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真的催眠之旅-綜漫篇 (1-3) 作者:兩儀落大人

簡體
【羅真的催眠之旅-綜漫篇】

作者:兩儀落大人2021/5/14發表於:首發SexInSex

第一章 風紀委員的正義

平行世界東瀛國。

秀知院學校的門口。

身穿黑色古典校服的羅真站在校園門口。

看著那一個個走入校門的少女們露出了滿意的微笑。

不愧是東瀛有名的高等貴族學校,在這裡的女學生顏值個個都沒有低於80分的。

配合上秀知院學校那古典淡雅,到達膝蓋的長裙,再配上那順滑而又光亮的小腿黑襪,簡直完美。

那俏麗的玉臉和那一雙雙修長的大長腿,還有那長裙和黑襪之間的白皙絕對領域。

讓在秀知院學校已經呆了好幾個月的羅真深表滿意。

不愧是東瀛貴族和上流人士們的女兒,按照加錢居士的說法。

很潤。

實際上在座的的諸位可能都已經猜出來了,我們的主人公羅真實際上是一個穿越者。

本來應該出現在廢盧和某貓世界的他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呢?

那就要歸咎與羅真所覺醒的系統了。

「催眠操控系統。」

看著出現在自己面前的系統面板,羅真不禁神色古怪。

這個系統也不用解釋太多。基本上羅真開局就在這個世界已經無敵了。

開局就在這個綜漫日常世界無敵的羅真只能悠哉悠哉的享受著他那美好而又

青春的生活。

「早啊,風紀委員同志。」

一個掛著死魚眼的男生從門外走來。

看著站在學校門口,掛著風紀委員牌子的羅真招手說道。

「早啊,八幡同學。」

羅真笑著著向他揮手說道。

早就說了這是個綜漫日常的世界,所以有不少其他動漫世界的人都出現在了這個輝夜大小姐的世界。

羅真對此也並不稀奇。

「最近和雪之下同學的關係怎麼樣呢?我可是幫了你們那麼多。」

對於那些動漫中經典的情侶,作為一向熱心的「老王同學」,羅真自然是樂意幫忙的。

畢竟在看動漫的時候,羅真就曾經這樣想過了。

明面上的動漫女主角在男主身邊各種的秀恩愛,實際上的動漫女主角則是被他一番又一番的調教。

這種感覺簡直棒極了!

所以在羅真的支持下,秀知院學校里促成了一對又一對的情侶。

羅真也在秀知院學校里有了一個新的美譽—「紅娘」。

不少女生都喜歡跟羅真談心談各種感情事情。

而羅真也是很喜歡和那些漂亮女生們關起門來「促膝長談」,然後給她們介紹一個又一個的男朋友。

「急公好義曹孟德大概也就是我吧。」

回想著那一具具少女嬌嫩的嬌軀,羅真頗為感慨的想到。

「非常不錯呢,昨天晚上我和她一起約好看了一場很美好的愛情電影。雪之下很喜歡呢。」

聽著羅真的詢問,比企谷八幡頓時漲紅了臉,扭扭捏捏的看著羅真說道。

「那就好,那就好。」

羅真淡淡一笑,看著比企谷八幡那漲紅的臉頰,眨眨眼調侃的說道。

「我也不耽誤你了,今天下午侍奉部再見。」

「侍奉部再見。」

比企谷八幡匆匆地向羅真揮了揮手,告別了他的這一位摯友。

看著八幡離去的身影,羅真眯起了眼睛。

恐怕比企谷八幡做夢都沒有想到,在昨天看電影的時候。

除了他坐在雪之下雪乃的左邊,羅真實際上坐在了雪之下雪乃的右邊。

就在八幡沉浸在電影感人的愛情的時候,羅真也沉浸在了雪之下雪乃的小穴裡面。

雪之下雪乃不愧是學校里有名的雪女,冷著一張臉的她,實際上雪化了之後水非常多。

這一點電影院的座位恐怕最有發言權。

「不愧是雪之下雪乃啊,那身體的柔軟程度比她姐姐和母親要高几個段位。」

望著八幡的匆匆離去的背影,羅真伸了一個懶腰回味的說道。

「得抓緊時間促成他們訂婚啊,真期待後續的一個個play。」

羅真打定主意到時候在床上和雪之下夫人好好的商談一番。

畢竟從某一個角度來講,雪之下夫人也是他的義母,和親人在床上交流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

「伊井野同學,我帶你去商量一些事情。」

轉頭看著他身邊的副手風紀委員伊井野彌子,羅真直接拉著她離開了這裡。

他堂堂綜漫世界的神要離開一個崗位還不簡單嗎?

