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海美人劫 (第一部 第49章)作者:局長閒人

簡體

. book18.org

【慾海情天(慾海美人劫)】 book18.org

作者:局長閒人book18.org

2020.8.24首發:第一會所 book18.org

.book18.org

第一部 第49章、膽大妄為 book18.org

趙易又哼哼道:「姐,就是我死也輪不到你,但我不會再聽你的了,我有我的手段。」 book18.org

黃潔長嘆一聲,說道:「趙易,我知道你是啥樣人,你小子虎了吧唧的什麼事都乾得出來。但官場不是黑社會,拼的是背景關係水平而不是力氣,你想在官場生存下去必須聽我的。你現在可以按第二個路子走,回人事局等待提拔外派,那個工作能輕鬆一點,但有一樣,你必須與陳如斷了,如果你不斷,我明天就把你調到宣傳部的政務處去寫材料,沒白天沒黑夜的我看你能有什麼手段?」 趙易心想我與陳如怎麼斷?她還讓我跟她做生意呢?黃潔看趙易的眼神就知道他不想與陳如斷絕關係。便又說道:「你知不知道我今天中午為什麼去你們政府口那邊吃飯?」 book18.org

趙易直眼沒敢說話,心想難道我們政府這頭的飯菜做的好?政府口的待遇怎麼能跟黨委口相比呢?黃潔又道:「我就是想看看你們兩個到底是什麼關係?結果真讓我猜著了,你們兩個竟然敢同進同出的。」 book18.org

趙易答道:「我們兩人一個辦公室,一起下樓吃飯也沒什麼?」 book18.org

黃潔怒道:「你還嘴硬,一個辦公室的男女同事同吃同進的是沒什麼,那麼大的食堂那一對對的有的是,但是你們兩個不同,你們是情人關係,關鍵不是距離是眼神,我轉身的時候你們兩個對視了吧?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機關多少對有不正當關係的為什麼不說大家都知道?就算他們不說話,無論隔得有多遠,也會有意無意地互相尋找,然後含情對視一下,這個是本能避免不了的。我當時特意找個了單桌,陳如走過來和我一起吃飯,你倒聰明沒過來,但也還是瞟了一眼。」 book18.org

趙易聽黃潔說後倒吸了一口涼氣,怪不得跟局裡的同事在一起吃飯的時候大家有時候都避讓開自己和陳如,其實大家早都已經看出兩人關係不正常,即使兩人坐在對面,陳如那含情帶水的眼神總有自己的身上轉,雖然自己刻意不去看她,但還會偷望幾眼,兩人的眼神在眾人面前已經對碰了多少回了,這在機關乾的人都是人精,這個機關重重之地哪個不是玩人的高手?自己和陳如畢竟年輕,怎麼掩飾也不避免不了。 book18.org

黃潔見趙易沉默了,知道他是害怕了,又說道:「這男女關係現在算是隱私也是私生活,在機關這個亂地也不算什麼,但你的問題是你還沒結婚呢?鄭秀她爸以後也可能來市裡上班然後退休,這話要是傳到他的耳朵里去,你們以後的關係還怎麼處?我原來以為鄭秀真要跟你分了,陳如接上也就算了,但你竟然又把鄭秀搶回來了,你跟陳如不斷能行嗎?你還想繼續提拔當官,如果在考核的時候有人說一句你人品有問題,就全完了,花多少錢也解決不了,就算你當上領導了,感情上的事處理不好一樣完蛋。」 book18.org

趙易沉默了半天,心裡一個勁地打鼓,黃潔的關係算是擺平了,鄭秀已經認了,她主動讓步,其實是以退為進。黃潔也不敢公開,這事都裝糊塗就算過去了,但陳如卻不放棄,還要拉自己做生意,她雖然沒明說以後的四人關係,那也是想要占塊地,搞個各霸一方。現在黃潔又逼自己與她斷關係,這次能斷嗎? 黃潔也在看著趙易的表情,心想趙易與陳如兩人說好鄭秀回來就斷的,但這兩天鄭秀因為自己的事挑火,陳如卻在中間打穿插,當了一個隱身大俠,搞得鄭秀現在還不知道,也真算是高手了。但她與趙易不斷關係,鄭秀要是知道了還得跟這次一樣,這次鄭秀已經把最後的殺手鐧都使完了,難道還去找陳誠私奔?她那麼要面子的人可真得要自殺了。而趙易現在斷不了一定不是因為他自己的關係,一定是陳如還在纏著他,今天早上她說的那句話一定是有目的,雖然自己還沒想通,但一定不是什麼好道。 book18.org

陳如,這個死纏爛打的妖精現在是太多餘了,本來已經解決她了,她也答應鄭秀回來就分,自己在讓步,她卻往前奔,她到底要幹什麼呢?黃潔想到這便問道:「陳如到底跟你說什麼了?」 book18.org

趙易還在愣神,聽黃潔問他眼神一換,忙說道:「沒,沒說什麼啊?」 黃潔見趙易敢跟自己說假話,心知趙易又被陳如所迷,心裡沒有生氣卻有點著急,起身走到趙易的面前伸雙手把住他的雙肩,看著趙易的眼晴冷冷說道:「趙易,你看著我。」 book18.org

