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 綠母版 1-14lijian19920110

【我的前半生(綠母版)】

作者:lijian199201102021/4/26發表於:首發SexInSex (第一 二章)

「幸福的家庭都是一樣的幸福,家庭和睦,夫妻恩愛,父慈子孝。不幸的家庭卻各有各的不幸!」不知道是哪位名人說的這句話,我覺得真他媽的有道理。

小時候我不知道自己算不算幸福,但是相對來說,家境還可以,畢竟父母都上班掙錢,我不缺吃,不缺穿。但是我們家裡卻總是父母卻總是吵架。說是吵架,其實一直都是媽媽在數落爸爸。

我的媽媽是一個要強的人,當時她雖然在廠子裡當個小班長,一天也掙不了多少錢,但是卻整天比誰都忙。回到家裡嘴裡也叨叨個沒完,不是說我學習又下降了,就是說爸爸整天就知道躺在沙發上看電視,一點上進心都沒有。

說起我爸爸,說實話他確實是一個不怎麼求上進的人。在我爸的觀念里就是,只要上一天班有工資就可以。也不願意學習廠里的新技術,新設備。爸爸喜歡喝酒,整天喝的醉醺醺的。小時候每次喝完酒,總是抱著我親來親去。爸爸挺喜歡小孩子的,所以我也跟爸爸格外的親。

說了這麼多,還沒做一個簡單的自我介紹,我叫李晨陽,今年十三歲,小名叫陽陽,小時候媽媽總是領著我的手說「陽陽啊,長大以後一定要有出息,不要像爸爸一樣不求上進,給不了家庭什麼保障,給不了孩子什麼未來什麼的。」那時候我聽不懂媽媽在說什麼,只是疑惑的看著媽媽。

媽媽叫王霞,長得很漂亮,小的時候我一度以為,媽媽是這個世界上嘴漂亮的女人。瓜子臉,狐狸眼,頭髮柔順的我手抓上去都打滑。身材更是沒的說,即使生了我以後,身材還是那麼完美,只不過變得更加豐盈。

至於我爸,除了長得帥,其他幾乎一無是處。(想當初我媽嫁給我爸,可能就是年少無知圖我爸的長相。)可能是從小被家裡人寵壞了的原因,沒結婚之前整天無所事事,直到結了婚之後,才在我爺爺求爺爺告奶奶的情況下,進了現在的機械廠。即使進了廠里,也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按理說我爸在廠里好七八年了,怎麼說也應該升遷了,但是就因為爸爸的性格,到現在還是一個一線的操作員。反而不如剛進廠的我媽。我媽進廠不到半年,就升成了小班長。

「李剛,你又在喝酒!跟你說了多少遍了,整天喝就知道喝酒,喝這點酒有什麼意思?能掙錢啊還是能怎麼樣?」媽媽打開家門就看見爸爸正在客廳里一邊看著電視,一邊美滋滋的喝酒。媽媽在廠里辛苦一天,回家看到這副場景,氣就不打一出來。「你說說你,回到家裡衣服衣服不洗,陽陽作業你也不知道輔導一下,整天抱著個酒瓶子,你以後跟酒瓶子過去吧。」媽媽一邊脫工作服,一邊數落爸爸。

我從聽見媽媽回來的那一刻,正在和爸爸看電視的我早就跑回自己屋裡去,趴在書桌上裝作學習的樣子,為了讓媽媽第一時間看見我在學習,我甚至門口沒關上。

「小機靈鬼」爸爸瞅了瞅我,嘴裡嘟囔了一句。

「你說什麼?說你兩句還敢頂嘴了!你說說你,整天就知道喝喝喝,廠里剛進的設備你也不知道學習一下,像你這樣,早晚被廠里淘汰掉,你看看廠里老王,剛來多長時間,人家都快成主任了,你再看看你!」媽媽脫下衣服,把衣服掛在衣架上,然後走進我的屋子裡,看了看正在學習的我。「還是陽陽乖,最近學習怎麼樣,有沒有拉下功課啊,你現在剛上初中,上課一定要認真聽講,不懂不會的記得要即使問老師。你這個時候一定要跟上老師的節奏,不然一步跟不上,步步跟不上,知道嗎?」媽媽摸著我的頭說道。

