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修裙芳譜 (6-7)作者:一碗清茶

簡體

【仙修裙芳譜】(6-7) book18.org

作者:一碗清茶book18.org

2023年3月18日首發於第一會所 book18.org

作者的話:上次更新有些著急,肉戲沒寫完就更新了。恰逢周末,分成兩章來更新,1W字一章寫的內容有些多,可能讀者看起來有些亂。 book18.org

                第六章 book18.org

  芸娘咬著朱唇轉過頭來,看似狼狽淒艷,楚楚可憐說道:「公,公子只要把陽物……塞,塞入芸娘的……的……洞裡便可。」話語裡有說不盡的羞怯。   芸娘將風雅澗的年輕姑娘們教自己話說了出來,實在是令人難以啟齒。   蘇衡握住兇惡的巨龍抵住了芸娘的陰唇,淺淺插入幾分後,便雙手捧著白桃雪臀,緊接著腰部發力。 book18.org

  怒龍貫穿女人陰莖,長物直沒至底。 book18.org

  腔內蜜液「噗呲」一聲,被擠得噴濺出去,一股強而有力的水注噴射出來。沒想發情的芸娘看似不情願,花腔里實則等候多時,分泌出的愛液早已是汪洋。   「啊,啊,好爽,好爽。」 book18.org

  在女上男下位時,蘇衡腦子裡一片混亂,只知快感襲向腦門,沒能細細感受女人花腔之味髓。而此時主動與芸娘交合的蘇衡才感覺到他邁向了成人的階梯。   蘇衡視線緊盯著兩人的交合處,巨龍狠狠地撞擊著粉嫩的陰唇,在他眼裡如同絕美之景。腰部後退,露出整個濕噠噠的柱身還有半個龜菇,緊接著用力一挺,全根沒入,滋水濺灑,身下女人吟叫。 book18.org

  蘇衡只感浴火騰騰,他雙手向前,捧著女人肉乎乎的柳腰,奮力抽插起來。如同農夫一般,大力耕梨一塊良田,狠狠的抽插下幾股荔漿似的透明濃汁流出陰唇,順著腿彎向下流去,與精油混合在一起。 book18.org

  芸娘的蜜液豐富,量大且清澈,而那濃郁的氣味如同熟透微微有些腐爛的青蘋果味,,淫靡催情。 book18.org

  蘇衡用力抽插,不斷地摩擦,形成不透明的乳漿似的春水。 book18.org

  抽插之下,蘇衡忽然發現芸娘的花徑愈來愈緊,狠狠的包裹著自己的陽具,好似貪戀寶貝的孩兒,又好似貪食的小嘴,不忍其離開。 book18.org

  「撕哈——撕哈,好爽,芸娘,我感覺好像要出來了,好麻啊~」蘇衡一邊喘息,一邊低沉地說著。 book18.org

  「嗯~啊~嗯嗯~啊,不,嗯~痛~慢一點~公子,有點痛——嗯嗯,啊~美~要上book18.org

天了~」 book18.org

  蘇衡全然抽幹著芸娘的陰唇,聽到了芸娘那如怨如訴的哀鳴,並未放在心上,在他耳里如同濃郁強烈的性愛催化劑一般,他的力度又大了幾分。 book18.org

  「啊啊啊~嗯~不要了~不要了~疼~慢一點慢一點~芸娘受不了了~公子~啊啊。」 book18.org

  多年未曾有人拜訪花徑怎堪如此巨物臨訪,巨根刮過嫩壁花徑的痛楚比落紅之時更有甚之。芸娘呻吟之聲愈大我,支撐著雪臀的雙腿已經打顫起來,搖搖欲墜。 book18.org

  噗踏噗踏,床板搖晃起來。 book18.org

  蘇衡紅了眼一般,快感襲來,四肢麻木,他只感覺視線模糊,好似看到一團白色絨球夾在肉臀之上,他下意識的分出一手抓緊。 book18.org

  「不要啊——啊啊啊啊——」只聽身下婦人用嬌膩的哭音喊得呼天搶地,雙臀無力癱軟在床鋪上。一股瓊液注滿花腔,嬌嫩火燙的肉壁死命掐緊著巨龍,強大的吸啜力道將陰精噴擠出去。 book18.org

  蘇衡緊扣婦人的臀,往前一頂,前胯順著婦人向下倒去。巨龍沖向最嬌嫩的花徑深處,一股強而有力,濃稠的白漿注滿了女人的花腔。 book18.org

  他只感腰肢酸軟,脫力的倒下,緊貼著女人的嬌軀,嘴巴喃喃,手掌無意識地撫摸著女人的後背。 book18.org

  膩滑的包裹感從下身傳來。 book18.org

  蘇衡沒想自己在射精之後竟昏睡過去,醒來後睜開眼睛只見到雪白的嬌軀在自己身上搖曳著。而自己的肉柱又被芸娘下身的小嘴吃了又吐,吐了又吃。   他見到芸娘那濕膩的胴體扭得像一尾滑溜的魚兒,瘋狂的搖曳起柳腰,堅挺飽滿的雙峰劇烈起伏,上下擺弄,大白屁股不住搖晃。 book18.org

  耳邊傳來皆是銷魂呻吟:「啊、啊、啊......好......好舒服......好舒服book18.org

......」 book18.org

  隱約之中,蘇衡只見芸娘兩眸赤紅,興奮異常,雙耳好像掛上兩朵白雲,輕輕舞動著。芸娘輕盈飄逸,仿佛是柔軟的棉絮,流動著柔美的曲線,又仿佛天空中的仙女。 book18.org

