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薛爽 (熟客情緣 續寫) (第1部 - 4) 作者:為愛鼓掌

簡體

. book18.org

美人薛爽 book18.org

作者:Midlevelbook18.org

2020-8-26 發表於SIS001 book18.org

.book18.org

第一部 絕色浮萍 book18.org

(4)脅迫 book18.org

離開皇宮之前,老鄺和王洪想送薛爽回宿舍,她只回了一個字「滾」。酒後的頭暈目眩讓她不得不又躺了一會。穿衣服時發現內褲不見了,她沒心思找也懶得找,光著下身套上牛仔褲。 book18.org

出了皇宮,夜幕里薛爽覺得天旋地轉,她勉強看清方向,走的歪歪斜斜。和王洪一場大戰之後有些紅腫的陰唇被牛仔褲摩擦的有些疼,她突然有種瘋狂的想法:脫了褲子光著回去!要不是路上還有夜燈,不時還有一兩個行人,她真想試試。 book18.org

幸好宿舍離的很近,她正準備過馬路,突然有人過來扶住她說:「哎哎~ 大晚上怎麼還在外面?哎呀你怎么喝這麼多?!」 book18.org

薛爽一看是劉經理,他負責酒店行政,一般沒什麼事的話最晚7 點就下班了,凌晨2 點出現實在太意外。但是自己醉的頭疼,只想躺在床上大睡,於是搖了搖手,剛說了句:「不用……謝……」突然胃裡一陣反涌,感覺要吐,趕忙捂住嘴。 book18.org

劉振生一邊架著她胳膊一邊說:「你這是胡鬧什麼呢?你媽把你交給我,讓我照顧好你。你看看你,不聽話!大晚上喝成這樣,像話嘛?」 book18.org

看薛爽彎腰想吐,趕緊拍著她後背:「是不是要吐?哎年紀輕輕喝這麼多,是不是哪個客人灌你酒了啊?我早說讓你別去皇宮上班,在酒店這邊多好,我還能照看著你!」 book18.org

不知道為什麼這次聽他絮絮叨叨,薛爽心裡突然有些溫暖。在自己身體和心理都難過的時候,有個人給她拍拍背,念叨她,讓她覺得不孤單。 book18.org

心一寬,放鬆了控制嘔吐的慾望,「哇」的一聲蹲在馬路沿子上就吐了出來。劉振生在身後拍著她後背,因為蹲著,她褲腰很低,正好從牛仔褲腰裡看見白生生的屁股。劉振生一看就明白,她沒穿內褲。順著潔白的腰線看下去,那兩瓣渾圓的翹臀像桃子一樣被中間的肉縫一分為二,格外誘人。 book18.org

薛爽吐了一陣,接過劉振生遞過來的紙巾擦了擦嘴,神志也清醒了些:「……啊……謝謝……劉經理。」 book18.org

「別叫經理,說了叫劉哥!」 book18.org

「……劉哥,我沒事了……你趕緊回家吧,我自己能走……」 book18.org

劉振生剛剛大飽眼福,不想放過這大好的親近機會,執著的摟住她肩膀:「你醉成這樣,你劉哥咋能放心呢,大半夜的我不送你回宿舍,那也太不講究了,走吧走吧!」 book18.org

因為這一晚上的境遇,此刻她非常反感被男人碰觸。薛爽一甩胳膊掙開劉振生說:「我說了沒事!你別管了,我自己走!」要不是劉振生對她的關心有些感激,她早罵上了。 book18.org

劉振生看她皺眉要發火,也不再勉強,目送她過了馬路走進宿舍。 book18.org

「哼!總有辦法,讓你跪著求我操!」他嘴角彎起一絲奸笑,扭頭走進了皇宮KTV …… book18.org

………… book18.org

第二天是周日,薛爽睡到中午才醒。醒來後頭疼欲裂,全身無力。回想昨晚:被老鄺欺騙背叛,被王洪得手了身子,最後在瘋狂的高潮和醉酒的狀態,被王洪操出從沒說出口的淫詞浪語。羞恥和氣憤,讓她心煩意亂。 book18.org

