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山雲雨 (1-17) 作者:黑暗森林

.

【巫山雲雨】

作者:黑暗森林

(民國軍閥強取豪奪)

雲霏霏大婚當日,被三省督軍楚季廷帶著軍隊強搶回府。

她十六,他三十,年齡幾乎可以做她父親的男人,卻將她強壓在身下姦淫玩弄。

他強姦她、折磨她、玩弄她、她也只能認命忍受。

她知道她在還亡父留下的孽債,她在等他氣消了怨散了,終歸有放過她的一天。

卻不知他早已姦她成癮,這輩子都不準備放開她了……

-------------------------------------------------------

1 不抱著她整夜狠肏,便是憐惜她了。

華國六年,春。

叄月春光,寒江池暖,柳花風澹,到處一片欣欣向榮的繁茂景象。

江城書香世家雲氏獨女雲霏霏,兩日後即將嫁給慕家嫡子慕舜華,慕舜華的父親如今任職文書局局長,慕舜華自然也是前途無量,這對於早已衰敗的雲家來說,當然是高攀。

但云慕兩家結親,仍是江城人人稱讚豔羨的良緣,雲霏霏同慕舜華走在一起,任誰都要讚一句郎才女貌一對璧人。

雲霏霏,不過年十六,卻已出落的亭亭玉立明豔動人,那嫩盈盈的小臉上映著一汪秋水明眸,清澈如水卻能攝人心魄,粉潤潤的櫻唇,輕輕揚起一抹笑意,便能讓人心都酥化了。

小城內好事的男人們,更愛談論的倒不是兩人有多般配,而是雲霏霏那看似嬌弱到一陣風就能吹倒的小身板,新婚之夜能不能撐的住慕舜華破瓜。

倒不是慕舜華有多高壯,而是這雲霏霏小腰盈盈一握,兩條纖細的美腿,甚至都沒有成年男人的小臂粗,整個人嫩生生的,看著實在是不堪蹂躪。

而她又生的這般貌美可人,哪個男人娶了她,春夜良宵捨得就弄她一次,不抱著整夜狠肏,便是憐惜她了,那些男人談論起來,各個咧嘴淫笑,口水直咽,恨不得新婚夜替那慕舜華肏干雲霏霏。

雲府內。

雲霏霏正伏在桌案前給慕舜華送來的畫幅題字,原本娟秀的小篆,被她寫的蜿蜿蜒蜒。

雲母立在一旁嗤笑出聲:「怎得,後日便要嫁人,今兒心思就飛出去了?」

「娘拿我逗悶子作甚。」雲霏霏瞬間雙頰緋紅,羞的將筆放在案上,不願再寫。望著窗外的好天氣,雲霏霏心情卻絲毫明朗不起,她秀眉緊蹙,在母親再叄追問下,終究道出了心中的擔憂。

「娘,你說那才上任的叄省督軍楚季廷,會不會是楚伯伯家失聯的那個哥哥?」

雲母一聽也是立刻驚的麵色慘白,不過又很快調整情緒安慰女兒道:「許隻是同名同姓,你楚伯伯家的大兒子,失聯了十年之久,是生是死都未可知,又怎會做的上叄省督軍!霏霏,你大婚當前,莫要再胡思亂想了,安心待嫁便是。」

「可是娘,咱們江城既非交通要塞也不是商貿繁華的城鎮,那楚督軍怎麽會將督軍府安置在江城,你不覺得奇怪嗎?」雲霏霏依舊愁眉不展。

「他若真是那個楚季延,早該來尋仇了,他都來江城半個月了,也沒什麽動靜,霏霏,你別多想了,這兩日,你要多吃多睡,養足精神,後天咱們漂漂亮亮的嫁進慕家,咱娘倆的苦日子也就到頭了。」雲母撫著女兒的肩膀語重心長道。

這雲家雖是書香世家,可自雲父病逝後,家中只有獨女雲霏霏,無子嗣拋頭露麵出去營生,祖上傳下來的產業,早已消磨的差不多,雲父一走,這雲家母女,既不能失了雲家的體麵,又無錢財進帳,只靠著祖產度日,眼見銀錢日漸虧空,連面上的體面都撐不下去時,慕家來提親了。

這慕舜華又是一表人才,剛留洋歸來,在江城的華清學堂任教,對他的學生雲霏霏一見鍾情,不久便上門提親,即便是低娶依舊是將叄書六聘禮數做足。

雲母是一百個滿意,而雲霏霏情智未開,但身邊的女同學,十五六歲結婚是尋常事,她約就覺得自己也該嫁人了,慕舜華也不討厭,她便也開開心心的同意了這門親事。

本來一切都很順遂完美,直到新上任的叄省督軍楚季延將督軍府安置到江城,雲霏霏便莫名覺得心慌起來,她雲家和楚家的孽緣和恩怨,她心裏清楚,絕對不會因為父親的病逝而了解。

如果那位督軍真的是她記憶裏的楚季延,她有預感,她的人生再也沒有安穩可言。因為那兩條人命,如今,他隻能算在她頭上。

……

2他等不及了,忍不了了

春夜裏乍暖還寒,雲霏霏夜裏輾轉反側,既覺得被子裏冷冰冰,又莫名心慌意亂,實在睡不著,索性起身開了燈,披了衣服走到書架前,將抽屜裏塵封多年的木盒尋了出來。

許多年沒再動過,那木盒上已落了厚厚的一層灰,擦拭乾淨後,雲霏霏將木盒裏放的幾張照片拿出來細細打量,這照片約有十年了吧,早已泛黃泛舊模煳不清,不過隱約還能看出照片中人的輪廓。

這是十年前她和楚家兄弟的合影,照片裏的楚季廷是剛滿二十正是意氣風發的年歲,她隱約記得他身材修長清瘦,比那時候隻有六歲高約一米的她,高了幾乎近一倍,五官長的是極好看的,眸若繁星鼻樑高挺,且唇紅齒白,俊俏的像個書生。

可自那年之後,因家道中落日子艱難,他便去參了軍,一走十年杳無音訊,楚家去年發生了變故,父親有意託人尋他,也沒尋到,便猜測他可能早已亡故,至此曾經江城的名門望族楚家,算是徹底衰敗。

雲霏霏正陷在回憶中,卻被吱呀的開窗聲,驚回神,她剛回頭便見,一團黑影翻窗而入,她瞬間驚的面色慘白,尖叫出聲。

她素有江城第一美人之稱,這稱謂沒給她帶來什麽好處,倒有不少登徒子到她家院前騷擾,以致她上學得需母親陪同才敢出門,去年她兒時定的娃娃親解除後,更有流氓翻牆入室與她求愛,嚇的母親花了重金請了看門巡夜的壯丁。

雲霏霏下意識便認為是舊事重演,自是嚇的叄魂丟了六魄,一下秒她嬌軟的身子便被拉入寬厚的懷抱。

慕舜華捂著她的小嘴,溫聲道:「霏霏別怕~~是我。」

他聲音溫潤清朗,雲霏霏看清來人是慕舜華後,仍是驚魂未定,顫著聲問道:「慕老師……你怎麽……這麽晚來了,竟還翻窗入室。」

「父親規矩多,偏說婚前見新娘子不吉利,我哪裏信這些,又想你的緊,又怕旁人說閒話,只能從窗子進了。」慕舜華將雲霏霏盈盈一握嬌軟的細腰攬在懷中,手掌貼著她的後腰似能觸到她溫柔的體溫,忍不住便輕輕摩挲起來。

雲霏霏感覺到後,小臉從慘白瞬間紅到滴血,兩手推拒著他胸膛將慕舜華推開,羞臊道:「慕老師~別這樣,後天~~後天我們結婚後……」

「可我等不及了,早晚你身子都要給我,為何偏要糾結這一兩日,霏霏,你也是接受過西式教育的,你我不必拘那些迂腐古板的俗禮,我會溫柔些,對你好的,今晚給我好不好,嗯?」

慕舜華緩緩靠近雲霏霏,雙手扶著她腰兩側,俯身與她鼻尖相處,啞聲說完最後一句。

「慕老師~~我……我害怕,再等等好不好,後日……我一定會做好心理準備~~」雲霏霏忙垂首,將鼻尖與他錯開,她是覺得慕舜華很好,但一時還接受不了,婚前與他做這麽親密的接觸。

慕舜華感覺到小丫頭在他懷裏已然開始瑟瑟發抖,終是沒忍心再去強求,柔聲道:「好,那我便再等你兩日,對了,我給你帶了禮物,你打開試試。」

慕舜華轉身走到窗戶旁,將放在外面的禮盒拿到雲霏霏眼前,道:「既是西式婚禮穿的婚紗,裏面便只能穿這個,我不放心旁人,是我親自給你挑的,不知道你的尺碼,但看你身子清瘦嬌小,便挑了最小碼。」

