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行媽媽的偷情實錄 作者: daokee3

【銀行媽媽的偷情實錄】

作者:daokee3 2021-5-11發表於SIS

楊斌今年17歲,是一名高二的學生,跟媽媽朱南生活在一起,媽媽早年跟爸爸離婚,母子二人相依為命,媽媽在銀行工作,是銀行的一名小領導,收入不錯,所以母子二人的生活還算比較優越。

媽媽今年42歲,身高1米68,長相漂亮,氣質端莊典雅,身材也是婀娜多姿,早上一大早楊斌穿好校服,吃完早飯,正準備背起書包去上學,媽媽朱婻已經坐在梳妝檯前開始梳妝打扮,媽媽臉上畫了一個非常精緻的濃妝,嘴上塗了最鮮艷的大紅色口紅,粉嫩雪白的脖子上還帶了一串圓潤的珍珠項鍊,耳朵上帶了一對名牌的珍珠耳環,一頭波浪的秀髮整整齊齊的盤在頭頂,看起來非常成熟穩重。

媽媽今天上身穿了一件白色的圓領女式西服,裡面穿了一件緊身的白色毛衣,緊身的毛衣緊緊的包裹著媽媽渾圓碩大的雙乳,此時媽媽下半身只穿了一件蕾絲白色鏤空小內褲,媽媽朱婻一直把楊斌當做小孩子,所以平時換衣服從不避諱小胡,媽媽雖然年紀只有40齣頭,但是平時穿衣服的風格都是以端莊典雅為主,尤其是媽媽的絲襪,媽媽雖然不追求時尚,但是對絲襪卻特別的考究,一律只穿名牌的高級絲襪,從來不穿超市裡賣的那種廉價絲襪,媽媽的每一雙絲襪幾乎都是超薄的高級絲襪,黑色的,肉色的,連褲絲襪,長筒絲襪,應有盡有,裝了滿滿一抽屜,媽媽化完妝以後就去抽屜里拿出一雙肉色的超薄連褲絲襪,媽媽把絲襪挽成一個圈,緩緩的套在自己雪白修長的腳丫子上,超薄的肉色絲襪晶瑩剔透,薄如蟬翼,慢慢的滑過媽媽圓潤結實的小腿,媽媽緩緩的把絲襪往上拉,慢慢的把絲襪拉到大腿根部,然後再穿上另外一隻絲襪,媽媽把絲襪邊拉到自己雪白圓潤的腰身,然後啪的一聲,超薄的肉色絲襪就緊緊的包裹住媽媽渾圓碩大的屁股,媽媽這雙絲襪是T襠的,襠部的位置有一個T字形的加厚層, T字形的加厚層擋在媽媽的蕾絲小內褲外面,看著性感當中帶著一絲成熟的神秘感,超薄的肉色絲襪腳趾部位沒有加厚層,透過腳趾部位的絲襪可以清晰的看到媽媽的腳趾上塗了光鮮亮麗的香檳色指甲油,媽媽穿好絲襪還對著落地鏡整了整,確保絲襪均勻的鋪在自己渾圓修長的大腿上,接著媽媽拿出一條白色的西裝包裙穿在身上,白色的包裙緊緊的包裹著媽媽高高隆起的屁股,裙子的長度剛好到膝蓋,穿在媽媽修長的腿上看起來非常莊重典雅。

媽媽穿戴完畢,一身白色的女士小西服,搭配上媽媽凹凸有致的身材,再加上媽媽脖子上那串圓潤的珍珠項鍊和珍珠耳環,關鍵是腿上那雙肉色絲襪,讓看起來媽媽非常的嫻熟溫婉,氣質高貴。

「楊斌啊,早點去上學,你傻愣愣在那邊看什麼呀?有什麼好看的?早飯都吃完了吧,記得把牛奶喝了」「沒什麼媽媽。。。我在想今天上什麼課呢,牛奶我已經喝完了,那媽媽我先走了」

「一大早就發獃,上課的時候可得專心聽講別老是發獃走神,班主任老師都跟我說過好幾次了」

「知道了,媽媽不會的」

聽完媽媽的嘮叨,楊斌就背起書包去上學了

楊斌上了一天的課,放學後還在教室里自習了一會兒傍晚六點來鍾才回到家,楊斌一進家門發現家裡面空嘮嘮的,媽媽還沒有回家,往常這個時候媽媽早已經在廚房給自己準備晚飯了,可這個時候媽媽居然還沒回家,楊斌發現媽媽這一段時間經常很遲回家,有時候晚飯也不做,叫自己到外面吃。突然,楊斌接到了一個電話,他拿出手機一看,是媽媽打來的

「楊斌啊,媽媽今天單位有事,銀行里要開個會,晚上不能回來給你做飯了,你自己出去吃吧,錢夠不夠用?不夠用媽媽給你轉。沒辦法呀。。。最近單位里事情太多,行長老是留下我們開會,你自己一個人先吃飯吧,媽媽遲點回來」

「媽媽你又不回家做飯呀,我都好幾天沒吃到你做的飯了,行了行了,我自己出去吃吧,錢夠用,你早點回家」

楊斌掛斷電話,心裡頭有些納悶,這麼些年媽媽幾乎每天都準時準點回家給自己做飯,怎麼偏偏趕上這段時間單位里這麼忙,天天都要開會,有時候還經常夜裡12點多才回家,楊斌也不再多想,自己胡亂去外面吃了點東西,然後就回到家老老實實的在臥室里做作業,複習功課了

一直到了11:30,媽媽還是沒有回家,楊斌有些擔心,於是拿出手機給媽媽打了個電話,媽媽的電話響了好久才有人接

「媽媽你還沒回家呀?你在哪裡呀?怎麼這麼晚還不回來」

「楊斌。。。嗚嗚。。。媽媽馬上回家了。。。咯咯。。。你再等一下。。。媽媽有點事情。。。剛開完會。。。咯咯。。。行長請媽媽跟大家吃飯呢。。。嗚嗚嗚。。。媽媽在吃東西。。。咯咯。。。媽媽一會兒就回來。。。你不用等媽媽了。。。你先睡吧」