伊井野彌子雖然已經不止一次被羅真拉起手玩弄了,但她還是漲紅了臉。

「羅真同學,這麼急的拉我離開幹什麼?」

「關心關心伊井野同學你的身體罷了。順便再和你商談一下正義的話題。」

作為正義達人的伊井野彌子頓時不反抗了,羞紅著臉被羅真拉倒了小樹林裡面。

而此時在小樹林周圍的男生仿佛不約而同的接到了什麼命令,齊齊離開了小樹林附近。

而顏值高的女生們則是整理整理自己的校服,將那事業線和絕對領域露出,隨後走入了小樹林。

伊井野彌子一頭淡褐色的短髮時髦又靚麗,她身上的短裙已經被提到了腰間。

「原來還是白色的啊,我們的風紀委員伊井野彌子還真是純情呢。」

羅真的左手已經伸到了那白色蕾絲內褲上,感受著內褲的順滑和濕潤,羅真露出了一絲好笑神色。

「看起來我們的風紀委員這麼快就濕了,真是色呢。」

伊井野彌子頓時漲紅了臉,連忙紅著一張俏臉說道。

「才沒有才沒有,我伊井野彌子怎麼可能那麼容易就濕呢?啊……啊……輕點,不要……」

就在伊井野彌子嘴硬逞強的時候,羅真的雙手也沒有閒著,左手把她的那白色蕾絲內褲拉下,右手玩弄著她小腿襪和裙擺之間的那白嫩的絕對領域。

伊井野彌子不愧是東瀛高層人士的女兒,那小腿雖然白嫩但是絕對是緊緻有力。

雖然不是第一次玩了,但羅真依舊是愛不釋手。

「伊井野同學,這就讓老師好好的教育教育你吧。身為風紀委員的你居然如此的不聽話。」

聽著羅真的調侃,面色漲紅,雙眸之中已經有些迷離的伊井野彌子嫵媚的瞪了羅真一眼。

不過這種師生play顯然伊井野彌子已經玩兒的不是第一次了,於是她也很熟練的羞羞噠的回答道。

「那就麻煩羅真老師了。」

羅真於是脫下自己的褲子。露出那根20多厘米的巨根。

雖然不是第一次見了,但伊井野彌子還是有些心驚肉跳。

她也算是看過他們東瀛不少本土的片子,但是像羅真這麼大根的還是第一次見。

「好大!」

想著這麼大的一個巨根會插進她的身體,直達她的子宮。

頓時她那黑幽幽的峽谷又濕了。

「準備好,我要來了。」

巨根已經對準了那峽谷,基本上已經不用做前戲了,此時的峽谷已經溪流彌漫。

對準了坑道之後,羅真毫不猶豫的插入了進去。

「啊!」

那巨大的巨根頓時和狹小的陰道相遇。

伊井野彌子的陰道可謂是頂級的,層層疊疊的肉壁包裹著羅真的巨根,讓他頓時舒爽到了極點。

「啊啊啊啊,羅真老師……不要啊,我們這是違反……校規的。你這是……

強姦啊!」

那一雙美眸滿滿都是迷離之色,斷斷續續的說出口。

正義的風紀委員慘遭老師強姦play,這一幕頓時又讓羅真的巨根變得更大了幾分。

反應在伊井野彌子身上的則是讓她的臉變得更加嬌紅幾分,口中的聲音變得更加嬌喘。

「啊啊啊!不要啊,老師不要進子宮啊,我不想生孩子啊,我還只是一個高中生。」

感受著巨根跟來到了門口,伊井野彌子頓時仿佛清醒了幾分。

連忙抓著羅真的手可憐兮兮的說道。

「可是我已經忍不住了,伊井野同學替老師生下一個乖寶寶吧!」

少女陰道內的柔軟和濕潤頓時讓羅真停不下來,此時的巨根已經來到了子宮的門口。

於是羅真深吸一口氣,直接把不斷掙扎的伊井野彌子按到一棵樹上。

在掙扎的過程中伊井野彌子不小心將校服的上半身給掙脫掉了。

那白嫩的肌膚和嬌俏的乳鴿頓時讓羅真興致又提了幾分。

一把就將她的胸罩隨手的摘下扔掉一旁。

隨後直接湊到左邊的乳鴿上面張開嘴將那紅暈吸入口中。

右手也沒有閒著,左手在固定著伊井野彌子,右手則是不停的把玩著那右邊的乳鴿。

紅著一張臉,喘著粗氣,眼神迷離的伊井野彌子宛如一張世界名畫。

「伊井野,我要進來了。」

看著那閉著眼享受的伊井野彌子,羅真深吸一口氣。

腰部用力頓時將巨根送入了某個子宮內部。

「啊啊啊啊!不要啊,羅真老師放過我吧,我才16歲啊!」

伊井野彌子兩隻柔軟的玉手仿佛手足無措的抱著羅真的腰部說道。

不過她的下半身可不像伊井野彌子口中那樣,反而非常誠實地不斷的在巨根那裡進進出出。

「啊啊啊,我要出來了。」

伊井野彌子面色緋紅,喘著嬌氣的說道。

而羅真此時也毫不猶豫地將巨根最後插入子宮中。

「啊!」

白液頓時充滿了伊井野彌子的子宮,讓伊井野彌子看上去仿佛像一個懷胎三月的女人。

「羅真委員長,我配合的怎麼樣?」

顧不得自己那一雙嬌俏白皙的大長腿上還掛著的點滴白液,伊井野彌子興奮地看著羅真說道。

「很不錯,不愧是彌子呢。」

一邊把玩著伊井野彌子的乳鴿,一邊玩弄著伊井野彌子那一頭柔順的短髮,羅真看著伊井野彌子讚許的說道。

「不過看起來彌子也到了休息的時候,但是我的火還沒有下去啊。」

低頭看著自己那還脹大的巨龍,羅真眉頭一挑意味深長的說道。

「那麼就用你們來解決吧。」

抬頭看著那躲在樹後的眾多秀知院學校的女同學。

羅真的臉上露出了微笑。

而目睹了整個活春宮全過程的女同學們個個都是面色緋紅。

等到她們離開小樹林的時候,個個都是衣衫不整。

有的頭髮上沾染了混濁的白液,有的嘴上還掛著殘缺的白液。有的那一雙黑色小腿襪都快被沾染成了白色。

不過她們個個都很滿意。

「不愧是秀知院學校有名的暖男風紀委員呢,真是溫柔啊。」

離開小樹林的她們想到這,腿又軟了。

……

不提在課堂上羅真是怎麼玩透明人間play,教師play,課堂乘火打劫play。

下午放學後,羅真則是來到了社團活動大樓。

看著面前那個掛著侍奉部的大門,羅真的臉上露出了詭笑。

「就讓我來嘗嘗學校里有名的冰山少女的侍奉吧。」

第二章 比企谷的夫前犯

「砰!」

隨著羅真轟然一聲推開房門,侍奉部的全貌也展露在了羅真的面前。

「羅真同學,進來前要先敲門,這個道理我告訴過你多少次了。」

坐在座位上的那個優雅少女抬起頭來不滿地看著羅真說道。

儘管不是第一次看見雪之下雪乃了,但羅真不由得還是被眼前的一幕屏住了呼吸。

窗外的陽光灑在了少女的身上。

少女身穿秀知院學校古典的黑色長裙,不同的是在某個風紀委員長系統的控制下,秀知院學校做出了可以讓女生自由更改裙擺的長度的規定。

「畢竟女生都是愛美的,而我們學校也需要與時俱進。」

某個風紀委員長在公布這條規定的時候這樣說道。

而這一個規定又給他帶來了不少的人氣。

雖然羅真可以通過催眠控制系統做到在這個世界上全知全能,無所不能。

但是那樣就沒有意思了,一切的事情都被羅真能夠提前知道,所以在有些事情上羅真也是會放寬對人們心靈控制的。

話說回來,繼續說眼前的雪之下雪乃。

那本來到達膝蓋的黑色裙擺在某人的建議下已經提到了大腿的地步,過膝的黑絲長襪和裙擺之間那白皙的絕對領域可以讓所有人都驚艷。

少女冷著一張俏臉,但是也遮掩不住她那傾國傾城的容顏,一頭黑色的長髮垂到腰間。

窗外灑來的陽光照射在她的身上,宛如一尊太陽下的維納斯。

或許唯一的缺點就是她那稍有起伏的胸脯了。

這一點把玩了多次的羅真最有發言權。

相比於她的母親和她的姐姐,顯然在罩杯方面少女是不如她們的。

不過雪之下雪乃的神色顯然相當不好,面色不善的看著突然闖進來的羅真。

「別這個樣子,雪乃醬,別忘了可是我幫你把八幡追到手的。那可是我超級棒的摯友,沒有我你是怎麼擊敗糰子的?更何況你應該叫我什麼?」

而迎著雪之下雪乃那一張冰山俏臉,羅真隨手關閉了侍奉部的大門。

聽著羅真的話語,雪之下雪乃的玉臉上不由得露出一絲緋紅,那絲緋紅更讓羅真心頭一跳。

「真是便宜比企谷八幡了,這麼漂亮的雪乃成為了他的女朋友。」

羅真忍不住在內心深處嘀咕道。

「歐尼醬,真是多謝你了。」

之前我們也曾說過,羅真早就通過某種手段,讓他成為了雪之下家裡的一份子。

面對有著義子身份,還對她有著恩情的羅真,雪之下雪乃面對他也只能低一頭,張著一張櫻桃小口不情願的說道。

「想要感謝我的話那就現在來感謝吧。」

不懷好意的看著雪之下雪乃的那嬌軀,羅真的臉上露出了邪笑。

並且主動走到了雪之下雪乃的身旁,輕嗅著她身上那淡雅的芳香,玩弄著她那柔順的頭髮說道。

「知道了。」

雪之下雪乃沒好氣的說了一句,隨後主動解開了羅真的腰帶。

隨著雪之下雪乃那冰涼的玉手將羅真的內褲脫下。

那碩大的巨龍也隨之跳出來。更為刺眼的是那巨龍上面還沾染著少許血跡。

「果然,不愧是我那風流成性的哥哥,這又是誰淪落到你手裡了?」

對於那巨龍上的血跡,雪之下雪乃絲毫沒有感到意外。

反而主動張開了櫻桃小口將的巨龍包裹起來。

羅真也順勢坐在了雪之下雪乃面前的課桌上面。低頭看著那將巨龍放在口中,吞吞吐吐的雪之下雪乃。

「別這樣說嘛,我和她們只不過是友情交流交流。順便給她們介紹一下男朋友,像我這麼急公好義的人,在東瀛可不多見了。」

聽著羅真那尷尬的自白,正將巨龍放在口中吞吞吐吐的雪之下雪乃忍不住翻了一個俏麗的白眼。

「我可不相信呢,你什麼脾氣我還不知道嗎,你可是我的歐尼醬。」

一邊吞吐著巨龍,雪之下雪乃一邊含含糊糊地說道。

「好吧好吧,我承認,今天確實是和一個我們班的同學交流了一下,三浦優美子你認識吧。」

羅真把玩著雪之下雪乃那一頭烏黑亮麗的長髮隨口說道。

「就是那個說可以和我齊名的炎之女王?」

雪之下雪乃猶豫了一下,隨後很快在記憶里找到了那個有著傲人身材,一頭金髮俏麗無比的女王般的角色。

「沒錯,沒錯,就是她,那傲嬌的樣子讓我實在忍不住了。還覺得我不敢在學校侵犯她呢。最後怎麼樣,還不是被我給上了?」

羅真舌頭濕潤濕潤那乾裂的嘴唇,有些回味的說道。

他至今還忘不了中午的時候那個驕傲無比的炎之女王翻著白眼半裸著嬌軀的

身影。

至於她會不會告老師嗎?

手握著催眠系統的羅真表示她只會在內心深處咬著牙咽下這口氣,並且想著隨時報復回來。

「那他還真是倒霉呢,被你這個花花公子給盯上了。」

想到這,正低著頭努力吞吐巨龍的雪之下雪乃不禁一樂。

「果然,被你這個花花公子盯上的人肯定不會有失手的。」

羅真的巨龍在雪之下雪乃那俏麗的容顏和冷著一張臉的語氣的交錯下已經變

得碩大無比。

雪之下雪乃一邊含著巨龍,一邊吞吞吐吐的說道。

「那是當然,雪乃你要善用舌頭,要知道侍奉我的巨龍可是我們侍奉部的第一個也是最重要的任務。」

「侍奉部,侍奉部,如果部長沒有侍奉的對象那麼還能叫侍奉部嗎?」

羅真看著雪之下雪乃那鼓起來的小臉頰和那倔強的表情,忍不住一樂。

一邊把玩著她的秀髮,一邊笑著說道。

在最開始侍奉部建立的時候可沒有人會來這裡。

要不是羅真帶著他的巨龍主動加入了侍奉部,並且讓雪之下雪乃主動侍奉他的巨龍,那麼說不定就不會有後續的發展了。

「才不是呢,侍奉部是強者救援弱者,對弱者伸出援助之手的部門,才不是歐尼醬你想的那種奇奇怪怪的部門。」

一邊吞吐著羅真的巨龍,雪之下雪乃一邊含含糊糊的說道。

不過看著雪之下雪乃那清冷的容顏努力地在吞下羅真的巨根。

羅真的心裡也是一熱。

這可是學校有名的冰山女王,見誰都是冷著一張臉,傲慢的神情傲慢的身姿,不知道學校里有多少人想要征服她。

結果最後居然被一個死魚眼給摘了桃子,不知道讓多少大跌眼鏡。

如果讓他們知道那個冰山女王現在恭敬的給人吞吐巨龍,估計會驚得下巴都掉下巴。

看著低頭努力工作的雪之下雪乃,羅真心裡得意不已。

在她成立侍奉部之後就用侍奉的名義在這個侍奉部里奪取了她的第一次。

每次想到冷著一張俏臉的雪之下雪乃變身欲女時候的樣子,羅真的巨龍就又腫大幾分。

「你的舌頭可不是死的呢,要學會善用它。只要你對得起我撮合八幡和你在一起就夠了。」

羅真一邊玩弄著雪之下雪乃那烏黑的頭髮,一邊將另一隻手伸入她校服內部,玩弄著她的乳鴿說道。

「知道啦,知道啦,我可是堂堂的雪之下雪乃,這點小事還辦不到嗎?」

感受著胸前被大手不斷玩弄的敏感蓓蕾,雪之下雪乃紅著一張臉說道。

她也不是第一次侍奉羅真了,對於羅真有什麼愛好,她還不懂嗎?

