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粉佳人 (番外上篇) 作者:喵喵大人

簡體

【紅粉佳人】番外上篇 作者:喵喵大人 book18.org

「邵門主。」 book18.org

邵水生步入屋內,端木維與柳青,宋寒同時起身相迎。 年齡上講三人皆比邵水生這剛步入弱冠之齡的少年要大得多,但包括端木維在內的三人,從他們相迎的舉止與面上的神態來看,卻絲毫沒有半分怠慢之意,相反還十分的客氣有禮,顯然邵水生身份地位的不同平常。 book18.org

邵水生與三人分別打過招呼,隨後分別入座。 book18.org

令人奇怪的是,此前在柳青兄弟倆位於涼寧的府邸里僕婢成群,可眼下這處屋子卻不見半個下人,連來為幾人奉茶的都是方才那為邵水生開門的老農,端來茶水之後,他便默默地退了出去。 book18.org

「三位是什麼時候到的?」邵水生呷了一口茶,淡淡地問道。 「我和宋堂主是剛剛才開,端木門主比我們倆早了半日。」柳青回答道。 book18.org

「這麼說來,我來遲許久了。」 book18.org

「哈,無妨。」柳青嘴角一揚,略有所指地笑道,「邵門主在幹著正緊事,那自然是正事重要了。」 book18.org

他語氣曖昧,引來一旁的宋寒羨慕地插言道:「不錯,瞧邵門主一副春風滿面的模樣,想來定然剛剛從大才女司馬瑾兒的香榻上下來吧?」 book18.org

邵水生聞言,臉上不禁露出得意的笑意,「宋堂主可真是練就了一雙與眾不同的眼睛呢,我剛剛乾過什麼事,一眼就給宋堂主你瞧穿了。」 book18.org

「哈,邵門主過譽了,宋寒哪有什麼值得稱讚的,不過是推斷出來的罷了。」宋寒一臉謙虛地道,「邵門主向來守時,罕有遲到的情況出現,能令邵門主一時間抽不開身的,除了正在床上干大才女之外,恐怕不會有第二件了。」 book18.org

「哈哈,宋堂主真乃神機妙斷。」 book18.org

看著宋寒面上那毫不掩飾的艷羨之意,邵水生不禁開懷放笑。 一旁的柳青也忍不住插嘴道:「邵門主的艷福,可真叫人羨慕不已哪。」 book18.org

邵水生聽得唇角一揚,慢條斯理地道:「要論起艷福,幾位才真箇叫小弟羨慕才是。世人皆知蓬萊之主林子軒共有四位絕美嬌妻,其中的三位皆給在座的幾位輪流操過,而我只能操他的大夫人一個,論起來,我才更羨慕幾位呢。」 book18.org

邵水生這話雖有些許反駁之意,卻也不無道理。 book18.org

司馬瑾兒雖是九洲國無數青年才俊夢寐以求而不得的傾世美人,連柳青宋寒在內皆都她渴求已久。 book18.org

但林子軒另外的三位夫人,雙修玄女與百合、月見,也同樣是傾世絕艷的俏麗佳人,特別是雙修玄女,其美貌氣質皆不在司馬瑾兒之下,而三女皆輪流給柳青宋寒等人日操過,而邵水生至今卻尚未碰過她們一根指頭。 book18.org

要論起羨慕的對象,該是邵水生更加羨慕他們一些才對。 柳青語氣帶著些許遺憾,道:「可惜,邵門主因為身份的原因,無法與我們一道共享那三位傾城傾國的美人兒,當真是萬分的遺憾。」 book18.org

他話鋒一轉,「不過,待到島主的大計一成,屆時那三位絕色美人兒邵門主照樣有大把機會玩她們。」 book18.org

他這話一出,場中的幾人目光皆閃動著興奮的光芒。 邵水生這時沉著聲,有些迫不及待地道:「你們最後一輪的情花毒種,已經都布置完畢了吧?」 book18.org

「最後一輪毒種,我們都在端木門主的見證下注入了那三位美人兒的身體里,眼下終於到了即將收穫的季節了。」柳青神色興奮地道。 book18.org

一直未開聲的端木維問道:「邵門主,大才女那邊又處理得如何?」 book18.org

「瞧邵門主春風滿面的樣子,想必那最後一輪情花毒種,也已注進大才女的體內了吧?」宋寒一臉笑意地道。 book18.org

邵水生嘴角一揚,略帶自得地道:「那是自然的,試問當幾位在床上操著一位美若天仙般的美人兒,乾了卻不射,那簡直就是蠢蛋?」 book18.org

「哈,那便太好了。」柳青滿臉的興奮,「現在就等那姓林的跟大才女同房個三五回,我們島主精心布置了整整一年的大計,便要圓滿成功了。」 book18.org

「邵門主,你問過大才女這段時日林子軒與另外三位妻子同房的次數了嗎?」端木維忽然問了一句。 book18.org

「尚未問過。」邵水生搖頭道,「不過,大才女今晚給我摸了摸小腳,下面就濕得厲害,我想姓林的這段時間應該沒有怎麼碰過她,該是碰其他幾女比較多。」 book18.org

端木維與柳青、宋寒分別對視一眼,皆看到了對方眼中的興奮。 book18.org

「或許……不用等姓林的跟大才女同房個三五回了。」 端木維臉上露出冷冷的得意之笑,「如若他在這七八日的時間裡,跟三女分別做的次數超過五六回,那毒種便該已在他丹田內深根扎芽了。」 book18.org

聽到他這般說,在場的幾人皆是又驚又喜。 book18.org

「端木門主是說……那情花毒種,很可能已然在蓬萊之主林子軒的體內紮根完成了?」 book18.org

「是或不是,問一問不就知了。」端木維陰陰一笑。 宋寒望向邵水生,對他道:「不若由邵門主卻問一問大才女,探一探她的口風?」 book18.org

「不妥。」柳青搖頭道,「邵門主雖深得大才女信任,但他素來與雙修玄女等人接觸不多,貿然問此私密話題極容易引起大才女的警覺。」 book18.org

「不錯。」端木維也點了點頭,「宋堂主莫忘了,司馬瑾兒是林子軒數位妻子之中,唯一一個哪怕是派俊男出場,再加上催情香都無法勾引的人,若非她本身對邵門主留有情意,恐怕我們根本無法從她處下手。」 book18.org

「交給我吧。」柳青這時得意地笑道,「我約了雙修玄女今晚酉時過到我住的地方,由我來問她前往帝都的這些時日她跟姓林的事,絕不會惹起她的懷疑。」 book18.org

一旁的宋寒不禁有些驚詫,「柳兄竟在這種節骨眼就約了雙修玄女,萬一給那姓林白髮覺的話……」 book18.org

柳青尚未說話,一旁的邵水生嘴角一勾,「宋堂主放心,那姓林的今晚可忙得很,子時之前絕對沒空回玉滿樓的。」 book18.org

「那便放心了。」宋寒鬆了一口氣,跟著又換上了曖昧的笑容,「酉時到子時,這中間可隔著不短的時間呢,足夠我們柳兄跟雙修玄女濃情蜜意個夠了。」 book18.org

「今夜聽到的皆是些令人振奮的好消息。」端木維長身而起,道,「距離九洲國新君登基僅剩五日,宋堂主,便由你與柳堂主負責聯絡帝都內的其餘成員做好準備,我需第一時間把這重要情報告知島主。」 book18.org

「邵門主則辛苦你繼續監視著林子軒的一舉一動,倘若他身上有何異動,萬勿第一時間知會。」 book18.org

邵水生點了點頭。 book18.org

四人說完密話,隨即先後離開了這不起眼的屋子,連那老農模樣打扮的人也一併離了開了。 book18.org

直到四人已經遠去許久,這個時候,屋頂上的一道黑色的影子這才趴著起身。 book18.org

這黑色影子是一個身材削瘦的男人,他一身黑色的夜行衣,連面目都蒙住,看不出長相。 book18.org

只聽到這黑衣人低聲地喃喃道:「要不是親耳聽到,這簡直讓人難以置信……」 book18.org

剛剛離開的端木維等人大概作夢都想不到,四名武宗級絕頂高手齊聚一屋密話的過程,竟全盡落進了一個黑衣人的眼中,而四人全程毫無所覺。 book18.org

黑衣人先是悄悄地落往這小屋院,小心謹慎地四處搜尋了一遍,一無所獲之後,這才一把摘下頭上的面罩。 book18.org

面罩掉下之後,赫然露出了梁旭那張熟悉無比的臉。 此刻他臉上的震驚之色仍殘留著未完全褪去。 book18.org

這一刻,他才終於明白,為何林子軒會親派心腹來給他跟朱高時二人傳信,要他們倆幫忙暗中調查有著雲夢二公子之稱的柳家公子柳青,與宋家公子宋寒。 book18.org

敢情這什麼狗屁的雲夢二公子,竟暗地裡把如今天下第一強者的林子軒給撬了牆角,令他的幾位嬌妻背著林子軒紅杏出牆! book18.org

梁旭必須得承認,他剛剛一路尾隨著柳青跟宋寒來到這,一直潛伏在屋頂處沒有發出任何半點聲息,可是在上面不小心聽到這令人震驚的信息時,他也差點內心失守,露出馬腳來,得虧他生生地忍住了,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book18.org