  芸娘初次伺候客人便盡顯淫態,用「天生好淫」比喻毫不為過。 book18.org

  蘇衡雙手握緊芸娘雙腿,無師自通的配合著她交合,這是「觀音坐蓮」。他不停地向上挺弄衝刺,沾滿蜜液的肉柱飛快進出蜜腔,直要將水潤潤的嫩膣填滿。   芸娘滿面嬌紅,喘氣如絲,整個人好似柔若無骨,在蘇衡身上馳騁。口中不時發出一兩聲含糊的低吟:「哼嗯……嗯……」 book18.org

  蘇衡爽快感升到極致,射意襲向精關:「啊,我受不了了。」 book18.org

  他停下了挺動,將大股陽精再次貫入芸娘體內。緊啜著滾燙陽具的花唇擠出了一小團乳白色稠漿氣泡,順著蘇衡腿心滑下,濺濕了床上的絲緞墊褥。   只聽芸娘放聲嬌喚一陣,卻不向先前一般高潮後便癱軟下來。她嬌軀仍然沒有停下來,雙乳劇烈的起伏,白皙的皮膚泛起迷人的紅暈,入了魔一般。   「哈——哈——哈,爽,爽——」射精後的蘇衡只感肉柱敏感無比,並未疲軟,婦人不斷刺激著他,很快陽具又氣昂昂地挺起。 book18.org

  蘇衡接連射精,大腦疲憊感襲來,最後只聽到芸娘昂頸嬌顫呼喊:「我還要——我還要——我還要——」 book18.org

  春宵一夜,芙蓉帳暖。夢裡翩翩,桃花扇舞。 book18.org

  紅燭高照,情意綿綿。花前月下,宛若仙境。 book18.org

  第二日。 book18.org

  臉上顯現著疲憊和睏倦,仿佛整個世界都在他身上壓著一樣。他的眼袋深深,黑眼圈濃郁,眼角處還殘留著些微的睡意。頭髮凌亂無比倒垂在額前。 book18.org

  蘇衡的嘴唇微微張開,透著深深的呼吸,似乎在無意識地尋找著什麼,額頭上還有些微微的汗珠,似乎是剛剛做了一個美夢。他的身體似乎還沒有完全從沉睡中恢復過來,仿佛隨時會再次沉入夢鄉。 book18.org

  「又做了春夢嗎?好真實~」蘇衡氣若遊絲喃喃道。 book18.org

  蘇衡感覺身上柔嫩舒服,傳來的規律的呼吸和輕微的鼾聲,定身一瞧。   都是真的! book18.org

  只見芸娘雙手無力地勾著他的脖頸,整個人趴在了他的身上。 book18.org

  芸娘的皮膚白皙如雪,嫩滑如脂,觸感如絲般柔軟。她的皮膚閃爍著淡淡的珠光,令人不由自主地沉醉其中。 book18.org

  蘇衡嗅到了婦人身上還聞到著一種令人陶醉的香氣,鼻子不自覺地貼近芸娘微粉的玉靨,深深地呼吸她身上的香氣。 book18.org

  婦人好似察覺蘇衡動靜,扭動了下身軀後,撐起身子來:「好累啊~」   揉了揉眼角睜開眼睛,見到了蘇衡英俊的面龐,忽的一愣。「啊?!」如同受驚的小貓一般後退,逃至牆角後警惕的看向蘇衡。 book18.org

  「不,我不是,芸娘,我……」蘇衡也不知芸娘為何如此惶恐不安,下意識解釋道。 book18.org

  兩人都愣神一會。 book18.org

  芸娘才明白過來,昨夜伺候了蘇衡一夜,或是太為放縱,昨夜記憶有些模糊。   兩人都看向對方,蘇衡視線不自覺下移,見到芸娘腿間那被巨物蹂躪淫靡不堪的花唇口,上面還掛滿了白漿的印跡。 book18.org

  芸娘紅著臉蛋說道:「蘇,蘇公子抱歉,芸娘笨拙,使公子受驚……啊……」她也見到蘇衡雙腿間那隻巨龍氣昂昂翹起,直指她的面龐,好似又要殺來,臉蛋羞的更紅了。 book18.org

  蘇衡感覺到不好意思,雙手捂住下身。 book18.org

  沉默片刻。 book18.org

  蘇衡看著芸娘,心中有些好奇,問道:「芸娘,你那樣漂亮的女子,我覺得你不像是風雅澗之人」 book18.org

  芸娘臉上閃過一絲悲傷:「是啊,芸娘本不是風雅澗的姑娘,也是半月前才來到這兒。」 book18.org

  「你為何……」 book18.org

  芸娘可是悲從中來,淚水滑落:「我本是青寧鎮人,家住於白牡街。奴家丈夫半年前染上賭癮,日夜去賭坊賭博,可卻被騙取錢財,家裡輸的清空。可我丈夫依舊沉迷於賭博,欠了一筆巨債,半月前賭坊之人打上門來。為還清錢,最終把芸娘賣到這裡來。」 book18.org

  蘇衡聽到芸娘悲慘遭遇,只感心疼。他注意到芸娘的身上有著隱約的傷痕,問道:「芸娘,你丈夫是否待你不好?」 book18.org

  芸娘眼眶微紅,眼眸中充盈著淚水,咬著櫻唇:「也沒有罷,或許是芸娘做的不好,招來丈夫責罵。」 book18.org

  「這怎能行」蘇衡有些生氣說道,直起身子上前摟住芸娘的肩膀:「芸娘你如此好,若是能得到你做妻子,又怎可忍心下手呢?」 book18.org

  聽到男人的話,芸娘看著蘇衡的眼眸,似乎體會到他的用意,伸出纖柔的手指撫摸著他的臉龐:「芸娘不是好女子,能進得來風雅澗,這輩子也只為別人恥笑。公子很是溫柔善良,芸娘明白。」 book18.org

