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的開發之山村 (完) 【作者:clean】

簡體

作者:cleanbook18.org

日期:22/1/2015book18.org

發表於:春滿四合院book18.org

字數:18249 book18.org

媽媽的開發之山村 book18.org

我和媽媽氣喘吁吁地走在漆黑的小道上,誰也沒有說話。 book18.org

因為上級突然來訪,爸爸在飛機起飛的最後一刻中途退出,衹得我們母子兩人來到西南大山中旅行。到了山中的一個城鎮,看著兩面環山,河流穿城而過的小城,和家鄉不同的房屋建築風格,街道上皮膚黝黑臉蛋紅紅的當地人,品嘗了一下當地有些油膩的食物,我們母子兩人也有說有笑,一掃爸爸沒有一同而來的不快。 book18.org

第二天我們就出了麻煩,前一晚聯繫司機好包下的一輛小轎車,那司機卻在中途山路反悔,臨時加價。 book18.org

我和媽媽憤而下車,打算徒步走回城鎮,走到一半發現迷了路,手機也沒了信號。走到現在,天已經完全黑了,手機電量過低已經自動關機,氣溫也在急速的下降。周圍衹聽到風吹過植物的聲音,還有一些不知名動物奇怪的叫聲。 我走到腳都快沒有知覺時候,終於發現了前方隱約有一個窗口散發微弱燈光的水泥房子,我和媽媽興奮地對視了一眼。我手舞足蹈的跑在前面,媽媽小步在後面跟著。 book18.org

我跑到小屋門前,還沒敲門,那小屋門從抈被人打開了,走出來一個看著五六十歲的樣子,雖然皮膚褶褶巴巴的老頭,但看起來身子很壯,應該是做了半輩子的力氣活。老頭臉上兇巴巴的,頭髮結成一團,批著一個髒兮兮的棉衣,手摸著一把土槍,虎視眈眈的看著我們。 book18.org

「大爺……大爺,我們是遊客,迷路了,請問您屋子有沒有……」我還沒說完,那老頭看了一眼身後的我媽,猛得上前用槍柄狠狠的給了我腦袋一下。 「嗡嗡……」我的世界開始天旋地轉,伴隨著媽媽的尖叫聲,和那老頭的吼叫聲,我慢慢失去知覺。 book18.org

再有感知,自己躺在一處陰冷潮濕的水泥地上,耳邊傳來」吱呀吱呀「的聲音,像是風在吹木柵欄,還有……還有女人啜泣的聲音! book18.org

我猛地睜開眼,發現自己被反手綁在水泥屋的柱子上,而那老頭背對著我,在床上正光著屁股趴在一個女人身上,屁股蛋子下面黑乎乎的雞巴正猛頂著女人的肉穴,那女人的大白屁股肉,被乾得四處亂晃! book18.org

這女人,不是我媽媽還能是誰! book18.org

「你這個老不死的在干什,快放開我媽!」我掙扎著坐起來,瞪圓了眼睛吼叫道! book18.org

女人的啜泣聲和男人的喘息聲瞬間停止,那老頭回頭陰冷的看了我一眼,隨即又咧嘴笑了,那一笑扯得滿臉的皺紋都綻開。「別……別再打我兒子了。」我媽紅著眼睛繞過老頭看著我,又緊張的看了一眼床上老頭左手側的土槍。那老頭回過頭沖我媽點點頭,我媽神情放鬆了一些,沖我搖了搖頭。 book18.org

我哪能受得了這種被人當著我面蹂躪我媽媽的奇恥大辱,繼續破口大罵:「你這個王八蛋,傻逼,老不死的,你放開我媽,信不信我弄死你……。」 山上空氣稀薄,我越罵力氣越小,最後衹剩下呼呼地喘著氣,不爭氣的留著淚,狠盯著那老頭。老頭卻是在我媽身上乾的越來越起勁,屁股晃動的幅度越發劇烈,胯下的黑雞巴粗壯得像個燒火棒,整根灌入我媽已經水汪汪的肉洞,又整根拔出來,把我媽粉嫩肉穴的淫水帶出來一片。 book18.org