梁旭之所以會在這個時候出現在帝都,主要原因並不是他的赤日山莊亦有收到朝廷的新君登基觀禮請帖,而是約莫七八日前他收到的一封林子軒的親筆信。 book18.org

林子軒請他幫忙調查雲夢嶺柳家兄弟的一切詳細背景,且要求梁旭親自出馬。 book18.org

面對世間最強者兼自身好友的請求,梁旭自是義不容辭,在收到信的第一刻就親自動身趕赴雲夢嶺,恰好就遇上了準備低調出行的柳家大少柳青,與宋家大少宋寒。 book18.org

梁旭與已成桃花島主的好友朱高時在雲夢嶺匆匆會唔,他也同樣是應林子軒的請求,來幫忙調查的,在二人的信中皆有提及此事。 book18.org

二人見柳家二少柳虎登上了另一艘船,既沒留在雲夢嶺,又似乎不打算隨另外兩人前往帝都,前行的方向似乎是海外,行跡可疑。 book18.org

梁旭與朱高時一合計,決定柳青與宋寒由梁旭跟著,而朱高時熟悉水路,由其跟蹤在柳虎後面,看他想要去哪。 book18.org

而梁旭便一路尾隨著柳青到了帝都,又費盡功夫終於摸到了他另外與人密會的這個地方,卻讓梁旭沒有想到的是,今晚摸過來暗中調查的第一夜,就給他探聽到了如此重磅的隱藏內幕。 book18.org

他隱隱地感覺到,一個以林子軒為中心的巨大陰謀正在急聚地醞釀著,而令人擔憂的是林子軒似還對此一無所知。 book18.org

梁旭心感事關重大。 book18.org

在確認此處僅僅是柳青與人密謀事情的所在,再無其他之後,他再沒有半分猶豫,悄悄地便返回下榻的住處,換了衣服,便立即前往玉滿樓。 book18.org

夜幕下的玉滿樓燈火輝煌,是賓客如雲。 book18.org

玉滿樓本就已名揚九洲國乃至周邊數國,如今加上又正值九洲國新君即將登位之際,無數豪門貴族,白道武林人士齊聚於此,但凡有資格來此的不進玉滿樓一趟,絕不算來過帝都,自是比之平時更加熱鬧非凡。 book18.org

梁旭來到玉滿樓的時候,正值玉滿樓一天之中最為繁華熱鬧的時間,以至於進來之後,梁旭自報了身份,卻只有一些認不得他的小婢女前來招待。 book18.org

還是後來有認得他的人進去通報,梁旭才得以見到林子軒的小嬌妻月見。 book18.org

「好久不見呀,梁公子,你找我們家軒郎呀,他早早就出去了,今晚可能沒那麼早回來呢,你找他有什麼事?」月見一臉笑意地招呼他坐下。 book18.org

梁旭瞧著她天真可愛的俏臉,聽著她語氣中與林子軒的親密,實有點難以想像眼前這嬌憨可愛的可人兒,會與雙修玄女等人背著林子軒與別的男人發生肉體關係。 book18.org

如非親耳聽到,真是想破腦袋都想不出來。 book18.org

至於他來找林子軒的原因,則更是絕不可給林子軒的這些嬌妻們知曉,否則後果難測。 book18.org

梁旭心頭尋思著,嘴上則應道:「也沒什麼事,自一年前與林兄聚過一回後,他事務繁忙,我也忙著打理我的山莊,一直未有機會再聚,難得今次我們山莊也受邀前來觀禮,聽到林兄已先一步到,自然第一時間前來拜訪。」 book18.org

「哎呀,那梁公子來得可真不是時候呢,軒郎有事出去了,怕沒那麼早回來呢。」 book18.org

梁旭擺手道:「無妨,橫豎我在帝都也沒什麼事,頗清閒的,我便到玉滿樓里先聽聽小曲,欣賞欣賞歌舞吧,若林兄回來得早我再過來找他。」 book18.org

月見點了點頭,朝身後一位丫鬟道:「小香,這位梁公子是軒郎的好朋友,給我好好招待他,明白嗎?」 book18.org

「好的,月見夫人。」 book18.org

「梁公子,請隨小香來。」 book18.org

梁旭朝月見告罪一聲,便隨著那小丫鬟去了。 book18.org

一邊走,他一邊思忖著,林子軒果然不在玉滿樓,且不知何時才回來。 book18.org

林子軒去了何處,範圍著實太廣,他有可能入了皇宮,也有可能在某些交好的權貴的府上作客,想想實在頭疼。 book18.org

事關針對林子軒乃至他這幾位嬌妻的陰謀,梁旭自然不能就這樣坐在這乾等。 book18.org

他決定先到蓬萊宮位於帝都的別院去碰碰運氣,至不濟也能問問看他去了哪。 book18.org

想到這裡,他腳步不停。 book18.org

準備待身旁這引路的丫鬟走了之後,再趁沒人注意他的時候悄悄離開。 book18.org

林子軒當然不知道梁旭前來帝都的第一夜,便捕捉到了這般重大的信息。 book18.org

此時的他,正在蓬萊宮位於帝都的別院莊園裡,與一個身材魁岸的男子在後院的小亭里把酒言談。 book18.org

這與林子軒相對而坐的錦服男子年約四十歲上下,唇上留著短須,身形魁梧奇偉,長得是濃眉大眼,相貌堂堂,舉手投足之間氣度頗為不凡。 book18.org

更重要的是,這中年男子的相貌與已然去世的陸中銘竟是有著六七分的酷肖。 book18.org

單單從其長相便不難推斷,眼前這氣度不凡的錦服男子便是現任五湖山莊的莊主,武宗陸中銘的胞弟陸中雄。 book18.org

「唉,若然知道數年前九洲國會發生那麼多大事,我絕對會留在這裡,與魔殿決一死戰。」陸中雄突然一聲喟嘆。 book18.org

兩人身前的石桌已給喝空了三四瓶酒,陸中雄的臉上也有些紅潤,顯是喝得不少了,酒氣開始上涌。 book18.org

林子軒微微一笑,「事情都已經過去了,如今魔主也已授首,我們應該向前看。」 book18.org

「來,中雄叔,再走一個。」 book18.org

「叮」的一聲,兩人手中的玉酒杯再次碰到了一起。 陸中雄仰頭一飲,將杯中的美酒一口喝盡後,他用袖子拭了拭嘴角,一雙眼睛似不由自主地朝某個方向望去,面上露出了些許落寞之意。 book18.org

林子軒看得心中一動。 book18.org

他望去的那個方向,正是秦雨寧下榻香居的方向,後者這刻正與剛剛來此不久的司馬瑾兒和聞人婉及百合在後花園中說著話。 book18.org

趁著此刻陸中雄酒意漸漸上涌,四處正巧無人之際,林子軒不由得問出了他今夜來此的最大目的。 book18.org

「中雄叔,有件事,侄兒想問你,希望中雄叔你能如實地跟我說。」 book18.org

陸中雄回過神來,訝然道:「什麼事情?」 book18.org

林子軒定定地看著他,一字一頓地道:「中雄叔,你是否喜歡我娘呢?」 book18.org

「啊……這……」 book18.org

陸中雄給他這突然間問出的問題弄了個措手不及,原本僅是微紅的堅毅面容,在這問題一出的剎那,便漲得通紅無比。 book18.org

「子軒……你這個問題……為叔能否選擇不答?」 book18.org

林子軒搖了搖頭,「不能。」 book18.org

「子軒,你能否告訴為叔,你為何……忽然間問起為叔這個問題來?」陸中雄張了張嘴。 book18.org

林子軒舉起酒杯,淡淡一笑:「我可以告訴中雄叔原因,但前提是,中雄叔要先回答我剛才的問題。」 book18.org

「中雄叔是不是喜歡我娘?」 book18.org

林子軒步步緊逼。 book18.org

陸中雄臉色變幻了幾下,終抵不住林子軒現時的壓迫力,頹然承認:「世間沒有哪個正常的男人是不喜歡劍姬的。」 book18.org

林子軒臉上露出笑意,道:「中雄叔承認喜歡我娘了?」 「唉。」 book18.org

陸中雄搖頭嘆息地舉起杯,略帶苦澀地道,「當初若非我兄長同樣深深地迷戀劍姬,瘋狂地追求於她,我又怎捨得放棄追求。」 book18.org

「那就成了!」林子軒突然大喜道。 book18.org

陸中雄愕然瞧向他,不明白林子軒為何突然這般高興。 他眉頭緊皺,一臉的不明所以,「子軒,你這是……」 「既然中雄叔仍如以前一般喜歡著我娘,那中雄叔未娶,我娘又未再嫁,中雄叔為何不重新追求我娘呢?」 book18.org

