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情人 (完) 作者:北斗星司

.

父子情人

作者:北斗星司 2016年09月27日發表於SexInSex

來到菲律賓,麗妮才抵酒店,丟下行李,背了一手袋的美金,就往賭場去。

因為劉坤要乘晚上的飛機前來,這大半天時間,她該如何消磨?

賭場是最佳的去處。

坐在賭桌上,她擁著一大堆籌碼,大把大把的下注,贏輸完全臉不改容。

一個漂亮的女人,獨自坐在賭桌上賭錢,難免令她身旁的賭客為之側目。

開始時,她的運氣非常好,贏了不少,堆在她面前的籌碼,起碼有五、六萬。

不過好運氣並沒有長期跟著她,後來,她開始輸,輸到桌上僅餘數個籌碼時, 她乾脆把它全推出去。這次她也輸了,背後傳來一些賭客惋惜的聲音。

麗妮卻若無其事的站起身來,輸光沒關係,反正是輸劉坤的錢,她絕不會心 痛的。

一轉身,麗妮的目光和一個站在她身後的青年目光相觸,是個很英俊,很有 吸引力的青年。

「不玩了?」他開口對她問。

「嗯……」她微微點頭。

麗妮離開賭桌,發覺那青年跟著她身後來。她不由放慢了腳步,倆人一起並 肩走著。

「去吃點東西好嗎?」青年主動向她說。

「跟你?」麗妮瞟了他- 眼。

「噢,我看妳也賭了三個小時,應該肚餓了。」

「你一直在我後面看?」

「唔。」他大方的點點頭。

他居然看了她三個小時,麗妮不由暗笑:「不過我輸光了·」

「我請妳吧!」青年笑笑說,笑得非常迷人。

麗妮實在無扶拒抗,她隨他進了一間西餐廳。

兩人坐下後,彼此自我介紹。青年自稱叫彼得,跟麗妮一樣,同是香港人。

彼得告訴麗妮,他這次來菲律賓是參加一個潛水活動,今天只是抽空來賭場 玩玩。

麗妮還知道他剛留學美國回來,現在一間科技公司工作。

年青有為有學識,兼且儀表不凡,多少女孩子的夢中情人!

