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小淫女(Ⅱ) (2) 作者:longlvtian

【我的大小淫女(Ⅱ)】 (2)

作者:longlvtian2021-05-13 首發於 第一會所 春滿四合院

時光轉瞬即過,在柳安冉的攛掇下,三人決定按照她的安排,搭乘著柳安汐的私人飛機去到某海島國度假放鬆幾日。

那些進行中的項目只要從下層挑選人來負責即可維持正常的運作,而婺城的項目卻也只能暫時停滯在那兒,等散完了心歸來再說了。

而李楓自然是拗不過柳安冉,只好從工頭那兒請了一周的假期陪著兩姐妹出遊一趟。

沒多少東西可收拾的李楓只帶了兩件換洗的衣服,想來洗浴用品什麼的那邊的酒店都會有準備,兩女的東西雖多,可前一天夜裡也便收拾得差不多了,很快便從樓上乘坐電梯來到了地下室。

只見柳安汐裡邊穿著一件白色的弔帶連衣褲,黑色的墨鏡將深V的領口直拉到了乳峰所在的緯度,渾圓的半球近半暴露在了外邊,上下一同將柳安汐的身材完全展示了出來,前凸後翹誘人無比。

而透過領口與肌膚的空間,也沒有看到乳罩的蹤跡,想來只是貼了小巧的乳貼,以防凸點。

將手中的名貴旅行箱放在了門口,柳安汐雙手一圍,用外面披著的黑色絲質坎肩圍在身前,便將春光遮掩住了大半,說道:「開我的車吧,」

柳安汐上了車後,柳安冉也走到了李楓的身邊,將手中同款不同色的旅行箱推倒了李楓的身前,嬌聲說道:「辛苦姐夫啦,」

柳安冉身上穿著的則是一身淺綠色一字肩連衣裙,不長不短的裙擺剛到膝間,顯得十分可愛。

將行李搬上了車後,李楓也上了車,車後的柳安汐目光轉向車外,不知在思索著什麼,而柳安冉則興奮地拍著照片,像她這樣的網紅肯定要不時發些新鮮的照片來維持自己的熱度。

售價昂貴的進口越野車平緩地駛出了車庫,小區,開向了中海市機場。

在柳安冉的指引之下,車子徑直進入了機場內部,而在跑道旁的停機坪中,擁有十二人位的頂級私人飛機早已一切準備就緒。

有專人將行李搬上了機艙腹處的行李艙內,將開來的車停到了一旁專用的停車位上,三人需要做的便是登機即可。

飛機很快便申請到了飛行許可,緩緩駛向了跑道,飛向了空中。

「請問有什麼需要的嗎?」因為這私人飛機的主人是柳安汐,所以常規配備的兩名空姐也被換成了空少,長相帥氣的兩名雙胞胎白人空少操著熟練的中文,恭敬地詢問著三人。

在確定三人並無需求後,兩人便回到了機艙前方的休息區去了,而三人也閉目稍作休息。

下機後,早便安排好了的四人敞篷跑車等在了飛機邊,車上放不下的行李自有人直接送去酒店房間,而本欲開車的李楓則被趕去了后座,坐上了駕駛室的則是柳安冉。

照例拉著不情願的兩人拍了幾張合照後,柳安冉才收起了相機,準備出發。

「蕪湖!」柳安冉興奮的呼喊聲中,跑車彈射而出,此時亦不算是旅遊旺季,這島上便也沒有多少遊客,雖不寬敞的道路卻也十分好開。

車輛飛馳在了沿海公路上,路邊的風景與迎面而來的海風呼嘯而過,暢快的感覺讓坐在了副駕的柳安汐也不由放鬆了下來。

當三人來到預定的賓館之時,正好到了午飯的時間,雙層的木屋別墅有著三室三廳,正好供三人所用,而套房內還有著獨立泳池供他們遊玩,酒店的大廚也恰時在房間的餐廳中為他們準備好了午飯。

吃完了飯後,三人便走到了海邊,李楓被迫成為了攝影師為兩女拍照,進入了狀態的李楓便如同專業的攝影師一般,指揮著兩女拍攝了不少的照片。

「拍得還不賴嘛,」柳安冉看著照片有些意外地說道,李楓笑了笑並沒有回話,一旁的柳安汐看著照片也有些意外,沒想到李楓竟然還有些水平。

拍完了照片後,李楓坐在了沙灘邊,望著無邊海面,思緒有些紛亂。數年之前,國家在某神秘人物的幫助下,科技突飛猛進,研製出了可以完美抵禦核彈的黑洞彈,通過人為創造黑洞來抵禦核彈的破壞力。