陸中雄聽得雙目大睜,面上又驚又喜。 book18.org

似是作夢都想不到會從林子軒的口中聽出這般令人激動的話來。 book18.org

但他臉上的驚喜才維持了一瞬,又轉而消失不見,給一種深深的失落所替代。 book18.org

「唉……太遲了,實在是太遲了!」 book18.org

陸中雄重重地一嘆,「不瞞子軒,在與劍姬結伴的這十餘日之間,我腦子裡不知多少回想要對劍姬表達我心中對她的愛意,可是……」 book18.org

「在前來帝都的第七日,我與劍姬在交談之中無意中得知,她目前已有了戀人之事,她與對方已交往了半年有餘的時間,想必,劍姬早已與那人……」 book18.org

陸中雄說到這裡已說不下去,滿臉的苦澀。 book18.org

林子軒當然知道,他想說的是秦雨寧與她的戀人交往已有半年多的時間,想必已經跟對方上過了床。 book18.org

這件事他早已從他的嬌妻司馬瑾兒嘴中得到確切的肯定,那什麼中州的風雷堂堂主,叫什麼陶隆的傢伙,定然已經在床上操過了他的美貌娘親了。 book18.org

林子軒能夠理解陸中雄此刻心中的患得患失。 book18.org

畢竟同樣身為秦雨寧的裙下追求者,那陶隆早已成功地抱著美人上過床,而陸中雄至今恐怕連秦雨寧的小嘴都未曾親過,兩者相爭,高下立判。 book18.org

難怪以陸中雄的身份武功,明明足以力壓過那陶隆的,可在這方面上卻連邁出那一步的勇氣都欠奉。 book18.org

歸根到底就在於在他心中認為,那陶隆或有可能早已睡過秦雨寧,甚至次數已經不少,他根本缺乏與之競爭的底氣。 book18.org

林子軒冷冷的一笑:「那什麼風雷堂堂主陶隆,我見都沒見過兩次,就想當我林子軒的繼父?笑話!」 book18.org

「中雄叔放心,只要一日有我林子軒在,我就絕不會讓他娶到我娘的。我坦白地說吧,我之所以問中雄叔你是否喜歡我娘,正是因為我心中當我繼父的人選是中雄叔。」 book18.org

陸中雄原本失落無比的臉上,陡然間精神大振。 book18.org

他激動得幾乎有些難以置信地道:「子軒,你,你說的……都是真的嗎?」 book18.org

「你,你真的認為,為叔我可以……追求你娘?」 book18.org

「為什麼不可以?」林子軒很奇怪的反問道,「首先中雄叔你曾追求過我娘,又是中銘叔的親弟,我娘與你之間非是沒有感情基礎。」 book18.org

「再者,中雄叔的武功距離我娘算不得太遠,在九洲國內也算薄有名聲,絕對配得上我娘,更絕不是那什麼堂主的陶隆可以相比。」 book18.org

陸中雄聽得是又驚又喜,但心中仍有疑慮。 book18.org

「可是……縱然子軒不會接受那陶隆,可我聽說……天豪兄的身子今已逐漸痊癒,劍姬若然與天豪兄復合,也定勝過與我……」 book18.org

他話音一出,林子軒卻是搖頭道:「我娘若願與我爹復合,早就復合了,怎可能任由我爹取了環馨的娘親,又自己跟那風雷堂堂主好上。」 book18.org

陸中雄聽得目光閃動。 book18.org

林子軒見陸中雄終給自己說動,於是再加一把火道:「綜上所述,如若中雄叔追求我娘,我不僅樂見其成,更會助中雄叔一臂之力。我在這裡向中雄叔保證,盡我林子軒之能,我也定要助中雄叔抱得我娘而歸。」 book18.org

「子軒,來,為叔敬你一杯!」 book18.org

陸中雄激動得直接站起身。 book18.org

「叮」的一聲。 book18.org

兩人手中的酒杯再度重重地碰到一起。 book18.org

但這回,陸中雄面上的失意之色盡去,反而紅光滿面,目光炯炯,與林子軒碰杯的手更是堅毅有力,像有似不完的力量似的。 book18.org

可見林子軒言明對他的支持,令他對追求秦雨寧的信心大增。 「中雄叔,我娘有否留你在別院這邊下榻呢?」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後,林子軒擦拭了一下嘴角,小聲地問道。 book18.org

陸中雄點了點頭,「為叔在帝都這邊暫無歇腳的地方,所以劍姬留我在這邊住,待到安王爺登基後,我們才會動身前往五湖山莊。」 book18.org

林子軒聽了,面色大喜地道:「那太好了。」 book18.org

陸中雄有些不明所以,愕然問:「好什麼?」 book18.org

「一會兒,我會私下親自跟我娘說中雄叔你想娶她事。」林子軒壓低了聲音,「我會明確地跟我娘說,我絕不接受那什麼雷風堂風雷堂的傢伙成為我的繼父,要也只能接受中雄叔你一人。」 book18.org

「然後接下來的這幾天,中雄叔你就全力追求我娘,務要贏過那個陶隆!」 book18.org

陸中雄聽得既驚又喜,又略感遲疑,「這,會不會有些太快了?」 book18.org

「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又怎會快呢?」 book18.org

林子軒循循善誘地道:「中雄叔,我可是出了勁了撮合你與我娘,你可千萬要把握這機會呀。」 book18.org

陸中雄得他支持跟鼓勵,終猶豫盡去,豪氣干雲地道:「既然子軒話已至此,若我陸中雄再婆婆媽媽,那如何對得起子軒的一番美意。」 book18.org

「好,從這一刻起,我定全力追求劍姬,不追求到她誓不罷休!」 book18.org

林子軒大喜道:「這才是中雄叔嘛,來,再干一個!」 兩隻酒杯再度碰到一起。 book18.org

後花園的石亭里,一身素潔白裙的秦雨寧正巧笑嫣然地與三女坐著說話。 book18.org

數年時間過去,秦雨寧不僅美貌依舊,身上更是增添多了幾分成熟的韻味,依舊是那般風華絕代,艷蓋塵寰。 book18.org

她如今的武功比之數年前更加精進,已晉入武尊之境,更是令秦雨寧成為大陸無數英雄豪傑更加夢寐以求的傾世尤物,如今競逐於她裙下的追求者,比之從前更是多了不知多少。 book18.org

坐在她身旁的聞人婉跟司馬瑾兒不知說了些什麼,逗得她那絕色的嬌靨上喜笑顏開,更是艷光四射,魅力無限。 book18.org

林子軒走了進來,先是微笑著與三女打了聲招呼,接著轉向秦雨寧道:「娘,請跟孩兒來一下。」 book18.org

包括秦雨寧在內的諸女,皆朝著林子軒投去驚訝的目光。 「什麼事呀,軒郎?」 book18.org

「沒什麼,有點話要私下跟娘說罷了。」 book18.org

「這兒又沒別人,有什麼話不能在這兒說的?」聞人婉眨著眼睛,目光中意味深長。 book18.org

「自然是一些你們不可以聽的私密話了。」林子軒毫不示弱地回應。 book18.org

百合有些不明所以,而一旁的司馬瑾兒已然猜到自家夫君想幹什麼,不禁掩嘴輕笑。 book18.org

秦雨寧狐疑地上下打量著兒子,在後者不停的催促之下,這才勉為其難地起身。 book18.org

「好吧,為娘倒想聽聽你究竟想說什麼。」 book18.org

秦雨寧的閨房內。 book18.org

「說吧,什麼事情需要瞞著瑾兒她們的?」秦雨寧聞著從林子軒身上傳來的酒氣,袖口伸出一截雪白的皓腕,為後者倒了一些解酒的茶,一邊問道。 book18.org

林子軒輕呷了一口茶水,跟著便開口道:「孩兒想問一問,娘對中雄叔的感覺如何?」 book18.org

他在說「感覺」這兩個字的時候,著著地加重了語氣。 「自然是不錯的。」 book18.org

秦雨寧卻仿若聽不出他話里的意思似的,不假思索地回答道:「你知道的,他是娘的老朋友了,當初我也是先認識他,後才通過他認識中銘的。」 book18.org

林子軒有些無奈地道:「我問的不是這個意思,而是想問娘,你覺得中雄叔為人怎麼樣,對他有否感覺。」 book18.org

「在孩兒看來,中雄叔是一個非常值得託付終身的人。」 秦雨寧紅唇輕勾,嘴角逸出一絲笑意,卻是顧左右而言他地回答道:「你問這個作什麼?」 book18.org

瞧見自家母親笑而不答的樣子,林子軒哪還不知道秦雨寧從他第一句話就聽出了他的來意,卻故意不肯正面回答。 book18.org

於是,他也不遮遮掩掩了,直入主題地說道:「中雄叔直至現在仍對娘你念念不忘,孩兒認為中雄叔為人正派,各方面的條件都不在當年的中銘叔之下,比跟娘你現在在一起的那什麼風雷堂堂主要千倍百倍。」 book18.org