我過去看過很多色情影片,也看過內容是陌生人在兒子面前強姦他母親的劇情。可沒想到,這樣有悖人倫的事情,竟然有一天發生在我和媽媽的身上。那種絕望,痛苦與焦灼卻什從做不了的痛苦和內疚,無時無刻不啃噬著我的神經。 我媽的啜泣聲有些逐漸被小聲的呻吟聲取代,老頭的雞巴在媽媽的屁股上越插越劇烈,整個雞巴的肉身已經濕乎乎的了,看著像一條披著透明粘膜的怪蛇。老頭的雞巴如同他的皮膚一樣黑得發紫,而我媽的屁股像兩塊大白饅頭,黑得發紫的肉棒在兩塊白白肉肉的臀肉中間抽插,搖擺的陰囊拍打在屁股蛋子上,被肉棒抽插的肉穴下面,是媽媽深紫色的菊花穴,此刻緊緊地聚合在一起。 我的心臟越跳越快,仿佛要跳出自己的身體一般,眼角掃過地上散落著媽媽穿的羽絨服,保暖褲,襪子和被撕碎的內褲。我急中生智,使勁一甩腳腕子,把腳上的運動鞋甩了出去,不偏不倚正好砸中那老頭的後腦勺。 book18.org

老頭卻連頭都沒有回,衹是停下胯下的抽插,抱起我媽的上半身,換姿勢側對著我。我看不到媽媽的肉穴和老頭肉棒的前端,卻能看到媽媽和老頭的上半身和臉了。媽媽的毛衣和內衣被推到乳房的上邊,雙手被反綁在腰後,繩子另一端連著床柱,下半身完全赤裸,白花花的大腿糾纏著老頭黝黑干褶的身子。 那老頭陰狠的掃了我一眼,突然張嘴,一口咬在媽媽的乳頭上,我媽吃痛的大叫。那老土又一挺身,整根黑粗黑粗的肉棒「刺溜」一聲插進媽媽的雙腿之間,媽媽痛苦的叫聲又轉換為呻吟。「疼……疼……拔出來……不要咬了。」媽媽無助的扭動著身體,乳房依然被老頭死死地咬住,口水順著雪白的乳肉一縷一縷的流下來。 book18.org

我知道是我的舉動激怒了老頭,卻讓媽媽慘遭「毒口」,我紅著臉,眼淚繼續大滴大滴的順著臉頰流到水泥地上。我不再動彈,低著頭,不想再看媽媽在床上被那老頭凌辱。可媽媽的呻吟聲伴隨著木床的吱呀吱呀,鑽進我的耳朵,跑到我的心。終於,老頭一聲悶吼,伏在媽媽身上不動了。我能想像幾十億的精子都被射進了媽媽的陰道,爭先恐後的游向子宮。 book18.org

那老頭心滿意足的出了口氣,坐在床上哭泣的媽媽旁邊抽了一支煙,關上屋內唯一的電燈。黑夜,我能聽到媽媽斷斷續續的哭泣聲,我想安慰媽媽,卻不知道從何安慰。 book18.org

第二天太陽還沒出來,我和媽媽被綁在一個木板車上,兩匹馬拖著木板車,而那老頭則騎在最前面的另一匹馬身上,在山間的一條小道上前行。媽媽昨晚被蹂躪一晚,根本沒有睡著,現在實在撐不住,已經在我身旁熟睡過去了。看著媽媽紅腫的眼,凌亂的被套上的衣服,心情低落到了極點。 book18.org

也不知道這老頭會將我們拉到哪,他肯定不會將我們拉到城市,應該是拉到更偏僻的敵方,可能是一個與外界溝通不便的山村。聽說這的山村,年輕人大多外出打工,剩下的中老年人大多是愚昧無知,也根本沒有姑娘嫁到這片山區來,全靠人口買賣傳宗接代。 book18.org

我們的回程機票是十天後,所以十天後我們回不去,爸爸一定會發現不對並報警。而且在這期間,爸爸也可能從工作中抽出身來試圖聯繫我們,這樣也能發現我們失聯了。可這茫茫大山,就算藏十萬大軍也綽綽有餘,何況我們一對母子,警察真的能找到我們? book18.org

傍晚時分,我們倆被他拉到了一座小村莊的村口。那村口坐著另一個穿著髒兮兮衣服的老頭,正抽著香煙,他見木車上的我們,眉頭一挑,不懷好意的說道:「哎呦,你這老馬你打一輩子光棍,哪來的錢買來這一個白媳婦,讓我瞅瞅。」 邊說他邊走到車邊,一雙大黑手從我媽羽絨服領子伸了進去,「哎呦,這奶子夠大的,看著屁股也挺大,好生養,沒準能給你生個大胖小子呢!」我媽被這黑手抓奶抓得疼醒了,迷糊間睜眼看見一個陌生人正抓住自己的乳房,驚叫一聲:「放開,放開!」。馬老頭一個大跨步繞過來,推開了黑手老頭,操著生硬語氣的說:「我的!」 book18.org