羅真最喜歡看見那白濁的液體灑在她的臉上和那象徵著高貴嚴肅黑色古典校

服上面。

這回讓羅真有一種征服的快感。

他成功征服了學校里的冰山女王,讓她穿著校服在學校里恭敬地侍奉著自己。

隨著那靈巧的舌頭不斷在巨龍頭部試探交鋒,羅真的巨龍也隨之越來越大。

隨後羅真一句話不說,緊閉著雙眼使勁抓住雪之下雪乃的頭部往巨龍一捅。

「額!」

雪之下雪乃還沒有反應過來,那白濁的漿液頓時從巨龍頭口中噴出。

「咳咳咳!」

來不及吞下的雪之下雪乃不小心將不少白液滴撒在了自己那一身黑色長裙上。

白濁的液體和那黑色莊嚴校服形成了一種鮮明而又誘惑的對比。

禁忌和墮落,嚴肅和妖媚。

看著雪之下雪乃那不斷嗆著的表情和玉臉上,黑色的校服上那斑斑的白液,羅真忍不住呆住了。

「好美啊!」

聽著羅真的感慨,剛剛用礦泉水漱完口的雪之下雪乃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知道好美你還不憐香惜玉點。剛才都快把我給嗆死了。」

對於校服上沾染的那些白液,雪之下雪乃倒是沒有怎麼在乎,只是用紙巾把自己臉上那些白液逐漸的擦去。

畢竟她早就習慣這個禽獸哥哥噴射在自己身上的白液了。

「別這樣嘛,雪乃醬,侍奉巨龍不是我們侍奉部的主要任務嗎?不要忘了你的主要任務。」

聽著侍奉部的主要任務,雪之下雪乃先是一呆,隨後鬱悶的點點頭。

誰讓那時候的她同意了這一個要求呢,作為侍奉部的部長,就是要侍奉這一條巨龍,讓羅真的巨龍變得舒舒服服的。

這就是雪之下雪乃的一個主要任務。

「真是羨慕八幡啊,能有你這麼漂亮的女朋友,還能這麼善解人意,他真是八輩子修來的福氣。」

一邊將雪之下雪乃那冰涼而又柔軟的玉指放到自己的巨龍上,讓雪之下雪乃用雙手把玩著巨龍,一邊雙手穿過校服,撫摸著雪之下雪乃那一對小乳鴿說道。

「哦,我剛才好像聽見有人好像說我了。」

這時候比企谷八幡也推門走了進來。

看著那玉手把玩著羅真巨龍的雪之下雪乃也沒有什麼反應,對於雪之下雪乃身上校服上那斑斑的白液也沒有絲毫反應。

畢竟他倆可是哥哥和妹妹,這樣做有什麼不對呢?

更何況雪之下雪乃作為侍奉部部長更是接下了侍奉羅真巨龍的這個光榮任務。

之前羅真撮合他和雪之下雪乃在一起,這麼大的恩情肯定讓他無視了兩人的舉動。

「沒有,我們只是在閒談罷了。」

看著走進來的男朋友,雪之下雪乃不知為何心裡流露出來了一絲羞恥。

低著頭用那長發遮掩著她的玉臉猶猶豫豫的說道。

羅真則是看著那雪之下雪乃紅著的臉並沒有什麼反應,反而臉上漏露出了一絲微笑。

這一絲羞恥心也是羅真故意放出去的。

畢竟相比於完全聽話的雪之下雪乃,還是讓她保留一些人性最基本的羞恥心,這樣更加的刺激。

「哦,這樣啊!」

比企谷八幡吊著一雙死魚眼,坐到了離雪之下雪乃很遠的一個位置上摸著腦袋尷尬的說道。

而羅真也是隨意的抽過一張椅子坐到了雪之下雪乃的身邊。

雙手暫時的從雪之下雪乃那一對小乳鴿的身上拿開。

隨後直接抬起了雪之下雪乃那一雙穿著黑色過膝長襪的大長腿。

隨意地將她那室內鞋扒下扔到一邊。

「雪乃醬的雙腿和玉足很漂亮啊,八幡看起來你未來有福了。」

一隻手撫摸著雪之下雪乃那柔順光滑的大長腿,一隻手則是玩弄著那黑色過膝襪的雙足。

羅真感受著雙手的柔軟和滑膩忍不住感慨地說道。

雪之下雪乃不愧是動漫有名的女主,那一雙修長而又精緻的大長腿不僅僅外表好看,摸起來同樣緊緻有力。

這讓羅真想起了這一對過膝黑襪的大長腿架在自己身上時候的場景。

「真是一副完美的炮架子。」

玩弄著雪之下雪乃的大長腿,羅真在心裡嘀咕道。

「那是當然,我可是最可愛的。」

雪之下雪乃紅著一張臉,強忍著內心的敏感說到。

關於這一點羅真到是不反對。

要知道雪之下雪乃的室內鞋可是在原著里不止一次的被人拿走。

除了人之外,甚至連小狗也會對雪之下雪乃的是那些感到痴迷叼走。

這腿控足控甚至擴大到了動物界的範圍。

從學生到老師再到小狗,都對雪之下雪乃那長腿和玉足感到興趣。

這就足以見血之下血乃長腿和玉足的完美了。

「可能當上帝給人關上一扇門之後,又會給人打開一扇窗。」

看著雪之下雪乃那一對小乳鴿,把玩著雪之下雪乃那玉足和長腿的羅真忍不住的考慮道。

「嘿嘿。」

比企谷八幡面對自己好友的打趣也只好嘿嘿一笑,對於他口中的腿和足的意思,被羅真帶壞的他怎麼可能不會知道。

雖然說他一次也沒有玩到過,不過看他哥哥玩也是一種刺激啊。

「真是噁心,真是沒有想到八幡桑你居然也會被我歐尼醬給帶壞呢。」

穿著過膝黑襪的玉足在羅真解開褲子的巨龍上不斷的撫摸著。

那精緻的玉足和那小巧的腳趾頭帶著尼龍黑絲獨有的摩擦和羅真的巨龍龍頭

不斷的試探著。

感受著玉足的順滑和腳趾頭的靈活,放在少女乳鴿上的手更加不安分的扭動了起來。

雪之下雪乃坐在座位上一雙美眸打量著羅真和比企谷八幡說道。

那剛剛品嘗過羅真巨龍的櫻桃小口不屑的撇撇嘴,雪之下雪乃擺出了一副嫌棄的樣子。

看著那嫌棄自己,神情高傲,宛如一朵天山雪蓮一般的少女。

感受著她玉足在自己巨龍上不斷的撫摸著,那尼龍黑絲和少女玉足的完美,頓時又讓羅真巨龍大了幾分。

於是羅真忍不住直接將雪之下雪乃抱到自己的懷中,在雪之下雪乃的驚呼聲中將自己的大嘴和雪之下雪乃那櫻桃小口對準在了一起。

舌頭瞬間伸了過去,和那櫻桃小口裡的香舌交錯糾纏著。

感受著少女口腔的美好,羅真心裡也在暗自慶幸。

還好雪之下雪乃之前吃完白液之後就漱口了,不然的話他就要品嘗到自己的味道了。

「你……歐尼醬……啊……」

由於那羅真大嘴和舌頭堵住了那櫻桃小口,雪之下雪乃紅著一張臉斷斷續續的說道。

如果有人從窗外看到侍奉部的場景,那麼絕對是一幅世界名畫級別的場景。

宛如天山雪蓮一般驕傲的冰山公主蜷縮在男人的懷裡,櫻桃小口內的香舌被不斷的追逐著。

津液也在不斷交錯更換著,那從小到大被無數人痴迷的一對玉足,則是穿著黑色尼龍的過膝襪在男人巨龍上不斷的撫摸觸摸著。

而離他們八丈遠的地方,女孩的男朋友則是抓著一頭黑髮嘿嘿的笑著。

畢竟面前可是雪之下雪乃和她哥哥,也是自己的摯友。

作為侍奉部部長的雪之下雪乃侍奉自己哥哥的巨龍,這有什麼不對的嗎?

這可是哥哥和妹妹的友好交流。

「比企谷你可不要學歐尼醬,要知道現在的他都快成了學校的一頭種馬,不少女生都遭到了歐尼醬的毒手,包括那些有男朋友的也是這樣。」

好不容易一番激烈舌吻過後,雪之下雪乃那身軀勉強離開羅真的懷抱,轉頭看著比企谷說道。

「知道了,知道了,我肯定永遠喜歡雪之下。」

比企谷八幡連忙拍著胸脯保證道。

畢竟對他來說能有一個像雪之下雪乃這麼美麗的女孩做他的女朋友就已經夠

不容易了,他還哪有心思多想呢?

