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海弄潮 (42) 作者:guato18

簡體

. book18.org

【慾海弄潮】 book18.org

作者:guato18book18.org

2020/08/15發表於:sexinsex book18.org

第四十二章 book18.org

才擦了兩下,羋蘇就縮起腳一陣亂蹬。 book18.org

張東拿著毛巾的手愣住了,然後看到妻子惱羞成怒的小臉。連忙往前一撲就鑽到了妻子身邊,探手穿過妻子的脖頸把她摟進懷裡。 book18.org

「以後你不許這麼殷勤,破壞了你在我心裡陽剛男人的形象!我不會帶著別的男人留下的東西回來見你!」羋蘇十分嚴肅地警告張東。 book18.org

「好吧!那你跟我說說剛才的情況~!」張東轉念一想,羋蘇說得很對,這可不是表現寵妻的好時機,這完全是龜公大茶壺的形象。 book18.org

「不說!我現在生氣啦!」羋蘇轉了個身把後背對著張東。 book18.org

「說嘛~!不說我就要用家法伺候了!」張東收緊手臂把妻子圈進懷裡。 「哼!」羋蘇沒理會張東的威脅,今晚發生了那麼多荒唐事,她用十幾年相處的經驗擔保張東不敢逼迫她。 book18.org

果然,張東只是緊緊抱著妻子,鼻子湊在妻子修長的玉頸上呼吸著妻子身上的香氣。 book18.org

「要是我說剛才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你相信嗎?」過了很長一段時間,羋蘇才說。 book18.org

「信!」張東秒答。 book18.org

「你不怕我騙你?」羋蘇驚訝張東不假思索的信任。 book18.org

「不怕!就算你現在因為害羞而騙我,以後也會坦白。我比你還了解你自己,你不會傷害我們的感情。」張東的語氣很堅定,他知道要是自己動搖了,羋蘇第一時間會受到傷害。 book18.org

羋蘇沒說話了,半晌之後,熱熱的淚水滴在張東摟著妻子脖子的手臂上。 「別哭~別哭!就算髮生了什麼又如何,剛才在小湖裡我都親眼看到牛鞭進入你的小穴了~!再來一次又如何,誰也改變不了我對你的愛!」張東急切地在羋蘇耳邊說。 book18.org

「討厭啊!說得那麼粗俗!」羋蘇哭笑不得地嬌嗔的同時忘記了傷心。「我很擔心你會嫌棄我!」 book18.org

「嘿嘿~蘇蘇別怕,這個社會偷情、出軌的事情多到不行,生活無憂的人里十個人里有八個以上對伴侶不忠,只不過隱藏得好而已。我們只不過把這個事情攤開來做而已。」 book18.org

「但是剛才主動去牛哥的帳篷,讓我感到自己很不要臉,自己送上門去。」 「我們追求的不就是肉慾的享受和感情的堅定嗎?除非你被牛鞭插了幾下就要拋家棄子跟著牛哥走了!那可就算是玩脫線了!」 book18.org

「討厭!我是那種人嗎?」 book18.org

「當然不是!所以我放心讓你去玩玩牛鞭,說這話就是想打打預防針,免得以後你稀里糊塗被別人的大雞巴拐跑了!」 book18.org

「哎呀!你太粗俗啦!還有以後的那什麼。。。。。。沒有以後啦!!!」羋蘇伸手狠狠地捏張東的大腿。 book18.org

「以後的事情誰也預料不到,以後你遇到激起你慾望的男人,你都可以去嘗嘗味道。前提是在我的保護下和我們感情不褪色的基礎上。心之所向,即是天堂。我會是你永遠的天堂。「張東頓了頓繼續說。」除非你除了牛鞭之外對別的肉棒已經完全沒有性趣了。」 book18.org

「討厭死啦!」羋蘇又捏了幾下張東的大腿,感覺到張東放鬆了大腿肌肉任由自己蹂躪,又放棄了捏弄,反而用小手愛撫起張東的大腿來。 book18.org

「你那麼放任我,是不是你已經不那麼愛我了?是不是感覺我已經沒有那麼吸引你了?」 book18.org

「絕對不是,這不是放任你,而是把你擺在跟我平等的位置上了。傳統道德是男人把妻子當做私有物品,而我把你當成平起平坐的人,親人!!!」 「你為你的癖好想了那麼多可以自圓其說的藉口啊?把在小湖裡我被牛哥進入時的感覺跟我說一說,是不是很刺激?」 book18.org