但薛爽是個性格獨立,積極且現實的女人。發生過的事後悔也沒用,她決定了的事誰也說不動,有些人早些看清也是好事。她清楚這樣的事無法避免,能做的只有吃一虧長一智。 book18.org

雖然沒有胃口,但畢竟昨晚胃裡吐的一乾二淨,還是強迫自己吃了些點心、喝了杯牛奶。下午她也沒心情出去,就在宿舍洗起了衣服。 book18.org

洗著洗著就回想起昨晚的瘋狂來: book18.org

想到王洪那根肉棒插在小穴里的充實灼熱; book18.org

想到被王洪拉進臥室,扒光了衣服,按到床上時,心裡居然有些期待; 想到被那個討厭的人操的完全放飛自我、口不擇言:「啊!……我都說了些什麼啊……」她覺得臉蛋燒熱,手也停了下來。閉上眼睛回想起高潮時的刺激和痙攣,那是讓她淪陷沉迷的快感。 book18.org

擦乾了手往穿著睡褲的兩腿間一摸,果然又熱又潮……身體的反應是真實的。「薛爽啊……你還真是個淫蕩的女人……」她這麼想著,覺得也沒什麼不好,經歷了昨晚,年輕的女人對於很多事有了新的看法。 book18.org

………… book18.org

周一薛爽是晚班,中午被劉經理叫去他辦公室。皇宮KTV 和樂華酒店都屬於同一集團,彼此臨街,所以為了節省人力開支,行政管理部門統一放在酒店裡。劉振生作為行政主管也算她的上級領導。 book18.org

薛爽來到劉經理辦公室,敲了敲門。 book18.org

「進來!」 book18.org

推開門就看見劉振生坐在辦公桌後,肥臉表情詭異,嘴角一絲莫測的微笑,看她的眼神仿佛看著一隻小動物。 book18.org

「劉經理找我什麼事?」薛爽開門見山。 book18.org

「別急,先坐下說。」 book18.org

畢竟是只有19歲的女孩,還不習慣在領導面前談話的氣氛。她想坐在會客沙發上,離劉經理遠些,但是劉振生示意她坐到辦公桌前的椅子上,她只好照做。 劉振生沒有急著開口,先細細打量著她。因為晚上才上班,所以薛爽穿的很隨意:彩虹條紋的修身短袖,袖口和下擺是細微的花邊,青春靚麗;大圓領露出漂亮的鎖骨,白皙的脖頸。下身淺色七分褲,圓滾滾的臀部,露出一段白皙的小腿。 book18.org

看著薛爽秀髮發隨意的挽起,嬌艷欲滴的臉蛋,高聳的胸脯,劉振生壓抑著下身的衝動咳嗽了一聲。 book18.org

「前天晚上你怎么喝那麼多?今天身體好點了嗎?」 book18.org

「……沒事了,跟幾個朋友喝了些酒……」 book18.org

「你這丫頭啊,你一個人來B 城,不懂得照顧自己。你一個女孩子家萬一吃虧怎麼辦?」 book18.org

「……」薛爽沉默著。 book18.org

「還是說……你……已經吃虧了?」劉振生緩緩說道,壓抑著臉上的淫笑。 「……那跟你也沒關係吧……」被說中心事,薛爽有些心燥。 book18.org

「是……嗎?那這個呢?」劉振生拿出一樣東西放在桌上。 book18.org

「……啊!!」薛爽一驚,桌上放的正是自己那晚丟失的白色蕾絲內褲,當時昏沉之下沒有找到,怎麼會在他這?!她瞬間紅了臉,急忙伸手去拿,卻被劉振生一把搶回,放在指頭上轉著,猥褻的說:「呦?這麼著急?是你的嗎?」 「……你……你在哪找到的?」畢竟年輕,薛爽這一句等於承認這條內褲是自己的了。 book18.org

