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狐媚錄 (5) 作者:她悲傷

簡體

【都市狐媚錄】(5) book18.org

作者:她悲傷book18.org

2020年8月25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book18.org

第五章 命運 book18.org

粗鄙之語,如狂風暴雨般襲來,骯髒的利爪,毫無憐惜的刺入了她白玉般的肌膚,滾燙的紫色龜頭,噴涌著白越那壓在心中無盡的憤怒,在舒窈那不怎麼配合的櫻唇之中,噴湧出了無盡的白濁。舒窈嗚咽的乾咳了幾聲,空洞的眼神中映入的是曾經白潔如今被污穢的染上骯髒屌絲精液的風華,她望的出神,地上撕碎的婚紗,像她這刻被白越撕碎的年華與夢,她的眼角淚流涌動,尖銳的一聲之後,精液四流,玲瓏有致的酮體,伴隨著華麗的燈光僵硬的墜落在潔白破碎的婚紗之中。鏡中,發泄後的白越在猙獰的笑著,倒地不起的舒窈,峨眉之下,是墜入深淵不起仍無意識的流落著的晶瑩淚滴,時針在一步步……走向那曾經……象徵著幸福的婚禮。 book18.org

白越的眼神也隨著心中怒氣的釋放,逐漸的清明,眸孔中倒影著他曾無比憐惜,捧之怕化的女神,震盪心神的哭顏,是那本該象徵著聖潔的酮體,污穢的流著不忍望向的悲慘河流 。他深深的嘆了口氣,氣勢也隨著舒窈的沉睡陷入了極致的低潮。他第一次,像是從前那隻卑微的舔狗一般,顫抖著抱住了這夢境一般的朦朧酮體,光滑柔嫩的手感讓他的手指越來越深入,卻半毫不似舒窈醒時的強勢,反而帶著循環漸進的憐惜之意,白越輕輕的把舒窈整個不知為何冰冷徹骨的酮體納入了懷中,那正對著他眼神流淌的淚珠,像是許久的故人一般再度觸起了他的心疼。白越顫著濃重的粗氣,一把抱起了昏睡的舒窈走進了更深處的房間。淅淅瀝瀝的溫水被他輕輕打開,他握著紅色的濕巾,如同擦拭珍寶一般的細細摩擦著舒窈酮體上晃動著的白濁,白越從舒窈那烏黑的長髮默默擦拭起來,在清除了淚珠精痕後他望著舒窈那霧氣中艷麗的臉龐,不可控制的再度用嘴壓上了那嬌艷的紅唇,也正在此時,舒窈在這久違的溫暖中緩緩甦醒,那本能張開的小口下一刻便無可避免的接納了白越那激動的粗舌,兩人的口舌難得同步的交纏,眼睛不知所措的對視之中,在濃濃的霧裡。 book18.org

卻是白越同他的女神……第一次有所溫暖的舌吻。 book18.org

屢敗屢戰的白越……又再度不可避免的動了真情,他那環繞的雙臂不由溫柔又緊湊的抱住了舒窈纖弱的胴體,傲人的雙峰貼在胸膛,像是催心的符咒,一步一步加快了他的心跳,他抬起嘴唇看著絕代風華的美人一陣急喘,撕去了自身剩餘的衣物急不可耐的投入了碩大的浴缸之中,在舒窈還沒在水花中反應過來的空檔,那長時間雄起的陽具像是歸家的雄鷹,撲通一下的如同壓上舒窈身子的主人一般,一舉通暢無阻的捅入了那尚仍青澀的桃花洞中。 book18.org

舒窈還來不及尖叫,就已經被白越的嘴唇霸占了申訴的洞口,就連口中晃動的櫻桃小舌,也在白越洶湧的攻勢下極速失守,被他交纏於唇腔之中。纖細的柳腰傲人的雪峰,通通落入了白越的手中。舒窈的俏臉本能的泛起了幾線紅暈,挺翹的嬌臀隨著白越下身巨龍的洶湧,逐步被逼的與嬌弱的胴體慢慢合攏,在晃蕩的流水中,在遮擋視覺的霧色中,在絕望里絲絲溫暖中醒來的舒窈,像是認命或全當是一場夢般的沒再抬起那慣性反抗的手掌,美眸微閉,小舌輕輕搖擺著,半迎不迎的接受了白越侵犯她的權利。當迷人的霧氣再度升起,舒窈甚至睜開了眼睛,第一次迎合著伸出了粉舌,刺入了那對她剛剛極致謾罵過的口中,如同靈動的青蛇,在白越的口中與心中 ,都掀起了巨大的波瀾。對於一隻資深的舔狗,最無法拒絕且反擊的……正是昔日女神那在桃花夢裡,才會有的曖昧的「主動」。白越身上復仇的氣息,在舒窈側視的眸中急劇的消散,她嘴角勾勒著唯獨她才清楚的笑容,心中再度翻湧著,一個犧牲巨大的計劃。 book18.org