「額。。。。。。」張東此刻的感覺好似被妻子扒光了衣服,還用目光盯著菊花看一樣。 book18.org

「快說!我都為你做了那麼多了,曾寶貝也幫你弄到床上了。」恢復情緒的羋蘇惡狠狠地逼迫著張東。 book18.org

「額~就是有很涼很涼的潮水一陣陣地沖刷著心臟,全身都戰慄起來,小張東很硬、很癢、需要用力地捏它。」張東為了證明羋蘇在自己心裡的重要性,略為尷尬地把當時的感覺說出來。 book18.org

「就像我被曾寶貝用假陽具插的時候你在衛生間門口表演的那樣?」羋蘇步步緊逼。 book18.org

「額~是的!」張東一邊說著一邊回想小湖裡的情形,貼著妻子後背的胸腹都酥麻起來,摟著妻子的手腳都在發抖。 book18.org

「哼!算你過關!」羋蘇嬌軀感受到了張東身體的悸動,放過了他。 跟妻子坦白完畢的張東已經沒有了任何的心理負擔,他摟著妻子,嗅著她的體香。心裡暗暗想著「我要努力提升自己的財富和地位!我要保護家庭不被人覬覦!」 book18.org

「你除了曾寶貝和燕姐還跟別的女人發生過關係嗎?」張東被羋蘇一句話問得猶如五雷轟頂,耳朵嗡嗡響著,血液都向腦袋衝去,全身顫抖,頭皮發麻,只有天靈蓋下一團意識還保持著活力。 book18.org

「你果然瞞著我有情人!」羋蘇敏銳地感覺到張東身體的異樣。「我就懷疑我視如珍寶的男人竟然沒有女人喜歡,沒有女人勾引!肯定是瞞著我來的!」 「沒有!絕對沒有情人!也沒有跟別人發生關係!」張東努力鎮定下來堅決地說。 book18.org

「不要否認,你的手腳冰涼出賣了你!不要解釋!解釋就是掩飾!」羋蘇的聲音越來越冷漠,掙扎著要擺脫張東的摟抱。「是不是因為你出軌了才把我引上這條路。」雖然情緒激動,但是羋蘇還是給張東留了面子沒有大聲說話。 「蘇蘇你聽我說啊!我對天發誓絕對沒有出軌。」張東用力把妻子禁錮在懷裡壓低了聲音說。「雖然有一點擦邊球,但是我絕對沒有偷偷背叛你!」 張東接著把王金柱的事情從頭到尾說了一遍,甚至連曾大寶邀請他一起操高小潔的事情都說了。 book18.org

坦白一切的張東如釋重負,完全輕鬆下來。 book18.org

羋蘇坐了起來,盯著張東的臉,問了很多細節,一臉輕鬆的張東不加思索地一一回答。 book18.org

「好吧!赦你無罪!」羋蘇躺回了張東懷裡,多年的相處讓她用直覺確定了張東沒有撒謊。 book18.org

「我不會背著你做那些事的!我知道那樣會毀掉我們的婚姻。就像上次你打電話到公司里,我和曾寶貝就什麼都不敢做了。」張東雖然沒有出軌,但是隱瞞了妻子還是讓他感到有些心虛,現在說出來了,心就安定下來了,開始東拉西扯轉移妻子的注意力。 book18.org

「誰還管你和曾小三的事情,你們想做就做!但是必須給我留點,別被她吸乾了!」羋蘇一臉的不屑,因為曾寶貝的事情是她主導的,而且張東和曾寶貝都很害怕會觸怒她,所以她一直對兩人都有著高人一等的優越感。 book18.org

張東順著妻子的心意嘿嘿笑著,從牛豪的帳篷回來,羋蘇的情緒明顯的變化多端,張東也不再敢問帳篷里的情形了,反正有錄像,明天再看就是了。 「那對母女花勾引你的時候,你有沒有硬?」羋蘇好奇地問。 book18.org

「額~說沒有一點慾望,那是騙人,畢竟是那麼赤裸裸的挑逗,光明正大的誘惑。」張東不再矯情,乾脆開誠布公地說。 book18.org

「不要轉移話題!硬了沒?」羋蘇沒放過張東。 book18.org

「硬了~然後想到你,又馬上軟了!」 book18.org

「你們男人是不是很喜歡臣服的性奴?」 book18.org

「別人我不知道,但是你是知道我的,我不喜歡強迫性質的。」 book18.org

「那只是你堅持的原則,你還記得你掐著我的脖子讓我窒息高潮嗎?那才是你的本性。」 book18.org

「額~」張東竟無言以對。 book18.org

「不過被你強迫的感覺還是挺好的!我挺喜歡那時的感覺,你的身上充滿了男人的霸氣,達到的高潮也很銷魂。」羋蘇沒有在這個事情上責怪張東。 沒等張東回話羋蘇又說道:「這段你先不要見王金柱,更不能碰那對母女,我還沒有建立起對這種事情的態度。性奴?sm?小說里和av里看到的時候還以為book18.org