「妳呢?在唸書還是工作?」彼得對麗娜問。

「你猜猜吧!」麗娜故作神秘,她是欲彼得知道她的身份。

麗妮其實是香港一位富商劉坤的情婦,這次就是陪劉坤來菲律賓度假,劉坤 為怕被熟人撞見,所以讓麗妮先行前來。

也許大家年紀相若,兩人的話題特別多,這頓飯足足吃了兩個小時。

吃完飯後,彼得還送麗妮回酒店。

俊男美女,彼此互相吸引,分手時,兩人都顯得依依不捨。

「不請我上房坐坐嗎?」彼得情深款款的問。

麗妮的確很想請彼得上酒店房,但她看看腕錶,知道劉坤這時應該身在酒店 房問內了,她只得找藉口說:「我有個女朋友跟我一起住,她應該回來了,不大 方便的。」

「明早我會到酒店的泳池游水,妳來嗎?」

麗妮想了想說:「也許吧!」

其實她是很希望跟這青年繼續來往的,只可惜……

回到酒店房,她用鎖匙打開房間門,劉坤果然來了。

他正躺在床上睡著了,鼻鼾聲響得像打雷一樣。

麗妮過去把睡得像死豬似的他推醒:「坤哥……」

便問:「妳……回來了……去賭場了……是不是……」

「唔。」麗妮點點頭,在床邊坐下:「不去,一個人在酒店,悶死我了。」

「有沒有斬獲?」

「輸光了。」麗妮聳聳肩。

「不要緊,明天我陪妳去報仇吧!」劉坤輕拍她的屁股說。

用鈔票填補麗妮的空虛是劉坤唯一的方法。

麗妮脫下身上的外套,內裡穿著緊身衣,一對脹滿的乳房凸顯出來。劉坤看 到,登時睡意全消,一雙手伸到她胸前輕撫著。

麗妮知道他想干甚麽,她推開他說:「待我洗過澡再來吧!」

麗妮跑進浴室裡淋浴,然後披著浴袍出來。

床上的劉坤,早已自行脫光衣服,下半身用被單蓋著,露出肉騰騰的上半身 來。

麗妮身上散嶺著沐浴露的香味,倍覺迷人,劉坤非常興奮似的,一把就將麗 妮擁入懷裡。

他急不及待解開她的浴袍,露出一具晶瑩的肉體。

他像一條狗般在她身上吻著、索著,而一雙手不住在她的乳房搓著,捏著。

麗妮扭動著身子,咀吧發出不自然的哼叫聲。

當他把手指插進她的桃源洞內時,他的喘息聲已非渾濁和急促,她真擔心他 會興奮過度。

因為他手指的滑動,她肉洞很自然的溢出淫水。

「來吧……」麗妮向他叫。

「好,我來了……」

劉坤抽出手指,麗妮遂把腿張開,一直在等待他的進入,可是只見他在洞外 磨磨贈贈的,始終無伕進入。

「我……我還沒有起頭……幫幫我……」劉坤說。

麗妮只好把他的陽具握在手裡揉捏,過了好久,他終於起頭了,他把半軟不 硬的陽具挺向她的洞口。

在麗妮手指的協助下,他終於進入。但在進入後,才抽動了十來下便泄了, 接著氣喘吁吁的伏在麗妮的身上。

「啊……」麗吁了口氣,帶著無比的失落。

「是快了一點,可能我太累了……」劉坤亦感到靦期,他對她說:「待會我 吃些藥,就會好點……」

「不要了,那些藥對你心臟不太好的,而且你又有糖尿病。」麗妮其實也是 挺有良心的。

「但這令妳不開心……」

「誰說我不開心?」

麗妮暗歎口氣,像劉坤這種男人,又沒用又要學人風流,總是不自量力,每 次自招其辱。

麗妮閉上眼,準備睡覺時,劉坤忽對她說:「麗妮,兩年前曾經試過一次前 所未有的興奮。而且還興奮了好久。」

「甚麽事?」

「那次我在別墅偷窺一對男女在房內造愛,我居然……」

居然偷窺別人造愛,這個劉坤真下流!

「你喜歡看別人造愛,那可容易了,我可以去幫你找一些日本的四級片的D VD.」麗妮說。

「不,那些DVD 太假了,我是起不到頭的,我指的是我要真實一點,」

劉坤一雙眼直盯著麗妮。

麗妮已有點明白他的意思,

「好吧,我可以事先在你面前表演一下,」

「不,我……」劉坤搖搖頭,吞吞吐吐的說:「我是想……想妳真做……」

「真做?」麗妮驚叫起來:「你不是叫我真的找個男人做?」

「對了,對了,我就是這個意思!」劉坤欣喜的說。

天下問竟有這樣荒唐的事,麗妮幾馱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甚麽?你……你居然叫我找個男人回來跟我………」

「那當然不是真搞!」劉坤急說:「我只是要妳帶那傢伙來,我就一直躲在 浴室內,妳就敷衍他,待重要時刻時我會衝出來,然後以妳丈夫的身份出現,那 傢伙自然馬上熘掉!包保占不到妳的便宜!」

「你好!居然這樣難為我!」麗妮呶起小咀說。

「乖,為了我,妳就試一試吧!」劉坤不住的哄她。

麗妮忽然想到了剛才在賭場認識的彼得,她立即說:

「除非你讓我自己挑對手。」

「沒問題!」劉坤爽快答應:「反正只做上半段,最精彩的還是由我來演。」

麗妮心想,能跟彼得做上半場也好,以後的事以後再算。

翌日一早,麗妮來到酒店的泳池,她一眼便看到彼得。

他身穿泳褲,更凸顯他男性特徵英偉過人。

彼得一見麗妮,熱情地把她擁入裡。

麗妮在他耳邊說:「我的朋友走了,你到我房間來吧!」

彼得想也不想,就隨麗妮回到她的房。

關上房門後,彼得已急不及待的擁著麗妮。

他真以為這個小天地只有他們二人,他抱著她,灼熱的咀唇就吻著她。

麗妮也禁不住把舌頭伸進他的嘴中,誰叫劉坤要她跟別個男人扮偷情。

彼得越吻越放,他的手,更肆無忌憚在她身上活動起來。

彼得雙手緊緊抱著麗妮,他把麗妮壓在床上,雄壯的陽具壓在她的陰阜上勐 頂。雖然是隔著泳褲,但麗妮一樣感到他那兒散發的活力與生氣。

麗妮忘形了,她雙腿緊緊勾住彼得的腰,渴望彼得再進一步,果然,彼得以 快速的動作解開她的衣衫。

純白色的乳罩下是一對脹滿的乳房,彼得挪開她的乳罩,讓她的乳房袒露出 來。

嫩肉紅提,令人垂涎欲滴,彼得一見,就像貪吃的孩子,一口含住了她的乳 房,輪流的吮吸起來。

她的乳頭在他口中發硬,咀裡發出銷魂蝕骨的哼呵。

「啊……不要……我受不了……你弄得我……好癢……啊……不要……」

彼得又吻又吮,一直從乳房栘向下,來到小腹時,他進一步扯下她的內褲, 把最後一線的設防都解除了。

麗妮神秘的三角部位露了出來,烏黑濃密的陰毛整齊地排列著。肥美紅艷的 陰唇,因興奮充血而顯得格外膨脹。彼得看了,人更顯得瘋狂,他竟用咀去吻她 的陰唇。

麗妮以為劉坤會在這個時候衝出來。但沒有,浴室內居然毫無動靜,劉坤究 竟在搞甚麽?莫不是這個老頭子還未起頭?