而卻因某重要官員的背叛而走漏了重要信息,十三國的精英特工潛入了實驗室,盜走了核心數據,而作為實驗室的安保負責人,李楓僅用六個小時,便孤身將十三人全部抓回,也找回了被盜數據。

國家走上了世界之巔,而他最終被人陷害,被判失職被迫退伍,無心爭論的他便默默地退伍回鄉。

「走啦,姐夫,我們去玩吧!」柳安冉歡快的聲音將李楓從回憶中拉回,只見兩女回了趟房間,此時已經換上了比基尼泳衣,而她們的身後,則有一名服務生扛著一塊衝浪板跟在了後邊。

柳安冉拉著李楓向著海灘邊有著水上玩樂項目的地方去了,而柳安汐則跟著那服務生去向了另一邊的摩托艇。

玩樂的時光過得飛快,很快太陽便慢慢下了山去,三人也便回到了房間去了,李楓沖洗完了身子後便躺在了床上休息,而兩女在室外的泳池中玩了會兒後也分別回了房間。

----------------------

夜幕漸漸降臨,咔嚓一聲輕響,只見柳安冉悄聲摸進了李楓的房間中。

「怎麼啦?」李楓合上了手中的書,有些疑惑地說道。

「姐夫,跟我出去,幫我拍幾張照片吧,」柳安冉此時已經換回了白天的衣服,有些悄聲地說道。

「大晚上的,什麼都看不到,拍什麼啊,」

「沒,沒事啊,這個相機能夜光拍攝的,」

「好吧,」李楓見柳安冉意志堅定,便也沒再多說什麼,站起了身來。

這一片海灘邊都是些豪華的酒店別墅,夜間倒也沒有多少人往來,不過再遠一些則有些特色的餐廳酒吧什麼的。

「就這裡吧,」兩人沿著沙灘走了一陣,在一張公共的長椅前,柳安冉停下了腳步。

只見柳安冉坐在了長椅上,雙腳交叉,玉手搭載椅背上撐著額間,擺出了個標準的茶藝造型說道:「把我的腿拍得長些,」

「好,」李楓蹲下了身來,敷衍地說道。

「咔嚓!」昏暗的燈光下,就算沒有開閃光燈,拍出來的照片依舊十分清晰,人物的細節清晰可見。

「好,再來,」柳安冉看了看照片,滿意地將相機遞迴給了李楓說道。

「咔嚓,」「咔嚓,」「咔嚓,」柳安冉不停地轉變著姿勢,讓相機快門的聲音不斷。

「唔?」「咔嚓!」

突然李楓感覺到畫面有些不太對勁,定睛看去,果然柳安冉將雙腿分開踩在了長椅上,不長的裙子被撐起後,露出了裡邊真空的下體。

「快點,姐夫,」柳安冉將淺綠色的一字肩上衣向下拉扯,那僅有乳頭出貼著愛心貼紙的乳房便完全暴露了出來,「我說好了晚上要在群里發福利的,」

「呼,」李楓長出一口氣,舉起了相機繼續拍攝了起來,而柳安冉的姿勢則愈發地誘人了起來。

「啊哈啊,」只見柳安冉雙腿踩在沙灘之上,上身趴靠在了長椅背上,一隻小手反手過來將小穴向兩邊分開,聽著身後不斷的快門聲音,竟直接到了高潮。

「咔嚓,咔嚓!」相機忠實地記錄著柳安冉體內的淫水一點點從小穴中流露,滴落了出來。

柳安冉轉過了身來,只是將那領口拉到了胸部上邊,便又恢復了那俏麗的模樣。

不過她看著李楓已經挺立起來的肉棒,輕舔著紅唇說道:「姐夫,要不給他們再多點福利?」

李楓還未表示,柳安冉已經在他面前蹲下了身來,將他的沙灘短褲連著內褲一起拉了下來。

趁著昏暗的月光,伴著洶湧的海潮聲音,柳安冉嬌媚地望著鏡頭,張開紅唇,將李楓的肉棒熟練地齊根含入。

溫熱的海風將沙灘邊的樹葉吹得沙沙作響,海灣的另一邊亮著燈火,傳來了音樂人聲,讓在這野外偷歡的兩人感覺格外的刺激。

「我要射了!」很快,李楓便有些把持不住精關,輕聲地低語道,柳安冉嬌媚地瞟了眼李楓,愈發賣力地吞吐了起來。