不過看著那喘著嬌氣面色緋紅的雪之下雪乃,不知為何,他總是帶入苦主的視角。

只不過聽著羅真的輝煌戰績,就連他也有些忍不住羨慕。

真是沒有想到羅真居然能夠把那些有男朋友的女孩給敲牆角給上了。

那些男朋友帽子估計都是綠油油的。

不愧是我的摯友羅真桑。

比企谷八幡明面上答應雪之下,實際上在內心深處羨慕的想到。

只不過他沒有注意此時的他頭上正好戴著一頂綠色的太陽帽。

看著羅真懷裡那乖巧可人的雪之下雪乃,看著她那冷著一張臉,但是又帶著幾絲潮紅的神情,還有那不斷在羅真巨龍上擺弄的一對精緻玉足。

比企谷八幡頓時有些神色古怪,看著哥哥和妹妹這純潔有愛的交流,比企谷八幡發現自己那小小的幾厘米的小龜頭居然抬頭了。

「奧,看起來八幡似乎也長大了啊!都懂得欣賞了。」

羅真看著比企谷八幡低頭那驚訝的樣子,頓時意有所指的說道。

「奧?是嗎?怎麼回事?」

雪之下雪乃有些不解地看著那驚慌失措的比企谷八幡。

比奇谷八幡頓時感到不妙,如果讓她這個冰山女友知道自己因為看見她侍奉羅真而抬頭了。

那麼他妥妥的社死現場啊。

說不定剛剛交上的這個女朋友就要因此而分手了。

「唉,歐尼醬,你帶我過去。」

剛想起身的雪之下雪乃突然發現自己的纖腰被羅真的雙手環繞著給扣住了。

自己整個人都綁在了羅真的身上沒有辦法離開。

不過她也有辦法。

於是轉頭對羅真說道。

「哦,這就是我的妹妹求人的態度嗎?」

羅真則是眉頭一跳,看著面前的雪之下雪乃調笑著說道。

「歐尼醬,拜託了,這是你的妹妹終身的請求。」

由於看著比企谷八幡的驚慌失措的樣子,這還是雪之下雪乃第一次見到。

要知道這可是和她經歷了無數事情的男朋友,第一次除了吊著一張死魚臉的表情之外其他的表情。

就連雪之下雪乃也有些好奇,於是眨眨眼難得一次的向羅真撒嬌道。

「那你應該幹些什麼。」

羅真的舌頭濕潤濕潤自己的嘴唇。主動向雪之下雪乃示意道。

「嗯!」

雪之下雪乃也知道羅真的意思,冰山的公主主動向羅真靠去,那散發著淡雅清香的小口又一次的和羅真的大口交錯在一起。

小香舌頓時又和羅真的舌頭交錯相融著。

果然美少女的津液都是香甜可口的。

一邊品嘗著雪之下雪乃的津液,一邊把玩著她的小乳鴿,巨龍還被她用那精緻的玉足和尼龍黑襪服侍著,羅真享受著這一幕感慨地想到。

比企谷八幡:「羅真君,拜託了,這是我畢生的請求。」

透過比企谷八幡的眼神,羅真可以清楚地知道他的意思。

羅真:「條件嗎……」

比企谷八幡看著那還享受著腦袋享受著舌吻,身上享受著羅真大手撫摸乳鴿快感,雙足侍奉羅真巨龍的雪之下雪乃,一咬牙一狠心終於甩出了他那一直不願意甩出的條件。

「我的妹妹就交給你了,你一定要照顧好小町。」

「成交!」

聽著比企谷八幡的條件。羅真頓時滿意的點點頭。

畢竟相比於用催眠強制比企谷八幡,還是讓妹控魔王八幡主動更刺激。

而羅真做的只是暫時的稍微降低了他妹妹在他內心深處的分量。

於是乎,某個少女小町就這樣被賣到了某個花花公子羅真手裡。

「那麼我們過去了。」

一隻手攬住雪之下雪乃的纖腰,一隻手托著她的翹臀。

羅真向著面前的比企谷八幡走去,只不過此時的雪之下雪乃還沉浸在和羅真的舌吻中不可自拔。

那一雙黑色的美目緊閉著正享受著。

就在比企谷八幡提心弔膽的時候,當羅真走到他課桌面前的時候,羅真的巨龍也在雪之下雪乃那熟練足交的侍奉下到達了極點。

於是羅真深吸一口氣,巨龍直接挑動了雪乃那黑色的百褶裙裙擺,毫不猶豫的插入了她那早已經濕潤的陰道。

「啊!」

本來閉著眼享受的雪之下雪乃此時也忍不住離開舌吻,嬌喘的喊道。

聽這雪之下雪乃那不同以往的嬌喘,那冰山的俏臉上卻突然撫媚多姿,那冷冰冰的語氣突然變得誘惑力十足。

本來自控力就不好的比奇谷八幡一下子更硬了。

對於羅真巨龍插入了他女朋友雪之下雪乃陰道的事情,他也不怎麼關心了。

要知道現在他的小龜頭可是軟不下來,萬一被雪之下雪乃發現他就真完了。

於是他忍不住向面前的羅真用眼神求救。

「看我的吧。」

羅真自信的表示道。

「對了,八幡,現在一色彩羽和糰子還找你嗎?」

看著面前低著頭尷尬的掩飾自己那小小帳篷的比企谷八幡,羅真意味深長的問道。

「已經不怎麼聯繫了。我也不知道她們現在怎麼回事。」

說到這個話題,比企谷八幡一下子僵住了。

要知道他好歹也是和糰子經歷了那麼多的事情,包括和那個小惡魔一色彩羽,雖然他主動向雪之下雪乃告白吧,但是面對這個突然不聯繫的兩人,他還是有些失落的。

「看起來我還是做到了啊。」

聽著兩人不再聯繫比企谷八幡,羅真抱著雪之下雪乃,一邊不停蠕動的,讓他的巨龍在雪之下雪乃那緊湊溫熱的陰道里進進出出,一邊感慨的說道。

「歐尼醬,你是怎麼讓他們兩個不再聯繫八幡的?」

雪之下雪乃強忍著陰道傳來的快感,頂著一張緋紅的俏臉,用那一雙迷離的眼睛,看著羅真嬌喘的問道。

要知道就連她也有些頭痛這兩個競爭對手。她沒有想到她的哥哥居然替他給解決了,真不愧是她最貼心的哥哥。

想到這個話題,感受著陰道進進出出,不停增長的快感。

雪之下雪乃終於忍不住了。

「啊啊啊……啊啊啊……歐尼醬,快一點……雪乃好舒服啊。」

而坐在椅子上頂著那小小小帳篷的比企谷八幡則是目瞪口呆的,看著那一頭長發不斷抖動,迷離的眼神迷離的表情的雪之下雪乃。

要知道雪之下雪乃給他印象一直都是那種冷漠,不近人情,宛如天山雪蓮的雪女。

就連他主動表白的時候也是雪乃淡淡的說了一聲同意了。

這還是雪之下雪乃第一次露出這麼豐富的表情。

真不愧是雪之下雪乃的哥哥,對雪之下雪乃的敏感點就是了解。

想到這,比企谷八幡忍不住敬佩的看著面前的羅真。

「我啊,只不過用我的大肉棒和他們兩個好好談了談。」

看著那目瞪口呆看著自己和雪乃,時不時傳出粗氣的比企谷八幡,在看著那緋紅著臉,櫻桃小口不斷嬌喘著的雪之下雪乃,羅真露出了一絲微笑。

「啊,不愧是我的歐尼醬,那兩個人果然不是真心喜歡八幡,居然被歐尼醬的肉棒一插就變換方向了。」

雪之下雪乃一邊享受著羅真巨龍帶給她的快感,一邊迷離著眼神說道。

而比企谷八幡則是目瞪口呆聽著羅真的解釋。

「別怪我八幡,要知道你可是追求了我們家的小雪,我們家的小雪可不會許配給還在外面有著私情的男人。」

羅真看著面前的比企谷八幡淡淡的說道,與此同時他的身體還在不斷地抖動著。

巨龍還在雪之下雪乃的陰道里進進出出。

「肯定不會啦,我是一心一意鍾情雪乃的。」

看著還抱著雪之下雪乃,不斷抖動,不斷讓雪乃發出嬌喘的羅真。

比企谷八幡的思緒頓時發展開來。

如果換成是糰子或是一色彩羽呢?