「知道了媽媽,你能不能不要跟爸爸吵了啊,都影響到我的學習了。」我撓了撓頭,裝作看書被吵的樣子。

「好了,媽媽知道,懶得跟他吵架!」媽媽剛想轉身,一看我課本低下還有一本書,媽媽眼疾手快,一下子把書抽出來。「好啊你,好小子啊陽陽!長本事了啊!」媽媽「啪」的一聲,把我的金庸小說《射鵰英雄傳》扔到地上。「你說說你,媽媽辛辛苦苦的上班,你就這麼對待媽媽的付出!」……

我耷拉著腦袋,被媽媽拽著耳朵站在牆角。

這樣的事情,在我家經常發生,我基本上都習以為常了。直到後來一段時間,我們家發生了一些事。我才知道媽媽並不是像表面這樣厲害的人,媽媽也有溫柔的一面,只是溫柔的一面沒有給我和爸爸,而是給了一個外人…

我不知道是媽媽又先見之明還是怎麼樣,一段時間以後,爸爸果然成了以為光榮的下崗工人。具體是因為廠里換上了自動化流水線,人力不需要那麼多了,然後廠里決定裁員。而爸爸無論是技術上還是出勤率,完全達不到廠里的要求,自然而然的,必然是被裁掉的那一批人。相對的,我們沒想到的是,媽媽居然被廠里留了下來。那時候我們認為是因為媽媽在廠里當個小班長的原因。實際上根本不是我們想的那樣,這件事也是以後我慢慢了解到的。

這件事還要從廠里決定裁員說起。廠里的主任辦公室里,張主任把媽媽叫到辦公室里,然後張主任給自己倒了一杯茶,端著保溫杯坐到椅子上。「小王啊,叫你過來是因為廠里裁員的事,這件事我相信你也聽到消息了吧。」張主任是一個50多歲的人,帶著一個老式的眼鏡,嘴唇很薄,輕易不會露出笑容,顯得古板又刻薄。「我也不跟你繞關子了,這次裁員的名單上,確實有你的名字。你也知道,咱們是個包裝車間,沒什麼技術含量,現在換的新設備,不需要那麼多人操作了,所以咱們車間最起碼有一半的人要被裁撤掉。」

媽媽驚訝的張大了嘴巴,怎麼也沒想到自己會被裁掉,因為在車間裡,自己工作總是在第一線,上班來的最早,下班又走的最晚,自己雖然文化不高,但是新設備最起碼自己都熟悉的差不多了。

「張主任,為什麼?是我工作不夠認真還是怎麼樣?我不能下崗啊,你也知道我們家的情況,我丈夫也在這個廠里,他本身就掙的不多,我兒子現在又是花錢的時候,你現在把我裁掉,我們家怎麼堅持下去啊?」母親還天真的想著自己跟張主任訴訴苦,說不定張主任就會留下自己來。

張主任抬起手扶了扶自己的眼睛,抬頭看了看媽媽,點上一根煙後說道「這名單是廠里發下來的,我也無權改變什麼。好了就這樣吧,你先出去吧。」張主任吸了口煙,看媽媽失魂落魄的走到門口時咳嗽一聲,繼續說道「小王啊,看在你平時工作還算勤奮的地方,我提前跟你說一聲,我拿名單的時候順便看了一眼,不只是你,其實你丈夫也在裁員名單裡面。」

走到門口的媽媽心裡更加苦惱,但是卻沒有多驚訝。因為就爸爸當時的表現,被撤掉是理所當然的,媽媽早就有準備了。只是媽媽沒想到的是,自己也會被裁員,這讓以後我們一家人怎麼生活下去啊!媽媽轉過頭,眼睛紅紅的看著張主任,「張主任,你幫我想想辦法好不好,如果,如果我們兩個都下崗了,你讓我們怎麼活啊。」

張主任喝了口茶,「小王你這個同志啊,你先不要哭嘛,你看看現在下崗的又不是就你們一家,現在國家基本上所有的工廠都在改革,全國有很多下崗的工人,難道他們都沒法活下去嗎?廠里要效益,裁員也是沒有辦法的事。你看現在很多小夫妻下崗之後,自己做點小買賣的,小日子不一樣過得火熱啊。你們也要像好的一面看啊」