「啊哈,」一聲輕吼聲中,李楓的肉棒中一股精液噴涌而出,而柳安冉也將肉棒吐了出來,用玉口對準了那龜頭,小手前後套弄著肉棒。

李楓的鏡頭清晰地記錄下了那一股股濃稠白精猛烈地射入了柳安冉的口中,直到她合上紅唇,將那精液全部吞入了口中,再將李楓的肉棒清理乾淨,方才停下了拍攝。

「安冉,」李楓看著柳安冉拿著相機蹦蹦跳跳地走在前面,突然出聲喊住了她,有些突然地問道:「你,有沒有跟他們做過?」

「姐夫~」柳安冉回過了頭來,嬌媚地低聲說道:「你怎麼可以這麼問人家呢?」

「我,」李楓正想要解釋一下,柳安冉已經走到了他的身前,湊到了他的耳邊說道:「姐夫應該要問,安冉有跟多少人做過才對哦,」

看著如同小惡魔般的柳安冉,李楓胯下的肉棒瞬間便再次硬了起來。

「壞蛋姐夫,」柳安冉輕拍了下李楓高高頂起的下身,嬉笑著跑離了李楓身邊。

李楓回到了房間院內,便感覺到了與出門之時有些不同之處,前面的柳安冉已經進了房間,打開了燈來時,李楓便反應了過來,是二樓柳安汐的房間燈熄滅了。

「安冉!」李楓有些焦急地說道:「你姐出去了?」

「可能出去玩了吧,」

「這麼遲了,怎麼還一個人出去啊?」

「沒事啦,她不會有事的,晚點就回來啦,」

「那不行,這又不是國內,萬一碰上些事情怎麼辦,我去找她!」

「哎,不用啦,」柳安冉話還沒說完,李楓便已經出了門去了。

------------------------

距離幾人入住的酒店不遠處,各種風格各異的酒吧便建在了沙灘之上,如今是旅行的淡季,這酒吧街上也顯得有些冷清。

而有一家酒吧的生意卻格外得好,原因無他,便是在那酒吧窗台邊的高腳凳上,一名氣質優雅的女子坐在了那兒,目光望著漆黑的海面。

純白色的連衣褲貼身而又優美,黑紗坎肩從胸前滑落,窄小的縫隙之中可見深邃溝壑。

黑色的墨鏡放在了一旁,完美的側顏引得酒吧內的男人們蠢蠢欲動,纖纖玉手正捻著一杯雞尾酒,不時地放到嘴邊,吸上一口。

「你好,這位美麗的女士,」很快便有一位白人男子走上了前,操著一口流利的外語搭訕道:「請問這兒有空嗎?」

「這裡沒人,」柳安汐也未側過臉來,有些淡然地說道。

「女士是自己一個人來這兒旅行的嗎?」男人禮貌地問道:「我每年會在這兒度假三個月,不知我能否有幸做你的嚮導?」

「不必了,我不習慣與陌生人一起,」

兩人說話的同時,一夥兒邋裡邋遢的小流氓從隔壁酒吧走了出來,向著兩人所在的酒吧走來。

為首的那人徑直去了吧檯前,而其他小混混則四散了開來,四處隨意晃蕩著。

吧檯內的老闆顯然不想多惹麻煩,將早已準備好的現金遞給了為首那人,而四處晃蕩的小流氓們自然也注意到了窗台邊的柳安汐。

「嗨,美女,」那小流氓伸手向柳安汐的俏臉摸來,她毫無動靜之時,那前來搭訕的白人男子便站了起來,一把抓住了那小流氓的髒手。

「小心著點,別惹麻煩,」白人男子比起那小流氓足足高了一個頭有餘,輕松一甩,便將那小流氓摔了個踉蹌。

見那小流氓走到了為首那人身邊,悄聲附耳輕言了幾句,白人男子也掏出了手機,打了個電話出去。

而柳安汐依舊望著海面,好像發生的一切都與她無任何瓜葛一般。

很快,就有一名本地人與一名白人便來到了那白人男子的身邊,輕聲說話間便能知道那當地人便是他在此處的管家,而那白人則是他的司機與保鏢。

三人稍說上了幾句後,沙灘上便又來了二十餘名流里流氣的青年,而那領頭之人則顯得壯實了許多,帶著三五人便走了上來。

