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母親 (修正版第二部 第69章)作者:一生緣

簡體

【我和我的母親】(修正版第二部 第69章)作者:一生緣 book18.org

作者:一生緣book18.org

2020.8.24 首發於第一會所sis001book18.org

字數:10189 book18.org

第69章 book18.org

冷月芳到底怎麼了呢?為什麼總是讓母親如此害怕,害怕成為她那樣的結局。 我想去看看。 book18.org

魚得水地下室我倒也是去過兩回,只知道一個像是監獄的鐵籠子裡關著一個已經不成人樣的女人,她的模樣,甚至已經基本不具備「人」的標準了。 女人的身體全裸,被鐵項圈困住脖頸,身材算上丰韻,五官倒是還算良好,可是兩隻腫的不行的乳頭上卻總是新傷添後傷,一直血流不止,像是剛起的瘡疤又被生生的揭開。乳頭腫的有一個香梨這麼大,乳頭這塊肉之間還能隱約看到有個小孔,此時正插著幾個鐵環。 book18.org

我想這大概是供男人「乳頭交」娛樂的產品。 book18.org

女人的下體已經變形的不成樣子,整個胯部都似乎要是被股線分割開似的,陰道和屁眼兩個位置就已經占據了胯部一大半的位置。我想我的拳頭再粗大一倍也可以輕而易舉的進入這個女人的下體,甚至,用小孩子的腦袋也未嘗不可。 之前幾次都沒有仔細看,走了幾圈才發現地下室過道的旁邊有個狗籠,裡面有一隻眼睛反射著我的手電筒照射進去的光——這是一隻全身毛色萎靡的大黑狗。 book18.org

視線跟著光源走,才發現這個狗籠是和女人的鐵籠是通過一扇半人高的鐵門相通的。 book18.org

女人大部分時間都保持同一個姿勢側躺在塑料地板上,一動不動,見誰更是不說半句話。 book18.org

我撿起地上角落裡的土坷垃,丟向了那條大黑狗。 book18.org

大黑狗有聲無力的再次把目光照射向我,不過這次不再趴在地上休息了。而是起身抖了抖身上蒼老的狗毛,在一陣皮毛亂飛的躁動中頂開了半人高的鐵門,進入到了女人的鐵籠子裡。 book18.org

大黑狗用鼻子聞了聞女人的屁股(全裸),然後伸出舌頭舔了舔女人的下體,乾燥的空氣好像是寒冷蝕骨的惡意,讓這隻年邁的老黑狗的動作都是這麼緩慢,和安靜。 book18.org

女人終於有了反應,不然我甚至以為這就是一具屍體…… book18.org

女人扭了幾下,把身體平躺,然後張開大腿,成了一個「M」字形,以方便這隻黑狗更舒爽的舔舐。 book18.org

沒幾下,女人繼續換著體位,這次轉了個身,擦屁股高高在上的舉著。黑狗見女人配合,於是跨在了女人屁股,前爪一躍而起,搭在了女人的肩膀上,黑狗又粗又壯的大雞巴便直接沒入在了女人的身體里。 book18.org

沒有想像中女人的呻吟,只有平淡無奇和地下室里的靜謐,聽不到外界的喧譁,也聽不見自己的心跳聲,我就這樣呆呆地看著這一幕幕為我準備好的人獸春宮圖。 book18.org

地下室里的牆壁還是生石灰摻合著泥巴塗抹在牆上的那種,一撞就掉一大片的那種。黑狗的屁股向前撞擊女人的屁股,向後撞擊陰暗的牆壁面,導致這一片被歲月腐蝕牆面一下下的掉渣…… book18.org

