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疫 (一卷 5) 作者: 哥布林大人(馬山鍾凱)

簡體

. book18.org

【黑疫】 book18.org

.book18.org

作者: 哥布林大人(馬山鍾凱)book18.org

2020-9-5發表於SIS book18.org

************* book18.org

.book18.org

(一卷) 第五章 用口紅在胸前寫上主人名字 book18.org

金走後,琴一直跪在地上,雙手托著乳房夾緊名片,望著玄關發愣,像一尊雕像久久不動。直到老吳醒來,琴才慌亂整好衣服,把迷迷糊糊的老吳扶到床上,並沒有多說話,心裡卻是五味雜陳。 book18.org

為什麼她腳趾能解鎖陌生人的手機?裡面還有被調教的裸照?不僅身體刻著奇怪的淫紋,對金的暗示也會本能的回應。即使不願意承認,琴也明白,金所說的很可能是事實,她就是金的性奴。 book18.org

可為什麼曾經選擇做性奴?琴腦海中浮現著金羞辱自己的場景,想著他健碩的肌肉,威嚴的面龐和強壯的肉棒。意識漸漸變得昏沉,身體開始發熱,呼吸變得急促,股間也又熱又癢,她吞了下口水,夾著腿,擦了擦頸部和胸脯的汗,明白這是成年女人都會有的發春。 book18.org

她衝進浴室,不斷向滾燙的臉頰潑水,想藉此冷靜下來。金的名片從乳溝中掉出,她順手扔進了垃圾桶。晃了晃腦袋,抬起身對著鏡子中的自己說道。 book18.org

「陳湘琴,你不想要,你已經嫁人了,今天擁有的幸福生活都是老公給的,你已經失憶了,你沒有過去,安心做賢惠人妻吧。你不想要了,不想要了…」琴心裡似乎好受了些,又繼續安慰自己道。「或許你過去是他們的…那個,但是上天安排了失憶,你有了重新選擇的機會,老公不計較你的過去,你不要回到過去了,可以重新做人。做人,不做他們的玩物,玩物…」 book18.org

「加油,你可以的,戰勝他們…」 book18.org

琴自我催眠著,想用理智壓抑被金撩起的情慾。想起今天的失態,自責的煽了幾耳光,希望能把自己打醒,可眼前竟然浮現出按舌禮中被金煽耳光的場景,稍微冷靜些的身體再次變得興奮。豪乳漲大了一圈,陰戶也好像有什麼東西卡住了,非要被通一通不可。 book18.org

雙腿開始發軟,琴慢慢跪下,閉著眼仰起頭,心裡稍微平靜了些,她伸出舌頭,似乎還有東西壓在上面,私處產生奇妙的愉悅。 book18.org

「不,不對…不可以。」琴的潛意識提醒著她,猛然睜開眼,自己正一手塞在嘴裡玩弄舌頭,一手扣著私處自慰。 book18.org

「可惡,他在我的身體里留了什麼?」慾火難耐的琴抱怨道。「他明明都沒碰到我。可是…怎麼會這樣」琴回憶起金的無禮行為,似乎一直是借著高跟鞋玩弄自己的胸,嘴和私處,並沒有直接碰到自己,可被他撩起的情慾卻比同老公做愛還強烈,直到現在還久久不能平復。 book18.org

「那裡留下的只有恥辱。讓你快樂的恥辱。」琴回想起金的話。 book18.org

「恥辱…不…我不要恥辱…」帶著哭腔,琴走進浴缸,放水沖洗身體,拚命的搓洗,想洗掉金留下的恥辱,洗凈自己的過去,可連腳踝的紋身也洗不掉,反而更加亮了。 book18.org

琴用水沖向腹部屈辱的淫紋,摸了摸無毛的恥丘,雖然不願意承認,但身體確實如金說的一樣淫蕩,就連紋身的細節一點不差,或許自己真的是個性奴,一個只知道追求慾望的母狗,看到黑雞巴就叉開腿求歡的變態婊子。 book18.org