想著那個天天傻笑的糰子和小惡魔一樣的一色彩羽被羅真丟到床上。

不理她們的哭喊直接強硬的撕開她們的校服。

巨龍和陰道的相遇,少女紅色的血液從陰道中流出。

想到這兒,比企谷八幡更是想入非非。

至於他面前雪之下雪乃和羅真的交流,這可是妹妹和哥哥之間正常的交流。

「啊!」

聽這雪之下雪乃的這聲嬌喘,雪之下雪乃的裙擺下面正好下起了一絲絲的小雨。

幾絲水滴正好打在了比企谷八幡的臉上。

感受著水滴的鹹濕,比企谷八幡此時終於忍不住了。

他那根三四厘米的小棒子勉勉強強的流露出一點能量。

年輕的比企谷八幡終於尿褲子了。

不過他也鬆了一口氣,畢竟自己肉棒終於鬆了。

「以後不准再聯繫她們兩個了,知道嗎?他們兩個都被歐尼醬品嘗過了,怎麼可能會再喜歡上你?」

隨著羅真肉棒的插出,雪之下雪乃勉強重新恢復她的冰冷的神情,不過她那玉臉上的緋紅可是難以下去的。

紅著一張臉的雪之下雪乃這樣吩咐道。

「知道了。」

比企谷八幡頗有失落的說道。不過他也知道在他好友的大肉棒面前,糰子和一色彩羽能不能堅持三分鐘都是一件問題。

「天色也快下去了,雪乃我送你回家吧!」

抬頭看著那夕陽緩緩西落,比企谷八幡忍不住說道。

「歐尼醬你要跟我們一塊回去嗎?」

嬌軀蜷縮在羅真懷裡,抬頭看著面前的羅真,雪之下雪乃嫵媚的說道。

「我就不回去了,我一會兒還要去學生會見見一對難纏的情侶呢。」

羅真的雙眼眯成了一條縫。

「那好吧。」

雪之下雪乃有些失落的低下了頭,那烏黑的長髮頓時遮住了她那失落的玉臉。

「不過,在此之前。」

看著一旁還迷茫不解的比企谷八幡,羅真意味深長地對他說道。

「八幡桑,你女朋友雪乃醬的雙手和玉足還有那一對長腿先借我用用吧。」

說完抱著雪之下雪乃又走到了幾張拼接的課桌上。

「對了,八幡桑,雪乃可是沒穿內褲呢。不然也不會被我一插到底,你可要平安送她回家啊!要知道東瀛的痴漢可是很多的。」

突然想到了什麼,將雪乃放到了課桌上的羅真回頭向比企谷八幡囑咐道。

「啊……交給我吧。」

比企谷八幡頓時有些面紅耳赤的說道。

……

天色漸漸西沉,掛著一對死魚眼的少年和那冷著一張俏臉的少女並肩離開了校園。

只不過那冰冷著一張臉,有著一對傲人修長而又完美長腿的少女看上去是那麼的古怪。

頭髮,玉臉,校服,雙手。長腿的絕對領域,那尼龍製成的過膝長襪還有那白鞋內衣隱約可見的地方,到處可以看見那白色的液體和那古怪的味道。

只不過此時的比企谷八幡沒有關注這些。

反而在想著羅真在離開之前和他說過的話語。

「八幡桑,不要忘了你的妹妹。」

想著小町那乖巧可人。精靈古怪的神情,在想著羅真今天那個巨大的肉棒。

小町被迫吞下巨龍,片子裡面的一幕幕換上了小町和羅真。

比企谷八幡可恥的發現自己居然硬了。

「雪乃。」

「怎麼了?」

頂著一張沾滿了白液的玉臉,正冷著看臉看著比企谷八幡。

「因為一色彩羽和糰子的事情,抱歉了。」

猶豫了一下比企谷八幡還是說道。

畢竟她們兩個是他引起的事兒。

「奧,這個啊。」

雪之下雪乃頓時恍然大悟。

「記得以後不要和她們在交流了就行,不過我想你也交流不到了。畢竟她們兩個都已經被歐尼醬的肉棒征服了。」

雪之下雪乃淡淡的說道,這是她哥哥上次在床上的時候教給她的,對待男人要張弛有度,這樣男人才能成為她的奴隸。

「說不定到時候歐尼醬就會給他們兩個安排兩個男友,說不定趁著她們兩個的男朋友還沒有在的時候不斷的玩弄她們。反正你是沒有希望了。」

雪之下雪乃冷著臉從那櫻桃小口中吐出這種污言穢語,但是出奇的是她和她的男朋友比企谷八幡都沒有察覺到有什麼不對的。

「那她們兩個還真是夠幸運啊,還有她們的男朋友可夠倒霉的。」

想著那兩張嬌巧動人的臉龐和那凹凸有致的身軀被羅真壓在身下,而她們兩個的男朋友還不知道這件事情。

比企谷八幡心裡就是一熱,頗為憐憫的說道,同時微微弓腰掩飾住他的尷尬。

「雪乃你真好啊。」

看著那渾身上下沾滿了白濁液體,發出淡淡奇怪味道的冰山少女雪之下雪乃,比企谷八幡忍不住感慨地說道。

「那是當然。」

雪之下雪乃自得地挺起俏臉,小香舌添舔她嘴邊她哥哥留下來的白液。

整理整理自己那被哥哥所弄亂的百褶裙,雪之下雪乃帶著肚子裡的一肚子白液回家了。

比企谷八幡就跟在雪之下雪乃的後頭,看著她那嬌臀。

回想著羅真的介紹。

「雪乃今天可沒有穿內褲呢。」

比企谷八幡頓時他的小肉棒挺得更硬了。

至於羅真經常當紅娘,卻時不時吃掉女生這個習慣,自然而然的被他給無視了。

畢竟羅真給他介紹雪乃可是因為他們兩個是摯友啊。

有這樣一個冰山女友對他來說真是太幸運了。

學校里不知道有多少人羨慕他呢。

想到這,比企谷八幡連忙彎著身子追上了前面的雪之下雪乃。

他還要回去給他妹妹做工作呢。

……

目睹著八幡和渾身上下充滿了他能量的雪之下雪乃離去,羅真則是搖搖晃晃的走向了學生會。

「真是煩人,還要幫助那一對傲嬌的情侶去解決他們的煩惱。」

第三章(黑絲、足交、催眠、夫前犯)

秀知院學校的學生會位於學校的頂樓。當羅真來到這裡的時候,學校其他社團基本上已經走的差不多了。

而只有學生會的窗戶依舊閃爍著光亮。來到學生會門口,羅真也沒有敲門徑直走了進去。

「呦,這不是我們的風紀委員長嗎?聽說你在今天上午又帶著學校的十幾個女生鑽小樹林了,女生們的老師可是很有意見呢,說你又耽誤她們學習了。」

藤原千花突然跳出來站在羅真面前說道。

「可別嚇唬我了,藤原書記,我只是在傳授她們生理知識罷了。女生們如果不學會生理知識很容易被那些壞心眼的男生騙呢。」

    來到學生會後羅真的心情也變好了很多,剛才和雪之下雪乃happy後的疲憊頓    時一掃而空。畢竟在學生會裡看那對冤家對頭的戀愛攻略戰也很有意思。

而現在羅真的目光則是看著面前姿容靚麗的少女。一頭粉發,身姿傲人,根據羅真的評判,在那端莊禁忌的古典校服下面,至少隱藏著e罩杯。而藤原千花不愧是學校里的戀愛小偵探,在追趕時髦方面也是有一手的。

魔改了自己的校裙,那黑色的連衣百褶裙堪堪到了大腿一半的地方。在下面則是一雙白絲,更襯托的藤原千花皮膚白皙了。

「好了,千花,不要鬧了,要知道我們的風紀委員長可是寵幸了不少學校里的美女呢,平常也是很勞累的。不過我真替那群女孩子的男朋友可惜呢,居然就這樣戴上了一頂綠帽。」

一道冰冷而又優雅的聲音從一旁的辦公桌傳來。順著聲音望過去,胸部平平坦坦,但是有著一雙傲人美腿和精緻面容的四宮輝夜正閃爍著一雙緋紅的雙目冰冷的說道。

對於她的這位好友,四宮輝夜也無力吐槽了。平常花心的簡直不得了,根據四宮輝也平常看見的基本都沒有重樣的。

「不過還好我只喜歡會長大人。不過該死的是為什麼會長還不向我表白,看起來還得多向我的朋友羅真請教誘惑男人之道。」

回想著平常羅真身下那一個個嬌喘的少女,不知為何四宮輝夜帶進去了自己。

不知不覺之間她校服下面的小穴就悄悄滲出了水,表面上保持著高冷的她緊緊的摩擦著那黑色的絲襪,依舊維持著一副冰山的樣子。

「糟糕,要是讓會長看見我現在這個樣子,那還不以為我是個淫亂的女子。」

想著這個話題,四宮輝夜更濕了。

「好了好了,就像副會長說的那樣,藤原書記你就別在追問了,我們還是抓緊時間討論今天的話題吧!」

坐在主位上一頭金髮的白銀御行看著藤原千花無奈的說道。不過回想著那些老師帶著學生們來找他告狀的樣子,白銀御行的小雞巴一下子也硬了。

要知道能夠進入學秀知院學校的,在顏值方面也有一定要求。羅真今天早上上的那一個個女學生,個個放外面也是校花級別的存在。

結果當帶到白銀御行面前的時候,有的女生嘴角邊還沾著精液,有的女生半露著酥胸,上面也是滿滿的精液,還有的女生那一雙美腿上面也是灑滿了精液。

女生們面色緋紅的樣子,讓帶過來的那些老師和在學生會辦公室的白銀御行都硬了。不過他們可是秀知院學校的男人。

「作為秀知院學校的男人,只會意淫可是常識。」

所以他們只好在那些女生看不見的時候,悄悄的用雙手擺弄著自己那短小的肉棒,藉此來輸出那精液。

當時帶到學生會的那些學生們身上都帶著各種味道,也難怪藤原千花有意見。

不過好在的是,白銀御行他忠實的副手,自己暗戀的對象,也是羅真的摯友死黨四宮輝夜主動上前。

用那一張櫻桃小口清理了所有女生身上漏出的精液。那櫻桃小口和靈巧的小舌頭頓時讓那些班主任和學生會的會長白銀御行看的目瞪口呆。

「怎麼了?我可是羅真君的好朋友,幫助他做點小事也是應該的。」

那時候的四宮輝夜歪著腦袋看著目瞪口呆的老師和白銀御行,不解的說道。

說完還用那靈巧的小舌將裸露在自己玉臉上的精液給吞下去。

身價千億兆日元的四宮家的大小姐居然干出這種AV片上的事。這種高貴和淫賤的反差瞬間讓偷偷擺弄著自己肉棒的白銀御行給噴了。

「如果有一天,輝夜和我結婚了,並且主動蹲下來為我做這種事情。」

白銀御行看著那一臉冷傲的四宮輝夜在腦子裡浮想翩翩。身份高貴,性格冷漠驕傲的冰山公主四宮輝夜主動蹲下身來將他那短小的肉棒含到口裡。

這怎麼不讓他感到刺激?

「這可不行呢。」

正在他浮想聯翩的時候,四宮輝夜忽然走到了他的身邊。低頭看著辦公桌下他那短小的肉棒和露出來的精液搖頭說道。

同時那一雙緋紅色的雙瞳目光炯炯的看著白銀御行的短小的肉棒說道。

「作為學生會的會長,白銀會長你顯然有失禮儀呢,那麼按照羅真君指定的學生規則,你應該怎麼做?」

當四宮輝夜說道按照羅真制定校規的時候,白銀御行雙眼一迷,頓時恍然大悟。

「不好意思,是我錯了。」

隨後主動俯下身子,自己吃起了自己的那些白液。

「學生校規:如果有人因為看到羅真和女生做愛或者因為類似的事情噴出精液,那麼需要自己解決呢。」

當四宮輝夜面色緋紅的看著白銀御行含著自己的小雞巴清理的時候,她自己也在浮想聯翩。在那四宮輝夜家裡那豪華的大床上,白銀御行解開衣服,用那短小的肉棒插進她的濕潤的肉穴里。

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四宮輝夜腦子裡總是會將白銀御行的臉和那短小的肉棒換成羅真的臉和那巨大的肉棒。

「我怎麼可能貪戀羅真君的肉棒呢?雖然確實弄得我很舒服。」

四宮輝夜歪歪腦袋,有些不理解自己為什麼會知道這件事情。隨後她又給了自己一個合理的解釋。

可能是因為她不止一次的看見她的好友羅真那個種馬打樁機在走廊上在教室

上在公園裡欺負女生。所以她不自覺的帶入了進去。

「那個色狼真是的……不過誰讓他是我的朋友呢。」

要知道按照四宮輝夜的家教,是不可能認識羅真這種人的。但是偏偏四宮輝夜堅定不移地認為羅真是她的好友,這只能讓四宮輝夜感慨這就是她和羅真的緣分吧。

想到這,看著那清理著自己肉棒的白銀御行,在回想著羅真那巨大的肉棒,四宮輝夜頓時又濕了。

「等到放學後的時候,一定要好好教訓教訓那個傢伙。」

四宮輝夜不禁氣鼓鼓地想到,不過想著他為自己出謀劃策的追求白銀御行,她一時間又心軟了。誰讓他是自己最好最好的朋友呢?

