牝魔亂世 (8) 作者:夢遊男

簡體

. book18.org

【牝魔亂世】 book18.org

作者:夢遊男2020/09/01發表於:首發SexInSex book18.org

. book18.org

第八話-煉雌 book18.org

「原來是為了營救二奶奶……」 book18.org

「仙童一片孝心……」 book18.org

「我們得仙童栽培,可不能忘恩負義……」 book18.org

幾名婦人議論紛紛。很快眼神便變得堅定起來。 book18.org

「仙童所使,在所不辭!」 book18.org

「不過……我們如今依照仙法,修得如此大屌,卻要怎生遮掩才好……」 book18.org

「這便是我要告訴你們的第二件事。」元玉容說道,「你們修行到這個階段,正可學習斷陽之法,隨我突破情劫!」 book18.org

眾婦不明所以:「何為斷陽之法?又何為情劫?」 book18.org

玉容道:「斷陽之法,即將周身所煉陽氣,皆注於男根之中,再一刀切下,以醉情功法癒合下體,重歸女兒之身,從頭修煉男根。」 book18.org

「而情劫,則為我醉情功法提升功力的不二法門。情劫有千百種,難易各有不同,如今要練的,正是噬情之劫,需在九日之內,一連吞吃九九八十一條鮮活男根,將此至陽罡氣,凝聚於女子後天媚根之中,將一條後天女根,煉得至陽至剛,天下無匹,以女體得至陽,陰陽調和,相生相伴,至此陰陽俱可大盛! book18.org

「再將自己這條百鍊鋼屌切下,親自吞服,以此催出新生嫩屌,則陰陽交融,男女一體,九九歸一,足登大道!」 book18.org

眾婦聽得,面上均有些駭然。 book18.org

這男根已與己煉為一體,這貿然割去,可真使得? book18.org

「汝等大可不必驚慌。我醉情功法最擅煉化肉體,依我法門,不消片刻即可復原,既不流血,也不疼痛。沒什麼好怕的。割去男根,也方便外出行走。餘二娘,你修煉最久,便由你來試試如何?」 book18.org

餘二娘雖也有些忐忑,但念及仙童恩情,便是流血而亡,也說不得了。立馬應允道:「屬下遵命!」 book18.org

玉容教了餘二娘斷陽法門,便叫拿了刀來。餘二娘掀起裙裳,露出光溜溜兩條大白腿,和中間一團陽物來,坐到炕上,跨開兩腿,將陽物整個兒向前頂起,等著自身肉屌被割。 book18.org

玉容手握刀子,握住餘二娘的卵蛋慢慢揉搓,不多時,捉住餘二娘的卵蛋和肉屌,輕輕拔起,露出下面的美屄來。眾婦還正看著,玉容已經手起刀落,一刀割下了餘二娘的整付陽物! book18.org