股間陣陣溫熱的激流襲來,打在恥丘上好不痛快。 book18.org

「哦…好棒…哦…哦…」琴一手提著噴頭對著私處沖洗,另一手揉捏著自己的乳房,面露緋色,表情陶醉。 book18.org

「好棒啊…哦…我想要…」 book18.org

「更多…哦…我想要更多…」琴雙腿大開,架在浴缸兩邊,讓噴頭貼近,水流開大,貝齒緊咬下唇。 book18.org

片刻後,琴的兩條纖細長腿從浴缸變抬起,在空中飛快的打擺子,把豪乳捏得一片粉紅,眼睛舒爽成一條縫。 book18.org

「要到了…來了…啊…來了」琴坐起身,壓住噴頭,水流開到最大,感受著高壓液體對私處的衝擊。熱烈的呻吟中,她終於迎來了一個小高潮,快樂充斥著身體的每一個細胞,腦海中一片空白,只閃過一個黝黑的身影。 book18.org

隨著高潮的快樂漸漸散去,琴又陷入了深深的自責,自己可是有夫之婦,卻想著一個只見過一面的黑人自慰。 book18.org

都怪那個惡魔拿走了高跟鞋,琴忿忿不平的找出名片,發了條簡訊。「我想要回我的鞋子。你憑什麼拿走它。」接著又將名片扔了回去。 book18.org

看著鏡中緋紅身體的自己,琴也明白她在自欺欺人,身上那些恥辱的印記,雖然老吳不提,但愧疚也深埋心底,尤其是腹部的淫紋,黑色的拳頭圖案里有些邪惡的羊角符號,邊緣還有淡淡的黑桃印記,底下寫著一個日期,以及類似breed的文字,作為一個正常的男人,每天面對這樣的淫紋,他怎麼忍受?難怪他總是忙著不回家,無法面對自己的紋身吧。 book18.org

愧疚縈繞在心頭,無法釋懷的琴將身體埋進浴缸,令頭沒入水面,就這樣解脫吧。可過了一會兒,還是猛然鑽出來,依然無法下定決心。既然決定要死,就再體會一次那美妙的快感吧。 book18.org

琴開始自慰,用水沖得有些麻了,試了試用手的感覺更差,後來想用高跟鞋,但並沒有金弄得爽,忽然看到被扔掉的名片,就拿來一試,先是按在舌頭上,接著又擦過身體,乳房,腰腹,臀部,大腿和腳踝,卡片堅硬稜角劃在柔軟的肌膚上,留下一道紅印,她幻想這是身體被金支配後的愛撫,私處越來越癢,漸漸占滿了水珠。身體再次進入失控狀態,於是她托起乳房夾著名片,雙腿夾著噴頭自慰… book18.org

夜已深,琴終於在名片的幫助下達到了一個小高潮,但這遠遠不夠,高潮後更加空虛寂寞,無處發泄的慾望仿佛洪水般將她吞沒,她再次撥通了金的電話。依舊是無人接聽,琴發了簡訊,「金先生,我想見你。把我的高跟鞋還我吧,今天的事情我不追究了。」 book18.org

琴只能強迫自己冷靜,嘗試回房睡去,可根本做不到,半小時後又發了第三條簡訊,「金先生,能接我電話嗎?你快要把我逼瘋了,要我怎樣才能還我高跟鞋呢。我睡不著,能聊聊嗎?」 book18.org

琴用腿夾著被子輾轉反側,發出心底的嘆息,「可惡,他到底對我做了什麼。」只是在舌頭上按了兩次,就令自己慾望高漲,又變態的奪走了絲襪和高跟鞋,仿佛釋放了被身體里封存的慾望,寂寞苦悶。她拍了拍老吳,又用腳趾撫老吳的毛腿,老吳沒有反應,反翻身背對著琴睡覺,琴按耐不住,用漲大的豪乳壓在老吳的背上,勃起的櫻桃在背上摩擦,見老吳仍不回應,琴索性拍了拍他,叫了起來,「吳哥…我,我想…」 book18.org

「啊?哦…好睏啊,今天太累了,周末吧。」 book18.org

「嗯,親親…」知心的她不會為難老公,在擁抱著撒嬌後,老吳便打起了鼾,琴卻騙不過身體,像是喝醉了一般,眼前全是被金羞辱的畫面,半夢半醒間仿佛看見金扛著她長腿抽送,玉足在空中無力的擺動,玉趾緊緊的摳住,光潔纖細的上,黑桃印記仍在宣揚著她的所有權。 book18.org