回憶到此結束,現在轉入放學後。

「藤原書記,你這是在幹嘛?」

當回過神來,還在吧唧著嘴品嘗自己嘴裡自己精液味道的白銀御行看會議桌的時候,卻愕然地發現了這樣的一幕。

羅真此時正抱著藤原千花坐在位置上。藤原千花那一雙誰見了都喜歡的大長腿上羅真的一隻手在不停的上下遊走著,另外一隻手則是由領口伸了下去。藤原千花那黑色鏤空的胸罩頓時半露在外面。

「奧,我啊,我在教導千花知識呢。」

一隻手感受著藤原千花那柔軟而又滑嫩巨乳,另一隻手玩弄著美腿的羅真頓時回過神來。看著白銀御行眨眨眼說道。

「這恐怕就是羅真桑的催眠術吧,真是厲害呢,就連我們學校的藤原書記也落網了,恐怕羅真君身邊那一個個女生都是這樣弄來的。」

白銀御行看著那面色緋紅,雙眼迷離還喘著粗氣的藤原千花頗為羨慕的想道。

對於羅真有催眠術這件事,學生會裡的幾個人都知道。不過他們卻堅定不移的相信自己不會被催眠。

「要知道,作為羅真的好朋友,是一定是不會被羅真催眠的,至於其他人被催眠,也沒有必要去提醒,因為他們不是羅真的好朋友。」

這一點他們可是銘記在心裡。所以對於羅真現在的催眠藤原千花,白銀御行心裡只有羨慕嫉妒恨的份。要知道平常剛正不阿的白銀御行實際上早就被羅真給帶壞了。

各種片子他沒少看,要不然的話,她的聯想能力也不會那麼豐富。看著那剛才氣勢洶洶,現在卻輕喘著粗氣,不斷被羅真玩弄的藤原千花,白銀御行也在浮想聯翩。

那巨大的乳房和那一雙傲人的美腿,就連白銀御行也曾幻想過。

要知道他現在還在和四宮輝夜進行戀愛頭腦戰呢,四宮輝夜怎麼可能這樣服侍他。

「那麼羅真君,輝夜的事情就拜託你了。」

悄悄走到羅真的身邊,看著四宮輝夜沒有看著這裡,白銀御行在他耳邊說道。

同時眼神一撇看見了藤原千花半掩的嬌軀,頓時矮著身子跑到一邊去。

「啊,啊,羅真君,你慢點。」

感受著羅真的雙指在不停的玩弄的她左乳的蓓蕾,藤原千花面色緋紅的說道。

「千花書記不是戀愛小偵探嗎?那麼千花書記覺得我這安慰女朋友的一手怎麼樣呢?到時候我打算用這一招去安慰安慰我學校里女朋友。」

左手玩弄著藤原千花左乳和那粉紅色的小蓓蕾,右手則是順著那緊緻有力的大腿來到她裙下。緩緩的揭開她的內褲,兩隻手指深入了幽幽峽谷感受著那潺潺細流說道。

「非常棒呢,我已戀愛偵探的名義表示,那些女學生們肯定會非常歡迎的,就是不知道她們的男朋友怎麼想,不過也沒什麼大不了的,畢竟羅真君的催眠術可是一絕。」

有些憐憫的看著那毫不知情還在處理著會議桌上公文的白銀御行,隨後藤原千花回身就和羅真親吻了起來。兩條香舌不斷的攻城拔寨,互相掠奪著對方嘴裡的津液,與此同時雙方的呼吸也越來越激烈。

羅真左手也越來越更加有力的玩弄著藤原千花的乳房,右手則是順著峽谷進入,玩弄著那敏感的陰蒂。

正在辦公桌上處理著公文的四宮輝夜看著那一幕嘆了口氣。她的這個好友什麼都好,可惜就是容易精蟲上腦。就連她在學生會裡的好友藤原千花都被他催眠玩弄了。看起來還得等會兒過去請教如何收服會長,現在的羅真可沒有空。一想到這四宮輝夜更濕了。

四宮輝夜的內褲可謂說是多災多難,今天就已經不知道濕了多少次。而在辦公桌上偷偷處理著公文的白銀御行實際上也在偷偷偷窺著。

畢竟藤原千花那傲人的身材和精緻的容顏也在學校里是出了名的,白銀御行也曾在夢裡意淫過。隨後的事情發展果然也像白銀御行所料的那樣。

兩人舌吻的越來越激烈,同是藤原千花的胸部擺動也越來越大,甚至白銀御行都能看見那黑色蕾絲的情趣內衣,而且藤原千花裙子上的水漬也越來越明顯。

對於白銀御行的偷窺,羅真也是知道的。

不過這也是他暗許的,畢竟在前世的時候這對沙雕情侶也曾給他帶來了許多歡樂。

更何況羅真來到這個世界後奪走的可不止白銀御行的官配四宮輝夜。不過再往下白銀御行可就看不到了。

隨後羅真直接把藤原千花正過來,裙子拉到腰間。接下來的事情白銀御行可就看不到了,因為接下來發生的事情都被那張會議桌給擋住了。

隨著羅真將藤原千花的裙子提到腰間,那黑色蕾絲的內褲也瞬間暴露在羅真面前。

那內褲有跟沒有基本沒什麼兩樣,後果那黑色蕾絲內褲可以看見那幽幽的黑色森林和深邃的峽谷,還有那現在正流出來的愛液。

「千花這是濕了呢,真是沒有想到我們的戀愛偵探如此純情。」

看著那峽谷里流出來的液體,羅真調笑著說道。

「才不是,我可是有著多年戀愛經驗的藤原千花,怎麼可能那麼純情。」

如果藤原千花不紅著一張臉,嬌喘著說出這話,羅真就信了。感受著陰道傳來的快感,藤原千花頓是有些迷離。

這種做愛帶來的快感,是她之前玩的那些遊戲所帶來不了的。下面的快感像潮水一樣的湧入藤原千花的大腦。

旁邊偷偷圍觀的白銀御行看著藤原千花那副表情,活像遊戲里那些被調教好的肉便器。而坐在座位上的羅真一直老實自在的輕笑著。

畢竟這麼香香甜甜,現實里不知道多少人的女神就坐在自己的懷抱里,這是多麼刺激的事。看著仰著頭,散亂著一頭長髮,紅著一張臉正喘著粗氣的藤原千花,羅真緩緩的脫掉了校服褲。那巨龍根早就已經豎起來了。對準那早就已經濕潤好的陰道,巨根頓時奪門而入。

「啊!」

藤原千花那響亮的女高音頓時響徹了整個學生會。

如果不是學生會的隔音工作做得好的話,那麼全校都能聽見。就連裝作處理公務的白銀御行和四宮輝夜也嚇了一跳。

「抱歉抱歉,我也沒想到千花這麼敏感。」

被他倆的視線所圍攻,羅真聳聳肩無所謂的說道。不過配上正坐在他懷裡喘著粗氣,面色緋紅的藤原千花,實在沒有什麼說服力。白銀御行倒是對羅真的這一首催眠術挺是羨慕,不知道有多少女孩都這樣被羅真給上了。

就連他們學生會裡的一枝花藤原千花都被羅真給吃了。不過好在的是他心裡暗戀的對象四宮家的大小姐四宮輝夜倒是沒有表現出被羅真催眠的樣子。

但是在腦子裡幻想著四宮輝夜被催眠的樣子。

……

「會長,這是我們風紀委員會這周的報表。」

羅真將手中的報表直接扔到了白銀御行的桌子上。

「羅真君為什麼不直接給我呢?」

白銀御行有些不明白。

「因為我的下面正在享受啊。」

羅真眨眨眼調笑道說。

「奧,真羨慕羅真君啊。」

白銀御行頓時恍然大悟,回頭看看旁邊四宮輝夜的桌子。不過好像今天四宮輝夜沒有來。

這讓白銀御行有些遺憾。

實際上的四宮輝夜此時已經被羅真催眠,並且多在羅真的辦公桌下用雙手套弄著睪丸,那一張小口則是吞下了羅真的巨龍。

辦公桌下白銀御行的暗戀之人在被羅真玩弄,但是他卻毫不知情。

……

腦補到這,白銀御行不禁羞愧的發現,他自己居然又撐起了一個小帳篷。他居然腦補自己的愛人被自己的好友催眠,並且在辦公桌下侍奉他。白銀御行正在自怨自艾。

「你啊,好歹輕點兒,千花那麼敏感。」

旁邊正在處理著公文的四宮輝夜放下手中的公文,搖搖她的小腦袋,輕邁著蓮步走了過來。

看著那大汗淋漓,已經失去了意志的藤原千花不禁無奈的嘆了口氣。

「你這麼大的寶貝,不管放誰那裡都有些受不了啊,更何況千花是天生的媚體。」

四宮輝夜無奈的幫羅真把藤原千花的衣服收拾好說道。隨後將藤原千花直接從羅真的懷裡抱到一邊。不過伴隨著羅真巨根的拔出,藤原千花肚子裡那鼓鼓囊囊的精液也隨之流出。

順著藤原千花那一雙美腿直接流到了四宮輝夜身上。不過潔癖的四宮輝夜也沒有在意,畢竟這是她最好的朋友羅真身上的東西。她平常也吃的不少了,怎麼可能會在意這點呢?

「輝夜桑,我還沒有消火呢,過來幫幫我吧。」

看著那宛若大和撫子般的四宮輝夜,羅真的巨龍拔出來後沒有絲毫的軟去跡象。最後看著那黑色的校服上面占滿了乳白色精液的四宮輝夜,羅真故意裝作可憐兮兮的樣子說道。

「你啊,玩了那麼多女人居然還沒有控制好自己。」

四宮輝夜看著那無辜的羅真輕嘆了一口氣。誰讓這是她最好的朋友呢?四宮輝夜不幫他還有誰幫他?

於是四宮輝夜來到羅真的身邊,緩緩半蹲下身子,那被無數人所敬仰的高嶺之花四宮輝夜大小姐就張開了玉口將羅真那充滿了精液,散發著濃重味道的雞巴吞了下去。

開始的時候四宮輝夜還有些不適應的皺皺秀眉,不過很快就找到曾經的感覺吞吐了起來。羅真看著那扎著頭簪,端莊大方的四宮輝夜認真地給他吞吐著巨龍。

心裡就不禁一陣得意。

要知道這可是身價千萬兆日元,精通射箭,插花,柔道,鋼琴等全能的大小姐四宮輝夜,同時她也是學校里萬人敬仰的學生會會長白銀御行公認的女友。

雖然這兩個傲嬌的傢伙一直在展開著戀愛頭腦戰沒有表白,不過她們都是公認的一對了。這麼身份高貴的人主動給他清理,羅真心裡滿是得意。

「四宮同學,我們這樣真的好嗎?要是被白銀會長知道就不好了吧?」

看了一眼那還在清理自己肉棒的白銀御行,羅真意味深長的說道。

「這有什麼呢?要知道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他是我的愛人。我給我最好的朋友幫點小忙,這算什麼?白銀知道了也會同意的。」