「是你的啊,那就好辦了。」劉振生不慌不忙的說:「你猜,我在哪找到的呢?」 book18.org

「……」她沉默。 book18.org

「沒想到啊,我這個小老鄉玩的還挺瘋呢,褲衩子都不記得穿。這麼說那天凌晨兩點,我遇見你的時候,你是掛空擋嘍?」劉振聲的語氣滿是調笑。 「……你!……你還我!」薛爽看他用手觸碰自己內褲,心裡一陣噁心。 「好啊,你告訴我那天晚上你都幹嘛了,我就還你。」 book18.org

他那副流氓樣子,讓薛爽氣從心頭起,口齒伶俐反擊道:「那是我自己的事,幹嘛告訴你!你雖然是我領導,但私生活你管不著我吧?我想怎麼樣是我的自由,你一個大男人偷小姑娘內衣,要不要臉?!」 book18.org

「……你還挺有理啊你,哼,你不想說那我來說。」劉振生知道她脾氣,對自己是軟硬不吃,於是單刀直入:「你那天晚上是不是在包間裡跟人胡搞來著?」 book18.org

「……你……你胡說八道!」薛爽心裡一驚,他怎麼知道的? book18.org

「你這條小褲衩,我撿到的時候,上面可全是水呢,也不知道是汗呢,還是別的什麼水,哈哈」劉振生把內褲捂在臉上深深一聞:「……嗯……香啊……不過當時,可全是騷味呢哈哈哈」 book18.org

劉經理平時對酒店女職工動手動腳,對薛爽倒一直沒敢造次。一是因為老鄉關係,怕偷香不成弄臭名聲;二是薛爽性子直接,絲毫也不給他機會。這次突然從關懷備至的老大哥,變成個下流的色痞,薛爽非常吃驚。但她沒想到是什麼原因讓劉經理突然原形畢露,只是覺得羞怒震驚:那晚在包間裡發生的事他怎麼會知道?他是不是在詐我? book18.org

「……你他……你個臭流氓,內衣還我!」薛爽張口想罵,但劉振生是上級領導,她還沒想徹底撕破臉。她一時想不到對策,只能固執的要回自己的內褲,她覺得劉振生對著內褲的猥褻行為,像是對著她身體做的一樣,又羞又急。其實這內褲就算要回來,她也不可能再穿了。 book18.org

「你以為我胡說的麼?以為我沒證據是麼?自己看看吧!」劉振生把電腦螢幕轉過來,薛爽看到裡面的畫面,驚的整個人都僵住了! book18.org

螢幕里播放的是監視器視角的視頻,一個曲線玲瓏的女人,赤裸著上身,手扶在茶几上,兩隻垂下的乳房甩動著。她的褲子褪到膝蓋,正被身後的男人摟著細腰快速撞擊著渾圓的屁股。因為家居包間的燈光不像普通包間那麼昏暗,所以雖然聽不到聲音,但視頻里的女人仰著頭那迷離的容貌,一眼就能看出是薛爽自己。 book18.org

「……」薛爽覺得天旋地轉,全身力氣都被抽掉一般。 book18.org

「別急……還有呢~ 」劉振生不疾不徐的點開另一個視頻,兩個在床上糾纏的肉體出現在螢幕上。這次視角是正上方,壓在女人身上的男人只能看到背部,但女人的臉看得一清二楚。她皺著眉閉著眼,張著嘴呼喊著,雙手摟緊身上的男人,兩條長腿糾纏在他腰間,那副被肏的渾然忘我的妖艷模樣,任何男人看了都會胯下充血。劉振生當然也不例外,只不過他端詳著眼前真實的美人,一手握著褲子裡的肉棒擼動了幾下。 book18.org

「……你……你想幹嘛?」呆了半晌,薛爽顫抖著從唇間吐出幾個字。 「很簡單,我也想和你做一樣的事,我可想很久了啊小寶貝~ 嘿嘿嘿」劉振生的淫笑再也憋不住了。 book18.org

