衣,黑絲褲襪包裹在其中,緊緊勾勒出渾圓的弧度。 book18.org

腿上的襪圈帶有金色紋飾。雙手套著白色袖套,袖口雙層,漸變藍的內層向外展開。 book18.org

兩隻黑色小手套緊緊勾勒出修長的手指,不禁讓人浮想聯翩。 book18.org

這就是一直陪伴著多代璃月七星的伴星,神秘的月海亭秘書- 甘雨。 book18.org

「甘雨大人,已經在琥牢山檢測到了傳送的波動蹤跡,現在正在排查,相信不出多久就能找到賊人所在。」總隊長單膝跪地,沉聲說道。 book18.org

「很好,這次務必要一勞永逸,不給他們再留下絲毫機會。」甘雨溫和道,目光投向了深色的天空。 book18.org

「沒事的,甘雨,這次剿滅行動我想一定不會出問題,畢竟是凝光的親自安排。」,空伸了個懶腰,笑著對甘雨說道。 book18.org

什麼死神小隊,在他看來就是一堆雜魚,盜寶團的人不一直都只幹些偷雞摸狗的爛活麼。不說他自己親手打碎的盜寶團營地,整個提瓦特大陸里,盜寶團都是被無數冒險家們殺來殺去,然後被用來撿屍體的工具罷了。 book18.org

「雖說天權星縝密布局,但是我們還是不能大意。」甘雨溫柔地教育著旅行者,說道,「死神小隊可不比那些雜魚,他們無惡不作,讓許多人受盡苦頭,這次有機會能夠剷除,實乃許多人的幸事。」 book18.org

「好吧甘雨小姐,我會認真的。」空無奈道。這次是冒險家協會推舉空參與這次行動,無論是作為蒙德的榮譽騎士還是璃月的客卿,再加上豐富的對敵和冒險經驗,空都足以勝任。 book18.org

大雨磅礴,夜色低沉。甘雨回想著天權星凝光的安排,哪怕是以她千年的經驗來看,都可以稱得上是算無遺策。面對凝光這樣的對手,這個臭名昭著的死神小隊想必也是無力對弈的吧。 book18.org

只是冥冥中來自仙獸的預兆,給她帶來了些許不安。「得加快效率了」,甘雨暗自想著,不能給』心魔』任何機會。之前在琥牢山的埋伏中,甘雨一箭霜華矢命中了心魔的要害,想必現在已經寒氣侵體,處於昏迷中。只是沒想到心魔他們逃出包圍後,又利用傳送返回到了原點,導致他們浪費了許多時間。 book18.org

「這樣的人類,如果不是善人,不能任他成長起來,否則後面更要花費無數力氣去解決。」,甘雨這樣想道,隨即命令道:「加快速度,四隊一起搜查,不能讓他們再休息了。」 book18.org

…… book18.org

深淵總壇。 book18.org

莊嚴的氣氛和深沉的暗調仿佛是這裡的主色彩,無數神秘的符文和流動的黑暗魔力組成了基調,普通人若是誤入此地,只會墮落在無盡的深淵中。 book18.org

一位少女站在大殿上。她面容精緻,有著一頭金色短髮,橙金色的眸子含著上位者的威嚴。藍白的鮮花點綴在她的發間,中和了些許冷漠。同樣藍白的禮服緊緊地勾勒出她的身段,隱隱露出姣好的雙腿,讓人想接近卻又望而止步。 book18.org

熒緩緩踱步至大殿中央,輕輕合上眼帘。精神力溝通著前方漆黑的空間,似乎有古老的聲音不斷地從空間中傳出,沒入熒的精神世界。熒緊皺著眉頭,不斷地與之交流,似乎在反對著什麼。 book18.org

過了一會兒,那聲音的主人似乎震怒,聲波化作實體,一聲冷哼,無形的沖擊波撲面而來。熒被迫後退三步,嘴角溢出鮮血。 book18.org

「愚昧。話已至此,利弊自己考慮。要知道,對於你來說,時間永遠是足夠的。」那聲音重歸平靜,消散於空中。 book18.org

熒擦去嘴角的鮮血,緩緩步下台階,向著王座走去。 book18.org

「古神空間……失落傳承」,熒想著剛才信息量巨大的對話。「有著天地之初最強大的神位,拿到神位,就能扭轉萬象。但神位本身有著很大問題,不說會被束縛在此界,且最後很大可能會失去自我,對於眾生來說無非又是換了一個傀儡。」熒思考著利弊,最終嘆了口氣。 book18.org