  「遇到蘇公子,能與公子共度良宵是芸娘的榮幸。」 book18.org

  芸娘回想起風雅澗姑娘們說的話,看著滿床狼藉,兩人身上交合的淫液早已乾了。 book18.org

  「蘇公子,時候不早了,芸娘服侍你沐浴吧,身上髒兮兮的。」 book18.org

  蘇衡感覺到一陣綿軟貼來,還沒細細感受,他注意到芸娘身後一團白色絨物:「芸娘,那是什麼?白色的,在你身後」 book18.org

  芸娘轉過身去,在床褥上翻找,並未發現什麼所說的東西,回過頭來眼神有些茫然,疑惑問道:「公子,芸娘沒有看見什麼白色的東西。」 book18.org

  芸娘見蘇衡表情恐懼和驚訝,但還是微笑:「蘇公子,沒有什麼白色的東西,我們——」 book18.org

  「你是——妖!」蘇衡後退,伸手直射芸娘。他忽然反應過來,那團白色絨物就是芸娘的尾巴,自己竟然和女妖共度春宵,感到一陣後怕。 book18.org

  此時自己身上光溜溜,儲物袋仍在桌上。 book18.org

  回想起昨日那具殘破不堪的屍體,還有這幾日對於狐妖的聽聞。他眼神變得兇狠,向前撲去,一手掐住芸娘纖柔的脖頸,蘇衡知道,此時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芸娘被掐住咽喉,難以喘息,從喉間發出微弱聲音:「不……我不……是……」臉蛋充血通紅,看似難受無比。雙手不斷拍打著蘇衡的手,雙腿一陣亂踢,胸脯劇烈起伏。 book18.org

  蘇衡見到芸娘被自己制服,兇惡哄道:「你究竟有何目的,你害了不少人,今日就要你償命!我蘇衡今日就要替天除害!」 book18.org

  「不……」芸娘聲音逐漸虛弱,掙扎的四肢逐漸無力。 book18.org

  見到芸娘亂擺,絲毫沒有妖物的凶態,他有些遲疑,掐著芸娘的手放鬆了些。   「嗚嗚嗚~」芸娘竟然哭了起來,大滴的淚珠流出來,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   蘇衡再次故作兇狠:「你不要裝了!你個狡猾的妖怪!我知道你們裝可憐的手段。」 book18.org

  可是芸娘只顧著哭泣,哪裡聽的下他說的話。 book18.org

  蘇衡心中一陣糾結,想必此時的妖怪也打不過他,蘇衡便鬆開了手,從芸娘身上起來。卻只見芸娘捂著被自己掐痛的喉嚨,一直喊著:「痛……嗚嗚……痛……好痛……」、 book18.org

  「我不是妖……嗚嗚嗚……」 book18.org

  芸娘不斷的抹眼淚,此時的蘇衡才明白,眼前柔弱女妖毫無威脅。蘇衡平靜下來:「你明明就長著妖尾,你怎麼說你不是妖怪。」 book18.org

  「我不是妖怪,我就是芸娘!我沒有害過人!嗚……」 book18.org

  芸娘大聲哭喊,嚇了蘇衡一愣。回想起昨夜芸娘柔情萬種,還有芸娘那悲慘身世,頓時心生憐意,那白色尾巴應該是裝飾罷,蘇衡在心底為芸娘解釋道。   「那個…芸娘,對不起,是蘇衡敏感了,主要是最近幾日妖物作亂。」還未解釋完,話音被芸娘哭聲打斷。 book18.org

  芸娘哭的更凶了,委屈巴巴的。相待多年的丈夫將自己賣進青樓,昨夜枕邊之人忽然又把自己認作妖害,心酸種種令她無比委屈:「我被男人賣進風月之地,還要被男人殺死,蘇公子不如就把我殺死罷,芸娘沒什麼活著的必要了,嗚……」   「芸娘,對不起。」蘇衡伸手想去安慰芸娘。 book18.org

  「不要碰我!」 book18.org

  蘇衡一下子將芸娘緊緊抱在懷裡,溫軟入懷,雙手緊擁佳人:「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他連連道歉,只希望安撫悲哭的婦人。 book18.org

  就這樣緊抱著芸娘,蘇衡也不知道為何會想著擁抱芸娘,或許這樣就能安慰婦人,逐漸,空氣變得凝固。少頃,芸娘的哭聲逐漸平息,懷中嬌軀還有些顫抖抽泣,吸吮涕淚。 book18.org

  蘇衡看著芸娘的面龐,可謂是悽慘可憐,伸出一手為芸娘擦拭著眼淚,一邊輕柔緩慢解釋道:「芸娘……對不起,很疼吧。」 book18.org

  婦人或是感受到蘇衡的歉意,哭息聲愈止,抬頭望著男人有神的瞳孔:「不是蘇公子的錯,蘇公子不需要道歉,芸娘不疼。」 book18.org

  芸娘感受到身後被人用手揉捏,回頭一看,只見蘇衡伸手撫摸著自己尾後那團白色絨球,酥酥麻麻從尾部襲來,惹得滿臉通紅。 book18.org

  「芸娘,這是真的尾巴。」蘇衡輕輕一扯,發現並不是裝飾之物。 book18.org

  「蘇公子,芸娘真的不是妖,芸娘什麼都不知道……」婦人惶恐不安,垂淚欲滴。 book18.org

  「不,你別緊張。」蘇衡趕忙安撫芸娘,生怕她又哭了。 book18.org

  「芸娘,有沒有可能,你自己都不知道你是妖。」蘇衡說出了自己的猜想,回想起昨夜芸娘放浪的淫態,或許就與她的妖身有關,在昨夜交合之時吸入了自己的陽精後,原形畢露。 book18.org