彼得更用手挑開她的陰唇,手指直闖肉洞,在裡面翻江倒海般撩弄著。

「啊……不……你的手……癢死人了……不要這樣……我被你弄死了……」 麗妮叫得震天價響,可是浴室裡就是沒有動靜。

麗妮雙手不由自主向上抓著,彼得見她那麽狂,就把泳褲褲頭褪下。

他的東西非常雄偉,像一頭髮怒的獅子,青筋暴現,威武之極,麗妮看得面 紅心跳。

彼得把麗妮的手拉到他的陽具處觸手處是那麽粗大強壯。麗妮不由心花怒放 著,

把它握在手裡愛不釋手的搓弄它在她手心頑皮的跳動著

啊!男人!多麽強壯的男人!麗妮再也不管劉坤的死活,她衝口而出的說:

「給我!」

彼得馬上如她所願。他把麗妮雙腿抬高擱到肩上,立即揮鞭直闖桃源。

他的粗大,緊緊的脹滿著她,令她得到前所未有的滿足。

彼得果然勇勐無比,他進入後即以雷霆萬鈞之勢,向她拚命抽插,下下直插 到底。

他的肉棒如雷漿棍般在她的肉洞擂動著,她被他搗得全身抖顫,三魂沒了七 魄似的。

「啊……太好了……好舒服……彼得……你……好……強壯……」她如痴如 醉的說。,

她的高潮一浪接一浪,劉坤沒汰給她的,她都從彼得身上唱到了。

彼得再經一輪狂抽勐插,插得麗妮的肉洞幾乎麻痺了,才

一鼓作氣的在她的身上發射。

彼得雖然射了,但陽具仍然留在她的禮內,輕輕地磨擦著她的陰蒂。麗妮癱 軟在床上,她實在太滿足了。

「我今晚就要返回香港,妳會跟我一起回去嗎?」彼得對麗妮說。

「不……」麗妮搖搖頭說:「我還要多耽一會。」

「那麽我們在香港再見吧!」彼得在床頭留下了他的咕片。

他臨走時,還親吻了她一下,始才依依不捨的離去。

麗妮躺在床上,剛才的一幕,令她暢快得淋漓盡致,回味無窮。

彼得年輕強壯豈是劉坤這種老頭子可比……

劉坤!麗妮此時勐想起劉坤,他怎麽沒有出現呢?她連忙跳起身來奔進浴室 去。

推關門,只見劉坤坐在浴缸邊上,垂著頭。

麗妮急推推他說:「坤哥,你怎麽了……」

劉坤抬起頭,他滿臉通紅,那樣子比哭還要難

「為甚麽」麗妮愕然的說

劉坤頹然的說:「因為剛才跟你……跟你的那個的人……是我的兒子!」

「啊?!」麗妮傻住了。

「彼得一向是潛水發燒友,他久不久便會到菲律賓潛水,沒想到 ……」劉坤捂著臉痛苦地說道。

彼得竟然是劉坤的兒子,天下問會有這樣巧合的事兒!

「妳……」劉坤看著麗妮欲言又止,但到最後只是歎了口氣,把話吞了回去。

劉坤隨即要麗妮退房,乘最快的飛機返港。回到香港後,劉坤二詁不說,就 開了一張三百萬元的支票給麗妮,條件就是要麗妮不再與彼得來往。

麗妮收了錢,果然沒有再找彼得。

這並不等於她聽劉坤的話,而是她確實喜歡了彼得。

就是因為她喜歡彼得,就不願讓他知道她的身份。她希望在彼得、心中留下 美好的印象,也為自己留下一個美麗的回憶。

自此之後,劉坤亦沒有再找麗妮,因為他每次面對麗妮時,總無汰抹掉彼得 跟麗妮翻雲覆雨的一幕,父子同搞過一個女人總不是一件光彩的事。

麗妮雖然失去劉坤,但她亦沒有太大的失望,因為世間像劉坤這種凱子多的 是呢!

【完】 貼主:Cslo於2021_05_15 1:36:55編輯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