這是我第一次聽見馬老頭說話,那黑手老頭好像有點怕馬老頭,罵罵咧咧的走開,閃進一個虛掩著的門,門旁邊放著一堆柴火。這果然如同我想一樣,閉塞的交通讓這的人無比愚昧,把女人看做男人的私有生育財產,將人口販賣這等重罪視為家常便飯。馬老頭牽著馬,把我們倆拖到一處院子,想必就是他家了。 book18.org

我媽這時候清醒了一些,她慌張的看了我一眼,見我也沒什想法,扭頭朝馬老頭顫抖的說:「我們家袈有錢,衹要你送我和我兒子出去,我給你十萬!」那馬老頭沒有任何反應,連正眼都不看一下我媽。「二十萬……十萬夠不夠!」我媽不斷提高著價碼,馬老頭衹是沉默的把我媽的繩子從木車上解開,揪著我和我媽的領口就把她拽進了破舊的房子。 book18.org

屋子禈有一些簡單的生活用品,一個土炕上蓋著一層草蓆,旁邊放著已經看不出顏色來的被褥。我環顧一下,發現房間禈有一台電燈和一台收音機勉強算得上電器,壁四周衹掛了一份年代久遠的日曆,一個被污垢灰塵粘滿的梳妝鏡,鏡子四周嵌了幾張泛黃的照片。這老頭日子過成這樣,卻對錢絲毫不感興趣,看來是真想借我媽的肚子給他生個兒子,傳宗接代。 book18.org

這種人沒上過什碞,衹靠一身力氣過活,可能連簡單的運算,簡單的寫字都不會,肯定沒有女人會嫁給他,卻還妄想著找個女人傳播他落後貧窮的基因,真是妄想。可又一想,我媽陰道已經被灌進去他的精液,不會真的一次就中,懷上了這個野蠻人的孩子吧。我甩甩頭,看向我媽。 book18.org

我媽被他抱到床上,被他從柜子摸出來一根鐵鏈子,栓住她的腳和屋子的梁連在一起。我媽也掃了一眼這屋子,看到髒兮兮的鏡子時本能的皺了下眉頭。看來,我媽的想法和我一樣。「我媽雖然被老頭強姦,可心和身體卻本能的排斥這野蠻人的愚昧和骯髒,媽媽高貴的子宮也應該會排斥那帶著落後基因的精子,不會被他搞懷孕吧。」我不科學的幻想。 book18.org

馬老頭把我的繩子解開,然後用一個鐵索把我脖子鎖在屋子的木柱子上,我雖然手腳自由了,活動範圍卻衹有柱子旁一周。 book18.org

「你,我的女人。跑,沒有人帶路,你們會餓死或凍死在大山。」馬老頭看了一眼我媽和我,沒有感情的說。 book18.org

「你,幫我幹活兒。這村的人,我都認識,沒人會幫你。不信,你可以試試。」馬老頭特別自信的說,說罷又踢了我一腳,「別耍花招,小心我一槍,崩了你。」 book18.org

「還有」,馬老頭回頭臉色奇怪的說:「我肏過你媽,你就是我的龜兒子了吧,哈哈。」馬老頭第一次笑了起來,我卻聽得勃然大怒,一口唾沫吐到了他臉上。 book18.org

馬老頭臉一冷,」啪嘰「給了我一嘴巴,我也不示弱,趁他離我很近,一腳踹到他腰上,把他踹倒在地。 book18.org

「龜兒子……敢踹老子。」馬老頭說罷從地上跳起來,揪住我的衣領就給了我腦袋一拳。 book18.org

我被這老頭打得七葷八素,我媽在一旁哭泣求饒也不管用。我被打得說不出話後,他把我單獨關在柴房,扔下一袋乾脆面和一碗水。我一開始還想著堅決不吃這老畜生給的東西,可肚子是自己的,不再猶豫狼吞虎咽的把東西都塞進了自己的肚子。 book18.org

夜幕降臨,窗外一片漆黑,女人的呻吟聲和哭泣聲斷斷續續傳進我的耳朵。我氣從心來,肯定是那老不死的又在強姦我媽。我扯著嗓子罵馬老頭,從他祖宗十八輩開始罵,正罵他是「狗肏你娘給肏出來的」時候,當一聲,馬老頭進來揪起我給我拖到了正房。 book18.org

我又被他鎖在柱子上,看到我媽一絲不掛的蜷縮在被褥,披頭散髮的啜泣。媽媽看到我,帶著哭腔求饒道:「不要打他,不要打他。」 book18.org

馬老頭把我固定住,往我嘴庈了一團毛巾。話也不說,脫了褲子躺在炕上,抱起我媽的白屁股按在了他矗立的黑肉棒上。「刺溜」一聲,肉棒擠開我媽的陰唇直入溫暖潮濕的肉穴內,衹剩兩顆毛烘烘的黑肉蛋留在外面,聳拉在他的大腿根上。 book18.org