媽媽梨花帶雨的看著張主任,眼淚吧嗒吧嗒的往下掉,眼神中說不出的悽苦「張主任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又沒什麼技術,偏偏我丈夫又是那種好吃懶做的人,我們下崗確實不知道怎麼生活了啊,求求你幫幫我們好不好啊!我們一家一定會記得你的大恩大德的。」

張主任皺了皺眉,吹了吹茶杯的浮沫,吸溜一口,「哎,你這個同志啊,老是在我面前哭哭啼啼的,偏偏我又是那種憐香惜玉的人。你先讓我想想看看怎麼辦,你知道我是什麼意思吧。」說完張主任擺了擺手,讓媽媽出去了。

「那,那張主任你幫我多上上心,我一定會報答你的。」媽媽擦了擦眼淚,哭喪著臉往外走。

「小王你不要哭哭啼啼的出去嘛,讓別人看見影響不好,還有裁員的事還沒有具體通知,你先不要聲張。不然要是消息傳開了,我也幫不了你。」張主任說完就低下頭繼續看桌子上的裁員名單,一邊看一邊自言自語道「不好弄啊,不好弄…」

媽媽擦了擦眼淚,強顏歡笑的走出辦公室。其實媽媽心裡明白張主任話里的意思,自己如果不給張主任送禮,無論如何也不可能保住自己現在的工作的。只是送什麼禮物,送多少禮物,這就很難說了,送的少了,人家看不上,送的多了,自己有捨不得。這中間的取捨,確實很難抉擇。

家裡,我和爸爸還完全不知道家裡即將發生的事,我爸靠在沙發上一邊吃著花生米,一邊優哉游哉的喝著小酒。我也趁著媽媽還沒回來的間隙,陪在爸爸身邊看電視。爸爸對我比較放任,不怎麼管我,反正相對來說我學習還算可以。

「李剛,你進來,我跟你說點事。」媽媽回家剛進門的時候我就覺得氣氛不對,也為以前雖然媽媽回來的時候總是拉著個臉,但是從來沒有這麼愁眉不展的。

爸爸晃晃悠悠的站起來,「咋了,小霞,有什麼事不能在這說?」

「喝,喝,喝,就知道喝!你能不能有點上進心!看你整天喝的這個死樣!你馬上工作就沒了你知道嗎,啊!」媽媽在廠里憋屈了一天,回家又看到爸爸這樣,終於忍不住爆發了出來。

爸爸這後知後覺的腦袋瓜子,到現在還沒反應過來,「我喝酒和工作有啥關系?你不要老是一驚一乍的!」

「我一驚一乍?廠里的文件都下來了,你馬上就會被廠里裁員,到時候怎麼養活我們娘倆?怎麼養活我們一家人?」媽媽一邊氣呼呼的說話一邊瞪著爸爸。

「怎麼會?我怎麼說也是廠里多年的老員工,怎麼可能說把我裁了就把我裁了呢?」爸爸摸了摸腦袋,心裡還是不怎麼相信。說完,爸爸開玩笑的說道「再說了,即使我被裁了,不是還有你嗎,到時候我在家裡干點活,你在廠里上班,我們也不是過不下去啊。」說完,爸爸居然還有心情端起酒杯,嘖嘖的抿了一口酒。

媽媽被爸爸氣的渾身發抖,一把奪過爸爸的酒杯摔在地上,「你就這麼一點追求都沒有?你以後想靠你老婆養活你嗎!你知道我想要什麼嗎?我也想要更好的生活啊!你看看我們村子裡的人,那個不比我們過得好?你以為就你被裁員了!實話告訴你,裁員名單上也有我的名字!以後我們家就等著喝西北風吧!喝你的酒吧,喝死你活該!」說完媽媽就回到自己屋子裡,把門夸嚓一下關上。

我在屋裡聽見爸爸媽媽吵架,嚇得沒敢出屋子,但是大體我也知道了是怎麼回事,假如爸爸媽媽真的都下崗了,我們家確實沒啥收入來源了。

爸爸被媽媽摔完杯子,才清醒了不少,又聽見媽媽說的話,終於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爸爸緊隨著媽媽回到屋裡,輕輕的關上門,看媽媽躺在床上身子一聳一聳的,明顯是在哭泣。