女人還是長發,只不過這個時候頭髮上偶爾佩戴幾個紙碎屑。長發也在她背腰撅起屁股的時候完整的遮蓋住了她的腦袋,我看不到她的表情。 book18.org

我打開鐵門,走進去觀看。黑狗居然一點也不怕人的打擾,只是舌頭伸得更長了,眼角的淚也更多了。 book18.org

我伸手撥開了女人的頭髮,握住女人的下巴,強行暴力的把女人的臉扯到我面前。 book18.org

女人的眼角和黑狗一樣,不知道是骯髒的環境不允許她洗漱,眼屎和眼淚一起踴躍在眼角,但我並沒有覺得噁心,僅僅只是覺得震撼…… book18.org

女人身後的黑狗還在誇張的挺動著身體,女人面無表情,眼神中早已經沒有對於生活的期待的那種光。也是,整日生存在這種暗無天日的地下室里,和一隻上了年紀的黑狗住在一起,不知道什麼時候又要被狗操……這種生活如何稱得上是生活呢。 book18.org

醞釀了幾次語言,我還是出口問道:「你是冷月芳?」 book18.org

女人並沒有回答我的問題,不過渙散的目光開始重新聚焦了。等到冷月芳把眼神聚焦到我的臉上,我才放下了她。 book18.org

可是她還是沒有說話…… book18.org

我問了一句:「你女兒呢?」 book18.org

轉過身背手,看著這個悲催的女人。 book18.org

提起冷月芳的女兒,冷月芳的情緒終於開始有了較大的起伏,看樣子像是在抽泣哽咽。而後她仰起頭看著我…… book18.org

用一雙讓我害怕的眼神,說道。 book18.org

「她,被……陸永平……給做成……人體宴了……」 book18.org

我一愣,不由得下意識問:「什麼是人體宴……」 book18.org

女人沒有再接著回答我,而是推開了身後的大黑狗,自己把整隻手都插進了屁眼裡,然後身體幾下子的抽搐,便從肛門裡拿出了一個東西,給我看。 我看到這一小節東西,越看越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book18.org

女人淚眼朦朧,把這一小節東西像是珍寶一樣握住,結巴著張口說:「婉青……婉青的手指……」 book18.org

什麼?手指! book18.org

人的手指! book18.org

我一陣子惡寒,幾乎要立馬吐了出來。 book18.org

於是匆忙逃跑離開了魚得水地下室。 book18.org

找到了李經理,我把地下室的鑰匙還給了她,還讓她給我找了幾瓶冰凍的飲料,我一口氣全部灌了下去,才勉強強行壓制下去體內的噁心感。 book18.org

我扶著牆,把目光放遠,直到昏暗的天際線,喃喃道:「陸永平……」 —— book18.org

我回到家,心情還是久久不能平復。 book18.org

我越來越覺得,母親很可能擁有冷月芳級別的危險……如果真是那樣,真是想都不敢想。 book18.org

母親出了房間,幾次踱步忙碌尋找東西,我就這麼幸福的看著這個我最心愛的女人在我面前的身影,對此剛才地下室里陰暗的恐怖,瞬間不適性又降低了不少。 book18.org

母親穿著的是居家休閒短褲,衣服的設計讓母親的身材隔著衣服都能散發出致命的吸引力……碩大的奶子,丰韻的身材,挺拔的朝天臀,還有一張漂亮的臉蛋……都在無時不刻的刷新著我對母親的重新認識,好像母親身上的美越是仔細發現,就越是精彩一樣。 book18.org

找夠了毛線球,織針,母親端了個小籃子,大方的坐在了我的對面。 「媽你會織毛衣?」我詫異又驚喜的問道。 book18.org

母親抬頭斜了我一眼,手上的動作卻不慌不忙,回道:「不是很會,也就是最近看書多學了一點……」 book18.org

「是給我織的嗎?」 book18.org

我眼睛放亮,一臉期待。 book18.org

母親看了我一眼,然後架起了織針,引入毛線,開始穿針引線。 book18.org

「咱們家都有……」 book18.org

沒能得到簡單直白的回答,我不禁有些失望。 book18.org

直愣一會兒後,我打開了話匣子,開始問母親:「媽,你之前給我說過冷月芳……」 book18.org

母親提起頭,手裡的織針也慢了下來,眼神中充滿著驚訝,說道:「你問她幹嘛……」 book18.org

「今天我去仔細看她了,她……」我支支吾吾,最終還是說出口:「她有點慘……」 book18.org

母親低下頭,露出了悲戚的神情,自言自語了一句:「能想到的……」 「媽,冷月芳她女兒叫什麼?」我盯著母親的眼睛,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 「李婉青吧……怎麼了,你問這個幹嘛……」 book18.org