「唔…」琴一聲嘆息,擦了下頸部和胸口的香汗,再這樣忍下去可能會死掉… book18.org

慾壑難填的她只能再次來到浴室,親吻著名片準備故技重施,可又覺得少了些什麼,於是抓起化妝檯的口紅,塗在唇上,雙眼迷離的望著鏡中身著粉色睡衣正塗抹艷麗唇彩的自己,臉上帶著嬌羞的紅韻,仿佛是等待出嫁的新娘。 book18.org

為什麼如此動人的尤物要守活寡?琴回憶著媛媛的抱怨。看著飽滿的胸脯和翹挺的臀部,為什麼要浪費我的潺潺春情?為什麼就不能去擁抱黑色?那充滿力量的黑色。 book18.org

琴吻在名片上,幻想著與他接吻,揉捏著豐盈胸脯,反覆按壓中央熟透的櫻桃,「求你了,快接電話,我受不了了。」再一次無人接聽後,她望著領口露出的白皙乳房,又瞥見留在名片上的唇印,鬼使神差的抓起唇彩對著鏡子在胸前寫上owner by bbc master的羞恥文字。瞬間情慾高漲,仿佛被紋了身,又仿佛被金按了下舌頭。身體開始燃燒,她更加放肆大膽,將豪乳抓在一起,用手臂擋住櫻桃,對著鏡子自拍下胸脯上的文字,並發送給金。 book18.org

點完發送後,琴又悔又怕,怎麼會這麼衝動,斷了自己退路,只能安心做他的性奴,完全屬於他了。一對豪乳卻漲得碩大,隨著難以抑制的興奮而劇烈起伏,沉淪在黑人的胯下,光是想想就已經慾火焚身… book18.org

琴自慰了一夜,精疲力竭睡去,醒來時已日上三竿,老吳早已去上班,她拖著疲憊的身體起床,才發現自己竟然將名片夾在乳溝中睡了一夜。 book18.org

回憶著夜裡的衝動,琴冷靜下來,畏懼的再次撥通了電話。 book18.org

「喂,金先生,金先生?我想要回我的高跟鞋。」 book18.org

「哼…你只想要高跟鞋嗎?」金回答道。果然還是說不出口嗎?女人真是反常易變呢。 book18.org

「不,金先生,您別生氣,不,我是說…我想說…我想見你。」琴緊張得有些口訥。 book18.org

「我想你…」琴怕金不明白,補充道,但又羞恥無比,於是壓低了聲音。 book18.org

「你胸前還有那些口紅印嗎?」 book18.org

「有…」琴羞得細聲答道,小得像蚊子叫。 book18.org

「很好。你忘了寫我的名字,black king。寫完後煽自己奶子左右各三次,煽紅了拍照片給我。」金命令道。 book18.org

「額…」琴的聲音似乎有些猶豫。 book18.org

「清楚嗎?脫光了拍!」金提高嗓門,略帶憤怒的問。 book18.org

「清楚了。」琴鼓起勇氣回答。 book18.org

約一刻鐘後,琴發來了被煽得粉紅色的奶子照片,垂涎欲滴的嫩白乳房上留著淡淡的掌印。 book18.org

「肏他媽,真是欠干。」金吞了下口水,等不及享受這對豪乳,回信息道,「下午兩點,公司樓下咖啡廳見,字不准擦。」 book18.org

琴翻出一件米色的chanel小香風套裝,包臀短裙俏皮中透著性感,因為一雙白花花的長腿太過亮眼,又套了條灰色玻璃絲襪,由內而外透著高級的名媛氣質,最後選了雙淺粉色的綁帶尖頭高跟鞋,提著艷紅的愛馬仕女包出發了。剛出門撞上了倒垃圾的趙哲,趙哲看琴露著大長腿,一副明星打扮,被驚艷得說不出話來。而琴則看到他手上拿著自己被剪斷的紅繩,羞紅的想逃走。 book18.org

只是簡單寒暄了幾句,琴便離開了趙哲,趕到公司樓下的咖啡廳,到了約定的時間,卻不見金的蹤影。又等了半小時,琴再次聯繫金,金只讓她先點咖啡喝,琴只好照做。 book18.org