爸爸坐在床邊,用手碰了碰媽媽,媽媽使勁晃了晃身子,甩開爸爸的手。爸爸尷尬的抽回手,「小霞啊,真的已經確定了嗎?難道沒有迴旋的餘地了?」

媽媽趴在被子上,一邊抽泣一邊瓮聲瓮氣的說道「張主任親自跟我說的,難道還有假?」

「我們兩個都下崗了可不行啊,陽陽還要上學,都下崗了,學費都沒法給陽陽交。你不是跟你們張主任挺熟悉的嗎?不行你求求張主任。」

媽媽轉過身,眼睛紅紅的「你以為我沒求他嗎?那個老古板,你不知道他?」

「張主任雖然老古板,但是我聽說他挺喜歡抽菸的,不行我們給他送兩條好煙,讓他幫忙想想辦法。」爸爸雖然不求上進,但是腦子有時候也挺靈敏的,只不過一直沒用到正道上而已。這不遇到問題也知道送送禮什麼的。

「算你還懂點事!今天下午他跟我談的時候,我感覺他也沒說的那麼死,應該還有迴旋的餘地的。只不過光送兩條煙肯定不合適,人家一個主任,會差你兩條煙,怎麼也要給他包個大紅包才行。」媽媽看爸爸終於有點正行,心裡好受了點。

「哎,也只能這樣了。放心吧,即使咱倆都下崗了,我出去打工養活你們娘倆的,絕不會讓你們受凍挨餓的,你放心好了。」說著爸爸躺在媽媽身邊,摟住媽媽說道。

「你啊你,就光有個嘴,我那時就是被你的甜言蜜語哄的,嫁給你這麼個混蛋。」媽媽雖然這麼說,還是忍不住往爸爸的懷裡縮了縮,感受著爸爸的懷抱的溫暖。

「我說的可都是實話,小霞,你放心,我以後一定讓你們娘倆過上你想要的生活的。小霞,我想…」爸爸一邊摟著媽媽,一邊在媽媽耳邊說著甜言蜜語。

「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想這個?」媽媽被爸爸親的耳朵變得紅紅的,突然感覺到爸爸的雞巴變得堅硬,頂在媽媽的腰上。「哎呀,你別拉我的衣服,陽陽還沒睡覺呢。」

爸爸喝了酒以後格外興奮,早就把即將丟工作的事拋諸腦後。一邊輕輕拉扯媽媽的衣服,一邊把手伸進媽媽的內衣里,握住媽媽豐滿肥碩的乳房輕輕撫摸「沒事,小霞,我們輕一點。」

爸爸一邊說著話,一邊在媽媽耳朵邊吹氣,不是的舔弄媽媽的耳垂,下身的雞巴一下一下的頂著媽媽的屁股。媽媽被爸爸弄得感覺身上痒痒的。雖然還在生爸爸的氣想推開爸爸,但又捨不得這種感覺。只能閉上眼睛,滿面紅霞的任由爸爸對自己上下其手。

我聽見爸爸回屋以後,趕緊拿出自己的小說看起來,一邊看還一邊聽著爸媽屋裡的動靜,害怕媽媽突然出來,再把氣撒到我身上。但是聽了一會兒,雖然剛開始的聲音很大,但是慢慢的靜了下來。我知道爸媽今晚應該不會吵架了,我輕輕的關上房門,安心的看起自己的小說。

爸媽房間裡,不知道什麼時候,爸爸已經把自己的褲子和媽媽的褲子都退到了一半,媽媽還是背著爸爸,爸爸的雞巴在媽媽的屁股溝里來來回回的摩擦著,爸爸一邊摩擦,一邊在媽媽耳邊說道「小琴,你下面好濕了。」