「那你知道她女兒現在過的怎麼樣了?」 book18.org

「李婉青?陸永平說她去英國留學去了……那小姑娘可是厲害了……」 「英國留學?」我心中的惡寒又再一次的開始無止境的增長。 book18.org

「你問那個姑娘幹嘛……你看中她了?」母親挑起毛線,漸漸疑問。 「哪有啊……我有你一個就行了……」我有些無語。 book18.org

「不是,林林,你聽我說……」母親邊打邊說:「媽還是那句老話,你得找個年輕女孩子結婚,媽畢竟老了,陪你的時間有限,你要是喜歡媽的身體,媽可以做你的情人……可是妻子這個身份,媽覺得我還是不配……我不能耽誤你一輩子……咱們的事情終究得遮遮掩掩,和正常人比不了的……你能夠讓媽以後不受苦,我就感覺很幸福了……」 book18.org

母親剛開始還嘮叨,可是後來說著說著,眼睛開始泛紅,不知不覺一滴淚掉落在手上。 book18.org

我看著心裡不是滋味,拉起母親的雙手,低頭舔掉那一滴苦澀的淚水,認真的對著母親說道:「媽,你把我帶來這個世界,給我生命,沒有女人能夠比你更有資格,更有資格做我的愛人……你不是擔心我的前途嗎,擔心家醜外揚讓人家笑話嗎,擔心後半生你無法陪我走到終點嗎……可是,這一切,我都不怕……媽,你是張鳳蘭,你今年才38歲,我嚴林17周歲,我們往後還有很長的日子要過……你還要給我生娃娃……」 book18.org

母親抽走了被我緊抓住的手,揉了揉眼睛上的淚,有些不好意思,可能母親自己也覺得這情緒來的有點莫名其妙,於是刻意給我解釋道:「媽沒事,剛剛就是心情不好……」 book18.org

我認真的盯著母親的眼睛:「媽,有什麼事情跟我說,我能做的一定會去做,你要記住,我不只是你的兒子,而且還是你的男人……」 book18.org

母親的眼神開始飄遠,透過窗戶飄向家外的炊煙和山野。 book18.org

「林林……」 book18.org

「嗯?」 book18.org

「你說咱們都這樣了,我們之間的事,被後人們知道了,他們會怎麼說我們呢……」母親發散的目光好像投影到了自己的未來,就連問出的問題都是如此。 我說:「沒人會在乎我們的,除了我們自己和愛我們的人……」 book18.org

「放在古代這會被浸豬籠的……」 book18.org

聽到這個我哈哈大笑了起來:「媽,你太可愛了!」 book18.org

「你別笑,我是認真的。」母親終於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看著我。 book18.org

「哦……」猶豫了半天,我也沒想過這個問題。 book18.org

母親也沉默起來。 book18.org

片刻後,母親說話:「剛才你不是問冷月芳嗎,那她現在怎麼樣了……」 我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如實交代。 book18.org

「她現在和一隻大黑狗住在一起……」 book18.org

得到回答的母親明顯的一愣,而後兩三秒鐘的時間釋然,最後深呼吸,胸部起伏,甚至連毛衣的穿線都弄錯了。 book18.org

我一直在想,如果光頭沒死,那會不會,魚得水地下室又要多一個鐵籠和一隻黑狗? book18.org

而我,只能無能狂怒,被創造出來的真相掩埋在別人的慾望中,眼睜睜的看著光頭把母親當成一個玩具一樣,使用,贈送,最後又索取…… book18.org

「媽?」 book18.org

「怎麼了……」 book18.org

「你後悔嗎?」 book18.org

「後悔什麼?」 book18.org

「和我……」 book18.org

母親重重的嘆了口氣,放下了腿上的小籃子,然後把一把織針插在線球上,收拾好了一切,才張口說道:「後悔我去勾引你嗎……倒也不是,後悔我和我的兒子上床嗎……也不是,後悔……後悔個什麼,有些事情從一開始就註定了無法回頭了,這道理媽懂得。要說後悔,往前幾十年,還真的有,媽就後悔當年沒有堅持去大學裡面讀書……後悔和你爸結婚,後悔在你爸進去後和陸永平……」 「我也不喜歡我姨夫……他太雞賊了……」如何證明母親是不是迫於無奈來接受我的呢? book18.org

