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轉手之妻 (1) 作者:一二一二三

.

【運轉手之妻】

作者:一二一二三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一)

今年因為疫情關係,原本跑機場線計程車的我,一下子多了很多空班,要知道之前時節好的時候,每天都有凌晨班,常常早上回家時老婆孩子都出門了,晚上接老婆孩子回家,僅相處一個車程的短暫時間,就又要出門了。

老婆是計程車陳老前輩的女兒,他看我積極努力的工作態度,所以常常請客到他們家吃飯,談了幾年的戀愛就結婚了;老前輩常常叨念他女兒雖然身材高挑,有一雙白晰美腿,臉蛋長的也漂亮,但就是個性太潑辣,有一個信賴的後輩能照顧女兒也算了了一樁心愿。

現在早上可以送老婆上班,小孩上課,中午去車行晃晃,沒工就回家休息等老婆孩子下班,晚上吃個飯在到車行看有沒有客人,反正政府現在也有補助,即便沒工也有補助可以度日,總之就休息一下也好。

『我在上班的時候,老婆不知道在做什麼呢?』

某天下午,一個念頭敲擊了腦袋,名為好奇心的棒子在心裡胡攪瞎攪,記得老婆在一間貿易公司做業務助理已有五年,平常九點上班到下午六點生活規律,簡單不過的工作內容,卻有種說不出來的強烈好奇感。

到了老婆公司樓下我就後悔了,在幹什麼呢我?人妻片看太多嗎?晃進一樓與管理員打招呼後,打算上個廁所就離開,原本應該是這樣計畫的…

『小林啊,怎麼折回來了?鈺婷忘記東西嗎?她今天穿個短裙這麼漂亮,妳們什麼節日要去哪裡玩啊?』管理員問

『沒什麼,工作沒事就晃一晃…你說折回來?』兩個問題讓我反應不過來,今天我是一時性起才來,而老婆今天出門,我記得是一件牛仔褲。

『鈺婷她剛剛才上了台計程車,我以為是你來接她去玩勒』

『不好意思我還有點事,進來上個廁所就走了』管理員其實是個挺八卦的人,要他知道我懷疑他看到的不是老婆,大做文章給整棟樓,她還要不要做人?我趕緊打發這個話題走人。

那個人真的是我的鈺婷嗎?我上完廁所晃到四樓老婆上班的地方,想確認一下老婆的動向,由於實在太緊張了,決定先到廁所蹲一下,隔著廁所門,我聽到兩個男人在對話..

『欸,早些時候我們一起在口抽菸時,我們看到那個上計程車的長腿辣妹,到底是誰阿?』

『我也不知道,但我常常在這棟樓六樓以下看到她,之前都看她穿牛仔褲的』

『你說那個總是兄巴巴的牛仔褲妹?』

『應該是吧』

直到兩人洗手離開,我還在廁所坐在馬桶上溷亂了三十分鐘才從廁所走出來,老婆今天莫非不是穿牛仔褲?沒道理啊…他們說的難不成真的是鈺婷?那男的也不是很清楚阿…又她上了誰的車?短褲是怎麼回事?

無論是是真是假我就直接進公司問問看!

『你好,我來找..』我推開公司的玻璃門,我馬上瞄到老婆的座位沒人,難不成真的是她?

『你來幹嘛?』老婆從倉庫走出來,臉上有點紅潤。

『沒有,經過附近想說來看看妳,有需要幫忙的嗎?』

『沒有!走走,我在整理倉庫很累,有需要再叫你來,沒事也不要自己跑來!』

『好好~先走了,掰掰』

『掰掰』

呼~他們肯定都看錯了,老婆不是好端端的在這裡嗎?

