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菲娜的異界角色扮演記錄 (06)作者:正常向的我

簡體

【露菲娜的異界角色扮演記錄】(06) book18.org

作者:正常向的我book18.org

2021-6-15轉發表於:sis001 book18.org

6、騎士長大人不會哭泣 book18.org

身體包裹在堪稱銅牆鐵壁的銀色鎧甲之中,背後延展的紅色披風在吹拂中獵獵作響,男人結實的身軀與手中的寬重巨劍猶如一前一後的兩座山嶽般巍然不動。不論是誰看到這副景象,都不禁想要想像一下這個人揮劍的場景,嗯……恐怕用橫掃一切來形容也並不過分。 book18.org

陌生者的發色與主人相同,不過呈現的是軍人式的平頭,稜角分明的面龐上是一雙透著剛毅的眼眸,無懼的氣勢下是胸前徽章所綻放的榮耀。此刻,他筆直地立在山坡上,兩手置於劍格的兩側,神情肅穆地面對著下方排成整齊隊列的士兵們。 book18.org

「就像之前所安排的那樣,趁著夜色到來之前,我們必須確保所有無關人士徹底離開此地!所有人!聽明白了嗎?」 book18.org

「是!」 book18.org

「很好,開始行動!」 book18.org

「是!」 book18.org

就在男人下達命令而揮手的瞬間,幾百道異口同聲的回應同時響起,不得不說軍人們的素質是十分值得稱道的,在這僅僅數秒的時間裡,這名騎士長手下的士兵們就已經有序地散作幾隊,繼而迅速地貫入各大幹道之中。 book18.org

當然,事實上在軍隊到來之前,貴族軍已經提前數日在鎮上發布了驅逐令以通告軍隊進駐的時間,所以真等到他們強制執行的時候,街道上實際已沒剩下多少人了。 book18.org

等待間低頭看著腳下的地面,卻發現身旁的影子有了動靜。 book18.org

嗯?主人這是做什麼? book18.org

再度抬頭時,視野中的主人突然向前幾步,大概是要主動向對方打個招呼吧。 「您就是伯爵大人口中引以為傲的曼尼奧維斯騎士長嗎?久仰大名,今日有幸見到了您指揮軍隊的身姿,真是如傳聞中一般———」 book18.org

「閉嘴!你這個有罪之人,我不需要你那虛偽的奉承,要不是伯爵大人放下身段與你合作,我現在就要把你這個罪犯逮捕入獄!」 book18.org

名作曼尼奧維斯的騎士長無視般側頭仰望著天空,全然沒有正眼看待主人的意思,他的面龐上儼然一副正義凜然,一邊用唾罵粗魯地打斷了主人的問候。 心中的禁忌就這麼被觸犯,我想我的臉色從來沒有這麼陰沉過。 book18.org

很好……這個毫無自知之明的傢伙……居然頭也不回地打斷了我主人的好意問候,甚至還敢出言侮辱…… book18.org

不管對方是什麼身份……我絕對不許有人這麼蔑視主人…… book18.org

心中憤然的同時緊緊握住了身側的劍鞘,為了讓對方明白剛才自己究竟做了多麼失禮的事情,我必須要用實際行動讓對方明白他與主人的差距…… book18.org

必須要讓他—— book18.org

「露菲娜,不可以對騎士大人無禮。」 book18.org

就在心中泛起的殺意即將驅使著我動手之前,我的手臂被主人按住了。 「是……非常抱歉,主人……」 book18.org

面對主人的訓斥愧疚地低頭祈求原諒,雖然不明白為何要對這個傢伙如此忍氣吞聲,但主人是絕對的,我剛剛必然是做錯了事。 book18.org

「主人……?呵呵!我就知道你這傢伙不是什麼好東西,竟然使用卑劣的手段來控制女性!你肯定是我見過的最噁心的罪犯之一!我真是恨不得現在就割下你的首級,然後放在刑場的十字架上晾個三天三夜,好讓世人見見你這副醜惡的模樣!」 book18.org

