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年妻子被老領導乾的一些事兒 六

簡體

不管我們夫妻情不情願,老領導就這樣進入了我們的生活,是好是壞,我們現在也說不清楚,其間的酸甜苦辣咸,也只有我倆自己知道,什麼事成了常態後也就不計較那麼多了…。book18.org

既然成了常態,妻子和老領導弄的那些事兒也大致有了規律,從前戲到操逼都成了固定套路,每次妻被乾了回來被我接下來操時,述說的情節大致相同,我百聽不厭,但都寫出出來就成流水帳了,沒什麼意思,我就大致說一下流程,以後想起來什麼特別的再單獨記述。book18.org

絕大多數時候都是老頭那個別墅干,而且周末居多,一般都是約妻到一個地方,他開車來接,有時候是球場或會所,簡單吃些東西就去了住的地方,進門交手機,然後妻會先去洗一下身子,有時在家洗過了,臨時叫去也得再洗一下,洗完出來到餐廳,把一個浴中輔在桌上,妻光著身子仰躺在桌上,大腿支開,儘量分開,我問過妻為什麼要這樣,妻也不明白老頭怎麼想的,只是按他要求的去做,我問那老頭幹嘛,妻說他就這麼看著她,等她躺好了就洗完手搬椅子坐在她前面,先看再聞再用手拔弄她的陰唇⋯妻子說想想那姿勢就像她做婦科檢查一樣,特別像!然後就開始舔她的逼,⋯有時候還會接電話,走來走去,我問那你呢,妻說只能就那麼等著他,我問那你不難受呀,妻說這算好的了,撅著的時候更難受,,有時候覺得冷他會給她蓋個毛巾被,但坐下玩時她得拿開都光著⋯book18.org

每次聽妻子說到這兒,我心裡都發酸,想像她當時的樣子,記得小時候在農村看過殺豬的,放了血的豬肥白冒著熱氣,四仰八叉的躺在案扳上,等著掛起來開膛破肚,妻的大白身子不就是那條大白豬嗎?任人宰割⋯book18.org

接下來就是撅著,抬高屁股對著老領導,他從下到上地舔屄和屁眼,怕她膝蓋疼讓她跪在一個椅墊上,妻子後來說這姿勢最難堪的是忍不住放屁,太難為情了,而且一個接一個,還挺響,我笑了問老頭什麼反應,妻說她沒注意,埋著頭不想看他,聽他好像也笑了,還不停拍她屁股…。book18.org

再接下來就是開操,翻過身仰著,腿架在肩上,和過去一樣,一下進去,妻子說他好像特喜歡聽她叫疼,下面濕了沒那麼疼了,她也得裝著慘叫一下,然後求他輕點兒,他特別享受這套,一般很快就射了,當然還是內射,妻說他一直沒脫襯衣褲子,從舔到操,只是乾的時候把褲子脫到腳上,完事後拿浴巾擦下雞巴又穿上,她起來去洗身子,回來後他讓她穿一件他的襯衫,光著下面,墊著浴巾陪他在沙發上休息,有時候看電視,有時候接電話,有時候還會小睡一會,這時候妻會爬開來,他有個超大的書房,全是書,妻說她從沒看過一個人家有這麼多書,她喜歡讀書,這時就會找來回沙發上看,等著他醒.…,然後就上床,脫光了干,一般都是撅著操,他喜歡一邊干一邊拍她的大白屁股⋯完事就一塊洗澡,穿好衣服再坐一會就送她回來,每次都是他親自送,妻子開始還客氣一下,後來就習慣了,我後來遠遠的看著過幾次,但沒見過他人,他從不下車,只是妻子下來從後車廂拿了東西,有時候東西多也沒見他下車幫忙。book18.org

這差不多就是妻子和他每次乾的過程,中間也有些好玩的小事兒我以後想到了就一點點寫出來,有個細節先說一下,有次我幫妻接了個電話,顯示的是:大鵬,妻子接了後就說中午不在家吃了,老領導叫她去,我問他不叫大鵬吧?妻說她給起的代號,我沒明白,問她什麼意思,妻說大鵬不就是大鳥嗎?看我還愣著,她一臉壞笑地抓了一下我的褲襠說:大鳥呀!,我這才明白:老頭的的大雞巴!後來這事老領導也知道了,那次是孩子拿到電話妻子問誰的,孩子接通了叫著名字遞過來,老頭問她大鵬是誰,妻子拿著電話到陽台上給他解釋了,我猜他當時肯定挺得意的。book18.org

之後不久發生一件事,使我和老領導之間第一回有了次較量,雖然過了好幾年,現在想起還心悸不己.。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