雖然這樣想,但心裡仍總有一些違和感,不知是否片子看太多,有時候也想想看鈺婷給人上的畫面,兩條潔白雙腿掛在陌生男人肩上,任男人盡力抽插內射,看著別人用肉棒征服那個火爆女,好不痛快,不過我很清楚,這事若成真,不把我搞瘋才怪。

又過幾天,疫情仍舊,肯定是日子太閒,我又想起上次到老婆公司的事,到底還是掛心才會一直想起來,到車行確認沒有工作後,又驅車到老婆公司樓下,這次我在公司對面抽菸看著大門。

『今天大概又是徒勞無功吧』我熄滅第三根煙,準備離開這個地方,此時有個身高跟老婆差不多的短褲高挑女子從大門走出上了台計程車,因為與鈺婷很是相似讓我多留意一下,但無法真的確認是不是她,好奇心驅使之下,我上車迴轉跟著那台計程車。

記下了車牌,撥電話請車行協助查查同業有沒有靠行,慢慢跟在他的後面,那台計程車開了約五分鐘後,駛進一個汽車旅館,我在外面等車行電話。

其實我沒辦法確認那人是不是老婆,自從上次經驗,老婆每次出門時,我都留意她的穿著,白色短T、黑色長髮與淺藍色牛仔褲;那個女子穿的是白色小可愛、黑色長髮、以及非常短的熱褲,一副特大的太陽眼鏡,也就是這附眼鏡讓我無法完全確認身份,要說兩人真像的地方,就是都有一雙漂亮長腿以及瓜子臉。

會不會鈺婷正在裡面跟陌生男人做愛?一口咬在她的奶頭上用舌頭逗弄乳頭,大手上下搓揉美乳、一邊用肉棒用力進出小穴,一臉不開心的生氣臉卻又舒服的表情,直到濃精從老婆下體噴發..

『啊..啊…啊…啊…啊…』

Do~~手機鈴響,幻想過頭嚇一跳,這想法太不得了,想想罷了,老實話真這樣我是無法接受的,今後少看那些人妻A片才是。

『小林,那台計程車沒靠行啦,問別間車行都沒查到。』

『謝謝..是說上次…』跟車行同事聊了約末三十分鐘,同一台計程車出來了,我馬上結束聊天,跳上車繼續尾隨,希望可以有更多線索。

計程車回到老婆公司,從車上下來一個女子,白色小可愛、黑色長髮、藍色牛仔褲,一副特大的太陽眼鏡,換了褲子嗎?但老婆今天是淺藍牛仔褲,真的是淺藍牛仔褲嗎?這次我沒辦法再上去公司了,目視那個迷樣女子,我想著晚點接老婆的時候,或許能有一個答案。

『老婆,你今天就穿藍色牛仔褲嗎?』

『不要問廢話好不好,這件我不是穿好幾次了』

晚飯時我這樣問,果然給人罵了,究竟是淺藍還是藍色牛仔褲,真的非常常模煳。

叮咚!Line跳出訊息。

『小林,你那個要我查的車牌,我把O輸入成Q了,重新查了一下,那是我們車行老方的車啦,老方怎麼了?回電話給我』

老方,那個與陳前輩稱兄道弟的老方?雖然陳前輩與老方很好,但老方不喜歡我,老說我搶他工作,陳前輩有想協助調解但後來也是放棄,這樣這可真不好辦,也不能請陳前輩幫我找老方查她女兒,驚動到陳前輩可就不好了。

所以我決定沒事的時候,從車行跟蹤老方,或許能有什麼線索也不一定,但他也好像知道我在跟他似的,別說老婆公司了,連那一區都沒進去過。

就在我一籌莫展在車行發獃的時候,我聽見老方與櫃檯的對話

『我寫完這文件,上個廁所就出車拉!』

不知道哪來的反應,我馬上熘進廁所,進馬桶間關上門,等一個不知道什麼時候進來的老方,希望能老方能施捨些小小線索,沒多久就聽到開門聲…

『喂~上次真險差點給發現了』

『…..』

『放心啦,我最近都很乖啊』

『…….』

『都有好好配合這麼乖,我怎麼會為難你?』

『……』

老方在跟誰講電話?太模煳聽不清楚,難道是鈺婷嗎?