「媽媽你沒關係吧,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啊?看你喘氣很厲害的樣子,你在吃什麼東西呀媽媽,吃的這麼津津有味,也帶點過來給我吃呀」

「沒什麼。。。媽媽在吃火鍋呢。。。嗚嗚嗚。。。火鍋太燙了。。。要吹吹。。。你別東講西講了。。。快點睡覺吧。。。嗚嗚。。。明天一早還得上學呢」

媽媽說完就急急忙忙的掛斷了電話,楊斌心裡更加詫異了,這麼晚還在吃火鍋,媽媽平時生活非常規律,基本都是準點到家給自己做飯,然後看一會兒電視就睡覺了,最近怎麼老是這麼晚回家,而且剛才媽媽喘息聲這麼急促,是不是工作太辛苦太累了,媽媽要是再這麼累下去估計身體都得搞壞了,楊斌心想等媽媽回來以後一定得勸勸媽媽,不能這麼拚命工作,也要量力而行,雖然媽媽也是為了多賺點錢好改善一家人的生活,但畢竟楊斌跟媽媽相依為命,要是媽媽身體出什麼問題就麻煩了。

楊斌寫完作業躺在床上就準備睡覺,但是怎麼都睡不著,他心裡有一種不祥的預感,總覺得媽媽會出什麼事兒,到了夜裡12點多,客廳里傳來了開門聲,小胡推開一道門縫往外張望,只見媽媽身上穿的還是上班時穿的那身衣服,媽媽癱坐在沙發上,大口喘著粗氣,滿臉通紅,原本整整齊齊盤在頭頂的秀髮有些凌亂,楊斌推開門跟媽媽打了聲招呼

「媽媽,你怎麼現在才回來呀?看你好累的樣子,是喝酒了吧」「沒事楊斌,媽媽跟同事們喝了點酒,今天工作太累了,你還沒睡覺啊,早點去睡覺吧,明天還得上學呢」

楊斌看著媽媽圓潤修長的雙腿像內併攏,被肉色絲襪包裹的大腿不停的摩擦著,發出沙沙的聲響,這個時候楊斌突然注意到,媽媽腿上原本光潔無瑕晶瑩剔透的肉色絲襪上居然出現了一個個大大小小的破洞,還有好幾道拉絲破縫,有幾條拉絲從媽媽的腳後跟一直連接到了大腿根部,透過那道長長的拉絲破縫可以明顯的看到媽媽絲襪下面雪白細膩的肌膚,原本薄如蟬翼,光潔無瑕包裹在媽媽腿上的肉色絲襪多了這幾條拉絲破縫,反而有一種美麗的事物被破壞以後的性感。媽媽到底是去哪裡了?為什麼絲襪會破成這樣?

「媽媽,你的絲襪怎麼破了呀?破成這個樣子」

「哦。。。沒事。。。剛才媽媽回家的時候。。。路邊突然竄出幾隻野狗沖我叫,我嚇了一跳,就跑進草叢裡了。。。被草叢的樹枝給刮壞了」

媽媽一邊說著一邊脫下了裙子扔在一邊,在媽媽心裡楊斌就是個不懂世事的小孩子,所以媽媽也不避諱,當著楊斌的面就把身上的白色包裙給脫了下來露出了裡面的肉色連褲絲襪,楊斌看到媽媽絲襪的襠部居然有一個巴掌大小的破洞,媽媽原本整齊穿著的蕾絲內褲被拽到一邊,差一點就露出媽媽的騷穴,媽媽發現楊斌的眼神有些許怪異,媽媽立刻就脫下了身上的肉色絲襪扔進了垃圾桶里,媽媽襠部的那個破洞,看在楊斌眼裡猶如晴天霹靂一般,媽媽說是被野狗追著跑進草叢裡被樹枝刮壞的,可是襠部那個破洞怎麼可能是被樹枝刮的呢?明顯是被人用手撕破的呀,看著媽媽被撕的稀爛的絲襪,楊斌心裡五味雜陳,不祥的預感越發強烈了,他不敢再往下想,不敢把自己端莊穩重溫暖成熟的媽媽往別的方面去聯想,媽媽脫下衣服就去浴室洗澡了,楊斌從垃圾桶里把媽媽的那雙絲襪拿了出來,仔細觀看,看著媽媽肉色絲襪上那大大小小的破洞,還有那幾道拉絲,楊斌基本可以斷定這雙絲襪就是被人用手撕壞的,到底是誰把媽媽的絲襪撕成這個樣子?楊斌想了一會兒,回到房間關上門就躺在床上了,又是一個晚上夜不能寐。

第2天一大早,楊斌一開房門就看到媽媽在梳妝檯前打扮,媽媽平時出門都只是畫個淡妝,甚至有時候太忙的話就不化妝直接出門了,可是最近媽媽每天出門臉上都會畫著非常濃的濃妝,塗上最艷麗的口紅,把所有首飾都帶整齊,今天媽媽脖子上又帶了那串圓潤的珍珠項鍊,耳朵上戴了名牌的白金耳環,媽媽上身穿了一件緊身的白色短袖襯衫,下半身穿了一件白色的百褶裙,媽媽穿好裙子後就到衣櫃的抽屜里拿出一雙絲襪,是一雙黑色絲襪,一雙還沒開封的黑色絲襪,媽媽拿出這雙絲襪準備穿上的時候,楊斌徹底震驚了,這雙絲襪居然不是連褲絲襪,而是一雙長筒的黑色蕾絲弔帶絲襪,超薄的絲襪上有一圈鏤空的精美蕾絲邊,媽媽平時雖然很喜歡穿絲襪,但大多穿的都是肉色絲襪,偶爾也會穿黑色絲襪,但也都是連褲絲襪,即便有穿長筒絲襪也是普通的鬆緊帶的那種,但是今天媽媽卻穿上這麼一雙性感的蕾絲弔帶絲襪,一般女人很少會穿這樣的絲襪出門,這種性感妖艷的黑色長筒絲襪一般都是做愛時專用的情趣絲襪,楊斌在A片上看過。