「你休想!」薛爽雖有預感,但聽他說出來,依然覺得劉振生那張肥臉寫滿了無恥二字。 book18.org

劉振生看著她那張充滿怒氣,但依然冷艷無雙的瓜子臉,挑了挑眉毛,手指敲著桌子說:「那……如果我把這些美妙的畫面,發給你媽,讓她看看自己的乖女兒平時生活是多麼淫亂,你說,她老人家會怎麼樣呢?」 book18.org

薛爽瞪大了杏眼,瞬間臉色蒼白:「你!……你他媽的王八蛋!你敢!」終於還是沒忍住罵了出來。她知道劉振生是有母親的微信和手機號的,當初母親和其他親戚托朋友聯繫到劉振生,讓他介紹工作,沒想到現在反而成了自己身邊的一個炸彈。 book18.org

薛爽的身體有些顫抖。 book18.org

劉振生舔了舔嘴唇,嘿嘿笑著:「阿姨當初可是交代過我哦,要我好好照看你,結果你不聽我話啊,跟些個陌生男人胡搞亂操,我覺得我有必要跟阿姨彙報彙報嘛,要不然不是失職了?對吧?」 book18.org

聽著他陰陽怪氣的話,薛爽已經顧不上字句中的侮辱,她一拍桌子站了起來:「不行!不能告訴我媽!我怎麼過是我的事,跟我媽無關!你……你……你不能……」說到後面語調已經有些哽咽。她本是個非常自我的人,但母親一人把她拉扯大,是她最重要的人,她不能接受任何人傷害她。 book18.org

劉振生翹著二郎腿,看著薛爽因為極度氣憤上下起伏的胸脯,說道:「你要聽我的不就沒這事了嘛,女孩子家,最重要的就是自重,你可太讓哥哥我失望了啊……我也不想讓阿姨操心,可是你不聽我話啊」 book18.org

薛爽感覺身子有些發軟,她用胳膊撐在桌子上說:「……劉經理,請你……求你不要告訴我媽,我……我沒聽你的話,是我的錯,但是不能牽連我媽啊!」她立刻明白眼前的局勢,只能忍心吞聲的懇求劉振生。 book18.org

「那你願意聽我的話麼?」 book18.org

「…………」 book18.org

「其實很簡單,你陪我也玩玩,咱倆啥都好說啊哈哈」 book18.org

薛爽看著眼前淫笑的肥臉,身子微微發抖,心裡真想掐死這個無恥的混蛋。但她也明白,如果劉振生真的把視頻發給家裡,母親會怎麼看?親戚朋友又會怎麼看待母親?自己被人如何看待她根本不在乎,但如果母親因為自己的行為受苦,那是她無論如何不能原諒的。 book18.org

「…………」薛爽繼續沉默,頭腦里激烈思考。 book18.org

劉振生也不著急,他一邊觀察著美人表情的變化,一邊等著她回答,他知道要給聰明人考慮的時間。 book18.org

果然,薛爽猶豫了一陣,咬牙說道:「…………好!我陪你!但是……陪完之後你必須把視頻刪了!」 book18.org

她很快就做了決定,因為她明白:自己只有這一條路可選。既然避免不了最壞的結果,那麼她要儘量把局勢引向對自己有利的方向。不就是一具身軀麼,如果可以換取母親的安寧,那怎麼樣都可以!她心裡做了決定,人也平靜下來。 薛爽不再顫抖,她咬著櫻唇,烏黑的大眼睛直視著劉振生。 book18.org

劉振生看著她瞋目切齒的樣子,心臟急速跳動,幾個月來的貪念就要實現了。他雖然色膽包天,但從不蠻幹。酒店裡他調戲的女孩不少,從來沒有跑漏過風聲,靠的就是伺機而動。他就像一條水蛭,一旦找到機會,就會立刻鑽進對方身體里,吸血吸到飽。 book18.org

「嘿嘿,那你說話算話麼?」 book18.org

「算!但是你也得按我說的來!」 book18.org

「別急,怎麼玩都還沒定呢?」 book18.org

「……你……你想怎麼玩?……」一想到即將面對的事,任薛爽再堅定也難免渾身發冷。 book18.org

看薛爽已經答應,劉振生怕她反悔,說道:「陪我一個月,我就刪了視頻!」 「什麼?!!你瘋了吧?……不可能!絕對不行!」 book18.org

「為啥不行?又不是讓你每天24小時讓我玩,我就是有那個心也沒那個力啊。只不過每天晚上或者白天有空的時候……嘿嘿嘿嘿」想像著那景象,劉振生心癢難耐忍不住淫笑。 book18.org