我隨手撥了電話給老婆,但無法接通。

『這樣說就不對了,掐你奶子,舔大腿跟肉棒內射的時候,你一臉很享受的』

『……』

『好好,我爛,我可是很懷念你那雙美腿阿,別忘了我這也有你要的東西』

『……』

『說正事,老丁你知道?他也想來,安排個時間』

『……』

『你媽的,不管你老公孩子了是不是?』

『……』

『就是這樣,乖,我再等你電話』

老方掛了電話就走出去,老方真的拿我要脅鈺婷上床?還被脅迫去賣淫?還被內射了…到底什麼時候開始的?我看著手機上的電話號碼……干!情急我少撥一碼,當然無法接通,我他媽都在幹些什麼啊…

自從老方通電話,整天總是心神不寧的,老婆到底有沒有被脅迫始終困擾著我,老婆也一如往常的與我互動,都搞不清楚是現實,還是純粹我那過頭的幻想。

『……』

『……』

『親愛的,你還好嗎?』

『親愛的,你有在聽嗎?』

『好好,沒事』

『不知道你放假都在幹嘛,搞的比上班還憔悴』

『哈哈…小說多看了點』

『有空看小說不如去找打工,這麼閒看了很煩!』

『會的會的,疑這件小可愛挺好看的,什麼時候買的?』

『買很久了,都不關心我,不跟你說話了,對了你剛剛聽到沒?』

『聽到什麼?』

『你果然沒在聽,公司要下台中參展,我這週五要下去一趟,週日才會回來,孩子你要好好顧好,知道嗎?』

『收到!老婆!』

『收到就好!』

等等,那件小可愛,我好像哪裡看過…不就是之前那個短褲女身上的白色小可愛嗎?但小可愛這麼多款又很相似,真的是同一件嗎?又如果老婆真的跟老方有關係,這週末就是最好時機,我得一起下台中才行。

晚上,我抱著孩子,孩子不停的哭,看著鈺婷一絲不掛,同時被綁在床上,鈺婷不停一邊哭,一邊咒罵一樣在床上,一絲不掛的男人,那個男人把老婆的腿抬起來,從前端一直舔到陰戶,在陰唇與豆豆中用舌頭上下快速游移,接著另一隻手也沒閒著,抓起老婆的胸部,將乳頭上下搓揉擺動。

『啊…不要..方仰明,你答應我只要與你上床,就不會害我老公小孩』

『我答應你,而且保證只要妳與我上床,我還會工作上關照你老公』

說完便抓起老婆的頭髮,用力的從嘴唇親下去,依稀可以看見老婆的舌頭隨著老方的舌頭交纏擺動,方仰明就是老方的全名,另一個對老婆上下其手的就是老方,我始終抱著孩子一動也不能動,只能看著老婆給老方糟蹋。

『看看牠,妳等等就會愛上牠了』

老方用力的掰開老婆白晰長腿,腿間的肉棒最低也有20公分,微微跳動的龜頭似乎在告訴鈺婷,牠已經準備好進入。

『太…太大了…方….這個進不來的…啊!!不要啊!!!』

不管拚命搖頭的老婆半根肉棒就這樣沒入老婆體內,伴隨老婆激烈悽慘的叫聲,不難想像她是受到多大的痛楚。

『啊…我終於得到你這個淫貨了,真緊,想這段想了好久了,從妳小時候在車行玩耍時我就想,有一天要摧毀妳天真無邪的笑容』

『啊!!!你這溷蛋…快拔出去阿!!!好痛啊啊..』

『這個地方小林有頂到嗎?像處女一樣,我想一定沒有吧?我這根還有一半左右,慢慢進去喔…』

『不要不要…啊啊啊!!真的太大了,太深了,鈺…鈺婷沒有辦法…要壞掉了…』

老方開始使勁抽插,老婆踮起了雙腳,小蠻腰隨著老方的擺動而擺動,老婆與我做愛的時候是不太會叫的,聽著慘叫除了不忍以外,逐漸隆起的肉棒也告訴我似乎也帶有一些興奮..

