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願師 (1-2) 作者:不知火

【還願師】 (1-2)

作者 不知火2021年5月13日首發於第一會所 SIS001

第一章:重生了

「王昊!王昊!」

大腦傳來刺痛的感覺,隱約間能聽到有人在喊我。

「別睡了!求求你,醒過來好嗎!」

有些熟悉的聲音,聽上去有些悲傷。

「醒過來吧!你不是說要照顧好我的嗎!你不是說要娶我的嗎!為什麼還不醒啊!你這個大騙子!」

女人似乎哭了,是因為我嗎?她說的娶她,也是對我說的嗎?

我想要睜開眼,看看女人的樣子,這個聲音我很熟悉,但卻記不起主人是誰。大腦不斷傳來刺痛的感覺,斑駁雜亂的記憶碎片充斥著整個腦海。我努力回想著一切,但這是個辛苦的過程,要花上很長的時間。

女人一直在旁邊低聲抽泣著,不斷和我說著話,講著我們以前的故事。我全部都能聽見,這對我回想起一切起了很大的幫助,但是我現在卻還沒法說話,不能把這些告訴她。

「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來看你。」

最後,女人離開了,世界又恢復了安靜。

在那之後,女人每天都會過來,和我說上很久的話,即使我沒辦法回應她,她也在每天重複這件事。

她說,我聽,雖然我的記憶恢復還需要一段時間,但是我很享受這個過程,仿佛只要能聽到她的聲音我就會安心下來。每天除了整理記憶,能聽到她的聲音成了我最期待的事。

有的時候她也會因為工作很忙而來不及看我,但每次她都會提前告訴我,遲到之後也仍然會道歉。她沒有按時來看我的時間裡,我並不會怨她,只是會有些寂寞。

就這樣,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著,我的記憶也越來越清晰,也想起了這個每天都會來看我的女人的名字:方傲雪。

寒梅傲雪,清貴高潔。人如其名,在外人眼裡,她一直都是高傲冰冷的形象,如同那枝在冬天開放的雪梅,堅強冷艷,只有在親近的人面前,她才會把內心的柔軟顯露出來。

我們兩家是世交,我和傲雪也是青梅竹馬,從小關係就非常好。曾經孩童時期的我們定下了很多的約定,其中一條就是我長大以後一定會娶她,而傲雪也一定要嫁給我。

雖然是孩童時期的約定,但我們兩個人都心照不宣的把這個約定記在了心裡,一直默默等待著長大後那一天的到來。

後來長大的傲雪成為了圈子裡人人稱讚的商業女王,年紀輕輕就管理著價值幾十億的公司;而我當然也不甘落後,很快就接手了家裡的全部產業,在身份上還要高出傲雪一頭,和老一輩們平起平坐了。

而我和傲雪之間的感情在圈子裡也並不是什麼秘密,所有人都稱讚我們兩個是天造地設的一對才子佳人,郎才女貌,我和傲雪之間的感情沒有受到任何阻礙,我們滿心歡喜的等待著結婚的那一天。

結婚的日子定下來了,但是我和傲雪之間還缺少一場浪漫的求婚,別人都有的,她不能沒有。我為此精心準備了很久,就是為了能夠讓傲雪感到開心,給她一個驚喜,但是我沒想到,那一天的驚喜竟然變成了驚嚇。

在求婚的那一天,我出事了!

記憶到這裡就又變得模糊了,求婚那一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仍然想不起來,仍然有一部分記憶碎片還沒拼和上,我能感覺到剩下的那些記憶非常重要。

雖然已經想起來了大部分的記憶,但是我還是不能醒過來,剩下的記憶仍然需要一段時間來回憶,只不過我沒有想到,回憶這些記憶所花費的時間比前面那些還要久。

我是王昊!

但又不是王昊!

或者說不只只是王昊!

我知道這麼說可能很難理解,但是大概的情況就是除了這個世界以外,還有其他無數個平行世界,而每一個世界裡面都有一個王昊,不幸的是每一個世界的王昊最終下場都會慘死,這個世界也一樣。

所有的王昊都死了,靈魂破碎,但是不可思議的是這些破碎的靈魂卻在機緣巧合之下匯聚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個新的王昊的靈魂,那就是現在的我,一個由無數王昊靈魂整合在一起的王昊。