「你!……你不上班?晚上不回家?」 book18.org

「上班總有空閒時間嘛,下周我媳婦就出國旅遊了,咱倆有大把時間好好玩呢~ 」劉振生說著站了起來,繞過桌子來到薛爽旁邊,按著肩膀讓她坐回椅子。 book18.org

薛爽還想站起來:「那也不行!我陪你一次已經……」肩膀被劉振生按著,她沒站起來。 book18.org

劉振生知道她不會答應,心裡早想好了,討價還價唄,反正只要把她操舒服了,以後總有機會讓她再次就範。他的目的是讓薛爽成為他的免費情人。 「那你說,陪我玩幾次呢?」劉振生撫摸著她的肩頭說。 book18.org

他總是強調「玩」字,讓薛爽覺得恥辱,火氣也大起來:「就一次!夠便宜你了,臭不要臉的東西!」 book18.org

「哎呀,別那麼絕情嘛……我不但不讓你媽知道,還會幫你在她那多說些好話,讓她老人家安心呢~ 」劉振生很懂得說什麼話能直戳內心,讓她無力,他的話像是綿里針,隱隱帶刺。 book18.org

薛爽知道自己是弱勢一方,壓著火說:「那你說怎麼辦,一個月絕對不行!」 劉振生摩挲著她圓潤的肩頭,看她並沒有抗拒,視線也大膽起來。他居高臨下看著她的胸口,兩個大乳房在T 恤上撐出高聳的渾圓,大圓領的領口可以隱隱看到乳溝,那一片潔白的肉感讓他雞巴抬了抬頭。 book18.org

「那就一禮拜,我可是誠信讓步啊小姐……」劉振生一副做買賣的樣子,讓她更加不爽。 book18.org

「不行!」她直接打斷劉振生。 book18.org

「你這是一點不給我商量的餘地啊?那可就別怪我手快了哦?那兩個視頻我手機里可都存好了,你說我先發哪一個呢?」劉振生再次施加壓力,一隻手也開始順著薛爽肩膀往上,從後面握住她細細的脖頸,略微用力的揉捏,像是要扼住她的脖子控制她。 book18.org

「……你手機里也存了?那得和電腦里的一起刪掉!你還存哪裡了?」薛爽非常敏銳的注意到了劉振生話語裡的信息。劉振生暗暗心驚,自己一不小心就暴露了一張牌,眼前的女孩雖然年輕稚嫩,但跟她說話可不能放鬆。 book18.org

「沒了沒了,就手機和電腦里了,你別想那麼多,現在可是我提條件!」劉振生把話題拉回來,另一隻手也開始撫摸起薛爽光滑的臉蛋。 book18.org

「啪!」薛爽打掉他的手,聲音清脆:「那就兩次,這是我的極限了!」 「三次,也是我的極限了。」劉振生立刻跟進,他話里留了坑,加上手上有貨也不怕這美人跑了,所以並不著急。 book18.org

「……」薛爽突然臉紅,自己跟這個流氓討論做幾次愛,這件事本身就已經足夠羞恥了。 book18.org

「怎麼樣?這個不過分了吧小爽~ 」 book18.org

「別叫我小爽!」薛爽再次咬了咬下唇,唇色紅艷欲滴,襯著她嬌紅的臉龐更加艷麗。「好!那就三次!一言為定!你也要說到做到,完事後必須把所有視頻都刪掉!如果你敢騙我,那我豁出去跟你魚死網破!」 book18.org