一杯咖啡的時間,又接到了金的電話。琴緊張中帶著興奮,接通了電話。「喂?」 book18.org

「去衛生間!不准掛電話。」金粗暴的命令道。 book18.org

「哦,好的。」琴來到了衛生間。 book18.org

「把抽水馬桶蓋打開,裡面有我給你的禮物。」 book18.org

琴找到一個黑色塑料袋,從裡面摸出個黑色跳蛋。 book18.org

「把內褲脫了,放到袋子裡,再把跳蛋塞你逼里。」 book18.org

「哦…什麼?」琴有些詫異。 book18.org

「我只給你五秒。5,4…」 book18.org

來不及思索,琴只能照做。 book18.org

「塞好了嗎?」 book18.org

「嗯…啊…」私處的跳蛋突然震動起來,琴措不及防的尖叫出來。 book18.org

聽到琴幽婉的呻吟,金確認她已經放好跳蛋,滿意的命令道,「這就對了,塞深一些,掉出來的話你知道後果。準備好了到地下車庫來找我,不要耍花招。」 book18.org

掛了電話後,跳蛋便停了,琴夾緊跳蛋,一步一扭的走到車庫,找到金所指定的車位,仍看不到金的蹤影,琴再次撥通了金的電話。 book18.org

「喂?」 book18.org

「跪下!」金憤怒的命令道。琴沒明白髮生了什麼,但金的憤怒令她畏懼得腿彎一軟,舉著手機跪下來。 book18.org

「放肆的女人,你為什麼還穿著高跟鞋?」金質問道。「偽根被奪能隨便換新的?你將教義教法當兒戲?哼,愚蠢的母狗,會受到教廷的制裁!」 book18.org

琴還沒來得及辯解,金就生氣的掛了電話。她打回電話一遍遍道歉,苦苦哀求,終於金命令她脫了高跟鞋,放在車的後備箱,同時換上後備箱裡的衣服。 book18.org

琴打開後備箱,裡面有一件黑色蕾絲情趣套裝,說是衣服,其實只是個束腰胸衣,皮革束腰將本就纖細的腰勒得更加不堪一握,束腰連著三分之一罩杯的皮革乳托,只能勉強撐住豪乳,白嫩的奶子仿佛嫩滑的液體般從罩杯中溢出來,被胸衣上部簡單的薄紗兜住,透明的薄紗雖有點點花紋,可也遮不住胸前裸露的春色,三段束縛的皮革連著頸部的項圈,提胸吊奶顯得豪乳更圓更大。 book18.org

這是為男女之事提高情趣而穿的衣服吧,怎麼能將它穿出去見人?琴正在犯愁,金又發來命令,讓她去公司和老吳打個招呼。 book18.org

「穿情趣套裝去公司和老公打招呼?不如殺了我吧。」只是閃過簡單的畫面,琴就搖搖頭,經過苦苦哀求。終於得到不用換上衣的許可,琴環顧四周沒人,試了下套裝的蕾絲短裙。 book18.org

穿上後發現短裙更加香艷誇張,超短的裙擺根本遮不住大腿根,前方蕾絲的設計令桃園若隱若現,後面乾脆只剩一層薄紗,將整個屁股全漏出來。微風吹過,胯下涼嗖嗖的,琴感到羞恥無比,短裙又與上衣不配,穿上短裙更引人注目吧。 book18.org

琴思索再三,將蕾絲內衣放到包里,只換了車裡的黑色啞光開檔絲襪,去和老吳打招呼。 book18.org

老吳見到琴的探望,喜出望外,可剛聊沒兩句就被叫去開會,琴搖搖頭,老公如此繁忙,而自己竟然背著他偷偷與他下屬約會,琴深感羞愧。自己在老公的辦公室竟然想著別的男人,真是個厚顏無恥,風騷淫蕩的賤人,是不是在釀成大錯前該就此停止? book18.org

正在自責中,隨手翻了翻老吳的辦公桌。抽屜里的名片讓琴嚇了一跳,名片的背面有幾個淡淡的唇印,而正面唇印更濃,暗紅的高級唇彩正是琴最喜歡的,艷麗的唇印中,赫然印著布萊克金的名字。 book18.org