「老闆,這,他們是這一片最厲害的黑社會,我們還是不要跟他們發生衝突了吧,」那本地人明顯認得那領頭之人,連忙有些焦急地跟那白人男子說道。

「啪!」為首那頭目一巴掌打在這本地人的頭上,一把將他向後一拉,拉到在了地上,隨後便有兩名小嘍囉將他按倒在了地上。

那頭目正面站在了那白人男子面前,兇狠地說道:「給我的兄弟道歉,然後從這裡滾出去。」

「邁克,」白人男子沒有理會那人,側過了頭來,說道:「把他們都解決了,」

名叫邁克的保鏢皺了皺眉頭,可還是硬著頭皮沖了上去。

光便是在店內,便有著十餘名小弟虎視眈眈,邁克雖有些腿腳功夫,可在打到了幾人過後,也被剩下的人齊力按在了地上。

「啪啪,啪,」那頭目侮辱性地輕拍著白人男子的臉,而他卻也不敢反抗。

隨後,那頭目便讓之前被白人男子甩開的那小流氓走了過來,將白人男子交給了他處置。

「啪!」頭目自然也注意到了還坐在那兒的柳安汐,伸手向她摸來,正當柳安汐準備動手之際,她面前的窗外,一個人影從沙地中飛躍了上來,一腳將頭目的手踢了開來。

「這麼晚了,還一個人跑出來喝酒?」李楓伸手將柳安汐護在了身後,埋怨中帶著些寵溺地說道。

「心情不好嘛,」柳安汐不由自主地略帶著嬌憨之氣說道:「現在怎麼辦,」

「怎麼辦,還能怎麼辦?」李楓看著逐漸圍攏上來的眾人,說道:「跑唄,」

「呀,」李楓說著攔腰將柳安汐抱起,踩在了面前的椅子上一躍而起,再一腳踢在了窗台欄杆之上,飛躍而出。

李楓抱著柳安汐從足有著兩層樓高的窗台上躍了下來,也多虧了腳下是鬆軟的細沙,才讓他能夠穩住腳步。

「抱緊了!」李楓冷靜而又有些凌厲地說道。柳安汐看著李楓的樣子,嘴角不經意間揚起了些笑意,雙手輕柔地勾住了李楓的脖子。

而李楓單手穿過柳安汐的腿彎,用力地托在了她的翹臀之上,如此便空出了一隻手來,應對著面前的二十餘人。

若是身上沒有累贅,這上下三十餘人對於李楓來說也造不成多大的危險,可身上掛了個百餘斤的人後,便不那麼輕鬆了。

不過李楓也沒有要將他們全部挑翻的意思,擊倒幾人之後,便將他們的封鎖撕開,快步向無人的沙灘上跑去。

「呼,」不知跑出了多遠的距離,身後早已沒有了追擊者的聲音,李楓方才長出了一口氣,緩下了腳步。

「放我下來吧,」

「呃,好!」李楓連忙將柳安汐放了下來,有些尷尬地撓了撓頭,不敢看她。

「酒店應該在那邊,我們走一走吧,」柳安汐指了指遠處說道。

「好,好的,」看著柳安汐指的方向,李楓才發現他剛才太著急了,竟然跑反了方向。

不過此時兩人已經走到了沿海的公路邊了,想來也不會再遇到什麼危險了。

稍涼的夜風拂過面頰,稍有些間距的昏黃路燈不停地搖動著兩人的身影,緩慢的步伐之下,兩人的身體愈發得近了。

「李楓,」柳安汐突然停下了腳步,開口喚道。

李楓轉過了頭來,看著柳安汐,說道:「怎麼了?」

柳安汐的神情有些複雜,看著李楓沉默了一陣後,有些落寞地輕聲說道:「沒什麼,」

李楓也感覺到了柳安汐稍有些異樣的情緒,可他猶豫了一陣後,還是沒有選擇開口追問,只是稍向前邁開了步子,說道:「早些回去休息吧,時候也不早了,」

「呼,哈哎,」看著李楓的背影,柳安汐深呼吸著不由發出了一聲嘆息,便跟了上去。

-----------------

轉眼便到了深夜,李楓躺在了床上,思緒翻湧回了方才柳安汐的目光,他也不是木頭般不通七情,自然是明白至少那時柳安汐是對他動了情的,可他卻不敢接受她。