這件事一時間令我有些難以接受,但是在最後的記憶也接收完之後,靈魂的融合已經徹底完成,我也真正醒了過來。

睜開眼首先看到的是醫院白色的天花板,我試圖活動身體,但是卻感到了一陣無力。我儘可能的移動腦袋,掃視了一下整個房間,確實是醫院病房沒錯,自己身上還插著幾根輸液管。

今天傲雪還沒來,我平躺在床上恢復著體力。

「醒了?」突然進來的小護士看見病床上的我睜開了眼睛驚訝地叫了一聲,然後趕忙又跑了出去,應該是去叫醫生了。

果不其然,沒過多久,小護士就帶著醫生過來了。

醫生看到我睜著眼顯然也驚訝了一下,然後立即做到了我身邊用一種正合適的語調對我問道:「你還記得自己是誰嗎?你知道這是哪裡嗎?」

我扭過頭看了他一眼,然後張開有些乾渴的嘴對他說出了兩個字:「傲雪。」之後就不再理他了。

醫生看我這樣也不惱,因為剛才他已經確定我確實恢復了意識,所以也沒再多說什麼就回去了。

剛剛甦醒,對於身體的掌控還有些不熟悉,不過隨著時間的經過很快我就能活動身體了。我坐了起來,把身體倚靠在後面的枕頭上,可能是因為昏迷太久的緣故,這具身體現在還有些虛弱,做完這些就很費力了。

「王昊!」

傲雪的聲音突然從病房外面傳來,緊接著傲雪就出現在了病房門口。她的身上還穿著上班時候的職業套裝,頭髮還有些凌亂,嘴裡也一直喘著氣,應該是聽到我甦醒的消息立刻就從公司馬不停蹄的趕了過來。

我對著這樣的她露出了微笑,然後輕輕喚了一聲「傲雪」。

傲雪看著倚坐在床上的我,像是看到了什麼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一樣長大了嘴巴,然後一步一步地朝著我走過來,最後在到我床邊的時候她終於還是沒忍住,眼淚從眼裡流了出來。這位在外人眼裡冰冷嚴肅、不可侵犯的商業女王在病房裡面哭了起來。

「別哭,我沒事了。」我微笑著安慰她。在看到面前這個女人落淚的那一刻,之前我對於存在緣由的那一抹悵然也消失不見了,不管是因為什麼出現在這裡,但至少現在我確實就是這個世界的王昊,這樣就足夠了!

可是傲雪聽了我的安慰卻哭的更大聲了,她把頭埋在了我的胸前,更加放肆地哭了起來:「混蛋!混蛋!混蛋!為什麼什麼也不說就自顧自的昏迷啊!為什麼這麼久才醒啊!你知道我又多擔心你嗎!王昊你個大混蛋!」

我無奈地笑了笑,只能任由她發泄著情緒。

過了好一會兒,傲雪才止住了哭泣,把頭抬了起來,眼角通紅的盯著我:「你為什麼不說話!」

「總要等你哭完再說吧。」

傲雪俏臉一紅,稍稍別過了頭。

「其實我能醒過來多虧了傲雪你,如果不是你每天都來和我說話的話,我不會這麼快就醒過來。」我說的這是實話,傲雪每天來和我說話大大加快了記憶融合的速度。

「我每天說話你都能聽見,那豈不是……」傲雪盯著我,沒繼續往下說了。

「也不是全部,只是偶爾會有意識,大部分時間還是昏迷的。」這當然就不是真的了,其實我一直都有意識,只不過傲雪每天說的話里有時候會有些特別私密的話和能讓她害羞的,這件事就沒必要讓她知道了。

「真的?」傲雪狐疑的盯著我。

「話說回來,我昏迷了多久?」

我轉移了話題,傲雪也沒在這上面繼續糾結。

「三年,你昏迷了三年多,我差點以為你再也醒不過來了。」說到這個的時候,傲雪的臉色變得有些暗了。

「不過還好,你醒了。」傲雪慶幸地說道。

「是啊,我還沒娶你當老婆呢,怎麼能一直昏迷下去。」我打趣道。

「凈想這些不正經的。」傲雪白了我一眼,「你還記不記得自己為什麼會昏迷?」

「我不記得了。」那一天的記憶只到我準備去向傲雪求婚就戛然而止,具體發生了什麼卻沒有說明,但應該是發生了什麼導致這個世界的王昊死亡了的,畢竟靈魂都碎裂了。

「不記得就不記得了,總之你沒事就好。你現在感覺怎麼樣?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沒什麼不舒服的,就是有點餓,我想吃肉了。」昏迷這麼久我是吃不了東西的,一直都是靠營養液來維持,現在醒了沒多久立刻就感覺到餓了。