媽媽雖然背對著爸爸,但還是羞紅了臉,隨著爸爸的摩擦,不是的發出輕微的哼唧聲,「討厭,還不都是你弄得。」

「小霞,你回過頭來,我想親親你。」爸爸摟著媽媽的頭,想把媽媽的頭側過來,媽媽掙扎了一下,「滿嘴的酒氣,誰願意跟你親。快點的,別磨磨唧唧的。」

爸爸被媽媽嗆了一下,熱情被打消大半,雞巴變得半軟不硬的。但又不敢硬來,只能抓著自己的雞巴,在媽媽下身來回摩擦幾下,然後一下子捅進媽媽的逼里去。

媽媽在爸爸插進來的一瞬間,身子一震,輕輕的「啊」了一聲,然後抓著被子,咬著嘴唇,隨著爸爸的節奏輕輕晃動身子。

爸爸扶著媽媽的腰,屁股一聳一聳的,雞巴在媽媽的逼里來回抽查,剛才還半軟不硬的雞巴,隨著插進媽媽熱乎乎的逼里,又開始變得堅硬起來。插了一會兒,爸爸又開始撫摸媽媽的腿,想把媽媽的腿抬起來插,這樣插的深一點。

「哎嗯…你幹什麼啊,」媽媽剛呻吟幾聲,感覺爸爸的動作趕緊阻止爸爸。「上了一天的班,累死了都,你還抬我的腿,不行,嗯嗯」

爸爸再次被媽媽打消熱情,瞬間沒什麼感覺了,雞巴插在媽媽的逼里,用力的鬆動了幾下,然後就感覺一股一股的,想要射出來。媽媽和爸爸在一起這麼多年,早就知道爸爸的每一個動作代表的含義,當感覺爸爸要射的時候,雙腿用力的夾住爸爸,「嗯…別射,快點啊,再插一會兒…」

爸爸那裡忍得住,雞巴使勁往裡一捅,噗嗤一下,射進媽媽的逼里去了。

媽媽臉上紅紅的,用力夾住爸爸的雞巴,即使爸爸射了,媽媽還是雙腿夾著雞巴屁股來回聳動,明顯是還沒到高潮。可是爸爸剛射了的雞巴,一會兒就慢慢變軟,被媽媽的陰道擠壓出來。

媽媽感覺雞巴離開了自己體內,心裡反感的不行,「你啊你,你還行不行了啊。」

「這不是喝了酒了嗎…」爸爸摟著媽媽委屈的說道,「好了,下次我一定滿足你。」

媽媽甩開爸爸的懷抱,「別光嘴上說的好聽,放開我,我去廁所清理一下。」說完,媽媽起身朝廁所走去。

夏天的天氣本來就熱,剛才又跟爸爸膩歪了一陣。媽媽覺得渾身上下都黏糊糊的。本來想簡單的清洗一下下身,到了廁所里,媽媽想了想,又把衣服脫光了,洗了一個熱水澡。衛生間裡,水蒸氣熱氣騰騰的,媽媽赤裸著身子站在鏡子前,用手擦了擦鏡子,媽媽看著鏡子中的自己,雖然年近四十,但是雖然不能說貌美如花,怎麼說也是風韻猶存。媽媽臉蛋紅撲撲的,眼角自帶春意。媽媽抬起手,輕撫鏡子中自己的臉頰。剛才丈夫雖然沒有滿足自己,但是卻挑起了自己的浴火,即使剛洗完熱水澡,渾身上下也都感覺痒痒的,媽媽站在鏡子前檀口微微張開,纖纖玉手輕撫自己嬌嫩的肌膚,隨著自己的手沒接觸一個地方,就感覺那個地方被點燃了一樣,媽媽慢慢撫上自己的乳房,緩緩的揉捏著自己的乳房,用手指撥弄自己的乳頭,每撥弄一下,媽媽的嘴裡都發出輕微的呻吟聲。終於媽媽不在滿足於乳房上的快感,另一隻手緩緩向下,撫摸自己的小腹,穿過小腹,來到雜草萋萋的陰毛處,稍作停留,然後義無反顧的用手指按揉住自己的小豆豆,隨著媽媽的手指壓在自己的陰蒂上,媽媽「啊!」的一聲呻吟出聲,然後再也忍不住,壓在陰蒂上的手指快速揉動,快感一波波襲來,媽媽咬著自己的嘴唇,一邊狂野的自慰,一邊「嗯嗯啊啊…」的呻吟聲從牙縫裡溢出。