不僅是因為他那異於常人的愛好,也是因為他與柳安冉之間所發生的事情,讓他無法如此理直氣壯地接受她的愛意。

而在二樓的房間中,柳安汐也如同李楓一般無法入眠,自父親過世後,她的人生中便再沒有出現過如此這般無條件對她好的人。

記憶中掠過所有的人,對她都抱著強烈的目的,包括她曾經最為信任的嚴彬。

思索了一番後,柳安汐從床上起來,走出了房門,來到了隔壁的房間門前,推門而入。

「安冉,你睡了嗎?」

「還沒呢,」柳安冉躲在被窩當中,聽到柳安汐的聲音連忙將手機關掉,探出了頭來說道。

「今天我們一起睡吧?」

「好呀,」柳安冉也沒有多想,掀開了被子便讓柳安汐上了床。

不過柳安汐上了床後,兩人卻突然陷入了沉默當中,直到過了許久,柳安汐才好像整理好了思緒,開口說道:「安冉,你說,他會接受我嘛?」

「啊!?誰?姐夫嗎?姐姐你跟他表白了?」沒想到兩人竟然有了進展的柳安冉有些驚訝地說道。

「那,倒還沒有,不過也差不多了,他應該是明白了的,」

「唔,」柳安冉還沉浸在驚訝之中,不知該說什麼。

「安冉,以後如果我只跟他一個人好,那他會不會在意以前的事啊,」柳安汐說著也明白這個問題的結果,落寞地自語道:「怎麼可能不在意呢,男人最愛面子了,要是知道身邊認識的男人基本都上過我,哎,」

柳安冉打開了床頭的燈光,只見燈光下的柳安汐眼角含淚,看著便如同受傷的小兔般楚楚可憐。

「姐姐!」柳安冉雙手撐著柳安汐的肩頭,嚴肅地說道:「我跟你說點事情!」

「嗯,」柳安汐軟靠在了妹妹身上,止住了抽泣,輕聲應道。

「其實,我這次安排來這裡旅行,就是想要撮合你們兩個,」

「我,我跟李楓?」柳安汐的語氣驚訝且疑惑。

「對的,其實他,是個變態的綠帽癖!」

柳安汐微張著小嘴,無比驚訝,而隨後,柳安冉便從手機中翻出了那夜的錄像。

柳安冉播放著視頻的同時,也講述起了她與李楓之間發生的事情,還有她將兩人帶來這裡的緣由,以及明天的安排。

不再惶然失措的柳安汐緩緩恢復了睿智,看著柳安冉嘴角似笑非笑地揚起,說道:「安冉,你也喜歡上李楓了對吧?」

「我,不,我沒有,」

可柳安汐又豈是如此容易糊弄的,她湊到了柳安冉的耳邊,悄聲輕語了兩句後,柳安冉便嬌羞地低下了頭來,輕點了點。

--------------------

第二日清晨,李楓難得地睡過了頭,醒來之時,柳安汐與柳安冉兩人已經梳妝打扮完畢在客廳等著他了。

柳安冉見李楓出了房間便連忙走了過來,說道:「姐夫,你趕緊洗漱換身衣服,今天要去一個島上玩,可要穿得帥氣些,」

「呃,好,」李楓看著面前的柳安冉,應聲的同時感覺到了有些口燥。

只見柳安冉身上穿著一身JK制服,白色的襯衣被胸前的巨乳撐起,包裹在了外套內卻顯得更加誘惑,而散開的短裙再加過膝白襪小皮鞋,活生生便是中學少女的模樣。

李楓轉身回房間之前,餘光也掃過了坐在沙發上的柳安汐,她清冷的模樣便好像昨夜的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一般,不過身上的穿著便如同柳安冉一般充滿著誘惑力。

驚鴻一瞥之下,那豐滿的乳房將修身的旗袍撐起,袖口之處的開口也被撐得更大了幾分,隱約可見腋下的軟肉,而緊實的裙擺則將她豐滿的翹臀緊緊包裹,顯得格外丰韻,而旗袍之下則是她修長而又白嫩的玉腿,搭配上一雙綁帶的高跟鞋,更襯托出了她高挑的身材。