雲霏霏聽了慕舜華的話,又剛巧打開禮盒,見那西洋傳來的內衣躺在盒子裏,剛剛消下去的紅霞,再度暈染到她小臉上。

其實這東西,去年她便買來穿過,只是她本就那裏沉甸甸的太過豐盈,穿著肚兜不顯,但一穿這西洋內衣,胸前高聳起來,實在招眼也太過羞臊,她在家試了一次便沒再穿了。

……

3 大奶子被操的甩起來,這畫面光想想就能噴鼻

「慕老師……這個我自己有……」雲霏霏一看便知那尺碼小,又不好意思直接說,便想支吾著搪塞過去。

慕舜華留洋歸來,思想要比開放許多,毫不避諱道:「這是我親自幫你挑選的,是我的一片心意,我們結婚當天,我希望你能穿著我親自幫你挑的,然後我再親自幫你脫下。」

最後一句他是壓低嗓音說的,撩的雲霏霏羞臊不已,忙退了幾步與他拉開了距離。他這般堅持,雲霏霏無奈,隻得道:「慕老師,這個尺碼我穿不了。」

慕舜華擰眉:「可這已經是最小號了,沒有更小的了,無妨,我們霏霏還小,待以後會慢慢長大的。」

他也不敢說的太露骨,怕嚇到她,只以為她年歲小,發育的還不太好,待破了處後,他天天幫她揉揉,總會變豐滿一些。

「是……是尺碼太小了……」雲霏霏紅著臉,咬著下唇道,她臉上熱熱的火燒一般,都不敢抬眼看他。

慕舜華聽完下意識便將目光落到雲霏霏胸前,仔細瞧著那裏雖沒隆起,倒也圓潤潤肉乎乎的感覺,她竟說尺碼太小,那豈不是……

光多想些,慕舜華便已覺喉嚨發澀,胯下也在蠢蠢欲動,他實在害怕多待一會,自己都控製不了自己,忙將內衣收到盒子裏,慌張道:「那是什麽尺碼,我去換一件,明兒再讓傭人給你送過來。」

「最……最大碼……」

雲霏霏說完,不敢再多看慕舜華一眼,因為她還是第一次將這種羞恥的事情,拿到檯面上去說,便是和母親也不曾說起過。

慕舜華聽罷,隻覺得渾身發燙,強製自己不再去想那畫面,她嬌嬌軟軟的小身板,胸前竟有那般豐盈,若是大奶子被肏的甩起來,這畫面,他光想想便要噴鼻血。

生怕自己控製不住體內燃起的獸慾,慕舜華拿起禮盒,也不敢再看小丫頭一眼,低聲道了句走了,便翻窗離開。

慕舜華離開後,屋內除了自己空空蕩蕩,可雲霏霏卻始終覺得有一雙眼睛在屋內某個隱秘的角落,正在審視自己似要把她刺穿一般,可壯著膽子,四處尋覓了一圈,卻是無人。

可能這些天,她實在多思多慮過於膽戰心驚,出現幻覺了,雲霏霏這樣安慰自己,將幾張照片收起放好後,雲霏霏熄滅了燈,回床上睡下了。

過了許久,雲霏霏終於進入夢鄉,熟睡起來,有個黑影從暗處出現,將那幾張照片拿出,借著月光端詳了片刻後,便揚起鬼魅般的笑意。

男人身材高大,站在雲霏霏床前,月光投下來他的影子,都能將嬌小的雲霏霏遮掩住。

她睡的香甜,並不知道,她很快便要墜入地獄,生不如死.……

……

4 雲霏霏大婚當日遭督軍強搶

大婚當日,兩人舉辦的雖是西式婚禮,穿的婚紗,內衣自然穿的也是慕舜華遣人送來的西洋胸衣,但依照江城的習俗,新娘當日還是要穿上鴛鴦戲水花紋的紅肚兜,並親自將鴛鴦眼睛繡上,寓意夫妻二人恩愛似鴛鴦,一生一世一雙人。

成婚當日,雲霏霏自晨起便莫名的心慌意亂,手腳也毛躁,她繡工雖不十分好,倒也顯少刺到手,可今早繡那鴛鴦眼睛時,卻頻頻扎到手,殷紅的鮮血染到肚兜上,與赤色肚兜幾乎融為一體。

雲母看的直皺眉,不得已將肚兜接過來自己繡,雖不合規矩,但大婚當日頻頻見血,更是不吉利。

看著女兒梳洗打扮好,穿上了西洋婚紗,想到不過一時三刻,女兒出了這門檻,便要從嫩生生的小姑娘嫁做人婦,雲母便抑製不住情緒,淚水簌簌流下,原本若是雲家沒淪落至此,她就一個獨女,怎麽也要留她到十八歲再嫁,可如今對於女兒來說,反倒嫁進慕家更安全些。

那位督軍若真是她們記憶力的那位楚季廷,她一個遲暮之人無妨,可女兒正是花樣的年華,若他真來尋仇,遭罪的也定是女兒,嫁出去了,有了慕家的庇護,便讓她安心許多。

雖是西式婚禮,但云母拘古禮,只將女兒送到了府門前,與母親哭別後,雲霏霏心情更是忐忑不安,且天氣驟變,從晴日當空忽變的烏雲密布,大有暴雨欲來的前兆,空氣也變的沉悶,壓抑的她透不過氣來。

直到迎親的車子開到慕家洋房門口,迎親的隊伍浩浩蕩蕩的排在別墅門前,慕舜華一身西裝筆挺,臉上洋著幸福的笑意,將車門打開,抱她進了布置好的大堂。

主婚的神父已站在正廳中央,手持聖經帶著溫暖的笑意,正在等待兩位新人,至此雲霏霏的心才稍稍安定下來。

婚禮流程她早已背的滾瓜爛熟,流程走的很順,直到神父問那句:If anyone knows what makes this marriage impossible,please sayit。如果任何人知道有什麽理由使得這次婚姻不能成立,就請說出來。

院外突然響起震耳欲聾的槍聲,大堂內觀禮的賓客,紛紛嚇的尖叫起來,待眾人往院外一看,竟有數千帶槍的士兵將慕家洋房團團圍了起來。

而站在大廳門外,手持短槍朝天開槍的男人,穿著一身督軍軍裝,將槍收起後露出玩世不恭的笑意,不說他那渾身天成王者氣魄壓的人透不過氣,便是那近一米九魁梧壯碩身姿,站在常人身前,也能嚇的人戰戰兢兢。

男人皮膚呈健康的麥色,但即便如此,那如凋刻般的五官,也異常出彩難被掩蓋,加上一身軍裝加持,實在是奪目。

一眾女賓還在犯花痴時,雲霏霏早已嚇的魂飛魄散,要不是慕舜華及時扶住她,她早已雙腿發軟跌坐到地面上了。

即便過了十年之久,他身形膚色,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可那雙深邃的眸子,雖不再透澈清朗,藏著讓人捉摸不透的情緒,可雲霏霏還是一眼認出了他便是楚伯伯家失蹤了十年的楚季廷。

「我反對!」楚季廷邁著長腿,嘴角揚起意味深長的笑意,慢慢逼近雲霏霏。

「雲霏霏,她是我楚家的新婦,即便弟弟過世了,還有我這個哥哥,何時輪到你嫁入慕家了?」

楚季廷欺身逼近,高大的身形幾乎將她嬌小的身姿全部掩蓋住,那投下的陰影,也漸漸蔓延至骨髓,她早已嚇的麵色慘白,瑟瑟發抖。

還是慕父先反應過來,走近楚季廷身旁躬身拱手道:「小兒今日大婚,楚督軍大駕光臨,實在是蓬蓽生輝……」

慕父場面話沒說完,楚季廷睥睨了他一眼,便直接將早已嚇懵雲霏霏橫身抱起,轉身朝門外走去。

慕舜華終於反應過來,他竟在大婚當日,被督軍強搶了即將過門的妻子,他剛要衝過去想將雲霏霏搶回,便有數百個持槍的士兵,衝進大廳,一一用槍指著所有賓客的腦袋,包括他與父母親。

「舜華!保命要緊!民不與官爭,如今軍閥當道,我們更不能與他們爭!!你不為自己考慮也要為我們整個慕家考慮!!」慕父及時阻止慕舜華道。

……

5 你與慕舜華的大婚之日,插你嫩穴給你破處的

大婚當日新娘被搶,這在江城實屬驚世震俗聞所未聞!慕家大堂禸亂作一團,觀禮賓客皆是有頭有臉的人物,江城政界商界的大人物幾乎都來了,此刻卻全被楚督軍麾下的士兵用熗指著額頭。

這督軍無法無天的地步,即便慕舜華還未涉政,對國禸的情況也不甚清楚,此刻也知這江城是誰的天下!加上父親及時提醒阻攔!

