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母沉淪 (續改) (20) 作者: BK紳士

【美母沉淪 (續改)】 (20)

作者:BK紳士2021年5月15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時間回到5月2日,也就是我讓羅欣兒看到姦淫她媽媽的第二天。當我迷迷糊糊的從床上醒來已經中午12點了。經過昨天瘋狂的一夜我也是有點疲憊,我摸了摸乾癟的肚子不情願的坐起身,看著身旁還在沉睡的熟婦心中有些感慨,沒想到一切進行的如此的順利。

張莜昨天在女兒面前毫不掩飾的暴露自己的淫態後已經徹底的放縱自己,不斷的索取肉體上的滿足,求著我把肉棒塞到她的騷比里一直從下午干到了晚上,連晚飯的時候也是插著兩個振動棒在地上爬著吃。

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腰,心裡想著不能在這麼放縱了。沒有耕壞的地只有累死牛這一點說的一點都錯。一旁的張莜渾身赤裸,碩大的乳房堆疊在一起像是兩個大西瓜。雖然人到中年身材有些走樣肚子上也有些許贅肉,但絲毫沒有破壞美的感覺而是更增添了一種雍容華貴的氣息。

「啪」一聲清脆的響聲,張莜雪白的乳房上瞬間多了3條紅彤彤的手指印。看著從夢中驚醒的熟婦,我一點也沒有憐惜狠狠的說道:「你個騷貨幾點了還在睡覺,這麼懶以後就叫你母豬吧!」

原本還有些朦朧的張莜聽到我的呵斥瞬間清醒了過來,被抽了一劑奶光現在實在的感覺到了胸前火辣辣的疼痛,幸好下身的床單早已濕透,不然肯定能看出明顯的水漬從她的下體擴散開來。

「主,主人,母豬知道錯了,母豬昨天被主人操的身體都快散架了所以才睡的這麼久。」張莜一邊跪坐一邊把頭抵在床單上。

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我總覺得自從把張莜當做母畜對待之後她自己不僅沒有反抗,而且還慢慢接受了這個新的身份。看來這高冷的外表下早就隱藏了一顆下賤的心。

「你這是在怪我嗎?!」

「母豬不敢,母豬是說主人的身體太強了,要把母豬操上天了。」

「行了,我沒空聽你跟我在這扯淡,帶著你這堆賤肉快去給我做飯。」我一把薅起張莜的頭髮往床下拉。

「噗通」一聲張莜雪白的身體重重的摔在地板上。她沒敢停頓立馬起身低下頭對我說道:「好的主人,母豬這就去準備午餐。」

看張莜叫自己母豬這麼順口的樣子我有些調教成功的成就感,雖然也有可能是在佯裝,但我覺得讓一個之前這麼驕傲的一個人做出這麼下賤的事情也事非常難得。

趁張莜在樓下做飯我走進了羅欣兒的房間,此時的美少女眼神空洞沒有一絲神采的盯著天花板出神。

這可不是我催眠的原因,大概是因為沒有勇氣面對這樣的事實吧。既然事已至此我是不可能放過羅欣兒了,催眠耳環也不可能用在她的身上所以我只是給她下了兩個指令,一是不能離開房子或者報警,二是長期催眠「羅欣兒會非常懼怕死亡,有強烈的求生欲」

至於我為什麼對張莜非常的放心?因為至少現在她已經沒辦法離開我了,以後的也會越來越難。

而我的這個想法在剛走出羅欣兒房間的時候就被應證了,只見張莜唯唯諾諾的站在樓梯旁好像等我出來 ,雍容的身軀上僅穿了一條白色圍裙,全完沒法遮蓋她傲人的身材。見我從羅欣兒的房間出來她就立馬走到我跟前扭捏的說道:「主•••主人 ,賤奴的胸和屁股好癢請主人給賤奴止癢。」說著張莜還不斷扭動著她那圓滾滾的大屁股。

經過幾次的注射和灌腸張莜的身體漸漸對媚藥有了依賴性,這也是我不怕她暗中搞小動作的原因。

我伸出一隻手手隔著圍裙用力揉搓著張莜的胸部引得她連連嬌喘:「啊•••主人用力•••用力捏母豬的奶子」張莜沒有反抗反而緩緩靠向我,口中呼出溫熱撲在我的臉上。細嫩的手指向下深入到她的後面。