「二娘!運功!」 book18.org

玉容馬上叫道。餘二娘不敢遲疑,立刻依照法門運功。只見那切屌之後紅鮮鮮的傷口,迅速左右閉合,肉體消融,重新化為一處飽滿乾淨的女阜。 book18.org

「喔——!……」 book18.org

圍觀眾婦一併驚呼。明明眼看著切下如此一團活肉來,竟然滴血未落,就已癒合如初! book18.org

「我醉情功法本就擅長煉化肉體。如此小事,不足掛齒。」 book18.org

玉容一邊說著,一邊將切下的餘二娘的肥屌丟給飛翠。飛翠一把接住。 book18.org

「飛翠,接下來九日,你每日進食九條男根,需吃滿九九八十一根,將陽氣悉數灌於自身陽具內,再切自屌服下,重新練出男根。如此功力當可大進。」 book18.org

飛翠有些疑惑:「但是……這如何能陪小姐您……」 book18.org

「你不必隨我出行。你在家守村,照顧我娘便可。」玉容說道。 book18.org

「可是!小姐……」 book18.org

「飛翠,如今你便是我最親最信之人。我娘腹中孕有我妹,行動不便,只有你在家看護,我方才放心。」 book18.org

「……是!奴婢領命!」 book18.org

玉容又轉向其餘眾婦:「這次出行,必然危險重重。我只帶數名好手便可。你們今日便切下陽物,供飛翠服用。化歸女身後,便與我出發!」 book18.org

「不知仙童需哪幾位陪伴?」 book18.org

「餘二娘,姜柔,呂九妹,馬小春,熊香!」 book18.org

………… book18.org

五位婦人均如餘二娘那般,切下陽具,重歸純陰女身。 book18.org

玉容則一如以往,女扮男裝,裝做有錢人家少爺,將一條巨物藏在袍下。五婦裝作少爺侍女,便似有錢人家出門遊玩一般。 book18.org

貞潔村雖無華衣,但這些日子,餘二娘等人早已將往來行商魅惑了個遍。只需略施小計,不論衣物錢財,均不難取得。 book18.org

六人離了貞潔村,到鄰鎮車行中,找到當地富賈,讓他進獻馬車一輛,駿馬四匹。眾人便坐進寬大的車廂中,由年紀最小的馬小春駕車,向玉容二姨夫家所在城鎮駛去。 book18.org

五婦均修習醉情功法,又得玉容魔氣加護,個個都練得千嬌百媚,美艷絕倫。便是年紀最大的餘二娘,與體態最豐的熊香,亦風姿卓越,不可勝道。眾婦穿上漂亮衣服,略施脂粉,頓時光彩照人,要是不躲進馬車中,還不知世上又得多幾個西門慶呢。 book18.org

上路才不多時,餘二娘忽生警覺,微微掀起窗簾,往外瞄了一眼。 book18.org

隨即她迅速放下窗簾,回頭道:「有人跟蹤!」 book18.org

玉容倒是一副風輕雲淡的模樣。 book18.org

「以你如今的本事,你徑直去把他捉來便是。」 book18.org

餘二娘微微一愣,隨即明白過來,嘴角一笑,一點頭,掀開車門,呲溜一下沒了影子。 book18.org

過不多時,餘二娘再次拉開車門,跳進車內,手上還拎了一個人來。 book18.org

那人被餘二娘提住腰帶,拎在半空,抬起臉朝車內眾人嘻嘻一笑。 book18.org

熊香一看,大驚失色:「浪兒!你怎的跟來了!?」 book18.org

被餘二娘捉來之人,正是熊香之子宋浪。 book18.org

宋浪倒是一點也不緊張,被餘二娘放下後,隨手拍了拍衣服,便站了起來。 book18.org

「我看你們似乎在搞什麼有趣玩意兒,便跟來看看唄。」 book18.org

「浪兒!你在家胡鬧也便罷了,怎能鬧到這裡來!快回村裡去!」 book18.org

熊香氣得不行,趕緊訓斥道。 book18.org

「我才不回去呢!你們出去救人,這麼好玩的事兒,怎能少的了我!」 book18.org

「這可不是你小兒玩鬧的場合!你不知此事有多兇險!」 book18.org

「再兇險,能有我爹被殺,我家被燒成平地那次兇險?如今是我們主動,你我又皆練過這醉情功法,仙童也在,有什麼好怕的?倒不如說,正好看看這功法深淺……」 book18.org

熊香大驚失色:「大膽!浪兒!快給仙童道歉!」 book18.org

「不礙事。」玉容坐在車中,微微一笑,「這孩兒如此大膽,有此疑問,倒也正常。我們躲在暗處,此行也沒那麼兇險,再說還有我在。便由得他隨行好了。」 book18.org

熊香看玉容發話,不便再開口反駁,窘在原地,咬著嘴唇,愁了半天,只好說:「都怪奴婢管教無方……」 book18.org

玉容心知這男孩肆意妄為,皆是熊香寵溺所致,倒也不加斥責,心中自有打算。嘴上卻道:「不妨。此行卻正好給他尋個去處,免得他留在村中鬧事……」 book18.org

五婦二童,共乘一華蓋大車,一路勤加修行,車中日日淫聲浪語,慢慢行去不提。 book18.org

卻說貞潔村中,眾婦日夜修煉,你肏我,我肏你,村中好不紅火。修煉有成的婦人,依法割下自身肉屌,送飛翠享用。飛翠一日三餐皆是鮮活陽具,當日切下,餘溫尚留,或軟或硬,十分可愛。 book18.org