他就是滿ロ銀牙咬碎了往肚裏咽,此刻也萬萬不敢去將雲霏霏從督軍手裏搶回,再者他也清楚,就算拚上全家的悻命也是救不回雲霏霏的。

而雲霏霏穿上厚重的婚紗,被抱在楚督軍懷裏,嬌小的也同洋娃娃一般,即便她回過神來拚命掙扎,再絕對的力量壓製下,可笑的也如同提線木偶在對抗主人。

在她被楚季廷抱出慕家大門那一刻,滿天烏雲黑壓壓沉下來,頃刻間風雨大作雷聲轟鳴。

冰涼的雨水落到雲霏霏臉頰上身上冷入骨髓,也讓她清醒的認知到,她從此以後的人生,也如同這暴風雨的天氣一般,再也平靜安穩不了……

被塞進汽車裏,後車廂裏唯有她和楚季廷,他雖五官沒變,可氣質卻與十年前天差地別,十年前他氣質溫潤為人親和,可如今,光是與他靠近,已讓雲霏霏膽顫心驚。

因為殺戮太多的人自帶狠戾的氣質,即便他五官凋刻般棈致,嘴角也揚著笑意看著她,與雲霏霏而言,卻如同鬼魅一般讓她害怕。

「你把我帶走要做什麽!」雲霏霏鏹壯鎮定質問楚季廷,不過微微發顫的脣瓣依舊出賣了她。

楚季廷冷戰出聲,手指捏住雲霏霏的下巴鏹迫她抬頭直視自己。調笑道:「那小囡囡猜猜,我把你從婚禮上帶走,想做的是什麽?」

囡囡,是他在十年前對雲霏霏的稱呼,他大了她十四歲,家裏長輩讓他喚她妹妹,他偏要叫她囡囡,她隱約記得那時,他也是真心疼嬡她的。

她和他的親弟弟季清年齡相彷,只要他們二人打鬧,只要她一哭,無論誰對誰錯,他都要扭著季清的耳朵責罵他,然後將她抱起來放在懷裏鬨笑。

雲霏霏還陷在回憶中,楚季延粗糲的手指已從她下巴往下遊走,停在她的月匈前,指腹隔著衣物輕輕按壓了幾下,壞笑道:「等回了督軍府,我倒要看看小囡囡說的最大碼是故意說謊勾引慕舜華的,還是十年不見,囡囡當真發育的這般好。」

饒是雲霏霏再單純也知道楚季延要如何報復她了,她之前不是沒做過設想,如果楚督軍真是楚伯伯的兒子,會如何報復雲家。

她只以為,楚季延的報復隻在於棈神羞辱和皮肉之苦,哪怕他讓她同楚季清結冥婚,為他守身如玉一輩子,她也認了。

可從未想過,他的報復居然是這個!

雲霏霏一瞬間嚇的渾身僵硬,下意識便要退後躲開楚季延,卻被他手掌攬住細腰,輕輕一擁,便跌入他懷中。

他俯身在她耳邊道:「你與慕舜華的新婚之馹,待會用大雞巴插你嫩穴,給你破處的,卻是我楚季廷,怎麽樣?聽著滋味如何?」

他聲音低酥入骨,與雲霏霏來說,聽到的卻如同來自地獄的惡魔的聲音。

……

6 我的小囡囡身子這麽嫩,吃下我的手指估計都

雖雲家已落魄,可雲霏霏畢竟出身與書香世家,自小父母對她的管教也甚嚴,長大後雖接受了些西式教育,但循規蹈矩活了十六年,骨子裏依舊是傳統的。

雖說慕舜華也同她說過些情話葷話,但到底都是朦朧含蓄的,第一次聽到男人在她耳邊說出這麽粗俗的葷話,她自然是又羞又憤!

「你無恥!下流!!」雲霏霏漲紅了小臉,怒道。

可她聲音軟糯,便是怒聲,也是軟軟綿綿毫無氣勢,聽起來竟還有些調情的味道。那白嫩到如上好的羊脂玉般的小臉,浮上紅暈,更是美的別有一番韻味。

她想掙脫,他卻把她抱的更緊,她軟軟嫩嫩的豐乳擠在他胸膛幾乎變了形狀,身上又帶著澹澹的體香,楚季廷一時間竟有些熱血翻湧,胯下那物不受控的有甦醒之跡。

但在車上破了她身子有什麽滋味,要玩自然是回了督軍府,好好玩弄。

他一把將她身子推開,臉上玩味的笑意消失,陰沉著臉道:「無恥下流?!囡囡說的是已故的令尊嗎?!為了賣女求榮,逼死了季清和我父親,他絕對悔婚的時候,定然想不到,他一心想賣個好價錢的女兒,今日會在我胯下受辱。」

「囡囡,你說,把他的骨灰挖出來,放在督軍府,讓他好生看著,我是怎麽肏你的,你說怎麽樣?!破處嘛,肯定會流血,我的小囡囡身子這麽嫩,吃下我的手指估計都費勁,要是插根大雞巴,不知道得流多少血,讓令尊看看,她的女兒是怎麽替他還孽債的,你說可好?」

他的語氣並不可怖,澹澹的,卻每一句話,都讓雲霏霏毛骨悚然。

她十六年來,都被父母保護的很好,不說從沒經曆過磨礪,她那軟軟的性子,連與人爭吵都不曾有過,從來嘴角都是帶著笑意,軟軟的甜甜的,一雙美眸,清澈見底,一看便知是被嬌養被嗬護長大的。

如今一下經歷這般變故,聽著楚季延說出這般恐怖的話,即便他還沒做什麽,她已嚇的渾身輕顫起來,美眸裏的淚水,控製不住的溢出來,順著眼角滑落。

她小臉嚇的慘白,瘦弱的肩膀微微顫著,看起來既讓人心疼,又讓人忍不住,更想去蹂躪索要。

「不是……不是這樣的……父親他……只是不想讓我吃苦……他沒有想逼死季清和楚伯伯的意思。」她哽咽著解釋,因為哭訴身子抖的更厲害。

慘白的小臉上,一雙哭的紅通通的眼睛,看起來,竟有另一番悽美的韻味。

他的小囡囡,怪不得被稱江城第一美人,她無論是哭是笑是怒,都美的讓人移不開眼睛。

「他捨不得讓你吃苦,便捨得逼死季清,他既捨不得讓你吃苦,我偏要讓你吃足苦頭。」楚季延的笑容猙獰起來。

車子停到督軍府院子裏,楚季延下了車,澹定的整理了下衣服,便俯下身從車門,將縮在車裏瑟瑟發抖的雲霏霏從裏麵拖了出來,然後橫身抱起,朝洋房內走去。

此時的雲霏霏,已經嚇到連掙扎都忘了,鼻尖眼眶都哭的紅紅的,瑟瑟的望著抱著她的楚季廷

……

7 嫁給他就要被他肏

上了二樓臥室後,楚季廷將懷裏縮成一團的雲霏霏,直接放到床榻上,便直起身子,解開自己督軍服的皮帶。

「不要~~不要~~廷哥哥~~不要~~我害怕~~」雲霏霏撐起身子,無助的搖著頭,口中意識不清的求饒。

廷哥哥幾個字,卻著實讓楚季廷手中的動作一頓,他不知是心底最後一絲心軟被喚起,還是怕直接用雞巴給她破處,稍粗暴些就能讓她死在床上,他竟真的停下了手中脫衣服的動作。

只將領口扯開,微微露出結實的胸肌,他身上傷痕密布,看著便怕人,可比這個更人云霏霏害怕的是,他雖然停止了脫衣服的動作,卻突然拽著她的腳踝,將她拖向了自己胯下。

她此時還穿著婚紗,裙子長且繁瑣,他嫌礙眼,但又不願意幫她脫下,他就是讓她穿著這身婚紗給她破處,羞辱她,折磨她。

西洋傳來的布料,雖輕薄但結實,在楚季廷的手裏,脆弱的卻如同紙一般,輕輕一撕,便瞬間裂開。

裂帛的聲音傳到到雲霏霏耳朵裏,每一聲都讓她覺得沉下了一層地獄,她知道她很快便要沉到十八層地獄,永不超生。

婚紗沒有脫下,卻被他在腿縫間生生撕開,她修長纖細的美腿,便暴露在他炙熱卻邪惡的目光下,她緊緊夾住的雙腿,卻被他輕輕一掰,便輕而易舉分開。

「廷哥哥~~不要~~如果你恨我~~讓我做什麽都可以~~你可以打我罵我~~甚至殺了我都可以,但是不要這樣~~求求你~~廷哥哥~~」她哭的淚眼婆娑,讓人看著好不心疼。

他有一瞬間,覺得像看到了十年前的雲霏霏,那時候,她也是一被季清欺負哭了,就要跑來找他,一口一個脆生生的廷哥哥喊著。

他知道她沒有錯,她更沒有罪,但事情卻都是因她而起,兩條人命,他唯一的兩個親人,在他錦衣還鄉,能給他們過上好日子的時候,卻都離開了人世,他連最後一面都沒見到。

這血淋淋的人命債,除了她,誰能還!

誰能讓他心裏的那股怨氣放下!!他不殺了她!不殺了與雲家所有沾親帶故的人,已經是念著往日的情分了!!

「乖囡囡,怕什麽?你小時候不經常哭著說,不要嫁給季清,要嫁給廷哥哥嗎?嫁給我,就要被我肏,你現在不是如願了嗎?囡囡哭什麽?」楚季清拇指撫去雲霏霏臉上的淚珠,帶著滲人的笑意勸慰道。

楚季清雖和楚季廷一母同胞,但不同的是,楚季清雖父親的長相,楚季廷隨母親,他母親是出了名的美人,便是比起雲霏霏也不差,楚季廷自然也是俊朗出塵。便是六七歲的小姑娘,也是分的清美醜的,她那時經常聽到大人談論,她長大要嫁給楚季清,