「呼,呼。」轉身回了房間的李楓深呼吸了一番,方才壓制住那誘人的念頭,匆忙換上了最為齊整的一套休閒裝,三人便搭上了前來接他們的專車出了酒店。

專車的司機西裝墨鏡,哪怕兩女如此勾人依舊目不斜視,平穩地將三人送到了一處稍顯偏僻的私人碼頭處,而在海岸邊上,則有著一艘豪華遊艇停在了那兒,等著三人。

上了遊艇後,迎接他們的是一名靚麗的女人,掛著標誌性營業笑容的她外貌比起兩女都只是遜色少許,在她的引領下,李楓跟著她進了一個單獨的房間之中。

「李楓李先生對嗎?」關上了門後,女人恭敬地說道。

「對的,」李楓習慣性地四下張望了一番,卻沒有發現任何有用的信息,這便只是個極為簡單而又普通的房間而已。

「這是你的手環,在島上時請務必隨時將它戴在手腕,」女人將一個綠色的手環遞了過來,恭敬而又平淡地說道:「關於島上的注意事項,柳小姐有交待她會親自來告知你,你可以進去了,」

女人說著讓開了身位,讓李楓從另外一個門進入了遊艇的內部。

遊艇的裡邊奢華而又簡潔,沒有任何多餘的物件的同時,所有的物件又都是用著最為高檔的材料製成的。

走到了遊艇的甲板邊,遠處的碼頭已經只能依稀可見了。

「姐夫!」前後也沒過去多久,柳安冉也從那個房間走了出來,呼喊著來到了李楓身邊。

「這個是什麼東西,島上又是幹嘛的?搞得神神秘秘的,」李楓晃了晃手腕上的手環,有些隨意地問道。

「這可是我給你準備的驚喜,」柳安冉低聲說道:「這是一個私人島嶼,據說島嶼的主人與百餘年前出現的那名神秘人有關,而你既然已經進來了,那我就跟你明說咯!」

「這就是一座性愛島!在這座島上,你可以肆無忌憚地享受性愛,而你手上的手環,則是你的安全證明,」

「什麼!?性愛島?」李楓還有些懵圈,被這個重磅的消息驚呆在了那兒。

「而手上的手環則分為四個級別,由高到低分別是藍色,黃色,紅色,紫色。」「像我們玩家的手環級別可以在我們進入島嶼的時候自由選擇,而所有工作人員的則是腳環,並且並沒有藍色與黃色可選,」

柳安冉看著李楓還帶著疑惑的目光,繼續解釋道:「藍色,代表著島上所有人不能在未經允許的情況下觸碰你的身體,而且在邀請性愛的時候也不允許使用粗話。」

「而黃色,」柳安冉搖了搖手腕,亮出了黃色的手環說道:「代表著島上所有人可以隨意地觸碰你的身體,但在進入身體之前,必須得到你的同意。」

「紅色,則是所有人可以不經過允許地強行進入你的身體,不過不能不經允許地進行超過普通性愛的行為。」

「紫色,則是在保證不造成永久性傷害的情況下,毫無禁忌,」

李楓稍理解了些後,有些恍惚地問道:「安冉,你,你姐呢?」

「喏,她來了,」柳安冉指了指門口,正是柳安汐也從門口走了進來。

「李楓,過來下吧,」李楓恍惚地跟著柳安汐沿著甲板走到了稍遠些的地方。

「李楓,你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柳安汐輕扶著護欄,望著海面說道。

而李楓則看著柳安汐皓腕之上紅色的手環出了神去,有些迷糊地說道:「什麼事情,?」

「你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嗎?」柳安汐指了指李楓的手腕,說道:「這個意思是你是個綠帽男,」

「我!?」李楓剛想解釋,又不知該如何解釋。

「其實昨天夜裡,我確實對你動心了,」柳安汐又轉回了頭去,緩緩說道:「自從父親過世後,我就沒有再依靠過任何人,也沒有任何人值得我去依靠,直到昨天夜裡。」

「你知道嗎,昨天如果你不出現,他們也不是我的對手,但是我就是想看看,你會不會真的不顧一切,毫無緣由地守護我,」

「你沒讓我失望,」

「可是我卻讓自己失望了,」

「跟我發生過關係的男人手腳都數不過來了,我又怎麼能奢求你對我的愛呢,」

「就在我想要將這一切重新藏在心底的時候,安冉跟我說了你的事情,」

「如此看來,」柳安汐轉過了頭來,目光灼灼地望著李楓說道:「我們可真是天生一對呢,」

「可要你跟我這個不知道還會跟多少人發生關係的淫亂痴女在一起,可能也太勉強你了,」

「怎麼會!」李楓連忙說道:「這是我的榮,」可話還未說完,便被柳安汐按住了嘴唇,止住了話語。

「我有個提議,」

「作為對你的補償,我可以允許你,同時擁有我,還有安冉,同時作為你的妻子。」

顯然這一切都是兩女所商議好的,在李楓看向柳安冉之時,她竟有些羞澀地低下了頭去。

遊艇慢慢放緩了速度,停靠在了一處碼頭邊,李楓左右雙手拉著兩女走下了船來,映入眼帘的島嶼顯然擁有著不小的面積,而碩大的碼頭廣場上,熙熙攘攘便如同普通景點一番。

但若說有什麼異常之處,便是所見之處,無論是推著小車賣飲料的,扛著粗杆賣糖葫蘆的,或者吆喝著賣玩具的,皆是些年輕的俊男靚女,而細細看去,他們的腳腕之上,大多有著紅色的腳環。