我睚繷裂,兩腳亂踢卻連炕邊都踢不到。我看到媽媽飽滿的屁股被馬老頭的滿是青筋的手抓住,手指深深陷在我媽的肥膩的屁股肉中,他的肉棒撐開我媽屁股縫中深色的肉穴,肉穴口緊緊包著馬老頭黑色的肉棒,肉棒不斷抽插帶出絲絲晶瑩剔透的淫液,滴落在他的陰囊上。 book18.org

不僅如此,雖然衹能看到他倆的交合部位,但聽聲音,我媽的嘴好像也被他的舌頭堵住,「嗚嗚」的發不出聲來。想著媽媽的小嘴被這種一輩子都討不到媳婦的野蠻人肆意親吻,骯髒的口水在媽媽的口腔流淌,我一陣怒火攻心,雙腳亂蹬。 book18.org

「啪……啪……啪……啪……」,媽媽的雪白的屁股被馬老頭大手操控,像打樁機一樣不停地打在馬老頭枯黃的大腿上,肉穴被那根黑肉棒堵得死死的,大陰唇裹著黑肉棒肉身上上下下。我出生的地方,如今離我不過四步的距離,卻眼睜睜的看著那柔嫩的肉穴如今卻套住一個野蠻人的大肉棒,他的龜頭可以滑過媽媽肉穴抈每一寸的肉褶,最前端的馬眼隨時能發射數以萬計腥臭的精液到我媽媽的子宮。 book18.org

「嗯……嗚……嗚……嗚。」媽媽的嘴終於被馬老頭鬆開,嘴箈吟帶著哭泣,雙腳無助的隨著老頭肉棒的衝擊而揮動,手緊緊抓著床上的被褥。終於,馬老頭的黑肉棒停止抽插,整根緊緊地塞進我媽的肉穴,陰囊起伏。一分鐘後,馬老頭把我媽從他腿上推開,一根微微有些疲軟,但仍堅挺的肉棒從肉穴處劃出,紫色的龜頭還殘留著些許白色的精液。 book18.org

我媽伏在炕上抽泣,不敢回頭看我,她的兩腿間骯髒不堪,大片的陰毛被剛才的交合出的液體打濕,肉穴很滲出一縷縷剛剛被射進的精液。我心中的怒火,也隨著剛才馬老頭的射精,全都成了內心的悔恨愧疚。眼中的淚水再也抑制不住,滑到臉頰。 book18.org

第二天,馬老頭將我帶出去做農活。如他所說,我現在打暈他,再救我媽逃走,我們倆在大山中沒有嚮導,衹會被餓死或者凍死。我打算看看這村子有沒有比較面善的人,偷偷求助於他們,允諾給他們錢財讓他們往山外報個信。 馬老頭坐在田埂上抽煙,讓我去拔田的雜草。我一邊拔草,一邊觀察四周。這個小村莊四周都是鬱鬱蔥蔥的大山,唯一可以看到的人為建築就是一排排電線桿連接到山外。可沿著電線桿走,走到我現在能看到的最遠地方都需要兩天,而且中途如何果腹,如何保暖,碰到大型食肉動物怎辦,因此我斷了冒然出逃的想法。 book18.org

這時,一旁的田地走過來一個圍著土黃色頭巾的農婦,這農婦身材不似一般農村婦女臃腫,眉眼間還有些大城市人的神采,可皮膚實在不敢恭維,臉上和手上皮膚粗糙無光。我想女人一般都比較容易心軟,沒準兒這就是我們出逃的突破口。我假裝拔草,慢慢靠近這個農婦。 book18.org

天上的太陽已經爬到正中央,一陣風吹過,吹得田間的作物「嘩嘩」作響,我和那農婦的距離差不多衹有幾步了,再近一些就可以說上話了。我弓著腰假裝從作物中拔草,用餘光掃著那農婦的位置,突然一個人影從我後方繞過,徑直走向那名農婦。 book18.org

我直起腰抬頭,人影是馬老頭。衹見他大搖大擺的走到那農婦身旁,把褲子往下一扯,從褲襠把軟綿綿的黑雞巴掏出來了。我目瞪口呆,不知道將要發生什讞。 book18.org

「給我吹吹,雞巴。」馬老頭用好像在聊天的語氣對那個農婦說,而那個農婦竟然順從的蹲在田間,用手握住馬老頭的肉棒。馬老頭低頭瞅瞅農婦,又轉頭沖我輕蔑的一笑。 book18.org