趙易只得挺直了身子看著黃潔的眼睛,黃潔盯著趙易的眼神說道:「姐姐教你最後一招,你以後跟誰說話的時候都儘量要看他的眼神,只要他說謊,只要他言不由衷,只要他心口不一,他就不敢看你的眼神,他就會下意識地扭頭躲閃避開你的眼神,即使是老謀深算的傢伙他雖然不躲閃但眼神也在變換,你只要盯著他,他就會不自覺地避開你的眼神,剩下你就可以判斷他說話的真假了。陳如跟你說什麼我也不想知道了,你自己判斷真假好壞吧,現在,你看著我的眼睛,我的眼神有什麼?」 book18.org

趙易心裡一動,是啊,眼睛是心靈的窗戶,而眼神就是窗戶裡面的景色,會看的人一覽無遺。即使那些高高在上久經沙場的領導每次講話也都是看著講話稿,基本不抬頭,不是不認字,也不是沒記住,而是知道都是假話,沒臉抬頭說,即使抬頭說也只敢看天花板的燈,不敢看人或是眼神渙散。而在與領導真正面對面的時候是沒人敢看領導的眼睛的,領導都是至高無上的,你敢盯著他的眼睛,被他看破你在猜測他的心思,那你可真是死定了,以後可以永遠不用再看了。 而自己每次跟這三個美人妖說話的時候,她們雖然都是含情脈脈的,卻是死盯著自己的眼睛,自己的小心眼在她們面前只要一動,不說她們都能算出來,就是因為這泄密的眼神,這裡面的道理她們都懂,卻誰也不說。今天黃潔終於逼急了才告訴自己的,自己也不是不知道,只是沒想到,每次看她們的眼神只是覺得裡面是一汪深泉看不到底,其實是被色所迷,亂了心神。 book18.org

這三個女人的眼神也各有不同,黃潔是盈盈秋水般的大鳳眼,有想法的時候是瞪著眼睛或者忽閃幾下。鄭秀是杏核眼,打主意的時候一個勁地轉她那水靈靈地眼珠子,陳如是單鳳眼,眼角向上,卻是明眸善睞,動心眼的時候眯縫眼睛,最難看透。 book18.org

趙易輕嘆了一口氣,黃潔的大眼睛仍在盯著趙易,許久趙易才說了句:「姐,你眼睛裡只有我的影子,你最愛我。」 book18.org

黃潔甜甜一笑,心裡甜蜜,抬起手在趙易的臉上打了個小嘴巴,趙易呵呵一笑只是曖昧地摟著黃潔。 book18.org

趙易摟著黃潔半天才小聲說道:「姐,我現在真的想出人頭地,身顯名揚,讓我愛的人也寶馬香車,榮華富貴,我一定不比那個陳誠差,不靠老子也要有份成就,我不想白活一生。」 book18.org

黃潔在趙易的懷裡身子發軟,卻有些迷懵地說道:「你現在才想發達卻也不晚,但『人之強弱,天之常焉』人家那是命好,天生就是官宦人家,門萌及第,咱們都是庶民百姓,怎比得了人家?你別多想了,還是按我設計好的路子一步步地走,只要我在組織部干,一定不讓你落步,時機到了你也能弄個一官半職,但咱們起點低,到陳誠的那個層次永不可能。」 book18.org

趙易卻是冷笑了兩聲,說道:「姐,我不信命,我只信你,只要是人能做到的我也能做到,我就是達不到那個層次也一定讓你過上幸福生活。」 book18.org

黃潔呵呵了兩聲說道:「你的心意我知道,但不信命怎麼行呢?文章蓋世,孔子厄於陳邦,武略超群,太公釣於渭水,霸王雖雄,自刎於烏江,漢王就是無賴,竟有萬里江山,生不得時,誰又能奈何呢?你現在還是忍耐為上吧?」 趙易兩眼寒光,說道:「姐,張良原是布衣,蕭何不過是縣吏,晏子身無五尺,封作齊國宰相,孔明臥居草廬,能作蜀國軍師,人生在世,上有天下有地,必天爭地斗,豈能任由他人宰割?我現在不成功是因為我明白的太晚了,如果我早幾年就想要富貴利達,怎麼有今日困厄?姐,原諒我,我對不起你了,還讓你為了操心。」 book18.org

黃潔聽完抿嘴一笑,說道:「男人想干大的事業都是要磨鍊的,有幾個天生就洞明世事?你現在還沒開始,只在女人身上轉圈了,你過不了這個坎,什麼也幹不了?」 book18.org

趙易卻是冷笑,然後問道:「姐,我不信這個,我也沒什麼坎可過的,誰敢肯定誰的感情永遠不變呢?我只要實實在在的東西,那些胡言亂語都算了吧。」 黃潔嘆口氣,無話可說,趙易心裡一轉,問道:「姐,你怎麼不找男朋友呢?」 黃潔沒反應過來,卻笑說:「姐都跟你這樣了,哪個男人敢要啊?」 book18.org

趙易心裡一悲,雙臂緊了一下,黃潔以為趙易內疚,卻伸手勾住了趙易的脖子,兩眼飽含柔情地說道:「姐不後悔。」上身向上一勾送了一吻。 book18.org

而趙易抓住了機會卻不放過,緊抱住黃潔一陣熱吻,黃潔頓時來了感覺,兩腿不由自主地絞在了一起,片刻,趙易吻夠了,看著黃潔的眼睛說道:「姐,你跟我吧。」 book18.org