「所以,孩兒斗膽來替中雄叔說情,請娘認真地考慮一下中雄叔,他絕對是一個值得娘你託付終身的人。」 book18.org

秦雨寧聽後,狠狠地白了他一眼,眉眼之間風情萬種。 「你這還叫幫他說情?這根本就是在幫他說媒。」 book18.org

林子軒輕咳一聲,道:「說情也好,說媒也好,都無關緊要。重要的是中雄叔的為人著實不錯,娘你與他相識這麼久,這陣子又結伴同行,你該很清楚中雄叔對你的心意,孩兒說的這些娘你覺得怎樣?」 book18.org

秦雨寧沒有正面回答他,只是淡淡地道:「我知道你中雄叔的為人很不錯,只是,娘現在已經有男人了。」 book18.org

「就是那什麼雷風堂堂主陶隆。」林子軒聽得略有些生氣地道,「一個不知從哪冒出來,我見都沒怎麼見過的傢伙,就想當我林子軒的繼父?」 book18.org

「還有,那傢伙長得那般胖,完全就是一小一號的安王,娘你若是嫁給了他,那簡直就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我絕不能接受。」 book18.org

「你瞧你,還天下第一高手呢,完全就像個發脾氣的小孩子。」 book18.org

秦雨寧聽到林子軒的話後倒沒怎麼惱怒,只是臉上有些嗔怪。 林子軒見她面上沒有任何慍色,心中一喜,知道有秦雨寧芳心深處對陸中雄並非沒有任何情意,立即打蛇隨棍上地道,「我不管,娘就當孩兒在撒潑好了,反下我是不論如何都絕不會同意娘你嫁給那什麼狗屁堂主的。」 book18.org

「我家娘親貌美如花,追求她的人可從蓬萊宮的山腳下直排到帝都來,要什麼樣的男人沒有,怎可能便宜給一個身材胖得像頭大胖豬一樣的傢伙。」 book18.org

秦雨寧聽得白了他一眼,說出的話卻是大膽露骨之極。 「什麼大胖豬?他在床上的雄風可比你那死鬼老爹強不知多少,你貌美如花的娘早給這大胖豬抱上床不知壓了多少回,老娘的久曠之身給他在榻子上操得不知多痛快呢,你懂什麼?」 book18.org

聽著秦雨寧這露骨的言辭,饒是林子軒身為她的兒子,也不禁聽得俊臉一紅。 book18.org

同時聽到秦雨寧親口承認她跟陶隆之間的風流韻事,林子軒心中忍不住暗恨,那陶隆背地裡果然已經操過他心愛的娘親,且恐怕已經睡了不少回。 book18.org

他忍不住反駁道:「倘若娘與那陶隆在一起更多只是為了享受,那更簡單了,娘何不嘗試與中雄叔在一起呢?」 book18.org

「論起床榻上的能力,我覺得中雄叔必然不會比中銘叔遜色,更絕對贏得過那大胖豬一樣的傢伙。」 book18.org

「行了,老娘還輪不到要自己的兒子來為我操心這些事。」 秦雨寧慢條斯理地道:「這件事為娘自有主張,軒兒你理好你自個兒的事情先吧。」 book18.org

「你都已經跟瑾兒她們成婚三年了,至今仍未給為娘生個乖孫兒,你知不知道娘等得有多麼心焦麼?」 book18.org

她瞥了林子軒一眼,「你若是再繼續這般悠哉游哉的話,環馨她們說不定一怒之下找別的男人去了,我看你怎麼辦。」 book18.org

雖明知秦雨寧是故意逼急他才這般說的,但林子軒仍是忍不住汗顏道:「這我知道的,娘你就不用操心了。」 book18.org

「不用操心?」秦雨寧瞪他一眼,「娘就是看你一點兒也不心急的樣子,才忍不住要提醒你,別以為你娶了瑾兒她們幾個就可以高枕而臥了,像她們這幾個嬌滴滴的美人兒,世間不知多少男人眼巴巴地望著呢。」 book18.org

「我上次見著的那雲夢嶺的柳家大公子柳青,跟環馨見面之時那副殷勤勁,明擺著他對環馨有意思。別說為娘沒提醒你,那柳家大公子長得英俊無雙,你小心再這般不當回事,指不定哪天環馨就愛上他了。」 book18.org

聽到秦雨寧提及那柳青,林子軒不由心中一動。 book18.org

秦雨寧果然也看出來雙修玄女與柳青之間的不尋常,那她是否知道雙修玄女她們三個與柳家兄弟之間的事情呢? book18.org

這個念頭一起,林子軒當即就否定了。 book18.org

因為秦雨寧在說起這件事的時候並無異色,如若她知道的話,絕不可能這般冷靜。 book18.org

林子軒見秦雨寧語帶不悅,登時鄭重地道:「知道了娘,孩兒向你保證,一兩年之內,孩兒定然讓娘你抱上第一個乖孫子。」 book18.org

這是秦雨寧第一次地在此事上得到了林子軒承諾。 book18.org

橫在她心頭整整三年的心事終於去解,她不禁心花怒放地在林子軒的臉上重重地一吻。 book18.org

「這才是為娘的乖兒子!」 book18.org

香風襲來。 book18.org

林子軒的臉側得到了秦雨寧的一記香吻,俊臉微微一紅。 自他武功大成以後,他便已很久沒給自家的美貌娘親這般逗弄了,換作以往,他不是大窘逃離便是出言求饒。 book18.org

不過今日他有事相求於秦雨寧,於破天荒地打蛇隨棍上地一把摟住了他這美貌娘親的腰身,在後者大感訝異的目光中,林子軒微紅著臉,繼續為陸中雄說媒道:「娘,說完了孩兒的事,咱們繼續說說你跟中雄叔的事了。」 book18.org

秦雨寧還是第一回給長大後的兒子摟著,還坐他腿上,感覺倒是相當新鮮。 book18.org

她笑吟吟地反摟住了林子軒的脖頸,道:「中雄人雖然也挺不錯,但娘不是已經說了嗎,娘現在已經有男人了,所以……」 book18.org

林子軒聽得大喜地緊抱住了秦雨寧的身子,「所以,娘也覺得中雄叔他人不錯了對嗎,真是太好了,那孩兒現在就立刻去跟中雄叔報喜,說娘也喜歡他。」 book18.org

說完,他不等秦雨寧回答,先是在她美麗的側臉上重重地了吻了一記,這才放開她,歡天喜地出去了。 book18.org

「哎,娘什麼時候答應了……」 book18.org

秦雨寧不禁又好氣又好笑地道,「這死軒兒……」 book18.org

「軒郎,你跟夫人在房裡悄悄說什麼話呢?」 book18.org

剛一出門,林子軒就瞧見司馬瑾兒笑意盈盈地出現在跟前,她的身旁還跟著聞人婉和百合。 book18.org

林子軒知道她這話是故意在聞人婉面前提起的,看著後者滿臉狐疑的樣子,林子軒神秘一笑。 book18.org

「這是……秘密,很快你們就知道了。」 book18.org

林子軒當即把這剛才秦雨寧所說的話添油加醋地告訴陸中雄,後者聽得兩眼放光,神情無比的激動。 book18.org

「子軒,你是說……劍姬她……她對我也……」 book18.org

「沒錯。」林子軒親熱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娘心裡對你也很喜歡,這是她親口承認的,絕對無假。」 book18.org

「我方才正是直接與我娘言明,我絕不接受我娘嫁給那什麼風雷堂堂主,要嫁也只能嫁中雄叔你這樣的豪雄之人,我娘已被我說動,中雄叔,接下來就看你的了。」 book18.org