楊斌看著媽媽把這雙超薄的長筒絲襪完成一個圈,像平時一樣套在自己雪白的腳丫子上,慢慢的往上拉絲襪滑過媽媽圓潤的小腿,在放到媽媽的膝蓋,最後被媽媽拉到大腿根部,媽媽穿好這雙蕾絲長筒絲襪,接著拿出一條吊襪帶,把4根吊襪帶整齊地扣在蕾絲邊上,4根吊襪帶齊刷刷的往上拉,一直拉到媽媽雪白圓潤的腰間,楊斌現在感覺媽媽實在是太小看自己了,居然敢當著自己的面穿這麼一雙性感妖艷的蕾絲弔帶絲襪,難道都不怕自己起疑心嗎?這種絲襪楊斌在毛片裡面不知道看過多少回了,妖艷的女優都會穿著這樣的弔帶絲襪跟男優做愛,媽媽為什麼要穿這麼一雙妖艷的絲襪?如果只是為了端莊美觀的話,穿連褲絲襪就足夠了,這樣的弔帶絲襪穿在腿上行動並不方便。看著媽媽穿好這雙黑色弔帶絲襪,外面又穿上了純白色的寬鬆百褶裙,估計媽媽的同事朋友做夢也想不到如此清純的襯衫和裙子裡面居然穿的這麼一條妖艷性感的蕾絲弔帶絲襪,精美的蕾絲邊連著4根吊襪帶,一直連接到媽媽雪白的腰身,這種性感簡直難以言喻。

「楊斌媽媽晚上有事,可能晚一點回來,你自己一個人吃飯吧,真不好意思,最近老沒時間給你做飯,周末媽媽一定給你做很多好吃的,這幾天先委屈你一下,單位里實在太忙了,晚上又要開會」「不是吧媽媽,你晚上又不回來做飯呀,你單位最近怎麼這麼忙呀?原來也沒見你這麼忙呀,到底是什麼事情啊」

「最近銀行要做考核,指標還沒完成,一大攤子事呢,行長每天都拉著我們開會,我也沒辦法呀,媽媽周末一定給你做飯,晚上你自己吃飯自己睡覺吧,早點睡覺別熬夜,不用等媽媽回來」「好吧好吧媽媽,知道了,那你儘量早點回來吧,你一個女人家在外面太危險了」我稍微有些沒好氣的對媽媽說道

「你放心吧,媽媽都是老太婆了,還有什麼人能打媽媽主意呀?你老老實實的在家複習功課,寫作業別玩遊戲知道嗎」

「知道了媽媽,我不會玩遊戲的」「就快期末考了,你學習可不能放鬆,別玩電腦,我晚上回家要發現你的電腦是熱的看我怎麼收拾你」

「知道了媽媽你去吧,我不會玩電腦的,你也早點回家」

媽媽拿起她的香奈兒包包就出門了,晚上回來的時候,媽媽依舊像之前一樣癱坐在沙發上滿臉潮紅,大口喘著出氣,仿佛精疲力盡的樣子,楊斌發現媽媽早上出門穿的那雙黑色長筒絲襪,腳後跟到大腿的位置,居然也出現了一道長長的拉絲裂縫。

往後的一段時間,媽媽幾乎每天都會化著很濃的妝,出門之前媽媽上班的時候基本都是化淡妝,有時候太忙甚至不化妝就直接出門了,可最近媽媽幾乎每天都會在自己漂亮的臉蛋上畫上濃郁的妝容,塗上最鮮艷的口紅,頭髮也是一絲不苟的整整齊齊盤在頭頂,脖子上永遠帶著那串圓潤閃亮的珍珠項鍊,今天是周一,媽媽穿著銀行的黑色制服,腿上穿了一雙黑色的超薄絲襪,去鞋柜上拿了一雙黑色的亮面高跟鞋套在了自己被絲襪包裹的腳丫子上,媽媽雪白的腳丫子被黑色的絲襪緊緊包裹著,看著黑里透,白煞是性感,媽媽慢慢的把絲襪腳趾伸進高跟鞋裡,然後啪的一聲高跟鞋緊緊的扣在媽媽被絲襪包裹的腳後跟。

媽媽今天滿面紅光,神采飛揚,拿起自己的手提包就出門了,出門的時候,高跟鞋的鞋跟踩在地上還發出踢踏踢踏的聲響,當天晚上媽媽又是很遲回家,回家以後還是像往常一樣,筋疲力盡的癱坐在沙發上楊斌沒有出來跟媽媽打招呼,他已經習慣了媽媽早出晚歸的節奏,楊斌看著媽媽在沙發上休息了一會兒接著緩緩的站起身子,脫下了緊緊包裹在媽媽屁股上的黑色銀行制服裙子,媽媽把裙子扔到一邊,楊斌看到媽媽雪白圓潤的大屁股被黑色的連褲絲襪緊緊包裹著,凹凸有致,非常的性感此時楊斌居然注意到媽媽黑色絲襪的襠部,居然又有一個巴掌大小的破洞,跟上回媽媽說被野狗追的那次一模一樣,破洞的周圍還有幾條長長的拉絲破縫向破洞的4周蔓延開,透過那一道道拉絲破縫,可以清楚的看到媽媽絲襪下面雪白細膩的肌膚,媽媽脫下這雙黑色連褲絲襪捲成一團扔進垃圾桶里,就在這個時候,媽媽的手機突然響了,媽媽接起電話,用非常溫柔的聲音跟電話里的人交談著,輕聲細雨,柔情蜜意,楊斌有些好奇,他甚至大膽猜測電話的那頭是不是就是媽媽的情夫。媽媽一邊拿著電話一邊就進浴室洗澡了,楊斌悄悄的推開門,墊手墊腳的跟在媽媽後頭,媽媽進了浴室,楊斌躲在門口把耳朵湊在門板上,傾聽著媽媽到底跟電話里的人說些什麼。