「所以,林林,我讓你遠離他,現在你只是年輕,感覺他給的錢和東西好玩……可是天上哪裡會掉餡餅呢……你這個時候吃他的,未來都是要吐出來的。」 母親語氣溫柔了些,好像很高興我和她能夠在陸永平的事情上達成共識。 「嗯,媽,知道了。」 book18.org

母親這會兒倒是詫異了,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 book18.org

我有些無奈,只好重申:「媽,我說我記住了,有機會咱們就離開他。」 再次奇怪今天的我為什麼如此順從聽話,母親摸了摸我的額頭,道:「你聽我的?」 book18.org

我打掉了母親放在我額頭的手,說道:「我沒發燒,我說聽你的,你是我媽呢……」 book18.org

「我是你媽你還操我?」 book18.org

「那不也是你勾引的我……」 book18.org

母親最後難得輕輕一笑,道:「他給你的錢和權利,還有女人,你會放棄?」 我洒脫道:「那些都是身外之物,跟不了自己一輩子……」 book18.org

「不要了?」 book18.org

「不要了!」 book18.org

雨夜,雨下很大,噼里啪啦的打向窗戶,屋內母親點著一根蠟燭,借著微弱的火光在穿針引線(停電)。 book18.org

母親在做一雙小鞋! book18.org

屋裡被我和母親的吐息喘的暖洋洋的,我就這麼安靜的看著母親做這些針線活。 book18.org

停電了,整個世界都是黑漆漆的,村落里看不到一絲絲光亮。打開窗戶,密密麻麻的雨滴無情地打在了我的臉上,濕潤潮濕一下子湧入進來,好像在宣洩著被拒絕接待的不爽。 book18.org

這個時候我很擔心妹妹舒雅,希望她賭氣不要跑的太遠。 book18.org

—— book18.org

第二天陽光明媚,晴空萬里,剛起床洗漱完,母親就把早飯端到了桌子上。 飯桌上母親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來。 book18.org

「怎麼了媽?」 book18.org

「那個……林林,今天找個時間去把舒雅找回來吧,這丫頭鬧彆扭也該消氣了。」母親臉色通紅,小聲地說道。 book18.org

「好。」我塞了一口麵包,答應著。 book18.org

剛想說就算把舒雅找回來了,可是她內心裡的疙瘩解不開,不還是沒有一點用。 book18.org

這時候電話響了。 book18.org

電話里李經理三言兩語沒說的太清楚,只是讓我趕緊趕到魚得水,有重要事情和我商量。 book18.org

…… book18.org

「怎麼了?」 book18.org

我匆忙跑過來,抓住李經理問。 book18.org

「今天六嬸沒在家,你芸姨也沒在家……」李經理說道。 book18.org

「她們去哪兒了……」 book18.org

「今天村裡不在家的女人有一大半!」 book18.org

我一愣,聯想到昨天晚上的大雨,村裡停電,瞬間意識到了不尋常。 「你是說,王偉超他們昨天晚上行動了?」 book18.org

「除了這個沒得別的解釋。」 book18.org

我瞬間急躁起來,這他媽的王偉超就是個瘋子! book18.org

「趕緊,把公司里的今天之前的流水分帳出來,找工商開輔助證明,還有,把馬臉他們幾個都喊過來,挨家挨戶搜查到底少了誰,都記錄在名冊上……這個時候,一定要和那個狗日的拋開關係……」我緊張道。 book18.org

我們是物流公司,正好給王偉超打了掩護?呵呵,他休想! book18.org

離開魚得水,我下意識的就要往陸永平的家裡跑去。一直快到了姨夫家門口,我才停止住了腳步。因為我發現,除了我現有能夠支配的力量,遇到問題,我大機率還是會去找陸永平。 book18.org

