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老爹孽緣兒子接 (下) 作者:劫色司機

【老爹孽緣兒子接】(下)

作者:劫色司機2021/5/13首發:春滿四合院

到家後,爸爸讓我把雪姨扶下來,奈何雪姨睡的賊死,無奈之下,我只好將她背下來,然後朝著客房的方向走去。

雪姨的那對大奶子目測得有E那麽大,背著她後,兩團軟肉在我背上不停著擠壓著,那感覺倍爽!!!

將雪姨放進客房的床上後我就去洗漱了,剩下的媽媽會處理的,儘管我很想再玩弄一下雪姨的大奶子和小嫩穴,但我還沒膽量在老爸老媽面前這麽做。

洗漱完後我呆在房間裡玩起了吃雞,連著完了五六局後,我退出遊戲看了下時間,發現已經十一點多了,算算時間,老爸老媽應該也睡了,那接下來就是我的歡樂時光了。

我打開房門鬼鬼祟祟的走出來,然後躡手躡腳的來到客房門口,四處探望下後,我輕輕的打開了房門,儘量不發出聲響,最後在輕輕的關上。

屋裡漆黑一片,但我還是借著窗外的月光來到了床前,雪姨此時還在熟睡中,她的西裝短裙被脫下來放在桌子上,但我看遍四周卻都沒看到她的絲襪,難不成……

帶著激動的心情,我輕輕的掀開雪姨的被子,雪白誘人的酮體出現在我的視線中,看得我直吞口水。

視線向下,果然雪姨的腿上裹著黑絲襪,想來媽媽只是脫掉了雪姨的衣服,絲襪嫌麻煩就沒管,這樣一來倒是便宜我了。

我脫掉自己的衣服,挺著腫脹的肉棒爬上雪姨的床,然後解開雪姨的胸罩,將雪姨的那對誘人的大奶子握在手中揉捏著,同時還輪流含住兩顆嫣紅的乳頭不停的吸舔起來。

雪白柔軟的豐乳在我的手中變換著形狀,乳頭上凈是我吸允後留下來的口水,睡夢中的雪姨不停的呻吟著,但還沒有醒來的樣子,想必是在做春夢。

放過雪姨的雙乳後,我將目標轉移到了雪姨的小穴上。

我輕輕的扳開雪姨的絲襪美腿,雪姨鮮嫩的小穴展現在我的眼前,不知是被我剛才的挑逗還是在做春夢的原因,雪姨的小穴此時有些濕潤,我怕在她的兩腿間聞了一下,然後伸出舌頭舔了起來。

「哈~哈~哈~哈~~」

雪姨的嬌喘聲讓我興奮不已,舌頭舔舐的動作也越來越快,雪姨的嬌軀不停的扭動著,兩腿甚至直接合攏夾住了我的腦袋,差點沒把我悶死。

掙開雪姨的兩腿後,我再次將它們分開,握著硬的發疼的肉棒在小穴口摩擦了幾下後緩緩的插了進去。

「哦~」「啊~」

我和雪姨同時呻吟了一聲,雪姨是因為被肉棒插入而舒爽,而我則是因為雪姨的小穴很緊,就像少女的小穴一樣,顯然雪姨已經很久沒有性生活了。

雪姨年輕的時候被渣男騙過,那個渣男玩膩了雪姨後直接甩了她和另一個女生交往了,這給了雪姨很大的打擊,從那以後雪姨開始自暴自棄,並不再相信男人,直到老爸出現。

老爸無意間發現在酒吧里喝的爛醉的雪姨,因為雪姨當時還是媽媽的好友,老爸便將雪姨背回了學校,並讓老媽帶回了寢室,據說當時暗戀老爸的老媽還有些吃醋。

在知道雪姨的事情後,老爸經常去找雪姨,要麽請雪姨出去玩,要麽就是逗雪姨笑,總之怎麽能讓雪姨開心怎麽來,即便每次都被雪姨冷面相對,但老爸也不在意,還是照樣去找雪姨。