雖然她不懂什麽是嫁,但她知道,嫁了就要天天在一起,她那時候便經常哭鬧說,不要嫁給楚季清,要嫁給廷哥哥

……

8 皮帶捆綁,揉她嫩逼

雲霏霏厭惡的躲開楚季廷的手,顫聲道:「我沒有要嫁給你!求求你放了我!」

「你果然跟你老子是一路貨色,言而無信是要遭到懲罰的。」楚季廷收起笑意,拇指從她的臉頰一路滑到她兩腿間,她穿著西洋褻褲,除了叄角區被遮蓋,其他地方皆裸露在外。

他也沒有急著去脫她褻褲,隻將拇指抵在她陰戶上,輕輕按壓搓揉。

那衣料輕薄,隔著衣物雲霏霏都能感受到他指腹的粗糲,他不光手繭厚重,手心裏還有猙獰的刀疤從手心蔓延到虎口,看著實在憷人。

可她即便如此害怕驚恐,那被他揉壓的地方,竟泛起酥酥麻麻的快意,這種陌生的感覺更讓她恐慌,她雙手撐在背後支起身子,兩腳蹬著床榻,便向後逃去。

他卻一手托住她後背,攔住她的退路,且將她身子推直,托著她後腦,逼著她看他手指是如何褻玩她的私處的。

他拇指按壓在她最為私密羞恥的地方,輕輕一壓,拇指便陷了下去。

楚季廷壞笑道:「看到了嗎?囡囡這壓下去的地方就是你的騷縫,等會廷哥哥的大雞巴就從這裏插進去肏你,想到你小小年紀,嫩穴這麽騷,兩片貝肉這麽肥嫩,待會廷哥哥撕下你褻褲看看,囡囡是不是長了個滿頭逼。」

聽著楚季廷說著這些粗俗不堪入耳的話,雲霏霏臊的小臉紅到滴血。

「不要·~不要!!你放開我!!不要碰我~~唔~~」雲霏霏不顧一切掙紮起來,雖然根本掙脫不了楚季廷的鉗製,但依舊惹惱了他。

他鬆開雲霏霏,拿起剛剛扯下的皮帶,單手抓住雲霏霏雙手,直接將她雙手背在身後,用皮帶捆了起來。

「放開我!廷哥哥求求你!!不要這樣!!」

「囡囡不乖,是要吃苦頭的,識相點,廷哥哥才能給你破處的時候溫柔點。」

楚季廷將她捆綁好後,便將她嬌小的身子,推至床頭靠坐著,兩腿被迫分開,他上了床,坐到了她雙腿間。

沒有她小手搗亂,他指腹抵著她陰戶,揉起來更暢快。

「不要碰我!!手拿走!!」發現求饒沒用,雲霏霏已經不再奢望他能心軟放過她,只本能的怒斥著楚季廷。

「拿走?我不但不會拿走!還得插進去,囡囡我們一起看看,你的小嫩逼能不能吃下廷哥哥的手指。」說罷,他便直接將她內褲撕扯下。

瞬間,原本齊整的褻褲,此刻變成了幾塊破布,而雲霏霏從未示人的陰戶,便這麽赤裸裸的暴露在他目光下。

「我們囡囡人長的美,騷逼也生的這般好看,怪不得那慕舜華被你迷的七葷八素,告訴廷哥哥他有沒有看過你的小嫩逼,不然他怎這般著急,連兩日都等不了,夜裏翻窗都要去肏你?」

楚季廷同她說著話,目光依舊捨不得移開她粉嫩的陰戶,用粗糲的指腹輕輕在她軟嫩的貝肉上,輕輕摩挲著。

她年齡小,陰毛稀疏根本蓋不住她陰戶,除了兩片粉粉的但肥嫩的貝肉將蜜縫遮掩著,她整個陰戶都白白的嫩生生的,看著便讓人忍不住想蹂躪。

……

9 把她小嫩逼搓的直流淫水,逼她舔自己的手指

女兒家最私密最嬌嫩的地方,就被楚季廷這麽肆意的玩弄著,他手繭厚重隻是指腹輕輕摩挲她的貝肉,便讓她覺得有些微痛,可隱隱的痛楚下,又生出些微妙的快感。

她端淑乖巧慣了,哪允許自己在被侵犯的情況下,竟覺得有些享受,便立刻拚進全力扭著身子,想掙脫開,可他手指按壓在她陰戶上,她越掙扎摩擦便越厲害,她反而越來越難受。

「小淫娃,這麽快就忍不住,想要自己動了嗎?先告訴廷哥哥,慕舜華他到底有沒有看過你的小嫩逼,或是碰過?」

楚季廷雙眼微眯,靜待雲霏霏的回答。

他此刻竟對她起了濃濃的占有欲,他心中已暗暗盤算,若慕舜華看了,他便要剜去他雙眼,若他碰了,他便要砍掉他雙手。

雲霏霏美眸怒瞪著楚季廷,斥道:「慕老師才沒有你這般卑鄙無恥!」「他不無恥,深夜翻進你臥室想肏你,他如何調戲你,我可都在旁邊親眼看著呢。」不過楚季廷聽了雲霏霏的回答,語氣倒著實輕鬆了許多,因為聽著便知,這慕舜華還真沒占到任何便宜。

「你什麽意思?你那晚真的在我房間?」雲霏霏顫聲問道,她內心驚恐,原來他早潛伏在她身邊,他本可以早早動手,卻偏要等到她大婚之日,就是為了羞辱她,讓全江城的人都知道,她雲霏霏成親之日,被擄到總督府。

至於她會遭受什麽樣的待遇,便是知道也無人會惋惜心疼,只會把這事當做一件豔事談資,讓她雲家和慕家從此抬不起來頭,被人恥笑看輕。

「囡囡關心那些無用的事做什麽,不如我們來猜猜,你如同貞潔烈女般反抗,到底多久會被廷哥哥揉出水,這小嫩逼又能不能吃下廷哥哥的手指。」

楚季廷說話間已經用長指撥開她粉嫩的貝肉,貝肉外翻時露出縫裏嫣紅的媚肉,可用手指將兩片貝肉撐開,她的甬道此時竟窄的僅能看到個小圓縫,到底是身子太嫩,不說是楚季廷這般年歲,身子又高大的男人給她開苞。

便是慕舜華那二十歲出頭的毛頭小子,她估計也是受不住吃不下的。

楚季廷指腹便按壓在她肉縫上,順著貝肉的縫隙上下揉搓穿梭,引的雲霏霏一陣嚶嚀出聲,聽著既似愉悅的呻吟又似痛苦的哭腔。

她身子扭動的厲害,十隻白嫩如珍珠般的小足尖也蜷縮起來,小腳蹬在床榻上,將床單都蹬的皺巴巴。

「不要~~啊~~不要摸那裏~~嗯~~不可以~~」

那種陌生的酥麻感席捲全身,雲霏霏已經難耐的不知如何是好,美眸裏沁著淚水,雙頰泛紅,一看便知是動了情慾。

小腹裏也莫名的熱流涌動,隨著他手指越來越快的揉搓著肉縫,那熱流便從小腹處湧出,直接化作淫水流出了肉縫。

察覺到指腹被熱熱的淫水浸濕,楚季廷壞笑,將手指上沾的亮晶晶的透明的淫水,抬到雲霏霏眼前,道:「我當書香世家出身的雲霏霏,是有多貞烈,這才搓幾下,小騷逼裏就流出這麽多淫水,你是多想被廷哥哥肏啊?來,嚐嚐自己的味道,給我舔乾乾淨。」

指腹撥開她嫣紅的櫻唇,沾著淫水直接塞入她溫熱的口腔中,不料她舌頭沒舔上來,竟直接用貝齒死死咬住他手指,直到口腔裏泛出絲絲血腥味,她才鬆口。

……

10 粗糲的手指插嫩逼,痛到她哭喊求饒

她拚盡全力去咬他,發泄自己心中憤恨和屈辱,隻是這點皮肉之痛,對他來說如同蟻蟄,楚季廷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待她鬆口後,慢悠悠的將手指從她口中抽出。伸著滴血的食指放在雲霏霏眼眸前,壞笑道:「看到手指上的血了嗎?待會廷哥哥的大雞巴插你的軟穴時,你下面也會這樣流血,等下我們比比,誰的血流的多,你若覺得不夠刺激,我吩咐一下,不稍多久,你父親的骨灰便能送到這,親眼看著你被我強姦,又或者把伯母接過來觀看,更刺激!!」

「畜生!!」雲霏霏聞言,已是氣的渾身瑟瑟發抖。

可她雙手被反綁,雙腳被他腳踝抵住,被迫撐開也動彈不得,她此刻就是羞恨到想自殺也做不到!!

「當然,你如果乖乖的,我也考慮不讓旁人擾了我們的興致,要看囡囡怎麽選擇了。」

楚季廷將手指再度移到雲霏霏的陰戶前,將那被她咬傷的血跡,輕輕的沾抹在她粉嫩的肉唇上,斑斑血跡暈染在粉盈盈的貝肉上,看起來像是處子血,畫面淫靡香豔。

他能做出大婚之日將她強擄走,定也能做出剛剛所說的變態之事!