「我去給你買點吃的,你在這裡乖乖等我。」

傲雪離開了,等到回來的時候手裡拎著買回來的粥。

「我問過醫生了,你現在剛醒,只能吃清淡點的粥,還不能吃太多,所以暫時再忍忍。再在醫院待幾天,等醫生檢查完你沒問題能夠出院了,到時候我帶你去吃大餐。」

我沒有異議,接過傲雪手裡的粥吃了起來。

「對了傲雪,我醒了的事你告訴我爸媽了嗎。」吃飯的時候,我突然想起來這件事於是問道。

傲雪聽到之後愣了一下,隨後眼神有些躲閃地回答說:「還沒,想等你出院那天給叔叔阿姨他們一個驚喜。」

傲雪笑的有點勉強,如果是其他人或許看不出來,但是我太熟悉她了,知道這個樣子她是有事情瞞著我,不過我也沒繼續追究,因為她不告訴我也有她的難處吧,等出院以後再說吧。

之後傲雪看著我吃完了飯,又陪我說了很久的話才離開,而我在傲雪離開之後也無事可做繼續躺在床上休息。我可以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身體除了還有點虛弱以外已經沒有什麼問題了,畢竟是死過一遍又重新復活的人,意識也沒有問題,不過為了讓傲雪她們放心所以還是要繼續在醫院待幾天。

「王昊。」

晚上休息的時候,突然聽到有人叫我,睜開眼睛卻沒有發現是誰,房間裡除了我以外一個人也沒有。我剛想把外面值班的護士叫進來問問情況,那個聲音就又出現了。

「別驚動其他人,我就在你面前。」話音剛落,一個身著白衣的女人突然出現在我的面前,憑空出現的,像變魔術一樣。

「你是誰?」我坐了起來,有些警惕的盯著這個憑空出現的女人,因為是晚上沒有開燈的緣故,女人的臉隱在黑暗之中看不清楚。

「呵。」女人輕笑了一聲,「我叫顧傾城,是你的救命恩人。」

「救命恩人,開什麼玩……」笑字還沒有說出口,我便突然意識到了什麼。

「無數的靈魂破碎,本該就此消散才對,最後卻奇蹟般地拼合在一起,在某種程度上重生了過來,你覺得如果沒人幫你的話,有可能嗎?」女人的嘴角勾起一抹嘲弄的笑。

女人的話讓我無法反駁。

「那你為什麼要幫我?需要我幫你做什麼嗎?」

「沒什麼,只是在本體無聊遊玩的時候發現了你的慘狀,所以出手點化了一下,本來也沒想救你,卻沒想到你最後真能以這種方式重生了。於是本體對你稍微感了點興趣,又恰好這個世界的平衡被人打亂了,所以本體要你來恢復這個世界被擾亂的平衡,就當作是重生的代價吧。」

顧傾城說了很多,我默默地在心底消化著她說的這些話,思考著。

「你說的那個本體究竟是個什麼人?」

「嗯?本體就是本體啊。本體的強大遠遠超過了這個世界,如果貿然出手的話這個世界一瞬間就會徹底崩潰,所以本體分出了一道意識分身進入了這個世界,就是我。」顧傾城像是想到了什麼頓了一頓,然後才繼續說道:

「這麼說來,我的情況倒是和你有些相似。本體有很多個意識分身,散落在各個世界當中,每個意識分身都有自己獨立的思維,任務也都不一樣,但我們本質上還是一個人,都屬於本體。而你則是由無數個王昊的記憶碎片拼合而成的,雖然是新的靈魂,但本質上還是王昊。」

顧傾城解釋的很明白,就連我之前有過疑慮的地方都解釋了出來。

「那麼我需要怎麼做?你是來監視我的嗎?如果我不按你說的去做的話就會被抹殺什麼的。」如果真像我說的這樣的話那會很難讓人接受。

「你想太多了,本體才不會在乎你要做什麼,事實上本體也沒告訴我具體要你做什麼,只是需要你來恢復世界的平衡。而且抹殺什麼的,我也沒那個能力,老實說我現在只是一個普通人,甚至連接下來睡覺吃飯的地方都沒有,所以我這次找你來其實是想讓你收留我的。」

我愣住了,顧傾城最後的一句話讓她剛剛還存在的神秘強大的感覺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我甚至都不知道怎麼回答才好。