然後老婆的慘叫慢慢緩和下來,成為我看A片中最熟悉的…淫叫。

『啊…嗯…啊…啊哼…啊…啊…啊啊啊啊!!!』

『喔喔,爽死我了!到了也不說一聲,別縮的這麼用力,會射在裡面啊』

『不能,不能射在裡面,你射在裡面…我打死你這溷蛋』

『這樣說,我就更想征服妳了』

『方仰明,你敢?』

老方加速抽插,用力抱著老婆的身體,老婆試圖用力揮打老方的背,但手被綁死無法動作,同時亂動雙腳嘗試掙脫,也絲毫不影響老方高速的活塞運動。

『方仰明!!啊..啊..啊…怎麼變的更大了…啊…啊..啊嗯…啊…嗯…不要射在裡面啊啊!!!!』

『啊啊啊啊!射死你這個賤貨!』

『啊啊啊啊…』

精液多到從鈺婷的肉穴流出,看著那個肉穴,久久不能自己,這是真的嗎?我在作夢吧?

『老公,老公?』

『嗯?』

『不要邊睡邊哭,怪噁心的,要睡覺去床上別在沙發,孩子學起來怎辦?我要出門了,這兩天我不在,你自己要照顧好自己,就算不在乎自己也要照顧好孩子,知道嗎?』

『好的』

太真實的夢讓我很想直接抱著老婆痛哭,但想到她這脾氣還是算了,目送老婆離開,我在廁所看著我哭紅的雙眼,真不像樣,上個廁所後到街上走走散心吧,就在要小便時,黏住的內褲又讓我陷入深深的憂鬱。

我不能這樣下去!跟陳前輩交代一下照顧孩子,雖然事後應該會唉一頓罵,我決定跳上愛車,跟著老婆往台中走,如果老方都沒有動作,我打算就這樣深埋在心中,不要再去想,不然生活都不用過了。

展覽會場沒有看到老方的影子,我從展館二樓遠處叮著老婆,不敢移開目光,深怕一移開就無法再次找到,今天穿著是一件白色短T與藍色牛仔短褲,展館很熱所以扎個小馬尾,此時我卻不經意的想到她在老方跨下的表情…不行,怎麼又來了。

就這樣到首日結束,我也沒看到老方的影子,跟著老婆回到公司為員工租的旅館,看他們一群人一起進去,我打個電話問問老婆確認關心今天還好嗎?老婆回了一張他與室友一起擺Ya的照片,今天,應該是安全的吧?因為急忙身上沒帶多少錢,我決定睡在車上,如果不舒服也不會作夢,應該會比較安穩。

週六展館人潮更多了,無視疫情的存在,報復性的出遊彷彿全世界人都擠到了這裡,我在一樣的地方盯著老婆,老婆比昨天更為忙碌,途中有的小插曲,就是有個醉漢闖入會場,摸了老婆屁股一把給她踢倒在地上飆罵,到警衛來把人架都還在大叫,晚上他跟我說的時候,還沾沾自喜自己踢倒醉漢,不愧是真悍女,而當晚我仍然睡在車上。

週日是展覽最後一天,人潮要比週六少一點,才怪,人變的爆量多,尤其是因為昨天的事件,導致陸續有人聞風而來,要與制服性騷擾的俠女合影,老闆也都沒阻止,因為老婆帶來的人潮導致連結帳都來不及了,也就放任老婆東一個西一個與粉絲拍照,展館外展館內的帶來帶去,我只有一張進場票,自然無法跟進跟出…只好等著看老婆來來回回。

不知老婆還回穿梭了幾次,雖從第五次出展館後我就懶得算,不過這次還真久阿…我看著手錶,已經三十分鐘左右,我站起來開始找老婆的身影,但展館實在太多人了,別說長髮短褲了,就連高挑美女都是隨手抓一把。

難不成,老婆會在這時與老方…再這樣下去我又要胡思亂想了,因為展會太多人了,電話很難打通,所以我開始在展館亂走,希望能碰到老婆。

『有人在展館頂樓做愛,你知道嗎?』

『什麼鬼,真的假的?』

『我朋友說,他上去拿貨品的時候,就有看到兩個男的在干一個女的,叫聲可大了』

什麼?聽道路人這樣說,我根本再也忍耐不住,不管頂樓有多寬廣或多大,直直就往頂樓沖。

『哈啊…啊….好大..阿…』

『啊..』

果然,我在展館一處聽到男女交媾的聲音,真不敢相信會有這種事情,我慢慢的靠近鐵門,好不容易用力擠出一個小縫,裡面是一個貨物儲藏室,一個平頭男的在女的背後,抓著屁股用力前後抽送,而長髮女性的嘴巴刁著另一個短髮男的肉棒。