眾婦輪流下廚,親自烹飪自己的陽物,時而清蒸,時而油炒,時而加精慢燉,時而切片生食,每人的陽物滋味又各有不同,令飛翠讚不絕口。陽氣集聚,胯下的一條鐵棒,也愈發黑亮起來,硬得能錘釘子。飛翠陽氣焚身,日日慾火高熾,將重婦肏得個個手攤腳軟,屋內時常睡了一地。 book18.org

這一日,寧氏喚來二子,吩咐道:「鷹兒,雁兒,仙童走前有過吩咐,待你們化雌之法略有小成,便可多行女子之事,熟悉女子生活。我看你兄弟二人如今陽氣下沉,當可開始這一番練習。」 book18.org

孫鷹孫雁二人自從與母親寧氏合練,夜夜在生母熟屄內搗糕,大屌得母親淫水泡發,修得越發鋥亮。這化雌功法,最重情意,情越濃,修越快。有親母這胞宮養護,兩人進展神速,渾身陽氣皆往屌上匯聚,身軀上自然陰氣愈盛。 book18.org

陽主外,陰主內;陽主攻,陰主守;陽剛烈,陰柔媚;陽好殺,陰好生。陰氣旺盛,身軀得其滋養,自然鮮活美艷。孫鷹孫雁兩人陽氣全聚於屌,身上再無本分陽氣,至陰之下,肌膚變得愈發嬌嫩,白裡透紅,脂肪沉聚,渾身線條都變得柔和無比,隱隱開始有了腰身,胸前那兩顆紅櫻桃,也微微凸起。手腕、腳踝、脖頸,皆變得愈發秀麗。 book18.org