「死相啊。。。你好壞。。。每次都撕破我的絲襪。。。你怎麼這麼喜歡絲襪呀?你浪費我多少雙絲襪了呀。。。你要賠給我。。。呵呵呵。。。。開玩笑的啦。。。你喜歡就好。。。你真的好厲害啊。。。每次弄得我累死了。。。我明天還得上班呢。。。知道。。。知道了。。。明天穿什麼呀。。。穿肉色的絲襪?老是換來換去。。。一下黑色一下肉色。。。要長筒絲襪還是連褲絲襪呀。。。這次要連褲絲了嗎?好吧,好吧,別老是給我撕破了。。。我都不知道買了多少雙了。。。好了好了,先這樣吧,我兒子還沒睡覺呢。。。被他聽到就麻煩了。。。明天來我家裡吃飯吧」

媽媽說完就掛斷了電話躲在門口偷聽的楊斌有如五雷轟頂一般,媽媽剛才的對話明顯是在跟情夫說話,而且那個情夫好像要求媽媽特地穿上肉色絲襪,看來這個情夫也是個絲襪控,怪不得媽媽最近換絲襪換的這麼頻繁,一下肉色一下黑色,一下連褲絲襪一下長筒絲襪,原來都是這個情婦的要求,電話里媽媽好像還說明天要請這個男人來家裡吃飯,不知道媽媽的情夫會是一個什麼樣的男人。第2天一大早楊斌早早地醒過來,吃了早飯,坐在餐桌前他倒要看看媽媽今天會不會像那個情夫要求的一樣,穿上一雙肉色的連褲絲襪,只見媽媽只穿著胸罩和內褲就走了出來,豪不避諱楊斌。

媽媽洗了把臉刷了牙,接著第1件事情就是去抽屜里拿出一雙肉色的連褲絲襪,把絲襪挽成一個圈,套在自己雪白的腳丫子上,像往常一樣拉到自己的大腿根部,然後再把絲襪邊整整齊齊的拉到自己的雪白腰間,然後還對著落地鏡整了整腿上的絲襪,確保這雙肉色絲襪均勻的鋪在自己圓潤修長的大腿上,媽媽雪白圓潤的大長腿穿上這雙肉色絲襪,看著說不出的成熟性感嫵媚,媽媽還沒穿衣服,就穿著這雙肉色絲襪坐在梳妝檯前化妝,媽媽在自己雪白漂亮的臉蛋上畫了一個精緻的濃妝,塗上了鮮艷的口紅,又把那串圓潤的珍珠項鍊戴在自己粉嫩的脖子上,媽媽一邊打扮著一邊轉頭跟楊斌說到

「楊斌啊,今天晚上你放學早點回家,銀行的行長王叔叔要來咱家吃飯,你小時候不是見過嗎?人家王叔叔對你挺好的,他上次給你買的那個玩具賽車還記得嗎?晚上對人家客氣點,人家怎麼說也是媽媽的領導」

「記得媽媽,是那個行長王叔叔吧,我小時候見過的,他要來咱家裡吃飯呀,會不會不大方便啊?畢竟媽媽你現在也是單身,他好像孩子都很大了吧」

媽媽轉頭瞥了我一眼,然後把一頭波浪的秀髮整整齊齊地盤在頭頂

「小孩子別老胡說八道的,你懂什麼呀?小小年紀怎麼想的這麼多,人家王叔叔是媽媽的領導,又是你的長輩,在單位里挺照顧媽媽的,媽媽請他吃頓飯不是應該的嗎,他老婆孩子到國外旅遊了,來不了,他來咱們家吃頓便飯,算是媽媽對他的答謝,上次媽媽評職稱還多虧他幫忙疏通呢」

聽到這裡,楊斌此時心裡基本可以確定媽媽的情夫就是那個銀行行長王強,王強是銀行的行長,是單位的一把手,媽媽還沒離婚的時候就追求過媽媽,有事沒事的來給媽媽獻殷勤,媽媽離婚以後更是經常開車送媽媽回家,來家裡串門,還經常給楊斌買些昂貴的玩具,不過這個王叔叔早已經成家了,兒子比楊斌年紀還大,楊斌做夢也想不到媽媽居然會出軌這麼一個油膩年長的有婦之夫

「行了媽媽,我知道了,我會對他客氣點的,畢竟人家也是長輩,要不要叫其他同事過來呀?就你們兩個人也不大熱鬧吧」

「不用了吧,其他同事家裡都有事兒來了不方便再說,媽媽還得跟他商量一些私下的工作問題呢,有些事讓同事知道也不方便,上回他給媽媽安排提幾條心,我還得好好謝謝他呢」

媽媽一邊說著,一邊穿上了銀行的黑色制服,修身的制服緊緊包裹著媽媽豐腴的身體,一對雪白豐滿的大奶子被制服的襯衫緊緊包裹著擠出一條深深的乳溝,黑色的包裙包在媽媽渾圓碩大的屁股上高高的隆起,看起來凹凸有致,煞是性感。到了晚上5點多,楊斌一放學就回到家中,楊斌回到家中,只見媽媽上身穿著一件白色的居家毛衣,是梨子嶺的露出媽媽雪白豐滿的乳溝,媽媽一對渾圓碩大的奶子,像兩隻小白虎兔一樣在胸前晃來晃去,媽媽在灶台上不停的忙碌著做了好幾道菜,媽媽的腿上穿了一件棕色的居家包裙,長度剛好到膝蓋,腿上依舊穿著白天那雙肉色的超薄連褲絲襪透明的肉色絲襪,緊緊的包裹著媽媽雪白修長的雙腿,媽媽亭亭玉立的站在廚房腳上,沒有穿拖鞋,透過絲襪的腳趾部位,可以清晰的看到媽媽腳趾上塗的大紅色指甲油。