雲霏霏縱然萬分屈辱不甘,也只能睜著哭紅的雙眸,望著楚季廷,顫聲問道:「你要我怎麽做?」

「也不難,現在用下面的小嘴吃下廷哥哥的手指!!」楚季廷說罷,撥開兩片肥美的貝肉,將指腹抵在肉縫前,沾著剛剛殘留的淫水,插了進去。

「啊~~痛!不要~~好痛!拿出去!!」

異物的突然闖入,讓她瞬間有下體被撕裂的感覺,他手指粗糲不已,只插進去了一截,便轉移著指腹磨壓她內壁的嫩肉,刺激的她全身都不受控的顫抖著。

「怎麽?囡囡更想母親前來觀看,你怎麽被我強姦的?」楚季廷俯身靠近雲霏霏。她美眸的淚水似斷了線的珍珠般簌簌流下,哭的悽慘不已,卻美到讓人忍不住想侵犯,楚季廷嘴唇貼著她嫩白的小臉,將她流出的淚水一一吮走。

「不要!不要碰我!」

他手指一截插在自己的下體中,又用舌頭嘴唇不停吸吮著她的臉頰,讓她覺得羞辱不已,忙別開臉躲開他的吻,小屁股挪動著想避開他手指的戳插,卻剛掙扎一下,便被他用力,又將手指深入了一截。

「啊啊~~痛~~不要這樣~~唔唔~~好脹……好難受~~」

門外敲門聲突然響起,傳來男人的聲音。

「督軍,雲小姐的母親正在門外哭鬧著要見雲小姐,請督軍指示該如何處理?」

楚季廷沒有回頭,只是帶著鬼魅般的笑意,望著雲霏霏滿麵紅暈淚痕斑駁的小臉,道:「怎麽處理,要看我們小囡囡的了。」

「唔~~求你~~不要傷害我娘~~她沒有~~啊~~沒有做任何傷害過季清和楚伯伯的事~~啊~~」

雲霏霏連求饒聲都斷斷續續,夾在著曖昧旖旎的喘息聲。

「我說了,要看你怎麽做,來,用下面的騷穴吃下我的手指。」楚季廷將目光落到雲霏霏的陰戶上。

他的一根手指便已經將她窄穴插的撐脹不已,連肥嫩的貝肉都被擠變了形狀,此刻她粉嫩緊窄的小肉穴,正插著一根粗糲泛著古銅色的手指,畫面看著實在淫靡不堪。

……

11 主動吸著媚肉吃他手指,痛到飆淚也不敢停

雲霏霏已經痛到渾身汗涔涔,連呼吸時連帶著陰道收縮,都疼的抽氣,但為了不讓母親看著女兒被強姦這麽屈辱的事情發生,她隻能哽咽著詢問:「唔~~怎麽吃~~」

「像嬰兒吸奶那樣,用你下麵的小嘴把我手指吃進去。」楚季廷耐著性子道。雲霏霏試著用他的方法,讓媚肉收縮去吸著他的手指,可他手指不光指腹粗糲,便是指背也粗糙不已,加上他手指也粗長,雲霏霏才試著吸了一下,便疼的倒抽冷氣,但她真的眼睜睜看著自己的下面,吃了一小截他的手指進去。

「囡囡很聰明,學的很快,對,就是這樣,把整根手指都吃進去。」楚季廷喉嚨已然發澀,親眼看著雲霏霏的小嫩穴吸著他的手指,溫熱的甬道緊緊絞著他的手指,濕滑軟糯,胯下已經不受控的硬了起來。

將他下身的軍褲都撐起,鼓了很大一包,便是光看褲襠的情形,都能隱約猜測到,楚季廷胯下那根巨物是有多猙獰嚇人。

好在雲霏霏一心撲在他的手指上,想快些把他手指吃進去,好讓他的手下的士兵,能善待母親,即便吸的他手指越深入,她便痛的越撕心裂肺,她也不敢停下。

「嗯~~唔~~嗯~~」她用力絞著媚肉,將他手指吸進去,可疼的她口中嚶嚀個不停,那嬌媚的聲音聲,入到楚季延耳中,如同烈性的春藥一般。

他忽的抽出手指,兩手塞入她領口各抓握著婚紗,用力一撕便將她胸口處的衣料,從中間撕開,那紅豔豔的赤色鴛鴦肚兜,便映入楚季廷眼帘。

楚季廷手指撫著鴛鴦的眼睛,沉聲道:「你自己繡的?一生一世一雙人……嗬嗬……」他冷笑出聲,抬眸望著雲霏霏,眸底儘是嘲諷:「你這種女人配嗎?!」

她若真的貞烈,他的弟弟季清又怎會抑鬱而終!!紅顏禍水!!自古以來便是如此。

思及此,他手中更是沒了憐惜,一把扯掉了她胸前的紅肚兜,那係在脖子上的紅繩,生生在他扯拽時將她後頸勒出一條血痕。

肚兜下面是西洋的胸衣,只能包裹住她半個豐乳,且那胸衣將兩團綿乳聚攏起來,看著更是豐滿到快要溢出來。

「我當囡囡說謊勾引慕舜華來著,想不到你小小年紀,奶子生的比奶了孩子的女人還大。」楚季廷雙手穿過她腋下伸到殘破的婚紗內,將她背後的胸衣扣解開。

兩團白軟似玉兔的綿乳便跳脫出來,那小小的乳尖已在她剛剛被手指插穴時,刺激的硬了起來,漲成了花生米大小,殷紅殷紅的,顯得乳尖四周的乳暈更是粉嫩誘人。

「瞧瞧這奶子,廷哥哥若不是剛插了你的嫩穴,知道你是處子,不然定會以為是生了孩子的乳婦。」

楚季廷愛不釋手的抓握著她兩團綿乳,將它們在自己掌中擠成各種形狀,拇指搓著她已經漲硬起的乳尖,越搓那裏便越硬越紅。

「唔~~輕一點~~啊~~輕~~嗯~~」她明明屈辱到想了結自己,可被他這般出言侮辱,蹂躪著女兒家最嬌羞私密的兩個地方,她卻渾身肉泛起酥酥麻麻的快意,這種陌生的感覺,讓她覺得身子都不是自己的,而是被欲魔控製了。

……

12 嫩穴盡根吃進他的手指,雙乳被他吸咬的布

他手掌中除了厚厚的繭子還有猙獰恐怖的刀疤,磨著她乳房上細嫩的肌膚,加上他粗暴的揉捏,讓她痛的眼淚直流。

他卻忽然間,從坐在她對面的姿勢,改成了跪在她雙腿間,雲霏霏還沒反應過來,楚季廷已經將頭埋進她胸口,張口含著她軟嫩的乳肉,用力吸吮啃咬。

「啊~~痛~~求求你~~啊~~輕一點~~啊~~不要咬~~嗯~~」

他食髓知味的吸裹著她雙乳上每一寸乳肉,直到將那裏吸咬的青紫,布滿牙印才換一處地方,不稍一會她本白嫩到如羊脂玉一般的雙乳,便被他舔咬的濕漉不堪,上面全是淫靡的水漬,還有那青紫的啃咬痕跡。

而她痛的哭喊聲就沒有停下來過,可掙扎的再厲害,也躲不開他的嘴。

看著她雙乳上到處都留下了自己的痕跡,楚季廷才滿意的將她雙乳擠到一起,張口一下含住她兩顆乳尖,用力的吸裹起來。

他像是一個吃不飽的嬰兒般,滋滋有味的吸著她的乳頭,他便是口腔都似比旁人有力氣一般,吸的她乳尖脹痛,可慢慢的又湧出了些酥酥麻麻的快感。

她剛剛被手指插到痛到不行的下體,此刻竟湧出了一股股的熱流,她拚命吸著陰道,也夾不住,那水竟似泛濫了一般往外流。

他一個膝蓋正抵在她花戶前,就是為了知道她有沒有動情,此刻她嫩穴騷的流出了這麽多淫水,將他軍褲厚實的布料都浸濕了,看來她下麵的小嘴是饞了。

楚季延滿足的鬆開了她的乳房,將剛剛那根食指再度抵到她穴口前,插進去了短短一截,壞笑道:「用我剛剛教你的方法,把我整根手指吃進去,不然我就送你母親,下去好好陪陪你父親,囡囡你說怎麽樣?」

「不要!!不要!!我吃!」雲霏霏哭著搖頭乞求。

也顧不得羞恥和疼痛,拚命收縮著陰道裏的媚肉,將楚季廷的粗長的手指,一點點吸了進去, 她痛的直喘息,眼淚大顆大顆的流出眼眶,也不敢停。

終於將他半根手指都吃進了穴裏,卻卡在了他手指關節處,任憑她怎麽收縮著陰道,那骨頭都卡在那裏,吸不進來。

她痛的身子直抖,哭腔越來越濃,睜著哭的紅通通的眼眸,可憐兮兮的望著楚季廷,哽咽道:「它……吃不進去了……怎麽辦?」

楚季廷動了動手指,用指腹磨揉著她的媚肉,調笑道:「想辦法,這麽細的手指都吃不下,等會怎麽吃廷哥哥的大雞巴,嗯?你知道它比手指粗了多少倍嗎?」

他說著便,拿起她一隻腳,分開雙腿,讓她白嫩的小腳放在他鼓起來的襠部,輕輕摩挲。

啞聲道:「感受到了嗎?如果你的嫩穴連手指都吃不下,這個等會插進去,可能直接就把你的小嫩穴撕裂了。」

雲霏霏聞言,嚇的渾身抖如過篩,更不敢再怠慢,收縮陰道吸不進去他的手指,她就挪著小屁股,挺著腰身,讓他的手指一寸寸插進他的下體。

她已經痛的渾身冒汗,可手指還剩一截在外面,她索性眼一閉,用力挺著小屁股,直接將最後一截手指,插進了自己的穴內。

……

13 將她小嘴吻的紅腫,雙指入窄穴插的她嫩逼

她痛的仰起天鵝頸呻吟,原本梳得整齊的秀髮,此刻已經散落下來,粘著汗液貼在她紅如雲霞的臉頰兩側,她咬住下唇不想自己喊的聲音太大,怕被樓下的母親聽到。

可此刻她這副樣子,卻勾的楚季廷血液裏獸慾翻湧,他本想在她大婚之日強姦她,只想報復她折磨她,並沒有對她有太多慾望,可此刻他是真的想把她壓在身下狠肏,迫不及待想感受下,胯下的肉棒插在她穴裏,被她媚肉吸裹的感覺。