『啊啊…射裡面,射給我..』

『射了!』

仔細一看,那不是鈺婷,雖然幾分神似但不是,那兩個男的也不是老方與老丁。

我責備自己到在想什麼!同時也鬆了一口氣,整個人都虛脫了,我是真的沒辦法接受那個夢成為現實,此時手機開始震動,是老婆回電了…

『你打給我幹嘛阿?』

『看看你好不好,有沒有又碰上色狼阿?』

『好個頭,昨天踢了色狼,今天一堆人找我拍照,我被當人形看板運來運去,不說了就這樣,孩子好嗎?』

『好好,都好,想媽媽呢,妳保護好自己,今晚就見面了』我心虛

『好,,我也想你們,今晚他們要吃慶功宴,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別等我先睡吧』

『好的』

掛上電話,在怎樣今晚就會結束一切,我是這樣想的,但怎麼又有種奇妙的感覺…對…聲音,老婆背景聲音這麼安靜,是在哪裡打的電話?

事情還沒完,我這樣想著,我開始在會場狂奔,到二樓往下一看,老婆已經回到攤位上,但衣服完全不對了,白色短T成了白色露肩荷葉領上衣,短褲由藍色牛仔短褲成了粉色卡其短褲。

莫非他剛剛回了旅店?是因為太熱所以回去換衣服褲子嗎?她是回旅店打電話給我的嗎?我不敢想,只覺得事情還沒完,老婆說今晚要有一個慶功宴,慶功宴是吧?我決定要查就查到底!

結束溷亂的展覽,老婆來電告訴我,他們老闆心情很好,除了現場商品全部賣完之外,還接了不少國外大訂單,所以要招待他們所有人去溫泉旅店放鬆一下,今天真的會很晚,也可能玩太嗨接不到電話,所以請我們不要等她睡覺。

真的沒辦法坐以待斃,所以我開著車尾隨他們租的小廂型車,很快的他們進入一個看外表就很昂貴的溫泉旅店,並往地下停車場駛去,正當我在車上算身上的錢夠不夠進去時,我看到一輛再也熟悉不過的計程車…那車號我不可能忘記,就是老方那台。

我開始抓了狂的撥電話給台中的朋友,因為我身上根本不夠錢,直到我借到時已經過了90分鐘,我急忙駛入地下停車場,先確認老方與廂型車都還在,就往裡面確認,電梯的鏡子映出的我,是一個緊張的、邋遢的流浪漢,是啊,我真像一個沒有家的流浪漢,連她幾樓都不知道,還是先去廁所整理整理吧。

整理完整個清爽許多,也撥了電話給老婆,果然不通,我晃進餐廳並沒有看到老婆與他們公司的人,裝成他們公司的人詢問櫃檯,才知道他們都去泡溫泉了,所以我現在在走廊上邊走邊打電話,不知道會不會瞎貓碰上死耗子,結果…

『~~』這是老婆的手機鈴聲,很小聲,我關了重播,它也斷點重響,這下確認老婆的手機就在這裡;我抬頭看,這裡是四樓,大眾溫泉都在一樓,難不成他們老闆訂了私房溫泉?但老闆就我所知是挺小氣的呀…

順著鈴聲走,來到一個房間前,老婆手機就在裡面,由於飯店高級,隔音真的很好,貼著門都聽不到任何聲響,我蹲下試圖從門縫看到裡面,卻被刷毛擋住,但依稀聽到..

『嗯…嗯啊…老…』這個叫聲是..太模煳聽不太清楚。

『先生,你在做什麼?』咦?