陸中雄激動得臉色漲紅,一副張口結舌說不出話來的模樣,可見他此刻內心的興奮。 book18.org

林子軒正要跟他詳說一些追求秦雨寧的注意事項,這時下面的人進來稟報。 book18.org

「大少爺,屋外有位梁旭梁公子求見。」 book18.org

林子軒一聽,立時面上一喜道:「啊,是梁旭來了,快快有請。」 book18.org

陸中雄見他有朋友上門,便道:「既有朋友來找子軒,為叔便先迴避一下,與你娘的事晚些再與子軒細談。」 book18.org

由於跟梁旭商談的事情涉及到他的隱私密事,不宜給陸中雄知曉,林子軒便點了點頭,隨後親自出去迎接梁旭進來。 book18.org

在別院的一間靜室之中,林子軒聽完了梁旭無半點遺漏的彙報,目光閃爍地道:「梁兄聽到的就這些了麼?哦,梁兄先用杯茶。」 book18.org

梁旭一口氣把所聽盡數說完,直說得口乾舌燥,聞言大口地呷了一口茶,這才狠狠地點頭道:「我聽到的就是這些,一個字都沒漏。」 book18.org

「瞧見大才女所收的義弟邵水生,竟跟那雲夢二公子狼狽為奸,暗地裡準備暗運算元軒你,我當時真的非常吃驚。」梁旭憂心忡忡地道,「子軒,你真的要小心哪,從他們的話里,我感覺到他們似乎正醞釀著某個針對你的驚天大陰謀,你定不能掉以輕心。」 book18.org

聽到梁旭發自肺腑的忠言,林子軒唇角輕揚,淡淡地道:「放心吧,梁兄,我既已知道這幾人在暗中謀劃針對我的事,便絕不會讓他們得逞的。」 book18.org

梁旭聽得出他言語之中所飽含的強大自信。 book18.org

想想也是,那柳家宋家在尋常人眼裡雖也算得上勢力非同一般,連梁旭所在的赤日山莊都不敢小覷對方,但林子軒可是連魔主跟魔龍都共同命喪其手的世間第一高手,強如武尊之境,都完全不被他放在眼內,那柳家兄弟再怎麼背地裡謀劃要暗算他,又何足為懼? book18.org

可想歸這麼想,梁旭卻感到事情該沒有這般簡單才是。 蓬萊之主林子軒的修為有多強大,整個九洲國的白道武林,乃至整個朝廷都知道得一清二楚,邵水生等人沒理由不知道。 book18.org

可他們依舊像吃了熊心豹子膽般,暗中謀划著針對林子軒的某種陰謀,且還涉及到了林子軒的幾位絕色嬌妻。 book18.org

他不禁有些欲言又止,想要最後再提醒一下林子軒,可看見他臉上浮現出的那強大的自信,梁旭最終硬生生地把話都吞回了肚子裡。 book18.org

他心忖著,或許是他多想了吧。 book18.org

以林子軒今時今日的武功修為,已可謂是刀槍不入,水火不侵,百毒不懼,眼下的他比之當時的魔主和魔力更加可怕,試問世間誰能暗算得了他? book18.org

而且從偷聽到的對話中,那針對林子軒的陰謀涉及到了他幾位美麗嬌妻的閨房密事,梁旭作為一個外人,也不適宜與林子軒討論。 book18.org

想到這裡,梁旭起身告辭道:「時候不早,這幾日我繼續幫子軒你追蹤這幾人,有消息我會第一時間來與子軒你彙報。」 book18.org

林子軒點了點頭,送他出門。 book18.org

待梁旭走後,林子軒一雙俊目精芒閃爍,他冷哼了一聲。 柳青兄弟倆與那宋寒分別與雙修玄女,百合跟月見三女有夫妻關係,事情的背後果真藏有別的陰謀,且還是針對於他林子軒本人的陰謀。 book18.org

而且更讓林子軒想不到的是,司馬瑾兒的義弟,且還深得林子軒信任的邵水生,竟然跟端木維等人混在一起,並且從梁旭偷聽來的對話來看,司馬瑾兒也與雙修玄女等人一樣,已被邵水生在床上操過。 book18.org

如此說來,他四位心愛的嬌妻已盡數地淪陷在這巨大的陰謀網之中,而她們仍對此一無所知。 book18.org

「哼,讓你們再得意一陣吧,很快的,我林子軒倒要看看你們到時候還笑不笑得出來。」 book18.org

想到自己視若珍物的四位心愛嬌妻,分別被這幾個別有機心的男人接近,且已被他們染指過了她們珍貴無比的肉體,一想及於此,林子軒的心頭便怒火中燒。 book18.org

他嘴角冷笑,「什麼情花毒種……他們以為憑藉這種旁門左道,便能對付得了我林子軒?」 book18.org

「簡直是笑話。」 book18.org

他已不是簡單意義上的絕世高手,而是修習有《修真神訣》,世間唯二的修真者。 book18.org

他體內的真氣已盡數化為靈力,憑藉著這股超凡的力量,什麼毒都絲毫對他不起作用。 book18.org

不過既然知道那柳青今晚會跟雙修玄女幽會,林子軒索性便先去看看,看能否再偷聽到什麼有用的情報。 book18.org

想到這裡,林子軒便來到後花園與眾女說一聲要外出。 司馬瑾兒一臉訝然地道:「軒郎要上哪去?」 book18.org

司馬瑾兒天生麗質,不管任何時候她的肌膚都是那麼地晶瑩細嫩,白裡透紅,起初林子軒還沒去怎麼注意。 book18.org

這刻在知道司馬瑾兒與邵水生有不同尋常的關係後,林子軒借著燈光細審著她的臉色,這才注意到司馬瑾兒那雪白的嬌靨上果真浮著一層淡淡的嫣紅。 book18.org

梁旭沒有說謊。 book18.org

司馬瑾兒在來別院之前,確實在玉滿樓內給邵水生操過,她玉容上的那一層淡淡的艷光,正是她高潮過後的餘韻沒有全部褪去,仍然殘留一絲絲的表現。 book18.org

林子軒心頭對邵水生怒不可遏,表面上卻沒有半分表露。 他正要回答,一旁的聞人婉已「啊」的一聲,掩嘴輕笑地說。 「我知道軒弟要上哪去了,定是皇宮對不對?」 book18.org

一旁的秦雨寧笑吟吟的沒有說話,顯然也跟聞人婉猜的一樣。 司馬瑾兒與百合當即就明白過來。 book18.org

在座的諸女皆知道,國君李翰遺留下的唯一一個皇子,其實是她們自家夫君與衛皇后衛雪菲所生的。 book18.org

這幾年,林子軒每到帝都的第一件事便是進宮看望他們母子,很多時候也會在宮內小住。 book18.org

國君那時尚未駕崩,每當林子軒進宮,他都會十分明理大度地讓衛皇后跟林子軒同床而寢,共聚天倫。 book18.org

林子軒這陣時日俗務纏身,一直無法抽身前來帝都,當下來了自然不可能不去看望他們母子二人。 book18.org

「原來軒郎是要去看望衛姐姐跟小寶寶,也是,軒郎好久沒來帝都了,那我們便不阻礙你了,替我們給衛姐姐先問聲好,告訴她這幾日我們便會進宮去瞧她跟寶寶。」司馬瑾兒語笑嫣然地道。 book18.org

林子軒點了點頭。 book18.org

他本來確有打算要入宮去探望衛皇后跟他的寶貝孩子,但要晚一些才去,有此為藉口,司馬瑾兒等人對他的去向便絕不會有半分懷疑。 book18.org

在前往帝都的這七八日裡,林子軒一直與雙修玄女等三女痴纏,沒有與司馬瑾兒溫存過。今晨在船上時,林子軒還湊在她耳邊對她說今晚輪到與司馬瑾兒大被同眠了,後者還滿臉紅暈的期待模樣,可這刻卻絲毫不提半句,顯是已給邵水生操到暢快淋漓,不再需要他這自家夫君的慰藉了。 book18.org

林子軒心中更是對邵水生一陣暗恨。 book18.org

離開別院,林子軒迅速找了一間客棧,換了一身黑衣,這才朝著玉滿樓的方向飛掠而去。 book18.org

他沒有走大路,而是在帝都密集的屋舍頂處飛雲掣電般地掠過,街邊如織的行人沒有一個能捕捉到林子軒前掠的身影。 book18.org

以他今時今日的修為,要跟蹤世間任何一個人都是易如反掌,哪怕對象是修為已達武尊之境的雙修玄女也一樣。 book18.org

林子軒以一身黑衣的姿態,迅若鬼魅般地重臨玉滿樓內。 他展開靈覺,超凡的靈識立即籠罩住整個玉滿樓。 book18.org

玉滿樓內賓客盈門,各種江湖豪客齊聚於內,氣息無比混雜,不比此前他在柳青的那座宅邸里,林子軒可以放心大膽地將靈覺展開到極致,而不必擔心會給雙修玄女察覺到。 book18.org

很快,他便感應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正從玉滿樓的西側大門快速地移動。 book18.org

林子軒精神一振,不禁暗忖自己來得及時。 book18.org

原來雙修玄女這刻恰好坐著馬車準備離開玉滿樓,去與柳青見面。 book18.org

「環馨該是準備要跟這姓柳的攤牌了吧,哼,我倒要看看,一會兒環馨一腳把他踢開的時候,這姓柳的會否跪在她腳下痛哭流涕。」林子軒冷笑著,立即跟了上去。 book18.org