四宮輝夜不解的看了他一眼說道。

「另外這也是感謝啊。如果不是你的話我父親也不會那麼輕易的通過我和白銀的婚約。」

所以的話,四宮輝夜現在身上還有個未婚妻的屬性。羅真更興奮了。

「你這變態傢伙,又在想哪個漂亮的姑娘?」

而吞吐著羅真巨龍的四宮輝夜則是皺起了眉毛,對於羅真巨龍的反應她最是敏感。

「還能想哪個姑娘呢?肯定是我們最漂亮的副會長啊。」

一邊撫摸著四宮輝夜那頭柔順的黑髮,一邊讓她不斷吞吐自己的巨龍說道。

「討厭,我這輩子都是要嫁給白銀會長的。所以羅真君是不可能的了。」

說起白銀御行和自己的事情,四宮輝夜的眼裡閃爍著滿滿的幸福感。不過配著她在這裡吞吐著羅真的巨龍,則是顯得那麼詭異。

「嗯嗯,好的,婚禮play也挺有意思的。我也挺期待輝夜的婚紗呢。」

羅真則是意味深長的說道。

想著自己和白銀御行的婚禮,四宮輝夜顯然也滿臉羞紅。同時她做的也更認真了。巨龍放在四宮輝夜嘴裡感受著他香舌運動的羅真最有發言權。

「你也彆氣餒了,你可是我最好的藍顏知己,大不了我把千花和我們家所有女性都介紹給你,我女僕小愛也很漂亮呢。」

一邊含弄侍奉著羅真的巨龍,一邊偷偷看著他的表情,四宮輝夜小心翼翼的說道。

她絲毫沒有察覺出自己說出的話題是多麼的勁爆。如果有可能,她可不希望放棄自己的這個藍顏知己。

甚至放棄白銀御行在所不惜,雖然他是自己的未婚夫。這是現在四宮輝夜內心深處最堅定的想法。羅真這個藍顏知己至高無上。

「放心好了,我怎麼可能拆散你和御行呢,畢竟我們三個可是好朋友啊。」

低頭雙手把玩著四宮輝夜的俏臉,羅真笑著說道。

「那就好。」

四宮輝夜鬆了口氣。

「對了,到時候我可以穿著婚紗給你這樣玩呢,甚至在我和御行的新婚之夜灌醉御行然後……包括結婚後,我們也可以這樣玩啊!」

四宮輝夜也為了補償他,連忙說道。

「這就好。對了,你和御行什麼時候結婚啊。」

享受著四宮輝夜嘴裡的濕潤和美好,羅真隨口問道。

「這看他什麼時候要向我告白了。在這方面羅真君你可要幫我。」

想到這個話題,四宮輝夜頓時可憐兮兮地看著羅真說道。而羅真又能說什麼呢?現在他最重要的命脈可是在四宮輝夜最裡面。

「放心好了,到時候我肯定幫你。」

羅真拍拍胸脯自信的說道。

「那就太感謝你了。」

白銀御行這時候清理好自己下半身,隨後抬頭看著羅真感激的說道。

「沒什麼,御行,我們可是好朋友啊。」

羅真揮揮手仿佛大大咧咧的說道。

而聽著白銀御行說話,四宮輝夜不說話了。低頭把自己埋在羅真的雙腿之間更加的用力了。在這方面感受最深的大概就是羅真了。

「對了,輝夜呢?」

看著旁邊突然消失的輝夜,白銀御行有些不解的說道。

「她啊,有事情出去一趟了。」

羅真意味深長的說道。低頭看著那正在努力吞吐著巨龍的四宮輝夜,把玩著那一頭柔順的黑髮問道。

「御行怎麼了?」

「羅真君,輝夜那邊就拜託你了。」

正在會議桌下努力吞吐巨龍的四宮輝夜聽著白銀御行說起她的名字。耳朵也悄悄豎起來偷聽。

「奧,輝夜怎麼了?我覺得她挺好啊,人美也善良,並且還是大家閨秀,懂的東西也很多。最重要的是口活超棒。」

羅真豎起大拇指誇讚道。正在下面用那小白牙輕輕碰觸著龜頭的輝夜不禁意外的發現,羅真現在的巨龍居然比她以前吞的還要大。

「至於這樣嗎?不就是御行在對面嗎?」

不解的用那雙緋紅色的美目抬頭看了羅真一眼,然後又低頭繼續工作。畢竟清理好羅真巨龍這個任務還沒有完成,她可是四宮家的大小姐,這種任務必須完成。

「那是當然的,只不過是希望你幫我出謀劃策一下,要讓輝夜先向我告白。」

看了一眼旁邊的暈暈乎乎陷入迷離的藤原千花,白銀御行趁著她現在還沒有醒來接著說道。不過看著藤原千花那迷離的樣子,一下子讓白銀御行聯想到了輝夜。

如果輝夜也被羅真這樣玩弄,然後高潮到都失去知覺。這一下子就讓白銀御行又硬了起來。

白銀御行忍不住在內心深處責備自己。要知道羅真可是他的好朋友,羅真怎麼會做出這種事情?

羅真不僅是白銀御行的好朋友,更是四宮輝夜的死黨。甚至可以這樣說,前不久白銀御行和四宮輝夜促成婚約的時候。

白銀御行就住在了四宮家裡,那個時候的他推門進到四宮房間就可以看見躺在床上和四宮輝夜玩著有趣遊戲的羅真。

他們倆玩的遊戲可多了,雖然他倆隔著一層被子和自己說話,但是白銀御行也可以看見他倆在被子下面玩著各種的小遊戲。

這可是只有羅真才有的待遇。

所以白銀御行最不能得罪的人中就有羅真,他可是輝夜的藍顏知己。抬頭望著那正端坐著的羅真,白銀御行的思維一下子發散了。

如果說現在輝夜正躲在會議桌下,一邊愧疚著,一邊用那張櫻桃小口服侍著自己好友的巨龍。

那白銀御行從未體驗過的靈巧而又順滑的香舌在羅真龜頭上划來划去。認真無比的四宮輝夜用盡各種方法讓羅真噴出精液。

甚至不惜用自己的嬌乳和雙手侍奉著羅真,就是想讓羅真發泄一次。

作為四宮家的大小姐怎麼可能連這麼簡單的口交都完成不了呢?香舌與玉手橫飛,嬌軀和櫻口同出。

四宮輝夜avi。

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著對面的羅真,他怎麼能用這麼猥瑣的想法幻想呢?要知道輝夜可是他高不可攀的女神。就算有一天他和輝夜結婚了,也不會讓輝夜這樣做。

而輝夜怎麼可能會匍匐在羅真身下。輝夜可是和他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的考驗,輝夜未來必定和他邁入教堂這一點他十分堅信。