黃潔睜開水汪汪的大眼睛,妖笑了一下,還是沒想明白,嗔說道:「我這不是已經跟你了嗎?」 book18.org

趙易又說道:「我是說要你永遠跟我在一起。」 book18.org

黃潔心中一動,忙去看趙易的眼睛,發現趙易的眼神有點深邃卻令人發冷,不是開玩笑,趙易跟自己第一次動真格的時候就說過這個問題,但那是要放棄一切私奔,而現在他卻想要擁有一切了。忙說:「你開什麼玩笑?那鄭秀呢?你白搶她回來了?」 book18.org

趙易面部表情有點僵硬,又說道:「鄭秀的問題我其實沒處理好,她心中早已經沒我了,我只不過是她的備胎,她跟陳誠在我背後搞怪,根本就沒拿我當回事,我咽不下這口氣,原來我只是想要一個面子,現在我跟鄭秀在一起是因為永遠不會讓他們得逞,就是分手了也得是個讓人玩夠了的二婚頭,我就不信陳誠這種人能撿別人的破爛。」 book18.org

黃潔有點傻眼,沒想到趙易會這麼想?忙勸道:「趙易,鄭秀不是那樣的人,她對你還是有感情的,要不也不能跟你回來,你這麼想不是害她嗎?」 book18.org

趙易冷冷一笑,答道:「我害她嗎?那誰又他媽的害我了呢?我聽你的話去跟她處對象,其實她從來就沒瞧得起我,她三個月不給我打電話跟陳誠在海里的豪華遊艇上鬼混,咱們倆在醫院那麼苦,她卻在會所跟人家喝紅酒玩浪漫求婚,我去京城的時候她連電話都不敢開,卻跟我假裝溫柔,我在火車上的時候她又去跟人家去會所吃喝玩樂,如果沒有陳誠親自來告訴我,我一輩子都蒙在鼓裡,現在她在外面他媽的野夠了,又回來找我了,弄了一塊破手錶來討好我,我他媽的是個男人,我再不值錢也想要有尊嚴,我現在跟她已經是不要臉了,到底是誰害誰啊?」 book18.org

黃潔看著憤憤不已的趙易忙說道:「趙易,你千萬不能這麼想,你做的也不對啊?你不是也沒告訴她我和陳如的事嗎?其實我壓力也很大,我也想過讓你們一刀兩斷了的?然後再做打算啊?」 book18.org

趙易陰森一笑,說道:「我是沒告訴她,但我良心過不去,一直是想找機會和平分手的,所以我一直沒碰她,可她連屁都沒放一個,回來像沒事似的拿我當傻瓜,一點歉意也沒有,那些照片里的場景其實都不堪入目,她肩圓背厚的還是個大姑娘嗎?就是換成是你,在遊艇上穿泳裝喝進口紅酒,與一大群色狼亂女摟在一起嗨皮,喝迷糊了讓人乾了都不知道,你能清白嗎?是不是以為我是個傻瓜什麼也不懂啊? book18.org

陳誠這種人都追到家裡來了,說是什麼都沒幹誰他媽的信啊?我倆頂多是半斤對八兩,誰也別他媽的說誰,所以我早上才答應她約法三章,不計前嫌,從新開始,升官發財再養她。但她永遠也別想得到我的心,我愛幹什麼就幹什麼,她有錢花就行了。」 book18.org

黃潔聽完直了半天眼睛,只能嘆息道:「趙易,如果是這樣,你們倆人斷了吧?貌合神離的日了也是一種煎熬,我也不要這張臉了,你張不開口我去跟她說,一定不讓她出問題。」 book18.org

趙易卻說道:「斷了?你嫁我?」 book18.org

黃潔瞪了趙易一眼把臉扭一邊去了,趙易又問道:「你是嫌我跟陳如髒了,不會再嫁我,既然你不嫁我,我再跟鄭秀斷了不是成全陳誠那個王八蛋了?我白他媽的追回來了。我就是拖拖拉拉地跟她過,想干就干她,不想干就一邊呆著去,能過就過,不過也得過,誰也別想好。」 book18.org

黃潔急道:「趙易,你怎麼這樣了?這不是原來的你啊?」 book18.org

趙易也急道:「那我咋樣啊?我怎麼做你才能滿意?我這一切不都是你指導的嗎?我聽你的話考公務員,聽你的話跟鄭秀處對象,聽你的話繼續在這個骯圈裡混,當上官就錢花不了,女人有的是,這都是你說的,我現在一切都想明白了,你又說我不是原來的我了?原來的我什麼樣啊?是不是像個傻逼似的你就高興啊?」 book18.org

黃潔卻搶白的一愣,只好說道:「我那時也是胡說讓你有點信心,我現在的意思是說你這樣以後能幸福了嗎?」 book18.org

趙易又嘿嘿了幾聲,說道:「幸福,怎麼不幸福啊?我包攬市裡黨、政、醫三大美女,我再當上官發了財不就更幸福了嗎?」 book18.org

黃潔怒道:「你胡說,沒有感情的婚姻哪來的幸福?你要是這樣,我再也不幫你了。」 book18.org

趙易卻哈哈道:「姐,天真的是你不是我,我認識鄭秀的時候哪來的感情?如果我不是公務員她能跟我這樣的人處對象嗎?處了之後不也是磕磕絆絆地往前走嗎?就算是有感情又能怎麼樣呢?再深的感情也得一點點磨滅,只不過這一天來的或早或晚一些。你介紹鄭秀的時候不也是為了錢嗎?你考慮過感情嗎?你考慮過我的感受嗎?還不是因為想要利用婚姻入贅她家再謀發展?感情不過是結婚的藉口。 book18.org