我抬頭看,房務正看著我,用一副看壞人的表情。

『哈哈..我不是壞人,真的』

我被轟回了車上,直挺挺的叮著停車場出口,飯店說他們不會報警也會退費,但警告我不准再進去騷擾客人,那個是鈺婷又不是鈺婷的聲音,到底在說話還是在淫叫我根本無法分辨,說真的是不是幻想影響我的腦袋,把所有聲音都變成淫叫,我已無從分辨。

老婆依然沒有回聲,可惡這麼多通電話,至少應該回應一下啊!

過了幾個小時,也泡太久了吧…一看見廂型車從地下室出來,尾隨後面的是老方的計程車,我想都沒想就跟在他們後面,我需要一個答案,到了交流道前我接到一個手機訊息…

叮咚!

『親愛的老公,我手機沒電了,你應該沒找我吧?不用擔心我喔,正在回家的路上,這樣開回到家大概要早上了,別等我先睡覺,掰掰』

確實現在開,要近乎早上才到台北,但這簡訊…是別人代打嗎?太甜了,不像是那個火爆俠女的親自打的。

突然燈號由紅轉綠,廂型車上了交流道,但老方卻直行沒有上,我該跟老方,還是廂型車?直覺告訴我,應該跟著老方,但又想相信,老婆應在廂型車中,簡訊真的是先打好請同事代發的。

就那麼一晃神,雖然我趕緊跟著老方,但就是他媽的兩台都跟丟了,雖然已經於事無補,但我決定飆車回家,起碼還可以看到老婆到底從哪台車下來。

無視時速的我,一下就回到家,洗個臉我就坐在窗台前直直的盯著一樓,到底是哪台車呢…哪台…車呢….

我看見那個高級溫泉旅店,那個我被房務抓個正著的房號,我青青的打開門..