「你想找她給你往外報信,這騷貨自身難保呢!」馬老頭瞥了我一眼,好像看透了我的想法一般。馬老頭把雞巴從農婦手中扯出,用力向左一甩,「啪」得一聲打到農婦的臉蛋上,粗黑的肉棒左右搖晃著,像是在向我耀武揚威。那農婦聽馬老頭一說,目光複雜的看向我,沖我微微搖搖頭,然後默不作聲的又握住馬老頭的雞巴,向上抬起露出下面毛烘烘的卵袋,張開嘴將其中一個睪丸含到嘴。 「這騷貨,當時和她女兒一起,被賣進我們村,也是厲害得不得了,說自己男人在上海做事,家怎樣怎樣。被打了一頓,就老實多了。」馬老頭叉著腰,眯著眼說。我震驚的看著給馬老頭舔雞巴的農婦,怎從鉎想到她曾是個大城市的貴婦。 book18.org

「她和她女兒一起被村東頭,那個坡腳老王花一萬塊買了回去,當天晚上老王就把,娘倆都給肏了。據說,據說那女兒還是處的,大哭大鬧還是被坡腳老王給開了苞,嘖嘖嘖。」馬老頭不緊不慢的說著,可每個字聽著都那殘忍。那農婦沒有任何表情,依然抬著馬老頭的雞巴,舌頭從陰囊一直掃到龜頭冠狀溝舔到馬眼,又從馬眼舔回陰囊,仿佛馬老頭所說的事情與她無關。 book18.org

「坡腳老王,人老了,可攢了一輩子的陽精在雞巴,聽他說那天晚上前半夜肏了她們娘倆每人兩回,後半夜起來解個手,又把老騷貨拉到被窩,一直拱到了早晨。」農婦連手都沒有顫抖一下,舌頭停在馬老頭的龜頭處,開始小心翼翼的繞著馬眼打圈。 book18.org

「老王,以為,母女倆一起肏了,兩個一起懷孕,生個兒子的幾率大一些。哪知道這老騷貨在城,被上了,避孕環。」那農婦還是不為所動,慢慢地開始用舌頭密集的舔弄馬老頭紫色的龜頭。「所以,這老騷貨就被馬老頭,當成了賺錢的賤貨,村誰,都可以肏,用屄十塊,用嘴五塊。」農婦依然冷漠的回應,將整個龜頭含進嘴,握住肉棒肉身的手輕輕的擼動。「還有幾個我們村的老婆子,一次把她拉過去,玩了一晚上,第二天老王去接她時候,屄口都合不上了,好像屁眼還被塞進去好幾塊石子,哈哈,這些娘們兒比我們都會玩娘們兒。」 「那她女兒……?」我吃驚地問,卻又能隱隱猜到我的問題的答案。 「她女兒,被肏了之後不吃不喝,眼看人快不成了,這做娘的就心軟了,跪下求她女兒。她女兒才開始吃喝,不久肚子就大了。可第一胎是個女娃娃,第二胎第胎,又是個女娃娃,這第四胎過幾個月就生了,不知道坡腳老王能不能生出來個兒子。」馬老頭說完,我心為這女孩子嘆息。這如花似玉的女孩子,在正常社會還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呢,在這箈被當做一個生育機器,豆蔻年華已經生了個孩子。 book18.org

我正想著,那邊馬老頭鼻子哼出了口氣,雙手抱住農婦的頭,雞巴使勁的往農婦嘴頂,頂到了農婦喉嚨的最抈,過了幾十秒才從她嘴拔出來,農婦如釋重負的趴在地上大聲喘氣。 book18.org

「哎,不知道,哪天,能嘗嘗,她女兒的小嫩 book18.org

馬老頭提上褲子,把五塊錢扔到農婦身上。又輕蔑的走到我身旁,對我說:「你個龜兒子,就死了跑的心吧。」那農婦爬起身來,拍拍身上的土,將五塊錢揣在兜,繼續開始做農活。 book18.org