鄭秀也不是傻瓜,假裝高貴大公主不會平白無故地跟我這樣的糊塗蛋,她不跟陳誠的原因不是因為不愛他,而是因為他們不在一個層次上,沒有共同的利益。她寧做雞首不為牛後,不想讓自己被動,在外里野夠了回來找個老實人嫁了,這不都是婊子乾的事嗎?現在真相大白了,王八犢子打雜種,誰也不是好東西,誰也沒閒著,再談什麼感情不是掩耳盜玲嗎?再說什麼親親愛愛的就是放狗屁,都已經這樣了我憑什麼還要傻逼似的談什麼感情呢?」 book18.org

黃潔氣得一甩手,從趙易的懷裡掙扎出來,問了一句:「那陳如呢?」 趙易又冷冷地答道:「陳如跟我在一起沒有任何條件,我們有感情,我就喜歡她,我跟她在一起就高興,緣分沒盡,我也要。」 book18.org

黃潔轉身看著趙易生氣似地說道:「趙易,陳如那個妖精沒你想的那麼簡單,她把你賣了你還得幫她數錢,你玩不過她,就算她一心跟你,她那個身份會忍到最後做一輩子小三嗎?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這種事你也想得出來?」 book18.org

趙易卻伸手又去抱黃潔,黃潔想要反抗卻感覺趙易很用力非常強硬,不得已又倒在他懷裡。 book18.org

趙易緊抱著黃潔又冷冷說道:「姐,我不瞞你,想瞞你也瞞不了,我就是這麼想的,你既然已經跟了我了,以後再嫁人也不會幸福,我就負責到底,你想要什麼我就讓你有什麼?你想要結婚,也一樣,給我點時間,給我一個機會。」 黃潔有點愣神,心思一轉,馬上明了,問道:「陳如到底跟你說什麼了?」 趙易一笑,說道:「她沒說什麼,跟你說的一樣,說當上領導就行了。」 黃潔忽閃了兩下眼睛,心想陳如說的絕對不是這句話,黃潔又坐了起來,轉身看了趙易的眼神一會兒,見趙易似笑非笑地看著自己,終於明白了,趙易要換道了。他膽子終於大起來了,卻是色膽包天,膽大妄為,但他現在沒這個資本啊? 黃潔又問道:「陳如是不是和你說要跟你一起做生意?」 book18.org

趙易心中鬼跳,但陳如已經警告自己不要先吐口,臉上只是淡然一笑,沒有正面回答黃潔的問題,答道:「姐,人是不是有了錢了就做什麼都可以了?」 黃潔一愣,心想陳如要與他一起做生意是真的了,但自己教趙易的道都是當官的,只能在官場打轉,商道自己是一無所知,現在趙易不想當官想賺錢了,這能比辭職當民工能強多少呢?一定是陳如在背後搞鬼,她老爸雖然是個副局長,但背後也有生意,而她的哥哥聽說也是一個公司的老闆,只是自己對這官場外的錢圈不太感興趣也沒深問,現在趙易也要上這個道了,以趙易現在的這個身份這不胡扯嗎? book18.org

黃潔心中有點著急,忙又說道:「趙易,咱們兩個其實都是普通人,只是想來官場打拚一下,能走多高就走多高,實在走不下去了也能混口飯吃,就算是想搞錢也得走到一定層次或者找機會,你我現在都是最低層的公務員,還在忍耐階段,必須夾著尾巴做人,見著任何人都得客客氣氣的,還怕人家挑毛病,你要是再琢磨錢道,就不能專心工作了。而且你現在這個職位跟錢一點關係也沒有,你哪懂這裡面的門道?所以你千萬不要這麼想,現在做什麼生意都是要本錢的,而且風險極高,一旦賠錢一輩子都翻不過身來了,而只賺不賠的生意都是官商,有國家保底的,你就是想做現在也不夠層次。那個陳如也是一個小白人,雖然家裡有點錢讓她胡花,也沒到讓她做大生意的層次,你千萬別上這個道。」book18.org

趙易聽完卻壞笑了一下,又去摟黃潔。 book18.org

黃潔卻真生氣了,面色難看,身子一掙,站了起來,整理了一下上衣,轉身冷著臉坐到老闆椅上,覺得只有坐在這裡自己才有點繼續指點江山的氣勢。 趙易看黃潔起身躲開了,竟也站起身來走到黃潔的身邊,雙手一伸強行橫抱起了黃潔,黃潔不知道趙易到底要做什麼?只得急用雙臂掛住了趙易的脖子,鳳目圓睜疑惑地看著他。 book18.org