「你在發什麼呆,是在考慮要不要收留我?我好歹也算你的救命恩人,這種事情不用考慮的吧。」顧傾城看我發愣頓時不滿地說道。

「既然你想讓我收留你,那為什麼一開始要用那樣的出場方式,難道你不知道那樣很嚇人很不禮貌嗎?而且你是憑空出現的,怎麼可能是普通人!」我有些無語,這個女人和剛剛出現的時候感覺簡直判若兩人。

「因為很帥啊!我怎麼說也是個大人物,當然要用帥一點的出場方式!不能丟了本體的面子!至於憑空出現,那確實有原因的。我說自己是個普通人其實也沒錯,因為我現在一點力量都沒有,也要像個普通人一樣吃飯睡覺,也會生病受傷;只不過我確實不只是普通人,如果受到致命傷死亡的話,我會回到靈魂狀態,需要休養才能再變出肉體,但是那也會造成世界的失衡,所以如果我不小心死掉的話你的工作量就會變得更大哦。」

大概是一直站在床邊有點累了,顧傾城找了個椅子坐下。

「既然你的本體不會管我做什麼的話,那我不去恢復世界平衡不就行了,我也只是個普通人,這種拯救世界的事情還是交給其他更厲害的人來做吧。」

「蠢吧你!」我話剛說完顧傾城就罵了我一句,「世界失衡可是影響整個世界的大事情,到時候具體會發生什麼誰也不知道。但是你本來就是必死的命格,因為僥倖才得以重生,如果世界真的失衡到無法挽回的地步,我可以肯定你絕對還會慘死,而且很可能不只是你,你周圍的人也會受到你的連累沒有好結果的。」

顧傾城的話讓我的心臟猛地收縮,頓時有種喘不過來氣的感覺,我一定不會希望顧傾城說的那樣的事情發生,也就是我必須要去做讓世界恢復平衡的事,而且這件事很重要!

「不過你放心啦,我看了一下這個世界失衡的進度,距離徹底失衡還早著呢,你有充足的時間來阻止失衡的發生。而且有我的幫助,用不了多久你絕對會比普通人要強不少的,即使憑此走上人生巔峰也完全沒問題,甚至還有可能羽化成仙,不過那就要看你自己的努力和造化了。」

「你能不能一次性把話說完!我可還是病人,真被你嚇死了可就沒有人收留你了。」我現在被這個女人搞得很生氣很不爽,聲音也大了一點。

但是顧傾城卻完全不在意的沖我擺了擺手:「安了安了,這不是沒事嗎。」

「你!」

「好了該睡覺了,大晚上的你不困嗎?」顧傾城打了個哈欠,然後朝著我這邊走過來,也不管我同不同意,直接就躺在了我的病床上,閉上眼睛不出聲了。

這裡是高級病房,床很大,所以睡兩個人也沒有問題,但是現在的我卻沒有半點睡覺的心思了。

顧傾城這個女人很不簡單,即使不去想她那超出世界的本體存在,就是現在在我面前的這個分身意識也不是一般人能應付的。

從剛出現時的神秘震撼,再到後來的反差求收留,整場談話的節奏都掌握在她的手裡,固然有我們之間的信息不對等這個因素在裡面讓我很被動,但不管怎麼說顧傾城最後還是達成了她想要的結果,而我卻連一點討價還價的餘力都沒有。

幸好的是,我和她沒有利益衝突反而目標一致,我們不是敵人而是朋友,所以修復世界的過程中如果有這麼一個人當隊友應該是一件很幸運的事。

只不過我沒想到的是,如果未來的我能夠穿越時空的話,一定會因為我現在這個想法而扇自己兩個嘴巴子。

第02章:習道

北方有佳人,遺世而獨立。

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

這些詩用來形容顧傾城是再合適不過的了,昨天晚上被黑夜遮擋著沒能看清她長什麼樣子,但是今天早上見到她一襲白衣坐在床上,安靜的如同畫中仙子,可以叫人望得痴了。

若是平時見到這樣極品的美女想必我一定會好好欣賞一番,但是現在這個情況卻令我頭疼不已,因為在顧傾城對面站著的渾身散發著怒氣的女人正是方傲雪。

情況是這個樣子的,昨天顧傾城這個女人自顧自的就在原本是我的病床上躺下睡覺了,沒有辦法我總不能和她睡一張床,於是出去找了護士在另外一間空的病床上對付了一晚,而顧傾城就留在了我的病床上。

但是讓我沒有想到的是,今天傲雪很早就來到了醫院看我,結果看到的卻是一個陌生的女人躺在我的病床上睡覺,而我不見蹤影,誤會了的傲雪自然是怒火中燒,然後就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了。