我一言不發的繼續除草,午後的太陽像火球一般綴在頭上,我的心卻像被關在冰窖。都說山村民風淳樸,我看卻是愚昧無知。這些生活在最底層的人,衹知道傳遞香火,將自己的精子射向女人的子宮,完全不把女人當人看。那些村的女人,平時被欺負慣了,遇到一個比自己更卑微的女人,露出的不是憐憫,而是變本加厲的折磨。看來,想從這個村子纈勹R個善良的人,是難了。 但我不相信這個村子沒有一點兒向外通信的裝置,電線能過來,電話線就也能過來。衹要能找到一台通往外面的電話,我就能通知外面的世界解救我們! 白雲蒼狗,一個星期很快就要過去了,也不知道外面的爸爸有沒有發現我和媽媽已經失聯了。每天晚上,我都要忍受馬老頭侮辱我媽的現場直播。媽媽的精神狀態一直不是很好,話非常少,有時對我說的話沒有任何反應,好像把自己對外界關閉了起來。但這還不是我最擔心的,我發現媽媽已經開始習慣和每天晚上這個髒老頭性交,我媽不再啜泣,不再掙扎。一開始是變得冷漠,像是一個充氣娃娃被老頭壓在身下猛肏. 而後開始有些主動配合馬老頭的抽插,呻吟聲越來越大,有時候竟然主動地把屁股往馬老頭跨部靠,雙手也攬住馬老頭的脖子。最近幾天馬老頭射精的時候,我媽媽竟然會用小腿纏住馬老頭的腰,把他身子使勁往抈擠。這個動作潛意識就是女方希望插入自己身體的男方能把精液一滴不剩的全射入自己的子宮,加大懷孕的成功幾率。 book18.org

我注意到媽媽細微的變化,自知這是斯德哥爾摩綜合症的一個表現,也應證了著名作家的一句話「通往女人靈魂的是陰道」。我知道自救的步驟要加快了,否則媽媽慢慢接受了馬老頭的凌辱,可能會變成第二個人盡可夫的被拐農婦。現在馬老頭已經對我放鬆了警惕,晚上衹是用繩子把我綁在柱子上,綁得也不是很緊。一天晚上我試驗了一下,成功的給自己鬆綁,為之後可能的跑路下了一步暗棋。 book18.org

距離我們被帶到山村已經過去十天了,爸爸肯定知道我和媽媽失聯的消息了。但既然那對母女被賣進來幾年都沒有被發現,爸爸也不可能從天而降,自救是希望最大的出路。 book18.org

這天,我和馬老頭如往常一樣,勞作一天回家,卻見大鐵鎖虛掛在門上。我還沒反應過來,馬老頭一個箭步就衝進了院子,直衝屋。我回過神來,也跨進院子。 book18.org

剛進院子,就看到那天坐在村口的黑手老頭一邊提著褲子,一邊向外跑。「馬老頭你別欺人太甚,我不就肏了你娘們一回,你至於嗎。你小心我打個電話把我兒子叫回來,收拾你!」 book18.org

那黑手老頭從我身邊跑過,馬老頭也緊跟著追了出去。我跑進屋,看到媽媽仰躺在炕上,下半身光著,兩根大白腿根部被捏的青一塊紫一塊,腿中間的肉縫紅腫不堪,肉縫往外冒著渾濁的液體,肉穴口的陰毛也被扯斷了幾根掉在炕上。定是那黑手老頭趁我和馬老頭出去,偷偷撬開鎖來找我媽,我媽被鎖在床上行動不便,掙扎不成被黑手老頭壓在身下淫辱取樂。 book18.org

我默默地把地上的褲子撿起來,用舊報紙把我媽身上的污垢擦凈,流著淚給她穿上褲子,媽媽沒有任何的反應,衹是雙眼無神的盯著房頂。一會兒,馬老頭氣喘吁吁地回來,一把把我從炕上撥到一旁,坐在炕上瞪大眼睛生氣的看著我媽,就好像看自己的私人物品被別人用了一樣。剛剛還像木頭人一樣的媽媽,突然坐起來抱住馬老頭,臉靠在他的胸膛上摩擦。我瞬間一口氣直衝胸口,我幫媽媽把褲子穿上,媽媽沒有任何反應。馬老頭這個髒兮兮的強姦犯衹是把另一個強姦犯打跑,媽媽就感激的抱住他,靠在他的胸膛! book18.org

馬老頭一把推開我媽,張手就是一個大嘴巴,「你個騷貨,我不在家,你……你就去勾引別的男人,賤人!」我聞言勃然大怒,這老頭竟然不知好歹,黑手老頭強姦我媽,他竟然怪我媽不知檢點。我壓抑不住心中的怒火,剛要撲向馬老頭和他拼了,我媽卻不顧紅腫的臉又撲向馬老頭的懷抱。我目瞪口呆,抬起的手不住的顫抖。馬老頭沒有再推開我媽,也抱住了她。 book18.org

我跑到院子,抱頭大哭。往常我大哭的時候,衹要媽媽在場,都會跑過來把我抱住,輕聲安慰我。我的臉埋在媽媽的胸部上,感受媽媽乳房的柔軟和鼻尖的乳香,就會慢慢平靜下來。可如今,我無論怎哭,媽媽都衹是在屋子,抱住馬老頭那個髒男人,衹把她當成生育工具的男人! book18.org