這樣子的我如何能夠擺脫陸永平的束縛? book18.org

可是這件事情又超出了我的管控能力。 book18.org

左右掙扎了半天,我決定還是回去另想辦法。 book18.org

陸永平總是雞賊的很,我都不清楚他是如何感知到我的,正當我轉身離開的時候,他又神奇的出現了。 book18.org

「林林,怎麼不上屋裡坐坐?」 book18.org

「我來跟你說事的……」 book18.org

「啥事,進屋裡說唄。」陸永平給我拿來了凳子。 book18.org

「王偉超昨天走貨了……關鍵是還掛在我的公司名下……」 book18.org

陸永平並不感覺到驚訝,只是淡淡的「嗯」了一聲。 book18.org

「這事你知道?」 book18.org

「不知道。」 book18.org

「那你淡定的樣子……」我深度無語。 book18.org

「還是那句話,這個結局我是臆想知道的。」 book18.org

「這公司又不是他的,他怎麼就敢這麼做呢?起碼別這麼光明正大,無視我呢?」我怒氣沖沖道。 book18.org

「有啥不敢的……他王偉超敢操你媽,還有什麼事情是不敢的?」 book18.org

陸永平的這一句話質問的我啞口無言。 book18.org

對啊,是我太傻了。 book18.org

我想著大家彼此都過得去,有來有回別太過分就行。 book18.org

殊不知我和王偉超早就已經是階級敵人了,但是我百思不得其解,這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從我強姦王偉超他媽陳雨蓮? book18.org

「那怎麼辦?」我像是個做錯事情的孩子,等待大人的審判。 book18.org

「等!」陸永平自信的背手,緩緩道。 book18.org

「等?等什麼……」 book18.org

「這麼多年,我陸永平敢說還是見過不少場面的。我年輕時候的那個圈子,都沒人敢這麼大膽和外國佬做生意的,因為我們都知道,那些洋鬼子當面一套背後一套,根本就沒有生意人的秉性。那群人就是行業里的攪屎棒,不知道壞了多少道上的規矩。林林,不用管,我們就等著,等著王偉超吃大虧,走私販賣毒品,這玩意兒是要掉腦袋的,誰敢這麼不要命的?遇見熟悉靠譜的或許還能試一試,跟洋皮鬼子,嘖嘖,讓他自求多福嘍……」 book18.org

「外國人一個比一個貪婪,咱們和他們做生意,買還可以,但是賣和倒賣,那是想都別想了。這群狗雜碎……」 book18.org

—— book18.org

回到家,我疲憊的躺在了沙發上。 book18.org

母親打開了收音機,在聽著《白茵亭》(虛構),小花旦的戲腔時而空洞圓潤,時而尖銳刺耳。 book18.org

「庸夫雍婦~苦讀加冠~且道鬼使~人心難安~」 book18.org

只可惜,現在我無心於欣賞,只能在隱隱約約中感受到母親心情還很不錯的樣子。 book18.org

母親跟著小花旦一起唱:「玉女舞,踱步雄安關,八百山樑梁,縴夫膀子兩頭擔~」 book18.org

我沒聽懂歌詞唱的是什麼。 book18.org

母親確實是變了,相比較之前,這個時候應該是剛從地里拔草回來,一身泥土,洗個澡然後給我做飯。 book18.org

現在呢,是心安理得的坐在家裡聽著小曲,織毛衣,納繡鞋。 book18.org

把視線從母親的身上抽開,我開始思考使我疲憊的原因:也許我真的錯了……一方面無比依賴陸永平給我的權利,一方面又想掙脫他的束縛。 book18.org

自嘲的笑了笑,我起身,打定主意,開始和母親商量。 book18.org

「媽,咱家的養豬場沒有盤給別人吧?」 book18.org

「沒呢,擱在那裡荒著呢。你問這個幹嘛?」 book18.org

「我想從新開始,搞養殖。」 book18.org

母親狐疑的看了我兩眼,繼續道:「你不是有公司嗎,怎麼突然想起這個了?」 book18.org

公司?那也是陸永平給我的……而且,最近還不怎麼太平。 book18.org

「現在物流不景氣,基本上沒生意,我想轉個型啥的,咱們不能在一棵樹上弔死是不?」 book18.org

「我沒意見,你要做就做。」 book18.org

「那咱們下午一起過去把養豬場收拾收拾唄……這麼長時間,可不是得長草了……」我建議著,同時也期待著母親的反應。因為我倆彼此都心知肚明,養豬場這個特殊的地方意味著什麼。 book18.org