媽媽感覺隨之自己的揉動,下身的淫水變得越來越多,沾滿了媽媽的整個手上,媽媽抬起一條腿,只用一條腿支撐著身體,然後自己的手再次下移,深處兩根手指,慢慢的,緩緩地插進自己的陰道里去。下身被塞滿的快感,讓媽媽喘著粗氣,媽媽媚眼如絲,臉上紅潮遍布,手指插在自己陰道里,時快時緩,隨著媽媽的抽查,淫水大量湧出,「嗯嗯,好…好舒服,嗯啊…快了,快!啊…」媽媽手指用力的向自己陰道裡面摳挖著,隨著媽媽的摳挖,媽媽的身子慢慢的抖動起來,然後抖動的越來越快,紅潮也遍布媽媽全身,「啊!!啊!」媽媽下身一大股淫水噴涌而出,高潮襲來,讓媽媽的身體劇烈顫抖。媽媽緩緩的放下自己的腿,只感覺雙腿酸軟無力,淫水還順著自己的下身一下一下的順著自己的大腿流淌著。

終於,一切風平浪靜,媽媽看著鏡子中的自己,是如此的嫵媚動人,媽媽既感覺到有點不好意思,又覺得渾身上下充滿了愉悅的快感。只是,媽媽內心深處感覺還不夠,還差點火候。媽媽抬起手,看著自己手上的淫液,媽媽惱羞的甩了甩自己的手,隨著媽媽的甩動,手上的淫液甩的地上都是。然後,鬼使神差的,媽媽看著自己的手,放在自己鼻子下面聞了聞,「王霞,你好騷啊…」媽媽自言自語了一句,然後閉上眼睛,把沾滿淫液的手指放在自己嘴裡,用力的吮吸著,一邊吮吸,媽媽居然把手指往自己喉嚨里插,那種噁心嘔吐的感覺,那種窒息的感覺,那種被填滿的感覺,讓媽媽深深的迷戀著。

等到快吐的時候,媽媽把手一下子從嘴裡抽出來,呼呼的喘著粗氣。媽媽一邊喘著氣,一邊放縱的笑著,只是笑著笑著,眼淚就流了出來。自古紅顏多薄命,媽媽嘆息一聲,感覺十分的委屈,想當年自己怎麼說也算是十里八村的美人,那時候自己身後總是圍著一群男人。自己當時怎麼就瞎了眼,偏偏被現在這個男人的花言巧語迷住了,不顧家人的反對,嫁給了這麼一個男人。導致自己現在不止跟自己家裡關係鬧的很僵,現在跟著他也沒過幾天好日子。

難道自己一輩子就這樣了嗎?難道自己就這樣跟著這個男人慢慢的變成一個黃臉婆,然後變成一個老太婆嗎?不然呢?不然又能怎樣?自己是有家室的人,又孩子的人啊!媽媽嘆息一聲,用毛巾擦了擦自己的身子,然後穿上睡衣,回到了臥室。看到爸爸已經睡的像個死豬一樣,媽媽使勁把爸爸往裡推了一下,給自己留出了足夠多的空間,然後自己躺在了床上,媽媽還不解氣,又用力的踹了爸爸一腳,然後才閉上眼睛,緩慢的睡去。

在夢裡,媽媽夢到自己回到了年輕的時候,嫁給了一家有錢的人家,過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從此不用再為錢財操勞,不用再為家庭操心……

第二天,媽媽早早的就醒來了。自從我上初中以來,媽媽就養成了這麼一個生物鐘。五點多就要起來給我做早飯,因為我要去上早自習。媽媽給我做好早飯以後,去我的房間裡把我從睡夢中拉起來,然後強迫著還沒睜開眼的我吃了飯,就把我趕去學校了。

我去上學以後,媽媽本來還想再眯一會兒,又想起廠里的事情,媽媽嘆息一聲,看了看還睡的像豬一樣的爸爸,狠狠地哼了一聲,然後從衣櫃里拿出一千二百塊錢,把一千塊錢包進了紅包里,剩下的兩百塊錢,準備在路上買兩條好煙給張主任送去。

廠里,媽媽懷著忐忑的心輕輕敲了敲主任的辦公室門,當聽到「進來」的時候,媽媽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後打開張主任的辦公室走了進去。