是演出來的呢,想不到身邊就有這樣的事情。竟然有女人放棄尊嚴喜歡被奴役。」 book18.org

「別啊~!我們別參與這種遊戲了,我不喜歡!」張東連忙反對,他無法想像羋蘇脖子上套著項圈,四肢著地的樣子。 book18.org

「知道怕了吧?要不要我在家裡給你當母狗玩玩?反正你也喜歡拍我的屁股!不得不說你拍我屁股,我覺得還挺爽的!」羋蘇追問著。 book18.org

「不要不要!以後不拍了!」張東連連反對,腦子裡閃過的影像就讓他害怕。 「算你有良心,我自己願意了你也不想奴役我!」羋蘇語氣輕快起來。 接下來張東控制著話題往輕鬆的方向走去,天文地理,各地民俗,奇葩的人事。就是不聊性事,也不再提起牛豪燕姐曾寶貝,好像人生里從未有他們存在似的。 book18.org

夫妻倆的聊天越來越熱烈,聲音也開始大了起來,不時還響起羋蘇清脆的咯咯笑聲,睡意完全被趕跑了。 book18.org

「我已經好了!老公謝謝你!」不知不覺間,羋蘇的情緒穩定下來,恢復了知性與自信。 book18.org

「呵呵~」張東治癒了妻子的情緒,甚為得意。 book18.org

「反正現在也睡不著,我們出去弄點東西吃這麼樣?」羋蘇提議。 book18.org

「好啊!剛才都沒吃出什麼味道來。」張東從善如流。 book18.org

夫妻倆一起生火烤肉、烤青菜、烤豆腐。張東一邊掌握火候,一邊提醒羋蘇在旁邊撒配料,讓妻子參與進來才有意義、才有成就感。 book18.org

燒烤的香味開始瀰漫在山頂,吸引著牛豪夫婦也鑽出帳篷參與進來。 兩對夫妻聊著正常的話題,說著生活的趣事,氣氛其樂融融。 book18.org

「對了燕姐,你們明天幾點出發去環球旅行?」羋蘇突然問胡燕。 book18.org

「訂了明天傍晚去日本的機票,牛哥說先坐飛機把亞洲景點逛完再開船去非洲,牛哥名下有一艘遊艇,從美洲開回來要兩個月。」胡燕說。 book18.org

「嗯~丟在遊艇會裡好幾年了,我雇了個船長把船檢修一遍再開過來,然後他自己坐飛機回去,我自己開船。」牛豪插嘴回答。 book18.org

「壕無人性啊!還有遊艇!」張東驚嘆牛豪的財富。 book18.org

「額,以前的生活夜夜笙歌,經常開趴,遊艇趴也。。。。。。」牛豪的話嘎然而止,他看到胡燕惡狠狠地瞪著他。 book18.org

「肥~肥牛烤好了,大家嘗嘗!」張東趕緊打岔。 book18.org

「沒事~沒事,我已經知道錯了!」牛豪一邊向張東擺手,一邊把胡燕摟進懷裡。「幾年前去中東我師哥那邊旅遊的時候才知道人生可貴。才開始改變自己珍惜生活的每一天。」 book18.org

「在敘利亞,我被綁架了!那個組織拿到我師哥給的贖金之後還要我對著攝像機讀一份宣言,宣言里要求釋放他們的人,不然就處決我.」牛豪回憶著當時的情形。「我準備讀的時候,進來了一個蒙著臉拿著刀的少年,我知道我死定了。那個組織培養少年殺人都是這麼乾的。」 book18.org

三人的目光和心思都被牛豪的話吸引過去。牛豪伸手跟張東要了一支煙,點燃之後深深吸了一口,往天上長長吐了一口煙氣。 book18.org

「讀完宣言,我絕望得要全身癱軟下去的時候,嗖嗖嗖的聲音猶如天堂傳來的福音。房間裡的人全被槍殺,倒在地上,一隊穿著沙漠迷彩服臉上塗滿油彩的僱傭兵救了我。「牛豪繼續敘述著。」他們是我師哥請來的華人僱傭兵,為了躲避追兵,本來八十公里的路程,這個僱傭兵小隊七個人花了十天帶我繞了一大圈跑了兩百公里才跑進政府軍控制的安全區。從那以後,我就定下來想做點有意義的事情,然後我就回國了。」 book18.org

「那隊僱傭兵很專業,槍法、格鬥、野外生存都是頂級的,他們隊長身材相貌跟你很像!但是他沉默冷酷,就像一個機器人一樣!」牛豪評價著他的救命恩人。 book18.org