孫雁年紀幼小,尚不明顯。孫鷹已到發育之齡,性格又本就溫柔,與功法暗合,修煉神速。隱隱間,已有嬌弱柔美之態。 book18.org

「我就說鷹兒你適合做女孩子嘛!」 book18.org

寧氏坐在炕上,抓著大兒子左看右看,十分滿意。孫鷹性子羞澀,被娘這熱切的眼神看得十分不自在。 book18.org

「來!鷹兒,把衣服脫了,給為娘好好瞧瞧!」 book18.org

寧氏也不管兒子同不同意,三兩下把兒子扒光,露出一身粉嫩的白肉來。 book18.org

雖夜夜與母親赤裸交合,行苟且之事,但這般扒光了站在母親和弟弟跟前,孫鷹還是羞得俏臉微紅。兩個膝蓋,也不由得夾在了一起。 book18.org

寧氏拍手笑道:「這姿勢便對了!也不需要教,鷹兒你真是天生做女兒的料!哈哈,眾人皆賀我生了兩個兒子,卻不知我只想要女兒!」 book18.org

「娘親……孩兒……羞得緊……」 book18.org

「可不能再自稱孩兒了,以後啊,該自稱女兒才對!你到得外邊,也須自稱奴家、小女……來,先說一個試試!」 book18.org

「小……小女……」 book18.org

孫鷹聲若蚊蠅,還未開口,臉上已先紅了個透。兩隻手不自覺地便往胸前和屌上遮去。 book18.org

「遮什麼遮,讓娘好好看看!把手背過去!」 book18.org

寧氏一把劃開兒子遮擋羞處的小手,孫鷹只好依言將手背到屁股後,露出胸膛與胯下,任由母親觀看。 book18.org

孫鷹這身子修煉得宜,除了胸前太平,胯下長屌之外,與弱齡女子再無分毫差別,端的是千嬌百媚,活色生香。 book18.org

孫鷹低了腦袋,恨不得鑽到地里。兩腿間的大屌,卻不爭氣地抬了起來。 book18.org

「不錯不錯……看來你自己也很喜歡被別人看嘛……」 book18.org

「不……不是的……是身體自己就……自己就……」 book18.org

孫鷹幾乎要哭了出來。 book18.org

孫雁在一旁看著,也插嘴道:「哥哥這修煉進展實在厲害,頗得女子神韻,連我看著,也都頗有感覺……」 book18.org

一邊說著,孫雁一面對娘親指了指自己褲襠。只見孫雁小腹之下,已經鼓起了老大一團。 book18.org

「哈哈,你這孩兒,倒是急色得慌!不著急,待會兒有的是你爽利的!」 book18.org

寧氏一邊笑著,一邊又轉向大兒:「鷹兒,要學習女子生活,首先便是要體會女兒家的感受。 book18.org

「男子陽剛,女子陰柔;男子攻無不克,女子無不包容。仙童交代了,要體驗女兒感受,最方便快捷的辦法,便是包容他人,接納別人進入自己體內。」 book18.org

「可是……娘親……孩兒還未修出那……那……女兒的……的物事……」 book18.org

「女胞貫通,通體化雌,那是最後一步,如今你當然沒有。但沒有那物事,你這身上,也還有的是別處,可以容男人插入……」 book18.org

說著,寧氏把手繞到孫鷹屁股後方,捏住兒子日漸渾圓的小屁股,往那屁股瓣中間摸去…… book18.org

「啊——!娘……娘!」 book18.org

孫鷹當即急得喊了起來。 book18.org

「這一處,可不也是個鮮肉洞洞?」 book18.org

寧氏將手指在兒子的糞門上揉搓起來。 book18.org

「但是……那是……娘!……不……不要!……」 book18.org

孫鷹急得快要哭出來了。 book18.org

「叫什麼叫!難道娘的那處就沒被你倆捅過?你如今陰門未開,要體會女子感覺,此處正是合適。那消糞之法,你可有好好練了?」 book18.org

「練……練了……」孫鷹赤著身子,雙手按在屁股上,渾身哆嗦著答道。 book18.org

「練了便無妨。走這條路,最怕刮帶甚麼污物出來,那可是大大的不妥。只要好好練了消糞之法,腸內清凈,便可安心消受。如今你娘我新練之屌剛被切下,獻給飛翠仙女吃了,不能肏你。便讓你弟弟助你修煉罷。」 book18.org

孫雁一聽,面露喜色:「我來肏哥哥?真的可以嗎?」 book18.org

「不靠你還能靠誰?娘親我今日又無屌可用。」 book18.org

孫雁看著孫鷹那如同少女一般,纖嫩嫩、嬌滴滴的身子,露出色眯眯的神色。 book18.org

「既然娘吩咐了,那哥哥,小弟就得罪了!」 book18.org

說著,孫雁解開褲帶,露出胯下之物來。看了孫鷹嬌軀這麼久,那陽物早已一柱擎天。 book18.org

「嗚嗚嗚……那可如何……如何進得去……娘……不要啊……」 book18.org

弟弟孫雁的大屌,孫鷹本也是每日在看的,比起孫鷹自己的,甚至還略微小了一些。但一想到要將這般巨物插入自己後庭,孫鷹當場嚇得梨花帶雨。 book18.org

「怕甚麼。你看你娘我吃你們這兩根鋼屌有多容易。這醉情功法專練肉體,你修煉得法,體內自是柔軟無比,便是更大的物事也進得去。沒什麼可怕的!」 book18.org

寧氏安慰道。 book18.org

「但是……但是……嗚嗚嗚……」 book18.org

「好好好……娘陪你慢慢來,不怕,不會痛的,乖喔!娘先幫你慢慢擴張……」 book18.org

寧氏便也脫下衣服,露出一身熟肉大奶來,牽過兒子,上到炕上。盯著兒子看了片刻,解開兒子頭上束髮,又另拿了一根頭繩,給孫鷹梳了個女兒家的羊角髻。 book18.org

「這般便真像個女兒家了!」 book18.org

寧氏將兒子拉到自己懷中,埋在自己乳房之間,手掌則繞到孫鷹兩股之間,朝那柔軟的閉口摸去。 book18.org

孫鷹仍是戰慄不已,但投身母親懷中,抱著娘親身上熱乎乎的軟肉,腦袋埋在娘親肥漲的乳房之間,無處可逃,便也不再掙扎。 book18.org

寧氏掰開兒子雙腿,騎跨在自己腿上,將自己手掌按在兒子糞門上,慢慢揉搓,讓那夾緊的看門之肉,慢慢舒活開來。孫鷹喉嚨里發出哼唧之音,也不知到底是什麼感覺。 book18.org