那是我第一次撞見陸永平和母親偷情的地方,也是我青春躁動的開始。 母親臉色一紅,可是也不好反駁什麼,只能輕輕的「嗯」了一聲表示答應。 出發前母親特意去換了一身衣服,這件衣服我非常熟悉,一件和那次一模一樣的白色長袖T恤,布料十分柔軟貼身。和以前一樣,這種衣服都會勾引起人的慾望——當母親站立起來的時候,T恤被那豐滿的胸脯頂起來的山丘頂端,會印出兩顆痕跡明顯的凸點。 book18.org

至於下半身,則是一款今年新出的超短裙。 book18.org

一年前左右的時間裡,這裡還是熱鬧非凡,一年後,這裡已經是雜草叢生,物非人更非。 book18.org

生鏽的鐵門推開,發出了刺耳的「唧唧」聲,一大堆蒼蠅被驚嚇飛走,頭頂上的太陽還很毒辣,豬圈盡頭的那間房間門口前,一堆綠草,像是嚴和平頭頂上的顏色。 book18.org

在得知我的親生父親並不是他的時候,我對這位待我很好的養父,也慢慢的淡化了感情,不知道這是不是跟他現在很少出現在我的生活里有關。 book18.org

母親觸景生情,漸漸的有些眼紅,可是眼淚終究是沒有掉下來。 book18.org

回過神來,母親看著我比她都愣,就推了推我胳膊,把我喚醒,然後道:「別傻站著了,太陽底下熱不熱……」 book18.org

一大串串鑰匙,我找了好幾遍才找到,打開豬場房間的門,一陣陣的灰塵和發霉的味道鋪面而來,害得我和母親咳嗽了好幾聲。 book18.org

母親立即進入狀態,找來了盆兒,然後給我交代道:「我去打水,你去看看還有什麼其他能用的東西不,實在沒有了就回家去拿,多跑點路不礙事兒的… …」 book18.org

左邊的房間是嚴和平常來的,裡面就一張床一張桌子,其餘的地方都堆放雜物。牆壁上還有兩張性感比基尼美女的壁畫歪七八鈕的貼在牆上,透明膠布都脫落掉了。 book18.org

好在沒人給這裡斷電,我找來了這裡的修電箱,拿起管線鉗就開始幹活兒。 母親用院子裡的壓井壓出來一盆子水,把所有的毛巾一股腦的丟進盆子裡,浸濕。然後開始往房間裡洒水。 book18.org

母親蹲下來的時候兩隻大奶子被擠扁在膝蓋上,白皙的奶肉一顫一顫的,好像要逃脫這惱人的擠壓。母親下半身根本就沒沒有穿內褲,所以,在我的角度上,能夠完完全全的看清楚母親的騷逼! book18.org

似乎能感受到我的視線,母親臉色紅潤,開始夾緊了雙腿,暫時遮住了這誇張的春光,只留有一絲絲縫隙黑乎乎的一片,給我無限的遐想。 book18.org

我帶著白色織布手套,右手擰著電線,左手拿著工具,額頭上微微有些汗,然而視線卻一直在母親的身上。 book18.org

「媽?」 book18.org

母親抬起頭,羞澀的不敢看我。 book18.org

「你下面濕了……」 book18.org

母親聽罷,叉開腿看了看自己的逼門,果然是一片淫水,有的甚至都匯聚成滴了。 book18.org

母親的臉色更紅了,手裡的毛巾濕了又濕,然後拿起濕毛巾就往自己的逼門處擦去。 book18.org

這一幕看的我是熱血沸騰,雞巴撐在褲子裡極其難受。我站起來脫下手套,幾步走到母親身邊,說道:「我來給你擦唄,你別動……」 book18.org

「媽,你下邊分泌的淫水是不是想男人了?」 book18.org

「沒有……」母親的臉紅的幾乎能滴出血來,強行狡辯道:「媽只是洗洗身子,不洗身子身上會有股怪味道,不衛生……」 book18.org

「是騷味是不。」我抓起濕毛巾,毛巾很是乾淨,然後把毛巾套在我的手指上,指尖抵達在母親的逼門上,然後開口調情道:「媽,我給你洗洗陰道吧… …」 book18.org