這是…我的唇印?琴瞬間緊張起來。昨天夜裡自己為了釋放慾望,在浴室赤裸著酮體,塗上艷麗的唇彩,瞬間變成欲求不滿的性感騷貨,自甘墮落的用名片撫過自己的全身,幻想金的黑手撫摸自己的肌膚,接著又用雙乳夾緊名片,繼續為他乳交。再獻吻在名片上,仿佛在為他口交。甚至還按在私處,感受著身體被他入侵和占有。就這樣靠著名片幻想,達到了數次小高潮。早晨醒來卻全是空虛。 book18.org

這張名片自己明明放在衣服里的,什麼時候到了老吳的抽屜里?他或許已經看過了,我可怎麼解釋?不,這並不能說明是我的唇印,也不能懷疑我。琴抱著僥倖的心裡安慰著自己。接著又起了疑慮,這張名片是如何到老吳的抽屜?難道剛才換衣服時掉出來了,一定是金乾的,這在警告我。怎麼辦?事到如今已沒有回頭路了,如果不服從他的命令,下一個放到老公桌上的就不再是簡單的名片了。 book18.org

琴告誡自己必須服從金的命令,要守住自己是性奴的秘密,甚至不惜再次出賣身體,自己是被迫的,這樣想令她的負罪感降低了一些。 book18.org

正猶豫著又收到了金的命令:「別傻坐著,到樓梯間來。」琴迅速轉到樓梯間,毫無一人,琴再次打電話給金,卻被質問琴為什麼不換衣服。 book18.org

琴環顧四周,看到了樓梯口的攝像頭,或許對方正從攝像頭看著自己,慌張說道「換,我現在就換上。」 book18.org

「晚了~」對方掛掉了電話。琴立刻打過去,卻被拒接了。 book18.org

完了…琴的心情瞬間跌落谷底,開始後悔,明知道無法反抗,卻為何不服從他的命令呢?這下激怒了他,一定會報復自己。他會把口紅印的照片給老吳看,人們都會知道自己的真實面目… book18.org

這可怎麼辦,琴輕撫腳踝的紋身,無論是黑桃Q還是黑皇教,使徒和性奴。看似飄渺虛無,卻是她無法逃避的東西,不如放棄一切抵抗,主動接受他所說的性奴身份。想到這裡,琴長舒一口氣,內心仿佛被點著了,苦悶又瘙癢。 book18.org

她再次撥通了金的電話,仍舊是拒接,琴握了下拳頭,像是下定決心,慢慢拉開裙擺拉鏈,對著黑色的攝像頭,暴露出作為女人最私密的部位。 book18.org

「金先生,哦,不…主…主人…」電話終於通了,琴戰戰兢兢的說道「我已經按照您的命令,換上了裙子。我知道錯了。」 book18.org

「哼。已經晚了。你將受到教廷的懲罰。」 book18.org

「不,我知道錯了,求您饒恕我…」琴無辜的帶著哭泣。 book18.org

「去請求神的饒恕吧。」 book18.org

「請您再給我一次機會,求您了…」 book18.org

「哼,既然不想穿,那就別穿了,把裙子脫了,兩條都不准穿,塞到你的身體里。」 book18.org

「什麼?」琴驚訝道。「額,是…我知道了。」 book18.org

放下電話,琴脫下情趣套裙,撅著光溜溜的白腚在樓梯間為難,兩條裙子都塞到身體里,究竟該如何做呢? book18.org

她跪在台階上,撅起屁股,開檔的啞光黑絲中露出心形的水嫩臀瓣,白皙翹臀撐起誇張黑色曲線格外誘人,只是掰開自己的臀瓣,握著情趣套裙一點點插入,看著胸口的口紅痕跡,重溫了昨夜自慰時的快樂,稍一用力就能感覺到跳蛋的堅硬,好像正在被金侵犯一般,蜜唇漸漸變得濕潤,插入也越來越容易。 book18.org

琴嘗試了幾次,終於把黑色的情趣套裙塞進了濕潤的陰戶,光潔的蜜唇被塞滿隆起,花徑被分開卻不充實,也夾不緊,對苦悶的她簡直是火上澆油,但琴顧不上這麼多,拿著手裡的米色小香風套裙,往嘴裡塞,套裙偏硬又厚,廢了很大的力氣才塞好。兩個粉腮被撐得鼓起來像可愛的河豚。 book18.org