劉振生看著她因為羞怒變得通紅的臉蛋,挺秀的瑤鼻,水靈的美目,烏黑的秀髮簡單的紮起,幾縷發梢垂下,水潤的紅唇緊緊抿著。真是個人間尤物!但是她的語氣也表明了底線——寧為玉碎不為瓦全!面對這樣剛烈的女人,劉振生也不禁有些怯,畢竟他也不想為了色字弄個身敗名裂。 book18.org

「行行!那哥哥我就吃點虧吧,三次就三次。那說好了,陪我好好玩三次,我就把視頻刪了。」 book18.org

「……你要不要臉,你吃什麼虧?臭流氓一個!」薛爽臉蛋更加紅潤。 看到劉振生盯著她起伏的胸部,薛爽側過頭,抱起雙臂遮住胸部。 book18.org

她側頭嬌羞的模樣,讓劉振生按奈不住內心的慾火,繞到她身後,從她腋下一把握住她的兩個乳房揉捏,嘴裡說道:「那就開始吧~ 哥哥我早都等不急了!」 book18.org

「啊!……你幹什麼!」薛爽被他突然的動作嚇了一跳。「不要!」她站起來掙扎著。 book18.org

雖然隔著T 恤和胸罩,但手掌依然傳來她胸部乳肉的形狀和彈性,劉振生美的心都酥了,雞巴硬挺挺的早就撅了起來。從薛爽進門就忍到現在,不!是從三個月前,見到這個人間絕色的第一面就忍到現在!他不想再忍,從後面緊緊摟住薛爽柔軟的身子,手上捏乳更加用力:「來吧!說都說好了,趕快讓我肏一回,我真的忍不住了!」 book18.org

「等……等下……你先鬆開!」薛爽用力掙扎,看他抱的越來越緊,胸部被他捏的生疼,使勁在他腳面一踩!劉振生哎呦一聲,手上力量變弱,薛爽趁機擺脫他的懷抱。 book18.org

她整理了下衣服,雙頰紅暈,略微有些喘息:「……你……你這麼著急……這是你辦公室,怎麼能……干那事!」 book18.org

劉振生駝著背揉著腳面說道:「……嘶……怕什麼,又沒人來,門一鎖,進裡屋咱倆玩咱倆的。」他辦公室裡面有間臥室,用來午休的。 book18.org

「不要!我不想在這裡……」薛爽頓了頓說道:「我答應陪你三次,本姑娘也不是說話反悔的人!但是……地點時間得我願意,否則你別碰我!」 「真麻煩!那我……」劉振生心急起來,拿著手機裝出要發信息的樣子。 「你敢!」薛爽大喊一聲打斷他,聲音充滿恨怒:「劉振生!你要是敢發,姑奶奶今天就跟你拼了!大不了一死!」 book18.org

劉振生被薛爽震住,她生氣的模樣有股不可侵犯的氣場。他冷靜了點,知道不能真把這美人惹急了,以她的性格,逼急了就是兩敗俱傷。 book18.org

「好好好,那什麼時候什麼地方,你說……行了吧。」劉振生軟下來,緩和氣氛。 book18.org

「哼!」總算出了口氣,薛爽心裡舒坦了些。從高中時她就隱隱意識到,自己的美貌對男人充滿吸引,但她不想給誰也別想。今天是人生中第一次被脅迫,她只想儘量不讓自己厭惡。同時她也不想徹底撕破臉,如果那兩個視頻真的傳到母親和親戚手裡,那她也沒臉活了。 book18.org

「什麼地方我不知道,反正我不想在你辦公室,彆扭!噁心!」 book18.org

「行行,那要不在酒店開間房吧,我有辦法不會讓人知道。」 book18.org

「…………好……」到了這一步,計較太多已經沒有必要,薛爽只想趕緊把這件事了結。想來也只有這個地方她能接受了。 book18.org

「那時間呢,你看我現在都翹成這樣了,我恨不得現在就和你上床好好玩一回,說心裡話,我都想你想瘋了!」這是他真心話,薛爽俏臉一紅,又陰沉下來,低聲說道:「你他媽個臭流氓,一肚子壞水!枉我把你當老鄉,沒想到是這麼個東西!」劉振生也不惱,嘿嘿笑著隨她罵。 book18.org