母親美的出水的眼眸看著我,露出一絲絲羞憤,最後這一絲絲的羞憤轉換成了迷離,然後自己以蹲著的姿勢,打開雙腿,主動挺動屁股,用逼門把我的手指和毛巾使勁往她的陰道里吸。 book18.org

母親好像把我的手指當成了陽具,左手撐在地上,右手則是拉住我的手腕在她的陰道里一抽一插。母親舒適的仰起了頭,細膩的脖頸和性感的鎖骨頂在一雙大奶子上面,奶子上面的突起顯而易見,銷魂的呻吟表達著她身體上現在的愉悅。 book18.org

我的右手被母親「使用」著,左手但還是閒著的,我潑了兩下水在母親的奶子上,由於衣服的特性,母親的大奶肉和乳頭立即變得若隱若現,母親也因為涼水的觸及而身體一顫,就到達了高潮。 book18.org

我的目光被兩個可愛的「小葡萄」所吸引,看著它們頂在一雙豐碩的乳山上,我情不自禁的張開了嘴,把它們含在了嘴裡。 book18.org

沒什麼味道,也吸不出奶水,但是我就是對這個紅色的花蕾愛不釋手,左手捏著,左右變換著吮吸。 book18.org

我能聽到母親緊張的心跳聲,也能聽到母親重重的喘息聲,更細一點,還能聽見我的手指套著毛巾在母親陰道里摩擦的「滋滋」聲。 book18.org

高潮過後,母親蹲好,見我如此貪戀這一雙美麗的乳房,就把我的腦袋抱在了懷裡,我的臉被深深地牴觸在母親的乳溝深處。 book18.org

可能是嫌衣服礙事兒,母親主動的把衣服脫掉了,然後這次我算是真真正正的把臉和母親的大奶子來了個全面的接觸。 book18.org

母親的奶溝里應該就是母親的心臟了吧? book18.org

我能感受到母親心跳聲的變化,剛開始很快,後來變得緩慢,最後又加快了速度,最最後穩定在了一個固定的頻率。 book18.org

我伸出了舌頭,舔了舔母親心窩處。 book18.org

「林林,別,我的腿蹲麻了,咱們要做就去那邊的床上,再蹲下去媽都站不起來了。」母親推開我的腦袋,和我說道。 book18.org

我抱起母親,母親的雙腿也纏在我的腰上,胳膊摟住我的脖子。 book18.org

西間的床有些日子,剛才進來也沒來得及打掃,只顧著辦正事了。於是我讓母親繼續待在我的身上不要下來,然後抽起旁邊的雞毛撣子對著臉前的床一陣子狂掃,驚起一陣子灰塵。 book18.org

等到灰塵散落,空氣重新清澈起來,我把母親放在床上。 book18.org

「咔嚓」一聲,一個床腿斷了。 book18.org

母親一陣子尷尬:「我沒長胖……」 book18.org

母親以為是她這陣子好吃懶做不幹活,增重變胖了的原因。 book18.org

我則是感覺有些好笑,於是跟著她進入狀態,批評道:「你看你整天好吃懶做的,這下好了吧,長胖了吧……」 book18.org

「我沒……肯定是這床受了潮濕,被腐掉了……」母親羞憤的解釋。 我低頭一看,斷了的那條床腿正好在兩面牆壁的交匯角落處,如果不刻意的去壓,這床應該不會影響使用的。 book18.org

我哈哈大笑,說道:「媽,跟你開玩笑的。」 book18.org

說罷就脫了衣服,壓在了母親身上。 book18.org

然而命運再一次的給我開了玩笑,「咔嚓」一聲,另一隻床腿兒,也斷了。 我趕緊起身,彎腰盯著斷了的另一隻床腿兒看,可是越看越覺得無語,額頭上滿是黑線。 book18.org