聽到我的回答的曼尼奧維斯憤怒地說著,幾乎就要拔起地上的巨劍沖了過來。 「我直到現在都不明白伯爵大人到底為什麼要與你合作。但是……你這罪犯給我聽著,之後攻略地城的任務交給我們騎士團來做就行,我不希望自己的使命有你這種骯髒污穢之人留下的半點影子!」 book18.org

沉重的劍鋒在半空中搖搖指向了主人,這個傢伙是如此的直言不諱,凝聚血絲的雙眼就像是看到了仇敵一般的凶戾。 book18.org

把境況進一步拖入了水火不容的態勢中,也完全沒有好好相處的想法,所以想要和這個人正常交流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book18.org

「消消氣……消消氣……不管怎麼說,目前都是以完成伯爵大人的委託為最優先的目標不是嗎?有些情緒,還是等事情辦完了以後再說,不然伯爵大人的怒火可不是我們可以承受的東西呀。」 book18.org

可是下一刻,主人還是迎合著騎士長作出了賠笑的模樣,就好像真的把自己放低了一個身位,好言相勸道。 book18.org

真的有必要將身段擺低到這種程度嗎?為什麼……為什麼要對這個傢伙如此容忍……如此敵視主人的傢伙,居然是貴族派來合作的對象…… book18.org

此時的我很想攥緊拳頭,狠狠地瞪視這位該死千次萬次的「正義」傢伙。 但是……主人不准我對這個傢伙無禮。 book18.org

縱使再怎麼替主人生氣,我也絕對不能違抗主人的命令,每一位女僕都必須明白這些孰先孰後的道理。 book18.org

「露菲娜,快跟騎士長大人道歉吧。」 book18.org

「非常抱歉,騎士長大人……」 book18.org

迅速拉起裙擺擺出道歉禮的姿態,我儘量使自己的語氣充滿了誠意,然後繼續垂手侍立在主人身旁,低頭之餘利用眼角的餘光觀察著這個傢伙。 book18.org

「……」 book18.org

不管怎麼說,讓步到了這種地步,這位騎士大人也差不多該收斂一下了吧。 「你——!」 book18.org

言語下的憤怒不見絲毫褪去,仿佛被扼住喉嚨的曼尼奧維斯瞪視了主人一眼,然後猛地甩過身朝坡下走去。 book18.org

…… book18.org

煞星離開,壓抑的氣氛得以消散。 book18.org

但我的心中早已種下了仇恨的種子。 book18.org

無法原諒……這個傢伙…… book18.org

「露菲娜。」 book18.org

「是,主人……」 book18.org

……誒。 book18.org

我望向主人,卻發現主人的表情是如此的輕鬆,仿佛那個傢伙剛剛針對的人物壓根不是他一樣。 book18.org

「不要以為這是害怕了的表現。」主人轉身朝向了面前的漆黑城堡,平靜的語氣下似乎蘊含著明確的答案。 book18.org

「你會明白的,越是這麼低聲下氣的人,有時才越是厄事的源頭。」 「走吧,等他們忙完,好戲就會開場了。」 book18.org

book18.org

…… book18.org

……… book18.org

「什……什麼,她不會是!」 book18.org

「這個人……這個人該不會是莫拉副隊長吧!?」 book18.org

驚訝的叫聲在隊伍中彼此迭起,原先整齊的陣列頓時紊亂了起來,這些士兵的臉上幾乎無一例外地都露出了驚愕的表情,至於事情的起因,已經明明白白的述說在了他們的字句中。 book18.org

與莫拉一左一右地伴在主人身旁,主人的雙手分別摟在了我們的腰間,迤迤然地走入了所有人的視線之中,並一直來到了那位表情最難看的騎士長大人面前。 「我給你帶來了個驚喜,騎士長大人。」主人從容地站定在騎士長面前,雖然還是那副有些討好的笑容,但我明白,這一回,可是主人反擊的時刻了。 「是時候向老朋友打個招呼了,莫拉。」突然伸手推了推莫拉隊長的後臀,主人的面龐轉為一臉玩味。 book18.org