在前來帝都的這段時日,林子軒晚晚與雙修玄女等人溫存歡愛,將這幾年來對她們的冷落加倍地補償至她們誘人的肉體上,終令雙修玄女等三女心生愧疚,作出了與各自的地下情人分手的決定。 book18.org

可以說這是林子軒這些時日不斷努力的成果,得來相當不易。 而現在,雙修玄女雖是趁著夜色去赴那柳青的約,但林子軒對自己有著十足的自信,認為雙修玄女定然會趁今夜與那柳青攤牌一切,因此根本沒有擔心過。 book18.org

他跟蹤來的另一個重要目的是要看看那柳青在帝都的賊巢究竟藏在哪裡,待到調查清一切之後,他將以雷霆萬鈞之勢將這幫膽敢撬他牆角的可恨傢伙一網打盡! book18.org

林子軒遠遠地吊在馬車後面。 book18.org

約莫小半柱香的時間過後,雙修玄女的馬車拐進一條偏僻的小巷子裡,不多時,車子便駛進了一座外表看起來很是普通的平房。 book18.org

林子軒精神一振,立即縱身一躍,落在了不遠處的屋頂上,隔遠瞧望下去。 book18.org

遙遙的,他的目光剛好看見那柳青打開房門,一臉殷勤地牽住了雙修玄女的手,將她迎入了屋內。 book18.org

林子軒冷哼一聲,感應到那間房子裡頭除雙修玄女跟柳青之外,連一個下人都沒有,當即腳下一點,身形無聲飄落到了對方的屋頂之上。 book18.org

雖然以林子軒現時的修為,只要將靈力運貫雙耳,便可清楚地收聽到屋內二人的所有對話,但總的來說偷聽又怎及得他用神遊之術近距離地觀察呢。 book18.org

所以林子軒當下便毫不猶豫地施展神遊,靈識離體而出,透牆而過,悄悄地飄落至屋內。 book18.org

那柳青所在的這間平房,從外面看上去平凡普通,進來之後才發現這裡邊布置得極為考究,屋內布置得相當雅致,絕不遜於玉滿樓。 book18.org

雙修玄女似乎跟著柳青入了內室,林子軒飄入屋內的大廳時,不見二人的身影。 book18.org

他悄悄地控制著靈識往內飄去,這時他聽到了屋內二人若隱若現的對話聲。 book18.org

「環馨,你終於來啦,你知我等你等了有多麼心焦麼?」 「柳哥……唔唔……」 book18.org

雙修玄女話音才剛落,立即就傳來了衣衫窸窣的聲音,同時伴隨著雙修玄女伊唔的親吻之聲。 book18.org

顯示柳青話一說完,便已迫不及待地抱住了雙修玄女,與她親起嘴來。 book18.org

林子軒聽得心中暗怒。 book18.org

他的神遊之身往內室貼近,當林子軒悄悄透過神遊之身的目力往裡瞧去之時,不禁看得心頭火起。 book18.org

原來此刻內室之中,那柳青已將雙修玄女整個身子抱坐到了裡頭那張大床的床沿邊上,他整個身軀緊緊地摟壓著雙修玄女,正忘情地與她在痴纏交吻著。 book18.org

「唔……唔唔……」 book18.org

雙修玄女紅潤的香唇被給柳青的嘴緊緊地噙住,從林子軒的方向望去,可以清楚地看見後者的舌頭在與雙修玄女熱吻之中,嘴裡的舌頭還不停地朝著雙修玄女的檀口探伸進去。 book18.org

兩人唇舌交纏,你來我往,吻得那叫一個濃情蜜意,熱火朝天。 book18.org

而柳青更是在與雙修玄女纏吻之際,一邊吮吸著她檀口中的芳津甘涎,一雙大手還不住地在她曼妙的身軀來回遊走,恣意撫摸。 book18.org

他們吻得越是火熱激情,外頭偷看著這一幕的林子軒便看得越是妒火中燒。 book18.org

任世間哪個男人看見心愛的妻子,正與別的男人在交頸纏吻,誰都不會覺得開心,何況對方還是個別有機心之人。 book18.org

「環馨怎地還不與這該死的傢伙坦白?」 book18.org

看著兩人唇舌間你來我往地相互挑逗著,絲毫沒有半點要停下來的意思,林子軒一顆心不禁暗暗著急。 book18.org

「唔……唔唔,柳哥……」 book18.org

兩人纏吻了足足半盞茶的時間,直吻得雙修玄女氣喘吁吁,堅挺的胸口不停地上下起伏,柳青才戀戀不捨地離開了她的芳唇。 book18.org

雙修玄女輕輕嬌喘著,正待要說話,卻見柳青的大嘴又順著她的臉側一路往下狂吻,接著埋首在雙修玄女修長雪白的玉頸處,迷醉地在一邊深嗅著她的體香,一邊伸出舌頭狂舔吮弄她吹彈可破的香肌玉膚。 book18.org

最後更是用力地將她衣裙的領口粗暴地往兩側一扒,雙修玄女半露的一對晶瑩雪乳便呈露在空氣之中。 book18.org

柳青不待雙修玄女反對,當下大嘴一張,立刻將眼前的雪白乳肉一口含進了嘴中。 book18.org

「啊……柳哥……」 book18.org

雙修玄女的酥胸乳肉給他吃進嘴裡,登時渾身發顫,發出了一聲聲酥膩不堪的呻吟聲。 book18.org

她裙下修長的美麗玉腿,也不由自主地左右分開,順著柳青的雙腿痴纏了上去。 book18.org

很快,不遠處的林子軒就瞧見雙修玄女半露的乳肉給那柳青吮舔出了一處又一處紅印。 book18.org

「嗯……啊……柳哥……人家有話要跟你說呢……」雙修玄女嬌喘吁吁地說道。 book18.org

柳青的大嘴含吮著她嬌嫩的乳肉,口齒不清地道:「有什麼事情一會兒再說,環馨,你知我這幾天裡有多麼想你嗎?」 book18.org

「柳青……嗯……唔唔……」 book18.org

雙修玄女芳唇再度被封。 book18.org

這一回她主動地伸出了雙手,緊緊地攬上了柳青的脖子,熱情地與其相吻在一起。 book18.org

兩人直親得嘖嘖作響。 book18.org

很快,吻著吻著,柳青便將雙修玄女的身子壓在了床上。 柳青嘴含著她芬芳的唇瓣,貪婪地吸吮著她嘴中的甘誕,雙手揉捏著她呈露的半邊乳球,再聽著她有若天籟般的嬌膩輕吟,下身的陽具已硬得不能再硬。 book18.org

他一邊緊緊吸著雙修玄女的香唇,雙手戀戀不捨地離開了雙修玄女的酥胸,騰出手來,動作嫻熟地將褲子退下。 book18.org

不多時,一根修長堅挺的堅硬肉棒便暴露在空氣之中。 但見他兩腿之間的這支肉棍這刻昂然挺立,龜頭渾圓發紫,棒身則布滿了欲裂的青筋,顯是一番熱吻之際,那柳青早以被雙修玄女那般般入畫的盛顏仙姿給徹底地挑起了慾火,當下已然欲焰昂揚。 book18.org

柳青在雙修玄女香軟芬芳的唇瓣狠狠地吻了一大口,才終於戀戀不捨地離開她的櫻唇,將她的身子往床榻上抱進幾分,便迫不及待地準備褪去雙修玄女身上的衣裙。 book18.org

「柳……柳哥……別嘛……」雙修玄女嬌喘著本想要拒絕於他。 book18.org

誠如林子軒所想的那樣,雙修玄女今夜到此赴約並非是為了與柳青幽會,更多的是想要藉此機會與他好聚好散。 book18.org

可一見,柳青便熱情似火地抱住了她親吻,雙修玄女尚來不及開口,便已給他親吻得意亂情迷,一時間差點要把來此的目的給忘記。 book18.org

當下好不容易唇分,正嬌喘著待要制止住他的時候,雙修玄女卻又目睹見情郎兩腿之間那根高高挺聳的陽根,這刻青筋暴漲,紫圓的龜頭硬得像個鼓槌,模樣極之猙獰駭人。 book18.org

雙修玄女只瞧了一眼,便不禁一陣心蕩神馳,再聞著從這根肉棒上散發開來的腥臭氣味,她的下身當即就濕得極其厲害。 book18.org

「柳哥……不……不要嘛……別……」 book18.org

柳青挺著胯間這根高聳的陽具,撲到她身上來動手脫她衣裙,雙修玄女早已給他這根腥膻無比的肉莖熏得情迷意亂,腦袋裡一片空白,壓根就把今晚來此的目的拋到九霄雲外。 book18.org