寧氏慢慢揉搓,感覺兒子的糞門在自己掌心逐漸發熱,漸漸從內鼓了起來。便繼續用力揉搓,那糞門肌肉越揉越軟,孫鷹只感覺便意加重,不自覺將腸子朝後努去。 book18.org

那狹小的糞門,在寧氏掌中漸漸化開,如同花苞一般,慢慢舒張開來。 book18.org

孫鷹直腸內早已分泌了不少腸液,糞門一張,便直接流到了寧氏掌中。 book18.org

「喲,我的乖女兒,這就出水了~ 」 book18.org

寧氏打趣到。 book18.org

孫鷹臉上發紅,把臉在娘親奶子裡埋得更深了。 book18.org

寧氏把孫鷹的兩腿往兩邊提了提,讓他騎跨在自己兩腿上,屁股張得更開了些。然後繼續將手掌按在已經張開的糞門上,用掌心沾上兒子的腸液,在那一團漸漸鼓起的糞門上繼續揉搓。 book18.org

孫鷹哪裡嘗過這種感覺?只覺得後庭滾燙無比,腹中不自覺用起力來,只想把整個腸子都努出去。 book18.org

糞門在寧氏的揉搓越張越開,不只是直腸里的腸液,就連裡面鼓脹的腸肉,也都不甘寂寞,漸漸從大張的糞門中探了出來。寧氏感覺掌心一片濕熱,滑膩膩的,早已不再是皮膚的觸感,而是某種十分溫熱濕滑的事物,鼓囊囊塞了自己一手。 book18.org

孫鷹的喉嚨里,聲音也越來越大,發出了如同女兒般的呻吟。 book18.org

寧氏猛地放開手掌。 book18.org

「哇……哥哥,你這屁股中間,就跟開了一朵花似的呢!」 book18.org

孫雁在後面看著,當即叫嚷了出來。 book18.org

孫鷹大大張開的屁股中間,糞門早已完全打開,裡面的腸肉也都擠了出來,擠作一團,肥嘟嘟的,鮮紅無比,看起來如同一朵嬌艷的牡丹,美艷絕倫,還在不斷往下滴著腸液。 book18.org

「這麼大!怕不是連我的手也能輕鬆進去哩!」 book18.org

孫雁歡快地叫了起來。 book18.org

寧氏看向自己手掌,自己整個手掌上都沾滿了兒子的腸液,在油燈燈光下一閃一閃,亮晶晶的。 book18.org

「鷹兒,你這齣水還真多哩。雁兒,你便把手插進去試試!」 book18.org

「好嘞!」 book18.org

得到娘親首肯,孫雁一把便把手伸到那朵鮮紅的牡丹上。 book18.org

「好軟,好濕,好熱呢!」 book18.org

孫雁捏住那紅牡丹,一陣把玩,隨後把五指一撮,朝著那紅牡丹的花心,便徑直往上捅去! book18.org

「啊——!」 book18.org

孫鷹兩腿一緊,叫了出來。 book18.org

「哇……哥哥……你這裡面,好深呢……又熱又濕,滾燙呢!有點像是娘的陰戶裡面……但又有些不一樣,似乎你這裡面的肉,要更嫩一些……」 book18.org

孫雁把手臂插在孫鷹的花心正中,一路往上,將整條小臂都沒了進去。 book18.org

孫鷹頭一次嘗到這種感覺,弟弟的手臂在自己肚子裡四處亂摸,從左腹摸到右腹,從下腹摸到上腹,那感覺,與肏娘的屄時完全不同,沒那麼爽利,但卻更加悠遠綿長,讓人慾罷不能。 book18.org