做好這一切,琴已經無法說話,只能打通電話聽從金的命令。 book18.org

「到貨梯口,我給你留了第三個禮物。戴好上天台。做得好,你將獲得自己向邪神請求寬恕的機會。」 book18.org

「嗚…」琴用包捂住屁股,另一隻手遮住私處,腹部的紋身黑得透亮,她羞臊得臉紅到耳朵根她在貨梯口找到一串金手鍊,筷子般粗細,中間有owner black幾個字母,兩端各有鎖扣,剛準備戴上,又對比了一下自己的腳戒,立刻回憶起了這鏈子的用途。 book18.org

失憶前曾經不止一次被要求佩戴腳鏈,記得佩戴前須褪掉內褲,鎖住雙腳,這樣就無法再穿褲子,只能赤裸著雙腿,保持腳踝到陰戶間空蕩蕩的,等待被主人打開享用。而她每次戴上後,就會特別想要。 book18.org

琴將腳鏈戴在腳踝上,黑絲纖腿被緊緊銬住,雙腳間的鏈子只有半個腳掌的長度,琴只能一步步慢慢挪動,這可怎麼上天台?電梯是不可能,本想坐貨梯,可等了幾趟都有人,只能換走樓梯,但因為雙腿間的鏈子太短,竟然邁不開步子上樓梯,琴思索再三,只好先坐在台階上,再挪動雙腿,一下下慢慢挪動。 book18.org

光溜溜的屁股貼在台階上,冰冷的觸感令琴倍感羞恥,可羞恥卻令身體產生奇妙的愉悅,尤其是坐下的瞬間,因塞入短裙而高高隆起的陰戶像是被公開處刑,承受著來自身體的衝擊,一陣陣暢快從中湧現,不斷有愛液流出,若不是陰道塞了短裙,怕早已滴落在台階上。好容易上了一組台階,途中樓下的腳步聲令琴心懸到嗓子眼,整個過程漫長又艱難,仿佛過了幾個世紀。好在高樓層的人幾乎不走樓梯,琴終於趕在黃昏前抵達了天台。 book18.org

門沒鎖,突然的光芒刺得琴眯住了眼,待稍微適應些後她環顧四周,空無一人,想著金或許在何處窺視著自己,琴再次撥通了電話。 book18.org

「看到護欄上的手銬了嗎?趴過去戴上。記住,全都要戴上,一個不能少。做個聽話的奴隸,不要再令我失望。」金警告道。 book18.org

琴找到帶手銬的護欄,發現兩個手銬中間還有項圈,護欄上還有兩個纖細的腳銬,琴把它們一一戴上,這樣她不得不俯身將頭和手銬在同一個高度,由於彎腰下壓,乳房滑向鎖骨,從衣領中漏出來,直抵下顎。腳銬的高度只能踮起腳尖,以一種臀高首低的姿勢站著,高撅起屁股迎風蕩漾,雪白臀瓣中漏出黑絲短裙的一角,在開檔黑絲襪的映襯下格外突出。 book18.org

琴俯視著樓下熙熙攘攘的人流,臉色羞紅,心裡忐忑不安,既渴望又害怕有人上天台。太陽慢慢落山,琴不禁懷疑被金耍了,卻又覺得好笑,自己本就是他的玩物。 book18.org

夜幕降臨,華燈初上,天台上晚風嗖嗖吹著琴光溜溜的屁股,又餓又困的她不知已保持著羞恥的姿勢待了多久,脖子和蠻腰已經僵硬,黑夜就已令她恐懼,偏偏喝的咖啡又開始作用,憋得她脹痛難忍。 book18.org

「快來吧,我求你了,讓我做什麼都行。快來解救我吧」琴在內心呼喊。一直咬著自己的短裙,嘴已發麻,一不小心短裙掉了下去。 book18.org

「啊…」琴驚訝的尖叫,本就跌到谷底的心更落向深淵,希望沒有人看到,快點來吧,主人,我知道錯了。琴默念著。 book18.org

「嗯嗯,啊…不,不行…」似乎是忍到了極限,一股熱流不受控制的從臀間瀉出,頭一次站著排尿,還是用高撅屁股的姿勢,對於琴這樣的美人來說羞恥到近乎精神崩潰。 book18.org

「我不行了,知道錯了,主人…主人。」似乎是聽到了琴喃喃的呼喚,樓梯口出現腳步聲。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