「噢,是小王啊,你來有什麼事嗎?」媽媽進去的時候,張主任正拿著筆,在筆記本上寫著什麼,看見媽媽進來,張主任放下筆,扶了一下自己的眼睛,看了看媽媽說道「你先坐下等一會兒,我忙完這點事再招呼你。」

媽媽忙說「您先忙,您先忙」然後媽媽來到沙發邊,屁股沾邊的坐在沙發上,把放禮物的袋子放在自己腿上,靜靜等待著張主任。

過了有十幾分鐘,張主任放下筆,拿起杯子準備喝口水,才發現杯子裡沒水了。張主任放下杯子,說道「小王啊,你看我這邊這麼忙,你有什麼事就快點說吧。」

媽媽看張主任杯子裡沒水了,連忙把東西放下,來到張主任身邊,拿起張主任的杯子,先去把張主任的水杯添上熱水,然後說道「張主任您辛苦了,您先喝點水吧,我的事不急。」

張主任滿意的看了看媽媽,「小王啊,你還是這麼懂事,要不是廠里的文件下來了,我還真想把你留下。我才你這次來還是為了裁員的事吧。」

媽媽尷尬的笑了笑。「張主任,還是您了解我。」說著媽媽拿起手上的東西來到張主任辦公桌前,說道「張主任您辛苦了,這是我的一點心意。」說完又從口袋裡拿出早就準備好的紅包,放到張主任的手底下。

張主任面無表情,捏了一下手上的紅包,然後一拍桌子,「小王啊,你怎麼這麼不懂事!你這是公然行賄啊!想我張某這一生,雖然沒什麼能力,但是收受賄賂這種事,我還從來沒做過,你怎麼能有這種想法和行為呢!你這不是把我往火坑裡推嘛!趕緊把你的東西拿回去。」

媽媽沒想到張主任會這麼做,尷尬的看了一眼張主任,聽了張主任的話,臉上羞的通紅,低著頭說道「對,對不起張主任,我,我沒別的意思,就是,就是覺得,就是想您能幫幫我,我,我實在不知道應該怎麼辦了。」說著說著媽媽眼淚吧嗒吧嗒的掉下來。

張主任看了看媽媽,然後嚴肅的說道「你啊你,你怎麼又哭了啊,你的心情我理解,但是你也不能公然賄賂自己的上司啊,這樣你先坐下喝杯水平復一下。」說著張主任起身,給媽媽倒了一杯水。

媽媽坐回沙發上,低著頭一下一下的抽泣著。

「其實跟你說實話,這次廠里裁員,留下來的名額大部分都是內定好了的,你能明白是什麼意思吧?」張主任回到辦公桌前,拿起媽媽給的紅包,在手裡晃來晃去,說完,可能覺得媽媽不能明白自己的意思,繼續說道:「說的再明白一點就是,但凡是現在能留下來的,都跟廠里的領導有點關係。被裁掉的大部分都是你們這種一沒關係,二沒技術的人。」張主任點上一根煙,看著媽媽,緩緩的抽了一口。

媽媽抬起頭,「張主任…」

「哎,你先別哭了,你一哭我就心煩,辦法嘛也不是一點沒有,就看你會不會辦事了。」說著,張主任走到媽媽身邊,坐在媽媽身邊沙發的邊上,「這次廠里除了裁掉一些人員,其實也增設了一下人員崗位。而我呢,剛好需要一個協助我工作的。」

媽媽聽了張主任的話,心裡一喜,暗道張主任終於開始鬆口了,「張主任,您,您能不能把這個崗位留給我,我一定好好工作,不辜負您的期望,求您給我一個表現的機會好不好。」說著媽媽不自覺的就輕輕拽著張主任的一角。

「其實呢,這個崗位,現在有很多人盯著呢,我為什麼要把這個崗位留給你呢?」張主任似笑非笑的看著媽媽,「當然留給你也不是不可以,就看你懂不懂事了。」說著張主任把紅包塞進媽媽的上衣口袋裡,順手握住媽媽的乳房。