半推半就之間,雙修玄女身上的衣裙便給柳青褪得一絲不掛,只余精緻的一對美麗小腳上剩下一雙白襪。 book18.org

柳青睜大著眼睛,看著身下這如花似玉的絕色美人兒,那渾身不著片縷的仙姿玉體,一雙眼睛已是看得滿是通紅,眼中淫興勃發。 book18.org

他迅速地脫去上身的衣物,跟著便埋下頭來,一把張開嘴,將雙修玄女那堅挺的乳房給含入嘴裡吮咂起來。 book18.org

雙修玄女的雪乳晶瑩細嫩,其形狀完美無暇,握之軟膩細滑,簡直可謂是人間極品。 book18.org

在柳青所玩弄過的無數女人之中,沒有任何一人能夠與之相比,令人愛不釋手。 book18.org

他五指大張,用力地將雙修玄女的一顆玉乳一揉,大片乳肉從他的指縫中滿滿地溢出來,雪峰之中那顆嫣紅的乳點俏生生地挺立,像一顆鑲嵌在峰巔的寶石般耀眼奪目。 book18.org

柳青立即伸出舌頭,在雙修玄女的乳頭上繞著圈,舔弄之際,還不時地把她嫣紅的乳暈也吮入嘴中,輕輕吸咂。 book18.org

「嘖嘖……」 book18.org

「噢……柳哥……」 book18.org

雙修玄女芊手不由自主地抱住了他的頭,她只覺得身上男人的大嘴火熱燙人,不停地在她的乳頭與乳肉中來回地逗弄。 book18.org

片刻間的功夫,雙修玄女就給柳青吮舔得雙頰暈紅,俏臉嬌艷欲滴,陣陣酥膩的呻吟聲從她的檀口之中陣陣吐出。 book18.org

柳青一邊大口地吃著她的乳肉,右手一邊往她的下體入探過去。 book18.org

當他的手指在雙修玄女柔嫩的花唇中間一划而過,登時滿手濕淋淋的,沾滿了粘膩的蜜液。 book18.org

柳青面露得意的微笑,知道是時候了。 book18.org

在屋外林子軒那提起嗓子眼,又酸又怒的注視之下,柳青將雙修玄女雪白的美腿高高地提了起來,接著挺著他胯間那根早已硬如鐵棍的肉棒來到了雙修玄女濕膩的花穴口處。 book18.org

在林子軒怒火中燒的注視下,只見柳青嘴角一揚,帶著得意的笑容,跟著下身用力一插。 book18.org

猶如鼓槌般的紫圓龜頭,立即從雙修玄女粉嫩的花唇中間一搗而入。 book18.org

「啪……」 book18.org

「噢……」 book18.org

雙修玄女發出了一聲滿足至極的嬌膩呻吟。 book18.org

她芊手攬上了柳青的脖頸,修長的美腿也不由自主地盤上了他的後腰,四肢如同八爪魚一般地纏了上去。 book18.org

看著床榻上的兩人緊緊地合二為一,深深地交合在了一起,屋外偷窺的林子軒瞧得眼睛已是快要噴出火來了。 book18.org

他原本以為,這段時日他對自家嬌妻加倍地疼愛,兼之又私下偷聽到了她要與柳青分手的決定,雙修玄女一腳踢開他已是板上釘釘之事。 book18.org

卻沒有想到,雙修玄女來與他私會之後,竟是又再度情不自禁地做出了與他交歡的事情來。 book18.org

看著那柳青此刻臉上呈現出的得意笑容,林子軒心頭是又驚又怒。 book18.org

驚怒之餘,這一刻的林子軒也不得不承認,必須對這天殺的混蛋作出重新的審視。 book18.org

「啪啪啪啪……」 book18.org

「噢……柳哥……別那麼用力……啊……太深了……環馨會給你插壞的……嗯啊……」 book18.org

床榻上的二人甫一結合,便立即開始了火熱無比的肉搏。 柳青雙手抓著雙修玄女修長的美腿,將之大大分開,下身不斷地向前拱進。 book18.org

他那根堅硬的肉棒迅疾地在雙修玄女濕膩的花唇中間,快速地進進出出,隨著他用力的不停的搗插,兩人交合的部位發出了一陣陣「噗嗤噗嗤」的淫靡之音。 book18.org

雙修玄女躺在他身下,任由他的大棒用力地在她的花穴進出抽插。 book18.org

陣陣酥膩的呻吟聲從她的檀香小口中不住吐出,有若嬌鶯初囀般,聽得叫人更是慾火升騰。 book18.org

隨著一陣陣的衝擊,她那對雪白堅挺的乳房也在不停地顛來盪去,晃出陣陣叫人眼熱的乳波。 book18.org

「啊,環馨……你好美……你真的是太美了……」 book18.org

「柳哥……唔唔……」 book18.org

「啪啪啪啪……」 book18.org

床榻上肉帛相見的兩人,一邊喘息著劇烈地肉搏在一起,片刻後又濃情蜜意地嘴對嘴親吻了起來。 book18.org

肉體撞擊聲不絕於耳,看得外頭的林子軒雙眼發紅,內心那叫一個又酸又妒。 book18.org

「環馨給他這般狠命地插,那姓柳的混蛋,這刻肯定爽死了……」 book18.org

從他的方向望去,恰好可以正面瞧見雙修玄女大開的花穴,給柳青那根黝黑的大棒用力搗擊的畫面。 book18.org

肉體撞擊音,伴隨著水聲四濺。 book18.org

雙修玄女顯然已給身上的情郎插得春情涌動,林子軒看見她粉嫩的花唇已溢出了陣陣濁白的蜜汁,隨著柳青記記盡根的狂插猛戳,她白色的汁液已沾滿了他青筋畢露的棒身。 book18.org

雙修玄女的呻吟聲也逐漸變得更加的柔膩宛轉,僅僅是聽到她這有若天籟般的叫床聲,都足以令世間任何一個男人硬到受不了,這刻正伏壓在她赤裸胴體上,用力操著她的柳青必然是爽到如登仙境一般了。 book18.org

林子軒對此是深有同感。 book18.org

「柳哥……柳哥……啊……」 book18.org

在柳青迅速不停的抽送下,雙修玄女早已是腮暈潮紅,美眸半睜半合,看上去已被插到神魂顛倒了。 book18.org

看著這花容月貌,本屬於天下第一高手林子軒的絕美人妻,給自己的大棒插得花汁四濺,哀叫連連,柳青臉上的自豪感真箇可謂是無與倫比。 book18.org

他用力地揮擊著臀胯,肉莖大出大入,對著雙修玄女溫膩緊窄的幽穴是大起大落,舂搗個不休。 book18.org

他每一次插入時都會用盡全力而入,誓要把整條肉棒都盡根而沒,直插到再難以寸進了之後才停下來。 book18.org

而每一次拔出之時,雙修玄女那緊緻的蜜肉總是會緊緊地吸裹在他的棒身處,當他的龜頭拔出至她的花唇處時,總能看到她嫣紅粉嫩的穴肉也隨之嵌入翻出。 book18.org

那情景真叫人看得慾火狂漲。 book18.org

「噢……啊……柳哥……柳哥……你,你插慢點兒好麼……環馨要給你插死了,啊啊……」雙修玄女直被插得哀求連連。 book18.org

但回應她的並不是柳青因此而動作慢下來,反而是在聽到雙修玄女的哀啼之後,他的臀胯貼撞的速度和力度反而更是加大了。 book18.org

「啪啪啪啪……」 book18.org

「啊……啊啊……柳哥……」 book18.org

雙修玄女給他直插得鬢雲亂灑,如仙一般的玉顏已是布滿了酡紅,乳峰劇烈地上下晃蕩。 book18.org

兩人交合的位置,更是隨著柳青大力的猛入,花汁四濺,直弄得身下的床單都沾濕了一大片。 book18.org

柳青雙手提分著她雪白的美腿,瞧著她在自己身下那腮暈潮紅,鬢雲亂灑的誘人模樣,看得真箇是難以自持。 book18.org

自他用盡手段將這絕色人妻追求到手之後,兩人在同床共枕的次數早已多得數不清。 book18.org

可每次將雙修玄女的衣裙脫個精光抱上床去,他總是忍不住慾火狂燃,次次都要在她誘人胴體上狠狠操弄,真箇是怎麼操都操不夠。 book18.org

特別是每每想及她乃有夫之婦,其丈夫更是天下間的第一強者,而自己則把他三位美麗的絕色嬌妻都分別操了個遍,柳青心裡便得意得不行。 book18.org

「啊……柳哥……慢點……慢點好麼……太深了……啊啊……」 book18.org

「啪啪啪啪啪!」 book18.org

一連串密集無比的猛撞,雙修玄女已被操得香汗淋漓,下身蜜液橫流不止。 book18.org

柳青感覺到她那本就緊緻無比的蜜穴,漸漸開始了一陣有節律的收縮。 book18.org

再看雙修玄女面上這刻朱顏泛紅,嬌靨上儘是一片迷離的盪意,隨著他臀胯的記記進擊,她還不自主地拋聳著玉臀,好讓他更加深入地進入到她的肉體之中。 book18.org

在這方面已非常有經驗的柳青立時就知道,雙修玄女在他接連數百記的連續奮力抽插之下,高潮即將要來臨了。 book18.org

當下更是大力地捅撞,記記盡根毫不留情。 book18.org

「啪啪啪……」 book18.org

「啊啊……嗯啊……」 book18.org

屋外小心翼翼偷窺著這一幕的林子軒,瞧見自己心愛的嬌妻已給別的男人插得乳晃肢搖,下身的花穴汁液紛飛,一副如痴如泣的樣子,看得他是既憤怒,又無比的心痛。 book18.org