顧傾城坐在床上對這個情況似乎並不在乎,她的對面就是非常生氣的傲雪,而我則夾在兩個人的中間不知道該怎麼解釋這個情況。

「王昊,我給你時間解釋,說說這是怎麼回事吧!」傲雪的臉上不復昨天的溫柔,又變回了在外人面前的冰霜嚴肅,但是還是想讓我解釋清楚這件事,畢竟她也不相信我昨天剛醒就有餘力在晚上亂搞。

「還用解釋什麼,就像你看到的這樣啊,我昨天晚上在他床上睡了一覺。」顧傾城打著哈欠一副還沒睡醒的樣子,卻說出這種讓人不得不誤會的話。

我知道她肯定是故意的,但是卻也不能拿她怎麼辦,只能在心裡痛罵著顧傾城。

傲雪也沒理會顧傾城的話,她不是那種容易挑撥的女主人,她有自己的主見,她在等著我的解釋,可是這情況我也沒辦法解釋啊,總不能對著傲雪說這個女人其實是個超級厲害的大佬,而我是個死過一遍又復活的拼接王昊吧。恐怕真這樣說完傲雪就會立刻找來心理醫生看看我是不是成了精神病。

但是不對傲雪說實話我又確實沒辦法解釋顧傾城的事情,不能說是遠房親戚,因為我家的情況傲雪都一清二楚,而且也沒這麼巧我才剛剛甦醒就有一個遠房親戚上門到醫院找到了我;不能說是親戚也不能說不認識,畢竟這個情況我要說不認識恐怕連傻子都不會信,而且我還必須要成功收留下顧傾城,以後修正世界還需要她的幫助,所以也不能說不認識把顧傾城趕走;不是遠房親戚也不能不認識,那就只能是昨天剛剛認識的了,可是這裡是高級醫院的高級病房,顧傾城不是這里的工作人員只需要一查就能查出來,一般人不會特意來病房,而我也不可能到病房外面去偶遇認識顧傾城。三種解釋都被否定了,這樣一來除了實話實說不就沒有別的辦法了嗎,而實話實說也會被當成精神病,這是死局啊!

我知道我剛剛想到的這些傲雪一定也都想過一遍了,就是她也不清楚原因所以才想要聽到我的解釋,而我在這裡糾結的時候她也只是一直盯著我,沒有催促也沒有離開。

就在我一籌莫展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好的時候,抬頭正對上的是傲雪望過來的目光,我頓時心頭一顫。

她沒有催我解釋,也沒有就這麼什麼也不問就這麼離開,是因為她信任我,知道我不會欺騙她;但是她也沒有選擇放棄追問,即使看到我眉頭緊皺一臉苦澀,她也仍然還是想要我的解釋,因為她是方傲雪,她的高傲決不允許這件事就這麼不明不白的揭過去。

她信任我,但也有自己的堅守。想到這裡,我頓時放鬆了下來,在腦中整理了一下說法,然後對傲雪說出了真相。

「其實我已經死過一次了,是她救了我。」

在我說完之後,我看見傲雪突然露出了一種死心的表情,她當然不會相信,她覺得自己等來的解釋竟然是我的欺騙,所以她才露出那樣的表情。只不過這一次我真的沒騙她。

「我知道很難以置信,但是我沒有騙你傲雪,我可以用我的生命發誓。」我嘆了口氣,十分認真且嚴肅的對傲雪說道。

傲雪看到我這個樣子,對我剛剛說的話也有點相信了,於是向我投過來疑惑的眼神,示意我繼續解釋。

我把自己死亡之後又復活的事情還有顧傾城是如何救我的以及她現在需要我的收留這些告訴了傲雪,把我其實是由記憶碎片拼合而成的以及自己其實需要做修正世界這樣的大事這些都省略了。不是我不想說,而是這些目前對傲雪說了也沒什麼用,只會增加她的擔心,所以還是留到以後會有機會告訴她的。

「你的意思是這個女人不是普通人甚至不是人?」傲雪不敢相信的看著我,又看了看顧傾城。

顧傾城在傲雪看過去的時候笑了笑,緊接著說道:「有點歧義,人這個稱呼其實是所有智慧生命對自己的稱呼;你們管自己叫人,其他更高級的智慧生命也管自己叫人,所有我應該還是人。」

顧傾城有些嘲弄的看著傲雪,那副居高臨下的樣子讓傲雪很不舒服,所有她也絲毫不示弱的反擊了回去:「更高級的智慧生命也需要寄人籬下,跑到低級生命這裡來求收留?」

兩個極品美女在吵架,這可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刺激場面,只不過這時候我卻不能就這麼任由她們兩個吵起來,因為傲雪現在顯然還是不太相信我說的。