  「我真的是妖……」芸娘不敢相信,低下頭看著自己的身體,順手也摸了摸自己的尾巴。 book18.org

  蘇衡看著芸娘的毛茸茸的尾巴,猜測道:「昨夜我隱約見到你長出長條狀的耳朵,白里透粉,好似兔耳。而你這尾巴和兔子尾差不多。可現在不知為何,你的兔耳朵已經不見了。」 book18.org

  「芸娘,你是兔妖。」蘇衡摸了摸芸娘精緻的臉蛋。 book18.org

  「我是兔妖,我是兔妖。」芸娘喃喃道:「這怎麼可能,我一直生活在青寧鎮,我怎麼可能是妖?」 book18.org

  「你還記得你嫁給王全前之事嗎?」 book18.org

  「婚嫁之前……好像……」芸娘眼神變得茫然:「好像……我怎麼感覺以前的事情……有些模糊」 book18.org

  「芸娘,你還能把這個尾巴收回去嗎?」 book18.org

  「我,我不知道怎麼收回去,怎麼辦啊。」 book18.org

  「芸娘,你不要緊張,冷靜。會有辦法的。」 book18.org

  芸娘面露懼意:「妖物害人,我如果被人發現了兔妖身份,我或許會被千刀萬剮。若是這樣,芸娘不如找個井投下去罷。」她不敢想像被抓到的後果,可能生不如死。 book18.org

  其實蘇衡感到自己喜歡上了芸娘了,他也貪戀芸娘的身體,不忍她香消玉損,捧起芸娘的臉:「芸娘你不要怕,我能帶你離開風雅澗,留在這裡遲早被發現,我能把你藏起來,這樣就沒人知道你的身份。」 book18.org

  芸娘聽了蘇衡的話,眼神萬分感激,但是又搖了搖頭:「不行,芸娘是兔妖之身,蘇公子怎麼能帶著兔妖,這樣會害了公子,芸娘怎能又拖公子下水。」   「今日我就找秦媽媽為你贖身。」 book18.org

  芸娘感受到蘇衡的關懷,臉上終於露出了微笑,她抬頭看著蘇衡,說:「蘇公子……」 book18.org

  芸娘回身看向自己身後,摸了摸臀間毛絨絨的尾巴,絕望說道:「這個尾巴一定會被發現的,想必也說不清。公子你待芸娘如此溫柔,芸娘亦不願在這風雅澗賣身苟且,待公子離去後,芸娘會跳入後院井裡。」 book18.org

  「這怎麼可以。」蘇衡聽到芸娘尋死,不禁一驚。 book18.org

  「沒關係蘇公子,公子如此關心芸娘,芸娘心存感激,公子待芸娘的好,芸娘都記得,不過此情也只待下世再報。」 book18.org

  蘇衡感受到芸娘的怯懦和不安,溫柔地安慰道:「芸娘,別怕,你不能死。你是一位好女子,才不是什麼兔妖,不該被世俗所傷害。」芸娘聽到蘇衡的話,愣著望著蘇衡。 book18.org

  蘇衡繼續說道:「你的丈夫這麼對待你,真是太不公平了。我會幫你想辦法,讓你早日離開這裡。」 book18.org

  「沒關係……」 book18.org

  「沒關係……我不怕,我不會讓別人發現的。這風雅澗人多眼雜,你留在這定然會被發現,芸娘你跟著我離開。我會向師兄請求為你贖身。師兄與秦媽媽關係好,秦媽媽一定會同意的。」 book18.org

  芸娘聽到蘇衡的話語中充滿堅定和決絕,知道蘇衡是鐵定要帶她走了。   蘇衡繼續說道:「這裡女子如此多,你的兔尾巴很快也會被發現,我會為你尋人少之地居住。」 book18.org

  芸娘感激地看著蘇衡,感受到了他的溫暖和關懷。她深深地低下頭,羞澀地回答道:「謝謝蘇公子。」 book18.org

  蘇衡感受到芸娘的羞澀,眼神溫柔地注視著她的眼睛:「你不用這麼客氣,我只是想幫助你。」他的動作讓芸娘的心跳加速,感受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親密感。 book18.org

  芸娘淚眼朦朧,抬起頭來看著蘇衡的眼睛,此時兩人眼神交匯,她瞬間間似乎傳遞了無限的柔情和情感。 book18.org

  芸娘聽到蘇衡的話,抬起頭來,眼中透著感激之情。她輕輕點了點頭,伏在蘇衡的懷中,安靜地享受著這份溫暖和安心。 book18.org

  他溫柔地拍著芸娘的背,感受著芸娘的身體,在心中默默地發誓,一定要帶她離開風雅澗。 book18.org

  芸娘已經將心完全放在眼前男人身上,她知道男人一定會帶她脫離苦海。   牽著蘇衡的手:「蘇公子,我們去沐浴吧。」 book18.org

  「好。」 book18.org

  來到屏風後,寬大的浴桶熱氣騰騰,浴桶內放著靈石維持著溫度,滿目蒸騰水氣,溫熱之氣撲面而來。 book18.org

  芸娘牽著蘇衡的手進到了浴桶之中:「公子,芸娘幫你擦拭身體。」   手法還是如同昨夜按摩一般,舀起溫熱的清水為他清洗穢物。 book18.org

  蘇衡只感嬌美婦人此時如同新婚妻子一般伺候丈夫,心中一陣蕩漾。   其實是芸娘天生端莊守禮的人,在平時丈夫只好賭博,性格更是惡劣,對她又打又罵,怎能體會情愛滋味。在與蘇衡做愛過後,久蓄的欲潮愛意,如山洪般被引發般奔瀉出來。平時拘謹守節的貞婦,一旦動起情來,很多時比蕩婦淫娃更不可收拾,芸娘便是這樣。 book18.org