楊斌看著媽媽穿著肉色絲襪站在廚房做飯,筆直的腰背向後微微彎曲,碩大的胸脯高高的向前聳立著,不禁也有些動容,身子底下的雞巴居然有些微微的勃起了,在自己的校服褲子上搭起了一個帳篷。媽媽做了滿滿一桌子菜,等待著行長王叔叔到來。到了晚上6點多,門外傳來的敲門聲,媽媽踩著自己的絲襪腳小碎步跑過去開門,只見一個身材高大挺拔的身影走了進來,正是行長王叔叔,行長穿著一身銀行的西裝,身材高大強壯,雖說有些許油膩,但是五官看著比較立體,一看就是性能力比較強的男人。

「楊斌,快叫王叔叔呀」

「王叔叔好」

「這就是楊斌吧,長這麼大了呀,真是帥氣」

行長摸了摸楊斌的頭,禮節性的跟楊斌還有媽媽寒暄了幾句

「上回見到楊斌的時候他才只有這麼高吧,現在都長成大小伙了」

「行長坐下吃飯吧,我做了幾個菜,也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胃口,咱們喝點紅酒吧,法國的紅酒」

媽媽招待行長坐下,兩條被肉色絲襪包裹的雪白長腿併攏在一起,斜放在一邊,看起來非常的端莊優雅,媽媽看到行長心裡有些許緊張,粉嫩漂亮的臉蛋上也變得微微有些發紅,兩條被絲襪包裹的大腿不停的摩擦著,發出細微的沙沙響聲。行長吃了幾筷子菜,跟媽媽喝了幾杯紅酒,不停的稱讚媽媽做飯的手藝高超

「朱婻呀,你做飯的手藝真是好,想不到這麼漂亮的媽媽還會做飯呀,真是上得廳堂下得廚房,哈哈」

楊斌起身去上個廁所,行長又加了一筷子菜,一不小心筷子撲通一聲掉到了地上,行長俯下身子撿筷子,但是撿筷子的動作卻特別的緩慢,這個時候楊斌剛好上完廁所走出來,他清楚地看到行長蹲在地上假裝撿筷子,兩隻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媽媽被肉色絲襪包裹的大長腿看個沒夠,媽媽仿佛也是故意的把兩條絲襪美腿交叉在一起,翹起一個二郎腿,雪白的腳趾被肉色絲襪緊緊包裹著,媽媽還故意揉搓了幾下自己的腳趾,仿佛是故意挑逗行長,行長盯著媽媽絲襪美腿不停的看,媽媽此時也放下了雙腿,把雙腿微微的打開,讓行長看到了媽媽裙子裡面肉色絲襪的包當,這是一雙包檔的絲襪,絲襪的襠部有一層厚厚的加厚層,行長的眼神從媽媽的絲襪腳趾開始看一直看到媽媽絲襪的膝蓋處,膝蓋的彎曲處絲襪形成一個明顯的褶皺,看起來讓人心痒痒,接著行長又探頭探腦的往媽媽的絲襪裙底看去,薄薄的肉色絲襪緊緊的包裹著媽媽圓潤多肉的大腿,楊斌看到這裡忍不住咳嗽了一下,行長發現楊斌從廁所出來,立刻識相的撿起筷子,繼續端端正正的坐在位置上跟媽媽喝酒吃飯。

媽媽跟行長推杯換盞,聊的都是一些工作上的事兩個人喝了幾杯酒,臉都有些微微的發紅

「朱婻,上次那些文件還沒列印吧,咱們一起去外面列印一下吧,這對你升職加薪很有幫助,文件在我車上,咱們一起下去拿吧,怎麼樣」

「好的行長,你不說我都忘了,明天就得交了吧,文件在你車上,太好了,咱們這就去吧,別等一下喝多了又忘了」

媽媽和行長兩人互相說著話,楊斌隱約覺得這些話好像是特地說出來給自己聽的,言語當中帶著一絲絲假意

「好的朱婻,咱們這就走吧,速戰速決」

「楊斌啊媽媽跟王叔叔到樓下車裡拿點文件去列印一下,你一個人在這兒先吃哈,我們一會兒就回來」「好的媽媽,王叔叔你們去吧」

楊斌內心覺得有些怪異,他決定跟蹤媽媽和行長,看看他們究竟去什麼地方。看著媽媽在鞋櫃里挑了一雙米色的高跟鞋放在了地上,把自己穿著絲襪的腳丫子緩緩的伸進高跟鞋裡,高跟鞋整齊的穿在媽媽的絲襪腳上,媽媽一副居家賢惠的打扮,上身是白色毛衣,下身是包裙,腿上又穿了這麼一雙肉色絲襪,再搭配上米色的中跟皮鞋,看起來說不出的溫婉賢良,實在讓人難以聯想媽媽這身打扮會去跟行長王叔叔幹什麼不好的事情。

媽媽跟行長出門以後,楊斌立馬穿上自己的運動鞋悄悄地跟在了媽媽和行長後面,媽媽和行長的身影漸漸的消失在了黑暗的樓道中,楊斌悄悄地慢慢地走了過去,就在樓道的深處楊斌看到兩個身影,他湊近一看,眼前的一幕簡直讓楊斌驚呆了。