瞟了一眼他的胯下,西服褲襠里頂起一大坨,看著真不小,薛爽心裡異樣,別過臉去說道:「狗日的玩意……反正……這會不行,我覺得彆扭……」 「好小薛……我真的等不急,你就給我吧~ 」劉振生還想再嘗試一下,伸手又想抱她,被她一把推開:「走開……你急什麼急!周三……周三行了吧!」周三是她歇班,這是她能想到的最後的拖延了。 book18.org

「還要兩天啊……」劉振生一下泄了氣,好在畢竟是有個承諾了,薛爽也是個說到做到的人,除了答應,他也沒有別的辦法。 book18.org

但是美人在前色心不死,劉振生眼一亮,說道:「那……今天先給哥嘗點甜頭行不?」 book18.org

薛爽仰起下巴,眯著眼睛斜視他:「……你又想怎麼樣?」 book18.org

「我真的硬半天了,頂的慌。你幫我吃吃雞巴唄。」說著劉振生就開始解褲子。 book18.org

「不行……等……等下!你等下!」薛爽想攔,卻礙於女孩顏面,不好上手阻攔。眼看著他脫了西褲,把褲衩往下一拉,一根肉棒就彈了出來!那紫紅的大龜頭,馬眼滲著液體,棍身血管猙獰,一副憤怒的小模樣。薛爽心裡一驚,那龜頭好大,難怪剛才在西褲里頂起那麼大一團。心裡不禁想到:「好大……這……這怎麼進的去那裡……會被撐的……很疼吧……」 book18.org

看薛爽有些發愣,劉振生趁機拉住她的縴手,握住雞巴。滾燙的熱度讓薛爽一驚,趕緊甩開手。 book18.org

「……我……我不要,我討厭用嘴!」 book18.org

「沒事啊,就一下下,一下下。」劉振生早就精蟲上腦,只想讓美人幫她痛快射一次。他貼近薛爽,用雞巴在她大腿上戳著。 book18.org

薛爽臉頰的紅暈連到脖頸,但內心對口交的抗拒依然根深蒂固:「……不行,絕對不要!你逼我也沒用!」 book18.org

劉振生看她態度強硬,心裡氣餒,又有些火大。原本是自己掌握絕對優勢,怎麼現在反倒變成她說了算了? book18.org

「那這樣咋整?咋整?」他挺著硬邦邦的雞巴又湊近了些。 book18.org

薛爽往後退了一步,熟悉的表情:抬下巴、眯眼、斜睨著他說:「那,我現在幫你弄了,算不算陪你一次呢?」她自己都沒意識到,語氣中居然有一絲挑逗。她不是淫蕩的女人,但天生隨性,不自主的帶出一分魅惑來。 book18.org

「啊?……啊……呃……那……」被慾火燎的百爪撓心,劉振生一時不知道該如何取捨。結結巴巴的樣子讓薛爽覺得討厭,但心裡又有些痛快。她喜歡掌控的感覺,不喜歡被人操縱,即便是被人威脅,她也不會放棄嘗試占據上風。 「別結巴了,要麼現在幫你弄出來,要麼下次再說,反正就三次機會。你可快著點,我等下要回宿舍洗衣服!」說完,走到沙發上一屁股坐下,她倒翹起了二郎腿,留下一個光屁股的劉振生駝著背站在辦公室中間。 book18.org

劉振生愣了一會,咬牙切齒道:「……媽的!好!你等著!下次看我不操死你!」 book18.org

薛爽站起來鄙夷的看他一眼,轉身開門走人,留下猥瑣的男人,滿心不爽的拉起褲子,回味著剛才揉捏她奶子的手感。 book18.org

門外的薛爽雖然走的乾脆,但內心複雜。被劉經理這種人渣威脅,被迫要獻出肉體,讓她噁心厭惡。但剛才手握著肉棒的溫度,那碩大的龜頭,也像髮絲划過一般,在心裡盪起一絲漣漪。只是,她自己並沒有意識到,心裡正漸漸產生著細微的變化。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