趙易橫抱著黃潔走到了落地窗前,眼望著窗外的都市外景,那眼神是即冷漠又剛毅。許久,趙易問了句話:「姐,女人到底喜歡什麼樣的男人?」 book18.org

黃潔心想你抱著我就為了問這個問題?想想身子卻有些發軟,把頭靠在趙易的肩上說道:「當然是成熟的男人。」 book18.org

趙易又問道:「姐,我成熟嗎?」 book18.org

黃潔隨口說道:「你不成熟,這點小事你都掰不開,胡言亂語異想天開,你還怎麼能算是成熟呢?」 book18.org

趙易笑了一下,眼睛仍然茫然地望著窗外,說道:「那我怎麼樣算是成熟呢?」 黃潔又想了一下說道:「這個就不好說了,簡單地說就是有責任感,做事穩重,敢於擔當,有能力解決問題,正所謂智者不惑,勇者不懼。你現在是勇者無敵了,什麼事都敢幹,但還缺少智者不惑,你再把沒想明白的問題想清楚,你就成熟了。」 book18.org

趙易思考片刻,然後又問道:「那我要是想不明白呢?」 book18.org

黃潔也無話可說了,這人要是智商低死心眼誰也沒辦法。但也只得答道:「你想不明白姐替你想。」 book18.org

趙易又一詭笑,放下了黃潔,讓黃潔面沖窗外,背過黃潔的兩條胳膊,用左臂穿過,黃潔感覺自己像被綁上了一樣,動彈不了,心中惱怒剛要掙扎,卻聽趙易在耳邊呢喃道:「姐,我以後替你想,咱們有感情,錢不是問題,問題是怎麼弄錢。你說的沒錯,我是需要等待,需要忍耐,人只要有了目標一切就都無所謂了,陳如說過沒有當王八的心,就別想讓別人當王八,我命都不要了還在乎是不是王八嗎?」說完將黃潔按在了落地窗上動手。 book18.org

黃潔手扶著窗框,眼看著樓下人來人往,雖然不恐高但還是心中驚恐,卻嗔說道:「小混蛋,你想幹什麼?你千萬別混,這可是在辦公室。」 book18.org

趙易一陣壞笑,在黃潔的耳邊輕輕說道:「姐,要死也是我去死,但要活我們就一起好好活,我也是有底線原則的,我最愛的是你,今生你只能跟我一個人,誰碰你一指頭我就弄死他,絕不食言。」 book18.org

黃潔一驚,回頭去看趙易的眼睛,發現趙易的眼神像狼一樣冒著綠光,冷酷里含著詭異,而黃潔突然發現自己一點反抗的餘地也沒有,掙扎著用雙手扶著窗框,急喘了兩口氣說道:「趙易,你千萬不能不亂來,這可是組織部的辦公室,部長就在隔壁,隨時都能敲門找我,讓人家發現咱倆以後還做不做人了?」 趙易卻淫笑道:「姐,你的大部長不是走了嗎?我來時看了,那些副部長都不在家,你現在鎖著門,誰知道你在不在呢?姐,我可是想死你了,昨天鄭秀回來讓我要她都沒幹,我一直為了你憋著了,救救我吧,姐。」 book18.org

黃潔卻是更怒,說道:「趙易,我跟你是我願意,你再這樣我生氣了,你這不是變成淫魔了嗎?」 book18.org

而趙易邊親著黃潔的耳根邊說道:「姐,我不是淫魔,我發誓,我這輩子就 對你好,以後除了我誰動你也不行。」說完一隻手從前面的衣襟里插入,滑過鬆軟嬌嫩的肚皮直接摸上了碩大飽滿的乳房,兩根手指夾住了乳頭然後用力地揉搓著。 book18.org

黃潔被架著胳膊動不了,終於感受到前天陳如被強姦的感覺了,打又打不過,喊又不敢喊,對這種心上的無賴簡直就是無可奈何。 book18.org

而趙易已經色膽包天,大白天竟然敢在組織部的辦公室渲淫。 book18.org

黃潔身高個大也不是打不過趙易,但兩人的關係早已經是血肉相連,心意想通,而昨天晚上與陳如血戰了一次卻是不過癮,陳如沒有堅挺火熱的大肉棒,怎麼整也是不過癮,沒有愛情的做愛只是生理本能,而這個陪養的小情人又回到自己身邊卻是欣慰。被他簡簡單單的一摸,感覺馬上就來了。 book18.org

黃潔媚眼如絲地看著樓下的行人,雙手扶在落地窗框上,好似為了躲避趙易的手似的向後高撅著肥碩的屁股,卻微叉著雙腿,而趙易見黃潔老實了,放了另一隻閒著的手已經越過了絲滑的陰毛,按在了肥大的陰唇之上,輕輕地揉著。 片刻,黃潔就覺得身子軟了,自己跟趙易從來沒有採取過這種姿式,而且還是大白天的站在落地窗戶前,兩腿有些站不住。 book18.org

黃潔的褲子過緊,趙易覺得勒手,放肆地扒下了黃潔的褲子和內褲,光溜溜的雪白大屁股暴露了出來,因為緊張,卻夾著粉紅的腚溝子,臀肉也在不住地顫抖著。 book18.org

趙易繼續上下其手還舔弄著黃潔的耳朵和脖子,黃潔的感覺越來越強,陰水已經被趙易摳的淌出來了,濕滑地沾滿了大腿根,隨著趙易黑手的摳弄,竟然咕嘰咕嘰的發出聲音,瞬時散發出了一股迷人的酸味。 book18.org