「歡迎來到夢幻島,祝你們玩得愉快,」那迎賓的靚麗女子走到了遊艇船頭,恭敬地招呼幾人道,李楓這時才注意到,女子的腳環竟然是代表了幾乎無禁制的紫色。

三人在廣場上四處遊蕩了一陣後,便決定先去這島上的酒店安頓下來,出了廣場後,便有環島的公交車可供乘坐,倒也頗為方便,在公交車站稍研究了下站牌上的地圖與標識得極為清晰的線路,三人便確定好了路線。

許是三人運氣還算不錯,很快便有一輛公交車駛來,跟著車站上零散的幾人一同擠上了車後,李楓不由感嘆這島上的一切竟完全復刻了現實的一切。

公交車司機熟練地把控著方向盤,車前方三兩農名工正說著工錢的事兒,後邊的白領正繼續翻讀著文件,準備著到客戶那兒要說的一切。

「唔,」正當李楓還想繼續感嘆之際,身邊傳來了些稍顯嬌柔的呻吟聲音。

定睛看去,只見柳安冉正微眯著雙眼,雙腿不自然地併攏,微微顫抖著,而李楓再向著她擠過去後,便發現一名痴漢大叔的手已經將她的短裙掀起,兩根指頭並在一起揉按著她的小穴。

「啊!」正當李楓準備有所動作之時,公交車突然猛地轉了個彎,方才站著的眾人紛紛歪倒過了身子,而那呻吟聲的方向正是李楓的身後,柳安汐那邊。

柳安汐歪倒的身形正好坐在了某個坐在座位上的農民工身上,手足無措的他不小心將雙手按在了柳安汐胸前的巨乳之上。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把你的衣服弄髒了,我來幫你拍乾淨,」恰巧有兩人所站的位置正好攔住了李楓的去路,讓他只能透過兩人之間的縫隙看著那農名工用髒手一下下拍著柳安汐的巨乳。

「讓開!」李楓用力地將面前的兩人撥開,將柳安汐從那農名工身上扶了起來。

「哈啊!」當李楓護著柳安汐再回過頭來時,柳安冉已經在那大叔的手下到了高潮。

公交車此時正好停靠在了李楓三人的目的地附近,李楓拉著兩女便下了車,不過李楓方才踏下車子,向後的手中一空,那公交車也立馬便關上了門,向前駛去了。

「安冉!」李楓連忙呼喊著向公交車追去,可公交車便好像吊著李楓一般,開出了許久才被李楓趕上。

等李楓上了車後,只見柳安冉鴨子坐在了地上,數名男子正用骯髒的肉棒拍打著她的俏臉。

「滾開,滾開!」李楓奮力將幾人推開,抱起柳安冉便下了車。

公交車開遠後,柳安汐也來到了兩人這邊,三人緩緩向著不遠處的賓館走去。

「姐夫,剛才你興奮了嗎?」「我,」被兩女夾在了中間的李楓顯然無法說謊,只能閉口不答。

「既然你興奮了,為什麼還要制止他們呢,好好享受不就好了嗎,」

「綠帽癖沒什麼的,在這裡你只管自己享受便是了,不用在意別人的看法哦,」

說著三人便到了這位於海邊的賓館,優美的環境比起之前的那邊有過之而無不及,三面窗戶打開,午後的海風便灌滿了整個臥室,近五米的大床足足能躺下七八個人。

李楓休息了一陣後,好似也轉變過了想法來,躺在了床上對兩邊的兩女說道:「兩位老婆,對不起,剛才是我莽撞了,沒有讓你們好好享受到,接下來我一定會好好彌補的!」

「嘻嘻,姐夫想明白就好了,今天我有點事情要去找我的一個朋友,你就陪姐姐好好玩玩吧,」柳安冉說著便獨自離開了。

「那麼,我的老婆大人今天想去哪裡玩呢?」「要不去找個酒吧坐會兒吧,」「那老婆大人我們怎麼過去呢?」「你說呢?」

搖晃而又擁擠的公交車上,李楓與柳安汐已經被擠散了開來,兩名男子牢牢地擠住了李楓的去路,讓他只能探著頭望向柳安汐。

「安汐!你沒事吧?」「沒事,多虧了這位大哥扶住了我,」只見柳安汐此時已經靠在了此前的那名農民工的身上,而他的雙手則從柳安汐袖口的縫隙穿梭了進去,將那一對柔軟的巨乳抓在了手中肆意地揉捏著。