「啊……啊……啊……孫雁……別……不要……啊……肚子裡……啊!……」 book18.org

「有這麼好玩?讓娘也試試!」 book18.org

寧氏看兒子玩得興起,也動了玩心,讓孫雁趕緊抽出手來。 book18.org

孫雁舔了舔自己手臂上的腸液。孫鷹練了消糞之法,腸內乾淨無比,沒有一絲臭味,只有腸液的淡淡腥味,讓孫雁胯下的棍子更硬了,硬得簡直發痛。 book18.org

寧氏放開孫鷹,交給孫雁抱住,自己則把孫鷹的屁股轉向自己,看著兒子屁股中間那一團鮮紅的軟肉如同牡丹般綻放,寧氏開心不已,將手直插了過去。 book18.org

寧氏本就是成年婦人,又生得高大,手掌比孫雁大了不少,幾乎將整朵牡丹都重新塞進了孫鷹肚內。 book18.org

「這感覺……真是不錯……又軟又熱,緊緊地裹著娘的手臂……鷹兒,好樣的!」 book18.org

「娘親!……我……我!……啊——!……」 book18.org

寧氏將手不斷塞入進去,也如孫雁一般,連手肘都插了進去。寧氏的手臂多大?直將孫鷹插得直翻白眼,糞門被撐作了一個薄薄的肉環,整條小臂在兒子的肚子上凸起了一個巨大的手臂形狀。 book18.org

「堅持住!鷹兒,娘要用力了!」 book18.org

寧氏慢慢抽出手臂,又慢慢左右旋轉著插入進去,將兒子的每一寸腸子都盡力撐開。這可苦了孫鷹,五臟六腑被搗得一塌糊塗,抱住弟弟,不住叫喊起來,喉嚨里發出的,儘是女子嬌喘之聲。孫雁看哥哥梳著少女髮髻,哭得梨花帶雨,不像是哥哥,倒像是姐姐,頓覺憐愛無比,將嘴與姐姐吻在一起。 book18.org

孫鷹肚子裡插著娘親的手臂,嘴裡塞著弟弟的舌頭,算是真真體會到了做女人的感覺。快感從整個肚子裡不斷湧出,直衝腦門,讓孫鷹幾欲發狂。 book18.org

寧氏抽插了片刻,感覺兒子肚子裡已經完全舒活開來,勒得也沒那麼緊了,便抽出手臂,招呼道:「鷹兒已經準備好了,雁兒,來讓你哥,不,你姐姐,體會一下做女人的快樂!」 book18.org

孫雁依言放下孫鷹,繞到孫鷹身後。寧氏則再次抱起孫鷹上身,摟到自己乳房上,兩手則繞到兒子屁股兩邊,將八根手指,都插入兒子那松垮的肛洞裡,將兒子松垮的屁眼往兩邊拉開。 book18.org

「來,雁兒,插到你姐姐肚子裡去!」 book18.org

孫鷹滿臉淚痕,偏過半邊腦袋,一臉害怕地看著弟弟的肉棒,不住啜泣著。他腰身纖細,屁股豐滿可愛,如今被一輪折騰,又脹又紅,糞門被娘親往兩側大大拉開,中間鮮紅的腸肉,自然而然往外墜了出來,松垮垮的,上面沾滿了腸液,甚至還在不斷往下滴,看起來無比誘人。 book18.org

鮮紅的腸肉下方,則是孫鷹自己的那條巨屌和兩顆大卵。如今全都半硬不軟地垂著,甚至還從龜頭流下半濁的汁液來,顯得更加色情。 book18.org

「姐姐的水好多!看我的!」 book18.org

孫雁扶起早已硬得發痛的巨大肉棒,對準滿臉淚痕的「姐姐」的腸肉,用力捅了進去! book18.org

這肉棒和手臂自是全然不同。手臂靈活,動作多樣,但再怎樣,也比不上天然的肉屌。女人生來便渴望男人那一條肉屌,無論什麼東西,都無法替代一條鮮活滾燙的鐵屌,帶給女人的感受。這東西和女人陰道,最是嚴絲合縫,般配無比,無法取代。 book18.org

孫鷹修這化雌之法,直腸中也早已變得如女人陰道一般,感受到這天配之物,比那娘親的手臂,還要爽上十倍百倍。 book18.org

「啊——!……啊——!……啊——!……啊啊啊啊——!」 book18.org

弟弟那腿兒般的鐵棍在自己肚子裡橫衝直撞,孫鷹爽得連姓什麼也不知道了,抱著娘的乳房,嘴裡只會發出最原始、最簡單的叫喊。 book18.org

寧氏讓孫鷹稍微遠離自己一點,讓他的腰能略微往下放一些,只把肩膀和腦袋扳起,與自己吻在一處。寧氏的舌頭與「女兒」的舌頭糾纏在一起,口水和淚水糊了兩人滿臉。 book18.org