只見行長正靠在樓道的牆壁上,身上穿著的西裝褲子已經褪到了腳踝,內褲也脫了下來,露出自己又粗又長的大雞巴。

而自己的媽媽朱婻此時正蹲在地上,棕色的包裙被推到腰間,露出腿上的肉色絲襪,媽媽踩著高跟鞋就這樣蹲在地上,腳後跟已經脫離高跟鞋高高的捲曲著,肉色的絲襪包裹著媽媽雪白的腳踝

媽媽雙手握著行長的大腿,居然張著自己嬌艷的嘴巴正在吞吐行長的肉棒,媽媽聳動著自己雪白粉嫩的脖子,大口地吞吐著行長的肉棒,一邊吞吐,還一邊旋轉自己的腦袋,讓行長的雞巴更加的舒適。

媽媽一頭波浪的秀髮仍舊整齊的盤在頭頂,居家的髮型和白色的毛衣跟媽媽此時的淫蕩行為,形成鮮明的違和感。

媽媽忘情地吞吐著行長的雞巴,緊接著媽媽張開大嘴,一口就把行長的雞巴齊根沒入,全都吞進了自己的嘴巴里,還吸溜吸溜地不停的吮吸,響亮的水聲在樓道裡面環繞著。

接著媽媽伸出自己雪白的玉手,輕輕的握住行長的雞巴,在伸出自己嬌艷的舌頭,用自己的舌頭輕輕掃動行長的尿眼。

接著媽媽再次張開自己嬌艷的嘴唇,一口就吞下了行長的整根肉棒,行長的龜頭直接戳到媽媽的喉嚨,抵住了媽媽的扁桃腺,媽媽雙手緊緊的握著行長的大腿,接著開始左右搖晃自己的腦袋,行長的雞巴在媽媽溫暖濕潤的口腔里橫衝直撞,舒服的直哼哼

「舒服。。。太舒服了。。朱婻。。。想不到你這麼會吹雞吧呀。。。好舒服。。。深喉。。。啊。。。好舒服。。。太爽了,。。。想不到你還會深喉啊朱婻。。。剛才你兒子看你的眼神怪怪的。。。不會發現我們的事了吧。。。。你兒子做夢也想不到自己這麼漂亮賢惠的媽媽居然在樓道里給自己的行長深喉吧。。。哈哈。。。想起來還挺刺激的呢」

媽媽沒有回答,繼續賣力地為行長口交,大口地吞吐著行長的雞巴,媽媽吐出行長的雞巴,又用舌頭和嘴唇不停的舔弄吮吸行長的雞巴兩側,接著再次吞入行長的雞巴,一邊吞吐行長的雞巴一邊旋轉自己的腦袋,媽媽嬌嫩鮮紅的嘴唇緊緊的包裹著行長的雞巴,為行長做著螺旋式的口交媽,媽旋轉著腦袋將行長的雞巴齊根沒入,然後再旋轉著吐出來,直至龜頭,然後再一口吞下,如此反覆了有幾十下,行長再也忍不住了

「不行。。。朱婻。。。我受不了了。。。我忍不住了。。。我要操你。。。我要操你的騷穴。。。你快轉過來」

「我也受不了了行長。。。騷穴里流了好多水。。。啊。。。把我的絲襪都給弄濕了。。。今天我穿著你最喜歡的肉色絲襪呢。。。行長。。。你看看。。。你喜歡嗎?剛才你撿筷子的時候就在盯著我的肉色絲襪看吧。。。你怎麼這麼喜歡絲襪呀」

行長抓住媽媽,雪白圓潤的腰身,把媽媽翻轉過來,媽媽雙手扶著牆壁,向後高高的撅起了自己渾圓碩大的屁股,行長把媽媽的裙子推得更高了,媽媽被肉色絲襪包裹的大屁股暴露在行長眼前,一攬無餘,行長伸出雙手輕輕的抓起媽媽襠部的絲襪,接著刺啦一聲在媽媽屁股上的位置撕開一個大口子

「啊。。。行長。。。你怎麼又把我的絲襪給撕壞了呀。。。你都撕爛我多少雙絲襪了。。。我的工資都不夠買絲襪了。。。你得賠我」

「放心吧,朱婻,只要你願意穿,我以後天天給你買絲襪,你想要什麼顏色的絲襪我都給你買,我太喜歡你的絲襪屁股你的絲襪騷穴了,我得抽幾下你的屁股,你這大白屁股穿上絲襪更性感了,這惱人的大屁股。。。看我抽死你」

接著行長居然像瘋了一樣伸出雙手,對著媽媽的絲襪屁股,左右開弓啪啪啪啪的抽了好幾個清脆響亮的大巴掌,清脆的巴掌聲,不停的在樓道里環繞著

「啊。。。」

媽媽嘴裡發出了輕微的嬌喘,接著立刻伸出雪白的玉手,捂住自己嬌艷的嘴巴,克制自己的聲音,不讓周圍的鄰居聽見。

接著行長伸手緊緊的抓住媽媽被絲襪包裹的大屁股用力的揉搓,媽媽的大白屁股在行長的手裡變成各種奇怪的形狀,接著行長握著自己又粗又長的雞巴,對准媽媽已經水流如注的騷穴,腰杆子往前一挺,撲哧一聲就插了進去

「舒服。。。太舒服了。。。朱婻。。。你的騷穴好舒服。。。啊。。。操起來真爽。。。太爽了。。。你老公真是個傻逼啊。。。這麼漂亮的老婆居然不要。。。啊。。。太爽了。。。太舒服了。。。你裡面水真多呀。。。怎麼流這麼多水呀?我太喜歡你的絲襪屁股,你的絲襪大腿了。。。爽死我了」

行長用力的揉搓媽媽被絲襪包裹的渾圓屁股,還不時的朝著媽媽的屁股上抽著清脆的巴掌,腰杆子死命的向前挺動,行長結實的腹部撞擊到媽媽被絲襪包裹的大屁股,發出啪啪啪啪的清脆響聲。