「好了,你們兩個別吵了。」我出聲制止了她們兩個,然後對著顧傾城問道:「能不能像昨天那樣表演一下憑空出現什麼的?」

「沒問題,但是工作量會變大哦。」顧傾城得意地笑著。

我無奈扶額:「大就大吧,先把眼前的事情解決了再說。」

傲雪狐疑的盯著正在交流的我們兩個,然後很快她就盯著顧傾城剛剛在的位置瞪大了眼睛,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

因為那裡已經沒人了。

傲雪走過去摸了摸顧傾城剛剛坐的地方,除了床什麼也沒摸到,不信邪的傲雪又在整個房間翻找了起來,但是一直到最後也沒有找到顧傾城,顧傾城就在她的眼皮底下憑空消失了。

「別找了,我在這。」

傲雪轉身,顧傾城突然在她的面前出現,嚇了傲雪一跳。

「你、你、你怎麼做到的?」

憑空消失再憑空出現,普通人確實理解不了。

「和你講了你也聽不懂,總之這下你相信我不是普通人了吧。」顧傾城回到床上坐下,然後又打了個哈欠。

傲雪也恢復了冷靜,經過顧傾城剛才那麼一演示,雖然心中還有疑惑,但是對我說的話也相信了大半。看到這裡我總算徹底鬆了一口氣。

「那好吧,這次就暫時相信你們沒問題,不過王昊,我不希望你欺騙我,以前是、現在是,未來也是。」

我起身走過去輕輕把傲雪摟進懷裡,輕輕親了一下她的還有些微紅的臉:「我永遠不會騙你。」

「你幹什麼,還有人在呢!」傲雪臉頰通紅,嬌嗔了一句,然後又快速在我的臉上也親了一下,才把我推開。

「好了我要去上班了,你就在這裡好好休息吧。顧小姐麻煩你照顧他了。」

傲雪深吸一口氣,在確定確實沒有其他事情之後離開了。

「喂!你之前是故意不說清楚讓我難辦的吧。」傲雪離開之後我立刻對坐在床上一副事不關己態度的顧傾城沒好氣的說道。

「有什麼不好的嘛,現在不也沒出什麼事。好了,你自己在這乖乖躺著吧,我要出去看看有什麼好玩的了。」顧傾城還是那副自我中心的樣子,完全沒等我回答就已經跑了出去。

我毫無辦法地嘆了口氣,也離開了病房準備出去走走。

晚上的時候,傲雪又來陪我了一會兒,走的時候本來我是想讓她把顧傾城一起帶走的,但是顧傾城卻說「今天晚上有十分重要的事所以我要和你在一起。」沒有辦法只能讓她留下來了。

「真的沒問題嗎?」傲雪把我拉到一邊低聲說道。

「沒事,你還不相信我嗎?」

對於我的回答傲雪只是回了個懷疑的眼神,弄得我很是尷尬。不過傲雪也不是會在這方面一直揪著不放的人,所以最後也沒有多說什麼。

等傲雪走了之後我問顧傾城重要的事是什麼,她卻不回答只說時候還沒到,就這樣一直到了深夜的時候。

顧傾城起身把門窗全部關好鎖上,就連窗簾都拉上了,整個房間都變成了封閉狀態,然後顧傾城才朝我徑直走過來。

「喂喂喂!你想幹什麼?我跟你說我有未婚妻的!」我內心一驚,卻還是不太相信顧傾城會對我有什麼意思。

「別亂動!」顧傾城走到我面前,雙手抓住我的頭不讓我亂動,然後把臉慢慢湊了上來。

不會吧!我不自覺地咽了咽口水,一動也不敢動。

其實顧傾城這樣顏值的大美女如果真的想要和我發生點什麼的話,我要說一點也不期待那肯定是騙人的。

但是我想像中的深吻當然沒有發生,顧傾城把她的額頭抵在了我的額頭上,淡淡的光芒在我們兩人的額頭處亮起。我還沒來得及感到疑惑,一股無比龐大的信息流突然就湧入了我的腦海里。

頭痛欲裂!