如果說輝夜真的蹲在羅真身下替他口交的話。那麼白銀御行覺得自己整個人的三觀都毀了。

雖然說以上的考慮都是在對面羅真那調笑的目光和自己那硬起的肉棒中完成

的。

但是白銀御行覺得還是不要告訴對方為好。雖然他覺得羅真仿佛看穿了一切。

不好,因為他的想入非非,他那小小的肉棒又流出來了一絲精液。

看起來他又要低頭給自己清理了。

「輝夜啊,下面可都是你的未婚夫替你想出來的方式呢?就讓我們來試一試吧!」

趁著對面白銀御行低頭的時候,羅真則是對趴在自己身下的四宮輝夜說道。

四宮輝夜「???」

……

「該說不愧是閱片無數的白銀會長嗎?他提出來的方法就是刺激啊!」

轉頭看了一眼旁邊還在認真清理著的白銀御行,隨後羅真低頭說道。在辦公桌下面,輝夜則是白了他一眼,隨後又努力繼續工作。

那一張櫻桃小口含在繼續著清理著巨龍上的污穢,兩隻白嫩的小手則是撫摸著龜頭兩側的睪丸,小香舌也時不時的探出去舔一舔。

雖然四宮輝夜的胸部經常被調侃為飛機場,但是實際上還是有一些起伏的,至少在羅真這裡能夠評價為a+.用雙手不停把玩著四宮輝夜嬌乳的羅真可以這樣確定。

「也是時候了。」

感受著對面白銀御行清理進入了尾聲,那麼他這一邊也要結束了。要知道接下來他們還要繼續討論事情呢,接下來的這個事情可是羅真期待已久的。

「來,輝夜。」

雙手從四宮輝夜的乳房上拿開,拍了拍四宮輝夜的腦後。該說四宮輝夜早已經習慣了羅真的性批了,很快她就深吸了一口氣將羅真的巨龍全部咽了下去。

那巨大的巨龍都快塞到了她的嗓子眼,弄得她忍不住白眼直翻。看著那都快堅持不下去的四宮輝夜,羅真也不方便繼續下去了。於是羅真也是一個挺身。巨龍的口中精液噴出無數。

……

當白銀御行自己發泄完之後,他愕然地發現四宮輝夜居然坐到了她的位置上。

至少在他的意識里是做到了她四宮輝夜的位置上。

「輝夜,你是什麼時候回來的?」

「我也才剛回來不多久。」

清清嗓子,好不容易把嗓子裡的那一些精液咽下去的四宮輝夜裝作無事的回答。不過她那滿臉的緋紅和那滿臉的春意可掩飾不下去。

「好了,白銀會長,該讓我們進入今天的議題了。」

實際上的四宮輝夜此時正坐在羅真面前的會議桌上。畢竟上半身用完了該用下半身了!如果說在這個學校里有誰能和雪之下雪乃那一雙絕美無雙並且修長無比的美腿相比的話。

那麼在這個學校里閱女無數的羅真毫不猶豫的表示肯定是四宮輝夜啊。這大概就是平胸定律吧。上帝給她關上了胸脯的門,自然而然都會給她打開美腿的窗。

所以學生會討論事物的會議桌上出現了這樣詭異的一幕。白銀御行面色溫柔地看著他對面的空空如也的學生會副會長的位置。而學生會的書記則是滿臉春意的倒在椅子上。

在她的身上,臉上還有那一雙白色過膝襪上,到處都是白色的精液。只不過在學生會裡的三人都是刻意的無視了她。

而作為端莊優雅的大小姐的四宮輝夜此時卻在羅真面前的桌子上晃悠著那一

雙美腿。

「知道你喜歡,我平常可是每年為了保養她花費幾十萬美元。」

看著自己的藍顏知己羅真一直望著自己那一雙穿著黑色過膝襪的美腿,四宮輝夜輕笑一聲說道。

她可是羅真的老床伴了,雖然不知道為什麼羅真一直沒有徹底吃了她。但是基本上就和徹底吃了她沒有什麼差別了。

特別是當初在促進白銀御行和四宮輝夜婚禮的時候,他們兩個可以說是你知我的深淺,我知你的長短。

就差最後一層膜的關係了。

「慢著,讓我來。」

看著對面的四宮輝夜想主動脫下室內鞋,羅真毫不猶豫的主動制止了她。並且主動輕輕地將那一雙室內鞋為她脫下。

美人脫鞋最是有趣。

脫下室內鞋後露出的則是那一雙35碼的精緻小腳,白嫩的小腳上是五個白玉珍珠一樣的小腳趾,穿著的黑色過膝襪則為她增添了一份色氣。

「羅真桑,今天我們的議題是什麼?」

就在羅真雙手把玩著那一雙精緻小腳,並且逐漸準備上移的時候。旁邊的白銀御行忽然問道,聽著白銀御行問起這個問題。

本來就有些敏感的四宮輝夜頓時嬌呼一聲。

要知道小腳可是女人最不能觸摸的地方之一。這裡可是女人最為敏感的地方。

而羅真雙手的溫度和黑色過膝襪的順滑還有那皮膚帶來的敏感,讓四宮輝夜頓時面色緋紅。

「怎麼了,輝夜?」

在白銀御行的視角里,四宮輝夜此時還優雅地坐在她的位置上喝著紅茶。

「奧,沒什麼,只不過羅真委員長的這個議題我也記得。」

就在四宮輝夜接話的時候,羅真則是操控著她那一雙精緻的小腳放到了自己的巨龍上。輝夜那精緻而又帶著溫熱的小腳放到巨龍上的後果則是巨龍又一次的復甦了。

這不禁讓坐在會議桌上看著羅真巨龍的四宮輝夜瞪大了眼睛。這還是人嗎?

如果她的白銀會長能有這麼大的肉棒和這麼高的活力就好了。

四宮輝夜輕聲一嘆,默默在心裡想道。這樣的話,她聽說婚後的生活會幸福很多。

並且以前有時候羅真在玩弄女性的時候她也會在一旁圍觀。

根據她的相關調查發現,被羅真玩弄的女性著實夠幸福。四宮輝夜一邊想著,一邊用玉足曲成弓,白白嫩嫩的小腳配著那柔順的高檔黑色過膝襪放在羅真巨龍上面不斷的上下滑動著。

享受著四宮輝夜玉足的服務,羅真一邊對旁邊的白銀御行說道。

「是這樣的,隨著夏季的到來,學校里的女生們也越來越希望穿著更加漂亮的校服,比如水手服。不少女生都挺期望的。」

羅真的腦袋趴在四宮輝夜的大腿上,舌頭伸出舔著黑色過膝襪到裙擺之間的絕對領域。果然四宮輝夜平時的護理沒有白護。

這一雙玉腿上面看不見一絲汗毛,而且羅真爬上去之後滿滿的都是清香之色。

該說不愧是東瀛有名的大戶人家的小姐。

這份實力著實不凡。大腿真香。

「該說是不是你催眠的那些後宮想要的啊,換上水手服後就是你的天下了。」

白銀御行笑著對羅真調侃道。

「這可不是我一個人的想法呢,輝夜副會長也有這樣的想法,不信你問她。」

腦袋在感受著四宮輝夜大腿的緊緻和有力,雙手在感受著四宮輝夜高檔過膝襪的順滑,巨龍則是享受著過膝襪和玉足的雙重美好侍奉。羅真隨口說道。

「真的嘛?輝夜。」

白銀御行連忙對對面那空空如也的座位問道。

「這肯定是真的了……人家……人家也希望穿漂亮的小裙子了。」

四宮輝夜斷斷續續的說道。

「輝夜……輝夜對我撒嬌了。」

不過白銀御行的關注點很奇特,他頓時頗為興奮地說道。一旁享受著四宮輝夜大小姐足交服務的羅真則是面色古怪。

輝夜哪對他撒嬌了?

分明是因為他的舌頭伸進了輝夜的幽谷,雙手還在玩弄著輝夜的玉腿,包括巨龍上輝夜還在不斷努力摩擦著。正是這一件件的敏感才導致了輝夜說話斷斷續續。

「既然輝夜想的話,咳咳,也不對,準確說是學校里的女生們希望的話,那就推行下去吧。」

白銀御行清清嗓子,仿佛滿不在意的說道。不過此時的他想著東京那些知名學校的JK校服,那小西服加上百褶裙,最後再帶入輝夜。

簡直完美啊。白銀御行頓時覺得自己的肉棒又可以再戰三年。

「啊!啊!啊!」

不過另一邊的羅真可沒空關心這些,看著那逐漸敏感高潮的四宮輝夜,羅真嘴角掛起了笑意。

「既然如此,那麼測量全校女生三圍的重任就交給我了。」

羅真一揮手就為自己攬下了一個光榮的任務。拿下任務後他就不再關心外面的事情了,現在的他要享受今晚輝夜的最後侍奉。

「哈哈,我就知道你有這想法。」

不知道為什麼,當白銀御行想起自己女友四宮輝夜的三圍也將被羅真掌握的時候,他就更硬了。

「那我先回家了,羅真君你記得也要早點回家啊。小圭他們還等著你吃飯呢。」

雙眼之中閃過一絲迷茫,隨後白銀御行撓撓腦袋說道。

「知道了,知道了。」

羅真揮揮手,繼續把自己埋在四宮輝夜的嬌軀里說道。忘記說了,羅真目前是和白銀兄妹還有一對銀髮兄妹租住在一起。

「啪!」

伴隨著白銀御行把門關上,四宮輝夜也逐漸開始放開了。那一雙精緻的玉足在羅真的巨龍上面不斷的摩擦,羅真的舌頭也隨之越來越快。

「啊!」

伴隨著四宮輝夜的這一聲媚叫後,羅真的臉上到處都是愛液。而四宮輝夜那一雙高檔的過膝黑襪上面則是被沾滿了精液。

「輝夜還笑話千花敏感呢。看起來輝夜也不差啊,並且很甜呢。」

輕輕將臉上的愛液吞下,羅真滿意的調笑道。

「真實的,羅真君太討厭了,這是你能髒的第幾雙襪子了。」

看著那沾滿白液污濁之極的過膝黑襪,四宮輝夜頗為不滿的說道。

「這還不是因為喜歡輝夜你的美腿嗎?」

羅真連忙笑著掐著輝夜的玉臉說道。

「就算喜歡你也不能這樣啊!更何況為什麼不要走我的最後一層處女膜。」

晃動著雙腿,四宮輝夜皺著眉頭說道。要知道過膝黑襪上面沾滿了精液之後是很難受的。

聽著四宮輝夜的抱怨,羅真緩緩地站起身來玩弄著她的乳房安慰道。

「快了快了,等你和御行真正訂婚的時候。那時候的你會穿著神聖的白色婚紗,在你最熟悉的閨房裡,在那你和白銀御行的訂婚照下,我會取走你最珍貴的東西。」

「現在要做的就是找個女僕過來清潔清潔。」

低頭看著混亂一片的學生會會議桌,羅真隨手打了一個響指說到。隨後穿著秀知院校服,一看就知道是一個辣妹的金髮傲人少女早坂愛走了進來。

「你又傷害小姐了。」

看著那渾身上下被精液沾滿的四宮輝夜,早坂愛頓時生氣了,走到了羅真面前憤怒的說道。

「你不是說好只要我的話就會停止對小姐的催眠嗎?」

「別那樣啊,你答應我的女僕的最基本義務現在還沒做到。」

低頭示意著自己肉棒上剛剛噴出的那些精液,羅真眉頭一挑說道。

「你……」

看著那還茫然無知的四宮輝夜,早坂愛心裡都是心疼啊!

渾身上下早就沾滿了精液,看上去就是一副被凌辱後的場景,這怎麼不讓她這個大小姐的女僕感到擔憂呢。看著那擔憂的女僕,羅真也很是滿意。給她植入的這個設定也是滿滿的帶感呢。

「一個從沒有被催眠,卻又心疼大小姐被凌辱,不得不聽從大小姐話語,侍奉惡魔羅真的女僕。」

「小愛你還等什麼啊,抓緊時間清理啊。」

坐在會議桌上面的四宮輝夜則是搖著那一雙小腿無所謂的說道。

「是,大小姐。」

早坂愛被迫屈辱的用那雙金色的雙目看了羅真很久,隨後低下頭,張開口,用自己那靈活的玉蛇將羅真身上的精液一點點的舔去。

    隨後則是小心翼翼的看著面前的四宮輝夜心疼地說道。

「大小姐,你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學生會的事有羅真幫我呢,更何況還有他幫我追會長。」

四宮輝夜連忙嘿嘿一笑說道。

聽著四宮輝夜的話語,顯然早坂愛更心疼了。於是主動上前用玉舌清洗著四宮輝夜身上的精液。

從頭上再到身上,最後到那一雙傲人的美腿。彎著身子的早坂愛看著那過膝黑襪上面滿滿的都是精液,心裡忍不住的心疼。

要知道曾幾何時,四宮輝夜還因為這一雙美腿為傲。但是現在卻成為了討好男性的一雙美腿。

這樣早坂愛怎麼不心疼呢?

「啊!」

不過就在她心疼的時候,坐在她背後的羅真則是早已經恢復了精力,掀起了她的裙擺脫下了她的內褲,肉棒毫不猶豫的插入了進去。

「小愛,你的大小姐現在還沒有恢復呢,就由你來代替她吧。」

看著四宮輝夜那一雙被精液填滿了的過膝黑襪,早坂愛咬牙閉眼沉默了。

「還有小千花,你早就醒了吧?一起過來玩吧。」

羅真一把抓住了還在裝睡的千花,加入了這場戰鬥。

……

直到月亮爬上了天空,三位女性才踉踉蹌蹌的走出了學生會。準確說是四宮輝夜扶著她們兩個人走出了學生會。

畢竟對於四宮輝夜,羅真的打算是再等一等,等到她訂婚穿著神聖婚紗的時候再把她吃了。

那時候的她身穿白色的婚紗,躺在那一張婚床上,就在被羅真玩弄之前,卻被羅真解開了催眠。

那時候的四宮輝夜會做什麼會想什麼呢?

這一切都讓站在學生會裡看著三女走出校門的羅真很是好奇。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