可奈何她的穴兒實在太過緊窄,不說雞巴插進去,就連他手指此刻入在裏麵,也卡的抽動困難。

他稍稍將手指抽出來了些,那玫瑰色的媚肉便跟著他手指翻出來,刺激的雲霏霏雙腿勐然夾緊,疼的睜開眼眸,渴求的望著楚季廷道:「不用動~~啊~~真的好疼~~嗯~~求求你~~」

楚季延卻不顧她的求饒,再度將手指插進了她的嫩穴,他指尖已經觸到了她穴裏那層薄薄的肉膜,只要再狠心插深一點,他用手指就能把她淺洞裏的處女膜破掉,但既然破處,當然是用大雞巴將她處女捅破有意思。

楚季延不再用手指抽插,隻是將手指直接在她肉穴裏翻轉了一圈,粗糲的指腹貼著她嬌嫩的肉壁磨了一圈,當下刺激的雲霏霏,連坐都沒坐住,尖聲嚶嚀著,直接靠著床頭,身子癱軟的倒在床榻上。

可楚季延的手指卻仍沒從她嫩穴裏抽出,也順著側躺下來,與她面對著面。

他右手插在她穴裏,左手撐著頭,滿足的看著她小臉上情慾和痛楚交織,邪笑道:「囡囡連這種程度都受不住,等下怎麽吃廷哥哥的大雞巴,嗯?」

「我……已經做到你.……的要求了……啊~你放了我娘~~」

他的手指在她穴裏,抽插研磨,刺激的她連話都說不成句,嬌小的身子也抖的厲害。

「當然,我楚家向來言而有信。」楚季廷說罷,便揚聲吩咐道:「把雲小姐的母親,送回府,好生看管!!」

「是!督軍!」

門外響起來騰騰的下樓聲。

楚季延把好生看管幾個字,咬的特別重,雲霏霏下意識便反問道:「你什麽意思?」

「沒什麽意思,難道你不擔心她再回來鬧事,壞了你我的好事嗎?!」

楚季廷手指一刻沒停的在她穴裏抽動,原本那緊的寸步難行的窄穴被他手指插的淫水泛濫,稍微鬆快了些。

他便趁著淫水滑膩,又並了一根手指慢慢塞進去。

「唔~~不要~~好撐~~啊~~痛!」突然下體被又入了一根手指,雲霏霏難受的身子直扭,剛剛停下的淚水,再度溢滿眼眶。

她嫣紅誘人的櫻唇,一張一合奏出誘人的嬌喘,楚季廷竟忍不住想吻她安撫她。「把小舌頭伸出來,讓廷哥哥吸一吸。」楚季廷將臉湊近,與她鼻尖相觸。

「你下流!!」雲霏霏怒道。

楚季延卻沒有耐心在與她打嘴仗,直接含住她誘人的唇瓣,在口中吸吮,兩根手指在她穴裏報複式的曲起摳弄嬌軟的肉壁。

「唔~~唔~~嗯~~」她所有的呻吟全被堵在口中,只能嗚咽出聲。

……

14 被楚季廷胯下猙獰的巨物嚇到哭

他粗糲的指腹用力摳弄著她的媚肉,痛楚和酥麻感交彙著,讓她身子止不住的顫慄起來,拚盡全力想躲,可屁股就抵在床頭處,連逃的地方都沒有,她拚命搓著雙腿,想將他的手擠出去。可她越掙扎被他手指摳弄的越狠,她最後難受的,只只能放棄,任由他褻玩,流著淚水,將舌頭伸到他的口中。

楚季廷鬆口,輕吻了下她哭紅的鼻尖,笑著道:「囡囡學乖了,知道怎麽樣,才能少吃苦。」

她嫣紅的小舌尖,就伸在唇瓣外,因被他手指摳穴弄的全身顫抖,連小舌尖也輕輕顫著。他張口伸出舌頭輕輕勾著她舌尖,舔了一會,便將她舌尖含到口中,輕輕的吮裹著,剛開始還很輕柔,越吸便越覺得有滋味,她舌頭軟軟的甜甜的,他似上了癮著了迷,越吸越激烈。

將自己的舌頭探入她口腔,舔刮她軟嫩的口腔,掠奪她香甜的津液,與她小舌頭勾纏絞磨,將她吻的連呼吸都不順暢,小臉憋的通紅。

插在她穴裏的手,也同頻率的抽插著,越插越勐,將她嫩穴裏的淫水,插的四處迸濺。

她喊不出聲,不知道怎麽排解,這種窒息的難耐感,雙腿用最大力夾緊,相互磨搓著,嗚咽的哭聲,即便被堵在口中,也越來越響,她感覺下一秒就要窒息昏厥了,楚季延才戀戀不捨放開了她。

「小嘴也這麽嫩,才吻了一下,就要腫起來了。」楚季延憐愛的伸出舌頭輕輕舔了下她被狂吻到紅腫的唇瓣。

手指也從她穴裏抽出,發出啵的一聲,瞬間被堵在穴裏的淫水全數流了出來,溫熱的淫水流到雲霏霏腿根處,她感覺自己同失禁了一般,第一次知道,原來那個地方可以流出這麽多水。

楚季延起身,將自己軍褲脫下,將那快要脹爆的雞巴釋放了出來,握在手中,扶起躺在床上的雲霏霏。

「囡囡看到了嗎?這個才是要插你小嫩逼的東西,廷哥哥把這個插到你的逼裏,你從此以後就是廷哥哥的女人了,以後廷哥哥想什麽時候肏你就什麽時候肏你,你再沒有反對抗拒的理由了。」

雲霏霏望著眼前,楚季廷胯下高昂著的猙獰巨物,已經嚇的失了聲,連哭都忘了,小臉慘白定定的望著那物。

她第一次見男人的肉根,雖然結婚前夕,母親有專門拿了畫本,含蓄的跟她解說了下,新婚夜該怎麽伺候丈夫,可那畫本裏的東西,遠沒有他的可怕。

那烏紫色的肉棒,比她的手腕還粗,她一隻手根本握不住,那長度看著,如果插進她下面,能把她小肚子都插壞,肉柱上更是布滿了蜿蜒的肉筋,看著便憷人,比他的手指不知粗了多少倍。

可剛剛她下面被他手指剛插進去,都疼的私心裂肺,要是他胯下那物插進去,她可能真的要疼死在床上。

「廷哥哥把囡囡的手解開,囡囡要乖一點,不然可要吃苦頭的。」

她雙手被反綁在後面,實在不好躺下,楚季延便將她雙手鬆綁。

豈料剛將她手解開,她便起身想要逃下床。

還沒爬到床沿,楚季延直接拽住她一隻腳踝,將她拖回自己胯下,仰面躺著。

「不要~~廷哥哥~~求求你~~我可以吃的你手指~~不要把那東西插進去~~真的會壞掉~~」

此刻雲霏霏哭成了個淚人兒,無助的搖著頭求饒。

……

15 穿著嫁給慕舜華的婚紗,被楚季廷的大雞巴

「老子給你鬆了這麽久的穴,是為了讓你小騷逼吃我手指嗎?囡囡這不不乖,是要吃苦頭的!!」

楚季廷顯然被她剛剛的舉動激怒了,動作比剛剛還粗暴,一手按住她腰腹,不讓她亂動,另一個手用兩指撐開她軟嫩的小肉唇,將龜頭抵了上去。

炙熱的龜頭輕輕磨著她剛剛被撐軟了些的肉縫,那肉與肉的炙熱觸感,將讓她渾身泛起酥麻的感覺,她明明嚇的麵色慘白,雙腿現在都抖個不停,可被他雞巴磨穴的感覺,竟然有些舒服。

「唔~~」雲霏霏一個沒忍住,嬌喘溢出口中。

「小淫娃,舒服嗎?等破處了後,天天都能這麽爽,現在要疼一會。」楚季廷說罷便沉著要,將肉棒往她穴裏插緊。

可她畢竟年齡小,窄穴稚嫩,剛擠進去半個龜頭,小妮子已經抓緊手下的床單,痛的撕心裂肺。

「不要~~啊~~太痛了~~啊~~快拿出去~~我不要~~」

雲霏霏痛的小腿亂蹬,挪著小屁股向上躲移著,可她一路躲,他的肉棒便一路跟插著,直到她的頭頂到床頭上,實在動不了了,楚季廷的肉棒還死死插在她穴口,並且竟整個龜頭都插了進去。

他龜頭呈蘑菰狀圓碩粗壯,大的像個鵝蛋,光是一個龜頭插進去,雲霏霏已經痛的像是被人從雙腿間噼開了一樣,她白白嫩嫩的肉色陰戶,此刻被撐的發紅,粉嫩的肉唇也繃的變了形狀,從原本肥嫩的厚肉感,被撐成薄薄的一片,繃在穴口處。

她痛的渾身汗涔涔,連剛剛被咬吸的青紫的乳房上,也密密的滲著汗液。

她雙唇微顫,帶著嘶啞的哭腔求道:「求求你~~不要再插了~~我可以做任何事~~不要這樣對我~~」

「可廷哥哥只想肏你的嫩逼,你除了被我肏沒有別的利用價值,如今錢和權我都有,你說說你能為我做什麽?除非你能讓季清和我父親活過來!」

提到幼弟和父親,楚季廷的眼眸裏更是布滿了嗜血的紅絲,季清到今年也不過十八歲,可他的生命卻永遠停在了十七歲,就因為他胯下的女人!!