行長一手揉搓著媽媽的絲襪屁股,另一隻手俯身上前抓住媽媽雪白柔軟的大奶子不停的揉搓著,媽媽雪白的奶子在行長的手指縫隙里擠了出來,接著行長用兩根手指揪住媽媽粉色的乳頭死命的揉搓,不停的向外拉扯。

「哇。。。好舒服行長。。。你好厲害。。。行長行長。。。你好厲害。。。你太會玩女人。。。太會操逼了。。。啊。。。好爽。。。好舒服。。。用力操我呀。。。用力干我。。。好舒服呀。。。啊。。。好爽。。。啊。。。頂到我的子宮了。。。行長。。你頂到我的子宮了。。。啊」

媽媽就這樣雙手搭在樓道潮濕的牆壁上,向後高高的撅著自己被絲襪包裹的圓潤屁股,承受著行長瘋狂的抽插,行長一邊揉搓媽媽的屁股,一邊拉著媽媽的乳頭,死命的往前挺動自己的腰杆子,瘋狂的在媽媽的騷穴里馳騁著。

行長就這樣抓著媽媽的屁股抽插了有五六百下,接著行長把媽媽整個人轉了過來,行長雙手抱著媽媽穿著肉色絲襪的大腿,把媽媽的絲襪大腿扛到了肩上,此時媽媽腳上穿著的米色高跟鞋已經脫離腳跟,掛在媽媽的絲襪腳趾上不停的甩來甩去,媽媽雙手向後扶著欄杆,兩條腿被行長扛在肩上,接著行長居然張開嘴,一口就含住了媽媽被絲襪包裹的腳趾不停的吮吸舔弄。

行長結實的手臂緊緊地抱著媽媽的絲襪大腿,碩大的雞巴在媽媽的騷穴里不停的抽插著,大量的淫水順著媽媽粉嫩的騷穴不停的往下流淌滴落,媽媽襠部位置的絲襪已經被淫水浸透,漸漸的變得透明了。

「哦。。。行長。。。你好厲害。。。啊。。。你好厲害。。。你好會操逼。。。啊。。。操的我好舒服。。。用力。。。啊。。。用力。。。好爽。。。好舒服。。。啊。。。行長。。。你頂到我的子宮了。。。行長。。。你頂到我的子宮了。。。好舒服呀。。。啊」

行長大口吞吐著媽媽被絲襪包裹的腳趾,伸出雙手揪住媽媽粉色的乳頭用力的向外扭動拉扯,接著繼續在媽媽的騷穴里抽插了有七八百下,緊接著行長突然低吼一聲,渾身開始抖動,兩條粗壯的大腿也是不停的顫慄

「哦。。。好舒服。。太舒服了。。。好爽好舒服呀。。。舒服死我了。。。啊。。。好過癮啊。。。射了射了。。。朱婻。。。我射了。。。全都射進你裡面。。。全都射給你。。。啊。。。全都射進你騷穴里。。。射進你子宮裡。。。太舒服了。。。啊。。。射了。。。射了。。。啊。。。射了好多」

行長的精液魚貫而出,濃稠的精液撲哧撲哧的全都射進了媽媽的騷穴里,滾燙的精液打在媽媽的子宮上,媽媽也突然渾身顫抖,雪白的腰身,像被剛撈上岸的鯉魚一樣,不停的扭來扭去。

「啊。。。。射進來了。。。射進來了。。。把精液燙進去。。。好舒服。。。啊。。。精液燙到我子宮。。。好舒服。。。啊。。。好燙的精液。。。啊。。。行長。。。舒服。。。啊。。。舒服。。。高潮了。。。行長。。。我也高潮了。。。啊。。。我也高潮了。。。啊」

緊接著行長雙手放開媽媽的雙腿,媽媽蹲在了地上,大口喘著粗氣,滿臉通紅,行長把自己的雞巴湊到媽媽的嘴,示意媽媽為自己口交,清理雞巴上的余精。

媽媽先是喘了幾口粗氣,緊接著微微張開自己紅潤的嘴唇,一口就吞下了行長已經癱軟的雞巴開始吮吸舔弄起來,行長的雞巴在媽媽溫暖濕潤的口腔里居然漸漸再次變得勃起堅硬了,媽媽大口地吞吐著行長的雞巴,為行長清理上面殘餘的精液,緊接著媽媽咕嘟一聲把嘴裡剩餘的精液全都吞了下去。

「朱婻,你還會吞精啊。。。啊。。。你對我真好,把我的精液吞下去了,我愛死你了朱婻,你放心吧,以後在單位里你會步步高升的,我一定盡全力挺你啊,好舒服,你的嘴巴好舒服呀,又濕又滑的。。。比操逼還舒服」

媽媽一手握著行長的大腿,另一隻手握著行長的雞巴,接著輕輕的伸出舌頭,快速的掃動行長的尿眼,媽媽一邊用嬌嫩的舌頭舔弄行長的龜頭,一邊抬起頭用嬌媚的眼神盯著行長。

媽媽看著行長,滿面通紅,輕輕的搖晃著腦袋,舌頭在行長的龜頭上不停的掃來掃去。

行長的雞巴在媽媽的口腔里漸漸又變得堅硬勃起,硬得像一根鐵棒。

接著行長抓住媽媽略微帶有一點贅肉的腰身,把媽媽整個人翻轉過來,媽媽整個人趴在地上,裙子被掀到腰間,圓潤的大白屁股朝著行長高高的撅起,媽媽朝天撅著自己被肉色絲襪包裹的大白屁股,對著行長不停的搖晃著,絲襪上那個大大的破洞,仿佛一道對行長熱烈敞開的大門。