「好了等一會在發騷,先跟我過來」我制止了張莜手的小動作,把她帶到了臥室。

注射的次數多了所以我也是輕車熟路,張莜一進屋就主動脫去了身上的圍裙。看的出她很急迫,藥物上癮的感覺讓她渾身都不舒服。

我拽了拽張莜的乳頭,拿起針頭就直直的插進了4公分。

「啊」即使經歷了好幾次,敏感的乳頭注射還是讓張莜眉頭緊皺痛苦的叫出聲來。隨著慢慢推入的媚藥我明顯能感受到張莜在顫抖的身體,兩個大奶子也不斷的振動。

俗話說溫飽思淫慾,吃完了飯後我就讓張莜去打掃酒窖給於濤喂食。現在的于濤儼然一副牲口的樣子,被洗腦之後完全已經沒有了人類的意識只知道幾個被我輸入的關鍵詞。當然慢慢經過慢慢的洗腦大概能讓他的智力恢復到9歲的水平。可憐的于濤只能只能淪為一個只知道交配的牲畜。

「呀!」就在此時正在給於濤沖洗身體的張莜突然被于濤一把拽住,肥胖的身軀把張莜死死的撲在身下,就見已經被藥劑改造的巨大肉棒一下就刺入張莜的體內疼的她不停的拍打壓在身上的胖子。

被洗腦後的于濤早就已經忘記了疼痛的認知,越是拍打越是興奮的進行抽插。「啊•••啊•••停下•••于濤!•••嗯•••」任憑張莜怎麼叫喊於濤還是努力做著活塞運動。

說實話我都有些羨慕于濤的尺寸了,自從被我注射了獸用春藥後于濤的雞巴雖說不是多長但是足足有小孩手臂般粗細。猛然插入張莜的肉穴肯定是讓她無法忍受的,但來回幾十下之後有了淫液的滋潤張莜的媚藥也開始發揮了作用。

只見一頭柔順大波浪的豐臃美婦緊緊貼著一個其貌不揚的胖子不停的浪叫,雪白的身軀和黑色的爛肉形成鮮明的對比。我也忍不住掏出了肉棒前後擼動起來。

張莜看到我的樣子魅眼一抬反而叫的更加大聲了:「啊•••好爽•••大雞巴乾死母豬了•••太粗了•••」

「啪嘰」「啪嘰」于濤用力的撞著張莜的屁股,粗大的肉棒每一下都能把裡面的嫩肉帶出來,混合著淫液四處飛舞。

張莜伸出舌頭主動的舔起了于濤的奶頭,自己的兩隻玉手也把乳房揉捏成各種形狀。我心頭熱血湧上,走向前一把拔出塞在肛門裡的豬尾陽具趁著幽深的洞口還未閉合,一把將肉棒塞入那紅彤彤的洞內。

「啊•••主人的雞巴•••好棒!•••乾死我吧•••主人•••啊•••」

隨著我的插入張莜變得更加瘋狂,肥碩的屁股瘋狂的撞擊我的胯把整根肉完完全全的吞入其中,也不知道是因為于濤的擠壓還是張莜用力的收縮,我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吸力。

「去了•••呀•••要去了•••母豬要被•••主人干飛了•••」突然一陣劇烈的收縮,張莜下身顫抖著噴出一條水線拍打在了于濤的身上,兩隻手也死死的抓著自己的乳房。

我被張莜屁眼夾的差點失守只能咬牙忍住,「唔」張莜的失神只是一瞬隨後就轉過頭伸出舌頭艱難的向我索吻,我強忍著射精的慾望吮吸著她的舌頭,伸手抓住她兩隻停在乳房上不動的嫩手一起揉搓她那碩大的奶子。

「嗚•••啊•••主人•••你好棒•••」張莜媚眼如絲的向我一瞥然後反而用力把于濤推開賣力的套弄我的雞巴。

「呃•••啊•••」我被這突然襲擊搞得難以招架蘇爽的感覺直衝大腦,而張莜卻溫婉一笑繼續瘋狂扭動她那誘人的身姿。

最後在張莜不斷的淫語攻勢下我只得繳械投降在她直腸深處射入了滾燙的精液,同時高潮的張莜也「嘩啦」一下把尿全澆在了躺在地上嘶嚎的于濤身上。

暫時進入賢者模式的我有些吃味的拔出了插在張莜屁股上的肉棒「啵」的一聲,紅彤彤的黑洞裡緩緩溜出白色的液體。而張莜仿佛看透了我的心思,拿起一旁的豬尾陽具便塞了進去,然後轉過身意猶未盡的又和于濤表演起了淫戲•••

就這樣我們在酒窖里一直待到了晚上,期間我又在張莜的屁眼裡射了幾次。而張莜已經記不清有太多的高潮 ,有些神志不清的在被于濤抽插著。

我把張莜扶出酒窖,她現在的肚子就像是懷孕三四個月的孕婦鼓鼓囊囊的裡面全是于濤射出的精液。原本紅潤的肉穴也是大開門戶有些腫脹的從裡面不斷低落暗黃的精液。

當我走出酒窖發現羅欣兒正像只狗一樣蹲在門口,我知道是之前的催眠起了效果故意裝作驚訝的問她:「羅欣兒你在這裡幹什麼,難道是想來觀摩你媽媽的春宮秀?」我一邊說著一邊用右手揉搓張莜的酥胸,惹的她連連嬌喘。