  蘇衡看著婦人水汪汪的大眼睛,對著櫻唇親吻了上去。此時他的心跳直到極點,這是他正式第一次與女人接吻。 book18.org

  如視珍寶一般,他開始熱烈親吻兩瓣櫻唇,柔柔的唇香讓他忘乎所以,越吻越用力,越親越激烈。 book18.org

  絲絲甜意的津液從女人的口中溢出,一邊親吻,一邊伸出舌尖將瓊漿吃下去。   蘇衡一邊用青澀的吻技啃著櫻唇,一隻手仍摟緊她柔軟的腰肢。婦人不自覺貼近蘇衡胸膛,他把婦人摟抱貼坐在身上,另一手撫上她前胸膩滑豐滿的大白桃。   良久,四瓣嘴唇分開,拉扯出一條淫靡的銀絲。與此同時,芸娘淚眼朦朧的嬌媚模樣也映入眼帘,滿面紅潮,惹人憐惜。 book18.org

  芸娘喘氣張開了小口,無力地睜開秀眸,風情又幽怨地看向年紀比自己還小的少年郎,立即羞然閉目。纖嫩玉手觸上蘇衡那厚實胸膛,撫摸結實的胸肌,火熱的觸感從指間傳至全身,婦人越發情迷,動情忘我的來回愛撫。 book18.org

  很快動作放緩,芸娘就這樣俯在蘇衡身上。二人或深情凝視,或親昵親吻,或默默相對,或相互嬉笑。 book18.org

  「芸娘,我喜歡你。」 book18.org

  「嗯~」婦人喉間擠出柔吟,脆聲嬌啼,柔情似水。 book18.org

                第七章 book18.org

  與此同時,另外一邊。 book18.org

  楚風和秦瑤早已穿戴整齊,坐在雅間裡。 book18.org

  秦瑤拍手喚來紫兒,一邊飲下茶水一邊問道:「蘇公子醒來了麼?」   「不知,芸娘房間還是緊閉,清晨之時還有動靜,現在沒了聲。」 book18.org

  「清晨還有動靜?」 book18.org

  「是啊,蘇公子可是厲害呢,奴和紅兒路過房門時,那聲音可大了。」   秦瑤掩面吟笑,雙眸有些戲謔的看向楚風,抬了抬下巴,有些驕傲說道:「看吧,楚公子,媽媽選的人還不算差吧。」 book18.org

  兩人相視一笑,不過一會紅兒便來稟告:「秦媽媽,蘇公子醒了。」   少頃,蘇衡走進雅間,尋了二人對面坐下。楚風見到蘇衡可是滿臉紅潤,昨夜是滋潤不少。 book18.org

  「師弟,喝茶。」楚風親自為其傾茶。 book18.org

  蘇衡拿起滾燙的茶盞一口飲盡,幾個深呼吸後,開門見山說道:「師兄,秦媽媽,我要為芸娘贖身。」 book18.org

  「等等,你說什麼?」楚風忽沒方才淡然神態。 book18.org

  身旁秦瑤聽到,更是放聲吟笑停下來:「哈哈哈哈哈——你這個師弟——哈哈哈——」 book18.org

  蘇衡堅定的說道:「我說,我要為芸娘贖身。」 book18.org

  「你可知道你說了什麼?師兄我帶你來尋歡,師弟,你對女子用情,是否不妥?」 book18.org

  「哈哈哈——你這個師弟太可愛了」秦瑤笑容滿面,笑的花枝亂顫,胸前起伏蕩漾,很快神色恢復,拍了下楚風的手臂:「楚公子,你怎知蘇公子心思呢,男人遇到喜歡之人也是正常,蘇公子想必也是情竇初開,見到喜愛的女人難能可見。」 book18.org

  蘇衡看著兩人截然不同的態度,便將芸娘身世娓娓道來,當然,中間抹去了兔妖的身份。 book18.org

  兩人沉默片刻後,秦瑤說道:「贖身可以,要銀子。」 book18.org

  楚風勸解道:「青樓女子贖身,銀子自身不菲。」 book18.org

  「銀子我有。」蘇衡從儲物袋拿出一袋沉甸甸的錢袋置於桌上。 book18.org

  秦瑤亦毫不拐彎抹角,眼神示意紫兒清點銀子。 book18.org

  紫兒輕輕將銀子倒出在桌面上,不一會便說道:「蘇公子,多了。」   「多便多了吧,秦媽媽,我有一事請求。」 book18.org

  「說罷」秦瑤捏起茶杯抿了一口。 book18.org

  「能否讓芸娘先在風雅澗暫住兩日,請不要讓她接觸客人,待我為芸娘尋到住處後便接她出去。」 book18.org

  秦瑤不禁發笑:「哎呀,蘇公子啊,芸娘也在我們風雅澗住了一段時間,秦媽媽早將她當做姐妹,怎可再為客所糾纏。當然,既然是蘇公子請求,我們風雅澗哪能拒絕?」 book18.org

  蘇衡見秦瑤如此爽快,心中塊壘落下:「多謝秦媽媽。」 book18.org

  接下來三人相談甚歡,時至中午,回到芸娘房間。 book18.org

  見到蘇衡回來,芸娘表情有些焦急,等待蘇衡的歸來。 book18.org

  「芸娘,這是你的贖身契,我已經為你贖身了。」蘇衡欣喜之情溢於言表,掏出贖身契遞給芸娘。 book18.org

  芸娘捏著那張契約紙,頓時眼眶通紅,肩膀有些顫抖,這真是自己的賣身契。   拋下紙張,踉蹌跪地,大滴的淚珠灑落地面:「多謝公子,多謝公子……」   「何必如此?」蘇衡拉起芸娘抱在懷中。「芸娘,你不必跪我,你本不屬於這裡。」 book18.org