「喔喔,是謝諾曼隊長啊,好久不見了。」莫拉隊長在主人的示意下走近了幾步,配合著那中性的聲線,半合著眼皮的她從嘴中道出了讓我也倍感陌生的慵懶語句。我驚訝地眨了眨眼,與時刻將嚴厲掛在面龐的形象不同,這或許才是莫拉曾經真正的姿態?而且,她似乎是那個傢伙的熟人的樣子? book18.org

曼尼奧維斯,看來這就是你應得的懲罰了。 book18.org

「你原來還活著嗎……莫拉……」 book18.org

「恩……是呢。」 book18.org

激動間顫抖地伸出了手,曼尼奧維斯,這位騎士長大人向來莊重的神情在此刻被主人徹底地擊潰,微妙的沉默間,緊繃著嘴唇的他眼瞳中感情涌動,他看向莫拉隊長,那是懷念某個故人的真摯目光,而在許久的佇立過後,下一刻,那映著女僕身影的雙眸中的閃動淚光又化為了點燃恨意的滔天怒火,傾注在了主人的身上。 book18.org

「告訴我你都乾了些什麼!吉爾斯?羅——伯——特——呃啊啊啊————!」 book18.org

再度拔起了劍鞘中的劍刃指向了主人,曼尼奧維斯面龐上青筋暴起,伴隨著他竭力地嘶吼,一股屬於強者的鬥氣在他的周身展開,周圍原先平靜的風向頓時招來了陣陣風壓,仿佛有著壓倒一切的重量。 book18.org

「我要逼你讓她回復正常!」 book18.org

令人窒息的壓迫在周遭冉冉升起,騎士長高舉起巨劍然後奮力揮下,便有著一道不可視的氣勁碾過,在這恐怖的排斥巨力下就連遺蹟精鐵般堅硬的地面也發出了變形的聲響,為其敞開了行進的通道。 book18.org

果然是個相當強大的對手,不過好在主人早就料到了這點,讓我和莫拉隊長一直提防著這一刻。 book18.org

「曼尼奧維斯,不准傷害主人!」 book18.org

莫拉隊長的語調頓時又恢復了我熟悉的冷酷,她閃到主人的身前揮劍格檔,與曼尼奧維斯的攻擊艱難僵持在了原地。 book18.org

「莫拉!」 book18.org

曼尼奧維斯試圖用悲憤的叫聲喚起什麼,但這是不可能有用的,莫拉對主人的忠誠早就同我一樣根深蒂固,全心全意地成為主人的女僕了。 book18.org

「曼尼奧維斯,我可以原諒你這次的偷襲行為,但是如果還有下次,我可就保不准你是什麼下場了。」 book18.org

主人輕巧的一笑,接著打了一聲響指。 book18.org

「嗒!」 book18.org

立在身旁的我自然明白主人的意思,撐開鬥氣護盾的同時躍至空中然後無言地豎劈而下,在看似無形的碰撞中與莫拉隊長合力瓦解了曼尼奧維斯的攻擊。 「鬥氣……這個女孩居然也擁有鬥氣……」 book18.org

士兵群中似乎傳出了莫名的聲音,但我根本沒有在意,只是貫徹命令地用雙眼緊緊盯著面前手持巨劍的男人,斷絕他可能傷到主人的一切機會。 book18.org

看見曼尼奧維斯無計可施的模樣,假裝鬆了口氣的主人攤了攤手,轉而無奈地道:「你應該很慶幸剛才沒有傷害到我,否則按照魔力契約的效力,我想你會在契約反噬的作用之下被折磨的生不如死。」 book18.org

「……我一定會有辦法的!」 book18.org

再也沒有多說一句話,曼尼奧維斯顫動的眼眶中仿佛含著尖刃般的決心,悲傷的他凝視了莫拉好一陣,仿佛要將這張面龐徹底印在心底,隨後毅然決然地帶領著十幾名士兵頭也不回地衝進了古舊城堡中。 book18.org

「主人,他走了。」 book18.org

莫拉望著騎士長離去的身影,即便對方剛才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她,卻依然無法從她的眼瞳中瞧見半點波動。 book18.org