「哐啷!」公交車猛然一側,車上的人紛紛歪倒了身子,便是李楓也差點摔倒,只聽他焦急地喊道:「安汐,你沒有摔倒吧!?」

「沒,唔,沒事,這個大哥扶著,我呢,」「好,謝謝兄弟了!」

「唔!」那農民工不知何時抽出了一隻手來,輕輕掀起了柳安汐的旗袍後擺,跨下的肉棒硬挺著在柳安汐兩腿之間的內褲邊摩擦著。

粗壯而又火熱的肉棒在胯間摩擦,帶來的快感絕不亞於直接插入,而不遠處李楓的目光則讓這種快樂更加劇了幾分,柳安汐很快便迷失了,夾緊著雙腿前後摩擦著身後的肉棒,口中發出了嬌媚的呻吟聲音。

「啊哈,啊!」隨著那肉棒中滾燙的精液全部射在了柳安汐的內褲上,火熱的感覺讓她也同時到了高潮,而他們也同時到了他們所要去的目的地。

「老公,你,喜歡嗎?」下了車後,柳安汐拉著李楓站在了站台後的陰暗之處,嬌媚地說道。

「嗯!」李楓猛地點了點頭應道。

「那,這個就先給你吧,」只見柳安汐的小手一勾,那淡黃色的絲質內褲便出現在了手中,裡邊是她泛濫的淫水,而外面則是剛才那農民工所射出的濃稠白精。

「好!」李楓如獲至寶地接了過來,將帶著骯髒精液的那邊向內折了起來,小心地放在了口袋中。

「走吧,」看著李楓的模樣,柳安汐嬌笑著伸出了手來,說道,李楓自然明白的接過柳安汐的小手,輕牽著向那酒吧走去。

愉悅的時光總是過得很快,優雅的鋼琴聲中,兩人在酒吧中稍坐了會兒後,天色邊慢慢暗淡了下來,而酒吧中的人也慢慢多了起來,李楓也看到了些與他們一樣有著手環的遊客。

看著柳安汐的側顏,李楓愈發地心動了起來,讓他不由地想要做些浪漫的事兒。

「接下來,這首歌,我想要送給我的妻子,」當柳安汐聽到李楓的聲音之時,他已經站在了酒吧的舞台之上,手中拿著話筒說道:「我希望她知道,我愛她,」

李楓的聲音沙啞而又厚重,一曲終了,唱明了三年來對柳安汐的感情日益深厚,而卻始終不敢邁出那一步。

而很快,李楓便唱起了第二首歌,歡快而略帶輕巧的聲音卻讓所有人都感受到了愛情的美好。

而在柳安汐的身邊,一名手中帶著紅色手環的男子附耳在柳安汐的身邊低語了兩句,柳安汐看了眼正閉目專心歌唱的李楓,點了點頭。

只見柳安汐站起了身來,目光看著李楓,而豐臀則翹了起來,對準了那男人,而男人伸手將柳安汐胸前的紐扣輕解而開,那一雙巨乳便彈跳了出來。

「唔!」男人的腰肢一頂,胯下的肉棒便進入了柳安汐早已水汪的蜜穴之中,而睜眼看到這一切的李楓瞬間便激動了起來。

李楓的歌聲與男人抽插的聲音此起彼伏,讓正迷著眼看著李楓的柳安汐格外敏感,靈魂與肉體的雙重刺激是她曾經所完全沒有體會過的。

而隨著李楓歌聲停歇,柳安汐與身後那男人也同時到了高潮。

慢慢放下了話筒的李楓與柳安汐對視了一眼,從對方的眼中都看出了激烈的渴望,李楓再次拿起了話筒,而柳安汐的身後,也迎來了新人。

直到了深夜時分,李楓才抱著已經恍惚的柳安汐回到了所住的賓館,而今夜過後,兩人之間的感情便已經升華到了更高的高度,不再會受到任何事情的影響了。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