信息還在源源不斷的湧入腦海,這個滋味真的非常難受,我只能集中所有精神來接收消化這股龐大的信息流。

大概過了五分鐘,信息不再湧入,顧傾城也移開了她的臉。

「這是什麼?」等到疼痛減輕了點之後我馬上問道。

「《度人經》和《五雷正法》,兩本可都是道家的不傳之秘,放到市面上能讓人搶破頭的好東西,你就這麼白白得了,還不趕緊謝謝我!」

顧傾城臭屁的樣子讓我一陣無語:「你給我這東西幹什麼?」

「廢話,當然是讓你修道了!難道讓你修佛嗎?」顧傾城白了我一眼,「《度人經》是上等的修煉法門,《五雷正法》又是一等一的殺伐之術,把這兩樣練好了以後捉鬼的時候就沒問題了。」

「捉鬼?捉什麼鬼?什麼捉鬼?這世界上還有鬼?」我感覺自己就像個傻子一樣,連世界觀都受到了衝擊。

「當然有了!陰陽錯亂,靈體滯留不散本來就是世界失衡的最直觀表現,所以捉鬼是你必須要做的事。」

「那我豈不是要做道士?」

「會道術又不一定要做道士,當然你要想做也沒問題。」顧傾城看我的眼神仿佛是在看白痴一樣。

「現如今這兩門法術我直接以灌頂的方式教給了你,你已經入門了,接下來就按上面教的方法慢慢修煉就行了。」

「等會兒!既然道術和鬼都是有了,那麼那些神話里的神仙難道也都是真的?」

「這個問題有點複雜,你確定要現在聽嗎?」

「那還是等一會兒吧,等我把腦子裡的東西先消化完。」

我全神貫注地消化著腦海里這兩本上等道法,正如顧傾城說的那樣都是這些都是好東西,我只是粗略掃了幾眼就受到了極大的震動。

「好了,你說吧,神鬼的真相究竟是什麼?」

「也不是什麼必須知道事情啦。你可以簡單理解為鬼就是死了的人,而神仙就是有修行有成的人或者鬼。正常情況來講,人死後靈體會即刻消散的,但是因為世界的失衡給了靈體在世間存活的機會,所以有了極少數人在死後靈體不散,換了另一種方式活在世間,也就是人們口中的鬼。而神仙就是人們修行有成之後,可以藉助天地能量做到一些普通人做不到的事情,譬如飛天、御劍等等,本質上仍然還是人類。」

「那長生不老,天庭地府什麼的也是真的?」

「當然不是,那些只是虛構出來的,應該是人們把那些修行者們的行為誇大之後的結果。要知道無論是肉體還是靈體都是有極限的,需要依靠這個世界而存在,就不會有超越這個世界的力量,再怎麼飛天遁地,移山填海,也仍然還是屬於在這個世界之中,無法超脫。所謂的長生不老也只不過是儘可能的延長壽命,活個兩三百歲就是極限了。」

「那鬼呢?鬼能活多久?」

「鬼?沒有了肉體支撐的靈體比普通人更為不堪,隨時都有可能消散,即使有了道行也是如此。當然也有一些受到人們信仰,以願力加持己身的存在,大概也能活個三四百年,五百年都已經是非常不易了,在這之上的什麼千年厲鬼都是不可能的。事實上因為受到世界的排斥再加上術士們的打殺,鬼的平均壽命大概只有十幾年甚至幾年,那些存在了幾十年的已經都是鬼中翹楚了,上百年的鬼更是都可稱為地仙了。」

我默默消化著顧傾城的這一段話。

「好了,今晚你就好好熟悉你腦子裡面的東西吧,如果以後因為學藝不精而死在了惡鬼手裡我可不負責。」顧傾城說著就霸占了我的床,把我給趕了下去。

我頗為無奈,但也確實拿她毫無辦法,只能出去另找個房間來熟悉腦海里的《度人經》和《五雷正法》。

正如顧傾城所說,這兩門功法我都已經入門了,接下來只需要按照功法上面所說的修煉就行,並沒有什麼難的,只是需要花費時間來一點點積累。《度人經》修整體,《雷法》主攻伐,已經是極好的搭配了,顧傾城倒是考慮周到。