孫雁肏得使力,將「姐姐」整個屁股都晃蕩起來。孫鷹自己的大屌,也吊在身下不住亂甩,屌根不斷被牽扯,也傳來異樣的快感。腹中前列腺被來回刮擦,滾燙無比,精液如同沒關緊的水龍頭一般,從馬眼裡不斷流出,隨著大屌亂甩,甩得床上到處都是。 book18.org

孫雁一頓海肏,把「姐姐」肏得眼神迷離,嘴角流涎,叫嚷得簡直閉不上嘴,這才用力一衝,將「姐姐」整個屁股死死壓在自己小腹上,噗呲噗呲地發射起來,把「姐姐」的肚子灌了個滿滿當當。 book18.org

母子三人縱情歡樂,一直玩到半夜都還未停歇。 book18.org

………… book18.org

第二日。 book18.org

幾位婦人聚在街邊閒聊,忽的見孫家的門戶大開,走出來一位十一二歲的小姑娘。 book18.org

她穿著普通的小兒布衣,倒像是男孩的款式,但頭上卻梳著女童的羊角髮髻,胸前平平,屁股小小,臉上稚氣未脫,便似剛開始發育的女孩一般。 book18.org

她雙手提著木桶,踏著小碎步,到井邊打了水,又提著往屋裡回去。 book18.org

「喲,這小姑娘卻是打哪兒來的?」 book18.org

「怎麼穿著男孩衣裳?」 book18.org

「孫家娶小媳婦兒了?」 book18.org

「不對啊,沒聽寧氏說過呀……」 book18.org

「你有沒有覺得……她長得跟孫家那大兒子……眉眼很像?」 book18.org

「你這麼說……是有那麼一點……」 book18.org

「不是像,根本就是啊!」 book18.org

「啊!該不會!……」 book18.org

「寧氏的大兒子,已經練成了!?」 book18.org

「不不不,哪兒能呢,哪兒有這麼快的,仙童說過,化雌乃人生大事,須得循序漸進,急躁不來……」 book18.org

「但她那……」 book18.org

「定是寧氏的主意,說不定已經給他開了苞,嘗過了做女人的滋味,方才出落得如此妖嬈……嘻嘻……」 book18.org

「他那腰身,那臉蛋,那屁股……嘖嘖……怕是把我女兒都給比下去了……」 book18.org

「怎麼,你心動了?」 book18.org

「哪……哪兒有!」 book18.org

「讓我摸摸!看看你那爛屄里,是不是又流水了,那根臭屌,是不是又翹起來了……」 book18.org

「別!……別摸!……嘻嘻……癢!……」 book18.org

「哈哈哈哈……」 book18.org

………… book18.org

玉容一行人行了三五日,這日終於來到了元家二姑娘所在的府城。 book18.org

壽安府雖然不大,卻頗有歷史。此地不似元家小鎮那般一門獨大,而是有三個世家,合力經營,並稱壽安三泰。 book18.org

元家二小姐,元菱,便是嫁到了此間衛家,做了衛二少爺的媳婦。 book18.org

元菱育有一子一女,與娘家時有來往,與玉容亦相熟,對這二姨、表姐一家,玉容也頗有些感情。元菱往來頻繁,自也練了些醉情功法中的養生法門,以添夫妻情趣。但要說上陣比試,與人交手,卻是不能。 book18.org

那馮勝等人有備而來,將元家一網打盡,以玉容想來,斷不至於放過元菱一個。衛家雖是壽安三泰之一,但要和總領天下的三宗五門相比,終也只是地方豪門,絕難抵擋。玉容在貞潔村一躲便是兩月有餘,也不知衛家如今狀況如何。 book18.org

馬車進了壽安,玉容隔著窗紗,見壽安街頭歌舞昇平,一如往常。想到自己全家殞命,二姨生死未卜,不禁心下悵然。 book18.org

餘二娘見少主神色惆悵,似有心事,便向其餘眾女道:「你們都是第一次來到壽安,可曾知道這壽安府的來歷?」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