黃潔被趙易玩弄得羞紅了臉,刺激感覺卻是越來越強,已經感覺到了趙易的那個大傢伙像鐵棍一樣隔著褲子頂在自己的屁股上,不經意地哼了一聲,焦渴地說了一聲:「小混蛋,你要就來吧,快點。」 book18.org

趙易壞笑了一下,卻沒幹黃潔,而是曖昧地問道:「姐,舒服不?嗯?」 黃潔越來越迷糊,迷濛著答道:「舒服,一想你我就舒服,你可恨死我了。啊,輕點,別進去,我受不了了……,去沙發那吧?這不行,啊,不行……」 趙易見火候已到,不再客氣,一解腰帶,內褲絨褲一起往下一扒,一條黝黑鋥亮的大肉棍蹦了出來,紫紅的大龜頭真像惡棍一樣閃耀著賊光。 book18.org

趙易一隻手摟著黃潔的纖腰,另一隻手扶著大肉棍向黃潔的腚溝子裡挺進,黃潔的個子太高,趙易的大肉棍竟然頂在了肛門部位,黃潔怕趙易再懟錯了位置,只好彎下腿向後高撅著屁股調整位置配合。 book18.org

趙易的龜頭終於對準了黃潔的陰道口,沾了沾著早已經汩汩而出的淫水,然後一個突破就懟了進去,覺得這個姿式的黃潔陰道更緊,像一根肉管子濕濕熱熱地緊緊地包裹了全部肉棍,卻沒感到盡頭。 book18.org

黃潔被懟的又啊了一聲,卻不敢再大聲,扶著窗戶高撅著屁股咬著牙悶哼著,而趙易已經開始大力地抽插,只幾下就覺得滑膩無比,開始大抽大入,骨盆打在黃潔的肥嫩雪屁股上啪啪地作響,兩瓣大白屁股被乾得直抖,而黃潔怕被別人聽到還得小聲哀求著趙易輕點。 book18.org

而狼心已起的趙易卻已經不管不顧,只把著黃潔的胯骨狠命地干她。 book18.org

而黃潔為了配合趙易不得不調整屁股位置,褲子其實只褪了一半,裹在膝蓋部位分不開襠只能向前彎曲著,相當的辛苦, book18.org

而趙易也沒舒服到哪去,褲子纏著雙腿也是邁不開步,一急竟然把褲子內褲全甩,蹬掉了皮鞋,只穿著襪子繼續把著黃潔的屁股拚命的操干。 book18.org

黃潔沒想到趙易越來越膽大,竟然敢光屁股在組織的辦公室暴操組織部長的秘書,如果換成自己是旁邊者,早就暴怒了,但遺憾的是自己就是那個被操的,不但沒反抗,還在配合。 book18.org

下午刺眼的陽光下,組織部大秘的辦公室里,一個半裸的美嬌娘雙手扶著落地窗,半閉著眼睛看著樓下的人來人往,高撅著肥碩的大白屁股,被一個壯碩如牛的一樣在後面操干,身子像一個大白兔子一樣前後的涌動,場景相當的美艷。 黃潔越來越軟,被乾的臉幾乎都要貼到玻璃窗上了,回頭幽怨地看了一眼趙易,只見他像個惡狼似地盯著自己,帶著一絲淫邪的壞笑,把著自己的屁股拚命地聳動著,無奈地回過頭半迷著眼睛看著樓下,陰道里的感覺越來越強。 黃潔看著樓下,感到自己的心都要跳出來了,仿佛能感覺到龜頭的大傘邊能刮著每一寸腔肉,掏著自己的心,燃燒著自己的靈魂,難道這種毫無底線的做愛能更刺激?讓自己的慾火豪無禁忌地放縱燃燒? book18.org

此時的趙易成就感暴棚,在市大委大樓里操廳級組織部長的漂亮大女秘,這個事情可能在這個大樓從來沒有發生過,而今天竟然讓自己破了處?想到這肉棍又硬了幾分,雙手抓起黃潔的胳膊向後拉,黃潔的身子像麵條一樣向後彎曲,也知道趙易的意思,配合著挺起了上身,上衣都已經周起來了,兩隻潔白的像大柚子一樣的豪乳向前高挺著,兩個櫻紅的乳頭脹得小指肚一樣大,隨著操弄不住地搖動著。 book18.org

趙易更是貪婪,繼續舔弄著黃潔的俏臉,黃潔情慾高漲,一扭頭與趙易緊緊地吻在了一起,趙易貪婪地嘓著黃潔嫩軟卻又有力的嬌舌,把著她的兩臂,下身繼續狠狠地懟著黃潔的陰道。而黃潔辛苦地半扭著身子與趙易對吻,配合著趙易的抽動自己卻主動地送著屁股,讓趙易更狠地往裡懟。 book18.org

而趙易更是放縱,一邊狠幹著黃潔的陰道,一隻手捏著乳頭揉搓大乳房,而另一隻手仍然下探去揉黃潔那早已經脹大的嬌嫩陰蒂,覺得黃潔的淫水越來越水,也越來越稀,像出尿了一樣。 book18.org

黃潔舌頭被吞著,乳房被玩著,陰蒂被狠狠地柔著,陰道被一根燒火棍狠狠地幹著,次次都能頂到盡頭,各種刺激讓心都要跳出來,只一會兒,就覺得自己真的不行了,身子癱軟,兩腿無力,收回了舌頭直往地上出溜。 book18.org