接下來的一周,傲雪仍然是每天都會過來看我,顧傾城則是自己隨意的找著樂子,而我除了休息就是修行。

一周之後在檢查過兩遍確認我的身體已經沒問題了之後,傲雪為我辦理了出院手續。

「王昊,有件事我要和你說一下,希望你有個心理準備。」回家的路上,傲雪突然神情嚴肅的對我說道。

「嗯?什麼事。」

傲雪咬了咬嘴唇,似乎是不好開口,在考慮措辭。

「王昊,在你去世的這三年裡面,王氏集團破產了,叔叔也突然去世了,現在只剩下阿姨一個人在家了。」最後傲雪神色黯然地說了出來。

「什麼?」我懷疑自己聽錯了。

「你突然昏迷,叔叔阿姨受了很大的打擊,為你奔走了很長一段時間,很多事情都耽擱了,也就在這段時間裡面叔叔的公司出了內鬼,給公司造成了重大的損失,接連打擊之下叔叔一次的決策失誤,直接葬送了整個王氏集團,之後叔叔意外突發心梗去世了,只剩下阿姨背負著債務。雖然這三年來我們一直在儘可能的幫助阿姨,但是阿姨想必還是很辛苦的。」

傲雪說出了事情的經過,我的腦海里仿佛響起了一道炸雷,一股名為悲傷的情緒湧上了心頭。雖然我只是拼接出來的王昊,但是我也是王昊,所以對於父母的感情當然也是真實的,如今聽到這個不算好的消息滿心的愧疚,因為這一切都是因為自己昏迷而起的。

車子駛過鬧市,最後在一個小區的停車場裡停下。要知道我昏迷以前我家應該是在遠離鬧市的別墅區才對,而如今媽媽卻住在鬧市裡面,離公司更近的普通的公寓樓裡面。

我按捺不住想要早點見到媽媽的心情,跑著奔向了媽媽如今的住址樓層,可是等到站在那扇門前面的時候,我卻猶豫了。

傲雪跟在我身後,看著我在門前猶豫的樣子也是滿臉的擔憂,我知道無論如何都要面對,於是深吸了一口氣,按響了門鈴。

鈴聲響起,過了大約一分鐘,從屋子裡傳來走動的聲音。

「來了來了。」媽媽的聲音傳來,門打開了。

這一路上我想過很多種母子相見的情景,甚至聽傲雪說了媽媽的辛苦之後已經做好了看到一個滿臉皺紋,已經因為壓力而蒼老了很多的媽媽,但是當門打開之后里面的人探出身子的時候,我卻愣住了。

媽媽此時上半身穿著一件露出肚子的緊身運動背心,胸前兩顆碩大的奶子被衣物束縛卻仿佛要掙脫而出;下身也是一件瑜伽用的緊身瑜伽褲,把修長完美的身體曲線很好的勾勒了出來;尤其令我驚訝的,是媽媽那張不但沒有變得蒼老反而似乎更加年輕漂亮了的臉,臉上還有著細小的汗珠,大概媽媽剛才是在做瑜伽,一點也看不出來媽媽是一個四十三歲的女人。

媽媽看見門外的我也愣了一下,然後很快就反應過來,高興地叫了起來:「是小昊嗎,小昊你真的回來了啊,快進來,別在門外站著了。」

我稀里糊塗地被媽媽招呼進了屋,仍然在驚訝著媽媽現在的狀態,這真的是一個背負著上億債務的一個人生活的四十多歲的女人嗎?

「媽?你沒事嗎?」我不確定的出聲問道,我害怕媽媽只是因為知道我要回來而故意做出的堅強姿態。

「瞧你這孩子怎麼說話呢,我能有什麼事?是傲雪和你說的我現在情況很嚴重吧。」說完媽媽就瞪了一眼跟在身後的傲雪。

我也同時向傲雪看去,發現她正露出得逞了的笑容,便也立刻反應過來自己被這傢伙給騙到了。

但是我還是不放心的再問了一次:「真的沒事嗎?我爸呢?」

說道這裡媽媽的表情也是黯淡了一下,但很快又恢復了。

「你爸去了,在那之後我得到了傲雪她家和很多人幫助,所以才堅持了下來,債務的問題也想辦法解決了,現在倒是也沒什麼辛苦的了。」

雖然媽媽這麼輕描淡寫地一筆帶過了,但是我怎麼能不明白那時候是多麼的艱辛,於是我沒忍住抱住了媽媽。

「媽,對不起。」我有些哽咽道。

「好了,你這孩子,多大個人了還這個樣子,也不知道害羞。總之人沒事就好,人沒事其他的問題都不是問題。」媽媽像以前一樣依舊溫柔。

「嗯。」我同意媽媽說的,現在也不是傷感的時候,而且媽媽看起來確實過得不錯。

不過我還是瞪了一眼傲雪,欺騙我這件事打算以後再和她算帳。

傲雪看到之後只是笑了笑,完全沒有在意。

媽媽拉著我坐下,想要好好地同我說會話,不過就在這時門鈴又響了起來。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