  「承蒙公子大恩,芸娘今生便屬於公子之人矣。公子勿慮,芸娘定不會為公子前程帶來負擔。若公子有了娶妻之意,芸娘必定離去,決不耽誤公子。」   「芸娘,我與秦媽媽說好了,今日你先在風雨澗暫住一日,不會有人來找你,毋須擔心。因為我出來有些時候,太晚回去恐家人有所猜疑,我先回到家中。剛好也為你尋找住處。」 book18.org

  芸娘如一位順從的妻子,微微頷首:「公子勿憂,芸娘將在此等待公子。」   …… book18.org

  「那好,師弟且先歸去,待我調查明了此地,方可保障百姓安寧。」   蘇衡向楚風與秦瑤告辭後,往歸山書院方向飛奔而去。至歸山書院門口,稍事整理衣冠,確保沒有異樣,方輕腳進入書院。 book18.org

  步至前堂外,便聽見沉穩有力而又悅耳柔和的聲音傳來,蘇衡倚在門後探頭望去。 book18.org

  水墨佳人端坐於講堂,依舊穿著白地青花半袖襦裙,領上圍了圈雪紗細縐領巾,墨染般的長髮輕盤在後腦勺上,露出美麗的耳垂和光潔的額頭,眸珠烏靈亮閃,微微揚起秀眉。 book18.org

  此時溫寒玉恬靜溫婉,眼正鼻直的端莊樣兒為台下學生們講課。整個講堂在她的薰陶下充滿書聲氣。 book18.org

  蘇衡情不自禁地停留在門外聽溫寒玉講課,讓他回想起八歲前,自己也是姨的學生,坐在台下念書,感慨萬分。 book18.org

  台下學生學生們衣著整齊,端坐於案前,欣然聆聽溫寒玉講授,目光灼灼,神情專注。可見溫寒玉講課水平不錯。 book18.org

  良久,課畢。學生們紛紛湧出書院之門,他們或拎著書包,或手捧筆墨紙張。蘇衡眼見此景,也感到一絲羨慕,自己也只讀了那幾年書便上山修煉了。   見到人陸陸續續離開,蘇衡抬腿進門,見到一個十一二歲的少女也跪坐在案前,溫寒玉纖指指著書卷內容為她念叨著什麼。 book18.org

  少女認真傾聽,可不知為何,看似有點傻氣。 book18.org

  「謝謝先生。」少女站起身來,彎腰一鞠,然後走回自己的案幾收拾書本。   溫寒玉幽嘆口氣,一手扶額揉捏了會,看似有些疲乏。 book18.org

  「嗯?好香啊~什麼東西這麼香?」少女撅起鼻子聞來聞去,找尋這股氣味「好香好香,是不是什麼好吃的啊。」 book18.org

  靈動的大眼睛鎖定蘇衡方向,興奮說道:「大哥哥,你身上好香啊,是不是有什麼好吃的。咦,不對,又好像是花香。嗯,真的是花香,大哥哥,你身上帶著什麼,這花香味真好聞。」 book18.org

  蘇衡忽感疑惑,自己身上哪來的香味:「我身上哪有什麼香味,我怎麼沒聞到。」 book18.org

  摸了摸腦袋,抬起頭來時碰上了溫寒玉的目光。反應過來之時,神色駭然,心底十分緊張,自己身上的味道就是離去時與芸娘接觸沾染上的,這怎向姨解釋。   蘇衡保持冷靜,強撐起笑容,緊張地摸了摸少女的腦袋:「哦,我,我想起來了。哈,我說呢,就是一些胭脂水粉味道而已。」 book18.org

  「大哥哥,你一個大男人怎麼會用女人用的胭脂水粉啊,不知羞。阿爹說,就是胭脂水粉就是女人用的,羞羞臉。」少女腰搖曳蘇衡的手臂,嬉笑說道。   蘇衡不停地吞咽口水,眼神閃爍不定,他強顏歡笑,但是看起來非常勉強,仿佛隨時會被姨知道自己昨日去了青樓。臉頰更是泛紅,眼睛不敢看向溫寒玉,他能明顯感覺到姨那審視的目光。 book18.org

  「梅兒,我方才告訴你的事情忘記了嗎?明日來上課我還要提問你,若是答不上來,可是要抄寫五遍的。」溫寒玉開口說道。 book18.org

  「呀,先生,梅兒告辭。」 book18.org

  「你先回去吧。」溫寒玉點了點頭,囑咐梅兒注意安全。 book18.org

  梅兒聽到先生的話,逃跑似的飛奔離開。 book18.org

  「姨,嗯……那個,我回來了。」 book18.org

  溫寒玉淡淡說道:「坐吧。」 book18.org

  蘇衡在溫寒玉對面跪坐於案幾前,用餘光觀察溫寒玉的神色,並不是懼怕,更多是擔憂溫姨的說教,感到坐立不安。 book18.org

  溫寒玉雙眸看向蘇衡,用未帶任何感情的口吻說道:「昨天去哪兒啦?怎麼一夜未歸。」 book18.org

  「昨日我與師兄查案去了……」 book18.org

  然後勉強解釋:「我們二人先是去到衙門……最後在案發地點蹲守一夜,可還是沒捕捉到狐妖的蹤跡。」 book18.org

  溫寒玉此時卻不說話了,氣氛冰冷到了極點,蘇衡也知道完蛋了,女人天性敏感,怎會不知自己身上的香味。 book18.org

  溫寒玉看了幾眼,嘴唇輕抿,微微蹙眉蹙眉:「你可知姨提心弔膽了一夜,真是生怕你出了什麼事。」 book18.org

  看著蘇衡目瞪口呆,清秀的臉頰上還帶著淡淡的惱火:「傻了?今兒有個學生沒來,問其他與他一同上學的學生才得知,他爹昨夜因狐妖遇害了。你昨夜未歸,又知姨有多擔心?」 book18.org