漸漸的,我的眼淚止住,恢復了平靜。「媽媽衹是因為這幾天經歷了太多大起大落,才會有些失去了正常人的判斷力,等我們逃出去應該就會好了」,我安慰我自己。我回想剛才黑老頭往外跑時,提起過的一個關鍵詞:黑瘦老頭往外跑,提到他可以打電話給他的兒子,意思是他家有可以通信外面世界的電話。那天在村口,我記得他是閃進一個門外有柴火垛的院子,今天晚上趁馬老頭睡著,我可以去探探。 book18.org

天黑了下來,因為馬老頭白天在農婦嘴射了一次,晚上沒有再糾纏我媽。他躺在床上,翻了幾次身,不一會兒呼嚕聲響了起來。我把身上的繩子解開,躡手躡腳的溜出了院子。山村銈有空氣污染和光污染,星空格外的清晰,村子的土道很是寧靜,衹有幾聲狗吠偶爾打破靜謐。 book18.org

我按著這幾天在外活動時候偷偷記在腦子的路線,摸著灘か虒村口。我確認黑手老頭的房子後,踩著柴火垛,翻進了黑手老頭的院子。這院子比馬老頭的大了很多,靠西的院有一個小棚子,棚子岈虐楎輛自行車,一台破舊不堪的洗衣機。 book18.org

我借著月光隔著玻璃往屋子薈,發現這是一個客廳,沒有人,我悄悄推門而入…… book18.org

回到馬老頭家,給自己綁上繩索,我懸著的心終於放下。已經報警,接下來能不能被救出去,也許有幾分就要天註定了。 book18.org

「格格……格」不知哪家的大公雞打鳴聲格外大,我朦朦朧朧間被馬老頭敲醒去幹活。馬老頭把媽媽的鏈子解開,給門換了一把大鐵鎖。 book18.org

我在地中忙碌著,抬起腰擦了擦汗,看到馬老頭悠閒的翹著滿是土的腳,懶洋洋的躺在田埂上抽煙。我心升起了一股火氣,我對眼前這個強姦羞辱我媽媽的人,心中應該滿是憤怒,可我知道這股火氣的成因,是嫉妒。我嫉妒什? 我一直覺得媽媽和爸爸在一起,是天經地義,媽媽衹會接受爸爸,不會接受其他男人。昨天,媽媽主動的投入馬老頭的懷抱,將我從小到大相信的真理擊碎。我和媽媽是母子關係,我們之間是禁忌的。可媽媽當著我的面投入一個野男人的懷抱,我…… book18.org

馬老頭注意到我的異樣,抬起頭沖我說:「哎,你個龜兒子,不幹活,想死呀!?」 book18.org

我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馬老頭吃驚了一小下,沒料到我竟然敢瞪他。接著他站起身來,拍了拍身上的土,走到我面前,說:「瞪他媽,什瞪,你活得不耐煩了?信不信,我打死,你。」 book18.org

「哼,你要是沒有槍,還不一定誰贏呢!」我不服氣地說。 book18.org

馬老頭沒說話,一拳沖我眼上打來,我將將躲過,順勢把他撲倒在地,我們兩個人在田間扭打起來。但到底是是做了半輩子體力勞動的莊稼漢,他幾下就把我壓倒在地,拳拳打到我的要害,「服不服?」 book18.org

我咬緊牙關,一個字都不說。馬老頭眼珠一轉,好像猜到了我的心思,說:「你,是不是,惱火,我肏你媽的事情?」 book18.org

我還是不說話,馬老頭露出得意的微笑,繼續說:「我跟你說,你媽,下面的小騷穴,水多,又軟,我的大雞巴,在抈,巴適得很。每次,我插進去的時候,那小肉穴都吸得我酥酥的。」 book18.org

我努力使自己不聽這些話,因為我知道這是他故意這樣氣我,「你媽的,奶子,不愧是生過娃娃的,又大有軟,咬在嘴,像在吃,吃城賣的麵包,特別軟,特別香。」 book18.org

「你媽的小嘴,抈得絎饙,我的舌頭,在抈,轉了一圈,又一圈,用牙齒咬一下你媽的小舌頭,然後吐點口水進去,你媽都乖乖的咽進去了。」 我咬緊牙,用被打得有些睜不開的眼睛瞪著他,他更加得意了,「我每次,都射到你媽的騷穴,好多好多,好多好多,寶貝液,嘿嘿。想拔出來時候,你媽,都用腿盤著我的腰,不讓我出來,想讓我再多插一會,你說,你媽媽是不是,被我乾的爽,上癮了?」 book18.org