母親見狀,悄悄的笑了起來,說道:「你看,我就說我沒胖吧?」 book18.org

「你沒胖你沒胖,是我胖了好吧?」 book18.org

我在角落處找來了幾塊磚,然後把斷了的床腿拿去丟掉,用磚給墊在斷了的床腿上面。 book18.org

一陣子忙活過去,我發現母親在旁邊痴痴的看著我。 book18.org

我被看的不好意思,於是嘴上說道:「看我幹嘛,沒見過帥哥嗎?」 母親笑了笑,然後說道:「是挺帥的。」 book18.org

我壓了壓床板,又錘了幾下,確保了床腿兒不再斷了之後就對母親說:「可以了,這次保證不斷床腿,不過……」 book18.org

我看向歪向里側的床板,繼續道:「就是有些歪,不過不礙事兒的。」 母親袒胸露乳,然後又把最後一件超短裙也給脫掉了,此刻是徹底的全裸在我的眼皮子底下。 book18.org

「我幫你脫掉吧……」母親說道。 book18.org

說完我向前走了幾步,方便母親夠著。母親的一雙細嫩的小手攀向了我的腰間,然後給我解開了腰帶,脫下了我的褲子。 book18.org

我開始猴急起來,扯掉母親的手,三兩下就把褲子和內褲丟在一旁,然後一撲壓在了母親的身上。 book18.org

右手扶住我的雞巴,對準了母親的玉門,然後我的腰部一挺,進進入了母親的身體。 book18.org

母親的喘息在我的耳邊開始急促起來…… book18.org

我的每一次都插的很深,龜頭都能突破母親的子宮口進入到母親生我養我的子宮裡面,想著17年後我又故地重遊,身體就跟打了雞血一樣,擁有無限的力氣。 book18.org

我和母親的關係,從她不知道被操,到她不情願被操,再到她裝著不知道被操,到最後她心甘情願的被操,也只是過了一年多的時間。 book18.org

母親的雙腿似乎夾的更緊了些,仿佛能感受我的情緒,母親開始主動索吻來著。 book18.org

舌頭的潤滑和嘴唇的冰涼,又把我的母親從另一處交匯起來。 book18.org

「媽,你叫一聲……」 book18.org

母親喘著粗氣,臉上泛著紅暈,羞澀道:「媽說不出口。」 book18.org

「那你以前怎麼說的現在也怎麼說唄……」 book18.org

「媽那以前是把自己當成是演戲,我在戲團也是這樣的……不都是背台詞來著?」母親小聲解釋道。 book18.org

「好哇,媽,你以前都是敷衍我的是不?」我挺動著腰肢,對著母親的會陰部重重的撞擊了兩下。 book18.org

母親「額」的一聲,享受完了我的伺候,說道:「不是敷衍,之前只是不反感……」 book18.org

我加快了衝擊,最後一下把龜頭深入到母親的子宮裡,精液噴射而出。 射精過後,我拔出了雞巴,和母親溫存。 book18.org

由於剛才床腿兒斷了兩個,導致現在我和母親的位置是頭低屁股高,這次內射母親,恐怕這一大堆精液流都流不出來…… book18.org

想著母親被我內射懷孕指日可待,我就有一絲絲激動。 book18.org

—— book18.org

「滴滴滴……」電話響了,是馬臉的。我拿走母親放在我身上的手,起身接通了電話。 book18.org

「林哥,不好了。你妹妹嚴舒雅也在王偉超這次走貨名單行列……」 「轟」的一聲,我愣住了。 book18.org

怎麼可能,舒雅她不是應該只是耍小孩子脾氣…… book18.org

難道……想到想都不敢想的後果,我開始自責起來。 book18.org

另一方面,此刻我對王偉超的憤怒已經開始空前的超越,如果王偉超在我面前,我會毫不猶豫的,拿起菜刀就往他的頭上砍! book18.org

「王偉超,你為了能夠拉我上船真是絞盡腦汁啊!」我恨恨道。 book18.org

回過頭,我心裡「咯噔」一下,因為母親已經醒了,並且眼睛裡含有淚水。 「林林,你一定要把舒雅找回來……」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