隨著時間的推移,雪姨終於被老爸感動,不再冷漠的對待他,而老爸看到雪姨走出了陰影,臉上逐漸有了笑容後也很高興,但老爸不知道的是,他無意間又俘獲了一個女孩的心。

雪姨曾想過向老爸告白,但女性的矜持讓她沒能這麽做,而老爸又是個木頭,對於雪姨的好感都沒有發現,再加上有老媽這個競爭對手,因此雪姨一直沒能表白。

後來老爸跟老媽結婚後,雪姨去了其他城市發展,但她心裡只有老爸,再加上以前的陰影,讓她不再相信老爸以外的男人,因此就一直單身只到現在,即便是有需要也都是自己解決,所以小穴才比較緊。

以上都是雪姨後來告訴我的,這些暫且不提,現在我正在忙著耕耘身下的這塊良田。

將肉棒插進小穴後我並沒有動,而是保持著這樣的姿勢有一會兒,享受了一下小穴的緊緻,然後才開始慢慢的抽動。

「啊……啊……嗚嗚……嗚……噫……啊啊……嗚嗚嗚……嗯……啊……嗯嗯……嗚嗚……啊……嗚……嗯嗯嗯……哈哈……」

雪姨不停的呻吟著,這更加劇了我的慾望,肉棒抽動的也更快更粗暴了,雪姨的嬌喘聲也越來越厲害,隨後就達到了高潮!!!

被澆在龜頭上的淫水刺激到了我,使我差點沒把持住,但雪姨也因為這次高潮醒了過來,當她看清楚正趴在她身上聳動的我時,頓時震驚不已。

「小鵬……啊……你在干什麽快……快停下……你這是……這是強姦……啊……啊……是犯罪……啊……不要……啊……啊……」雪姨推著我的胸口想把我推開,但她有豈是我的對手呢,更不說她剛剛高潮過一次,力氣早就不多了。

「啊……啊……不要……啊……啊……求求你……呀……小鵬……放……放過阿姨吧……啊……啊……啊……不要……啊……不要……這麽用力……啊……啊……會被干破的……啊……啊……啊!!!」

雪姨一開始很抗拒,但長久沒有性愛過的她很快就被快感吞噬,逐漸不再反抗,甚至用兩條黑絲美腿夾著的腰,央求我操的在快點。

「嗯……啊……嗚嗚……好舒服……舒服……好猛……嗯……啊……嗯……好粗……都頂到了子宮了……大力的……嗯……頂到裡面……嗚嗚……好舒服……裡面好漲……嗯……嗯……啊……頂到裡面了……啊啊啊……嗯呢……嗯……啊……好硬的……大肉棒……嗚嗚……。」

「嗚……不要……這麼……大力……嗯……舒……服……又進到……裡面了……好深……好漲……好爽,好……大!要……被……操死……啊……老公……你好……厲害……草死……騷……老婆……唔……唔……唔……嗯……啊……噢……舒服……啊……啊……啊……好……啊……舒服……啊……啊……啊……好深……啊……太快了……太快了呀……啊……用力……對……要高潮了啊啊啊!!」

隨著雪姨的高潮,我也將精液全都射進了雪姨的子宮裡,並用肉棒堵著不讓其流出,而雪姨則一邊喘氣一邊看著我,從她那包含慾望的眼神中我可以看出,這個騷婦還沒有滿足!

當晚我們一共做了五六次,直到體力不支才昏昏沈沈的睡去。

…………

第二天早上吃飯的時候,雪姨刻意迴避著我的目光,即便是偶然相對,但也很快扭過頭去,老爸老媽雖然有些奇怪但卻沒問太多。

雪姨離開的時候是我去送她的,離開的時候她什麽都沒說,只是跟我握了下手就匆匆離開了。

看著手中紙條上的號碼,我會心的笑了。

看來,以後的日子不會寂寞了。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