  蘇衡聽了心中有愧,也沒說話。氣氛一時尷尬,蘇衡醞釀片刻,摸著腦訕訕笑道:「姨,對不起,沒有事先跟姨說明,讓姨擔心受驚。不過衡兒修為還算了得,衙門高手眾多,怎會出事,哈哈。」 book18.org

  嘆了口氣,溫寒玉滿懷幽怨:「修為了得?如今這京城裡,又有多少人在狐妖、鬼怪之手中喪命呢?」 book18.org

  蘇衡連連點頭認錯。 book18.org

  溫寒玉終於問:「身上香味怎麼來的?」 book18.org

  「在衙門有一件妖女穿過的衣裳,可能是在調查時候沾染上的香味罷?」   溫寒玉見蘇衡還算實誠,也不計較這麼多,見到平安便好。她雙手撫著案幾,想要起身:「口渴了罷,姨去給你倒茶。」 book18.org

  蘇衡自知有錯在先,而又欺騙溫寒玉,他連忙起身:「姨,衡兒去倒茶罷,姨早晨一直講課,想來口乾舌燥。」 book18.org

  喝茶過後溫寒玉神情舒緩,然後就是碎碎念念,不停地說教,蘇衡如同雛雞啄米般連連點頭,哪敢說一個不是,怕不是會招來姨更大的幽怨。 book18.org

  「姨乏了,先去歇息了。」溫寒玉有午睡的習慣。 book18.org

  溫寒玉連連打哈欠,伸出交迭的雙腿,站起身子來,白色棉襪包裹著嬌腴如雪麵糰子一般的小腳,不難看出溫寒玉的雙腳肉乎乎的,教人忍不住想捧在手裡,握著揉著。 book18.org

  走過蘇衡時,襦裙捲起一陣香風,直撲他的鼻腔,幽香隨風輕漫撲面而來,不禁令他陶醉。轉身看向溫寒玉離去的背影,襦裙柔軟,裙擺隨身輕輕飄動,宛如水波蕩漾,真的好美。 book18.org

  突然想起芸娘的事情,收回目光,再次離開歸山書院。 book18.org

  芸娘在房間裡來回踱步,面色焦急又欣喜,看來是苦等情郎久矣,包裹行囊早已收拾完畢。 book18.org

  見到蘇衡推門進來,欣喜雀躍飛奔而來:「蘇,蘇公子,你來啦。」   「久等了,我們走吧」 因為自己身份敏感,他帶著芸娘從後門離開。   風雅澗後巷寂寥無人,氣氛寧靜,蘇衡牽起婦人的柔荑。被少年郎牽著,好似與情郎私奔,如嚼蜜糖般欣喜,笑意掛上眉目,嘴角勾起羞怯的微笑。   「公子,芸娘今後就是你的人了。」說完這句話,她感覺到厚實而有力度的手掌捏緊了些,然後又稍微放鬆。 book18.org

  二人穿過幽徑,到了梨園巷。行走片刻,在一院落門口停下。 book18.org

  這裡離歸山書院不遠。 book18.org

  門面上的塗料早已剝落,露出了暗淡的木質紋理。門釘鐵鏽斑斑,門把手也顯得有些陳舊 book18.org

  門板上有著幾道深深淺淺的劃痕,可能是歲月的風霜和雨打所致。 book18.org

  蘇衡拿出一把鐵鑰匙,插進門鎖,並輕輕地推開門。門吱呀一聲響,顯露出裡邊的模樣。 book18.org

  先是一片充滿雜草的院落,圍牆的磚塊已經泛黃髮舊,並且表面被風沙侵蝕得不太光滑。在陽光的照射下,整面牆散發著微弱的暗影。有些磚塊已經掉落了下來,露出了深紅色的磚心。牆上布滿了苔蘚,看起來很久沒有人清理過了。   地面古老陳舊,由方形的石板鋪成。石板已經被歲月侵蝕,表面不再平整,中間凹凸不平,有些甚至已經裂開。 book18.org

  蘇衡面色一沉,緊接著拉著芸娘踩過石板,來到一間屋子前,緊接著推門而入。 book18.org

  光線射入房間內,顯露出裡面黑暗的模樣,蘇衡毫不猶豫地走了進去。房間裡充滿了濃重的灰塵,牆上的塗料已經剝落了大半,只有幾個斑駁的圖案還殘留在那裡。 book18.org

  蘇衡見到房間內的樣子有些憤意:「奸商,怎麼賣給我這樣的房子。」   「芸娘,我們走。怎麼可以住這樣的房子,如若不行,你便來我家居住」   芸娘見到男人轉身離開,上去拉住男人手臂:「公子沒關係,這間屋子不過久了些,稍微打掃便能居住。公子為芸娘贖身,還為我尋找住處,芸娘萬分感激。」 book18.org

  「芸娘,這個房間真的不是人能居住的。」 book18.org

  「公子,你聽我說。」 book18.org

  「芸娘是不幹凈的女人,若被他人發現,會給公子招來閒言穢語,芸娘不在意別人說什麼,可公子年輕還有大好前程,芸娘不願害了公子。」 book18.org

  然後芸娘捏了捏蘇衡的手指:「這間房子雖是簡陋,可環境還算幽靜,芸娘其實挺喜歡這裡。而芸娘兔妖之身,也可掩人耳目,若是公子日後想來找芸娘……服……服侍,想來也方便……」 book18.org

  說完又羞紅了臉,芸娘容易臉紅,每次臉蛋通紅看起來十分可愛,蘇衡見得心腸酥軟。 book18.org

  「那好罷。」蘇衡點了點頭。 book18.org

  蘇衡陪著芸娘在屋內聊了會天,便向芸娘告辭。 book18.org

  離開屋外,他往衙門方向行去,近日沉迷於芸娘之懷,貪戀女身之欲,竟忘卻了狐妖之事,思及正務,急匆匆而行。師兄此時想必應該在哪個女人肚皮上,他不願再迴風雅澗,便獨自一人前去。 book18.org