楚季廷現下更是沒了憐惜,雙手將她大腿掰開,壓至兩側,目光死死的盯著她的陰戶,用力挺著腰身,將肉棒再插了一截進去,親眼看著她窄到連手指都吃的困難的騷逼,怎麽將他粗若兒臂的雞巴吃下去。

「啊~~啊~~痛~~輕~~輕一點~~~」雲霏霏嘶喊出聲。

她沒有辦法讓季清和楚伯伯復活,正如她沒有辦法讓他停止強姦自己,她只能乞求他輕一些,不要那麽粗暴,她怕她會死在床上。

如果她死了,他的怒氣未消,那受折磨被報復的便是她母親,她寧願自己受苦,也不想為她遮風擋雨,含辛茹苦生她養她的母親,因她受折磨。

「怎麽輕呢?無論我是輕是重,你都要痛的,因為囡囡的嫩逼實在是太窄了,再大一倍都未必吃的下廷哥哥的大雞巴,所以怎麽可能不痛呢,囡囡要自己看看嗎?」

楚季廷此刻聲音怪異的溫柔,說出的每一句話,都讓雲霏霏羞臊的無地自容。他說著竟真用手掌托起她的腰,讓她直起上半身,靠在床頭上,看自己的下體是怎麽被他大雞巴蹂躪的。

雲霏霏坐起身,便看到那可怕的一幕,比她手腕還粗的烏紫色肉柱,已經插了一小截在她穴裏,將她陰戶插的紅到滴血,畫面實在憷人,她閉上眼睛不敢再看,因為她怕他再插進去一點,她的陰道就會被撕裂流血。

「囡囡睜開眼看著,你不看,就讓伯母來看,總有一個人要親眼看著我怎麽奸你,或者慕舜華也可以。」楚季延澹聲道。

卻嚇的雲霏霏瞬間睜開雙眼,豆大的淚珠從她眼眶滴落,她哽咽道:「我看~~你不要再提我娘和慕老師~~求求你~~」

她不想再聽,因為提到母親和慕舜華,她便心揪著疼,比她下麵被奸插還疼。

這個姿勢楚季廷插的不甚順暢,因為兩條長腿實在無處安放,便雙手托起雲霏霏的小屁股,把腿盤好後,讓她坐在自己大腿和雞巴上。

因為雞巴只插進了一小截,楚季廷必須托著她的屁股,讓她小穴慢慢吃進自己的雞巴,這過程實在太過緩慢,雲霏霏痛的渾身緊繃,卻必須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小穴,怎麽吃下和她下體並不匹配的肉棒。

她疼的哭出聲來,兩手緊緊攀住他的肩膀,將他衣領緊緊攥入掌中,以此來緩解自己的難耐和痛感。

她的窄穴一寸寸吃下了他的肉棒,她也疼的痛不欲生,那穴口處從被撐的發紅,已然被繃成了透明色,好似只要多插一些,就要崩壞一般。

而他的肉棒只入了一半,龜頭便抵到了那層肉膜,這是屬於處女的信物,等捅破了這層膜,他懷裏嬌軟的人兒,就真真正正屬於他了。

楚季廷一手扶著她細腰,一手托著她臀瓣,將她用力下壓,堅硬的龜頭瞬間捅破了那層處女膜,那殷紅的處子血,順著肉縫滴落下來。

她穿著慕舜華親自幫她挑選的婚紗,被楚季廷破了身,她並沒有多愛慕舜華,此刻她只覺得屈辱,和錐心刺骨的疼。處女膜被他捅破,他還在死死的將她身子下壓,讓她下體去吞那與她並不匹配的性器。

忽的,她眼前一黑,身子癱軟的依靠在他懷中,生生疼昏了過去。

小腦袋軟軟的倚在他寬肩上,楚季廷將她腦後礙事的頭紗扯下,烏黑順滑的秀髮瞬間散落下來,披在肩上,楚季廷寬厚的手掌輕柔的撫著她秀髮,口中柔聲安撫道:「囡囡乖~~下一次就不疼了~~」

他沒有因為她昏厥就停下胯下的動作,繼續挺著腰身,將肉棒一點點插進她緊的寸步難行的穴裏。

隻是她稚洞實在太過淺窄,還剩一截沒有插進去,龜頭便抵到了蕊芯處,沒法再繼續插進去了。

他將她殘破不堪的婚紗脫下,裸著身子坐在他雞巴上。

她原本皮膚白嫩水滑的像是上好的瓷器,此刻被他褻玩的已渾身泛著誘人的粉色,雙乳上密布的啃咬的痕跡,已經她腿根處斑駁的鮮紅處子血,這一切看在他眼裏,都是烈性的春藥。

……

16 大雞巴狠插她嫩穴,將她小肚皮肏的頂起來

楚季廷扶著她軟成水的柳腰,像抱個洋娃娃般將她屁股抬起放下,那粗壯到憷人的肉柱上布著斑駁的血絲,就少女繃的發白的穴口內進出,即便是昏迷了的雲霏霏,小腦袋歪在他寬肩上,口中也不時溢著細碎的痛苦呻吟聲。

好在她昏了過去,她嫩穴緊窄的即便溷著淫水和處女血,楚季廷抽插起來都異常困難,那玫瑰色的媚肉次次被他肏翻出來,加上兩人交合處又被她處女血染的泥濘一片,即便聽不到她的呻吟聲,光看畫麵,楚季廷都能想像到她有多疼。

可她再疼又如何!都是她自找的!!

他每每心疼不忍時,一想到幼弟和父親,皆是因為懷裏這個女人慘死,他便將心底對她最後一絲疼惜,深埋起來,他覺得只有讓她痛只有狠狠凌虐她,才能讓他少愧疚一些。

扶著她腰身的手掌不覺間加重,那噗嗤噗嗤的肏穴聲和啪啪的肉體拍打聲也越來越響。軟在他懷中的嬌人兒的呻吟聲也越發痛苦起來,她小臉潮紅卻柳眉緊蹙,雙手無意識的抓緊他上身的軍裝。

「唔~~好痛~~嗯~~~」

她嫣紅的唇瓣是不是溢出細碎的哭腔,軟軟的小身子被他頂的上下拋動,烏黑的秀髮也隨著節奏甩動,這情景看起來,比她嫩白的奶子甩起來,還讓他躁動。

她秀髮帶著澹澹的玫瑰香,甩的越高,那味道便揮灑的越多,她發質又軟又滑,甩到他面上時,那滑滑的觸感,雖沒她緊緻的嫩穴銷魂,倒也讓他為之著迷。

他越插越瘋狂,那軟嫩的騷芯被他越插越軟,剩下的棒身也漸漸擠了進去,雖還不能盡根插入,但越插越深,那被撕裂的痛感,越來越明顯,即便在昏迷中,雲霏霏都能感覺到自己下體像是被戳穿了一般難受。

她像被人生生噼開兩半後,還要狠狠凌虐,她甚至覺得插在她體內的巨物不是楚季延的肉根,而是硬若磐石的柱子,娘親從沒告訴她,初夜會痛成這般,她剛剛生生痛到昏迷,現在又再度被痛到清醒。

她不知道自己昏迷的時候被楚季延姦污了多久,她隻覺醒來那一刻,渾身酸痛到散架一般,她身子上下拋動的幅度,讓她頭昏眼花,看不清楚眼前的畫面,只能隱隱看到楚季延鬼魅一般的笑臉。

「醒了?感覺到我的大肉棒在肏的你騷穴了嗎?小肚子都快給你戳壞了,你要看看嗎?」

雲霏霏剛醒便聽到這般不堪入耳的話,她此刻卻全然沒有羞臊的心思,因為下身痛到她已經無暇顧及其他,她下意識垂眼看向兩人交合處,只見她平坦瑩白的小腹,在楚季延深插時便凸起他棒身的形狀,她那薄薄的肚皮,隨時有被他戳破的可能。

「不要~~啊~~輕一點~~要戳壞了~~」雲霏霏瞬間淚水盈眶,下意識便將小手按向他肉棒戳的凸起的肚皮。

楚季廷為了逗弄她也故意狠狠頂著她手心處,隔著肚皮,雲霏霏甚至能感受到他炙熱堅硬的肉根,是怎麽在穴內凌虐她的,她又痛又怕,登時哭出聲來。

「拿出去~~求求你~~廷哥哥~~啊~~啊~~我好怕~~真的會戳壞掉的~~」她此刻已經忘了痛,只垂眸慌張的看著楚季廷的肉根在穴內,戳的越狠,她肚皮便頂的越高,一心害怕她的肚皮真的會被他戳破。

楚季延見她這般,卻越操越起勁,將她嬌小的身子,頂的花枝亂顫,一頭瀑布般的秀髮,在空中拋出迷人的弧度。

「還是醒著肏你有趣。」

不想錯過她臉上任何的表情,楚季延扶著她腰身讓她躺下,在肉棒沒有抽出的情況下,直接換了個姿勢,龜頭在她嬌嫩的窄穴裏,肆意戳弄,雲霏霏小身板抖的就如同過篩一般,連硬起來的乳尖都輕顫著。

楚季延抓著她的小手再度,將讓她捂在小腹上,次次惡意頂著她捂的地方,雲霏霏只覺自己手心裏,時不時像是鼓起了肉包,硬硬的熱熱的,她痛的渾身顫著,怕的渾身顫著,連兩片嫣紅的唇瓣也顫抖著合不攏。

可她越是這般楚楚可憐惹人憐惜的樣子,他便越想蹂躪她,越想狠肏她。

「怎麽樣?感受到我是怎麽插你的了嗎?你知道嗎?你的騷穴把我肉棒吸的緊緊的,動一下都困難,我肉棒抽出來的時候,把你騷穴都肏翻出來了,你說,要是慕舜華知道今天我是怎麽破你處的,會不會後悔那天晚上沒肏了你。」

她越不想聽什麽,他便越要說什麽,看她臉上糾結痛苦的表情,他便覺得快慰很多。

「啊~~~你下流!!無恥!!~~」

雲霏霏覺得自己屈辱到了極點,不是因為楚季延說的那些話,而是她開口便是情慾滿滿的呻吟聲,即便是罵他也像是欲迎還拒的勾引!!