而趙易只好讓黃潔繼續扶在玻璃窗上,一手把著她的屁股,另一隻手指仍然繞到前面去揉陰蒂,雞巴繼續暴操,而黃潔不知道為什麼竟然半迷著眼睛,看著窗下的各色行人,一條火線直衝腦海,瞬時空白,高潮一下就到,卻不敢高聲,憋悶著嬌吼了幾聲,一股分不清是尿還是陰水的東西一下子流了出來,屁股和兩腿不住地顫抖,陰道裹住趙易的雞巴一下下地抽搐著。 book18.org

而趙易也累的夠嗆,在黃潔高潮的時候死命地暴操了幾下,也把精液全數射進黃潔的陰道里,抽搐著陰囊盡數而沒,射完卻是不動,只抱著她繼續將陰莖頂在陰道里喘粗氣。 book18.org

黃潔扒在窗戶上終於緩過勁來,身子一軟,倒在趙易的懷裡妖罵道:「小混蛋,你真是壞死了,這要是讓人家看見,你我還活不活了?」說完要去整理衣服。 趙易也是沒勁了,卻沒讓黃潔整理衣服,直接將半裸的黃潔到了沙發上,黃潔無奈,路過辦公桌的時候順手拿起了桌子上的紙巾盒,坐在趙易的懷裡擦兩人的私處,豐潤白皙的大腿上濕滑一大片,而趙易的陰囊上都是黃潔的陰水了。 趙易壞笑著享受著黃潔的服務,辦公室里一股濃濃的騷味。 book18.org

黃潔擦完了卻嬌柔地說道:「別鬧了,咱們把衣服穿上吧?讓人看見就全完了。聽話,嗯。」 book18.org

趙易此時也覺得有些過分了,這不是在自己家裡,隨時都有人來敲門,在黃潔的陰戶上親了幾下,然後放開玉體橫陳的黃潔,兩人起身穿衣服,黃潔竟然用杯子裡的茶水給趙易洗了下身,而自己只墊了一塊衛生巾,又給房間裡噴了著清新劑。 book18.org

整理完後,兩人衣裝整齊坐在沙發上休息,而黃潔仍然盤上了頭髮順勢躺在趙易的懷裡。 book18.org

趙易也不客氣,繼續下著黑手,除了陰部,在黃潔的身上亂摸。而吃奶是永恆的主題,黃潔感到自己都要被刺激的下奶了,兩個大乳房脹脹的,乳頭已經被吃的生疼,陰道是一陣陣地抽抽,繼續玩弄著趙易的大雞巴,趙易的不應期相當短,只一會兒就又硬了,如果趙易再乾的話也可以,但還是實在是太危險,沒敢繼續。 book18.org

但黃潔的內心已經清醒過來,完全明白趙易的想法,但他那是異想天開,自己必須得繼續對他進行管控,否則還得完蛋。 book18.org

也不問陳如到底說什麼了,她無論怎麼翻天弄海,也不可能以一個小白人的身份弄事,也不可能把趙易從機關里拉出去。那樣別說是自己,就是鄭秀估計也得跟她拚命,既然猜不透就讓她一個小妖精去鬧吧,妖精既然想要當大仙,那就得下功夫修煉,等到她成仙了哪還會在凡夫俗子身上使勁? book18.org

而趙易這個小白人繼續回人事局等待,雖然有幹部管理條例的年齡限制,但那都是對沒關係沒背景的人說的,趙易現在怎麼也算是有了兩個閒內助,雖然不一定強力,人情再加上錢的運作也差不了。 book18.org

黃潔又讓趙易將鄭秀的包拿回去,就說自己不要,她自然就會懂了,真要是追問,就說我生氣了,咱們兩個關係斷了,只能是普通朋友了,真假咱們兩個心知就行了。 book18.org

鄭秀也是個精靈鬼,說咱們兩人感情斷了她一定將信將疑或者乾脆不信,但這麼說也是給她個面子讓她心安,她要是真聰明的話也不會再多說什麼,但她要是繼續鬧起來你也不用慣著她,一刀兩斷完事,以後跟我混也沒什麼丟人的。 至於陳如那個妖精你放心,在單位的時候你們兩個注意點,下班之後只要我有時間就是我拴著她了,她有錢我現在也不差,娛樂活動有的是,你只要挺過這幾個月就能離開她了。我再給她設計一下,讓她也換個地方,說不定離你越來越遠呢?時間長了,她要是再碰上一個假英雄,跟你的關係也就徹底玩完了,這種失身兩次的女人哪還在乎再多一個呢? book18.org