「你說什麼~!」張東放開了羋蘇站了起來,一臉嚴肅地看著牛豪沉聲問道,把牛豪嚇了一跳。 book18.org

兩女都驚醒過來,羋蘇拉著張東的手想要緩和他的情緒,讓他鎮定下來。 張東不為所動,兩隻眼睛直瞪瞪地看著牛豪等著他的解釋,任由羋蘇從後面摟著。 book18.org

「張東你別激動,我說那隊華人僱傭兵,他們隊長長得跟你很像,後來我跟他們合影了的,有照片存在伺服器。」牛豪也不去看張東的眼睛,就掏出手機擺弄起來。 book18.org

張東夫婦倆趕緊湊了過去,四張臉被手機螢幕的亮光閃耀著。 book18.org

山頂只有2g信號,不過就算有4g信號水果手機的雲上貴州伺服器也是慢得嚇死人。幸好是在半夜,雖然慢,但是進度條也在不斷成長著。 book18.org

張東一臉的不耐煩,羋蘇用小手在張東的後背撫摸著希望能給他帶去一些慰藉。 book18.org

「這個文件夾里都是,每張相片都標了名字,你自己看吧~!」牛豪把手機塞到了張東手裡,讓他自己操作。張東虎視眈眈的樣子雖然自己不在乎,但是現在張東明顯很激動,殃及池魚就不智了。 book18.org

在張東目不轉睛的焦急等待下,第一張相片出來了,一身沙漠迷彩服,臉上塗著迷彩塗料,酷似張東的男人站在牛豪邊面無表情地看著攝像頭。 book18.org

張東的靈魂都悸動了,雖然只是相片,但是他能感受到血脈的牽連。 接著又下載好三張相片,吃飯,跟隊友交談,還有一張目視前方的側面照。 「只有這幾張了,本來有很多,但是結束行程的時候被檢查了一遍,別的都被刪了,連雲伺服器上的都被刪掉了,只有塗著迷彩的照片。」牛豪從旁解釋著。 book18.org

「真的跟我長得差不多啊!」張東故作驚嘆以掩飾剛才的失態,因為具體的情況肯定是不能跟牛豪夫婦說的。 book18.org

這種情況估計已經涉密了,只能推做不認識了。 book18.org

張東一看到相片就先入為主地初步認定,加上用筷子的習慣讓張東確信照片里的人就是哥哥張強。 book18.org

張東已經從吃飯那張相片上確定了那就是失蹤十年的哥哥,雖然加上參軍的幾年,已經有十幾年沒有見面,但是張東還是認定那照片里的人就是他哥哥張強,老媽從小到大一直嘮叨哥哥用筷子的方式不禮貌,中指指著對面的人,但是怎麼改都改不回來了。 book18.org

張東按捺著心中的激動,用驚奇的語氣問起當時的情況。 book18.org

反覆問了好幾遍,牛豪其實跟他們也沒有深入的交流,實在掏不出什麼有價值的信息,只知道牛豪的師哥是通過大使館的非官方渠道請到的這隊僱傭兵。 不過張東已經非常高興了,他得到了哥哥還在人世的消息。而且跟大使館還有聯繫,還沒有被判定罪名。這一切都讓張東往好的方向去聯想。 book18.org

雖然塗著迷彩,但是哥哥肯讓人拍照,就說明哥哥也想傳出信息讓熟悉他的人知道他還活著。 book18.org

張東壓下內心的狂喜,主動拉牛豪喝起酒來。 book18.org

牛豪夫婦雖然疑惑張東的反常舉動,但是也沒有究根問底的愛好,晚上的換妻行為能圓滿結束就已經很讓牛豪夫婦滿意了。 book18.org

一波三折的夜晚,驚聞哥哥的信息,讓張東需要酒精來放鬆神經。 book18.org

一喝就喝到半醉才被羋蘇扶著回帳篷休息。 book18.org

第二天早晨在山頂看完壯麗的日出,四人就驅車回城了。 book18.org

兩個男人都喝了酒,只能讓女人開車,好在路上車不多,一路順利回到城裡。 羋蘇直接送張東去上班然後開車回寫字樓等著燕姐一起去辦離職。 book18.org

在燕姐的強勢背景下,半小時就處理完一切,抱著一紙箱的個人物品離開了工作了六年的公司。 book18.org

傍晚,張東和羋蘇把牛豪夫婦送上了飛往東京的飛機,這是他們環球旅行的第一站。 book18.org

四人輪換擁抱著,揮手告別。 book18.org

張東抱著胡燕的時候,胡燕給他塞了一個內存卡,告訴他昨晚的錄像都在裡邊了,沒有別的備份。 book18.org

胡燕抱著羋蘇的時候給她塞了一個文件袋,要她回家再看。 book18.org

目送著牛豪夫婦的背影離開安檢門。 book18.org

張東夫婦離開了機場,回到家裡整理思緒,一起面對荒唐過後的人生。 【未完待續】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