「還是,你爸爸的雞巴太小,滿足不了你媽。你媽媽這樣的賤貨,就要被我這樣的,大雞巴,每天肏才行。每次,你媽的大屁股被我,乾得晃呀晃,晃呀晃。」book18.org

他看我還是不說話,越發的得意了起來,知道戳到了我的痛處。 book18.org

「龜兒子,我跟你講,你那個傻逼騷貨媽,還以為我會疼惜她呢,哈哈,我就把她當條母狗,讓我每天騎在胯下肏. 等你媽給我生了個,大胖小子,我就讓你媽,和那個到處賣屄的老騷貨,一樣。全村的人,都可以干你媽,咱們比她便宜,肏屄八塊,肏嘴四塊。而且,咱們是讓你馱著你媽,到處賣!」 book18.org

「知道,馱著的意思。意思就是,你馱著光屁股的你媽,讓你媽張開了腿,露著屄。誰看見想干你媽,你就要把你媽,對準人家的雞巴,馱過去。人家幹完了,你還要說『謝謝你肏我媽,我媽的屄還和您的口味把』。」 book18.org

「你這個王八蛋。」我聽到這句話,已經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在他胯下掙扎著坐起來,全身的力氣都使出來。「我肏你媽的,你去肏你媽吧。你要不是有槍,我媽會被你欺負。你這種爛人,平時連我媽衣服毛都摸不著,我媽一個月掙的錢比你一年掙得都多,你自己一輩子躲在家擼去吧!」 book18.org

馬老頭好像預感到我的動作,借力讓我站起來,卻把我雙手反制到身後,用繩子捆綁起來,壓著我往回去的路走。我們走一路,我罵了一路,馬老頭好像不在意我罵他,反而走得很快,像是要給我看什熞罧。 book18.org

到了他家的院子,他把我扔到主屋窗戶的下面,對我擠眉弄眼的說:「你,不是說,我連你媽的毛,都摸不到,如果我沒有槍。今天,我就給你看,不是我肏你媽,是你媽撅著屁股求我肏!」說罷進了屋。 book18.org

我隔著窗戶看,看見我媽和馬老頭在屋子說了一番話,我媽扭捏了一下,竟然主動在炕上把馬老頭的褲子脫了。馬老頭半躺在炕上,故意的朝我這邊看了一眼。 book18.org

我媽羞笑著將馬老頭已經看不出顏色的內褲脫下,抈一根黑雞巴軟綿綿的躺在亂鬨哄的陰毛中。我媽撥開陰毛,從中拾起軟綿綿的肉棒,把玩了一下,放進了嘴。 book18.org

我看到此處,心已經五味雜染,再也沒有剛才的怒火衝天了。我從身體,到言語,再到實際都被馬老頭徹底擊敗。 book18.org

我隔著窗戶看到馬老頭的黑肉棒在媽媽的嘴抈扡充血,變大變粗。看到媽媽抖抖豐滿的肉臀,張開自己的大腿,對準馬老頭一柱擎天的肉棒坐了下去…… 這天晚上,一大批警察湧進了這個平靜地山村,逮捕了一些人,解救了一些人。而馬老頭,死了。這個野蠻人抱著一把獵槍不肯放下,被警察打成了馬蜂窩。當看到馬老頭躺在血泊中一動不動,我先是愣住有些發懵,大腦好像停止了運轉,緊接著一陣噁心反胃,最後一股復仇的快感從心底迸發出來,就好像看見情敵死了一樣。而媽媽,哭得撕心裂肺,警察都有些詫異。 book18.org

直到我們回到家,爸爸都不知道短短這幾天發生了這多事情。突然來訪的上級帶隊徹查一省之霸,爸爸身在其中,被要求切斷與外界一切聯繫,以防內鬼通風報信。 book18.org

媽媽整個人就像從沒發生過這件事情一樣,和爸爸像往常一樣,但和我之間仿佛多了一道無形的屏障,母子之間出現了隔閡。 book18.org

深夜,躺在床上的我翻來覆去睡不著,腦子都是這些天發生的事情。隔壁爸媽的臥室,響起爸爸一陣異樣的笑聲,「哈哈,看來我的身體還是比較好的,用了保護措施都防不住,第二胎就第二胎吧,我還正想要個女兒呢,不過要是兒子也好!」 book18.org

我的全身開始因憤怒和被人背叛的屈辱感而震顫起來,心中如暴風雨般狂風怒吼,「賤貨」,不知不覺,我的嘴中吐出這兩個字…… book18.org

全文完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