這是當然的,因為至始至終,只有主人才是我們生命中的唯一。 book18.org

「唉,即便是騎士長大人也會有失去理智的時候啊。」 book18.org

主人搖了搖頭,遺憾的表情下大概是在為結束得太快的戲劇而嘆息。他隨後朝著我招了招手,令我收劍回到他的身邊。 book18.org

「主人……」 book18.org

曼尼奧維斯付出了與他早上侮辱主人相匹配的代價,這一切都是主人睿智的結果。 book18.org

「露菲娜,你覺得騎士長大人可以平安到達迷宮之主所在的層數嗎?」 然後被這麼提問了。 book18.org

平安……嗎?從客觀上來看的話,以這個傢伙剛才的表現,就算是隻身抗衡我和莫拉的合力應該也不在話下,雖然不願意承認……但這也就是S 級冒險者才能達到的高度了。 book18.org

不過從另一方面來講,地城中的不可測因素太多,更不必說眼前這座負有三大地城名號的危險遺蹟。經歷世界眾多冒險者們這麼多年的攻略也未揭其塵,即便是受貴族們大力支持的主人也仍然不得不小心應付,可想而知,這座地城的危險度必然不是一位S 級冒險者就足以抵消的,而這也就是貴族們委託我主人通力合作的原因,所以答案……呃……很……很明顯……哈啊……被摸得好舒服……嗯啊…… book18.org

「快告訴主人你的答案是什麼呀,小露菲娜~」 book18.org

視野中,微笑的主人當著駐守士兵們的面毫不客氣地伸手戮進了我乳間的夾縫中上下蹭動了起來。 book18.org

「唔唔……大機率……失敗……嗯啊……主人……」 book18.org

因為被玩弄而艱難回答的同時,我的臉上不自主地洋溢出滿足的笑容。 啊啊……突然就被主人使用了……果然感覺好幸福……雖然在這麼多人面前被這麼多雙眼睛看著……但是……相比起為主人侍奉時這股喜悅的心情……這點羞恥感壓根不算些什麼了啦…… book18.org

胸前的兩團柔軟在主人的呵護下就跟果凍一樣噗嚕噗嚕地做著膠體運動,在表面掀起著一陣陣高昂的肉靡波紋,淫蕩的嗦嗦聲在身體與衣物的摩擦中不斷作響,仿佛化為熾熱的音符流遍了我的全身。踮起腳尖,我有意識地挺起胸部好讓主人更加受用我的身體,並在這愈加沉重的呻吟中放任自己一步步沉浸在為主人奉獻身體的幸福海洋中。 book18.org

再多來一點……不,請主人更充分地使用作為女僕的露菲娜吧……我的一切都盡在您的掌控之中。 book18.org

用著懷有如此感情的目光望向了主人,像一位欲求不滿的壞女孩一樣,用動情的眼神祈求著更多的寵愛,與此同時全然不聞身後無數道異樣的視線。 不需要在意其他人的目光……只要一心一意地作為主人的所有物就好了,那些無關的人怎麼看待我也和我沒有任何關係。 book18.org

腦海中只有主人的存在,視線里只有主人的身影,感官中只有主人的觸摸。我的人生就是為主人而存在,不需要多想其他。 book18.org

「嗯……嗯……啊……」 book18.org

積蓄的快感一波接一波地撫過我的全身,在興奮的顫抖中逐漸掏空了全身的氣力,我的兩條腿就像空心的樹幹一樣再也難以支撐上身,只能卷在快感的浪潮中隨波逐流。漸漸地,自己的身體已經被強直的電流貫通了無數次,在無意識中屈成了美妙的弓形。 book18.org

「露菲娜很舒服嗎?」 book18.org

詢問的同時,主人再度加重了手中的力道,刺激得我不由地發出甜美的呼聲,「唔呃呃呃!……是……露菲娜非常舒服……主人……」 book18.org

「不過很可惜呢……我們接下來還得攻略迷宮,露菲娜要是現在高潮了,恐怕就會影響我們現在的戰力呀……」 book18.org

另一隻手扶住下巴,主人突然看向了別處,臉上一副艱難抉擇的樣子。 「唔唔……一切以……主人的意志……最為優先……」 book18.org

喉嚨蠕動間勉強地吐出音節,相比起身為女僕的我微不足道的幸福,主人的想法才是凌駕一切的存在,不如說從成為女僕的那一刻起,我們就是為主人實現目標而使用的道具。 book18.org