媽媽「唔」的一聲,感覺自己的敏感部位被握住,心裡羞愧不已,臉上火辣辣的,媽媽想一下子甩開張主任的手,然後狠狠一巴掌摔在張主任的臉上,媽媽怎麼也沒想到,張主任竟然敢這麼對自己。但是,但是媽媽不敢,媽媽一動一沒動,任由張主任粗糙的大手覆蓋在自己從未被外人侵犯過得乳房上,緩緩揉動。

「這個紅包你拿回去,現在廠里嚴查貪污受賄的事,公告發了多少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真懷疑你是怎麼想的,居然敢在這個風口浪尖上給我送紅包。」張主任緩緩揉捏著媽媽的乳房,看著眼前的美艷少婦嬌羞忍耐的樣子,忍不住繼續說道「你只要乖乖聽我的話,不但不用被裁掉,到時候成為我的助理,工作還輕鬆了不少,錢也不少賺,這樣的機會可是只有一次。」

媽媽感覺張主任終於放開自己的乳房,剛想喘口氣,誰知道張主任竟然把手從自己的領口伸進去,然後挑開自己的胸罩,直接握住了自己嬌嫩肥碩的乳房。媽媽臉上通紅,像喝醉了一樣,感受著張主任的大手覆蓋在自己的乳房上,兩根手指輕輕捏弄自己的乳頭。媽媽的額頭開始出汗,又聽到了張主任的話,自己想要反駁幾句,卻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小王,你說行不行啊!你要是不願意,現在就可以離開,你賄賂我的事,我就當做沒發生過。」張主任雖然這樣說,但是心裡早就吃定了我媽的心理,手根本沒有離開我媽乳房的打算。不但沒離開,反而變本加厲,使勁捏了捏我媽開始變硬的乳頭。

媽媽被捏的輕哼一聲,只感覺渾身燥熱,頭一次被外人撫摸身體,讓媽媽感覺羞愧的不行,緊張的汗水順著眼角髮絲流淌。一縷長發隨著汗水貼在媽媽羞紅的臉頰上,格外誘人。媽媽知道自己根本沒的選擇,媽媽微微張開嘴唇說道「張,張主任,我…我都聽您的。」

「這就對了,小王啊,識時務者為俊傑,現在這年頭,掙錢比什麼都重要。再說了跟著我我絕不會讓你吃虧的。」說完張主任一手抬起媽媽的下巴,看著媽媽誘人的臉龐,微微張開的紅唇。張主任笑了笑,漏出滿嘴的黃牙,一下子親在媽媽的芳唇之上。

媽媽趕緊閉上眼睛,任由張主任扶著自己的頭,親吻著自己。張主任不止親吻媽媽,過了一會兒還把舌頭伸出來,用力頂開媽媽緊緊咬在一起的牙齒,把舌頭伸進媽媽的嘴裡。

媽媽忍不住輕輕的「唔」了一聲,感覺到一條柔軟的舌頭伸進自己嘴裡,好久沒接吻的媽媽忍不住輕輕吮吸張主任的舌頭,吮吸了一會兒,媽媽感覺張主任嘴裡傳來一陣吸力,明白張主任的意思,媽媽含羞帶卻的深處自己的芳舌,任由張主任吮吸舔弄著自己。

張主任親吻了一會兒媽媽,感覺媽媽已經渾身酥軟無力,又摟著媽媽的頭,用舌頭舔弄著媽媽的耳朵,刺激著媽媽的敏感部位。然後,張主任另一隻手下移,緩緩伸進媽媽的褲子裡。

媽媽一下子夾緊雙腿,用力掙脫了一下張主任的懷抱,「別,別再辦公室里,萬一,萬一有人進來…」

張主任聽了這話,也清醒了一下,把手從媽媽的褲子裡抽出來,抽出來的時候,還故意在媽媽面前晃了晃,「你看,我手上黏黏糊糊的是什麼東西啊,哈哈」張主任猥瑣的笑了起來。

媽媽輕輕扭動了一下,臉上更加紅艷艷的,抬起手無力的拍打了一下張主任,「哎呀,討厭啊你,就知道欺負我。」

張主任哈哈一笑,「你先出去吧,你的事交給我,我幫你操作一下。你等通知就好了。」

媽媽整理了一下自己被弄亂的衣服,臉上紅紅的跑出了張主任的辦公室……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