趙易聽黃潔提到陳如卻沒有吱聲,心想她還說拴著你呢,這下也分不清到底誰栓誰了。黃潔看他的眼神知道還是捨不得,只得又勸道:「你還是多考慮一下鄭秀吧,鄭秀現在還不知道,你不與陳如斷,以後鄭秀要是知道了你說怎麼辦?」 趙易想下問道:「姐,鄭秀到底哪裡優秀?為什麼陳誠這種人死纏著不放呢?」 黃潔大眼睛閃了閃,嘆息著說道:「你也不用太高看那個陳誠,我沒見過陳誠,也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陳如說他已經三十多歲了,還是個處級幹部,但在我的眼裡不過是一個京城的浪蕩公子哥,還是相當不成熟,追有男朋友的女人並不是明智之舉,如果鄭秀能背叛你那她一樣能背叛他,可能是因為鄭秀長的漂亮,想弄到手玩玩吧?或者是因為鄭秀的堅持讓他鬼迷心竅了吧?沒到手的女人有神秘感。你們男人都是色狼,為了美色什麼蠢事都乾得出來,還記得咱們黨校的同學王力智吧?那小子相中了一個事業單位的小科員,但人家有男朋友他死纏爛打地追了二年也沒到手,前幾天人家結婚了,他竟然服毒自殺鬧人家婚禮,幸好被救過來了,我當時也去隨禮,那個女的我也見著了,相當普通的一個女人,一口大齙牙,說話直翻白眼,吐字還不清,真搞不懂他一個公務員怎麼看上她了呢?後來我聽別的同學說他就是看上人家胸大,就為這一條就死去活來的,這不是有病嗎?」 book18.org

趙易也嘿嘿了幾聲,盯著黃潔的胸色色地說道:「沒病,我也一樣。」說完一口咬住奶頭,繼續嘓著。 book18.org

黃潔看到趙易這個色樣「呸」了一聲道:「你這個小色狼也該醒醒了,你第一次見我就這樣,陳如那個妖精害你不淺,看誰都色色的,心正才能眼正,以後再這樣,我不理你了。」 book18.org

趙易鬆開口,尷尬地呵呵了兩聲,說道:「姐,我真不想醒。」說完又吃。 黃潔任由趙易吃著奶子,像抱著兒子似的又勸道:「趙易,你別胡思亂想了,陳誠這種層次的人都追鄭秀,你更應該珍惜,我想我沒看錯人,你說的那些也都是胡猜的,沒有真憑實據的不要亂猜疑,容易分心,鄭秀如果是真的玩夠了一定會跟你好好過日子,你不應該再犯錯了,你還想飛黃騰達,以後為人處世卻要注意了,你也是學歷史的,材料也寫這麼長時間了,起碼道德經也看過吧?」 趙易鬆了口想了一下問道:「姐,那個東西還有用嗎?」 book18.org

黃潔一笑說道:「有啊,千年的文明、千年的文字、千年的官場變過嗎?天地循環,周而復始而已。」 book18.org

趙易只能尷尬一笑,黃潔又接著說道:「『夫道、德、仁、義、禮,五者一體也。』你不記得文中有『失道而後德,失德而後仁,失仁而後義,失義而後禮。』其實就是做人的標準與人生成功的層次,最低層次的就是要守禮,你做人別驕傲、別自滿,無論跟誰都客客氣氣講究個禮數,就是看不上你的小人見你為人禮數不差,你不得罪他,他也拉不下臉來跟你裝或者背後捅你刀子,低調做人永遠都是你應該做的。 book18.org

但你僅僅守禮也只是個普通人,所以還要提高一個層次講義,做事的時候不要差事,不要斤斤計較自己的利益得失,同事朋友的事主動去幫忙,可能自己吃點虧,但以義氣為重交了朋友,混個好人緣才能繼續發展。這兩點你還做的不錯。 接下來是仁,這個有點難,卻也沒什麼,有點慈惠側隱之,好事該做的就去做,而惡事最好一次也別干,無論做什麼也要對得起良心,否則良心上的事過不去,自己折磨自己也不會再上層次。 book18.org

再上就是德,乃是你事業發展所需要遵守的道德品質,這個時間最長必須始終如一,可能都要考驗人的一生,到最後才是得道成功,但你到仁的層次就已經為止了,以後發展很難說了。」 book18.org

趙易忙問:「我怎麼到仁的層次就停止了呢?」 book18.org

黃潔在趙易的懷裡忽閃了一下眼睛說道:「你搞了個小三,又要了你姐,屬於德行有虧,以後在官道上發展一定會有對手,這種事情雖然是個人隱私,卻會被人抓住把柄,就會讓你止步不前或者丟了烏紗帽,所以你以後必順得注意男女關係的事情,離陳如越遠越好。」 book18.org

趙易又問道:「姐,那你不也是讓我害了,以後你的官路也不好走了。」 黃潔笑「哼」了一笑說道:「你姐是一個女人,累死也爬不了多高,冒著天大的風險來這裡只是想比拼一下,爬上去更好,爬不上去也就算了,憑我這模樣找了一個好人家也能好活,再說你為你姐死都能做得出來,你姐我願意也不後悔。只是以後不能再這樣了,我只能暗中幫你,否則鄭秀那裡我心裡也過不去,估計到仁也就為止了。」 book18.org

趙易兩眼又閃光說道:「姐,我以後一定讓你好活,讓你永不後悔。但你一定要告訴我什麼是道?」 book18.org

黃潔呵呵一笑說道:「道就是成功的方法,你現在也不用去琢磨,只要聽我的順勢而為就行了。」 book18.org

趙易卻是壞笑,說道:「姐,我現在就順勢而為,我看你還想要。」說完又動手,捧起了黃潔的大奶子吃。 book18.org

黃潔抱著趙易的腦袋無可奈何地眯眼一笑,這感覺就像趙易是自己生的一樣,怎麼也氣不起來?就讓他再放縱一次吧,以後也沒多少機會了,自己勸人有方,自製無術,其實那個活佛說的對,『與有情人,做快樂事,我早已經不管是劫還是緣了。』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