她要用極致到反常的溫柔,重新喚起白越對她舒窈那極致的愛,亦或是病態的「舔」。細細回想起來,那昔日的白馬王子如今也不過是一隻落魄破產的狗,一隻敢怒不敢來救她的樂色,她倒貼回去也不過是個讓人嫌棄的殘花敗柳,既然如此。她何不喚起這舔狗往日的愛,一步步在這被動的摧殘中拿到主動的權利,她在浴缸中白越的眼神與動作中,已然是看到了白越那對她餘味未消的愛,一切的鑰匙,只不過是少了她舒窈,一個主動的吻,一場她上他下的性愛,一聲看似真心溫柔的「老公」,只要她舒窈肯演,在一隻正常舔狗的眼中,女神對他再怎麼假心假意的好,也決然會是一種毋庸置疑的賜予,既然這骯髒的身子已經不可洗白,她舒窈便要在這混濁之中,一步步取得她!所應有的王座! book18.org

晃蕩的心神說長卻也只短短一瞬,舒窈已是消卻那淡淡的上揚,一臉紅暈滿眼迷離的壓下了白越那在她溫柔撫摸下不堪一擊的身子,圓潤的臀部露出水面,在燈光下上下運動中,流露著極艷的光澤。嬌軟的紅唇印在白越的嘴上,已是一點一點的壓抑住了白越那粗重的呼吸。這突如其來的溫柔,主動,勢如破竹的攻去了白越自以為成百上千道的心裡防線,他那強行把自己掛在舒窈之上的心氣,正在舒窈玉女峰對他嘴唇的主動撞擊之下,一點一點的破防。一個繼續屬於原本舔狗的未來,像是黑夜中的月亮……正靜悄悄的再度懸掛在白越之上,可他明有些細察,卻不可自拔的陷入了沉淪之中。他那曾野蠻撕毀舒窈婚紗的雙手正在失去蠻力,他那雄鷹一般進擊的肉棒正在慢慢跟隨著舒窈的節奏慢慢放緩,聲嘶力竭的嘴唇也完全陷入了舒窈雪峰的波瀾之中。 book18.org

這朦朧的霧氣之中,正飄忽不定的不止是霧,更是看似兩情相悅交合著兩人,各自兩種,不同的命運。 book18.org

另一邊,花雨已然許久未有光臨的家中,她那曾經意氣風發的父親正像死了一般的躺在沙發上,鼾聲轟隆酒味四溢而出,骯髒的手掌上正依依不捨的掛著未盡的酒杯,擴散忘去,整個大廳都是一副頹唐的景象,似乎這人看似還活著,其實……卻已經死了。而死死纏著被子臥在被窩裡的花瑤,此時,她所有的積蓄已然耗盡,手中耳朵上曾經高掛的華貴裝飾,鵝蛋臉上曾經化著的妝容,都已經被她付之一炬的變賣而去。曾經雪白粉嫩的俏臉,如今野因頹廢的心而逐漸染上了黃妝,明明還是18歲的花季少女,那曾有的朝氣卻已是被頹唐的父親為他們所獻身的妹妹倒閉的公司而一層一層的纏上了灰暗的顏色。 book18.org

花瑤怔怔的看著手機上即將停機的信息,咬了咬牙,竟然用著最後幾秒的流量,發去了給她妹妹都一句極度荒唐的話語。 book18.org

妹妹……妹妹…… 你跟白越……商量一下唄……把……把我……把你姐姐我……也……夜賣給他吧……這樣的日子……姐姐……姐姐……活夠了……只要……只要每月能給爸爸寄回一點能夠好好活著的錢財……就……酒夠了。 book18.org

顫抖著敲完這一整段話……花要絕美的臉龐,露著一陣絕望的死白,她慘澹的望著失去燈光閃爍的天花板……拚命都想擠出……一個美麗的微笑……挪動著那雙曾經翩翩起舞的美腿,像失去站起來的傲氣……她是爬著抓住她哪曾經都純白天鵝舞裙的,舞裙上的裝飾仍像曾經舞台上起舞的她一般熠熠生輝,可她那曾經的天鵝夢,卻已經做花瑤自己發出消息的那一刻,徹徹底底的結束了,她將變賣掉她這最後一身昂貴的舞裙,也變賣掉她最後的傲氣,再裝飾華貴的容顏,去跪倒在她花瑤曾經無比藐視的男人胯下,做他……肉棒下的附庸。 book18.org

她決定了……也不會再有所改變。花瑤抹去了眼角那一絲絲不夠堅強導致的淚珠,扮出微笑腳步緩緩的步入了大廳,最後一次溫柔的折去了父親手中緊緊纏繞的酒杯,細細用毛巾擦去了父親臉上的污濁,輕輕笑道。 book18.org

爸爸……對不起……都怪我……都是不懂事的花瑤害的……連妹妹……都被我搭進去了,我不能這樣毫無愧疚的活著……讓我……去替妹妹……減輕一點難忍的負擔吧……再見了……父親……花瑤止不住眼淚都留下了一份有些潮濕的信,修長的美腿咚咚作響,兩手抓著華貴的天鵝舞裙,不再回頭的……走出了這扇死氣沉沉的門……這……也是她花瑤那一次驕傲……所應該付出的後果……所應當接受的……命運。 book18.org

【待續】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