「尋找神位之旅難如登天,』他』也不看好我。安有兩全法,讓我既能實現夙願,又能不丟下親人」,熒眼神黯淡,讓人忍不住想要去呵護。 book18.org

這時,陣陣空間波動傳來,熒凝神望向前方,一個高大的身影從裂縫中出現,他緩緩邁步向前,單膝跪地道,「公主殿下,我有要事稟告。」 book18.org

「長老說罷。」熒坐在高座上,單手撐著臉龐,俯視著下方的使徒長老。 book18.org

「經璃月探子傳來的情報,天權和伴星已經向死神小隊下手,今晚是終夜,死神小隊很大可能不能幸還。」長老恭敬道。 book18.org

「死神小隊?就是那個近些年來很出名的盜寶團隊伍?」熒懶洋洋地問道。 book18.org

「是的殿下」。 book18.org

「你想讓他們加入深淵?」 book18.org

「經過深淵評定,使徒認為死神小隊的成員很適合成為深淵在提瓦特的暗子。不但可以牽制各方的精力,有時候還能夠成為深淵一記出乎意料的無理手。」 book18.org

熒面無表情地看著使徒道,「我記得這個隊伍似乎搶財劫色,無惡不作,你想讓這種人加入深淵?」 book18.org

「天理之下妄說善惡,使徒只是認為在亂世中必須有這樣的人,否則何談打破秩序。」使徒低頭道。 book18.org

熒冷冷地看了使徒一會兒,大殿氣氛陷入僵硬。 book18.org

「殿下,我知道您善心未泯。但深淵與天理的對決,從來不是善惡可以決定的。只有勝者才能書寫善惡,敗者永遠為惡。」使徒長老再次高呼道。 book18.org

聽到這,熒目光閃爍,想到,「這是一場戰爭,無善惡之分,只是我素來如此,放不下心中那可笑的堅持,坎瑞亞的滅亡就是一個教訓。而且哥哥和他的那幫朋友,破壞了我許多謀劃,我也不能再放任下去了。」 book18.org

一念至此,熒沉吟了一會兒,道:「可以,不過他們加入深淵後,不能再肆意殺害平民,否則我也不會姑息。這件事就交由你具體負責。」 book18.org

「是,殿下,使徒告退,願深淵榮光庇護您。」使徒的身影化為虛無,消失在了空間。 book18.org

「希望這個決定是正確的。」熒站起身,思索著,忽然眼前一亮。「我不能成神,但我可以造神,以完成我的計劃,不過這件事要仔細考慮,細細琢磨。」熒閉上眼,開始了整個計劃的構思。 book18.org

…… book18.org

「找到了!」伴隨著一名千岩軍的大喝,所有人都握緊了手中的武器,注視著前方的草地。 book18.org

一道倩影隨即出現,手裡往前方的空間丟出一個法器,隨著屏障碎裂的聲音,眾人的身影緩緩浮現。 book18.org

「跑了那麼久,無非就是貓捉老鼠,沒有絲毫意義。」甘雨換掉溫和的神色,眯著眼看著前方的幾人。 book18.org

「識相就放下武器,跟我回璃月港接受世人的審判」,冷漠地表情掛在她精緻的臉上。 book18.org

「怎麼現在才來,大爺我都想著把你操了好幾遍了。」老三猥瑣笑道。 book18.org

「對呀小半仙,一直想著你那美妙的身段,我都等不及嘗嘗你的滋味了,所以才回來琥牢山等你過來。」老大錘了錘雙拳,浪笑道。 book18.org

甘雨聽著淫言浪語,羞辱湧上心頭,臉上泛起潮紅,聲音也有了一點顫抖,「你們……無恥。」 book18.org

「跟這幫人沒什麼好說的」。空邁步擋在甘雨前面,臉色漠然道,「嘴臭是吧,看我等會割下你們的舌頭。」 book18.org

老大聽罷,哈哈笑道,「那就來啊,小基佬,別落在我手中,不然我讓你體驗一下綻放的快樂。」 book18.org

空此時也已經沉下臉來,不再多語,只是提劍向前走去。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相關搜索

原神母上 1 2作者 ntr2我在原神玩原神我在原神玩崩3作者liaowu11 2亂馬2之1原神之古雨魔神亂馬2分1作者 亂神2之作者 神之救贖原神0原神雷神原神之雷神 原神崩壞2rb原神 雷神(1 2)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