羅欣兒被我的話羞紅了臉,連忙低下頭唯唯諾諾的說道:「•••不,不是這樣的,我肚子餓了,能,能給我點吃的嗎?」少女清脆的聲音讓我有些心猿意馬,之前就用耳環下了指令讓她不能擅自做任何事所以即使很餓也沒辦法自己去吃飯。

看著眼前一身靚麗JK制服的少女我突然改變了之前的想法,我取下給羅欣兒試驗用的催眠耳環把她的脖子上套了個狗鏈拴在酒窖傍邊,這樣既能讓她感覺到羞辱又可以讓她學會服從。

我拍了拍張莜的俏臉讓她徹底清醒,並告訴她如果羅欣兒有任何要求都要讓她自己大聲的請求才能答應。之後便舒服的躺在沙發上給媽媽發信息報平安。

接下來的兩天我也並沒有操羅欣兒,只是按部就班的對他們母女進行調教。我又一個想法就是讓羅欣兒在處女的時候就調教成為一個Bitch,這樣應該會更有意思。

•••

「讓你對春藥上癮,心裡是不是很恨我?」我面無表情的問跪在地上的張莜。今天是假期調教的最後一天,兩天的時間讓我想了很多事。

此時渾身雪白剛灌完腸屁眼裡還插著一根豬尾巴陽具的張莜正享受藥物給她緩解的瘙癢,被我突的問題嚇了一跳。慌忙的給我磕頭,完全不顧兩個碩大的奶子「啪」「啪」拍打地板的疼痛。

「主人,母豬從來都沒有恨過主人!真的主人,母豬從來都沒有想過!」

一個渾身赤裸體態豐臃的美婦跪在床邊給面前座著的少年不停磕頭,這個景象想想都覺得有趣,我也被張莜的反應給逗笑了。

「行了我不是在怪你,只是覺得這樣對你有些殘忍。你也是個可憐的女人,如果你不在為難我媽媽,我可以放過你。」如果現在張莜答應我的提議,這時的我肯定毫不猶豫的相信她然後不再找她的麻煩。因為一開始我的目的只是為了復仇,張莜雖然是玩弄媽媽的罪魁禍首但她本質上也是一個可憐的女人。被人強姦生女還被心愛的人拋棄,這麼多年肯定沒少被姓羅的玩弄。她活的一定很苦,我還是心軟了。

聽了我的話,開始的時候張莜還有些惶恐急忙想要開口解釋,但聽我說完她有些詫異的抬起頭疑惑的看著我。

當看到我一臉認真的表情,張莜冷艷的眼神忽然濕潤了,然後又故作鎮靜的把頭埋在我的腿上不讓我看到她流淚的樣子。緩緩地開口道:「說實話主人,開始的時候我的確痛恨主人你,想著找機會逃走。但經過這幾天被主人的調教我發現現在的我才是真實的我,是主人幫我找到了自我,釋放了內心的渴望。」

說著張莜突然抬起頭,靚麗的臉龐現在顯得有些悽美但眼神中卻充滿著執著。此時她的臉和我近在咫尺,她緩緩的開口溫熱的氣體拂過我的嘴唇有些悸動 。

「這麼多年我從來沒有像這幾天一樣快樂幸福,所以求求主人不要拋棄我,不要憐惜母豬,更加•••更加瘋狂的折磨母豬吧!因為能夠被主人調教母豬真的是非常的開心,無比的幸福!」

聽完張莜話我的心裡突然有了觸動,作為一個正常的男人被眼前赤裸的美熟婦這樣深情的告白,我的內心是非常感動的。看著她那絕美的臉龐、傲人的身材,我也不在忍耐捏住她的臉狠狠的吻了上去。

「嘖」「嘖」「嘖」我用力品嘗著張莜的香舌,她也無比熱情的回覆我的動作。我脫去褲子一把抱起張莜,早已饑渴難耐的肉棒一柱擎天的直接插入張莜的肉穴。

「唔」張莜嘴裡發出一聲凝噎,雖然肉穴這幾天被于濤和大陽具插入頻繁有些鬆弛,但我能清楚的感受到張莜努力的夾緊肉穴想讓我更加的舒服。

我放開張莜的香舌揪起一個大奶頭狠狠的咬在嘴裡,兩人交融的唾液夾雜著「啊」的舒爽聲,落在她的奶子上。

接著我抱起張莜一把甩在床上,看著她勾魂的眼神和擺出的撩人姿勢惡狠狠的撲了上去•••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