  當抵達衙門之時,只見林大人俯首倚案,不斷翻閱文書,眉頭深鎖,口中不斷地發出沉重的嘆息聲。而一眾衙役站在兩旁,他們的頭戴箭嘴帽,腳踩厚底靴,腰間佩刀。 book18.org

  見到蘇衡,林大人趕緊走上前來,笑臉相迎:「蘇公子來了,快坐快坐。」   蘇衡踏步而前,見林大人親至,臉上展顏一笑,恭敬拱手回禮:「林大人,爾等辛勞,這兩日調查案發地點,有無發現?」 book18.org

  林大人聞言,額頭冷汗漣漪,急忙伸袖擦拭,面露焦急之色:「呃,公子,狐妖狡猾異常,吾等雖帶領手下尋遍里里外外,卻是一無所獲。」 book18.org

  「如此說來,案情可謂是陷入了僵局。」 book18.org

  林大人忽而一愣,回過神來,疑問道:「蘇公子,楚公子是否有發現線索?」   蘇衡不禁臉紅,他們二人不誤正事,先是賣畫,後又去青樓尋歡作樂,把捉妖之事早已忘在一旁。不過此事雖怪師兄,不過自己也是沒禁得住誘惑。   蘇衡連連咳嗽:「嗯~我們二人也是……」 book18.org

  「蘇公子尋妖想來疲乏,不如先入座歇息片刻。」林大人微微彎腰,獻媚道:「來人,上茶!」 book18.org

  蘇衡擺擺手道:「不必了,茶水暫且不需,正事要緊。我想去案發地點看看。」 book18.org

  「好,好。」 book18.org

  林大人遂招呼侍從,持刀前行,帶領蘇衡一行,向東方的青寧鎮進發三里有餘。不久,到達柳園村,看見一片荒蕪的院落,兩名衙役倚門而立,手持帽子打風。忽見林大人引著蘇衡走過來,兩衙役頓時神色緊張,戰戰兢兢地戴上帽子,站得筆直。 book18.org

  林大人見狀,上前怒斥二人:「你們兩個飯桶,真是沒用的東西。」兩衙役不敢發聲。 book18.org

  蘇衡也沒理會,推門而入,林大人跟了上去,示意手下在屋外等候。只見屋內漆黑牆壁漆黑,沾染著濺撒在上的血跡,而屋內正中的地板大片血污,散發著刺鼻而又腐爛的臭味,令二人皺眉屏息。林大人更是捂住嘴巴,好似要嘔吐。   「好臭。」 book18.org

  林大人示意一名高大的衙役進來:「蘇公子,他就是那日發現死者的衙役。」蘇衡見到後讓他將發現死者的情形告訴他。 book18.org

  「稟告林大人,蘇公子。」高大衙役合拳俯身:「五日前,也就是正午這個時候,我與老李兩人搜尋柳園村,路過這間破院的時候,卻聞到濃重的腐臭味,衝進來一看,便在房間正中發現一具微微腐爛的屍體。」 book18.org

  「下人讓老李去衙門帶人過來,然後我就尋了幾個柳園村民詢問得知,這間破院十幾年前就已經無人居住,聽說先前住在這間屋子的人,不知何種原因,突然消失不見,後來房間內的東西也被竊賊洗劫一空。」 book18.org

  蘇衡疑惑道:「人不見了,難道那時沒有報官?」 book18.org

  「據村民說,他們一家少於人接觸。後來其他村民也懶得理會此事。」   「嗯~這案子也是蹊蹺。」蘇衡摸了摸下巴:「看來,妖物是發現了這個藏身之地,躲藏於此。將人殺死後把屍體丟在屋裡。」 book18.org

  「可見妖物僅只是啃食人肉,卻沒吃完,剩下屍體丟在屋內任由腐爛。」   「有檢查過下身嗎?」 book18.org

  高大衙役聽了,即向門外傳喚一人,口中喊道:「老李,你進來,公子有所詢問。」 book18.org

  老李回答:「下人已經有仔細檢查過死者的……陽具,長寬與常人無異,沒有男女交合後的泄物……」 book18.org

  蘇衡推測道:「那麼確定不是狐妖了,是其他妖類所為。那鄰近村民是否遇襲?是否有見到妖物蹤影?」 book18.org

  老李緊接著回答:「村民們並沒見到妖物的模樣,不過他們在夜裡常聽恐怖的嘶吼聲,嚇得他們這幾日搬離了此地。」 book18.org

  蘇衡與幾人討論,想來線索不明顯,便與林大人說道:「林大人,這幾日要留意附近村子,不僅是這破院。」 book18.org

  高大衙役突然說道:「蘇公子,長石村離柳園村不遠。」 book18.org

  「嗯?!長石村?」蘇衡精神一振,心中暗自思量,這幾日衙門只是派人搜查柳園村還有青寧鎮上,而長石村就在長石山下,山林繁茂鳥獸眾多,妖獸也可能藏匿與此,或許能在長石村尋得端倪,遂言道:「林大人,長石村是否有去過。」 book18.org

  「這,蘇公子,吾等確實不曾至長石村調查,是我稍有疏忽矣。」 book18.org

  「林大人,調查案件想來辛勞,林大人先回衙門,不必跟隨蘇衡。」   林大人托起寬大袖袍擦著汗珠,好像如釋重負,露出笑容:「好,好,蘇公子小心。」 book18.org

  蘇衡對著兩名衙役說道:「勞煩二位,能否帶我去長石村看看。」 book18.org

  「蘇公子,請。」book18.org

book18.org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