心中對那正狂操著雙修玄女的柳青,怒意簡直快要達到頂點。 「環馨,舒服麼……」 book18.org

「啊啊……啊……」 book18.org

雙修玄女早已被他猛力的戳插直搗得玉臉通紅,腦袋一片空白,雙手緊緊抓著柳青的手臂,除發出陣陣婉轉的呻吟聲,斷斷續續地嬌喘著之外,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哪裡還能回答他。 book18.org

柳青見她在自己的身下婉轉承歡,又是得意,又是舒爽地加大了征伐的力度。 book18.org

「啪啪啪啪!」 book18.org

「啊……啊啊……嗯啊……」 book18.org

一連串密集無比的劇烈鑿擊,讓本就快要達到高潮的雙修玄女爽得無與倫比。 book18.org

當柳青在她的體內快速地進出了上百回後,雙修玄女終於抵受不住,發出了一聲高亢的嬌吟。 book18.org

「啊……」 book18.org

她赤裸的胴體仿佛被一股強烈的電流掠過一般,陡然間身子劇烈的猛顫。 book18.org

包裹著柳青肉棒的濕膩花穴,也忽然間一陣急劇的收縮。 「嘶……」 book18.org

柳青給她這張猶若小嘴般的花穴一吸,爽得尾脊骨都發麻了。 一股強烈的快感沿著腰身直竄向腦袋,在雙修玄女花汁狂泄的當兒,他也忍不住一聲低吼。 book18.org

下一刻,深藏在花宮深處的肉莖馬眼大張,隨後一股濃濁的精液便自大開的馬眼縫中狂射而出。 book18.org

「嗯……嗯嗯……」 book18.org

滾燙的濃精直射入體內,雙修玄女不由得發出了陣陣柔膩的呻吟。 book18.org

她縴手緊緊攬住了柳青的脖頸,被後者放開下來的美腿也緊緊地纏實上了他的後腰,好讓他能夠更加盡興地在自己的體內噴洒出他的子子孫孫。 book18.org

「啊啊……」 book18.org

柳青發出陣陣舒爽無比的低吼。 book18.org

他那支堅挺的肉棒足足在雙修玄女體內爆射了一二十記,這才終於緩緩地停歇下來。 book18.org

射完之後,他的身子便伏壓在雙修玄女絕美的胴體上,劇烈地喘著粗氣。 book18.org

雙修玄女仍緊緊摟抱著他,也同樣在劇烈地嬌喘輕吟著。 盡情歡愛過後的二人,身體仍緊緊地摟抱在一起,捨不得分開。 book18.org

那柳青見雙修玄女醉臉酡紅,仍未從高潮中的餘韻中褪去,不由得緊緊吻上了她的小嘴,再次與其火熱地交頸纏吻了起來。 book18.org

屋外偷窺的林子軒,見二人赤身裸體地仍緊貼在一起,柳青下身那根尚未軟下去的陽具還深深地插在雙修玄女的體內,兩人便又迫不及待地熱情地相吻起來,且還親得嘖嘖作響,內心那叫一個酸妒難當。 book18.org

兩人足足吻了半盞茶的時間,才依依不捨地分開雙唇,同時離開各自的身體。 book18.org

雙修玄女輕偎在他的身上,輕輕地嬌喘著。 book18.org

剛剛達到高潮的她,此刻臉上紅得幾乎像是要滲出血來似的,美艷不可方物。 book18.org

柳青懷摟著她赤裸的肌膚,胸口被她那對飽滿堅挺的乳房壓砸著,感受著其細嫩與光滑,內心真箇是自豪無比。 book18.org

他細審著雙修玄女高潮後那迷人的模樣,不由贊道:「環馨真是人間尤物,不論看多少遍,都永遠看不夠。」 book18.org

說完,他接著重重一嘆。 book18.org

「你可知道,這七八日裡我晚晚都在想著環馨你,特別是只要一想到環馨你有可能正跟他同床共枕,我便想到難以入眠,痛徹心扉……環馨,你告訴我,這幾日他有否跟你做過?」 book18.org

雙修玄女仰起臉來,抬頭瞧他,見他露出滿面哀傷的樣子,不由輕嗔道:「你這人哪,軒郎畢竟是人家的夫君,環馨與他同床共枕乃天經地義之事,你又何需這樣子?」 book18.org

柳青輕撫著她的美麗側臉,嘆道:「誰叫我實在太愛環馨你了,愛到已經無法自拔的地步,在我柳青的心中,我早已視環馨為我心愛的嬌妻。所以每當你不在的時候,我總會不由自主地去想這些事,一想到就難以釋懷……」 book18.org

「你呀……」雙修玄女聽得又是甜蜜,又是羞澀,「不論你怎樣想,人家終究才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終有一天得離開你的。」 book18.org

「你說,若是有一天環馨要跟你分手了,你怎麼辦?」 外頭正偷窺著的林子軒,聽到這裡時終於精神一振,原本酸楚難當的一顆心終於回復了些許力量來。 book18.org

「就是這樣,環馨,馬上跟這混蛋一刀兩斷!」 book18.org

林子軒無比殷切地想著。 book18.org

然而,柳青在聽到她似半開玩笑似的說出這句話來之時,面上卻是露出了斬釘截鐵的神情。 book18.org

「我是絕對不能沒有環馨你的。」柳青堅決地說道,「要環馨與我分手,我柳青寧可一頭撞死,也此生絕不願再過沒有環馨的一天。」 book18.org

「沒有環馨,我寧可不活下……」 book18.org

「別……」他話還沒有說完,雙修玄女已一把掩住了他的嘴,不願他再說下去。 book18.org

「你呀,人家……只是說說笑而已嘛,用不著這般認真。」雙修玄女雪膩的藕臂撫上他的胸膛,美眸輕閃地嗔怪道。 book18.org

另一邊的林子軒,原本看見雙修玄女已是準備要與柳青攤牌了,卻怎也想不到在這最後的關頭,雙修玄女竟一副不再說下去的模樣。 book18.org

他不禁暗地裡萬分焦急:「環馨這是怎麼啦,她不是要與這姓柳的王八攤牌了麼,為何又忽然停下不說了,莫不是環馨突然間又後悔了?」 book18.org

「反正我是決不會讓環馨你離開我的。」柳青堅毅地說道。 「你呀,人家都說了只是跟你開個玩笑而已了嘛。」 雙修玄女聽得心中一片甜蜜,此前想對他說的話也早吞回了肚子裡去。 book18.org

聽到她再三保證,柳青這才放下心來。 book18.org

他緊接著又再追問,「環馨還沒有回答我呢,這幾日,他究竟有否跟你做過?」 book18.org

架不住情郎三番兩次的追問,雙修玄女只好如實地回答道:「他……是有與環馨做過幾回啦,但也不止是環馨,百合跟月見也做了,呀……柳哥,你……你怎地……又起來了?」 book18.org

原來她的話尚未說完,柳青的臉上已呈現出了難以抑制的興奮之色。 book18.org

連帶著胯間那根本要軟下去的陽具,也忽然間又重新勃起來。 終於得到了他想要的確切答案,柳青興奮地再也忍不住了,一把將雙修玄女重新壓至身下,狠狠地吻住了雙修玄女的香唇。 book18.org

「唔……柳哥……唔唔……」 book18.org

雙修玄女的聲音很快就再次化成了嗚嗚之聲。 book18.org

柳青噙著雙修玄女香軟的唇瓣,吻得是如痴如醉,懷摟著她芬芳玉體的大手,也不住地在雙修玄女曼妙的裸體上來回遊走。 book18.org

看著床榻上的兩人再度濃情蜜意地吻在了一起,且瞧這架勢,二人很可能很快就會再度進行第二次肉搏戰。 book18.org

以神遊之身藏身在房外偷窺的林子軒,簡直是妒火中燒,心中又酸又怒。 book18.org

「這姓柳的王八蛋!」 book18.org

看著自己心愛的妻子跟人這樣親熱,他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再瞧下去也只是徒增自己內心的酸火,無濟於事。 book18.org

猶豫了再三,靈識最終還是回歸到了身體上去。 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