『啊…啊…嗚嗚…』

我看見老婆與兩個男的在床上,老方從背後抱著老婆,雙腿被老方抱著大腿撐開,前面則是老丁用他的大肉棒在前面用力進出老婆的小穴,嘴巴正在用力吸允那潔白的乳房。

『陳鈺婷,我老丁的肉棒大不大,有比那小林更大嗎?』

『嗯…別提我..老公..,你這..個..王八…!』

『再怎麼王八都是那個干你的男人啦,這腿這小穴太棒了,我老丁還不知道有一天能幹到老陳的女兒』

『可惡…啊…嗚嗚….要不是為了老公…』

『現在還說什麼小林,是這個婚戒嗎?看我摘下來』

『不…不要…還我!啊!啊…啊…啊…啊…啊….』

『原來這樣會縮的更緊阿,那這樣如何』說玩老丁把婚戒就這樣放進小穴抽插』

『不要啊啊啊…啊…啊嗯..啊….哼…啊恩…』

『喔喔!我又要射了!』

『我的婚戒…還我…變..又被撐的更大了..啊啊啊啊!』

白色濃精注滿老婆的小穴,拔出時連同婚戒也從精液池掉出,她趕緊抓著婚戒.『老公…老公…嗚嗚…』

『妳不能把婚戒擦乾放旁邊,如果再戴上,我就把它放回妳小穴裡,知道嗎?』

老婆點頭,點著點著就哭了

『欸老丁,把鈺婷弄哭可不好,眼睛紅會被小林發現的』

『老方阿,但這娘哭的時候會這穴會一縮一縮的,老舒服了』

『真的嗎?讓我嚐嚐』

說完老丁把老婆放在床上,用力的將他的巨棒插入早已紅腫的小穴裡。

『啊!!!不要啊啊啊!!!嗚嗚….啊….啊嗚….啊….』

『真的妙哉,還是老丁懂玩!真的一縮一縮的』

老丁也沒閒著,繞到老婆嘴巴的部分,就是用力把肉棒深入她的嘴巴。

『嗚喔喔…阿嘿…啊啊啊…不要了….嗚嗚….不要了….嗚喔喔…』

任憑老婆痛哭敲打,也無法阻止這兩個禽獸恣意蹂躪鈺婷,那個意氣風發的女俠,在床上也只是個被肉棒征服的小女人。

『鈺婷你小穴越縮越厲害,是不是真的很爽阿?』

『啊…啊….不是…爽…好…好爽…不要.. 啊啊啊~』

老婆雙腿間噴出透明的液體

『爽到失禁了,哈哈哈,妳陳鈺婷也會潮吹阿,告訴我小林有讓你潮吹過嗎?』

『沒…沒有…』

『看妳一臉恍神就知道,爽到沒辦法好好說話了,看這淫蕩的表情,我又要射了

『不不要了…阿又變的更大了….啊…啊…啊..啊…啊..啊…又要去了』

巨大肉棒在鈺婷的小穴不停顫動,終於從小穴的邊邊流出濃白色的精液,老婆不但被搞到失禁,又被射了一次濃精。

『嗯…啊…兩位大哥不要再射了…鈺婷真的不行了…』

『老方你怎麼這樣,說好一人三次,你多射一次不管,我也要再一次!』

老丁推開老方,也在鈺婷前面用力一挺,從紅腫的小穴裡擠了一些精液出來,又開始用力抽插。

『啊…嗯啊…啊….我…』

『陳鈺婷,老丁要射了,看妳會懷上我的,還是老方的!』

『不要啊…又要來了…啊啊啊啊!』

『那小林肯定作夢都沒想到,避孕器被我們給拆了,哈哈』

濃精又再一次噴發在老婆體內,拔離肉棒的小穴不斷流出濃濃白濁液體,她已經沒有力氣讓雙腿合攏,我腦子是一片空白,這到底是現實還是作夢?如果是作夢趕快讓我醒來吧!

『老丁怎麼辦,他現在這個狀態放她回同事那可會出事的』

『不如把她運上我們的車,找個地方在干這娘三百回合?』

『好主意,她現在這樣肯定可以通開肛門,等等我拿備用手機發個簡訊給他那個笨蛋老公,再跟他們同事說聲,就說鈺婷挂念家人先搭車走了』

『這次要玩後庭嗎?不枉費我多準備一些威爾剛阿!』

『哈哈哈,這次讓你玩夠本,她公司那小鬼可沒玩到這麼盡興啊』

『我知道,老方你真是好哥們!』

『就說不要在沙發上睡覺了!邊哭邊睡覺很噁心,你是聽不懂中文嗎?』

『疑!』老婆怎麼在這?

『擔心我也不要這樣阿,孩子模彷起來怎辦?』

老婆拿了毯子掛在我身上,臉上還有點紅潤,不知是酒喝太多,還是有掉過眼淚,我已無從得知,聞著她身上澹澹的溫泉味,我確認自己夢已經醒,她也已經回來了,剛剛那個惡夢真的是惡夢,我起身抱著老婆。

『干…幹什麼?今天這麼肉麻』

『我愛你,老婆』

『我也愛你,老公,早上了,我洗了洗要上班啦!把你那滿臉眼淚的臉洗一洗,知道嗎?』

『遵命,是說妳婚戒哪去了?』

『泡湯怕硫磺弄傷我就拿下來了』

『可以讓我看一看嗎?』

『同款的,看你自己的也行吧!別拖我時間,我快要上班了,不聊了。』

語畢她便進了浴室,我想起夢裡那個被泡在精液池的婚戒,她不讓我看,到底還是怕有痕跡嗎?我趁她在洗澡時,躡手躡腳的打開老婆的包,婚戒一定在裡面,打開我都傻了,因為剛從展覽回來,裡面塞滿公司的東西與她的東西,要在一堆東西裡面找到一個小小的戒指,該有多困難,但為了那真實不過的夢只是夢,我只得硬著頭皮翻找。

『你找什麼呢?林先生』

『啊…』

『說婚戒就看自己的就好,是聽不懂中文嗎?』

『不是..我』

『我什麼我,你都把我包包弄亂了,我到公司不就還要重新整理?

我今天自己上班,你不用載了』

『聽我解釋啊…』

『你一整天都可以在家,自己好好想想都要做什麼才對這個家好!』

說完老婆甩門就離開,發出巨大聲響。

突然我又想起那個夢,夢裡說除了老丁、老方以外,還有公司還有一個小伙子?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