行長伸出兩根手指,在媽媽的騷穴上輕輕的揉搓了幾下,媽媽的騷穴上淫水橫流,大量的淫水順著媽媽腿上的肉色絲襪不停的往下流淌。

媽媽大腿處的絲襪已經徹底被淫水給浸透了,接著行長噗嗤一聲就把手指插進了媽媽的騷穴里不停的扣動扣挖起來。

隨著行長的扣動,媽媽粉嫩的騷穴里淫水不停地流,長著兩片陰唇向兩邊搭拉著,騷穴里的穴肉一抽一抽地仿佛在對行長拋媚眼一般。

「哈哈哈,你那個寶貝兒子做夢也想不到自己這麼端莊穩重的媽媽居然會在自家的樓道里這樣高高撅著自己的絲襪大屁股搖來搖去吧,真是表里不一的淫蕩媽媽呀,你兒子要知道自己的媽媽背地裡是一個這麼淫蕩的女人,會不會氣得當場吐血呀,哈哈哈,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呀」

行長說的話就像一根針一樣,刺在楊斌的心頭,楊斌感覺自己的心在滴血,行長居然在媽媽面前如此出言戲謔,還把自己這個兒子當做刺激的擼點用來凌辱媽媽的人格。

「行長。。。你不要這麼說。。。不要提我兒子。。。我兒子是個乖孩子。。。他絕對猜不到的。。。不要提我兒子。。。啊。。。好舒服。。。行長。。。你的手指好舒服。。。嗯。。。把你的大雞巴插進來吧。。。狠狠的操我。。狠狠的操我的絲襪大屁股。。。操我這個淫蕩媽媽」

媽媽高高撅起的絲襪屁股和淫水橫流的騷穴,包括裡麵粉色的穴肉,被躲在角落的楊斌一覽無餘看得清清楚楚。

楊斌此時心裡有如晴天霹靂,五雷轟頂一般,他做夢也想不到自己平時這麼端莊文雅言,行謹慎的媽媽居然會在自己家的樓道里對著自己的領導高高撅著自己的絲襪屁股不停的搖晃。

而行長此時手指已經齊根沒入媽媽的騷穴,估計指頭已經頂到媽媽的子宮,行長猥瑣著笑著,不停的用自己粗壯的手指在媽媽粉嫩的騷穴里摳挖著。

「自己叫我不要提你兒子,現在自己說自己是個淫蕩媽媽,哈哈哈沒錯,你就是個淫蕩媽媽,一個淫蕩的絲襪媽媽,絲襪蕩婦,哈哈哈」

說著行長在媽媽身後紮起一個馬步,他握著自己又粗又長的大雞巴,一手揉搓著媽媽被絲襪包裹的屁股,另一隻手擼動自己的雞巴,對準媽媽的騷穴,腰杆子往前一挺,撲哧一聲就插進了媽媽的騷穴里。

接著行長再次伸出雙手,左右開弓,又在媽媽的絲襪大屁股上啪啪啪啪抽了好幾個清脆響亮的大巴掌。

行長就抱著媽媽的絲襪大屁股,用力的挺動自己的腰杆子,瘋狂的在媽媽的騷穴里抽插。

行長腹部撞擊到媽媽豐滿圓潤的屁股發出啪啪啪啪的清脆響聲,響聲不停的在樓道里環繞著,這裡是樓道的盡頭,左右兩邊都沒有住戶,所以基本不會有人過來。

此時媽媽小腿上的絲襪已經因為大量的運動脫離出媽媽雪白的腳丫子,兩節退出來的肉色絲襪耷拉在媽媽的腳趾上,隨著行長的操動不停的甩來甩去,樣子甚是狼狽。

「我操死你。。。操死你。。。真爽啊。。。越操越爽。。。越操越舒服。。。我操死你這個絲襪媽媽。。。絲襪人母。。。啊。。。真想當著你兒子的面操你。。。啊。。。哈哈哈。。。你兒子要是看到我在樓道里抱著你的絲襪屁股操你的騷穴。。。。雞巴會不會硬起來呀?哈哈哈,想想就刺激了」

媽媽聽到這裡,一張漂亮的臉蛋變得通紅,心怦怦直跳,已經到了嗓子眼兒,媽媽用力的搖晃自己的腦袋,腦袋搖得像撥浪鼓一樣,一頭秀麗的卷髮此時已經散落不停地隨風飄擺。

「行長。。。你今天怎麼老說這些難聽的話呀。。。叫你不要提我兒子了。。。啊。。。你頂到我的子宮了。。。啊。。。好舒服。。。好刺激。。。你不要提我的兒子。。。我兒子是個好孩子。。。啊。。。跟他沒關係。。。啊。。。這是我們兩個人的秘密。。。啊。。。啊。。。舒服。。。舒服。。。好爽。。。啊。。。頂我的子宮。。。頂我的子宮。。。啊。。。你不要提我兒子就是了。。。啊。。。好舒服。。。好舒服。。。啊」

「沒別的意思。。。啊。。。朱婻?。。就是剛才看到你的兒子都已經這麼大了。。。已經是個大小伙子了。。。啊。。。我忍不住會做聯想。。。啊。。。你的騷穴。。。太舒服了。。。啊。。。操起來好舒服啊。。。好多水啊。。。水真多。。。你這個絲襪媽媽。。。啊。。。看到你兒子這麼大的人了。。。就不禁聯想到。。。。要是當著你兒子的面操你。。。那該有多刺激。。。啊。。。啊,行,你不喜歡聽我就不說了,啊。。。真舒服。。。太舒服了。。。我操死你。。。操死你」

媽媽和行長都不知道的是,他們兩個人之間的對話卻被躲在暗處的楊斌聽得清清楚楚,原來行長居然如此變態,覺得當著楊斌的面操楊斌己的媽媽會感覺更加刺激,楊斌的心仿佛在滴血一般,自己如此溫婉賢良的媽媽居然為了迎合情人特意穿上居家的肉色絲襪,在自己家的樓道里撅著自己的大屁股跟情人做愛,還任由情人出言不遜,猥褻自己心愛的兒子。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