「不愧是露菲娜,真是對主人相當忠誠的女僕呀。」 book18.org

「哈啊……非常感謝……主人的誇獎……嗯唔……」 book18.org

胸前的大手伴隨著話語的結束被緩緩抽回,只留下渴望觸摸的身體在原地無處期待的疼痛發脹,下身泌出的愛液尋覓至為長筒襪所包裹的小腿,卻在這戛然而止的寵幸下失去了前進目標。 book18.org

「哈啊……哈啊……」 book18.org

雖然身體有點難受,但即便只是主人一時的寵幸,也已經是露菲娜人生中無可比擬的獎勵了…… book18.org

「走吧,我們也得開始攻略迷宮了,身為受委託人,我們總不能讓那位騎士長大人搶在了先頭吧?」 book18.org

「是,是……!」 book18.org

隨著主人的身影沒入在了漆黑的城堡之中,我和莫拉便馬上將所有的戰鬥女僕都召集了起來,緊緊跟上了主人的步伐。 book18.org

走入巨大城堡的一瞬間,陰森的氣息便無孔不入的襲進毛孔,讓人反射性地拿出武器提防著四周,縱使內部的裝點裝潢再如何華麗,腳下的磚石紋理再如何精緻,我明白,這裡曾是無數具冒險者屍體的埋骨之地。 book18.org

必須要保護好主人的安全…… book18.org

最初的幾層空間裡,我們進展的速度很快,依靠著絕對的實力碾壓,魔物們基本都毫無抵抗地被我們戰鬥女僕斬殺,而在莫拉隊長和我庇護下的主人根本都不需要出手,只需安心地觀賞著我們的表演即可。 book18.org

可漸漸地,我能察覺到周圍的同伴們都力不從心了起來,隨著層數的上升,怪物的數量與質量都在迅速上升,那些連我一對一都要費勁周折的魔物開始出現,讓我時刻都要精神緊繃。 book18.org

「……加速。」對半空中的自己施加了強力的輔助魔法,在這風速的衝刺下就連雙眼中的視野都變得模糊,我轉瞬落到了手持法杖的牛頭人術士身後,然後將劍鋒深深地送入它的腰間,待拔出時又「嗤啦」的揚起片片血花。 book18.org

「嗷嗷嗷嗷!!」 book18.org

魔物痛苦的叫聲在噎氣中消散,但我並沒有就此停下腳步,馬上又穿梭在了戰場中間重複著這一擊必殺的套路。 book18.org

即使考慮到有限魔力的珍貴性,被越來越多的魔物所纏住也不是主人願意面對的結局。因此我開始動用起法術,盡力支援著同伴們抵抗四周而來的魔物。 「地獄之箭。」遙遙指著遠處巨大魔物的背後,紅綠流光射進了它的血肉之中,開始為我剝奪著對方的生命力。 book18.org

「呼……哈……」 book18.org

感受到稍微充盈的體力,內心緊張的心情得以稀釋了些許。 book18.org

「我們現在到的是第二十八層嗎?」 book18.org

「您說的沒錯,我的主人。」 book18.org

為了保存體力而彎腰站在了主人身邊的我盡力回答著主人,一邊還掃動著視線防止漏網之魚鑽進我們為主人構築的防線。不管接下來的情況再如何惡劣,我會用自己的性命來確保主人的絕對安全。 book18.org

戰場瞬息萬變,我必須時刻全神貫注。 book18.org

「快來幫我,露菲娜。」 book18.org

「是!」 book18.org

剛剛得到稍許的小憩,莫拉隊長的求援又令我再度投入了戰場之中,沖層的過程便是如此的低容錯,我們絕對不能被魔物過多的絆倒腳步,因為一旦在中間的某個步驟斷掉了步伐,接下來就很有可能會陷入惡性循環的境地。 book18.org