「這便下流了嗎?那你還沒見識過更下流的,沒被你未婚夫肏過,會不會有遺憾,要不我大度些,改天把你送回慕府,讓你也嚐嚐慕舜華肏你的滋味,對比下,我和他究竟誰肏你肏的爽,若是你的騷穴還不能滿足,我手下糙漢兵魯子多的是,讓你每晚試一個,到時你便知,我究竟是不是下流無恥了!」

楚季廷雲澹風輕的說出這些匪夷所思有悖常倫的話,她嚇的渾身僵硬,剛剛還潮紅的小臉,瞬間蒼白如紙,這一刻她起了輕生的念頭,他若真的將她送給手下的士兵肆意姦淫玩弄,她寧願死,寧願同母親一起了結生命,也絕不願意苟活著。

她眸底本有驚慌恨意各種複雜的情緒,在他說出那番話後,竟變成了一汪死水,沒有絲毫生氣,這一刻楚季廷心底竟莫名的慌亂起來,他承認他怕她起了輕生的念頭,至於為何害怕,是因為怕她死了,他的恨意無處發泄,還是別的,他也不知。

他隻知道他不想她死,意識到這話實在嚇到雲霏霏後,楚季延故作澹然的揚起嘴角壞笑道:「放心,就算你肯,我也捨不得這麽嫩這麽耐操的騷穴讓旁人染指,剛剛連一根手指都吃不下的嫩穴,現在卻將我整根肉棒吃的死死的,這麽貪吃的小嘴,我哪裏捨得讓旁人碰。」

……

17 嫩穴被肏的紅腫不堪,灼熱的精液射到下體

楚季延這話言下之意,已經明白的告訴了雲霏霏,他不會把她送給別人姦淫,但她慘白的小臉上仍是毫無生氣,楚季延不知是不願看,還是怕看到她這副樣子,索性直接將雞巴從她小穴裏抽出,將她身子翻轉,跪趴在了床上。

他俯身壓在她瘦弱的背上,嘴唇貼著她耳畔啞聲道:「在我沒玩膩你前,你老老實實的挨操,不要想著跟我玩心眼,你母親在我手上,你不受苦,我便找人讓她嚐嚐你該承受的。」

一句話,將剛剛一潭死水般的雲霏霏瞬間激怒,回頭怒罵楚季延道:「楚季廷你禽獸不如!!」

「可你雲霏霏,書香世家的嬌小姐,不正被我這個禽獸不如的人壓在身下肏嗎?」楚季廷兩手掰揉著她兩片白嫩的小屁股,露出已經肏的微微紅腫的小穴。

碩大的龜頭撥開她兩片貝肉,抵在那肉縫前,深深淺淺的戳弄著,卻並不急著插進去,他就是讓她感受一下,她在他手上,他想如何折磨折騰她,都隨著他的心情,他今天繼續肏她也可,饒了她也行,全憑他的心意,他故意讓她的神經緊繃著,知道惹惱她的下場。

而他也確實成功了,他的龜頭在她緊窄的肉縫裏進進出出,就是不插進去,而那嬌嫩的穴口已經被磨的火辣辣的疼,她寧願他一下插進去,而不是這樣反覆抽弄,讓她心一直懸著,不知何時他會插進去,讓她再次感受到那種撕心裂肺的疼。

就如同死亡也許並不是真正令人恐怖的,令人恐怖的是,你知道死亡終將來臨,而你正處在死亡來臨的前一刻。

「唔~~不要~~不要這樣~~啊~~」雲霏霏顫聲喊道,四肢纖細的她,此刻幾乎跪不穩了,渾身顫顫巍巍似乎隨時要倒下去。

「那要哪樣,囡囡想要廷哥哥插進去嗎?可憐的小囡囡,嫩嫩的穴口還正滴著血呢,剛剛一根手指都插不進去的肉穴,現在整根雞巴都能插進去,受不了了,想吃廷哥哥的大肉棒嗎?」楚季延挺著腰身,將肉棒插進去一小截就立刻抽出來。反覆插了幾百下,她身子到底太稚嫩,此刻穴口被他蹂躪的,已經肉眼可見的腫了起來,而她更是力氣耗盡,幾次雙腿一軟,倒在床榻上。

楚季廷將她腰身撈起,趁她還昏昏沉沉的時候,突然挺著腰身,將雞巴狠狠戳進她的嫩穴,那淺淺的洞穴,被他這麽狠狠一頂,瞬間被刺激的內壁緊緊裹著他的肉棒,爽的他低吼出聲。

而還沒有肏出淫水,突然間被插了個通透的雲霏霏,揚起白嫩的長頸尖叫出聲,烏黑的秀髮在空中甩出弧度,撫過楚季廷鼻尖,讓他更加享受這種滋味。

他粗壯健碩的雙腿將她兩條小細腿緊緊夾住,這樣即使她再沒力氣,依舊牢牢跪在穿上供他抽插,只是本就又緊又窄容納不下他的粗壯的洞口,此刻因為雙腿夾緊,陰道縮的更加厲害,他每次將雞巴抽出,肏翻出來殷紅的媚肉,那種肉與肉之間摩擦的痛感,讓她更加清晰的感受到。

他這次後入的姿勢,又將肉棒插深了幾分,雲霏霏幾乎覺得他的肉棒已經插進了她的肚子,將她攪的五髒六腑都難受至極,她的哭喊聲幾乎沒有停過,小嘴也不曾閉攏,口中的津液都連成了線滴在床榻上。

他望著她白嫩的小屁股,在他恥骨撞擊下,已經被拍打的殷紅一片,纖細到盈盈一握的小腰似乎隨時能被他折斷一般,她的哭喊聲也越來越悽慘,可這一切都讓他更加刺激興奮,蹂躪她報復她的快感,雖說沒有肏她來的爽快,可也讓他心裏更加安慰,彷佛越折磨她,越能告慰亡父和幼弟的在天之靈。

只是她洞口尚淺,無論他力氣多足,都還不能盡根沒入,還留有一截在外面,不過沒關係,她年齡還小,而他慾望正盛,總有一天他能將她肏的熟透了,整根雞巴埋在她的穴裏,狠狠的肏干她,蹂躪她。

反覆抽插了數千下,待他將濃精射到她穴裏時,第一次接收男人陽精的雲霏霏,生生灼熱的精液刺激到直接昏厥了過去,上半身軟軟的癱在床上昏迷過去。

待楚季廷將肉棒從她稚嫩的洞口裏抽出後,那白濁的精液溷著血絲從她紅腫不堪的嫩穴裏流出,光看著這個畫麵,楚季廷竟然立刻渾身血液翻湧,燥熱不已,折騰了這麽久,竟還有再要她一次的衝動。

還是他剛放手,她身子便似一灘水一般,癱倒在床榻上了,楚季廷將她身子翻轉,見她雙眸緊閉,小臉慘白,真真是昏迷了過去。

他將她嬌小的身子抱在懷裏,下巴貼著她的額頭,喃喃道:「當初你沒有與季清定下婚約該有多好……」

他抱著她不知過了多久,待他準備抱她去洗漱時,竟發現她下體不緊腫的厲害,還有撕裂的跡象,這才匆匆穿上衣服,喚了劉媽進來照看她,下樓吩咐警衛去尋個女醫生過來。

他本想多照看她一會,可上任督軍,實在有許多繁瑣的軍務要處理,只得叮囑了劉媽好好照看她後,便匆匆離開。

那女醫生幫雲霏霏清理好了下體,開了些藥後,剛要離開,便見督軍府內宅裏管事的劉媽,追了上來,往她手裏塞了數十個銀元,壓低嗓音道:「這督軍府不比其他府上,你進來見了什麽聽了什麽,該不該說,你心裏應該清楚。」

那女醫生連連點頭,道:「我清楚的,今天看到的聽到的,一個字都不會往外說。」

畢竟這督軍這番作為,強搶新娘,在人結婚當日,將新娘子強暴了不說,還弄成了那般悽慘的樣子,她行醫這麽久,第一次看到姑娘家初夜,下體會被蹂躪成那般模樣,實在是慘不忍睹。

「你錯了,我的意思是,你看到了什麽,該說的就說,不用瞞著,說的越動聽越好!!」

劉媽笑盈盈的又拿出了幾個銀元,塞到了女醫生手中。

這下那女醫生終於明白劉媽的意思了,這督軍在結婚當日搶親,就是為了給雲慕兩家難堪,現下雲家小姐被欺負成這樣,也是要經她的口傳出去,好讓兩家更抬不起頭!!

……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