久戰之間,滿頭大汗的我用劍扶住身軀,觀察著同伴們戰鬥的景象。我已經察覺到了不妙,那個崩潰的契機正逐漸暴露於同伴們組織的防線中。但是我不會眼睜睜地放任這種事情發生,為了不辜負主人的信任,我迅速地飲下腰間藥劑包中的一瓶回復藥,補足體力之後再度奔向了隊伍中的各個薄弱口,根據自己的判斷進行著馳援。 book18.org

絕對不能……讓主人受傷! book18.org

秉持著這樣的信念,在行動間似乎又突破自身的極限,讓戰鬥變得越來越信手拈來。 book18.org

「找到上層的入口了,大家動作快一點!」 book18.org

斬殺魔物的過程也不知持續了多久,好在如今傳來了算是不錯的消息,下一刻釋放了【鬥氣護盾】的我強行彈開了朝我落下的刀斧槍棒,以斷後的方式掩護著主人爬升到了下一層。 book18.org

「主人,讓我來給你斷後!」 book18.org

「要早點追上來喲。」 book18.org

「是……」 book18.org

我手持長劍,使命加身的愉悅感正充斥著全身,與此同時,源自內心的興奮感仿佛無窮無盡,為我的四肢百骸注入了無限動力。 book18.org

兵刃揮舞下,以身前的魔物們為輔,用一道道飛舞的鮮血將它們串接在了一起,作為我為主人離去而準備的餞別禮。 book18.org

完美。 book18.org

親眼確認著主人的安然離開,我也終於得以停下了這無盡的戰鬥。 book18.org

…… book18.org

「這裡……」 book18.org

我本以為還有著一場苦戰在下層等著我,可是當我真正地踏進此層時,環境卻是一反常態的靜謐。 book18.org

「喔喔!這便是所有冒險者未曾探及的領域嗎?看起來蠻用心的嘛。」 主人的眼神中露出了欣賞的目光,他似乎對這裡的環境十分滿意。 book18.org

與之前仿若宮殿構造的一間間大廳不同,腳下的景象變化為了黑白兩色的交錯鋪設的磚塊,如果一定需要我形容的話,這分明就是按照象棋遊戲的場地所設計的場景,每一塊巨大的石磚對應遊戲中的一格方位,在這恢宏的房間內延伸到了視野盡頭……等一下……我似乎漏了什麼關鍵點……如果說連場地都鋪設好了,那麼作為活躍者的棋子呢?它們不可能在此缺席。 book18.org

不安的氣氛從靜謐的環境中衍生,我能感到潛在威脅的靠近,然後迅速擋在了主人的身前,趕忙提醒道:「請主人迅速退後,露菲娜覺得有些不對。」 我仔細地向前看去,一道身影似乎出現在了牆壁的轉角處,不過祂的活動方式有些古怪,並不像是常人乃至所遇見過的魔物那樣充滿靈性,反而在一步一步的走動之間讓手腳僵硬得如同木偶,換句話說……就好像艱難轉動的老化零件一般,於渾身解數中才堪堪完成了一步的踏出。 book18.org

「救……救……」 book18.org

慢著,我是不是聽錯了什麼?那具木偶在向我求救? book18.org

就在我想再聽一遍對方的話語來確認內容之時,主人突然掏出一張捲軸將之拋向了空中。 book18.org

「歸還!」 book18.org

一陣白芒閃過,這讓我不禁聯想起了主人曾經使用過的轉移魔法,而事實也證明我沒有猜錯,待得這光芒消散,在我的身後,原先排排而立的同伴們都消失在了原地,讓得現場只留下了三個人:我,莫拉和主人。 book18.org

火光吞噬了半空中緩緩飄落的羊皮紙,最終化為了灰燼的顆粒垂直落下。 「露菲娜、莫拉,你們把備用的藥水喝了吧,我想我們必須得速戰速決了。」 主人抬起了手掌,嘴中一刻不歇地吟唱著咒語,無數輔助魔法落到了我們身上。 book18.org

「這層房間內常駐著一個大型的魔法陣,似乎可以把正常人轉換成未知的東西,好在這個過程對於我們來說還算緩慢。」book18.org

book18.org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